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148738552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七集 千丈之弓 十里之箭

录入:叶清眉


【万里边城外】

众士兵:杀啊杀啊!

[内战结束,苗军意外进袭,攻击万里边城之外的魔兵。魔兵虽然骁勇,但众军无首,应变无方,逐渐被苗兵分散歼灭,落入败势。]

神田京一:这么快就发动攻势了。

风逍遥:大仔他们早就做好准备。

神田京一:但是魔军会这么简单就被松动?他们的作战系统……

风逍遥:主将不在又遇突袭,一时慌乱也是有的啊。

神田京一:但是若训练精良的部队,很快就能恢复作战状况。

风逍遥:所以要去处理一下吗?

神田京一:要拼输赢吗?

风逍遥:就算三尊和网中人不在,内中一定还有魔将指挥。

神田京一:算人头,一颗头一坛酒,我要风月无边!

风逍遥:你输了又拿不出来!

神田京一:讲得你稳赢的同款。

(两人杀进)


【鬼祭贪魔殿】

荡神灭:军营发生失踪事件,万里边城遭受苗军攻击。

杀生鬼言:是啊,现在状况很危急,帝尊又受伤……要怎么办,要怎么办啊?

荡神灭:给我闭嘴!

杀生鬼言:是。

炽阎天:来得太过巧合,怎会是这个时候?

曼邪音:是有备而来。

荡神灭:万里边城有妖魔海控制,传闻中的苗军精锐铁军卫,再怎样神勇,也应付不了妖魔海。

曼邪音:我见过铁骕求衣,他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没应付的方法,他不敢轻进。

荡神灭:边关虽有守将,不能重任。我必须前往坐镇指挥。

曼邪音:你还有伤在身!

荡神灭:一点小伤!

曼邪音:炼狱尊,你怎么都不讲话?

炽阎天:现在三件要事:帝尊的伤势、万里边城的守军、失踪的魔军。除了黑水城,中原境内的反对势力,几近扫荡完毕,如果仍有其他隐忧,那将是麻烦。帝尊与妖神将是最重要的战力,如果他们能尽快恢复,铁骕求衣再怎样骁勇也不是对手。万里边城有妖魔海,没这么轻易就被攻破,现在我们有三人,可以进行三件事情。

曼邪音:我守过万里边城,清楚该地地形。

炽阎天:荡神灭的个性冲动,不适合调查任务。

荡神灭:我明白。

炽阎天:我与曼邪音先出发。

荡神灭:嗯。

(炽阎天、曼邪音离去)

荡神灭:杀生鬼言,在人世可有听过什么名医?

杀生鬼言:中原最有名的医生,就之前给你打死的冥医啊!

荡神灭:嗯?!

杀生鬼言:他真正就叫冥医啊!名医冥医,是幽冥的冥。

荡神灭:找一个神医出来,若否,你知道我会怎样打死你!

杀生鬼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马上去办!


【金雷村】

[一双双的悬足,一幕幕的惊异,入夜的金雷村,霎时布满诡谲气氛。]

俏如来:嗯……

(悬足落地,有村民从屋内点着火把出来)

[脚步轻轻,火光烁烁,过眼的身影如同游魂,亦难闻一丝人间语。]

俏如来:<如此安静,难道与禁言凶神名讳有关……>

(路过村民看到俏如来,注意到他手腕上缎彩)

俏如来:<原来如此,那位老丈真是用心良苦。嗯,看来还是必须赶紧解决,避免节外生枝。>

俏如来:请问……(村民未予理会)在下俏如来……(村民恍若未闻)嗯……

(跟随村民来到一处仪式现场)

俏如来:这是……

(一位村民碰了碰俏如来肩膀,俏如来回头)

俏如来:啊,在下……

(村民示意他进入房中谈话)


阿清:我好像没看过你。

俏如来:在下俏如来,初次来到贵村。

阿清:第一次来怎会有缎彩?

俏如来:这条缎彩乃他人所赠。

阿清:长老亲自分配,还能随便送人,是哪一个擅作主张的?

俏如来:俏如来实有急事造访金雷村,才央求他人出借缎彩,若此举将使那个人受金雷村责难,那俏如来便不能说出那个人是谁。

阿清:哼,看你入村的方向,就知道是从石敢当那条山路来的,你若是真的有急事,那也应该是从东溪岸那条路入村,为什么要绕远路?那你是为了什么来到金雷村?

俏如来:我是为了安龙祭而来。

阿清:哦,很久没遇到对安龙祭有兴趣的外人了。

俏如来:其实我想看的不是祭典,而是在书中所提到的那个祭台。

阿清:你想做什么?

俏如来:听说祭台之上有一个镇压凶神的法器。

阿清:啊!难道你是来偷法钵的?

俏如来:法钵?

阿清:你果然有问题!哼,管你是不是有缎彩,我一定要将你赶……

村民:清……清伯啊,不好了……火……火又熄掉了!

阿清:啊?

(走出屋外)

村民:阿清伯啊,你看。

阿清:刚才都没起风吗?

村民:没啊。准备了这么久,现在才要进行六天入夜祭的第一天,怎会就发生这种事情?我怕到第七天安龙祭的时候……

阿清:别自己在那边吓自己。

村民:但是上一回的祭典就已经出问题了,第六天的入夜祭,突然间地震,比较接近祭台的厝都崩掉了。

阿清:最后一天的安龙祭还不是平安无事?

村民:但祭典结束之后这一年来,一直都发生很奇怪的事情。还记得上个月吗,东溪水突然……嗯,是刚才那个陌生人吗?

(村民围住俏如来)

阿清:对,这个人想要动祭台上的法钵。

众村民:什么呀……想要动祭台……

俏如来:诸位请冷静。

村民众:冷静什么啊……一个外人来这边想要干什么……

小七:等一下等一下,大家等一下。

阿清:是小七,怎样了?

小七:长老说要见他。

阿清:啊?


【鬼祭贪魔殿】

(杀生鬼言带上三名医生)

荡神灭:你们这些人,都无法医治帝尊吗?

医生一:这……那个……帝尊他受的伤非比寻常,虽然难治,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医治。

医生二:但是帝尊身上有护身气罩,无法针灸。这……根本没办法下手啊。

医生一:对,只靠药丸,药效有限。

荡神灭:废话!(杀死医生一)既然如此,要你们何用!

医生二:三尊饶命啊……三尊饶命啊……帝尊他的伤不致死,只要休息几个月就能痊愈了。

荡神灭:也是废话!(杀死医生二)就是急需帝尊,才找你们来!

戮世摩罗:牛头……尊。

杀生鬼言:帝尊啊,你怎么出来了?

戮世摩罗:我……我不出来……让你们将所有的医生都杀了,断我的生路吗?

杀生鬼言:帝尊啊,你快休息啊!

戮世摩罗:牛头尊,杀了他们,我的伤势也不会好比较快。

医生三:是啊是啊,帝尊英明……帝尊英明……

戮世摩罗:我问你……咳……如果我卸去魔之甲,你能帮我在三天内恢复?

医生三:三天……这太困难了,不可能啊!

戮世摩罗:牛头尊,你还是杀了他好了!

医生三:帝……帝尊饶命!三天实在太强人所难了,就算我参加过万济医会的名医,我也做不到啊。讲到这万济医会……有了有了!有三个人做得到!

荡神灭:哪三个人,快讲!

医生三:第一个是神蛊温皇。

荡神灭:听闻过,听说在还珠楼瘫痪了。

医生三:第二个是最善药理的狼主千雪孤鸣。

杀生鬼言:那个不是已经死了?

医生三:还有冥医杏花君。

荡神灭:这个是我亲手所杀。

医生三:中谷大娘,她是幽冥君的传人,听讲她后来投靠苗疆。

戮世摩罗:苗疆已经跟魔世正面宣战,请她……咳……请鬼拿药单吗?牛头尊,你还是杀了他好了。

医生三:啊……等一下等一下……听讲有一位医生,最近才自苗疆进入中原,医术非常的高明,他的形貌有一点像以前的杏花君,说不定他可以医治帝尊。

荡神灭:叫什么名字,在哪里?

医生三:他才刚来中原,还没人知晓,正在四处行医当中,也没人知道他的行踪。

荡神灭:废物!

医生三:饶命啊……

戮世摩罗:好了好了,放他走吧,对了,你知道我是谁吗?

医生三:是魔世最尊贵的帝尊。

戮世摩罗:我还是史家的第二儿子,本名史仗义,你要记得,这可是史家的恩惠!

医生三:是……是……<害死这么多人,什么恩惠!>(颤抖地退出)

戮世摩罗:咳咳……

杀生鬼言:帝尊啊,你有要紧吗?

戮世摩罗:找……黑瞳的人来。让他们找到那名医者。

荡神灭:黑瞳是直属帝尊的人。

戮世摩罗:你拿我的手令,到附近的灵山,有人会与你接洽。

荡神灭:遵命。

戮世摩罗:交代完毕,我总算……可以昏去了……(昏倒)

杀生鬼言:帝尊啊!

荡神灭:灵山……(戴着手令离开)


【灵山】

荡神灭:此地便是灵山。

黑瞳成员:参见阿鼻尊。

荡神灭:你就是黑瞳?

黑瞳成员:我是其中一名成员,首领不在,但他有交办事情给我们。

荡神灭:嗯。

黑瞳成员:是关于那名医者的情报。(拿出一个信封)

荡神灭:黑瞳的情报果然这么迅速,你还在做什么,快将信拿来!

黑瞳成员:这封信自然会交给阿鼻尊,但阿鼻尊好像忘了,黑瞳行动的目的。

荡神灭:哼,想要赏赐吗?果然是连灵魂也出卖的人。

黑瞳成员:只要有好的价钱,灵魂也可以论斤秤两。

荡神灭:三百两白银。

黑瞳成员:多谢阿鼻尊的赏赐。

荡神灭:(阅信)真正是他!他还未死。

黑瞳成员:首领说,还有一项东西是说服这个人医治帝尊所需要的。

荡神灭:是什么?

黑瞳成员:一名阿鼻尊很熟悉的人。

(其余两个黑瞳成员将恋红梅押上,荡神灭大惊)


【万里边城外】

[万里边城之外,苗军与魔军激战持续。]

铁军卫:杀啊……

魔将:西南,西北,快!堵住缺口,等妖魔海出动,就可以消灭这群可恶的苗军!

神田京一:喝啊!

魔将:是谁?(被神田京一斩首)

神田京一:第五个。喝!


魔兵:杀啊!

风逍遥:喝!第六个。(又杀一名魔将)第七个。


神田京一:哇靠,三个。卯死了。(对上三名魔将)


【王府园林】

(姚金池在破败的园林内徘徊)

姚金池:王上,你……你回来了。

苍狼:金池姑娘在等消息吗?

姚金池:金池私放重犯,正等王上处罚。

苍狼:处罚?不用了,女暴君已经死了。

姚金池:啊……!(吃惊倒地)那无心呢?

苍狼:你离开苗疆已久,也算不上是苗疆人,孤王不想责罚你,至于无心,孤王也不追究。金池姑娘,我想你一定很想离开这吧。

姚金池:啊……(悲痛)

苍狼:去吧,这花园……终究不可能恢复。

姚金池:这到底为什么……是谁做错了?是谁起了这个头?

苍狼:我在竞日孤鸣的房内找到这项东西。(拿出一本册子)

姚金池:这是……是竞王爷幼时的日记,我不知竞王爷还有这种习惯。(翻阅日记)竞王爷果然聪慧,虽然当年只有八岁,但是文采飞扬,但内中仍是童言童语,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嗯?当中有被拆破的痕迹,这是为什么?

苍狼:孤王也想不通,于是请教了国师。

姚金池:国师怎样说?

苍狼:国师说,以竞日孤鸣的智慧,不可能留下看得到的讯息,所以要从看不到的讯息推测。这个日记,只写到竞日孤鸣八岁那年,而隔年,也就是被拆破的部分,正是高祖王上遭刺驾崩的那一年。

姚金池:啊!

苍狼:自那一年开始,他就不再写日记,高祖王上驾崩后三个月,喜妃,也就是竞日孤鸣的母亲,也因为伤心过度而自尽。

姚金池:难道竞王爷母亲的死是因为……不可能!如果真是祖王上下的手,为何祖王上还要将战兵卫赐给竞王爷做护卫?

苍狼:你想不通?

姚金池:金池不明白。

苍狼:如果是一年前的孤王,绝对也想不通。现今的孤王,虽然能明白,却怀念起过去那个想不通的自己。喜妃确实是自尽,不是因为伤心过度,而是害怕过度,还有想保护自己的儿子。

姚金池:啊,害怕?保护自己的儿子?金池……忽然也明白了……喜妃怕祖王上对她下手,怕连累自己的儿子,预先自尽,反而让祖王上起了愧疚,但其实……对竞王爷而言,祖王上,就是杀害他父母的凶手。想通这件事情的金池,是否也不再善良了……

苍狼:是谁先开始的,早就不重要了。这个王宫的每一个人,都是活在仇恨与嫉妒当中。每一个加害者,都是受害人。父王曾经对我讲过,父子终究是父子,兄弟终究是兄弟,现在我方才明白,这内中有多少的含义。或者竞日孤鸣,才是看得最详细的。

姚金池:啊……

苍狼:忆无心在圣女峰陪她的母亲最后一程,你去找她吧。之后若想回来,苗疆仍是你的故乡。

姚金池:姚金池多谢王上厚恩。

苍狼:去吧。


【林间】

[告别了悲伤,辞别了过往的一切,姚金池收拾心情,离开了苗疆王府。]

(金池走在去圣女峰的路上,看到幽灵马车在面前停下。)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

姚金池:是你,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忆无心没有与你同行?她人呢?

姚金池:无心已经离开了王府了。

黑白郎君:离开?人在何处?

姚金池:黑白郎君关心起无心了?

黑白郎君:哼,只要告知答案即可。

姚金池:无心悲逢丧母之恸,正在陪伴姐姐。

黑白郎君:女暴君死了?

姚金池:唉……

黑白郎君:你尚未回答我的问题。

姚金池:无心在圣女峰。

黑白郎君:圣女峰……哈哈哈!


【圣女峰】

[遥看烟岚悠哉,七色游霞风采,思念悲愁起兮,亡母音容何在?斩令下自裁,亲情断云台,是你无奈,还是你该。情何待,怨何哀,一曲难掩心伤怀。泪下是猜,泣下也是猜。]

忆无心:呜呜呜……(不住哭泣,转身看到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有什么好哭的?

忆无心:母亲……母亲死了,她死了!(死死抱住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哼,与吾何干?放…(推开忆无心,忆无心复扑上来)

(姚金池在外围静静看着,拭去眼泪)


【苗王宫】

(苍狼在宣纸上写下“雨”字)

苍狼:<分别多时,尚无缘向你表达谢意,殊不知你过得好吗……>

(想起流亡时雨音霜为自己所做一切)

忘今焉:微臣参见王上。

苍狼:国师何必见外呢?深夜来此,想必是有所要事。

忘今焉:非也,只是知晓王上真是好兴致。月下挥笔,寄托思意。

苍狼:国师说笑了,孤王一心只有苗疆的未来盛世。

忘今焉:所以这雨字所代表的意义就是?雨旸时若,系是休征;天地交泰,称斯盛世,是否?

苍狼:国师赞谬了,是孤王想得太远,莫见笑。

忘今焉:盛世太平,有心必能造之,何曰远乎,何来笑乎?

苍狼:孤王谨记国师教诲。

忘今焉:微臣并没有在教诲王上啊。

苍狼:这……哈,就算之前没,之后也要有。

忘今焉:王上希望微臣教诲什么?

苍狼:孤王日前去看尉长行军,甚是精妙,回想孤王,虽有三部宝典武学,但见识阅历兵法,皆是短浅,甚是惭愧。

忘今焉:王上想学习兵法?

苍狼:国师也精通兵法吗?

忘今焉:略知一二,但不算精通。因为兵法之奥妙,实难完全窥破。

苍狼:孤王惭愧。兵法虽是王室必学,孤王却从无窥得奥妙。

忘今焉:看来王上对尉长的用兵之道,颇为赞赏讶异。其实王上麾下有铁军卫这等优秀的兵学家,实在不用担心自身的兵法修为,身为一国之君,仍是要懂得用将,信赖自己的爱将,善用自己的能将。

苍狼:嗯。

忘今焉:再讲回兵法吧,兵者诡道也,也是国之爪也。真正的兵法,乃是适用于实战之中。决不可墨守成规,但可自成一格,凡遇变化生变化,变化之中再寻其变。千变万化,万化无穷。


【金雷村】

阿清:长老,怎样,是不是很可疑?

村民:清伯啊,别吵长老啦!

长老:法钵……你为什么想看祭坛上的法钵啊?

俏如来:那可能是一个救苍生的契机。

长老:是跟魔世有关吗?

俏如来:看来金雷村虽避世,仍知外界状况。

长老:外界跟金雷村没关系。金雷村也没必要为救苍生而付出什么。

俏如来:方才我听到这一年来,金雷村不甚平静,难道长老没想过……

长老:咳……咳……

俏如来:是无意间听到的,请长老别见怪。

长老:没事没事……这小小的村落,哪有什么事,就算有什么事,也只是一点小事。对了,听说你对法钵又兴趣啊。

俏如来:俏如来只是来确认祭坛上之物,是否与另一个记载中的法器相合,如果不是,俏如来就必须即刻离开继续寻找。

长老:如果是呢?

俏如来:那就取钵。

阿清:可恶啊,你!

长老:哈……咳……

小七:长老!

长老:没事……没事……真是老实啊。跟我以前小的时候,看过的那些想偷钵的人不一样。

俏如来:看来法钵受到不少外人的觊觎。

长老:徒劳无功,徒劳无功啊。有很多人想偷那个东西去卖,但是那个钵根本就拿不起来啊。

俏如来:无法取走,嗯……

长老:你若不信,可以去试看看。

阿清:长老啊!

长老:安静!我现在在和少年仔讲话,咳……是说现在是安龙祭准备的期间,一切也是要照规矩来,等祭典结束之后,你才可以去试。但如果你想要去先去看一下也是不要紧啦,那个……咳……欣儿准备得如何了?

小七:听说去山泉口沐净,很快就要回来了。

长老:嗯……少年仔,等欣儿准备就绪,坐上祭位之后,你再去祭坛看看吧。

俏如来:那是何人?

村民:那是长老的孙女,担任安龙祭巫女的职位。这次已经是第五年了。

俏如来:巫女……嗯……莫非与故事中凶神化身女性有关?

长老:哦……看起来你对这个故事很熟悉嘛。

俏如来:略知一二,但我听过另一个说法,凶神的结局是被其与人族的后代救出,为何金雷村还有封印凶神的遗迹?

长老:救出啊?哈……咳……凶神耶,救啥米碗糕啊!原来你跟外面的人一样,竟然会相信那些乱写的故事,咳……少年仔,这次你捡到了,金雷村的故事,才是真真正正的原版。咳……那你知道你所说的故事当中,不只那个后代不存在,就连那个男人也是。

俏如来:嗯……哪另一个陪在凶神身边的……

长老:你说那只鱼哦?

俏如来:果然是鱼吗?

长老:但……也听说根本没那只鱼的存在。然后不知道是哪一个人,将那只鱼改写成与凶神同族也是天才啦。呵……咳……

小七:长老啊,重点好像跑掉了耶。你都已经同意这个人看祭坛了。那这几天……

长老:就住村内吧。

俏如来:且慢,是否能让俏如来住离村民比较远的地方?

长老:为什么?

俏如来:很抱歉,我有我的顾忌。

长老:顾忌,你真是奇怪的少年人。那……

小七:我来处理吧。

长老:小七自愿帮忙啊。好好……就交给你了。

小七:好啊。你好,我叫小七,两天后我会带你去祭坛。先跟我来吧。

俏如来:多谢。(跟随小七离开)

村民:长老啊……

长老:方才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了。

村民:那祭典……

长老:照常进行。

村民:我是担心巫女……

长老: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更需要进行祭典。对了,阿清,庄头西边的田地,处理好了吗?

阿清:毒虫都驱走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发生。

长老:好啦好啦,就这样吧。

阿清:长老,不是我多话,这样还要让那个外人去拿法钵吗?万一……

长老:没什么万一,他取不走法钵,就跟我们无法离开这里生活一样。


【金雷村另处】

小七:好险长老没有为难你。其实我们这个庄头的人都很好,阿清伯虽然有较激动,但人不坏,只是因为很久没有陌生的外人来了。而且你又是为了那个法钵而来的,总之,你就别放在心上。

俏如来:情有可原,俏如来不会介意。

小七:是说你入村的时候没被吓到吗?很多外人第一次来的时候选不对时间,结果就被吓到闪尿,哈哈。

俏如来:金雷村确实与众不同。

小七:难道你没被吓到?

俏如来:一瞬间,俏如来就了然于心。

小七:这么神?

俏如来:全赖将缎彩出借于我的老丈,凶神传说当中,透露出很多讯息。

小七:哦?

俏如来:传说中,凶神日时引水为祸,高僧则在入夜之后镇压凶神,洪潮同时退去,金雷村昼伏夜出,其来有自。而村民入睡之时悬于梁上,则是为避水祸的象征。

小七:哇,神,你真神!不过不用烦恼,金雷村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只有在祭典的七天前才有这种的现象。平时的金雷村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跟外面的村庄没什么不一样。

俏如来:金雷村是否很少与外界接触?

小七:是啊,村内自己种自己吃,连穿的都有专门的人在处理。只有让能信任的外人,送其他的东西入村。

俏如来:但还是知道魔世的消息,

小七:嗯,是有听到一点点风声啦,但是我们的力量太小了,出去也只是送死。长老也说,不需要出去添麻烦。

俏如来:我上山之时,因为山路曲折,一时找不到路,表示金雷村非常隐蔽,再加上入口只有一处,魔世确实难以发现。

小七:是啊。

疯子:金雷村,金雷村,一个法钵锁怨魂。白蛟出,白蛟出,水淹大埕浸洞窟,拢作野鬼哭无剩,孤苦无依告长恨。金雷村,金雷村,一个法钵锁怨魂……

村民:她又跑出来了。(众村民齐上将其制住拖走)

疯子:跑出来了……跑出来了!啊……

俏如来:如果我想偷偷去祭台呢?

小七:那我就惨了,你也可能会被赶出去。

俏如来:所以仍是必须等到巫女的到来吗。

小七:嗯,她白天就会离开山泉口,等晚上才会回到村内。(领着俏如来到一处房舍前)到了,就是这里了,有什么需要的,请在天亮前讲,我会处理。

俏如来:多谢。

小七:对了,虽然你是外人,但是入境随俗,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

(俏如来沉默)


【万里边城外】

[边界之战持续,两军交锋,战得如火如荼。]

铁军卫:杀啊……

魔兵:杀啊……

铁骕求衣:吾军还是占着优势。

欲星移:不愧是纵横苗疆的铁军卫。

铁骕求衣:褒奖省下,再来才是重点。

白日无迹:参见军长。

铁骕求衣:事情办完了?

白日无迹:是,女暴君姚明月已经伏诛。

铁骕求衣:辛苦你了。

赤羽信之介:嗯……妖魔海,动了!

[妖魔海反扑,面对不易摧毁的坚壳,苗军陷入苦战。]

铁军卫:杀啊杀啊!啊……

神田京一:杀!真是硬。

(风逍遥冲破重围支援神田京一)

神田京一:啊……什么,你来做什么?

风逍遥:支援你啊。

神田京一:免了。妖魔海怎会突然开始行动,难道是……

风逍遥:三尊有人来了。


(曼邪音来到附近)

曼邪音:众妖仃,将苗军包围歼灭!铁骕求衣,想趁火打劫,你就大错特错了!


神田京一:喂,你……你方才做掉几个?

风逍遥:九个。

神田京一:呔!

风逍遥:你输了。

神田京一:还未结束呢!

风逍遥:照计划行动。

神田京一:来了。

铁军卫:杀啦……杀啦……

铁军卫:喝!杀啦!

[妖魔海铺天盖地,势不可当,铁军卫虽是精锐,亦难支持,逐渐将战圈向东移动。]


【万里边城】

欲星移:铁军卫果然精锐,面对这么恐怖的妖魔海,仍能保持阵型,退得稳妥。

赤羽信之介:妖魔海开始包围了。

铁骕求衣:现在该是赤羽先生表现的机会。

赤羽信之介:嗯……看来我们失算了。

铁骕求衣:怎样?

赤羽信之介:操纵妖魔海的妖魔首领,不止一只。

欲星移:它们分成三路包围。

赤羽信之介:最少有三只首领,甚至,更多。

欲星移:这超出预期。

赤羽信之介:仍要执行计划。

铁骕求衣:尉长。

(白日无迹领令离开)

赤羽信之介:即将天亮了。

铁骕求衣:我们也该动身了。

赤羽信之介:照约定,这一次,由吾负责。

铁骕求衣:你对战三尊,有伤在身。第一击,交吾吧。


【万里边城外】

铁军卫:杀啦!

[铁军卫众军对战妖魔海,一路东行,逐渐被逼至四方山附近。]

神田京一:杀!呼……呼……才走到这,妖魔已经这么多了,真的还要深入?军师,你若是害死我,你是要怎样跟紫交代。(又一波妖魔海靠近)又再来了,拼了,来!

风逍遥:真正硬斗,麻烦。干杯。(喝一口酒)杀都杀不完,就算是铁军卫,也不容易对抗这种军势。魔世果然可怕。照这种数量,应该接近中心了。白日无迹,你那边怎样了?


【四方山】

[就在苗军受困之际,四方山外围——]

(铁军卫苗兵手执弓弦)

白日无迹:众人听着,黄昏之前,将东西送到定位。

铁军卫:是。


【金雷村外】

[白天的金雷村,又复一片宁静。村外,稍作休息的人影,品着徐徐微风,浸沐在片刻的安详之中。]

(俏如来回忆:

史艳文:快走,快走啊!

俏如来:啊,父亲……!

史艳文:精忠……)


俏如来:(起身)魔世……

欣儿:你是谁?我好像没看过你。

俏如来:在下俏如来,姑娘便是安龙祭的巫女吗?

欣儿:你知道我?

俏如来:我已见过长老。

欣儿:祖父,嗯……那你为何会站在此?没人招待你吗?

俏如来:入境随俗,俏如来只是不愿坏了规矩。

(不远处九算老七监视着)

欣儿:呵……原来是不想吊起来睡。

俏如来:那姑娘何不入村?

欣儿:入夜之后,火光列队,沐净完毕的巫女,在此时才可以回到村内为祭典准备,这是规矩。而且巫女并不受悬梁风俗所限,全村的人,就属我的双手最没力了。

俏如来:姑娘说笑了。

欣儿:对了外人,你为何来我们村内?

俏如来:造访金雷村,只为确认祭台法钵是否乃俏如来欲寻之物。

欣儿:你对法钵有兴趣,那你知道祭台所镇压的是什么东西吗?

俏如来:祭典期间,禁言凶神名讳。

欣儿:凶神?原来你也这样看待故事中的那只白蛟。

俏如来:姑娘……

欣儿:不用担心什么禁忌,反正这是村外,而且别让我祖父以及村民听到就没什么问题了,你放心说吧。还是你认为,白蛟就是凶神,没有别的讨论的空间?

俏如来:姑娘似有想法。

欣儿:身为一名巫女,是不能有太多抵触村中禁忌的想法。但我曾到村外,听到一些相似的故事。

俏如来:我还以为金雷村的消息,都是来自入村的外人,原来还是能走出村外。

欣儿:嘘……这不能让我祖父知道,其实我也没跑多远,就只是在山头附近,听一些路过的人讲起白蛟,听多了,自然就想多了。我一直在想,真正让白蛟作乱的原因是什么?

俏如来:长老说,在金雷村流传的故事才是原貌。看来姑娘是存疑了。

欣儿:祖父虽然是全村最长岁寿的人,但是也没老到经历过白蛟故事所发生的那个年代,所有的事迹,都是从上一辈,甚至上上辈的人传下来的,现在根本就没人亲眼见过那只白蛟,更不用说那个镇压白蛟的高僧了。你怎能肯定金雷村的故事就一定是最真实的那一个?

俏如来:嗯,好想法。

欣儿:不是吗?故事嘛,本来就是随便人讲的。相同的事件,可能产生不同的说法,甚至会因为某一些目的,以及本身的立场,而去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说法。你可知道,这个世上有一些人,认为所有的事情不是对的就是错的,所以拼命抹黑别人,以为只要这样做,自己就是对的。最奇怪的是,竟然还有不少人信这套。

俏如来:听姑娘说的如此愤慨,莫非曾亲身经历过什么?

欣儿:没啦,这只是我的一点想法。

俏如来:有很多时候,一点想法就够了。

欣儿:呵……你是头一个这么认真听我说话的外人。我能问一个问题吗?

俏如来:姑娘请说。

欣儿:为什么从方才到现在,你总是一脸愁容,为什么你不将头罩掀开?

(巫女欲去揭开俏如来头罩,俏如来连连后退)

欣儿:为什么你要闪避?

俏如来:为什么姑娘要问这么多问题?不是说问一个吗?

欣儿:为什么你要学我问为什么?

俏如来:如果我问的问题,不会得到答案,那姑娘问的问题,又何必一定要问到答案?

欣儿:我又不像你这么装神秘!你尽管问,我尽管答。

俏如来:听姑娘方才所说,似乎很向往外面的世界,难道没想过出村生活?

欣儿:谁说没想过?但金雷村的人是不能随便离开的。更不可能去外界生活,这是代代相传的规定,尤其是巫女,因为我们是守祭一脉,有责任守着那个祭台。虽然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有什么意义。而且就算我可以离开,我也无法放下祖父,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俏如来:唯一的亲人?

欣儿:嗯,我自小就没父母,是祖父将我一手抚养长大,加上祖父身为长老,要分神处理村中事务,一路走来,实在太辛苦了,所以当我终于能担任巫女的时候,我很高兴,因为我终于能帮祖父分担了。

俏如来:分担……

欣儿:你怎样了?

俏如来:没事。

欣儿:真正没事?

俏如来:姑娘不是有问题想问?

欣儿:啊对啊,那现在你还认为白蛟一定是凶神吗?

俏如来:不用问我,倒是姑娘对白蛟的态度又是如何?

欣儿:好奇,我甚至怀疑祭台下面是不是真正压着一只白蛟。

俏如来:看来姑娘不怕白蛟。那如果俏如来此行的目的,是取走法钵,姑娘又会怎样想?

欣儿:你想取钵?

俏如来:不无可能。

欣儿:就凭你?

俏如来:长老已说,若我能取走,尽管一试。

欣儿:祖父没意见,我也乐见其成。

俏如来:姑娘为何认为白蛟可能不存在?

欣儿:你应该去问我祖父,为什么他相信白蛟存在?

俏如来:姑娘可知晓外界,正在上演的事情?

欣儿:你说魔世吗?嗯……看来白蛟真的有可能存在。

俏如来:那村中所流传的怪异之事……

欣儿:迷信,一切都是迷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一定要做好身为巫女的本分。这不只是对祖父的负责,更是对全村的人负责。

俏如来:姑娘不怕?

欣儿:你一讲,是有一点怕了。但也要你有能耐拿走法钵。

俏如来:姑娘身为巫女,若发生事情,将首当其冲。

欣儿:这是我第五次担任巫女,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情,等发生了再说吧!

俏如来:那俏如来就必须全神应对了。

欣儿:嗯。我的安全就由你负责了。现在日头要下山了,准备入村吧。


【万里边城外】

魔兵:启禀三尊,苗军败退,逃入四方山了。

曼邪音:四方山,哈……我还以为铁骕求衣是怎样的善于用兵,竟然逃入这种死地。让妖魔海团团将他们围住,这一战,就要让铁军卫败得彻底!

魔兵:是。

曼邪音:<不对,铁骕求衣绝非无谋之辈,这绝对有问题…陷阱,此处必有陷阱!他们的目标是什么?>目标是吾,鬼祭贪魔殿,还是什么……穷寇莫追,此战不宜拖延!妖仃,撤退!


神田京一:杀呀!呀喝——

(想起赤羽指令:

赤羽信之介:神田,生物本能,越接近危险,越会保护自己,你的任务,就是在妖魔海中往深处杀入,一旦靠近中枢,妖魔海必会召唤群妖保护自己。所以你要往妖魔海最多的地方深入。攻击发起之前,听吾信号撤退。)

神田京一:往最多的地方深入……军师,神田京一绝不辱命!

[忽然——]

(妖魔海全数撤退)

神田京一:什么?

风逍遥:哇,妖魔海撤退了。鱼仔,大仔,你们失算了。


白日无迹:妖魔还撤退了,军长。


神田京一:军师……


(紫色信号发出)

曼邪音:是信号!果然有陷阱!陷阱在哪里?陷阱的目标,特地布置的陷阱,必然有专属的目标,我是临时受命而来,那便不是我,是修罗兵众?但修罗兵众没进入四方山,那会是……妖魔海!他们的目标是妖魔海,他们要怎样做?难道!


【四方山】

(铁军卫苗兵以山石为支点,张开千丈弓弦在四方山外围绕了一圈)

[此时——]

铁骕求衣:十冷寒风啸九方,披戎衣,八月吹霜;万里血足踏千浪,杀意起,百城尽殇。妖魔海,喝!

[以山为柱,扬起千丈之弓,铁骕求衣运动全身功力,射出惊天第一箭!]

铁骕求衣:喝!(抓住断弦)

[短弦第一箭,气势磅礴,射入妖魔海中,气劲透地,引发剧烈爆炸!]


【万里边城外】

风逍遥:老大仔这箭够狠,但是这样可有射到目标?


【四方山】

[巨大的冲击惊动妖魔海,妖魔海开始集中方向保护首领!]

赤羽信之介:找到了!喝!

(将箭筒抛上空中,飞身上弦,引弦射箭)

[第二箭,火势疾如风雷,十里之外,直中目标!为首的妖魔身亡,其他妖魔顿时烟消云散。]

(赤羽连发数箭)


【万里边城外】

曼邪音:啊!他们先测出妖仃大概的位置,第一箭震动妖魔海,再锁定目标猎杀,(运咒下令)妖仃,用分身掩护自己,速速退回!


【四方山】

[同伴被歼灭,受惊的妖魔海急急而退。然而——第四箭,弦断箭速,再中目标!]

赤羽信之介:欲星移,换你了。


【万里边城外】

神田京一:坏了,首领跟普通的妖魔海混斗阵了。

风逍遥:只消灭一半的妖魔海,鱼仔啊,你要怎么办?


【四方山】

欲星移:还有四只。神鳞渡气,箭破魔氛,喝——去!

[四箭齐发,如仙女散花,各自命中目标!]


【万里边城外】

曼邪音:啊?……妖……妖魔海被歼灭了……怎有可能,怎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他怎有可能记住混入千千万万的分体当中的本体?四方山,四张弦,还有一弦!最后的目标是……

(铁骕求衣朝着曼邪音方向射出最后一箭,曼邪音抵挡不住,长箭穿体而过)

曼邪音:是我……!


【四方山】

(铁骕求衣、赤羽、欲星移往山下查看)

赤羽信之介:怎会?

欲星移:竟然是这样。

铁骕求衣:失算。


【万里边城外】

神田京一:那是什么?

风逍遥:第二波的……妖魔海。

(二人备战)


【金雷村】

(欣儿和俏如来归来)

阿清:回来了回来了。

长老:哎哟,我的乖孙女,不对……是巫女,巫女啦,恭迎巫女。

村民众:恭迎巫女,恭迎巫女……

欣儿:祖父,你又来了。

长老:欣儿,别笑,身为巫女,要庄重。

欣儿:欣儿知道。(示意祭典开始)

小七:喂,你在看什么?哦,难道你对巫女……

长老:他对欣儿怎样?!

俏如来:我只是在想,是否现在就能去看法钵了。

长老:你还是真着急啊,小七,你带他去看吧。

小七:好啊,你跟我来。

俏如来:嗯。多谢各位。(跟着小七离开)

阿清:长老啊,这样可会妥当?我还是感觉那个少年人怪怪的。一直盖头盖脸,不行我要跟去看看。(跟上去)

长老:喂!阿清啊……阿清啊!


(祭台附近)

欣儿:山峰的灵啊,请庇护金雷村,安抚凶神,巫女常欣在此祈福。

小七:这就是祭台,你想看的法钵就在那里。

俏如来:嗯。(上前)

欣儿:且慢,你必须先等我完成仪式,才可以靠近法钵。

俏如来:是俏如来冒犯了。嗯……(祭台似有感应)

小七:啊,法钵在闪光!

俏如来:<金刚尊的佛力躁动,难道此钵真正是……>呃!(头罩被阴风掀开)

阿清:怎会这样?

欣儿:啊!喝啊——(突然攻向俏如来)

村民:巫女……

欣儿:哈哈哈……哈哈哈……

俏如来:啊……


【魔世营寨】

炽阎天:查过十五处营寨,所有的营寨都没尸体,也无遭受袭击的迹象,为何驻守的魔将魔兵,会突然消失?每一个营寨,都留下着一股让人厌恶的气息。这是什么气息?嗯,前往下一处营寨。

众僧: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炽阎天:让人厌恶的声音!嗯,你们是驻守在附近的修罗兵!

(修罗魔兵缓缓前行,似失神智)

炽阎天:嗯,原来是这样。总算有线索了。喝——

魔兵:我们怎会在这……我们怎会在这……?

炽阎天:你们已经无处可躲,还不现身来!(发出一道掌气)

众僧:观自在,云雷光,三萨埵,镇嚣狂。

僧人一:苦海无涯,迷觉知返,魔亦成佛,魔者,请放下屠刀。

炽阎天:屠刀在吾手中,你们如何让我放。

僧人一:心静静心,自无杀戮。心经静心,便有回头。僧众只能,劝,南无阿弥陀佛……

众僧:南无阿弥陀佛……

炽阎天:吾便要看你们有什么本事!

(诵经声不绝于耳)


【黑水城旧址附近】

修儒:师尊,你回到中原,一路行医走来到这,到底是要做什么?这个附近,也没村庄也没居民啊。

冥医:你安静别讲话。<黑水城就在附近,但已经迁移……是会迁移到哪一个方向啊?>

荡神灭: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

冥医:荡神灭?!

修儒:三尊?!

荡神灭:受吾神毁意荡一掌,你竟然还能活着,着实让我意外。

冥医:我一直都是死的,你还能再杀我一次吗?

荡神灭:哼,你以为我做不到吗?

冥医:你要怎样杀死一个死人?

修儒:你这个畜牲!(上前欲攻击荡神灭)

冥医:别冲动!(拦下修儒)

荡神灭:逞口舌,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喝——


[凶险凶险,冥医遭遇荡神灭,这次他还能在魔掌之下存活吗?冥医又是怎样要找黑水城?

荡神灭又为何出现在此地呢?炽阎天遭遇达摩金光塔四高僧,佛与魔,谁高一丈?

万里边城打出缺口,妖魔海却再度来袭,赤羽信之介、欲星移、铁骕求衣,将如何面对第二阵?

诡异的金雷村,异变的祭典,白蛟传奇到底藏有怎样的秘密与悬疑?这一切是否与魔世有牵连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八集——魔的逆袭。]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