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注意】本集口白尚未完成,以下是未校对版,等校对版出来后会更新替换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集数 第0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剧集预告《风云再起》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 第一集 风云再起


录入:浪花海月



【前情提要】

[天有日月,地分九界。九龙变,风云生,中原苗疆长年动乱,甫历西剑流之变,又逢魔世入侵,方解佛门之祸,再遇元邪皇复生。墨家矩子俏如来率领群侠奔走,几度弭平灾厄。]

俏如来:止戈流,开阵!

[但九界之间仍是风波不断,少有宁日。阎王归途凶潮暗伏,银槐鬼市居中牟利,黑暗势力染指中苗,天刑道者岳灵休重出武林,鏖战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一气化九百!

岳灵休:空劲大归还!

黑白郎君:呃啊……

[再于四极封之战,大破十殿阴曹。]

白比丘:喝!

岳灵休:呃……

[方以为大获全胜之际,岳灵休肉体意外被夺。阎王归途首领绝命司,竟是始朝——]

俏如来:徐福!

[绝命司实力大增,夺取药人安倍博雅,开启千年计划,永生树扎根水脉,亡命水遍流各界,顿时万物遭难,生灵涂炭。]

[为友遂愿,遥星旻月在中苗安排之下,决战徐福,最终取得胜利,永生树应声而爆!]

[正当雨过天晴,尘埃落定,如今江湖,再启风云!]


【各地】

鸠罂粟:啊,怎会是……

(天下风云碑再起)

鸠罂粟:是新的……天下风云碑。

民众一:哇,大家快来看啊,是风云碑啊。

民众二:对啊,对啊,在那边啊,快啊。

鸠罂粟:(对岳灵休)走吧,那已经不是我们的江湖了。(推轮椅远去)


凰后:异常的震动,嗯……照这波动,应该在东南方。墨无书,沿途勘查,若有异状即刻回报。

墨无书:是,师者。

凰后:东南方……天允山。


民众一:靠北哦,怎么又地震?这鬼中原快要不能住人了。

民众二:喂,你们看,是一块大石头耶,上面写什么啊。

民众三:天下……风云碑。

(慕容宁闻言停住饮茶的手)

民众一:赶快去看看。

慕容宁:这江湖还真是一波方平,一波又起啊。

剑奴:(地下窜出)十三爷,奴在赶来的路上,察知各处地脉皆有松动的迹象。

(慕容宁指向风云碑)

剑奴:那是……

慕容宁:走吧,我们也去看热闹。

剑奴:是。


【树林】

李剑诗:别郎,方才的震动很不寻常。

别小楼:莫非是徐福所酿成的灾害,尚未平息?

修儒:应该不是,在我出门之前,有听风逍遥大哥说,铁军卫巡查回报,各地已经恢复正常了,奇怪。

(有人来到)

李剑诗:别郎,胡山的魏掌门步伐趋急,往此来了。

魏长卿:原来是遥星旻月两位贤伉俪,真是好久不见了。

李剑诗:魏掌门有礼了,这位是……

释非瘟:在下贪生道子释非瘟,久闻遥星公子侠名,今日一见此生无憾矣。

别小楼:道者赞谬了,不知两位行色匆匆,欲前往何方呢?

魏长卿:大约一个时辰之前,天下风云碑重启,我想前往一观。

别小楼:原来如此。

释非瘟:三位要一同前往天允山观视吗?

别小楼:抱歉,我们对此事并没太大的兴趣。另日,别某再前往胡山拜访掌门。

魏长卿:好,届时必定厚酒款待,请了。

(两人离开)

李剑诗:别郎,此事你怎样看?

别小楼:天下风云碑重启,必引天下群雄争锋。

修儒;师叔,方才魏掌门说一个时辰之前,刚好是地震发生的时间呢。

李剑诗:修儒说得没错,看来此事另有蹊跷。

别小楼:红尘盛名必有所累,不管他了,我们回埋霜小楼吧。

(走了一段路后)

李剑诗:再五里就进入中原地界,修儒,你真决定与我们回埋霜小楼?

修儒:嗯,师叔放心,我已经向王上、军师,还有榕姐姐说过了,我想跟着师叔学习古岳剑法。

李剑诗:在回去之前,我想再问你一次,为何学剑?

修儒:因为我想救很多人。

李剑诗:如果这是一条漫长又孤独的路,你真能坚持吗?

修儒:我能。

李剑诗:一个人最珍贵的是初衷二字,修儒,我要你记住此时的初衷。

修儒:那……师叔学剑的初衷呢?(李剑诗不语)师叔,别大哥,去埋霜小楼之前,我还想要去一个地方。

李剑诗:是何地方?

修儒:古岳峰。

李剑诗:朝锦之日未到,为何想去古岳峰?

修儒:我想将与师叔相逢之事,告知爹亲娘亲,以及……太师祖,呃,若是,若是师叔不愿意,那修儒自己……

别小楼:诗儿,山路崎岖,不如就陪修儒走一趟古岳峰,成全他的孝心吧。

修儒:别大哥……

别小楼:你不是常说古岳飞瀑的夕阳,是你最怀念的风光,趁此机缘,为夫是否有幸与诗儿一同欣赏?

(李剑诗不语往前走去)

修儒:师叔……对、对不起,是修儒惹你生气了。

李剑诗:你们再耽误脚程,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别小楼:哈。

修儒:别大哥,多谢你,多谢你……

别小楼:什么都不用说了,走吧,往古岳峰。

修儒:(抹泪)是,是……


【苗疆】

苗兵:祭司大人,外面有人求见。

忆无心:请他们进入。

苗兵:是。

(段江辖、荷仪宫主来到)

忆无心:原来是段先生,荷仪姐姐。

荷仪宫主:我们听闻你要继任大祭司举行公祭,所以前来看你。无心小妹,会紧张吗?

忆无心:我不会辜负大家,以及……步前辈的期望。对了,你们回来时,可有看到诸葛大哥跟随风师兄?

段江辖:啊,这……我们在路上是有遇到诸葛穷。

忆无心:只有他一个人?

段江辖:嗯,他要我将书信跟这给你,然后就匆忙离开了。

忆无心:这是……(打开信)原来天首也出手相助,哈哈。

段江辖:里面写了什么?

忆无心:没,只是诸葛大哥讲随风师兄他们不方便出面,因此先回鬼市,至于他……离开鬼市了。

段江辖:啊?他不是还欠天首很多钱?

忆无心:所以他才没空来,因为他要赶紧忙碌他的终生大事了,哈哈哈……

荷仪宫主:喔,原来如此。

段江辖:小仪,你知道了?那是什么意思?

荷仪宫主;以后你就知了,笨人。

忆无心:虽然没办法来,但他还是送来了礼物,一叶秋末。段先生,荷仪姐姐,你们愿意陪我喝一点吗?

两人:当然。

忆无心:(斟酒)话说回来,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我听说你们婉拒了王上的封赏。

段江辖:关于此事,事实上,俏如来有来邀请我们……(说明)

(三人对饮)

段江辖:我们想过了,这才是我们想做的。

忆无心: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的,这杯酒,祝你们一路顺风。

段江辖:你也是。(三人饮酒)


【苗疆•公祭台】

(房内苍越孤鸣换衣)

(众人纷纷来到公祭台)

御兵韬:恭请新任大祭司主祭。

(忆无心走入)

御兵韬:恭请王上主持公祭大典。

(苍越孤鸣走入)

苍越孤鸣:请大祭司祭仪。(忆无心运起灵术)孤王,苍越孤鸣,领祭。(打开祭文)混乱之世,邪魍横行,苗疆受阎王归途所欺,星河草之乱,掀百姓之苦,幸有众士挺身护国。前任大祭司布天踪,为阻断邪人暗步,慷慨赴义。如今英魂飘渺,身虽逝,神长存,黎民感佩,永传后世。(斟酒)

忆无心:一敬天。(洒向空中)二敬地。(洒向地面)

苍越孤鸣:三敬,举国英灵。(双手捧杯饮下)苗疆万土,护佑万民。

(众人哀悼)

枭岳:唉……

(俏如来双手合十悼念)

俏如来:剑无极还是没来?

枭岳:那个……笨人……


【黑水城•破窑】

(风间始看信)

小玉:风间大哥,开饭了,风间大哥啊。(风间始不理)风间大哥?

风间始:啊,小玉。

小玉:叫你老半天了,你都没反应,是在专心看什么?

风间始:我是在看……

小玉:咦,这不是剑无极大哥的剑吗?

风间始:嗯,逆刃刀和这封书信,都是兄长送来的。

小玉:那信中写了什么?

风间始:……他将逆刃刀寄付给我,说自己还没资格使用这口剑。兄长他……


【村庄】

剑无极:这本剑法精要,你们要勤加练习,师父不在身边,要互相监督勉励,明白吗?

小东:我不要啦,我只要师父教我啦。

小夏:我也希望,可以在师父身边……

剑无极:傻孩子,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面了。你们是宫本师尊的徒孙,剑无极的徒弟,要坚强起来,别让人看笑话。(抱了抱两人)

(俏如来与枭岳来到)

剑无极:好了,大家都在等你们回庄。回去之后,代替师父好好照顾村庄的众人。

小东/小夏:是,师父。

(两人离开)

俏如来:枭岳说你有退隐的想法,看来,心意已决了。

剑无极:抱歉,突然做此决定,中原方面的事务,暂时是帮不上忙了。

俏如来:这些事情,我可以处理,我知晓安倍之事对你的打击,无须抱歉。

剑无极:也不单为这桩事情,一方面也是体悟到自己的不足,想要远离尘嚣,四处游历,从头锻炼。

俏如来:想清楚要去哪里了吗?

剑无极:九界之大,能去的地方太多了,银燕至今下落不明,顺道也能探听他的踪迹。这枚戒指是安倍留下,说是万一需要,可以拿它去银槐鬼市找一个叫地宿的人帮忙,现在,交给你们了。

枭岳:安仔不在了,你又要走,以后没人陪我斗嘴,日子是会很无聊呢。

剑无极:不然,我们同行如何?

枭岳:中苗历经灾变,百废待兴,在岳仔恢复之前,他的精神也需要有人传承下去,我还是留下,看是不是有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剑无极:哈,那俏如来,我这位朋友就劳烦你费心照顾了。

俏如来:是俏如来该感谢枭岳壮士对武林的贡献,同时,更要感谢你,保重……

剑无极:你们也……保重。(离开)


【苗疆王宫】

千雪孤鸣/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平身。龙虎山方面?

御兵韬:已由军长打点完毕,所有的避难民众已全数迁出,返回居处。同时也依照王上吩咐,将御定赏赐颁予承乐亲王。

苍越孤鸣:甚好。王叔。

千雪孤鸣:放心,都处理好了,现在有榕桂菲帮忙,原本囤积在孤雪千峰库存的药材也已经分批发出。对啦,就是你送回来的那些药材,都还没用完呢。

御兵韬:感谢千雪王爷出借居处。

千雪孤鸣:真好意思耶。

苍越孤鸣:哈哈,对了,今日好似未见到遥星旻月贤伉俪。

千雪孤鸣:在臭毒鸟带着岳灵休离开不久之后,他们就说要告别,现在已经走远了吧。

苍越孤鸣:无妨,这次多亏他们的协助,以及药神与岳大侠。

千雪孤鸣:我已经跟臭毒鸟约定好了,只要岳灵休恢复,他的第一站,就来苗疆作客。

苍越孤鸣:孤王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届时,苗疆必将盛宴款待。公祭大典时,孤王有见到俏如来在附近,他人呢?

御兵韬:禀王上,在大典结束之后,尚同会派人传讯,微臣便请来人暂待,此刻应该正与俏如来谈话。

(俏如来至)

俏如来: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免礼,孤王听军师说了,你要回中原了吗?

俏如来:阎王归途乱后,尚同会内部会务待整,俏如来正是来向王上辞别。

苍越孤鸣:想起方之墨对你的指控,你也辛苦了,便不相留。

俏如来:其实此次回去最重要的,是想确认另一件尚同会众前来苗疆途中所得知的讯息。

苍越孤鸣:是何事?

俏如来:天下风云碑开启了。

苍越孤鸣:依照定律,天下风云碑一甲子一开,现下时限未到,莫非又有登录其上的四名高手联手开碑?

俏如来:徐福连接水脉的同时,四处皆传出灾情,又有谁会选择在动乱尚未平息之前,作下此举,这是必须厘清的地方。

苍越孤鸣:确实是紧要之事,如此,孤王便不耽搁你了。

俏如来:他日若有闲暇,俏如来会再访苗疆。王上,军师,狼主,告辞。(离开)

苍越孤鸣:军师,你对风云碑了解多少?

御兵韬:根据墨家过去的调查,风云碑,最初也是突然出现在天允山,其石能吸纳气劲,彰显天下第一之名,自此各方人士想借此扬名立威,进而成为中原武林第一大盛事,不过,当时碑上仅有刀剑拳掌等数项,至于其他名目,是随着时代而增加。

苍越孤鸣:九界历史,是否只有中原出现风云碑?

御兵韬:是,对此我们只能推测,是天允山特有的自然异象,或者,是一种超越自然的力量。

千雪孤鸣:超越自然,这样不就是神咯,你是在胡乱讲什么。

苍越孤鸣:军师。

御兵韬:微臣即刻派小尉长查探天允山的状况。

苍越孤鸣:劳烦了。

千雪孤鸣:<这么重大的事情,心机温应该也知道了。>


【还珠楼】

(花园,凤蝶捧茶进入)

凤蝶:主……啊……

神蛊温皇:怎样了,反应如此之大。

凤蝶:你……你在浇花吗?

神蛊温皇:很奇怪吗?

凤蝶:何止奇怪,根本就是异象,天下风云碑开启,真正这么值得欢喜吗?

神蛊温皇:人的一生中,遇到两次风云碑开启已是难得,遇到第三次,还不够令人愉悦吗?

凤蝶:真是无聊。心情这么好,怎不将剑无极的近况一并对我说了。

神蛊温皇:唉,三两句话,好心情差点就被破坏殆尽。

凤蝶:你不让我去找他,又对他的事情只字未提,我不问你,还能问谁?

神蛊温皇:待事情尘埃落定,他自会回到还珠楼,届时你再亲口问他,何必着急于一时。(突来剑气传入)在这等着。

凤蝶:主人。

(楼外)

神蛊温皇:发出如此浓烈的剑气,可知这是明刀明枪的挑衅,剑无极。(剑无极低头不语)不讲话?

剑无极:凤蝶她……

神蛊温皇:若没打算进去看她,又何必多问。刻意以剑气引我出来,只为此事吗?

剑无极:(摇头)我……要挑战你。

神蛊温皇:可知挑战任飘渺的后果。

剑无极:一招,请你全力以赴。

神蛊温皇:你的自信若是让我失望,那……代价非常庞大。

(两人以气凝剑)

[一招决,招未出,剑气已在风中弥漫。随着眼神接触的瞬间——]

[掌行无极,指运飘渺,剑气交错,胜负一瞬!]

剑无极:仍然,不是你的对手。(掌下流血)

任飘渺:此招何名?

剑无极:无名。

任飘渺:哈。(换回)

剑无极:你说得没错,凭我的功夫,根本没资格保护任何人,我会远离这个江湖,请你好好……照顾凤蝶。(欲离)

神蛊温皇:这样的剑术,确实还差得很远,不过……保护凤蝶,足够了。(离开)

(温皇回转花园)

凤蝶:主人竟然跑出去,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神蛊温皇:剑无极来了。

凤蝶:啊,他为什么不进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我?

神蛊温皇:他又走了。

凤蝶:走去哪里?

神蛊温皇:看他的模样,大概是远行吧。

凤蝶:一句话都没对我讲就走,这若没鬼就怪了。

神蛊温皇:你为什么不追上问清楚?

凤蝶:他往哪一个方向去了?

神蛊温皇:西边。

凤蝶:嗯。(走了两步)主人。

神蛊温皇:怎样?

凤蝶:你在弄什么玄虚?

神蛊温皇: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是时候,让你去看这个世界了。

凤蝶:你……你讲什么?

神蛊温皇:剑无极走得不远,你可以好好考虑。

凤蝶:你要我跟剑无极离开?

神蛊温皇:我只是说让你去看这个世界,要与谁同行,江湖路阔,你自己作主。

凤蝶:怎会这么突然?

神蛊温皇:以前,你长居神蛊峰,后来又到还珠楼,多年来,你跟在我的身边,虽曾踏入江湖,经验仍浅,只靠还珠楼的情报了解外面,终究是坐井观天,难道九界之大,你不好奇?

凤蝶:我更好奇的是,放一个人,你会吃饭穿衣吗?晚时会点灯,起床会叠棉被吗?等我回来,你是不是已经饿死,变成尸蛊温皇。

神蛊温皇:嗨呀,你的关心令我感动,你若不想走,便留下吧。

凤蝶:我稍作收拾,即刻出发。

神蛊温皇:方才才说不舍,现在又离心似箭。

凤蝶:刚才要我走,现在又怪我,你到底是要我走还是不走?

神蛊温皇:我讲过了,取决在你。

凤蝶:那你是希望我留下,还是离开?

神蛊温皇:我若希望你留下,就不用开口了。再说,没让你去看世界,你怎知还珠楼的好。

凤蝶:那……我……真正离开了?

神蛊温皇:请。

凤蝶:主人……你自己,保重。

神蛊温皇:唉,不过出一趟远门,无须离情依依,还是你不打算回来了?

凤蝶:我一定很快回来,

神蛊温皇:也不用太快,见识够了,倦了,再回来吧。

凤蝶:主人……

社会:好了,去吧。

凤蝶:嗯。(走了两步)主人,你该不会……因为天下风云碑开了,你要趟这趟浑水,嫌我拖你后腿,所以要我走吧?

神蛊温皇:别多心,你知道我一向以诚待人。(摆手示意凤蝶离开)这楼宇,只怕要冷清一段时日了。


【路上】

凤蝶:剑无极。

剑无极:凤蝶,你……

凤蝶:你一个人要去哪里?

剑无极:我……我也不知,也许到其他地界,寻找银燕的下落,你……

凤蝶:走吧。

剑无极:你……你要离开还珠楼?

凤蝶:是主人要我离开。

剑无极:啊?他……为什么?

凤蝶:因为现在,你比主人更需要我。


【古岳派】

修儒:唉,都这么多年了,东边的窗户一直都没修理好,每次山顶起大风,这些树叶就都会飞进来,扫都扫不完,真的有够麻烦。

别小楼:既然如此麻烦,为何这么多年都没修理好呢?

修儒:听说是太师祖不让别人修理,他说……那是他心中的一个洞。

(李剑诗看着李沉渊牌位发愣)

修儒:师叔,别大哥,你们先四处走走吧,这边我来扫就好了。

李剑诗:我来吧。

修儒:这……(看向别小楼,别小楼点了点头)

别小楼:修儒,你方才所说的东边的窗户在哪里?

修儒:别大哥,你还会修理窗户喔?

别小楼:东西坏了,设法恢复,这有何难哉。

修儒:但是太师祖说……

别小楼:人的心若破了一个洞,便设法补上,解铃还需系铃人。

修儒:好吧,别大哥请随我来。

别小楼:确实破的严重,看来一个人是修不好了。修儒,你来帮忙吧。

修儒:哦,好啊。

(李剑诗回忆:

李玄苏:剑诗,你快跳这扇窗跑,再也别回来了,知道吗?

李剑诗:师兄,我自己跑了你怎么办?

李玄苏:师兄师嫂自会解释,太师祖不会重罚我们,身上的银两有够吗?

李剑诗:有够……有够……

李玄苏:照顾好自己,知道吗?)

修儒:(上香)太师祖在上,弟子李修儒,今日回转古岳峰洒扫。修儒已经寻得本门师叔,日后,修儒会用心向师叔学习剑法,时刻谨记古岳派训示,志存高远,不忘侠道,请太师祖宽心。

别小楼:李沉渊前辈,晚辈别小楼,初次前来叨扰,诗儿既为吾妻,我便且尊称前辈一声祖父,承情思忆,诗儿一切安好,而后人修儒,亦为我等责任,盼望此后,前尘已逝,来者可追。

(三人来到后山)

别小楼:诗儿,先前你说得没错,古岳峰的景色确实美不胜收,乃天下一绝。

李剑诗:嗯。

修儒:还不止如此咧,在这附近还有猕猴桃很好吃哦,师叔对吗?

李剑诗:嗯。

别小楼:喔,那看来此地是修儒的地盘。

修儒:当然哪,师叔,别大哥,你们暂在此等候,我去去就回。

李剑诗:注意安全。

修儒:是。(离开)

别小楼:诗儿,你在生气。

李剑诗:没。

(别小楼抱住李剑诗,李剑诗流下泪来)

别小楼:没事了,为夫都在。前尘已逝,来者可追。


【天允山】

[天下风云再起,众多武林人士,纷纷聚集天允山。]

(高峰上)

老爷:如此风云盛会,或有利可图。

白丑生:老爷这般坦承,不愧为鬼市之人的典范。不过,有人的心思与你同样啊。

老爷:喔……

(天允山下)

随风起:臭六叔,讲什么受伤不能胡乱走,还将我包得像肉粽一样,哼,听到这么趣味的事,怎能不来看一下热闹。

武林人一:这次有名目,没人名,跟以前好像不一样耶。

武林人二:是啊是啊。

武林人三:你们看,剑、刀、掌、拳、险、兵、弓、术、天下第一,其他都好理解,险与兵是什么意思啊。

武林人一:谁知道啊,但这块比以前的好理解多了。

武林人三:以前还有什么天下第一邪,也不知是比什么,比谁的邪气较重吗?

武林人一:哈哈,还有天下第一楼,是要比什么,比室内装潢吗。(脸被打)呃啊……谁打我,是谁打我?

随风起:嘴臭欠修理,咦,那个是不是……很久没见了,冰剑,想不到在这会遇到你。

幻幽冰剑:原来是你这个顾人怨。

随风起:一般人应该先关心我这身的伤势吧,算了不跟你计较,怎样,你对天下第一剑有兴趣啊?

幻幽冰剑:没,我是来找人。

随风起:哎呦,是找旧情人吗,可有需要帮你一起找?

幻幽冰剑:哼,与你无关,闪。(走开)

随风起: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人还真多,生面孔,苗疆的人也来了,这下有趣了。>慕容家的阿叔,连你也来了。

慕容宁:上次匆匆一会,小兄弟今日也要一争风云碑吗?

随风起:别说笑了,我家六叔说你是少见的剑界高手,不一展身手吗?

慕容宁:哈,另日吧。

[正当所有人不明所以,众说纷纭之时,突然!]

(风云碑上现出四句诗)

武林人一:大家看啊,是一首笺诗呢。真元上境誓群英,胜负权衡几烙名。武道风云名不复,终求无二九龙争。

武林人二:神神秘秘,看也看无。

魏长卿:哪里来的琴声?

释非瘟:这位朋友,此地龙邪混杂,多是武林中人,你这琴声只怕不合时宜。

落拓子:嘘……在下正替众人解此笺诗,先别说话,好吗?

魏长卿:如此夸言,阁下是何方神圣?

落拓子:非神非圣,只是一名迷途书生。

武林人一:哈哈哈,书生不乖乖在家读书,来这做什么,别在那丢人现眼了。

落拓子:此言差矣,炎凉世道,纵使一介书生也能救危扶世。

慕容宁:不卑不亢,人中之龙也。

随风起:一群人不识货。

落拓子:真元上境誓群英,胜负权衡几烙名。所指的就是,以内力为契约,内力能达某种境界,便能碑上留名,然后接受下一名留招者的挑战,胜者留名,败者除名。

魏长卿:嗯,后半句呢?

落拓子:武道风云名不复,终求无二九龙争,就更简单了,一人只能报一项,不得重复,待九项顶峰之人皆确定后,九人竞武,比出最后的天下第一。

武林人一:我们书读得不多,你不可骗我们喔。

落拓子:若众人不信我所解的笺诗,那……在下有一帖良方。

武林人一:什么良方?

落拓子:自己发掌一试不就知晓了。

武林人一:哼,闪开,让我来试试看。天下第一拳,咿呀!(碑上无名)怎么会没名,这怎有可能,喝!(再发数拳,仍是无用)

落拓子:就说了,内力达一定的境界才能留名。

武林人一:都你这个臭书生胡乱说,喝!呃啊……(一掌拍向落拓子,却反而受伤)

落拓子:哎呀呀,何必恼羞成怒呢,我走就是了。

慕容宁:敢问先生何名。

落拓子:听雨秀才,落拓子。(离开)

(一旁小七交代手下回去禀报)

武林人三:别理他,你的手怎样了?

武林人一:没……没事,哈哈哈……

武林人二:好,换我来。(发掌无名)

魏长卿:玄毒七杀掌!

武林人三:有了有了,天下第一掌,胡山玄掌魏长卿。

随风起:胡山毒鬼出关了。

武林人二:是你喔,你这个用毒的老妖,怎能名列天下第一。

武林人一:对啊对啊,你是邪门歪道,没资格啦。

魏长卿:天下武功,以强至上,何来正邪之分。(脚下出劲,三人退后几步)

释非瘟:没错,用毒又如何,风云碑乃天下奇物,如今碑上留名,已证明吾友能耐,有谁不服,大可一试。

(玄武真道众人来到)

随风起:嗯,这些人是?

接天岚:云舒苍茫处,霞卷霏微间。天岚扫郁色,虹华照关山。(驾莲花座而降)在下舒云霞卷接天岚,率领玄武真道教众只为朝拜圣物而来,无意惊扰,还请诸位切莫慌张。

武林人二:原来是玄武真道的朋友,但这个地方哪来你们讲的圣物?

接天岚:圣物正在眼前。

(双手合十,众教众亦一同参拜)

随风起,哇,真是奇了,竟然有人将石头当作圣物在拜。

接天岚:朋友,此言差矣。圣物无由升起,更有非常之能,能印证我等凡人之力,你说这般神妙之物,不是上苍所赐,又是什么呢?

武林人三:神经病。

接天岚:我理解诸位朋友的质疑,但若诸位不认同圣物,又因何重视圣物之能?

武林人二:这……既然你说风云碑是圣物,那现在胡山毒鬼已经玷污了它。

接天岚:你就是胡山玄掌魏长卿?

魏长卿:正是。

接天岚:圣物上的名字是你所留?

魏长卿:没错,不知贵教有何指教?(背后掌下凝气)

接天岚:魏英雄,请受我等一拜。

武林人二:等一下,等一下,你们这是做什么啊,这个人是邪道,他没资格!

接天岚:正邪全因一念起,敢于留名碑上,便具备英雄资格。

随风起:哈哈哈哈哈。

武林人二:这、这群疯子,不管如何,让魏妖人名列风云碑,就是武林的耻辱,众人上啊!

(一众人齐上被接天岚拂尘扫退)

武林人二:玄武真道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接天岚:接天岚无意冒犯,但圣物已立规矩,若想夺魁,请先留名其上。

释非瘟:哈哈哈哈,你们这群自诩名门正派的人,也不过尔尔,正如他所说,不服,先证明自己吧,但我看在场,也没有有本事的人了。

周武关之声:谁讲的?

(突来两道气劲留名天下第一掌,两人随即踏入)

周武关:今日,震龙横锁周武关。

定飘生:孤雪飞鸿定飘生。

两人:就是不服你!


【小亭】

(落拓子来此避雨)

落拓子:西北雨啊……

(慕容宁至)

慕容宁:真是恼人的雨水。

落拓子:虽是恼人的雨水,但不也富有诗意吗,下得对时啊。

慕容宁:你号听雨秀才,正巧,我之名号小风时雨,果真是一种缘分。

落拓子:一路跟随,因雨而留,先生有何指教吗?

慕容宁:哈,小兄弟深藏不露。

落拓子:是慕容先生客气了。

慕容宁:我并未报名姓,先生如何得知我名。

落拓子:悉闻天剑慕容府当家,所用乃一柄长九尺七寸之铁扇,搭配先生相貌,所以,在下才妄自推测。

慕容宁:知晓这把铁扇,又有此般见识,莫非小兄弟师承玄机老叟?

落拓子:当然不是,三十年前玄机老叟便已仙逝,他老人家遍识天下兵器武功,其见识怎会是我等小辈能及,告辞了。

慕容宁:且慢,如今风云碑再启,江湖纷乱,不知我可否有幸,请小兄弟一盏薄酒,畅谈红尘盛事?

落拓子:千万别这样说,增广见闻,能与慕容先生结识是我的荣幸才是。

慕容宁:那,这边请了。

落拓子:书生听雨景阑珊,青衫落拓剑锋寒。挥毫横槊江山定,百才无用自求欢。(随慕容宁离去)


【树林】

俏如来:<一路走来,听闻不少武林人士知晓开碑的消息已纷纷前往,嗯……上一次强制开碑,是炎魔幻十郎肆虐中原,就不知这一次是何原因。>

民众一:这次幸好玄武真道帮忙,否则那个水灾……哎呦,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恐怖。

民众二:是啊是啊,刚才听完布道,也让人感觉他们值得信赖。

民众三:我也要去找朋友和家里的人,加入玄武真道。

民众一:我也是,我也是啦。

俏如来:看来因为这次灾难,让玄武真道吸收教众的速度也变快了。

靳铅华:不是玄武真道吸收教众,而是教众需要玄武真道。

(撑伞到来)

靳铅华:身处乱世之纷,玄武真道不过略尽绵薄,嗯……观此相貌,莫非是尚同会盟主,俏如来。

俏如来:在下俏如来,夫人是?

靳铅华:鄙人靳铅华,这厢有礼。

俏如来:听夫人话意,莫非也熟悉玄武真道?

靳铅华:你有兴趣?

俏如来:只是想了解。

靳铅华:一个念头,便是缘分,寒舍正在左近,若不弃嫌,让鄙人以粗茶淡饭招待,闲谈几句,盟主以为如何?

俏如来:怎好劳烦夫人。

靳铅华:招待有缘人,说不上麻烦,请随鄙人来吧。


【小屋】

靳铅华:寒舍简陋,还请盟主莫嫌鄙人礼数不周。

俏如来:夫人切莫这样说。

(协助靳铅华摆桌)

靳铅华:多谢盟主。

俏如来:毕竟受夫人款待,不过举手之劳。虽然这些事情,俏如来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做过了。

靳铅华:盟主责任在身,与令尊令堂应是聚少离多,鄙人能体会。

(饭后)

俏如来:想不到夫人竟有如此手艺。

靳铅华:寻常饭菜,算不上手艺,是盟主不弃嫌。

俏如来:寻常见真性。在这个江湖中,又有多少人想拥有这种寻常,却始终寻求不得。

靳铅华:盟主此语忒沧桑了。

俏如来:哈哈哈,(看到香炉)夫人有礼佛的习惯?

靳铅华:鄙人所礼者,不是佛,是道。

俏如来:此道,便是玄武真道吧?

靳铅华:正是。

俏如来:夫人是玄武真道的信徒?

靳铅华:嗯。

俏如来:此次赈灾,夫人也在行列当中?

靳铅华:赈灾只是治标,唯有自保才是治本。

俏如来:哦?(靳铅华斟茶)多谢。

靳铅华:这句谢,是彰显人与人之间互助的美德。但互助的前提是彼此要有一定的能力,方能事半功倍。在接受他人的帮助之后,也要努力成为能帮助旁人的人。

俏如来:很正面积极的想法。

靳铅华:也是玄武真道的理念。

俏如来:所以夫人才说,不是玄武真道在吸收教众。

靳铅华:吸收教众的举动是为了壮大自己。但玄武真道所要的,是理念遍及民间,让所有的人有能力自保,甚至帮助他人,唯有如此,互助互惠的机制才能永远运行下去,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俏如来:真是充满希望的教义。

靳铅华:正好相反,其实玄武真道深刻明白绝望无处不在,就如同这次的天灾一样。然而每一个人皆有无法依靠亲友的时刻,届时若就此消沉,又该怎样面对之后的人生?人必须学习面对绝望,从中找寻光明。在拥有坚强的心智之后帮助他人,同时将这份坚强渲染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俏如来:俏如来也希望如此。

靳铅华:但这毕竟是一条不简单的道路,盟主应能体会。

俏如来:怎样不简单,也必须走下去。

靳铅华:玄武真道的众人也是抱持这样的想法。

俏如来:与夫人的一席话,俏如来受益良多。感谢夫人的款待,叨扰了一个时辰,俏如来也该离开了。

靳铅华:相逢自是有缘。若盟主他日闲暇,也能到寒舍一叙。

俏如来:届时,就换俏如来借花献佛,烧几道家常菜与夫人交流。

靳铅华:鄙人会很期待盟主的手艺。

俏如来:还是别太期待,怕夫人见笑。

靳铅华:哈哈,外头天雨未止,将门边的伞带上吧,盟主慢走。

俏如来:多谢夫人,请。(持伞离开)

(靳铅华走向香炉前,伸手欲触线香,此时步清云走入)

靳铅华:你回来了,没淋到雨吧?

步清云:我有看到俏如来从这离开。

靳铅华:方才我备了饭菜招待他。若你更早回来,也可与他叙旧。(清云不语)别让过去的黑暗吞噬自己,仇恨,终究不是属于你该走的路。

步清云:原来……

靳铅华:嗯,我知情了,你对殷若微所做之事。

步清云:这是她欠我的。你失望了,就像爹亲与娘亲对我失望一样。

靳铅华:你的心情我能体会。曾经,我也是对命运充满怨怼的人。直到与齐天寿甲接触之后,我才豁然开朗,终究还是必须勇敢面对这个世界。

步清云:齐天寿甲……(声音忽变)玄武真神。啊?

靳铅华:玄武真力已经在你的身上产生作用,变的是你的面容,你的声音,不变的是你的初心、你的经历。学习面对这一切,然后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不再受制于仇恨。记住,你可以选择全新的名字,重启人生,但这不是为了让你逃避,而是让你更有勇气去面对未来。别变成自己所怨恨的那种人,放过自己,好吗?

步清云:(声音改变)是,清云谨遵教宗教诲。


【天允山】

[与此同时,在风云碑,龙争虎斗正在进行!]

周武关:双龙封天!

定飘生:雪海冰川!

魏长卿:这种程度也妄想挑战天下第一,自不量力,玄毒双杀,血凝破腑,喝!

两人:呃啊……(被击飞,同时碑上除名)

魏长卿:还有谁?

老爷:胡山玄掌,修为不俗,现在看起来,他那名在深渊之境的徒弟,所学不足他的七成。

(高峰)

白丑生:老爷心动了吗,何不趁机一展身手?

老爷:呼,不用激了,本总身为生意人,自然晓得待价而沽。


魏长卿:看来这次的天下第一掌,就由我魏长卿拿下了。

随风起:哈哈哈哈,打两只杂鱼,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魏长卿:阁下所指的天地,莫非就是自己?

随风起:啧啧啧,错了,你用头壳详细思考一下,这种打架大会,怎会……(地面震动)没引起那个人的兴趣呢?

(幽灵马车驶入)

老爷:我们可以离开了。

武林人三:那是……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

魏长卿: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

魏长卿:来得好,今日我就要让你一尝失败,玄毒七杀,恶道天煞!

黑白郎君:就是我的快乐啦!

魏长卿:呃啊……(被击飞至风云碑上留下黑白郎君名字)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南宫恨,在此,宣战天下!


[风云碑再启,黑白郎君扬言挑战天下,这场武林第一之争,是否又将使江湖陷入纷乱?

碧空如洗靳铅华与玄武真道所求,真如表面所说一样,或者是另一个阴谋家呢?

神秘书生落拓子,又究竟是正是邪?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多媒体最新强档——金光御九界之齐神箓第二集,天下风云争•江湖暗潮生!]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