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3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09671082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三十一集 蔓延的魔

录入:叶清眉、LINGGin
校对:浪花海月


【树林】

[怒极恨极,网中人决杀梁皇无忌。]

梁皇无忌:邪神将。

网中人:我准你,以梁皇无忌的身份死去。

梁皇无忌:你想杀我,但你忘却了我是谁吗?我是帝鬼之盾,魔世不落的堡垒。咒禁道?八卦移山诀!

[梁皇再施诀,咒术融合道术,缩地移山,变化地形,将两军同时阻隔。]

梁皇无忌:吾赢不了你,却也永远不会败给你。

网中人:你想逃走。

梁皇无忌:众人撤退。

[巨山隔开两军之战,梁皇无忌即刻率领群侠抽身而退。]

网中人:可恶,邪网破阵。(发招崩坏巨山)已经脱逃。可恶的梁皇无忌,网中人势必要杀你这个叛徒!


【天门】

玄之玄:酆都月,嗯?

一步禅空:这是做梦吗?

法涛无赦:(发招击退魔化酆都月)那就打破颠倒梦想。

众魔化酆都月:哈哈哈哈哈哈……

[不可思议,不可置信。早该尘埃落定的酆都月如今再现,竟是成千上百,蜂拥蚁聚,如同魔海,怵目惊心。]

僧人一:奇……奇怪,为什么又变多了。

僧人二:小心啊。

法涛无赦:邪魔休得造次。(击退一波,一波又来)除之不尽。

一步禅空:他们究竟从何而来?

玄之玄:嗯?

[近身拂掌,卸魔化劲,改变战法的玄之玄,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欲探出眼前诡异之秘。]

(僧人被一掌穿体)

法涛无赦:带他到少室古刹疗伤,然后,全员戒备。

僧人:是。

玄之玄:两位尊者。

法涛无赦:何事?

玄之玄:他们体内的魔气充足,但攻击力各不相同。

法涛无赦:也就是说,繁衍的只有魔气。菩提尊。

一步禅空:贫僧知道。(合掌运气,震散众魔)慈悲,因时制宜。

[三人合力诛魔,眼看酆都月浩劫逐渐消弭,远处钟声忽然响。]

玄之玄:警钟。

法涛无赦:此钟声不同以往,啊!

一步禅空:是初祖庵。

法涛无赦:初祖庵怎也会遭受攻击?

一步禅空:此魔染蔓延,究竟还有多少数量?

玄之玄:分散攻击,他们究竟有何目的。嗯……不对,是声东击西。

法涛无赦:施主之意是?

玄之玄:枯髓咒怨!

法涛无赦:原来他们的目标是暮鼓。

玄之玄:暮鼓?

法涛无赦:那是圣者坐化之地,也是封印枯髓咒怨之处,必须马上前去防守。

一步禅空:但初祖庵方面不可不顾。嗯……你先与玄之玄前往暮鼓,贫僧前往初祖庵支援。


【天门·初祖庵】

僧人一:(不适)呃……啊……

僧人二:你是怎样了?

僧人一:我……我没事。呃……(吐血)

僧人二:啊,快守不住了。

僧人三:不可让他们进入初祖庵。阿弥陀佛。

僧人二:钟声已响,为什么还没人来支援?

[就在危急一瞬。]

(远处来招击溃酆都月)

僧人二:啊,是……

僧人三:菩提尊。

一步禅空:魔障,是你们逼贫僧,放下慈悲。

众魔化酆都月:哈哈哈哈哈哈……破,空,飞,灭。

一步禅空:无树非台。

[只见一步禅空识如明镜,洞观空无,硬撼缥缈剑法。本该平静无波的修行佛心,一瞬间的波动,化作圣气如泻。眼前妖魔,灰飞烟灭。]

一步禅空:剑式威力不若当初,但魔气仍盛,嗯?

(忽闻惨叫,回身见僧人被酆都月一掌穿体)

魔化酆都月:哈哈哈哈……

(一步禅空击溃酆都月)

僧人三:菩……菩提尊,他……

一步禅空:由贫僧收埋吧。你前去通知少室古刹,若有异状,前往暮鼓回报。

僧人三:是……(离开)

一步禅空:嗯?

(僧人尸体已变成酆都月,起身攻击被杀,死后鲜血四溅,一步禅空躲开)

一步禅空:怎会是魔物?那名弟子的尸体呢?啊,难道?


【天门·暮鼓】

[夜中幕,壁上鼓,是佛国奇景,亦天门禁地。如今不闻法音传响,唯有战声连绵。]

众魔化酆都月:哈哈哈哈哈哈……

法涛无赦:不可让他们闯进。

玄之玄:卸,撤。

众魔化酆都月:虚,绝,真,玄。

[四招八分,强势围杀。面对飘渺剑式威逼,法涛无赦不惧不避。]

法涛无赦:怒相行深。

(众魔化酆都月撤退)

法涛无赦:剑招威力相差甚远,但招式仍算精妙。如果数量再更多的话。嗯,必须谨慎。

玄之玄:不管如何,暂时结束了。

法涛无赦:仍有漏网之鱼,就交由少室古刹追缉。

玄之玄:这就是万化金光佛。

法涛无赦:正是圣者坐化之后的肉身舍利。

玄之玄:肉身舍利别名全身舍利。传闻佛门修行者若至一定境界,躯体将永久不朽,与世同存。但据尊者先前所说,肉身舍利下方……

法涛无赦:没错,正是枯髓咒怨。

玄之玄:只要紫金钵回到此地便能让达摩金光塔移动吗?

法涛无赦:当初圣者选择此地坐化,便是为了用毕生修为镇压枯髓咒怨。但肉身舍利毕竟不是圣器之属。此时金光塔移动,只会让肉身舍利崩解。唯有紫金钵回归,再藉由金光塔化用圣器之能,完全镇压枯髓咒怨,金光塔方能离开原地,进行封印魔世的动作。嗯……

玄之玄:尊者面露疑色,有何顾虑?

法涛无赦:照理来说,暮鼓受到攻击,应有其他弟子先行来此,但方才赶到时,却只看到邪物肆虐。

玄之玄:虽然他们有可能已经战死,但不见尸首,确实起人疑窦。

(一步禅空走来)

法涛无赦:是菩提尊。初祖庵方面?

一步禅空:已解决。唉,阿弥陀佛。

法涛无赦:何故语露哀凄?

一步禅空:贫僧,杀了天门弟子。

法涛无赦:这是怎样一回事,禅空?

(心音四僧走来)

法涛无赦:是心音四僧。少室古刹方面?

虚空:塔林并未收到攻击,但是……唉。

法涛无赦:怎样了。

虚空:先前有一弟子,被其中一只魔物追杀,事后我们将魔物杀死,那名弟子却说那只魔物,是另一个受到肩伤的弟子所变。

法涛无赦:啊?

(回忆刚才:

法涛无赦:带他到少室古刹疗伤,然后,全员戒备。

僧人:是。)

法涛无赦:是他们。

虚空:不仅如此,那名僧侣不久之前,也变成了那只邪魔。

法涛无赦:怎会?

玄之玄:嗯?

虚空:之后,我们从初祖庵逃出的弟子口中知道两位尊者皆在此地,但他还没说完,也变成了那只魔物。

一步禅空:你们将他格杀了吧?

虚间:唉,阿弥陀佛。

法涛无赦:原来如此,难怪我们到了此地不见任何的弟子,原来……禅空,这就是你所说的意思吗?

(虚间突发魔气)

虚空:虚间。

虚间:别扶我,别碰我。

法涛无赦:嗯,虚间你……

玄之玄:他也受到感染了。

虚空:啊,虚间……

虚间:快压制不住了。尊者,根据弟子的观察,被魔物所杀之人以及被魔物之血所沾染之人,便会受到魔染,变成下一个魔物。弟子方才不慎被魔血所染,虽然尽力抑制,但……

(金刚尊上前施法)

虚间:金刚尊……

忍耐,本座会设法为你净化魔氛。静心。

虚间:多谢金刚尊。

玄之玄:看来酆都月尚未除尽。

一步禅空:因为魔染效力依然持续。

玄之玄:依我推测,酆都月的本体还藏匿在他处,而且其他繁衍的酆都月尚不知有多少散行各处。现在的佛国危机四伏。

一步禅空:虚空。

虚空:菩提尊有何吩咐?

一步禅空:集中人力,以少室古刹为武力枢纽,进行布战调动,加强防守塔林,莫让邪眼与紫金钵被夺,并巡视囚禁各处魔兵之地是否有被侵入的迹象。同时,天门消息,全面封锁。

虚空:是。(离开)

玄之玄:先前两位尊者提及,佛国除了天门尚有其他法门,在此存亡之秋,天门仍坚持独木支撑,用意甚深。

一步禅空:正因存亡之秋,更要封锁消息。

玄之玄:看来佛国内部的矛盾比我所想的更复杂,嗯……


【四方山】

[四方山大战,魔兵遭受夹击,溃不成军死伤惨重,联军追击败军,杀得血流成河,尸骨如山。]

杀生鬼言:呃……帝尊。

戮世摩罗:闭嘴。战损状况?

炽阎天:四方山的魔军战亡四成,重伤三成,余者轻伤,勉强突破突围,阻止追击。

戮世摩罗:七成的战损啊,吾若不是帝尊,就该切腹了。就算要切腹,我有魔之甲,也切不动。啊,还是要讲多谢。若不是你跟荡神灭两人死战,只怕要全军尽没了。

炽阎天:帝尊的战略正确,只是战败而已。

戮世摩罗:这样的结果还算正确?

炽阎天:先帝曾言,就算做出了最完美的判断,也必须有接受战败的心理准备,而这正是品尝战场精随中最为美妙的一点。

戮世摩罗:总算有一次,我感谢先帝对你们的教诲了。就算如此,你们两人苦战一夜一日,耗损甚大。

炽阎天:帝尊需要建言吗?

戮世摩罗:再不听建言,我就是白痴了。

炽阎天:马上退回鬼祭贪魔殿,若否,敌军整顿之后即刻会包围攻击,我们逃不了。现在我与荡神灭体力大为耗损,无法有效保护帝尊。

戮世摩罗:真正被包围,你们就各自逃生去。我有魔之甲,你们没有,他们拿我没办法。

杀生鬼言:<为什么现在的气氛这么凝重,感觉……好像魔世已经很危险的样子了。>呃……

炽阎天:鬼祭贪魔殿是魔世入口,调动兵马非常迅速。就算遇到危险,只要退回魔世,就是修罗国度的地盘,中苗联军对我们也无可奈何。

戮世摩罗:嗯,你们两人的伤势?

炽阎天:外伤无碍,但体力上,现在对上赤羽或者铁骕求衣毫无胜算。

戮世摩罗:退兵。

炽阎天:是。


【黑水城·破窑】

废苍生:臭小子,握刀。

剑无极:啊,哦。这是……

废苍生:连刀也不会拿了吗?

剑无极:什么,久没表现,真正给人看衰去。

[剑无极举起幽灵魔刀,只感体力不断流失。]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怎样了?

剑无极:没事啊,刀我拿起来了。(勉强)要我表演两招吗?

废苍生:拿得住一个时辰再讲。

剑无极:你你你……

废苍生:雪山银燕,你的根基跟剑无极差不多吧?

雪山银燕:论内力,略胜他一筹。

剑无极:比身法,慢我十几步。

雪山银燕:我只是实话实讲。

废苍生:你还有气力讲话啊,比我预期的表现更好。

剑无极:呃………(勉强站立)

废苍生:你修炼过神魔一念,这是内功心法,在根基上,应该是略胜剑无极一点。将你手中的啸灵枪交出。

雪山银燕:啊,是。

剑无极:喂,这幽灵魔刀到底是啥鬼啊,为什么他会吸收我的体力啊?

废苍生:我讲过,这是改造过后的幽灵魔刀,还有之后要改造的啸灵枪。

雪山银燕:啊?啸灵枪是雷狩前辈的遗物,不能破坏。

废苍生:甘要我去问那个死人吗?

雪山银燕:废苍生前辈,你是雪山银燕所尊敬的人,但你也不能因此侮辱另一个我所尊敬的长辈。

废苍生:哦,倒是很有血性。

雪山银燕:雷狩前辈对银燕来说亦师亦友,请前辈尊重。

废苍生:我会保留啸灵枪的原貌,只替他加工。

雪山银燕:但是。

废苍生:再问但是,你们就无法阻止小空了。

雪山银燕:啊?

废苍生:这支改造过的幽灵魔刀便是试验品。幽灵魔刀与啸灵枪就是破坏魔之甲的关键,全新的护世之兵。以王骨破坏王骨,烽海锻家,你们独到的王骨改造技术将在废苍生手上,创下奇迹。


【锋海】

锻神锋:哈……痴心妄想。

莫听:主人为何突然讲出这句话?

锻神锋:废苍生将废字流精铸之法交给我,是希望借我之手为他打造护世之兵,来对付魔世与魔之甲。锻神锋怎能如他之愿呢?

莫听:但是主人如果不铸出新的护世之兵,那不就是认输了?

锻神锋:超越墨狂的神兵,已经将近完成。但锻神锋绝不会让废苍生的算盘如意。就算完成了,没我的同意废苍生也无法用来对抗魔世。 莫听:啊?主人要完成新的兵器了?

锻神锋:当然。废字流的精铸之术将因为锻神锋而攀上顶峰,废字流终将成为锻家的手下败将。


【金雷村】

常欣:多谢你帮忙修复金雷村。

俏如来:举手之劳。话说现况,这是你们共同的决定?

常欣:很意外吗?

俏如来:其实,不算意外。

常欣: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无论立场还是信念,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坚持,但如果没有经过思考就算是所信奉的人事物是对的,好的,真实的,也只是盲从。但金雷村的人都想清楚了。安龙祭对我们而言意义深远,更与金雷村的历史息息相关。白蛟离开了,法钵不在了,并不代表这祭典从此失去意义,这个故事将会继续流传下去。

俏如来:很好的想法。

常欣:就像你讲过的,有很多时候一点点的想法就足够了。

俏如来:这只是在下的拙见。

常欣:现学现卖,这个卖相还不差吧?啊对了,关于白蛟……

俏如来:你担心她?

常欣:唉,她的报复心太强了,就算她不回到金雷村,也可能在外界造成伤害。就算她没这样做,也有可能会伤害自己,我担心……

俏如来:待我离开之后若发现她的行踪,再持续观察。

常欣:结果你还是惦记着要离开嘛。

俏如来:诸事缠身,确实不克久留。

常欣:今夜就是安龙祭了,不等看完祭典再走吗?

(俏如来戴上帽子准备离开)

常欣:唉,也是。你本来就不是为了安龙祭而来的。

俏如来:传说,总是要留一点想象,才能维持让人想要探究的动力。

常欣:但传说的主角都离开了。

俏如来:你自己也说,安龙祭不会因为白蛟的离去而失去意义,不是吗?

常欣:哎呀,被堵回来了,算我输你。

(村长到来)

村长:欣儿,时间也差不多了,该去临时搭建的祭台准备了。

常欣:我知道,但俏如来要离开了,我想先向他道别。

村长:少年仔啊,你真正不要再待一天喔?

常欣:这我刚才就劝过了,人家还有事情就不用强留了。

村长:这样啊,好吧,那我还是要说,感谢你为我们解决凶神的问题,若有机会欢迎再来金雷村喔。

阿清:但是下一次来,可是别再带来什么麻烦了。

村长:阿清啊。

常欣:清伯。

俏如来:当然。诸位保重。(离开)

村长:少年仔啊,你也保重。

常欣:嗯,小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俏如来不是叫你去办事情吗?

小七:啊?俏如来,什么……俏如来,佛祖哦?

阿清:没啊小七,你是睡到不知道人哦?

小七:我……我好像真的睡了很久了,怎么才醒来,村头就长得不一样了?不是才第一天要入夜祭吗?


【树林】

俏如来:既然行踪皆入师叔你的掌握,俏如来就期待再会师叔了。

疯婶:金雷村,金雷村,一个法钵锁怨魂。白蛟出,白蛟出,水淹大埕浸洞窟。拢作野鬼哭无剩,孤苦无依告长恨。金雷村,金雷村,一个法钵锁怨魂……


【通幽谷】

[为找寻阎王低头所需的药材,修儒一路前往通幽谷。]

修儒:请问,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娇姨:是何人在此喧哗?

修儒:<好浓的香味。>

娇姨:小娃儿,你是何人?为何能来到通幽谷?

修儒:请问,老前辈就是娇姨吗?

娇姨:娇姨,这是一个很久以前的称呼了,小娃儿找老身何事?

(修儒回忆:

冥医:当你见到娇姨之时,记住,马上给我……)(跪地三拜)

娇姨:你这是……

修儒:一朝风玉泣江城,不听寒蝉泪噤声,修儒叩见老前辈。

娇姨:起来吧。看来是小杏花叫你来的对吧?

修儒:正是师尊告知我通幽谷的位置。

娇姨:师尊喔,嗯……小杏花为何叫你前来通幽谷呢?

修儒:是师尊要修儒来通幽谷找寻生生草。

娇姨:生生草是何物,你知晓吗?

修儒:修儒不知,但师尊转告,只要见到老前辈也许就能找到生生草了。

娇姨:嗯,这所谓的生生草原名叫做无求之心生生波罗揭谛之草。

修儒:嗯?晚辈听起来老前辈所说的好像是佛经之上的内容,恕修儒冒昧,可否请老前辈详细解释?

娇姨:嗯,你注意听。生生乃为生生不息之意,至于波罗揭谛正是佛经所云,去渡彼岸。这生生草是发在无求之心之上。所以要得到生生草需先找到无求之心。

修儒:这无求之心真正在通幽谷里面吗?

娇姨: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也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修儒:请老前辈指示。

娇姨:简单来说,寂静无思,心中何求,正谓无求之心。

修儒:那困难的是……

娇姨:困难就是,老身在此悟佛三十年,已经抛欲解脱,老身之心正是无求之心。

修儒:啊?这……

娇姨:不用惊异。现在你该思考的,是要如何拿出老身心中的生生草才是啊。

修儒:嗯……

(回忆:冥医:这三项东西,都不是简单可以到手的,甚至可能找不到。)

修儒:老前辈,苾蒭草,难道就是所谓的生生草吗?

娇姨:喔,悟性不差嘛。小娃儿啊,你是因何联想到的呢?

修儒:修儒曾经在一本药集书上看过,苾蒭草,据含五义,生不背日,冬夏常青,体形柔软,香气远腾,引蔓旁布,是佛之弟子也。

娇姨:年纪轻轻,歧轩之学竟是如此精湛,看来小杏花颇有慧眼,没看错人啦。小娃儿,你已经拿到老身心中的生生草了。现在可以离开了。

修儒:老前辈,修儒尚有一个不情之请。

娇姨:还有什么问题吗?

修儒:修儒可否请老前辈割爱苾蒭草呢?

娇姨:你又为何知晓老身种有苾蒭草呢?

修儒:是这样啦,方才在老前辈开门之时,修儒有闻到一阵的香味,而且啊,这种香味不像是一般的檀木之香。苾蒭草,香气远腾,修儒大胆的推断老前辈清修的茅屋当中必定种有生生草。

娇姨:哈……确实聪明。好吧,此乃佛缘,有缘者请随老身进入。

修儒:感谢老前辈,感谢老前辈。


【树林】

修儒:生生草已经找到了,再来就是朔望之果。方才实要感谢老前辈的开示,否则很难顺利找到这项的药材。

北风传奇:喂,放轻你的脚步声。

修儒:嗯?这位大哥,是你在说话吗?

北风传奇:嘘,小声一点,公主在休息。

修儒:这位大哥。

北风传奇:啊,为什么一直叫我大哥,你今年是几岁啊?

修儒:我……我今年十五岁啊。

北风传奇:你十五岁我也十五岁,你凭什么叫我大哥?

修儒:这个人分明就是……

北风传奇:喂,警告你喔,疯子两个字千万不可讲出嘴,否则,我会杀你喔。

修儒:啊,误会了,我没那种意思,只是,我在想……

北风传奇:喂,这位亲爱的大哥,你已经将公主吵醒了你知道吗。

修儒:好吧,是我的不对,请原谅我。

北风传奇:真是乖巧的小孩,哈……

修儒:<医生遇到疯子,无能施为,快来走才是……>

(欲走被拦)

北风传奇:不然你是又在想什么了?

修儒:没……我什么都没在想。

北风传奇:不坐下来陪我聊天吗?

修儒:我尚有要事,恕我不能奉陪,在下先行告辞,请了。

北风传奇:(施法定住修儒)再走三步那就是黄泉路。(拔起一草)你为什么不继续走呢?

修儒:我……我很想要走,但……<奇怪,走不了,我被点穴了。>

北风传奇:咦,请问这位大哥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来找我?

修儒:我是不小心遇到你的,不是专程来找你的啦。

北风传奇:喔,原来大哥是要来找公主的喔,请稍候,让我替你通报一声。阿对了,请问大哥怎样称呼?

北风传奇:名字,职业,兴趣一并讲完。连简单的自我介绍也不会吗?

修儒:你分明就是在玩我。

北风传奇:讲,还是不讲。

修儒:我叫修儒,职业是医生,兴趣是救人。

北风传奇:医生,专门医生人不医死人的医生吗?哈……

修儒:医生本来就是医活人,死人是要怎么医啦。

北风传奇:亲爱的仙蓂公主,修儒大哥的自我介绍你有听见吗?

修儒:仙蓂公主……

北风传奇:是啊,你看,仙蓂公主漂亮吗?偷偷跟你讲,公主就是天官神帝,尧神帝的女儿喔。

修儒:我没时间可以陪你继续玩下去,嗯……

北风传奇:有事情可以直接讲,别用想的,有听到吗?

修儒:大哥,你没听见公主在说吗?快将我放开。

北风传奇:没啊,我没听到啊。不过,只要是公主说的命令,我一定会遵守。只是,我又没将你绑住,为什么要我将你放开呢?

修儒:大哥,你是否能解我身上被制住的穴道吗?

北风传奇:哦,原来是解穴道喔,早说嘛。只是,我忘记要怎样解了。

修儒:我……

北风传奇:啊,我想起来了,有一个方法可以解穴。

修儒:什么方法?

北风传奇:嗯……这样便可。(踹飞修儒)哇,太大力了,看起来飞很远喔。嗯,是,是,好,属下一定会遵照公主的交代,将大哥找回来,哈……大哥,你等我啊。


【树林】

白日无迹:自四方山追杀三十里,至此魔军歼灭过半,余者重创,请军长指示下一步行动。

铁骕求衣:连战数日,兵困马疲,再追杀,今日鬼祭贪魔殿的范围便是魔军的本营,战之不利。结营休息。

白日无迹:是。

赤羽信之介:此战重创魔军,鬼祭贪魔殿方面必然会改变作风。

欲星移:魔军受到此番重创,对各地的控制力讲大不如前,但修罗国度的兵力还有多少尚未清楚,如果轻进,攻守之势可能随时逆转。

赤羽信之介:冒险轻进啊………(转身沉思)

欲星移:赤羽大人若有所思?

赤羽信之介:没事,说回原题吧。三方联军虽然重创魔世,但现在还不是收拾修罗国度的时机。

欲星移:是与俏如来的交办有关吧?修罗国度可退不可灭。

赤羽信之介:师相乃是明白人。

铁骕求衣:这个决策并不明智。

赤羽信之介:军长有另一种看法?

铁骕求衣:戮世摩罗天资聪颖,表面虽离经叛道、荒诞不经,却步步正中要害,你们若慢来一日,铁军卫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这一战可说是赢得侥幸。虽然胜利,但三尊只是损耗并未受擒。重将未除,隐忧还在。

欲星移:三尊意在突围撤退,无法拦截,而且擒比杀更难,军长有伤在身,也不宜急进。

铁骕求衣:纵虎归山,后患无穷。修罗国度有多少战力我们无法肯定,如果得到兵源补充,下一战是否还能保有这样的优势?

欲星移:军长认为该乘胜追击?

铁骕求衣:我认为不应该顾虑后续的局面而太过留情。

赤羽信之介:局势终会改变,而这个改变的时间相信不需要多久。

欲星移:赤羽大人讲出这番话可是有了什么线索?

赤羽信之介:方才不是才讲到三尊吗?曼邪音的失踪,必与达摩金光塔有关。达摩金光塔掌握了封印魔世的关键,他们的介入,证明俏如来的方案可行。 欲星移:说到俏如来,至今还未有见面的机会。真是我做人失败,无缘目睹名人风采吗。

赤羽信之介:吾至今也未见俏如来啊。

欲星移:没见到俏如来,赤羽大人就有这么多的理论?

赤羽信之介:结论只需要来自推论。不是吗?

欲星移:听完赤羽先生的推论,军长的想法呢?

铁骕求衣:可以等,不能久等,久候必将失机。

欲星移:那算是有初步的共识了, 魔军受到重创,暂时无力再战,联军也需要休息与等待的时间,看来一小段风平浪静的日子可以期待了。

赤羽信之介:希望如此。

欲星移:赤羽先生还担心变数?

赤羽信之介:总是有想不到的人做出让人想不到的事情啊。

欲星移:这话中有话。

赤羽信之介:等吧,等待变数出现。


【树林】

北风传奇:原来大哥是一个很孝顺的囡仔,啊,让我很感动。

修儒:修儒在此感谢大哥割爱朔望之果。

北风传奇:那是公主自愿跟随你,与我无关。

修儒:大哥啊,修儒为你检查过了,大哥的头部虽有外力所伤,但只要耐心治疗,尚有痊愈的一天。(北风传奇不回应)大哥,你肯随我回黑水城吗? 北风传奇:什么城我都不去。喂,是公主交代我帮助你的喔,你不可得寸进尺,管太多了。

修儒:修儒是真正想要医好大哥,只是现在……

北风传奇:医什么医,免医了,我很快乐。对了,你找的东西到底是啥。

修儒:大哥真有办法帮助我吗?

北风传奇:你不讲,是叫我海底摸针吗?

修儒:只是,修儒尚不知师尊所说的蓝血蟾蜍是不是有其他的含义。

北风传奇:蟾蜍就是蟾蜍,只不过是一只蓝色的蟾蜍,是有什么含义啊。

修儒:希望也只是如此的简单。

北风传奇:你家的师尊,有说在哪里找吗?

修儒:师尊有交代,他曾在通幽谷东方十三里然后转北三十里,再来向南十七里就会看到一条溪。

北风传奇:溪边就溪边,哪有这么多废话。走,来去准备东西。

修儒:大哥是要准备什么东西?

北风传奇:钓竿啊。

修儒:这,我们是要去找蓝血蟾蜍,不是要去钓鱼耶。

北风传奇:当然咯,我们是要准备来去溪边钓蟾蜍,哈……

修儒:啊,师尊,修儒已经体验到了,身为医者最无能的时候。不行,我要继续支持下去,只差一步,也许这个疯大哥可以帮我找到蓝血蟾蜍。事到如今只有试看看了。


【溪边】

北风传奇:夜清爽,温度适当,持竿欲闲谈,蟾蜍生死恋。

修儒:大哥啊,我想这个办法应该是行不通耶。

北风传奇:愿者不可上钩,不愿者不可回头,哈……

修儒:<大哥一旦发作就不受控制,不过此地应该是师尊所说的地点没错。我应该趁机寻找蓝血蟾蜍,不可再耽误了。>

北风传奇:喂,讲过了,与我做伙不准黑白乱想忘记了吗?

修儒:大哥,修儒想要个附近寻找看看。

北风传奇:不相信我,为什么连我最好的兄弟也不愿相信我,啊。

修儒:大哥,你误会了。

北风传奇:好吧,何必向我解释呢。大哥啊,你凡事小心,保重。

修儒:呃……嗯。

北风传奇:蟾蜍啊蟾蜍啊,赶紧来吃饵,水中有怪物,天上有飞鱼,哈哈哈哈哈。啊,坏了,大哥并没有解释清楚这蟾蜍跟青蛙到底有什么不一样。这……我是要钓蓝色的蟾蜍还是蓝色的青蛙。啊,不管了,只要是钓到蓝色的四脚仔那就是对了。哈……我为什么会这么聪明呢?

(月落)

修儒:找很久了,都没找到。大哥,你有什么发现吗?

北风传奇:我一直在等你。

修儒:啊,难道大哥已经找到了吗?

北风传奇:我是想要问你,我们到底是在找什么怪物啊?

修儒:我……大哥,正经一点,我已经没有时间拖下去了。

北风传奇:我一向很正经,而且是非常的正经喔。

修儒:大哥,你看。

(鱼线抖动)

北风传奇:嗯……无知的怪物,为什么要前来咬饵呢?(把鱼竿踹下河)

修儒:啊,大哥,你做什么?

北风传奇:因为我感觉,这钓竿拉起来,绝对不是钓到鱼。

修儒:我会昏倒,我们来这的目的就不是要钓鱼的啊。

北风传奇:嗯,大哥言之有理,走吧,我们现在再来找一支钓竿。

修儒:大哥,拜托一下,你别再继续玩下去好吗。

北风传奇:嗯……好,我不玩了,但是现在的情形,我们也是要来去找钓竿。

[就在此时,皎洁月光闪,吸引两人目光。转眼湖面上水波荡漾涟漪,千古奇物顿然现身。]

修儒,北风传奇:蓝血蟾蜍。

(北风传奇跃入水中)

修儒:大哥,小心啊。

北风传奇:哈……抓到了……臭蟾蜍,你还想要跑吗?

修儒: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师尊有救了,师尊有救了。

北风传奇:大哥,你要赶回去救你的师尊吗?

修儒:是啊,大哥,感谢你,修儒感谢你。

北风传奇:好了,别激动了,救人要紧。

修儒:尚未请教大哥姓名,修儒来日必会答谢。

北风传奇:只要善待公主与蟾蜍就好,重点是,我到底是叫什么名字啊。 修儒:若有那一天,修儒会让大哥想起自己的名字。目前事不宜迟,我该先赶回黑水城。

北风传奇:嗯,快去吧。 修儒:大哥,暂别了,请。 北风传奇:公主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哈……啊,我倒,险险又忘记了,无情在此祝你们幸福,恭送公主与驸马爷。


【黑水城外树林】

叉猡:终于找到你了,霜姑娘。

雨音霜:嗯?你是?

叉猡:罪海七恶牢中有过一面之缘,但你应该不认识我。王族亲卫之一的叉猡。

雨音霜:啊,你也是王族亲卫,竟是这么年轻的女子。

叉猡:我奉王上旨意来找寻你,虽然知道黑水城大哥的位置,但不得其法,始终找不到你,在附近浪费了好几日的时间。

雨音霜:今日是我负责巡守。苍狼王子,啊,应该称呼苗王,苗王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恭贺他复国成功。

叉猡:叉猡今日到来,便是奉王上之命,请霜姑娘与风间先生与王上一会。

雨音霜:为什么要去见苗王。

叉猡:王上感念霜姑娘与与风间先生相救之恩,欲与两位一聚。

雨音霜:很抱歉,现在魔世尚在扰乱中原,在战事未平之前,我没办法前往苗疆。

叉猡:王上已经让铁军卫出动了,相信不久便可扫平魔世。

雨音霜: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到时候再前往苗疆与苗王会面。

叉猡:霜姑娘。

雨音霜:抱歉,现在我实在无法分身。黑水城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战力,不能轻易离开。

叉猡:唉,好吧,请霜姑娘务必记得今日之约。

雨音霜:当然。

叉猡:叉猡告辞。


【黑水城·破窑】

剑无极:那这幽灵魔刀真的古怪,拿在手中不到一个时辰,体力就好像被抽干一样。

废苍生:你的感想只有这样?

剑无极:但是我感觉到刀上散发出的那股力量好像……

废苍生:好像什么。

剑无极:好像将我的力量变成它的力量一样啊。

雪山银燕:有听闻那这幽灵魔刀具有吸收散发灵能的效果,是因为这个缘故吗?

剑无极:我又不是主修术法的,身上哪有这么多灵能给他抽啊。我可是支持了……

废苍生:半个时辰。不是可是,是你只支持了半个时辰。

剑无极:那是我没做好心理准备,不然啊,要控制到收放自如绝对没问题。

废苍生:这就是你现在该做的事情。与幽灵魔刀相处直到能将它收放自如。

剑无极:啊?

废苍生:怀疑吗?

剑无极:没呢。这样笨牛是要做什么?

废苍生:他,还在等,等这口啸灵枪。

(风间始跑来)

风间始:大哥,银燕,不好了。

剑无极:跑得这么猛,发生什么事情了?

风间始:冥医前辈他……他又发病了,这次,好像支持不住了。老板娘正在照顾他,你们快去。


【黑水城】

恋红梅:啊……

雪山银燕:冥医前辈。

剑无极: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雪山银燕:难道没办法帮冥医前辈减少一点痛苦?

恋红梅:最后的亡命水,都被冥医倒掉了。

雪山银燕:啊。

剑无极:那他的徒弟呢?那个徒弟是跑去哪里了?

恋红梅:修儒去找阎王低头的药材还没回来。

雪山银燕:难道我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万雪夜。

万雪夜:生命中,总是有这种无能为力的时候。还是,你准备替他解脱痛苦?(将曤日拿在雪山银燕面前)

雪山银燕:啊。

万雪夜:如果还想抱着希望,就只能等,等修儒回来。在那之前,我们无能为力。

雪山银燕:啊。

恋红梅:冥医,支持下去,修儒很快就会回来了。

雪山银燕:前辈,你一定要支持下去啊。

修儒:师尊,我回来了,修儒回来了。啊,师尊。

恋红梅:修儒,你总算回来了。

修儒:我已经取得药方,师尊。(喂冥医服药)快吞下,快吞下。师尊,撑住啊,撑住啊。

剑无极:他的伤势正在恢复。

雪山银燕:太好了,前辈有救了。

恋红梅:啊。


【天门·暮鼓】

法涛无赦:(为虚间净化魔氛)<他的状况没有改善,反而越加虚弱,怎会……>

(玄之玄上前施法)

法涛无赦:感谢施主相助。

玄之玄:卸去魔气是最后一步棋,若这也无效便是死路。

虚空:尊者。

一步禅空:办完了吗?

虚空:是,但……

一步禅空:又有变数?

虚空:一批在外行动的弟子众正好擒捉魔兵回返,却遭受魔物埋伏,其中一部分也被同化了,弟子只好……

一步禅空:贫僧明白了。

虚间:呃……

虚空:虚间。

虚间:已经是,极限了。

玄之玄:顽强的魔染,已经不是单纯的卸去魔劲就能解除了。

法涛无赦:想不到竟是无能为力,唉。

虚间:是弟子修为不足,无法压制魔染,弟子只剩一个要求。

虚空:虚间,你……

虚间:请让弟子,用佛门修行者的身份,离开尘世。

(法涛无赦上前,一步禅空拦阻)

法涛无赦:禅空。

虚间:菩提尊……

一步禅空:你受持十戒,至今多久了?

虚间:青灯之前,不知年岁。

一步禅空:三皈依之下,踏了多少路?

虚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修行路上,是千山万水,亦原处见山水。

一步禅空:奉此初心,依循诵声,从此,追随吾佛。

虚间:虚间在此,拜别天门。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南無阿弥陀佛……

[整整诵经声,迢迢修行路,在鼓鸣传响之下,随法音广布,铺开了一条义无反顾的佛途。]

虚空:虚间……唉,阿弥陀佛。

一步禅空: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法涛无赦:求仁求德,本初心而证大道,是吾辈风骨。禅空……

一步禅空: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

法涛无赦:禅空。

一步禅空:无有恐怖。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

(法涛无赦离开)

一步禅空:菩提娑婆诃。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天门】

玄之玄:此次帮不上忙,遗憾。

法涛无赦:施主已经协助天门许多。这是属于天门的浩劫,也是佛国的考验。

玄之玄:此患一日不除,佛国一日难安。他的目标是枯髓咒怨,却不可能只针对暮鼓攻击。疲于奔命,总是被动。

法涛无赦:本座明白。

玄之玄:鲁家的机关术当世无双,应有预设各种状况排下对应之法。金光塔本身该有这方面的设计才是。

法涛无赦:这嘛……

(一步禅空与虚间走来)

一步禅空:晨钟。

法涛无赦:禅空,你还好吧。

一步禅空:同样还是俏如来所讲过的那句话,苦不过众生苦。

玄之玄:嗯,方才菩提尊所说的晨钟,莫非就是近期数次听到的钟声?

一步禅空:然也。同样是名山宝刹常见的暮鼓晨钟,在天门只内两处有不同的功能与意义。暮鼓如你所见为天门与外界地,脉之枢纽,一开始就是为了镇压枯髓咒怨所造。至于晨钟则是法音根源,暗合气形流转,一旦传响便可遍及天门各处,因此也兼备了警钟之效。佛国之人甚至能藉由钟声细微的变化知晓何处需要援助。

玄之玄:但既对应暮鼓晨钟功能,应不只如此。

一步禅空:敲响暮鼓晨钟的方式不同所造成的效果也不同。现下魔染蔓延,无止无境,要解此劫,唯有……凝聚意念,传响晨钟,净化天门。

法涛无赦:危险的做法。

一步禅空:却也是唯一的做法。

法涛无赦:这不像是你的个性。

一步禅空:贫僧以为一向宣扬正面迎接的你,会赞同这个决定。

法涛无赦:在紫金钵尚未回归之前,本座自然认为该主动出击。但如今紫金钵回归,便该转向谨慎,只要紫金钵进化完成。

一步禅空:启用晨钟法音便能同时将紫金钵净化。

法涛无赦:禅空。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贫僧等得了,天门等不了。

法涛无赦:你坚持要赌吗?

一步禅空:贫僧不想再杀天门弟子。

玄之玄:听起来,启用晨钟净化天门牵连甚大。

法涛无赦:因为这是将守护暮鼓的佛力减弱。

玄之玄:喔。

法涛无赦:为了镇压枯髓咒怨暮鼓聚集了天门绝大部分的佛力。要净化天门就必须暂时转移这股佛力,藉由晨钟散布而出,净除魔氛。在那个当下,天门上下的僧侣必须齐聚圣顶以经声传达意念,驱动晨钟届时亦无人能守护暮鼓,风险甚剧。

玄之玄:方才菩提尊利用暮鼓之力,引渡遭受魔染之徒,表示暮鼓也有同样的效果,如果将地点改在暮鼓呢?

法涛无赦:行不通。暮鼓的力量集中在镇压之效,精华的范围只限于方才所见的腹地之内。难以传遍天门。

玄之玄:哈,好个阴险的元邪皇。

法涛无赦:施主何以突出此言?

玄之玄:他之所以能找到佛国是因为紫金钵,这有两层的关系。因为资金钵是佛国之物,还是曾经镇压枯髓咒怨的法器。若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枯髓咒怨,何以魔染蔓延之后不积极攻击暮鼓反而分心攻击他处,莫非他就是在等我们下这个决定?

法涛无赦:但是天门之秘鲜少人知,元邪皇又怎能知晓此计能成?

玄之玄:如果是落在外的元邪皇遗物所选择的寄体,确实不可能知晓,但若一开始就是存在佛国境内的枯髓咒怨呢?

法涛无赦:嗯。

玄之玄:元邪皇遗物寄托之体与枯髓咒怨感应之后所产生的本能反应让他知道无法单凭寄体之力攻入暮鼓取得枯髓咒怨,所以他无染紫金钵,故意死在你们的手下,扩散魔染,这一连串的动作最终的目的就是在此刻。

一步禅空:虽是如此,救护天门众僧亦是吾等责任。毕竟他们也是苍生之列。

玄之玄:菩提尊不用忧心,进化天门的决策如实进行。


【天门】

众魔化酆都月:哈哈哈哈哈哈……

[恶斗再起,天门各处遭受攻击,众弟子且战且退不敢恋战。]

蔓延魔物必再攻击,天门弟子遭遇,切记不可遭其所伤,也不可沾染其血,以退为先。

(死亡的众僧均化为酆都月)

[退避的脚步皆往相同的方向行进,目标……天门圣顶。]


【天门·圣顶】

众僧:南無阿弥陀佛……

[一声,二声,三声,乃至百声千声万声,坚定的正法意念随着声声经诵,凝聚强悍动能,远扬风云无穷处。少室古刹之巅,伫立了不知多少寒暑的晨钟,如今不止为警而响,更为护生而鸣。]

法涛无赦,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暮鼓】

[意念牵引,天门全境力量开始迅速转移。负责压制枯髓咒怨的暮鼓,佛力也逐渐下降。此时。]

众魔化酆都月:哈哈哈哈……

魔化本体:这是最后了,枯髓咒怨。

[突然。]

玄之玄:终究是落单了,你少算了一个不属于天门的人。为了造成动乱,转移注意,你大多数的分身散在天门各处,也来不及支援了

魔化本体:哈哈哈哈哈……就凭你也想挡我。愚蠢!

玄之玄:这两字,玄之玄在此……奉还!


【树林】

[拖着伤疲之身,戮世摩罗率领战败的魔军退回鬼祭贪魔殿。]

戮世摩罗:杀生鬼言,你分派残兵留守在鬼祭贪魔殿外十里驻守,提防追击。

杀生鬼言:是,属下马上去办。

戮世摩罗:回鬼祭贪魔殿吧。


【鬼祭贪魔殿外】

荡神灭:啊,怎会有这么多尸体,鬼祭贪魔殿遭受攻击了?

炽阎天:不可能,大批的敌军怎样绕过万里边城抵达鬼祭贪魔殿?而且如果他们还有大军可以袭击鬼祭贪魔殿,为何不直接为何不直接对我们包围,难道……他们的目标是通道?

戮世摩罗:快回殿。


【鬼祭贪魔殿】

戮世摩罗:魔殿内也遭受袭击啊,啊……

黑白郎君:来了吗。

戮世摩罗:哦……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别浪费时间,齐上吧。


[黑白郎君单枪匹马,突袭鬼祭贪魔殿,戮世摩罗能否率领伤疲在身的荡神灭与炽阎天,击败黑白郎君呢?网中人会及时赶回救援吗?

暮鼓晨钟,千僧颂佛,墨者埋杀,双尊是否能顺利净化天门,消灭入侵的魔氛?

阎王低头是否能再次创造奇迹,救回冥医的性命呢?修儒所遇到的疯狂剑客又是谁呢?他背后又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事件?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三十二集——魔之锋。]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