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注意】本集口白尚未完成,以下是未校对版,等校对版出来后会更新替换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集数 第0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备注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第二集 天下风云争 江湖暗潮生


录入:浪花海月



【天允山】

[天允山上,风云再起,傲世狂人,豪语宣战天下!]

黑白郎君:来,齐上吧!

释非瘟:魏兄,魏兄……(魏长卿昏迷不醒)

武林人一:哈哈哈哈,蛮夷外道,不自量力,死好!

黑白郎君:嗯!(跃下山)南宫恨所败之人,何时轮到你讥讽!(一掌击出)

武林人一:呃啊……

接天岚:让我观视。(来到魏长卿面前,点下数道穴位)这样,他就暂无生命危险。

释非瘟:多谢你。

黑白郎君:喔,在场还有高手。

(教众见状上前保护接天岚)

接天岚:不可无礼。(教众退下)在下接天岚,前来朝奉圣物,南宫英雄贵为留名者,请受一拜。

黑白郎君:你在玩什么把戏?

接天岚:玄武真道遵行神旨,敬奉圣物为尊,留名风云碑之人,都是本教尊敬的英雄。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是否英雄,难道需要一块石头定夺,还需要你们玄武真道认证?天允山上,多少风云际会,只为四字,天下第一!

接天岚:英雄所言没错,但你的对手并非吾等,遵行风云碑的规则,你的对手自然到来。

黑白郎君:什么规则能对黑白郎君适用?整个天下都是黑白郎君的对手,凡夫俗子不准踏入天允山,呀哈!

(磅礴掌力横扫天允山,众人见状纷纷离开)


【树林】

(接天岚带众人来到树林安全处)

教众:感恩圣导,感恩圣导。

释非瘟:多谢救命之恩。

接天岚:该然。

释非瘟:唉,魏兄好不容易出关,如今筋脉尽断,这辈子恐怕已成废人了。

接天岚:若不嫌弃,让玄武真道替魏英雄医治吧。

释非瘟:这……

接天岚:阁下若有估计,何不直言明说。

释非瘟:唉,我们两人来自胡山边场,被武林之人视为毒瘴外道,声名狼藉。贵教如此相助,恐受牵连。

接天岚:那又如何,难道,胡山人就该低人一等?无论出身,一视同仁,这是吾道真身的教诲。何况,魏英雄能留名风云碑,面对黑白郎君更毫无退却,能帮助这等豪杰,是真道之荣。

释非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魏兄的伤……就算华佗再世也难挽救。

接天岚:你……相信神吗?


【另处树林】

(随风起带冰剑与小七来到)

随风起:这个黑白脸的还是同样夭寿狂,好在我反应快。

幻幽冰剑:还不放手?

随风起:哦,抱歉。(放开两人)你别误会,我不是这种人。

小七:多谢你。

随风起:朋友一场,客气啥。

小七:咦,我们有交情?

随风起:那你付钱给我吧。

幻幽冰剑:且慢,你不是受伤?

随风起:你还知道关心喔,这就证明你们的功夫还是太差了,连我这个伤患都比不过。

幻幽冰剑:哼,又在装神弄鬼。

随风起:喂。

六隐神镞:总算给我找到了。(来到)自己讲身体不舒服,想请假静养,还出来到处走。

随风起:你就不懂了,古人智慧,身体要好,就要多出门,吸收阳气,不只是医学,更蕴含风水八卦,两仪三清,十二星宿,阴阳轮替,生生不息。

六隐神镞:我只有一个问题。

随风起:什么问题?

六隐神镞:你的拐杖呢?(随风起一怔)没生病给我假死,找死哦。

随风起:(被打)哎呦,痛,六叔,别这样,旁边有人看,别这么大力,哎呦。

六隐神镞:抱歉喔,还珠楼的,打扰你们了,这只我会拖回去好好管教。(带走随风起)

小七:这是什么情形?

幻幽冰剑:顾人怨的又在闹事,不必理他。

小七啊,对了,冰剑姑娘,你为何会来到天允山?

幻幽冰剑:我只是想,天下风云碑开启,也许某一个人会过来,看来,是我多心了。

小七:原来如此,我还有事,要先离开了,请。

幻幽冰剑:请。


【尚同会】

群侠一:你不是已经通知盟主了,怎么还没看到人?

群侠二:嗯……盟主说还有事情要处理,要我先回来。

群侠一:做事情做一半,你应该要跟在盟主身边才对啦。

群侠二:总不会要我再去一次吧,这么会讲,换你去啊。

群侠一:算了,等就等吧。唉,之前方之墨跟凌名远把尚同会弄得这样乌烟瘴气,现在真的需要好好整顿。

群侠二:幸好那时候,有盟主在苗疆讨救兵。

群侠一:又是苗疆,哼,阎王归途的事情,我们也有出力啊,别说得好像尚同会都没能人一样。

群侠三:所以我才说,这次天下风云碑,我们一定要派人参加,挣一个名声,否则啊,外界会笑尚同会没人啊。

群侠二:那就等盟主同意吧,说不定……啊,盟主回来了。

众人:盟主。

俏如来:让各位久等了,这一波的撤退行动,众人无恙吧?

群侠一:也不能说是全身而退,还是有一些人被波及了。

群侠二:幸好盟主有先传回消息,让我们及时应变。

群侠三:还有玄武真道的协助。

群侠一:对啊,幸好有他们,否则那时尚同会群龙无首,很难应变。

俏如来:玄武真道之事,俏如来有耳闻。

群侠一:先不讲玄武真道了,盟主啊,你可知道天下风云碑开启了。

俏如来:秦横云来找我时,便将一切告知了。

群侠三:不是啦,我们当然知道盟主知情,只是……

群侠一:盟主。我认为,尚同会应该派人争取天下第一。这几年来,中原屡遭剧变,每次都有外族人援手,在外人眼中看来,岂不是说我们尚同会没能人,尚同会威名受创,如何领导中原,维持中原的和平?

群侠三:我们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去天允山证明尚同会的实力。

(群侠纷纷赞同)

群侠一:现在应该很多人去留名了,我认为,我们要赶紧把握机会。先前史君子是天下第一掌,帮助过盟主的何帮主也是天下第一弓,现在尚同会没拿一个天下第一,讲不过啊。

群侠:对啊,对啊……

俏如来:众人稍安勿躁。秦壮士,劳烦你准备医治内伤的金创药,数量要多。

秦横云:准备金创药做什么?

俏如来:稍后便知。

秦横云:是。(离开)

俏如来:俏如来此次返回,最主要的目的之一,就是请各位莫去留名风云碑。

群侠一:啊?为什么啊?

俏如来:正如众人所言,尚同会屡经争战,眼下该是修生养息的时候。

群狭一:但是盟主啊,我们的重点是……

俏如来:众人欲竞逐天下第一,是要为尚同会立威扬名,这番盛情,不只俏如来铭感五内,相信所有的会众,整个中原,都会为众侠士的豪情感动,俏如来又有什么理由阻止呢?

群侠一:但是盟主又叫我们别参加。

俏如来:这嘛……说来话长,但是不说,又怕诸位冲动。

群侠二:盟主你快说啊,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让我们参加?

俏如来:唉。

群侠一:盟主快说啊。

俏如来:就是……这要怎么说才好呢。

(此时,一人仓皇跑入)

群侠四:众、众人不好了,风云碑那边……啊,盟主回来了。

俏如来:风云碑怎样了?

群侠四:就……就黑白郎君占据在那,将很多挑战者打成重伤,我们的兄弟也有不少受创。

(群侠皆惊)

俏如来:快带伤者入内,找秦横云壮士拿药丹医治。

群侠四:遵命。

俏如来:诸位,俏如来便直说了,天下风云碑竞逐天下第一,本是美事,但诸位岂不闻静水深流,以尚同会众人的本事,要夺得几项天下第一料想非是难事,但代价便是暴露了尚同会的实力,阴谋家若要作乱,必从尚同会下手,所谓藏巧于拙,与其锋芒毕露,不如韬光养晦,未来外敌欲犯,必然轻敌,被尚同会打得措手不及,对维持武林和平,更有实际作用。唉,我知晓诸位个个身怀绝技,要压抑自身威能实为委屈,但大局为重,挑战天下,那是黑白郎君一介武夫的行为,怎能比我们尚同会群侠高山远志,心怀众生。隐忍一口气,谋为天下利,诸位,俏如来在此为你们的委屈,感谢了。

群侠三:呃,既然……既然盟主都这样讲了,那……我们就算了,其实啊,盟主说的也有道理。什么天下第一,那都是武夫在做的事情。

群侠二:是啊是啊,对嘛,我们才不会这么无聊,不过虚名而已。

俏如来:多谢诸位支持,那便传我号令,尚同会众不得参与天下风云碑之战。

群侠:是,领令。(众人离开)

秦横云:(进入)竟然这么多人受伤,盟主果真料事如神,咦,众人呢?

俏如来:回去了。

秦横云:那……参加风云碑的事情?

俏如来:才正要开始。


【草屋】

(靳铅华正上香)

接天岚:(来到)云舒苍茫处,霞卷霏微间。天岚扫郁色,虹华照关山。

靳铅华:霞君不是独自前来?

接天岚:甫从天允山谒见圣物归来,带了两位朋友前来会见尊师。这两位是贪生道子释非瘟以及胡山玄掌魏长卿。风云碑上一掌留名,可惜,遇上黑白郎君。

释非瘟:当真医得好吗?

靳铅华:但看神的旨意。(运功,周围花草立时恢复生机)

魏长卿:啊……

释非瘟:好友你醒了,你没事了,好友啊!

接天岚:伤势初愈,仍需疗养,请随我来。(以术法移走两人)幸得尊师出手,魏长卿只要调养几日便无大碍了。

靳铅华:既能留名圣物,自得真神庇佑。天允山上情况如何?

接天岚:与会者众,初时倒是踊跃,但自黑白郎君占据风云碑,扬言宣战天下,便无人敢再留名。

靳铅华:黑白郎君虽是武中豪杰,这般做法却与真身旨意抵触了。

接天岚:此点学生已有计较,请尊师放心。

靳铅华:劳你处理了。

接天岚:是。房檐又崩塌了,是否要学生派人前来修理?

靳铅华:区区小事,我自己动手便是,何须劳师动众。

接天岚:其实以尊师身份,何必委屈在这破陋草舍?不如吾另寻一处清静庄园,供为尊师修行居所。

靳铅华:既有修行之心,何处不是灵山宝地。中苗百姓甫历灾劫,若有余裕,不如广为布施,多救苦难。

接天岚:尊师慈悲,接天岚谨记教诲。


【鬼市】

手下一:你们听说风云碑开启了吗?

手下二:当然有,如果老爷他们这些十大高手能拿下几项天下第一,我们就发达了。

手下三:别闹了,老爷才空闲去,但……若是其他五人。

手下一:其他五人,你是说儒丑迷风雨,武盗轮回渡,断魂不缺,杀神无用,最险遇……(被捂嘴)

手下三:你找死啊,忘记那个名字不能提吗?

手下一:对对,好险。不管如何还是等老爷他们决断吧。


【鬼市•巧木宫】

白丑生:现在整个鬼市因为风云碑热闹非常啊。老爷,真不考虑吗?

老爷:有黑白郎君占据,谈此无意义。

白丑生:若真无意义,你会邀我来此喝酒吗?(饮酒)黑白郎君再强,终究只有一个人,你可以选择其他项目。

老爷:本总还想多抽几年的烟 。

白丑生:总不能让底下的人失望吧,不如,先办一场鬼市十大高手的比斗,胜者代表出战,如何?

老爷:第一,你能找到其他五个人再说;第二,若鬼尊愿意,本总自当奉陪。

白丑生:就当丑某没提过吧。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老爷:有比武就有赌局,这么大的生意,巧木宫跟不夜长河是该合作了。

白丑生:那落花随缘庄呢?

老爷:风云碑有一个天下第一兵,应是指奇门兵器。你刚才不是说不能让底下的人失望,试问鬼市内,谁最有资格争夺此名,而武林中又有谁以此闻名?

白丑生:喔,哈哈哈哈……


【鬼市•落花随缘庄】

六隐神镞:事情就是如此,这个假死闪避惩处,欺骗我们的感情。天胡老大,你说要怎样处置啊?

随风起:冤枉啊,我是去打听情报。风云碑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怎能无视。

六隐神镞:我们是杀手,武斗争名与我们有何关系?

随风起:说不定在争夺天下第一的时候,有人会想偷吃步。到时,不就有生意了?

六隐神镞:这种不要脸的行为,也只有你做得出来。我讲对吧,菜鸟雪?想听就进来听,别在那孤僻。

慕容胜雪:就这一点,吾同意随风起的说法。

随风起:啊?等一下,我有没有听错?

慕容胜雪:不择手段的人很多,名不符实的人亦不少。

六隐神镞:嗯,你练剑练得如何?

随风起:管他什么剑,阿雪,等一下我请你喝酒。

慕容胜雪:每一个地方皆有规矩,欺瞒上司就该受罚,你还是乖乖受罚吧。

六隐神镞:这句才是人话。现在,二比一,天胡老大啊,你的意思呢?

天首:风云碑与吾等无关,六叔,其交汝处置。

六隐神镞:领令。

慕容胜雪:介意吾前往观赏吗?

六隐神镞:欢迎,欢迎。

随风起:可恶,如果他还在这,我就不会这样了。为什么你要走啊,死阿穷!


【黄昏夹缝】

诸葛穷:(被打飞出屋)呃啊……

任孤沉:死白痴,连晚饭都不会煮,留你何用。

诸葛穷:你才是来乱的,哪有人煮饭加十包糖的,你是要害人得糖尿病吗?

任孤沉:你没看以前师父吃得多欢喜。

诸葛穷:他是强颜欢笑啦,笨蛋。

任孤沉:白吃白住,就要有自知之明,不欢喜,你可以回去鬼市。

诸葛穷:你……明知道我已经……

(回忆:

随风起:啥,你不跟我们回去?我说阿穷,你看老板都来帮忙,你就别再气了。

诸葛穷:随风兄,我不是生气,就算要生气,也是气自己的不自量力。

随风起:那你还……

诸葛穷:就是如此,所以我更该离开,不能再拖累你们。

随风起:又来了,又是这种我最讨厌的说法。

六隐神镞:好啊,我支持你。

随风起:六叔!

六隐神镞:小穷会做此决定,必是经过深思。落花流水,去留随缘,我们都在江湖走跳,有缘必会再见。而且,一时分离,更添美感,哈哈哈哈……

随风起:稍等一下,那欠老板的债呢,就这样逃了吗?

六隐神镞:你真的有够白目。

随风起:人情归人情,债务要分明。

诸葛穷:他说得没错,我欠你三十年,三个月,三个月的时间我会倾尽所有将三十年还你,而且,我还要买下你往后的人生!

六隐神镞:哇,这句话有够漂亮,天胡老大。

天首:走吧。(离开)

任孤沉:所以,你有办法了?(诸葛穷不言)果然是在吹嘘。

诸葛穷:我才没有,我早想到了。

任孤沉:说来听听看。

诸葛穷:听说风云碑开启……

任孤沉:我才不会去!

诸葛穷:我都还没说完呢。

任孤沉:你一肚子的坏水,我会不知吗?

诸葛穷:你的师兄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任孤沉:对。

诸葛穷:你也稍微想一下,唉,算了,我是说,我要去一趟风云碑看有什么商机,比如开市卖秘笈跟伤药。

任孤沉:快走,不送,祝你血本无归。

诸葛穷:你……唉,师父,我很想你。(离开)


【茶庄】

慕容宁:说好薄酒只三盏,如今是最后一盏了。

落拓子:话江湖,论天下,岂是几盏酒之事,若嫌我们缘分太短,我有一条毒计。

慕容宁:转眼一帖良方,忽而一条毒计,小兄弟,你真是会玩。

落拓子:良方配毒计,不怀菩萨心肠,怎得霹雳手段呢,你说是吗?

慕容宁:那就说说你的毒计。

落拓子:中间那些全跳过,我们把握缘分,直说……天下第一剑。

慕容宁:小兄弟有何见解?

落拓子:剑乃百器之首,数百年来多少高手轮替,就论目前江湖的剑者,莫过于三。

慕容宁:哪三个呢?

落拓子:(路人纷纷围聚过来)第一名,当是上届的天下第一剑,秋水浮萍任飘渺。

慕容宁:嗯,飘渺剑式中的剑八,便得天下第一剑,据传任飘渺已能将剑十一收放自如,他的实力毋庸置疑。

路人:对啊对啊,任飘渺的剑法天下尽知 ,你说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是有什么好了不起的啊。

落拓子:朋友莫急。

慕容宁:那还有谁呢?

落拓子:旻月才女李剑诗。

路人:李剑诗是谁啊,你们可有人熟悉?

慕容宁:古岳峰百年封誉的奇才,行侠不留名,真正诗仙剑序、古岳剑法的传承者,但……旻月从不涉江湖纷争,还有一名呢?

落拓子:七十年前,有名剑客携剑横渡巴川,遨游天下,访遍当时八百刀剑门派,败尽玄枪十三坞,刀上惊心,剑底动魄,枪下余生,多少次险死还生,又多少次败中求胜。在他彻底成名的那一年,天下周知的史艳文、藏镜人等皆未出世。

慕容宁:(摇了摇酒壶)唉,小兄弟,最后一盏酒,没了。

落拓子:(起身)慕容大哥,多谢你的薄酒三盏,我们江湖再见咯。

路人:喂喂喂,书生啊,你还没说最后一个啊。

落拓子:真正的高手,是不会将话一次说完。(离去)

路人:喂喂喂……你们两个到底是谁啊?

慕容宁:岁月年华,醉态拈花,小风时雨摘云霞,堂前燕来谁人家。行天涯,扇风雅,独倚晚沙,叹剑无瑕。(离去)


【埋霜小楼】

李剑诗:修儒,方才那便是日后你在此地的居所,还能适应吗?

修儒:能啊,师叔,埋霜小楼比我所想的还要大耶。

李剑诗:此地一砖一瓦,都是你别大哥与岳大哥的心血。

修儒:我有听岳大哥说过,他们年轻时每天都在打架,是真的吗?

李剑诗:是啊,而且毫无节制,几近疯狂。我们三人相识不久之后,老岳头便认识了小鸠。

修儒:不打不相识,真是使人羡慕的友情。

李剑诗:难道古岳派之内没与你比较好的师兄弟吗?(修儒摇头)那同辈的朋友呢?

修儒:有啊,无心、小玉、风间大哥、梦虬孙,还有……俏如来大哥。

李剑诗:俏如来?

修儒:呃,师叔,以后……你有可能与俏如来大哥为敌吗?

李剑诗:为何这样问?

修儒:因为……我也问过俏如来大哥同样的问题。

李剑诗:那俏如来怎样说。

修儒:他说……他不知道。

李剑诗:世间恩怨纠结,最终不脱取舍二字。能取,即是本事,能舍,便是境界。

修儒:是。

李剑诗:你很聪明,无论日后怎样变化,你要保持这份纯粹与善良。

修儒:修儒明白了。咦,那这个房间是?

李剑诗:是我与别郎的居所。

修儒:师叔刚才说有一项东西 要交给我,就在这个房间内吗?

李剑诗:嗯,稍候。

(取来一个匣子)

修儒:看这盒子,好像尘封很久了。师叔,这内中是……(李剑诗打开)是……剑。

李剑诗:此剑名曰,君子烟鬟。

修儒:这是……爹亲的剑。

李剑诗:你知道这口剑?

修儒:当年阿爹跟阿娘大婚,太师祖曾亲手铸造一对宝剑,并赐名君子烟鬟、淑女霞绡,但我只见过娘亲的霞绡,却不曾见过爹亲用过烟鬟,原来……烟鬟一直都在师叔这。

李剑诗:没错,当年逃出古岳派之前,师兄见吾手无寸铁,便仓促将此剑交给吾,但江湖凶险难测,我不曾轻用烟鬟,仅是收藏尘封,总盼有朝一日,能将此剑亲手再交还给师兄,只可惜……

修儒:师叔……

李剑诗:师兄、师嫂,待吾将君子烟鬟传给修儒,此子便正式拜吾为师。师妹剑诗,绝不会让你们失望。修儒,接剑吧。

修儒:是。(跪下,双手接剑)爹亲。


别小楼:(摆弄沙盘)阴阳顺逆妙难穷,二至还乡一九宫。若能了达阴阳理,天地都在一掌中。

慕容宁:小风时雨慕容宁,前来拜访。义兄,有一段时日不见了。

别小楼:宁弟,真是稀客。这几年你深居简出,甚少见你主动离开慕容府,是发生何事了吗?

慕容宁:唉,我一名闲人四处奔波,还不是被胜雪小子所累。

别小楼:年轻人嘛,别某倒以为,胜雪有几分像烟雨兄 年少时的叛逆。

慕容宁:咿,这话我们自己说就好,千万不可让大哥听到。

别小楼:哈,兄长近来如何?

慕容宁:你离开后,他便不见任何人,包括吾。

别小楼:喔。

慕容宁:那日,你们闭门切磋,胜负究竟如何?

别小楼:吾败,但,他也没赢。

慕容宁:原来如此。

李剑诗:(来到)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宁弟来了。

慕容宁:义嫂,许久不见,这回我带了醇香西凤酒、庐山烟雾茶,稍后一同品味如何?

李剑诗:宁弟仍是这般有心,你们谈得愉快,让吾先为你们斟酒吧。

慕容宁:日前江湖为了风云碑之事,闹的沸沸扬扬,不知你们可有耳闻。

李剑诗:略有耳闻,如何,特意提起,难道这次,慕容府想争夺天下第一剑吗?

慕容宁:当然不是,慕容府若要争,早在百年前便争了。

别小楼:烟雨兄从来不屑世俗排名,想来对这也没兴趣。

慕容宁:就算是天下第一剑,也犹如漱冰濯雪慕兰城这样的人物,天下第一的威名遮盖不了他丑恶的行径。

别小楼:慕兰城恃武跋扈,践踏武者尊严,最终败于纸上,可惜了一代宗师,难得善终。

李剑诗:都是古岳派的陈年旧事,如今再提也无意义。

慕容宁:非此渊源,古岳派也不会成为剑界翘楚,古岳峰虽已落没,但想挑战昔日荣耀的人终究会找上门来,尤其是前段时间,遥星旻月盛名再起。义嫂,这点你可要留心了。

别小楼:俗世庸名,宛若浮云,你说是吗,诗儿?

(李剑诗想起遇见神蛊温皇一幕)

李剑诗:……嗯。

别小楼:心不在焉,诗儿是否身体有恙?

李剑诗:没事,只是宁弟所说,勾起我的回忆。

慕容宁:唉,是我不该提此话题。

别小楼:哪里的话,对了,趁你在此,宁弟,别某一事想向你询问。

慕容宁:义兄尽管开口。

别小楼:事关苗疆军师御兵韬……(说明)

慕容宁:当年的臭小子,如今换名成了苗疆军师,真是……太好了。

别小楼:若双方有所误会,别某愿意从中调解。

慕容宁:清姐与我的感情最好,这么多年了……她死因未明,任谁调解也无用。若此事与御兵韬有关,那……绝不单是取回宝刀这么轻易。

别小楼:宁弟可否……

李剑诗:别郎,宁弟难得前来作客,你不是说有一套阵法还欠缺演练吗,何不趁机让宁弟为你出主意。

别小楼:哈,你看吾差一点就忘了,宁弟,你可有兴趣呢?

慕容宁:天气如此美好,风景如此秀丽,我可以拒绝动脑吗?

别小楼:走吧。


【苗疆•小屋】

忆无心:(推门)谁?

(天地不容客转过身来)

忆无心:啊,是你,真的是你,父……

天地不容客:你要在苗疆待到何时,跟我离开!

忆无心:你回到苗疆,就是想对我说这些?

天地不容客:苗疆从来不是归处,哪来的回到。你真的将苗疆当成自己的家了?难道你忘却苗疆对你做过的事情?为了追杀藏镜人,他们何曾留过情面,可念及过往功勋,放你一条生路?而你要将这种地方,当成自己的归处!

忆无心:王上与先王不同,是一个充满仁德的君主,对我也未曾猜忌。

天地不容客:谁是你的先王与王上,他们是孤鸣一族。

忆无心:千雪阿叔也是孤鸣一族,更是你的结义啊。

天地不容客:他的头脑是异类。

忆无心:我感觉千雪阿叔听到你这样讲,一定会跟你吵起来。

天地不容客:那与此事无关,再说一次,跟我离开!

忆无心:我现在是苗疆的大祭司,不能随便离开。

天地不容客:用这曾经置藏镜人欲死地的位置,绑住藏镜人的女儿,这就是苗疆的狂妄与挑衅!

忆无心:没有任何人绑住我!我很幸运,在进入祭司台之后,遇到很多愿意帮助我,相信我的人,我对自己说,不会辜负他们的期望。

天地不容客:你就是你,不需要背负任何期待。

忆无心:是不需要背负,还是藏镜人从来没对自己的女儿有过任何期望?

天地不容客:无心!

忆无心:因为我什么都无法做好,是吗?

天地不容客:爹亲不是这个意思。(一怔)

忆无心:其实,要踏出这一步也没这么困难,是吧?

天地不容客:你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步。

忆无心:那你相信我能做好吗,或者该问,藏镜人相信自己的女儿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其实,你也能强硬将我带走,不是吗?我不能永远受人保护,所以让我尝试一次,好吗?这也算是我对步前辈的承诺。

天地不容客:不是每一个苗疆的人,都是像步天踪这样。

忆无心:我明白。(天地不容客不言)

啊,多谢。

天地不容客:我知晓这段期间,你去过银槐鬼市。

忆无心:怎样了吗?

天地不容客:……没有,你只要记住,藏镜人永远在你的身侧,谁也动不了你,包括黑白郎君。

忆无心:黑白郎君又没……啊,我还没讲完……(天地不容客离开)唉,算了。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保护我,也多谢你容许我的任性,爹亲。


【天允山】

(接天岚至)

黑白郎君:又是你!

接天岚:云舒霞卷接天岚,见过南宫英雄。

黑白郎君:再上天允山,做好与南宫恨一战的准备了吗?

接天岚:在下早已表明立场,奉圣物为尊,敬英雄为上,遵从真神教谕,无意介入头衔之争。

黑白郎君:真神假圣,满口胡言,既无心争斗,又来此做什么?

接天岚:原亦无意叨扰,但英雄可有发觉,自你占据此地以来,一连数日,碑上再也无人留名。

黑白郎君:哼,可叹世代凋零,武林再无人才。

接天岚:不是没人,而是黑白郎君盛名之下,不敢轻易越线。

黑白郎君:笑话,若连挑战黑白郎君的勇气都没,凭什么留名天下第一?

接天岚:非是缺少勇气,而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也无把握在闯过黑白郎君之后,还能从其他竞争者手下保得安然,所以,谁也不愿先吃这个亏。否则,就算不论最近风头正盛的遥星旻月,江湖仍有温皇、史藏这等高手,怎可说是武道无人呢?

黑白郎君:机关,算计,岳灵休之后,难道再无人有堂堂正正的武者傲气!

接天岚:若人人皆有先生这般豪气,怎显得出黑白郎君的不凡。

黑白郎君:阿谀之词省下,闻之生厌 。

接天岚:是在下失言,但开碑时的热闹盛况较之现今乏人问津,两相比较,一目了然,只怕再等待下去,也是徒劳。既已留名,等待风云碑机制去芜存菁,选出各路天下第一,届时再来挑战高手,岂非更为方便。

黑白郎君:嗯?

接天岚:迟疑,是因为明白在下所言皆是事实。

黑白郎君:哼,巧舌如簧,你也是玩弄心机之辈,居心不正。

接天岚:在下的居心,就是希望风云碑之比试顺利进行,天下间再出几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黑白郎君:作为武者,你没试炼自己实力的兴趣,面对强敌,你没丝毫挑战的欲望吗?

接天岚:坦白讲,有。

黑白郎君:喔。

接天岚:但个人私心不能超越大局,风云碑一事尘埃落定之前,接天岚,只是一名奉侍者。

黑白郎君:毫无斗志的奴才,无聊至极。(离开)

接天岚:唉。(亦离开)

[就在黑白郎君离开之后,一道沛然真气自远处袭向风云碑。]

武林人一:来了来了,真的有人来留名了。(碑上留名在黑白郎君旁)任……孤沉,这是谁啊。

武林人二:没听过有这号人物,但他竟然敢挑战黑白郎君,看起来非同凡俗。

[议论之中,锐箭破空而入,震慑众人。]

(天下第一弓下留名霸弓祝五娘)

武林人一:霸弓,刚才那个箭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射来的。

武林人二:好恐怖的臂力,好惊人的准度。(此时,风铃声传入)喂喂喂,你可有听到什么声音?

[一箭震撼,风铃乍起,青萤飞露,碑上留名。]

(天下第一险,青萤飞露风铃一刀声)

武林人二:哇,萤火虫也会留名哦。

[惊诧同时——]

(傅天行挥毫在天下第一枪留名)

傅天行:提毫蘸墨笔无锋,翻书点相命化红。谁曰书墨无用处,一捺横勾定天狼。

武林人一:傅天行,可不就是?

武林人:仙笔锋,流水塘畔,行云山庄之主,神笔状元傅天行。

武林人一:连他也来了,那名接天岚说得没错,有热闹可看了!

[众高手一留名,各方豪杰也纷纷发招响应。]

[随着留名者增加,武林各地杀声四起,生死处处可见,宛若乱世。]

[武道争锋,浴血而立,为何?是争雄斗狠,是私怨恩仇,或是荣耀千古?无论多少缘由,所有一切,只因,天下第一!]

傅天行:承让。(胜后离开)


【茅草屋】

靳铅华:你来了,霞君。

接天岚:尊师果然感应到了。

(靳铅华走出屋)

靳铅华:风云碑的状况。

接天岚:不够踊跃,应该说,有资格留名其上的人不多,剩下的……唉,良莠不齐,学生看不下去。

靳铅华:果然不甚顺利,几位导师目前如何?

接天岚:皆已出发。

靳铅华:黑白郎君南宫恨。

接天岚:已经离开了。但被他这样一闹,要说没影响是骗人,尊师认为下一步……

靳铅华:你认为,目前台面上有资格的挑战者?

接天岚:除了史艳文行踪未明,黑白郎君、任飘渺等,先前的留名者之外,尚有遥星公子、旻月才女,更甚者,还有一批隐而未现的高手。

靳铅华:银槐鬼市。

接天岚:虽然隐于暗处,一旦高手崭露头角,便是留名契机。

靳铅华:除此之外,苗疆能人辈出,除了苗王,其他如军师、军长以及现任大祭司,皆是可期。

接天岚:但苗疆好似没有参与的意愿。

靳铅华:看来,仍需要再行推动。

接天岚:谨遵尊师指示。

(靳铅华交代)


【天允山】

俏如来:黑白郎君真的离开了。

燕驼龙:没他阻挡,已经有不少人留名风云碑。

俏如来:先照计划行事吧,麻烦你了,前辈。

燕驼龙:交给本龙吧。(运功测探)四周都感应过了,查探不出什么结果。

俏如来:一旦术法痕迹也没吗?

燕驼龙:风云碑的留名机制特殊,很那说它全无仰赖术法运作,但是,也许像徐福的阎王翎一般,综合术式与其他的手法建造,成果完备,单从外在,很难窥见可疑之处。

俏如来:连龙前辈也无从判断吗……

燕驼龙:是说俏如来啊,风云碑存在已久,怎会到现在才突然想要调查?

俏如来:风云碑六十年一期,本来有其规律,如今提早开启,吾担心背后暗藏变数,而且,为了争名夺胜,江湖必掀风雨,这也是俏如来所不乐见。

燕驼龙:你这个顾虑是有道理啦,但是,难得可以扬名天下的武林盛会,要阻止这班江湖人竞勇斗狠怕是十分困难。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看向天下第一术)前辈可认得天下第一术上留名之人?

燕驼龙:这两个喔,都是武林上的老面孔了,跟我也有一点交情,论资历是老前辈,论实力嘛……还差本龙一大截。

俏如来:俏如来想请前辈留名碑上。

燕驼龙:我喔,你是希望用我的名声阻吓其他人留名,减少争斗喔?

俏如来:正是。

燕驼龙:这……好啦,虽然天下第一我是没什么兴趣,但是既然你在拜托了。(发招留名)也不知道我这个老字号还有多少影响力。

俏如来:多谢前辈。

燕驼龙:你下一步打算要怎么办?风云碑名目众多,单靠我一个人留名,也是不够的吧。

俏如来:下一步……还珠楼。


【还珠楼】

蝶舞:楼主,请用茶。

神蛊温皇:嗯。

蝶舞:楼主,是否茶不合口?

神蛊温皇:非也,你做得很好,茶温、茶色、茶味每一处,皆掌握得很好。

蝶舞:但观楼主的表情,并非如此。

神蛊温皇:有时候太过完美,反而显得不完美了。

(千雪孤鸣来到)

蝶舞:蝶舞见过狼主。

千雪孤鸣:怎会是你在泡茶,心机温仔啊,凤蝶呢?

神蛊温皇:离开了。

千雪孤鸣:离开,去哪里了?啊等一下再说,一路跑来还珠楼,嘴干死了,我先喝。

神蛊温皇:茶中有毒。

千雪孤鸣:(喷出)这茶有毒?

神蛊温皇:没,是吾开玩笑的。

千雪孤鸣:哼,无聊。

神蛊温皇:这日子确实无聊。

千雪孤鸣:嗯,这茶泡得不差,一喝就知道有训练过的。

蝶舞:多谢狼主赞誉。

千雪孤鸣:你刚才说凤蝶离开了,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神蛊温皇:喝茶吧,蝶舞,先下去吧。

(俏如来来到)

俏如来:许久没来叨扰,还珠楼似有不同。

神蛊温皇:俏如来,你是为了天下风云碑之事而来吧。

俏如来:料得温皇早知俏如来的来意,见到狼主在此,那便更好了。

神蛊温皇:我为什么要帮你?

千雪孤鸣:喂,他还没要你帮忙,你就先拒绝了。

神蛊温皇:无知的挑战,本就要付出代价。

千雪孤鸣:什么意思?

俏如来:前辈自是不甘受人利用。

千雪孤鸣:什么利用?啥?

神蛊温皇:吾正觉得无聊,也许,这是一个趣味的游戏。

千雪孤鸣:够了哦,给我停下来,别一直跳过重点讲结论,过程,过程是啥,麻烦照顾一下正常人的思维好吗?

俏如来:此次风云碑开启不同寻常,原本六十年一期,如今无人留招也无异状,为何突然开启?

神蛊温皇:你应该去过天允山,没意外的话,应该没查出什么。

俏如来:燕驼龙前辈以术法测试,并无异状,目前只能判断,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

神蛊温皇:所以俏如来希望吾前往风云碑留名,利用任飘渺的威名震慑住其他之人的挑战,避免伤亡。

俏如来:风云碑新制并非以往直接提名榜上,这样的新制必引来江湖前所未有的纷争,但如果前辈能可留名,武林群豪必然闻风胆怯,就算有高手前来挑战,以前辈修为,俏如来相信,必可点到为止。

神蛊温皇:但吾就要接受三流剑客的挑战。

俏如来:因为这次风云碑开启特殊,前辈曾留名天下第一剑,无论背后藏有谁的阴谋算计,都已将前辈算计在内,如此胆大妄为之人,实属少见。

神蛊温皇:最后一句奉承省下,回过头讲,也许这将是一场趣味的游戏。

千雪孤鸣:这样讲话不是很好,讲一句跳三四句,是鬼听懂喔。

神蛊温皇:可惜,现在还没让吾动心的对手。

千雪孤鸣:还是同样吝啬,俏如来啊,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俏如来:如果可以,俏如来希望更多熟悉的高手留名,江湖才不会掀乱。

千雪孤鸣:好,既然你都开口了 ,我就前往天下风云碑留名,希望能帮上你的忙。

俏如来:多谢狼主,劳烦你了。

千雪孤鸣:(走近小声)放心,心机温仔就交给我。

俏如来:嗯。那前辈,狼主,俏如来尚有要事在身,暂且告辞了。

神蛊温皇:请。

(俏如来离开)

千雪孤鸣:心机温仔,这次风云碑你是真的没兴趣,还是另有打算?

神蛊温皇:也许,是有一点期待。

千雪孤鸣:你到底是在期待谁啊。

(神蛊温皇不言抚琴)


【埋霜小楼】

(李剑诗独自抚琴,别小楼至)

李剑诗:宁弟离开了?

别小楼:他要吾代为辞别。

李剑诗:宁弟一点都没变,仍是这般思虑周全。

别小楼:诗儿方才说,宁弟所言勾起了你的回忆,是指什么呢?

李剑诗:日前,在苗王宫,我与温皇照过面了。

别小楼:如何?

李剑诗:名不虚传。

别小楼:原来诗儿辗转难眠,是因此故,为夫能理解,遇见一生难寻的对手,心中定难安宁。

李剑诗:江湖争胜,已不是遥星旻月的岁月了。

别小楼:嗯?又有客来到,今日埋霜小楼真是热闹。

接天岚:云舒苍茫处,霞卷霏微间。天岚扫郁色,虹华照关山。冒昧来访,在下玄武真道,云舒霞卷接天岚,见过遥星旻月。

李剑诗:玄武真道,阎王归途作乱时,协助中苗安定人心,疏散灾民的玄武真道?

接天岚:正是。

别小楼:失敬了,阁下光临寒舍,不知有何指教?

接天岚:指教不敢,接天岚来访,只为一事,相信贤伉俪已知风云碑开启之事,接天岚欲请两位共襄盛举,一逐天下之先,以为表率。

别小楼:你希望我们夫妻参与天下风云碑,原因呢?

接天岚:风云碑是吾教圣物,碑上留名,是公开竞武,辉煌真神,贤伉俪乃是人中龙凤,于玄武真道而言,自当邀请共襄盛举。

别小楼:风云碑是尔教圣物,这……勾起别某的好奇心了。敢问玄武真道奉谁为神,怎会视风云碑为圣物?

接天岚:武学是神赐之物,使之能保护他人,风云碑上留名天下第一,是光荣的象征。吾教以为,这是神对众神的宣示,请众生勿忘习武初衷。

别小楼:如此鼓舞战斗,是好事吗?

接天岚:风云碑留名竞武,是斗胜负,非夺生死。

别小楼:刀剑无眼,高手之决差之毫厘,容不得留情半分,死伤怎免。

接天岚:那是憾事,非是我教乐见,相信真神亦有安排。

别小楼:嗯……

接天岚:也许先生以为,将不可预知的危险推托真神,是避重就轻,若真想更进一步了解玄武真道,他日贤伉俪可移驾玄武真道,相信尊师必能为贤伉俪别开生面。

李剑诗:我尊重贵派教义,可惜,吾已无争胜之心,让先生白走一趟了。

接天岚:是吗,唉。接天岚来得冒昧,言必奉道,又要贤伉俪竞武比试,也许难得两位信任,我不否认,吾是为圣物而来,心中一片坦然,并无阴谋算计,最后一席话,望两位听之,言毕之后,再不多言。若两位入耳不悦,便当是胡言乱说,还请一笑置之。

李剑诗:先生请说,我们夫妻洗耳恭听。

接天岚:昔日古岳峰名震天下,祖师爷纸上论剑,便败天下第一,后创古岳一脉。一代宗师李沉渊仗剑江湖六十年,诸恶千名,多知己而少仇敌,江湖哪个不识。封剑之日,古岳峰车马群聚,宾客七日不散,直至多年后,任飘渺风云碑夺胜,众人便道,飘渺剑法天下无双,谁人记得古岳剑派。

李剑诗:江湖代有才人出,任飘渺夺胜之年,太师祖已年老,早无争强夺胜之心,我说的不是李大师,我要讲的是,当初祖师爷创立古岳派,所为何来?李大师所纳弟子,个个亲传,开枝散叶,门徒何止数百,为何姑娘之前,竟无一人得到真传?

李剑诗:祖师爷创立古岳派,是为传承剑招,习武以卫江湖,至于古岳派……门徒资质参差不齐,太师祖也难一一照应。

接天岚:绝顶剑法,自需过人天赋,数百门人,只有姑娘一位真传,姑娘要再寻真传,谈何容易。百年之后,世人也许还记得古岳派,再过百年,谁人识得李沉渊?姑娘淡泊名利,只怕古岳一脉就在姑娘手上,绝了。

李剑诗:够了!吾知晓你要讲什么。

接天岚:复兴古岳派的责任,便在姑娘身上,天下第一,不为虚名,乃为了让古岳一脉渊源流传。言已尽,冒犯之处,请两位海涵,请。

别小楼:请。

(接天岚离开)

别小楼:诗儿……

李剑诗:让我一人静一下。

(入夜,李剑诗独自拭剑,别小楼来到)

别小楼:经过一夜思索,诗儿,你真决定好了?

李剑诗:一直以来,吾皆在逃避,如今前尘已逝,剑诗或该为了先人,为了师兄、师嫂,甚至为了后人修儒,重振古岳门楣。即便对手是,任飘渺。

(想起当初与温皇的照面)

李剑诗:<这是李剑诗避不了的宿命。>


神蛊温皇:自宫本总司、西经无缺之后,吾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对手。

千雪孤鸣:你真想与旻月比剑,想清楚了?

神蛊温皇:此心必须——


神蛊温皇/李剑诗:有一个了结!


别小楼:既是如此,江湖悠悠,为夫就陪你翻覆风云!


千雪孤鸣:要去,那大家就一起去。心机温仔啊,好像很久没见你这般愉悦了。

神蛊温皇:有吗?


【天允山】

武林人一:黑白郎君一离开,果然很多人来留名了,大家看。

武林人二:竟然有人敢挑战黑白郎君,哼,真是好胆。

武林人一:黑白郎君来了,那任飘渺、荒野金刀独眼龙,以前的天下第一,可都会回来吗?

[忽然!]

(万千剑气齐发,地面震动,众人立时站立不住)

武林人二:发生什么事情了,谁,是谁啊?

(天下第一剑留名:李剑诗)

[正当众人惊疑不定,不同方向,三道截然不同的刀剑之气,再度提名碑上!]

武林人三:那那那,那是,遥星公子、千雪孤鸣,还有……任飘渺!

落拓子:风云如今不可知,碑下奏弦且吟诗。翻篇再看剑胜败,生死何曾未卜时。

武林人一:又是你这个臭书生,你又在讲什么鬼话。

落拓子:嘘,等一下。

武林人一:这是在等什么。

落拓子:来了。

武林人二:什么来了?

落拓子:真的来了。

(此时,远处剑气凝成巨剑,袭向风云碑)

武林人一:靠北,又是什么怪物啊。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第三集,

——]

落拓子:小楼会星辰,烟雨见斜阳。

(天下第一剑留名:天剑烟雨)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