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2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383252772
备注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二十一集

录入:小懒鹿


【荒野】

(真田隆三与天满道隆围住雪山银燕,剑无极对上风间始)

鬼夜丸:这边,就来完成军师的交代。

雪山银燕:我,绝不允许,再有人伤害我的家人!(握紧燕戟)

鬼夜丸:这句话,引起我想要彻底伤害你家人的冲动了,哈哈哈……(攻向银燕,同时真田与道隆袭向银燕)

[一对三,是逆势的战局,雪山银燕握紧手中的战戟,沉默无声的应敌,是为守护背后那视若手足的师兄。]

(剑无极忆起风间始被杀的画面)

[悲伤的回忆,更为残忍的现实。]

剑无极:你真正忘了我了吗?始!

风间始:敌人,杀死!(攻向剑无极)

[再会的时刻,兄弟竟成对敌,眼前是处处杀招,他却无能重手。]

剑无极:啊……(多处受伤)

雪山银燕:剑无极!(看向剑无极)

鬼夜丸:幻魔诀·灭元!(银燕受创,真田与道隆见势袭向银燕)

[眼见银燕陷入苦战,刀光逼命的刹那——无极之剑,终有抉择。]

剑无极:既然你暂时失忆,我就打到你恢复!(收剑回鞘)来喔,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


【西剑流大牢】

(黑龙昏迷躺在地上)

祭司:考虑的如何?

史艳文:史某,绝不妥协!

祭司:哈哈哈……三个儿子,三条命,用你史艳文一人来换,不值得吗?还是说,你根本不在乎他们的性命?

史艳文:史艳文的性命,不值得什么,但是,我相信他们有自保的能耐。

祭司:你确定?

史艳文:如果,你真正握有他们的性命,今日威胁我的方式,就不是如此。

祭司:哈哈哈……那小空呢?

史艳文:啊……哈。

祭司:怎样?

史艳文:魔之甲若入灵完成,你就不会来逼我,西剑流祭司,你黔驴技穷了吧?

祭司:史艳文!

史艳文:我绝不会向你们低头!

祭司:好,很好,咒语。(史艳文忍住不语)仍是一声也不吭,史艳文,你的硬骨,我一定会打断,哈哈哈……(离开)

史艳文:呃……(吐血)<我必须要设法,离开西剑流,小空。(看见黑龙)嗯?这锁链,是连接作伙的。>


【神蛊峰外】

燕驼龙:<奇怪,剑无极方才留下,对上那个陌生人之后就没有消息,唉哟,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凤蝶:找不到人?

燕驼龙:嗯,本龙是怕,剑无极方才对上那个人,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凤蝶:他不会有问题。

燕驼龙:啊?

凤蝶:(看见石头上天恒君所留讯息)嗯,留书。

(石头上书:剑无极与银燕在东南双荷村被围杀。天恒君)

燕驼龙:(看过讯息)什么啊,剑无极真的有危险,我看,我们要快点赶往双荷村。(欲走)

凤蝶:这……

燕驼龙:救人要紧,不要再迟疑了。

脚仔王:(从空中摔落)哎哟~(摔落地)哎呦喂啊,真正有够疼。

燕驼龙:原来是你这个脚仔王。

脚仔王:哇,大仔啊,真正是你吗?

燕驼龙:不然魔门世家是扫好了吗?

脚仔王:有啦,大仔,我地板还有帮大仔你打蜡,只有亮而已。

燕驼龙:算了,算了,现在你大仔没时间和你五四三,我要先赶去救剑无极。

脚仔王:救剑无极?

燕驼龙:是啊。

脚仔王:我刚才才在路上遇到他。

燕驼龙:是在哪个方向?

脚仔王:呃……我一路从那个方向飞来。(手指方向)我也不知道。

燕驼龙:东北方。(回头看下凤蝶)那他有说要去哪吗?

脚仔王:有啊。

燕驼龙:快说。

脚仔王:他就说他要赶去天水村,帮助雪山银燕啊。

燕驼龙:什么啊。

凤蝶:主人说要避的人,就是天恒君,由此证实,他果真是卧底。

燕驼龙:嗯~说什么是中原在西剑流的卧底,我看,他根本是双面谍。

脚仔王:双面谍,好呛秋的名号。

燕驼龙:(打脚仔王头)呛你的头啦。

脚仔王:呜……这么久没被打了,还是一样痛。

燕驼龙:我看,我这就先赶往天水村。

凤蝶:嗯,此事我必须先回禀主人,之后再前往天水村与你们会合。

燕驼龙:好,就这样说定。

脚仔王:这样我呢?

燕驼龙:你嘛……我看,你就先与凤蝶上神蛊峰,在那等我们的消息。

脚仔王:神蛊峰,不要啦,我还是跟大仔你去天水村好了。

燕驼龙:可是,上面住的神蛊温皇的医术,比你大仔我还高很多倍,连败肾这种病,都是小CASE喔。

脚仔王:呀,大仔你一路顺走,不送喽。

燕驼龙:呿,真是见风转舵,看出出啦。

脚仔王:嘻嘻嘻……

燕驼龙:凤蝶,我这个白痴小汉的,就拜托你了。

凤蝶:嗯。

燕驼龙:那我先赶往天水村了。(离开)

凤蝶:走吧。

脚仔王:YES SIR!不对不对,是YES MADEN!(两人离开)


【神蛊峰·后院亭子处】

[施动玄卦之术,神蛊温皇借奇法,窥天地。] 

神蛊温皇:<四道八门之气,在东北天水村的方向,但在西剑流,尚有四门,这代表有人替补已死的千鸟胜,此人能力又不逊于八门,致使西剑流的结界仍未突破。不过……>(收起术法) 

藏镜人:(来到)救人的事情,安排的如何了? 

神蛊温皇:这句话,实在有问题。 

藏镜人:喔? 

神蛊温皇:尚未听到吾的回答就离去,你怎能当做是答应了? 

藏镜人:你吾之间,有需要这种累赘的答问吗? 

神蛊温皇:唉,西剑流祭司被黑白郎君的一气化九百所伤,结界的力量已经减弱。而四门不在,防守出现漏洞,要闯西剑流,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藏镜人:很好。 

神蛊温皇:不好。问题有三:能牵制祭司并破坏结界的灵尊,也被你飞瀑怒潮击中,难道你认为中你的极招,有这么轻易就复原吗? 

藏镜人:无妨,这件事情你负责。 

神蛊温皇:唉,吾说,你这是报复吾选择退隐之事吗? 

藏镜人:既然你有自知之明,就认命吧。第二个问题呢? 

神蛊温皇:就是那拥有不死之身的死门。 

藏镜人:这你不需要烦恼。 

神蛊温皇:他若超出吾的安排,就会赔上多余的性命。 

藏镜人:你何时也会顾虑他人的性命? 

神蛊温皇:修身养性,佛心来了。 

藏镜人:哈哈哈…… 

神蛊温皇:笑声很怀疑。 

藏镜人:其他之人,不在吾的计算之内。 

神蛊温皇:那吾丑话说在前。

藏镜人:你的人,吾不会动。其他的人,看他们的命了。 

神蛊温皇:第三,黑白郎君。 

藏镜人:他没机会,再来扰乱本座与史艳文最后的决战。(温皇不语)你还要考虑? 

神蛊温皇:坦白说,这步险棋,你下得真绝。 

藏镜人:在史艳文未死之前,吾不会让西剑流这么好过。 

神蛊温皇:要有分寸。 

藏镜人:藏镜人就等你的计划决定分寸,哈哈哈……(消失离开) 

(凤蝶与脚仔王来到)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这位是? 

脚仔王:你好你好,我来自我介绍,我是燕驼龙收的小弟脚仔王啦。 

神蛊温皇:嗯。 

凤蝶:主人,天恒君果然是叛徒。 

神蛊温皇:能掌握之事,结果总不让人意外。令吾感到兴趣的,是一路追踪你们的人。 

凤蝶:一路上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神蛊温皇:我说的是方才,你与燕驼龙带俏如来上神蛊峰之时,追踪你们的人。可有看见此人样貌? 

凤蝶:当时发现有人追踪,剑无极独自留下对上他,我与燕驼龙则是带俏如来上山,所以并没看见对方。 

神蛊温皇:嗯。 

凤蝶:需要我去追踪他吗? 

神蛊温皇:不用,此人必会再来。 

凤蝶:雪山银燕与剑无极在天水村有了危险,是否让我去援助? 

神蛊温皇:静观其变。 

凤蝶:嗯。 

神蛊温皇:看你的神色,是担忧有人会有危险吗? 

凤蝶:你不是有计划吗?我为你需要的人着想而已。 

神蛊温皇:哈哈哈……吾只是说笑,何必生气?我们尚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处理。 

凤蝶:是。 

神蛊温皇:(看向脚仔王。)你,速度有够快吗? 

脚仔王:这不是我在说的,我脚仔王什么都慢,就是落跑的速度快。 

神蛊温皇:很好,那吾有一事相托。 

脚仔王:刚好,我脚仔王也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神蛊温皇:何事? 

脚仔王:阮大仔说你的医术比他还高,是真的吗? 

神蛊温皇:哈,燕驼龙,大名鼎鼎的魔门世家之主,真是谦虚了,怎样呢? 

脚仔王:他讲你有办法医治我的败肾。只要你能帮我医,你叫我做什么都好。 

神蛊温皇:如果吾所托之事你能顺利完成,此病并不难。 

脚仔王:太好了,太好了!什么事情,温皇你尽管说。 

神蛊温皇:吾要你用你最快的速度追上燕驼龙,并将这封信交给他。(取出信) 

脚仔王:(接过)这比吃卤肉饭还简单。 

神蛊温皇:另外这封信,(递给脚仔王另一封信)吾也同样请你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天水村,交给雪山银燕与剑无极。 

脚仔王:这算两件事呢,这样我好像比较吃亏。 

神蛊温皇:与医好你的病相比,你认为吃亏,可以不接受。 

脚仔王:没有,没有啦。是你比较吃亏,我马上就来去。 

神蛊温皇:那就有劳你了。 

脚仔王:我冲!(离开) 

神蛊温皇:只剩四门的西剑流,若放过这天时地利,真是白白浪费。 

凤蝶:只有四门? 

神蛊温皇:其他皆在天水村啊。

(凤蝶吃惊抬眼看向温皇)

神蛊温皇:担忧又何必假做无心?(凤蝶不语)喔~难得不回话。你放心,吾一向不做没把握之事。 

凤蝶:嗯。 

神蛊温皇:现在,只欠东风了。


【天水村】

(真田、道隆、鬼夜丸对上银燕,剑无极对上风间始,继续激战)

真田隆三:怒山狂击!

雪山银燕:燕穿霄!(挡住真田攻击,气劲震得真田后退)

天满道隆:穹苍之涛!

鬼夜丸:幻魔诀十八·凶浪!(两人招式同时袭向银燕)

[连锁攻击左右已至。]

(银燕握紧燕戟)

剑无极: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

风间始:烈焰击,喝——

[一式而出,竟是一式突破,更是一式穿越。]

(剑无极挡过风间始攻击,经过风间始来到银燕身边)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怎样?我来了,现在,二对四。(四人将二人包围)

鬼夜丸:哈哈哈……这样,才有趣味。

(战场旁边,天恒君躲在树后观察)

天恒君:好,真好,真的打起来了,一二三四,四对二,哼,这下我就不信剑无极你不会死。

鬼夜丸:幻魔诀十二·束体缚身!(银燕与剑无极脚下现阵法)

雪山银燕:啊,什么?

剑无极:术法。

风间始:烈焰掌!

天满道隆:天降神威!

真田隆三:山崩地裂!

[封印之术,三人之招,同时攻向雪山银燕与剑无极。]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来啊!(剑出身起,与银燕合力破除封印之术)

鬼夜丸:怎有可能?

剑无极:哈,刚才那下,真是漂亮。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司扶着祭台,身体颤抖,军师进入,见状,连忙上去扶住祭司)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

祭司:吾没事,信之介,替吾办一事。

赤羽信之介:祭司请说。

祭司:吾要你,替吾传话给死门队长。

赤羽信之介:遵命。

祭司:附耳来。(赤羽附耳过去,祭司交代)明白吾的意思吗?

赤羽信之介:是,在下明白。(离开)


【西剑流·柳生房内】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求见柳生大人。

柳生鬼哭:进来吧。

赤羽信之介:柳生大人。(鞠躬)

柳生鬼哭:有何要事?

赤羽信之介:祭司大人要属下前来替他传话。

柳生鬼哭:有事找吾,为何不亲自前来?

赤羽信之介:这……(为难状低头)

柳生鬼哭:说。

赤羽信之介:唉,此事也不能再瞒柳生大人,早前在擎天关追捕黑白郎君之时,祭司受黑白郎君之掌,尚未痊愈,日前,又因为魔刀前来扰乱吾西剑流,祭司为了封住黑白郎君,又强行施展灵术,加强黑白郎君身上的结界,这一连串的行动,让祭司大人的体力与灵力耗损过度,致使无法亲来,只能在灵唤大殿静养,希望柳生大人见谅。

柳生鬼哭:他,无事吧?

赤羽信之介:外伤虽无大碍,但祭司大人始终未能好好休养,内伤迟迟无法痊愈,唉。

柳生鬼哭:他要你转达什么?

赤羽信之介:他希望柳生大人,能答应他所托之事。(柳生鬼哭沉默)祭司大人提及,这是他最后一次向您请求,如果柳生大人仍是坚持立场,不愿相助,那祭司大人也不勉强,不会再麻烦柳生大人您了。

柳生鬼哭:什么意思?

赤羽信之介:属下猜测,祭司大人好像是有意要以自己的力量,完成最后的三门炼化与入灵大法。

柳生鬼哭:嗯?

赤羽信之介:但是,属下担心以现在的祭司大人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承受如此剧烈的负担,若是祭司大人真的决定亲自进行炼化与入灵,这后果,实在让属下不敢想象。

柳生鬼哭:啊……(无奈扶桌)这到底是谁在坚持立场?

赤羽信之介:属下已传达祭司交代之事,不便再打扰柳生大人你的静思,属下先行告退。(鞠躬退出)

柳生鬼哭:你,叫我如何是好,守。


【西剑流】

(赤羽走出柳生鬼哭房内,独自行走,众忍者巡视营地)

忍者:军师。

赤羽信之介:嗯。<想不到祭司大人对柳生大人是用苦肉计,身中一气化九百,伤势始终未见起色,幽灵魔刀的出现,让黑白郎君的肉体失衡,险险化为本体,祭司第二次施下的封印,更加重了他的灵体损耗,西剑流的结界也随之减弱,要完成入灵与三门炼化,这根本是以死相搏,柳生大人若是能改变心意,将是如虎添翼,(看着结界位置)结界明显减弱,又有灵界正在制衡,怕是有心人,会趁此侵入西剑流。>

(霜带着侍卫巡逻过来)

雨音霜:参见军师。

赤羽信之介:霜,传令月牙岚与丑孔明,你们三人注意加强西剑流的戒备。

雨音霜:发生何事了吗?

赤羽信之介:没什么,近日中,恐有袭击,各部要密切注意。

雨音霜:是。(赤羽错身离开)军师看来神色不佳。


【树林】

(月牙岚一人独坐在石头上,耳边似乎响起爱灵灵的声音,慌忙转身)

月牙岚:啊,爱灵灵,(发现只是自己错觉)为何现在没你来扰乱我,我反而觉得心烦,我所作的一切,到底是对,还是错。

(耳边响起爱灵灵的声音:

爱灵灵:爱灵灵要你记得,就算是看起来毫无生机的石头,也会有开出美丽花朵的一天,这个世上的一切,并没绝对的对或错,希望你能用你的真心,去慢慢感受这一切。)

月牙岚:啊,用我的真心,去慢慢感受这一切,哈哈哈……你说,如果我现在,才想要用真心去感受的话,会不会太慢?

(看到一处石头上开了花,走过去拿起)

月牙岚:这就是你给我的回应吗?哈,这个回答,真是有你的风格,但离开西剑流之后,我又能何去何从?


【荒野】

(燕驼龙一路急奔,后面脚仔王在追)

脚仔王:大仔,等我一下啊,大仔!

燕驼龙:(停住脚步)不然是谁在……(转身看到脚仔王从自己身边冲过去)

脚仔王:大仔!(撞在石头上)哇,哎哟喂啊。

燕驼龙:呵呵呵……你不用哀,本龙也知道很痛。

脚仔王:呜呜,大仔,你踩刹车都没通知,实在是不够意思啦。

燕驼龙:你自己油门催太快,来不及挡,关本龙什么代志。

脚仔王:大仔,你都不知道,加涡轮和改电脑之后,人家的马力有多大。

燕驼龙:大你的大头啦,你追你大仔我追这么急,是什么代志?

脚仔王:对喔,就神蛊温皇叫我那这封信给大仔你。(交给燕驼龙一封信)

燕驼龙:(接过信)温皇拿给本龙的,嗯。(打开看)啊,这这这,本龙不快点去办不行。

脚仔王:大仔,到底是什么代志?

燕驼龙:你大仔我,要马上赶去灵界一趟,温皇他应该有交代你还要赶往天水村吧?

脚仔王:对啊,我身上还有一封信,说是要拿给银燕和剑无极的。

燕驼龙:嗯,你大仔我,郑重的交代你,你无论如何都要及时赶到,帮助银燕和剑无极。

脚仔王:喔。

燕驼龙:还有,千万要特别小心天恒君,不要让他有机会下毒手。

脚仔王:天恒君?

燕驼龙:嗯,就是和你抢黑白第一丑角的人物。

脚仔王:啊,这样,大仔你不用交代,我脚仔王,自然会给他处理起来。

燕驼龙:嗯,这样好,你大仔我要先赶去灵界了。

脚仔王:等一下啦,大仔。

燕驼龙:不然是又怎么了?

脚仔王:大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脚仔王什么都不会,就溜最快,现在叫我去帮助银燕和剑无极,根本就是去送死。

燕驼龙:呿,真是拿你没办法,现在时间不够,你大仔我就先教你一些简单招式,至少让你可以自保。

脚仔王:多谢大仔。

燕驼龙:那你就准备看来,喝——(掏出一把大锤)

脚仔王:啊,还是铁锤。(欲逃,被燕驼龙捶中)


【神蛊峰·某房间内】

(俏如来躺在床上,醒过来)

俏如来:嗯……我的伤势痊愈了。<这个所在是?神蛊峰。>

凤蝶:(进入)你醒来了。

俏如来:(起身)啊,是凤姑娘,我怎会在神蛊峰呢?

凤蝶:燕驼龙带你来,请主人帮你医治。

俏如来:原来如此,我又再度为你们带来麻烦啰。

凤蝶:随我来吧,主人要见你。

俏如来:请凤姑娘带路。

(两人离开来到闲云斋)

俏如来:俏如来多谢温皇前辈救命之恩。

神蛊温皇:医治你伤势的人虽然是我,但我也是受人之托。

俏如来:无论如何,两位的恩情,俏如来必当图报。

神蛊温皇:在那之前,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不知你敢不敢。

俏如来:前辈请说。

神蛊温皇:闯西剑流。

俏如来:目的是?

神蛊温皇:救史艳文。

俏如来:啊!父亲果真在西剑流之内。

神蛊温皇:如何,敢去吗?

俏如来:营救父亲,俏如来赴汤蹈火也绝不犹豫,但要闯西剑流必须要有周全的计划,将伤害减到最低。

神蛊温皇:冷静又谨慎的人,谈起要事总是很切中核心,我已安排好了,就不知你信不信吾?

俏如来:俏如来没怀疑的理由,愿闻前辈计划。

神蛊温皇:听来……(讲述计划)

俏如来:这……

神蛊温皇:怎样?

俏如来:岂能让前辈你们涉险!

神蛊温皇: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我们若不去,那史艳文也许永无见到天日的机会了。

俏如来:我明白了。

神蛊温皇:很好。


【灵界】

(灵界众人均在,燕驼龙讲述中)

燕驼龙:所以本龙希望你们灵界也能助我们一臂之力,救出艳文和黑滤滤。

灵尊:想不到,那个黑滤滤,竟然有可能是黑白郎君的意识之一。

燕驼龙:所以啊,想要克制幽灵魔刀,并将它重新封印,只有救出黑滤滤一途。

灵尊:嗯。

燕驼龙:而且神蛊温皇也答应帮助我们牵制西剑流的军师,加上听说他们的祭司也正在疗伤之中,无法操纵溘钨斯之力与结界,另外八门队长,目前也有四门不在西剑流之中,想要顺利救人,此时正是最好的时机。

灵尊:可是西剑流之中的地形与状况,你吾都无法明了,这要如何救人?

忆无心:禀灵尊,无心能与石头交谈,上一次也是由石头带无心一路进入西剑流,如果无心去的话,就可以借由石头们的力量,找出黑滤滤与史艳文的所在位置。

燕驼龙:那是如此,就太好了。

灵尊:吾不同意!此行前往西剑流救人,可说是深入龙潭虎穴,危机四伏,无心你的灵气尚弱,若这样前往,吾怕你会出事。

忆无心:灵尊,无心不怕。

灵尊:这……

叹悲欢:灵尊,不如就由属下陪同石头前往?

哀世间:灵长,灵尊伤也未痊愈,而大师兄也尚未出关,我看,就由我陪无心去一趟,你就留在灵界协助灵尊吧。

忆无心:那就这样说定了,灵尊,灵长,你们就答应吧。

灵尊:哀世间,忆无心就交代你照顾了。

哀世间:是,灵尊。

叹悲欢:石头仔,记得,千万不可离开哀世间身边,也千万不能冲动,知情吗?

忆无心:无心知晓。

燕驼龙:对了,灵尊,本龙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灵尊:何事?

燕驼龙:就……


【神蛊峰外】

[神蛊峰之下,幻灵眼正在暗中监视,而在幻灵眼的视线死角之处,还珠楼杀手一剑随风,也静静守在峰下,就在此时,一道光芒飞驰而出。]

(神蛊温皇现身)

[神蛊温皇头戴纶帽,缓摇羽扇,昂步踏出神蛊峰了。]


【西剑流·神唤大殿】

忍者甲:(进入)启禀军师,幻灵眼回报,神蛊温皇已经离开神蛊峰往西剑流来了。

赤羽信之介:(转过身)哦~

忍者乙:(进入)启禀军师,神蛊温皇送来拜贴。

赤羽信之介:呈上。

(赤羽展帖,上书:数日前,承蒙赤羽大人厚爱邀请,又耳闻西剑流受到攻击,在下实为担心好友,引人送来拜帖一封,欲亲自登门拜访赤羽大人,一解为友焦心之愁,神蛊温皇。)

赤羽信之介:好个为友焦心之愁,神蛊温皇,你来的时机,也未免巧妙,哼哼哼,传令三门队长,守住重要路口,各组人员全面备战。

两忍者:是。(退下)

赤羽信之介:(展开朱扇)神蛊温皇,本师要你来有路,回头无门 !


【西剑流】

(赤羽率众在路上迎接温皇,温皇来到)

神蛊温皇: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往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别来无恙。

神蛊温皇:唉呀,劳动军师大人你亲身来迎,在下实在不敢当,又万分感动。

赤羽信之介:让好友你远道而来,本师,当然要亲自为你接风洗尘,来人。

(下属抬出酒席)

赤羽信之介:酒席已备,温皇,请。

神蛊温皇:那吾就叨唠了。(弯腰作揖)

(两人相对而坐)

丑孔明:(躲在树后面)哈哈哈……<好个糖霜嘴,砒霜心,两人根本就不安好心,神蛊温皇,吾就要观你有何本事,一斗这西剑流的赤羽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斟酒)好友,请。

神蛊温皇:这情景,好生熟悉。

赤羽信之介:熟悉吗?吾也难以忘怀。

神蛊温皇:那敢问赤羽大人,这杯酒,是谓何意?

赤羽信之介:诚意。

神蛊温皇:一杯不明意图的诚意,吾该用何种的心情接下呢?

赤羽信之介:哈哈哈……


【天水村】

(西剑流四门围杀银燕与剑无极,天恒君躲在树后)

天恒君:<剑无极快死,雪山银燕快死,你们要是不快点死,我是要怎么升官。>

剑无极:喂,银燕,你还撑得住吗?(银燕挥舞燕戟)好啦好啦,我知道你现在很勇啦。

雪山银燕:我没这个意思。

剑无极:呿,牛就是牛,你听不出来我在开玩笑吗。

鬼夜丸:哈哈哈……你们两师兄弟,就慢慢享受,你们人生最后的一刻。

剑无极:哈,想不到我们的最后一刻,还比你的命长,真是悲哀。

鬼夜丸:是不是比我的命长,马上就能清楚,喝——(四人齐攻)

剑无极:来喔。

雪山银燕:小心。

(四人激战)

天恒君:我看,还是我自己趁机出手比较稳,(拿出一把匕首)谁,谁,是谁比较输面?(观察局势)

天满道隆:天罗地网!

真田隆三:山河之怒!

雪山银燕:雪燕回旋!(挡下两人之招)

剑无极:啊,银燕。

鬼夜丸:有时间关心别人,你就先关心自己吧。幻魔诀二十·幻夜冥空!(风间始也同时攻击剑无极)

剑无极:呃……(受伤吐血,连连后退,风间始再次攻向剑无极)

天恒君:(手拿匕首)无极大仔,我来帮你了!

(风间始长鞭打到剑无极手臂,抬头同时,天恒君拿着匕首向自己刺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