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298670041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八集 魔的逆袭

录入:KIKC、叶清眉(前五场景)


【金雷村】

(巫女突作狂态,与俏如来打斗)

阿清:巫女!

(巫女似有感应,跃过俏如来攻向村民)

俏如来:小心!(拦下巫女)

[发狂的巫女,骤起的战端,迫使俏如来防守急应,本意不欲伤人,力寻破绽,岂料对方如受附身,出手猛狠难测。]

阿清:怎会变成这样,巫女……巫女出事了!

俏如来:<紫金钵反应激烈,正与被镇压的妖物抗衡。嗯……>

欣儿:杀……杀……杀……!

俏如来:啊……(血纹魔瘟骚动)

长老:欣儿,欣儿啊!

俏如来:众人不可靠近!

欣儿:全部……毁灭吧!(扫退村民)

俏如来:不妙!喝——

欣儿:死吧……死吧……!

(俏如来制住巫女,巫女昏倒)

长老:欣儿啊!(查看巫女情况)

俏如来:小心。

阿清:(推开俏如来)闪开!(指着俏如来)就是他这个煞星,就是他害巫女出事,害祭典出问题,大家快看他的脸,他就是魔鬼,是魔鬼啊!

众村民:魔鬼……魔鬼……魔鬼……

阿清:长老啊,我早就说这个人有问题了,现在不是该不该将他赶出去的问题,而是该不该放他走的问题。

长老:欣儿……你……你到底是谁啊!

阿清:不用跟他废话!他来取钵,一定是为了放出凶神。

村民一:凶神真的存在啊?

村名二:巫女发狂,凶神再临,啊……

村民一:魔鬼……魔鬼……魔鬼……

众村民:魔鬼……魔鬼……

长老:我的欣儿啊……所有的人听着,将这个人……

俏如来:我能杀掉凶神!

(众村民大惊)


【四方山】

赤羽信之介:竟会有第二波的妖魔海。

欲星移:逍仔跟神田京一会有危险。

铁骕求衣:铁军卫,布阵!

[铁骕求衣放出信号,铁军卫众军同时移动。]

白日无迹:方圆阵,固守。

(铁军卫领令)


【万里边城外围】

神田京一:来了。

风逍遥:寻路撤退。嗯……妖魔海的动向怎会怪怪?

赤羽信之介:嗯……妖魔海没进攻,而是撤守。啊!他们的目的,是掩护残军与曼邪音撤退。


曼邪音:妖仃……掩护……众军撤退!弃守……万里边城……

(众魔兵听令撤退)

曼邪音:这样还杀不了闼婆尊!(用衣物包扎伤口)退!

[魔军借妖魔海之助,自万里边城急速撤退,威胁苗疆的修罗大军,终于溃败。]


【魔世营寨】

心音四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达摩金光塔暗中行动,心音四僧口诵法号,欲化消群魔戾气!]

炽阎天:就只有一点点本事吗?

心音四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炽阎天:吾厌烦了!喝!(打断心音四僧)

魔兵:(苏醒)又怎样了……又怎样了……

炽阎天:想降妖伏魔,你们不能只靠慈悲!还要有杀魔的本事!喝!

[炽阎天内劲爆发,红流四射,四僧走避,心知修为难以感化悍魔,唯有应战一途。]

炽阎天:你们是什么人?中原还有什么反抗势力?

[心知此魔根基非同一般,四僧联袂合力,欲乘隙脱困。]

炽阎天:来得好!烈焰掌——(反弹四僧攻击,四僧受伤)

僧人一:离开。(四僧退)

炽阎天:哼,逃得很快,这群人绝非普通僧人,必须深查。

(魔兵跟上)


【荒野】

[冤家路窄,冥医再遇荡神灭,陷入最可怕的逼命危机。]

荡神灭:来,今日你们逃不了了!

修儒:畜生!(愤怒上前,被冥医拦下)

冥医:我拖延他,你离开!

修儒:师尊……

冥医:走啊!

修儒:我……我不走!

冥医:你不走,我走!

荡神灭:有可能吗?喝!(打退冥医)

[荡神灭再展魔威。冥医夺路欲逃,却是步步受制!]

冥医:呃啊……(旧伤发作,喝下亡命水)

修儒:师尊!(攻向荡神灭,被打退)

冥医:无影金梭!

荡神灭:哼!(将无影金梭打偏)

[金梭失效,冥医随即遭擒。]

修儒:师尊!喝——

荡神灭:喝!

修儒:啊!(被打昏)

荡神灭:你讲,这次你还能活命吗?

冥医:你讲,死过一次的人,还会怕死吗?

荡神灭:我不杀你,给你一个能活命的机会。

冥医:嗯……?

荡神灭:来人,将人押回鬼祭贪魔殿。

(荡神灭亲自押送冥医,魔兵带走修儒)


【鬼祭贪魔殿】

修儒:(醒来)啊……师尊……师尊……

冥医:别惊慌。

修儒:这是什么所在?

冥医:鬼祭贪魔殿。

修儒:我们怎会在这?

荡神灭:三天内,让帝尊痊愈,你们就可以离开了。

冥医: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啊!

荡神灭:哼!你不怕死?

冥医:死?呵……(拿出葫芦)

荡神灭:你不怕,那他呢?(抬掌将修儒吸至面前,扼住修儒脖颈)

修儒:啊……

冥医:他跟我没关系啦,你要杀便杀吧!

荡神灭:你……!这个人,也跟你没关系吗?

(魔兵押恋红梅上前)

冥医:啊……老板娘!

荡神灭:(甩开修儒)不医治帝尊,这个女人就要死!害死她的儿子还不够,还要害死母亲吗?!

恋红梅:啊……

荡神灭:别浪费阿鼻尊的时间!不医,即刻杀了你们三人,找下一个医生!

冥医:放了他们,你们的帝尊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荡神灭:放走他们,你还会医治帝尊?

冥医:魔的信用,怎能相信?

荡神灭:哼!践踏你们的生命犹如一只蝼蚁,你会在意一只蝼蚁的性命吗?

冥医:我确实不在意你们的生命。

荡神灭:嗯……!

(戮世摩罗被魔兵扶出)

戮世摩罗:好了……别吵,我自己过来就好。呃啊……

荡神灭:帝尊!

戮世摩罗:你……是冥医,我见过你。

冥医:替你诊治过巨骨症。

戮世摩罗:可惜,没医好。

冥医:魔世既然有人可以医好你,那就不用我才是。

戮世摩罗:太远了,来不及叫回,你,过来吧。

恋红梅:啊……(挣扎欲言)

[威逼在前,只见冥医缓缓走近王座,阿鼻尊恐有意外,全神戒备!]

(冥医欲行诊断,却被弹开)

冥医:嗯?魔之甲!

戮世摩罗:这不是什么很意外的东西吧。呃啊……(伤势发作)

冥医:不卸去魔之甲,怎样替你把脉,怎样替你下针?

戮世摩罗:(勉强起身)我……是被一气化九百所伤。

冥医:就算这样我也无法对症下药啊!

戮世摩罗:我相信你的医术。

冥医:你的伤并不致命,只要你乖乖安养……

戮世摩罗:如果能安养,就不用叫你来了。

冥医:你不肯让我把脉,也不肯让我用针,那就只有一个办法。(轻拍葫芦)这里面,是当初炼制阎王低头之时,所存下的药渣,我将它稀释,然后再次提炼,用来舒缓身上之伤。虽然残药药力不足,但已足够让你恢复部分的伤势。阎王低头的药效奇速,藏镜人在对战炎魔那时,受了重伤,同样能被这颗药丸所救,你饮下,伤势马上就能恢复。

戮世摩罗:我怎样,相信你?

(冥医饮一口)

荡神灭:你做什么!

冥医:这样足够证明了吗?还不能,我就再喝。(作势欲饮)

荡神灭:住手!

冥医:(停住)信了,就喝下,就算伤势无法完全痊愈,也能让你有自保的能力,卸去魔之甲,让我把脉下针。

戮世摩罗:嗯……

(接过葫芦,假装欲饮顺势药倒出,众人惊)

戮世摩罗:咳……这里面其实是……咳咳……亡命水,对吧?

修儒:啊……!

戮世摩罗:你真敢……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一掌袭向冥医,冥医退后倒地,胸口露出模糊血肉)

修儒:啊,师尊!

冥医:啊……啊……(痛苦状)

修儒:师尊你怎样了?!师尊,你的身体,怎会变成这样啊!

冥医:这是报应,我习惯了,我早就习惯了!

戮世摩罗:我听见关键词了。这里面还剩下一点亡命水,你需要吗?

修儒:给我……给我!(疾奔向戮世摩罗,被阿鼻尊震开)

戮世摩罗:礼貌,咳……要有礼貌。

冥医:啊……啊……

戮世摩罗:我听讲亡命水一发作就会死,死之前,呼……死前更痛苦,连自尽都没办法。这里面一点点亡命水,还能延续你师尊的生命,你要吗?

修儒:将亡命水给我,给我!(上前,被阿鼻尊挡下)

戮世摩罗:你知道怎么做,冥医的徒弟。

修儒:我……我会替你医治,我会医术,我的医术跟我的师尊一样好,我做得到!

戮世摩罗:抓到重点了,呃……拿给他。

修儒:(接过亡命水奔向冥医)师尊!

冥医:(推开修儒)我……不准你救!你不是……你不是我的徒弟,我不要喝啊!

修儒:啊……对不住了,师尊。

冥医:啊……

(修儒施针使冥医昏睡,灌下亡命水)

戮世摩罗:看来医术还可以,呃……荡神灭,将他带来。

荡神灭:是。

恋红梅:<冥医……>


【苗王宫】

叉猡:王上,万里边城传回捷报,吾军击溃魔世,大获全胜。

苍狼:军长现在停军何处?

叉猡:斥候言,暂守营寨,休养生息。

苍狼:国师,传孤王旨意,特别嘉奖军长,以慰军长辛劳。

忘今焉:微臣遵旨。

岁无偿:禀王上,南韶国如同预言,正在会同南苗其他五部,可能意图不轨,准备造反。

叉猡:哼!不自量力的小部,竟敢趁机扰乱。王上,让叉猡带兵前去征讨!

苍狼:铁军卫一撤,苗疆各部便有不少暗流,只是忌惮铁军卫尚在边关而不敢妄动。而今铁军卫进入中原,便要开始肆无忌惮了。

忘今焉:王上。

苍狼:国师有何建言?

忘今焉:王上所言,故是其理,但只是其一。

苍狼:还有其他的理由?

忘今焉:要反,何不在内战之时而反?而今内战结束,王上一掌王权,却在近日欲反,这是何因?(苍狼沉思)王上明白了?

苍狼:如果是竞日孤鸣坐在此位,他们便不敢反。他们是看不起本王。

忘今焉:王上为王储时,虽有仁名,却无勇名。这是第二个原因。第三个原因,是不安。

苍狼:怎样不安?

忘今焉:南韶国在内战之时,并没站在王上这边,而今王上登基,那……南韶国的领主,内心又是怎样的戒慎恐惧?

苍狼:嗯……国师之言甚是有理,那国师的想法?

忘今焉:援弱睦邻,释出善意,分化其力,嚇阻挑衅,命岁无偿将军集合部队,携稀珍重宝赏赐南韶国,再命南韶国将所得的资源比例分配于其他五部,最后,在南韶国境内,散播铁军卫在万里边城对抗魔军大获全胜的消息。

叉猡:心怀不轨,反要赏赐于他们,当真岂有此理!

苍狼:原来如此,孤王明白了。赏赐,是要告知孤王并无怪罪之意,派兵,是表示孤王已知其居心,散播铁军卫战胜的消息,更是一种的恫吓。

忘今焉:王上聪慧。如果南苗六部仍是坚持造反,届时王上要兴这大义之战,微臣绝不反对,全力支持王上歼灭其部。

苍狼:嗯,孤王同意国师之策。岁无偿马上遵照国师之命进行。

岁无偿:岁无偿领令。(转身退下)

叉猡:王上,就让岁无偿一人前去,这……太危险了,可否让叉猡陪同呢?

忘今焉:叉猡将军真是抱歉,依照将军的个性,不适合执行此等要务。

叉猡:国师此话何意?

忘今焉:叉猡将军不用担忧,本师绝敢保证,南苗之乱,不战而定。

苍狼:叉猡,一切遵照国师安排吧。

叉猡:这……是。

苍狼:另外,孤王尚有要事,还需要你执行。

叉猡:王上之命,叉猡必当马上遵办。

苍狼:边关之围已解,孤王要你进入中原,寻找风间始与雨音霜两人下落,孤王欠他们两人救命恩情,迟迟无法偿还,甚是挂心。

叉猡:叉猡遵命。(退下)

苍狼:国师,孤王心中还有疑问,想请国师陪同孤王前往后花园,以便请教解答。

忘今焉:此乃微臣应尽之责,王上,请。


【苗王宫·后花园】

苍狼:这段时间与国师相处以来,孤王甚感国师观念与孤王所认知的儒家之学不尽相同。

忘今焉:王上为何认为微臣之道是出自儒家呢?

苍狼:难道国师非是出自儒门?

忘今焉:哈,是微臣未向王上解释清楚。臣确实非是出自儒门。

苍狼:那孤王可否请国师详细告知,国师所教导孤王,是何种的理念?

忘今焉:非然踏古的真正涵义,正是非命逆然也。

苍狼:非命逆然,难道是……

忘今焉:这个世上,绝非儒家才是教导的正统。诸子争鸣,百家齐放,只要确定微臣所继承的不是歪理邪说,恶行暴为,那王上自然也不用担心。

苍狼:国师辅佐孤王至今,孤王尽是相信国师为人,孤王更无猜忌之意。若言语之间让国师误会,还请见谅。

忘今焉:哎呀,王上严重了。其实,臣出自何门不是重点,能可辅佐王上、教导王上,才是重点。来,王上,请看。

(二人行至棋盘前)

苍狼:国师想邀孤王对弈吗?但……孤王不擅长棋奕之战。

忘今焉:非也,微臣只想请王上专心关注战局即可。

苍狼:嗯……

忘今焉:延续上回未完的兵学之传。

苍狼:原来如此,孤王在此受教了。

忘今焉:(坐下)请王上注意了。

苍狼:嗯。

忘今焉:兵者,国之爪也,兵法运用,皆在棋上。正邪黑白要分明,棋子纵横布满坪,试问何来先一着,回首募然总云清。正与邪之分,何谓正,何谓邪?正,乃行之善;邪,乃行之恶。何谓非邪亦正,何谓非正亦邪?非邪亦正,行不为恶;非正亦邪,行不为善。善与恶之别,何谓善,何谓恶,何谓行善,何谓行恶?善,行之处世圆融,谈有理之言,乐有道之举,以有理之言、有道之举,行有义之事,不求代价,不求回报,只求心足意满矣,意为行善;恶,行之霸道横野,喜无理之言,乐无道之举,以无理无道之行为,而乱无义之事,只问代价,只待回报,欲心不足贪矣,意为行恶。

(起身)

忘今焉:此乃微臣所学之兵法口诀,王上记住了吗?

苍狼:国师运用正邪分别之说,暗喻攻守之道,重防之下趁机出击,强攻之时,坚固防备,在攻守轮替交换之间,诡谲莫测,变化无常。

忘今焉:哈……王上赞谬了。微臣所学的这门兵法,尚不能称是天下第一,但也有一定的道理。微臣今日传授王上,以便王上日后随心运用。

苍狼:孤王感谢夫子教导。尚不知此门兵法名称为何,可有书册能供孤王参考?

忘今焉:此一兵法,并没有书卷造册记录,吾学门人皆是口耳相传,劳心切记。至于名称呢,凡是吾学门人,皆称此一兵法名为——墨武战韬。


【万里边城外】

(铁骕求衣驻望,赤羽信之介、欲星移走来)

欲星移:想不到边城之外,还藏有另一波的妖魔海。可惜,此战未尽全功。

赤羽信之介:根据观察,残余的妖魔海,只有之前的一成左右。但必须担心的是,魔世还有多少这种异物未现。

欲星移:不管如何,这次算是重创了魔军。

赤羽信之介:军长有继续进兵的打算吗?

铁骕求衣:铁军卫,暂时不会再深入。

欲星移:哎……莫非是欲星移智浅,难道现今不是趁胜追击的时刻?

赤羽信之介:戮世摩罗身亡,网中人初登大位,未必能得人心。在敌军松动之际,大举进攻,确实是趁胜追击的好时机。

铁骕求衣:中苗世仇,苗军深入中原,就算是以驱赶魔军为号召,也未必能得中原人的全然信任。而孤军深入,又在不熟的地形之下作战,并无好处,除非……(转身)鳞族也派兵支援,与中原势力组成联合军,共抗魔世,否则,铁军卫也不敢在中原妄动。

欲星移:鳞族爱好和平,军力薄弱,只怕难以提供助力。

赤羽信之介:一路的合作愉快,到了最后的利益面前,终也要被拆破了吗?赤羽对此深感惋惜。

铁骕求衣:赤羽先生是明白人。魔军进犯苗疆,是铁军卫的责任,而魔世之乱,终究是在中原,以苗兵抗魔世之乱,损耗的是苗疆,得利的是中原。中原要对苗疆做出怎样的补偿?

赤羽信之介:对抗魔世,应该是一个共识。

铁骕求衣:是共识,但不能是单方面的付出。铁军卫是苗疆最精锐的部队,任何的死伤,都是苗疆国力的损耗。中苗大战数十年,这个和平,不该是苗疆单方面的付出,当然,鳞族也不能置身事外。我相信赤羽先生,也必然怀疑过铁军卫的动机不纯,重演先王在灵魔大战时的旧事,这份戒备,应该专注在魔世的身上。

(面向欲星移)

铁骕求衣:想派先生一个人,就将魔世处理,鳞族想避世安稳的算盘,也未免太过便宜,这个合作,需要更多的诚意。

欲星移:哎……军长讲得未免也太直白了。多了势力的盘算,我们之间的默契,就少了一点情谊。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是军人,军人的作风便是明快。

赤羽信之介:便也少了缓冲的中间地带。

欲星移:这是对赤羽先生的刁难了,要赤羽先生号召中原群侠,而且是协同苗疆,这……

赤羽信之介:赤羽的难题,就交给赤羽解决吧。

欲星移:真能解决?

赤羽信之介:真不能解决?

铁骕求衣:我会继续追踪曼邪音的撤退部队,万里边城也会守住。对抗魔世,铁骕求衣亟需两位的援手。

赤羽信之介:嗯……(风逍遥、神田京一步入)神田,我们离开吧。

神田京一:啊?走,现在要走去哪里,不是应该趁胜追击吗?

赤羽信之介:单靠铁军卫的兵力,要杀入鬼祭贪魔殿,那也太过托大了。

铁骕求衣:赤羽先生。

赤羽信之介:嗯。

铁骕求衣:要退魔军,还需要另一个重要的关键,还请赤羽先生解决。

神田京一:什么关键?

赤羽信之介:吾会处理。

神田京一:又是话讲一半,哎……(随赤羽离开)

欲星移:逍仔,我也要告辞了。

风逍遥:鱼仔啊,你也要离开了。

欲星移:哈,这场魔世大战,我们见面的机会还很多呢。两位,请了。

铁骕求衣:请。

(欲星移离开,白日无迹归来)

白日无迹:参加军长。

风逍遥:你也回来了。

铁骕求衣:辛苦你了。派人持续追查曼邪音部队的动向。

白日无迹:追踪者已经派出了。

铁骕求衣:嗯……


【荒野】

[身受一箭重创,曼邪音率残余魔兵,藉妖魔海掩护,欲退往鬼祭贪魔殿,路上……]

众僧:南无阿弥陀佛……

[突闻颂声远扬,扑面卷尘而来。]

曼邪音:嗯……诵经声……(望向妖魔海)妖魔海阵型被扰乱,怎有可能?!

(受佛音扰乱,妖魔海怪声连连,魔兵痛苦难耐)

曼邪音:你们是?嗯……

[佛号百十百,诵经千万千,阵阵梵呗不在杀,念念引渡云接天。]

曼邪音:区区梵音,班门弄斧,摄魂曲!(勾魂上手,摇铃对抗佛音)呃……去佛祖面前诵经吧!(勾魂化千袭向僧侣)

[饶人梵音被破,曼邪音欲再进击,让妖魔海恢复畅行,忽然……]

曼邪音:(勾魂被震回)嗯……何人?

法涛无赦:魔由心,慧刃斩红尘,罪无赦,法轮护修身。

曼邪音:(法涛无赦一瞬上前,将其震飞)啊……呃……(吐血)可恶!

法涛无赦:放下屠刀。

曼邪音:做梦!(甩出勾魂,被挡回)带帽的秃驴,有一点样子。

法涛无赦:你已重伤,金刚尊法涛无赦,在此请施主,束手就擒。

曼邪音:哈……就算我已受伤,三尊也不是你惹得起的对象,我要拆下你顶上的金莲,当作收藏。

[妖魔海受到阻隔,众魔兵失去战力,曼邪音忍受伤势,疯狂进击,勾魂过处,铃声绕耳。只见法涛无赦心如止水,诵音护神,未有波动。]

法涛无赦:阿弥陀佛!(弹回勾魂)

曼邪音:九重迴影!(被防御)魔舞碎天华!

[接连出招,曼邪音豁命突围,岂料金刚尊……不动如山!]

曼邪音:怎会?!啊!

(接住勾魂,反被其伤,金刚尊与之过手交接,将其击晕)

众僧:南无阿弥陀佛……

法涛无赦:将所有的人带走。

(金刚尊带曼邪音、众僧带魔兵化光而遁,只留妖魔海)


【鬼祭贪魔殿】

恋红梅:(荡神灭解开其穴道)啊……

荡神灭:那个少年已经在医治帝尊,稍后,你可以跟着他们离开了。

恋红梅:唉……

荡神灭:帝尊擒住你,是不希望你前往黑水城通风报信。他留你一命,只要你别再与修罗帝国为敌,修罗国度,也不会伤害你。

恋红梅:立场不同,我劝不了你,你也说不动我。(转身闭眼)

荡神灭:立场相同了,你就会爱我吗?

(恋红梅闭眼微颤不动,阿鼻尊转身,侧身回望,捂住心口,最终离去)


炽阎天:帝尊状况如何?

荡神灭:伤势已被治愈,正在恢复当中。修罗兵失踪之事,可有消息?

炽阎天:是一群僧人所为。

荡神灭:嗯……僧人?哪个组织?

炽阎天:还未查出结果。

戮世摩罗:不用查了。咳……

荡神灭/炽阎天:参见帝尊。

炽阎天:帝尊的伤体如何?

戮世摩罗:那个少年人的医术,确实不差。三天内,我与妖神将就能恢复部分功力。

荡神灭:那那群僧人,帝尊知晓来历?

戮世摩罗:应该是达摩金光塔的僧人。

荡神灭:达摩金光塔?

戮世摩罗:九界中最神秘的一个地域,可以说是对照魔世一般的天敌存在。

荡神灭:就这一点本事,在三尊面前,难以横行。

戮世摩罗:你应该问的是,胜邪封盾被歼灭,中原被占领,妖魔海守在万里边城,这么多的危机,达摩金光塔都没出面解决,为何现在才开始动作,这是什么原因?

炽阎天;嗯……

戮世摩罗:当中有大大的问题啊……

杀生鬼言:(慌张进入)不好了不好了……啊,帝尊啊,你痊愈了,你没事了!

戮世摩罗:慌慌张张,怎么了?

杀生鬼言:妖魔海回来了,剩下的数量……只有十分之一啊!

荡神灭:什么?!闼婆尊人呢?

杀生鬼言:(摇头)没看到。

荡神灭:什么意思?!

杀生鬼言:逃回来的残兵讲啊,边城外魔军被重创,妖魔海消失九成,闼婆尊在回来的路上,失踪了。

戮世摩罗:边关被破,闼婆尊失踪,达摩金光塔现世,啊……还有更坏的消息吗?

魔兵:启禀帝尊,外面有人求见。

戮世摩罗:希望是带来好消息的人,让他们进入。

魔兵:是。

死眼骷魃:死眼骷魃。

亡指髐魑:亡指髐魑。

死眼骷魃/亡指髐魑:参见帝尊。

戮世摩罗:两个新面孔,炽阎天,这是修罗国度的新兵吗?

荡神灭:他们来自帝女精国,手持策君的令牌,通行至此。

戮世摩罗:帝女精国,那是幽暗联盟的,竟然放入了修罗国度。公子开明,也学妖神将叛国了吗?

死眼骷魃:我们是来传达讯息的。

戮世摩罗:什么讯息?

死眼骷魃:第一件,是你们的公子开明,要吾传达的讯息:俏如来已经回到人世了。

戮世摩罗:魔世通往人世的路,只有这一条,就在这里面,你的意思是,俏如来走过修罗国度守卫,进入了魔世通道,通过了重重把守,而鬼祭贪魔殿没一个人察觉?

死眼骷魃:不用问我他是怎样回来的。第二件,是吾国公主要我传达:俏如来是帝女精国的贵宾,原人送回帝女精国,不准伤害。

戮世摩罗:等帝女精国有能力统治修罗国度的时候,再来发号施令,给我爬出去!看是要走通道还是大门都可以。

死眼骷魃:呵……(与亡指髐魑离去)

戮世摩罗:可还有更多坏的消息?(望向四周)若无,是该反攻的时候了。

(众人垂首)


【荒野】

亡指髐魑:方才你没向他们讲,我们已经掌握了俏如来的行踪。

死眼骷魃:他们的态度不善,若是对驸马不利,对我们也同样没好处。

亡指髐魑:回魔世的通道,就在鬼祭贪魔殿,瞒不过。

死眼骷魃:我们特别回来打一个招呼,也是为了表明目的,让之后方便行事。若否,直接带着驸马爷回魔世,在鬼祭贪魔殿就很难过关了。

亡指髐魑:呵……原来是这个用意。

死眼骷魃:现在最重要的是,抓到驸马。其他的事情,到时再来打算吧。


【树林】

剑无极:奇怪,这几天魔世为什么都没动作啊?上回大战之后,我们离开去找俏如来,之后又回告大匠师,一直到现在也好几天了,没攻下黑水城,他们就这样放弃了?

雪山银燕:我也认为有古怪。

剑无极:连笨牛都看出古怪,那就真正有够古怪了。但自从回到黑水城之后,你就这么安静,专心在巡逻黑水城外围,一点都不像你啊!

雪山银燕:我听大哥的安排,等大匠师的指示。

剑无极:啥毁?!(用手探银燕额头,被推开)银燕啊,你为什么要放弃治疗?你病得很严重啊!

雪山银燕:等大哥将事情结束,就会回来。与二哥决战的日子,总会到来。

雨音霜:下定决心了?

雪山银燕:无论二哥想什么,我都要阻止他!

(三人继续向前走,雨音霜发现树上所刻印记)

雨音霜:啊,是西剑流的印记!是军师,他正在附近找我们!

剑无极:赤羽信之介,他是想入黑水城,却找不到地方吗?

雨音霜:先与他会合便是。(疾奔而往,银燕、剑无极跟上)


【金雷村】

阿清:给我安分一点,现在村民都围在外面,你逃不了!

小七:清伯啊,你先冷静……

阿清:金雷村都快被他毁掉了,还冷静?!

长老:好了……我不想为难你,请你马上离开。

俏如来:长老不相信我能杀掉凶神?

长老:我怎知道这是不是你要拿起法钵的借口?

俏如来:实话说,我已确定法钵正是我欲取之物。

长老:你……离开!

俏如来:长老……

阿清:长老叫你离开,是听不懂吗?(欲擒俏如来,俏如来闪躲)你还会闪!

俏如来:俏如来只是担心,你们被血纹魔瘟所害。

长老:血纹魔瘟……

俏如来:我脸上的刺纹,会让所有碰触到我的人,死于非命。

阿清:啊……(众人惊)我方才在祭典那边还推了你……

长老:(来到床前)方才你有碰到欣儿……

俏如来:放心,先前我受他人所助,暂时压制血纹魔瘟的效力,短暂接触,还在我的控制范围之内。但是……

阿清:但是怎样!

俏如来:如果我没取走法钵,就很难说了。

长老:啊……我拜托你,拜托你放过欣儿,放过金雷村好吗,我拜托你,拜托你啦!(鞠躬不止)

阿清/小七:(奔去扶起长老)长老!

俏如来:长老快请起。这不是威胁,而是警讯。此血纹魔瘟出自魔世,而在魔世当中,藏着更多这样的威胁。我之所以取钵,正是为了对抗魔世。目前金雷村虽然隐秘难寻,日子一久,魔世壮大,金雷村终究难以独善其身,是故想商请金雷村让出法钵,助俏如来一尽对抗魔世之功。

阿清:话都说你在说的,你自己身上,就有这种奇观的东西,谁知道你讲的是真是假?!

俏如来:你们认为这是我想取走法钵,甚至解放凶神的借口?但如果我真正存心夺物,大可在入村之前就威胁巫女,逼你们就范。甚至以我的能力,便是强取你们也无法阻止。

阿清:啊……这……你……!

长老:哎……少年仔啊,你说你能杀掉凶神,可是真的啊?

俏如来: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是为了取法钵,俏如来必尽力完成。

长老:难,太难了。传说凶神被封印了百年以上,这么长的岁月,都没办法将她的力量消灭,难道,你有比当初那名高僧更强吗?

阿清:长老,你可是要想清楚啊,他是有目的才入村的,不能轻易相信他!

小七:长老,我认为这个人所讲也许可以一试,因为现在的金雷村……

长老:(打断)我自有分寸。你们先出去啦,叫村民解散,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阿清:这……好吧。(两人离开)

俏如来:长老……

长老:不用多说,我要你保证能诛灭凶神,否则……离开!

俏如来:长老是认为,如果我无法杀掉凶神,至少还能用法钵镇压对吗?但长老应该清楚,金雷村这一年多来的种种异象,早就透露出法钵有可能失去效用的事实,再加上方才我接近祭台之时,血纹魔瘟有所感应,甚至可以确定凶神出自魔世。就算金雷村避得了一时,只要魔世大举入侵,凶神恐怕脱出禁锢,金雷村也灾劫难逃。

长老:(一惊,叹气,回望常欣)你知道为什么金雷村的人都不能离村生活吗?

俏如来:在村外时,常欣姑娘有向我提起守祭一脉的事情。那时我便猜想,所谓的祭典,其实是一种凝聚金雷村整体的方式,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不让人口外流。因为封印凶神的,不只是紫金钵,还有一直以来生活在这个土地上的血脉。

长老:唉……这个秘密,只有守祭一脉的男性以及卸任的巫女知晓。据闻这种封印的方式,是那名高僧所留下的。金雷村人口只进不出,世世代代守护着这片的土地,安抚着凶神,现在,由我的孙女担任巫女。(走向床前,探视常欣)

俏如来:(沉默片刻)常欣姑娘说,她很欢喜能替长老分担。

长老:但是我很清楚,她很向往村外的生活。如果她不是金雷村的人,也许她能生活得更快乐。

俏如来:她从不曾拒绝自己的责任。

长老:但我却希望,现在的她别担这种责任。(画面转向屋外,村民拿着火把在周围巡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坚持着守祭一脉的责任,但这一年多来,我开始不安了,种种怪象不断发生,金雷村的生活,愈来愈不平稳。但是身为长老,就有责任安定这个村落,我的孙女也是这样想的。

俏如来:何事让长老产生质疑了?

长老:因为封婶。

俏如来:那是何人?

长老:欣儿的远亲,属于守祭一脉,也是上一任的巫女。五年前,她顺利卸任,让欣儿接下巫女一职,本该从此回归平凡的生活。谁知上一回祭典期间,村中便开始发生怪现象,等到最后一天的安龙祭结束之后,封婶她……莫名发疯了……

(封婶:(拍掌)金雷村,金雷村,一个法钵锁怨魂;白蛟出,白蛟出,水淹大埕浸洞窟。拢作野鬼哭无剩,孤苦无依告长恨。金雷村,金雷村,一个法钵锁怨魂……)

长老:没人知道封婶是怎样发疯的。那个时候啊,魔世肆虐的消息也传入村中。村民开始猜测,这是群魔乱世的征兆。而我们守祭一脉,也只能不断为全村祈福,却是徒劳无功。

(九算老七来到祭坛周围小心张望,躲避巡视人群)

俏如来:长老没想过迁移他处?

长老:是可以迁移去哪里啊?外面是被魔统治的世界,而且凶神随时有可能能破封而出,她又怎样有可能放过金雷村所有的人?我们不能离开,也不可离开,这是金雷村的宿命……

(九算老七腾跃而起扑向法钵,左右张望,手放异芒欲取下法钵,被村民发现,撒手迅速逃离。村民惊疑议论,老七躲在树后观望一番,随即离开。)

长老:无法逃避的宿命,就是因为逃不了,所以宁愿故步自封,宁愿画地自限。金雷村有镇压凶神的责任,守祭一脉,则有周全所有村民的责任。如果你没能完全歼灭凶神的把握,我又怎样能让你轻试?我讲过了,外界跟金雷村没关系,金雷村也没必要为救苍生而付出什么。如果你失败了,金雷村是要怎样办啊,欣儿又要怎样办啊?我不希望欣儿变成封婶那样啊!

俏如来:我清楚长老你们的顾虑,看来只剩最后一个方案。

长老:什么方案啊?

俏如来:坐等金雷村毁灭,我再取钵。

长老:啊……你……!

俏如来:残忍的说法对吧,可惜这是能预见的结果。今日就算俏如来没有进入金雷村,事件早晚也会发生。也许长老有生之年不会遇见,但常欣姑娘,恐将亲眼看见金雷村的覆灭。

长老:(一震)这……唉……

俏如来:也许长老尚无法做下决定,毕竟当初那名高僧,尚且只能用法钵镇压,何以百余年之后,会突然出现斩魔之法?事实上,俏如来也无法评估自己还有多少斩魔之力,就看长老是否愿意相信我了。

阿清:长老,长老不好了,有村民看到奇怪的人想拿法钵!

长老:你说什么?!

欣儿:(睁眼,面露绿光,一坐而起,扑向众人)啊……

俏如来:不可!(出招拦下常欣,血纹魔瘟再次受到感应)呃……

欣儿:杀你们……(再次出手攻击)哈……(俏如来凝佛力拍向常欣背部)

长老:别伤害欣儿啊!

欣儿:祖……祖父……

长老:欣儿,你清醒了!

欣儿:(俏如来收手)我……我都记得……都记得……我伤害了村民……现在又要伤害祖父……

(长老、阿清上前安抚)

欣儿:我……我无法控制……我真正无法控制啊!俏如来,别让我再伤害别人,请你……请你将我杀死!这样……我就不会伤害村民了……

长老: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少年仔啊,别听!

俏如来:我知道了。(周身金光梵文显现,常欣倒下)

长老:(接住常欣)啊……欣儿啊!

阿清:你……你杀了巫女!恶魔,恶魔啊!

俏如来:她只是昏睡,我并没下杀手。

长老:(探鼻息)欣儿!(将常欣抱回床榻)欣儿还有气,我的欣儿!(跪下)少年人啊,我拜托你啦,你一定要救金雷村,一定要救欣儿啊!

俏如来:长老快请起,俏如来必当尽力而为。明夜子时,一决凶神!


【达摩金光塔】

一步禅空:有收获吗?

法涛无赦:三尊之一,曼邪音。

一步禅空:那必是一番苦战。

法涛无赦:对方已受重创,不成威胁。

一步禅空:那便糟了,你下手一向很重。

法涛无赦:既受俏如来所托,对三尊只擒不杀,本座怎有可能下手不知轻重?

一步禅空:不只对三尊,天门对魔世,可是一视同仁,以渡为宗。

法涛无赦:但三尊与寻常魔兵不同,不知俏如来要我们留手,有何用意。

一步禅空:他既然去过一趟魔世,就表示他察觉了什么,才让他做下这个决定。相信他就可以了。

法涛无赦:讲到魔世,菩提尊可知曼邪音初见我时,怎样称呼?

一步禅空:如何称呼?

法涛无赦:秃驴。

一步禅空:嗯……常见。

法涛无赦:出自魔世中人之口。

一步禅空:世尊早于始帝三百年渡世,释教于始帝两百年入中原,中间未历魔世之乱。

法涛无赦:还记得俏如来自魔世所带回的东西吗?

一步禅空:(回忆俏如来将书递给金刚尊)此金刚经,论其成书时间,与初祖甚近。或者在元邪皇之乱时,流入魔世。

法涛无赦:只有一本经书,传不了三宝,骂不了我秃驴。佛法,亦传于魔世之中。俏如来的回归,就代表那个传说的可能性。菩提尊怎样认为?

一步禅空:眼前的难关尚待处理,远久的传说,非是现在该探寻的问题。

法涛无赦:嗯。少室古刹方面?

一步禅空:心音四僧无功而返,炼狱尊确实名不虚传。

法涛无赦:能自三尊手下留命,少室古刹的平均素质,确实值得信赖。

一步禅空:经过这一番动作,魔世很快就会发现佛国已经涉世。

法涛无赦:现在佛国,必须成为中原的后盾,方能让俏如来无后顾之忧。

一步禅空:凡事提起俏如来,这三字真是好用。

法涛无赦:对你有用就好。

一步禅空:是啊,现在就等他找到紫金钵,佛国便可正面迎击魔世。对了,曼邪音与一般魔兵不同,你是如何处置她?

法涛无赦:同样一字,囚。

一步禅空:囚得住吗?

法涛无赦:本座已请初祖亲自出手了。

一步禅空:哦……莫非?

法涛无赦: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一履岩】

曼邪音:这是什么地方?!秃驴,这样就想囚禁本座吗?

众僧:南无阿弥陀佛……

曼邪音:啊……想化解本尊的杀性,哈……让我伤势恢复,你们困不住我,困不住闼婆曼邪音!哈……


【荒野】

恋红梅:唉……冥医……

冥医:别劝我。

修儒:师尊……

冥医:我从来没收你做过徒弟!

修儒:但是你的医术……

冥医:别跟我讲医术啦,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医生。你今天做了什么啊,你知道吗,你今天的举动会害死多少人,你知道吗?!呃……

(伤势发作,修儒上前帮其顺气,冥医一把推开)

冥医:闪开!我讲过,生命不公平,有的人,你不能救,救了,就是满手的血腥!

修儒:我不管他会害死多少人,我不管我的双手,是不是会沾满血腥,我只想救你啊……我只想救你啊……!就算天下的人都死了,也没关系,我只要你活着,只要你活着啊!(哭腔)我全家被魔世屠戮,杀人的凶手,荡神灭,这个畜生,甚至连我的面容也没记住。是你救了我,照顾我,教育我,修儒只剩下一个亲人,只有你是我的亲人!

(冥医微微回望,随即回身一颤)

修儒:师尊,我学医,只是为了分担你的工作,只是不想要让你这么操烦,我学医,是为了你……为了你啊!

(恋红梅流泪)

冥医:那你更不该医治戮世摩罗!

修儒: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冥医:(回身捂住胸口趔趄向前)你想救我吗?好啊!(撕开衣服,露出血肉)来啊,医治我,用你从我身上学来的医术医治我,我就是你第一个病人!


【金雷村】

[时入子夜,金雷村之内,不见丝毫人迹,空荡的祭坛,风雨欲来。]

(俏如来缓步行至祭坛)


(长老:你是说祭典一切照常进行?

俏如来:入夜祭完成之后,请长老遣人疏散村民至五里之外,尤其要注意常欣姑娘的状况。天亮之前,我会速决。)


俏如来:<根据传说,那名高僧是结合紫金钵与毕生佛力,方镇压白蛟,若以阵法的概念分析,这个祭坛,就是用佛力结布而成的封阵,紫金钵则是阵眼,也是白蛟突破的唯一缺口。>

(一步踏出一金印,环步祭坛,望向紫金钵)

俏如来:<只要献出金刚尊的佛力,再加上血纹魔瘟对魔物的感应,便能松动封印。取下紫金钵的瞬间,再将止戈流的力量锁在已毁损的墨狂之上,一举针对缺口,届时……(拈指,周身散发金光)便是斩妖之刻!>

(步下的金印冲出金芒袭天)

俏如来: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娑婆诃……(冲天金芒结成法阵)<嗯……这凄楚的感觉……莫非是……白蛟的怨恨?>

[微妙的感觉袭心而来,俏如来无暇细思,墨狂已然上手,突然……]

俏如来:嗯……是你们!

死眼骷魃:终于找到你了。

亡指髐魑:此地竟还有与魔世同源的气息。那个祭坛……

俏如来:你们……怎会出现?

死眼骷魃:你没必要知道。

亡指髐魑:你只需要跟我们回去。这一次,你逃不了了,驸马。

俏如来:啊……(流汗)

(九算老七于暗处观望)


[同一时间,在金雷村周遭的山林之中,一道熟悉的人影,踏着诡异的脚步,逐渐向金雷村的祭坛前进。]

酆都月:哈……(将头扶正)


【万里边城外】

风逍遥:我一直想问你。

白日无迹:问什么?

风逍遥:你真正杀了女暴君?

白日无迹:我也很想问你。

风逍遥:啊?(饮酒)

白日无迹:你不是要跳舞给我看?

风逍遥:咳……!(呛到)别跟我乱,我是很认真在问。

白日无迹:我也是很认真,还向军长禀报了这樁事情。

风逍遥:你跟老大仔讲这些冲啥啦!

白日无迹:我怕你反悔。

风逍遥:白日无迹啊,你为什么不叫做白目无迹?!唉哟,险险被你转移话题,我是讲女暴君的事情。

白日无迹:军长讲他也很想要看。

风逍遥:啥?!等一下,这不是重点。

白日无迹:他希望你能在全军的面前表演。

风逍遥:就讲不是重点了。女暴君毕竟是你的初……

白日无迹:(打断)他还替你准备好了女装。

风逍遥:啥毁?!(退后数步)叫我穿女装冲啥?

白日无迹:让你能尽兴的表演。

风逍遥:又被你将话题拖走,毕竟她是你的……嗯……(似有所觉)

白日无迹:嗯……(往前一步)

(两人跃上枝头观望)

风逍遥:那是……


[浩浩荡荡,魔军开拔而来,目标直指苗军,荒野上,两军对峙。]

风逍遥:(两人疾奔而至)军长。

[就在两军剑拔弩张之际……]

荡神灭:阿鼻堕空,天界人间无用;举世板荡,齐开狱景恢弘。

炽阎天:火宅万千,即令阎罗定谳;重黎劫变,云泥共祀狼烟。

[双尊现身!]

戮世摩罗:喂,以后不准从天上飞下来,风头都被你们抢走了,忘记还有我吗?

铁骕求衣:你竟然还没死,修罗帝王,真让铁骕求衣敬佩!

戮世摩罗:失望就失望,讲什么敬佩。你们这群人,从来就不懂讲实话吗?(从魔军后方缓步上前,双尊让道,随其后向前)这个阵势,怎样看都是吾方优势,那废话不多讲了,开战!


[极端,极端,极端,大战之后便是决战,苗疆,魔世,两军主力正式交锋,究竟是铁军卫众士精锐,还是魔世大军更胜一筹?

铁骕求衣、风逍遥、白日无迹,能否击退戮世摩罗率领的双尊呢?

变数,变数,变数,金雷村安龙祭再添变数,死眼骷魃、亡指髐魑的出现,会为俏如来取钵之行带来怎样的困扰呢?

冥医身上亡命水之患,有药方能解吗?蠢蠢欲动的九算,到底准备了何种极端的排布?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九集——逆袭的修罗。]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