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注意】本集口白尚未完成,以下是未校对版,等校对版出来后会更新替换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备注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第三集 小楼会星辰 烟雨见斜阳


录入:浪花海月、客舟飘摇(慕容胜雪部分)



【天允山】

[天外一剑,震撼天允山,武道再掀风云。]

[巍巍风云碑,赫然出现遗忘江湖的四个字——天剑烟雨!]

落拓子:竟然会是天剑烟雨。

武林人一:天剑烟雨,他是谁啊,是有什么资格和任飘渺打。

武林人二:就是说啊,臭番薯也想要装成鲍鱼。

落拓子:七十年前的江湖,古岳峰尚未扬名,任飘渺还未出世。在那时,没人敢挑战天剑烟雨,因为,谁也没把握在他剑下胜得一招半式,甚至连求生如此简单的动作,对当时的剑界高手而言,成了一件困难之事。

武林人三:七十年前,笑话,那他现在恐怕是老到连剑都提不起来咯,还跟人来争什么天下第一,大家说是不是啊,哈哈哈哈。

众人:对啊对啊,哈哈哈哈……

落拓子:唉,无知本身并不可怕,散布无知的人才是可怕。

武林人三:你说什……呃啊

(突然陷落,卡在地坑动弹不得,众人皆惊)

(地下,一名剑奴离开)

武林人三:臭书生你对我做了什么。

武林人二:对啊对啊,你做什么?

落拓子:我发誓,绝对不是我。

武林人三:我不管,大家快把我拉上去啊。

(众人上前帮忙)

武林人三:等我上去你就完蛋!

落拓子:诶嘿,壮士切莫激动,在下有一帖良方。

武林人三:良你去死啦,就别让我上去,不然喔,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落拓子:既然壮士不需要我,那在下就暂别了。(离开)

武林人三:喂喂,臭书生,你回来,你回来啊!

(落拓子回身,运劲拔出此人飞上空中)

落拓子:哈哈哈……


(高峰)

神蛊温皇:真是有趣的人。

千雪孤鸣:你是说刚才那名书生?

神蛊温皇:嗯,但比他更有趣的是,天剑烟雨。

千雪孤鸣:你听过天剑烟雨?

神蛊温皇:以往你皆在苗疆活动,不知远久前的中原江湖,曾有一名烟雨剑客被武林中人誉为剑界神话吗?

千雪孤鸣:以你以前的个性,竟然没找过他啊。

神蛊温皇:吾也没找过李沉渊。

千雪孤鸣:也是,他跟李沉渊也没差几岁,都已经是老头了。

神蛊温皇:你讲的这名老人,是方才发出那道剑气留名天允山的人。

千雪孤鸣:呃……

神蛊温皇:吾现在倒是懊悔,二十年前没前往拜访。

千雪孤鸣:恭喜你,现在除了旻月,你又多了一名对手了。

神蛊温皇:你不也得了一名对手。

千雪孤鸣:我没差啦,遥星公子也不是不认识,俏如来的委托较重要。

神蛊温皇:哈。(离开)

千雪孤鸣:喂喂,你要去哪里啊。

神蛊温皇:回还珠楼,沐浴焚香,静心等待。

千雪孤鸣:还是第一次看你这么慎重,不跟我一同去找遥星旻月吗?

(温皇不言离开)

千雪孤鸣:这个心机温仔竟然这么兴奋,看起来这名天剑烟雨真的不简单。哎唷,对面那两个可不就是……

(对面高峰,遥星旻月缓步离开)


【树林】

(剑奴自地下窜出)

剑奴:十三爷,有情况。

慕容宁:何事惊慌?

剑奴:别二爷,旻月姑娘名字分别出现在风云碑刀与剑的栏目之中。

慕容宁:怎有可能。

剑奴:还不只如此,连烟雨大爷的名字也……

慕容宁:谁?

剑奴:是烟雨大爷……

慕容宁:交代下去,紧密监视银槐鬼市,有任何情况,速报。

剑奴:奴遵命。(钻入地下离开)

慕容宁:义兄、义嫂,怎会突然改变主意,大哥又为何……事有蹊跷,先回慕容府。


【竹林】

别小楼:想不到烟雨兄竟会在风云碑上留名。

李剑诗:别郎,上回你去访慕容府,有与烟雨大哥交手吗?

别小楼:有。

李剑诗:依你看,吾有胜算吗?(别小楼不言往前走去)吾与他的差距很遥远吗?

别小楼: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已经败了。

李剑诗:临战胆怯,便输先机,吾竟一时失察。

别小楼:无论是任飘渺或诗儿,还是烟雨兄,你们各有自己的优势与劣势,换言之,最后决定胜负的,已不是招式本身,而是心态与各种外在因素,甚至,一滴小小雨水也会成为影响胜负的关键。

李剑诗:你的意思是,营造对吾有利的环境,以及调整决战心态。

别小楼:诗儿一向聪慧,相信此理不用为夫多作筹谋。

李剑诗:不管三人是谁与谁先战,第一战,将决定最后的结果。

别小楼:是。

(千雪孤鸣来到)

千雪孤鸣:终于追到你们了。

别小楼:在此遇见狼主,真是巧合。不知狼主……

千雪孤鸣:没想到你们会前往风云碑留名,可也是受到俏如来所托吗?

别小楼:俏如来?

李剑诗:非也,是我们自愿留名。

千雪孤鸣:哦,既是如此,我也不拐弯抹角,相信方才你们也看到风云碑了。

别小楼:是。

千雪孤鸣:眼下我有一个提议。

别小楼:狼主请说。

千雪孤鸣:既然你我同时留名天下第一刀,干脆就地解决,省去日后约战,如何?

别小楼:亦无不可,但别某有一个要求,外加一个条件。

千雪孤鸣:哈,说吧。

别小楼:狼主贵为苗疆栋梁,今日只是切磋,不如去刀换竹如何?

(千雪闻言卸刀放至一旁,拿起一竹枝)

千雪孤鸣:可以,那条件呢?

别小楼:败者请酒。

千雪孤鸣:哈哈,内行人,那我也有条件。

别小楼:哦?

千雪孤鸣:不管胜败,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而朋友的酒我请。

别小楼:爽快。(将笛交予李剑诗,拿起地上一竹枝)请。

[虽是笑谈切磋,却有争胜雄心,伫立的人影,对峙的眼神,微风加剧沸腾的战意。此刻,狼主手中,是刀非刀,心中,非刀亦刀。]

千雪孤鸣:喝!

[足下竹叶飞旋,辨不清是谁的步伐,一者雄浑霸道,一者沉着多变,竹影舞动之间,卷起一地纷乱。]

别小楼:喝!

千雪孤鸣:逆刀廻狼影!

别小楼:赵客缦胡缨。

(过招后)

别小楼:苗疆狼主,名不虚传。

千雪孤鸣:注意了,星辰变•破空千狼影!

[狼主刀势再变,千狼破空而至,别小楼顿感压力袭身。]

千雪孤鸣:喝,万狼啸天绝!

[八脉回流入气海,意守一念力如山,狼主临前变招,舍面取点,欲求一点突破。]

别小楼:纵横决•银鞍照白马!

[只见遥星足下一退,虚步点地,身形旋闪,即发一刀。]

(交接过后,狼主手中竹枝裂开)

千雪孤鸣:公平决斗,我输了。

别小楼:若非竹枝难承受星辰变雄力,此招犹未可知。

千雪孤鸣:兵器已经选下,哪来这么多理由,输就输了,也不是输不起。那日在琅琊山脉无缘,今日看到你的刀法,天下第一刀,你受之无愧。

李剑诗:狼主的星辰变也让我们夫妻大开眼界,不如,今日就让旻月作东,请两位喝酒,狼主可否赏面?

千雪孤鸣:这嘛……

别小楼:狼主刀法精纯,有很多值得别某学习之处,不知可愿交流?

千雪孤鸣:哈,这般豪气,不愧是岳灵休的结拜兄弟,好,今日,不醉不归。

别小楼/李剑诗:请。

(同时,风云碑上千雪孤鸣名字消失)

苗兵:小尉长,千雪王爷败了,此事要回报军师吗?

小七:这嘛。


【黄昏夹缝】

诸葛穷:孤达仔。

任孤沉:不出一日,就赔光光,破纪录了 。

诸葛穷:没空陪你说疯话,你可知你被留名在风云碑上,而且还是在黑白郎君的旁边。

任孤沉:然后呢?

诸葛穷:还要我解释吗,这麻烦大了。

任孤沉:那都与我无关。

诸葛穷:任孤沉!

任孤沉:吵死了。此地是师父的家,别将那些江湖事带进来。听懂了就快离开,别再带衰我了。

诸葛穷:你!好心没好报,不要理你了。(离开)

(外头树林)

诸葛穷:麻烦,喝!(运功设下术法)这样就可以了,接下来,来去看天允山有何线索


【树林】

(黑白郎君坐在篝火旁)

黑白郎君:留名挑战,又不现脸,没人敢如此挑衅黑白郎君。任孤沉,你勾起了吾的兴趣了。(树叶一动)宵小之辈,出啦!

(蒙面人现身)

黑白郎君:暗夜跟踪,胆量不小。

蒙面人:且慢,我是来告知你任孤沉的位置。(掷出一信)位置与方法就在信中,告辞。

黑白郎君:(闪身挡住来人去路)岂容你说走就走,喝!(一掌拍飞此人伪装,扼住喉咙)若信中消息 是假,你便死!

周武关:就算你杀了我也无济于事。

黑白郎君:哼,离开吧。(放人离开,打开信)黄昏夹缝。(飞身驾幽灵马车离开)


【破屋】

周武关:你交办的事,我已完成了。

司马魁宗:能在黑白郎君掌下逃生,不愧为震龙横锁。

周武关:过奖了,呃……(屋中人发出气劲为其治疗)多谢。

司马魁宗:黑白郎君可有质疑?

周武关:没有,现在,你该允现承诺了,讲好的神功宝典呢?

司马魁宗:你如此想打败魏长卿?

周武关:当众败给胡山蛮夷,这种耻辱,教我以后如何在江湖行走。

司马魁宗:那你不用再担心了。(发出气劲袭向周武关)

周武关:呃……你。

司马魁宗:本魁已传你宝典神功。

周武关:呃啊……(爆体而亡)

司马魁宗:可惜,你非天选之人 。明灯元史引渡龛,孤阴路,独阳关,奇罡魁宗领天道。(现身踏湖上纸船离去)


【尚同会】

俏如来:<没有术法痕迹,依外观判断,也非高手联合开碑,那究竟是什么力量让风云碑重启?莫非先前众人的认知有误,一甲子的开碑规则并非定论?嗯,会内气氛有异,而且人数好似不多。>

秦横云:盟主。

俏如来:为何这般仓皇,发生何事?

秦横云:这……在你外出的这段期间,有一些人便聚众前往天允山,打算留名挑战了。

俏如来:什么,我不是传令过了,尚同会不可参与天下风云碑之战。<是黑白郎君离开天允山的缘故吗?就算是这样,也不应该……>秦横云,我交代你查探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秦横云:我就是准备跟盟主报告的时候,意外得知会内发生的事情。

俏如来:嗯,先向我汇报,然后聚集会众,我有事情要宣布。

秦横云:是。

(俏如来向众人说明)

群侠一:啊,去风云碑留名的人要接受会规严惩,凭什么啊!

群侠二:就是说啊,太没道理了吧。

俏如来:之前颁下命令,是否是众人同意?

群侠一:呃,是啦……但也不是全部的人都在场啊。

俏如来:是否有传达命令?

群侠一:是,也有,但是……

俏如来:但是什么?

群侠一:但是总有人想……想试试看啊,而且这也能彰显尚同会的名气,有什么不好的。

俏如来:此次开碑极不寻常,众人贸然前往,恐将遭人算计,若诸位是一般武林人士,俏如来还没有这个立场约束,但既然加入尚同会,便不该因一己行为影响到团体的安危。

群侠一:只不过是去挑战,就算不小心有所死伤,不也是江湖规矩?

俏如来:当初凌名远也是这种想法,无意间受方之墨利用险让尚同会沦为阎王归途的傀儡,不是吗?

群侠一:这……

俏如来:秦横云,我吩咐你去探查天龙帮的现况,有何进展?

秦横云:现在的天龙帮由前任帮主何问天的闭门弟子所掌,听说其弓术比起何帮主火候虽欠,天分犹有过之。

俏如来:那可有听说,他们想前往风云碑留名?

秦横云:张帮主好似没这个打算。

俏如来:诸位听到了,前天下第一弓的闭门弟子,尚且不与人争,为何众人跃跃欲试?天龙帮于何帮主殁后,元气渐弱,但到了今日,应是比尚同会恢复得更快,他们却没有这个打算,诸位又何必急于一时。

群侠二:他们不想争,我们就不能争吗?

俏如来:那好吧,若在场众人有能接下任飘渺一剑而全身而退者,俏如来就此放行,如何?

(众人一惊)

俏如来:俏如来还是那句话,希望众人以会务为先,这是我唯一的请求,如果没事,众人可散。

(群侠忿忿不平离开)

秦横云:盟主……

俏如来:为何众人突然违逆命令前往天允山?

秦横云:这……其实是因为玄武真道。

俏如来:嗯?

秦横云:盟主也听说过玄武真道,这几年来,这个教派逐渐壮大,吸纳了不少门徒,我们尚同会中也有不少信徒。他们视风云碑为圣物,将这场论武视为光荣,他们不但违命前往天允山,还鼓吹众通知参与,所以……

俏如来:玄武真道……

秦横云:尚有一件事情。

俏如来:嗯?

秦横云:是关于别小楼与李剑诗……


【埋霜小楼】

(李剑诗写字,别小楼抚琴,修儒练剑)

别小楼:少年学武步翻飞,弦歌一挑岁月催。大花雪舞烟鬟剑,鸿雁越溪几度回。

李剑诗:修儒,剑芒往敛三分,进退方得余地。

修儒:是。(此时俏如来来到)俏如来大哥。

俏如来:修儒,短短时日你便有了长足的进步。

修儒:师叔要我每日练剑五个时辰,研讨医典两个时辰。

俏如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见你如此努力,我很欣慰。

修儒:师叔,是俏如来大哥来了。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两位前辈。

李剑诗:你此番前来,想必是为了风云碑之事吧。

俏如来:是,不久之前,听闻两位前辈在风云碑留名,俏如来冒昧前来便是想了解,为何前辈会参与此等江湖盛事。

修儒:啊?俏如来大哥,你方才说什么,师叔……

李剑诗:修儒,今日时辰到了,你先回房休息吧。

修儒:哦,是。(离开)

俏如来:前辈特意支开修儒,难道此事与修儒有关?

李剑诗:没错,吾会留名,乃是为了重振古岳门楣,此举不只是为了先人,更是为了修儒的未来,而别郎只是单纯陪吾参与,并没其他动机。

俏如来:多谢前辈如此坦承。

别小楼:听狼主所说,你正委托认识的高手在风云碑上留名,以减少江湖伤亡。

俏如来:确有此事,抱歉,若是提早知情两位前辈参加,或许俏如来不会前往还珠楼。

别小楼:无妨,若此举能顺道帮助你减少江湖纷扰,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俏如来:前辈如此豁达,俏如来佩服。

李剑诗:除此之外,有一桩事情,吾想必须让你知情。

俏如来:前辈请说。

李剑诗:吾会做此决定,除了思虑再三之外,日前,确实有一人来访劝说。

俏如来:哦,是何人。

李剑诗:玄武真道之人,云舒霞卷接天岚。

俏如来:又是玄武真道。

别小楼:没错,接天岚称风云碑乃是真道圣物,望众人前往共襄盛举。但什么样的宗教,会劝人妄动刀兵呢?关于此点,吾对玄武真道的教义,存有几分好奇。

俏如来:前辈所言,俏如来明白,我会尽快厘清此事缘由,另外,前辈既然留名,日后必定风波袭身,望两位小心保重。

李剑诗:多谢关心。

俏如来:那晚辈告辞了。

李剑诗:请。

俏如来:<玄武真道动作频频,事情并不单纯。>(离开)


【苗疆】

(祭祀台处)

苗民一:喂,你们听说了吗,千雪王爷打输了,天下第一刀没望了。

苗民二:我知道,听说对手还是先前来苗疆做客的遥星公子。

苗民一:什么做客,苗疆对他有救命之恩,我们是他的恩人啦。问题是,遥星公子被救来苗疆这段期间,王爷应该也观察过他了,加上遥星公子先前受伤,王爷怎有可能会打输他啊。

苗民三:说不定遥星公子也观察过王爷啊。

苗民四:不是听说药神和遥星公子是朋友,王爷也很熟悉药神,该不会王爷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留手吧?

苗民二:好了好了,等一下祈福祭祀就要开始了,别再讲这些啦。

苗民一:祈福,哼,现在的大祭司能力不足,说不定愈祈福愈坏。

苗民四:就是说啊,那个忆无心,根本就没做过什么事情,克死步天踪最会,自己还接任大祭司了。(忆无心来到)哼,也没重新选过,真糟啦。

苗民一:我看祭司台遴选时,九脉峰会发生变故就是因为她,说到底,她根本就不应该参加祭司台的选拔。

苗民二:别再讲了。

苗民三:怕人说哦,她是谁,藏镜人的女儿耶,藏镜人是谁,苗疆的叛徒!先前就有很多人有意见,若不是步天踪挂保证,她能做到现在,我呸!

苗民一:对啊,先前藏镜人也是逃入九脉峰,我看一定有留下什么,所以他的女儿在里面作怪也是很合理啊。

枭岳:那边在吵什么!

(三人惊惶,不慎撞倒忆无心)

忆无心:啊。

苗民二:大大大……大祭司。

苗民一:什么大祭司,闪啦。(推开忆无心)

枭岳:不然你们是在做什么!大祭司。

忆无心:我没事,不用担心。

苗民一:什么功劳都没有,就当大祭司,好歹也学一下她老爸,拿一个天下第一啊。

苗民三:对啊对啊。千雪王爷被带衰,没赢到天下第一刀,藏镜人的背叛也害苗疆失去天下第一掌,还一个天下第一给我们苗疆,也算很合理吧。

枭岳:不然是讲完了没有!

(此时,风逍遥来到)

风逍遥:怎样了,是谁在滋事?

枭岳:军长,他们……

忆无心:祖德传薪,福泽于民。英灵佑土,遥寄星辰。

风逍遥:还在看什么,祭仪开始了。(拉枭岳到一旁)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详说一次。

枭岳:哦,就……(说明)


【苗疆王宫】

(御兵韬来到,殿上正在争论)

叉猡:放肆,身为部族首领,竟敢出言不逊。

羚罕:将军不也是部族首领出身,为何换一个位置就换一个脑袋。

叉猡:羚罕,你!

羚罕:请称呼我为鸮羽族现任族长,叉猡将军。

苍越孤鸣:叉猡。(叉猡见状退至一旁)

猷朗:王上明鉴,今日我们两人唐突而来,也是为了苗疆声誉,昔时藏镜人未叛,女暴君未亡,加上还珠楼,苗疆在天下风云碑上留名天下第一,将近半数。如今风云碑重新洗牌,千雪王爷败阵,有损苗疆颜面。

苍越孤鸣:投身武道不为争,本意在切磋精进,王叔前往天允山,目的也非是夺得天下第一,甚至可说,这也非苗疆该关注的目标。

猷朗:但是千雪王爷所代表的另一个身份是孤鸣皇室,连皇室也落败,岂非向天下诏告苗疆无能人?

御兵韬:(进入)猷朗族长此话是在压迫王上。殿堂之上出言不逊,莫非猷朗族长是忘了戎格这个前车之鉴?

猷朗:哦,军师是想提起前族长叛乱之事。

御兵韬:当初王上开恩,不将戎格之罪牵连骡族,我只是提醒族长莫忘此恩。

猷朗:就是因为念及此情,猷朗才敢冒死上殿劝谏王上。此次风云碑重新开启,不只是江湖之事,更牵系各方势力的威望,希望王上慎重考虑,派人前往参加决斗,重振声威。

羚罕:羚罕代表鸮羽族附议骡族猷朗族长。

御兵韬:两位说为正事而来,但在此前,猷朗族长,请管好你的人。

猷朗:什么意思?

御兵韬:王上,方才军长回报,祈福大典之上,有人纠众闹事甚至顶撞大祭司,经过查证,是骡族的人。

苍越孤鸣:竟有此事,猷朗族长。

猷朗:猷朗请教军师,是怎样的顶撞法?

御兵韬:你可随我到现场,听当事者转述。

猷朗:其实不用到现场,我大概也知道情形是怎样,是关于大祭司的出身吧。

御兵韬:这种说法,猷朗族长是想承认骡族故意挑起事端。

猷朗:自忆无心选入祭司台开始,就有不少百姓有所微词,如今叛逆之女还继任大祭司,就算我有心替王上缓颊,又岂能杜绝悠悠众口。

御兵韬:是无法缓颊,或者暗示煽动,也不是查不出来。

猷朗:军师言重了,今日我来此劝谏,全骡族上下皆知情,也正引颈期盼结果,还请王上三思,猷朗告退。

羚罕:羚罕也告退。

(两人离开)

苍越孤鸣:你若介怀,跟上一问吧。

叉猡:这……叉猡没事。

苍越孤鸣:孤王要与军师商讨事宜,你先下去无妨。

叉猡:是,叉猡告退。(离开)

(千雪孤鸣、忆无心来到)

苍越孤鸣:王叔回来了。

千雪孤鸣:动了一下筋骨,刚好碰上无心,就一起上殿了。是说刚才,我看到猷朗和羚罕两个这样气呼呼走出去,叉猡的情绪好像也不太对劲。(见众人不语)是怎样,都不讲话,事情很严重喔。

御兵韬:由我来为王爷说明吧。(详说)

千雪孤鸣:哇靠,我才比试完没多久,消息传这么快喔。

忆无心:我在祈福大典时,也有听到民众谈论此事。

千雪孤鸣:这样不就全苗疆都要知道了,啊对,无心啊,你有事吗?

忆无心:我很好,多谢王爷关心。

千雪孤鸣:唉,刚当上大祭司就马上改口,真不习惯,算了,王上啊,这件事情现在是要怎么处理?

御兵韬:微臣的建议是……参加。不但要参加,而且必须夺胜。

千雪孤鸣:我讲铁骕啊,那两个乱七八糟的在那边乱,你还真的要听他们的喔。

苍越孤鸣:军师的理由。

御兵韬:抚平民心。

千雪孤鸣:就这样,没别的话可说了吗?

御兵韬:这样便已足够,毕竟王爷方才也提到症结点了。昔日苗疆坐拥天下第一鞭、天下第一剑,罗碧与史艳文共享天下第一掌,若如今无一人上榜,群众如何思之。猷朗、羚罕只是第一波,之后必定有更多的民众与跟进者,若变成被迫参加,就算胜出,也难抚人心。

千雪孤鸣:不然他们还能怎样想,造反吗?

御兵韬:狼主真以为不可能?

千雪孤鸣:这边是被吓唬长大的吗。

御兵韬:有必要为此事内乱,伤害族民吗?

千雪孤鸣:呃,我也只是说气话,当然是没这个必要。

御兵韬:苗疆民性向来剽悍,只尊敬强者,我们是部落聚集,王上虽是共主,若不能展示实力,必有不臣者趁机播乱,引动不必要的纷争。

苍越孤鸣:如此,是否需要孤王亲征?

御兵韬:不是真正不得已之时,希望别走到这一步。另外,此事散播如此之速,也启人疑窦。

千雪孤鸣:虽然风云碑重启是大事,但就这么刚好造成苗疆内部的杂音,还连累到无心,不排除有人在暗中煽动吧。

苍越孤鸣:看来,这是逼苗疆不得不参赛的手段,那就依军师之言安排吧。同时这段期间,必须查探是谁在暗中煽动。

御兵韬;微臣领令。

忆无心:王上,其实,我会跟着王爷上殿,是欲求一事。

苍越孤鸣:是何事?

忆无心:请让我也去参加争夺天下第一术的位置。

千雪孤鸣:无心啊,其实你不用管那群愚民的话,也没必要趟这摊浑水。

忆无心:我承认自己的心绪有受到影响,但这……不是让我想要参加的最大原因,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会引来非议,也清楚先前都是步前辈在别人面前替我讲话,而这一次,该是我用能力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苍越孤鸣:你是苗疆现任大祭司,孤王只有一个要求,万事小心。

忆无心:忆无心谢过王上批准。


【树林】

叉猡:羚罕。

羚罕:有什么指教吗,叉猡将军。

叉猡:有必要这样讲话吗?

羚罕:鸮羽族总是直来直往,以前的你也是这样。

叉猡:不管你有什么不满,在殿上对王上如此态度,太不敬了。

羚罕:对你的王上不敬,你不高兴了。

叉猡:你是怎样了,当初我自愿卸位,前往七恶牢成为王族亲卫,你可是最赞同我支持我决定的人。

羚罕:若知道你所辅佐的王上是这般软弱之辈,当初就不是那种态度了。

叉猡:你根本不了解王上。

羚罕:但我了解你,从前的你心高气傲,在以女性为尊的鸮羽族当中,没一个人比你更适合当族长,鸮羽族也因为这个传统在苗疆当中独树一帜,这也是属于鸮羽族的骄傲。

叉猡:这份骄傲,从未消失。

羚罕:当然,因为现在的鸮羽族将由我……羚罕再创荣耀!(离开)

叉猡:羚罕,羚罕!唉。你是要看到何时?

枭岳:呃……(露面)别误会,我只是不想打扰你们吵……不是不是,讲话,对对对……

(叉猡往前走去)

枭岳:别理会那个人说的啦,她什么都不懂。

叉猡:你又懂什么!啊,抱歉,我心情不好,这也不关你的事。

枭岳:没,没啦,是我自己气不过,那个人讲话太超过了。

叉猡:你不是才处理完同样的事情吗?

枭岳:喔,你是说大祭司的事情喔。

叉猡:辛苦你了,做得很好。(离开)

枭岳:她……她刚才是在赞赏我吗?


【玄武真道】

(教徒带俏如来来到)

教徒:打扰圣导清修,这个人在天允山四处询问教众,说是要找主事者,学生自作主张带他前来教坛。

接天岚:尚同会盟主大驾亲临,玄武真道蓬荜生辉。

教徒:尚同会……盟主?

接天岚:教内兄弟鲜少涉足江湖,不识盟主尊容,还请恕罪。

俏如来:是俏如来未表明身份。失礼之处,望求海涵。

接天岚:你先下去吧。

(教徒离开)

俏如来:圣导。

接天岚:不敢,称呼吾接天岚就是。

俏如来:面对一教之主,怎能如此失礼。

接天岚:圣导是教中兄弟赠与敝人的谬称。何况,吾也不是教主。

俏如来:你不是?

接天岚:本教教宗虔心修行,甚少插手教内事务。接天岚只是代其打理事物的追随者而已。

俏如来:未知教宗大名。

接天岚:吾师一向深居简出,不喜张扬,未能告知,还请盟主理解。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既是这样,也莫以盟主相称了,天岚兄。

接天岚:也是,同为正道出力,拘泥称呼反显生疏了,史兄弟。

俏如来:阎王鬼途之乱,玄武真道赈灾救难,确实为武林出力不少。

接天岚:苍生有难,理所当然。

俏如来:风云碑开启,贵教更是大张旗鼓,积极游说各方参与。

接天岚:风云碑乃天下盛会,与会者众,方能彰显意义。

俏如来:却也可能引发争端,造成无谓死伤。一手施仁,一手害仁,这般作为不矛盾吗?

接天岚:此话言重了。史兄弟可知晓吾教教义?

俏如来:曾与贵教信徒接触。据她所言,团结互助,正是本质。

接天岚:不错。面对灾劫,每一个人都有受保护的权利,同时更有义务保护他人,而要度过困难灾劫,你认为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

俏如来:智慧、武力,所以世人崇文尚武,不断自我精进。

接天岚:但智慧天成,不是想要培养就能精进。相较之下,武学一道,只要肯下苦功,不管资质如何,总有收获。你喜欢听故事吗?

俏如来:但说无妨。

接天岚:天地混沌之初,猛兽毒虫横行,洪水地震频生,世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真神不忍苍生受苦,以大神通弭平洪水地震,传授世人练气强身之法对抗毒虫猛兽。而后肉体坐化圣山之下,每一甲子一次,考验世人是否有能力保护自己。

俏如来:高山……一甲子。

接天岚:圣山便是天允山。一甲子的考验便是天下风云碑。而将武学传于世人者,便是玄武真道信奉的至高真神——齐天寿甲。(转身对身后图腾行礼)或者你认为这个故事荒唐,但风云碑的举办不只是让武者争取荣誉,更是对真神的无上敬礼。

俏如来:俏如来尊重你们的信仰,但这仍改变不了比斗可能产生的危害。

接天岚:请问史兄弟,持刀杀人,是刀杀人,还是人杀人?

俏如来:自是人杀人。

接天岚:风云碑比武,不分生死,只问胜败。不闻,胜固欣然,败亦可喜。有伤亡,有仇怨,是比武者个人的作为,又与风云碑何干?真神降下武学予人,是希望苍生以武自卫,而非持凶行恶。以武耀神,各自精进才是本质,争斗是人非是武学。再说,玄武真道虽是鼓励,却未强逼,史兄弟应当明察。

俏如来:嗯……

(魏长卿、释非瘟前来)

接天岚:魏英雄可以下地走动了?

魏长卿:英雄不敢当,这位是……

接天岚:为你们介绍,这位乃是尚同会盟主,如今中原的正道领袖。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二位。

接天岚:这两位朋友,一个是……

释非瘟:啊,不用介绍了,无名之辈,不足挂齿。

魏长卿:不知恩公有客,冒昧打扰,我们是特来辞行。

接天岚:伤体方愈,就赶着要离开了吗?

释非瘟:叨扰了数日。现在好友的身体养好,我们也应该要告辞了。

魏长卿:我这条命乃玄武真道所救,日后有需要出力的地方,尽管通知。

释非瘟:兄弟义不容辞。

接天岚:两位客气了。既然如此,便不远送了。

魏长卿:留步。

(两人离开)

俏如来:他们为何深色匆匆?

接天岚:听过胡山边场吗?

俏如来:位处中原南端边界,传闻中藏污纳垢的蛮荒之地。

接天岚:不同于银槐鬼市隐于暗中的繁华,胡山边场是真的人烟稀少的荒山僻岭。因其偏远又多毒瘴猛兽,流窜其中的盗匪连正道人士也不屑追捕,内中的人一向被视为野人蛮族,不受武林人士待见。

俏如来:莫非方才那两位……?

接天岚:一是胡山玄掌魏长卿,一是贪生道子释非瘟,皆是出身那个地方。大概是听到尚同会之名,不想受人讥嘲,才会匆匆离去。

俏如来:看他们的模样,倒不似传闻那般不堪。

接天岚:正是。数日相处,吾感受到两人皆是有情有义的好汉。魏英雄更是为打破世人偏见,挑战风云碑。虽然失败,但如他一般有志难伸的人不知还有凡几。现在,你还认为风云碑之存在有弊无利吗?

俏如来:俏如来会审慎思考。与其他少涉江湖的教徒不同,天岚兄倒是对武林掌故了若指掌。

接天岚:除了自身修为,总是必须有人处理外界的事情。

俏如来:叨扰已久,俏如来也该离开了。

接天岚:不送。

俏如来:请。


【天允山】

诸葛穷:<观察多时,并没看到可疑之人……>

(想起任孤沉所言:听懂了就快离开,别再带衰我了。)

诸葛穷:等一下,臭小子自己都不管了,我何必为他设想这么多。(转身欲离又停步)真是的,孤达仔避世许久,为何会惹上这种事,对方又怎样知晓他的?(恋红梅来到)那不是梅香坞的老板娘吗?

恋红梅:(看向天下第一刀想起万曙天往事)天下第一真对你们这些人这么重要吗?

诸葛穷:对一些人来说,是,但也是有人身不由己。老板娘还记得我吗,以前我有卖酒给梅香坞。

恋红梅:原来是你,你当时卖的一叶秋末味道独特,令人回味无穷。

诸葛穷:哎呀,老板娘说笑了,我听说那个酒好像滞销了,哈哈哈。

恋红梅:我没在说笑,在我喝过的酒当中,这是最好的一品。话说回头,,你怎会在此?

诸葛穷:唉,身不由己啊。

恋红梅:听起来,你遇上麻烦了。

诸葛穷:哈,行走江湖,谁没有一两件麻烦在身上呢。

恋红梅:你可曾想过,若不学武,就不会步入江湖是非。

诸葛穷:这嘛,有人对我说过,江湖不会因为你的无视就远离你,当然我们都希望和平,但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而武学,就是在那种时候,守护我们最重要的人。

恋红梅:只可惜,并非所有人都这样想,他们会笑这个人太天真。

诸葛穷:他啊……确实是,不过我相信当年的仁刀,一定也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恋红梅不言)若是我现在还在卖酒就好了。

恋红梅:就算有,梅香坞也已经不在了。

诸葛穷:只有老板娘在,梅香坞就在。

恋红梅:哈哈哈,多谢你,我还有事,下次再会了。

(此时,苗疆众人来到)

恋红梅:军师,军长,你们怎会来此,莫非是苗疆也要参战?

风逍遥:是啊。

恋红梅:无心,连你也是?

忆无心:呃,因为一些原因,我必须证明自己。

恋红梅:是吗,那你自己小心,我不打扰你们了,请。(离开)

忆无心:老板娘为何看起来心事重重?

诸葛穷:有一些事就算过了,还是会留下疤痕,只能随缘了。

风逍遥:随缘未必是坏事,老大,你说是吗?

(御兵韬不理看向天剑烟雨的名字)

风逍遥:老大仔啊。

御兵韬:诸葛穷,你也是来争天下第一术吗?

诸葛穷:没有没有,军师大可放心,我会在这是因为……(指向任孤沉的名字)

御兵韬:假冒留名,对方借此举逼他现身,其原因不是为仇,便是为恩。

诸葛穷:我有想过,但孤达仔与世隔绝,哪来的恩仇。

御兵韬:你该思考的是,此人知晓他,甚至可能也了解你。

诸葛穷:多谢提点,小姑娘,各位,我必须先离开了。(离去)

忆无心:军师,你认为这背后?

御兵韬:那并非我们此行的目的。动手吧,喝!(留名天下第一刀)

风逍遥:换我了,刀已经给老大留名了,那……(看向天下第一险)啊,风铃一刀声。

御兵韬:你认识他?

风逍遥:他是我遇过最难缠的对手,不过……(飞身留名)今非昔比了。

御兵韬:忆无心。

忆无心:喝,日轮破邪!(留名天下第一术)

御兵韬:回禀王上。(三人离开)


【树林】

风逍遥:老大,自方才你就心不在焉,发生何事了。

御兵韬:吾没事。

风逍遥:你是不是在担心风云碑之决?

御兵韬:既为之事,担心没用。嗯……

风逍遥:老大……

御兵韬:你们先回去。

忆无心:军师有事吗?

风逍遥:应该很大条。(御兵韬看了一眼)我是说路很大条,老大想去那里就去哪里。无心啊,我们走吧。(两人离开)

(天地不容客现身)

御兵韬:有什么不满,为何不在忆无心在场的时候说。

天地不容客:为何忆无心会前往风云碑留名挑战?

御兵韬: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天地不容客:苗疆军师、军长、大祭司一同前往天允山,你说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御兵韬:苗疆决定参战,原先并没将忆无心算在里面。

天地不容客:如果当初你没说服她参加大祭司的遴选,便没有后来的事情。

御兵韬:她可以拒绝。

天地不容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算盘吗?

御兵韬:我不否认,但她选择了面对。遇上问题之后也选择试图解决,而不是逃避。

天地不容客:逃?哈哈哈哈,天地偌大,不容一处,是谁导致今日的局面?

御兵韬:所以每一个身在局中的人,皆在设法解决问题,无论你、我甚至王上、忆无心,都必须尝试去面对。

天地不容客:自以为是!(举掌便攻)

御兵韬:你与我皆因为不同的原因,必须选择用另一个面目继续走下去,却有一个共同点。

天地不容客:我没心情听你打哑谜。

御兵韬:因为我们都还没放弃。像我们这样的心态,还要苦劝别人放弃,太没说服力了。

天地不容客:我不想听歪理,这桩事情,天地不容客不会就这样善罢。(离开)

御兵韬:正合我意。


【村庄】

阿福:(收拾地上)那群恶霸,实在没天理啦。

村民:阿福啊,我听隔壁陈仔讲,有人在你的摊子闹事,夭寿喔,怎会砸成这样,你有没有事?

阿福:就遇到一群恶霸啦,买东西不付钱,还把我打成这样。前阵子地震水灾,园里收成都变少了,还遇到这种事情。

村民:哪有这种人啊,真可恶耶。我看这样,玄武真道在举行布道大会,不如我们一起去参加。

阿福: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还有闲去听人讲道啊。

村民:不是啦,听说他们有教人练功夫,免钱的喔。

阿福:免钱,这么优惠,真的吗?

村民:去看看就知道有还是没有了,等我们练好功夫,看那群恶霸还敢欺负我们吗,走啦走啦,不用收了。

(此时,恋红梅来到)


【玄武真道】

接天岚:然后,真神坐化天允山,立天下风云碑,督促世人切莫荒怠武学。因此天下第一不单是荣耀,更是提醒世人时时精进,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世间武学,便是真神留给我们最大的恩赐。今天的课题便到此为止,提醒各位,谨记真神教诲,强身、健武、团结、互助,最后请与吾一同,赞仰真神,齐天寿甲。

众人:齐天寿甲,齐天寿甲……

村民:我们才刚来而已,就要结束了喔。

接天岚:这位朋友,有什么问题吗?

村民:没啦,我只是想知道,刚才才来,还有不用钱的功夫可以学吗?

接天岚:不用担心,玄武真道以武为尊,稍后自然会有导师亲身教导诸位。还有其他问题吗?

恋红梅:我有问题。

接天岚:请说。

恋红梅:你说争夺天下第一,是为荣耀,是为提醒世人自我精进,但若是为了争名而破败潦倒,断送人生,那这样的荣耀真的值得去争取吗?

接天岚:好问题。世人为了争名夺利,或者误用手段,或者不知回头,这样的事情时有耳闻,但若是为了天下第一自葬前程,我们必须先问,错的是天下第一或者是追随者心中的执念?本教教义,团结、互助。世人是一个群体,我们在接受人帮助的同时,自己也要帮助他人。若接纳了团体的这个概念,便会明白个人的名利毫无紧要。争夺天下第一是赞颂真神的仪式,它很重要,由谁拿取却无紧要,只要团体之中有人完成就可以。如果能体悟这一点,便不会对个人名利有所执念,也不至酿成你口中的悲剧。

恋红梅:团体为先,个人不重要。

接天岚:如果世间所有的人,都能接受团体为先的教义,舍弃个人主义,是不是就能免去很多不必要的私心,少了很多争端。

恋红梅:但人是自私的,怎能舍弃私心?就算我能,有怎能保证别人也是同样?

接天岚:这正是玄武真道努力的目标,也是致力探求的真理。眼见为凭,何不亲眼见证?

恋红梅:你的答案,我并不完全满意,但……我会加入玄武真道,自己找寻答案。


【黄昏夹缝】

(树林中)

诸葛穷:<御兵韬说得没错,对方能知晓孤达仔,必是有备而来。那黄昏夹缝的位置一定早被……

(小屋外一阵晃动)

任孤沉:有人闯入……


诸葛穷:(感应到)不妙!


黑白郎君:任孤沉,现脸吧。

任孤沉: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正是南宫恨!

任孤沉:出去!

黑白郎君:(挡下攻击)这等的指力,刺激啦!(一掌击向稻田)

任孤沉:你,做了……最不该做的事!


【树林】

慕容宁:<大哥已经离开藏剑庐轩,吾迟了一步。唉,这对父子真是不让人省心。为何大哥会突然想在风云碑留名,真是单纯心血来潮?不管如何,吾都该为即来风暴未雨绸缪。>

剑奴:十三爷,情况不对。

慕容宁:说。

剑奴:大爷,大爷进入东阳废墟了。

(慕容宁闻言奔去)


【银槐鬼市•阴司街】

[阴司街上,一双沉稳而坚决的步伐踏上。]

手下一:记住,老爷这批货物不容有失,快去吧。

手下二:是。

慕容烟雨:抱歉,请问慕容胜雪,可有在鬼市之内?

手下一:嗯,你是何人?

慕容烟雨:贱名不足挂齿,来到鬼市只为寻人,烦请告知慕容胜雪在哪里。

手下一:我没他的下落,而且还有要事在身。老头,闪一边。

慕容烟雨:没大没小!(扼住对方咽喉)

手下一:你……

慕容烟雨:好不容易礼貌一回,不想说脏话,偏偏逼吾破戒,真不怕吾日你魄门!

随风起:喂,你……<好压逼的眼神。>

慕容烟雨:孩子,你可知慕容胜雪的下落?

老爷:阁下好大的脾气,可知晓鬼市禁武。

慕容烟雨:禁你老母。

老爷:放开本总的手下!

慕容烟雨:放你老母。

随风起:哇,不需要踩这么硬吧。

老爷:不用多言。鬼市规矩,轻动武力者,银槐共裁!

[银槐刀币一出,成百上千名护卫即刻蚁聚围上。]

护卫:杀!

(慕容烟雨丢出手中之人)

慕容烟雨:你,不够格死在吾手下。

护卫:有入侵者,在那边啊。

[稍远处,六隐扬弓搭箭,静待关键一击。鬼市遇难,天际登时血梅飘飞,天首驾临阴司街。]

天首:鬼市规矩不可破。汝,欲以武犯禁。

老爷:三姑娘,看来此事,我们的目标一致咯。

(慕容胜雪走来)

慕容胜雪:竟然是你!

慕容烟雨:臭小子,回家。

慕容胜雪:你真以为此地,是你想怎样就怎样吗?

慕容烟雨:要群战,慕容烟雨,一百年来没怕过!

[慕容烟雨独挑银槐鬼市,鬼市精锐尽出。天剑之威,究竟到何种的境界呢?

黑白郎君闯入黄昏夹缝,任孤沉首度现身,愤怒的他,能与黑白郎君战至何种程度?

恩怨情仇,天地不容客,苗疆往日血仇,又将如何化解?

真神传说,玄武真道,是施仁之教,还是害人之宗?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天地御九界之齐神箓第四集——一剑震银槐•苦海任孤沉!]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