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0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254587072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07-08剧集预告《剑无极的情义之剑》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八集

录入:小懒鹿


【西剑流】

(月牙岚回忆:

雪山银燕:因为你的眼神,与我一样,孤单。

月牙岚:啊……呃……

雪山银燕:因为你的眼神,与我一样,孤单。)


月牙岚:啊!啊!啊……可恶啊!与我一样,孤单。哼!这些年来,我是经过多少的努力,吃了多少的苦,面对了多少的侮辱,以及忍受了多少的寂寞,才有今日的我,与我一样孤单,哼!雪山银燕,你是凭什么,你是有什么资格可以讲,你和我一样,是凭什么啊!喝——

(回想银燕之语:因为你的眼神,与我一样,孤单。)

月牙岚:啊……可是,为什么我看到雪山银燕眼神之时,却好似看到自己一样呢?啊,难道,难道雪山银燕他,他也真正与我一样?他也是一样,承受过我所感受的一切,所以,所以他的眼神才会如此的熟悉,这,这有可能吗?雪山银燕,难道你也与我一样,有绝对不能输的理由吗?


【树林】

(银燕雨音霜交战)

剑无极:呿,真是一个让人白操心的笨师弟。

真田隆三:这,这怎么有可能?

千鸟胜:呵呵呵……想不到,这个雪山银燕比我想的还有趣味啊。

雨音霜:啊,雪山银燕,你!

剑无极:唉呀!早知道就不帮你啰,银燕,你看,才一下子而已,这主角和镜头都被你抢走啰。

雨音霜:<这,这怎么有可能?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为何雪山银燕,他的功力以及溘钨斯,都在一瞬间增强呢?>

雪山银燕:真对不住。

雨音霜:嗯?

雪山银燕:我,我还不能死在此地。

雨音霜:哦。

雪山银燕:因为,我有绝对不能输的理由,所以无论如何,我绝对不能输!

雨音霜:<嗯,为什么,他的眼神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到底是……(回想起月牙岚)啊,是月牙岚,想不到这个雪山银燕,他的眼神竟然与月牙岚一样。>哼!那我就看看,这个理由,是否真能让你反败为胜。


真田隆三:哼,现在没天恒君碍手碍脚,你最好觉悟来,不要再在那畏头缩尾,不敢正面面对我,你,根本就不配称为一名武士。

剑无极:啊,什么啊,我有听错吗。

真田隆三:嗯?

剑无极:现在没天兵君那个丁丁来拖我的后脚,这,应该小心的人,是你才对吧。

真田隆三:哦?

剑无极:而且,我并不是一名武士,而是天下第一的忍者啊!

真田隆三:天下第一的忍者,哈哈哈……

剑无极:怀疑吗?

真田隆三:不但怀疑,而且还感觉好笑。

剑无极:喔?

真田隆三:我看,你不但不配称为一名武士,根本就连成为武士的资格也没,不,应该说,你连拿刀的资格都没有。

剑无极:呿,用讲的,大家都很厉害,什么资质资格,这有那么重要吗?

真田隆三:这还用说。

剑无极:那,你有吗?

真田隆三:哼,若没资质,怎么来的资格坐上八门队长之一呢?若是没使刀的资质,又怎能用刀呢?

(剑无极回忆:

师父:无极,你的个性太好强,导致你出剑总是气太甚,你可知晓练武之人,如果他先天的条件不是上乘,就必须靠后天的领悟来调整,为师讲的剑法,你除了记住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让你的心与剑,心剑合一,你明白吗?)


剑无极:可恶,什么资质资格,我才不信这套,我真正不信这套!意思就是讲,你很强就对啰!

真田隆三:正是!

剑无极:哈哈哈……那今天,我就让你明白,你错了!

真田隆三:喔,那就证明让我看。

剑无极:哼,我看,你唯一的资质,就是有一个天生让我不爽的臭嘴!

真田隆三:你再给我说一次!

剑无极:用讲的太慢,我看,就直接让你用你的生命领悟吧!

真田隆三:混蛋,死来吧!

剑无极:来喔,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

(冲向真田隆三,真田隆三拔剑欲砍,剑无极迅速转至其身后)

真田隆三:什么!(被剑无极连砍数刀)

剑无极:怎样,滋味如何啊?

真田隆三:怎么有可能啊!(爆体)啊!

剑无极:所以讲啊,有资质又怎样,能不能战胜对方才是重点。(身后尘土涌起)啊,什么?


雨音霜:嗯?

雪山银燕:这股杀气是?

千鸟胜:哈哈哈……看来,雪山银燕与剑无极,注定今日绝要死在此地啰,真是可惜啊。

(封印解除的真田隆三站在众人面前)

真田隆三:想不到,你竟然能破吾之封印。

剑无极:封印,这……

真田隆三:真是厉害啊。

剑无极:封印……

雪山银燕:啊?封印?

雨音霜:哼,惊讶吗,我们身上的衣服以及面罩,都经过了封印,这就是我们八门队长的封印,目的,就是要封住我们身上大量的溘钨斯,以防这股大量的溘钨斯,伤了自己的同胞,如今,生门队长的封印已破了,也就代表他将不再受封印的控制,能尽情使出全力了。

雪山银燕:什么!

雨音霜:哈哈哈……你们,将会见识到生门队长真田隆三,他恐怖的威力啰。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司:想不到,伤门与生门的封印,竟然被破啰,真好,真好啊,哈哈哈……


【荒野】

丑孔明:学海无边境 唯有我万能。

燕驼龙:啊,什么啊?这个背影是?

丑孔明:广读文武典 不识三字经,今生恨三字 又恼丑孔明,情深恨未绝 痴爱毒美人。哈哈哈……久违了,燕驼龙。

燕驼龙:啊啊啊啊……丑……丑……丑孔明。

丑孔明:耶~都是相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啰,何必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呢。

燕驼龙:你……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丑孔明:死,哈哈哈……就依技术上来说,没错,我已经死过一遍啰。

燕驼龙:已经死过一遍?

丑孔明:然也。

燕驼龙:这样,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丑孔明:哼,你说呢?

燕驼龙:当时,你被五雷击顶,身躯也瞬间被化为火炭,应该是不可能再活下来啊。(回忆丑孔明当年之死)

丑孔明:所以,你就认为我是鬼啰。

燕驼龙:本龙才不管你到底是人是鬼,你快点让开,不要挡住本龙的去路,本龙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马上去办啊。

丑孔明:哈哈哈……恕难从命。

燕驼龙:喔,丑孔明,你。

丑孔明:燕驼龙,你不要忘却了,我现在的身份乃是八门的队长之一,所以,怎有可能让你活着离开此地呢?

燕驼龙:嗯。

丑孔明:而且,就算我不是八门队长之一,凭我们两人之间的旧情,我也绝对不可能让你继续活在这个世上啊。

燕驼龙:喔,丑孔明,为何你身为一个中原人,却要三番两次要帮助东瀛来侵犯中原呢?

丑孔明:喔,燕驼龙,是你误会啰,我并没帮助东瀛来侵犯中原啊。

燕驼龙:我还六会咧,误会。

丑孔明:这是事实啊。

燕驼龙:你没帮助东瀛来侵犯中原,你别忘记了,是谁在六七年前,帮助西剑流夺取魔之甲,现在又是谁,变成西剑流八门队长之一,前来中原,用武力控制中原的武林呢?

丑孔明:哈哈……所以我讲,是燕驼龙你误会啰。

燕驼龙:不然,我是误会什么?

丑孔明:第一,之前是我想借着西剑流之手,夺取中原,成就我的霸业;第二,现在的我,是借着西剑流的力量,从地狱回来,找你们报仇!

燕驼龙:什么啊?

丑孔明:而且,中原这几年来,如果不是我们西剑流的控制,它还能如此的稳定吗?

燕驼龙:嗯……

丑孔明:燕驼龙,你想看看,现在的中原,在我们西剑流的控制之下,不但社会安定,而且,连从外域来的黑船,也不敢随便乱来,而中原这几年来战乱不停,人民生活是何等的痛苦,但自从由我们西剑流掌控之后,战乱,马上就被我们平定下来了,所以,我们是在帮你们,不是吗?

燕驼龙:哦,我听你在 DO、RE、MI 啦。

丑孔明:嗯?

燕驼龙:当初,要不是你们设计,让藏镜人捉走史艳文的家人,并造成艳文与藏镜人的那场死斗,我们艳文,怎么突然就此失踪,而史家人,怎会从此四散,对吗?而且,那些本来惧怕艳文的土匪、强盗,怎会开始四处作乱呢?

丑孔明:喔,你有证据,能证明当初的那场死斗,是我们西剑流设计的吗?

燕驼龙: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啦。

丑孔明:哈哈哈……就算是我们设计的,那又如何呢?

燕驼龙:丑孔明啊,人在作,天在看啦,我看再没多久喔,你马上又会被五雷盖顶啰。

丑孔明:喔,你知道吗,被五雷击中的感觉,不过,你可以放心,因为我马上就会让你体会这种的痛苦,喝——太上老君,听吾乎应,急生五雷,五雷合一,诛妖灭魔,急急如律令,敕!喝——


(空无之洞内云十方忽不安)


丑孔明:燕驼龙你死来吧,喝——

燕驼龙:啊……


【树林】

真田隆三:送你们两个小子下地狱,喝——


【空无之洞】

云十方:啊……啊……啊……

俏如来:(上前摸脉)云前辈,你要振作啊。

(云十方幻像,赵将军、雪山银燕、燕驼龙等人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

云十方:啊……啊……不……不可……不可啊,赵将军,啊,燕驼龙前辈,银燕,剑义士,不可啊!)


俏如来:什么,为何云前辈体内的毒质,会突然发作呢?这……喝——(运功稳住云十方)希望燕驼龙前辈能及时找到解药啊。


【树林】

[破除的封印,意外的震撼,真田隆三气贯周身,顿时,飞沙走石,寸草不留。]

剑无极:<惊人的溘钨斯,只是周身发出的溘钨斯,就让我们难以抵挡。>

真田隆三:想不到,剑无极,你竟然能破吾之封印,真是令我意外啊,准备好上路了吗?

剑无极:哈,等你开路啊。

雪山银燕:是生是死,唯有放手一搏。

真田隆三:喝——

(银燕与剑无极两人合力抵挡,仍是无用)

剑无极:啊……(被震退)

雪山银燕:剑无极。

[身势虽退,但剑势已运,银燕会合剑无极,旋燕随后逼杀,真田隆三,气收,劲出。]

真田隆三:呀——

(两股掌劲同时攻向剑无极与银燕,两人被震退数步,握住武器的手已流血)


千鸟胜:传令。

忍者:是。

千鸟胜:退出三十丈。

忍者:是。(退下)

雨音霜:意外。

千鸟胜:真田将再发第二波了。

雨音霜:我看,我们也先退开吧。

千鸟胜:嘿嘿嘿……我也有同感。(两人退开)


真田隆三:哈哈哈……趣味,再来啊。

剑无极:喂,你还撑的下去吗?

雪山银燕:哼。

剑无极::喔,还会哼,看起来还真有气力怎样,那,我看这摊交给你,我先去后面休喘。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真田隆三:哈哈哈……你们两人都不用相争,因为你们都走不掉啰,喝——


【树林附近】

雨音霜:你认为,他们两人可以支撑多久呢?

千鸟胜:哼哼哼……那就要看真田隆三,他想要玩多久啰。

雨音霜:哈哈哈……真是令人期待。

千鸟胜:霜,你还记得上次,真田隆三解除封印之事吗?

雨音霜:那么有趣的事,我当然记得啊。


(回忆:

村民一:快退,快退啊!

雨音霜:你确定吗?

真田隆三:废话!

千鸟胜:到时千万不要说话不算话,将功劳全部抢去。

真田隆三:哼,只要能让我杀了欢喜,功劳全部归你们,我也无所谓。

千鸟胜:呵呵呵……不过,那个河村胜一,在东剑道之中,也算是一个有头脑的计谋者,我想,你还是小心为妙。

真田隆三:好笑,东剑道之中,我还不将任何人放在眼内。

雨音霜:那,我们两人,就慢慢看你的表演啰。

千鸟胜:真是使人兴奋啊,哈哈哈……

真田隆三:只不过是一堆乌合之众,有何难度,哼。

(前去围杀众人)

真田隆三:喔,你总算出现啰。

河村胜一:真田隆三,为何你们西剑流,要如此赶尽杀绝呢?

真田隆三: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需要废物的存在。

河村胜一:什么?

真田隆三:难道不是吗?

河村胜一:可恶,那你,就不要怪我不留情。

真田隆三:哈哈哈……如果你有此实力,我真田隆三,倒要领教一下,喝——

河村胜一:真田隆三,今日你的失败,就是因为你太小看河村胜一我啰,死吧!

真田隆三:什么!(脚下踩空)

河村胜一:哈哈哈……这就是小看我东剑道二期忍者河村胜一的下场。

真田隆三:(解封出现)是吗,为了感谢你,给我一个快乐的暗暝,我会尽力将这方圆二十里内的人烟,全部杀掉。

河村胜一:什么,你,啊——(被杀)

真田隆三:所以我讲,我根本就不将东剑道的人放在眼内。

河村胜一:啊!(爆体而亡)

真田隆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雨音霜:后来,真田隆三,还真正将方圆二十里内的一切,全部扫平,那一幕,真是使人愉快啊,哈哈哈。

千鸟胜:那天从风中,传来浓厚的血腥味,也实在令我回味无穷啊,嘿嘿嘿……

雨音霜:你看,这次真田隆三,又会有什么举动呢?

千鸟胜:哼,反正不管有什么举动,对雪山银燕以及剑无极而言,都绝对是一场噩梦。

雨音霜:这是当然。


【树林】

[破坏之势,逐渐休止,胜负之态,尚未明朗。]

真田隆三:不差。

剑无极:哈哈哈……还能让我们挡这么久,我看你也没多厉害。

真田隆三:哼,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强,赫——

[生门开启死亡道,无极银燕难脱身。]

剑无极:银燕注意啰。

雪山银燕:来吧。

真田隆三:好气魄,喝——死来!


【树林附近】

雨音霜:看起来。真田隆三,真是玩的非常愉快啊。

千鸟胜:早知道雪山银燕与剑无极这么好玩,我就不让啰。

雨音霜:现在才讲,太迟啰。

千鸟胜:是啊。

雨音霜:不过,看起来,应该是结束的时候啰。

千鸟胜:嗯。


【荒野】

丑孔明:燕驼龙,你可知本师,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多久啰?

燕驼龙:什么机会,要作美容是否?本龙看起来,你那张脸,已经无救啰。

丑孔明:嗯?

燕驼龙:不过,这边丑还有救,但是心坏啊,就没药医喔。

丑孔明:哈哈哈……等你还有机会的时候,想骂就尽量骂吧,接下来,你连开口的机会都没啰。

燕驼龙:哎呀,听起来,真猖狂怎样。

丑孔明:哼!

燕驼龙:但是本龙,也不是普通的角色,有本事,就尽展吧。

丑孔明:哈哈哈……有气魄,真是有气魄啊,此招,会让你燕驼龙,体会我当年被五雷击顶的痛苦,喝——

燕驼龙:<喔,身体被吸住了。>

丑孔明:燕驼龙,你死来吧,喝——

燕驼龙:不妙!

丑孔明:想走,来不及了,喝——

燕驼龙:(被击飞)啊!

丑孔明:哈哈哈哈……(离开)


脚仔王:大仔啊,大仔啊,你是跑到哪里去了,大仔啊,大仔啊,(到处找)呜呜呜……大仔啊,为了我的败肾,你千万不要出事呢。

(一团火球飞过)

脚仔王:哎哟喂啊,那是什么小……朋友啊,嗯?烂衫,嘿,乌头,喔,博龟,呀,青面,啊,着火,这到底是?夭寿咧,刚才那团火,烧的不就是我大仔,大仔啊!(急忙奔去)大仔啊,你被火烧不要紧,记得把治败肾的药留下来,大仔啊!


【树林】

剑无极:<想不到解除封印后的八门队长,实力竟然如此强大,看来这次,我是真正失算啰,不过从真田隆三的招式看来,他在八门中的属性,应该是属地,而在与他对上数招之后,我也发现他的招式虽然凶猛,但是也太过强硬,只会直来直往不知变通,所以啊,只要针对这个弱点,也许我与银燕还有一线生机,不过此一险招,银燕他能了解我的意思而一同应对吗?再考虑也是多余,只有放手一搏啰。>(转动手中剑刃)

真田隆三:喔,想不到,你竟然还有斗志,真是使人意外啊。

剑无极:哼,会让你意外的事情还真多,你最好详细看来。

真田隆三: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喝——

剑无极:喝——银燕,迴燕逆斩!

[无极一声喊,让银燕顿时发觉剑无极的计划而出招啰。]

雪山银燕:喝——(两人合力,真田隆三被刺中)

真田隆三:呃,可恶!

剑无极:哈哈,师兄弟真的不是当假的,(收剑回鞘)水啦!

真田隆三:太天真啰!

[真田隆三赫然出现两人的面前。]

剑无极:啊?

雪山银燕:什么!

真田隆三:喝——(出掌攻击两人)

剑无极:啊,这……这怎有可能?

雪山银燕:啊,看起来,是我们太看轻真田隆三啰。

真田隆三:哈哈哈……雪山银燕说的没错,你一定以为我的招式都属刚硬之招,只会直来直往,而不知变通吧,剑无极!

剑无极:你!

真田隆三:这样的表情,真是使我满意,不枉费我如此精心的安排。

剑无极:可恶啊,呃……(吐血)

雪山银燕:啊,剑无极。(欲走近)

真田隆三:喝——(一掌击退银燕)

雪山银燕:呃……(吐血)

真田隆三:方才,如果是雪山银燕或者剑无极,你们两人其中一人独自脱逃,也许还能成功,但败就败在你们,都太过天真啰。

剑无极:很多话。

真田隆三:哼!(再次打伤剑无极)

剑无极:啊……

真田隆三:哼,像你们这种无意义的感情,正是你们失败的最大原因,你们两人,就到黄泉之国,再慢慢反省吧,喝——

剑无极:<杀招。>

真田隆三:来啰,喝——(化为两个分别位于银燕与剑无极两边)

剑无极:还一次来两个。

雪山银燕:呃……呃……

剑无极:哈哈哈……雪山银燕,记得,我是你的师兄,所以,我永远都比你还厉害。

雪山银燕:呃,剑无极。

真田隆三:怒山狂击!喝——

剑无极:(一把抓住银燕的手)喂,最后一刻啰,最起码你也叫一声师兄。

雪山银燕:赫?

剑无极:算了,算了,来欧,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一剑解决自己这边的杀招,再转身挡住银燕那边的杀招)

雪山银燕:啊,不可啊!

剑无极:永别啰,我的小弟。

雪山银燕:千万不可啊!(晕倒)

[正当真田隆三至极之招欲打中剑无极之际,一道白色人影冲入现场,挡下真田隆三之招之后,顺势救走雪山银燕以及剑无极。]

真田隆三:怎有可能!可恶啊!

雨音霜:哈,这就叫做聪明反被聪明误吧。(与千鸟胜来到)

真田隆三:哼!

千鸟胜:不过方才那道白色的人影到底是谁,竟然有办法挡下真田隆三之招,并救走两人?

雨音霜:白色的人影……

真田隆三:霜,你想到什么啰?

雨音霜:你们还记得早前,月牙岚于旋风谷中,也曾遇到一道白色的人影救走地部总门云十方之事吧。

真田隆三:这……

千鸟胜:嗯。

雨音霜:如果这道白色的人影,都是同一个人,那,你们想的,到底会是谁呢?

千鸟胜:会是传说中的宫本总司吗?

真田隆三:有可能吗?

雨音霜:我想,并无这个可能。

真田隆三:为何呢?

雨音霜:照军师的说法,宫本总司之功力,乃在军师之上,所以,如果真正是他,那他大可在杀了你之后,再轻轻松松将人救走,而不是以救人为优先,只是挡下你的招式啰。

真田隆三:嗯。

千鸟胜:你所说的也不无道理。

真田隆三:那,那道人影到底是谁呢?

三人:天部总教。

雨音霜:哈,这么有默契,还是第一次。

真田隆三:是啊。

千鸟胜:看来,我们已经达成共识啰。

雨音霜;没错。

千鸟胜:嗯,看起来,天部总教的根据地,应该就在此附近。

雨音霜:即使天部总教不在附近,他们也会为了能尽早治疗雪山银燕以及剑无极,而先就近安置他们两人。

真田隆三:有道理。

千鸟胜:看来这方圆五十里内,有必要作一个清查。

雨音霜:嗯。

真田隆三:那,我们就马上行动吧。


【空无之洞】

(银燕昏迷躺在石床上,梦到与剑无极最后一刻,惊醒)

雪山银燕:啊,剑无极!

剑无极:啧啧啧,眠梦也会梦到我啊,唉哟,要是输赢有这么想我,不知多好。

雪山银燕:啊,你、你没事了。

剑无极:你都没事了,我甘会缺角,怎样,方才还叫的这么销魂,回神就变哑巴了。

雪山银燕:唉,为什么要救我?

剑无极:救你?噢,天地良心啊,我杀你都来不及了,救你做什么?

雪山银燕:那,你为何要替我挡下真田隆三的杀招?

剑无极:唉,很简单,你的命是我的,还未分胜负之前,谁也不能杀你。

雪山银燕:但是,真田隆三的溘钨斯远胜过我,下回再遇,胜算何来。

(剑无极走过去敲银燕脑袋)

雪山银燕:唉,你做什么?

剑无极:打醒你啊,如果你永远都没信心,永远只会自怨自艾,那做一个脑残,不如认命自残,去死啦!

雪山银燕:事实明明就摆在眼前,不然你说,要如何破解!

剑无极:你的天资不是很好吗?天资好的人,都可以一步登天啊,马步蹲下去,功力运下去,大喝一声,马上就跳级,包你一个变两个那么强。

雪山银燕:废话连篇。

剑无极:啧,说你天资好,偏偏脑筋不开窍,说你两光,还真正有够空,我想,只剩一个方式了。

雪山银燕:什么方式呢?

剑无极:来吧,身体力行,跟我好好拼一场,拼出你的潜力,你的溘钨斯就会晋级了。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真正无聊!

剑无极:唉呀,这是对救命恩人的口气吗?人家说,恩情大过天,我就是你的天,我好心在教你,你竟然骂我无聊,这下没相杀就没天理了。这潜能啊,就是反败为胜的契机,其实,我会替你挡招,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在算计,他的溘钨斯到什么程度,在一对二的情况之下,咱们胜算几率有多少,如果,师父的眼光失差错,那最多,他就失了我这名天纵英才的高徒,留你这个死不成才的笨徒,再来嘛。

雪山银燕:是什么?

剑无极:就是等你面对死亡之时,你的危机,是否能逼出你的潜能。

雪山银燕:我,我真能做到吗?

雪山银燕:逼啊,将自己逼到极限,超越不能忍受的极限,所谓天资,就是用失败的痛苦跟压力逼出来的。

俏如来:(从后走出)压力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

剑无极:那,真正替咱们解围的高人来了。

俏如来:高人不敢当,剑无极,虽然你说的有理,但压力,可以使人成长,也会使人喘不过气,适度而止啊。

剑无极:不然你讲,什么方式比较好呢?

俏如来:唯有从相信自我开始,才是对银燕最好的方式。

雪山银燕:相信自我……


【西剑流·神唤大殿】

军师:真田隆三,丑孔明,你们两人的封印被破。

真田隆三:是。

丑孔明:是。

军师:一次被破两门之封印,是谁有这等的本事?

丑孔明:正是燕驼龙,不过他人也已经中了本师之极招,已经回天乏术,就算他好运没死,也是一名废人啰。

军师:哼哼哼……真田。

真田隆三:雪山银燕与剑无极。

军师:首级呢?

真田隆三:被人所救.

军师:被救,真田隆三,这样的字眼,适合出现在你的口中吗?

真田隆三:非常抱歉。

军师:你可知,被救与未置之死地,是同样的可笑吗!

真田隆三:啊,真的非常抱歉。

军师:对方是谁?

真田隆三:未曾谋面,只知身著白衣,而他所使用的溘钨斯,是防御之式,非常少见。

军师:嗯?白衣,防御之式。

真田隆三:是。

军师:<莫非是失踪甚久的总司,但……>

真田隆三:军师,我们众人推测,以交手的实力推断,这名白衣人,有可能是天部总教之人。

军师:雷伤,真田隆三,你们两人应该知晓,平时封印被破,又让敌人逃脱的下场吧,看在现在乃是灵体炼化最重要的关键时期,本师就先将你们的处罚按下,以免伤及你们的功体,误到炼化之事,希望你们两人好自为之。

丑孔明:多谢军师。

真田隆三:多谢军师。

军师:千鸟胜。

千鸟胜:是。

军师:由你调派人马,彻底搜查天部要地,吾要一干余孽,全部消灭,不留活口。

千鸟胜:是。

军师:真田、霜、丑孔明,你们三人稍作休息,待午夜之后,带着灵体到邪阴结界,进行三门炼化,七天之后,将是天狗食月之夜,必须抢先在子时之前完成,否则,前功尽弃。

真田隆三:是。

雨音霜:知道了。

丑孔明:知晓。

军师:月牙岚。

月牙岚:军师有何指示。

军师:灵体即将进行三门炼化,领你人员,保护邪阴结界,擅闯者杀无赦。

月牙岚:是。

(众人退下)

军师:千鸟,看来我们不能再轻视下去了,必要之时,允许你自解封印。

千鸟胜:哼哼哼……军师,你太抬举中原人了。

军师:非常时刻,宁谨慎,休大意。

千鸟胜:是。

军师:去吧。

千鸟胜:是。(退下)

军师:能自八门手中救走两人,其实力绝非泛泛之辈,而总司总惯穿白衣,而他所使用的溘钨斯,更是并兼攻防双式,防之式,更难修炼,又极为少有,这名白衣人,若不是总司本人,莫非,有所关系,你究竟身在何方,为何要对我们避之不见。


【荒野】

[危急危急,脚仔王抱着燕驼龙的身躯,要急回空无之洞求救。]

(脚仔王背着燕驼龙摔了一跤,燕驼龙身上有个锦囊掉了出来)

脚仔王:哎哟喂呀,(看见锦囊)那会不会是……解药啊?(打开,内有一纸条)欲救云十方,前往千蛊峰,求见神蛊温皇,另外锦囊中的这张符咒,也是寻找小空的线索。这是什么啊?

[悬疑悬疑悬疑,锦囊中的千蛊峰,神蛊温皇到底是谁?他有办法救云十方吗?而一张的符咒,与小空有何牵连呢?雪山银燕是否能重拾信心,让溘钨斯再度突破一层楼呢?]


【西剑流·邪阴结界】

真田隆三:喝——

雨音霜:喝——

丑孔明:喝——

[邪阴结界之内,三门不断催动灵力,欲炼化灵体,暗夜时刻,忽来诡氛浮动。]

军师:嗯?天现异象,莫非?众人注意!

[刹那间,封锁灵身的木桶,冲出异常能元,地面为之震动,气流开始失去稳定了。]

军师:灵元失控,即刻排出封灵之阵,稳住灵体。

真田隆三:是。

[三门队长即刻排出封灵之阵,不料……]

灵体:啊——(木桶爆破,灵体冲出)

[一声沉喝,一声惊爆,顿时,尘浪遮空,魔火冲天。]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