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1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347328038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13-14剧集预告《红月之役 战神不败》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十三集

录入:小懒鹿


【神蛊峰】

赤羽信之介:闻名不如指教,神蛊温皇。 

神蛊温皇:指教言重了,来者是客,请。(拱手,自己先行) 

赤羽信之介:<毫不在乎,将背后空门现出,是刻意挑衅,或是太过自信,吾就观你布什么局。> 

(闲云斋内,温皇免冠倒酒) 

神蛊温皇:请。 

赤羽信之介:这杯酒,意谓何意? 

神蛊温皇:诚意。 

赤羽信之介:一杯不明意图的诚意,吾该用何种心情接下呢? 

神蛊温皇:但看你希望的结局,是哪一种啰。 

赤羽信之介:云十方绝命的结局呢?(笼中蝴蝶不安跳动) 

神蛊温皇:唉呀,马上就进入正题,这气氛,实在破坏了。 

赤羽信之介:如果是与吾为敌,假意营造的气氛,也可省下。 

神蛊温皇:一点余地也不留? 

赤羽信之介:看你诚意了。 

神蛊温皇:哎,诚意吾很足够,但是军师大人,你是否高估在下了? 

赤羽信之介:这句话,我也可以解释你故作姿态。 

神蛊温皇:云十方之命,吾可不敢保证。 

赤羽信之介:理由。 

神蛊温皇:军师大人已经认定西剑流之毒,在下解得了吗? 

赤羽信之介:你解不了吗? 

神蛊温皇:唉呀,能被西剑流肯定,这真是荣幸。但你,又从何肯定,吾能解呢? 

赤羽信之介:哼哼哼……若解不了,你留他又有何用? 

神蛊温皇:毒,也需要培养。 

赤羽信之介:(拿起酒杯)嗯,尸体,也可以培养。 

神蛊温皇:但尸体,无活体的变化性。 

赤羽信之介:那这杯酒,吾该拒绝了。(放下酒杯,气劲随酒杯落下传向温皇,温皇手掌轻拍桌面化消,笼中蝴蝶更加不安) 

神蛊温皇:唉呀,(举起酒杯)煮酒交心,军师真要浪费这杯美酒? 

赤羽信之介:不是你要与吾为敌吗? 

神蛊温皇:退隐之人,只愿四海皆朋友,吾先干为敬。(喝下) 

赤羽信之介:如果你愿意交出云十方的尸体,那你我,就有交友的空间。 

神蛊温皇:若是我拒绝呢? 

赤羽信之介:那只有翻脸。 (翻起折扇,一道气劲飞向笼中蝶,笼落蝶亡)

神蛊温皇:你杀了我的蝴蝶。 

赤羽信之介:一只躲藏在薄薄纸灯笼之内的蝴蝶,就亲像一张薄薄的假脸皮,伪装自己的人,都让我发怒。 

神蛊温皇:哈哈哈……赤羽大人,真是性情中人啊。 

赤羽信之介:吾自认,不是很有耐性的人,特别是对故意挑衅吾之人。 

神蛊温皇:其实云十方的筋脉,已经被侵蚀殆尽,现在也如同活死人一般,这才引起我欲留下他的念头。军师大人,真没商谈的余地吗? 

赤羽信之介:你说,他像活死人了? 

神蛊温皇:照时间推算毒发的状态,你应该最清楚,我所说是否实话。 

赤羽信之介:眼见为凭。 

神蛊温皇:那就要劳烦军师大人进入吾的毒室。 

赤羽信之介:嗯?

神蛊温皇:犹豫了吗? 

赤羽信之介:不犹豫的人,就是无智的莽夫。 

神蛊温皇:(拿起酒杯)不愧是西剑流的军师,莫怪乎能带领西剑流掌控中原。 

赤羽信之介:这句话是真心称赞,吾欣然接受。(拿起酒杯饮下) 

神蛊温皇:(饮酒)但云十方,我是绝对不会交了。 

赤羽信之介:你就一心欲破解吾西剑流奇毒。 

神蛊温皇:罕世奇毒,放在同道之人的面前,说不动心就是谎言。 

赤羽信之介:吾怎能肯定你,不会顺手医好云十方。 

神蛊温皇:就算吾顺手解了毒,失去筋脉的人,还有生存的能力吗? 

赤羽信之介:嗯。温皇,你真无入世之念? 

神蛊温皇:赤羽大人所指,是与你西剑流为敌吗? 

赤羽信之介:然也。 

神蛊温皇:知足则仙凡异路,善用则生杀自殊。吾只爱毒,不爱征战。除非,有人逼吾入世。 

赤羽信之介:很好,(起身)吾就记住你这句话。 

神蛊温皇:你要离开了? (起身)

赤羽信之介:目的确定,自不再多扰。 

神蛊温皇:神蛊峰,随时欢迎军师大人的大驾。 

赤羽信之介:不用了。既然你意欲退隐,吾来,则扰了你的心愿。除非,吾在中原道上,又见到云十方此人。那,就是吾平定神蛊峰之刻。 

神蛊温皇:哈哈哈……军师大人言重了。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就记住温皇你的诚意。但愿,不会有这一天。 

神蛊温皇:信人示己之诚,疑人显己之诈。无边崖之道,已为军师而开,请。 

赤羽信之介:告辞。(转身离开) <好个神蛊温皇,城府深沉者。>

神蛊温皇:<好个西剑流军师,心思锐利者。>(走出去救起笼中蝴蝶,恢复原貌,摇扇)温皇啊温皇,你能继续平静吗?


【空无之洞】

燕驼龙:啊,银……银燕,你……(银燕化作另一模样)

剑无极:无心无相,无我之极。

燕驼龙: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形?

剑无极:这怎有可能!

雪山银燕:啊……呃……(突然恢复原貌,体力不支,吐血,晕倒)

燕驼龙:啊。(过去接住银燕)

剑无极:龙仔,银燕他。

燕驼龙:嗯。(放下银燕)就脉象上来看,是没什么大碍,只要,让他好好休息以及调养,应该就没问题了。

剑无极:(看地上的血)吐一加仑的血,还叫没什么问题。

燕驼龙:这种训练的方式,精神层面所受到的压力,远比肉体所承受的冲击还要大,所以银燕他身体并无大碍,但是精神上,(摇摇头)希望银燕不会因此走火入魔。

剑无极:此话怎说?

燕驼龙:方才银燕身上发生的状态,实在太过怪异,本龙担心,这是银燕他走火入魔的结果。

剑无极:安啦,银燕他应该不会走火入魔。

燕驼龙:方才,发生在银燕身上的异状,要如何解释?

剑无极:我曾经听师父他说过,当一个人修炼溘钨斯到达某一种境界之后,溘钨斯会具体化,改变形体,甚至改变所使用者的武器,或者人的外观,不过,我从来不曾看过这种情形,所以也无法十分的确定。

燕驼龙:喔,这种情形看来,和八足原人的蜕变,有异曲同工之妙。

剑无极:八足原人?蜕变?

燕驼龙:这八足原人喔,乃是修炼将近四百年的蜘蛛精,在数年前,曾经一手策划,让小空与银燕两兄弟互相残杀,并与西剑流的人合作,欲夺取魔之甲,称霸天下。

剑无极:哇哇哇,龙仔,这四百年的蜘蛛精,应该没人打的过吧?

燕驼龙:嗯,而且他的功体一旦到达一个程度之后,就会蜕变一次,最后,从一个年迈的老者变成一个年约十八的少年人。

剑无极:啊。

燕驼龙:这就与你说的情形有点类似。

剑无极:那,是谁有这种能力可以打败他,阻止他的计划?

燕驼龙:就是银燕他们四兄弟。

剑无极:你说的是,这只牛他们吗?

燕驼龙:嗯,是啊,当初,八足原人捉住银燕小空俏如来与鹰女他们四个兄妹,想要一次,将他们四人的功体全部吸收,但是因为他们四人的功体完全不同,反而在八足原人的体内,发生排斥以及爆发,最后八足原人便是被这股力量反噬,废了自己的功体而败逃。

剑无极:呿,原来是吃坏肚子落屎,我以为是跟银燕刚才一样开外挂之后再杀了八足原人咧,不过,这与我所说的情况,确实很类似。

燕驼龙:这溘钨斯看来不止是存在于你们东瀛。

剑无极:没错。

燕驼龙:唉呦,还真正有影。

剑无极:其实世界各地都有溘钨斯的存在,只是称呼的方式不同罢了。

燕驼龙:如果是这样,那我们魔门世家的魔经应该有记载才对。

剑无极:应该是有,只是龙仔,你一直不知道原来那所指的,是与溘钨斯相同的东西。

燕驼龙:那所谓的溘钨斯,其实体到底是什么?

剑无极:这溘钨斯,乃是存在于人体中最深处、最原始的力量,就如世界之初,盘古尚未开天之时的混沌之力,要使用这股力量,就必须要用自身的真气,也就是所谓的内力,将溘钨斯引出,并转化为自己的力量,简单说,就好像是西方所谓的超能力,或是魔法,而在印度的瑜伽就称查克拉,是属于一种无形精神上的力量。

燕驼龙:啊。

剑无极:这世上的武术,一开始,都是先针对肉体进行锻炼,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再转为精神上的训练,而溘钨斯,就是属于一种精神上的训练,以求引出人体内最深处的潜能。

燕驼龙:嗯,原来如此,这溘钨斯,我需要来掀阮的魔经,好好研究一番。

剑无极:对啊,不一定龙仔你会有什么新的发现。

燕驼龙:嗯。

剑无极:而师父曾经说过,在印度瑜伽的查克拉之中,依等级划分,由下至上一共有七个门,而溘钨斯也一样,由等级划分,一共分为八门,也就是奇门遁甲中的休生伤杜景死惊开。

燕驼龙:唉呦,这不是与西剑流八门的分法相同?

剑无极:没错,而且一个人的溘钨斯,修炼至某一个门之时,听师父说过,就会出现像八足原人或是银燕这种类似蜕变的情况。

燕驼龙:你想,这会不会与灵体的八门炼化有所关联呢?

剑无极:这,我也不清楚,或许是吧。

燕驼龙:如果如你所说,银燕是因为溘钨斯有所突破,才会发生蜕变,那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

剑无极:也许是如龙仔你所说,银燕他是走火入魔,才会有这种情形。

燕驼龙:是好是坏,看来只有等银燕他醒过来之后,才能明了。

剑无极:嗯。


【荒野】

(忆无心取出黑龙的信物)

黑龙:啊,这是我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手中?

忆无心:是我捡到的。

黑龙:这项东西对我而言非常的重要,你,你能还给我吗?

忆无心:你要的,是这个石头,或者是你的过去?

黑龙:不论是这颗石头或者我的过去,我都想要找回来。

忆无心:你真的想要找回过去吗?

黑龙:嗯,我很想要知道,我到底是谁,叫做什么名字,以及与我有关的亲人或者朋友。

(忆无心想起:

叹悲欢:人界的事情,有他们自己处理的方法,你千万不可惹事。)

忆无心:有时阵,很多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较好。

黑龙:不论我的身世,是好是坏,我都想要知道。

忆无心:唉,既然如此,那就还给你吧。(将石头递过去)

黑龙:这位兄弟,多谢你。(伸手接石头,忽然脑中一片混乱,浮现许多画面,头痛又发)呃……(吐血)你,你到底对我作什么了?为什么我的脑海中会突然出现这么多恐怖的画面?

忆无心:这是你身上石头的哭泣,它无法对你回应,但它悲怜你的无奈,它流出的眼泪,透过我做出无声的关怀,它希望你能找到你想知道的,它将它的眼泪给你了。

黑龙:啊,难道这些画面会与我的身世有关?

忆无心:是石头的记忆,也是它的回应。

黑龙:啊,你,你能与石头交谈?

忆无心:(点头)虽然是冰冷冷的石头,但每个石头都有自己的回忆,若人肯用心聆听,在吵杂的洪流世界之中,也能听到最小石头最大的声音。

黑龙:你到底是谁?

忆无心:一样无心的人,同样在找寻自己。

黑龙:啊,你也失去记忆?

忆无心:我不曾看过有人为了一颗小小的石头而落泪,也不曾见过愿意将它的眼泪给人的石头,石头仔,想要和你作朋友。

黑龙:小兄弟,你,你叫做石头仔?

忆无心:嗯。

黑龙:我叫做黑滤滤,我很高兴能与你作朋友。

忆无心:失忆的人,就好比把东西倒出的瓶子,想要找出瓶里曾经装着的东西,但却又不知如何找起,是一种的无奈,也是一种的空虚,即使装满新的东西,却也填不满空虚的过去,明明有了新的记忆,但却又好似活在空虚的空间,似曾相识,似假似真,让人捉摸不定。

黑龙:<想不到,这个少年只有小小年纪,但却比任何人都还要了解自己,看起来,这个少年他的内心,所承受的孤单与痛苦,绝对不是平常人能比的,比较起来,我黑滤滤仔,真是比他幸运太多,太多了。>(走近忆无心)石头仔,我再重新介绍一下,我叫做黑滤滤仔,我真欢喜认识你,希望总有一天,你我都能顺利找回自己。

忆无心:(握住黑龙的手)石头仔也很高兴能认识你。

黑龙:哈哈哈……想不到我黑滤滤仔,竟然可以交到新的朋友,黑滤滤仔真是太欢喜了,对了,石头仔,你的笛声我感觉很好听,你可以再吹奏一次吗?

(忆无心点头,拿起笛子)


【空无之洞】

(剑无极坐在石头上,回想起银燕身上发生的变化)

剑无极:难道这就是所谓先天条件的差别,轻轻松松在短短时间就突破我这些年来的努力,(对着自己的剑)你说,是你的话,你会服吗?一支水果刀,轻轻松松磨两下,就变成了绝世宝刀,哈哈哈……也好啦,最好银燕一次,就把他的外挂开到最强,装备等级直接封顶,然后轻轻松松消灭敌人,救回他的二哥小空,这样我也轻松,不用再忍受这支又笨又冲动的雪山银牛了。<可是,我真正希望这一天的到来吗?一旦银燕他真的救回他的二哥,我与银燕之间又会剩下多少空间,我又算是什么呢?>

(剑无极回忆: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不会了解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

剑无极:唉,是,是,你们到底是一家人,我什么都不是,我一点也不了解!(挥剑发招击碎石头,收剑回鞘)可恶,真是有够烦。

天恒君:(走过来看看四周)无极大仔,你怎么了?方才的声音?

剑无极:什么声音,哪有,是你听错了吧,天兵仔。

天恒君:这……可是……

剑无极:啰嗦!我讲没有就是没有。

天恒君:呃……是,是。

剑无极:天兵仔,你来得正好,走,陪我出去喝一杯。

天恒君:无极大仔,这个时候出空无之洞,好吗?

剑无极:我说好就好,走吧,再留在这个空无之洞,我会闷到发疯。(两人走了几步碰到银燕)是正常还是发疯?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说什么?

剑无极:呿,是正常,我还以为你走火入魔,发疯啰。

雪山银燕:走火入魔?

剑无极:也是啦,牛就是牛,顶多看到红布乱冲,哪有可能会走火入魔。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这是什么意思?

剑无极:没啦,哪有什么意思。(和天恒君走过去)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要去哪里?

剑无极:我要去哪里,你有需要知道吗?

雪山银燕:你、你到底怎么了?

剑无极:怎样,反正你现在外挂开下去,已经练成绝世武功,马上就可以救回你的二哥小空了,我还留在这里作什么,我有用途吗?不是吗,还是你要我继续留在空无之洞,看是要包肉粽,还是要卤猪脚,还是要来和你们扮一曲布袋戏版的娘家!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真是不可理喻!

剑无极:是,我一直都是不可理喻,你!(手指银燕)一直都是最明理的。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我,我现在要与用性命跟我交换的天恒君出去喝一杯。

天恒君:(跑到剑无极面前)无极大仔,我在这。(拍胸膛)

雪山银燕:现在这个时期,你这样冒然出去,万一遇上西剑流的人,可能会有危险。

剑无极:对你而言,有差别吗?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你管好你自己就好,不用管到我的头上吧,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这是关心你。

剑无极:哇哇哇,你也会关心我,可惜,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关心,我也不知道失去亲人是什么感觉!我……我只会找好酒喝一杯。(离开)

天恒君:无极大仔,你等我啊。(追上去)

雪山银燕:剑无极到底是怎么了?


【神蛊峰】

(毒室内,神蛊温皇运掌逼出云十方体内之毒,凤蝶将其吸入体内)

神蛊温皇:很难受吗? 

凤蝶:没。 

神蛊温皇:哈,忍不了可以说。 

凤蝶:没什么。 

神蛊温皇:(取出云十方身上的针)毒样已取得,今日就到此吧。(离开)

(凤蝶为云十方盖被子)

神蛊温皇:(躺到躺椅上)哈哈哈……(凤蝶倒茶)不好奇,我在笑什么吗? 

凤蝶:你想说自然会说。 

神蛊温皇:其实,西剑流奇毒要解不难。毒素虽由脑部中枢开始侵蚀经脉,但他有时间性,偏生先是自点死穴,又有逆行经脉,封闭窍门造成假死之态,再加上魔门世家的五毒化血,以毒攻毒,毒素只是被包住,但仍在快速蔓生,一旦爆发,回天乏术,连我也救不了。 

凤蝶:有你救不了的人吗? 

神蛊温皇:当然。 

凤蝶:你吗? 

神蛊温皇:我说的是你啊。这么久了,还是无法解放你的内心,真是医者之痛。(凤蝶不语)不回答,是代表你默认或是忍耐。 

凤蝶:命是你救的,忍耐该然。 

神蛊温皇:哎呀,我想听的不是这种答案。话又说回头,若无逆行经脉,与以毒攻毒这两步,云十方也无法拖命来到神蛊峰。俏如来真是当机立断,你说是吗? 

凤蝶:何必将话题往我身上绕。 

神蛊温皇:你对他,没另眼相待吗? 

凤蝶:没有。 

神蛊温皇:着急否认啊。那个史家之子,皆与父亲有相同的风流命格,俏如来,果真俊俏啊。 

凤蝶:你何时改途看相了? 

神蛊温皇:这嘛,你去找俏如来,就有答案。 

凤蝶:你有何目的? 

神蛊温皇:你紧张了。莫非是空无之洞另有隐情,或是另有他人让你注意。 

凤蝶:没有。 

神蛊温皇:何必生气呢,我只是要你去转达他,云十方的毒已解八成,其余两成麻烦,要魔门世家之人一同出力。(凤蝶转身欲走之际)顺便,(凤蝶停住脚步)让你一解相思之苦。 

凤蝶:你很无聊。 

神蛊温皇:关键时刻,需要做什么,随你自由。(凤蝶离开)无聊吗?错了,我这心情不是无聊。


【桑木村】

[月牙岚受了军师之令,调查灵界一事,来到了桑木村。]

(许多村民被绑住跪在地上,几忍者在边上)

忍者一:你们最好快说,在最近这段时间,是否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物?(村民们吓得发抖)如果让我们知道,你们有任何隐瞒,杀!(村民们抖得更厉害了)你们,有想起什么事情了吗?

村民一:(忍者二将刀架其脖子上)呃……有,小的想起一件事情。

忍者一:快说!

村民一:在不久之前,我们村内,一直被一些怪病所困扰,就在我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出现了一名仙女。

忍者一:仙女?

村民一:是,那个仙女真正是非常厉害,她只是对我们撒一些奇怪的粉,我们病就不药而愈了。

忍者一:(走到月牙岚面前)月牙队长,这,可会是与灵界一事有关?

月牙岚:嗯,有此可能。

忍者二:(挥舞刀放村民一脖子上)现在那个女人在哪里,快说!

村民一:(抖)呃……呃……

忍者二:(将刀架村民二脖上)你说呢?

村民二:呃……我……我不知道。

忍者二:是吗?(挥刀将其脸上划一伤口)

村民二:大……大人,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

忍者一:呿,他不知道,其他的人呢?你们再不把实情说出,我们就要开杀了!(挥刀)

村民三:大……大……大人啊,我们真的不知道。

忍者一:哼,人家来到你们村里,然后治好你们的病,你们会什么都不知道吗?

村民三:那个仙女是突然出现,然后又突然消失,我们只知道是她治好我们的病,但是,我们真的不知道她的来历和去向啊。

月牙岚:<仙女,治病,突然出现又消失,这……会是她吗?(想起爱灵灵)>

忍者一:是吗?

(一忍者夹着两个小孩过来,小孩挣扎)

孩童一:放,放开我们,放开我们!你,你这个坏人,快放开我们。

月牙岚:<嗯?使他们。>(是之前遇到的一对兄弟)

忍者三:(将孩童放下)月牙队长,属下发现这两个小孩,躲在村后的井边。

月牙岚:嗯。

孩童二:是你。

孩童一:大坏人。

忍者三:(将孩童二打倒)竟敢对月牙队长无礼!(孩童一将孩童二扶起来)

忍者一:如果你们大家再不把那个女人的下落交出,这两个小孩的人头就落地。

众村民:啊……呃……

(忍者一拿刀逼近两小孩,两小孩吓得哭泣,月牙岚忽然出手阻止)

月牙岚:好了,到此为止,收队。

忍者一:队长。

月牙岚:我讲的话,你们听不懂吗?

忍者一:可是,我们尚未查出那个女人的下落。

月牙岚:此事我已有了头绪,不必再审问下去了。

忍者一:可是,这些次等人种,一定对我们有所隐瞒,我们如果没有给他们一点警告,他们是不会乖乖说出。

月牙岚:嗯?!(打伤忍者一)

忍者一:啊……(倒地)

月牙岚:还有人有疑问吗?

众忍者:呃……呃……

月牙岚:那还不收队!

忍者二:是。

忍者一:是。(众忍者离开)

月牙岚:(走到两孩童面前)你的脸一定很痛,(摸孩童二受伤的脸,掏出一瓶药膏)这样,(将药膏涂在孩童二脸上)你应该就比较不会痛了,还不快回到你们父母身边。

孩童二:嗯。(两人转身走了几步停下)

月牙岚:怎么了?

孩童二:我说错了。

月牙岚:说错什么?

孩童二:那天还有刚刚,我都说大哥哥你是坏人,原来,大哥哥你是一个大好人。

孩童一:是一个大好人。

月牙岚:哈,我,是好人。

孩童二:对啊,大哥哥是一个大好人。

孩童一:嗯,是啊,是大、大好人。(两人离开)

(月牙岚一掌解除村民身上绳索)

村民一:多谢你,队长,你真是一个大好人,大好人啊。(众村民向月牙岚作恭敬状)

月牙岚:我……是好人。(离开)

爱灵灵:(藏于树上)看来,爱灵灵已经找到医治你的方法了,哈哈哈……(消失)


【路边小摊】

剑无极:(酒壶已空)喂,小二啊。

店小二:(跑过来)客官,有什么吩咐?

剑无极:这酒,(摇摇酒壶)再来二十斤。

店小二:啊,二、二十斤?

剑无极:这二十斤是有比较少,来四十斤。

店小二:啊。

天恒君:无极大仔,这酒喝这么多好吗?

剑无极:我哪有喝太多,小二,酒快送来!

店小二:是,是。(离开)

剑无极:(倒空酒壶)可恶,(扔酒壶)酒,酒啊!(捶桌,小二将酒送来)酒拿来。(径直拿了往嘴里倒)

天恒君:无极大仔。

剑无极:怎样?

天恒君: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剑无极:呿,我会有什么心事。

天恒君:小弟我看无极大仔你这种喝法,明明就是在借酒浇愁,怎会没心事。

剑无极:哎呀,说起来,还是你这个天兵仔卡值人疼,真正有在关心我。

天恒君:无极大仔,这作老小的,关心大仔你是应该的。

剑无极:哼,平平是老小,雪山银燕这个师弟,根本就没将我这个师兄放在眼内,真正有够没良心。

天恒君:无极大仔,银燕义士其实也很尊重你。

剑无极:尊重,他是那里有尊重过我了,(喝酒)那一天,为了救他,我可是挺身而出,挡在他的面前,准备替他接下真田隆三的绝招,那他呢,他有跟我说声谢谢吗,没啊!他连一声师兄都没叫过我!(酒壶猛的放桌上)

天恒君:呃……我想,银燕义士可能比较害羞,所以一些话,比较说不出口。

剑无极:最好是,我看,他的心目中,只有他二哥小空的存在,根本就没把我当作一回事,是把我当作幽灵还是空气,真是要气死我!(喝酒)

天恒君:<哈哈哈……看起来,现在正是挑拨他们两人最好的机会,要是能让他们两人反目成仇,互相残杀,这可是大功一件。>既然无极大仔你都把话讲明了,那老小仔我,也不用再顾情分,替雪山银燕他讲话了。(剑无极抬头)说到这个雪山银燕,真正是一个不中用的东西。

剑无极:啊?

天恒君:这不但功夫坏脾气差,哼,自己救不回他的二哥小空,还将气出在别人的身上,然后一天到晚在那怨天怨地,只会在那边唉小空,叹二哥,哼,真是让人不爽。

剑无极:还有吗?

天恒君:当然也有,(喝杯酒)无极大仔,你想看看,这个雪山银燕是算什么,和无极大仔你比起来,好像囝仔痞,这功夫,要靠你教,相杀要靠你救,接下来呢,难道他要娶某,也要靠大仔你介绍,小孩也要帮他生喔,哼,真是笑死人。

剑无极:好了!

天恒君:什么好了,这不说不生气,一说下去,我就一肚子火,他如果不是史艳文之子,他在中原武林会有这种地位吗,呸!不可能嘛,怎么算,他顶多和脚仔王同等级而已!

剑无极:天兵仔,(站起)我说好了,你是听不懂吗!(拔剑指着天恒君)

天恒君:呃……呃……(发抖)无极大仔,我是在替你抱不平啊。

剑无极:闭上你的狗嘴,你是凭什么说雪山银燕的坏话,啊,你又了解银燕他内心是多痛苦多孤单吗?

天恒君:呃……我……我……

剑无极:我什么!你给我听好,雪山银燕的坏话,只有我能说,知道吗?

天恒君:呃……是,是,无极大仔,小的知情。

剑无极:(收剑回鞘)酒,你天兵仔可以乱饮,这话,最好不要乱讲!

天恒君:<可恶,剑无极,你是将我天恒君当成什么了,这笔账,我会好好记住。>

剑无极:不然你是在想什么?

天恒君:没,没有,老小仔我是酒喝太多,尿急,想要去小解一下。

剑无极:呿,多屎多尿的,要放快去。

天恒君:是,是,那小的我,就先去方便一下。(剑无极挥手,天恒君离开)


【树林】

天恒君:趁此机会通知西剑流,(取出纸符)可是,之前我在空无之洞内,就试过不少次了,但是就是无法成功使用唤灵符,(仔细看看唤灵符)会是过期了吗?应该不会吧?唉,反正现在也没其他通知西剑流的方式,我就再试一次看看吧。

(天恒君施法,唤灵符燃烧)

天恒君:啊,成功了。<可是,为何之前在空无之洞内,却无法使用呢?难道空无之洞内有什么机关,会让术法消失吗?>

(西剑流幻灵眼飘过来)

天恒君:(恭敬状)禀军师大人,属下已经取得空无之洞的进入方法,而现在剑无极也因为单独出了空无之洞,身边少了雪山银燕以及俏如来的相助,正是诛杀剑无极并一举进攻空无之洞的好机会。

(幻灵眼离开)

天恒君:哈哈哈……剑无极啊剑无极,我就不信这次,你还能从阎王的手中逃出,哼,能喝就尽量喝吧,因为这将是你在世上最后一顿,哈哈哈……


【荒野·暗夜】

月牙岚:今天,我们就在此搭营休息,明天一早再继续赶路。

众忍者:是。

(月牙岚欲离开)

忍者:队长。

月牙岚:没事,我只是想到前面走走。

忍者:需要属下陪同吗?

月牙岚:嗯!你是将本队长当作势三岁小孩了吗!

忍者:呃,属下不敢。

月牙岚:在营帐搭好之前,不准有人去打扰我。

忍者:是。(月牙岚离开)


【树林】

(月牙岚来到一块石头上坐下,取出药瓶,想起白天两个小孩子的话。

孩童一:原来大哥哥你是一个大好人。

孩童二:嗯嗯,是,是一个大好人啊。)

月牙岚:我是好人,(看着药瓶)自从我升上下忍之后,这数年来,不知完成了多少的任务与诛杀了多少的敌人,这一路走来,虽然我也顺利升上八门队长,但,我却不曾有和现在一样快乐的感觉,在我的心中,竟然感觉十分的温暖,这些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身为西剑流八门队长之一的我,不应该是为完成任务与诛杀敌人为乐为荣吗?但为何,我会对这些事情,感觉沉重以及不安,反而是为了这些小事而感觉快乐呢?究竟我现在作的一切,是对还是不对呢?大哥,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回答我,如果是你,你又会怎么作呢?

(忽然面前石头上开出花朵,身后出现一人)

月牙岚:嗯?

爱灵灵:(出现面前)今天的你,很不一样。

月牙岚:又是你。

爱灵灵:今天,在你眼中那种孤单的眼神,不但不见了,而且变得十分的温暖,看起来好像是天上的星一般,好漂亮。

月牙岚:你到底是谁?是不是灵界所派来的?

爱灵灵:爱灵灵觉得,那对小兄弟现在一定在自己父母的身边,高兴的在家门前的广场看着和你一样的星星,这种的感觉,一定是你不曾感受过的,你也一定很喜欢吧?

月牙岚:<为什么,她好像能看穿我的心思一样,每一句话,都把我的心里所想的,都表达出来。>

爱灵灵:爱灵灵看穿的不是你的心,而是深藏于你内心深处的感情。

月牙岚:可恶啊,你别再说了!(出招攻击爱灵灵,爱灵灵避过)

爱灵灵:面对你自己内心深处的感情,让你害怕了吗?(来到月牙岚身后)

月牙岚:啊,住口!(再次出招,爱灵灵消失)

爱灵灵:(声音)爱灵灵对你这个人,愈来愈感兴趣了,哈哈哈……

月牙岚;爱灵灵,你到底是什么人?而我,又到底是什么种的人?


【神唤大殿】

忍者:(进入)启禀军师,天恒君发出幻灵眼回报,剑无极落单,并已得知进入空无之洞的方法。

赤羽信之介:传令雷伤、雨音霜、真田隆三。踏平天部总教,所有敌人,尽灭!

忍者:是。


【空无之洞外】

(天恒君扶着剑无极回来)

天恒君:无极大仔,我就叫你别喝这么多,你就是不听。

剑无极:雪山银燕,(扶住天恒君肩膀)你别再那边假好心,去找你的二哥啦。(推开天恒君)

天恒君:<早知道剑无极会醉到这种程度,我就不用通报了,我自己就可以杀了剑无极,立大功。>

剑无极:你这支笨牛,怎样教都教不会。

天恒君:唉,无极大仔,你醉成这样,如果遇上西剑流的人来,是要如何?我看你就将老小的三尸秘穴先解了吧,无极大仔,(发现剑无极已睡着)啊,这个剑无极,竟然睡着。<可恶的剑无极,每次这样装疯卖傻,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是真,什么时候是假。>(拍拍剑无极)无极大仔,无极大仔。

剑无极:嗯?(握剑柄)有杀意。

(真田隆三、雨音霜、丑孔明带着西剑流忍者来到)

剑无极:俗语在讲,好狗不挡路,只有做人爪牙才会白目。

真田隆三:三门队长同时到来,剑无极,你能死得很有分量。

剑无极:一、二、三,一次收三门,确实很有分量。

天恒君:无……无极大仔,这情况太危急,咱们一定要向洞内的银燕义士以及总教喊救。

剑无极:喊救?哈哈哈……会喊救,就不是剑无极本尊!

天恒君:无极大仔,不可逞强。

丑孔明:来啊,踏平天部总教。

忍者一:是。

忍者二:是。(两人欲进入空无之洞)

天恒君:(拦住两人)站住,有我天恒君在此,绝不会让你们进入!

丑孔明:找死。(发招将天恒君打入洞口)哈哈哈……想趁机逃走,没这么简单。(进入洞口)

剑无极:啊,天兵仔。(欲进入)

真田隆三:剑无极,(拦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剑无极:是吗?真田隆三,我跟你说,今天真的是你的坏日子。

真田隆三:喔……酒后吐疯言吗?

剑无极:没内,说真的,我今天心情很坏。

真田隆三:那与我同样,我今天,也是怒气穿云。

剑无极:这样很合适,(手握剑柄)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心情歹,当开杀,一拔刀,不留命。(拔剑出鞘)想死的,都来吧。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