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07485867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六集 母女劫

录入:LINGGin、蜜函
校对:叶清眉


【鬼祭贪魔殿】

戮世摩罗:多谢你,替我将东西捡回来。

网中人:小子。

戮世摩罗:连……礼貌也没了。

网中人:鬼玺,还来。

(网中人攻向戮世摩罗,被荡神灭挡下)

网中人:阿鼻尊,你,你真心要奉这个人族为王?

荡神灭:修罗国度,奉信鬼玺。

网中人:炽阎天,曼邪音?

炽阎天:妖神将,认输吧。

戮世摩罗:阿鼻尊,擒下叛徒。

[荡神灭出手欲擒网中人,网中人重伤在前,心知不利,虚晃一招,脱身便走。]


【鬼祭贪魔殿外树林】

网中人:飞织邪罗。

荡神灭:想走,没这么简单。

炽阎天:帝尊,你伤得很重。

戮世摩罗:走。

曼邪音:妖神将已是重伤,阿鼻尊伤势已复,可以应付。

戮世摩罗:我就是怕荡神灭……冲动。

炽阎天:我来。(与曼邪音一同扶戮世摩罗出鬼祭贪魔殿)


【鬼祭贪魔殿外树林】

荡神灭:妖神将,抢夺鬼玺失败,你应该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

网中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堂堂三尊,竟然愿意对卑微的人族臣服。如此弱小的种族,就该对魔屈膝,难道你们一点魔的自尊都没有?

荡神灭: 你这句话讲错对象了,你忘了我的出身吗?魔世中卑微弱小的虺族,因为弱小,虺族总是受到他族的欺凌,所以我对于变强的执着更是超越了常人。荡神灭的自尊是来自对强的渴望,对强的苛求。当我成功了,整个虺族就是雄起的一族。种族始终不是重点,修罗国度,强者为尊。

网中人:那我……无话可讲了。来战吧。

[魔世内讧,妖神将网中人对上阿鼻尊荡神灭。察觉对手伤势劣势,荡神灭招招式式针对弱点穷追猛打,毫不放松。]

网中人:打得好,盘丝锁关。

荡神灭:神毁意荡。针对你的伤口够残忍吗?

网中人:哈,你武者的作风,网中人早就了然。

荡神灭:对弱者的践踏就是不让他有再起的机会。你再也不能危害帝尊。

网中人:网中人也不会坐以待毙。魔网天诛。

荡神灭:神摧意灭。

网中人:茧式。

荡神灭:死吧,妖神将。

戮世摩罗:住手。

荡神灭:帝尊。

戮世摩罗:(坐下)我叫你擒他,你偏偏……要杀他。真的是牛,听没人话……听没人话吗?(问网中人)你有什么话要讲吗?(网中人不语)你不讲,那我来讲。

炽阎天:帝尊小心。

戮世摩罗:(坐下)在我见到黑白郎君的时候,我就知道一件事情,如果魔之甲挡不下一气化九百,那我输定了。谁布置了这个局,目的,谁跟谁合作,那一瞬间,我百思纠结才理出一点头绪。妖神将,一定是你啊!

网中人:哼。

戮世摩罗:所以黑白郎君一定要我死,我只能赌,我很早就放弃挣扎,放弃消耗体力。我就赌一招,赌在魔之甲保护之下我能全力防守一招不死,赌魔之甲不会像赝品一样被一气化九百破坏,可以保护诈死的我。

<回忆:戮世摩罗被黑白郎君重伤>

网中人:你赌赢了。

戮世摩罗:你以为鬼玺是被打出的吗?我是不想让鬼玺留在体内,以免黑白郎君带走我的尸体,反号令了修罗国度。我知道你在场,也知道你你一定以鬼玺为目标。你真的厉害,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将我送入死途了。你想不到吧?这么短的时间内,我就能想出这么好的对策,寻得机会反扑。

网中人:网中人,败得心服口服,甘心……受死。

荡神灭:依照惯例,网中人该杀。

戮世摩罗:没错,(站起)我以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之权威……赦你无罪。(众人惊异,戮世摩罗伤势爆发,站不稳)

炽阎天:帝尊?!

戮世摩罗:别帝尊了,快替我……找医生。

曼邪音:帝尊!

荡神灭:帝尊状况如何?

曼邪音:伤得很重。

荡神灭:快带他回鬼祭贪魔殿。

曼邪音:嗯。

炽阎天:妖神将,你还有话讲吗?

(网中人无言,继而大笑)


【鬼祭贪魔殿】

荡神灭:帝尊的情况如何?

曼邪音:他与妖神将都伤得很重。阿鼻尊,你下手不轻。

荡神灭:对上妖神将,你还要吾留手,希望将我这条命送到他的手中吗?

炽阎天:阿鼻尊也被妖神将所伤,现在帝尊、妖神将、三尊都负伤在身,修罗国度必须暂时休战。

曼邪音:所幸妖魔海还守在边关,让苗军暂时不能妄动。

炽阎天:说到苗军,你听到消息了吗?

曼邪音:苗疆内战已经结束,由苍狼继任。

炽阎天:苗疆统合,可是修罗国度的一大隐忧。

曼邪音:竞日孤鸣智勇双全,撼天阙有不下先任帝尊的战力,这两人都是劲敌。但是苍狼,听闻只是一个少年,见识阅历尚浅。唯有铁骕求衣才是最大的威胁。

炽阎天:你看帝尊,你还敢讲这种话。

曼邪音:帝尊是不世的奇才,不能相提并论。

炽阎天:妖神将这番做得过头了,边关需要重将,但是,帝尊与妖神将不能无人守护,我们三人也有伤在身,必须联手护卫帝尊安全。

荡神灭:我伤势最轻,让我前往边关吧。

曼邪音:你旧伤方,又被网中人所伤,苗军方统合,想反攻也没这么快。先讲伤势养好再说。

荡神灭:三天,最多三天,我的伤势就能完全的恢复。

曼邪音:只要三天,相信妖魔海能可震慑苗军,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万里边城】

欲星移:如何?

铁骕求衣:应该我先问吧?

赤羽信之介:有人拖延到战局,只有七成成效。

欲星移:唉唉,一路上我已经讲过十几次对不住了,赤羽大人何必这么记恨?

赤羽信之介:恨可以不记,但计划因此生变,终是麻烦。

欲星移:还是有争取到一点点时间,如果东西已经到手。

铁骕求衣:计划仍然不变。

赤羽信之介:已经到手?

铁骕求衣:嗯。

赤羽信之介:那第四只雕,要入手了。


【树林】

死眼骷魃/亡指髐魑:(鞠躬)恭迎驸马回朝。

亡指髐魑:驸马。

俏如来:我不是什么驸马,两位请回吧。

死眼骷魃:刺上血纹魔瘟,等同公主钦点,不分种族,皆须奉为精国之王配。

俏如来:公主的美意,俏如来甚是感激。但俏如来离开帝女精国的原因你们应该知晓。

死眼骷魃:你脸上的血纹魔瘟就是信条,就是誓约。无论怎样的原因,你都要随我们回去。

俏如来:要我随你们离开可以,只要你们能找到我的父亲。

死眼骷魃:一个连自己的父亲都能背叛的人还讲什么条件?

[以礼相请不成,双魔决意强行擒押。俏如来心神激荡之间暂居劣势。双方各怀心思,一时僵持。]

俏如来:<他们的魔气会引起血纹魔瘟感应,若动武过度,金刚尊所赞之佛力将失去稳定。>

死眼骷魃:死亡之眼。

亡指髐魑:死亡之指。

死眼骷魃:开始反击了吗。

亡指髐魑:那将你打伤带回再向公主请罪。

[双魔攻击渐趋极端,眼下不得犹豫,俏如来饱劲提元,一招,速决。]

俏如来:如来圣焰。

亡指髐魑:这是?!(俏如来欲走)走得了吗?

死眼骷魃:第二道阻碍。

亡指髐魑:可恶。

(俏如来已不见踪影)

死眼骷魃:追之不及,不愧是被公主看上的人。

亡指髐魑:有时间佩服他,还不如赶紧再找。

死眼骷魃:别迁怒到我的身上,走吧。

(树丛后窥视的神秘人亦离去)


【还珠楼外】

(一队僧侣走过)

剑无极:结果还是找来这了。

雨音霜:还珠楼,这跟俏如来有关系吗?

剑无极:我们已经去过正气山庄,血色琉璃树,对了,虽然那棵树没了,总之,所有俏如来有可能去的地方我们都去过了,就是找不到俏如来。现在已经没有其他的方向,剩下还珠楼还有情报网,可以好好利用。

雨音霜:我看你是别有居心。

剑无极: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有什么居心啊,不就是想要帮笨牛找到他的大哥这种的居心吗。呃,里面……

雪山银燕:怎样了?

剑无极:你们帮我叫好了,我烧声。

雪山银燕:烧声?

剑无极:你说我烧声,听不懂吗?叫你们叫你们就……(见到凤蝶站在身后)就……

雨音霜:凤蝶姑娘,好久不见。

凤蝶:嗯,好久不见了,霜姑娘,雪山银燕,还有……剑无极。

剑无极:原来是凤蝶啊,是啊,好久……不见。

凤蝶:你们怎会来到此地?

剑无极:怎样,我们不能来吗?

凤蝶:我是这样讲的吗?

剑无极:听你的语气是没什么欢迎啦。怎样,去打扰到你和你的主人安定的生活了是吗?

凤蝶:你……

雨音霜/雪山银燕:剑无极。

雨音霜:说要来的人是你,态度好一点。

雪山银燕:凤蝶姑娘,我们是想请还珠楼帮忙找大哥的行踪。

凤蝶:俏如来……众人先入内再说吧。

剑无极:那我在外面等就……(被雨音霜推向前)喂,你们做什么啊?(被银燕推向前)喂……


【还珠楼】

(银燕一路将剑无极推进还珠楼)

剑无极:好了好了,都已经进来了,别再推了啦。原来还珠楼是长这个样子,只是人看起来很少,是说,怎么没看到我那个无缘的岳父……咳,我是说楼主。

凤蝶:我想,你们不会想见主人。

雨音霜:银燕……

雪山银燕:我没事。

雨音霜:我知道,你还是不能释怀,但……

雪山银燕:我了解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放心,我不会冲动。

剑无极:但是我就不一定了。(被霜狠踩一脚)啊,霜。

凤蝶:之前有一个叫风逍遥的人造访还珠楼。

剑无极:是老贼头。

凤蝶:听他的话语,依我对你了解程度,就知道你一定又惹事了,果然还是一点都没变。

剑无极:那……会怀念吗?

剑无极:(见雨音霜银燕一旁叹气,知道自己说错话)就是说嘛,怎有可能会怀念,反正当初都已经选好了不是吗,现在看你跟你的主人,过得很美好,很幸福,我就在跟笨牛讲,你看,你和霜就是应该……

凤蝶/雨音霜:剑无极!

雨音霜:你不想正经,就换我们办正事。

剑无极:我哪里在不正经了,哼。

雨音霜:凤蝶,还珠楼最近可有得到俏如来的任何消息?

凤蝶:你们来得正是时候,本来还珠楼的情报网已近荒废泰半,但因为风逍遥、欲星移等人先后来探,我才开始重启情报网。俏如来的行踪……很复杂。 雪山银燕:为什么复杂?

凤蝶:他去过一履岩,梅香坞,听说还救了梁皇无忌与万雪夜。

雪山银燕:梁皇前辈他目前与我们一起。梅香坞……啊,对,还有这个地方。

凤蝶:早就人去楼空了。

雪山银燕:啊?那老板娘呢?

(凤蝶摇头)

雪山银燕:难道是遭遇不测?怎会……

雨音霜:先别慌乱,凤蝶,还有其他的线索吗?

凤蝶:最近俏如来好像去过魔门世家,但马上又不见人影。我们所得到的动向非常的混乱,甚至诡异完全无法测知俏如来的目标。

剑无极:会不会是情报出了问题?

凤蝶:什么意思?

剑无极:先前魔世用假的俏如来破了胜邪封盾,还攻入黑水城,说不定情报网所得到俏如来的行踪也包括那个假货。

凤蝶:那现在那个冒牌的呢?

剑无极:不久之前就被做掉了。

凤蝶:难怪最近的动向没这么复杂了,拿这份资料说不定可以参考。(银燕接过资料)这是俏如来离开魔门世家之后可能前往的方向,不如试看看吧。

雪山银燕:多谢。请。(急忙离开)

雨音霜:银燕。(追上,一同离去)

凤蝶:你不用跟去吗?

剑无极:就这么想要我离开吗?

凤蝶:你要留下做客也可以。

剑无极:那就免了,我怕打扰到你们啊。

凤蝶:随便你。(转身离去)

剑无极:等一下。我……我想问一个问题。如果当初……

凤蝶:心中既然已经有答案,又何必多问?

剑无极:对啊,问了又能改变什么。(转身,离开)

凤蝶:憨人。


【苗疆王宫】

岁无偿:岁无偿违反王令,请罪。

叉猡:王上。

苍越孤鸣:冽风涛他……去了哪里?

岁无偿:他说他已经无牵挂,决心退隐。

苍越孤鸣:离开我了吗……

叉猡:王上,岁无偿只是一时意气用事,请王上……

忘今焉:重重责罚。

叉猡:国师,你讲什么?

忘今焉:王令如山,怎能轻放,如果王令不行,如何号令众军?

叉猡:我们与王上的情感,不是你一个外人能可了解。

忘今焉:国法之前毫无感情可言。若人人依循感情,法何在,民何归?

叉猡:我们跟王子在吃苦的时候,你还在月凝湾饮茶,你……

苍越孤鸣:叉猡。

叉猡:王上。

岁无偿:国师所言无错。国无法,民无归。请王上赐岁无偿死罪。

苍越孤鸣:岁无偿听罚。

叉猡:王上,你当真要处罚岁无偿?

苍越孤鸣:岁无偿违反王令,论罪当诛,姑念其功,收回所有封赏,降为王宫护卫,留在孤王身边……戴罪立功。若有他过,两罪并罚。

岁无偿:王上,这处罚,太轻。

苍越孤鸣:轻重是孤王决定,不是你。你与叉猡都下去吧。

岁无偿/叉猡:是。

苍越孤鸣:国师,孤王是否徇私了,或者无情了?

忘今焉:法与情,本就难以兼顾,这正考验王者的智慧。岁无偿并不在意封赏,王上的处罚,可足为外人惩戒,也不伤感情,甚为完美。

苍越孤鸣:自然也有人认为孤王泰国绝情,抑或太过徇私。

忘今焉: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想法。王上,你无法绝天下之口。

苍越孤鸣:天下……

苗兵:启禀王上,罪犯女暴君逃亡了。

苍越孤鸣:嗯?!


【苗疆树林】

风逍遥:亲爱的尉长,喝一口?

白日无迹:你明知我对酒无爱。

风逍遥:看你这么烦恼,喝一口,保证你顿时灵台清明,不再忧愁。

白日无迹:多年来,你何时说动过我。

风逍遥:我感觉你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不过我们在铁军卫共事这么久了,我还真的不曾看你笑过。

白日无迹:你想看我笑吗?

风逍遥:只要你笑一下,我就……

白日无迹:戒酒吗?

风逍遥:戒酒不可能,但……若是我跳舞给你看呢?

(白日无迹看风逍遥施展腿脚)

风逍遥:你真的在考虑?

白日无迹:你的动作不是不好笑,是我笑不出来。

风逍遥:看你这么正经,我不玩了。

白日无迹:真抱歉,让你无聊了。

风逍遥:我只能说,你担忧的事情,结果是不会改变。你我皆了解,对于女暴君,王上绝无可能放过。只是忆无心,她是单纯善良的女孩子,救自己的母亲也属人之常情。所以我也不想伤及无辜。

白日无迹:你非常明白我心里在想什么。

风逍遥:我甚至怀疑一点,看你对女暴君的称呼,你们应该是彼此熟悉。还有女暴君为何如此厌恶你的态度,也使我非常的怀疑。重点就是,你和女暴君到底是什么关系?

白日无迹:我和她,并无关系。

风逍遥:如此简单?你没骗我吧?

白日无迹:我不曾骗过你,我与明月自小便已结识。

风逍遥:哦,青梅竹马。

白日无迹:但……我也亲眼看见她的转变。

风逍遥:所以我能再好奇的继续问你吗?

白日无迹:你我之间,何时变得如此生疏?

风逍遥:这种事情毕竟是你的隐私,是私事不是公事。

白日无迹:你想问我,我喜欢过女暴君吗?

风逍遥:管情报的就是管情报的,连我心里想要问什么也被你管到了。

白日无迹:我亲眼看见她的转变,这句话不难令人遐想。

风逍遥:答案就是……

白日无迹:曾经的感觉不代表现在的感觉。

风逍遥:这种答案就像酒喝不够,有还是没有,一句话简单说就好了。我现在的感觉就是,我开始感觉你难相处了。

白日无迹:请原谅我不能直白。过去的事情在白日无迹的心里,已烟消云散。

风逍遥:哈,就是暗恋吗?爱人不到,祝人幸福,真容易,不是吗?来,喝一口,包你忘却。

白日无迹:兵长。(白日无迹的语气顿时变得严肃)

风逍遥:喂,不要学老大的口气,真刺耳呢。

苗兵:尉长,兵长,王上有令,命你们其中一人追捕逃犯女暴君,另一人回归万里边城支援军长调动。关于忆无心在能控制的范围之内,只伤不杀。

风逍遥:很好,回报王上,风逍遥接下杀女暴君的任务。

白日无迹:慢,请回报王上,兵长回转万里边城,捕杀的任务由白日无迹执行。

风逍遥:尉长,我再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

白日无迹:目前女暴君与忆无心逃脱的方向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比你更适合。

风逍遥:对自己的老朋友进行追杀会造成不好的回忆,而且也非易与之辈。比较起来,还是我较适合。

白日无迹:放心吧,没人比我更了解女暴君。其实我在思考的就是,我要如何对付女暴君。

风逍遥:尉长……

白日无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拿过酒葫芦,饮酒)

风逍遥:尉长。

白日无迹:你知晓我为什么不饮酒吗?

风逍遥:应该是,地方不对不喝,感觉不对不喝,人不对不喝。这种过时的三不喝你就免讲了。不管如何,这是你第一次喝我的烧酒。

白日无迹:你知道为什么吗?

风逍遥:因为……你已经下定决心。

白日无迹:哈,因为我想看你跳舞。

风逍遥:啊?

白日无迹:等我回万里边城,再看你表演。(离开)战别西楼杀声天,萧梧残烟。旧游南梦景如梭,凄楚倦眠。

风逍遥:<王上只派一人执行任务,那想必是……>(对苗兵)回报王上,风逍遥回转万里边城。


【苗疆树林】

[逃出地牢的女暴君与忆无心两人急急而奔。]

女暴君:太不寻常了,常理来说一路上不可能并没有追兵,除非……停。

忆无心:母亲,我们已经逃很远了。

女暴君:你为什么要救我?

忆无心:哪有为什么,因为你是我的母亲啊。

女暴君:哈哈哈哈哈哈,我从来就没将你当作是我的女儿,你会这么好心救我?

忆无心:就算是这样,我就能眼睁睁看你死吗?我做不到啊。

女暴君:哼,如果你想救我,那应该叫你的靠山黑白郎君来才是。你有什么用?

忆无心:我就是……不想将黑白郎君拖下水。因为母亲……母亲你……你实在不是一个值得被救的人。

女暴君:你!现在尚无追兵,你快离开。

忆无心:我想跟着母亲的身边保护你。

女暴君:笨女孩,你跟着在我的身边,只会让我分神保护你,只会拖累我而已啊。

忆无心:啊?原来母亲会想保护无心。

女暴君:我说拖累,听不懂吗?!

忆无心:哦,不过。

女暴君:女暴君有自己的退路,快走。

忆无心:这……

女暴君:这一路太过异常,苍狼的目标只在我,我要你去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所以你必须向不同方向而逃,这样我才能安全抵达我想去的地方。

忆无心:母亲有安全的地方可以去?

女暴君:废话,为什么他还没对我动手,一路上,一定有人在监视我们,他们迟迟不敢出手,就是在忌惮我的能力,等待时机。

忆无心:那……

女暴君:别再啰唆了,赶紧向东南方直奔而去便是。

忆无心:哦,好吧,母亲,保重。

女暴君:<这个死囝仔,到底是像谁。苍狼初掌王权,苗疆所有的精锐部队都在万里边城,国内所剩下的治安部队全属三流。哈,若非是铁骕求衣,凭你们这种实力,也想捉拿我女暴君。速往青蚕寺,再联络陆家堡与枯叶部。苍狼啊,你能耐吾何?>出来吧,暗中监视的人……

(感受到暗处刀出鞘声,女暴君飞刀取命)

女暴君:这种三流的水准,还想监视女暴君,哼。


【苗疆树林】

苗兵:尉长,监视女暴君的明哨斥候已身亡。

白日无迹:预料中之事。暗哨斥候呢?

苗兵:女暴君尚未发现我们布下双层的监控模式,暗哨斥候幸存无恙。

白日无迹:嗯,继续保持双层监视。

苗兵:还有忆无心与女暴君已经分道而逃了。

白日无迹:方向。

苗兵:忆无心往东南方而逃了,女暴君则逃亡西南方。

白日无迹:西南方。传吾军令,第二小队目标陆家堡,第五小队目标枯叶部,第八小队目标青蚕寺,偷袭三处部落首领之住处,格杀三部首领。在女暴君抵达之前务必控制这三处。

苗兵:尉长,为什么不直接针对女暴君的行动就好,现在我们带来的人马不足,恐怕很难达成任务所设定的准则。

白日无迹:依照女暴君的惯性,目前她绝不恋战,必会逃亡。一旦让她成功串联三处部落,将再度引起纷争。与其这样不如避免交锋,暗中先行剪除她伏藏之势力,斩草除根。

苗兵:只是目前人力欠缺,以我们的情报网与尉长的排布,要成功制服这三处部落绝有可能。但如果能再增加人力,便万无一失,更可能将损伤降至最低。我知道附近西南边线有国内的治安部队,但我们无权调动。

白日无迹:你所陈述之事,是我不知道的吗?

苗兵:是属下谮越了。

白日无迹:王上给我们多少兵,是一种的肯定。能不能完成任务,是我们的能力。以寡敌众纵有风险,但仰赖精准的情报配合,九成的成功率不就是我们引以为傲的精神吗?

苗兵:是,尉长教训得是,属下必须再精进。

苍越孤鸣:传孤王旨意,西南沿线所有的治安部队,全力配合尉长进行行动。

白日无迹:不知王上驾临,白日无迹有失远迎,请王上赎罪。

苍越孤鸣:尉长,请继续指挥。

白日无迹:王上圣驾亲临,指挥权便由王上亲自调动才是。

苍越孤鸣:孤王不善用兵,需依靠尉长。军情紧急,先行下令吧。

白日无迹:属下遵命。(对苗兵)依吾信中所写之内容,遵照指示,依序排放。

苗兵:是,属下遵命。

苍越孤鸣:尉长想必是对女暴君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白日无迹:是,属下对女暴君确实颇有研究。

苍越孤鸣:不知尉长是何打算?

白日无迹:禀王上,女暴君遇强示弱,遇弱则称强。陆家堡、枯叶部、青蚕寺,皆是早前女暴君暗中勾结的伏藏势力,早在白日无迹的侦查之中,握有证据。所以,她往西南逃窜,必是寻求这三部的帮助。而忆无心目前逃往东南,白日无迹也命人即刻捉拿,准备交由王上发落。

苍越孤鸣:孤王只想针对女暴君即可,忆无心救女暴君之举,孤王虽然震怒,但忆无心之作为仍不失为人子女之亲情。既然忆无心没与女暴君同路,那孤王不想牵连无辜。放她一条生路,任其自由去吧。

白日无迹:王上,捉拿忆无心,实有白日无迹的安排。

苍越孤鸣:尉长直说无妨。

白日无迹:女暴君,没将忆无心当做人质。

苍越孤鸣:孤王明白了。孤王前来,本想亲自动手,眼见尉长成竹在胸,又深知了解女暴君之习性,那……无论你怎样处理,孤王都相信你。

白日无迹:恳请王上移驾圣女峰,静候佳音。

苍越孤鸣:铁军卫,果真是吾苗疆最强的战力。


【苗疆树林】

(忆无心匆匆而奔,落入陷阱)

苗将:忆无心。

忆无心:你们是谁,放开我。焚石灼。

(苗兵上前制住忆无心)

苗将:来人,将人押上圣女峰。小心,她能操控石头。严密监视,不能让她有机会运用灵能。

苗兵:是。


【树林】

俏如来:<帝女精国派人欲将我寻回,真是一波未平一波起。现在他们一时半刻应该也无法再找到我的行踪,而一路走来,压制血纹魔瘟的佛气也回到稳定。届时入村与村民交谈应不成问题。>


【树林】

雪山银燕:凤蝶姑娘讲的就是这个方向。

雨音霜:最近遇到僧人的频率也太高了吧。一路走来,好像走到哪里都会遇到。

(雨音霜见剑无极落后低头闷不作声)

雨音霜:哼。

雪山银燕:霜,怎样了?剑无极,你到底是怎样了?

(剑无极摆手表示没事)

雨音霜:有话就讲,你的优点是多话,不是安静。

剑无极:我哪有什么话要讲。

雨音霜:不是对我们讲,是对凤蝶讲。

剑无极:我那个无缘的啊,见面三分情,我祝她幸福,她祝我快乐,这就是男儿的潇洒,哪有什么话要讲的啊?

雨音霜:哼,假鬼假怪,你走这么慢,是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哭吧?男子汉大丈夫,什么感情,什么心里话,有什么纠结,就讲一个清楚分明,别在这逞强。

剑无极:哈哈哈哈,出一张嘴啊,真是女人的权利。你厉害啊,你什么都敢讲。来啊,人在这(拍银燕肩),你要讲什么,快过去讲啊,别自己不敢讲,在这叫我讲。

雨音霜:你讲什么?!

剑无极:是你要讲什么。

雨音霜: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剑无极:我知道你要讲什么。

雪山银燕:你们到底是在讲什么?

雨音霜/剑无极:关你屁事!

(银燕突然向前奔去)

雨音霜:银燕。(追去)

剑无极:被我们气走了,感情这么脆弱啊,笨牛啊。(一同追去)

雪山银燕:大哥。

剑无极/雨音霜:俏如来。

俏如来:是你们……

[相顾无言,恍如空间凝结。急欲相见的面孔,近在眼前,一时情怯。]

雪山银燕:大哥……大哥,真的是……你吗?(上前欲确认,俏如来闪开)大哥。

剑无极:嗯,这俏如来看起来是真品,应该不是赝品。

雨音霜:什么意思?

剑无极:梁皇无忌有讲过,现在的俏如来啊……

(俏如来掀下帽子)

雪山银燕:那是……

雨音霜:莫非就是血纹魔瘟?

俏如来:嗯,梁皇前辈他们好吗?

剑无极:好呢,差一点就完蛋了。你可知道魔世一度攻入黑水城,不只梁皇无忌,连我们也差一点出事。

俏如来:魔世攻入黑水城?

剑无极:免操烦啦,现在你也看到了,我们还好好站在你的面前,黑水城暂时没事,我们就出来找你了。对了,还有要找达摩金光塔。

俏如来:我已经找到佛国。

剑无极:梁皇无忌断得还真准啊。

俏如来:承蒙佛国尊者协助压制血纹魔瘟,现在的我,才能在保持一段安全距离的状况下与你们交谈。

剑无极:也就是说别靠太近就没事了,我讲笨牛啊,(银燕呆立)喂,笨牛啊,你是怎样了,你不是一直想要见你的大哥吗?

雨音霜:银燕。

(银燕揪心不语)

剑无极:歹势啦,他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所以讲不出话了,是说这次黑水城能解危,笨牛可是大功臣啊。若不是亲手将小空推出黑水城,这阵啊,我看就凄惨了。

雨音霜:剑无极,别再提起这件事情了。

剑无极:总是要让俏如来,知道笨牛的努力啊。

俏如来:银燕……这次,辛苦你了。

雪山银燕:大哥……大哥!(落泪)对不住啊!(跪下,被雨音霜剑无极扶起后又挣脱跪下)

剑无极:(扶起银燕)笨牛。

雨音霜:银燕。

雪山银燕:(抹泪)对不住,对不住……

俏如来:银燕,是我该讲对不住。我一直……没照顾到你的心情。

雪山银燕:二哥他……他……

俏如来:小空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我与父亲的关系,当初的事情,谁对,谁不对,谁又知晓。时间不能回头,你依循你的心情,做了你该做的事,只是这样而已。

雪山银燕:啊,对了,父亲呢?父亲有回来吗?大哥,父亲呢?

(俏如来沉默)

雪山银燕:啊,难道……

俏如来:是我害死了爹亲。

雪山银燕:大哥,你……你说什么?

俏如来:是我害死了爹亲。(戴上帽子欲走)

剑无极:稍等一下,没俏如来啊,你丢下一句话,没头没尾的话就想要走,太不够意思了吧?你既然都已经出现了,不然就跟我们回到黑水城,指挥众人反攻魔世。

俏如来:我不能去黑水城,除了血纹魔瘟的顾忌,我尚有要事处理。

剑无极:是什么事情这么重要?

俏如来:达摩金光塔。

剑无极:那我们可以帮忙啊。

俏如来:碍于种种考量,只能由我独自负责。

剑无极:喂,我们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找你回去的,你就这样让我们空手而归,就算不顾及笨牛,也要顾及到其他的人吧?

俏如来:在我回去之前,请众人尽量配合赤羽先生,苗疆,海境,甚至佛国的行动。中原诸事,同样又要劳烦你们了。

剑无极:嗯,自己的兄弟是在客气什么。

俏如来:多谢。银燕……保重。

(俏如来离开)

雪山银燕:大哥……大哥!

剑无极:免叫了,已经走很远了。

雪山银燕:大哥他……是不是还没原谅我?

剑无极:你是在讲什么傻……

雨音霜:他确实没理由原谅你。

剑无极:霜!

雨音霜:因为他,从来没怪过你。

剑无极:牛就是牛,脑袋硬梆梆,当头棒喝才有效。

雨音霜:想通了就走,没想通,就先走回去,慢慢再想。

(银燕走,剑无极雨音霜随后)


【树林】

俏如来:寻至此处,仍看不到入口,莫怪能闪避模式之祸。但山路如此隐蔽,是要如何找到金雷村。

樵夫:嗯?少年人,你在找什么?

俏如来:没什么。

樵夫:没?一个人在这个深山野岭这样绕来绕去,还说你没在找什么。而且光天化日还盖头盖脸,你,很可疑哦。

俏如来:老丈是在地人吗?

樵夫:对一个可疑的人,我没必要讲吧?

俏如来:在下山中迷途,不知所向。一时彷徨无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物。

樵夫:哦原来是迷路啊,但你的记性有这么差吗?直接往回走不就好了。

俏如来:我想上山。

樵夫:上山?你想要去金雷村哦?

俏如来:金雷村果然在此。

樵夫:为什么要去,找人喔?

俏如来:只是想了解安龙祭。

樵夫:安龙祭,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外人对安龙祭有兴趣。你怎么会为了这个祭典找到这个地方?

俏如来:为了一偿心愿。

樵夫:奇怪的心愿。不过能抓准这个时间来,你真是好运气。

俏如来:莫非安龙祭正在进行?

樵夫:嗯,正进入最后的准备。可惜,你没办法进入金雷村。

俏如来:请问为何?

樵夫:看起来你是不知道安龙祭的细节,看你这么有心,跟你说一下好了。

俏如来:劳烦老丈。

樵夫:安龙祭是金雷村一年一度重要的祭典,目的啊,是安抚凶神,而这只凶神的背后,可是又很长很长的故事……我家就在这附近而已,不如去我那里做客,我慢慢讲给你知道。

俏如来:但是我赶……

樵夫:你再怎样赶,现在去也是没用,等我讲完一轮的故事就差不多了。走吧,随我来。


【樵夫家】

(樵夫倒茶)

俏如来:多谢。

樵夫:在说故事之前,我先问一下,你既然知道安龙祭和金雷村,难道没听过相关的故事吗?

俏如来:我知道金雷村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老丈请说吧。

樵夫:这是一段足以毁灭一切的悲剧,是人魔之间不能碰触的禁忌。一只千年的白蛟碰触了禁忌,成为悲剧的开端。没人知道那只白蛟究竟是来自何处,只知道这白蛟啊,是拥有千年道行的魔物,修炼成精的它遁入凡世,游离湖海江河,它看见了所谓的人,以及所谓的爱恨情仇。一个好奇心使然,让它决定化身女子,它变成了她,用人族的身份体验着人族风情,甚至是男欢女爱。有人说啊,她是真的动了凡心,也有人说她为了勾引男子当成自己修炼的战利品,但是也有人说她用自己的力量救过不少的人。

俏如来:那金雷村所流传的又是哪一种的说法?

樵夫:无论是哪一种说法,最终,仍导向了毁灭的结局:引水祸世,涂炭生灵的凶神,就是白蛟留在世上最后的评价。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了什么原因做出这种的事情,也许是计划,也许是背叛,也许那是本性。久远之前金雷村成了这个悲剧的牺牲品。唯一庆幸的是,当时啊,有一名高僧察觉此况,便自告奋勇与白蛟斗法,岂料白蛟顽强,遇水则生,杀之不死。最后啊,这高僧用他随身的法器,同时牺牲一身的修为将白蛟就地镇压。那一夜,洪潮瞬间退去,高僧不知所踪,只留下他的法器。而白蛟,也只能带着不甘以及对人世的怨恨,从此被压在其下,永世难出。听说金雷村当中的祭坛就是当初镇压白蛟所留下的的遗迹。

俏如来:听说……原来老丈不是村民。

樵夫:没有啦,我只是固定会送柴入村,尤其是祭典快要开始了,他们需要更多的木柴,所以这一阵子跑得比较勤快。

俏如来:老丈可以入村,我却不能。

樵夫:你没有这个,你会被赶出去(指手上缎彩)。祭典开始之前的半个月啊,全村禁言凶神名讳,避免惊动凶神,而且会极度的排外,只有带着缎彩的外人才能入村。

俏如来:请问何处能去的缎彩?

樵夫:这是村中的长老分的,而且想进入金雷村的外人一直都很少,所以缎彩的数量也很少。也许你可以等七天后安龙祭结束再来拜访金雷村啊。

俏如来:我有要事在身,不能再拖。

樵夫:是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等不了七天喔?

(俏如来不语看向樵夫)

樵夫:算了啦,反正我的木柴也送得差不多了。喏。(取下缎彩)

俏如来:老丈?

樵夫:山路入口只有一处,非常的隐密。你从这里向北走几步,你会看到一个石敢当,然后再向西直走,就会看到一条爬坡的小路,顺着路直直走到底,就可以看到金雷村了。

俏如来:多谢老丈。(接过缎彩)

樵夫:虽然我跟村民很熟,但也不能打坏规矩,我就不陪你了。等你下山之后再将缎彩还我吧。

(俏如来看着缎彩)

樵夫:怎样了吗?

俏如来:没事,那我先行一步。多谢老丈。


【青蚕宫入口】

(女暴君匆匆奔至)

女暴君:<嗯?青蚕宫的入口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尸体,难道?是苍狼所下的手吗?不对,青蚕宫是我暗藏的势力,苍狼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得知详情。>(发现尸体手上信封,阅读)

<信:青蚕宫,一干叛逆,全数歼灭,铁军卫尉长,白日无迹。>

女暴君:(掷信于地)原来是你,白日无迹!你好快的速度。哼,软弱的男人,女暴君就看你有何能耐。(匆匆而奔)


【枯叶部】

(女暴君匆匆奔至)

女暴君:啊?难道,连枯叶部也被消灭吗?白日无迹,你真正能掌握女暴君到何种的程度。(发现尸体手上信封,阅读)

<信:枯叶部,一干叛逆,全数歼灭,铁军卫尉长,白日无迹。>

女暴君:女暴君太小看你了,哼。(掷信于地,匆匆而奔)


【陆家堡】

(女暴君匆匆奔至)

女暴君:嗯?地上无尸骸,陆家堡应该没被发现。哼,白日无迹,没人能完全掌握女暴君呐,哈哈哈哈哈。

小兵头领一:来者何人?

女暴君:陆家堡堡主陆长生在吗?

小兵头领一:直呼堡主之名,你是何人?

女暴君:我是女暴君,叫堡主出来见我。

小兵头领一:哦?原来你就是女暴君,堡主交代一封信要转交给你。

女暴君:嗯?

<信:明月,你还想逃吗?陆家堡首领,叛逆陆长生已经伏诛。铁军卫尉长,白日无迹。>

女暴君:(掷信于地)白日无迹!可恨啊!……(女刑横扫众小兵)

小兵头领二:是女暴君,杀啊!

女暴君:凭你们,也想杀女暴君吗?受死吧!呀!(怒杀众小兵)

[策反成功,女暴君退路再度受阻。]

(女刑横扫,女暴君趁机逃走)


【苗疆树林】

女暴君:白日无迹连破我三个暗藏的势力,我必须再想退路才是。

(突来飞信)

<女暴君亲启>

(信内一物叮当坠地)

女暴君:这是……臭丫头的七彩云珞!

<信:忆无心已经被我擒住,身为母亲,你不来救她吗?>

女暴君:笨丫头,这么简单就被抓住了。我若前去救她,正是中了你的守株待兔之策。哈,白日无迹,你太异想天开了。

(掷信于地,飞信随即又来)

<信:忆无心与你少年之时同样,拥有着青春美丽的容颜,以及善解人意的心思。>

女暴君:白日无迹,有什么话来我的面前说,何必这么无聊呢!

(掷信于地,飞信随即又来)

<信:明月,为何对自己亲生女儿,见死不救呢?既然对自己亲生女儿这等薄情,那也莫怪白日无迹无情了。>

女暴君:白日无迹,你一直送飞书,究竟是在玩什么把戏?哼。

苗兵:铁军卫侦察队第二小队前来转告。

女暴君:转告什么?直接说。

苗兵:明月,当初我不能得到你的心,是我无能,在你的眼中,我是最为懦弱的男人。没关系,现在忆无心在我的手上,我要用忆无心来报复你厌恶我的态度。我会好好疼惜忆无心,我会好好对待忆无心。

女暴君:你讲什么?!再说一次!

苗兵:免紧张,还有,请继续听下去。

女暴君:嗯?(掷信于地)

苗兵:我会好好对待无心,无心的身上,散发着如同牡丹花的清香,在吾享受这绝妙的花香,品尝那不可多得的花蜜之后,我会一片一片,再将这牡丹花,纯洁的花瓣一一拆下,再赠送给你留作纪念。

女暴君:啊?白日无迹!(身形摇晃,握拳)你……为什么要这样的污辱她!(挥使女刑紧勒苗兵脖颈)

苗兵:杀我之前,让我将话说完。

女暴君:快说!

苗兵:明月,快来救无心啊,无心真可怜啊,不过,当你听到我将无心关在圣女峰的同时,无心的花蕊,已经被我摧残殆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女暴君:该死啊!(勒断苗兵脖颈)这个女儿,我一点也不重视,我一点也不在乎。

(女暴君回忆:第一次确认忆无心身份;美人阁母女重逢;利用忆无心引出藏镜人)

女暴君:女儿……忆无心。<女暴君幻想:忆无心:娘亲,救我,救我啊!>


【圣女峰】

苗兵一:禀尉长,女暴君目前已经赶来圣女峰了。

苗兵二:大鱼已经上钩。

苗兵一:只是,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苗兵二:属下也有这种感觉,我们太超过了。

白日无迹:这是我,对明月仅存的一点慈悲。忆无心的左手呢?

苗兵二:属下准备好了。

白日无迹: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其他暂且不论。记住,激怒女暴君。

苗兵一/苗兵二:属下遵命。


【圣女峰附近树林】

女暴君:无耻的淫贼,女暴君来了,还不现身吗?

苗兵一:铁军卫侦察队阿史巡佐。

苗兵二:阿佈巡佐。

女暴君:白日无迹人呢?

苗兵一:尉长正在等你,免着急。

女暴君:铁军卫没人才了吗?凭你们这种下流之辈,还想阻挡女暴君?

苗兵二:你很生气是吗,那我会让你更生气。

女暴君:嗯?

苗兵二:这是忆无心的左手。

(未及拿出,被女暴君一掌毙命)

女暴君:死来!

苗兵一:啊,不妙。(逃)

女暴君:阴风破月掌。(击杀)

女暴君:这是……(悲痛捡起)无心的手吗,是无心的手吗?败类,你们这些败类!女暴君绝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急奔)


【圣女峰下】

女暴君:白日无迹!你这个败类!

白日无迹:我的无耻,全是拜你所赐的,不是吗?

女暴君:你想报复我,便向我来啊,你动无心做什么?你污辱我的女儿做什么?!

白日无迹:我是你口中最软弱的男人,只要是软弱的男人,就是废物。是你,姚明月,就是你将白日无迹训练得心狠手辣,惨无人道!不过,比起你那毒辣的手段,白日无迹还算是非常善良。

女暴君: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将我的女儿还我,将我的无心还我!

白日无迹:你有将忆无心当过成自己的女儿吗?

女暴君:啊……就算我没将她当成是自己的女儿,也不能让你如此淫辱她!

白日无迹:当初,见你和罗碧非常恩爱,我便心满意足,不再追求。我由衷希望你幸福,但因为你的改变,你的毒辣,甚至是你的手段,重重打击了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为什么权力与欲望能将你改变得如此荒淫残暴。

女暴君:我从来没喜欢过你啊,我的转变更与你无关!

白日无迹:爱一个人,并不是要得到她的喜欢,更不是要完全得到她。你曾经,也像忆无心这般的善良温纯,但……也因为你,难保没那一日,忆无心不会变成第二个女暴君。所以,我要亲手扼杀这种痛苦的回忆。

女暴君:够了!……够了……够了……

白日无迹:我要你亲尝这种后悔的感觉,我要你在死之前,抱着这种遗憾与过失,我要慢慢折磨你,就如同我折磨自己一样的残忍。

女暴君:你…… 白日无迹:这是忆无心的右手,现在还你做纪念。(将手丢到女暴君脚下)

白日无迹:再慢三刻,你女儿的双足,就会断在圣女峰。

女暴君:女暴君要你血债血偿啦!

白日无迹:彻底后悔吧。

[祸爱造过,悲怨交缠。曾是眼中同等废物的男人,竟转变得如此恶质。女暴君不敢置信,无法想像的情景,竟在自己眼前上演。]

女暴君:乱星流。

白日无迹:六尘无涉。

(数招过后)

白日无迹: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我要让你更恨我。哈哈哈哈……(吐血)

女暴君:住口……住口!……(吐血)

白日无迹:忆无心正在悲鸣呼唤,母亲,母亲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女暴君:闪开……你给我闪开!

白日无迹:你不是不爱你的女儿,你不是不要亲情?再一刻,再忍耐一刻,你就永远听不到你所厌恶的女儿任何一声的呼唤。<女暴君幻想:忆无心:娘亲,你在哪里,你为什么没来救我?>

女暴君:啊,无心!

[从未入心的深情柔语,却在这一刻,唤起了女暴君深层的记忆。]

<女暴君幻想:忆无心:娘亲,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就在女暴君心神错乱之时。]

白日无迹:葬魂无踪。

女暴君:阴风破月掌。

白日无迹:(受伤跪地)<明月,这是我唯一能对你做的,最后的温柔……>(剑落地)

(女暴君急奔而过,白日无迹背后出剑,废其双足)

女暴君:(爬行向前,血迹一路)无心,无心……母亲来了……母亲来了。


【圣女峰上】

[满身是血,双足筋脉已断,为见爱女一面,女暴君强忍疼痛,奋力爬上圣女峰。]

女暴君:无心……无心,母亲来了……

(回忆:忆无心在黑白郎君掌下讨保女暴君;狱中母女相见;过往种种)

女暴君:无心……是母亲对不起你,是母亲没好好保护你。

[声声呼唤,不知爱女已被摧残成何种摸样。女暴君心急如焚,举步维艰。]

苍越孤鸣:(迎面走来)女暴君,孤王该亲手杀你。

(苍狼出招,却移开手划过女暴君,断树上绳索,释放忆无心)

女暴君:无心……无心,你没事……你没事……

忆无心:母亲,母亲啊!

苍越孤鸣:想起自己曾经还是一个人吗,想起自己还曾经有过的感情吗?你应该感谢白日无迹,是他唤醒起你最后的人性。孤王对你已经太仁慈。我会赐忆无心无罪,但,孤王也赐你……自尽谢罪。

女暴君:姚明月,感谢王上,感谢王上……

(苍狼离去)

女暴君:无心。

忆无心:母亲,母亲。

女暴君:你可有怎样?

忆无心:白日叔叔对我很好,他对我很好啦,他并没有伤害我。

女暴君:白日无迹……你……(吐血)

忆无心:母亲,母亲啊!(哭)

女暴君: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平安无事,平安无事……就好。

忆无心:阿娘。(哭)

女暴君:别哭了,你的母亲,不值得你哭。我突然……很想见到你的父亲,罗碧……罗碧。

(忆无心扶女暴君一同看夕阳)

[风,吹得寒冷,人,落得飘零。沉默的夕阳西坠,映照着最终的故事完结。毒蝎美人女暴君,在圣女峰上,在爱女的怀抱之中,迈向了人生最后的归途。]

(天际似出现了女暴君忆无心史罗碧一家三口天伦之乐的情景)


【金雷村】

[一座避尘深山,隐藏着神秘的聚落,金雷村,罕被外界所知的名字,因为一场安龙祭,引来寻觅的脚步。]

俏如来:为何村中门户紧闭,没任何人迹?(环顾四周)请问有人在吗?(敲门)请问……啊?

(房门未锁,门内村民双脚悬空半吊房梁)


【鬼祭贪魔殿】

曼邪音:帝尊与妖神将的伤势如何了?

炽阎天:已无生命危险。

魔兵一:启禀三尊,东南,西方,多处吾军营寨遭受袭击。

曼邪音:嗯?是谁做的,是胜邪封盾?

魔兵一:不知情,全军……消失。

曼邪音:消失……

魔兵一:是,消失了,一个都没看到。

曼邪音:怎会这样?

魔兵二:启禀三尊,在梅香坞附近,所有的吾军军营,士兵都消失了。

曼邪音:那个所在不是有驻守的魔将?

魔兵二:连将军也消失了。

炽阎天:事情不单纯。

杀生鬼言:不好了……

荡神灭:看到你,谁也不好。又发生何事?

杀生鬼言:西北,万里边城……

荡神灭:怎样。

杀生鬼言:苗军出现了!


【万里边城】

铁骕求衣:诸君,历时一年,苗疆内战终于底定。现在,该是我们反攻的时刻。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为了阻止魔军进犯——铁军卫,出征!


[强势强势强势,铁军卫反守为攻,即将反击修罗大军。苗族,鳞族,东瀛,三强联手,要如何对抗修罗大军与妖魔海呢?

失踪的魔兵,是否是达摩金光塔暗中行动?失去统领的修罗国度,三尊要如何应对这内外交逼的局面?

俏如来造访金雷村,古老的传说,诡异的村落,恐怖的局面,这当中又藏有怎样的秘密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好戏,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七集——千丈之弓,十里之箭。]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