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207219642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五集 背叛的魔

录入:LINGGin、蜜函
校对:叶清眉


【树林】

[再现的狂人,扭转整个战局,黑白郎君乍现黑水城外,戮世摩罗遭遇今生最强的敌人。]

黑白郎君:来,让黑白郎君见识,当今修罗帝王的能耐。

戮世摩罗:这么爱打,应该投胎去做斗鸡。

[逆神在手,魔之甲护身,戮世摩罗抢先出击,横式直取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又是这件护身气甲。

戮世摩罗:真品与赝品是不同的。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在黑白郎君的面前,任何护身气甲,同样不堪一击。阴阳一气。

戮世摩罗:修罗诀?万鬼魔焰。

黑白郎君:怒马凌关。

[根基,武技,皆是落于下风。戮世摩罗放弃防守,全面进攻,顿时扭转颓势。]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全面弃守为攻,刺激。来吧,全力展现你的能为,让黑白郎君战得尽兴。呀喝!

戮世摩罗:修罗魔决?烈阳邪火。

黑白郎君:这一点伤势奈何不了黑白郎君。

戮世摩罗:但是你连伤我也做不到。修罗魔决?万鬼枯血断魂荒。

黑白郎君:这等年纪这种能为,黑白郎君真想饶你一命,等你十年。

戮世摩罗:讲出来就要做得到,没人家会说大人骗小孩。

黑白郎君:但是黑白郎君现在,要以你的失败作为快乐啦。喝!一气化九百!

[震天动地的一招,一气化九百,化大千之力,突破绝对防御,穿透魔之甲,重创戮世摩罗。鬼玺也透体飞出。]

(幽灵马车内,网中人飞丝取走鬼玺)

戮世摩罗:魔之甲,怎会……(吐血,刀落,倒下)

[不可置信的神情,无法瞑目的双眼。戮世摩罗,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恨离尘世。]

黑白郎君:呃……(吐血)

[方胜强敌,马车中再现穿心飞丝。]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再来就是你了,呀哈。

网中人:这是我们的对决。

黑白郎君:来,网中人将永远败于黑白郎君之手。


【黑水城外】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要向炼狱尊,讨回西剑流六部邪马台笑、天海光流之仇。

炽阎天:他们的下场,你的结果。

[黑水城外,赤羽对上炽阎天。凤凰,重黎,双器交击,火光四射。]

炽阎天:在吾炼狱尊面前玩火,你轻妄了。

[相同的属性彼此加乘,火气炎流爆发,魔兵欲助炼狱尊,却被炙热气息逼得难以寸进。原本的群攻变成一对一的局面。]

赤羽信之介:赤鸿飞羽。

炽阎天:八荒灾焰。

[探得根基略逊,赤羽焰凤再变走势,轻灵避去锋锐,巧压重黎攻击。]

赤羽信之介:火属之魔,吾以为你该是暴躁妄动,看来倒也稳重。

炽阎天:同是火属,我对你,亦刮目相看。

赤羽信之介:赞誉收下,连仇一并归还。

炽阎天:就让这火,烧得更加炙盛。烈阳掌。

[掌运火劲,炽阎天加催重黎热度,战场更如火海翻腾,席卷四周。]

炽阎天:十方炼狱。

赤羽信之介:朱凰蚀炎。

[极端之招,翻起惊天火浪,吞噬四面八方。]

[火焰搏斗,炎流入体,蒸腾血液,散出一片红雾。]

赤羽信之介:你赢在广度,但败在温度。

[取命致胜一击,忽闻诡异铃声。]

(曼邪音介入战局)

曼邪音:炽阎天,你怎样了?

(炽阎天自疗伤势)

曼邪音:这是第二战。

赤羽信之介:来吧。


[另一端,神田京一掩护圣邪封盾众人。]

神田京一:掩护我,拖住敌军。

柳穿杨:是。

鹗钦丕:想走,难。

神田京一:这句话,还给你们。

[孤身入围,神田怒战阿鼻尊座下双将。]

神田京一:程度太差,终究还是,悲哀。一剑,无极。

[眼看鹗钦丕不敌,锺山鼓出手夹杀。神田京一双刀在手,快得如风如电,毫无畏惧。]

神田京一:都是硬手,要有战术才能速战速决。

[利用速度优势,神田京一拉开距离,回身按刀。]

神田京一:真乖,一剑无尽。

鹗钦丕:呃啊。

锺山鼓:啊?!鹗钦丕!

[破绽漏出,杀招已至。神田京一。]

神田京一:一剑——无声!

(鹗钦丕倒下)

神田京一:终究还是,悲哀。


【苗疆王宫】

忘今焉:昨日与鳞族师相一番会谈,让王上激动了。

苍越孤鸣:一时间无法自拔,让国师见笑了。

忘今焉:此乃人之常情,何笑之有。

苍越孤鸣:看到冽风涛与岁无偿安然无恙,孤王非常欢喜。但对于欲星移提出整个事情的解释,甚至是为锻神锋讨保,孤王确实踌躇。若非国师出面缓解,孤王也许不会即时答应。

忘今焉:适时审度,权衡得失,不只是要放下仇恨,甚至说,对于个人的情感也须马上调整,如此才能不失王者应有的宏观与气度。

苍越孤鸣:感谢国师再次提醒,孤王铭记于心。苍生与私仇面临之间,所需要采取的抉择,孤王仍然不敢有忘,自是苍生为重。

忘今焉:锋海锻家不论是否与大局有何牵连,既是鳞族师相讨保,那这个顺水人情的建立,是让苗疆与鳞族再度保持良好的关系,是全新的契机,也是不变的友谊。

苍越孤鸣:孤王了解国师的用意,竞日孤鸣做得到的,孤王也能做得到。

忘今焉:臣明白王上现今之则,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希望在决断仇恨之前再三思量,顾全大局。

苍越孤鸣:孤王知晓。短时间内就让国师随驾在侧,一直未能在正式的场合之上封赐国师尊荣的地位,孤王深感愧疚。

忘今焉:臣职在辅佐王上,宣告天下与否,非是臣心属期待之举。

苍越孤鸣:册封大典之后,便是该处置相关的叛贼的时候了。

忘今焉:恩威并施,相辅相成。目前也该是王上建立威信的阶段。

苍越孤鸣:女暴君不只背叛了父王,还与中谷大娘残杀许多复国的同志。

忘今焉:王上要如何处置女暴君与中谷大娘?

苍越孤鸣:斩!


【苗疆花园】

忆无心:金池阿姨,这个花园已经损坏得非常的严重了。有办法恢复吗?

姚金池:此地一花一草皆是姨娘亲手种下,这个花园存放着许多的回忆。姨娘在此度过最快乐的时间,也在此经历了最悲伤的时间。

苗兵一:金池姑娘,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吗?

姚金池:感谢两位的好意,金池想要自己恢复花园以前的容貌。

苗兵一:好吧,金池姑娘你千万不要客气,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直接喊一声就好。

苗兵二: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打扰金池姑娘好了。走啦走啦,来走。

姚金池:二位慢走。

苗兵一:明明就是姐妹,为什么个性怎会差那么多?一个温柔体贴,一个横野残暴。

苗兵二:听讲女暴君已经被押入大牢。王上已经下令要把她处斩了。

姚金池/忆无心:阿?!

姚金池:这……无心,你想要去哪里?

忆无心:金池阿姨,我……

姚金池:你不可冲动行事,老实告知姨娘。

忆无心:无心是想要去求见苍狼王上,请他放过母亲啊。

姚金池:这……一国之君的命令已出,要更改恐怕……

忆无心:我知道很困难,但是身为人子,我怎能对母亲不闻不问?我知道王子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我去求他,他一定会答应。

姚金池:无心,你不了解苍狼王上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一个失去太多的人,就会改变,这个改变……

忆无心:所以金池阿姨,你是劝我别去喔……

姚金池:无心,不是……唉,我陪你一起去吧。

忆无心:多谢你,金池阿姨。


【苗疆王宫】

苍越孤鸣:孤王复国成功,王权之归,全赖各位忠良在这段期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孤王铭感五内,感觉众人尽心尽力而为。今因忘今焉夫子适时提点,夫子之恩,孤王在此表诚。夫子身怀经天纬地之材,纵观全势之能,人品贵重,深得王恭。今封职,苗疆国师。

忘今焉:谢王上浩恩。

苍越孤鸣:王族亲卫,司空知命、慕云追逸、月荒凉,复国之初,忠诚可鉴,但不幸英魂早逝,壮烈捐躯。孤王缅怀在心,深感悲痛。今奉祀忠烈,受后人敬仰,万世流芳。叉猡、岁无偿、冽风涛,勤王有功,现解除王族亲卫使命誓言,册封护国将军。赐冽风涛金银万斗,辖苗疆西南百里。赐岁无偿金银万斗,辖苗疆西方百里。叉猡也赐金银万斗,领鸮羽全族镇守西北百里。鸮羽族允其自治,不受国法限制。

众王族亲卫:谢王上。

叉猡:叉猡代鸮羽族全族感谢王恩。身为一族之长,不管有何理由,皆不可离弃族人。但叉罗早已丧失族长之位,更无身份领导部族。请王上准叉猡留下,守护王上。

苍越孤鸣:那鸮羽族该怎样办?

叉猡:现今鸮羽族已另立族长,天无二日,叉猡回归只是徒增纷扰。

苍越孤鸣:既然如此,叉猡,孤王准你所求。

叉猡:感谢王上。

奉天:大家都有赏,那我呢?王子啊,我是不是也有赏啊?

苍越孤鸣:龙虎山部落首领奉天,为人乐天进取,据义履方,孤王赐你亲王爵位,并取其奉天承乐之意,是为承乐王。再划地龙虎山方圆三十里,合并所需上交国税,全数纳于自用。

奉天:什么?承乐王。

苍越孤鸣:没错。

奉天:是王对吧?

苍越孤鸣:是。

奉天:哇哈哈,阿母啊,你有听到吗,我做王了,我做王了!阿母啊,你真灵验。你说我有皇帝命,王上就将王位传给我了。我真的做皇帝了啦。

叉猡:是王爷不是王。

奉天:反正有一个王就好了啦都一样啦。

叉猡:你这个无脑猪公,还不赶紧叩谢王上?

奉天:王上啊,奉天我感谢你啦。感谢你,感谢你啦。

苍越孤鸣:哈。

冽风涛:王上,冽风涛有事请求。

苍越孤鸣:哦?爱卿请说。

冽风涛:冽风涛愿以护国将军一职,百里之地,金银万斗,甚至是自己的自由,用来交换……

苍越孤鸣:冽风涛!别开口,退下!

冽风涛:王上,冽风涛想请王上开恩,放过茹琳。

苍越孤鸣:我叫你退下你没听到吗?!

冽风涛:王上。(跪下)

叉猡:冽风涛,她害死我们这么多人,你还想替她求情?

奉天:那个丑面的真坏,我还记得她害死那个会踢人的老头。

冽风涛:她会走上歧途,这一切都是因我所害。茹琳是我一生最爱的人,也是我最为亏欠的人。

苍越孤鸣:那她对慕云追逸,对嚓哈雷,对所有死在这场内战的人,就没亏欠了吗?

冽风涛:茹林罪恶滔天,王上确实难以放过。但追根究底,是冽风涛处理有失。如果王上真要杀茹琳,就让我承担代其惩罚,请王上杀我抵罪。

苍越孤鸣:冽风涛,你这是在威胁孤王!

叉猡:冽风涛,你太过分了。

冽风涛:王族亲卫冽风涛,愿以死谢罪,再求王上绕过茹琳一命。

(冽风涛举掌欲自尽)

苍越孤鸣:冽风涛!

(苍狼拦住其手)

冽风涛:王上。

苍越孤鸣:我要你的生命做什么?我要你的武功做什么?欠我的人不是你,欠我的人不是你啊!

冽风涛:冽风涛再求王上开恩,请王上开恩。(以头抢地)

苍越孤鸣:国师,传孤王旨意,释放中古大娘。

忘今焉:领旨。

冽风涛:王上。

忆无心:参见王上。王上,忆无心有一事相求。

苍越孤鸣:你们又想讲什么?要替女暴君求情吗?

忆无心:啊?

苍越孤鸣:就算她害死我的父王,害死千雪王叔,害死撼天阙,害死我无数的战友,因为她是你的母亲,你的姐姐,你们就替她求情,要我放过她?! 姚金池:金池只是希望,能饶过姐姐一命……终身监禁。

苍越孤鸣:那我被追杀的时候,是谁替我求情?我被撼天阙凌迟的时候谁替我求情?撼天阙为我而死的时候,又有谁替我求情,谁替慕云追逸求情,谁替擦哈雷求情,谁,有谁!

忆无心:王上……

苍越孤鸣:退下,都退下,女暴君要死,我一定要她死。闪开!


【室内】

忘今焉:王子。

苍越孤鸣:国师,苍狼今日失态了。

忘今焉:王上,忘今焉能了解你的悲痛。

苍越孤鸣:这身王袍,其实是一道枷锁,当真不自由啊。


【魔门世家】

俏如来:<紫金钵失落的历史,经过有心人的变造,已难探寻其因。但如此圣物,不可能完全从历史中抹去踪迹,因为历史会用各种方式呈现,无论是神话传说或者民间故事。果然如我所料,有人将紫金钵的流向,掺入故事的流变之中。相似的故事元素,出现在不同的朝代。成书的时间,续写的故事,也可能造成误导。必须设法从中串联线索。高僧,妖物,镇压,法宝。安禅制毒龙,安龙祭。>


【魔门世家外树林】

俏如来:<故事中的精怪,以化身女性为主,其原型与安龙祭所供奉的魔神颇多相合之处,祭坛上也有镇压的法器,目前只能从这个方向查探。但此书以传说方式记载,并未写出古老村落之名,甚至有可能已非原名。剩下的资料,也许可以前往还珠楼……>

(远处传来声响)

魔兵:不可让他逃走。

蒙面侠士:想不到竟引来这么多,糟了。

魔兵:杀。

蒙面侠士:夕照古峰。

俏如来:<是古岳派剑法。>

蒙面侠士:碧潭映月。杀之不尽,可恶。

魔兵:死吧。

(俏如来暗里出手相助)

蒙面侠士:谁?走。

魔兵:追,追啊。


【另一处树林】

(蒙面侠士:追上俏如来)

蒙面侠士:且慢,方才是你出手相救对吧?

(俏如来不答,欲走)

蒙面侠士:喂,为什么不讲话?

(俏如来继续不答,离开)

魔兵:往这个方向。

蒙面侠士:啊,他们追来了。

(俏如来带蒙面侠士匿于树后)

魔兵一:人已不见。

魔兵二:再往前寻找。

蒙面侠士:终于走了。你又救我一次。稍等一下,你这身装扮,我好像有听到别人形容过。你……啊,你是俏如来是吧?你就是失踪已久的盟主吧?

(蒙面侠士欲靠近俏如来,被闪开)

为蒙面侠士:什么要闪?你……嗯?(察觉有异)这,不对(挥剑砍向俏如来,发现其脸上魔纹)你……你是魔物!

俏如来:你误会了。

蒙面侠士:不用狡辩,我要为师门报仇。(几次砍均被闪避)

俏如来:我若是魔世之人,救你岂非多此一举?

蒙面侠士:黑瞳擅长渗透,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阻止我将情报带回。我会阻止你们找到达摩金光塔。

俏如来:达摩金光塔。(不再闪避,挡回攻击)

蒙面侠士:真是顽强。

俏如来:请住手。你说魔世正在寻找达摩金光塔?

蒙面侠士:何必再假,你们不是正在进行?

俏如来:魔世果然开始采取动作了。

蒙面侠士:嗯?你真的不是魔世的人?

俏如来:如果去过魔世就是魔世之人,那俏如来还真无法反驳侠士的话。

蒙面侠士:你去过魔世,莫非我们先前遇到那个人所说的是真的?

俏如来:你所说的人是……

蒙面侠士:他和一名刀客在一起,还提醒我们众人,有人假冒俏如来。而真正的俏如来身上沾有魔气,生人不可轻近。

俏如来:是梁皇前辈。

蒙面侠士:你果真是真正的俏如来。

俏如来:梁皇前辈现在状况如何?

蒙面侠士: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之后他就和那名叫万雪夜的刀客离开了。

俏如来:原来如此。对了,方才侠士所说消息是怎样取得?

蒙面侠士:我……我原本是要为我的师门还有被魔兵所杀的师兄弟报仇。所以不断找寻对抗魔世的机会。还有……

(从怀中拿出一物)

俏如来:黑瞳令。

蒙面侠士:是,我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猎杀这些人世的反叛者,也从他们的口中逼问出不少的情报。我从一名黑瞳的口中知道魔世得到了一项东西,随即黑瞳便接到找出达摩金光塔这项任务。

俏如来:<是另一只佛履。>

蒙面侠士:我感觉这是一个对抗魔世的契机,便想将此消息告知其他的同路人,岂料魔世早就已经盯上我了。后来就如你所见,我被魔世追杀,险险就不能将消息带出。

俏如来:原来如此。

蒙面侠士:如果可以,我希望我能早一步找到达摩金光塔。对了,方才看你的反应好像也听过达摩金光塔,还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俏如来:我也正在寻找对抗魔世的方法。既然你有同路人,那就劳烦协助找寻一项资料,然后再通知我。

蒙面侠士:还要另外找你,也太麻烦了。不如一同行动吧?

俏如来:俏如来实有苦衷,必须单独行动。

蒙面侠士:这样啊,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俏如来:安龙祭。

(蒙面侠士面显惊讶)

俏如来:怎样了?

蒙面侠士:你怎会知道安龙祭?

俏如来:看来侠士听过。

蒙面侠士:是金雷村的特殊祭典,很少有人有兴趣。

俏如来:金雷村?

蒙面侠士:嗯,是啊,要看一年一度的安龙祭,只有到金雷村。

俏如来:侠士可知晓金雷村的确实位置吗?

蒙面侠士:这个地方非常的隐秘,甚至尚未受到魔世波及。你前往之时必须确保不会被魔世跟踪。金雷村就在……(讲述)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我也只是听过,没实际进入村中看祭典。所以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俏如来:我明白了,多谢侠士。俏如来尚有一事拜托,今天相遇之事……

蒙面侠士:我明白,放心啦,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盟主,珍重,请。

俏如来:金雷村。


【树林】

[网中人现身幽灵马车,再开一场惊天恶斗。]

网中人:承诺已成,现在就是你我的终结之战。

黑白郎君:你注定失败的战局,呀喝!

[飞丝纵横,网中人全力攻杀,黑白郎君却是意外游斗,不与硬接。网中人察觉有异,借力退开。]

网中人:这不是黑白郎君的作风。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的作风,谁又料想得到?(幽灵马车驶离战场)

网中人:你做什么?留下尸体!

黑白郎君:我讲过,这战,你早已失败。

(两人在飞驰的幽灵马车上缠斗)

网中人:将尸体留下。

黑白郎君:用鬼玺来换。

网中人:鬼玺对你无用。

黑白郎君:能可号令网中人,该是何等的快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者心焦,一者气闲,马蹄声急响,踏乱网中人布局。]

黑白郎君:退下!

(网中人被黑白郎君一掌击落马车)

黑白郎君:你的失败,早就注定。黑白郎君期待与你再会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网中人:可恶!


【黑水城外】

[黑水城外第二战,赤羽再对闼婆尊曼邪音。]

炽阎天:曼邪音,你怎会来此,帝尊呢?

曼邪音:帝尊被骷髅马车带走,我追之不及,派杀生鬼言去搜索,才会特别前来知会你。

炽阎天:帝尊……

曼邪音:先解决他,再找寻帝尊。

赤羽信之介:你们太过自信了。

曼邪音:哈,决定了,就留下你这口刀作纪念。喝!

[双环佐以邪音,催动心魄,扰乱精神。赤羽负伤耗力在前,心神略分。]

赤羽信之介:赤鸿飞羽。

曼邪音:鬼煞!

赤羽信之介:呃阿。

曼邪音:顽强的小子,喝!

[连战双尊终究体力难支,赤羽欲速战速决,然而曼邪音深知优势,摄魂铃声再度加催。]

赤羽信之介:赤凤烨舞。

曼邪音:魔舞碎天华。

神田京一:一剑无极。

赤羽信之介:神田。

[援军到来,攻势瞬变,曼邪音应接不暇,顿时负伤。]

曼邪音:人多就有用吗?喝!

[铃声更响,神田京一根基稍浅,心神动荡,曼邪音双环同时脱手。]

神田京一:怎会?

赤羽信之介:小心!

(眼见神田漏接一环,赤羽急挡神田面前,负伤。)

神田京一:军师!

曼邪音:小子根基不足,反成负累。

神田京一:真正吵死了,一剑无声!

曼邪音:魔舞碎天华。(神田负伤)小子,受死来。

神田京一:吵死人了!(自废听力)呃,别以为我没招了。(三刀流)来!

[神田京一自断听觉,双手三刀同出,正是,自创无极剑法第四式。]

神田京一:一剑无敌!

[刀快无声,锋快残影,越速于声的挥刀,乃是眨眼不及的刀速极限。]

(曼邪音负伤,炽阎天出刀阻挡攻势。)

炽阎天:曼邪音,你怎样了?

曼邪音:还不会……死。

赤羽信之介:你们败了。

炽阎天:还未真正分出胜负。

赤羽信之介:胜负早就分了。

炽阎天:嗯?

赤羽信之介:你们的帝尊,已经死了。

炽阎天:哼,好一个虚实之计。但你们仍然救不了黑水城,也改变不了被包围的事实。就算伤势平手,我方仍然稳操胜算。

神田京一:呃……(不支)军师,还有招吗?

赤羽信之介:虽还有千万步,仍要先走过眼前这步。

神田京一:什么?

曼邪音:有什么遗言吗?

赤羽信之介:有,再会。

[远方再现马蹄声,幽灵马车穿越众军,直奔而来。]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抛下戮世摩罗)

炽阎天:又是那台马车。快闪。

神田京一:神田,上车。

炽阎天:追。


【幽灵马车内】

神田京一:军师,黑水城之围呢?我们还没解决就要离开吗?

赤羽信之介:已经解了

神田京一:什么?

赤羽信之介:回去养伤吧。


【树林】

炽阎天:啊?帝尊。

曼邪音:哈?帝尊……身亡了。军不能失首,若让众军知晓,将是三军震动,黑水城若趁机反扑……

炽阎天:众军撤退,退回鬼祭贪魔殿。


【幽灵马车内】

神田京一: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黑白郎君:鬼玺被网中人所夺。

赤羽信之介:吾明白了。黑白郎君,赤羽信之介,多谢你的帮助。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不需要这卑微的说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田京一:军师,这到底是怎样,我完全想不通。

赤羽信之介:这是吾与欲星移、铁骕求衣的安排。

神田京一:什么?(掏耳朵)军师,你可以大声一点吗?啊,想起来了,是我的耳朵悲哀了。

赤羽信之介:吾先为你治疗。

(治疗后)

赤羽信之介:能听到吗?

神田京一:有较小声,也是听到。军师,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赤羽信之介:这一局,要讲吾第一次见到网中人的时候。

神田京一:这么久以前你就算到了?

赤羽信之介:怎有可能?那只是一个准备,对未来变局的准备。

神田京一:啊?

赤羽信之介:网中人心高气傲,不服戮世摩罗,吾允诺他,为他制造一个杀戮世摩罗的机会,而且不用他亲自参与。黑白郎君能破魔之甲就是最好也是唯一的人选,这个条件换得网中人不轻易对万里边城出兵,让铁军卫能收拾苗疆的内战。

神田京一:但是这跟黑水城之围有什么关系?

赤羽信之介:黑水城至关紧要,不能有失,在万里边城,吾得知这个消息,就跟欲星移、铁骕求衣商议,三人分头行动。

神田京一:就是这,就是这段我不懂。你们到底商议了什么?

赤羽信之介:欲星移前往北竞王府,要黑白郎君去见网中人。只要黑白郎君见到网中人,网中人就会对黑白郎君开出条件,要黑白郎君去杀戮世摩罗。 神田京一:网中人为何不早一点,叫黑白郎君这样做呢?

赤羽信之介:戮世摩罗守在鬼祭贪魔殿,三尊无人牵制,黑白郎君也无法杀他。戮世摩罗已知黑白郎君的存在,必有防范,但我无法分身,说客之事,只能交给欲星移。

(欲星移步入)

欲星移:迟迟没等到黑白郎君到来,赤羽军师是不是十分的心焦?

赤羽信之介:师相姗姗来迟。

欲星移:发生要事,拖延了脚步,只能相信赤羽大人的能力。

赤羽信之介:却也因此,未能一尽全功。

神田京一:一尽全功,解黑水城之围还不是全功?

欲星移:这个计策,是西剑流军师赤羽大人与铁军卫军长联手摆布,一箭双雕怎够,最少也要一箭三雕。

赤羽信之介:加上师相的计算,一箭四雕不为过。

欲星移:这是责备我来得太慢,没及时牵制曼邪音,重创三尊吗?

神田京一:利用黑白郎君,解除黑水城之围,重创三尊,这样是一箭双雕。

欲星移:如果黑白郎君能夺得鬼玺,更可扭转局势。

神田京一:还真的有第三只?

欲星移:可惜,说服黑白郎君不容易,若非他身边的少女也是出自黑水城,用尽手段拜托黑白郎君,只怕黑白郎君战完戮世摩罗,就要与网中人死战了。若如此,不只连战两位高手的黑白郎君危险,黑水城之围也无解。

神田京一:你是怎样说服黑白郎君的?

欲星移:我讲,在武力上折服网中人对你黑白郎君已是常事,网中人乃是武智双全,如能在智慧上让网中人的算计失败,那才是快乐中的快乐。

神田京一:讲得真有道理。若没黑白郎君那就悲哀了。

赤羽信之介:网中人也是精于算计,他要黑白郎君决战戮世摩罗,不但要取得鬼玺,黑白郎君想打败戮世摩罗,必须动到一气化九百,精气消耗甚重,他再出手偷袭十拿九稳,便可一举铲除两位强敌。

神田京一:但是军师你比他更聪明,算计到他这步了,环环相扣。

赤羽信之介:胜邪封盾搅乱战阵,掩护我们进入拖延三尊,使三尊不能支援戮世摩罗,虽然……

欲星移:虽然讲好的另一个人没来,但赤羽大人靠着超卓的智慧与本事依然完成目标。

赤羽信之介:除了恭维,我更希望听到合理的解释。

欲星移:苗疆事变,北竞王身亡,苍狼继位。(赤羽和神田闻言一惊)灭撼天阙,你我都出了一份心力,欲星移必须处理后续,若是让新任苗王对鳞族产生误会,将会危及到未来的局势,不得已之下,只能先回到鳞族,告知胜邪封盾众人事况,再前往王府处理王族亲卫之事,这个变数,赤羽大人能否接受?

赤羽信之介:可以。

神田京一:我还有问题,黑白郎君上回破解的魔之甲是赝品,这回对上的是真品,也不知是否有效。

赤羽信之介:那还有备案。

神田京一:备案是什么?

赤羽信之介:这是留给你的谜题。

神田京一:留给我的谜题?

赤羽信之介:慢慢想吧。

神田京一:这真是一箭三雕之局,可有第四只,第五只?

欲星移:可能没第五只吧。

神田京一:没第五只的意思是……

赤羽信之介:黑水城之围已解,我们必须留下信号。让黑水城众人找到我们。

欲星移:嗯,走吧。我相信胜邪封盾的残存者,一定会很希望看到他们的盾主。

(三人离开)


【黑水城】

雪山银燕:已经大半天了,外面的情况到底是怎样了?

雨音霜:剑无极说出去查探,怎样还没回来?

剑无极:别怨别怨,我这不是回来了?魔军全部撤退了。

雪山银燕:啊?魔军撤退了。

雨音霜:为什么?

剑无极:你问我,我不就去掷茭?

雪山银燕:先去通知梁皇前辈撤去九宫天火阵,再将黑水城移动。

雨音霜:嗯。


【黑水城?大匠师屋前】

大匠师:九宫天火壁已经撤除,黑水城也已经移动过了。

梁皇无忌:魔军撤退,随时会再前来。黑水城已经不安全。

雪山银燕:我与剑无极想去外面探听消息。

剑无极:喂,笨牛啊,你该不会是想着是你的二哥良心发现,突然撤退了吧?

雪山银燕:我……不会再抱着任何的幻想了。

剑无极:哈?笨牛啊,你说什么,你有要紧没有?要去看医生还不用啊?

梁皇无忌:万雪夜照顾负伤的冰剑姑娘,暂时不能分身,这件事情确实交给你们三人比较适合。

雪山银燕:梁皇前辈,关于大哥……

梁皇无忌:他必定在人界,可能正在找寻达摩金光塔,或者他已经达成目的了。

雪山银燕:嗯,我会找出大哥。

梁皇无忌:好,一路小心。

雪山银燕:嗯。

剑无极:走了。


【荒野】

[荒野之上,来自魔世的两名神秘人物正在四处寻找俏如来的行踪。]

亡指髐魑:你也感觉到了吗?

死眼骷魃:果然,一日之内,他走过此地,留下了细微的气息。

亡指髐魑:而且还参杂了其他厌恶的气息,看来有人插手。

死眼骷魃:无论是谁多事,皆不能阻止我们找到他。

亡指髐魑:速追。


【苗疆王府地牢】

苗兵:冽风涛将军。

茹琳:涛君,你终于原意见我了吗?涛君!

冽风涛:传苗王之令,释放中谷大娘。

苗兵:领旨。

茹琳:涛君。(冽风涛径直离去)啊,涛君,等我,涛君啊!


【苗疆树林】

茹琳:涛君……你为什么不要理我,为什么?如果你真的将我抛弃,你就不应该来救我,让我死,让我死吧!反正我也生不如死了。

冽风涛:你为什么要帮助竞日孤鸣?

茹琳:因为你啊,你明明知晓这都是为了你。我不能忍受失去你,如果真要这样,那我甘愿拖你一同下地狱!

冽风涛:唉,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你隐瞒真相。我以为这样能可保护你,却想不到,让你陷入了更可怕的深渊。

茹琳:你有苦衷,是什么原因?我想知道。涛君,你果然没抛弃我,你果然没抛弃我对吧?你还爱着我,对吧?

冽风涛:你是我一生最爱的人,也是我最亏欠的人。我一直不敢将所有的事情,坦白告知你。甚至,也未能即时劝阻你的所作所为。

茹琳:涛君……

冽风涛:当年你被慕龙城毒掌所伤昏迷,你的师兄不在,为了救你,我向苗王求援,御医言,必需王室秘藏异子丹能治你,我虽受苗王赏识但功绩不足,为了救你,我用了王族亲卫的誓言换取了解药,进入七恶牢中看守撼天阙,终身不得再出。我只想你过得好,我只想你活下去。进入罪海的那一刻,我知晓今生再也无望见你。就算再见,我也已非自由之身。你的痛疼,你以为我不明白吗?你我,都是忍受着相同的痛苦。

茹琳: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告知我真相?

冽风涛:讲了又如何?让你等,等一辈子,等在外面,孤老一生?我选择在你昏迷的时候离开,就是希望你能忘记我。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我甘愿你恨我,甘愿你忘记我。我只希望你过得好,那就好……就好。我想不到会因为王权之争而被放出。当我在见到你,我不知我会是生是死,只希望,我只希望你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平安就好了。茹琳,是我笨……我没料到你会变成这样……

茹琳:涛君……是我不对,是我不该怀疑你。我应该等你,等你回来。但是涛君,你可知晓,这十几年来,相思的痛苦是怎样折磨我!

冽风涛:我明白,我当然明白。因为同样被相思折磨的人,还有我,还有我啊!

茹琳:还来得及……涛君,现在你自由了,我们可以离开了。涛君,我们终于可以离开了。别再离开我,别再离开我了。

冽风涛:茹琳……

[蝴蝶比翼飘飘,羡煞旁观来者。迟来的解释,迟来的恩爱,在这一刻,忘我缠绵。]

岁无偿:看到你们这样,我都不知该不该打扰你们。

冽风涛:岁无偿。

岁无偿:兄弟一场,我该送行。不过看来我是多余的了,该离开了。

茹琳:过去是我对不起你们,对不住。

岁无偿:冽风涛,你的生命是王赐的恩典,千万要记住。

冽风涛:多谢你,岁无偿。

茹琳:涛君你看,是蝴蝶。

冽风涛:蝴蝶……

茹琳:替我抓来好吗?千万别伤到他们。

冽风涛:嗯。(转身,背后穿刺声惊动蝴蝶,岁无偿手中刀刃穿透茹琳胸口)

茹琳:涛……君……

冽风涛:茹琳……茹琳……

茹琳:对……不住。我……做错了。过去的十几年,我活得……很痛苦。但是我,这一刻,死得……很幸福。

冽风涛:为什么……为什么……岁无偿!(拳击岁无偿正脸)

岁无偿:那日……苗王为了九龙天书之局来到罪海,要放出一人。慕云追逸与司空知命,守在恶牢三十年不见天日,他们……不要出去。最为年轻的叉猡拥有最多的未来,她,也没出去。我放弃这个机会,让你离开,你知道为什么?因为罪海中,那难熬的孤单岁月,只有我们六人彼此扶持。我们都知道,外面……有一个你朝思暮想的人,有一个你想见的人。所以我们希望让你立功,让你去见她一面。这就是王族亲卫的情谊,王能够饶她,我……不能!


【锋海】

锻神锋:你来了。

铁骕求衣:三天之期,铁骕求衣相信锋海主人的能为。

锻神锋:里面就是你要的东西。

铁骕求衣:多谢。

锻神锋:好好利用,别让我失望。

铁骕求衣:当然。这张弓,会射下第四只雕。


【苗疆花园】

姚金池:无心,你确定这样做了?这很冒险。

忆无心:我们确实对往上提出了过分的要求,王上的心情我能明白。但是我的心情,金池阿姨,你也应该很清楚才对。

姚金池:啊……(抱住无心)


【苗疆王府地牢】

苗兵:金池姑娘,王府地牢全面戒备,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姚金池:女暴君是金池的姐姐,金池只想在姐姐临终之前前来拜别,别无他意。

苗兵:这……那这位是?

忆无心:我是女暴君的女儿。

苗兵:女暴君的女儿,你是女暴君的女儿?这……

姚金池:守卫大哥,我们只是想向姐姐告别,希望你能通融。

苗兵:这……好吧,你们进去吧,别拖延太久哦。

忆无心:是,感谢守卫大哥。


【苗疆王府地牢内】

忆无心:母亲。

女暴君:原来是你们两个,你们来做什么?故意来看我落难的模样吗?

姚金池:姐姐,无心并没这种的意思。

女暴君:哼。

忆无心:我知道你对我很不能谅解。就算你对我的态度是永远如此,但是你也是我的亲生母亲,见到母亲受此劫难,无心怎能不来探望呢?

女暴君:你还记得我是你的母亲啊,你你还不赶紧想办法救我出去?多余的安慰,都是假的。

忆无心:难道……母亲,你就一点不为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忏悔?如果你肯忏悔,也许王上……

女暴君:哈哈哈哈哈,笨丫头,你在讲什么笨话,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如果求饶可以活命,就算要奴家求饶一百次也没关系。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苍越孤鸣没你这么天真,这样简单就放过我。

忆无心:母亲。

女暴君:别废话了,你就本事就救我出去,若没有就闪开。

姚金池:姐姐,她是你的女儿,难道你连一点情分也没有?你就这么恨姐夫,这么恨无心吗?

女暴君:哈,不是恨,我一点也不恨你们,也不恨罗碧。我只是对你们没爱。不是女暴君想要的东西,女暴君就一点都不想看见。

姚金池:姐姐……你当真……无药可救。

女暴君:哈哈哈哈哈,权力,势力,强悍的男人,这就是女暴君的解药,姚明月的救赎啊。哈哈哈哈哈。

姚金池:无心……我们……还是离开吧。无心……你仍然坚持?

忆无心:无论是笨也好,愚昧也好,无心终究是母亲的女儿。没母亲……就没我。无心只想救母亲出去。

女暴君:你说什么?

忆无心:七彩云珞?水石变。


【树林】

俏如来:<这一路上修罗国度的人马不知为何动向混乱。无论如何,必须快确定紫金钵是否就在金雷村,否则……>

亡指髐魑:终于找到了。

俏如来:<这种特殊的感应,难道……>

死眼骷魃:入眼黄泉皆死魂。

亡指髐魑:血指轮回不超生。

俏如来:你们……

死眼骷魃:帝女精国,死眼骷魃。

亡指髐魑:亡指髐魑,受命前来。

死眼骷魃/亡指髐魑:(鞠躬)恭迎驸马爷回朝。


【鬼祭贪魔殿】

杀生鬼言:帝尊啊,你怎么这样就死了,你死了,我是要怎样办啊,帝尊啊,你留我一个人在魔世,你知道我的处境有多危险吗?就算阿鼻尊不杀我,也会将我放生,那我岂不是变成了放生鬼言?我若是回到人世,没三天稳给人抓去做掉。

荡神灭:再哭,你就改名丧生鬼言。你们是怎样保护帝尊的?怎会害帝尊身亡?(炽阎天、曼邪音无言以对)先帝亡故之后,我以为没人可以代替帝尊征伐沉沦海,他……确实差一点就做到了。差一点就能灭了黑水城这最后的反抗势力。而你们,你们随同帝尊出战,不但重伤而回,甚至还保护不了帝尊,害帝尊战死!三尊,修罗国度,所有的名望,所有的霸业,都葬送在你们两人的手上!鬼玺呢?你们谁拿了鬼玺?

杀生鬼言:对啊,鬼玺呢?新任的帝尊是谁阿?炼狱尊万岁万岁万万岁。

荡神灭:给我闭嘴!

网中人:鬼玺在此、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跃地狱门,邪郎掌无常。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修罗国度身亡,妖神将网中人,持鬼玺,依循传统,继任第三十五代帝尊之位。

曼邪音:妖神将,你怎会出现在此?你不是该守在万里边城吗?

炽阎天:你是怎样得到鬼玺?

网中人:我得到了帝尊已死的情报,取得鬼玺,特来继位。

荡神灭:哈,看来帝尊之死,与你脱不了关系。

网中人:强者为尊,是修罗国度的传统。这个强,不只是武力,还要依靠智谋。

荡神灭:这是承认了。

网中人:当然。

荡神灭:那依循传统,荡神灭应该也有资格争夺鬼玺。

网中人:你想挑战妖神将?

荡神灭:不能吗?

网中人:看来你对小子,果真死心塌地了。

荡神灭:强者为尊,也要能收服人心。妖神将,你真的忘记太多。连帝尊的教诲也抛得一干二净了。

网中人:我会记得提醒你。魔之右手,是位在三尊之上。呃……

(戮世摩罗不知何时苏醒,以逆神偷袭网中人)

戮世摩罗:多谢你,替我将东西抢回。(拿回鬼玺)震惊吗?疑问吗?想知道发生何事吗?想明白这是为什么吗?呃……下次才跟你们讲。


[惊变惊变惊变,变数再生变数,网中人算计失误,戮世摩罗死而重生。他是怎样满过众人的耳目,逃过死劫?

赤羽,欲星移,铁骕求衣,一箭四雕之计,四千丈的弓弦,这一箭,究竟会射往哪一个方向?

一声驸马,俏如来在魔世到底发生了何事?女暴君与忆无心能否避过苗疆的追杀,逃出生天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剧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六集——母女劫。]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