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1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265930939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09-10剧集预告《毒邪神蛊温皇》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十集

录入:小懒鹿


【神蛊峰】

神蛊温皇: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白无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凤蝶领俏如来进入)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贵客,请。 

俏如来:俏如来打扰了。 

神蛊温皇:请入座。 

俏如来:多谢。 

神蛊温皇:吾这深山僻岭,今日有佛来到,真乃蓬荜生辉。 

俏如来:我不敢以佛自居,今日前来实是有事相求。 

神蛊温皇:见面还需三分礼,相求但过三巡后,请。 

俏如来:这杯酒,我必须辞退。 

神蛊温皇:怕我下蛊吗? 

俏如来:非也,出家人滴酒不沾。 

神蛊温皇:也是,但若是有朝一日,你身患剧毒,其解药是酒,那你是喝或不喝呢? 

俏如来:法律、戒规,皆有约束行为的用意,若非得已,不饮般若。 

神蛊温皇:俏如来,你虽是自居佛门弟子,但观你形态,身染红尘,手染血腥,恕我直言,你已是入江湖,而非出家。 

俏如来:人的心中总有放不下的执着,我为家人而入空门,再为家人步入江湖,即使还俗,但心依旧有佛常在。 

神蛊温皇:不能活得自在的人生,实乃地狱,也许,这就是我隐居深山的原因。 

俏如来:每一个人目标总不相同。 

神蛊温皇:也许,也许这就是我直接让你进入神蛊峰的原因。 

俏如来:触动温皇之心的原因,是情义吗? 


【某处村落】

村民一:啊,黑滤滤,你真正要离开啰?

村民二:是啊,难道你不考虑一下,就在此地落地生根吧。

孩童一:是啊是啊,黑滤滤,你不要走啦。

孩童二:嗯,是啊,你有跟我约好的,要一起去山里采水果啊。

黑龙:啊,对不住,对不住!

孩童二:我不管啦,我不管啦,黑滤滤,我不准你走啦。

孩童一:是啊,我们都不准你走啦。

黑龙:啊……啊……

村民一:我看,你先将孩子带回去吧。

村民二:嗯,好啦,走,我们先回去。(拉两名孩童)

孩童二:我们不要啦,我们不要啦……

孩童一:黑滤滤,我要黑滤滤啦……(两名孩童被带走)

黑龙:啊……(流泪)

村民一:黑滤滤,你这样突然就要离开,我们实在很不舍。

黑龙:对不住。

村民一:哎呀,有什么好对不住的。

黑龙:我……

村民一:虽然你来村中才短短几年的时间,但是,我们早就将你当做是自己的人呢啰。

黑龙:啊……

村民一:我们也真正希望你能就此在村中安定下来,与我们一同生活。

黑龙:其实,我也早就将此当做是自己的家,将大家,当做是我的家人啰,所以要离开此地,我也很难过。

村民一:既然如此,那黑滤滤,你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吧。

黑龙:对不住,因为我实在太想要了解自己到底是谁啰,所以,我才会想要离开此地,寻找这个答案。

村民一:原来如此,对于失去记忆的你,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代志。

黑龙:嗯。

村民一:既然如此,那黑滤滤,我也不再强留你啰,不过,在你要离开之前,就让我们为你作一些事情吧。

黑龙:这……大家已经为我作太多啰,这叫我如何能再劳烦大家呢。

村民一:三八啊,我不是讲过了,我们早就将你当作一家人,你就不用再见外了。

黑龙:啊。

村民一:三婶婆,她早就偷偷帮你作好一件新衣了。

黑龙:啊,(流泪)三婶婆,啊……你们……你们大家对我的恩情,就算用一辈子也还不清。

村民一:哎呀,我们也不曾想说要你还什么啊,走吧走吧,三婶婆在等你,已经等很久了。

(许久之后,三婶婆带着换好衣服的黑龙出来)

村民一:黑滤滤,你要记得,这永远是你的家,不管你寻找你的过去是否有结果,我们大家永远都欢迎你回来。

黑龙:多……多谢,感谢你们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再会啰。(挥手)

村民二:嗯,一路小心啊,黑滤滤。

(黑龙离开)


【灵界外围】

叹悲欢:哭诉三世冤,叹无人情暖,悲中寻情理,灵界一线牵。(进入灵界消失,后有西剑流忍者跟踪)

忍者一:什么?奇怪,为何这个叹悲欢会突然消失呢?

忍者二:是有机关吗?

忍者一:有此可能,快找。

忍者二:嗯。(二人寻找无果)奇怪,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忍者一:看来,我们还是先回去向军师禀报。

忍者二:嗯。

(忆无心在吹笛,两忍者听见笛声)

忍者二:好奇怪啊。

忍者一:嗯,是哪里传来的笛声?

(忆无心走至二人身后,西剑流幻灵眼出现)


【空无之洞外】

剑无极:哇,这个鸽仔胜,突然变成冲天炮是怎样,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能失了我这个天才剑者的气势,来喔!

[剑无极收剑回鞘,溘钨斯凝剑封招,一点突破,欲闯死关。]

千鸟胜:灭杀邪焰,喝——

剑无极:剑、无极!

(极招之后,黑白郎君两手分别接下两人之招)

千鸟胜:不可能!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一招震退两人)

剑无极:啊……

千鸟胜:啊……

黑白郎君:(负手背后)谁先?或者一起。

千鸟胜:无论你是谁,敢阻碍西剑流,只有死路一条!(挥手)杀!

两忍者:是。(杀向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一挥手将两人杀死)啊……

忍者三:怪物啊。(吓得发抖)

黑白郎君:来。

千鸟胜:你这臭小子,喝!烈炎蚀魂!(一招打在黑白郎君身上,黑白郎君不动如山)

黑白郎君:不差。

千鸟胜:不可能!(看见黑白郎君抬手,急忙撤退)赫……

黑白郎君:再来。

千鸟胜:<这,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黑白郎君走近)嗯?

黑白郎君:很好,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杀招出手)

[在黑白郎君杀招欲击中千鸟胜之时,突然!]

(月食过,圆月现,黑白郎君消失)

千鸟胜:呃……呃……(吐血)啊……好,好恐怖的威力,但,为何他会突然间消失无踪?

(发现剑无极已不见)

千鸟胜:赫,可恶,看来,被剑无极他趁机逃脱啰,呃……(吐血)啊,想不到,黑白郎君消失之前所遗留的气劲,就让我受如此重伤,若方才之招,直接打中我?啊,(站立不稳)看来,必须马上回西剑流向军师禀报此事。


【神蛊峰·闲云斋】

俏如来:晚辈若有冒犯之处,请温皇见谅。 

神蛊温皇:哈,凤蝶,备茶款待大师。

(凤蝶颔首离开) 

神蛊温皇:来神蛊峰的原因,绝对不出毒与蛊,说吧。 

俏如来:事关地部总教云十方前辈,身中西剑流奇毒,详情听说……

神蛊温皇:听来,这毒是侵蚀经脉之毒。(凤蝶端茶过来) 

俏如来:恳请温皇相助,一救云十方前辈。 

神蛊温皇:要我救人可以。 

俏如来:太好了!我即刻为你带路。 

神蛊温皇:耶,先别欢喜,我有条件。 

俏如来:请说,俏如来尽力而为。 

神蛊温皇:我的条件,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将人带来神蛊峰。 

俏如来:但前辈如今伤势沉重,昏迷不醒,只恐一有移动…… 

神蛊温皇:第一,我会隐居深山,自是不想再沾江湖事;第二,指引你来找我的人,已经为我带来麻烦;第三,你将敌人引来吾神蛊峰之下,为我造成困扰。以上三点,我没拒绝你救人,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同时,也是给魔门世家一个面子。 

俏如来:温皇果真与龙前辈熟识。 

神蛊温皇:熟识我的人不是他,熟识,也不一定是朋友,非到最后关头,他们不会找我,我也不会让他们拜托。(俏如来不语)好奇吗? 

俏如来:事关个人隐私,非礼勿究。 

神蛊温皇:哈,不愧是云州史艳文之后。 

俏如来:温皇已知晚辈的来历。 

神蛊温皇:否则,你怎能轻入神蛊峰。 

俏如来:原来如此。 

神蛊温皇:话已明朗,我再故作姿态就没趣味了。凤蝶,你随同俏如来前去,将云十方带来神蛊峰。 

(凤蝶点头)

神蛊温皇:我这助手办事能力很好,但是个性倔强,要看人份量,才决定说话。就请你多多担待。 

俏如来:是我劳烦温皇以及姑娘,这就请姑娘与我前往吧。(转身) 

神蛊温皇:且慢。 

俏如来:温皇尚有指示? 

神蛊温皇:既然都让你走后门了,离开,也顺便走后门吧,快又方便,不引麻烦。 

俏如来:多谢。 

神蛊温皇:唉,不解风情,此时要说我幽默。 

俏如来:温皇,晚辈暂且告辞了。 

神蛊温皇:去吧。 

(俏如来与凤蝶离开)

神蛊温皇:哈,一门究义的正直,一门讲情的憨人,真是名不虚传的史家。 


【西剑流·邪阴结界】

雨音霜:是时候了。

真田隆三:嗯。

雨音霜:休门炼化!(发功)

丑孔明:伤门炼化!(发功)

真田隆三:生门炼化!(发功)

(炼化结束后)

真田隆三:想不到,这个灵体竟然有办法完成我们三门的炼化。

雨音霜:现在,就先将灵体带回神唤大殿,再向军师禀报此事吧。

丑孔明:当然。


【灵界】

叹悲欢:哀灵道者叹悲欢,求见灵尊。

灵尊:灵牵世上挂,泣寻彼岸花,幽居三界中,冥想九天外。叹悲欢一路辛苦你啰。

叹悲欢:属下不敢当。

灵尊:此行是否有所收获?

叹悲欢:属下无能,尚未找出补灵之法,不过……

灵尊:有何异事?

叹悲欢:此次到人界找寻答案之时,属下曾遇上西剑流所派之附灵者阻杀。

灵尊:附灵者?

叹悲欢:是,听幽幽门门主之说法,附灵者乃是西剑流利用一种特殊术法,将不明之灵体灌入尸体之中,形成一种的活尸,然后将这些活尸当作武器使用。

灵尊:嗯,看来突然消失于中原的巨大灵气与此事脱不了关系。

叹悲欢:属下也是如此认为。

灵尊:那,是否有寻找到魔门世家之援助?

叹悲欢:回灵尊,燕驼龙他虽然答应属下,要尽力助我们灵界找寻补灵之法,但是现在的他另有要事在身,所以无法给我们即时的援助。

灵尊:嗯,吾明白啰,叹悲欢。

叹悲欢:是,灵尊。

灵尊:吾令你再入人界,了解更多有关西剑流以及附灵者入灵之事。

叹悲欢:遵命。

灵尊:对了,还有一事,她又跑出去了,你若到人界,多加注意她的灵迹。

叹悲欢:是,灵尊。(起身离开)

灵尊:附灵者,入灵,嗯,看来吾必须考虑是否该派出更多的人力进入人界。


【树林】

(爱灵灵随风起舞)

爱灵灵:天灵地不灵,我有爱灵灵。


【某村庄】

(一少年扶着一老者)

老者:景仔,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你要快去收稻子,若无后天东瀛的人又要来验收啰。

景仔:阿爸,我不想要去啦,我们自己的田要种稻子给他们吃,才给我们一点点银两,不但自己种的米,还要等人配给,光看病,那医生一次就收五两银,一分田稻子收的,才够阿爸你看二三次而已,我不要去啦!

老者:景仔,上次那个医生,他就是因为反抗那些东瀛人,结果就被他们打死了,景仔,现在这种环境,我们就忍耐一点啦。

(另一少年走过来)

少年:是啦是啦,忍耐一点啦,那些扶桑狗真正没人性啦,最近我们莊内无缘无故流行这种怪病,那个医生,根本就是走狗,归顺那些扶桑狗,穷到快被鬼拖去了,看病还收那么贵,根本是叫人去死啊。

(爱灵灵跳舞来到)

少年:哇,那是仙女吗?很漂亮耶。

村民:仙女仙女啦,天有目,派仙女来救咱们大家啰。

(爱灵灵从袖中掏出灵粉洒向大家)

老者:景仔,喔,你阿爸整个人都有精神起来了,喔,我的病,好像好了呢。

景仔:啊,阿爸,是真的吗?(朝爱灵灵跪下)多谢仙女,多谢仙女啊。

(村民均朝爱灵灵跪下)

少年:仙女啊,我阿母也生病的恨严重,你可以帮我阿母医治一下吗?

爱灵灵:我不是仙女,我是爱灵灵。天灵地不灵,我有爱灵灵。哈哈哈……(将灵粉洒向四周)你们的病都没了。(离开)


【空无之洞】

(剑无极背着假装昏迷的天恒君回空无之洞,天恒君看见了空无之洞的进入之法)

雪山银燕:啊,天恒君。剑无极,发生何事啰?为何天恒君他……

剑无极:先帮我将天兵的放下吧。

雪山银燕:嗯。(把天恒君放下)这到底是?

剑无极:刚刚,在回空无之洞的路上,我们两人,遇上景门队长的追杀。

雪山银燕:千鸟胜。

剑无极:嗯,而天兵就是为了救我才会受伤。

雪山银燕:那千鸟胜呢?

剑无极:那,(手指身后)在后面啊。

雪山银燕:啊!

剑无极:若真正在我们的后面,你还可以活着喔,唉,真是石头脑。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难道方才你在洞内都没有感受到两股非常强大的溘钨斯吗?

雪山银燕:一切平静。

剑无极:方才在洞外,我已对上解除封印的千鸟胜啰。

雪山银燕:解除封印?

剑无极:嗯,千鸟胜的实力竟然还比解封之后的真田隆三还强上许多,实在令我非常的惊异。

雪山银燕:那你与天恒君如何安然脱险?

剑无极:我跟你说,你别吓到。黑白郎君!

雪山银燕:黑白郎君!

剑无极:就在千鸟胜以极招攻向我与天恒君之时,黑白郎君突然出现并挡下我与千鸟胜之招,嗯,就与数年前你父亲史艳文与藏镜人那战同样。

雪山银燕:啊!那他现在人呢?

剑无极:不知。

雪山银燕:为何?

剑无极:因为我趁黑白郎君对上千鸟胜之时,将天恒君救回空无之洞。

雪山银燕:啊,太好啰,真是太好啰。

剑无极:是好什么?

雪山银燕:当年一战,因为黑白郎君突然加入战局,使得父亲、藏镜人与黑白郎君三人都消失无踪,当时,大家都认为他们三人都死于现场,并被三股极招之力打得尸骨无存,如今黑白郎君一再出现,那不就代表父亲大人他也平安无事吗?

剑无极:嗯,也有道理,不过……

雪山银燕:不过什么?

剑无极:如果你的父亲与黑白郎君都没事了,那,不就代表藏镜人他也无事吗?

(银燕沉默)


【荒野】

(黑龙昏迷躺在地上)

黑龙:啊……啊……(扶额站起来)啊……奇怪,这到底是?为何我会突然昏迷呢?(抬头)又是月圆,为何我总会在月圆之夜,突然昏迷呢?啊,难道,这会与我的身世有关?

(取出一串珠子,中间有一白色石头)

黑龙:我到底是谁,你能回答我吗?听众人说,当年救起我之时,你就在我的身上,所以我到底是谁,你应该知道吧,你,你能回答我吗?,啊,你怎样回答我,你又如何回答我呢,哈哈哈……

(将东西收起来,突又感头痛)

黑龙:啊……啊……(身体摇晃不稳离开,物件掉落地上,被忆无心拾起)


【空无之洞】

(俏如来与凤蝶来到洞外,看见有打斗的迹象)

俏如来:这!空无之洞遭到袭击,地面尚余火焰之势,是千鸟胜。(走近观察又发觉什么)

凤蝶:怎样了?

俏如来:发现特异的能量反应,既是溘钨斯,又似其他的力量,凤姑娘,先随吾入空无之洞,我担忧银燕与剑无极的安全。

(凤蝶点头,二人进入,被西剑流忍者看到)

俏如来:银燕,众人无事吧?

雪山银燕:大哥,见你平安,我也放心了。

俏如来:是西剑流的千鸟胜前来袭击?

雪山银燕:嗯,剑无极说,千鸟胜自解封印,对招之时,黑白郎君突然出现,打败千鸟胜,但又离奇消失。

俏如来:原来那道怪异的气劲是黑白郎君所发。

剑无极:(从内走出)哇,终于回来了啊,我想说你是遇到山难才失踪这么久。

俏如来:剑无极,你伤得不轻。

剑无极:唉哟,安啦,死不了,(看见凤蝶)喔,你有带人来。

雪山银燕:这位是?

俏如来:先容我介绍,这位是凤蝶姑娘,依温皇的要求,前来带云前辈前往神蛊峰医治。

剑无极:啧啧啧……出门一趟就带一个美女回来,雪山银燕,你要好好跟你兄长学习一番。

俏如来:剑无极,不可冒犯。

剑无极:(走到凤蝶跟前)唉哟,很不屑的眼神,背负弯刀,想必是同道中人,这样,就免顾虑男子汉大丈夫欺负小女子,来,过几招吧。

雪山银燕:你不是负伤在身?

剑无极:一点小伤算什么,输赢一场,才知道她有没本事带人回去吗。

雪山银燕:兄长会带她来,代表有一定的信任,冒然挑战,有失礼数。

剑无极:我有失礼数,唉哟,连自我介绍甚至应一个声都不会,这种算是有礼数吗?(指凤蝶)

凤蝶:尊重两字,你会写吗!

剑无极:口锋不错,就不知刀招是否也不错。

凤蝶:剑锋不差,口德不佳!

剑无极:看对象啊。

凤蝶:(对俏如来)人呢?

俏如来:正在内中。

(二人入内)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嗯什么?

雪山银燕:我终于悟通对付你最好的方式。

剑无极:怎样?

雪山银燕:不动如山,不理你就对了。

剑无极:喂,银燕,你这不是悟通,是误通,错误的误。

(俏如来与凤蝶出来,凤蝶背着云十方)

雪山银燕:兄长在烦心什么?

俏如来:空无之洞遭到西剑流的攻击,但云前辈急需护送,我若在此时离开空无之洞,恐怕人手不足。

剑无极:做你去。

凤蝶:不需要。

剑无极:姑娘对自己很有信心,但至少,也该让委托的家属,同样有信心吧,你讲是吧。

(凤蝶马上施展毒雾又收回)

剑无极:啊,银燕,方才那种情形,你知道印证了什么吗?

雪山银燕:凤姑娘能保护前辈。

剑无极:非也非也,看这收放自如的毒气,正印证了五个字——最毒妇人心,不愧是神蛊峰出来的。

凤蝶:(对俏如来)请。(欲离)

俏如来:且慢,于情于理,我都必须再上一次神蛊峰,以示我的诚意,银燕,无极义士,我会尽快回来。

剑无极:安啦,千鸟胜被黑白郎君吓过一次,西剑流没那么大的胆量,马上再来,除非是全军出动,但是,这就更加不可能了,所以,俏如来,你尽管慢慢来。

俏如来:无论如何,剑义士你先好好养伤,银燕,一定要妥善照顾众人。

雪山银燕:我知晓。

俏如来:凤姑娘,请。

(二人带着云十方离开)

雪山银燕:我本以为你会出刀,事实证明,原来剑无极,也是会怕毒。

剑无极:唉哟,说你是牛还真正是牛,可知再强的溘钨斯也挡不住毒,而且是蛊毒。

雪山银燕:有法可破吧?

剑无极:正确的,要对付毒,唯有,快,发现得快,跑得更快,出刀快,不然,就会死得很快。

雪山银燕:你不是很快吗?

剑无极:哎呀,银燕,自从你做我师弟以来,头一次,说了人话,我真感动。

雪山银燕:不动如山,不睬到底。

剑无极:唉哟,不理我啊,不要紧,本大爷心情好,原谅你这次,好好练,练成,就是你的。

(俏如来与凤蝶出了空无之洞,被西剑流忍者看到)


【西剑流】

真田隆三:(对月牙岚)我真是想不透,有人就是能整天无所事事,无论在任何方面,对组织,一点帮助也没有。

月牙岚:你在说谁!

真田隆三:八门之中,武功最差,办事能力最弱,只会仗着月牙一族血统的人到底是谁呢?

月牙岚:住口!

真田隆三:只会出嘴无作用,八门生存之法,说的是实力。

月牙岚:你的封印还不是被破,实力何来?

真田隆三:嗯?你再说一次!

月牙岚:你听见了。

真田隆三:喝——(两人出手)去死吧!(欲再交手时被丑孔明阻止)

丑孔明:哎呀,平平都是西剑流的人,何必一见面就刀刃相向。

真田隆三:我今天,定要杀了这个小子!

丑孔明:同门自斗,若被军师知情,可是吃罪非轻啊。

真田隆三:你这个次等人种,不用拿军师来压我。

丑孔明:哈哈哈……会咬人的狗,是不会吠的。

真田隆三:什么意思!

丑孔明:像你这种很会吠的狗,是永远咬不到人的啊,哈哈哈……

真田隆三:嗯?(怒)

丑孔明:看清楚,你现在是一对二,你有十成的把握吗?

真田隆三:哼,等这次重要的灵体炼化完成之后,我一定会禀报军师,向你们两个挑战,将你这个次等人种与你这个败类杀掉!

丑孔明:哈哈哈……随时奉陪,对了,再警告你一事,少一个朋友,就是多一个敌人。

真田隆三:哼!(离开)

月牙岚:你,为何要帮我?

丑孔明:我没帮你啊,我只是看不惯真田隆三的作法。

月牙岚:在组织之中,除了我的兄长之外,这是第一次有人帮我。

丑孔明:月牙岚,在这个强者生存的环境之下,会残留下来的,只有强者,但是,强者不一定是武功强的人,有时候,脑智,才是致胜的关键。

月牙岚:脑智?

丑孔明:你也不必太过大惊小怪,适当的时候,咱们是朋友,不过,组织不是有教过,朋友有时阵也是可以牺牲的。

月牙岚:你!

丑孔明:哈哈哈……


【树林·月牙岩旁】

(月牙岚独自一人坐在石头上)

月牙岚:朋友有时候也是可以牺牲,这是组织的教诲不错,成为一个忍者,任务第一,除了任务之外,不许有其他的情感,但是,唉。

(望一眼眼前的一块石头)

月牙岚:真是不可思议,明明这个地方,离西剑流有数十里路,但是,在此地,却能让我心情平静,觉得安心,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竟然让我在离家乡数千里的中原,发现你这颗与家乡相同的月牙岩,啊,不知现在家乡的家人是否安好呢,你们是否也与我一样,正坐在月牙岩之前呢?

(拿出回灵液)

月牙岚:大哥,你现在又在什么所在呢?当初我费尽一切的心思,尽一切努力,爬上八门队长之位,为的,就是不让月牙一族名誉受辱,但是,为何现在的我,虽然身为八门队长,却还是四处受人排斥,唉,难道只因为我是月牙一族,所以,大家就将我能完成任务,当做是理所当然,就因为我是月牙一族,所以,大家就能将我所作的一切努力,全部抹杀掉吗?

(回想起与雪山银燕的决斗)

月牙岚:啊,从小,我就被组织教导,忍者一定要完成任务的观念,在必要之时,即使是自己的家人,都要放弃,啊,但看到雪山银燕,他为了救自己的兄哥而不停的努力,这种的感觉,为什么,会让我如此的温暖呢?

(回想起银燕说:因为你的眼神,与我一样,孤单。)

月牙岚:也许,也许真正了解我的人,真是雪山银燕吧。

(忽听见小孩子的声音)

孩童声:救命,救命啊!

月牙岚:(站起)嗯?到底是谁来此,打扰我的清净。

(另一处,一忍者在殴打两小孩)

孩童声:救命,救命啊!

(一忍者欺负两小孩)

孩童一:坏人,坏人啦!不要打我哥,不要打我哥啦!(扔石头砸中西剑流忍者)

忍者:可恶的小子,竟然用石头丢我,你们两个找死!(欲动作)

孩童二:你别动阮小弟,(挡在孩童一前面)要杀就杀我,听到没!

忍者:嗯?你真正是找死吗!我偏偏就要抓你小弟,怎样!

(月牙岚回忆起大哥保护自己的情景)

孩童一:啊……放……放开我,放开我……

孩童二:(扯住忍者衣服)你这个坏人,放开我弟!

忍者:闪开啊!(一脚踢飞孩童二)

孩童二:(马上爬起来依旧扯住忍者衣服)放我的小弟下来!

月牙岚:(走过去)嗯?到底何事?为何要杀这两名小孩?

忍者:(将小孩放开)月牙队长,这两个中原小孩用石头丢我,很乱来啊!

孩童一:谁叫你要欺负老人,我才会用石头丢你啊。

忍者:你还敢说!

月牙岚:你们退下,让我来处理。

忍者:呃……这小事,不免劳动队长你啊。

月牙岚:嗯!我说我处理!

忍者:呃……是!(离开)

月牙岚:你们两个,受伤了。(伸手去摸两小孩,两孩童躲避)

孩童二:哼,你想要做什么,你和他们是同党的,你们都是坏人!

月牙岚:我是坏人……

孩童一:阿兄,我们快走啦。

孩童二:免惊,阿兄在这。

月牙岚:<这么小的孩子,竟然这么勇敢,在互相保护,他的眼神,如此的坚定,全无惧怕的神情。>你们都不怕死吗?

孩童二:哼,只要我弟弟平安,我不怕死,你这个坏人,再过来我就打你喔。(捡起一块石头砸向月牙岚后两人跑开)

月牙岚:跑走了,我是坏人,哈哈,我是坏人,啊……(离开)

爱灵灵:(隐于树上)嘻嘻,这个东瀛人,有一种趣味的感觉,天灵地不灵,我有爱灵灵,哈哈哈……


【西剑流·神唤大殿】

(千鸟胜正在向军师报告情况)

军师:黑白郎君使用的溘钨斯,远胜过你,更在天狗蚀月之夜出现又消失。

千鸟胜:是。

月牙岚:又是他。

真田隆三:哼哼……勾起你痛苦的回忆吗。

军师:真田隆三,月牙岚,你们有意见吗?

雨音霜:非常时刻,别斗了。

军师:五年前黑白郎君破坏史艳文与藏镜人之战,五年后,两次破坏与阻挡吾西剑流的行动,又皆在月食之夜出现,嗯……<黑白郎君非但能使用溘钨斯,甚至胜过解封的千鸟胜,而西剑流邪阴结界封印最弱之刻,便是在月食之夜,莫非,其中有所牵连?>

忍者:(从外进入)参见军师,属下有急事禀报。

军师:说来。

忍者:天部基地之外,发现俏如来与一名神秘女子,背着云十方,前往神蛊峰。

军师:云十方,他没死?

忍者:是。

军师:云十方中吾西剑流极毒,竟然未死,被带往神蛊峰,必是为求解毒,众人可知神蛊峰藏有何方人士?

丑孔明:若记得无错,神蛊峰住有一名擅用蛊毒之术之人,名唤神蛊温皇。

军师:既然你清楚,调查神蛊峰的任务,就交你了,雷伤。

丑孔明:军师,刺探一事,非必属下不可啊。

军师:在场唯你,知晓神蛊温皇,雷伤,有劳了。

丑孔明:领令。


【神蛊峰·闲云斋】

俏如来:恳求温皇解救云前辈。

神蛊温皇:(起身查看云十方)喔? 

俏如来:如何? 

神蛊温皇:拖延过久,经脉被侵蚀将尽,难救啊。(笼内蝴蝶跳动)俏如来,你又为我带来麻烦了。 

(神蛊峰下)

丑孔明:神蛊峰所住之人,神蛊温皇,相传与燕驼龙一脉,有密切的关联。(看见石碑)双式会温皇,好大的口气,我倒是要会上一会,登上穿天松的考验,不过孩童的把戏,喝!(登上穿天松)


俏如来:啊!真抱歉,是我大意了,竟然引来丑孔明欲闯神蛊峰。 

神蛊温皇:现在说抱歉,晚了。 

俏如来:是我造因,由我受果,我会将丑孔明引离此地。 

神蛊温皇:不需要,此人胆敢闯山,就要有接受考验的准备,你不是忧心同伴吗?你的因果论,就用在空无之洞吧。 

俏如来:多谢温皇,晚辈感激在心,暂先告辞。凤姑娘,请了。 

(凤蝶点头,俏如来离开)

神蛊温皇:啊,麻烦啊。

(运针救治云十方) 

神蛊温皇:凤蝶,将云十方带入药庐之内。(凤蝶点头,背走云十方,温皇躺下)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住青山白无眼,巢禽穴兽四时驯。

丑孔明:诚心跨出一大步,迷惘之中亦有路,欲见毒邪无它法,真情真义终流露。哈哈哈……只不过是玩弄人心的把戏吧?

神蛊温皇:即使玩弄人心,你又看得穿吗,丑孔明?

丑孔明:本师今日,就一会你神蛊温皇,有何本事。(凤蝶立于无边崖另一头)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