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1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379303093
备注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十七集

录入:小懒鹿


【孤雪千峰】

[孤雪千峰千年雪洞,突然发生巨大的爆发,爆炸的威力震撼天地,冲破天际,连千年不止的风雪也遽然停止,就在此时,洞内出现一道神秘人影。]

(一位浑身雪白之人带着一头雪白狼兽出现)

神秘人:哈哈哈……

狼兽:呜……

(神秘人带着狼兽离开,经过千雪孤鸣尸体时,狼兽扑上去嗅)


【神蛊峰下】

雨音霜:雨音霜,指教。

(银燕有些迟疑)

神蛊温皇:雪山银燕,云十方的性命,就握在你的手上了。

雪山银燕:(握拳下定决心)今日之战,雪山银燕非胜不可!

赤羽信之介:他非胜不可,霜,你呢?

雨音霜:雨音霜,将让你绝望!

(两人开始战斗)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你将后悔莫及。

神蛊温皇:输赢非是天理定数,后悔岂能随意断言。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你的自信,要看他争不争气。

(银燕与霜持续战斗)

雪山银燕:可恶,看燕回千里!

雨音霜:寒冰映月!(化消掉银燕的招式)一点也没进步。

雪山银燕:喝——

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你真是总司之徒吗?>

雨音霜:无趣之争,令人厌烦。(短刃回转,银燕被霜刺中,胸口流血)

(凤蝶拿了两只茶杯放在温皇面前,倒茶后退)

赤羽信之介:温皇,这局你输不起。

神蛊温皇:唉,是啊。

赤羽信之介:那该说你太有胆量,或是,不将云十方的性命当一回事?

神蛊温皇:男人是受不了诱惑的动物,特别是输赢的挑衅。

赤羽信之介:嗯?<温皇看似信心十足,但雪山银燕对上自解封印的霜,并没赢面。>(温皇端起茶杯嗅其茶香)<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呢?>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也来一杯吗?

赤羽信之介:美意心领。 

神蛊温皇:可惜,可惜啊。


【荒野】

刀缺忘尘:总门。

俏如来:(看见一地尸体,握拳)带众人走!由吾断后!

千鸟胜: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就凭你?!

俏如来:就凭我!

刀缺忘尘:众人快跟我走。(村民跟他离开)

俏如来:想走?!(挥手,旁边忍者上前追赶,俏如来用禅杖在地上画一法阵,两人死亡)

千鸟胜:嗯?当初救走剑无极与雪山银燕的白衣人,就是你吧?传闻你是史艳文之子,来,尽管出招,让我看看史艳文的儿子有什麽出息。

俏如来:红尘轮回众生顾,因果循环有定数,放下屠刀虽成佛……

千鸟胜:死到临头,也想讲经说教吗?

俏如来:(握紧禅杖)愿坠三途灭千魔!俏如来,今日开杀!

千鸟胜:灭杀邪焰!

俏如来:如来圣印!

千鸟胜:哈哈哈……单凭防御之式,何足为惧。

俏如来:也是,喝——

千鸟胜:<嗯,是火属。>

俏如来:如来圣焰!

千鸟胜:燎原火!

[俏如来攻守并兼,杀得千鸟胜错愕难当。]

千鸟胜:<不对,这火焰之招不是溘钨斯,他的溘钨斯只用在防守。>

[千鸟胜一时分神,俏如来后势已到。]

俏如来:哈——

千鸟胜:啊!(受伤)

[防式难破,攻势相当,受到全面克制的千鸟胜,渐趋下风,怒火更炽。]

(千鸟胜想起了军师大人的话:

赤羽信之介:如果他的防御之招,是传自宫本总司,以你们之能无法可破,取胜之方,唯有一法。)


千鸟胜:我无法相信,我无法相信,我不相信,我无法取你这个次等人种的性命!溘钨斯,灵防·水行并生!

俏如来:圣印·封!

(忽然天空出现烟花信号)

千鸟胜:哈哈哈……你知道这代表什麽吗?代表又一个次等村落被我们西剑流所灭。而方才那些次等人种,应该也被消灭了。

俏如来:千鸟胜,可知,如来也会因你而动怒!

千鸟胜:千鸟胜,绝无可能失败!(手掌流血)


【某村庄】

真田隆三:废物,这没你出手的余地,你乖乖站在那看戏。

月牙岚:哼,我也没有要帮你的意思。

真田隆三:哼,女人,今天,我就让你体会,反抗西剑流的后果!

爱灵灵:什么女人,我叫爱灵灵,天灵地不灵,我有爱灵灵。

真田隆三:你叫什么灵,后果都一样!喝——(两人交战)

[月牙岚见爱灵灵处于下风,性命顷刻,心生矛盾。]

月牙岚:我……<我该如何作呢?>

真田隆三:不自量力,还想逞强,喝——(出招袭向爱灵灵)

爱灵灵:啊……(受伤吐血)

月牙岚:啊……(欲上前)

真田隆三:啊,月牙岚,你想趁机抢功?

月牙岚:啊,谁要跟你强功!

真田隆三:没有最好,哼!(转向爱灵灵)

月牙岚:<爱灵灵,你快逃啊,为何你要如此坚持,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爱灵灵:爱灵灵,要争取时间,让……让村民顺利逃离。

月牙岚:啊。

真田隆三:你在说什么废话!

爱灵灵:哈哈哈……爱灵灵想什么,你……你永远也无法了解!

真田隆三:哼,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你将死在此招之下,山河之威!喝——

爱灵灵:天灵地不灵,我有爱灵灵。(爱灵灵运招,月牙岚同时运招欲挡)

[就在爱灵灵性命危急之时,突然一道灵光出现,挡下真田隆三之招,并顺势救走爱灵灵。]

真田隆三:什么!

月牙岚:啊。(收招,松一口气)

真田隆三:为什么方才你不出手阻止对方逃脱?

月牙岚:你不是说,没有我这个废物出手的余地吗?

真田隆三:这……

月牙岚:哼,自己狂妄自大,不准他人插手,让敌人逃脱之后,反想将责任全推给别人,这,不是比废物更不如吗?

真田隆三:月牙岚!想死的话,尽管来吧!

月牙岚:记得现在你的任务是什么,如果想杀,待任务完成,你大可向军师请求,让我们一决死战。

真田隆三:哼,我这就去向军师禀明,我任务失败,是因为你的失职,一定要让你再尝戒灵鞭的滋味。

月牙岚:随便你。

真田隆三:哼!(离开)

月牙岚:要争取时间,让村民顺利脱逃,哈。


【孤雪千峰】

(剑无极急奔来到孤雪千峰)

剑无极:可恶,为什么这一路上,一直没有看到那只雪山银牛和天兵仔,(四处找)难道是我走错路了?

(忽然看到地上一具无头尸体)

剑无极:嗯?无头尸,雷击,术法,难道是丑孔明?难道是遇上丑孔明逼杀而逃入孤雪千峰深处?进入一探。

(剑无极进入孤雪千峰深处)

剑无极:看似曾发生一场大混战,但是……(看到地上一双脚印)现场并没第三者的足迹,而且残留的溘钨斯迹也没银燕他们的气息,这股怪异的溘钨斯,到底是谁所遗留的,而银燕,他们又是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已取得解药而赶往神蛊峰解救云十方?嗯。前往神蛊峰。(离开)


【荒野】

俏如来:喝——

千鸟胜:喝啊!

[怒怒怒,如来怒上眉山,圣印会狂焰。景门封招在手,暗招已备!]

(千鸟胜回想:

赤羽信之介:当年总司攻防双式之初,曾经出现过破绽,这个窍门唯我与月牙泪知情。唯一的取胜之法,便是在防御转换攻势之时,在左肩三吋之下会露出破绽。唯求两败俱伤全力突破之后,趁其气力未复,无法回招之刻,抢其性命!)


千鸟胜:赦野封炎!

俏如来:圣印·佛言锁关!

(两人招式相对,就在两人对招之时,千鸟胜暗招已到,击中了俏如来的左肩三吋之下 ,俏如来被击退。俏如来及时发招震退千鸟胜,两人都身负重伤口吐鲜血)

千鸟胜:(吐血)你与宫本总司到底是什麽关系?

俏如来:无可奉告!(身体摇摇欲坠,吐血)

千鸟胜:哈哈哈……俏如来,你的防御之势已被我所破,真气也被锁住,再一掌送你归阴!(出招)

燕驼龙:额,我来了!(挡住攻击)

燕驼龙:哦,你这个冲天炮,看本博士的五行炼生术,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相生,五行相克。

千鸟胜:燕驼龙,哼!俏如来,你命不该绝,走!(离开)

燕驼龙:哼!算你走得快。(俏如来渐渐支撑不住,燕驼龙扶住俏如来)夭寿啊,怎会伤的这麼严重。

俏如来:前辈,水明村的村民?

燕驼龙:啊,刀缺忘尘都已经安置好了,你先烦恼你自己啦。

俏如来:那就好,啊!(倒下去)

燕驼龙:哇哇哇……左心脉受损,真气被锁。我看要再送往神蛊峰急救了,温皇啊温皇,你就送佛送上天吧。(背着俏如来离开)


【西剑流大牢】

黑龙:朋友,朋友你醒过来啊,朋友!(看到对方手掌微动)啊,有反应了,朋友。

(对方身上铁链散发光芒,随即又昏迷过去)

黑龙:啊,锁住我的铁链,也会吸取力量,难道是咒印的关系?

(黑龙伸手触碰与对方监牢相通的窗户,被窗户封印力量弹回,黑龙捡起一块石头扔进对方监牢)

黑龙:<他的牢房,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封闭,而锁住他的锁链,看起来也更为凶残,莫非,这就是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吗?>


【神蛊峰下】

(银燕和雨音霜继续激战)

雨音霜:无心一战或是无力还击?(丢出短剑在银燕面前)

雪山银燕:你!

雨音霜:用你面前的短剑自尽吧,我不想弄脏自己的手。

雪山银燕:雪山银燕绝不认输。(把剑丢回霜手中)

雨音霜:哼,自取其辱。

(两人战斗继续)

赤羽信之介:嗯?<雪山银燕的溘钨斯,增强了。>

神蛊温皇:看来,是胜负未定。

赤羽信之介: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神蛊温皇:背水一战,或有转机。

赤羽信之介:哼!

雨音霜:嗯?霜雪纷飞!

雪山银燕:燕子归巢!

雨音霜:你!雪刃飞霜!

赤羽信之介:<雪山银燕使用的溘钨斯确实十分特殊,但,要依此断定他的溘钨斯就是总司所传,是否太过武断?>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有心事。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将注意力全放在吾身上吗?

神蛊温皇: 军师大人乃是吾座上嘉宾,吾岂敢轻待。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此话怎说,不可能是担心吾会出手吧?

神蛊温皇:哈哈哈……有时候,文斗,可是比武争来的可怕。

赤羽信之介:这方面,你是高手。

神蛊温皇:(反转羽扇)班门弄斧啊。

(战斗继续)

雨音霜:还不认输?

雪山银燕:我不能输。

雨音霜:哼,不到黄河心不死,玄冰辟地!

雪山银燕:圆石九变,收!

(银燕被打的后退几步,吐血,剑无极到)

剑无极:啊,银燕。

赤羽信之介:<嗯,剑无极。>

(剑无极欲上前,凤蝶拦住)

剑无极:啊,你也在此。

神蛊温皇:哦~兄台与吾心爱的蝴蝶相识啊。

剑无极:喂,不然你是谁,还心爱的蝴蝶咧。

神蛊温皇:在下乃神蛊温皇。(剑无极精神一敛)雪山银燕对霜之役,乃是君子之争,不容他人干涉。

剑无极:(观望)嗯,既然如此,我看戏就是。

(凤蝶挥手让剑无极退开)

剑无极:安怎,都这么熟了,见面不打个招呼对吗?

凤蝶:哼!

剑无极:不应声,还哼一声,莫非,是咱们这一揽之亲,还不能让人知情。(故意撞了凤蝶一下)

(温皇无动于衷)

凤蝶:别故意了。

剑无极:这休门队长,也长的人模人样,银燕呐,你还不赶紧拿出男子汉的气概。

(银燕手臂又被划上一刀,剑无极单手按上剑柄)

剑无极:嗯?!

凤蝶:又口是心非。

剑无极:有吗?

凤蝶:没吗?

神蛊温皇:莫心急,莫紧张,定下心来仔细观战,此战不止雪山银燕,对剑无极你,也很重要。

赤羽信之介:<剑无极所使用的无极剑法,究竟是否是总司所传呢?>(往前走了几步)温皇,雪山银燕败象已现,你还要坚持?

神蛊温皇:并未听到银燕认输啊,赤羽大人,你在心急什么,还是说,你比我更在乎这场赌局?

赤羽信之介:(打开朱扇遮住半边脸)<看似在乎,又似无所谓,莫非,你真不在乎云十方的生死,以及雪山银燕的输赢,难道?>(合扇)<真正落入圈套的是我。>

(温皇饮茶)

剑无极:其实我认真想过一件事。

凤蝶:嗯?

剑无极:我已经我讲话已经很超过了,有人比我更机车,你讲是吗?(推了凤蝶一下)

凤蝶:习惯就好。

剑无极:是对他习惯,或是对我习惯?

凤蝶:有差别吗?

剑无极:有。

(温皇继续饮茶) 


【灵界】

(灵尊与一神秘人站在封魔台前,叹悲欢抱着重伤昏迷的爱灵灵回来)

叹悲欢:灵尊,灵友。

灵尊:(看见爱灵灵)这是怎么一回事?

叹悲欢:爱灵灵她不知为何,竟对上西剑流,而被打成重伤。

灵尊:啊,西剑流。

(叹悲欢放下爱灵灵,灵尊为爱灵灵治疗,爱灵灵醒过来)

爱灵灵:哈哈哈……原来灵界的人死之后,还是回到灵界。

灵尊:我一个笨孙女,什么死不死。

爱灵灵:啊,爱灵灵还没死。

灵尊:你是被叹悲欢救回。

爱灵灵:(转身)多谢你,灵长。

叹悲欢:爱灵灵,此后你千万不可再如此冲动,冒然对上西剑流。

爱灵灵:西剑流的人正在人界四处捉拿童男童女,而且所到之处,尽是一片狼藉,死伤无数,爱灵灵实在无法坐视不管。

神秘人:嗯?

灵尊:看来西剑流正在进行一件可怕的计划。

叹悲欢:灵尊,需要进行什么行动吗?

灵尊:西剑流之中,尽是极恶之徒,想对上他们,必须从长计议。

爱灵灵:月牙岚不同,(众人看向她)爱灵灵说,月牙岚与其他西剑流的人不同,月牙岚他不是坏人。

灵尊:灵灵,你涉世未深,难免会看错人。

爱灵灵:爱灵灵没看错人,月牙岚他真的与其他西剑流的人不同,爱灵灵想帮他拉出西剑流。

灵尊:唉,爱灵灵,你太天真了。

爱灵灵:灵尊,请你相信爱灵灵,爱灵灵绝对不会看错人,啊。(伤口疼痛)

灵尊:爱灵灵,你伤的不轻,有什么事情,就等你伤好再说,你先下去好好休息吧。

爱灵灵:可是……

灵尊:你连祖父的话也不听。

爱灵灵:唉,爱灵灵下去疗伤静养就是。

灵尊:这样才对,快去吧。(爱灵灵离开)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起。

叹悲欢:爱灵灵之事?

灵尊:就让她先好好养伤。

叹悲欢:是。

灵尊:此次前往人界,有何发现?

叹悲欢:回灵尊,此次到人界,属下打探到一件大事,日前在擎天关,藏镜人曾代表西剑流与黑白郎君进行一场大对决。

神秘人:藏镜人。

灵尊:看来当日吾所感应到的,果然是藏镜人。

叹悲欢:而这一年来,不但黑白郎君再现,连当年一并失踪的藏镜人也重出江湖,而且还与西剑流同流合污,看来事情并不单纯。

灵尊:既然吾灵界已决定正式对上西剑流,那吾等,也必须先做下一切必要的防范,叹悲欢。

叹悲欢:是,灵尊。

灵尊:吾那个笨孙女,就要劳烦你多加照应。

叹悲欢:是。(离开)

灵尊:(对神秘人)心中之挂,你决意如何?


【西剑流·神唤大殿】

(真田隆三、月牙岚、丑孔明三人进入)

忍者:参见三位队长。

真田隆三:军师呢?

忍者:回队长,军师大人尚未回来。

丑孔明:前往神蛊峰,至今尚未回来,看来,军师遇上麻烦了,哈哈哈……

(千鸟胜重伤进入)

真田隆三:啊,千鸟胜。

千鸟胜:呃……(吐血,丑孔明走过去运功帮他疗伤)

丑孔明:究竟是谁,竟能让你负如此重伤?

千鸟胜:俏如来,(众人讶异)军师推测无误,俏如来果真与宫本总司有关。

真田隆三:此事非同小可,但偏生此时军师又还没回来。

丑孔明:不如,就由我们一同前去向祭司大人报告?

真田隆三:啊,这是越级啊。

丑孔明:事关重大,我们不能再如此顾虑。

千鸟胜:丑孔明说的有理。

真田隆三:嗯,那就依丑孔明的意见行事。(众人离开)


【西剑流·灵唤大殿】

(真田隆三、丑孔明、千鸟胜、月牙岚进入)

祭司:嗯?

真田隆三:拜见祭司大人。

祭司:有何要事?

真田隆三:回祭司大人,军师要属下捉拿的童男已全数捉齐。

祭司:喔,真好,那童女呢?(千鸟胜低头不语)为何还没完成?

千鸟胜:是。

祭司:你受伤不轻,是何人所伤?

千鸟胜:是俏如来,在与俏如来对战时,属下为了查证他与宫本总司之间是否真有牵连,所以使出了军师亲授之招。

祭司:已有解答?

千鸟胜:是。

祭司:真田隆三,月牙岚,速至神蛊峰召回军师。

真田隆三:是。

月牙岚:是。

真田隆三:哼,真是衰,竟然又要和你一同行动。(两人离开)

祭司:若无其他要事,丑孔明,你就先带千鸟胜下去疗伤。

丑孔明:遵命。(两人离开)

祭司:最终的三门炼化,不能再拖延了。


【西剑流·柳生房内】

(祭司进入)

柳生鬼哭:嗯?守,你……

祭司:想不到,你竟然还认得出。

柳生鬼哭:模样虽变,气息依旧。

祭司:哈哈哈……气息依旧。

柳生鬼哭:难道,这就是你所希望的结果?

祭司:结果尚未完成,牺牲是理所当然。

柳生鬼哭:变成似人非人的怪物,这种牺牲值得?

祭司:为了西剑流,当然值得。

柳生鬼哭:哈,好一句为了西剑流。

祭司:故乡的一切好吗?

柳生鬼哭:对你而言,有何差别。

祭司:何出此言?

柳生鬼哭:在你的心中,还有故乡的存在?

祭司:如不是为了故乡,不是为了西剑流,我又为何如此?

柳生鬼哭:好了,经过长途的跋涉,吾累了,想要好好休息,请你出去吧。

祭司:多年不见,为何不促膝长谈?

柳生鬼哭:你吾之间,无话可说,请出吧。

祭司:促使西剑流兴盛,不是你我共同的理想吗?

柳生鬼哭:是理想,还是妄想?

祭司:为何你还是无法认同我的作法,共同效忠西剑流?

柳生鬼哭:效忠你,还是西剑流?

祭司:哈哈哈……我不就代表西剑流,有差别吗?

柳生鬼哭:你是你,西剑流是西剑流,吾所热爱,所效忠的,是西剑流,并不是你。

祭司:难道,你就不能看在你我之间的友情,帮助我?

柳生鬼哭:哈哈哈……帮助你完成更多的怪物,或者助你造成更多的杀戮,而且,吾的挚友乃是桐山守,并不是祭司大人你。

祭司:哈哈哈……看来,你对我的成见,还是很深,不过,相信有一天,你能明白我的苦心。

柳生鬼哭:相信那天,遥遥无期。

祭司:遥遥无期吗?哈哈哈……(离开)

柳生鬼哭:守,在我记忆中的你,究竟去哪里了?


【柳生回忆】

(树林,少年桐山守靠着石头小憩,柳生鬼哭扔一石头过来,桐山守轻挥手挡住)

桐山守:哈哈哈……零分。

柳生鬼哭:呿,是我不愿伤你。

桐山守:好笑。(拿起一块飞镖朝柳生鬼哭射去,柳生鬼哭接住)

柳生鬼哭:守,你是又在想什么了?

桐山守:你又知道我在想代志?

柳生鬼哭:你每一次想代志都跑来这,我怎么会不知道。

桐山守:哈,也是。

柳生鬼哭:有代志心烦吗?还是族长又要你作什么了?

桐山守:我,是在想未来。

柳生鬼哭:未来?

桐山守:对啊,我在想我们西剑流的未来。

柳生鬼哭:不会吧。

桐山守:不会什么?

柳生鬼哭:你老爸都还没过往,你就在想要分家产喔。

桐山守:你是想到哪里去了。

柳生鬼哭:不是吗?

桐山守:当然也不是,我是在想,以后,要如何将我们西剑流,变得更加兴盛,更加发展。

柳生鬼哭:现在的西剑流,你还不满意吗?

桐山守:当然,我的目标,可是让西剑流变成天下第一的忍派。

柳生鬼哭:哇,看来有人的头壳坏掉了,还天下第一的忍派咧。

桐山守:鬼哭,你会帮我吧。

柳生鬼哭:你想呢?(伸出手,桐山守握住)反正,我也不是多正常,哈哈哈……

桐山守:哈哈哈……


(房内,柳生鬼哭在等待,桐山守进入)

柳生鬼哭: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代志?

桐山守:父亲大人,他想要对邻近的部落发动攻击,扩大西剑流的势力。

柳生鬼哭: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也不是一直想要让我们西剑流变得更加兴盛?

桐山守:但是,总有别的方法吧,为什么一定要发动战争呢?

柳生鬼哭:除了战争,你说还有什么方法?

桐山守:这……

柳生鬼哭:没了吧。

桐山守:我相信,一定有可疑用和平的方式解决的方法。

柳生鬼哭:你太天真了。

桐山守:我相信我一定会找到。


(树林)

柳生鬼哭:守,你千万不可冲动。

桐山守:我想这是唯一的方法。

柳生鬼哭:那可是所有忍派,都禁止使用的禁术啊。

桐山守:除了让自己拥有最强大的力量,使其他的部族自动臣服于我们之外,还有什么方法可以以和平的方式,一统天下忍派?

柳生鬼哭:方法可以慢慢再想,但此事万万不能。

桐山守:我已经决定了,你……帮还是不帮?(抓住柳生鬼哭衣服)

柳生鬼哭:这……

桐山守:(推开柳生鬼哭)不帮就算了,我自己去。(转身)

柳生鬼哭:好啦,就算我要帮,但是,禁术被封印的地点,又没人知道,我们要如何找起呢?

桐山守:我已经知道封印的地点了。

柳生鬼哭:啊,你是如何知情的?

桐山守:我曾经,偷偷打开族内的秘典,看里面有关禁术的记载,然后私下研究,最后,终于找出禁术被封印的地点。

柳生鬼哭:啊,你竟然偷看秘典,这下我真的昏去了。

桐山守:反正父亲大人总有一天也是要将秘典传给我,我只是看起来放。

柳生鬼哭:啊,算了,反正我说不过你,你也不听我的话。

桐山守:哈,多谢你的夸奖。

柳生鬼哭:唉,这算是夸奖吗?

桐山守:哈。

柳生鬼哭:还哈咧,走吧,趁你父亲还没发现,我们快出发吧。

桐山守:嗯。(两人离开)


(某山洞内,碎石崩落,两人躲开)

桐山守:呼。

柳生鬼哭:差一点就被压成肉饼了。

桐山守:哈哈,我看是肉酱吧。

柳生鬼哭:你还笑得出来,现在出口被封,看我们是要如何从这里逃出去。

桐山守:是以前封印这部禁术的忍者太过无聊吧,没事设这么多机关要作什么。

柳生鬼哭:都说是封印的禁术啰,当然也是要作机关防止人入侵,没要把这作成观光饭店还是游乐园喔。

桐山守:也是。

柳生鬼哭:我看,我们还是先找看看有其他出口吧。

桐山守:嗯。

(两人四处寻找,忽触碰要一处石壁移动)

柳生鬼哭:啊,又是机关。

桐山守:是也认了。(推开石头,内中有一盒子上贴封条)禁术吗?

柳生鬼哭:应该吧,打开要是写多谢光临,我是会翻脸。

桐山守:至少有安慰奖吧?

柳生鬼哭:开吧。

桐山守:嗯。(打开盒子,内一卷轴,桐山守拿起)禁术。

柳生鬼哭:禁术。

桐山守:希望禁术的内容,不要让我们失望。

柳生鬼哭:嗯。(桐山守打开,两人一起观看)

桐山守:想不到禁术中记载的忍术,竟然如此的可怕。

柳生鬼哭:难怪当年各大忍派会用尽一切力量,将它封印在此,看来我们的决定是错误的,这个禁术,不应该再让它出现在这个世上。

桐山守:但是,(收起)它还是让我们得到了。

柳生鬼哭:得到也不一定要使用,我看,我们还是将它重新封印,或者毁掉吧。

桐山守:不能这样做。

柳生鬼哭:难道,你真的想要使用里面记载的忍术?

桐山守:从一开始,我们不就是这么决定的吗?

柳生鬼哭:那是我不知道禁术是如此的可怕。

桐山守:只要我们将它用在正途,不就好了吗?

柳生鬼哭:我还是反对。

桐山守:难道你不相信我吗,鬼哭?

柳生鬼哭:这不是信与不信的问题,而是这里面的忍术太过可怕,我实在无法想象使用它之后的后果。

桐山守:如果我坚持要用呢!

柳生鬼哭:那我只好先将你打败,然后再毁掉这部禁术!

桐山守:啊,我这一切,全是为了西剑流。

柳生鬼哭:想要让西剑流兴盛,总是有办法。并不一定要冒这么大的风险。

桐山守:难道,我们真要一战,才能决定用与不用?

柳生鬼哭:守,你不要执迷不悟,小心铸成大错!

桐山守:执迷不悟的人是你,柳生鬼哭!(将禁术收起来)

柳生鬼哭:啊,得罪了。(拔剑)

桐山守:(拔剑)来吧。

[昔日的挚友,今日的敌人,共同的理想,不同的理念,为了各自的坚持,双方不得已刀刃相向。]

(两人激战,在柳生鬼哭刺向桐山守的瞬间迟疑,桐山守将剑刺穿柳生鬼哭的身体)

柳生鬼哭:呃……(将剑拔出,后退,吐血)守,你……

桐山守:啊……(剑从手中掉落)你……你不该收手。(走过去将人抱住)

柳生鬼哭:是我无法再下手,呃……(吐血)

桐山守:鬼哭。

柳生鬼哭:守,听我的话,千万不要使用禁术。

桐山守:这……

柳生鬼哭:你……你就听我这个最后的请求吧。(倒下)

桐山守:啊,鬼哭,鬼哭!事到如今,你叫我怎样放手啊,你,你叫我如何放手啊!

(回想起自己对鬼哭说,鬼哭,你会帮我吧?柳生鬼哭回答,你想呢,反正,我也不是多正常。两人随后大笑)

桐山守:鬼哭,鬼哭,啊——(仰天长啸)啊,禁术,对,禁术,鬼哭,你等我,你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救回,鬼哭,你等我。


【西剑流·柳生房内】

柳生鬼哭:后来,在吾醒来之后,就发现你,为了学习禁术中的忍法而变的走火入魔,不成人样,而吾之身体,也就此变成不老不死的怪物,啊,早知如此,吾当初就不该帮你。不,当初,是我害了你,守。


【神蛊峰下】

(银燕与霜继续决斗,真田和月牙岚出现)

真田隆三:军师。

月牙岚:军师。

赤羽信之介:真田,月牙,你两人怎不在神唤大殿?

真田隆三:禀军师,千鸟胜的任务被俏如来破坏,身负重伤。

(温皇看向赤羽)

真田隆三:祭司大人,要军师速速回返神唤大殿。

(赤羽看向温皇)

神蛊温皇:军师有事先请无妨,你放心,我绝对会秉持旁观立场,不会插手这场公平公开的决斗。

赤羽信之介:哼,好个男人是受不了挑衅的诱惑,吾就拼上这赌!霜。

雨音霜:是。(加强攻势)雪山银燕,认输!

雪山银燕:不可能!(身上被多处划伤,血如雨注)我,我绝不认输。(柱剑而立)

雨音霜:真是烦人。(再次加强攻势)

剑无极:雪山银燕啊,你这个废物,你把空无之洞内的苦练,当做是什么了,你将众人对你付出的苦心当做是什么了!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雨音霜:哼,可惜,付出再多也无用,废物终究是废物,烈霜冻魄!

雪山银燕:一点突破!

雨音霜:(一点突破打穿霜凝聚的冰块)啊,你!

雪山银燕:我说过了,我绝不认输。

赤羽信之介:<一点突破,想不到雪山银燕竟然能在短短时间内练成此招。>

神蛊温皇:看来真是有了转机。

赤羽信之介:此次,换你妄下定论了。

神蛊温皇:哈,你真是会记仇 。  

赤羽信之介:谁叫你让本师如此难忘 。  

神蛊温皇:承蒙军师的厚爱,我,真是受宠若惊。

雨音霜:不认输,不代表你不会输,喝——

雪山银燕:喝——(一点突破出,霜躲开)

剑无极:(手握剑柄)<不妙,依银燕的体力看来,他已无法再使用一点突破,这……>

神蛊温皇:静心观战。

(燕驼龙背着受伤严重的俏如来跑过来)

燕驼龙:温皇,温皇啊,快救命。

(赤羽并合的红扇捂嘴)

剑无极:俏如来啊,龙仔啊,俏如来怎会伤成这样?

燕驼龙:俏如来啊,为阻止西剑流捉拿童男童女,而对上景门队长,最后,被千鸟胜的极招所创。

剑无极:啊,又是那个鸟仔胜。

神蛊温皇:心疼吗?

(剑无极茫然)

凤蝶:与心疼何干?

神蛊温皇:既然不会,那,就免我出手了。(凤蝶语塞,温皇出手银针扎在俏如来身上)吾只是说笑,急事缓办,你不用如此担心,燕驼龙,先将俏如来放下休息,一同看戏吧。

燕驼龙:嗯。(放下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千鸟胜使用吾所授之法,这也代表俏如来,确实与总司有所关联,那剑无极与雪山银燕,想必也相去不远。>

雨音霜:你的一点突破还练的不够。

雪山银燕:可恶,喝——(再次使用一点突破,力尽虚空)

雨音霜:哈哈哈……我猜的没错,雪山银燕,你已无力再战了。

雪山银燕:啊……(看到俏如来)大哥。

赤羽信之介:温皇,交出解药,我就饶雪山银燕一命。

神蛊温皇:我的答案是……

剑无极:雪山银燕!

神蛊温皇:不可能。

赤羽信之介:杀了他。

雨音霜:寒冰烈狱!

燕驼龙:银燕!

剑无极:(武士刀柱地,溘钨斯于剑尖释放)你是要一世人背着包袱仔、失败者的臭名下地狱才甘愿吗?史存孝!(剑指银燕)

(银燕脑子闪现出小空、俏如来、云十方等人的影像)

雨音霜:死吧!

雪山银燕:啊——(雨音霜察觉不对,立刻抵挡,但还是虎口出血)这世人,我永远不会再听见这句话!(变身无我无相)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