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250048264
备注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三集 南宫现踪


【地部总部】

(月牙岚与真田隆三率众攻打地部,地部伤亡惨重)

云十方:银燕、剑义士,你们终于回来啰!

雪山银燕: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云十方:看来,是地部总门的结界被破坏啰!

剑无极:喔。

月牙岚:雪山银燕,第四回合!这次,我绝对要取你的性命!

雪山银燕:废话少说,来吧!

真田隆三:(注意到剑无极)<嗯,高手!>

剑无极:(亦注意真田)<喔,有趣味!>

雪山银燕:云前辈,请你与赵将军先带大家撤退吧!

云十方:嗯,银燕,你们千万小心!

雪山银燕:嗯,我们会的!

(云十方与赵将军等人离开)

剑无极:敌友,看戏精神要轻松,要放松,心情才会茫!

真田隆三:喔?

剑无极:免怀疑,与你同样,站高山看马相踢!

真田隆三:哼!

剑无极:敌友啊,嘻嘻哈哈比较不会伤肝啊!

真田隆三:既是敌,就非友!

剑无极:嗯?陪你看戏甘不是戏友吗?

真田隆三:呵呵呵……凭你?

剑无极:唉呦,零下五度的三分笑,真是会让人不自觉颤抖!

真田隆三:自知之明就好!

剑无极:再送你七分,叠做十分如何?

真田隆三:实力如何,一试便知!

剑无极:可惜啊……

真田隆三:胆怯了吗?

剑无极:胆是在在,只不过……

真田隆三:怎样呢?

剑无极:这场的主戏不是你跟我,想表现,你只要记得命留着,就有机会!

真田隆三:喔!

(月牙岚与银燕对峙中,双方拔剑)

剑无极:喔,出招了!


月牙岚:喝!

[急于抢下先机的月牙岚快速出招,雪山银燕则是以静制动,冷然面对,瞬间,气流笼罩四周。只见两人的身影数度交错又分开。]

剑无极:唉呀,这个笨师弟,气在前、意在后啊,出现了零点空三秒的时差!

真田隆三:你若插手,命休!

剑无极:哎呀,我有讲我要插手吗?我只是爱讲话而已。再讲,一开始咱们不就讲好啰,看戏啊!

真田隆三:那就记住,否则!

剑无极:唉呦,看戏就要入戏!若无,演戏的人会没力哦!

真田隆三:你看出什么?

剑无极:这个尖耳朵的招式是不凡啦,只不过,气较浮一点!

真田隆三:你应该知道观战的原则!

剑无极:喂喂喂,我只是盘中讲盘,不负责任啊!

真田隆三:明白就好!


月牙岚:可恶!

雪山银燕:月牙岚,希望你记得早前的承诺!

月牙岚:哼!雪山银燕,等你有本事胜出,再讲吧!像你这样只是防守没有用!能有如何的结果呢?

雪山银燕:没错!赫!

[夜色之中,只见一道道的寒光闪耀不停杀气无声,剑影飞梭旋转!身为杜门队长的月牙岚在真田隆三的注视之下,犹如芒刺在背!]

月牙岚:可恶,死来!


真田隆三:形上之剑,幻化无穷,差之毫厘,败之千里!

剑无极:漂亮喔!这以意驭剑,若是能忘招,就更加出神入化啰!

真田隆三:有程度!

剑无极:哈,你也不差!哈哈。

真田隆三:你笑什么?

剑无极:欢喜啊,欢喜你跟我一样入戏了!同齐评论,哎呀,实在有趣味!

真田隆三:我与你不同!

剑无极:我知道,我知道!你站一边,我站一边嘛!看有,看有啊!

真田隆三:你为何出现在此?

剑无极:唉呀,这个所在也没贴告示说闲人不能进来,我欢喜就来了!说实在的,那个尖耳的,在你的压力之下有这样的演出,真正有你们东瀛忍者的水准喔!

真田隆三:生存没他法,惟有是胜出!

剑无极:这虽是极端之论,但是也是道理之一!

真田隆三:你们,是何关系?

剑无极:简单讲,有关系就是没关系;没关系就是有关系啊!

真田隆三:哼!

剑无极:敌友啊,你又忘记啰!嘻嘻哈哈比较不会伤肝啊!

真田隆三:戏完再了结!

剑无极:那就要看这出戏怎样演喽!


【西剑流】

蓝衣队长:依你看,月牙岚是不是会被废掉?

白衣队长:也许立了大功!

蓝衣队长:喔?

白衣队长: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是有可能翻盘。

蓝衣队长:他是不是能走出他大哥的保护就在此役。

白衣队长:为争一口气,他绝对会全力以赴。

蓝衣队长:讲真心话,身为休门的你,乐见吗?

白衣队长:诫灵鞭的滋味非我喜爱。

蓝衣队长:我就知,真心话难出你口!

白衣队长:注意你的言语!

蓝衣队长:想不到你的反应如此强硬。

白衣队长:而你这般的试探又是如何?

蓝衣队长:嗯……

军师:(传音)哼哼哼……有时间争论,不如多一分了解敌人!

蓝衣队长:属下知错!

白衣队长:请军师恕罪!

军师:哼哼哼……还不各司其职。去吧。

蓝衣对峙:是!(离开)

白衣队长:是!(离开)


【地部总部】

(银燕与月牙岚激战)

众忍者:助学长,杀!

月牙岚:(拦住)别妨碍我!

众忍者:是!(退下)

真田隆三:呵呵呵……

(月牙岚回忆:

军师:若无法取胜,你可以使用灵属之器。不过,如果失败,后果自知!

月牙岚:请军师放心,属下绝对不负军师的期望!一定将功赎罪!

军师:呵呵呵……机会掌握在你手中!

月牙岚:是!多谢军师。

军师:这个任务是你自己请命,拿出成绩来吧!

月牙岚:是!)


月牙岚:受死吧!

雪山银燕:有何绝招,尽管展来!

月牙岚:雪山银燕,取你之命就在瞬间!赫!(运使溘钨斯悬空上升)

[准胜不准败的月牙岚,为了保住地位,必取雪山银燕之命!他集中心力,灵化出灵属之器——旋风刃!旋风刃在夜色之中发出特异光芒!刹那间,旋风刃以着疾快之速直向雪山银燕而去!雪山银燕命在顷刻之间!就在这个同时……]

(幽灵马车冲入)

黑白郎君: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哈哈哈……

(旋风刃击中银燕,银燕受伤流血)

月牙岚:哼!再一招了结你的性命!赫!

(就在旋风刃直逼银燕之时,幽灵马车飞奔而过,挡下攻击)

月牙岚:啊?

真田隆三:<嗯?怎有可能?溘钨斯聚集成形的马车。>

剑无极:哎呀呀呀,真是一场的好戏啊!

月牙岚:赫,混蛋!(攻向银燕)

真田隆三:任务转变!

(真田挥手示意,众忍者杀上阵去。真田化光向幽灵马车的方向追去。月牙岚见状,亦化光追去)

[奉令灭绝地教总部的众忍者,使出连环战阵,地教门徒非是对手,一一败阵负伤了!危急、危急、危急,精疲力尽的雪山银燕打得力不从心,云十方、赵将军,面对忍者连绵不尽的攻势,也渐露疲态了,就在危急之时——]

剑无极:哎呀,一场戏演这么久,真正是令人不耐!站到脚酸兼嘴干!(握剑)来哦!无极剑,剑无极,剑招三式,称无敌!(剑气瞬间杀死所有忍者)

云十方:多谢剑义士。

赵将军:哇,好厉害的剑招啊!

剑无极:没啥没啥,速战速决而已啊!

云十方:这瞬间杀敌的剑招是……

剑无极:哎呦,这招叫做——咻,咻,咻咻咻!那只听这个效果,就知道很厉害就对了!

赵将军:呃,这……

剑无极:我看,这个地点已经曝光,要有行动哦!

云十方:事不延迟,速迁移到第二分部!

地部门徒:是!(众人离去)


【荒野】

(真田隆三与月牙岚急追幽灵马车。突然幽灵马车消失,只闻黑白郎君笑声,此时,正是月圆之夜)

黑白郎君:哈哈哈……(消失)

月牙岚:什么?

真田隆三:这……

月牙岚:接下来呢?

真田隆三:报告!(两人离开)


【某村落】

[一个不与尘世相争的村落,隐匿在罕有人烟所至的所在。非虚幻、非幻影,孩童天真的笑声就在这个世外桃源响起了。]

孩童一:哈哈,抓不到,你抓不到啦!

孩童二:我抓到你,就换你做鬼啰!

孩童三:哈哈哈……

[就在孩童嬉闹之时,忽然间,山动地摇!]

孩童二:啊,地震!啊……

孩童三:走啊,走啊!

黑龙:危险!(救下众孩童)

黑龙:免惊,免惊!你们大家都免惊!

孩童三:黑滤滤啊!

黑龙:没事了!

孩童二:啊,黑滤滤啊,刚才啊,很吓人耶!好在,有黑滤滤你,保护我们!

黑龙:呵呵呵,我,送你们回家!大家免惊哦!走,一起走!

(天空中射来一道黑影直中黑龙眉心)

黑龙:啊!呃……呃……(昏倒)

孩童三:啊,黑滤滤啊,你快站起来,你快站起来啊!

孩童四:啊!黑滤滤,昏过去了!我们快去找人来救黑滤滤!

孩童二:啊,这个……我跟小宝去,你们留在这保护黑滤滤,喔!

孩童四:好,你们快点去!(两孩童结伴而去)

孩童一:哇,黑滤滤会有事情吗?

孩童四:不会有事情啦!黑滤滤啊,他很强壮啊!


【西剑流·神唤大殿】

月牙岚:参见军师!

真田隆三:参见军师!

军师:真田隆三。

真田隆三:是!

军师:你说,月牙岚的任务办得如何?

月牙岚:禀军师,请让属下自己回报!

军师:哈哈哈……月牙岚,我的话,你听不清楚吗?

月牙岚:啊,属下……

军师:该谁报告就谁报告!

月牙岚:是,军师!

真田隆三:禀军师,地部总门结界果真就如千鸟胜回报一样,就在朗新村东方五十里的树林之中。月牙岚一进入就阻挡其他忍者出招,他要单独与雪山银燕一分高下!

军师:哦,单独一人,要将地部总门扫平,如何呢?

真田隆三:战得难分难解!

军师:难分难解?这是雪山银燕不弱,或者,有人令人失望!

真田隆三:禀军师,属下听见,这是他们第四次的对决!

军师:经过三次还是未分出胜负,这就……

(月牙岚欲言又止)

军师:想辩解吗?

月牙岚:是,军师!

军师:好,就让你自己说明吧!

月牙岚:多谢军师!

军师:讲吧!

月牙岚:是!过去之事,属下不辩解。关于这次的任务,属下谨记军师的提醒,以取胜为第一目标。

军师:所以,你使出灵属之器。

月牙岚:旋风刃!

军师:结果呢?

月牙岚:气势万钧!

军师:人有解决吗?

月牙岚:这……

军师:呵呵呵……发生变化吗?

月牙岚:就在属下即将取下雪山银燕性命之际,被一台疾奔而至的马车破坏!(详述当时情景)

军师:真田隆三,属实吗?

真田隆三:禀军师,惊异的是那台马车竟然是溘钨斯而形成的!

军师:那台马车,与你们为敌吗?

真田隆三:这……

月牙岚:禀军师,无法分辨。

军师:怎样说呢?

月牙岚:属下两人为了解马车的真相,即刻向前追去。想不到追至半途,马车忽然间凭空消失。

军师:哦,这奇妙。真如你们所言,我会如实向祭司禀报。不过,月牙岚,你自己讲,任务有完成吗?

月牙岚:属下该死!

军师:所以,结论就是失败!使用灵属之器,失败,回来,必须再受一鞭!

月牙岚:军师,属下愿领罪!

军师:嗯,领罪吧!赫!

月牙岚:啊……啊!啊……

军师:(收鞭)好,本师看在你有承担责任之下,让你继续保有八门队长之一的资格。

月牙岚:啊,多、多谢军师!

军师:你们都起来吧!

月牙岚:啊,是!军师。(起身)

真田隆三:是!(起身)

军师:既然你们两人都去追查马车的下落,就不知道地部总门发生的变化。我奉祭司之令,向你们转达。

真田隆三:请军师转达。

军师:出任务的忍者全被一人杀害!

真田隆三:啊?什么!

月牙岚:不可能,不可能!那个臭小子不可能有这种的战力!

军师:月牙岚,你的眼界实在是太小了!

月牙岚:军师。

军师:事实摆在眼前,你们仔细看来。

(幻灵眼播放剑无极一剑杀死众忍者的场景)

真田隆三:啊?无极剑法!

月牙岚:无极剑法?

军师:没错,就是无极剑法!这个人是目标。月牙岚,打开你的眼界,现场只有一个雪山银燕吗?

月牙岚:是,属下谨记在心!

军师:真田隆三,你需要好好思考。

真田隆三:是!

军师:退下吧!

月牙岚:是!

真田隆三:是!(两人退下)


【树林】

脚仔王:唉……啊……呜呜……唉……

(燕驼龙一个爆栗奉上)

脚仔王:(倒地)哎呦喂啊!

燕驼龙:(偷笑)嘿嘿嘿……哟,这个姿势和那个昆哥有拼喔!

脚仔王:哼!不然是怎样?你突然打我一下,这很痛呢!

燕驼龙:诶,本博士打你算刚好而已。一路上啊,在那边唉来唉去,唉到我都烦起来啰!

脚仔王:烦啊?中毒的人又不是你呀,你当然也不烦!人家,我可是怕得要死呢!(燕驼龙一个爆栗又下)哎呦喂啊!

燕驼龙:哼,吓你个大头啦!下毒的人是本博士呢,要解药随时都有,你是在怕什么意思的啊!

脚仔王:对、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啊。

燕驼龙:以你的智商看起来,没想到也是很正常的啊!

脚仔王:嘿,(粘上去)大仔啊……

燕驼龙:(踢开)闪啦!

脚仔王:哎呦喂啊!

燕驼龙:赫,本博士是什么时候变你的大仔啊?

脚仔王:你,一直是我脚仔王心目中的大仔啊!

燕驼龙:诶,不是那个青面鸟头人嘎?

脚仔王:谁?谁啊!是谁这么大胆,敢说我大仔是青面鸟头人啊?

(燕驼龙不语,直直盯着脚仔王)

脚仔王:诶,不要这样啦,大仔!那是小的我一时糊涂乱讲的啦,大仔啊!

燕驼龙:啊,好啰,好啰!本博士啊,也没这个闲工夫和你计较这些啦!那!(取出一粒药丸)这有三分之一的解药,快吃一吃!我们赶紧赶路,好找出这个小空的下落啊!

脚仔王:(高兴吃下)yes,sir!

(燕驼龙继续向前赶路,脚仔王未行)

脚仔王:唉!

燕驼龙:啊不然解药都给你三分之一啰,是又怎么了?

脚仔王:嘿嘿,没啰!大仔,我只是有一些疑问想不通而已啊。

燕驼龙:是什么疑问啊?

脚仔王:啊就是,有关这个东瀛西剑流啊,以及史艳文的事情啊!

燕驼龙:也对啦,像你这种道行那么浅的浅角,不知道也是很正常啊!其实啦,这些事情若是不说,也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啊!

脚仔王:就是说啊!

燕驼龙:好啦好啦!我就慢慢解释给你听吧!

脚仔王:多谢大仔!

燕驼龙:嗯,我看,我就先从史艳文他们一家人的事情讲起吧!

脚仔王:这好,这好!我来去搬椅子剥土豆!等一下!

燕驼龙:嗯哼!不然你是把你大仔当作是天桥下在说故事的是不是啊?

脚仔王:没啦,没啦!我绝对没这个意思是!

燕驼龙:没就好!乖乖给我站着听!

脚仔王:Yes,sir!

燕驼龙:啊,讲到史艳文啊,他算是本博士这一生的挚友,也就是阮麻吉啦!他们一家人实在是真可怜!史艳文,一生为国尽忠,但是却被奸人所害,弄得家庭流离失散。大儿子俏如来,为替其父赎罪而遁入空门修行。这第二个儿子小空,不但从小就得到这个绝世怪病——巨骨症,还因为吃药控制病症,而变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小孩;然后,还被大阴谋家八足原人以及丑孔明所利用,害他与自己的亲小弟雪山银燕互相残杀。差一点就变成逆天伦的悲惨事件!而最小的小妹鹰女,也因为自小就失散而被鹰王抚养长大。后来,又发生西剑流与东剑道为抢夺魔之甲而进军中原的事情,使得身患巨骨症的小空又再度被卷入风波之中,最后,幸的大哥俏如来再渡红尘化解了小空以及银燕之间的心结,并与小妹鹰女,四人联手阻止了八足原人的野心!也将东瀛西剑流赶出中原!

脚仔王:诶诶,大仔,等一下。

燕驼龙:怎样?

脚仔王:既然这个西剑流已经被赶出中原啰,那为何现在……

燕驼龙:唉,你这个脚仔王想要三两下就从我这打听到珍贵的线索,哼!吃卡坏嘞!西剑流这部分啊,等你大仔我若是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会讲给你听啦!现在,走啦!

脚仔王:吽,很吝啬嘞!

燕驼龙:怎样!

脚仔王:OK,NO PROBLEM!

燕驼龙:哎呦,你以为只有你会说英文吗?LET'S GO!

脚仔王:Yes,sir!


【荒野】

剑无极:喂喂喂,到底有什么事情,在我喝酒喝到正爽的时候,叫我出来这吹风啊?(银燕不语)啊不然你是给我装疯子,是吗?

雪山银燕:啊!我……

剑无极:呿,讲个话也在那龟龟毛毛、拖拖拉拉,真是不够爽快!(欲走)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停下)嗯?

雪山银燕:我,我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你!

剑无极:喔,真难得啊!今天我的心情算不错,来来来,有什么问题随你问啊!

雪山银燕:那日,在地部总门替云前辈疗伤之时,你所提起的八门队长到底是什么?

剑无极:啊?我是听对还是听不对啊!你到现在连什么是八门队长都不知道?师父教你这么久都没跟你讲吗?

(银燕摇头)

剑无极:不会吧?师父未必然也太过懒惰了吧,连这些事情都没跟你讲!这……呀,真是让我不爽啊!唉,算啰算啰!这个师父若是没懒惰就不像师父了。好吧好吧,我就简单跟你讲一下。

雪山银燕:多谢你!

剑无极:八门分别为休门、伤门、生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这八门啊,乃是西剑流的祭司利用你们中原自古相传的奇门遁甲之中的八卦八个方位所设立。我想啊,应该就与设在你们中原这个超大结界有所关系。而八门的队长各自拥有不同之属性。比如,对上云十方的景门队长千鸟胜,他的属性就是火;而与你对上数次的杜门队长月牙岚,他的属性乃是风。这样你了解吗?

雪山银燕:那,祭司又为何要在中原设下结界?又为何要捉走小空呢?

剑无极:这嘛……

雪山银燕:(抓住剑无极手使劲摇晃)到底是为什么呢?快说,快说啊!

剑无极:好啰,好啰!再摇下去,我酒还没吐,马上被你摇到吐啰!

雪山银燕:喔,真不住,真不住啊!

剑无极:唉呀,每次只要有事情是关系到你的二哥小空,你就失去控制。讲也讲不听,真是使人厌烦!

雪山银燕:我……

剑无极:好啰,好啰!不要在那我,我……老实讲啊,师父也没向我说明,为何祭司要这样做,又为何要捉走你的二哥小空。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好啰,好啰!我知道的都跟你讲啰!走,换你陪我进去喝一杯,如何啊?

雪山银燕:对不住,我想要一人静一下。

剑无极:呿,又来了!算啰,算啰!来,记一下!

雪山银燕:记什么呢?

剑无极:零捌零零—柒捌捌—玖玖伍。

雪山银燕:这是什么?

剑无极:朝廷飞鸽传书的编号啊!啊不然你当做是门牌喔!

雪山银燕:飞鸽传书的编号?

剑无极:这个编号的飞鸽,就是专门飞自杀防治中心而已,而且是免钱的啊!

雪山银燕:自杀防治中心?

剑无极:我是看你这样愁眉苦脸,怕你等一下想不开去自杀!所以啊,给你这只飞鸽传书的编号。你若是想不开,就传过去,让朝廷的人来安慰你,而且他们是个别服务,绝对不会外传啊!这样我也省事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我?我要来去喝酒啰!哈哈哈……无极剑,剑无极。招招残,敌无命!心情闷,很爱困。酒斟满,陪我饮!


【西剑流】

真田隆三:<那个人,竟然会无极剑法,而且竟然如此的高段,在瞬间杀掉所有的忍者。他到底是谁?他与雪山银燕的关系又是什么?看他的模样,与雪山银燕有别!可是,他竟然出手帮助。这……嗯?>嗯?(感觉有人靠近,回头)

蓝衣队长:反应不差!

真田隆三:有事吗?

蓝衣队长:想跟你打探无极剑法。

真田隆三:所知有限,无可奉告!

蓝衣队长:你!

真田隆三:伤门如果领受调查无极剑法的任务,真田隆三就将其告知。

蓝衣队长:枉我将你当做朋友!

真田隆三:朋友无私情!

蓝衣队长:讲得真好!听说出任务之时,出现了神秘的马车?

真田隆三:没错!由溘钨斯所形成的。

蓝衣队长:嗯……神秘的马车就是,幽灵马车吧?幽灵马车乃是黑白郎君的座骑。

真田隆三:幽灵马车吗?疑问的是,在追逐的中间竟然消逝之。

蓝衣队长:哦?

真田隆三:嗯,真是令人费解!

蓝衣队长:想不到,传闻五年前已爆发身亡的黑白郎君竟然又出现影迹。

真田隆三:哼!如果他敢与东瀛为敌,就是敌人!

蓝衣队长:静观其变吧!

真田隆三:对了,伤门的,你应该知晓,那个月牙岚队长的资格没被废。

蓝衣队长:哈哈哈……这次算他好运!


【西剑流·灵唤大殿】

军师:未知祭司,有何指示?

祭司:第一件事情,保持警戒;第二件事情,必须彻查!

军师:禀祭司,跟雪山银燕背后的幻灵眼失去音讯喽!

祭司:被剑气破坏了。

军师:剑气?

祭司:无极剑气。

军师:这个人与雪山银燕有关。

祭司:只要出手就有线索!

军师:属下晓得。

祭司:该进行的就进行。速度就是时间。

军师:是,祭司!(祭司挥手示意)属下告退!(离开)


【荒野】

雪山银燕:啊,小空……小空到底被西剑流抓去什么地方?为什么他先说尸体?到底小空受到什么种的折磨?一口气……他说只剩一口气!嗯!赫!

(燕子剑出鞘,在大石之上刻出“空”字)

雪山银燕:啊……找不到二哥,我如何面对大哥呢?

剑无极:(走入)哎呀呀,又在这想不开了!

雪山银燕:又是你!

剑无极:哦,哦,哦……没叫师兄就算了,还没大没小!(看到石之上的“空”字)嗯?这个字……写的又急又狠,充满着不安,又略带恨意的情绪……这个“空”字,不是应该离妄想、离妄念吗?

雪山银燕:这个空字,指的是我的二哥!

剑无极:啊?想不到你这个火爆浪子与你的兄哥感情这么深啊!

雪山银燕:之前,他们就利用二哥的巨骨症,想办法要让他穿上魔之甲。这一次,不知道又有什么阴谋喽!

剑无极:哎呀,没阴谋才奇怪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希望你能助我救二哥!

剑无极:我跟他也没交情啊?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去救他呢?

雪山银燕:这……请你看在咱们同门之谊的份上。

剑无极:哦……这个时候,我们就变成了同门之谊啰!我想看看啊!(做沉思状,偷偷观察银燕)我记得师父没交代这项任务啊?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哎呀,我知道你心急如焚。我方才讲过啰,先放开,再去想,想法就会不同。危险不在一时片刻啦!你若跳的开,心情就会清啰!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银燕,你可记得,你我学武的过程吗?

(剑无极回忆:

师父:无极,你的个性,太好强!导致你出剑总是气太甚。你可知晓练武之人,如果他先天的条件不是上乘,就必须靠后天的领悟来调整。为师讲的剑法,你除了记住之外,最重要的是,要让你的心与剑,心剑合一!你明白吗?

剑无极:师父凭什么讲我先天的条件比不上雪山银燕!他入师门比我慢,论辈分,他是师弟啊!哼!我就不相信我的剑法不如他!师父器重他,一定是因为他的身份、他的家世!他的身份好,所以就讲他的先天好。哼!有什么了不起!(气愤将飞鸟射下)哼,找一个机会,一定要与雪山银燕比试,用实力证明师父他是错误!


剑无极:银燕,自从你入师门之后,师父就一直夸赞你有天资。说你是难得一见的练武人才!来,你与我比试一下,就单纯剑法,别使用溘钨斯!这样,对你来说才会公平。就让师兄我了解,体验师父他所说的先天资质好的人,剑术到底是到什么种的程度!

雪山银燕:剑无极,那是师父怕我没信心所讲的话。你千万不要当真!

剑无极:是吗?

雪山银燕:师父他真正是为了鼓励我,才如此说。

剑无极:哼,你没需要讲好听话来逃避比试!拿出你的本领,好好与我比试一番吧!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你不跟我比试,就代表你看不起我。在你的心中眼中,你根本就没认定过我是你的师兄!你连一句师兄也没叫过我!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误解我啰!

剑无极:那就拿出你的本领,跟我一试高下,来证明,你、我,是师兄弟!

雪山银燕:这……那,是不是先跟师父请示过,咱们再比试呢?

剑无极:师父什么时候禁止咱们互相切磋武艺啰?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银燕,你想想看,没跟人比试怎能知道练武练到什么程度?缺点,又在什么地方呢?(银燕沉思)不要再想了,比试吧!

雪山银燕:啊,那就点到为止吧!

剑无极:你欢喜就好!

雪山银燕:注意啰!

剑无极:来!看剑!呀!

(两人激战)

剑无极:你若是程度只有这样怎样救你的二哥?怎样拯救中原?

雪山银燕:你!

剑无极:只是会让人失望!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拿出实力来。否则,你只是会让人失望吧!

雪山银燕:别再说啰!

剑无极:看三式剑招!

雪山银燕:燕子奔月!

(两人极招相对,高下立见)

雪山银燕:(收剑)承让啰!

剑无极:啊……哼!(离去)


(剑无极独坐在高崖之上)

剑无极:哈哈……难道这就是天资的差别?没使用溘钨斯,我就赢不了他吗?哈呀!(剑出鞘,在右手划一剑痕)啊……这一剑之败,永远记在心上!雪山银燕,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在武林与你相遇。到时候,我绝对会向你讨回这一剑!)


(剑无极回想师父的话:

师父:如果先天的条件不是上乘就要靠后天的领悟来调整!就要靠后天的领悟来调整……)


雪山银燕:你,想起什么了?

剑无极:想起你,欠我一场的比试!

雪山银燕:比试?

剑无极:没错!

雪山银燕:但是,我并不记得与你有约定啊?

剑无极:这个约定是我对月娘的承诺!

雪山银燕:月娘?

剑无极:唉,你不需要了解这个约定,你只要面对我的挑战!

雪山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你难道忘却了你我当初的比试吗?

雪山银燕:那当时是你让我!

剑无极:有让没让,我自己的内心明白。不需要你的啰嗦!

雪山银燕:这……

剑无极:记住,你有使出全力,没使出全力,我一定会知道!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哎呀,真是麻烦!又不是要你的命,也不是要我的命。这么简单的事情,有需要想的那么复杂吗?听清楚,只不过是拔剑比试而已,何必面露忧色?拔剑嘛,输赢嘛,没困难吧?

雪山银燕:剑无极,我……

剑无极:套一句成语,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没溘钨斯,没保留,没想东想西,再次让我刮目相看吧!

雪山银燕:你一再惹我!

剑无极:就是等你生气。来呀!


【西剑流·邪阴结界】

[邪阴结界,恐怖的邪阴结界!阴森森,气沉沉,凝结的气流,变得万分的异常。]

千鸟胜:(望月)<还有半刻。(观看木桶)真是想不透,为什么祭司这样重视这个中原人?一门过一门,到底是要将他练到什么程度的灵体?真是令人费解!>

(圆月现)

千鸟胜:(挥手示意)你们都闪开!

众忍者:是!(退下)

千鸟胜:看来,时刻已到了。是时候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唤!

(阵法现,大量红色灵气进入木桶)

千鸟胜:这!竟然出现如此大量的溘钨斯。这是什么恐怖的体质?经过我景门的提炼,木桶再次吸收大地灵气,它的威力……

[神秘、神秘、神秘,恐怖、恐怖、恐怖,神秘又恐怖的邪阴结界又藉着月光之能炼化木桶里面的人。景门即将完成炼化,西剑流到底在炼化什么呢?]


【荒野】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别再闹啰!

剑无极:(挥剑扫过银燕身旁)雪山银燕,你再不出剑,我会杀你!


[紧张、紧张、紧张,剑无极无预警对上雪山银燕,为报一剑之恨的剑无极会使出什么绝招对付雪山银燕呢?

雪山银燕面对连救他两次的师兄,他会如何应战呢?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到底会演变如何?

木桶之内到底装的是不是小空?雪山银燕有办法突破重重难关救出小空吗?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之八封门》第四集——怒云袭(十)方。]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