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注意】本集口白尚未完成,以下是未校对版,等校对版出来后会更新替换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集数 第0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备注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第四集 一剑震银槐 苦海任孤沉


录入:浪花海月、客舟飘摇(慕容胜雪相关)



【银槐鬼市•阴司街】

[为护鬼市规矩,天首、老爷首度联手,银槐精锐聚集阴司街。慕容烟雨傲然而立,照样出言不逊。]

慕容烟雨:侵尔母之穴也。

护卫:杀啦!

慕容烟雨:胜雪,早就要你择友而处。

(剑指过处,众护卫皆不敌)

慕容烟雨:他们,不够本事。

随风起:哼。

[来者难取,随风起凭借杀手本能,招行险著,潇湘客亦同时出手。]

随风起:搏风归翔。

(交手中,慕容胜雪的剑被慕容烟雨握住)

慕容胜雪:啊。

[同时——]

(六隐神镞扬弓射箭)

慕容烟雨:黑目仔,送你。

(一弹胜雪剑身,击偏箭矢飞向老爷,老爷出手击断飞箭)

慕容烟雨:太废了,一招一群小朋友。

六隐神镞:这老头满嘴垃圾话,却是毫无破绽。

(三箭搭弓,老爷拦下银槐护卫)

慕容烟雨:怎样?杂鱼不够,要换大条鱼吗?

老爷:天剑慕容,烟雨斜阳。三姑娘,难道你不想亲眼见识神话吗?

慕容烟雨:一个一个浪费时间,你们,齐上吧。

地宿:通常这句是我的台词。破你西瓜,老子洗个澡,吵得要命。

慕容烟雨:是谁准你在老子面前讲老子。

地宿:哇,很嚣张嘛!老子讲老子是老子的事情。

慕容烟雨:在老子面前讲老子,就是老子的事情。

地宿:别跟老子讲这么多老子,看清楚,这是谁的地盘。

慕容烟雨:要打群战,慕容烟雨一百年没怕过。

慕容胜雪:不妙,是斜阳。

[斜阳现世,木剑没地,象征烟雨剑客神技将现。]

慕容烟雨:全来,看谁叫谁老爸。

[忽然!]

(剑气袭向地宿,地宿出掌,天首开枪)

随风起:又来一个。

慕容宁:退下。

(慕容宁击退随风起,擒下慕容胜雪)

慕容胜雪:十三叔。

慕容宁:闭嘴。

地宿:哟,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变态宁仔,那他就是传说中的烟雨老贼囉?

慕容烟雨:你想死,很容易。

天首:慕容宁,汝,也想死在此地。

慕容宁:天剑慕容府今日为胜雪而来,若鬼市坚持要战,那吾小风时雨慕容宁,只好随大哥,大开杀戒。

剑奴:慕容府五行剑奴在此,谁敢越界。

地宿:哦?真要战吗?

老爷:<天首、地宿都在,照战力估计,能可一战。>

[思考,犹疑,气氛压逼。谁皆清楚接下来,是惊心动魄的生死之斗。]

[此时……]

白丑生:且慢,各位主事,鬼尊有令,放他们离开。

老爷:侵门踏户入鬼市,出言不逊擒走人。此次,本总倒想听鬼尊的理由。

白丑生:慕容府之人听着,鬼尊一言相赠,来日方长。

慕容宁:哈哈……随时奉陪。大哥,我们离开。

(带走慕容胜雪,剑奴跟随离开)

慕容烟雨:(对地宿)下次再见,必断你阳锋。(离开)


【树林】

慕容胜雪:此地够远了吧。

(慕容宁松开慕容胜雪)

慕容宁:你啊,就是偏要受苦才知甘愿。

慕容胜雪:这么好的本事,方才就该扫了鬼市,彰显慕容府的威风才对啊。

慕容烟雨:(走来)侵尔母之穴,不对,侵过了才有你这块烧肉。方才那句再说一次。

慕容胜雪:宁叔,你快看,慕容府的大英雄来了。

(慕容宁拉住慕容胜雪,慕容胜雪推开慕容宁的手)

慕容胜雪:还以为你的心中只有剑,想不到……

(慕容烟雨打慕容胜雪一耳光)

慕容胜雪:你以为……(又一耳光)

慕容胜雪:怎样你……(再一耳光)

慕容宁:大哥。

慕容胜雪:宁叔,让他打。反正他从没在意我的想法,也从没让我将话说完,不差这一次。

慕容烟雨:要说什么,自己说。

慕容胜雪:我绝不会与你回慕容府,说完了。

慕容烟雨:原因。

慕容胜雪:我这双手,能创造比天剑慕容府更大的基业。

慕容烟雨:请恕老子直言,你想依靠那群废物。

慕容宁:大哥,重话轻说啊。胜雪,你爹亲的意思是……慕容府能交你掌管,绝对会给你证明自己的机会。

慕容胜雪:鬼市高手如云,你看到的天首、地宿、老爷皆是一流高手,不是废物。更何况方才若真的开战,你未必能全身而退。

慕容宁:胜雪,敬老尊贤啊。大哥,胜雪的意思是……他想留在鬼市发展,他们也不是全无可取之处。

慕容烟雨:连潇湘十三剑都练得乱七八糟的娃儿,还谈什么发展,笑话。

慕容宁:胜雪,你爹亲的意思是……

慕容胜雪:不用翻译,他的意思很明白了。

慕容烟雨:这不是与你商量,回府。

慕容胜雪:要我回去,不如直接将我打死在此地好了。

慕容烟雨:你真以为吾不敢。

慕容宁:大哥,好好讲话,别伤了自家人的和气。

慕容烟雨:若非吾脾气已改,否则削断这个不肖子的首级。

慕容胜雪:是啊,反正有师兄在,少我一个人也不算损失。

慕容宁:够了,两个有沟通障碍的成年人,都少说一句。

慕容宁:唉,吾真是操碎了心。胜雪,你确定不回府?

慕容胜雪:我表达得很清楚了。

慕容宁:唉,大哥,能否听吾一言?

慕容烟雨:说。

慕容宁:吾担保他一年的时间,若一年内胜雪闯不出名堂,就必须回府。此后,吾再也不管,如何?

慕容胜雪:宁叔!

慕容宁:闭嘴。这已是吾最大的让步了,大哥,你的意思呢?

慕容烟雨:允你。(转身欲离)

慕容宁:喂,勿以恶小而为之。

慕容胜雪/慕容烟雨:啰嗦。

慕容宁:唉。(跟上慕容烟雨)

慕容宁:大哥,不是我啰嗦。为何非要将父子的关系,弄成这样呢?

慕容烟雨:你有听到,吾已经说了,“请恕老子直言”,难道还不够礼貌?

慕容宁:先前我要你写的温和交际簿呢?

慕容烟雨:那本不知道什么纸做的,画两撇就碎了。

慕容宁:碎了?

慕容烟雨:碎了。

慕容宁:唉,我就知道。话说回头,胜雪个性吃软不吃硬,你真该改变方式。

慕容烟雨:区区一招烟柳画桥,三日才能学得皮毛,不是废物是什么。

慕容宁:三日很快了,有人学三年才得皮毛,是你太过苛求。

慕容烟雨:生一块烧肉都学得比他快。

慕容宁:话不能这样说,其实……他的内心比谁都崇拜你。

慕容烟雨:这真是他说的?

慕容宁:啊……

慕容烟雨:不用替他说话。

慕容宁:唉,算了。你们父子之间的恩仇,我不想管了。有几件事情想请问大哥。

慕容烟雨:何事?

慕容宁:为何突然想在天下风云碑之上留名?

慕容烟雨:……宁弟,先陪吾去一个地方吧。

慕容宁:什么地方?

慕容烟雨:古岳峰。


【黄昏夹缝】

任孤沉:你……做了最不该做的事!

黑白郎君:这般年纪就有此气魄。

任孤沉:喝!

[意外访客,任孤沉发招急攻,大实若虚,巧似无工,连指三十六要穴,尽封十八命门。黑白郎君惊喜不已,战意瞬间激发!]

黑白郎君:来吧来吧来吧!

[察觉双方根基差异,任孤沉战中思变,败中谋胜。]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

任孤沉:相无离火!

黑白郎君:无相驭虚指竟还存在。离合并流!

[绝招再现,不料!]

任孤沉:形无穿秋风!

黑白郎君:刺激啦!

[至柔秋风指,刺穿了并流之气,气劲穿透黑白郎君肩胛,离合并流亦强势回击任孤沉。]

黑白郎君:再来,再来!年纪轻轻便能与吾战到这种地步,果真罕见!

任孤沉:你的话真多。

[酣战之时,战局渐渐移往人群聚集的地方。]

村民:有人打架,大家快闪啊。

任孤沉:啊……(突然停步)

黑白郎君:呀喝!(任孤沉被击退数步)你怎会变弱了。

任孤沉:笑话,喝!(攻上前反被击退)

黑白郎君:你的斗志呢?如此拙劣的身手,是藐视吾吗?

任孤沉:啰嗦。无相驭虚,惊雷破梦!

[回光惊雷,势如破天,骁勇如黑白郎君也不敢轻视。]

黑白郎君:一气化九百!(绝招过后,眼前已无人影)竟然逃了,任孤沉……南宫恨誓要逼你全力一战!(离开)

(任孤沉走在人群中)

村民:年轻人,你还好吧,你的脸色看起来怎么那么差。

任孤沉:别过来。

村民: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是在关心你耶。

任孤沉:走……走,别靠过来。

村民:你是有病哦。

任孤沉:(抱头蹲下)不要过来……

(黄昏夹缝小屋前)

诸葛穷:(赶到)孤达仔,你没事吧?坏了,迟了一步。不妙!(看向地上血迹)往那个方向去了吗?

(村庄)

村民:黑仙仔啊,你刚才有看到那个白发的吗?

黑仙仔:有啊,不知他是中什么邪,整个人缩在那发抖,问话也不应声。

诸葛穷:他在哪里?

黑仙仔:(被吓到)你你你……

诸葛穷:我在问你,你看到的人在哪里?

(另处,任孤沉被村民殴打)

村民:山头老大,他都不叫耶。

山头老大:别管,整头白发,一定是煞星,我们替天行道,快打。

任孤沉:(紧握手中玩偶)师父……师兄……

诸葛穷:给我住手。

(回忆:

村民:来人啊,小恶星往那边逃了。可恶的祸人恶星往哪里去。

……

任孤沉:又是这些声音……

……

任孤沉:我不是……

村民:一出世就克死老爸老母,又克死整个村庄,众人快打死他啊。

任孤沉:不要,不要过来。

司马良欢:我听说这附近有一名小孩出没,就是你吧。别紧张,我没有恶意。

任孤沉:喝!

(在屋中醒来)

诸葛穷:你醒啦。(任孤沉忙起身躲在桌旁)打昏你的坏人不在这里。肚子饿了吧,赶紧吃。(被任孤沉咬了一口手腕)痛……你为什么咬我(扔出碗去)

司马良欢:小穷,叫你照顾人,你怎会照顾到食物乱丢。

诸葛穷:都是你啦,黑心欢,他会咬人,也没跟我说一声。

司马良欢:这叫凡事都要亲身体验才会晓得个中奥妙。(走向任孤沉)不要怕,这是云山居,我是此地的掌门。

诸葛穷:真好意思说,明明是一个一穷二白的流浪客。(被打)哎呦。

司马良欢:有人这样损自己的师门吗?

诸葛穷:本来就是嘛,黑心……师父,他都不讲话,该不会是哑巴。

任孤沉:你才哑巴。

司马良欢:哈哈哈,你叫什么名字?

任孤沉:任……孤沉。

司马良欢:任孤沉,真是一个好名字,要吃甜粿吗?)

任孤沉:那一日,是我们的相遇。

(回忆:

任孤沉:(练功)喝!

诸葛穷:孤……达仔(抓住任孤沉反被摔倒)哎呦

任孤沉:别叫我孤达仔,也别靠近我。

诸葛穷:痛痛痛……你出手真没分寸耶,好歹我是你的师兄。

任孤沉:那么弱,不配做我的师兄。

司马良欢:(来到)看来你们玩得很高兴。这段日子,还习惯吗?不回答,我就当是咯。来,这是你最喜欢吃的甜食。

任孤沉:我……不会劳烦你太久。

司马良欢:是吗,我是不介意,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诸葛穷:师父,那我的呢?

司马良欢:来。(左手虚握放到诸葛穷手里松开)

诸葛穷:咦,怎么是空的呢?师父啊,你偏心。

司马良欢:这叫空无之物,若你能领悟其中道理,比任何礼物都还珍贵。

诸葛穷:原来如此。

任孤沉:白痴。

诸葛穷:对了,师父,你不是神通广大,赶紧帮我,不然,他都不听我的。

司马良欢:(在诸葛穷身上比划)好了,我已经在你身上下了护身咒。

诸葛穷:哈哈哈哈,这样我就天下无敌了。(跑走,却又摔倒)哪来的香蕉皮啦。

司马良欢:听到了吗,这就叫乐极生悲,所以凡事都要一步一步来。无论追求立身的力量,或者……你的心。不然,小穷的下场,你看到了。

任孤沉:我只看到一名很倒楣的白痴。

司马良欢:哈哈哈哈,你这样说也没错。论天资,他确实不如你。但孤沉,在其他的方面,他绝对有资格做你的师兄。

任孤沉:什么意思?

司马良欢:小穷他啊……

……

(诸葛穷在练功,任孤沉来到)

任孤沉:你应该知道,无论你怎样练,都不可能超越我。

诸葛穷:有志者事竟成嘛。

任孤沉:为什么……为什么还能笑?

诸葛穷 :嗯?

任孤沉:遇上那些事情,你都不怨吗?为何,你都不哭?

诸葛穷:这嘛……世上有一些事情就是这样,与其痛苦活着,不如笑着活下去。

任孤沉:白痴的想法令人费解,不过,勉强可以,师兄。

诸葛穷:啊,你叫我什么?

任孤沉:没,没什么。

诸葛穷:我听到了喔,你终于叫了。

任孤沉:别靠过来啦,死白痴。(推开又被诸葛穷抱住)

司马良欢:(来到)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玩了,赶紧过来,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任孤沉:什么来不及了。

诸葛穷:哦,是哪个啊。孤达仔,快点啦。(拉住任孤沉)

司马良欢:大家准备,来咯。

(三人看向夕阳)

任孤沉:好……好美丽,原来黄昏可以这么美丽。

司马良欢:嗯。这是我最珍惜的景象。(将娃娃交给任孤沉)

任孤沉:这是?

司马良欢:当你会怕时,就拿着它想着这片黄昏,它能平复你的心。顺道跟你说,这是小穷特别为你做的喔。

诸葛穷:喂,黑心欢仔,不是讲好不准说的。

司马良欢:啊,抱歉,不小心忘记了,哈哈哈哈……

任孤沉:哈哈哈。(抱紧娃娃)

……

任孤沉: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就好了。

……

(两人长大,跪在司马良欢尸身旁)


【草屋】

任孤沉:(醒来)师父!师父,你在哪?我在哪?

诸葛穷:(来到)孤达仔。

任孤沉:师兄。

诸葛穷:没事了,没事了。

任孤沉:(推开)好了,闪开,别让我一醒来就看到你的白痴脸。

诸葛穷:哦,还能骂人,头壳应该是没事,那身体有比较好吗?

任孤沉:没事。

诸葛穷:跟黑白郎君打架最好会没事,我看一下。

任孤沉:我就说没事了。

诸葛穷:你啊,算了。拿去。

任孤沉:这是……红豆汤。

诸葛穷:看你的师兄多么贴心,快趁热吃吧。

(任孤沉闻了一下,往诸葛穷泼去)

诸葛穷:啊,烫啊,你做什么。

任孤沉:死白痴,竟然糟蹋我的红豆汤,你以为在汤内加药,我会闻不出来吗?

诸葛穷:不准你挑食,赶紧吃药。若不,你会留下内伤。

任孤沉:你才内伤,你全家都内伤。

诸葛穷:抱歉喔,真要论关系,你也是我们家的。

任孤沉:那就带我回去啊。

诸葛穷:黄昏夹缝已经曝光了,回去,只会让害你的人有机可趁,而且黑白郎君也在找你。

任孤沉:那又如何?

诸葛穷:你还没弄清楚状况吗?

任孤沉:那你说,我还有何处可去?这个天下,只有那里是我的归处。

司马魁宗:(声音传入)明灯元史引渡龛……

诸葛穷:你躲好,我去看看。

司马魁宗:(走来)孤阴路,独阳关,奇罡魁宗领天道。本魁名叫明灯元史司马魁宗。

诸葛穷:司马……

司马魁宗:你想的没错,本魁与令师司马良欢是为同族兄弟,也是你们的师叔。


【苗疆】

(祭祀台,御兵韬来到)

忆无心:军师。

御兵韬:此次祈福仪式,还算顺利吧?

忆无心:嗯。

御兵韬:看来是奏效了。

忆无心:所以民众才会这么快知道我参与竞争天下第一术,是军师散布的吧。

御兵韬:虽会造成你的压力,却是最有效的方法。

忆无心:不算压力,毕竟是我主动提出的要求,多谢军师。

御兵韬:有时间多养精蓄锐,为术法之争做准备。

忆无心:那我先告退了。(离开)

御兵韬:天剑烟雨……该来的,还是来了。

(风逍遥来到)

御兵韬:我尚未去找你。

风逍遥:知道老大仔你来关心忆无心的状况,我就干脆直接来了。

御兵韬:风云碑的战斗,你准备好了吗?

风逍遥:这样问是太关心我,还是对我没信心。

御兵韬:你对风铃一刀声了解多少?

风逍遥:交手过一次。

御兵韬:何时?

风逍遥:很多年前的任务了,凤林山。

御兵韬:结果如何?

风逍遥:对十招,输半招。

御兵韬:看来是一名劲敌。

风逍遥:我明白,别只说我,那你呢?(御兵韬不言)你这么怕输给遥星公子喔。

御兵韬:不是怕,是必须赢。

风逍遥:知道啦,这个你都有跟我说过。不过嘛……

御兵韬:有话就说。

风逍遥:喔,我只是感觉,从天允山回来之后,你就一直心不在焉。应该跟遥星公子没关系吧,这是我猜的。

御兵韬:他是刀客,我是军人,思考怎样得胜才是目前首要。

风逍遥:我知道老大在担心什么,这次战斗的规则与先前有所差异。

御兵韬:战斗地点、时机、人选完全无法预测,只要留名碑上,就有随时接下挑战的义务。

风逍遥:是有一点麻烦,但对我们这种惯战沙场的人来说,什么情况没遇过,你应该要去烦恼忆无心才对。

御兵韬:在她不出苗疆的情况下,燕驼龙会是首当其冲接受挑战的人。甚至有很多术法能手忌惮燕驼龙的能为,未必会再留名。

风逍遥:算得很精,燕驼龙可不一定会放水啊。

御兵韬:就算燕驼龙不留手,忆无心也只需要专注思考如何与熟悉的人对战,但你我的状况却不同。

风逍遥:你是要我从现在开始就注意周遭的状况,避免落入对我不利的对战条件当中。

御兵韬:这次的规则,简单来说就是遭遇战,如果对手是像黑白郎君那样的人,大不了凭实力应战,若对手精于算计,甚至为了胜利不择手段,轻则观察之后伺机下手,重则阴谋算计,关键时刻出面收割战果。

风逍遥:也是有可能,目前你倒是不用担心这个问题。遥星公子看起来也不是这种阴谋算计之人。

御兵韬:不管如何,从现在开始,只要离开苗疆就必须注意身边的风吹草动。若发现异状,便调整自己的状态,同时移动到对自己有利的地形。中原的地形图,有时间便先研究吧。

风逍遥:真会忧虑。


【落花随缘庄】

随风起:六叔,那个小子没问题吧?

六隐神镞:哇,你会关心他?

随风起:嫌弃是嫌弃,但他好歹是我们的人,上面若要追究,难保我们又要扛责任。

六隐神镞:言之有理。不过这次是鬼尊下令,他的想法向来难以猜测。

(慕容胜雪回来)

随风起:啊?你还能回来?那个火爆的老头呢,不管你了?

慕容胜雪:与你何干?

随风起:啧啧,你老爸剑法那么厉害,你还回来做什么?

(六隐神镞踩随风起的脚)

随风起:为什么踩我?(再被踩)你还踩啊?

六隐神镞:你……真的都不会看场面讲话。

随风起:我又没说不对,我们做人要谦虚,该赞赏就要赞赏。

六隐神镞:(对慕容胜雪)你知道你此刻回来要面临的事情。

慕容胜雪:若真要动手,鬼尊就不会下令停战。

天首:逞强与勇敢,一向容易使人误解。

慕容胜雪:那你,认为我是哪一种呢?

天首:无知。

(慕容胜雪抽烟)

天首:鬼尊召见汝,潇湘客。路,汝知道。

慕容胜雪:那天首,你又是哪一种呢?(转身离开)

六隐神镞:天胡老大,鬼尊没追究?

天首:静,吾要整理幽荧。


【幽柩门】

白丑生:短短时间,能走入此地两次,公子可是特例啊。

慕容胜雪:哦,怎样的特例?

白丑生:休急,你这次会谈的对象,不是丑某。

慕容胜雪:吾也希望不是你。

白丑生:尊上想与你单独一谈,望你们……相谈甚欢。(离开)

鬼尊:潇湘客,你只有一次的机会,思考清楚再回答。为何回来?

慕容胜雪:吾要更高的地位。银两、女人、权势,所有江湖人仰望的眼神。

鬼尊:这就是你所求的?

慕容胜雪:还有。

鬼尊:哦?

慕容胜雪:吾,潇湘客,鬼市之尊!

鬼尊:哈哈哈……你确实贪心,贪得令吾激赏。

慕容胜雪:留一名贪心之人在身边,鬼尊有这个度量吗?

鬼尊:贪是世间的源头,贪财、贪勇、贪名、贪权、贪色贪理,就算是理想主义者,也贪着心中的理念。人生不贪功,到老一场空。

慕容胜雪:你的想法果然与众不同。

鬼尊:你错了,吾的想法与常人无异。

慕容胜雪:愿闻其详。

鬼尊:吾与所有的人一样,都是从最底层爬起,唯一的不同,是吾比他们更诚实。而吾,能在你身上看到这点。想要吗?那就来挑战吧,不惜一切代价,踏着别人的地位来吧。

慕容胜雪:属于吾的位置,谁也拦不住吾。

鬼尊:很好。鬼市天老地师四方,各有所贪。其中……


【银槐鬼市】

老爷:你说,鬼尊是看上慕容胜雪哪一点?

白丑生:英俊,年轻。

老爷:本总非是问你的喜好。

白丑生:老爷岂会不知丑某的意思。

老爷:别人,我清楚。但若是白丑生你……就难说了。

白丑生:诶,此话丑某姑且当作是称赞。有言道,俊者英气,必有大志。而年轻,是人最珍贵的本钱。有此两者,无往不利也。

地宿:(来到)破你的西瓜卖豆花。黑的都可以讲成白的,你还真的没糟蹋自己的名号。

白丑生:此言差矣,丑某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地宿:我呸!你当作我不知道你这不男不女的癖好?

白丑生:想不到啊,地宿也关心那位公子啊。我怎忘记了,你的冷总管也是年轻人啊。

地宿:破你的西瓜,别将我跟你的屁股扯在一起。

白丑生:你忘记了你胸前那蕊红花很显眼吗?

地宿:你们的梨子在桌,我这叫品味,你那叫没品。

老爷:看来是刚才没打到,有人心里不爽快。

地宿:怎样,老年人有兴趣陪我玩两招吗?

老爷:打架就免了,本总倒是有一桩好生意,可治此症。

地宿:什么生意,讲。

老爷:天下风云碑。


【落花随缘庄】

六隐神镞:你是走爽了吗,要练轻功去其他地方,别在这儿乱。

随风起:轻功最好是这样练。

六隐神镞:不然你是走身体健康的喔。

随风起:我是在认真思考。

六隐神镞:思考?你?

随风起:六叔,你可有感觉我最近好像都常输。

六隐神镞:打架有输有赢很正常,重点是命还在就好了。

随风起:不行,这样下去,有损我的格调。

六隐神镞:所以呢?

随风起:我们去风云碑,只要拿一个天下第一,我们的身价也会变得很高高高。

六隐神镞:讲半天,你还是没放弃去凑热闹,不过难得你会用脑袋。既然如此,你去向天胡老大提议吧。

随风起:呃,长幼有序,我只是一只菜鸟,这种事情,还是六叔你才有资格。

六隐神镞:卒仔就说,别在那边当理由伯,不过……

(想起天首曾言:留着,作为其存在过,代其扬名与价值。)

六隐神镞:算你说的有道理,我去问一下。

(回返)

随风起:如何?

六隐神镞:真麻烦,同意了。

随风起:什么,真的?

六隐神镞:千真万确。不过,她有交代,若要就要夺魁,若输,命就留在天下风云碑。你不是很想要去吗,走啊。(推着随风起离开)


【树林】

东陵派人一:呃啊……(身亡)

东陵派人二:他追来了。

乐铭觞:哈哈哈,还有谁敢跟我争天下第一

东陵派人二:我们没有要争啊。

乐铭觞:没有,邵门主的大弟子不是准备要去天允山留名。

东陵派人二:大师兄和门主都被你打死了。放过我们吧。

乐铭觞:嗯,也是,他们都死了,不过……我并没有说要放过你们啊。怎样?先前岳灵休重出江湖的时候,你们东陵派不是很嚣张吗,现在终于轮到我们五虎门出头了,而你们就是祭品。

东陵派人三:喝!(划伤对方却见伤口马上痊愈)啊?

乐铭觞: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们的攻击对我无用。

东陵派人三:呃啊……(身亡)

乐铭觞:就先灭掉你们东陵派,我乐铭觞再前往天下风云碑留名,喝!(欲攻被来到的韩竹语挡下)原来是一个死残废。(见韩竹语无左手)喝!

韩竹语:就这一点能耐,也想争天下第一。(原来伤口已消失)

乐铭觞:你……呃啊。

东陵派人:我们……我们快走啦。(逃走)

乐铭觞:小子,留下你的名字。

韩竹语:海华派,韩竹语。

乐铭觞:海华派。哦,有一点印象,是一个小派门,听说门主的女儿还被玉衡派……嘿嘿嘿。

韩竹语:所以玉衡派消失了。

乐铭觞:听说是被武敛君歼灭的,而你应该是那个被断手臂的无用少主吧。

韩竹语:是不是无用,一试便知。

乐铭觞:跟我同样都喝下那个水,不跟我同路吗?(韩竹语不回答)很有骨气,那就武道上再见,对了,替我向死去的老门主问好,等你被打死之后,哈哈哈哈。(离开)


【荒野】

(羚罕对战众人)

众人:呃啊……

羚罕:什么中原,一群废物。

猷朗:想不到鸮羽族现任族长实力如此坚强,但对中原人士出手不好吧。小心被我们伟大的王上……

羚罕:我只是想看前往风云碑留名的人是哪一种货色,结果让人失望。

猷朗:难不成羚罕族长也想去留名?

羚罕:你没看到前方是什么吗?

猷朗:哦,还真的……小心!

羚罕:(打退来袭之人)废物!

武林人:呃啊……(被一枪刺穿)

(羚罕御枪往天下第一枪下留名)

猷朗:你受伤了。

羚罕:没事,我们回去吧。(脸上伤口已消失)


【天允山】

(六隐神镞、随风起来到)

随风起:天下第一剑……不好不好。刀嘛,御兵韬、别小楼,又是硬角色,换一个。天下第一术,啧,我总不好跟无心师妹争吧。

六隐神镞:你现在当作在菜市场选菜喔。若是想不到要参加哪一项,干脆比较认命点,去做任飘渺很李剑诗的炮灰。

随风起:拜托咧,我是杀手,不是剑客,吃饱太闲一定要去跟他们比剑。

六隐神镞:打不赢就说打不赢,废话连篇。

随风起:快要选好了,别催啦。天下第一兵……

六隐神镞:随便你,看你要选到中秋还是过年。(发功留名天下第一弓)我都留完了,你也选一圈了,是决定好了吗?

随风起:好啦,选好了啦。嗯,风逍遥、风铃一刀声,我叫随风起,大家都是风字辈,就这了。

六隐神镞:天下第一险,这是比什么?你会吗?

随风起:管它比什么,像我这么多才多艺,哪一项我不会。(发掌留名)像我这样,就叫作全能型的人才。

六隐神镞:你若是打输,别报落花随缘庄的名,丢我们面子。

随风起:先烦恼自己吧。天下第一弓这么竞争,我看你这下有得打了,六叔。

六隐神镞:(看向风云碑)贯岳长虹,碎云崩鳞,个个皆非庸手,若要一一挑战,哇塞,连女人也有啊。霸弓祝武娘,霸弓……

随风起:是怎样,恍神恍神,莫非看到老情人?

六隐神镞:你若不讲话,没人当你哑巴。

(天下第一弓下名字开始消失)

六隐神镞:哦?

随风起:哦?这么快就有淘汰者,你们这区的竞争果然激……(名字一一消失)这是……

(一处荒野,众弓手纷纷倒下)

弓手:我……我认输了。

(有人欲偷袭被打退)

弓手:你……到底是……

(天下第一弓只剩六隐神镞与祝武娘)

六隐神镞:霸弓,祝武娘。


【村落】

教徒:此处便是教众住的地方,起居与共,生产与共,你先在此安顿,熟悉一下环境。(向恋红梅致意后离开)

陈员外:老板娘,这不是梅香坞的老板娘吗?还认得我吗,我是老陈啊,时常去你们店里饮酒听曲的老陈啊。

恋红梅:是你,陈员外。

陈员外:哈哈哈哈,唉,看我现在的模样,哪还是什么员外,叫我老陈就好了。

恋红梅:几年不见,怎会变化如此之大?

陈员外:讲起来就心酸了,先后经历魔世、佛国、元邪皇之乱,我那点产业早就七零八落,加上近期阎王归途之乱,更是被折磨得一点不剩。如今妻离子散,已是两手空空了。

恋红梅:唉,陈翁……

陈员外:但也不用烦恼啦,人生际遇,起落平常,遇上玄武真道之后,现在的我过得很好。是说老板娘,你在这,莫非也加入玄武真道了?

恋红梅:正是初来乍到,但看此地与一般的村落也无不同。

陈员外:表面是这样,但我们在这起居规律,每日练武教习,过的是团体生活,众人如同家族一般。这种的温暖,绝不是别的地方找得到。

恋红梅:听你形容得如此美好,倒真如桃花源一般。

陈员外:哈哈哈,住久了,你自然会有感受啦。若有什么烦恼,也可以找导师倾诉。

恋红梅:导师?不是圣导吗?

陈员外:非也,圣导师接天岚是教宗的头号弟子,替教宗打点大小事务,地位仅次教宗,而导师是负责指点教众习武的老师,共有数名。负责我们的导师,人很好。等她回来,再介绍你们认识。

恋红梅:不知这位导师叫做什么名字?

陈员外:她啊,虽是女性,却是巾帼豪杰,弓术非常了得,叫做……


【小屋】

靳铅华:起身吧。(扶起祝武娘)你去风云碑留名了?

祝武娘:亲身参与,也是侍奉真神的一种方式。

靳铅华:但你的目的,是为了真神吗?(祝武娘不回答)还是放不下?

祝武娘:这对我很重要。

靳铅华:唉,罢了,留名亦是荣耀真神。我所担心的,只是你的执念,还有勿忘叮咛。

祝武娘:武娘谨记教宗训示,此行没伤害任何人。

靳铅华:霞君近日招募了几名教徒,编在你的名下,先去打点吧。

祝武娘:是,武娘告退。


【河边】

(恋红梅正欲打水)

祝武娘之声:看你身娇肉贵,竟也肯做这种粗重的工作。

恋红梅:辛苦人哪有娇贵的命,这种小事不靠自己,难道还要倚靠男人吗?

祝武娘:(走出)说得好,果然是一手撑起梅香坞的老板娘。

恋红梅:在下正是恋红梅,未请教。

祝武娘:敝姓祝,你可以与其他的人一样叫我武娘。

恋红梅:你便是……

祝武娘:往后,我便是你的导师了。


【苗疆】

苗兵一:怎样了?

苗兵二:没有,只是……算了,没事。

苗兵一:你看起来很奇怪,是卡到阴喔。(背后一人以术法潜入)

(步天踪夫妇墓前)

步清云:烈阳凝冻雪焚烧,天数驾前犹折腰。半梦乡途迷远道,孤雏血泪满江潮。

枭岳:(走来)香蕉应该可以拿来拜吧,嗯?你……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步清云:我……我是来祭拜大祭司的。

枭岳:那为什么盖头盖脸?

步清云:像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见他。

枭岳:你认识大祭司?啊不对,是前任大祭司。

步清云:我有听说新任大祭司的事情。

枭岳:听说,所以你不是苗疆的人?你刚才说你没资格见大……步前辈,又是怎样一回事?(步清云不回答)喂,在问你话,怎么都不回答。

步清云:他……是一个很好很伟大的人,不只是他,他们夫妻都是。

枭岳:唉,是啊,步前辈真的伟大。为了阻止阎王归途的诡计,选择自我牺牲,还有啊,还有伯母也是很温柔的母亲……

步清云:可惜……像他们这样的好人却有一个逆子,让他们死不瞑目,如果不是那个逆子,他们夫妻根本不会变成这样,苗疆也不会变成这样,所有的人也不会……

枭岳:等一下,你是在说清云吗?你误会他了。

步清云:他私通阎王归途,让父亲为他抵命,让母亲受尽折磨,还让苗疆甚至其他地界因此蒙灾可是千真万确,哪来误会?

枭岳:他也是受到阎王归途的蒙骗,对,就是先前潜入苗疆的殷若微,她才是罪魁祸首。

步清云:别人都不会被骗,就他落入圈套,也就是说,是他自己愚蠢害死身边的人,不是吗?

枭岳:他……

(回忆:

枭岳:(对步清云)不关你的事情,都是殷若微不好,是她利用你。

步清云:那为什么其他的人不会被利用,如果枭岳大哥遇上了,也不会相信她对吧?我却相信她……)

枭岳:他做什么关你什么事情,所以你想说什么,只要他不愚蠢就不会受欺骗,为什么不是怪殷若微那个阴险的女人,为什么这种事情发生之后,都是先检讨被害者?

步清云:这种说法,并不能将过错变成对的。

枭岳:是,他是做错了,触犯苗疆律法,牵连身边的人,甚至造成绝命司危及天下的状况。但这不表示,他的情感就应该被漠视。一事归一事,就算他有天大的过错……我也会代替步前辈和伯母等他回来。算了,像你这种人,根本不能体会。感谢你来祭拜大祭司,你自便吧。

步清云:(解开面上绷带)多谢你,枭岳大哥。

(风吹起绷带落入枭岳手中,枭岳一怔,回头一看墓前留下原来清云的衣物,赶忙追出,人已不见)


【树林】

(点点萤火在树林中闪烁)

随风起:六叔,整趟路上,你好像一直心不在焉,有兴趣说吗?

六隐神镞:没。

随风起:难道那名祝武娘真的是你的老情人?

六隐神镞:死菜鸟,小孩子多听少说,大人的事情你别问这么多,你也留名了,烦恼你自己吧。

随风起:我有什么好烦恼的。

六隐神镞:险字,我想……应该是泛指兵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你那口剑,怕是不符合规定。

随风起:背剑是因为用得顺手,不代表我只会用剑。我是杀手,不是武者。

六隐神镞:那总不能用长剑去比天下第一险吧。

随风起:有道理。(抽出剑准备砍短)

六隐神镞:喂喂,你要做什么?

随风起:劈断剑刃做短刀啊。

六隐神镞:神经病喔,这支借你啦。(拿出血芒刺)

随风起:喔,九冥的血芒,不错的选择。

六隐神镞:有借有还,这可是小九生前的兵器,你别给我弄断了。

随风起:哈,放心吧。(比划了几下)还很顺手。

六隐神镞:可有需要我教你几招?

随风起:你有闲就现在教啊。

(此时,风铃声响)

随风起:杀气!

六隐神镞:小心,那不是萤火虫。

随风起:青萤,风铃声。

六隐神镞:死菜鸟,看来我们遇上杀手界的硬角色咯。

(风铃一刀声出现,手中画着一幅画)


【巧木宫】

属下:老爷,我们的人回报,慕容胜雪已回到落花随缘庄。

老爷:哈哈哈……天剑烟雨即便纵横天下,也留不住叛子的心啊。

属下:敢问老爷与地宿谈得如何?

老爷:嘘,无须多问,下去召集所有巧木宫的高手,静候指示。现在,本总要准备迎接贵宾。

属下:是。(退下)

老爷:百岁年老,身手不老。慕容烟雨能同时接下本总与三姑娘的合击,实力远超估计。啧啧啧,旻月啊旻月,年少时,你的剑未食败果,本总很期待你与天剑之决。(凰后来到)但在那之前……

凰后:封侯盛世灯宵,权衡天下,百代风骚。功名不过传谣,回眸一笑,举步烟硝。

老爷:墨家凰后亲临巧木宫,本总有失远迎了。

凰后:传闻巧木宫只谈利益,眼下客套倒让吾有几分不适了。

老爷:本总只谈利益,是因利益不能言语,却比任何人千言万语还来得有用啊。

凰后:呵,实在又踏实的理论。

老爷:凰后今日拨空前来,不知有何关照?

凰后:墨家一直想买一项东西。

老爷:什么东西值得劳动凰后大驾。

凰后:古岳剑谱。

老爷:嗯,你有付出代价的准备吗?

[紧张紧张紧张,凰后亲入巧木宫,欲买取古岳剑谱,是单纯的交易,或者另有所图呢?

六隐神镞与随风起遭遇神秘人物拦路,杀手对杀手,何者技高一筹?

天下第一之争暗云汹涌,各方势力动作频频,将为武林带来何种的波潮?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第五集——凰鸣巧木庭•一刀响风铃!]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