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107073033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四集 变乱

录入:叶清眉


【北竞王府·园林】

苍狼:孤掌中,握刀誓斩!

北竞王:三十年的谨慎,仍不敌一刻间的松懈,周遭的护卫,都被你这个王府的侍长遣走了吧?

苍狼:何必多此一问!

北竞王:孤王的小苍狼学坏了,这一击,好狠啊!

苍狼:是你教我,人必须比狼更残忍!

北竞王:好,那就让祖王叔见识,蜕变之后的狼!可以何等的残忍?

苍狼:竞日孤鸣,你该死!喝——

北竞王:喝啊——

[人心,狼心,仇恨之心,血腥的王座,唯有用血,一洗征途!]

苍狼:星辰变·苍河星转!

北竞王:轮回劫·破乾坤!

苍狼:虚空灭·狼王印!喝——

[镇国神功再度交锋,苍狼气走全身,运使体内雄浑内劲,双拳攻势霸然而开!然而北竞王虽是重伤在身,攻守之间,仍是不失优雅,尽显王者风范!]

北竞王:你承接了撼天阙的宝典根基,原来这就是三修的秘诀……(被击中)啊!

苍狼:霸王殛——

北竞王:啊——(被打退)

苍狼:喝啊——(欲乘胜追击,却被狼王爪挡下)啊,这是——

北竞王:任何凶残的狼,都必须向它俯首称臣的狼王爪。喝——

苍狼:嗯?

北竞王:(伤口不断渗血)呃啊……这样……还不能让小王服输!

苍狼:喝——杀!

北竞王:喝啊——

苍狼:(攻击被狼王爪化解)啊,怎会?

[狼王爪扭转战局,纵然苍狼身上有撼天阙上乘根基,但在狼王爪面前,攻势全然失效!]

北竞王:轮回穷劫——

苍狼:虚空尽灭·君临天下——

北竞王:——碎苍穹!

苍狼:啊——(负伤飞出)

北竞王:小苍狼,这样还不够啊!(捂住不断渗血的伤口)

苍狼:(擦去脸上血迹)竞日孤鸣!我……我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挣扎爬起)

北竞王:恨我吗,小苍狼?你恨……孤王吗?

苍狼:你说呢,祖王叔——?!

北竞王:哈哈哈,来,为贺你的成长,孤王,不用计谋,不使心策,交予天命,你我两人,最后一搏!

苍狼:天若是有眼,岂会走到今日?!何谓天命?不屈于天所安排的命运,为之天命啦——!皇世经天——

北竞王:轮回穷劫——

[昔日把酒同欢的所在,而今却是死诀之地,同样的两人,不同的心境,拨弄命运的,是人为,或者天定?]

苍狼:虚空尽灭——喝!

(苍狼回忆起撼天阙的教导:

撼天阙:皇世经天宝典,异途同宗,一化为三,相生相克,相生于体,互彼制衡,三合归一。)


北竞王:——众生灭!

[极招相对之刻,苍狼忽收攻势,尽受轮回劫之力!]

苍狼:啊!(负伤呕血)喝——

北竞王:啊,这……

苍狼:喝啊!(反扣住狼王爪,吸收所承攻击)

北竞王:这是……

苍狼:相生于体,互彼制衡,三合归一!我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你最大的攻击。

[狼王爪竟成媒介,吸收轮回劫之力!]

苍狼:这种必死的决心,你能了解吗?!

北竞王:<狼王爪成了内力流转的重要媒介,孤王若不脱手,这……>(褪下狼王爪,随即被攻击震飞)

苍狼:皇世经天·星辰极变·破空千狼影——!(提刀上手刺向北竞王颈侧)

北竞王:哈,这刀,偏了……

苍狼:你该忏悔,在代表太祖的狼王爪之前忏悔!

北竞王:天啊,你就这么不想,让孤王成王吗?

苍狼:你的王冠上,刻印着虚伪;你的王位上,流着血泪;记载你的历史,也已经写下篡逆残暴四字!

北竞王:哈哈哈哈,这些评语,只因,孤王败了。

苍狼:我该杀你,因为你,造就了苗疆内乱!因为你,血亲相残!因为你,生灵涂炭!全部都是因为你啊——

北竞王:动手吧。今至如此,何必多说,何必迟疑呢?成长的狼。

(苍狼举刀欲处决北竞王,突然想起忘今焉和撼天阙的话:

忘今焉:天下苍生与私仇,谁轻谁重,这个答案,早已了然啊。


撼天阙:你的根基不够,记住七天后,虚空灭的内劲,便会反噬你体内的星辰变。)


苍狼:我想杀你,我真的想杀你……

北竞王:小苍狼啊,你是不忍心,还是下不了手?

(苍狼想起父亲、藏镜人、千雪、王族亲卫死前惨状)

苍狼:喝啊——!(刀锋一转,气劲划向周遭景物,断木裂石)

苍狼:(沉吟许久,语带不甘)我知道我比不上你,我永远也比不上你!但我不愿,让自己变成你!

北竞王:苍狼……?

苍狼:(转身走远)善待苗疆的子民,疼惜他们,保护他们……

北竞王:苍越孤鸣,仍是不改……天真……喝啊!(一掌打在苍狼背后)

苍狼:竞日孤鸣,你做什么?

北竞王:孤王的小苍狼,你还是永远的天真。喝啊——(传功苍狼身上)你可知,孤王开放防线以显薄弱,不只是为了对抗魔世先做准备,但孤王仍算错一著,行刺的人,竟然不是最后一名王族亲卫。

苍狼:要杀你……我怎可能让他人帮手!

北竞王:孤王的小苍狼确实成长了,如此快速的逆袭,将赌注压在孤王绝不可能的松懈之心。但是,孤王是真正松懈了,在得到一切之后,在见到你没死之后,在失去了自己之后。孤王确实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

(忆起往昔共饮赏月)

北竞王:哈,小苍狼,不论你是何原因没杀孤王,孤王也收不下,你所赐予的仁慈悲怜!(轮回劫功体尽数传给苍狼)

苍狼:竞……竞日孤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北竞王:三十年了,到了今天,我仍不知我的面具是否已经摘下,是否摘得下……得到了三十年所等待的结果,却失去了三十年来曾经与共的一切。这是否值得?这盘棋的下一子,又该如何落?小王,迟疑了。

苍狼:你……

北竞王:小王擅长等待,想不到等到最后一刻。小王要等待的那个自己,却不是吾要等待的自己啊,哈哈哈……乖苍狼,小王将轮回劫全数功力传给你,你将成为太祖之后,第一个真正练成三部宝典武学的王族传人,以卫苗疆强悍。

苍狼:啊——!

[三部宝典汇聚,化消苍狼体内真气冲突,融合成一股沛不可当的浑厚内力。]

北竞王:喝啊——

苍狼:我的身体……啊!

北竞王:啊!(被功体反弹出数米,不支倒地,伤口仍不断渗血)

(金池到来,拾起地上皮草外套)

姚金池:王爷!

北竞王:(接过外套穿上)叛逆,竞日孤鸣,已经伏诛。(蹒跚离开)金池,这花园……还能恢复吗?

姚金池:金池……会尽力。

北竞王:嗯……劳烦你。

苍狼:祖……

姚金池:竞王爷……

北竞王:贺苗王苍越孤鸣……登……基。(裹紧外套离去)

[北龙归去没苍穹,长眠银川卧星河。华门月宫悲愁影,尽写一夜长恨歌。]


【锋海】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从不空手而回!

锻神锋:破例这种事情,总是会有第一次。

铁骕求衣:那也绝非在今日!

锻神锋:锋海已不受苗疆管辖,你若以为可以强求,那锻神锋只好失态!

铁骕求衣:吾不用武,只说交换!

锻神锋:用什么交换?

铁骕求衣:仍未想到。

锻神锋:哈哈哈。来到锋海的人,就没一个正常的吗?

铁骕求衣:锋海锻家是非凡人,非凡人,不能以常人度之。常人来到锋海,自会铩羽而归。

锻神锋:你非常人?

铁骕求衣:在锋海锻家眼中,铁骕求衣不过常人;在常人眼中,吾乃是高高在上的军长,铁军卫之首,自然能开出相应于锻家所求的条件。

锻神锋:但吾无所求,你可以离开了。

铁骕求衣:那铁骕求衣只好破例,告辞了。(转身离去)

锻神锋:这么简单就离开?真不似与吾多次对垒、铁血作风的铁军卫军长啊。

铁骕求衣:吾之所求,虽是简单,却也非常人能为,既然锋海主人不肯协助,退而求其次,乃不得已。

锻神锋:嗯?你想求助废字流?!

铁骕求衣:天下唯二,别无他途。可惜,消灭妖魔海、扬名天下的机会,竟不能留在苗疆,而让中原鲁家居功。

锻神锋:你要消灭妖魔海?

铁骕求衣:若非如此,天下间又有几事,值得吾铁骕求衣挂心?

锻神锋:你要什么?

铁骕求衣:一条弓弦。

锻神锋:弓弦不难。

铁骕求衣:难在长度。

锻神锋:多长?

铁骕求衣:四千丈!

莫听:四千丈的弓弦,是要用什么射?

何妨:铸铁难以兼顾韧度与硬度,更何况长达四千丈,这也太困难了吧。

锻神锋:四千丈的弓弦,你要射什么?

铁骕求衣:箭。

锻神锋:什么箭?

铁骕求衣:十里之箭。若是废字流,也许需时三个月方能完工。

锻神锋:哈,你小看废字流了。一个月之内,他就能完成。

铁骕求衣:那锻家便需要十天了?

锻神锋:三天。

铁骕求衣:即便是锋海主人,这句话也太夸口了吧!

锻神锋:所以说你欠我一个人情。三天后来取弦吧。

铁骕求衣:谢锋海主人。

锻神锋:哼。

莫听:这完全抓到主人的个性啊。

何妨:是啊是啊。


【苗疆·国葬】

苗民一:怎会这样,两年内,先王与王储竟然相继逝世,苗疆的未来究竟会变成怎样呢?

苗民二:苍狼王子和善亲民,想不到竟然这般年轻就来亡故。老天爷也太狠心了啦。

苗民三:苍狼王子,王子啊……呜呜……

苗兵一:众人肃静!王上即将到来,肃静!

苍狼:苍生何晓几危安,鲲鹏欲展风间,惊鸿敢与天对立,雄翼中,握世皇权!

(苗兵面面相觑)

苗兵二:是苍狼王子!这是怎样一回事?

苗兵三:怎会是苍狼王子?王上呢?王上在哪里啊?

苗民一:苍狼王子……真的是苍狼王子啊!王子没死,王子没死啊……

众苗民:王子没死,王子没死……太好了……王子……

苍狼:篡逆者北竞王已然伏诛,苗疆王权复归正统,吾苍越孤鸣,应天承运,即位登龙!

众苗民:好啊好啊!苗王万岁,吾王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啊……万岁万岁万万岁……

(苍狼在人群中寻找到忘今焉)

苍狼:<夫子……>

众苗民:吾王万岁……吾王万岁……吾王万岁……

铁相:且慢!王权之属非同儿戏,自封称帝岂可为真?苗王天位,怎能容这般亵渎?

苍狼:哦,是铁相。铁相是贵人多忘,不记得苗疆王储未曾改替,储君继统,何来不敬?而铁相直至此刻,方提及亵渎直说,不感觉太慢了吗?

铁相:额……咳咳。北竞王早已登位,是苗疆现下主君。

苍狼:北竞王谋逆反叛,杀王上位,得位不忠,坐朝不义,此等不忠不义之辈,尔等不但不查明真相,反将逆贼崇称为君?!论苗疆朝律,吾该同判你们逆反之罪,满门抄斩之刑!

铁相:呃……(倒退数步)

苍狼:不过,如今先祖庇佑,逆贼竞日孤鸣已然受诛身亡,念及铁相为苗疆奉献半生,奉侍两朝,可能一时被逆贼武威所吓,功过相抵之下,孤王特许铁相——解任归乡。

铁相:(跪下)王上……

苍狼:来人。

苗兵:王上。

苍狼:铁相乃两朝重臣,纵然是离朝返乡,亦不得有失。遣一小队十人,护铁相一路平安。

苗兵:领旨。

铁相:多谢王上不杀之恩,多谢王上不杀之恩啊!

忘今焉:草民参见苗王苍越孤鸣。苗疆的天命真主,恭贺王上攘除奸邪,登归大宝,吾王万岁万万岁。

众苗兵:吾王万岁万万岁。

苍狼:来人。

苗兵一:在。

苍狼:带着孤王王旨,即可前往万里边城,交给军长铁骕求衣,不得有误!

苗兵一:遵命

苍狼:再传孤王旨意,立即释放叉猡、奉天两人。

苗兵二:遵命。

苍狼:天阙孤鸣为皇族之后,拥护正统有功,重还王籍,入祀皇陵,时辰已至,国葬开始。文武百臣,待国葬结束之后,上殿觐见。

众臣:谨遵王命。


(忘今焉欲离开,苍狼追上)

苍狼:夫子。

忘今焉:原来是王上亲临。

苍狼:夫子欲往何方?

忘今焉:自何处而来,则归何处。王上初登大宝,必是国事繁忙,为何追随老夫而来呢?

苍狼:国葬之上,眼见夫子悄然离开,苍狼尚未与夫子表达言谢之意,故而追来,特来感谢夫子先前相助。

忘今焉:王上贵为苗疆之主,千万不可再自称名号了。

苍狼:孤王会谨记。

忘今焉:王上,老夫顺手而为,不用挂怀,成者乃是王上鸿福齐天,绝非老夫之功啊。

苍狼:夫子……(欲跪下)

忘今焉:哎呀,王上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王上啊,此举是折煞老夫啊。

苍狼:孤王可是代表苗疆子民而跪,欲请夫子出任苗疆国师一职。

忘今焉:老夫只是一名避祸村夫,闲云野鹤已惯,出任国师,何德何能?

苍狼:先前孤王欲请夫子相助,实为复国,现今再请夫子相助,乃为治理。不同的前提之下,望请夫子切莫推辞。

忘今焉:见王上转变至今,老夫深知王上必能克承大统,成为一代明君。

苍狼:孤王不敢自称明君,但孤王身边若无良师提醒,解释当为,难保孤王有朝一日,误行残暴昏庸之道。

忘今焉:王上言重来了,但……

苍狼:就不知国师对现今苗疆的状况有何见解?

忘今焉:这……

苍狼:似承而承,有承,则曰承之;不承,仍是承之。

忘今焉:王上先入为主,老夫虽然无答应,哈哈哈……妙啊。

苍狼:孤王巧借似等而等之喻,撷取只字片语之意,请国师见谅。

忘今焉:好吧。既然王上不以老夫卑鄙,老夫也不再推辞王上的盛意邀请了。

苍狼:关于苗疆现今状况,孤王尚等国师详解。

忘今焉:王上,关于之前铁军卫对于内战的选择,乃是以苗疆福祉作为前提,铁军卫不可轻言立场,否则将震动王权。所以,不可因为私仇而轻言怪罪,甚至是插手铁军卫目前驻守在万里边城军防要务。

苍狼:孤王心知军长忠于苗疆,如果当初孤王是军长,也许,孤王也会做出这种的抉择。是孤王无能,自是无怪罪于他,关于此点,孤王在此允诺,内战之时铁军卫所有的行动,甚至是杀吾王族亲卫,孤王一概不究。

忘今焉:对抗魔世入侵,解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之举,也是苗疆目前首该应对的方针。

苍狼:如何应对?还请国师入府相谈。

忘今焉:老夫先回月凝湾整理事务,随后便至王府。

苍狼:夫子,感谢你,这一路以来支持着苍狼。

忘今焉:王上,着眼未来,实为重要。

苍狼:嗯,国师慢行。

(忘今焉离开)


【冥医居处】

修儒:师父,请用茶。

冥医: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是你的师……(察觉茶水有异,将其摔碎)

修儒:啊,我精心准备的茶!

冥医:你别将小聪明用在这种的地方。

修儒:我只是担心师父的身体,才会将药方放入内中。

冥医:所以我说啊,你还没有身为一名医者的自觉。

修儒:什么意思?

俏如来:(声音传来)冥医前辈……

冥医:这个声音……是俏如来,是俏如来啊!哈哈哈哈!我终于等到了,我终于等到你了!

修儒:师尊,我扶你出去。

俏如来:前辈不可出来,因为现在我不能见前辈,如果前辈跟我靠得太近,恐将被我害死。

冥医:死?我早就是一个死人了,有何可惧?修儒,待在屋内。

修儒:师父,师父啊……

(冥医走出小屋)


(屋外林中,俏如来背对静立,冥医擦擦眼睛几番确认)

冥医:真的是你,我等你……很久很久了……

俏如来:请前辈不可靠近,虽然……(面对冥医,放下兜帽)虽然脸上这血纹魔瘟暂时已受到压制,但为了预防万一,还请前辈不可与我有肢体上的接触,以免将此魔瘟扩散出去,俏如来不想害人。

冥医:血纹魔瘟?

俏如来:这是一种传染性极高的魔咒,甚至会借由前辈殃及他人。

冥医:看来这段时间,你经历了不少苦难。这么久没见面,你变得更稳重、更坚强了,如果……如果苍离看到现在的你,一定会很欣慰。如果不是你的出现,也许苍离还在这个世上,折磨自…呃……(喝下葫芦里的液体)

俏如来:前辈你消瘦不少。

冥医:老毛病,药石罔效了,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死,因为我必须要等到你的出现,再见你一面,所以……一直撑到现在。(再一次饮用葫芦里的液体)

俏如来:啊,难道那是……!

冥医:是啊,我终究还是将这个东西,用在我的身上,哈哈哈哈,这也是一种的报应吧。

俏如来:前辈,你受苦了……

冥医: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会跟你好好算这笔账,本金连同利息一起算。但……回不去了。

俏如来:唉。

冥医:你叹这声,最好别让你的师尊听到。

俏如来:前辈想说笑,但俏如来如何笑得出……

冥医:哈哈哈哈,浑浑噩噩久了,今天,我终于体会到一丝的快乐。我真想将这种的喜悦分享给苍离,但是不急,因为很快很快……

俏如来:前辈……!

冥医:先别说这些了啦,倒是你,失踪了这么久,究竟是去哪里了,为什么众人都找不到你?

俏如来:我去了魔世。

冥医:魔世?你去那里做什么?

俏如来:这是我应该承受的。(抬手触摸脸上血纹魔瘟)

冥医:你顺利离开魔世之后,不与众人会面,也是因为脸上的血纹魔瘟对吧?

俏如来:驱逐魔祸的重责,俏如来一日不敢或忘。但现在,我不能随意接触生人,更不想让戮世摩罗太早得知我自魔世回归的消息,避免我的计划受他阻碍,所以才会隐匿许久。

冥医:听起来,你会去魔世,是戮世摩罗所做的。那你所说的计划又是……

俏如来:找出能封印魔世通道的达摩金光塔。

冥医:达摩金光塔?那你可有眉目了?

(俏如来不语,别过视线,冥医亦张望四处,随即会意)

冥医:我知道了,你不愧是苍离教出来的徒弟。看到你,又让我燃起了希望。(取出密函抛给俏如来)

俏如来:这是……

冥医:当初苍离打算在魔世大战结束之后,交给你的讯息,内中所写,乃是对付那群人的方法。

俏如来:(阅信)啊……

冥医:知道了吗?

俏如来:(落泪)就为了这封信,前辈……忍受了这一年的痛苦……

冥医:怎样,嫌内容太少,不够详细?

俏如来:这信中的内容之重,纵然聚九州之铁,仍不能铸其一字。

冥医:好啦好啦,苍离的交办,你能体会就好了,你能体会就好。

俏如来:多谢冥医前辈与师尊的苦心。(握紧信函)

冥医:虽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我知道你所流的,不是懦弱的眼泪,我该做的,已经完成了。现在我终于可以……

俏如来:前辈……!

冥医:去吧,去完成你师尊的交托。

(俏如来收起信函,戴上兜帽离开,暗处监视者跟上)

冥医:修儒啊。

修儒:是,修儒在这里,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冥医:我决定……回到中原。

修儒:啊?!


【树林】

(俏如来察觉有人跟踪)

俏如来:嗯?

监视者:喝!

[莫名攻击,既凶且狠,俏如来却明了在心,对手有心,亦有备而来。]

俏如来:又是你们?

监视者:止戈流对人族无效,屈居劣势的你,怕了吗?

俏如来:苦苦相逼,无智也。

监视者:交出密函,一劳永逸。喝。

[逼无可逼,忍无可忍,俏如来慈悲念消,再现魔相!]

(俏如来发咒打中监视者)

监视者:呃啊——

俏如来:请转告众位师叔,希望他们能安分守己,莫忘墨家初衷,以及,所承担的罪业。(离去)

监视者:(魔咒暂时被压制下去)回去禀报。


【万里边城】

(铁骕求衣归来)

欲星移:军长已经回归,但贵国主上仍然尚未到来。

铁骕求衣:王上还没来到吗?

女暴君:依照时间推算,国葬结束,王上该到来才是。

铁骕求衣:嗯……

苗兵:禀军长,请接苗王王旨。

女暴君:王上有什么旨意要传达?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听旨。

苗兵:诏:叛逆竞日孤鸣已经伏诛,速将逆贼女暴君姚明月、中谷大娘押回王府受审。苗王苍越孤鸣。

女暴君:啊?!苍越孤鸣?!王上死了?!这……这怎有可能?

苗兵:这是王旨,请军长查验!

女暴君:不可能,这不可能!一定是假冒的王旨,这一定是假冒的使者!

铁骕求衣:王旨、玉玺印皆是无误。

欲星移:看来宫中发生剧变了。

铁骕求衣:嗯……将女暴君、中谷大娘押下!

(女暴君、中谷大娘相视会意,发招反抗)

女暴君:快离开!

(二人乘隙欲逃,铁骕求衣即刻追上)

欲星移:嗯……

中谷大娘:好快的速度!

女暴君:铁骕求衣,你尚未查证事实,便要动手是吗?(取出女刑)

铁骕求衣:铁军卫只遵守苗王的王令。是真是假,吾自会查证,现在,请束手就擒。

女暴君:不可能!喝!

[为保命,两女合攻铁骕求衣,愈夺生路而逃。]

女暴君:蝎尾针!

中谷大娘:喝——

铁骕求衣:腾龙决·开山破碑掌!

(二女中招溅血,被制服)

风逍遥:别乱动,对你较好。

白日无迹:军长,此二人如何处置?

女暴君:铁骕求衣,此仇女暴君日后必报!

白日无迹:明月,不可对军长无礼!

女暴君:我不想与你说话!

风逍遥:军长,国内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这太突然了。

铁骕求衣:兵长,看好二人预防逃脱,尉长,收集情报,回来之后向吾汇报。

白日无迹:属下遵命。

风逍遥:好吧,我们就先将人押回王府。走。(离开)

欲星移:变数突然,欲星移该先行离开,处理这件事情要紧。

铁骕求衣:我先回转镇守万里边城。请。

欲星移:请。


【尚贤宫】

墨家门人:禀,监视者已经回来,他说冥医方才与俏如来接触过。

九算老五:那就让他进入,亲自说明状况。

墨家门人:是。

九算老七:终于有消息了吗?

九算老五:哟,老七,原来你在啊。看来最近就是你最闲了。

九算老七:至少不是一具尸体。

九算老五:第八的真是可怜,就连死之后,也要一直被挖苦。哈。(监视者被带上)直接说吧,他们说了什么?

监视者:普通的寒暄之后,俏如来提到他曾进入魔世。而现在,他正在找寻达摩金光塔。最后,冥医交给俏如来一封密函,俏如来就离开了。

九算老七:达摩金光塔,嗯……

九算老五:密函?你没伺机抢下?

监视者:我随后就追下,但与他对战之时,发现俏如来武功大进,自己不是对手,只能空手而归。而且他所使用的武学,有一股……呃啊!

九算老五:有一股什么?

九算老七:情况不对!

监视者:啊——!

(监视者、墨家门人相继爆体身亡,瘟气四散)

[变故突生,瘟气蔓延,就在瘟气即将吞没尚贤宫之际……]

九算老五:老七!

(老七现身处理魔气)

九算老五:现在我要收回一开始所说的话,幸好你在啊。若非墨家对魔世有一些研究,早就研拟出预防魔族的方法,这个诡异的魔瘟可是会带着我们去见第八的他们啊。

九算老七:此人未说完的话,已经用自己的身体表示了。

九算老五:俏如来的身上,竟有传染力如此恐怖的魔气。看来他去魔世这一遭,受益不小嘛。

九算老七:这是一种会殃及他人的咒术,俏如来利用这个特性,反向对付我们的人,他在告知我们,如果想对他动手,此人的下场就是我们的写照。

九算老五:示威。哈,俏如来也太有自信了。

九算老七:因为那个人留给他很多筹码。

九算老五:包括那封密函,是吗?

九算老七:你想到什么?

九算老五:与你同样。

九算老七:但也许,互相猜忌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九算老五:我原本也这样想,但太多巧合了。那封密函,还有在上一个据点的废墟中发现未焚毁的书信,让我不禁开始怀疑,当初那个人设局,让我们四死两重伤,真是凭他一人之力吗?

九算老七:这个疑虑,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却都不轻易说出口。

九算老五:所以我们皆未有积极的动作,就这样让俏如来先声夺人了。唉,老七,第八的在向你招手啊。

九算老七:就算有内应,也要俏如来能与之接触。嗯……

九算老五:是谁最有嫌疑呢?

九算老七:如果要怀疑,一个也不能放过,连你也包括在内。

九算老五:……解决俏如来,就能解决一切,你能解决吗?

九算老七:他目前,仍需要我们。

九算老五:哦?


【苗王府】

苍狼:夫子。

忘今焉:王上,臣来慢了。

苍狼:无碍。夫子两地往返奔波,必已身疲。来人,赐座。

忘今焉:谢王上。

白日无迹:禀王上,女暴君、中谷大娘已押到,目前正由兵长亲自监视,听候王上判决。

苍狼:辛苦你们了。

白日无迹:另有一人想觐见王上。说是有事要相告。

(欲星移进入)

苍狼:嗯?你!

(叉猡急忙上前护卫)

欲星移:贺祝王上登基。我知道苗王为何惊异,请容我解释。当初追杀苗王的人,是借了在下的面皮、行走江湖的渡江卿。我与苗王乃初次见面。

苍狼:哦,那阁下是……

欲星移:鳞族师相,封鳞非冕欲星移。

苍狼:你就是欲星移,那个提出逃往鱼龙穴的鳞族师相。

欲星移:正是。

苍狼:所以,孤王是否可以合理怀疑,从一开始你便存心引孤王前往鱼龙穴送死?

欲星移:说是,又不是。

叉猡:可恶!(欲上前,被苍狼制止)

苍狼:请解释。

欲星移:王上可留,撼天阙决不可留。

苍狼:这就是你的回答?方才你有意撇清你与渡江卿的关系,但孤王又怎知,渡江卿是否你远久之前所派,用以协助竞日孤鸣夺权?

欲星移:如果苗王这样认为,那王上,可以动手了。

苍狼:嗯?!

(府上苗兵蜂拥而上)

忘今焉:且慢!(苍狼听罢示侍卫停步)王上可否听臣一言?

苍狼:夫子请说。

忘今焉:他若真想害死王上,就不会留下那个机关。老夫相信,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想救王上脱危,然而撼天阙却是非死不可。因为撼天阙的目的,是毁坏苗疆,为了避免魔世之祸更行扩大,必须打破这个僵局。

苍狼:撼天阙……

(苍狼回忆:

撼天阙:全天下的人,都要我死……要我死……哈哈哈哈!)

苍狼:好,孤王勉强接受这个理由,但他害死了冽风涛与岁无偿,此事,孤王决不轻饶。

欲星移:如果是关于冽风涛与岁无偿,这倒是好解决。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苍狼:嗯?

(冽风涛扶着岁无偿到来)

苍狼:(惊喜)你们……你们还活着?

叉猡:原来你们没事啊!哈。

冽风涛:王族亲卫,来此……复命!(欲对苍狼跪下行礼,被苍狼扶起)

苍狼:你们不用这样,看到你们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但为何……?

欲星移:因为这场大战所针对的,只有撼天阙一人,与苗王在同一阵线的王族亲卫并不在必杀之列,加上我与此两人薄有交情,在大局与私心取衡之下,救苗王和王族亲卫,已是最大限度。

忘今焉:如此看来,欲星移纵然与王上有仇,恩仇两抵,也足以弥补了。王上,换一个角度思考,若非预先打破这个僵局,王上今日怎能登基?

苍狼:啊……感谢先生所做的一切。

欲星移:此谢言之过早,实际上,我想用这件事向苗王讨一个人情。

苍狼:先生有何要求?

欲星移:请苗王不可为难锋海锻家。

苍狼:这……

欲星移:欲星移明白王上的顾虑,若非锻神锋替北竞王改造狼王爪,甚至亲自插手战局,也不会让这场逼杀变得如此险恶,但他也是受托办事,并非北竞王麾下。而且对抗魔世,尚需借助他的力量。

忘今焉:王上,莫忘了一国之君对于局势的宏观与气度。

苍狼:一国之君的宏观与气度……孤王应允你了。

欲星移:多谢王上。欲星移尚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请。


【魔门世家】

[博藏群书的魔门世家,沉静依旧,厚积的灰尘当中深埋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今日的来访者,又将揭开历史中的哪一页黑暗?]

俏如来:魔门世家……(在书架上寻找典籍)根据两位尊者所说,紫金钵失落,牵涉历史渊源,无奈年代久远,难以考证,希望此处藏书能提供一些线索。


(回忆:天门圣顶之上

俏如来:两位尊者,弟子离开之前,可否再厘清数项疑问?

一步禅空: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俏如来:若三武灭佛与魔世甚至元邪皇有关,那在初祖创建佛国之后,第二次的灭佛事件又是怎样发生的?

一步禅空:你很敏锐,发现了症结点。其实,初祖带走枯髓咒怨的当下,金光塔尚未建立完成。初祖入灭之前,传下紫金钵,并告知二祖元邪皇之祸未定,其后过了三十余年,枯髓咒怨果然发作,造成第二次灭佛灾劫,眼见封印将解,金光塔正好完建,二祖随即化用紫金钵之力,镇压枯髓咒怨。元邪皇之祸遂定。

法涛无赦:紫金钵的佛力,经由金光塔转化,达到封印怨念之功,只要找回紫金钵,再用相同的方法封印,佛国便无后顾之忧了。

俏如来:弟子明白了。让弟子再确认一事。(拿出一本金刚经)

法涛无赦:这是……金刚经?(接过查看)这本经书斑驳不堪,显是古物,但内容与现今的金刚经无所差别,有何特殊之处?

俏如来:这本经书,出自魔世。

法涛无赦:九百年前,曾有高僧进入魔世。

一步禅空:彼时,那名高僧并未带走紫金钵。

俏如来:如此,弟子便确定了。)


俏如来:<五祖接下衣钵之后的二十年之内,是紫金钵真正离开佛国的时间,而能造成这个变故者,必与禅宗有所关联,包括任何曾经接触之人,都是嫌疑者,嗯……根据记载,彼时正值盛朝高宗身体有恙,命皇后武氏代理朝政……>那名受到禅宗协助前往魔世的高僧,也是在这段时间内圆寂。看来这二十年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合上书页)

俏如来:<紫金钵失落至今,已有数百年,久得连佛国也不能肯定当初的历史真相,历史……变造的历史……熟悉的感觉……>啊!


【佛国·天门圣顶】

一步禅空:俏如来慧根俱足,再加上他与墨鲁两家甚有渊源,必能借着这些资源设法填补历史缺漏之处,找出紫金钵的下落,但……

法涛无赦:你担心其他门的立场?

一步禅空:佛国不独天门,甚至可以预见,有人将会阻止我们正面迎击魔世。

法涛无赦:末法时期,外道纷起,这是必须面对的劫难。

一步禅空:吾只担心,若俏如来所言属实,魔世将入佛国。若他们自天门进入,大不了正面一战,但若从他处进入,恐怕引起真正的佛劫,殃及苍生。

法涛无赦:至要俏如来取回紫金钵,再入天门,我们便能握有佛国的主导权,届时金光塔只会为封魔世而动,无需畏惧外道作手。

一步禅空:自南北分宗以来,佛国确实沉寂太久了。

法涛无赦:南北分宗,苦了先人。

一步禅空:套一句俏如来说过的话,苦不过众生苦。

法涛无赦:你很欣赏俏如来?

一步禅空:你不也是吗?

法涛无赦:那针对魔世的提议,何时要进行?

一步禅空:唉,贫僧既然同意了,自然就不会反悔。否则就是愧对我佛,愧对苍生。但要从何下手,如何下手,佛国入世的第一步,将是关键。这样说吧,你是要马上得到成果,还是为金光塔镇压魔世,先行查探实际的状况。

法涛无赦:有何差别?

一步禅空:根据最新情报,苗疆内乱已定,万里边城的魔军将遭到迎面痛击。若我们选择攻击此处,便能马上收到成效;如果是选择查探魔世通道状况,就转往鬼祭贪魔殿,但内中状况不明,不能保证全身而退,而且将更快暴露佛国入世的行踪。

法涛无赦:若非有所顾忌,本座会选择同时进行。

一步禅空:动作太大,可是会惊动佛国各处法门,届时我们要面对的,就不只是外患了。

法涛无赦:嗯……若是选择后者,必是你我其中一人亲自前往。

一步禅空:不只如此,还有俏如来离开之前的请托。


【黑水城】

大匠师:这个震动,入口被发现了?

万雪夜:交我。


雪山银燕:二哥,别逼我……伤害你!

戮世摩罗:如果你做得到就尽量!不然,我可是要去接应我的手下了。(前行)

剑无极:跟下去!


[入口浮现,魔军沿着通道逐渐侵入黑水城。而前方……]

万雪夜: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

魔兵:雪,下雪了,啊——(被万雪夜一招断首)

万雪夜:魔兵,来吧!

魔兵:杀啊!

[雪刀挡关,冰锋过处尽是死尸,然而通道虽然狭隘,但魔兵势众,侵入者逐渐增多,忽然——]

幻幽冰剑:雪夜,我来助你!

万雪夜:小心。


【山崖】

神田京一:他们找到黑水城了。现在正在进攻,军师?

赤羽信之介:仍不是时机。

神田京一:啊?!

赤羽信之介:我们只有两个人,战力必须做到最好的发挥。

神田京一:呃……

赤羽信之介:你想做的事情,吾很明白,但那不是你该做的。

神田京一:你看!

赤羽信之介:来了。


【黑水城外围】

杀生鬼言:启禀双尊,通道已经打开,下一部是要等待帝尊出来,还是要杀进去?

曼邪音:我进入。

炽阎天:小心。

魔兵:启禀双尊,有敌军攻入,是胜邪封盾。

炽阎天:胜邪封盾?怎会没发现行踪?

魔兵:他们是从河中冲出的。

炽阎天:水中……杀生鬼言,护住通道。

杀生鬼言:遵命。

(胜邪封盾双护突来一招,被炽阎天当下)

炽阎天:还不差。

[胜邪封盾急袭而来,双护对双尊,力求牵制。]

柳穿杨:众人杀!尽力掩护盾主逃出!

胜邪封盾众:杀啊!

鹗钦丕:不知死活,杀!


【山崖】

神田京一:几百人,既然打乱了几万魔军的阵形,这根本是不要命!但差距太大了,最后还是会悲哀。军师!

赤羽信之介:耐心,还不是时候。


【黑水城】

[而在黑水城内部,万雪夜与幻幽冰剑正在阻挡魔兵脚步。]

魔兵:杀啊!

幻幽冰剑:杀!

(回身一剑却见是戮世摩罗魔之甲护体,幻幽冰剑被一掌击出)

万雪夜:冰剑!(发招打向戮世摩罗,上前接住幻幽冰剑)冰剑!

幻幽冰剑:啊……(伤势发作,昏倒)

戮世摩罗:放心,这掌很轻,但是这一剑——(提起逆神,击退万雪夜)

万雪夜:呃!

戮世摩罗:——就很重了!喝!

[戮世摩罗掩护入口,刀剑交锋,随即一片灿烂!]

万雪夜:自甘堕落。

戮世摩罗:怎会一开嘴就骂人啊?(打退万雪夜)<怎会没其他的人支援入口……嗯……?>难道!

[戮世摩罗察觉有异,同一时间——]


梁皇无忌:乾坤无忌,风雷受命,九宫为壁,天火为阵!

[梁皇无忌催动九宫天火壁。]

戮世摩罗:这是!

雪山银燕:是梁皇前辈的九宫天火壁!

剑无极:笨牛啊,还在想什么!

雪山银燕:啊?

剑无极:现在才是重点啊!你还想留你的兄弟作客啊?当然是……送客赶人啊!

戮世摩罗:原来是这样。有这么简单吗?


【黑水城外围】

曼邪音:炽阎天你看!

胜邪封盾众:是盾主!

炽阎天:完成天火壁需要时间,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建造完成。


【黑水城】

燕驼龙:别以为本龙被忘记了,就是留到现在啦!金刚四将,水火风雷,乾坤借法,借法借到底啦!

脚仔王:我是来加油的!大仔加油,大师兄加油!

[燕驼龙术力加催,九宫天火壁急速成形!]


【黑水城外围】

曼邪音:嗯?天火壁的建造加速了!

炽阎天:还有其他术法高手?

曼邪音:不能被拖延。

炽阎天:这边交我。

(胜邪封盾双护攻击不断)

炽阎天:你们……让炽阎天愤怒了!喝啊!

[愤怒的魔,展现的却仍是沉稳,双护心知,此战只怕已是平生的最后一战。魔焰横流四周,热力蒸腾,竟是灼面疼痛,双护互有默契,拳掌交错间有牵制,更有克敌反杀之意。]

炽阎天:就这样,也敢挑战三尊?(发出一波热浪退开双护)

[奉血祭英烈,丹魄照汗青,眼神交流,心意相通,双护先后出击,竟是玉石俱焚之招。]

炽阎天:八荒灾燄!

(双护之一被腰斩,另一人击中炽阎天)

炽阎天:烈焰掌!

[然而魔威浩荡,纵然有心,最后仍是荒山埋骨,英雄无名。]

炽阎天:哼。


【山崖】

神田京一:看不下去,真的看不下去了,军师!

赤羽信之介:我讲过,要解黑水城之围,需要三方配合,一是吾,一是内部,还有一项……

神田京一:到底是什么?

赤羽信之介:该是时候了。


【黑水城】

剑无极:赶他出去!

戮世摩罗:有这么简单吗?

雨音霜:打就是了!

[雨音霜首开先锋,银燕、剑无极、万雪夜四人同时合攻戮世摩罗,戮世摩罗自恃魔之甲护身,战得毫无压力。]

雨音霜:樱、斩!

戮世摩罗:真凶嘛。(一刀划破雨音霜面颊)

万雪夜:飞鳞破甲!

戮世摩罗:巧妙的招式,但你的冻气对付不了我。

剑无极:一剑无尽!

[难以撼动的宝甲,使得杀招连番失利,围攻四人束手无策。]

戮世摩罗:我怎样就不明白,徒劳无功的事情,你们为什么这么坚持?修罗魔决·万鬼魔焰!

(四人被震退)

剑无极:我就不信没你的法!

戮世摩罗:放弃吧,就算你们完成了九宫天火壁,我也不会离开这个地方,到时,我只要走到梁皇无忌施法的所在,手起一刀,啊,事情就圆满解决了。

剑无极:我是看在笨牛的面子上才放一点水,留你一条生路。

(剑无极、雨音霜、万雪夜合力再次攻上)

戮世摩罗:真要杀几个人才能让你们死心吗?喝!(再次震退三人,看向万雪夜)就是你了——万鬼枯血断魂荒!

(戮世摩罗击中万雪夜,逆神正欲取其性命,忽见银燕挡身在前)

戮世摩罗:银燕?

雪山银燕:如果这就是你的本性,如果这就是你的抉择,那你走吧!雪山银燕——不需要你这个二哥!喝!

(提枪而起一路刺向戮世摩罗,一路将其往出口方向推送)

[难以宣泄的压抑,难以宣泄的情感,大义、亲情,为什么自己总是留不住?倾满全部情感的一击,决意要将自己守护半生的亲情,推至亲手欲灭的那一方!]

(戮世摩罗将啸灵枪打飞,不料银燕抱住戮世摩罗继续向出口飞奔而去)

雪山银燕:二哥,这是最后一声二哥,戮世摩罗,修罗帝王,再会时,你我……不再是……兄弟啊!

(戮世摩罗震惊之余未及反抗,已被雪山银燕推出黑水城边界)

戮世摩罗:<小弟……>

雨音霜:成功了!

[此时,九宫天火壁完成,阻挡魔军脚步。]


【黑水城外】

(戮世摩罗被推出,坐在岩石上不动声色)

魔兵:杀啊,杀啊杀啊!

戮世摩罗:都闭嘴!

(气劲四散而出,前进的魔兵尽数爆体而亡)

杀生鬼言:帝……帝尊……

曼邪音:帝尊,发生何事?

戮世摩罗:没看见这座结界吗?你们这些魔,只会杀,杀他老母吗?!

曼邪音:帝尊……

戮世摩罗:围住黑水城,我就不信,梁皇无忌能支持多久!


【山崖】

神田京一:人都要死完了,军师,你讲的三项要素,一项已经有了,那个火墙应该能阻止魔世。第二项是你,到底第三项是什么?

赤羽信之介:(看向身后)第三项,终于来了!神田京一。

神田京一:是!

赤羽信之介:动手!

神田京一:遵命!


【黑水城外围】

[欲救梁皇无忌的胜邪封盾群侠,寡不敌众,渐渐被魔军所杀。]

(柳穿杨暗器被亡指髐魑打飞)

亡指髐魑:人世的蝼蚁,死来!(正欲攻向柳穿杨,忽被一招伤体)你是?

神田京一:到底在干什么,去你的……我忍了大半天,终于忍到了!喝!西剑流神田京一,绝对要让你们魔军,悲哀——


【黑水城外围另处】

炽阎天:这是……马蹄声?

[马蹄声自远而近,正是——幽灵马车疾奔而来,直冲黑水城。]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

[狂妄的笑声,睥睨的狂人,声波过处,扬起阵阵气爆,犹如一道流星,长驱直入。]

(挡路的魔兵皆被震飞)

炽阎天:骷髅马车。你……是谁?

(赤羽信之介转身)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要向炼狱尊,讨回一物。

炽阎天:何物?

赤羽信之介:西剑流六部,邪马台笑、天海光流之仇——(化扇为刀,待战)


曼邪音:嗯,马车?

黑白郎君:喝!

[幽灵马车发出三道掌气,曼邪音应接之间,已被震退数十丈!]

戮世摩罗:黑白郎君,现身来!(纵身跃过幽灵马车)

黑白郎君:你,就是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我说你认错人了,你会信吗?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现身而出)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作为快乐啦!


[意外意外意外,黑水城之战再添变数,黑白郎君现身战场,一气化九百,是否能破解真正的魔之甲?

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对上魔世三尊之炽阎天,是一场极端之战,是一场救援之战,更是一场复仇之战!

赤羽是否能可解救黑水城之围呢?黑白郎君与网中人又做了怎样的交易?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五集——背叛的魔。]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