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2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389053067
备注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二十二集

录入:布布小贴纸


【西剑流】

(温皇赤羽会面)

(画面切回)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单身深入敌营,必有图谋。加强进入西剑流三个要道,关口防守,以防敌人趁机闯入西剑流。 

丑孔明/月牙岚/雨音霜:是。 


神蛊温皇:西剑流共有四大关口,赤羽必会派三门队长守住三关。


赤羽信之介:月牙岚,守住北方关口。 

月牙岚:属下明白。 

赤羽信之介:丑孔明,负责南方山道。 

丑孔明:遵命。 

赤羽信之介:霜,西方林道,更是地牢入口,最有可能是敌人目标所在,你要守住。 

雨音霜:遵命。 

(结束) 

赤羽信之介:好友,请。 

神蛊温皇:这情景,好生熟悉啊。 

赤羽信之介:熟悉吗?吾也难以忘怀。 

(切回)

神蛊温皇:吾会亲自进入西剑流,分散赤羽信之介的注意力。待结界一弱,俏如来、燕驼龙与灵界,即时进入地牢救人。 

俏如来:晚辈明白了。 

神蛊温皇:在救出史艳文之前,凤蝶,你们务必牵制三门队长。 

凤蝶:是。 

(结束) 


(丑孔明、一剑随风暗处观察)

神蛊温皇:一杯不明意图的诚意,吾该用何种的心情接下呢?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温皇,你心惊了吗? 

神蛊温皇:如此惊人的阵仗,虎视眈眈的目光,若是你我立场交换,赤羽大人,面对这种威势,敢问你作何想法呢? 

赤羽信之介:是友,乃是邀请方式;是敌,就是游戏规则。但看你怎样解读我的诚意了,好友。 

神蛊温皇:哎呀,我由衷感受到好友的心意,若没全力回应,那就太过意不去了。 

赤羽信之介:那就直接说明你的来意吧。 

神蛊温皇:马上就进入正题,实在有失礼数。 

赤羽信之介:假探望之名,行试探之实,更失礼数。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认为我是来试探? 

赤羽信之介:喔,不是试探,难道是来杀人吗? 

神蛊温皇:杀人,好沉重的两字,救人才是我的职责。 

赤羽信之介:哦,来西剑流,你是想救什么人呢? 

神蛊温皇:不瞒赤羽大人,吾今日前来叼扰的真相,实是被人所逼的无奈啊。 

赤羽信之介:哎呀,原来这中原,还有人能逼得了你。 

神蛊温皇:是啊,就像为了救人,赤羽大人的三个条件,也让吾不得不低头啊。 

赤羽信之介:这个人,吾要洗耳恭听了。 

[军师暗号一出,西剑流忍者,即时向东北天际射出追风箭。 ]

丑孔明:<神蛊温皇,单枪匹马欲来救人,而西剑流之内,只有两个目标,一是黑白郎君,二是史艳文,赤羽,你会如何应敌呢?本师也该来去扮演尽忠职守的伤门了,哈哈哈……>(离开)

神蛊温皇:这个人不用多久就会到来。 

赤羽信之介:在这个人之前,我更好奇另外一个人,不知好友你可有听过? 

神蛊温皇:喔,是谁呢? 

赤羽信之介:秋水浮萍,任飘渺。 


【天水村】

(剑无极对战风间始)

[眼前的是,是敌人,又是亲人,血花轻散的刹那,究竟是他无情,或是自己太多情。]

剑无极:始!

风间始:啊……

鬼夜丸:喝……(加入对战,剑无极伤)

剑无极:啊,呃,啊,呜。

真田隆三:烈炎狂涛。

天恒君:无极大仔,我来帮你了。(执刀靠近,剑无极反应不及被刺伤)

雪山银燕:啊,剑无极。

(真田隆三天满道隆相继发招)

[眼见师兄中伤,银燕心惊更是心急,无奈双门豁命封锁,一步之遥却是咫尺天涯。]

剑无极:啊,呃,天兵仔,你。

天恒君:哈,我怎样,你今天若没死,我天恒君,是要如何在西剑流之中站起。所以你救乖乖把命交出来吧,剑无极。

剑无极:要我死,没这么简单,啊——

天恒君:啊。

(剑无极反击天恒君)

鬼夜丸:嚇——

风间始:啊——

[鬼夜丸攻击复来,风间始也直取剑无极背门。]

剑无极:啊……

天恒君:受死吧。(再攻)

剑无极:烦人呐!

[就在剑无极腹背受敌,危机之时出现一道人影]

脚仔王:我来了——(击飞天恒君)敢跟我抢丑角的地位,本脚仔王跟你誓不两立,追啊。

剑无极:这脚仔王,总算来对时间了。

鬼夜丸:也改变不了你的死劫,哈哈哈。

剑无极:我跟你说,要死什么人还不知道呢。来喔,一剑、无极。(力战风间始鬼夜丸)哼,第五回合。

鬼夜丸:哼,无极剑法又如何。

风间始:喝。(蓄招待发)

鬼夜丸:始,真的生气了,哈哈哈。

剑无极:风间一刀流,你果然是我的弟弟,我不用再怀疑了。

鬼夜丸:剑无极,面对自家的绝学,你使得出,又接得下吗?

剑无极:你认为呢?来啊。


【野外】

天恒君:哼,你到底是谁,竟然敢破坏本大爷的好事。

脚仔王:哼,你我早就见过面啰,只是戏份都被剪光光。

天恒君:啊?哼,难怪你如此面熟。

脚仔王:废话少说,为了第一丑角的地位,今天,我们两个一定要分一个高下。

天恒君:好,那就出招吧。

(脚仔王抱锤逼近)

天恒君:看,我的。英气撼宇宙,威风震地岳,分身化影不见躯,神忧鬼怕妖魔愁,闪电霹雳无双拳。

脚仔王:哎呀呀呀,什么招式,总共三十一字,这么嚣张。

天恒君:哼,怎么,怕了吧?

脚仔王:去,怕什么。要念本脚仔王也不会念输你。听来。看我的,金光罩五洲,瑞气照七海,轻功飞行胜闪电,龙愁虎惊龟挫屎,妖狂魔疯鬼哀号,脚小仔疯癫拳。

天恒君:什么啊,总共三十六字。

脚仔王:怕了吧。

天恒君:怕,招式的名字嚣张又如何,拼了才知道输赢。

脚仔王:拼就拼,杀啊。

天恒君:死来。

(混战)

脚仔王:唉哟,别打我的脸。


【天水村】

[顾忌剑无极安危的雪山银燕,本是处处防守,一见剑无极恢复态势,燕戟廻闪之间,再度轻取胜局。]

雪山银燕:燕廻九霄。

(天满道隆伤)

天满道隆:啊。

真田隆三:可恶。

天满道隆:好惊人的力量。

雪山银燕:<要将距离拉近。>

[无极剑,一刀流,刹那无声的空间,一瞬生死的交错。]

剑无极:你忘了老爹,为何要将风间一刀流传给你吗,始,这洗脑,真有这么彻底?啊。

鬼夜丸:始,杀了他。

雪山银燕:嚇。

(雪山银燕剑无极两人靠近,共同应敌)

剑无极:哈,不错嘛。这勉强算是有默契。

雪山银燕:要换手吗?

剑无极:好啊。由你对上他,我才不会分心。

鬼夜丸:哼,真顽强怎样。

(天空浮现彩色信号)

鬼夜丸:始。

真田隆三:是组织的暗号。

天满道隆:速速赶回西剑流。

鬼夜丸:喂,道隆,以我之意,还是先杀了雪山银燕与剑无极,再回西剑流。

真田隆三:鬼夜丸,你又要无视组织之令。

鬼夜丸:我只知道组织是先下令,要我们杀了雪山银燕。

真田隆三:哼,你一再无视组织之令,看你要如何向军师解释。(转身欲走)

剑无极:哈,果然是一只夹尾狗,看情形不对就先想走。

真田隆三:剑无极,是你找,喝!

剑无极:这样才对,来喔。

鬼夜丸:哈哈哈,始,杀了剑无极。

雪山银燕:想对上剑无极,就先过吾之关。

鬼夜丸:你这个兔崽子,想死的话,我就成全你。始,杀了雪山银燕。

风间始:是,鬼夜丸大人。

(始出手攻击,剑无极挡招)

剑无极:什么咧大人。你该认的人是我。不是那个缩头矮鬼。

鬼夜丸:剑无极,你!

剑无极:啊,矮子安静点。

鬼夜丸:可恶的剑无极,哈哈哈,我非杀你不可。


【灵界】

(爱灵灵醒来)

爱灵灵:啊。嗯?为何爱灵灵会在自己的房内。

(回忆被月牙岚刺伤一幕)

爱灵灵:爱灵灵还没死,一定是月牙岚手下留情。哈,爱灵灵就知道没有看错他这个人,爱灵灵真是高兴啊。嗯,奇怪,为何没有看到忆无心,和叹爷他们呢。会是被祖父叫去吗?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爱灵灵来至打听外偷听)

燕驼龙:本龙要拜托灵尊你的事情,就是进行移灵之法。

灵尊:要吾进行移灵之法。

燕驼龙:没错。现在西剑流之中,祭司身受重伤,而最具威胁性的军师,又有温皇出手牵制。但若要在不让西剑流察觉的情况下,又要以声东击西之法,进入西剑流解救史艳文,只有拜托灵尊您移灵,将西剑流中的结界降至最低,才能成功。

灵尊:但又要如何知情史艳文是否真在西剑流之中?

燕驼龙:这点喔,那个温皇说他自有办法确认。

灵尊:神蛊温皇此人可信任吗?

燕驼龙:本龙认为他应该是没有问题。

叹悲欢:灵尊,你伤势未愈,移灵之法,需要消耗非常大的灵力,这是否太过危险。

灵尊:不要紧,虽然我受飞瀑怒潮之伤未愈,但移灵之法,还能应付。燕驼龙,吾答应你。

燕驼龙:这样,那我们就准备进行吧。

灵尊:嗯。忆无心,此行的目的,虽是抢救史艳文与黑滤滤,你千万不可冒然行动,以免发生危险。

忆无心:是,灵尊。

燕驼龙:灵尊,那就请您在这张字条内所记载的时间,进行移灵之法,我们也先离开准备行动。

灵尊:哀世间,叹悲欢,你两人也一同前往。

两人:是,灵尊。

爱灵灵:<他们要去西剑流,爱灵灵担心月牙岚会有危险,我不能留在灵界。>


【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好友,你沉默甚久。 

神蛊温皇:你从何处听闻这个名字? 

赤羽信之介:名人,是不会被遗忘的。 

神蛊温皇:同意。就好像中原第一名人——史艳文。失踪五年,中原人依然为他的行踪锲而不舍的追查,而藏镜人再度出现于擎天关,对上黑白郎君。这不禁让人猜测,史艳文在五年前失踪,是否与赤羽大人你们有关啊。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

神蛊温皇:哈哈哈。 

赤羽信之介:你刻意避开我的问题,是心虚吗? 

神蛊温皇:切入主题,才不会耽误到赤羽大人宝贵的时间。 

赤羽信之介:喔,真是设想周到。请问这个主题,你要用什么来交换。 

神蛊温皇:那要看赤羽大人,想要什么啰。 

赤羽信之介:如果是用你,加入西剑流来交换呢? 

神蛊温皇:那赤羽你会交出史艳文吗? 

赤羽信之介:你就是咬定史艳文在吾西剑流就对了。 

神蛊温皇:难道不在吗? 

赤羽信之介:哼,就算是,又如何? 

神蛊温皇:救人,是我的职责。 

赤羽信之介:这句话,是正式宣告与吾为敌了? 

神蛊温皇:如果西剑流愿意放过史艳文,那你我就有交友的空间。 

赤羽信之介:若是我拒绝呢? 

神蛊温皇:一点余地也不留? 

赤羽信之介:区区一名史艳文,值得你放弃退隐的生活? 

神蛊温皇:被人所逼,迫不得已啊。 

赤羽信之介:无奈,史艳文吾是绝计不会换了。 

神蛊温皇:这嘛。


【西剑流外】

(一行人前往救人)

忆无心:黑滤滤,就被关在那个地牢入口。

燕驼龙:他有说艳文有没有在里面?

忆无心:石头们只说,只知道还关著一个人,也被祭司的封印锁住。

燕驼龙:那八成就是艳文了。

俏如来:地牢的入口之处,有封印锁关。

忆无心:封印?

叹悲欢:嗯,确实有一道很强烈的封印,隐隐现形。

忆无心:但是我上次来并没有看见啊!

俏如来:若我猜得没错,这道封印应该是雷同廻向反镜的术法,一经接触,就会反噬闯关者。

燕驼龙:没错,封印现形,应该是与西剑流的结界相通,现在是结界最弱的时候,封印也随之现形了。

叹悲欢:无心,幸亏上次及时阻止你,否者就后果不堪设想。

忆无心:抱歉,是我莽撞了。那这道封印该如何呢?

燕驼龙:不要紧,这还难不倒本博士。

(凤蝶到来)

俏如来:如何?

凤蝶:与主人推测相同,月牙岚,丑孔明,虽然各守北南关口,但三门队长所守之位非常接近。他们防备的地点还是在此地,一旦闯关,其余两门马上就会赶到,丑孔明又游走四处,他应该会是最快到达的人。

哀世间:叹悲欢,你留下相助凤蝶姑娘他们挡住三门,由我们进入。

叹悲欢:好。

燕驼龙:哦,说人人就到。


【西剑流西方】

(丑孔明见霜)

雨音霜:你不在南关守备,来此地做什么?

丑孔明:傻女人。如果我是中原人,看到各关皆有守备,必会采取单点击破。如果他们的目标又是来救人,那你所防守的西方林道,将是最危险的地方啊。

雨音霜:霜的职责,自会誓死守住。

丑孔明:你一个人够力吗?

雨音霜:你不如先担心,敌人会趁你离开南关闯入。

丑孔明:等着看。本师的推测,总是有九成九的准确,说不定……

雨音霜:说不定什么。

丑孔明:雪山银燕也会往此地而来啊。

雨音霜:哼。

丑孔明:哈哈哈。

雨音霜:<雪山银燕,若是再遇,霜必会败你。>


【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不如说说威逼你的人是何人,说不定,吾西剑流能助你。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真是心思敏捷。 

赤羽信之介:怎比得上你口才过人。 

神蛊温皇:赤羽,你就一心要逼吾入世吗? 

赤羽信之介:明枪易挡,暗箭难防,是友是敌简单明了。 

神蛊温皇:其实我有一个衷心的建议。 

赤羽信之介:洗耳恭听。 

神蛊温皇:杀了史艳文。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哈,温皇,这句话若是传出,你不怕成为中原的众矢之的? 

神蛊温皇:朋友一场,劝告该然。留着史艳文,对你们毫无益处。 

赤羽信之介:吾倒要听听你的原因。 

神蛊温皇:若是让史艳文被救,他一定会成为西剑流的大敌。 

赤羽信之介:你真正认为史艳文一定会被救出? 

神蛊温皇:因为你不杀他,我就一定会救他。 

赤羽信之介:嗯?! 

神蛊温皇:赤羽,朋友一场,我是在帮你啊。 

(西剑流结界震动)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啊……哈哈哈。 

神蛊温皇:现在,你还想要知道任飘渺的事情吗? 


【远处】

一剑随风:会是你吗,神蛊温皇? 


【灵界】

灵尊:时刻到了,嚇。(施展术法)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司:想要破坏西剑流的结界,谈何容易。(施咒应对)


【灵界】

灵尊:对抗的灵力远比上次减弱,看了西剑流祭司重伤一事果然不假。


【西剑流西方】

雨音霜:嗯?

(凤蝶等出现)

雨音霜:是你。

(凤蝶施毒,忍者相继倒地)

雨音霜:相同之招我不会再中第二次。


【西剑流地牢外】

燕驼龙:乾坤转换,阴阳顺行,破阵之术。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忆无心:啊,封印破了。

燕驼龙:快走。

(俏如来一行遇阻)

俏如来:啊。

燕驼龙:好啊,这个丑脸的来得真快。

(丑孔明、月牙岚现身)

丑孔明:哈哈哈,燕驼龙,你想做什么呢。

月牙岚:是你们这群中原人。

叹悲欢:大地之风。(挡住两人)快去。

(俏如来等趁机进入地牢。霜现身,凤蝶到来。西剑流三门对上凤蝶与叹悲欢 )

丑孔明:哈哈哈,凭你们两人,想对付我们三门队长吗?

(一人到来)

云十方:加上不才兼劣生呢?

月牙岚:嗯,云十方?

雨音霜:多一名云十方又如何?

(爱灵灵悄悄到来一旁)

爱灵灵:<灵长对上月牙岚,这……>


【天水村】

(脚王与天恒君乱战,银燕天满道隆激战,天空再现彩色信号)

天满道隆:啊,是紧急召回令,看来西剑流出事了。

真田隆三:快点赶回西剑流。

天满道隆:鬼夜丸。

鬼夜丸:啊,真是啰嗦。

天满道隆::速回西剑流。

(三人与始化光离开)

天恒君:啊,夭寿,这下我不溜,命难留矣。

脚仔王:想走,没这么简单。

天恒君:去死啦。

脚仔王:呜,你又打我的脸。

天恒君:溜啊。

雪山银燕:脚仔王,你没事吧?

脚仔王:啊,没事。你不会让人打脸看看喔,那很疼呢。

雪山银燕:啊,对不住。

剑无极:喂,方才,多谢你。

脚仔王:什么啊?剑无极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你再说一次。

脚仔王:快啊,再说一次啊。

剑无极:(将剑架在脚仔王脖子上)想听就去租这集回去看,用AB段重播,你想看多少次都可以,再啰嗦!

脚仔王:呜,我不敢了啦。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哼。

雪山银燕:对了,脚仔王,你怎会在此,而且还会知道天恒君是叛徒?

脚仔王:事情是这样啦……后来神蛊温皇,叫我把一封信交给我大哥,然后我大哥就叫我马上赶来这,而且不能让天恒君下毒手。啊对对对,还有这封信,说是要交给你们的。

(银燕看信)

雪山银燕:啊,什么。原来方才的信号,是西剑流要召回八门队长,现在神蛊温皇与燕驼龙前辈,他们已经闯入西剑流,要解救父亲大人了。

剑无极:啊,银燕,那还等什么,快点把那四个挡下来。

雪山银燕:嗯。

(脚仔王拾信)

脚仔王:雪山银燕与剑无极要尽速拖延四门队长,支援西方林道。嗯,我呢,怎么没写到我?啊我现在要做什么。我看,我还是跟在银燕和剑无极后面,随时照应。没错,我跟。


【野外】

(银燕两人追击天满四人)

天满道隆:不妙,他们追来了。

鬼夜丸:啊,真是烦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爆。

(道路爆炸)

雪山银燕:小心。

剑无极:看也知道。

真田隆三:可恶,真是紧追不舍。

鬼夜丸:前方不远就是西剑流,我们不可让他们追上。

天满道隆:嗯,你们三人先赶回西剑流,此地由吾断后。

(两人离开,真田隆三不走)

天满道隆:真田隆三。

真田隆三:想抢功,没这么简单。

天满道隆:随便你。

剑无极:银燕。

(银燕会意,两人合招)

剑无极/雪山银燕:剑、狂啸!/燕行千里!

天满道隆:不自量力,来吧。

(银燕剑无极两人消失)

天满道隆:什么!

真田隆三:怎么有可能!

(两人急追)

剑无极:哈哈哈,笨蛋。

脚仔王:银燕啊,剑无极啊,等我一下啦。


【西剑流】

(温皇起身,赤羽暗自运功) 

赤羽信之介:<嗯?丹田失利,溘钨斯无法聚集,吾中毒了。好个神蛊温皇。>

忍者:启禀军师,地牢被中原人等闯入,叛徒云十方也出现了。 

赤羽信之介:温皇,你救了云十方,吾已经不与你追究。想不到你,还让他踏上吾西剑流,直接出现在吾面前。神蛊温皇,你说,你要吾如何不杀你! 

神蛊温皇:看你的表情,你应该感觉丹田提不上气力了。 

赤羽信之介:是啊,吾不但中毒,还是吾西剑流之毒。你好个培养奇毒,好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真是冷静过人。你放心,我说过,我不是来杀人的。 

赤羽信之介:所以呢? 

神蛊温皇:交出史艳文,可免去伤亡。 

赤羽信之介:吾讲过了,不可能。 

神蛊温皇:那你只有眼睁睁,看着史艳文被救了。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太过自信,是你最大的失策。 

神蛊温皇:喔? 


【西剑流牢内】

史艳文:锁链的控制力持续降低。

[而在这方面,忆无心循着石语的指示,领着燕驼龙等人,一路破解封印之术,终于来到地牢最深处。]

俏如来:啊,父亲。

燕驼龙:啊,艳文,真的是艳文,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忆无心发现黑龙)

忆无心:啊,黑滤滤。

史艳文:不可靠近,封印会反噬你们的力量。

忆无心:啊,这该如何是好?

俏如来:啊,父亲大人,您受苦了。

史艳文:我不要紧,封灵术的力量已经降到最低,使用正负元力互相抵消就能解开。

燕驼龙:正负元力,不就刚好是俏如来,跟我们魔门世家的元力。

史艳文:是。封灵术同时封住我与黑白郎君,祭司的封灵锁解开之时,会有强烈的灵元放出,务必小心。

燕驼龙:什么?艳文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他是黑白郎君喔。

忆无心:那因何黑滤滤昏迷不醒呢?

史艳文:数日前,西剑流受到攻击,他被祭司封住意识,我也才明白此事,这件事情出去再说吧。

俏如来:我们明白了。

燕驼龙:看我们的。

[俏如来,燕驼龙双双运功,欲解开封灵锁。同一时分——]

(灵尊与祭司斗法)

[这方面,灵术之争已臻胜负之局。]


柳生鬼哭:结界耗损已经到了最极限。守。


祭司:嗯?封灵锁。


(牢内两人封灵锁解开,又有邪力袭来)

哀世间:小心。

史艳文:破邪,灵法反制。


祭司:啊。

(祭司受伤,结界破)


【西剑流外】

雨音霜:啊……

月牙岚:霜。

雨音霜:吾,何时中毒了。啊,结界破了。

(鬼夜丸等到来)

鬼夜丸:可恶。


【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破吾西剑流结界,这是你预定的结果吗? 

神蛊温皇:还有。 

鬼夜丸:军师。 

雪山银燕:前辈。 

赤羽信之介:鬼夜丸前往支援祭司,其他的人,杀死地牢所有的中原人。 

神蛊温皇: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啊不用交待啦。 

神蛊温皇:赤羽,你的功力应该也恢复泰半了。 

赤羽信之介:吾也该感谢你高抬贵手,是用吾西剑流之毒。只是我很想知道,你是何时下的毒。 

神蛊温皇:就在神蛊峰之下,那徐徐飘荡,老山香木之风。 

赤羽信之介:真是百密一疏啊。 

神蛊温皇:吾正在等你尚未发出的王牌。


(天满银燕两方对峙)

天满道隆:军师有令,通杀。

剑无极:来一次总清算吧。

雪山银燕:同意。


【西剑流地牢外】

凤蝶:时间已到,为何还未离开地牢。


【西剑流】

(天满银燕两方对峙,柳生现身)

柳生:嗯。


【西剑流地牢】

燕驼龙:我们快点离开。

(霸气声音传来)

藏镜人:史艳文与黑白郎君…

史艳文:啊,危险。

藏镜人:……只能走一名。呀,啊——

(史艳文对掌回应)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