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注意】本集口白尚未完成,以下是未校对版,等校对版出来后会更新替换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集数 第0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剧集预告《王者之决》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第七集 王者之决


录入:浪花海月、客舟飘摇(慕容胜雪、冷秋颜部分)



【苗疆•树林】

(风铃一刀声持刀飞身而下)

风逍遥:小心!(推开小七同时拔刀)快离开!

小七:军长!

风逍遥:他……是来找我的。

(一番交接后,两人拉开距离)

风逍遥:踏步杀•碎梦!

[人,在江湖翻覆中浮沉;招,在生死游移间错身。风中捉刀,风铃一刀,无际夜色下,刀刀清吟,划出倏倏颤声。]

风铃一刀声:(收刀)你进步不少。

风逍遥:彼此彼此。

小七:众人快来支援!(一众苗兵赶到)

风铃一刀声:下一个月圆之前,你的名字不存风云碑。(踏飞露匣离开)

风逍遥:一个月之内皆不能松懈的意思。

(周边绿竹受刀气影响纷纷倒下)

小七:怎会?军长!

风逍遥:别叫那么大声,我没事。

小七:刚才那个人……

风逍遥:早知道提醒你别带人来,说不定就不用拖到一个月了。(小七一怔)没事,你继续执行你的任务。

小七:是。(带人离开)

风逍遥:能找入苗疆,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老大,你帮忆无心打的如意算盘恐怕没这么顺利了。


【树林】

[形迹暴露,暗处偷听的恋红梅遭遇包夹,情势危急。]

接天岚:磊落之人,何行鬼祟。

司马魁宗:揭下面罩,现出来历。

(恋红梅见状扔出一机关弹,无数碎石飞出,接天岚拂尘一出,气劲震飞对方。真道两人闪避飞石,接天岚收起机关弹外壳。)

接天岚:追!

(恋红梅踉跄前行,脱下夜行衣,口呕朱红。)

(此时,靳铅华与步清云从屋中走出)

恋红梅:尊……师……

(不久后,接天岚、司马魁宗追至)

司马魁宗:有血迹,莫非……

接天岚:尊师。

步清云:(走出)尊师正在晤客,圣导有要事吗?

接天岚:晤客?我们追踪一名黑衣人至此,你们可有察觉动静?

步清云:回圣导,我们在内中并无发现异状。

接天岚:没?(看向地上血迹)血迹离小屋不过十步,尊师竟无发觉吗?

步清云:未听尊师提起,学生实在不知。

接天岚:吾想面见尊师。

步清云:方才也说了,尊师正在晤客,实有不便,请圣导谅解。

司马魁宗:沄主随侍尊师,应知圣导与尊师的关系非同一般,怎可……

接天岚:(示意魁宗莫言)连吾也不便打扰,是何贵客身份如此重要?

步清云:这……

(房中,靳铅华正为恋红梅疗伤)

接天岚:吾不强见尊师,但连知晓何人来访也不能吗?

司马魁宗:圣导问话,你应知晓分寸。

(此时,靳铅华、恋红梅走出)

靳铅华:是我如此叮嘱,霞君与魁宗莫再为难天君了。

司马魁宗:尊师。

接天岚:尊师还有……恋红梅。

恋红梅:恋红梅见过圣导、导师。

靳铅华:我与红梅谈论心事不欲被人打扰,才吩咐天君拒见外客,请霞君与魁宗见谅。

接天岚:岂敢,只是有人偷听学生与魁宗的谈话逃窜至此,学生担心尊师安危,一时情急,该请尊师与沄主包容才是。

靳铅华:方才骚动,我有察觉,但与红梅相谈正欢,便无在意,想来那人已经去得远了。

接天岚:夫人一直都在此与尊师谈话吗?

靳铅华:自俏如来与诸葛穷离去之后,便与吾长谈至今了。

接天岚:(拿出机关弹)有事请教,听闻恋夫人曾长住黑水城,不知是否认得这项事物。

恋红梅:这是……

接天岚:窃听者用以脱身的机关弹,制作精巧,威力惊人。中苗境内,怕只有锻鲁两家有此手艺。真道内能拿到此物的人选更是屈指可算。

恋红梅:恋红梅眼拙,我在黑水城不曾见过此物。但天下之大不乏巧匠,单单银槐鬼市便有异宝无数,或者会是一个追寻的方向。

接天岚:<脸色红润,不似有伤……>多谢夫人提醒,吾会遵此方向调查,同时派人加强巡视,也请尊师多加注意安危。

靳铅华:让霞君操心了。

接天岚:该然,深夜打扰,学生与魁宗先行告退,也请即早休息,保重身体。

靳铅华:二位亦是。深夜露重,请多添衣物,免受风寒。

(接天岚、司马魁宗施礼离开)

(恋红梅见人离去,身体不支,步清云忙扶住)

恋红梅:多谢……二位的救助以及为我治伤。

靳铅华:伤势虽好,元气未复,还是需要休息调养。

恋红梅:为什么愿意为我掩饰?

靳铅华:窥人隐私虽不可取,但也说明你心有疑问,不如以后随我左右亲眼见证真道作为,释清疑虑。

恋红梅:万一……我来意不善呢?

靳铅华:若你来意不善,那吾便就近监视,免得你兴风作浪,你说是吗?

恋红梅:学生恋红梅愿追随尊师。(一躬身被靳铅华扶起)

(接天岚、司马魁宗来至无人处商谈)

司马魁宗:那名黑衣人当真不是恋红梅吗?

接天岚:观其脸色不似受吾一掌,遑论又有尊师证言。

司马魁宗:那机关弹不是随手可得之物。

接天岚:或者真如她所说,天下奇人众多,玄武真道树大招风,受人觊觎亦不奇怪。(司马魁宗一沉吟)何必烦恼,反正我们并没谈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不是吗?行端礼正,无愧于天,无祚于人啊。


【茶庄】

(一群人围住落拓子)

民众一:臭书生啊,说话是要负责任的哦。什么天下第一刀非别小楼莫属,听说苗疆军师也是很厉害呢。

民众二:你怎可以长苗疆士气灭中原威风,人家别小楼是中原人耶。我们身为中原人要立场正确啊。

民众一:白痴哦,江湖争端,还说什么立场正确,这是什么道理啊。

落拓子:众人莫要争端,我只是纯粹以刀法论之而已。

民众二:同样留名的还有一个乐铭觞啊,你为什么不多说两句。

落拓子:程度落差太大,不足道哉。

(此时,别小楼来到,在就近桌旁坐下,落拓子偏头看了一眼)

民众一:哇,大家快看,那边有神仙。

民众二:大惊小怪,他只是全身穿得一身白而已。

别小楼:小二,沽三斤酒。

小二:是。

别小楼:<那名书生气质非凡。>

(两名武林人士推开民众来到)

武林人一:喂,落拓子啊,终于找到你了。

落拓子:这位壮士,不知哪里得罪了?

武林人一:你倒好啊,竟然忘记我!

落拓子: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那时飞很高的壮士,误会,这是误会啊。

武林人一:我讲过了,绝对要让你好看,来,给我打!

(几人掀桌攻上,别小楼飞身挡住)

别小楼:这位好汉,得饶人处且饶人。

武林人一:你是谁啊,敢管我们的事,快闪开哦,不然连你一起打!

别小楼:阁下便是听雨秀才落拓子?

落拓子:正是。

别小楼:小生别小楼,有要事请教。(掌下使劲震开来犯之人)

民众三:原来他就是遥星公子喔。

落拓子:小生感谢公子援助。

别小楼 :此地吵杂,诸多不便,可否请阁下移驾?

落拓子:当然可以。

民众二:喂,书生啊,你还没说完呢。

落拓子:各位,我们有缘再续吧。(与别小楼离开)

(两人边走边谈)

落拓子:遥星公子侠名远播,今日见面,果然名不虚传。

别小楼:先生赞谬了,别某只是闲人一名。

落拓子:小生默默无闻,公子为何会找上我呢?

别小楼:是义弟慕容宁所荐。

落拓子:原来是慕容大哥啊,让我猜猜看是什么事情。嗯……略观公子体质,有异于常人之征兆,是否身有夜眠症?更准确来说,夜眠症是药神所定义的名称,对吗?

别小楼:你我素不相识,先生是如何判断别某身上之症?

落拓子:《逆邪卷》中记载,有一支异种血脉,罕为世人所知。因私通凡体俗躯,其血不纯,受天诅咒。肤色白洁异于常人,无光难展能为。

别小楼:先生见识确实不凡。

落拓子:可惜此支脉大概剩下公子一人。方才你说有事想问,是否就是要问此事解法?

别小楼:此症已成吾生活中的一部分,别某早就豁达。

落拓子:呼,幸好不是要问这件事情,否则小生唯有一条毒计可行了。

别小楼:是何毒计?

落拓子:了断此生,争取投胎。

别小楼:哈,别某找你非是为了自身之事。

落拓子:既不为此事,那该是为了御兵韬而来吧。

别小楼:算是吧,别某想请教小生,大约二十一年前,驰名江湖的女侠有谁?

落拓子:这嘛。公子可听过神尼悬箫?

别小楼:天地五决,剑指神通,神尼悬箫,名震江湖。

落拓子:没错,就是她。她的下落应不难找寻,便在西滨外……

别小楼:实不相瞒,悬箫前辈与别某略有私交,她非是别某要找寻之人。

落拓子:啊,有了,风雨如书叶秋声,她的离情钩亦非凡俗。

别小楼:离情钩……有所耳闻,但她的年纪对不上。

落拓子:哦,那……还有一个人。

别小楼:何人?

落拓子:你的夫人啊,旻月才女李剑诗,需要我帮你找她的下落吗?

别小楼:哈,先生说笑了。

落拓子:哎呀,若照公子所言,这范围实在太广了,天马行空的唱名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不如你多给我一点线索。

别小楼:二十一年前,有可能持有磬龙刃,当时大约二八年华,成名不过五年,杳无踪迹的侠女。

落拓子:磬龙刃上一回出现江湖,是在一个名唤冰心无垢沐雪清的女侠身上。她成名仅仅三年便打败无数高手,重写玄机鬼谱排名,但最后无故失踪,成为了一桩谜案。

别小楼:嗯……除了这名沐雪清,尚有她人的条件符合吗?

落拓子:应该没了。

别小楼:先生能否给吾更多关于此人的消息。

落拓子:抱歉,对于此人,我的了解实在不多,但我有一帖良方。

别小楼:哦?

落拓子:当年沐雪清行侠江湖,中原有几处村落仍然纪念这个名字,你可以前往探询。你稍后片刻。

(稍后)

落拓子:(交给别小楼路观图)这是那几个村落的位置。

别小楼:别某还有一个问题。

落拓子:什么问题?

别小楼:为何要帮吾?

落拓子:在这个江湖,杀一个人并不需要理由,同样帮助一个人也不需要理由,你说是吗?

别小楼:哈,别某会再来找你。

落拓子:随时恭候。

别小楼;请。(离开)

落拓子:星月皓洁,遥遥远兮,可怜又可敬之人,哈,我也该前往风云碑看热闹了。


【河上】

(别小楼踏竹筏而行,回想一路探查情景:

村民一:沐雪清哦,她是谁啊。

村民二:喔,我记得这个人啦,她好像随时都会带一口刀耶。不对不对,她不是用刀啦,她有一口剑。

村民三:我想看看,她好像不是一个人来耶。

村民二:与她一起的那个人啊对她很好,看起来好像很关心她。

村民四:他叫做鸿鹄壮志向云飞,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应该是啦。)

别小楼:已去过数处村落,关于沐雪清的讯息还是太过薄弱。向云飞,一个从未听闻的名字,这个人会是谁呢?只剩四日,大哥与宁弟一向言出必践,又将入夜了,吾必须把握时间。五门奇藏,阴阳逆转,化!

(施术消失于河上)


【村落】

(别小楼来到)

别小楼:很抱歉,老人家,不知你可认识一个名叫沐雪清的侠女?

老妪:喔,想不到还有人记得这个名字。那是二十一年前的事情咯。

别小楼:老人家,可否请你告知晚辈所有关于此人的事迹?

老妪:喔,说起沐女侠,她只在我们村里住过短短数日而已。所以啊,只有年岁比较大的村民才有印象啦,还记得她的人啊,应该都记得当年鬼邪有剑妖无泪对我们村落的威胁。

别小楼:传闻中的黑山老怪,妖无泪。

老妪:年轻人,你也知道这个人喔。

别小楼:他滥杀无辜,实为江湖之害。可惜,当年无缘得见,是啦。

老妪:是啦,二十一年前的中苗,频频发生大战,趁着战乱,每个山头都有一个山大王。当时他们还成群结党,成为了恶霸一方的黑山七宿。而妖无泪为了扩张势力,占领附近各个村落,不降者便屠杀殆尽,你方才路上应该也有发现,这附近异常的荒凉,就是因为曾经发生这样的事件,都没人敢来这边住啦。

别小楼:唉。

老妪:就在他们即将进入我们的村落之时,就是沐雪清与她的爱人一起将黑山七宿杀退,并且瓦解了整个黑山的势力,这样才保下我们这个村落。

别小楼:爱人?

老妪:是啦,那名侠士武功高强,也是我们的大恩人耶。

别小楼:老人家可记得那名侠士叫什么名字?

老妪:擊楫弹铗凌风歌。

别小楼:嗯?不是向云飞吗?

老妪:向云飞是谁啊,我不曾听过这个名字。

别小楼:那……这名凌风歌可有什么特征。

老妪:他哦,身材魁武,立发冲冠,严肃有矩。

别小楼:<凌风歌,向云飞。>

老妪:年轻人,年轻人,你怎么了?

别小楼:我没事,老人家是否还知道什么呢?

老妪:我知晓的就这些了。

别小楼:多谢你老人家。

老妪:这样我去忙了。

别小楼;慢走。

(老妪离开)

别小楼:<铁骕求衣,御兵韬,墨家九算时常以化名行走江湖。老人家所描述之人,也与军师特征有相同之处。七日时间将近,我须赶往苗疆。>


【不夜长河•逍遥天】

地宿:破你西瓜!别人画重点是简单扼要,小冷你写得密密麻麻,老子最好是看得懂。

(四喜抱着账簿放在桌上)

地宿:这啥?

四喜:昨日的账,都是赤字。

地宿:红色喜气,你懂什么?

四喜:我怕再喜下去,就要报丧了。

地宿:你是在靠……

柳三元:(快步走入)老大,事情大条了。

地宿:是多大条,可有老子大条。

柳三元:外面……(说明)

(赌盘处)

赌客:赢了,又赢了,这是第十八注了。

老爷,呼。

地宿:(走出)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老爷。

(众赌客闻言一惊,纷纷走开)

老爷:领头的出面,莫非逍遥天要下逐客令了。

地宿:破你西瓜,老子敢开门经营赌场,就不怕让人赢。

老爷:那……你可否赏面陪本总,省得有人说本总以大欺小。

柳三元:小什么,我……(地宿示意三元禁声)

地宿:好啊,想玩什么,麻将、天九,十八骰子全都有。

老爷:吹牛骰子。

地宿:来。

(两人摇骰,此时六隐神镞也加入)

老爷:嗯?

六隐神镞:飞大仔,有趣味的不找我,未免不够朋友。

随风起:六叔,不是讲好给我玩。

六隐神镞:小孩子闭嘴,多听少问。吹牛骰子,人多好玩,两位不会介意我的加入吧。

地宿:我们赌很大喔。

六隐神镞:(扔出包袱)这些老本,够吗?

地宿:输到脱裤不要哭,我喊了。(掀开一角,一个一)嗯……三足鼎立,好,三个一冲头。

老爷:如此谨慎,冷总管不在,是该谨慎。

地宿:要就喊,不喊就抓。

老爷:(掀开)三个五。

六隐神镞:很狠,这么想吃掉所有人吗?

老爷:本总并没有此意,会这样想,怕是有人心中有鬼。

(六隐神镞掀开,六个六)

六隐神镞:既然有人怕鬼,那就来三个六冲煞。

地宿:废话真多,四个一。

老爷:闲谈而已,不过,本总能明白你的谨慎。风云碑赌局,数项毫无悬念,长此下去,逍遥天不免……还是不提了,四个五。

六隐神镞:唉,这四个五,四分五裂,坏兆头,四个六,坐立四冲六达才是上道。

老爷:四不拗六,小心正反颠倒。

地宿:好了,别再给我咬文卖书,我要冲了喔。六个一。

老爷:喔,要速决吗?这倒是让本总想到三姑娘,也是快人快语若有她的加入,任何赌局都会更加刺激。

六隐神镞:老爷是认为我不够格咯。

老爷:非也,只是本总有一些担忧。

六隐神镞:担忧什么?

老爷:因为本总……六个五。到你了,六隐神镞。

随风起:坏了,六……

地宿:喂,观赌不语,不知道吗?(随风起一怔)要喊不喊的,你六仔是叫假的吗?

六隐神镞:承你吉言,那就,六六大顺,六个六。

老爷:哈哈哈,你是顺了,可是有人……

地宿:七个六!不喊就抓,难道要再提醒一次。

老爷:哈哈哈……好,很好。

(三人揭开,只见地宿盅中为一至六)

地宿:承让了,老爷。

老爷:愿赌服输,桌上的你拿去吧。(起身欲离)

地宿:差点忘记,如果天首愿意加入赌局,随时欢迎你再来下注。

老爷:哦,尽力而为。(离开)

随风起:你这个人怎会反反复复?

地宿:老子爽!

随风起:你……

六隐神镞:今日玩得很高兴,下次再来找你泡茶。

地宿:不送。


【落花随缘庄】

老爷:(来到)蹉跎岁月,巢儿苦,心中恻,血出漉,令吾独凋枯。

天首:不请自来,巧木宫是将落花随缘庄归入麾下了?

老爷:本总断无此意。冒昧进入,只因带来的生意价值甚大,无礼之处,还请见谅。

天首:汝之生意,与吾何干。

老爷:本总在逍遥天中天下第一兵的赌盘下了大注,买三姑娘赢。

天首:无稽之谈。

老爷:这就是本总要与三姑娘商量的地方。

天首:无可商量。

老爷:你讲过凡事皆有价,那本总便与你交易。此注,胜,赢的钱我们对半分,输,本总自行吞下,如何?(天首不言)三姑娘啊,你已是占了大便宜,拒绝未免伤感情。

随风起:问题是我们何时跟你有感情。

(随风起、六隐神镞回返)

随风起:拼命的不是你,是谁占谁便宜。

六隐神镞:哇,你之前不是这样说的啊。

随风起:老板是我们的,我说可以,外人免谈。

六隐神镞:真抱歉,我们家这个口不择言,老爷不急的话,还是下一次再来谈好了。

老爷:唉,方才输了不少,急欲翻本啊。

六隐神镞:输赢都是命,命定了,就没什么好怨的。倒是,十赌九骗,前车之鉴,不可不慎啊。

老爷:你,今非昔比啊,六隐神镞。本总可算明白,三姑娘当日救命之举,也罢。望三姑娘好生思量。可惜,本总还想说这次的收益足够使本总不必再做杀头的生意,可以将奴隶转送给对的人。如今,难矣。(离开)

六隐神镞:天胡老大。

天首:静,先回答吾,为何回来。地宿的状况呢?

六隐神镞:他啊……

(说明)

六隐神镞:若要入赌局,还有我的天下第一弓,算算时间,我也差不多要去了结。

天首:随风起,汝去监视地宿与老爷的来往。

随风起:我想去看六叔的比斗耶。

天首:速去!

随风起呃,是,遵命,马上去。(离开)

天首:六叔,汝……

(交代)

天首:汝该出场了。

(天首行于阴司街上,背后有人跟踪)

(天首行至拐角中突然不见)

巧木宫手下:怎会?

(向老爷报告)

手下:是小人无能,请老爷降罪。

老爷:跟踪三姑娘本非易事,何罪之有,下去吧。(手下离开)

逐尘客:老爷怎样看?

老爷:照他的说法,三姑娘是往鬼市深处,这代表她尚有隐藏的帮手。

逐尘客:偃师早被我们收买,地宿亦无介入的意思,又会是谁呢?莫非是那五个人,但这有可能吗?

老爷:是啊,会是谁,又有可能吗?


【天允山】

(俏如来观察风云碑)

俏如来:留名的速度减缓了,那就表示有意挑战者大致上底定,后续便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决斗。<根据暗中搜集的资料,教宗靳铅华极有可能是出自靳姓望族,一个早已中落的世家算是有迹可循,但接天岚,有关他的过往目前仍无线索。莫非他真非江湖中人,所以并没留迹?>又有名字消失了,不只天下风云碑,玄武真道也是谜团重重,先前往魔门世家与前辈商议。(转身欲离却看见落拓子来到)

俏如来:阁下……

落拓子:你是尚同会盟主,俏如来吗?

俏如来:正是。观阁下形貌,可是听雨秀才落拓子?

落拓子:盟主听过小生?

俏如来:书生装扮,身背箱笼,风云碑左近,怀抱三弦琴自鸣。要辨识阁下的身分,不难。

落拓子:哎呀,得到盟主青眼,让小生受宠若惊。只不过……(拨弄琴弦)琴非自鸣,小生还未弹奏呢。

俏如来:当然,琴非自鸣。就如同这风云碑上的诸多留名者也是受到外力驱使同样。

落拓子:外力……小生倒是先看他们争先恐后,不像被逼的。

俏如来:阁下可知玄武真道?

落拓子:哦,盟主是说那群来此朝拜的信众。

俏如来:他们鼓励武林人士,加入这场武斗,虽非强逼,但也算是某一种引导。

落拓子:小生不置可否,若那群人没一点能力以及信心,就算被鼓励了也不敢留名吧。

俏如来:但也有一些有能力的人,没被引导而留名,不是吗?

落拓子:这种人应该也不会被注意吧。

俏如来:也许是不想引人注意。

落拓子:为何盟主一直看着小生?

俏如来:听闻在风云碑重启之后,阁下正好来到附近,还替众人解说了碑上签诗,才使得众人明白此次比试的规矩。

落拓子:读了几年书,多认识几个字,也算学以致用。说来惭愧,小生虽号秀才,却始终与功名无缘。

俏如来:钟鼎山林,各有其性,正如同一些身居庙堂,却心在江湖。阁下倒也不用在意。

落拓子:总是名不符实。

俏如来:因为有比文句章篇,诗词歌赋,更上手的专长吗?

(两人对视,落拓子一拨琴弦。)

俏如来:哈,寄情乐理,是吗?

落拓子:也只是因为兴趣而稍加钻研,算不上技惊四座,只是比一般人再厉害一点点,就被误会成琴中绝手了,唉……

俏如来:俏如来曾访他境,遇过一个……现在算是朋友吧。他一开始,也如同阁下这样的朴实。

落拓子:朴实,小生喜欢这个形容。

俏如来:但后来……

落拓子:后来怎样?

俏如来:成为朋友了。

落拓子:那很好啊,希望小生也有这个荣幸。

俏如来:我相信,阁下很有可能会像那位朋友,令我刮目相看。

落拓子:小生还真没这种自信。

俏如来:来日方长。我尚有要务在身,就先告辞了。

落拓子:盟主慢走。

俏如来:(欲离又回身)对了,我听说阁下时常给人一帖良方,不知阁下是否也愿意给我?

落拓子:是关于什么事?

俏如来:……哈,请。


【街市】

诸葛穷:目前看来,那位教宗应该可以信任,问题是……怎样说服孤达仔。

老板一:来喔,买包子喔。包肉、包菜、包豆馅。

老板二:豆花哦,好吃的豆花。

诸葛穷:哼哼。


【废屋】

(诸葛穷提着包袱回返,敲门而入时,只见任孤沉指上凝气站在门口)

诸葛穷:你知道一手拿娃娃威胁人,很奇怪吗?

任孤沉:还不是怪你带我来这个破地方。

诸葛穷:没收租金的地方,你还奢望有多好。喏,包子,豆馅的啦。(任孤沉接过闻了闻)不用闻啦,没放药啊。

任孤沉:哼。查探的结果呢?

诸葛穷:还不知道那位师叔的底,但我见了教宗跟一些熟面孔。玄武真道本身应该是可以信任,所以我在想……

任孤沉:我不会去。

诸葛穷:哎唷,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来,还有豆花。就说不用闻了,我可有那么阴险。

任孤沉:有。(喝下)

诸葛穷:那你打算如何?

任孤沉:回黄昏夹缝,那边还没打扫。

诸葛穷:我回来时有顺道去打扫了。

任孤沉:屋子后面种的云山稻呢?那必须三天浇一次水。

诸葛穷:有啦。

任孤沉:我还是不放心。

诸葛穷:好吧,你赶紧吃完好上路。

任孤沉:嗯?上路?(诸葛穷发动机关,白色烟雾散出)呃……

诸葛穷:你师兄用来躲债的地方会没有准备吗?

任孤沉:死……白……痴……(昏去)

诸葛穷:(扛起任孤沉)乖,我们去住院。


【空地】

冷秋颜:关在鬼市太久,真的忘记外面的世界生做什么模样。都说路是长在嘴上,不过……(环顾四周)喔呼,报路的人来了。

(向前走)

羚罕:下一个想死的,是谁?

(众人后退)

羚罕:怎样?方才骂我是苗疆妖女,要替天行道之时,不是很威风吗?

众人:呃,呃……(不断后退)

羚罕:不中用的男人。(欲动手)

冷秋颜:请问……

羚罕:(回头惊退)<他是何时近身的?>

冷秋颜:喔呼,抱歉,没注意到你在杀人,百忙之中打扰。

羚罕:你是何人?也想死吗!

冷秋颜:暂时没这个计划,只是想请教姑娘,天允山是往哪一个方向。

羚罕:天允山,天下风云碑!

冷秋颜:正是。未知姑娘……

(羚罕突然出手)

冷秋颜:喂,姑娘……

羚罕:浪费时间留名,不如直接死在此地!

(冷秋颜踩住羚罕的武器)

冷秋颜:我只是想问路,你不想说,也不需要这样。

武林人一:大侠啊,大侠救命啊!为我们除掉这个妖女啊!

冷秋颜:喔呼,我没做过大侠啦。

羚罕:你想为这群废物出头?


冷秋颜:误会了误会了,我真的只是一个充满诚意的问路人,无意涉入你们的恩怨,这些人的死活跟我完全无关系。只是……(回头看向众人)如果有人愿意带我去天允山,也许,我能救他一命。

众人:我……我知道路!带我去,选我……

羚罕:哼!

(羚罕松开武器后动手,冷秋颜拉走其中一人速退)

冷秋颜:喔呼,感谢姑娘相送之恩。

羚罕:可恶!小子,你报上名来!

冷秋颜:我,银槐鬼市,巧木宫,老爷。

羚罕:巧木宫,老爷……


【魔门世家】

俏如来:前辈,俏如来叨扰了。前辈?嗯,前辈不在?

(燕驼龙抱书走出)

燕驼龙:哟,俏如来啊,你来了。

俏如来:我来帮忙吧。(俏如来接过书)

燕驼龙:多谢啦。这些藏书太久没拿出来了,一下搬出来,都忘记有这么重了,真是折磨本龙的身躯。

俏如来:前辈在查什么资料?

燕驼龙:当然是天下风云碑的历史啊。

俏如来:啊,俏如来正打算来找前辈请教此事。

燕驼龙:真是有默契。自从你找本龙用术法去查探风云碑,还要求本龙留名开始,本龙就知道你会继续关注风云碑。一回来魔门世家就赶紧先找资料了,避免你来问本龙的时候浪费时间。

俏如来:真是劳烦前辈了。

燕驼龙:其实本龙也想知道。先前经历蜕变大法之后,有一些事情本龙也忘得差不多了,但一直有印象风云碑的事情。想当初啊,哎唷,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先说你想知道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想知晓在历史上,风云碑是否有不到六十年就意外开启的状况?

燕驼龙:听你说这些话,是不将炎魔入侵中原那次算在内咯。

俏如来:前辈提起此事,是有其它发现?

燕驼龙:本龙一直认为这种法则之外的不成文规定也很启人疑窦,所以我就调查了一下。发现在一百零八年之前也曾经开过一次,那次的状况,也就是当时名列天下第一的四名高手联手开碑。

俏如来:一百零八年。从玄之玄的事件开始至今也过了一段时日,如此算来,原来那一次也是这种状况。

燕驼龙:不然俏如来啊,你是在念什么?

俏如来:事情是这样。我曾私下得知,锦烟霞曾与青奚宣救下被当时天下第一剑追杀的李沉渊双亲,那时风云碑才刚关闭,但时间上总感有不合理之处。依照方才前辈所说,应该就是那一次了。

燕驼龙:在更远久的历史上也有相同的情况。但除此之外,跟现在这样无预警开碑的状况也有记录。

俏如来:那些在规则外开碑的时候,是否还有发生其他的怪事?

燕驼龙:时间太过远久的记录也是不清不楚。不过我们刚才在讨论那次的开碑,在前一年的时候,地震、龙卷风等天灾频传,民不聊生,甚至还发生过无预警的地层爆破,死伤超过千人。

俏如来:能引发如此强大的能量,莫非人为所致?

燕驼龙:那个时候的人也是这样怀疑,但是到最后,却查不出任何的人为迹象,好像是自然引起的水脉爆炸,然后就被联想跟那些天灾有关,所有就有了一个名字,叫做,天启大爆炸。

俏如来:天启、地层爆破、天灾、水脉,嗯……莫非与一百零四年前龙涎口的形成相关?

燕驼龙:经你这样一提,也不是不可能喔。

俏如来:俏如来还有其它的问题。

燕驼龙:尽管问,本龙的书都准备好了。

俏如来:在前辈的记忆中,远久之前是否有听过玄武真道?

燕驼龙:玄武真道。你说的是最近出现的那群信众喔,怎会突然问这个?

俏如来:这也是线索,还请前辈细想。

燕驼龙:嗯……没呢。虽然本龙记忆不全,但是……至少我现在是第一次听过。如果你这么介意,本龙现在就去查阅记录。

俏如来:我也来帮忙。

燕驼龙:魔门世家的藏书多如猫毛,只有本龙知道要找什么资料来唤醒自己的记忆,你去翻桌上那些资料就好了,现在这里等本龙啦。

(一段时间后,燕驼龙抱书走出)

俏如来:前辈找到资料了?

燕驼龙:当然啊。先讲结论,在以往的记录当中并没有玄武真道的存在。

俏如来:我想也是。毕竟依照教宗靳铅华的年龄,玄武真道创立至今,说不定还不到半甲子。

燕驼龙:但翻过资料之后,本龙就知道你为什么想要问这个了。根据你先前的描述,依据本龙最近的观察,在历史上,也有出现过与玄武真道性质类似的教派,只是名字各异。

俏如来:看起来还真不少。

燕驼龙:巧合也是。

俏如来:什么巧合?

燕驼龙:虽然这些教派创立时间没有规则,但是都是在同一个状况之下活跃。

俏如来:莫非是…天灾频传之刻?

燕驼龙:正确来说,是在巨大天灾之后,风云碑意外开启的时刻。


【苗疆•铁军卫军营】

风逍遥:老大,小七那边都安排好了。

御兵韬:很好,一有动静,即刻回报。交代下去等吾命令,不可妄动。

风逍遥:是。(欲言又止)

御兵韬:还有什么事吗?

风逍遥:我遇上风铃一刀声了。

御兵韬:你打败他了?

风逍遥:没,只有短短对上几招。他说一个月内,要我除名风云碑。

御兵韬:过了几招,那你可有观察出什么破绽?

风逍遥:没。

苗兵:报。外面有两名自称天剑慕容府之人,他们……

(御兵韬急忙离开)

风逍遥:老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慕容烟雨、慕容宁营外等候,御兵韬至)

御兵韬:你们来了。

慕容宁:我们不该来吗?

御兵韬:你们是来取磬龙刃?

慕容宁:或者,连你的命也一起取了。

御兵韬:此地是苗疆,非是江湖。

慕容烟雨:苗疆又如何,还不是照样日你魄门。

御兵韬:磬龙刃,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交还。若你们要取我之命,那御兵韬只有一事相求……

慕容宁:说吧。

御兵韬:这是御兵韬个人之事,请你们莫伤害苗疆将士。

苗兵:铁军卫,待军师下令剿敌!

慕容烟雨:来,就看你们有多少人。

风逍遥:(来到)老先生,请按捺你的火气。若真要战,苗疆也不畏战。

(双方对峙,慕容宁打开铁扇)

御兵韬:吾说过,这是江湖之事。(将风逍遥甩到后面,现出磬龙刃)

苍越孤鸣:在苗疆境内,就是孤王之事。(来到,慕容宁收起铁扇)不管你们是哪里的贵客,和御兵韬有何纠葛,现在他是苗疆军师,除了孤王,谁也动不得。

慕容宁:哦,大哥,你怎样看?

慕容烟雨:一句话,侵尔母之穴。

苍越孤鸣:放肆!

(气劲骤然爆发,慕容宁打开铁扇后退)

慕容烟雨:放屁,我也会!小辈有这种根基不简单,来啊……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淡烟疏雨曲吹彻军营。]

(别小楼飞身来到)

苍越孤鸣:遥星公子。

别小楼:大哥、宁弟、苗王、军师,遥星斗胆请你们暂息干戈。

慕容宁:义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别小楼:尚未完全清晰。

慕容烟雨:小楼,面子已经做给你了。若你不想动手,就闪一边去!

别小楼:苗王,且让别某问军师几个问题。

苍越孤鸣:好。

(御兵韬上前)

别小楼:吾查得清妹曾以沐雪清之名行走江湖,但与她同行之人有两个名字,一名叫向云飞,一名叫凌风歌。敢问军师,哪一个是你,或者……两者皆是你。

御兵韬:要战,现在退出苗疆,御兵韬会奉陪到底。

风逍遥:老大仔,你是有说错吗?

御兵韬:过去之事,是我个人之事,与苗疆无关。

别小楼:可否请军师说明当年之事?

御兵韬:不可能。

别小楼:到底有何秘密让你不惜让苗疆陷危?

御兵韬:与你无关。

慕容宁:啧啧啧,既然不愿意说明,那还等什么。

别小楼:且慢。与其大动干戈徒伤人命,不如就来一场约战。

苍越孤鸣:什么约战?

别小楼:吾与军师皆留名风云碑,十五天后双刀决战。若别某侥幸得胜,便请军师说明一切缘由。

苍越孤鸣:孤王允了,地点就在九脉峰。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这是王命。

别小楼:既然苗王已经答应,大哥、宁弟,可否再给小楼一点薄面?

慕容烟雨:小楼,吾要你记住,人情总会有消磨殆尽的一天。

别小楼:多谢大哥。

(慕容两人离开)

别小楼:王上,多有冒犯,还请海涵,请。

御兵韬:遥星公子,这场约战,吾绝不会败。

别小楼:别某也是。

御兵韬: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别小楼:苗疆之恩,结拜之义,别某自私皆想两全,请了。(离开)

御兵韬:江湖事,江湖了,请王上卸去微臣军师之职。

苍越孤鸣:一国之重,治国能臣,孤王绝不轻放。军师的心意孤王非常清楚,亦可以给你时间处理私事。但孤王要你明白,你,御兵韬,就是苗疆的股肱之臣。谁敢动你,孤王势必以举国之力,为你……报仇!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不用再说了,孤王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处理私事,你之职务暂由军长代理,去吧。

御兵韬:谢王上,御兵韬告退。(离开)

风逍遥:王上,这……

苍越孤鸣:军长,孤王之意已决。

风逍遥:唉,微臣告退。(离开)

(御兵韬行于路上,风逍遥追至)

风逍遥:老大,稍等一下。

御兵韬:军长,此刻的你应该有更该做的事情。

风逍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御兵韬:方才我已经向王上说得很明白,江湖事,江湖了。

风逍遥:此战约,你真有把握能取胜吗?

御兵韬:这件事情与你无关。

风逍遥:只要是你的事情,就不可能与我无关。我去找他们。

御兵韬:天剑慕容府不是你应付得了的。

风逍遥:所以,我就该放你一个人去面对吗?

御兵韬:只是一场战斗而已,别忘了,别小楼是一名君子。

风逍遥:你知道我所指的不是这场决斗。

御兵韬:我绝对不会输。

风逍遥:但你赢了,就要面对慕容烟雨。

御兵韬:即便如此,我也要赢。

风逍遥:一个慕容宁已经如此难缠,更何况是天剑烟雨。

御兵韬:那又如何。

风逍遥:为什么你就是不将事情交代清楚,你到底是在坚持什么?

御兵韬:你该做之事,是回到王上的身边。

风逍遥:你不将事情解释清楚,我就不回去。

御兵韬:胡闹!

风逍遥:你可知道,这是我头一次希望你输。

御兵韬:记得你所说的话,现在你暂代军师之职,要做出对苗疆最好的选择。

风逍遥:你!

御兵韬:回去!(转身离开)


【埋霜小楼】

(修儒练剑,李剑诗写字)

李剑诗:虚步往退留余地,刃锋来回敛三分。

修儒:是。

李剑诗:身形腾挪现秋光,剑尖斜指击七寸。

修儒:平湖秋光!

李剑诗:(起身)这是吾对你此招的调整,你要记住。

修儒:修儒记住了。

李剑诗:还有,这本古岳剑谱是我针对你的资质所重新编写,你好好保存。

修儒:(接过剑谱)多谢师叔,修儒必定会好好收藏练习。

别小楼:(回返)诗儿,吾回来了。

李剑诗:事情调查得如何?

(别小楼说明)

李剑诗:原来,清妹就是冰心无垢沐雪清。

别小楼:你听过这个名号?

李剑诗:这个名号曾传至古岳峰,只是我不知她就是清妹。

别小楼:原来如此。

李剑诗:修儒,你为何无精打采?

修儒:呃,我是在担心师叔与别大哥的决战。

别小楼:吾与御兵韬之战已是势在必行,而且必须取胜,这样我才能保住军师性命。

修儒:保住性命?烟雨老阿伯真的这么厉害喔。

李剑诗:你以后就会明白。

别小楼:此事暂且按下。诗儿,回来的路上,吾查探过埋霜小楼附近所有的地形与气候变化,五日之内必有一场大雪。所有细节,吾稍后会一一向你说明。

李剑诗:嗯。修儒,在吾备战期间,该行功课不可荒废。

修儒:是,师叔。

别小楼:为夫与修儒一定会陪你到底。

李剑诗:吾会尽力为之。


【封弈神阙遗址】

(祝武娘来到)

祝武娘:出来吧。

六隐神镞:(现身)风云碑最大的缺陷就是没让参赛者知晓要去哪里找他们的对手。我等你半日了。

祝武娘:弓者。

六隐神镞:自我介绍,六隐神镞。

祝武娘:是你,你怎知晓来此找我?

六隐神镞:只是碰碰运气,毕竟霸弓之名如雷贯耳。

祝武娘:你识得霸弓?

六隐神镞:二十年前,一面之缘,蒙其指点一式箭艺,方有今日成就。

祝武娘:受其恩惠,那十六年前的灭门血案与你无关了?

六隐神镞:所以你是为这桩血案竞逐天下第一弓。

祝武娘:回答我的问题。

六隐神镞:当然没关系,而且我还费了一番功夫调查,才掌握令丹枫有一名小妾姓祝的情报。

祝武娘:你究竟何人!

六隐神镞:方才已说,银槐鬼市,六隐神镞。

祝武娘:银槐鬼市?

六隐神镞:令丹枫若在世也有八十岁了吧。我很意外,他那么大的年纪竟有一个如此年少的小妾,甚至在他死后还用着他的名号招摇过市。。你这样做,到底什么目的?

祝武娘:这与你有关系吗?(现出霸弓)既不为封弈神阙,那便是为胜败而来,多言何益!

六隐神镞:唉,你肯嫁给令丹枫却不肯跟我多说两句,当初我真该向他多讨教两招。

祝武娘:废话连篇!(撘弓)

六隐神镞:等一下,等一下,这样比法不是重伤就是死。同是令丹枫的故旧,在他的面前不嫌太过血腥吗?

祝武娘:那你想怎样比试?

六隐神镞:这嘛……


【天允山】

武林人:这里就是天下风云碑了,冷大侠啊,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冷秋颜:喔呼,救你是举手之劳,但是你为了活命,跟兄弟相争成那样,回去可能很难解释了。

武林人:我会想办法啦。总之,感谢,先走一步。

冷秋颜:顺行。(此人离开)这里就是天下风云碑啊,也只是较大块的石头嘛。哦?

冠玄穹:哈,什么六隐神镞,霸弓祝武娘,听都没听过。这次天下第一弓,非我万箭穿心冠玄穹莫属。

(射箭欲留名,箭被六隐神镞暗中击落)

六隐神镞:这么慢的箭,也想抢天下第一。

(祝武娘射箭攻向冠玄穹)

冠玄穹:呃啊……

祝武娘:竞猎争狩,先取者胜,一言为定。一箭……

祝武娘/六隐神镞:为凭。

(两人拉弓射箭同时袭向冠玄穹)


(还珠楼、埋霜小楼,不同地点,神蛊温皇、李剑诗各自抚琴)

任飘渺:剑气寒高峰,风作战鼓声。秋水沉埋处,心中自难平。

李剑诗:霜雪本寂寞,雪融灵自清。

任飘渺:呜乎,悲乎。飘渺此生,难寻抗手。

李剑诗:旻月御剑,谁人敢争。

任飘渺:依依向东望。

两人:此曲奏剑心。


(神蛊温皇起身离开)

千雪孤鸣:心机……(温皇剑气瞬出,不语离开)很久没看到他那种模样了。(琴弦被剑气震断)


修儒:师叔已经弹很久的琴了,真的不要紧吗?

别小楼:现在就算是吾去阻止,她也不会罢手。

修儒:师叔为什么要这样?

别小楼:她已进入无招剑境,此刻的诗儿,剑意已至巅峰状态。

修儒:无招剑境?

别小楼:多少年了,终于让吾再见到这样的诗儿。

修儒:以前的师叔?

别小楼:修儒,接下来,你可要看清楚……诗儿真正的剑法。

修儒:发生什么事情了?

(沙盘一动)

别小楼:来了。修儒,先去准备温水?

修儒:啊,温水,要做什么?

[疑问未解,琴音乍止,焚炉融雪,目光尽处,一人一剑,踏霜而来。]

任飘渺:风满楼,卷黄沙,舞剑春秋,名震天下。雨飘渺,倦红尘,还君明珠,秋水浮萍。

李剑诗:(自琴中抽出潮汐瑰瑕)李剑诗,候教。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