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0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250541846
备注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五集 七彩如来


【荒野】

(银燕与剑无极急急赶往旋风谷)

剑无极:说起来也奇怪?

雪山银燕:(停下,回身)有何奇怪呢?

剑无极:天部与地部向来行事都很谨慎、很小心,为何突然间被西剑流的人渗入,而且全然不知呢?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尤其是天部与地部各地都有师父所设下超高级结界保护着,西剑流根本就不可能简单找出根据地,更不用说是要派人渗入了。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银燕啊,我看,我们要加紧脚步,要不会来不及喔!

雪山银燕:好!


【旋风谷】

云十方:(放下赵将军的尸体)我……我!我实在无法原谅你们!我实在无法原谅你们啊!(提真元)

天恒君:呵呵……云十方啊,你这样做只是会加速毒气的运行,早一步踏入死亡的界线而已啊!

云十方:是吗?

月牙岚:嗯?

云十方:那,你们就注意看来!我将会与你们同归于尽!喝!

[云十方自封数道穴道,这招正是森组组长独门禁招!]

云十方:木术禁招,枯木·死魂界!啊!

[云十方为救地部总门众兄弟脱险,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使用木术禁招,要与天恒君、月牙岚同归于尽!]

(招式犹如大树,藤蔓伸展,所遇敌人皆爆体而亡)

月牙岚:危险!(跳离现场)

天恒君:啊!啊……(惊恐逃离,藤蔓接近之时云十方体力不支,藤蔓退去)好、好加在,好加在!

月牙岚:<好可怕的木术禁招!幸好云十方他无法使用溘钨斯。否则,此招如再加上溘钨斯之力,恐怕我也无法全身而退。>

天恒君:好机会!云十方,你就乖乖死来吧!来人啊,杀啊!

天恒君部下:杀啊!杀啊!

云十方:啊……啊……(艰难起身站直)

月牙岚:嗯?废物也想与我抢功?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旋风刃,现!阻碍者死!(杀死天恒君部下)

天恒君:灵、灵属之器,好惊人的威力啊!

月牙岚:(收回旋风刃)天恒君,下次想在从吾之手中抢功,必杀之!

天恒君:啊,啊……属下绝对不敢再犯,绝对不敢再犯啊!

月牙岚:云十方,你能死在我的旋风刃之下,也可以瞑目啰!疾风斩!喝啊!

[云十方用尽全力,不支倒地,就在生死一瞬,突然——]

(一白衣人影降至云十方身后,并挡下攻击)

白衣人:天堂地狱一道门,道门无扉三朵云。云中难觅五行气,气化心逢七彩君。

(旋风刃回手,流血,白衣人带着云十方离去)

月牙岚:<这怎有可能?这股神秘的溘钨斯到底是谁?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功力!>

天恒君:啊,哈!呵呵,呃……月牙队长,现在云十方被救走啰,我们要如何是好呢?

月牙岚:哼!云十方他中了东瀛的秘毒,早已毒气攻心,再加上他方才为了使出绝招而自点死穴,是不可能活啰!

天恒君:啊,是,是!队长,你真是神机妙算,真是武功超群啊!

月牙岚:狗奴才,令人不爽!

天恒君:啊?是,是!我就是狗奴才,我是一只忠心耿耿的狗!绝对啊,是你们得力的助手啊。

月牙岚:既然你是一只狗,那鼻子应该很灵才对!

天恒君:啊?是,是!这是当然啊!

月牙岚:哼,那你就好好用你的鼻闻出云十方死在哪里?

天恒君:啊!?这……

月牙岚: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明白吗?

天恒君:呃……是,是!属下遵命,属下遵命啊!

月牙岚:武者的败类!呿!(化光而去)

天恒君:啊,啊!走了,走了!哼!区区一个八门的队长就这么呛秋!今天,若是如果没我,云十方他们会这么简单就被你们一网打尽吗?花的是我的钱,死的是我的人,什么和你抢功?哼!总有一天啊,我一定会让你跪在我的面前叫我一声阿公!

(银燕与剑无极赶到谷外,只见遍地尸骨)

雪山银燕:啊!不妙,我们来迟了!(四下搜寻)云前辈,赵将军!云前辈,赵将军啊!

天恒君:(听见银燕的声音)什么?!雪、雪、雪山银燕!哎呀,哎呀,坏了,坏了!啊……这、这,这要如何是好啊!啊,(看见赵将军的尸体)有啰!

(银燕与剑无极四处搜寻不见云十方与赵将军)

雪山银燕:可恶,可恶啊!

剑无极:银燕,你未必然也太过激动了吧?

雪山银燕:现在云前辈与赵将军生死不明,你叫我怎样不激动呢?

剑无极:唉呀,只要没发现尸体,那就还有一线生机,不是吗?

雪山银燕:这……啊,希望云前辈与赵将军能平安脱险。

剑无极:我看,我们到里面看看!

雪山银燕:嗯!

(两人进入谷内,只见天恒君抱着赵将军的尸体悲痛不已)

剑无极:啊?这……

雪山银燕:(迅速跑过去,悲痛)啊,赵将军,啊!啊!……

天恒君:啊,赵将军!赵将军他,啊……他为了保护总门,不幸、不幸牺牲啰!啊啊……

雪山银燕:赵将军啊!

剑无极:喔?那云十方人呢?

雪山银燕:对哦,云前辈人呢?

天恒君:啊,啊……是我不好,是我无能啊!啊……云总门,云总门他方才自点死穴,使用秘招,欲与西剑流一行人同归于尽!而就在总门他危急之时,突然被一道不知名的白色人影带走,生死不明啊!啊……(哭声)

雪山银燕:什么?白色人影?

剑无极:喔,银燕啊,你讲会不会是……

雪山银燕:师父吗?

剑无极:嗯,如果要是他良心发现的话,知道这万项大事都交给咱们做,是一件很过分的事情,那……他应该就会自己出现,出来活动一下啊!

雪山银燕:但愿如此。

剑无极:啊……对啰!你叫做,天兵君喔,不是,是天恒君啊?

天恒君:啊?是!在下就是天恒君。

剑无极:你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吗?

天恒君:呃……唉,在下就将所知的事情都讲给你们听吧!

剑无极:嗯。

天恒君:就是今日下午,因为在下因为要务在身,先离开分部处理,所以啊,当时并不在分部。而在下处理完事情回到分部之时,唉……就发现分部早已被攻陷。当时,在下为了救出云总门以及赵将军,就立刻赶来旋风谷!谁知,谁知我还是慢了一步,赵将军已经死了。而总门因为用尽全力而陷入危机。啊……最后,就如在下方才所说,总门他被一道不知名的白色人影救走啰。在下所知情的,就是这些啰!

剑无极:嗯,那你是如何得知云十方他们逃往这个山谷来呢?

天恒君:呃……这……是在下回到分部之后啊,在一名尚未断气的地部兄弟口中所听得知的。

剑无极:喔,原来如此!那真是辛苦您啰!

天恒君:这是我应做之事。只是,啊……在下到最后,还是无法救出众兄弟。啊!

雪山银燕:天恒君,收起哀伤吧!咱们先好好安葬这些不幸牺牲的兄弟吧。

天恒君:嗯!

剑无极:哇,要搬尸体喔?这种粗重的工作交代你们就好喔!

雪山银燕:随便你!

剑无极:呵呵,这是你讲的喔,这样我就先落跑了喔!(欲离,回头看银燕)哎呦,算啰,算啰!这头都洗啰,身躯没洗也怪怪,(银燕抱着尸体去掩埋)各位,你们,一路好走吧!


【空无之洞】

(白衣人为云十方运功疗伤)

云十方:(脑海浮现旋风谷之事)赵、赵将军,赵将军那……啊!呕……(吐出毒血)

白衣人:云前辈,请静下心来!

云十方:你,你是……

白衣人:云前辈,因为你方才自点死穴,而造成筋脉逆转。所以晚辈现在运功替你冲开死穴,让你的筋脉恢复正常。希望你能静下心来!

云十方:嗯。

白衣人:云前辈,你中毒啰!

云十方:嗯,就是因为我们地部的兄弟全部被人下毒,所以才会全无反击能力,惨死无数啊!

白衣人:原来如此。

云十方:啊,呕……(吐出毒血)

白衣人:云前辈,晚辈已经替你冲开死穴了,恢复了你的筋脉了。

云十方:多谢你!

白衣人:不过,因为前辈你身体内的毒物太过怪异,晚辈实在无法控制以及消除,为了不让它再度如此快速的蔓延下去,晚辈暂且让前辈你进入假死状态,不知前辈你是否能信任晚辈呢?

云十方:不才当然相信你,有劳你啰!

白衣人:多谢云前辈!涅盘圣掌!喝!(云十方进入假死状态)如此奇怪之毒,该如何应付呢?假死状态,也只能支持一段时日。看来,必须要快点找出解毒之法。(离开)


【西剑流·神唤大殿】

(军师听取下属回报)

军师:什么?

忍者一:(惊恐)呃、呃……这……请、请军师息怒,请军师息怒啊!

军师:要我息怒!堂堂东瀛西剑流的忍者,还被区区两个中原人打败吗?

忍者一:呃……抱、抱歉,抱歉!

军师:说!他们所用的武功是何门派?

忍者一:呃……禀、禀、禀军师,属下赶到现场之时,那两名中原人早已不见踪影。现场只留下两具我们西剑流下忍的尸体。所以啊,属下并不知他们到底用的是什么武功?只知道他们是死于某种毒物之下。

军师:毒物?

忍者一:是!

军师:好啰,好啰!你退下吧!

忍者一:是!(退下)

军师:<想不到中原人之中竟然还有如此的人物。嗯……>雷伤!

蓝衣队长:在!

军师:吾现在就将此事交由你来调查。希望你能不让吾失望。

蓝衣队长:属下明白!(退下)

(月牙岚入内)

月牙岚:杜门队长月牙岚,参见军师。

军师:喔?看你此次回来如此有自信,看来,任务是顺利完成啰?

月牙岚:这都是托军师的福气。

军师:不留活口吗?

月牙岚:这……

军师:看来是有人逃脱了?

月牙岚:呃……

军师:既然没做到本师交代之事,你还敢说你已顺利完成任务!

月牙岚:请军师先听属下解释!

军师:好。本军师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月牙岚:是!

军师:说吧!到底是谁被脱逃?

月牙岚:是地部总门云十方。

军师:嗯?!云十方!

月牙岚:是!不过,云十方与死一样了。

军师:喔?

月牙岚:云十方,他先中了我们西剑流第一剧毒,之后,又想与我们同归于尽而自点死穴,加强自己功力。所以在被他脱逃之前,云十方早已毒气攻心,神仙难救了!所以属下并没再做追逐的动作。

军师:哦……呵呵呵……喝!(化出一瓶回灵液在月牙岚面前)

月牙岚:军师?

军师:月牙岚。

月牙岚:是!

军师:此次你平定地部总门有功,现在本军师就赐你一瓶回灵液,恢复一次受诫灵鞭之伤痕。希望此后的你,也能像这样为我们西剑流尽最大的心力。

月牙岚:是!实在非常感谢!

军师:哈哈哈……月牙岚,你先下去休息吧!

月牙岚:是,军师!(拿起回灵液退下)

军师:云十方,嗯……(离开)


【荒野】

剑无极:唉呀,喂喂喂!从昨夜一直到刚才,我们就一直搬尸体、埋尸体,做到我肚子都饿了!我看,我们还是先来去找个地方,吃一点好料喔!

雪山银燕:要吃,你自己去吧!

剑无极:哎呦,不然是怎样?你是吃苦瓜,吃得太多是否?一张脸缩成像一条苦瓜咧,连讲话也苦涩涩!

雪山银燕:现在地部被破,众兄弟死伤无数,而云前辈又生死未卜,我怎有心情吃东西呢?

剑无极:喔,原来如此喔!这样,我看,(解下自己的剑递给银燕)我这只先借你好了!

雪山银燕:为何?

剑无极:拿给你,自杀的啊!

雪山银燕:什么?

剑无极:怎样?我的刀你用不习惯哦?要不,还是你自己用你的燕子剑切腹,这样我就好心一些咧,由我来帮你解脱!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我怎样?反正你早晚也是会饿死,我只是想让你早死早超生呢!

雪山银燕:嗯!

天恒君:呃……好啰,好啰!你们师兄弟两人啊有话就好好讲嘛!

剑无极:嗯?(剑一旋转架在天恒君脖子上)这是我与雪山银燕之间的问题,你,不要乱插嘴!

天恒君:呃、嗯,是,是,是!

剑无极:喂,银燕呐,饭如果吃不下,那我们就来活动一下喔!

雪山银燕:你不是肚子很饿吗?

剑无极:饿?哪有啊?刚才我气都气饱啰,现在我想要做一点运动,帮助消化!

雪山银燕:对不住,我实在没心情。

剑无极:你没心情?你以为我是吃饱太闲喔?

雪山银燕:不然呢?

剑无极:溘钨斯啊,溘钨斯啊!哼,讲到这,我就很生气!什么资质超群?一些溘钨斯的用法教老半天也是教不会!师父他真正是头壳有问题啦!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好啰,好啰!别再这那了,你,学还是不学,一句话!

雪山银燕:我当然要学!

剑无极:那就废话少说,来啊!

(剑无极带领银燕前往他处,天恒君欲跟往,剑无极急速闪到天恒君面前)

剑无极:喂,你不要跟来!

天恒君:呃……为什么?

剑无极:我是在为你好。像你武功这么肉脚,要是离我们太近,不烦恼会被我们不小心杀掉吗?

天恒君:呃……(发抖)

剑无极:你的头若是咻一下从你的身上飞出去,那是接不回去的喔!呵呵呵……

天恒君:呃,那,那……这样,我还是站远一点,我还是站远一点!(退后)

剑无极:这样才聪明!

天恒君:<可恶的剑无极,你就不要让我有机会下手,要不,我天恒君绝对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


【树林】

燕驼龙:嗯,不然你是怎样?一路上脸臭成那样,哼,看到就心烦。

脚仔王:没啦!

燕驼龙:鹅?还大只鸭咧,鹅?

脚仔王:大仔啊,大仔啊!

燕驼龙:你是在哭爸喔!(狠狠将脚仔王推开)

脚仔王:哎呦喂啊!”

燕驼龙:哦,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喔。动不动就撒娇,这招对你大仔我没用啦!

脚仔王:呜呜,大仔啊!

燕驼龙:不然是怎样啦?

脚仔王:啊就,啊就,就那个解药啦!

燕驼龙:解药啊?

脚仔王:是啊,是啊,之前,看你用毒杀死那两名东瀛忍者之后,我就一直很烦恼啦!

燕驼龙:嗯,有吗?

脚仔王:你看,你老小我,这阵子,吃也吃不下去,睡也睡不入眠,现在瘦的像一只猴咧!我很可怜啦……

燕驼龙:吃也吃不下去?

脚仔王:是啊!

燕驼龙:睡也睡不入眠?

脚仔王:不信你看,人家我都有黑眼圈!你看!

燕驼龙:哎呦……这么严重喔!

脚仔王:是啊,是啊!

燕驼龙:来来来,让你大仔我看一下!

脚仔王:嗯,你看!(燕驼龙一巴掌下来)哎呦喂啊!大、大仔,你、你……

燕驼龙:我,我怎样?

脚仔王:你怎么打我的眼睛啦?很痛呢!

燕驼龙:痛?我还感觉我打得不够大力咧!痛?

脚仔王:呜呜,人家不要了啦!

燕驼龙:平常时啊,吃的比本博士还多,睡,也睡得像一只死猪咧!还会有黑眼圈?哼!

脚仔王:呜呜,大仔啊,人家我真正很害怕啊!要是啊,突然有一日你也在我的面前算,一、二、三、四、五……我是会吓死呢!

燕驼龙:你中的毒又和他们不同啦,顶多败肾而已啦!

脚仔王:败肾…… 不要啦,大仔,人家不要败肾啦!

燕驼龙:哦哦,有够烦!好啦,好啦!那,(拿出药丸)拿去啦,另外三分之一的解药!

脚仔王:啊!……多谢大仔,多谢大仔!啊,大仔啊,I LOVE YOU 啊!

燕驼龙:啊,好啦,好啦!不要在那什么爱老虎油啦!

脚仔王:吃下去!嘻嘻嘻,哈哈哈……呀呼!这下,我自由啦!

燕驼龙:是在自由什么啊?

脚仔王:这是当然啊!这毒都解了,我当然也是自由啰!

燕驼龙:啊你毒什么时候解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脚仔王:啊?没解?

燕驼龙:对啊!

脚仔王:哎呀呀……你刚才拿给我那颗不是解药?可恶啊,难道你骗我?

燕驼龙:是解药没错啊!我哪有骗你!

脚仔王:我不是早就吃完三分之二了?

燕驼龙:对啊!

脚仔王:刚才我不是又吃了三分之一?

燕驼龙:是啊!

脚仔王:那为什么我的毒还没解啊?

燕驼龙:笨蛋,因为解药总共要吃三千六百三十五颗啊!

脚仔王:什么啊?总共要吃三千六百三十五颗!

燕驼龙:对啰!

脚仔王:这样,我若没继续吃,我会怎样?会死吗?

燕驼龙:嗯……死是不会啦。

脚仔王:啊,还好不会死。

燕驼龙:一样会败肾!

脚仔王:啊啊!!不要啦,大仔啊,是我不对啦,我死不要紧,人家不要败肾啦!

燕驼龙:这啊,就要看你的表现啰!

脚仔王:会啰,大仔啊,人家我从此以后都会乖乖!

燕驼龙:不要讲了啊!(转身上路)

脚仔王:呜呜,大仔啊!(跟去)

燕驼龙:哎呦!(停下)

脚仔王:大仔啊,怎样了?

燕驼龙:哼,想要做埋伏,这杀气也就要稍稍掩盖一下吧!

脚仔王:什么埋伏?什么掩盖啊?

(蓝衣队长与众忍者显现,脚仔王吓得躲在大石之后)

蓝衣队长:果然有来历!

燕驼龙:哦……看起来,这西剑流总算是派一个稍~有看头的人出来了喔!

蓝衣队长:是不是需要我亲自动手尚不能确定!

燕驼龙:喔……

蓝衣队长:杀!

(众忍者举刀砍去,燕驼龙手轻易将其打退)

燕驼龙:哼,小CASE,不够看!

脚仔王:(被忍者追杀)哎呦喂啊,为什么,我在这部戏里面三不五时就要被追杀!夭寿啊!

燕驼龙:喂,带头的啊,再不出手,你的手下是都要挡不了喔?

蓝衣队长:喔?

脚仔王:(躲过忍者)嘿嘿,没中,没中!来哦,来哦!

燕驼龙:喔,终于忍不住了喔!

蓝衣队长:(示意众忍者退下)注意来!喝!


【荒野】

(剑无极教银燕练习溘钨斯)

雪山银燕:(凝气)赫!

剑无极:赫?赫什么赫啊!你的溘钨斯是集中到哪里去了?地上,地上啊!真正是乱来!

雪山银燕:喝!

剑无极:呿,这算什么?地上踏的那么软弱无力,你是没吃饭喔!我要是你的敌人啊,就用隐身术杀你,你早就死几百次了!真是没用啊!

(银燕继续修正)

剑无极:<想不到这么困难的溘钨斯控制法式,雪山银燕他竟然就在这短短几刻间领悟其中的精髓。难道这就是师父口中的资质不同吗?>呿,真是让人不爽!

(银燕听见,停下练习)

剑无极:怎样?我是不能不爽喔?我不爽我的,你练你的,又没关系,你是停下来做什么?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我,我怎样?我肚子饿了啊!你练你的溘钨斯,要认真、要谨慎、不可潦草!我,我要来去找东西吃、找酒喝!

雪山银燕:随便你!(继续练)

剑无极:哎呀,肚子饿啊,肚子饿啊!

(缓步离开,拦住天恒君)

剑无极:喂,天兵君!

天恒君:剑义士,我是叫做天恒君啊!

剑无极:我管你是天恒还是天兵,来,陪我来去吃东西!

天恒君:陪你去?那,银燕呢?

剑无极:呿,他柴头刻的,不知道饿啦!我们来去就好。

天恒君:好,是!是。

剑无极:走吧!我要饿死了!

天恒君:啊……请,请!

剑无极:呿!


【树林】

燕驼龙:喂,带头的啊,再不出手,你的手下是都要挡不了喔?

蓝衣队长:喔?


脚仔王:嘿嘿,没中,没中!来哦,来哦!


(蓝衣队长上前)

燕驼龙:哦,终于忍不住了喔!

蓝衣队长:注意来!喝!

燕驼龙:哦,有看头!啊!(运招抵挡)喔,原来只是试探而已,玩的真正不够气啦!

脚仔王:夭寿喔!这部戏真正有够危险啦!早那知道,我就不要接,真正是吓死人啰啦。

燕驼龙:脚仔王,真正有够没用耶!

脚仔王:大仔啊,什么没用?这都是大仔你去得罪他们,算我倒霉被你拖入水的呢!

燕驼龙:呃,就算我不去惹他们,他们早晚也有一天会来找我们啊!

脚仔王: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呀!为什么我两部戏里面的老大都是这种顾人怨的?

燕驼龙:什么叫顾人怨啊?这是你大仔我在中原名声有够响、有够亮啊,这西剑流想要一统中原,嗯,早晚也是一定要除掉我。你是知还是不知啊?

脚仔王:最好是这样啦!

燕驼龙:不然你是有意见喔!(举手欲打)

脚仔王:(抱头)呃,嗯,没啦,没啦。我没意见啦!

燕驼龙:哼,真正有够没用的啦!<为什么刚才那道气功会让我如此的熟悉,这到底是……>

(忽一白衣人来到)

白衣人:天堂地狱一道门,道门无扉三朵云。云中难觅五行气,气化心逢七彩君。

燕驼龙:啊啊……这首诗,这首诗……难道,难道是……

脚仔王:夭寿喔!是 UFO 啦!啊,外星人!火星人来了!(逃跑)

燕驼龙:啊,果然是你啊!

白衣人:燕驼龙前辈,好久不见啰!

燕驼龙:啊,是啊,是啊!真正有够久不见啰!

脚仔王:哇!这位,真正是有够白帅帅!好像那个白五爷咧!

白衣人:白五爷?燕驼龙前辈,这位是……

燕驼龙:俏如来啊,这只是我新收的细汉,他叫做脚仔王。

脚仔王:啊……抱歉,抱歉!我叫做脚仔王,脚仔王就是我。我说的刚刚那个白五爷,是我上一档戏的同事啦!

白衣人:原来如此。燕驼龙前辈,晚辈这次前来是有要事想要请前辈你帮忙。

燕驼龙:喔,原来是这样。是什么事情,你就快说吧!

白衣人:事情就是这样……

燕驼龙:什么啊?云十方他中毒啰!

白衣人:是啦,不过晚辈实在能力不足,所以想来此请前辈你助晚辈一臂之力。

燕驼龙:喔,若是这样,事不宜迟,我们得赶紧去看看!

白衣人:多谢燕驼龙前辈。

(三人离开)


【路边摊】

剑无极:真是要气死人!找了整天,才找到这间的野店。

天恒君:若是剑义士你不满意,那我们可以再找下去啊!

剑无极:算了,算了!反正有酒可以喝、有菜可以吃,就一百分了!

天恒君:啊,是,是!

小二:(上酒摆菜)人客官啊,您们点的东西来啰!请慢用。

剑无极:嗯!(喝酒)哎呀,真是爽快呀!喂,喂,喝啊,喝啊!

天恒君:啊?啊,是,是!来,(倒酒)喝啊,喝啊!呃,对了,无极义士啊,有一些事情不知在下是否方便问啊?

剑无极:问啊,随便你问!

天恒君:真的吗?

剑无极:但是,回答也是随我欢喜啊!

天恒君:啊?

剑无极:说吧,你想要问什么?

天恒君:呃……呃……在下只是想说,剑义士你与银燕义士……

剑无极:就是师兄弟啊!

天恒君:啊?是,是!不过,听闻剑义士你所用的剑法叫做无极剑法,对吧?

剑无极:嗯,你应该听错了吧,天兵君?

天恒君:剑义士啊,你又叫错了,在下叫做天恒君啊!

剑无极:所以讲啊,你也是听错了。我用的剑法叫做无耻剑法,专杀一些无耻之徒啊!

天恒君:嗯?

剑无极:怎样?要试看看吗?拿来杀你刚好哦。

天恒君:嗯?这……啊,剑义士你真是爱说笑啊!

剑无极:没有?我是很认真的!

天恒君:<可恶啊,你这个剑无极,竟然一再的捉弄本君!呵呵呵……(取出一包药)看我用这包无色无味的天下奇毒——穿肠散,来让你试一下肠穿肚烂的滋味!>

(起身为剑无极倒酒,下药)

天恒君:啊,来来来,剑义士啊,我敬你!

剑无极:哎呀,有心、有心啊!(端起酒杯)

天恒君:来!(喝下)

剑无极:来!(喝下)好酒啊,好酒啊!这杯特别有味,赞!

天恒君:呵呵呵……啊,剑义士啊,你若如果喜欢,我们就再多喝一点吧!(接着为剑无极倒酒)

剑无极:好啊,来啊!(端起酒杯喝)

天恒君:来,剑义士,我再敬你!

剑无极:啊!啊……(酒杯落地,痛苦状)

天恒君:<剑无极啊剑无极,我早就讲过啰,你千万不要栽在我的手中啊,呵呵呵……>

[奸诈、奸诈、奸诈,奸诈的天恒君在剑无极的酒中下毒,危险、危险、危险,中毒的剑无极是否能逃过死关呢?]


【空无之洞】

云十方:啊……啊!呃……(忽然吐血)


[紧张、紧张、紧张,进入假死状态的云十方为何突然口吐鲜血?

燕驼龙与俏如来是否又能及时赶到解救云十方呢?

苦练、苦练、苦练,雪山银燕是否能突破自己的界限,让功力再上一层楼呢?

中毒的剑无极,死关的云十方,苦练的雪山银燕,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看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之八封门》第六集——落日孤云。]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