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3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331884482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三十集 人 佛 魔

录入:KIKC


【黑水城外】

[荒野上,网中人率领妖魔海拦阻梁皇脚步。]

网中人:想与铁军卫会合,你们的算盘,已落入帝尊的算计。

梁皇无忌:看来连你也被收服了。

网中人:对于叛徒,妖神将只有一字——杀!(挥手下令,妖魔海扑向群侠)

[修罗国度两大高手再次交锋,网中人攻得凌厉,梁皇无忌守得绵密,剑与盾,互相制衡。]

网中人:飞织邪罗!

梁皇无忌:浑元双极掌!(各自接下对方攻击)如果这是围剿,你带来的妖魔海,也未免太少了。

网中人:足够了。

梁皇无忌:嗯……(发掌攻向网中人)

网中人:(躲开)察觉了吗?(再过招)我不是负责歼灭,只要阻止你救援。


【四方山】

[魔兵持续攻进四方山,征伐杀声,响彻云霄。]

魔兵一:杀啦杀啦!

魔兵二:冲啊!

苗兵一:阻挡魔军,死守四方山!杀啊!

苗兵二:(回转报告)惨了,第七队被灭,东边的防线出现了缺口!

苗兵三:啊?!

魔兵三:将他们包围歼灭,杀啊!

(风逍遥出现,拔刀施展,所过之处,魔兵纷纷断首)

苗兵四:兵长!

风逍遥:(再次挥刀,将赶来的魔兵一一歼灭)第九队、二十二队、三十五队,堵住缺口!

众苗兵:遵命!


铁骕求衣:状况?

白日无迹:魔兵集中兵力,向着一处进攻。

铁骕求衣:没包围?

白日无迹:没。军长,魔军并没分散战力,这种包围战,毫无常识可言。

铁骕求衣:戮世摩罗,对你,我是太过高估,还是太过低估?

白日无迹:围一放三,吾军大可安然撤退。(铁骕求衣闭目深思)如果让魔军进入四方山,那就是决战!

铁骕求衣:嗯,你的评估?

白日无迹:若是决战,便只有惨胜与惨败。无论是哪一种,铁军卫都必须承受毁灭性的损失,除非,援军能及时赶到。

铁骕求衣:传令,死守待援。

白日无迹:领令。

铁骕求衣:你不怀疑我的指挥?

白日无迹:就算怀疑军长的决定,也不能怀疑军长为铁军卫所创下的辉煌功绩!

铁骕求衣:好,去吧!

白日无迹:是!

铁骕求衣:援军……


戮世摩罗:苗军的动向?

炽阎天:死守,并无撤退。

戮世摩罗:啊……还真是让人意外啊,不是吗?

炽阎天:对帝尊而言,并不意外。不过炽阎天仍要提醒帝尊,闼婆尊下落未明,达摩金光塔也未有所动作,必须小心注意。

戮世摩罗:这就是我让天兵君巡守的原因。和尚这种生物很好辨认,大部分只要看头发就知道了。啊……回头想想,这个职业我以前也做过了,现在算是转职成功。至于曼邪音,如果她真的落入了铁骕求衣的手中,铁骕求衣必然会用她作为筹码。

炽阎天:(颔首)这就是炽阎天要提醒帝尊的事情。三尊,早就有战死沙场的准备!

戮世摩罗:见招拆招吧。此战过后,人世,再也无翻身的能力了。铁骕求衣,你要等的援军,是不会来了。


【四方山·河岸边】

魔兵四:启禀阿鼻尊,所有的水路均有布置,河底也布置了障碍,水路已经完全封闭。

荡神灭:鳞族的士兵,你们还能做什么呢?


【黑水城外】

[为求支援,梁皇无忌奋力欲突破网中人阻挡。]

梁皇无忌:无赦之风!

网中人:盘丝锁关!(两招相抵)进攻,从来就不是你的专长。你着急了吗?如果铁军卫被歼灭,你们的希望,就完全破灭了。

梁皇无忌:防守,几时又是妖神将的强项?来吧,展现你蜕变多次的能力,阻止邪神将的脚步。

网中人:你想挑衅吾?

梁皇无忌:不能吗?

网中人:你做不到。因为胜利,将落在修罗国度。(上前欲攻)


【金雷村】

[破封再出,已逾百年,白蛟满心不可置信,一句认定的欺骗,便要俏如来与金雷村,同赴黄泉。]

俏如来:冷静!(被招式所伤)呃!

白蛟:(猛攻俏如来)欺骗,就是死罪!此地,就是坟场。(俏如来墨狂上手)想用这口剑诛杀我吗?来啊,(再度猛攻)如果你能做到。

[属魔的大恨大怒,随着如同白色厉鬼的狂战倩影,宣泄如涛,然而俏如来却是谨守方圆,迟迟未采取攻势。]

白蛟:挡得住吗?

俏如来:我会阻止你。

白蛟:那个秃驴,也曾这样说过。

俏如来:所以你被压在法钵之下。呃……(措然不及,未防住攻势)

白蛟:上一回,只是水漫,这一次,将是血染。然后,我会取回未取之物。

俏如来:<果然如我所料。>

白蛟:你分神了。(趁隙攻下俏如来,俏如来拿出一物,猛然停手)啊……嗯……(欲取不得,俏如来作势欲毁此物)住手!

俏如来:你遗留在祭台之下,想拿回的,就是此箫对吧?

白蛟:还来。

俏如来:你在与我达成了协议之后,却又再次进入金雷村大肆破坏,除了泄恨之外,也是为了取回这项东西。

白蛟:还来。

俏如来:但你太有自信,念头一转,便想在解决一切之后再寻物,因为你一开始,就没想过放过金雷村的人。

白蛟:还来……(按捺怒气)

俏如来:回答我的问题,否则……(将墨狂架在箫上)

白蛟:你敢……!

俏如来:回答我的问题。

白蛟:是否原谅,取决于奚宣是否出面。

俏如来:你仍不相信早已过了百年的光阴?

白蛟:证据。

俏如来:人事变迁,难道你毫无察觉?

白蛟:不重要之事,何必在意?

俏如来:你有族人吗?(白蛟沉思)你不相信我的话,不相信金雷村,不如去问不会欺骗你的人吧。

白蛟:你想调我离开?

俏如来:在金雷村,你得不到答案,就如同灭了金雷村,你也见不到青奚宣。

白蛟:他们协助秃驴对付我,难道不用付出代价?(俏如来收起墨狂,将箫扔给白蛟)嗯……你……

俏如来:如果你的报仇,就是杀人,那岁月,已经替你报了仇。现在金雷村的村民,根本就不是你复仇的目标。

白蛟:哈哈……你以为我会信你?

俏如来:听说远久之前,白蛟与青奚宣是一对的侠侣。若这份侠心还存留分毫,那白蛟会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白蛟:远久之前的事情,我早已忘了。(转身离去)

俏如来:你到底想确认什么?你想见青奚宣,只是单纯的想要找出他吗?

白蛟:你管太多了。(化光离去)

欣儿:(探头走出)解决了吗?

俏如来:躲在暗处观战,你实在太冒险了。

欣儿:我已经遇过生死交关的事情了,不用替我担心。是说,白蛟这次虽然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俏如来:她……不会再回来了。

欣儿:你这么肯定?

俏如来:你认为,人在什么种情形之下,会加深原本能可化解之恨,直到不可原谅?

欣儿:做这种事情的人,只是在空磨自己,岂不是太傻了?

俏如来:为了逃避更折磨自己的事情,就算只是一点点的不安,一点点的臆测,也宁愿将预设的恨,加诸在其他的事物之上。自己先制造伤痛,去覆盖尚未产生的伤痛,是很多人的惯性。

欣儿:那就去弄清楚,然后正视所谓的真相,这不是多困难的事情。

俏如来:不困难吗……(转身离去)

欣儿:喂,你说话怎么没头没尾,等我一下!(追去)


【达摩金光塔】

法涛无赦:那是……!

一步禅空:紫金钵。

众僧:阿弥陀佛……(群起而上)

酆都月:哈……

[天门众僧布开武阵,困战诡异来者,就在此时,震动又起。]

一步禅空:为何震荡还未消弭?

法涛无赦:这不是天门开启所引起的震荡。嗯……(望向远方天空)是圣者坐化之地产生骚动。啊,不对!

酆都月:剑二·空!

众僧:啊!(不敌,尽数死于剑下)

酆都月:哈……

法涛无赦:他身上有元邪皇遗物。

一步禅空:嗯……

玄之玄:(藏于暗处)<能马上判断酆都月的身上有元邪皇的遗物,表示此地有能与之相呼应的事物。这个震荡,嗯……>

[惊觉枯髓咒怨受到感应,法涛无赦瞬息出手,起掌运势,如金刚一怒渡红尘,不只为了取钵,更为扼除魔障!]

酆都月:剑三·飞!

法涛无赦:南无……(挡下剑式,回击酆都月)

酆都月:呃……(吐血)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

酆都月:哈哈哈……

法涛无赦:嗯……?

一步禅空:不对!(发掌击中酆都月)

酆都月:剑四·灭!

一步禅空:啊……小心。

[剑四之后,乃是虚绝真玄四式连招,霎时草木皆摧,满目疮痍。]

(酆都月逃走,玄之玄追去)

法涛无赦:被逃脱了,不妙!

一步禅空:只能拉长战线以备。

法涛无赦:警声响了。

一步禅空:看来少室古刹已布战完成。(两人离去)


心音四僧:南无阿弥陀佛……

酆都月:嗯……(众僧随佛音降下,包围酆都月)

心音四僧:观自在,云雷光,三萨埵,镇嚣狂。

[虚尘、虚间、虚无、虚空,少室古刹心音四僧出战,一声声的梵呗,欲洗魔心。]

心音四僧:南无阿弥陀佛……

酆都月:哈哈哈……

虚尘:嗯……魔气增强,小心!

酆都月:剑九·轮回!

[就在四僧命悬一线之刻……]

(金刚尊赶来挡下招式,逼向酆都月,抢夺法钵)

[在生死僵持之间只见酆都月再现奇招!]

(酆都月左眼紫瞳灵睛大放异芒,金刚尊被定住)

虚尘:啊……金刚尊!

(菩提尊赶到,挥掌将酆都月拍开)

一步禅空:魔气又提升了。

法涛无赦:心音四僧,快去圣者坐化之地,稳定封印!(四僧速离)

酆都月:接招来……

[菩提尊金刚尊决意诛魔,两人联手运招,放下慈悲,佛光照天!]

一步禅空:菩提明镜。

法涛无赦:金刚般若!(化出金佛)

酆都月:剑十·天葬!(剑招不胜金佛,被拍飞)

玄之玄:<时机将至,嗯……>(离去)

一步禅空:不得关窍,尚未除尽。

法涛无赦:顽强魔物,不能轻放!(两人化光追寻)

(大批僧侣赶往酆都月所在之地)

众僧:阿弥陀佛……

(众僧围攻,不敌魔气,纷纷败亡。玄之玄躲在暗处观战,菩提尊金刚尊赶至,联手击飞酆都月,众僧再度围上)

酆都月:全死吧……(欲发招)

玄之玄:<就是现在!>(画印)

[对上不死之躯,也不能放任。双尊者再度凝招,欲以毕生佛力,硬撼元邪皇加持之剑。]

酆都月:魔剑……飘渺!

(玄之玄先一步掌袭酆都月,双尊齐上)

玄之玄:不可留手,诛魔为先!

[突来变数,魔气瞬间溃洩的酆都月,再受双者强悍掌力……邪眼、妖书,连接脱体而出,受到魔障驱使的身体,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剑与钵,散尽最后的一口气。尘归尘,土归土,终至虚无。]

法涛无赦:嗯……(急忙退开)

(酆都月爆体血溅四方,一名僧侣被血染上)

法涛无赦:想不到竟是尸骨无存。

一步禅空:(将邪眼取回)是邪眼无误。那方才另一项物件是?

玄之玄:(捧钵而来)应该也是属于元邪皇遗物的魔心鑑,但脱体之后毁灭,倒是出乎意料。

一步禅空:阁下的出现,也是出乎意料。

玄之玄:蒙昧始觉玄之玄,不请自入,请两位尊者海涵。

一步禅空:嗯……你的目标是紫金钵?

玄之玄:算是吧,实际上,我是受到师侄的委托,追查着元邪皇遗物所控制的酆都月,也就是方才那个人,然后,设法夺回被他抢走的紫金钵,再交入佛国,现在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将紫金钵交予金刚尊)

法涛无赦:哦?你所说的师侄是……?

玄之玄:俏如来。

法涛无赦:你也是墨家的人?

玄之玄:然也。

法涛无赦:你是如何进入达摩金光塔?

玄之玄:我原欲准备要阻止酆都月进入佛国,却迟了一步,只好跟随进入,不知道是否触犯了佛国规矩。

一步禅空:施主严重了。若非方才施主出手,此魔难诛。

玄之玄:只是一点洩除魔劲的手法。

一步禅空:施主对魔世甚为了解?

玄之玄:阻止魔世,乃是墨家恪遵的使命,为了这个理念,也不乏以身试魔,还诸彼身的手法。方才正是成果之一。若两位尊者有意愿,玄之玄愿意将自身所知与两位尊者交流。

法涛无赦:莫怪你不受影响。(端详紫金钵)

一步禅空:怎样了吗?

法涛无赦:紫金钵受到方才魔气的影响,依目前的状况,不宜马上回到封印之处。

一步禅空:那就连同紫瞳灵睛先送至塔林进行法懺,洗涤邪氛。

法涛无赦:方才那个人,前后受到本座与菩提尊的一掌,仍有余力作战,观他体态怪异,似是杀不死之活尸。元邪皇遗物之害,当真恐怖。对了,方才听施主所言,俏如来似乎早已锁定了紫金钵,不知过程是……

玄之玄:看来尊者有意借着这个过程,厘清紫金钵失落之因,玄之玄自会详说所知。但在此之前,我想先请教一个问题。

法涛无赦:请说。

玄之玄:我是经由一履岩进入佛国,佛国先前可有囚禁谁在……

法涛无赦:啊,曼邪音……

一步禅空:哎呀…… 


【一履岩】

一步禅空:果然如玄之玄所说,进入天门便罢,还破坏此地,岩石何辜。嗯……不见曼邪音,莫非趁机逃脱?

(走进见曼邪音倒在地上)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她身上更添剑伤,是困在石中之时,被魔障所伤,嗯……(俯身观视)还有气息。(将其扶起,运功助其调息)

曼邪音:呃……(恢复意识,起身)

一步禅空:我佛慈悲,能救一命,便渡一命。

曼邪音:(左右查探)嗯……你……

一步禅空:不愧是魔族,只要还留有一口气,便有机会保住一命。

曼邪音:是你救我,方才好像有人……

一步禅空:那个人已经身亡,阿弥陀佛……

曼邪音:哦?是吗,哈,那我要离开了。(转身欲离去,被金光困住)呃……这……

一步禅空:方才救你的,是佛气,你忘了吗?

曼邪音:哼!看到你头上那顶银莲,我就想起了一个讨厌的秃驴。

一步禅空:菩提尊一步禅空,在此代金刚尊的粗暴道歉。

曼邪音:原来是一丘之貉。怎样,你救了我,想劝我放下屠刀吗?出家人的天真啊!

一步禅空:立地成佛,不好吗?

曼邪音:那你成佛给我看啊,臭秃驴!

一步禅空:施主何必开口闭口,都是秃驴两字。

曼邪音:哈哈哈……起了诧怒之心了吗?我偏生要这样叫你!秃驴……秃驴……秃驴……


【达摩金光塔】

法涛无赦:你回来了,那曼邪音……

一步禅空:性命无虑。紫金钵与紫瞳灵睛?

法涛无赦:已送入塔林了。五天后,紫瞳灵睛永入封印,紫金钵也会同时洗去魔气,重回封印阵眼。心音四僧也已回报,目前圣座坐化之处,未再出现骚动。

一步禅空:就剩时间上的问题了。

法涛无赦:对了,本座还没细问,你说曼邪音没事,那最后是如何处置?

一步禅空:贫僧开始能体会你的心情了。

法涛无赦:什么意思?

一步禅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履岩】

曼邪音: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该死的秃驴,快放我出去!

天降佛音: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曼邪音:哈哈哈……念经,又是念经,这对我闼婆曼邪音无用啦!(雷劈)啊……这是什么,可恶啊!


【达摩金光塔】

法涛无赦:嗯……禅空……

一步禅空:地藏菩萨本愿经,提及云雷音,大云雷音。

玄之玄:云雷音……

一步禅空:出家人慈悲为怀。

法涛无赦:慈悲为怀……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

玄之玄:阿弥陀佛……

一步禅空:听到墨家之人说佛号,别有意趣。

玄之玄:墨家现任钜子俏如来,不也在修佛心?

法涛无赦:说到俏如来,施主尚未说明,追踪紫金钵的始末。

玄之玄:据俏如来所说,他是追查到一处村落,发现紫金钵镇压一只凶神。为了取钵,他不惜破封斩魔却因为酆都月的搅局,导致凶神破封,紫金钵被夺。因此,他专程通知我,设法追回紫金钵,送入佛国,他则是留下对付凶神。

法涛无赦:什么村落,是何凶神?

玄之玄:金雷村所封印的一只白蛟。

法涛无赦:金雷村,白蛟……未曾听闻。

一步禅空:看来当初紫金钵失落之谜,暂时无解了。现在只希望俏如来顺利处理手边之事,全身而退。

玄之玄:两位尊者已得到解答,换我有疑问了。未知紫金钵与佛国的关系是?

一步禅空:俏如来没向你提及吗?

玄之玄:紧要关头,未及细说,还请尊者解惑。除此之外,我观达摩金光塔似是以机关之巧,驱使佛力运转,如此高超的技术,应是出自鲁家之手。但为何现今墨鲁两家没一人提及此事呢?

一步禅空:事情要从元邪皇所留下的枯髓咒怨说起。

玄之玄:枯髓咒怨?


(两僧人扫地)

僧人一:(满脸冒汗)呃……

日明:你怎样了?

僧人一:没事啦,只是有一点不舒服。

日明:你自从护送邪眼之后,脸色就变差了。咦,你的衣服上面有血迹。

僧人一:那是那个魔人死之前所喷出的血液。

日明: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你受伤了。

僧人一:我没事。呃……(全身发抖)

日明:我看你还是休息一下好了,剩下的我来处理。

僧人一:好吧,多谢,阿弥陀佛……

日明:阿弥陀佛……(继续扫地)

(僧人一忽然脸泛绿光)

日明:啊……(一只血手从后穿膛而过)你……(倒地)

酆都月:哈哈哈……(离开)

僧人三:(来此发现尸体)啊,日明,你怎样了?!(抱起日明)啊,怎会这样,是谁这么残忍将你杀害啊!(话音刚落,一只血手从前穿膛而过,僧侣闭目倒地)

酆都月:哈哈哈……(离开)

(倒在地上的僧侣面色一绿,变成了酆都月的模样)

酆都月:哈哈哈……(站起,离开)


僧侣四:嗯……(望见酆都月到来)啊,怎会是那只魔物啊?!(挥手攻击)

酆都月:哈哈哈……(被击中,但不为所动)

僧侣四:啊……(起手再攻,击中酆都月溅血)不妙,必须赶紧禀报。(一只血手从后穿膛而过,回头望向来者)怎会……

(僧侣倒地,变成酆都月模样)


【黑水城·冥医房内】

(修儒上前查探冥医伤势)

修儒:失败了,又失败了……

冥医:你已经试过了很多方法了,还不死心吗?放弃啦,别浪费我仅存的时间。

修儒:师尊,可否告知我,阎王低头的药方?

冥医:现在你是医生,我是病人,你却反过头来问我医治的方法,你真的确定阎王低头能救我吗?你有办法收集药材吗?咳咳……

修儒:(帮冥医顺气)师尊,先别激动。(冥医伤势发作,伤口冒烟)师尊……师尊……哪里痛……哪里痛啊……

冥医:全身……全身都在痛……很痛……快,给我亡命水,给我亡命水啊!

修儒:这……这……

冥医:快……快啊……!

修儒:(取针欲施)啊……(放弃,将针扔掉,取来亡命水让冥医饮下,冥医渐渐平静)

修儒:师尊,有好一点吗?

冥医:下一次,你再让我喝亡命水,我就不准你再医治我!

修儒:啊……这……我……我……师尊,是你叫我……

冥医:被病人牵着走你,你这是在救我,还是在害我!(修儒沉默)吃没三把青菜,就想要飞上天啊?凭你这种的手法,还算得上是医生吗?

修儒:啊……

冥医:你走!我要休息了。

修儒:(转身捡起装亡命水的葫芦,回头)我……我一定会想出办法,师尊,请你也一定要相信修儒。


【黑水城·树林】

风间始:啊,修儒,修儒啊!

修儒:是风间大哥,有事吗?

风间始:我有急事想要请你帮忙。

修儒: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风间始:小玉,小玉说她肚子痛,而且痛到哀哀叫。

修儒:肚子痛服用五苓散即可,这种小事,不用请我帮忙啦。

风间始:已经服用过五苓散了,但……并没有效果啊!

修儒:那平胃散呢?

风间始:也已经服用过了,症头还是一直都没改善。修儒,可否请你前去诊治小玉?

修儒:风间大哥,肚子痛这种小病,是不用我亲自前去诊治的,而且,我现在还在思考师尊的病症。

风间始:那……那小玉要怎么办?修儒,帮忙一下……

修儒:嗯……好啦,既然平胃散与五苓散都没有效果,我还有一种药方,能可快速根治肚子痛这类的症头。

风间始:啊,是真的吗?是什么快速的药方?

修儒:(从怀中掏出一包药)此乃大承气汤,请带回让小玉姑娘服用。不过尚要注意一点,服用完大承气汤之后,会产生副作用,但请大哥不用担心,一旦副作用的过程结束之后,就能消除小玉姑娘腹痛之症。

风间始:嗯,我相信你的医术。修儒,感谢你。

修儒:相信我的医术喔……嗯,举手之劳而已,别客气啦。

风间始:修儒,放宽心情,你一定有办法,可以救治冥医前辈的。

修儒:嗯。风间大哥,感谢你。

风间始:我先去拿药去给小玉吃了。

修儒:好。(风间始离开)我到底要如何,才可以拯救师尊呢……


(修儒靠在树下哭,回忆起前事:

冥医:先别高兴我还没死。(饮一口亡命水)


 冥医:别将小聪明用在这种地方。 


 修儒:你说给要我医治你,那你就是我的病人。)


修儒:为什么,为什么我完全没办法……(扔石头)为什么……为什么……(捶地,抱膝深埋继续哭)

大匠师:修儒……!你这个白痴到底是躲在哪里?!快给我死出来!(拿着锤子四处寻找,修儒钻出)你这个庸医啊!

修儒:大匠师阿公,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大匠师:冥医为什么会教出你这种笨头笨脑的笨徒弟呢,竟然乱开药给小玉吃!

修儒:啊?没啊,我没乱开药啊。小玉姑娘不是肚子痛吗,所以我开了大承气汤给她啊。

大匠师:什么是大承气汤?老实讲!

修儒:就是泻药啊。

大匠师:你没事是开什么泻药啦!

修儒:风间大哥转告,小玉姑娘服用了五苓散、平胃散都没效果,所以要清除体内毒素,应用……

大匠师:(打断)好了,我不想听你解释,你为什么没亲自前去诊断病症?

修儒:啊……这是小病,不用亲自诊治。难道,小玉姑娘怎样了?!

大匠师:哼!你确定小玉是什么毛病吗?

修儒:我……我不确定。

大匠师:小玉的症头,根本就不是什么单纯的肚子痛,而是……

修儒:而是什么?

大匠师:你是医生啊,难道你不知道女人的月事吗?

修儒:啊!那她,为什么不对风间始讲清楚呢?啊……我明白了,她还是少女,所以这种事情不便开口,才骗风间始说她吃过药了。

大匠师:哼!本身就在失血当中,整个脸已经白苍苍了,现在身体更虚,你是准备将小玉害死就对了!

修儒:大匠师阿公啊,请暂息雷霆,是修儒不对,是修儒不对啦。可否让修儒再开一味月舒饮让小玉姑娘……

大匠师:免了。幸好冥医及时出手,小玉没事了,否则我一定会将你锤成肉酱!(将锤子架在修儒脖颈间)

修儒:大匠师阿公啊,抱歉,抱歉啦!(鞠躬道歉)

大匠师:说抱歉就能解决了吗?你以为你的医术真强吗?是小毛病就不用亲自诊治,如果,你是抱着这种的心态来行医,我看你干脆直接跳进去废苍生的剑炉做铁渣好了!

修儒:大匠师阿公啊,抱歉,抱歉啦!(鞠躬道歉)

大匠师:哼!(离开)


【黑水城·冥医房内】

冥医:误诊了吧。(修儒将冥医扶起)你的医术不是很强吗?不是有学到我的七八分吗?(修儒低头擦眼泪)哭什么啊!将眼泪收回去,等到我死了,才来哭!

修儒:师尊……我知错了……(跪下)

冥医:错,你有什么错啊?

修儒:修儒不配成为一名医生。

冥医:哦……原来一次的失败,就让你失志了。

修儒:不是,修儒不怕失败,修儒只是懊恼,原来我……从来就没站在病人的角度去想,只是自以为是……

冥医:嗯,有成长了,但还差得远啊。咳咳……(修儒上前把脉)又要发作了,愈来愈快了。(修儒细细听脉)请问这位医生啊,我还有救吗?

修儒:我……我不知道……

冥医:不然你想要吓死病人吗?

修儒:师尊不是普通人,我不用欺瞒师尊。

冥医:修儒啊,你想知道阎王低头的制作方法吗?

修儒:啊,师尊!

冥医:阎王低头,尚缺三味关键的药方,如果你能找到,说不定,就能医治我。

修儒:请师尊指示!


【魔兵营寨】

[修罗国度兴兵当下,散落的营寨,不沾烽火,静静驻扎在武林暗处,等待下一步指示,却是未料即将迎接的命运。]

魔兵一:嗯,起雾了。

魔兵二:这不曾起雾过,有古怪。

魔兵一:稍等一下,好像……

魔兵二:有人!

(白蛟自白雾深处缓缓走来)

魔兵一:你是谁?为什么来这?!

魔兵二:快回答!(白蛟一言不发继续向前,两魔兵对望一眼)

魔兵一/二:找死!(齐拥而上,被内力震飞)

白蛟:为何此地变了模样?(魔兵逐渐将她包围)为何不见我的族人?(魔兵摆好杀势)是你们所为?

魔兵二: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白蛟:我的族人呢?

魔兵一:什么族人?在我们驻扎之前,这里没其他的人!(白蛟神情一震,发丝开始延伸)

魔兵二:原来是一个发疯的……啊!(话未说完,白发将其断首)

魔兵一:杀啊!

[哀嚎,随风传响,如同杀戮之下的飘血,绽放满目战栗。不愿面对的现实,翻搅着压抑不住的情绪,任凭白发如浪,宣泄着失心的狂。]

白蛟:我的族人……

(俏如来:自你被封印至今,早已超过百年。)

白蛟:都不在了吗……

(俏如来:你不相信我的话,不相信金雷村,不如去问不会骗你的人吧。)

[失去了,永远失去了,无法接受的沧海桑田,在这一刻,成了最噬心的痛。人世绝迹,再也不见同族血脉,是懊悔,更是悲恨。]

(俏如来:那个人,青奚宣,他应该……早就死了……)

白蛟:(睁眼只见遍地尸体)如果不是我私自跑出,如果不是因为遇到你,现在,我永远得不到族人的原谅,也得不到你亲口说出的答案。(抚上腰间的箫)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当执着的一切消失,举目茫然无依,魔者不禁扪心自问,这个世间,还有什么值得眷恋。]

(一群僧人来到)

僧人一:嗯,此地……啊!

僧人二:遍地魔兵尸体,有人在此屠杀!嗯?(看见白蛟,上前一步)阿弥陀佛,施主是谁?

僧人一:(见前方之人不答)施主?

(白雾绿光扫过)

僧人一:啊,是魔气!阿弥陀佛,莫非你是……?!

(白蛟回头,白发扫过,一僧毙命)

白蛟:佛号,令人厌恶!

僧人三:魔障!众人……啊!!

[一恨未平,一恨又起,在心的深处,反反复复,重重叠叠,轮回成千千万万难解的结。失了目标的魔,在茫然间,看到新的目标。]

白蛟:不在了……都不在了……(再杀两个僧人)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无常。(抽回白发,最后一个僧人倒下)族人,绝迹了,你……也不在了。但造成这些悲剧的人,却在世间,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信念,荒谬的信念……不懂情为何物,只劝忘情,实则无情绝情,这就是秃驴所信奉的真理吗?你们已经摧毁了我的一切,又妄想毁了这个人间,我……白练飞踪锦烟霞,将倾己全力,(手抚上萧)杀佛!


【四方山】

众魔兵:杀啊!

众苗兵:杀啊! 


(风逍遥飞奔而至)

铁骕求衣:状况。

风逍遥:一个时辰内,防线即将被攻破,之后就是在四方山的平原决战。

铁骕求衣:嗯……还有一个时辰。

风逍遥:(歪头看)军长,你没问题吧?

铁骕求衣:什么问题?

风逍遥:你的伤势啊。

铁骕求衣:带伤在身的不只是我,还有荡神灭。

风逍遥:别嘴硬,虽然你压下了伤势,但是受了双尊与戮世摩罗的攻击,你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

铁骕求衣:兵长!

风逍遥:啊,怎样?

铁骕求衣:讲过很多次了,别动摇军心!

风逍遥:我是估计情势。(拿出酒壶欲饮)啊,没酒了。

白日无迹:嗯……(作戒备状)

风逍遥:(摇了摇酒壶)如果援军若没来,老大仔啊,要想办法阻止我啊。

铁骕求衣:让你去对付戮世摩罗吧。

风逍遥:真是黑心肝凹真大。

铁骕求衣:准备出战了。铁军卫如果不能百战百胜,那就在今日……灭亡!(阔步走向战场,兵长、蔚长紧跟)


魔兵:启禀帝尊,魔军已攻破缺口,大军占据地利。

戮世摩罗:炽阎天,估计损失多少?

炽阎天:这是总战力,最少还要损失五成的兵力。

戮世摩罗:修罗国度,还有后援部队可以征召吧?

炽阎天:帝尊现在问这,太迟了吧。

戮世摩罗:你没提醒我,我就当做有了。

炽阎天:要多少,就有多少。

戮世摩罗:打完这一战,最少可以休三年。用三年的时间休息,培养兵力,三年后,反攻沉沦海。(炽阎天深沉一望)现在,先收铁骕求衣的人头。

魔兵:启禀帝尊,不好了!

戮世摩罗:嗯?


【黑水城外】

[历经一日一夜,剑与盾之争,仍在僵持。梁皇无忌奋力突围,网中人却是渐感怀疑。]

网中人:<现在突围已迟,为何他仍坚持?这不是邪神将的作风……为何至今,不见赤羽与其他的人?难道……?!>

梁皇无忌:你察觉了。

网中人:不可能。我在黑水城周围布置眼线,你们怎有可能离开?

梁皇无忌:那是地面上。

网中人:啊……!

梁皇无忌:其实,真正拖延时间的人是吾啊!(网中人一愣)是吾要阻止你回去驰援。(网中人大惊之下,缓步后退)四方山的决战,魔军,必败!


【四方山】

戮世摩罗:你讲什么?!后方出现敌军?

魔兵:是……是上次,破坏黑水城之战的东瀛人。

戮世摩罗:赤羽信之介!

炽阎天:为何没人发现?!

魔兵:其实……其实他们是自地下钻出的。


群侠:杀啊!

(赤羽、神田京一、忆无心等人观望群侠与魔军厮杀)

赤羽信之介:你回来得及时,避开了多余的损耗。

忆无心:但是我的水石变,能带动的人也不多。

赤羽信之介:黑水城的人力本就不多,还要设计诱饵牵制网中人。但只要起到牵制的作用,就能扰乱敌后。

忆无心:嗯……

赤羽信之介:你担心黑白郎君?

忆无心:他做的这件事情,真是太过张狂了。

赤羽信之介:你还不明白吗?不张狂,就不是黑白郎君了。要请他帮忙,就必须依循他的作风。

忆无心:呃……是……

赤羽信之介:另一路的援军,差不多也该来了。


【四方山·河岸边】

荡神灭:守了一日,并未见到鳞族之人。四方山的战事,应该接近决战时刻了。

魔兵:启……启禀阿鼻尊,在四方山附近,出现了大批的鳞族士兵,袭击吾军的背后!

荡神灭:啊?!


(师相挥手下令,左将军传令)

众鳞族士兵:杀啊!

欲星移:(抬头观望星空,然后向前)这一次,又劳烦左将军了。

左将军:师相不走水路,却绕行陆路,拖延不必要的时间这是为什么?

欲星移:哎……脚踏实地较实在,也给人知道,我们鳞族不只会游,还会……慢慢地走。


【四方山】

炽阎天:鳞族大军自陆路攻来了?!

魔兵:是啊!现在吾军腹背受敌,阵形大乱,铁军卫趁机夹攻,吾军大败啊!

戮世摩罗:(扶额)啊……炽阎天,你一定要提醒我,统一人世之后,绝对要焚书坑儒!智者啊……!甘可以将他们都吊死!

炽阎天:帝尊,唯有突围了,即使会损失大部分兵力,但只要回到鬼祭贪魔殿,就能可得到修罗国度的补充兵员。

戮世摩罗:这场惨败,我必须讨回。众军突围,退回鬼祭贪魔殿!

炽阎天:是!


【黑水城外】

网中人:所以,真正在拖延的人是你?!

梁皇无忌:没错,四方山平原战后,修罗国度在中原的兵力,将受到极大的损失。在新员抵达之前,对中原的控制力,将大大不如以往。

网中人:帝尊的每一步,都出人意表,这不可能是你们的算计!

梁皇无忌:这不是算计,这是信任。

网中人:嗯……

梁皇无忌:我们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做下最好的判断,达到共同的目的。今天的局面,就算是公子开明到来,也无法逆转。

网中人:吾还是想不通,你是怎样做到的?

梁皇无忌:因为赤羽信之介、欲星移,都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网中人:我不是讲这件事情。

梁皇无忌:嗯……

网中人:出身修罗国度的你,怎样将自己的国家背叛得如此彻底?!你修的道,是建立在昔日同袍的血海之中。(梁皇沉默)方才的彼此拖延,已经毫无意义,但是现在杀你,绝对有意义!(内力一震)你将见到网中人真正的实力。邪神将,我准你,用梁皇无忌的身份死去,因为你,不配为魔!


【黑水城】

冥医:这三项东西,都不是简单可以到手的,甚至可能找不到,你自己要自己想办法。

修儒:师尊,但是……你的病情……

冥医:咳咳……亡命水,可以让我支持一阵子,所以啊,你还有时间可以去寻找最关键的药引。

修儒:修儒记住了。

冥医:嗯,咳咳……(修儒助其顺气)快去吧!(修儒准备离开,侧目一望)是还在那里看什么啦,你再这样看下去,回来就剩看到我的尸体了。

修儒:师尊,你一定要保重啊!


【黑水城·破窑】

剑无极:真是要气死人了!万雪夜跟燕驼龙要留守黑水城,不去参战还有道理 ,为什么我们两个要留在这啊!喂,始,老顽固叫我们来去破窑,到底是要做什么!

风间始:呃……大哥,你问我也是没用啊,我也不敢问他……

雪山银燕:废苍生前辈到底为何要我们留下来?

剑无极:破窑到了,我们自己来去问他!


风间始:废苍生前辈,大哥跟银燕到了。

剑无极:废仔苍生,前面这位长辈,你将我们留在这,你知道是多严重的事情啊!如果你没一个好的理由,那这次中苗联军若是大败啊,就都是你的责任了喔!

废苍生:你的废话真多。臭小子,握刀!(将刀甩给剑无极)

剑无极:啊!(接刀,因后劲疾退数步)啊,这是!

雪山银燕:幽灵魔刀!

废苍生:改造过的幽灵魔刀。


【达摩金光塔】

玄之玄:经过两位尊者的解说,玄之玄豁然开朗。墨鲁两家先贤的贡献,是我们应该遵循的目标。后续佛国若需要协助,玄之玄会设法帮忙。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吾等谢过施主美意。现在达摩金光塔尚不能移动,只要等紫金钵重回封印之处,佛国便会在关键时刻出手。

玄之玄:日前佛国不是已经出手了吗?

法涛无赦:施主果然是明眼人。嗯……(有所察觉)喧闹声。

(两名僧人惊慌而来)

僧人:尊……尊者……

法涛无赦:何事喧哗?

僧人:魔……魔……

法涛无赦:嗯……(三人前往)

[未及反应,映入眼帘的,竟是!]

(成群的酆都月)

法涛无赦:啊……!

一步禅空:怎会?!

玄之玄:酆都月!

众酆都月:哈哈哈……


[恐怖,恐怖,恐怖,达摩金光塔异变乍生,面对蔓延的酆都月,玄之玄与双尊是否有能力应付? 

 愤怒,愤怒,愤怒,愤怒的锦烟霞,又将对佛门,做出怎样的报复举动呢?

 被改造的幽灵魔刀,又有怎样的作用呢?戮世摩罗,是否能在颓势之中再度扭转乾坤?

 摆脱牵制的目的,愤怒的网中人,誓杀梁皇无忌,妖邪双将即将分出真正的胜负,剑与盾,谁能战到最后?

 修儒是否能及时取得药物,解救冥医身上的亡命水之毒呢?忆无心重回黑水城,黑白郎君又去了哪里了?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三十一集——蔓延的魔。]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