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黑白龙狼传 集数 第0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983778211
备注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黑白龙狼传 第一集

录入:小懒鹿
校对:弱笛


(前言)

中原武林遭受东瀛西剑流与东剑道两大势力入侵

目的在夺取东瀛古神兵魔之甲而战

然而此时史艳文已消失武林数年

而史艳文大儿子史精忠又遁佛门

三子史存孝(雪山银燕)却被大阴谋家八足原人所利用

险些杀了自己的二哥造成了同门自裁的悲剧

而四子史菁菁因从小就与史家人分离

被白眉鹰王所扶养长大而与三位兄长之间有所隔阂

而史艳文二子史仗义(小空)因身患巨骨症

从小就必须服用缩形丹,而变成了永远无法长大的小孩

但也因这样,变成了适合穿上魔之甲的人选!

而无故被卷入东瀛两大势力的纷争之中

起初因为史艳文四个孩子无法齐心协力

但因经过了史艳文的调解后四人联手

不但平定了西剑流与东剑道,

也打败了大阴谋家八足原人,一统中原的野心

四人也首次体会到了家庭与血脉间的情感,

小空与雪山银燕的兄弟之情更是深厚。


然而和平总是短暂,想不到东瀛西剑流卷土重来,

而有备而来的势力更是庞大与邪恶,

竟还与藏镜人联手!再度抓走了史艳文的二子小空,

而藏镜人的目的则是要逼出史艳文,

藏镜人要藉这次机会与史艳文数十年的仇恨做一了断!

而雪山银燕得知二哥小空被抓后,

奋不顾身极力要追救回小空,

此时中原出现了消失已久的超强武者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的出现,会为武林带来什么样的变数

而这次西剑流再度抓走小空目的为何?

雪山银燕是否能救回自己的二哥小空?

史艳文是否会遭受威胁再现武林?

种种的难关再次考验着史艳文一家人!

究竟剧情会如何发展下去呢……


【擎天关】

(藏镜人立于屋顶,史艳文出现,跃上房顶立定在藏镜人对面)

[明月当空,一条魁梧的身影定立在明月之前,忽然,另一条人影急入。]

藏镜人:你终于来啰!史艳文!


【荒野】

(神秘武者身负包裹与几个忍者急急奔走,雪山银燕仗剑而追)

雪山银燕:休走!喝!

(一声大喝,雪山银燕点地而飞,急追而去)


【擎天关】

藏镜人:史艳文,我与你的恩怨情仇今天定要做一个了结!

史艳文:藏镜人,我的儿子在哪里?!


【荒野】

(雪山银燕追上神秘武者,两人对峙)

雪山银燕:“快放下包袱内中的小空!否则……”

(众忍者看到雪山银燕的架势,立刻持刀而上,被神秘武者拦下)

神秘武者:住手!

众忍者:是!(退下)

(神秘武者转向雪山银燕,随手将身上的包裹扔给手下忍者,包裹中露出一昏迷的儿童)

神秘武者:出招吧!


【擎天关】

藏镜人:史狗子!你以为你与苦海女神龙与刘宣姑回到达旦,就可以过着安乐的生活吗?

史艳文:藏镜人,史某已经不问世事啰。为何你要一再苦苦相逼呢?

藏镜人:哈哈哈……史狗子,你太过天真啰!呀!

(藏镜人凝聚真气于手,向史艳文打去。史艳文稍有停顿,随即身形一闪,轻松闪过)


【荒野】

(雪山银燕与神秘武者交战)

[雪山银燕为救小空,燕子剑出鞘了。雪山银燕使出全力,攻击神秘武者。但是,却无法伤及神秘武者分毫。]

雪山银燕:可恶!


【擎天关】

史艳文:藏镜人,冤冤仇仇,风波几时休啊。

藏镜人:史艳文,你说道的功夫一流。但是,却不敢面对事实,只会逃避,根本是一只缩头乌龟!

史艳文:古人道,纯钢纯强,其体必亡。史某若与你争斗,只是会两败俱伤啊!

藏镜人:哈哈哈……好夸口的史艳文!那就展出你的实力吧!

史艳文:藏镜人,咱们就不能以和平的方式来解决吗?

藏镜人:和平?哈!今天你若没展出你的实力,与本座一决生死,那你的儿子小空性命休矣!


【荒野】

雪山银燕:看燕子奔月!喝!

神秘武者:好!伊贺·毒龙钻!

[双方极招相对,立见高下!]

雪山银燕:啊……(受伤,嘴角带血)啊,呃……小空,小空啊!啊……(昏迷倒地,神秘武者带众忍者离开)


【擎天关】

史艳文:藏镜人,你快放走小空,小空是无辜啊!

藏镜人:哈哈哈……史艳文,你太过天真啰!要救你的儿子可以,拿出你的实力来!

史艳文:藏镜人,这数十年来,你一直苦苦相逼,但是,史某只想要以和为贵啊!

藏镜人:惦去!你我两人不共戴天之仇,除了以死做了结之外,别无他法啰!

史艳文:真正只有这个方法吗?

藏镜人:你的老爸史丰州杀了我的父亲嬗罗教的战神罗天从,如此至极的杀父之仇还有其他的方法可解吗?

史艳文:这……上一代的仇怨就让它过去吧!

藏镜人:在战场上,不要再废话啰!史狗子,藏镜人已经对你非常的仁慈啰!你若再逃避,不但只是会害死小空史仗义,还有史精忠、史存孝,以及你的妻子苦海女神龙、刘宣姑都会被你害死!现在你只有一个选择,就是你拿出你毕生所学,打败我藏镜人!我若败,吾保证你全家无事;你若被我杀死,本座也能保证你全家的安全。但是,你若再逃避,不但挂上懦夫之名,还害死全家。一将功成万骨枯,难道为你牺牲的人还不够多吗?

史艳文:这……这……

藏镜人:现在该是轮到你,为他人牺牲的时候啰!

史艳文:啊!藏镜人,你一言九鼎吗!

藏镜人:藏镜人不打谎言!

史艳文:好!那史艳文今天就拿出毕生所学来对付你!希望不管是你败,或者史某亡,都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藏镜人:好!藏镜人等这天数十年啰!

史艳文:提高警觉来吧!

藏镜人:使出全力吧!

[肃静!异常的肃静!四周的空间好似都感受到两人高昂的斗志而失色。外表,无风、无息;但却不知暗流冲击着两人的心。这数十年的世纪之战即将展开!]

藏镜人:呀!

[藏镜人先发制人!]

史艳文:喝——

[史艳文也出手啰!]

(两人交战)

[两人身影交错瞬间,已经过了数十招,气劲冲击数十里。]

史艳文:纯阳一气!喝——

藏镜人:飞瀑怒潮!呀——

(两大惊世之招相对)

[两人再度被气流冲飞。两人皆借力使力,跃回现场,变成了近身搏战。(两人激战)强者对强者,真是气劲纳山河,灵气震九霄!两人交手数百回合,激战一眠一日,仍然不分上下。]

藏镜人:(帽子已掉,劈头散发)哈哈哈……史艳文,你果然不同凡响!

史艳文:(披头散发)藏镜人,你亦有惊天之能!

藏镜人:哼!好听话少说!藏镜人的惊世之招,要取你之命!

史艳文:史某也不会让你失望!

藏镜人:很好,呀——!(运功于掌)

史艳文:喝——!

[两人提及内原,要使出最强一招。顿时,山动地摇、日月无光!]

藏镜人:怒潮袭天!

史艳文:纯阳贯地!

[就在极招相对之时,突然,一道人影降至现场!竟然收化两人的惊天极招!]

藏镜人:赫!

史艳文:什么!

黑白郎君: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看!一气化九百!呀——赫!

(黑白郎君运元全身,极招立出,三人极招相对,气势雷霆!霎时间,地动山摇,山尘漫天,劲沿百里……)


[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

(播放《黑白龙狼传》片头曲)


[藏镜人与史艳文的世纪之战,因为黑白郎君的介入,三人在接掌之后,发生了极大的能源爆发,三人也因此不见踪影。但是武林中的人相信,三人早在爆发之中身亡了!

此时中原在群龙无首之下,野心勃勃的东瀛西剑流趁此机会,入侵中原。东瀛忍者个个武功怪异,在短短的五年之内,中原武林三山五岳、各大门派,皆归降在东瀛强势的统治之下。

但是,仍然有一些未被统治的中原武者、智者,在私下默默招集人马,成立了天部总教、地部总门,等待机会来临的一天,要一举歼灭东瀛,将东瀛赶出不属于他们的中原领土。]


【西剑流·邪阴结界】

(夜色中,神秘武者和一群忍者守着一个贴满符咒的木桶)

神秘武者:众人闪开!

众忍者:是!(退开)

神秘武者:时刻到了!好!(起手结阵,五芒星光闪烁)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唤!

(一声召唤,绿色的五芒星阵散出诡异的光芒,直冲云霄,并迅速压在木桶之上。木桶红光闪射,天地间丝丝绿色诡异之气竟缓缓被吸入内)

神秘武者:竟然有这么大量的溘钨斯,好恐怖的体质,在吸收完大地灵气之后,就进入第二阶段的灵体啰。

(不远处的大石后,一人在观察片刻之后,悄悄离去)


【地部总部】

武者:(进入大堂)报告总门。

地部总门:喔?打探的如何?

武者:现在西剑流的忍者在邪阴结界好似在作法的感觉。

地部总门:作法?应该是西剑流化纳附灵者的过程之一吧,西剑流打算化纳多少的附灵者来对付中原呢?>

武者:总门,现在要怎样办呢?

地部总门:就先由赵将军带领数十名地部武者前往,视机再救出被抓走的中原人。

赵将军:好,此事交我吧。

地部总门:有劳赵将军啰,还请赵将军务必小心东瀛忍者的怪异术法!

赵将军:经过先生这段时日的指点以及解说,我们众人对东瀛忍者的术法已经了解不少了。相信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先出发啰。

地部总门:嗯,务必小心!

赵将军:是!(离开)


【荒野】

(赵将军带领人马急追西剑流神秘武者)

神秘武者:嗯?有人跟踪!散!

众忍者:是!(四散消失)

赵将军:(停住脚步)赫,全部不见啰!

武者一:好快速的身影!

赵将军:众人四处找看看!

武者一:是,将军!

(众人四处寻找,忽闻惨叫声,两武者人头落下)

赵将军:害啰,中计了!

(西剑流众忍者出现在众人面前)

神秘武者:想说是谁?原来是中原残存的余党——地部的人马。

赵将军:快将木桶内中的中原人放出!

神秘武者:西剑流的叛国贼云十方,只派出你们这几位的弱者就想救人吗?!

赵将军:(轻声对众武者)等我一发招,你们就跑,千万不可被抓住!必要的时候,你们要自我了结。若被西剑流抓走,供出地部总门的位置,那未投降以及仅存的中原人就……

武者一:我们了解,将军你放心!

赵将军:现在快跑!三风斩!(众武者迅速离去)

神秘武者:哼!(轻易避过攻击)追!

众忍者:是!(急急追去)

赵将军:休追!(欲拦阻,岂料神秘武者更快一步拦住他)

神秘武者:你想去哪里?

赵将军:(心下吃惊,)好快速的身影!>

神秘武者:你迟疑啰,斗志没啰,要放弃啰!

赵将军:痴心妄想,疾风连扫!喝——(攻势被神秘武者轻易化解)

月牙岚:投降西剑流吧,说出地部位置吧,饶你小命吧!

赵将军:宁死不从,呀——(旋转刀锋,袭向神秘武者。只见神秘武者双手结印,一道无形之气阻挡了赵将军的攻击)啊!危险!(忽身后两人头飞来,砸中赵将军)啊……(发现地上竟是地部众人的人头)这、这……众兄弟,众兄弟啊!

忍者一:(对神秘武者恭敬状)一个都没放过!

神秘武者:好。

赵将军:(愤怒)你们!你们!你们好残忍!你们好无情啊!

神秘武者:对你们这种次等人种,何须思考?

赵将军:你!呀——!(袭向神秘武者)

神秘武者:嗯——!(迎向攻击之人,赵将军不敌受伤)

赵将军:啊——

神秘武者:再不说出地部总门的位置,死!

赵将军:死又何足惧哉?让你们这些扶桑狗——让你们看中原人的气节!风扫归根!(挥舞长刀)

神秘武者:他想要自尽。>

[就在赵将军要自尽的瞬间——!]

(一片树叶袭来,改变赵将军刀势,长刀杀向一西剑流忍者,忍者死亡)

神秘武者:(看着已死的忍者)到底是谁?

(众人转身望去,只见一望无际的银白,一人影自其中落下)

雪山银燕: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从山巅飞身降下)赵将军,你没事吧?

赵将军:(身形一晃)啊,原来是你,银燕,你修行出关啰!

神秘武者:喔,喔,手下败将,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今非昔比!

神秘武者:有气节,没实力,中原人!

雪山银燕:一试便知!

(双方对峙)


【西剑流·灵唤大殿】

(黑暗的诡异之地,神秘的人笼罩在弥漫的烟雾中,祭台上,银盆里水面平静。祭司抬手对水面结印,口念神秘的咒语。原本平静的水面燃起一团火,火焰散去,水面竟显出图像)

祭司:(咒语)


【树林】

武上君:道无法,你与你们的道徒快快投降吧!你想要螳臂当车是不可能的!

道无法:武上君,想不到你堂堂一个武联会之主,旗下上万的徒子徒孙,现在竟然会沦落为东瀛西剑流的走狗!你往日的威风到哪里去了?!

武上君:哼!我这乃是时势所逼,现在中原八成的派门都在西剑流的统治之下啰。你看我现在仍然是数万门徒之主。像你,哼,你若早一日归降西剑流,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你看你的周围啊,剩多少人跟随你,喝?

道无法:多少人跟随我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中原人的根本、中原人的气节!我甘愿做一个中原鬼,也不愿沦落为扶桑狗啊!

武上君:哼!投靠东瀛又如何?我现在的生活与以前比起来并没任何的差别,而且,只要我事情办得好,西剑流赋予我的权势更多啊!

道无法:你真是无可救药!

武上君:道无法,你们快投降吧!只要乖乖归顺,保证没性命之忧!你若归顺,我就可以升为殿前护卫啰,这样,我就有成为附灵体的机会。只要被入灵,成为附灵者,我就可以拥有盖世无比的力量啰!

道无法:你!你真是被权势欲望蒙蔽了双眼!逼吾杀你!赫!(出招袭向武上君)

武上君:(挡下攻击)老道你生气啰,你决意不归降西剑流?!

道无法:宁死不降!

武上君:那杀了你,同样可以交差啦!众徒儿,杀啊!

众手下:遵命!杀啦!杀啦!

道无法:众人排阵!

道教众人:遵命!赫——哈!

[道教众人,排出阵式。]

道无法:道法归一·破山岳!喝——

[法阵一出,威力万钧,众人被炸飞数丈。]

(武上君等众人不敌)

道无法:你们别再过来啰,我不想对中原人出手!

武上君:哼,众徒退下,让我来对付你这个老道!赫!

道无法:众人退开!

道教众人:遵命!(退开)

[武上君、道无法,两人展开激烈之战。]

道无法:道法无尽!赫——

武上君:武天掌!赫——(交战)呃——

[武上君被道法无尽击中,口吐鲜血。]

武上君:呃——

道无法:我不想要杀你,你带你的门徒走吧!

武上君:我、我——

道无法:我们已经与天部地部联络上啰,有一天一定会将东瀛西剑流赶出中原!


【西剑流·灵唤大殿】

(祭坛上,道无法与武上君的决斗尽在祭司的眼里)

祭司:真是废物!喝!

(祭司双手结印,对水面施法)

祭司: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入灵!


【树林】

(天气突变,阴霾笼罩)

道无法:气象异变,这是——!

武上君:你们死定啰!呵呵呵……

(突然一道绿光从天而降,直射武上君)

武上君:呃——(诡异之气入体,武上君痛苦万分)

道无法:武上君啊!

武上君:(痛苦)啊——!(体内气体流窜,一股力量由体内爆出,破石扬尘)

道无法:武上君,武上君啊!

武上君:杀!杀吧!死来吧!(凝聚真气,诡异的绿光聚集在手上)

道无法:呃、呃……(被一阵强大的吸力吸向武上君)

武上君:死来吧!

道无法:啊!(身首分离,人头坠地)

武上君:赫——

道教众人:师尊、师尊啊!

武上君:呵呵呵呵呵……

(众人害怕不已)

[就在此时,武上君的身体发生了异变!]

武上君:啊、啊、啊——啊——(身体膨胀,爆体而亡)

众手下:(惊慌失措)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西剑流·灵唤大殿】

(西剑流祭司密切关注着变化)

祭司:哇!失败啰!爆裂而死!哈哈哈……


【荒野】

(雪山银燕与神秘武者对峙着)

神秘武者:来吧!

雪山银燕:喝!

[雪山银燕剑招飞快,怒劈对手,东瀛神秘武者也非泛泛之辈,轻易闪避。]

神秘武者:没有用,手下败将就是手下败将,赢不了,杀不了,改变不了!

雪山银燕:这招让你哑口无言!飞燕冲月!赫!

月牙岚:嗯?好快!

[东瀛武者被突如其来的速度所震惊,无法招架,马上使出了特异术法。]

神秘武者:灵防!(使出特异术法挡住攻击)

雪山银燕:嗯?溘钨斯!(右手亦结印点在剑身上)精、气、神,溘钨斯·入!

神秘武者:(被划伤)啊!可恶!你!你这个中原人,竟然会使用溘钨斯!

雪山银燕:我早说过了,今非昔比!

神秘武者:中原人真是令人出乎意料,看来我也不能手下留情啰!

雪山银燕:放马过来吧!

神秘武者:真好!

(双方蓄势待发,此时,一忍者前来)

忍者一:(鞠躬)学长,子时将过了,要赶紧将灵体送回。

神秘武者:(对雪山银燕)哼,算这个狗儿命大。(随手将背后的木桶仍给忍者一)你们先带着灵体回大殿,我随后赶到。

众忍者:是。(背着木桶离开)

雪山银燕:休走!(攻击离开的忍者)

忍者一:分身之术!(躲过攻击,随即消失离开)

雪山银燕:可恶!

神秘武者:(挡住银燕)顾好你自己吧,喝!(挥剑击向雪山银燕,雪山银燕抬剑回顾,剑气竟分为两道,另一道向赵将军冲去)

雪山银燕:赵将军危险!燕子归巢!(挡下攻击,神秘武者趁机离去)被脱逃了!

神秘武者:(只闻声音)雪山银燕,我会再来找你,记住我的名字,月牙·岚!

雪山银燕:可恶!你们到底将小空带去哪里啰?!

赵将军:(受伤,身形不稳)银燕!

雪山银燕:赵将军,你无事吧?

赵将军:我没事。多谢你的解救。

雪山银燕:(燕子剑归鞘)这是我应做之事,何须说谢呢?

赵将军:想不到这次损兵折将,还没将人救到,西剑流的实力真是让人害怕。

雪山银燕:我修炼的这几年来,有小空的消息吗?

赵将军:呃……这……

雪山银燕: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找出小空!

赵将军:是啦,小空一定会安然无事,你不必担心。

雪山银燕:嗯。

赵将军:咱们就先回地部吧,总门看到你已出关了,一定会很高兴。

雪山银燕:好,咱们走吧!(两人回去地部)


【树林】

(一老者唉声叹气行走,另一处脚仔王得意洋洋)

脚仔王:嘿嘿嘿,所以讲啊,人长的英俊又如何?武功高强又如何?这戏一下档,还不是乖乖要回去木偶间冰起来。嘿,像我喔,以前各位观众对我可能不认识,但是自从《包公侠义传》有我的出现之后,这观众就一直写信、甚至E-MAIL来公司反映,说一定要看到我。我是谁?我就是脚仔王,脚仔王就是我!脚喔,就是香港脚的脚,王啊,就是ONLY YOU的王。哈哈哈,我这个脚仔王,实在是太过头红、太过头受欢迎了才会连度假的时间都没有,马上再接这部新戏。(捂肚)唉呦,说到肚子都饿起来,上一档领的钱在这档又不能用,因为那个时代背景不同,唉,实在是很苦恼就对了。

(脚仔王正兀自苦恼,抬头就看到一老者悲伤的缓缓走来)

老者:(拉长声音唱)喔,小空——你是跑去哪里——(脚仔王顺着声音向燕驼龙寻来)怎么会——都找不到你——

脚仔王:夭寿喔!这七早八早就有人靠北~边走。嘿嘿,不过这一说没钱,马上就有凯子来让我噱。(拦住老者去路)这位大哥,稍等一下。

老者:哼!(继续走)

脚仔王:这位大哥,这位大爷,你难道没听到我在叫你吗?

老者:(扭头回答)本博士啊,只是中原一个小小角色,你这位从东瀛来的大爷,是不是认错人啰?

脚仔王:东瀛?嗯!我脚仔王什么时候变从东瀛来的?

老者:难道不是吗?

脚仔王:当然也不是,我脚仔王可是正港的中原人!

老者:这样喔。

脚仔王:乡亲啊,你们说对不对啊?这就是爱中原啦!

老者:既然是中原人,那又何必讲东瀛的话?

脚仔王:东瀛的话?不然是哪一句?

老者:唉~真是山中有直树,世上无直人。现在的人,都不会憨直。

脚仔王:什么都不会憨直?我看,是你自己都桥不直。

(老者听到这句话,忆起往事:

小空:世间的人,人直心不直,只有龙博士最憨直!)

老者:啊……小空,小空啊——!(哭泣声)

脚仔王:夭寿!这档戏的人,难道都没什么正常?我看我要注意一点!

老者:啊,小空,你到底是在哪里?

脚仔王:什么?还有一个小空喔?你不就是大空?莫怪看起来空空!(老者一个爆栗打上脚仔王头)哎呦威啊!你干嘛打我?

老者:什么大空?本博士叫做燕驼龙,不知道就不要乱叫,大空收起来很久了。

脚仔王:夭寿咧!看不出来你这个背上博这大博的,下手还真重,难怪叫博士。

燕驼龙:好啰,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若没事,本博士就要走啰。

脚仔王:夭寿咧!让你乱一下,我一开始编好的剧情都乱掉了,啊,对了,这位大哥,我看你脸色青笋笋,是肝不好喔!

燕驼龙:喔?

脚仔王:今天还好你遇到我,嘿嘿嘿,你真正是好运啦!

燕驼龙:本博士,今天才知道遇到疯子算好运。

脚仔王:哎呦威啊!好啦,这都不是重点。

燕驼龙:喔?

脚仔王:重点是——这罐~卡锵!(拿出一瓶药,上书:老猴并磅丸)

燕驼龙:老猴并磅丸。

脚仔王:(低头看,大惊)啊~拿错了,拿错了,不是,我拿错了,是这罐才对,卡锵!(拿出来指示燕驼龙看)坏心肝青草茶!

燕驼龙:坏心肝青草茶?

脚仔王:嘿嘿,没错,坏心肝青草茶。是本脚仔王用祖传的秘方,乃是用巴拉松、盐酸、老鼠药还有肥皂、沙拉油、辣椒、乌醋下去熬煮七七四十九天而成,纯天然,绝对有加防腐剂,保证一喝就会把你的腹内火、肠子都泄泄掉,真正是顾肝的就对啦!

燕驼龙:不够~不够~不够。

脚仔王:不然是什么不够?

燕驼龙:你的药,一点也不够看。

脚仔王:喔?

燕驼龙:你有没有听过那个坏心烂肝败肾大补丸吗?

脚仔王:哎呀,好呛秋的名字!不知道药效如何?

燕驼龙:呿,坏心烂肝败肾丸乃是乱配的秘方,用那个人参、当归、川芎、茯苓、肉桂、蜂蜜等数十种的中药材,经过七七四十九个月慢火炼制。不但药效很好,还很好吃喔!

脚仔王:是真的吗?

燕驼龙:当然是真的。

脚仔王:但是,有没有我这罐坏心肝青草茶这么好找?

燕驼龙:刚好,本博士身上就有一颗。

脚仔王:什么啊?

燕驼龙:(拿出一粒丹药)你看,就是这粒!

脚仔王:呿~这么小粒。你这个青脸翘背鸟头人绝对是在骗人!

燕驼龙:在骗人?不信你吃吃看。

脚仔王:你以为我不敢吃吗?

燕驼龙:本博士,就看你不敢吃!

脚仔王:哎呀呀……你这是在激我!

燕驼龙:本博士就是在激你,怎样?

脚仔王: (气愤之下,拿起药丸,就要吃)啊~(突然反应过来)嘿嘿嘿……你当我是白痴喔,吃?

燕驼龙:你这个卒仔,果然不敢吃,你看!

脚仔王:卒仔?我这叫做聪明啦,哈哈哈……

(脚仔王开心大笑,燕驼龙突然出手,将一粒药丸塞入他的嘴里,让他吞了下去)

脚仔王:啊!你、你、你让我吃什么?

燕驼龙:本博士看来,你根本是白痴兼智障。本博士自己做的药只会只带一粒出门吗?

脚仔王:什么?!恶,恶,恶——(欲吐出)

燕驼龙:来不及啊,我这颗药一吃进肚子马上就会被吸收,是吐不出来啰。

脚仔王:什么啊!这样~这样,我会怎样?

燕驼龙:三天内就会坏心、烂肝、还兼败肾。

脚仔王:(扑在燕驼龙身上大哭)这位大爷,小的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一个大好人!不但是印堂饱满,头上又有金光,这样卡锵卡锵,一看就知道是贵人之相,我不要败肾啦!

燕驼龙:本博士不是青脸驼背又鸟头吗?

脚仔王:不要这样啦,大仔啊,那是我乱讲的,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吗?

燕驼龙:要本博士给你解药吗?

脚仔王:拜托啦!

燕驼龙:可以。

脚仔王:这样不就快拿出来!

燕驼龙:不过,本博士心情很不好,本博士心情若不好,肝火就会上升,肝火一上升,就会头晕,头那一晕,记忆就会不好,这记忆一不好,本博士就忘记解药是放在哪里。

脚仔王:(扑上去)大仔~不要这样啦!你大人有大量,不要整我啦!

燕驼龙:嗯,你不高兴喔?不然你先走啊。

脚仔王:哪有?我很高兴呢,我看我笑得很欢喜。

燕驼龙:哼,只要你能在三天内让本博士笑出来,本博士自然会将解药给你,不然你就等着坏心、烂肝兼败肾吧。(转身离开)

脚仔王:大仔啊~等我一下啦,大仔啊~(跟着燕驼龙走)


【地部总部】

(赵将军带雪山银燕到来)

云十方:银燕,你终于出关啰!

雪山银燕:云十方前辈以及各位兄弟,这段时间真是劳烦您们了。

云十方:这是我们应作之事,银燕,你又何需客气。

赵将军:是啊,而且今日,若没银燕你及时的出现,我这条命,早已休矣。所以若要说谢,也是我向你说谢吧。

雪山银燕:晚辈也只是作应作之事啊。

赵将军:哈哈哈……银燕,你就不要再和我们客气啰。

雪山银燕:嗯。

云十方:现在银燕你已出关,只要你的大哥俏如来也能顺利出关,那对付东瀛我们就多了一分的胜算了。

赵将军:对啊!银燕,你可知你的大哥何时能出关吗?

雪山银燕:这银燕一无所知。

云十方:喔?

雪山银燕:萧前辈他说,大哥与我的体质、武功都不同,所以就将大哥带去另一个地方修炼。所以我也不知大哥何时才能出关。

云十方:原来如此。五年前,幸得有萧前辈的出现,告知咱们东瀛西剑流的秘术、溘钨斯的存在,并协助我们找出能使用溘钨斯的人,还进一步教导我们如何掌握以及使用。不然我们到现在可能都无法知晓要如何对付东瀛那班怪异的忍者。

雪山银燕:可惜现在能掌握并使用溘钨斯的同志还不多。如要与东瀛抗衡,咱们就必须要加紧找出并训练更多能使用溘钨斯之人。

云十方:啊,说起来惭愧,不才兼劣生虽然原是西剑流森组组长,却一点也不知西剑流之中竟然有这种秘术,而且自己也无法使用溘钨斯。

赵将军:总门为何要这样说呢?如果不是你将东瀛那边的知识传授给我们,而且还帮助我们一同对付东瀛西剑流,我们又何能生存到这个时候?更不用说要联合起来对付他们啰!

雪山银燕:没错,云前辈,你对我们的帮助早与溘钨斯一样,是我们无法欠缺的。

云十方:银燕、赵将军,多谢你们!

雪山银燕:对啰,这五年来,不知云十方前辈,可有父亲以及二哥的消息?

云十方:史前辈自从五年前与藏镜人的那场大战后,就与藏镜人一同失踪至今,我们仍无法找到他们。

雪山银燕(难过):父亲大人!

云十方:而你的二哥小空,不才兼劣生这两天才接到一条有关他的消息。

雪山银燕:(一惊)喔?是什么消息?

云十方:就是在西北方的一处,西剑流所设立的邪阴结界,听说,有人发现里面出现了五年前捉走小空的那班人。而且结界之内,也有一个疑似当初装着小空的木桶。

雪山银燕:西北方的邪阴结界?

赵将军:是啊,就是银燕你方才救我的那个地方附近。当时,我们就是接着总门的命令前往该地调查此事。

雪山银燕:(吃惊)什么?那个木桶?(回忆起月牙岚所背的木桶)啊!难道我又再一次错失了救二哥的机会?

云十方:银燕,你无须绝望,如果那个桶内装的真是小空,那小空被囚禁在那个地方这段期间,也许会留下什么线索也不一定,所以不才兼劣生现在就请银燕你再前往该地调查,不知你是否愿意呢?

雪山银燕:晚辈愿意!

云十方:多谢。

雪山银燕:晚辈现在马上就出发。

云十方:路上小心。

赵将军:你一定要小心啊!

雪山银燕:嗯~多谢。(离开)

赵将军:希望银燕此行能平安回来。

云十方:他会的,放心吧,赵将军。

赵将军:嗯。


【西剑流·神唤大殿】

月牙岚:(进入跪下)参见军师。

军师:月牙岚,欢迎回来。(现身于一屏风后)

月牙岚:军师。

军师:此行的结果如何?

月牙岚:禀报军师,木桶内的躯体出乎意料已经通过第一门的试炼,转化为灵体啰。

军师:喔——?

月牙岚:照这个情况看来,这个躯体应该能通过全部的炼化而变成幻体。

军师:好,你处理的真好。

月牙岚:是,多谢军师。

军师:接下来,躯体交由下一门的队长负责即可,这段时间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月牙岚:是。

军师:你先下去吧。

月牙岚:是。(退下)

军师:千鸟胜。

(话音甫落,光芒一闪,一红衣忍者显现)

千鸟胜:(朝屏风后的人鞠躬)军师。

军师:有关中原反抗份子——地部总门的事情,你查的如何?

千鸟胜:军师,属下已接到密报,在东方的一个村落之中,应该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军师:希望你能不让我失望。

千鸟胜:是,我知道。(退下,消失)


【某村落】

(千鸟胜来到某村落,众村民手持木棒,却不敌而退,千鸟胜步步紧逼)

千鸟胜:招出地部总门的位置,否则~死!

村民一:要我们作出卖中原的扶桑狗,我们甘愿一死明志!

村民二:是啊!我们绝对不会讲的!你死心吧!

千鸟胜:喔~死,不可怕吗?

(千鸟胜长刀出鞘,众村民惶恐)

村民一:(恐惧)可恶……我们大家不要怕!他只有单独一人,我们这么多人,放手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啊!

村民三:是啊,我们拼了!

村民一:杀啊~杀啊!

(众村民手持长棍、长刀等袭向千鸟胜)

千鸟胜:过来吧!

众村民:(被杀死)呃,啊,呃——

(千鸟胜挥刀攻击,刀式之中竟夹带火势。只闻一片哀号,众村民不敌,伤亡惨重。千鸟胜最终一击,将刀横架在村民一的脖子上)

千鸟胜:怎样?有改变心意了吗?

村民一:嗯……呸!(一口口水向千鸟胜喷去,千鸟胜躲过)唯一、唯一改变的心意,就是要多吐你几口口水!

千鸟胜:(气愤)嗯——!

村民一:呃——

(千鸟胜举刀欲砍,就在刀即将砍中村民之时,突来横飞一笔挑开大刀,救下村民一命)

千鸟胜:是谁?

云十方:(手持一笔,背着画卷出现)不才兼劣生,就是你要找的人!

千鸟胜:喔~好气魄!(赵将军随即上前扶住受伤的村民)赵将军,麻烦你先将受伤的人带离现场,此地,就交我吧。

赵将军:这……

云十方:赵将军,请相信不才,劣生定能安然回去。

赵将军:总门,你千万要小心!

云十方:嗯。

(赵将军带人离开)

千鸟胜:你能束手就擒,跟我回去吗?

云十方:那你能放下手中的刀,回去东瀛不再来犯吗?

千鸟胜:哼,你傻了吗?

云十方:那你又何须废话呢?

千鸟胜:喔,好伶俐的唇舌,不知你的功夫,是不是也同样有看头?

云十方:你不妨一试!

千鸟胜:好!


[紧张紧张紧张,云十方对上神秘的东瀛武者千鸟胜,云十方是否能战胜对方并安然脱身呢?千鸟胜又有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绝学呢?

月牙岚为讨回一口气,欲取雪山银燕之命。雪山银燕,他能安然脱险吗?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黄俊雄布袋戏《黑白龙狼传之八封门》第二集——无极剑,剑无极。]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