简介

【封面】墨世佛劫 18.jpg
【封底】墨武侠锋 30.jpg
【封底】墨世佛劫 30.jpg
【封底】墨邪录 09.jpg
【封底】魆妖纪 29.jpg

【镇海皇霸】鳞族之主,个性温和不喜争斗,长期以来坚守太虚海境隔世成规,而后因镇魔龙脉毁损造成皇陵倒塌,始关注外界动向,并派军与中原、苗疆、佛国三界联军,抵抗魔世,其后更答应欲星移的提议,使鳞族不再自绝于世。虽无深沉城府,却仍将欲星移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明瞭局势并衡量在心,直到欲星移九算身分揭露,仍愿相互信任,展现王者大度。——(墨武侠锋:桌布)

鳞族之主,个性温和不喜争斗,长期以来坚守太虚海境隔世成规,而后因镇魔龙脉毁损造成皇陵倒塌,始关注外界动向,并派军与中原、苗疆、佛国三界联军,抵抗魔世,其后更答应欲星移的提议,使鳞族不再自绝于世。虽无深沉城府,却仍将欲星移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明瞭局势并衡量在心,直到欲星移九算身分揭露,仍愿相互信任,展现王者大度。金雷村一役,鳞王遭玄狐出招贯体,幸得鲲鳞覆体与欲星移之助,褪去外壳之后,以原本面目再现。——(金光特展:180628)

海境鳞族之王北冥封宇,武艺高超,宅心仁厚。十分信任师相欲星移,既使知道他的身分是墨家九算。仍然愿意配合欲星移利用鲲鳞附体起死回生。——(墨世佛劫原声带(上):鲲鳞皇威 - 北冥封宇角色曲)

鳞族之主,海境鲲帝一脉,个性温和不喜争斗,长期以来坚守太虚海境隔世成规,对鳞族有着极强的责任感,相当倚重信任师相欲星移。——(金光群侠传)

个性温和,鲜少动怒,欲星移以伴读身分伴其成长,而后王、相互称。在挑战玄狐一役,陷入假死状态,目的是为了与欲星移串谋,以保护海境的立场为出发点,推动局勢,同时以奔丧為由,逼皇太子北冥觞回朝。——(墨邪录:桌布)

金雷村一役,鳞王遭玄狐出招贯体,幸得鲲鳞覆体与欲星移之助,褪去外壳之后,以原本面目再现。个性温和,鲜少动怒,欲星移以伴读身份伴其成长,而后王、相相称。在挑战玄狐一役,陷入假死状态,目的是为了与欲星移串谋,以保护海境的立场为出发点,推动局势,同时以奔丧为由,逼皇太子北冥觞回朝。——(金光群侠传)

太虚海境之王、鳞族之主,因鲲帝血统,初登场时全身包覆鱼鳞,后解除鲲鳞覆体而成人型。以仁德治世,深有王者气度。——(金光布袋戏 公司偶角色介绍)

设定

简单概述

姓名:北冥封宇

性别:男

年纪:40出头(即位鳞王时22—23岁)

登场:2013年01月30日(鲲鳞覆体形态)

2016年6月10日(本真面目登场)

外号:鳞王、覆海帝鲲(称号)、鱼爸爸、鱼头王、鱼王、鲲爸、胖鲲、鲲胖、九界第一的史艳文迷弟

身份:鳞族之主

种族:海境鲲帝一脉

地域:太虚海境

兵器:海皇戟

根据地:鳞王宫

拥有物:始帝鳞

镇国神功:镇海四权

本尊雕偶师:鱼头版(洪有聪)/正冠版(洪有聪)

诗号及理解

诗号:灵光自始远深霾,亘古流传入壮怀,帝阙千重封玉宇,鲲程万里上云阶。

第一句:灵光自始远深霾←是自我期许

第二句:亘古流传入壮怀←是效法古圣先贤的精神与意志

第三句:帝阙千重封玉宇←身为继承道统的嫡长子必备决心

第四句:鲲程万里上云阶←对未来的展望

名字含义

1、北冥皇室男性取名都是一字、二字隔代轮替:

北冥封宇、北冥骄雄、北冥无痕、北冥皇渊、北冥流君

北冥觞、北冥华、北冥缜、北冥异

2、女性皆以【姬】单称,单名而无姓:

玲姬,始帝生母赵姬亦同

3、北冥封宇与北冥皇渊这对兄弟名字的特殊之处:

封宇谐音【风雨】,皇渊台语谐音【烽烟】,都在隐喻他们的戏路。

相貌衣着

●鲲鳞附体状态:全身附有厚重的青碧色鳞片,面目似鱼,手掌似鳍。

(雄性鲲帝一脉一般30岁开始进入鲲鳞附体状态,必须维持半甲子=30年方能收放自如形成鲲鳞战甲;特殊情况下可以激活替命效果,替命后失去鲲鳞战甲功能)

●本真面目:以紫金白三色构成人物的基本色调。紫发青眸、眉目俊朗、身姿挺拔,举头投足间尽展海境皇者的庄严尊贵。

性格特点

个性温和不喜争斗,为君宽容大度、待人有礼、信任臣民,颇有王者风范。对鳞族有着极强的责任感。

镇海四权

鳞族的镇国神功:对应四海龙王“东海龙王·敖【广】、南海龙王·敖【钦】、西海龙王·敖【润】、北海龙王·敖【顺】 招式分别是

“出渊万丈【广】波澜、观潮万世【钦】浪涛、击浪万里【润】汪洋 、疏洪万古【顺】江河”共四式。

武器海皇戟

一版介绍—(金光群侠传)

代表太虚海境的皇权之戟,戟分三叉,成湛蓝色,戟刃晶莹剔透。

拥有凭空生成与控制空气中水汽的能力。

二版介绍—(金光特展:180228)

太虚海境鲲帝鳞王的皇权象征,世代皆由王持有,戟分三叉,镇守海境,保护子民,配合海境镇国神功「镇海四权」,拥有控制水气,掀起惊涛骇浪之能。

其他补充

●海境国宝:始帝鳞

一直供奉于太虚海境,直到被苗疆狼主千雪孤鸣盗走(假扮成史艳文的藏镜人协助)。

曾被用于开启伏羲深渊,先被废苍生融入于雪山银燕的啸灵枪,取出后又被融入俏如来之剑墨狂。

魆妖纪时期,俏如来、千雪孤鸣、天地不容客(藏镜人伪装)与鳞王齐聚时,鳞王表示不再追究。

●个人爱好:喜食晶珠凉

一种甜品,戏外小剧场中曾有解释说是珍珠奶茶。

出处在东皇战影14,北冥华回忆中(北冥封宇:这道晶珠凉……父王可以再喝三碗。)

●对史艳文崇敬有加,曾在剧中多次表达对史艳文动向的关心

(“海境虽居处偏远,但史贤人的大名,却连鳞族之人皆都知晓”、“史艳文到底去哪里了”、问俏如来”那你……恨史贤人吗?“等)

登场集数

初登场:天地风云录之九龙变第9集

暂退场:金光御九界之墨武侠锋第31集(故意在换招时漏出空门,诈死于玄狐)

再登场:金光御九界之墨世佛劫第8集(在欲星移的帮助下激发鲲帝一脉特有的鲲鳞覆体替命之效,以真面目再次登场)

暂退场:金光御九界之墨邪录15集(强忍伤势,加上太子去世伤心过度导致昏迷)

再登场:金光御九界之东皇战影40集 苏醒再度登场

暂退场: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30集 平定内乱,开启海境改革新篇章

人物关系

主要脉络

先祖:北冥清涟

父王:北冥宣(已故)

母后:未知

皇弟:北冥骄雄(已故)、北冥无痕(已故)、北冥皇渊(已故)、北冥流君(已故)

皇姐:北冥玲姬(同母胞姐,已故)

皇后:贝璇玑(宝躯一脉,已故)

两人在北冥封宇16岁左右时成婚(贝璇玑年龄不明),婚姻为北冥封宇自行请求(其他妃嫔均系北冥宣指定),

因其不符合鲲帝一脉结亲传统(按传统顺序是鲲帝、鲛人、宝躯未姓,未姓以外几乎不予考虑),先帝北冥宣曾

因此事对北冥封宇大发雷霆;生下长子北冥觞后2年,在生次子北冥华时难产而亡。北冥封宇视其为此生挚爱,

登基后追封贝璇玑为王后,从此不立鳞后。

妃嫔:瑶妃(鲛人一脉,北冥缜生母)、婷妃(鲲帝一脉,北冥异养母)、未珊瑚(宝躯未氏,本人因另有目

的,而刻意在先王北冥宣面前展露头角,使得北冥宣把她指婚给北冥封宇作为宝躯未姓之妃,后因谋逆被废,打

入冷宫后逃出)、等其他妃子(暂未登场)

皇子:北冥觞(已故)、北冥华(已故)、北冥缜、北冥异、等其他未登场的三名皇子

师相:欲星移(两人同年出生,欲星移比北冥封宇年长几个月,自小一起长大,同时还是儿时玩伴、少时伴读,

既是君臣又是挚友,彼此有过命的交情)

武练:蜃虹蜺(儿时武练,三王之乱时与未珊瑚、欲星移一同支撑北冥封宇上位,曾为统帅,后因不满被削职权

挂冠而去,实为配合欲星移计策,卧薪尝胆,引出海境暗流)

合作:俏如来、千雪孤鸣、藏镜人

亲子关系

鳞王给皇子们取名的含义,都是某种期望——

北冥觞:觞,酒杯,欢庆,期望此生欢愉;

北冥华:荣华富贵,期望衣食无忧;

北冥缜:缜密,期望心思莫有盲点;

北冥异:殊异,期望与生父无痕走向不同道路。

相关剧情

  • 接待来访海境的狼主与史艳文(实为藏镜人),因疏忽防范而导致始帝鳞被盗。【九龙变09】
  • 与藏艳文谈起九龙传说的由来。【九龙变10】
  • 镇魔龙脉倒塌后,于浪辰台三访欲星移,求教鳞族未来动向。【魔戮血战02】
  • 魔世入侵中原一年后,放师相欲星移入世,并派军与中原、苗疆、佛国三界组成联军,抵抗魔世。【魔戮血战18】
  • 魔祸终结后,答应欲星移推行墨学的提议,并同意打破海境陈规,让鳞族入世,海境从此不再自绝九界之外。【墨武侠锋02】
  • 白蛟传说后,欲星移与梦虬孙混战潜龙崁,鳞王得知后前去劝架,并在此时得知了欲星移的九算身份,但仍选择相互信任。【墨武侠锋13】
  • 在欲星移的布计下,玄之玄失去天门。玄之玄怒上海境,要求鳞王交出梦虬孙。为防梦虬孙被玄之玄控制,暗中投出皇戟,阻止梦虬孙回到海境。【墨武侠锋18】
  • 去浪辰台归还欲星移的沧海珍珑,询问玄之玄交还师相佩剑的动机。【墨武侠锋22】
  • 龙涎口受到震荡,为护鳞族,孤身出海境与玄狐交战。故意在换招时漏出空门,重伤身亡。死前最后一句话,乃是叮嘱梦虬孙无论如何都要相信师相。【墨武侠锋30】
  • 欲星移得知鳞王身亡的消息后,不让众人处理伤口,亦不允许下葬。而是将鳞王尸身停放在浪辰台,并用水火石和珍珑髓保持其身体澄净。【墨武侠锋31】
  • 在欲星移的帮助下,激发了鲲鳞附体特殊的替命功效,起死回生。说明此次诈死的四个目的:一,逼玄之玄与俏如来出面解决玄狐,要杀魔,止戈流是最好的选择;二,让海境变相封锁,任凭旁人虎视眈眈,要再针对海境,也需要费神耗力;三,逼北冥觞回宫;四,清算海境墨者。【墨世佛劫08】
  • 派梦虬孙出海境寻回离家出走的北冥觞。【墨世佛劫10】
  • 主动承担海境再次被针对的风险,支持欲星移出海境帮助中原对抗佛国地门。【墨世佛劫18】
  • 教育北冥觞该承担起自己身为太子的责任,正视自己的身份以及地位。【墨世佛劫20】
  • 指点飞渊剑术。【墨世佛劫21】
  • 为支援欲星移再度孤身出海境向师相提议亲自领兵上阵,并劝导了偶遇到的意志消沉的玄狐。【墨世佛劫30】
  • 小树林中与欲星移再度深谈,论时局说理想。【墨世佛劫30】
  • 为欲星移遭遇落泪,并下令皇子们归境,全面戒备元邪皇来犯。【墨邪录01】
  • 安顿重伤昏迷的欲星移,罢免北冥觞太子之职。【墨邪录02】
  • 锦烟霞来访海境,北冥封宇鞠躬致谢,代师相所还,更是身为一国之君,代表鳞族全体感谢锦烟霞仗义相助。【墨邪录04】
  • 在书房内找到欲星移留下关于螭龙案的密语,来不及有所行动就被龙涎口的震动影响,赶上战场。【墨邪录07】
  • 为护龙涎口出战对阵应龙师,被赶来的元邪皇打成重伤,太子北冥觞亦因为替父挡下致命一掌,随众人撤回海境。【墨邪录08】
  • 压抑内伤安排后续,授命梦虬孙。北冥觞不治身亡,痛失爱子导致内伤爆发昏厥。【墨邪录09】
  • 在梦虬孙帮助下服下北冥异献上的朝元丹,苏醒一瞬间再度昏厥。从墨邪录15集一直昏厥到东皇战影40集再度登场。期间修儒、狼主都有来看过伤势。
  • 苏醒后赶去紫金殿与鳌千岁一次对战,救下北冥华、狷螭狂、午砗磲等;在边关与鳌千岁二次对战,救下北冥缜、北冥异、误芭蕉等,因内伤未愈差点伤势复发。【魆妖纪01】
  • 回宫后吩咐北冥缜布置防线,废未珊瑚,与北冥异、砚寒清、雨相分别谈话,稳定军心。【魆妖纪02】
  • 与俏如来厘清纵横家.鬼谷一脉和北冥清涟、宝躯未氏之间关系,应允狷螭狂重审螭龙案要求。【魆妖纪04】
  • 找来北冥华、北冥缜和北冥异谈话,安抚其子情绪。【魆妖纪05】
  • 与俏如来商议对战事宜,安排北冥缜、砚寒清等在前线,北冥异留守皇城。【魆妖纪07】
  • 与蜃虹蜺一会,谈及自己与蜃虹蜺、欲星移过往情谊,劝归未果。【魆妖纪08】
  • 北冥华被鳍鳞会擒住,雨相覆秋霜请命作为皇城方代表出使鳍鳞会,鳍鳞会要求用北冥华交换狷螭狂,北冥封宇与俏如来订下计划想保住狷螭狂,却因雁王上官鸿信从中作梗,导致盗侠紊劫刀死在鳞王海皇戟下(鳞王未下杀招,海皇戟停在紊劫刀胸前,雁王从紊劫刀背后打出断云石,使得紊劫刀撞上戟尖而亡),梦虬孙看到紊劫刀尸体后情绪失控,与皇城方彻底决裂。【魆妖纪10-12】
  • 北冥封宇记起紊劫刀遗言中提到玲姬,北冥华告知在鳍鳞会看到玲姬骨灰,北冥封宇将其迎回。【魆妖纪14】
  • 因鳌千岁煽动流言,朝中盛传狷螭狂已投靠鳍鳞会,后方开始作乱,北冥异为父分忧代为压下。【魆妖纪15】
  • 鳌千岁加速流言传播,希望激起皇城中鲛人起乱,覆秋霜建议北冥封宇牺牲狷螭狂,不再为螭龙案翻案来换取鲛人安定,但北冥封宇认为对狷螭狂有承诺不能背信,没有采取覆秋霜的建议。皇城方面,为了镇压骚动的鲛人众臣,北冥异假传圣旨宣布螭龙案永不翻案。【魆妖纪16】
  • 为求速决,北冥封宇决定先行攻打玄玉府来制止越演越烈的流言,鳞王亲征,俏如来压阵。领兵进军玄玉府的鳞王,对上前来阻挡的蜃虹蜺,另一边,留守水火石矶的北冥缜,对上梦虬孙,砚寒清赶来与梦虬孙对战,比拼内力两败俱伤。【魆妖纪17】
  • 鳞王与蜃虹蜺对战,蜃虹蜺以自己重伤换鳞王轻伤,随后鳌千岁赶来支援,与鳞王二次对战,俏如来知鳌千岁有意拖长战线拖延时间,等后方鲛人闹事,鳞王指出玄玉府已无优势,要鳌千岁投降。鳞王与鳌千岁战意胶着间,被突然闯入的黑白郎君打断,鳌千岁先行离开,黑白郎君一意与鳞王对战,俏如来知道鳞王已连战两场,再对阵黑白郎君有所不利。北冥封宇被迫与黑白郎君进行第三场对战,几轮大招过后双方各有负伤,黑白郎君见鳞王有旧伤在身,与他约定一个月内再痛快对战一次。【魆妖纪17】
  • 鳞王与俏如来回到哨站,覆秋霜把北冥异假传圣旨说螭龙案永不翻案的事告诉鳞王,鳞王大吃一惊(覆秋霜此举是故意让鳞王分心)。皇城后方,北冥异看出骚乱背后有更大阴谋者,想帮鳞王揪出这个幕后黑手,希望未珊瑚协助他让幕后黑手显形,未珊瑚教北冥异把自己当成诱饵来钓出幕后黑手。【魆妖纪17】
  • 俏如来想帮鳞王拉拢黑白郎君,却被鳌千岁以镔铁抢断。鳌千岁提出条件,要黑白郎君破坏洄森岗的地形来换取镔铁(洄森岗作为战略要地,主要就是地形作用,所以破坏了洄森岗皇城军等于失去一个战略要塞,玄玉府和鳍鳞会又能再次汇合),另一方面,八纮酥浥面见狷螭狂,故意刺激他说鳞王已经宣布不再为他翻案,狷螭狂自问真的是鳞王决定的吗?【魆妖纪18】
  • 皇城后方,北冥异认为自己假传圣旨之事应该还没传到前线,想趁鳞王回来之前,揪出那个幕后黑手。他找来慢墀夫问话,想明白是雨相覆秋霜故意压下众议,这些被压下的舆论又在鳞王上前线后爆发;覆秋霜的学生四布,暗中操控舆论也很方便,北冥异将背后黑手的嫌疑锁定雨相。【魆妖纪18】
  • 北冥封宇与北冥缜谈心,认为自己以前太过疏远缜儿,父子日渐敞开心扉。俏如来告知鳞王,黑白郎君已被鳌千岁揽走,鳞王提及梦虬孙和狷螭狂,如今两人都已不在本方阵营,两人相对叹气。俏如来推测鳌千岁会让黑白郎君破坏洄森岗地形,抹杀皇城军优势,这一战只怕是艰难,鳞王还是决定出战。【魆妖纪18】
  • 黑白郎君与藏镜人都出现在洄森岗,剧烈对战之下直接把洄森岗打平了,黑白郎君被回流冲得不知所踪,地形被破坏的洄森岗失去战略价值,鳌千岁目的达到,鳍鳞会与玄玉府前后包夹皇城军,北冥缜请狼主千雪孤鸣帮忙撤军,藏镜人也主动帮忙,皇城军失去战略优势。【魆妖纪19】
  • 北冥异向伴风霄套话,发现闹事的人都和雨相有关,北冥异更肯定自己的怀疑,雨相突然回来,告诉北冥异鳞王已知道朝中发生的事情,北冥华也跟着回来,北冥异吃惊离开,雨相知道北冥异在查自己的底了。北冥华准备自作主张处理北冥异,砚寒清明白鳞王的考虑,要北冥华答应自己不要对北冥异采取行动,北冥华虽不解还是照做了。【魆妖纪19】
  • 覆秋霜的表现让俏如来也起疑,但前线吃紧无暇兼顾,先去边关与狼主、藏镜人汇合,随后鳞王也到来。狼主见鳞王到来担心他会追究始帝鳞一事,但鳞王对他们表示:没相欠了,就这样。【魆妖纪19】
  • 北冥异再次来到冷宫,说出对雨相的怀疑,未珊瑚给他指了一步险棋:斩尽有所怀疑的人。北冥异决定采取这个危险的建议,打算时候把一切罪名推到未珊瑚身上,这样就能让雨相和未珊瑚互斗,一举铲除这两股势力。北冥异知道自己动作要快,要在鳞王回宫之前揪出幕后黑手,突然有兵来报,战情告急,鳞王所率兵马已经退至皇城东南五里的演图关,北冥华和北冥异闻言都大吃一惊。【魆妖纪19】
  • 北冥异雷厉风行斩杀各嫌疑人,但雨相抢先灭口,雨相还杀死了伴风霄的父亲慢墀夫。【魆妖纪20】
  • 鳍鳞会和玄玉府突然停止进军,鳞王认为这不合常理,砚寒清和俏如从八味酥的名字推断出鳌千岁和八纮酥浥的关系,因为八纮酥浥中毒,鳌千岁才下令停兵。俏如来想让砚寒清向鳞王解释鳌千岁和八紘酥浥的关系,砚寒清提早跑了。【魆妖纪21】
  • 北冥异决定倾尽筹码,派自己手上的阎王鬼途毒杀雨相,可惜刺杀失败。雨相暗示伴风霄,他父亲的死与北冥异有关,要伴风霄联合被杀大臣的家属干掉北冥异。未珊瑚诱使北冥异为自己解开功体,放自己离开冷宫,答应帮他除去雨相。【魆妖纪22】
  • 北冥异赴鲛人公祭被围杀,北冥华突然出现挡下杀招,逃出冷宫的未珊瑚救了北冥异一命。北冥华临终时希望北冥异能放过父王,北冥异还来不及解释,北冥华就断气了,同一时间,鳞王也有所感应,心神不宁。【魆妖纪23】
  • 俏如来看出鳍鳞会与玄玉府的矛盾,推断自己针对八紘酥浥的毒杀,会被对方利用来对付鳌千岁,而俏如来等的就是这个矛盾爆发的空隙来扭转战局。鳞王与砚寒清对话,提到两方相同目标都是“改变阶级”,但双方选择了不同道路,鳍鳞会认为只有除掉特权阶级“鲲帝”,让贱种上位才能达到目标,而鳞王和师相选择先传播思想,思想改变才能彻底改变。站在自己阵营的那一方,都相信自己走的路是正确的。【魆妖纪23】
  • 北冥缜领兵扫荡鳍鳞会兵力,梦虬孙下令撤入皇城周围的村落,鳍鳞会认为他们是为人民而战,但村民认为他们带来战乱并不认同他们。鳞王与砚寒清正在讨论时,误芭蕉来报城墙本该最坚固的部分无预警毁败三处,叛军即将入关。八纮酥浥故意告知狷螭狂鳞王背信,就是要狷螭狂帮助鳍鳞会领军攻打演图关,因为演图关本就是狷螭狂设计的,他对这里的弱点最清楚。【魆妖纪23】
  • 北冥缜问狷螭狂,你忘了与父王的承诺吗,狷螭狂说自己有两全之策,趁乱对北冥缜耳语,北冥缜随后下令全军撤退,八纮酥浥与梦虬孙一同入关。北冥封宇阻挡梦虬孙前行,想向梦虬孙解释紊劫刀的事,梦虬孙认为这不重要,他已经做好了选择。另一战场,砚寒清与八紘酥浥对上,八纮酥浥说镔铁若为龙脉持有,正是鲲帝死克,而梦虬孙等人的兵器就是镔铁所铸。【魆妖纪24】
  • 皇城后方,两个鲛人上大殿质问伴风霄和京王北冥华的行踪,北冥异推说二皇兄去前线支援父王了。蜃虹蜺与鳌千岁借宿村民家,鳌千岁问村民觉得现任的鳞王是一个怎样的王,村民认为现任的鳞王是一名仁君。【魆妖纪24】
  • 露恒昭和允孝思上殿逼问北冥异关于北冥华的去向,雨相适时出现,以调节为名,要求一起去冷宫,北冥异怕被暴露北冥华尸体,本已离去的未珊瑚却在冷宫出现。【魆妖纪24】
  • 未珊瑚与雨相对峙,多年恩怨终由两人道出: ①因宝躯未氏与鬼谷一脉的关系,欲星移在三王之乱后就怀疑未珊瑚并对她多番戒心,但因为过江鲫的事,欲星移有了其他怀疑对象。 鳞王收养北冥无痕之子北冥异,欲星移本来反对,但因北冥封宇坚持,欲星移只好安插眼线在北冥异身边监视他的行动,眼线就是过江鲫。但雨相利用过江鲫告知北冥异身份(北冥异九岁那年),煽动他的仇恨,实际上是希望鳞王发现北冥异知道自己身世后追查告知者,让欲星移背锅。但欲星移提早发现了这件事,怀疑过江鲫背叛,便将他召回并遣送出海境,给他一张和自己一样的面皮,让他去外面吸引自己的敌人,同时追踪幕后黑手,上岸后的过江鲫就是渡江卿。 ②欲星移怀疑螭龙案幕后黑手另有其人,幕后黑手煽动百官进言让先王对龙脉起疑心,再制造螭龙案,导致狷螭狂一家受到冤枉惨死宫中。欲星移寻回梦虬孙,一是希望梦虬孙劝降鳍鳞会,二是借虬龙血脉为螭龙翻案,但这些他都瞒着鳞王。 ③雨相有把握,无论是鳞王、千岁、鳍鳞会哪方胜出,自己都能不受影响。【魆妖纪25】
  • 战场上,梦虬孙双持洞庭韬光与沧海珍珑,与昔苍白一起刺穿鳞王身体。北冥封宇被镔铁重创,砚寒清及时赶到,梦虬孙认为皇城方败局已定,突然间,北冥缜和狷螭狂现身偷袭梦虬孙,八纮酥浥发现中计,原来狷螭狂假意与北冥缜对抗,其实告诉他自己的布局,并让皇城军将叛军包围。【魆妖纪25】
  • 砚寒清对战梦虬孙,北冥缜对战昔苍白,鳞王担心北冥缜,要狷螭狂去帮他。鳌千岁的珍珑霜焰突然袭向鳞王,狷螭狂发现后及时挡住。狷螭狂只身对抗鳌千岁,鳌千岁、鳍鳞会趁机撤兵。狷螭狂重伤,临终前将演图关的地形图和他排布的暗线图交给砚寒清。狷螭狂知道,事到如今,螭龙案再翻案,都会把局面推到更凶险的地步,鳞王坚持重审,会给底下的鲛人借口作乱,如果是鳍鳞会得胜,重审的结果也不会服众,可惜狷螭狂到死都不知道,雨相才是当年造成他家悲剧的最大黑手。【魆妖纪26】
  • 雨相要允孝思去前线将京王北冥华失踪的消息告诉鳞王,允孝思认为前线战事正在紧要关头,让鳞王分心只怕对战况不利,雨相说鳞王稳重不会有问题,并暗中派出杀手协助鳌千岁。【魆妖纪26】
  • 露恒昭回报雨相找不到京王和伴风霄的尸体,他听说雨相派出杀手白雪踪帮助鳌千岁,不明白为什么雨相要这么做,覆秋霜自爆: ①他与八纮酥浥会谈后,知道八纮酥浥不可能被招降,便故意促成交换人质,使战局升温,也使螭龙案再也无法翻案 ②露恒昭问那如果鳍鳞会得胜?雨相知道以他的影响力,鳍鳞会要制止反扑必定要求他,八纮酥浥也的确是这么打算,所以从一开始,无论是未珊瑚、鳍鳞会还是鳞王得胜,得利的都是雨相 ③为什么突然帮助鳌千岁?雨相说北冥异破坏了他的计划,因为北冥异的连串动作,鳞王回归后也将对他的信任大打折扣,所以帮助鳌千岁,更派人传出北冥华身亡消息好让鳞王分心 北冥异突然到来,情急之下说漏嘴,让雨相察觉京王确实已身亡,尸体被他藏起的讯息。雨相带人来到冷宫,本准备说动未珊瑚与他联手干掉北冥异,不料冷宫门打开,出现的是俏如来。【魆妖纪27】
  • 北冥缜询问父王伤势,砚寒清说鳞王体内有股力量在化消镔铁伤害。八纮酥浥吐出黑弾,让鳍鳞会众掩护鳌千岁杀入中路冲击皇城军,自己在乱军中被杀。鳌千岁悲愤交加,决心杀上紫金殿。皇城军方面,由砚寒清接手战场。【魆妖纪28】
  • 皇城冷宫,俏如来与覆秋霜摊牌时间,总结雨相做过的事: ①煽动先王怀疑李真岩,造成螭龙惨案 ②将门徒安排接近皇储,操控皇子 ③促成京王与狷螭狂交换,使螭龙翻案无望 ④宵王无论如何努力也抓不到他把柄,因为雨相在暗中操控一切 雨相咬死俏如来毫无证据,俏如来再次丢出诱饵:我让左将军、右文丞前往凉巳阁找寻证据了。雨相以为俏如来要栽赃,情急之下说漏嘴,终于被俏如来抓到漏洞。雨相反手杀死露恒昭逃走,俏如来和北冥异准备追捕,前线军报叛军已往皇城靠近,北冥异只好先放下雨相的事,准备帮助鳞王迎敌。【魆妖纪28】
  • 战场上,砚寒清再次对上并擒住梦虬孙,没收沧海珍珑,劝说鳍鳞会众投降,梦虬孙要鳍鳞会全力掩护鳌千岁杀上紫金殿。梦虬孙要砚寒清杀了他,砚寒清却说这场战争要结束了。砚寒清走后,躺在地上的梦虬孙终于想明白,这一切都是欲星移的计划。【魆妖纪28】
  • 鳌千岁抱着必死决心杀入皇城,此时,蜃虹蜺挡在他身前,带出与欲星移的回忆,原来蜃虹蜺一直在为皇城卧底。蜃虹蜺不敌鳌千岁,围杀交战时,海皇戟和墨狂飞来,鳞王和俏如来也出现战场,俏如来知道鳞王重伤未愈,决定速决。【魆妖纪28】
  • 鳌千岁反转武脉突破极限对鳞王和俏如来招招致命,北冥封宇此时还在劝他归降,希望能留下千岁的性命,无奈鳌千岁死意已决。鳞王和俏如来联手,海皇戟+始帝鳞,终于破解千岁的鲲鳞战甲。就在鳌千岁准备对鳞王下手致命一击,砚寒清终于赶到,激战过后,鳌千岁终于如愿坐上海皇椅,他回光返照发出最后一击。这一战终于结束。【魆妖纪29】
  • 未珊瑚来到潜龙崁与梦虬孙汇合,说自己终于想明白了欲星移所有布局: ①抬高梦虬孙的身份,使鲛人不安,又因为梦虬孙的血统,以及和鳍鳞会的关系,确保梦虬孙能坐上鳍鳞会领导人的位置,让他在计算的时间内成为内/战的爆发点; ②故意排挤蜃虹蜺,让他好去做卧底; ③将砚寒清作为后备,在梦虬孙出事时顶替相位; ④利用未珊瑚的野心,让她作乱并以此为名头打压宝躯未氏; ⑤以螭龙案为突破口,打击鲛人一脉,并趁机机会查出螭龙案幕后黑手(覆秋霜); ⑥故意对北冥封宇隐瞒关外鳍鳞会状况,放任坐大,并诱使他们簇梦虬孙为王,在不成熟的时机掀起内战。 目的:当宝躯一脉因未珊瑚的作乱而不安,鲛人一脉因螭龙案卷而受罪,鳍鳞会纠举了造反的波臣,对皇城进行了威逼,北冥封宇的改革之路将是一片坦途。因为所有改革的阻碍都在这场内战之后消失了。要打一场北冥封宇必胜、耗损最小的内战。【魆妖纪29】
  • 战后,鳞王为千岁阖目,写下罪己诏,自担罪责,定覆秋霜、未珊瑚祸乱朝堂之罪,免去玄玉府、鳍鳞会众人责,追封李真岩、狷螭狂,供入英灵殿。【魆妖纪30】
  • 北冥异走进御书房时见鳞王神情哀伤,知道他是想念二皇子。鳞王忆起自己与华儿最后一次见面,指责他不该带兵妄进,陷战友于死地,还给了一巴掌,要他带着皇姑骨灰回皇城。北冥缜与北冥异都推托皇储之位,鳞王只好与砚寒清再行商议,他两共同认为看将来发展再来定储君比较合适。 当前实行的改革政策如下: ①让北冥缜创办还营司,招募叛军编入军籍戴罪立功,左将军协助锋王建立考取武官制度; ②兴办科举,让波臣有上升渠道; ③为李真岩、狷螭狂平反并追封; ④将螭龙案件,还有鳌千岁、鳍鳞会的叛乱都推到雨相身上,将他们定位为受害者,为波臣贱族打开大门; ⑤设波臣掌事的监察机关,名唤御镜台。 一切的目的,皆是为了平衡海境阶级,杜绝三脉徇私。这两项细微改革,虽不能立即见效,却有长远的影响。【魆妖纪30】
  • 俏如来与狼主去和北冥异道别,北冥异问俏如来,为什么未珊瑚会愿意回转来帮助他们抓覆秋霜,俏如来说自己和未珊瑚做了交易,北冥异担心是对海境有害的交易,俏如来说已将交易内容告知鳞王,鳞王会适时告诉大家。北冥异提到以前曾派识龙影偷取华佗方巾,发现其用药原理与恪命司的用毒手法殊途同归。但他担心父王曾经服下药神的药,怕有后患。砚寒清见修儒,狷螭狂曾说将反口锦囊给修儒,修儒已察觉内藏信息。【魆妖纪30】
  • 蜃虹蜺来到冰潭探望欲星移,将沌王斩放在欲星移身边,等他亲手归还的一天。蜃虹蜺许诺若鳞王有难,无论多难都会来救驾,鳞王要蜃虹蜺记住,他的位置谁也无可取代。【魆妖纪30】
  • 俏如来和狼主、修儒离开海境前遇到梦虬孙,砚寒清也在。梦虬孙问俏如来为谁而来,为了北冥封宇还是为了自己。未珊瑚指责墨家总是选择守旧的既得利益者,而俏如来认为没有永远的既得利益者“改朝换代就是新的一批既得利益者。历史不能重来,对错,只有当时的分辨。谁又能断定没发生的未来,会是更好的结果?墨家的宗旨一贯如此,选择,然后减少伤亡。”【魆妖纪31】

其他补充

  • 三王之乱:北冥封宇太子时期,欲星移、蜃虹蜺分别是伴读和武练,直到螭龙案爆发,狷螭狂父亲李真岩被诬陷造反,狷螭狂一家被贬为贱民;螭龙案后前任丞相覆秋霜卸任,太子伴读欲星移接任丞相,并按照海境惯例,接任丞相后外出海境游历一年;欲星移出海境后没多久,先王北冥宣突然驾崩,太子北冥封宇即位,三位皇弟(北冥骄熊、北冥无痕、北冥流君)被人挑拨发动三王之乱,三王之乱持续1-2年,前一年由蜃虹蜺和未珊瑚帮助北冥封宇支撑 ,一年后欲星移回海境,接手局面并迅速平乱。
  • 三王之乱是十七至十八年前,也就是北冥封宇即位现任鳞王时大约22-23岁。
  • 先王北冥宣:北冥宣在剧里没有出场,众人口里他“作风严厉、不苟言笑,无论是王或者是其他皇叔,皆不敢触其逆鳞”“严厉不可亲”,编剧也曾说先王“个性强硬、疑心病重”“比颢穹更为恶质”,所以鳞王心理应该是留有一定阴影,有说因为以前”锋王殿下(北冥缜)总是让鳞王想起他的父亲,这造成了他们之间的疏远“。北冥宣在三王之乱发生前,也就是北冥封宇22岁左右突然去世,原因剧内未曾提及。
  • 魆妖纪30,罪己诏内容—北冥封宇:<自登大位以来,本王兢兢业业,一心谋海境生民之福祉,然而才薄德孤,先有三王之乱,后有玄玉府之变。内有未贵妃祸乱宫廷,外有鳍鳞会波臣抗争,追根究底,千般有过,尽在本王。幸赖天佑海境,得尚同会盟主俏如来、贤臣砚寒清之助,终至平乱。然本王自审,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波臣本是良民,奈何官逼民反。兄弟本是手足,无奈手足相残。鲲帝、鲛人、宝躯、波臣同属海境子民,岂有贵贱之分。战后百废待举,正是齐心合力、共图未来荣景。过往玄玉府、鳍鳞会众,尽免其罪。另,螭龙案卷查明乃罪人覆秋霜诬赖成罪,首恶逃逸,党众待查,余者不问其罪。李真言追封大将军,狷螭狂功不可没,追封左将军,供入英灵殿,永受俸祀。钦此。>

为王处世

◆墨武侠锋22

1、欲星移:在这世上,有很多人不想下决定,所以将决定权交与他人,因为他们知晓,有更多的人,不会去怪罪不选择的人,而臣一直相信,王不是这种人。

鳞王:就如同本王一直相信师相这般。

欲星移:君臣君臣,就算臣是帝王师,终究只是臣,而王,乃一国之君,当有决断。

鳞王:决断,早已在心。

2、欲星移:就算被利用了,王也不介意?

鳞王:礼尚往来,本王不也利用了师相的治国之能?

4、欲星移:师相只是臣,而王乃是君,君之一言,重逾九鼎。

鳞王:任何决定,皆不能与鳞族有所抵触。

4、鳞王:就算质疑,又能如何,我是一个王。国家,才是王的责任。什么是正确的决定?对一个王来说,能保护人民,就是正确,若陷人民于水火,无论理由是否正当,就是错误的决定!周全鳞族,就是本王的正义!

◆墨武侠锋29

鳞王:海境虽然不好战,却也不畏战!

◆墨武侠锋30

欲星移:龙涎口的水脉已经不稳,不能从那个所在过去,引动此祸最大的嫌疑者——玄之玄。但若鳞族率军进入中原,就会造成中原震动。尚同会必会趁势以为借口兴兵,严重者,引起九界动乱。

(鳞王孤身进入中原)

鳞王:这是……王的责任。

◆墨武侠锋31

鳞王:为了一己之私,牵连一国之危,本王与你只能……一战!

◆墨世佛劫11

玄狐:你懂感情吗?

北冥封宇:这句话唐突,却也很有意思,可惜并不精确。你想知晓感情,是哪一种层面?亲情,友情,爱情,甚至受惠他人的恩情,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墨世佛劫18

欲星移:现在的中原群龙无首。经过此役,地门恐将无人能阻,洗脑范围必大肆扩展,这是一个遍及九界的计划。臣……

北冥封宇:不用顾及本王,想帮助他们就放手去做吧。

◆墨世佛劫20

北冥封宇: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一国之君若无此等胸襟,如何成就国家?觞儿,你真准备好接下此位了吗?抬起头来!本王从你的眼神之中看见了愤怒,但你有在本王的眼神之中看到失望吗?

北冥觞:让父王失望是儿臣无能。

北冥封宇:本王希望你能适时收敛这种天真的想法,正视自己的身份以及地位。

北冥觞:父王,儿臣真的错了吗?

北冥封宇:在你的面前,那是代表太虚海境的权力象征,这个责任不轻,但你却将他们视若无睹。(看向王座)

北冥觞:儿臣……明白了。(跪下)

北冥封宇:你能对不起自己,但是你不能对不起太虚海境的子民。这便是海境之主的继承者该有的责任与觉悟。你在此地好好检讨自己、好好忏悔。

◆墨世佛劫23

1、北冥封宇:再问姑娘一个问题。剑,什么时候最利?

飞渊:当然是快剑连环的时候最利,或者,充满内力的一击最利。

北冥封宇:错了。剑,在未出鞘之前最利。

2、飞渊:你不动作,我怎么可能看得出来!

北冥封宇:正如此理。剑未出,锋芒内藏,不解其方;剑将出,锋芒乍现,势未定。喝——!

北冥封宇:剑已出,锋芒毕现,势已尽。(放开飞渊)这是武学至理,你修为未到,先记住便是。

◆墨世佛劫30

1、玄狐:如果苦这么难受,为什么不肯放下,地门能将苦全部洗去,为什么他们都不愿意,还要我帮忙对抗地门?

北冥封宇:你……有答案吗?

玄狐:以前我认为,那是不好的,不是原来的自己,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不敢肯定。

北冥封宇:这很正常,每一个人生阶段,对相同的情绪,有不同的解读甚至会愈加复杂。随着年岁增长,不能单纯地爱,单纯地恨,单纯地看待周遭的人事物,就连苦,也不是单纯的苦。

玄狐:什么意思?

北冥封宇:还记得本王曾经问过你吗?亲情、友情、爱情、恩情,一个情字,错综复杂,苦也是同样。

玄狐:那有令人高兴的苦吗?

北冥封宇:你想要本王怎样回答?用你的角度还是用本王的角度?

玄狐:有差别吗?

北冥封宇:你是单纯的剑者,在追求剑道的过程中突然对情感有所追求,对你而言苦很单纯。但随着你所接触的人事物愈来愈复杂,在意的事情越多,原本单纯的情绪自然愈加复杂。就如同本王,这一路来,为王之路。也非一片坦途。直到掌握王权治理国家,放眼山河,子民有苦,本王岂能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人民是王的责任,为民所苦,正是师相所教导。

玄狐:为民所苦……

北冥封宇:去了解他人的苦,将这当成自己的责任,本王所希望的也不过是人民的笑颜而已。

玄狐:笑颜……

北冥封宇:本王明知有苦却不能放下,因为本王知晓自己为何坚持,所以并不迷惘。

2、欲星移:给臣一点时间,待战后回到海境,臣会择期向王坦承。

北冥封宇:有什么话不能现在说?现时此刻,没有君臣,只有你我,只有欲星移,以及北冥封宇。

欲星移:就算此事可能动荡海境权利划分,以及近两千年来的传承道统,王也坚持?

北冥封宇:当你说出这句话,本王便知,当初你积极推行墨学,尚有隐情。

欲星移:不是隐情,而是野心。

北冥封宇:当初你积极查证梦虬孙的龙脉血统,也与此有关?

欲星移:这只是一个开端,王可还记得鳞族三脉的阶级制度始于何时?

北冥封宇:始帝身死,由公子苏与爱将扶灵回到海境,三脉就此确立。

欲星移:若非那时鳞族得气,让鲛人一脉出现在这世上,赵姬所生后代焉能回归海境?除了鲲帝一脉雄性,其他血脉若与外境之人结合,其后代将丧失鳞族特征,为了保护血脉弱势,严守阶级,甚至变本加厉,在鲛人一脉确立之后,制度更严,但当血统与阶级、权位结合之时就会形成无形的牢笼,枷住人心。

北冥封宇:你想改变这种现况?

欲星移:臣有一个梦,梦中的海境一片清明犹如明镜照见人心,不见枷锁自困,不再权争势夺。

北冥封宇:很美丽的梦。

欲星移:要完成这个梦,需要时间,不能躁进,原本臣不敢作这种梦。但有一个人让臣愿意为了这个梦不惜粉身碎骨。那个人就是你,北冥封宇。

北冥封宇:很久很久没从你的口中听到本王的名字。

欲星移:是啊,臣冒犯了,请王降罪。

北冥封宇:如此大梦,知情不报,确实该降罪。待此役结束,师相回到海境,再来一次的总清算。

◆墨邪录02

鳞王:抬起头来!你,后悔吗?

北冥觞:儿臣……后悔……

鳞王:那你明白,就算后悔,有很多事情也无法挽回吗?

北冥觞:明白……

鳞王:你所葬送的,不只是师相一人,而是牵连一国安危,这是多严重的错误!

北冥觞:儿臣知道,自己犯了太多错误,请父王……降罪……

(鳞王浑身颤抖,心痛不已)

鳞王:知错,只是第一步。

北冥觞:父王……

鳞王:都怪本王太过宠溺。只因你是太子,因为你是本王一生挚爱所留下的儿子。但现在,本王只能对不起你的母后。为一己之私害一国之相、陷一境之危,此乃王者大忌!北冥觞接旨!自即日起,拔除你太子之权!这是你应该承担的,觞儿,你可心服?

北冥觞:儿臣……心服。

◆墨邪录04

1、锦烟霞:今日来访是想致上哀悼之意。欲星移之事我很遗憾。

鳞王:说不上遗憾,如果这样能让原本恨他的人放下一切……你,还在恨师相吗?

锦烟霞:曾经是,而后稍有改变,在我能释怀之时,他又让我恨之入骨,但现在我无法断定。

鳞王:是梦虬孙介意之事吗?身为鳞王,北冥封宇能做的就是相信师相。

2、(北冥封宇对锦烟霞深鞠一礼)

锦烟霞:鳞王何必如此?

鳞王:这一行礼是代师相所还,更是身为一国之君,代表鳞族全体感谢姑娘仗义相助。

◆墨邪录08

1、应龙师:同为一国之君,老朽忝为凶岳疆朝之主,合该全力一会。

鳞王:自比一界,自抬身价,自大狂妄。北冥封宇在此,候教!

2、元邪皇:外围死灵大军已被本皇全数消灭,现在,单纯了,一条路——灭!

鳞王:本王不许任何人危害鳞族!

3、鳞王:<海境必须保下,本王不能输,绝不能输!>(全力运功,水气萦绕)

元邪皇:可敬的一界之主,值得此招,上穷下达斩曦月!

◆墨邪录09

北冥觞:父王……

鳞王:(上前)觞儿,父王在这里,父王在这里……

北冥觞:在你眼中,儿臣……儿臣总是添麻烦,一直做错,但现在……儿臣总算做了一件对的事情了吧?就算是元邪皇要伤害父王,也……也必须……过……过儿臣这关。

鳞王:(握住北冥觞的手)父王明白,因为……你是父王的好觞儿……

北冥觞:父王,别伤心,能陪在你身边的不只有儿臣,还有……还有皇弟……

鳞王:父王是不只一个儿子,但是……觞儿只有一个……

北冥觞:父王……你知道吗?儿臣一直……很想……母……后……(手落下)

(北冥觞抱憾而去,众人悲痛欲绝)

鳞王:(抬起北冥觞,紧紧抱入怀中)别丢下父王,别丢下……(牵动伤势,口吐朱红)

配乐

《墨世佛劫原声带上》14 鲲鳞皇威 - 北冥封宇角色曲 作曲/编曲:许常山

海境鳞族之王北冥封宇,武艺高超,宅心仁厚。十分信任师相欲星移,既使知道他的身分是墨家九算。仍然愿意配合欲星移利用鲲鳞附体起死回生。

《金光藏乐选集:翠羽珠玑》04 海晏河清 - 师相拜别鳞王情感曲 ◎作曲:许常山

徐缓的曲调,渐起的打击乐,掩不住慷慨激昂的豪情壮志,树林中,海境王相论时局;一句毕生荣幸、一个屈膝礼,是挚友之情,也是君臣之义,更是希冀能共筑海晏河清之梦的那份宏愿。

《金光藏乐选集:翠羽珠玑》12 王鲲定海 - 鳞王复生气势曲 ◎作曲:李穆

诡谲的大提琴奏响,紫金殿上,鳌千岁逼宫,海境王权,岌岌可危。高亢管弦乐倏起,镇海四权光芒再现,北冥封宇凛然现身,一对北冥皇渊,鸣唱的人声似是咏叹这烽火蒸腾之相,旋即转为悲壮的曲调,又像是为这兄弟阋牆、兵戎相向而悲叹。

造型

游戏

其它

【桌布】墨武侠锋 18.jpg 【桌布】墨邪录 04.jpg 【横幅】墨邪录 08.jpg 【桌布】魆妖纪 25.jpg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