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2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390908469
备注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二十四集


【灵界】

(柳生鬼哭来到灵界,欲杀灵尊,独眼龙站在灵尊身旁)

柳生鬼哭:吾之目标,只有灵尊。

独眼龙:想动灵尊,先问豹眼镶金刀。(化出金刀)

灵尊:灵友。

柳生鬼哭:西剑流死门队长,柳生鬼哭,参上。

独眼龙:人称一流刀一流,刀称一流人一流。喝——(攻向柳生鬼哭,柳生鬼哭闪过)

[为除祭司之敌,柳生鬼哭怒现修罗。为护灵尊之命,独眼龙再现豹刀绝式。]

柳生鬼哭:修罗怒炎!

独眼龙:义道一斩!

柳生鬼哭:溘钨斯·灵防。(化出护身气罩,独眼龙一招无效)

独眼龙:嗯?灵盾?

柳生鬼哭:不灭灵炎。

独眼龙:天决一式。

[豹刀式式雄浑,天地会四方,攻守并兼。柳生右臂化气为盾,左掌凝气破刀式。就在此时,灵钟乍响。]

(三人惊异,一道白色人影突然闪出)

灵尊:啊,幽灵魔刀!

[魔刀袭入,灵尊命危,双边危难,独眼龙为义护灵尊。]

(就在气氛胶着之时,柳生鬼哭突来一招,打中独眼龙。白狼乘机闪开)

柳生鬼哭:不动毁灭!

独眼龙:天道仁斩!

(白狼闪过众人,来到封魔台)

[白色狼影现身灵界,目标,幽灵魔刀。钟声剧响,四圣封灵,白色狼影手握刀柄,魔气贯逼而下。]

白狼:喝——区区封印,也想反抗吾。

[圣邪互克,道魔相争,最终,竟是魔高一丈。]

白狼:啊——(拔出魔刀)哈哈哈……(离开魔刀封魔台)

柳生鬼哭:不动毁灭。

独眼龙:天道仁斩。

(就在两招相近之时,柳生鬼哭气劲袭向灵尊,自己被独眼龙豹刀穿体。)

灵尊:悲鸣之盾。(被气劲震退数步)

独眼龙:你……

柳生鬼哭:你能杀死不死之身吗?

(独眼龙听罢赶紧抽刀,听见身后灵尊一声惨叫)

灵尊:啊——(被白狼持魔刀刺穿)

独眼龙:灵尊!

白狼:哈哈哈……

独眼龙:恶灵你!

白狼:喝——(拔出魔刀,灵尊鲜血四涌)

独眼龙:不可啊!(跑向灵尊,柳生鬼哭转身离开)

[瞬息万变之战,独眼龙怒杀魔刀。魔灵、魔刀双体会合,义之刀,魔之刃,交击愤怒仇恨之火。]

白狼:喝——

独眼龙:天道一斩!

(两人激战)

白狼:独眼龙,你奈吾何。

(白狼一掌击在豹眼镶金刀上,独眼龙被击退数步)

白狼:哈哈哈……(化光离开)

独眼龙:灵尊 。灵尊,俺这就带你进去疗伤。

灵尊:啊……灵友,不要费心,吾的伤,已无法可治。

独眼龙:这……俺不信!

灵尊:吾所剩的时间不多,希望灵友能替吾传话,给吾的孙女以及灵界之人。

独眼龙:啊……灵尊啊!


【西剑流·赤羽房内】

(军师一人独自思考,霜站在军师门口,紫出现,手搭在军师肩上)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

赤羽信之介:嗯。

(军师出手欲抚摸紫的脸庞,霜见此情景,赶紧离开,军师的手也顿时停下)

雨音霜:啊……没问题,霜 冷静,冷静。

(回想起军师的话: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要的不是感谢。)


雨音霜:对啊,军师并不需要我的感谢。

(再次回忆军师所说的话:

赤羽信之介:女人要成为八门队长,不容易。)


雨音霜:<我不能让军师失望,啊 为什么,这个心情是……>

(天满道隆路过)

天满道隆:霜,你的脸色很差,你没事吧?

雨音霜:嗯,我没事。

天满道隆:若是毒伤未复就去医部吧,衣川大人来到医部坐镇,她的毒术,是西剑流的第一把交椅,必能为你解毒。

雨音霜:不用,我很好,没事的话,我要继续巡逻了。(离开)

天满道隆:奇怪,霜是怎样了?


【神蛊峰·某房内】

凤蝶:这是主人所炼的白玉还阳丹,能化内伤与血气封闭,你就放在身上,遇上危险也可自保或救人。

俏如来:你的伤势更令人担忧。

凤蝶:我会自行处理,不要紧。

俏如来:凤姑娘,是否我在无意中有所冒犯?

(剑无极来到,靠着门板偷听)

凤蝶:何来此问?

俏如来:双眼是最无法掩饰的灵魂,虽然你很懂得隐藏自己,但我能感受到你对我有刻意的回避,若是我得罪了凤姑娘,请直说无妨,让我有赔罪的机会。

凤蝶:是我抱歉了,你……只是让我想起一个人。

俏如来:谁呢?

(门外)

剑无极:(轻声)唉……(欲离)


凤蝶:我的兄长。

俏如来:那他人呢?

凤蝶:死了。

(剑无极停住脚步)

俏如来:啊,触及你伤心之事,抱歉。

凤蝶:不用放在心上,你还是挂心你的父亲吧,主人应该有事要交代,也请你好好疗伤。

俏如来:那在下,就先不打扰凤姑娘。

凤蝶:嗯,多谢你相救。

俏如来:是我该感谢你们的相助才对。

(俏如来走出,剑无极忙闪开,在俏如来走后进入房内)

剑无极:你,真正没事了?

凤蝶:你听到了?

剑无极:嗯。

凤蝶:我很好。

剑无极:不要逞强。

凤蝶:我的兄长过世十年,我早就走出伤心。

剑无极:那伤势呢?

凤蝶:主人的金创药疗效很好,我没事。(拿出药膏)手来。

剑无极:啊?(伸出左手)

凤蝶:另一手。

剑无极:喔。(伸出右手)

凤蝶:伤口不能随便处理,若有不慎,手毁了,武者的生涯也毁了。(拆下剑无极受伤绷带)

剑无极:虽然外表很凶,但内心,是很温柔。

凤蝶:你吗?

凤蝶:我说你。(处理好伤口)

剑无极:多谢。

凤蝶:这是还你人情。

剑无极:哇~你有放在心上,真感心。(凤蝶沉默)如果我要的,不是人情呢?

凤蝶: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剑无极:没什么。唉,对于银燕,我将它视若手足在照顾,你知道吗?

凤蝶:嗯。

剑无极:我是东瀛的人,你也知道吗?

凤蝶:你的武器很明显了。

剑无极:那,我的真实来历,你想知道吗?(凤蝶微合眼)风间烈,来自东剑道的风间一族。

凤蝶:不就是剑无极吗?

剑无极:真怀念的一句话,但是,我是东剑道之人,除了师父,我只有对你一个人说过,连银燕也不知。

凤蝶:你的家人呢?

剑无极:风间一族,被西剑流所灭,亲人死在我的面前,我却无能挽救,家破人亡,独留我一人。被师父所救之后,遇上银燕,哼,他的个性和我小弟很像,尤其是单纯没心机这点。

凤蝶:所以,你将思念亲人的心情,投注在银燕的身上。

剑无极:嗯,原以为只剩我一个人了,不料,人却活生生出现在我的面前。

凤蝶:是……他吗?

剑无极:嗯。西剑流烧了风间一族的领地之时,我因为伤势过重昏迷不醒。原以为能在黄泉与父亲小弟团聚,想不到,阎王不收我,让我拜宫本总司为师,更加想不到,唯一的小弟,不但起死回生,又忘了自己的兄哥,如今,竟然还是死敌西剑流的爪牙,你说,这到底是噩梦,还是苍天对我开了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

(凤蝶上前,轻拍剑无极的手)

剑无极:呵呵,真丢脸,孤单,真正会使人软弱。

凤蝶:既然伤心,就不要压抑自己,如你说的,不要逞强。

剑无极:你会陪我吗?

凤蝶:嗯。

(剑无极突然抱住凤蝶,凤蝶轻拍剑无极的后背)

剑无极:那你的伤心,也让我陪你,好吗?

凤蝶:(推开剑无极)想太多了。(离开)

剑无极:唉呀,虽然说吃火锅要趁热吃,难道我火开了太旺去烫到。


【神蛊峰·闲云斋】

神蛊温皇:此回请灵尊移灵,用意有二,西剑流的结界被破之后,灵气将会散出西剑流,一来,能取回灵界与人界的平衡,二来,西剑流祭司身受重伤,暂时也无能力再吸取灵能了。

叹悲欢:原来如此。

燕驼龙:哦~是这样,所以你才会请灵尊使用移灵之术。

神蛊温皇:要维持结界,需要消耗非常大量的灵能,而一气化九百之伤非同小可,若非确定西剑流结界减弱,吾也不敢贸然行动。只可惜,灵长牺牲了。

忆无心:灵长……

神蛊温皇:黑龙之事,可再打探,在于赤羽交手之刻,吾有发现一道人影窜入地牢,复又离开,也许,黑龙已被趁乱带出。

燕驼龙:唉,温皇啊,你有看清楚是谁吗?

神蛊温皇:哎呀,燕驼龙,你也太高估吾了,此人身法迅速,又混乱之刻,吾,并没有生了一双千里眼。

燕驼龙:是这样吗?我怎么有感觉,你什么都算的很准。

神蛊温皇:算的很准,就该是两人通救了。

(俏如来进入)

燕驼龙:俏如来啊,你感觉怎样?

俏如来:拜前辈灵丹妙药所助,不甚大碍。

燕驼龙:那就好。

忆无心:若是黑滤滤平安,那我就放心了。

叹悲欢:温皇,吾必须带着忆无心、爱灵灵尽速回返灵界,将事情报告灵尊。

神蛊温皇:请代我转达,多谢灵尊相助。

叹悲欢:是彼此互助。

俏如来:俏如来也感谢灵长,若需要任何相助,请尽管开口,俏如来必定尽全力报答。

叹悲欢:嗯。

神蛊温皇:吾另有一事,可否请教无心姑娘。

忆无心:你称我姑娘?

神蛊温皇:嗯。

忆无心:前辈请问。

神蛊温皇:敢问姑娘出身何处呢。

忆无心:我是灵长自石头堆中捡回的孤儿。

神蛊温皇:地点呢?

叹悲欢:在我发现石头仔之时,已在灵界附近了。

神蛊温皇:嗯……

叹悲欢:温皇问及此事,莫非是知道无心的身世?

神蛊温皇:也许只是巧合,吾若有头绪,会给你们消息。

叹悲欢:多谢温皇。那我们就先离开了。(叹悲欢和忆无心离开)

(凤蝶进入)

神蛊温皇:凤蝶。吾有要事离开,你就顾守在此,注意史艳文的复原情况。

凤蝶:主人,不用吾随行吗?

神蛊温皇:不用。吾要前往孤雪千峰吊祭好友,去去便回。

凤蝶:是。

燕驼龙:于情于理啊,我应该跟你去一趟。

俏如来:晚辈也该前往。

神蛊温皇:无妨,他素爱清静,又怕好友他一见到燕驼龙你,会自西方极乐又返回人间,与你斗上一斗。

燕驼龙:哎呦,那真正能让他起死活生,那更加要去。

神蛊温皇:哈哈哈,我也希望是如此啊。各位,请了。(摇扇离开)

燕驼龙:虽然跟千雪孤鸣斗上数十年,时常骂他该死他该死。但现在真正死了,我的心内却真痛苦,俗语讲的好,饭可以乱吃,话真正不能乱讲。

俏如来:啊……


【神蛊峰·花园】

(月牙岚和银燕各自思考,沉默无语)

月牙岚:哈,当初是我亲手抓走你的二哥,还将你打成重伤,想不到现在,我们两人竟然可以共地而坐。

雪山银燕:我知道你是因为组织的命令,无法选择。

月牙岚:你不恨我?

雪山银燕:曾经。 每个人,总是有无法面对的过去,也都有无法自我选择的时候。我想恨你,但,恨并无法改变什么。

月牙岚:你们中原人的思想,真是让我无法理解。 哈哈,不过,我自己也不是这样。我做梦也想不到,我竟然会作出这些事情。

雪山银燕:如果西剑流只是一个会让你感到痛苦,让你喘不过气的地方,你何不趁此机会放弃?

月牙岚:你不是也认为史艳文之子的身份会让你喘不过气,但,你会选择放弃这个身份吗?

(两人陷入沉默,剑无极的声音传来)

剑无极:束缚自己的问题,要看自己如何去解决吧。

(剑无极,叹悲欢,爱灵灵,忆无心等人过来)

剑无极:是要选择勇敢面对,还是视而不见,选择逃避。

雪山银燕:我没有逃避!

剑无极:哈哈哈!像这样坐在这唉声叹气,然后什么都不做,不是逃避是什么。

爱灵灵:月牙岚,不如,你就跟爱灵灵一起回到灵界吧。

雪山银燕: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剑无极:喂,人家是在问你吗?你是在搭什么腔。

雪山银燕:我……

月牙岚:我知道你的好意,但是,我心里已有决定。所以,我不会跟你回灵界。

爱灵灵:为什么?

剑无极:喂,尖耳朵的,你不会是要回去西剑流送死吧。

爱灵灵:(冲上去抓住月牙岚)爱灵灵不要这样,爱灵灵要月牙岚跟爱灵灵回灵界。

月牙岚:多谢你,爱灵灵。(掰开爱灵灵的手,步出神蛊峰)

爱灵灵:月牙岚!!月牙岚呐!(欲追月牙岚,被叹悲欢拦住)灵长,你为何要阻止爱灵灵!爱灵灵很担心月牙岚。

叹悲欢:好了,爱灵灵,我们先回到灵界再说吧。

爱灵灵:我不要!我不要!

叹悲欢:你可知月牙岚,为何不肯跟你回灵界?你对他的关心与担心,已经让他在无形中,承担太多罪恶感。而让他无法面对你,也无处可去。

爱灵灵:(哭泣)爱灵灵从来都不曾怪过他。我真的不怪他啊!

叹悲欢:就是月牙岚知道你不怪他,所以他才会更无法面对你。而且月牙岚也有他必须去面对的问题。你别再增加他心里的负担,让他好好的去处理他的问题,如果有缘,你们自然会再见面。

(灵鸟飞来)

叹悲欢:是灵鸟。

(灵鸟飞入叹悲欢的手中,变成一封信,叹悲欢拆开观看)

叹悲欢:啊!什么!!灵尊出事了!

爱灵灵:啊!灵长!祖父!祖父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叹悲欢:银燕,剑无极,灵界发生重大变故,我们必须马上赶回灵界处理。你们保重。

雪山银燕:嗯,如有需要之处,请尽管提起,我与剑无极定尽所能。

剑无极:嗯,别客气。

叹悲欢:多谢你们。灵灵,无心。(三人离去)

雪山银燕:唉,希望他们都能平安无事。(银燕身后的剑无极默默点了点头)

剑无极:银燕,你想要做什么?

雪山银燕:我……我担心月牙岚会做傻事。

剑无极:所以你想要追去。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雪山银燕啊,我看……你是不想面对你的父亲史艳文,所以才想要找理由离开吧?

雪山银燕:我没有!

剑无极:既然没有,那你就和我回去。

雪山银燕:可是……

剑无极:可是什么啊?难道你刚才,没有听清楚叹悲欢所说的吗?(银燕一惊)月牙岚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管的,如果现在你追去,你只是让月牙岚他更没有立足之地。你知道吗?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月牙岚错手杀死真田隆三是意外,但也是事实。而他终究是西剑流的人,如果他的选择,是回去面对这一切,也是他有勇气面对现实,与愿意承担起所有的责任。但是你呢!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你的选择又是什么?

雪山银燕:我留下就是。

剑无极:这样才对。走吧。

(银燕向月牙岚离去的方向看了几眼,终于一步步慢慢跟着剑无极离去)


【树林】

[湿冷的林间浓雾,纸伞轻张,杀气内敛,缓步而行的人,无声探视着蛛丝马迹。]

神田京一:<每过十丈才留下一个脚印,此人轻功绝顶。(蹲下观察)与地牢之外的足印相同,而足印陷地已经加深到一寸。代表身负重物,至此已奔行数十里。>来人。

众忍者:是。(现身)

神田京一:回报军师,已找到劫走黑白郎君之人的线索。往中西交界而去。

众忍者:是。(消失)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司正在作法制造定灵珠,柳生鬼哭前来,却发现被一道结界困住,无法接近)

柳生鬼哭:守?(祭司仍专心作法,仿若未闻)灵界已平,中原应再无能与你抗衡的灵者。你又何必……这样强行制造定灵珠,吾恐怕你的身体会撑不住,听吾之言,先将伤养好吧。守!

祭司:九星连珠,百年一次。你叫我如何放弃?

柳生鬼哭:要让西剑流兴盛,还有其他的方法,为何,你要如此执迷不悟。

祭司:哈哈哈……因为我无法选择。

柳生鬼哭:是你不愿面对,

祭司:对一个从来不曾存在的选择,你,叫我如何面对?

柳生鬼哭:吾说过了,这一切,都一直存在吾心中。

祭司:哈哈哈,可惜,太迟了。

柳生鬼哭:只要肯面对,永远不会太迟。薰。


【灵界】

(独眼龙守护着灵尊的遗体,叹悲欢带着爱灵灵和无心,三人赶回)

爱灵灵:啊……祖父!祖父!

叹悲欢:唉……灵尊啊!

(伤心的无心,默默上前,扶起哭倒的爱灵灵)

叹悲欢:灵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独眼龙:唉,事情的经过……(讲述)而灵尊他最后的遗言,就是希望你们能先封闭灵界。

爱灵灵:(哭泣)祖父……可恶的魔刀!可恶的西剑流!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能这样残忍啊!

独眼龙:俺已经交待完灵尊所托付的遗言,俺,誓杀幽灵魔刀,替灵尊报仇!(在灵尊遗骸前深鞠一躬,转身离去)

爱灵灵:为什么,为什么?

叹悲欢:爱灵灵……

爱灵灵:(拿起灵刃)爱灵灵恨西剑流!爱灵灵恨魔刀,我要去替祖父报仇!

叹悲欢:爱灵灵!(抓住爱灵灵持刀的手)

爱灵灵:灵长,你不要阻止爱灵灵。(挣扎)

叹悲欢:爱灵灵,你太冲动了,你先冷静下来。

忆无心:是啊,你先冷静下来。

爱灵灵:祖父死了,你们叫我怎么冷静!

叹悲欢:爱灵灵!!记住灵尊的遗言!(爱灵灵伤心的低下头)你以为灵尊,要我们封闭灵界的理由是什么?

爱灵灵:我不管!

叹悲欢:我们灵界数百年来,一直都是以守护大自然与温暖人心为荣。灵尊之所以要我们在此时封闭灵界,目的,就是不想要让我们染上仇恨的心,不想让灵界变成一个充满仇恨的世界。而身为灵尊孙女的你,爱灵灵,你更有责任,让灵尊理想中的灵界,维持下去!

爱灵灵:我……我……(哭泣)

忆无心:灵长说的没错,你应该好好冷静想一下。

叹悲欢:好了,现在,我们还是先好好处理灵尊,以及哀世间的后事,其他的事情,以后慢慢再说吧。

爱灵灵:祖父啊!(哭泣)


【西剑流·军师房内】

(衣川紫为赤羽疗伤)

衣川紫:果然如此,神蛊温皇,在与信之介大人交掌之时,下了蛊毒。

赤羽信之介:对他,果真不能掉以轻心。

衣川紫:越高段的蛊毒,越难察觉。他下的五阴蛊不具毒素,用途,只在扰乱信之介大人的溘钨斯运行。使你暂且不能动武力。不过,有紫在你的身边,他就无法得逞。

赤羽信之介:紫,你来中原真是为吾解了心头之患。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当初应该让紫随行,才能为你分忧解劳啊。

赤羽信之介:现在,你不是来了。

衣川紫:是不是信之介大人亲自开口,意义不同啊。

赤羽信之介:中原人如此顽强,是在吾意料之外。

衣川紫:提到中原人,紫有一个疑问不解。

赤羽信之介:说。

衣川紫:使毒之人,必以致命剧毒为主,但是,那名小姑娘毒术颇为深厚。使用的,却只是带有催眠效果的麻痹之毒,理论上,双方对战,必以杀人为主才是啊。

(赤羽回忆:

赤羽信之介:不是试探,难道是来杀人吗?

神蛊温皇:杀人?好沉重的两个字。救人,才是我的职责。)


赤羽信之介:嗯?神蛊温皇,你的立场作法,令我越来越好奇了。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有想法?

赤羽信之介:来吾西剑流救人而不杀人,不趁此时削除吾西剑流的人员,反之,却是保留吾西剑流的战力,这其中必有问题。

衣川紫:莫非,他是中原的反间?

赤羽信之介:这点不可能,若以数次交手的经验推断,他频频不予回手,若非要保留退隐的空间,否则必有所图,嗯!

衣川紫:信之介大人有头绪了?

赤羽信之介:藏镜人的忽然出现,又在温皇离开之后,随即停战离去。莫非……是他们两人之间,早有默契与计划。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如果说他自一开始,就不是站在中原立场上,而是苗疆之人,那云十方、俏如来救与不救对他皆无影响,营救史艳文,又是因为藏镜人,这一切就说的通,原来如此。来人。

忍者:现身)是,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传令丑孔明到神唤大殿见吾。

忍者:是。

(忍者离去后,赤羽也随即离开。)

衣川紫:现在,是否要找小姑娘谈谈心事呢?哼哼哼。


【西剑流·丑孔明房内】

(丑孔明正独自一人研读《万毒必解》)

丑孔明:<疑问,书中有数页被撕除,又分别在前半与后半,燕驼龙没可能毁坏自家的秘典。>(想起千雪孤鸣)莫非……

(一忍者进入)

忍者:参见队长。

丑孔明:何事?

忍者:军师有令,要队长即刻前往神唤大殿。

丑孔明:我知道了,下去吧。

(忍者告退)

丑孔明:<赤羽找吾,是为了何事呢?嗯?自那封秘信之后,赤羽虽不动声色,但对吾是处处提防,那封信会是何人所写呢?

(回忆与银燕和天恒君同上雪山的情景)

丑孔明:<知吾有意反叛西剑流之人,只有银燕与天恒君,与时间推算,非常接近,雪山银燕个性率直,那唯有天恒君了,很好。>天恒君,吾到要看你怎样玩的过吾,哈哈哈。

(手扶《万毒必解》)

丑孔明:<现在还不是与西剑流反目之机,那……吾要好好利用这本毒经了。>


【西剑流·神唤大殿】

忍者:禀军师,天恒君求见。

赤羽信之介:来得很快,让他进入吧。

忍者:是。(退下)

天恒君:天恒君拜见军师大人。

赤羽信之介:你此次,误导中原叛逆,并刺伤剑无极有功,所以,本师在此正式宣布,你成为西剑流中原分部组长。其地位可以说是与当年分破云森四组组长相当。希望你能继续努力,为西剑流尽一份心力。

天恒君:多谢军师大人,多谢军师大人啊。属下对西剑流的忠心,可说是日月可鉴,可表天地啊,绝对不会有负军师大人的期望。

赤羽信之介:嗯,你在卧底中原天部总教这段时间,可有其他收获?

天恒君:是,属下在这段时间里,得知了许多情报。

赤羽信之介:说来。

天恒君:当年跟随史艳文的中原群侠,大部分都在史艳文失踪之后选择退隐,但是也有少部分的人前往鞑靼国,等待时机反抗我们西剑流。而就目前军师所知的人物来说,神蛊峰的神蛊温皇,他与剑无极可以说是十分的不对盘。如果想要消灭这班的叛徒,属下认为,这是可以利用的情报。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很好,还有吗?

天恒君:就属下所知,在西剑流之中,也有像属下这种的卧底,潜藏其中。

赤羽信之介:此事你早前已有所报。

(丑孔明来到)

丑孔明:启禀军师。

赤羽信之介:丑孔明,这位想必你不陌生。

丑孔明:哼,当然,一手毁了地部,又使云十方重创,更在空无之洞向吾转达希望投诚西剑流的天恒君,大名鼎鼎啊。

天恒君:呃……哈哈,不敢当不敢当。

赤羽信之介:现在,他是中原分部的组长了。

丑孔明:军师,关于天恒君,属下有一要事禀明。

天恒君:<这丑孔明莫非想黑吃黑,先斩后奏。>军师大人,属下也有一要事禀报。

赤羽信之介:喔……


【树林】

白狼:哈哈哈……嗯?(发现独眼龙追踪,隐藏行踪)

独眼龙:(停下脚步)可恶的幽灵魔刀,魔气突然消失,必是自封魔气。(拿出一颗金色珠子托在掌心)俺,绝对不会放过你。(前行)


【还珠楼·某房间】

(黑龙梦中惊醒)

黑龙:又是这个恶梦。啊……这些人到底是谁?石头仔受伤了,石头仔!石头仔!咦?这不是西剑流地牢。

一剑随风:(进入)你醒了?

黑龙:啊,你是谁?这又是哪里啊?

一剑随风:(点亮灯火)在下一剑随风,你正在还珠楼之内,黑白郎君。

黑龙:啊?又是这个名,黑白郎君到底是谁?

一剑随风:(手指)就是你。

黑龙:我?


【荒野】

(月牙岚独自一人来到月牙岩前)

月牙岚:<想不到一转眼,我已经离开故乡这么久了。不知族内的一切是否安好。>唉……我就这样离开西剑流,现在,又改何去何从?兄长必是为西剑流来到中原,要是因为我所做的事情,而害兄长受罚,那……唉……

(月牙岩前,浮现了银燕的人影)

月牙岚:如果我不是生在西剑流,这一切也许会不一样,但……我既生在西剑流,就好像不管如何,你始终,还是史艳文之子,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拾起一束鲜花)

月牙岚:爱灵灵,现在我总算慢慢明白,你对我所说的话了。(将花朵轻放岩上)希望终有一天,我能像这样放下一切,再与你相见。(走出两步忍不住再次回望鲜花)再会了。

(月牙岚前行,月牙泪已等在前头)

月牙泪:你,终于来了。

月牙岚:是不是组织,下令要取我的性命?

月牙泪:(点头)祭司大人,要我亲自动手。(转身)

月牙岚:大哥!

月牙泪:岚……觉悟吧!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