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095074936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三集 魔势力

录入:叶清眉


【黑水城】

戮世摩罗:那位淑女,动刀动枪可是会破坏气质,退下吧,程度太差只会变成负累。

雨音霜:你说什么!

废苍生:雨音霜,你退下。

雨音霜:哼。(退下)

剑无极:来喔!喝——

[剑无极拔刀便杀,银燕随即枪舞纷纷。刀枪虽然久未联手,但力与速的配合,仍是极致!]

(三人激战)

戮世摩罗:不错嘛,小弟,你真的进步很多,为兄深感欣慰。喝——

[穿过逆神重重防护,剑无极察觉破绽,刀随心转。]

剑无极:一剑无极!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燕子回旋!

戮世摩罗:你们还真认真,但是我还没认真呢。呀——修罗魔诀·万鬼魔焰!喝——

雪山银燕/剑无极:呃……(负伤)

废苍生:压制他的行动。

剑无极:一剑、无尽!

雪山银燕:雪燕回空!

[双刀一枪,同时压制逆神,戮世摩罗行动受制间——]

(废苍生提剑而上)

[抓住瞬间空隙,废苍生轰如天崩地裂,一击得手!]

戮世摩罗:讲偷袭就偷袭,你都是这样玩的吗?

废苍生:嗯……?

(剑碎)

废苍生:这就是魔之甲的能耐。

戮世摩罗:你引我来,就是给你试剑用的?

废苍生:怎样,有意见吗?

戮世摩罗:我很不爽!

废苍生:那是你的事情。将这个畜生赶出去,我不想看到他。

戮世摩罗:哈,趣味的老头,我就等待你的表现,不过下一次,最好是派一个较耐操的出来。下一次,我不会放水了。(离开)

雪山银燕:二哥!(追去)

剑无极:霜啊,笨牛交你了。

雨音霜:不用你提醒。(跟上银燕)

废苍生:你还留在这做什么?

剑无极:啊,就这样?

废苍生:什么意思?

剑无极:你叫我将戮世摩罗引来,就只有这样而已?

废苍生:哼。

剑无极:除了测试你的新作品,还有戮世摩罗身上的魔之甲之外,你应该还有别的用意才是。

废苍生:雪山银燕。

剑无极:笨牛?笨牛怎样了?

废苍生:我要看他,是不是真能下得了手。

剑无极:啊?

废苍生:如果找不到俏如来,那破坏魔之甲的任务,就只能交给你跟雪山银燕。

剑无极:虽然我剑无极一向是众望所归,可靠稳重又能委以重任,大家都很爱找我帮忙,但是,我还是要问,为什么是我们两人?

废苍生:黑水城中,还有谁比你们适合?

剑无极:你啊!

废苍生:我只是铸剑师,不适合动武。

(剑无极回想废苍生出剑崩裂地面一幕)

剑无极:哦,真是太有道理,太讲得通了——

废苍生:若是没有别项事情,就去监视戮世摩罗。

剑无极:嗯,了解,我来去了。(离开)


【林间】

荡神灭:你们是谁?

死眼骷魃:灭世三尊,好对手。喝——

[来者身形飘忽,出手奇诡,荡神灭闪身避招,深感不耐。]

荡神灭:挑战荡神灭,是你们的不智!呀——

死眼骷魃:这只斗牛真凶,不好对付。

亡指髐魑:然后呢?

死眼骷魃:注意他头顶的那对角,应该就是关键。

亡指髐魑:确定吗?

死眼骷魃:不确定。我只是想看斗牛摇头而已。

亡指髐魑:省下这种无聊。

荡神灭:讨论够了吗?本座等得不耐烦了,两人齐上吧!

亡指髐魑:喝——

[对手攻势忽改,攻向自己命门,荡神灭讶异之间,怒气更炽!]

荡神灭:这种微不足道的力量,也想与我抗衡?神催意荡!

死眼骷魃:死目寸光!入眼黄泉皆死魂——

亡指髐魑:血指轮回不超生。

死眼骷魃:死亡之眼!

亡指髐魑:死亡之指!

[死眼骷魃异能突显,荡神灭身形受制之间,死亡之指锁定要穴目标,直取而去!]

亡指髐魑:扣命魂!

荡神灭:喝啊——神催意灭!(反击)

死眼骷魃:啊——果然不简单,停战吧。

荡神灭:现在想认输,太迟了!

死眼骷魃:斗牛尊,别以为我们很怕你,看过这样东西之后,如果还想战,死眼绝对奉陪。

(拿出令牌)

荡神灭:这是——!

死眼骷魃:怎样,吓到了吗?

荡神灭:你们到底是谁?为何持有策君的令牌?

死眼骷魃:帝女精国,死眼骷魃。

亡指髐魑:亡指髐魑。

荡神灭:无名小魔,不曾听闻。

死眼骷魃:是你孤陋寡闻。

荡神灭:公子开明,怎会将令牌交给你们?

死眼骷魃:我们要见修罗国度之主!

荡神灭:帝女精国与修罗国度无所邦交,帝尊也非是无名小魔能随意参见的!

死眼骷魃:这个令牌的主人曾经说过,「持吾之令,三尊放行」。原来修罗国度的策君,也不是什么一言九鼎的人物。

荡神灭:若非是这个令牌,你们方才的冒犯已经足够死上十次!

死眼骷魃:只要两国开战,你我对上的日子便有,不用心急。届时,死眼骷魃会不吝拆下你的牛角,插在你的墓牌之上。

荡神灭:哼,依附在幽暗联盟一个魔世小国,还用不到三尊亲自动手歼灭。

死眼骷魃:你应该庆幸,现今是停战时期,想动手,待我们见过贵国主上再来。

荡神灭:来人。

魔兵:参见阿鼻尊。

荡神灭:前往沉沦海,向策君询问令牌一事,务必查明!

魔世小兵:是。(离开)

死眼骷魃:别以为我们有时间可以等你查明,贵国主上人呢?

荡神灭:帝尊在黑水城,哼。(转身离去)

死眼骷魃:黑水城……

亡指髐魑:位置呢?

死眼骷魃:你问我吗?

亡指髐魑:不然呢?

死眼骷魃:离开此地,杀几个人,应该就知道了。

亡指髐魑:杀人还是杀魔?

死眼骷魃:随便啦。


【山洞】

苍狼:啊——

[一声惊嚎划破悲氛,忘今焉刹然回首。]

忘今焉:这是……

苍狼:今生何晓几危安,血洒臣虏无间,苍狼敢与天争立,孤掌中……握刀誓斩啊——(现身跪地)

忘今焉:冷静啊。

苍狼:夫子……人都死了,全部死了……

忘今焉:不能改变的结果,请节哀。

苍狼:撼天阙,叉猡,王族亲卫……太多的人已经为我牺牲,太多了!

忘今焉:王子现在还想报仇吗?

苍狼:夫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么多人因苍狼而死,难道苍狼不该报仇?!

忘今焉:评论智武,北竞王凌驾在王子之上,何况苗疆已经一统,正是苗疆对抗魔世最好的时机,而王子身处孤掌难鸣之势,其实,王子可以选择放手,归隐山林,埋名度日,以过余生。

苍狼:吾决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不是为了王权,是为了……撼天阙、王族亲卫、奉天……这么多人……这么多人因我而死!要我放弃,那我怎对得起他们?我怎对得起他们啊?

忘今焉:空有坚毅不拔的意志,这个意志,也换不到机会来临。

苍狼:有!有机会!我还有最后一次的机会。

忘今焉:如果只是愚昧的冲动,浪费自己的性命,徒劳枉然。(扶起苍狼)嗯……王子,你的气息非常混乱,坐下吧。

(苍狼坐下)

忘今焉:现在感觉如何?

苍狼:内息冲突已缓。

忘今焉:老夫实有疑问,王子为何能保下生机?

苍狼:是月荒凉替我留下一个机会。

忘今焉:月荒凉?

苍狼:他也是为我牺牲的王族亲卫。月荒凉代我而死,而且又留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物品,这个物品,当初是准备用来应付撼天阙。

忘今焉:是什么东西?

苍狼:(取出包裹)当苍狼有所疑问,欲前往月凝湾之时,便是由月荒凉来扮演苍狼的角色。我与月荒凉时常交谈,在得知月荒凉的来历之后,月荒凉顺手送我这项东西,以备不时之需。(打开)

忘今焉:这是……好精妙的面具。莫非月荒凉是传说中的影形一族?有了这项物品,王子便能逃过竞日孤鸣的追杀了。

苍狼:但我的记忆没月荒凉高超,塑造面形的条件甚多,使用的时间也无法持久。

忘今焉:而今你虽然报仇心切,自是不甘戴着这面具远走高飞,但若没详细的计划,这……

苍狼:要怎么缜密的计划,才有可能瞒过竞日孤鸣?

忘今焉:竞日孤鸣是绝顶的智者,自温皇伤废、默苍离身亡之后,当世可说少有匹者,以撼天阙之强,犹然败于其手。王子,恕老夫直言,你之机会渺茫。但如果真有机会,那也只有这个机会。王子,北竞王的智慧,就在一字忍,他这一生都在等,等先王入局,等魔世入侵,等铁军卫与各方势力表态,他这一生都在忍,长期来犹如满弓之弦,直到今日……

苍狼:夫子的意思是?

忘今焉:北竞王仍然是人,到了今日,他的天下方才安稳,如果他有松懈的时机,那也只有现在。王子,你的机会只有一次,随着时间经过,当北竞王再度武装自己之时,王子便永非敌手。

苍狼:嗯……夫子为何将竹筏拖来此地?

忘今焉:老夫听闻王子战死此地,未及准备棺木,随身之物只有这艄竹筏。

苍狼:北竞王已将我收尸。

忘今焉:如王子所见,现场只剩下战后的血痕残迹。

苍狼:对了,国葬!

忘今焉:王子想在国葬之上动手吗?

苍狼:国葬百官齐聚、戒备森严,绝非动手之机。

忘今焉:哦?

苍狼:夫子,苍狼有事请你相助!(诉说计划)

忘今焉:啊?王子想将老夫安排在内?这适合吗?

苍狼:夫子,暂且不论你是否愿意帮助苍狼,苍狼也不敢苛求夫子答应,这只是苍狼请托夫子的最后心愿!

忘今焉:这……哈哈哈。苍狼王子,你变了,变得主动了。

苍狼:但我的心没变,我已经没时间可以继续拖延下去!

忘今焉:好吧,这点微薄之力,老夫只是顺手而已,我答应你。

(苍狼拾起地上的剑,和忘今焉离开)


【万里边城】

[万里边城之上,鳞族、苗疆、东瀛,三雄会面。]

神田京一:看这个样子,没我们的事情了。

风逍遥:来去喝酒!军长,参详完了通知我一声。

(二人离开)

赤羽信之介:西苗军已灭,现在该是进入重点的时候。

铁骕求衣:魔世。

欲星移:要破魔世,先灭妖魔海。

赤羽信之介:怎样灭?

铁骕求衣:欲破敌身,先摧敌首!但敌首所在,难以辨识。

赤羽信之介:凡是生物,必有本能。逐其本能便能察觉敌首。

铁骕求衣:嗯?

欲星移:赤羽先生的意思是,凡是生物必有求生的本能,如果遭遇危险,就会寻求自保。

赤羽信之介:那就是破绽的所在,但是就算看到了破绽,深入妖魔海当中,仍是危险。

铁骕求衣:只要能找到妖魔海当中的敌首,摧灭的方式,就交给铁骕求衣。

赤羽信之介:军长要展现不凡军威。

铁骕求衣:敌众我寡,近攻不宜。只有……箭!

赤羽信之介:箭?

铁骕求衣:十里之箭。

赤羽信之介:十里之箭,能者甚少。

欲星移:啊, 鳞族倒是收留了一位弓者,但要十里一箭,那也困难。两位一个提供了寻找妖魔海之首的方法,一个提供了消灭妖魔海的方案,欲星移智谋短浅,只能提供一个讯息。

赤羽信之介:嗯?

欲星移:魔世之军已经包围了黑水城,而戮世摩罗却困在黑水城中。

赤羽信之介:黑水城遭围,戮世摩罗也遭困其中……

欲星移:现在魔世动员所有的力量,要挖出黑水城的位置,无论黑水城怎样的能耐,早晚也是会被寻获,现在所有中原抗魔势力均在该处,此危必须解决。

赤羽信之介:网中人还守在边城之外,黑白郎君还留在北竞王府是吧。

(欲星移、铁骕求衣相视会意)

赤羽信之介:那再来,赤羽相信,两位该有腹案了。

欲星移:欲星移告退。(离开)

铁骕求衣:黑水城众人与赤羽先生颇有渊源,就交由赤羽先生处理。(离开)

赤羽信之介:黑水城之围……嗯……


【佛国·天门圣顶】

 [天门圣顶,金刚驾临,同时,俏如来诧异之语,洒净示现菩提相。]

一步禅空:不生不灭,无德无功,一念缘起,一步禅空。

法涛无赦:禅空,在这紧要时刻,你还是不放弃你的特殊癖好。

一步禅空:禅,本该从体会生活做起,是你太久没洒扫了。

法涛无赦:那也没必要故弄玄虚,毕竟来者是客。

一步禅空:俏如来深具慧根,早就窥破贫僧本相。

俏如来:是菩提尊从未隐瞒弟子什么。这段路,弟子受菩提尊提点,受益良多也。

一步禅空:你能入天门,就算没贫僧,要走至圣顶,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法涛,你怎样看?

(法涛无赦突然上前一招点在俏如来眉心)

一步禅空:贫僧还以为,你又要降妖伏魔了。

法涛无赦:从本座让他进入天门开始,就有心理准备,不会出尔反尔。此咒难见,难觅,难缠,难解,所针对的重点不是你,而是与你接触之人,正因寻不得施咒根源,所以本座只能助你控制魔纹。但你出了佛国,仍要避免与常人接触。

俏如来:是,多谢金刚尊。

一步禅空:他虽助你佛力,但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心。你与佛有缘,却也与魔有缘,你必须学习控制它。

俏如来:多谢菩提尊提点,血纹魔瘟的影响,弟子深知,也正在不停压抑着咒术的影响。但弟子进入佛国的目的,不是解除自身之危。一路走至圣顶,俏如来已明白两位尊者的立场,也许弟子要说服的,只有仍在观察与思虑的菩提尊。

一步禅空:是,也不是。

俏如来:嗯?传闻玄朝之时,初祖达摩诛杀了元邪皇,便着手建立佛之一国,窥因得果,达摩金光塔的使命已经来了。

一步禅空:你所说,是,也不是。

俏如来:菩提尊……

法涛无赦:禅空……

一步禅空:贫僧知道,劫不可避,缘不可拒,但……

俏如来:菩提尊有为难之处?

一步禅空:不是贫僧,而是佛国。

俏如来:请菩提尊说明。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

扫地僧:菩提尊,金刚尊。

一步禅空:带俏如来前往圣者坐化之地一观。

扫地僧:是。

一步禅空:离开之前……(指向木桶)

扫地僧:啊,是。

俏如来:菩提尊所言圣者是谁?

一步禅空:此人也许你曾有耳闻,在尘世,他有一个通俗的法号——万化金光佛。

俏如来:万化金光佛……<是传闻中点化独眼龙前辈的高僧。>

一步禅空:去吧。

俏如来:是。(随僧人离开)

法涛无赦:情势走到这种地步,你仍然坚持立场。

一步禅空:是,也不是。


【苗疆·树林】

蒙面人:将默苍离交你保管的东西交出。

冥医: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蒙面人:那你就没活命的价值!喝!

冥医:退一边!(推开修儒)喝——

[蒙面者来路不明,出手便攻,招招袭向要害,不留余地。]

冥医:空冥丧!无影金梭——

(蒙面人接住无影金梭)

蒙面人:用鲁家的器物对付墨家,哼。

冥医:这种本事,你是九算之一?

蒙面人:你小觑了墨者的本事,对付你,何须要九算出手?

修儒:啊……(被蒙面人挟持)

蒙面人:将默苍离交你的东西交出。否则——(将无影金梭架在修儒身上)

修儒:师尊救命……师尊救命……!

冥医:我说过了,苍离没交给我任何的东西!

蒙面人:那你就眼睁睁看你的徒弟死吧!

冥医:他不是我的徒弟。

蒙面人:想办法取信我啊!

冥医:我真的没任何的东西可以交你啊。

蒙面人:那真是遗憾了——(正欲对修儒下手)

修儒:等一下等一下!东西在我的身上。在这啦,师尊交给我保管,他讲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放在他的身上的,我拿给你——

冥医:修儒啊!

修儒:师尊啊,请你原谅我……啊……(从怀里掏出迷药攻击蒙面人,乘隙脱逃)

冥医:喝——(掷出无影金梭刺中蒙面人)

蒙面人:啊……!(拔出无影金梭并点穴止血)是迷药……!

修儒:师尊,我的表演不错吧!

冥医:我讲过很多次了,我不是你的师尊。

修儒:至少也给我一个夸奖吧。

冥医:知晓怎样应付无影金梭的伤口,你真是墨家的人。但是这么简单就中计,料想也不是九算之一。你回去回报你的主人,苍离果真没交我任何的东西,所有的一切,他都已经传承给俏如来——包括收拾你们的方法!

蒙面人:哼。

冥医:你再告知你的主人,别想威胁我。冥医早就死了,一年前就死了!你们无法威胁一个死人。好了,你身上迷香半个时辰就会失效,我们要离开了,希望你们别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修儒:有听到吗?别再来乱了!

(蒙面人离开)


(冥医和修儒行至中途,冥医突发不适)

修儒:师尊,你又发病了!

冥医:没你的事情!

修儒:师尊,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让我诊治呢?

冥医:你根本算不上是医生!

修儒:你的技艺我已经学会七八成,就算比不上你,我就不信这个世上,还有多少大夫比我高明。

冥医:太浅了……你……想得太浅了!我……我还不能死……(踉跄前进)你先回小屋等我,别……别跟来!

修儒:师尊……

(冥医视野逐渐模糊,修儒无奈,只能停下)


【黑水城附近树林】

死眼骷魃:是炼狱尊与闼婆尊是吗?

曼邪音:你两人是谁?

死眼骷魃:帝女精国,死眼骷魃。

亡指髐魑:亡指髐魑。要拜会贵国帝尊。

(死眼骷魃拿出令牌)

曼邪音:嗯,是公子开明的令牌。

炽阎天:帝尊不在,有何事情,向我禀报相同。

死眼骷魃:修罗帝王不在,我要禀告的事情,你们也不能作主。

炽阎天:那请自便,等帝尊回归,再来禀报。

死眼骷魃:修罗帝王去了哪里?

炽阎天:与你无关。

死眼骷魃:传闻炼狱尊是三尊中最为稳重的,现在看起来,也跟斗牛尊相差不远。我们既然持有公子开明的令牌,能穿越修罗国度抵达人世,便可以知晓,这桩事情的严重性!

炽阎天:嗯?

曼邪音:什么事情,等帝尊回归再禀报便是。

炽阎天:帝尊现在受困地底,暂时不能脱出。

曼邪音:炽阎天!

死眼骷魃:哈哈,竟然受困在人世,修罗国度的新任帝王看来远远不如帝鬼啊!

炽阎天:一个小国,也敢发此狂语?真以为炽阎天杀不了你们吗?

死眼骷魃:杀我,那谁帮你找到帝尊?

炽阎天:嗯……你能找到帝尊?

死眼骷魃:地下是吗?死亡之眼。喝——

(查看地下景象)

死眼骷魃:东南方,十五里,有一座地下城堡。

炽阎天:杀生鬼言!

杀生鬼言:炼狱尊有何吩咐?

炽阎天:东南方十五里,挖!

杀生鬼言:是,马上办、马上办!

死眼骷魃:看来一时三刻,你们的帝尊不会回来了。

亡指髐魑:我们还有任务,之后再来拜会贵国帝尊。(两人离开)

曼邪音:炽阎天,为何将帝尊受困的消息告知他们,辱没了修罗国度的威风?

炽阎天:他有公子开明的令牌,相信策君安排他们来到这,必有用意。

曼邪音:难道……你认为沉沦海会有事情发生?

炽阎天:或者……已经发生了。


【佛国】

一步禅空:你回来了?

俏如来:原来弟子甫进佛国,前来圣顶的中途,所感受到强大圣气,便是由金光佛坐化之处所散发。更想不到的是,传闻中的高僧,原来也是出自达摩金光塔。

一步禅空:之前才说你有慧根,现在倒是悟性不够。

俏如来:是弟子执迷不悟,没有顺便沿着园路走出佛国。

一步禅空:你是打定主意,要达摩金光塔涉世。

俏如来:弟子愿听难处。

一步禅空:执著是苦。

俏如来:苦不过众生苦。

一步禅空:嗯……你认为佛是怎样的存在?

俏如来:大千世界,无所不在。

一步禅空:佛家常云慈悲,但尘世劫难迭起,可曾稍灭?

俏如来:说慈悲者,非是佛,而是修佛之人,心存怜悯,付诸实行,而佛,则是修行至顶处的境界,无欲无求,无色无相,届时形体已舍,又怎会对尘世动心呢?

一步禅空:好回答。那你认为,依循修佛初衷而建造的达摩金光塔,是否该入世?昔时初祖创立佛国,是为了提供修佛者一个依归,有缘者得进塔中,持续修途,臻至功德圆满。若达摩金光塔依你之意涉世,是否就违反了初祖的本意?

俏如来:也许初祖本意,不只一项。

一步禅空:哦?

俏如来:若是单纯让修佛者有所依归,达摩金光塔,没必要建在难觅之地。佛说有缘,不在外显,而是求心,若吾所执,就算是建立寻常古寺,也能成为众修归宿,何况金光塔外在形象显露机关之巧,有此绝艺者,弟子心中有一个选项。但这个选项,却正好牵涉到对抗魔世。初祖的安排,很明显了。

法涛无赦:你接触过墨、鲁两家?

俏如来:弟子的师尊,正是前任钜子。

法涛无赦:嗯……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机缘已至。

俏如来:金刚尊此言,是否默认了俏如来所言?

一步禅空:初祖本意,吾辈恪遵,佛国救世之心,未曾稍减。魔祸入侵,金光塔同感身受,不动,非是因为袖手,实有难言之隐。

法涛无赦:本座认为,俏如来到来就是佛国正面迎击魔世的契机。

一步禅空:达摩金光塔,乃是封印魔世入口的最后方法,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轻易暴露,否则一旦沦陷,中原失救矣。

法涛无赦:不能救一人,如何救众生?

一步禅空:你忘了三武灭佛?佛国入世,赌注太大,我们……输不起。

法涛无赦:但连眼下能处置的邪恶也置之不理,只怕慈悲救世将沦为诳语。吾等虽修佛,却不是佛。既为肉身人心,便难以无情,更不该用大义为借口,掩盖作壁上观的事实。

一步禅空:是,所以先前数度协商,贫僧仍同意遣人进入尘世,查探魔世动向,甚至协助处理,无奈成效不彰。

俏如来:原来佛国已着手进行此事。

一步禅空:但也只能暗地进行。甚至走出佛国者,必须舍去与佛国的相关记忆,脑中只留下入世的目标以及意念。是否能回到佛国,但看机缘。

俏如来:舍去记忆,那独眼龙前辈……

一步禅空:他也曾接触过达摩金光塔,在他正式通过圣者所设考验的那一刻,关于达摩金光塔的记忆,也被一并洗掉,只留下万化金光佛与达摩金刚榜的残缺记忆,这就是你们所熟知的荒野金刀。

法涛无赦:达摩金光塔易出难入,而入口万般变异,就算独眼龙想起一切,即便重入,也未必会回到天门。

俏如来:竟是如此。嗯……

法涛无赦:你能找到金光塔,已属不易,能入天门,更是难得,虽然本座确实有心让你进入,但你一路上的际遇,仍是令我们好奇。

俏如来:一切的起点,要从家父前往一履岩说起……(讲述经过)

法涛无赦:嗯,果然,除了机缘与悟性,佛履也是关键。否则,就算进了达摩金光塔,也未必是从天门进来,当然罪业轻重,也是决定从哪一道门进入的依据。这是你遗留在塔外之物,该归还于你。(将佛履递给俏如来)

俏如来:多谢,方才听两位尊者所论,各有考量,本无对错,但现今情势,已由不得佛国选择,因为一履岩被破,魔世即将找到佛国!

一步禅空:嗯……


【北竞王府】

女暴君:撼天阙与苍狼的尸首已经在运回的路上。

北竞王:最后一名王族亲卫的下落,审问的结果呢?

女暴君:不管如何严刑拷问,叉猡与奉天还是非常硬气,坚持不说。

北竞王:嗯……这最后一名的王族亲卫,究竟藏身何处。

女暴君:其实王族亲卫也只剩一个人,能有什么作用呢?何况王爷的江山也已经坐定,不用烦恼才是啊。

北竞王:别以为用了王爷这个称呼,孤王的江山就会被你瞬间惊动。

女暴君:啊,是奴家不对,一时误口。

北竞王:孤王岂会不知,你的脑袋究竟在想什么!

女暴君:王上此次胜利,最主要的关键在于铁军卫,而铁军卫的实力足以颠覆整个苗疆局势,王上当真不怕?

北竞王:依旧是不死心,还在妄想军长这个位置。

女暴君:奴家替王上未雨绸缪,生怕旧事重演,王上伤神劳力。

北竞王:铁骕求衣立场坚定,而且他所听从的人是坐在这个王位之上的王者,所以,省下挑拨的口舌,将思考的时间用在正经的事情之上。

苗兵:启禀王上,鳞族师相求见。

北竞王:宣入。

欲星移: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绶冕,虹蜺过处尽疆舆。祝贺苗王统一江山、戡定内乱。

北竞王:师相何必客气呢。苗疆江山一统,师相也是功不可没。

欲星移:那苗王答应欲星移的承诺,是否该遵照履行呢?

北竞王:师相暂且宽心,孤王答应过的承诺绝无忘却。一旦国葬结束,孤王自会对魔世展开一连串的动作,而且军长也返回镇守在万里边城,何必担忧?

欲星移:欲星移相信苗王一诺千金。

北竞王:你来,该不会是提醒孤王这件事情而已吧。

欲星移:戮世摩罗被困黑水城之内,而黑水城正遭到魔世包围。

北竞王:嗯……黑水城周围,戮世摩罗竟然连黑水城都找到了!侍长。

侍长:(进入))参见王上。

北竞王:带师相前往会见黑白郎君。

侍长:属下遵命。

欲星移:王上果然是明白人。

北竞王:这一局不容有失。国葬结束,小王自会前往边界,师相请随意。

侍长:师相,请。

欲星移:欲星移告辞。(离开)

北竞王:胜邪封盾已灭,黑水城若再被破,魔世就真的在中原横行了。

女暴君:难道黑白郎君一个人就能改变战局?

北竞王:影响这个战局的人,何止黑白郎君?

(白日无迹进入)

白日无迹:铁军卫尉长,白日无迹,参见王上。禀王上,西苗叛军已经全数扫荡。

北竞王:铁军卫果真是苗疆最精锐的部队,此乃孤王之幸。如果孤王没记差,尉长是铁军卫搜集情报的重要主官吧?

白日无迹:白日无迹确实身处铁军卫参谋要职。

北竞王:关于西苗叛逆中的王族亲卫,目前还有一个人下落不明。

白日无迹:军长已经嘱咐过此点,白日无迹也正在全力追缉之中。

北竞王:女暴君,将叉猡与奉天交予尉长发落。

女暴君:为什么我抓的人要交给他处置!

白日无迹:明月,带路吧。

女暴君:你不是管情报的吗?奴家关押犯人的地方,你应该很清楚才是!

北竞王:好了,现在是团结的时候,不管你们之前有何恩怨,到此为止!王族亲卫之事,劳烦尉长追查搜捕,另外请转告军长,对抗魔世为首要目标,有军长坐镇,孤王高枕无忧。

白日无迹:白日无迹遵命。(离开)

女暴君:用那种不屑的眼神看我,他这是什么态度!论职位,我还在他之上!

北竞王:你这样讲私人恩怨带入公事,孤王怎放心将铁军卫副军长的职位交你?

女暴君:啊,王上要让奴家担任铁军卫副军长?

北竞王:(拿出诏令)孤王亲自拟好了这一纸命令,就交予你了。

女暴君:奴家明白了,女暴君领令。

北竞王:带上你的部队,全力配合铁骕求衣,切记,在击溃魔世之前,军长是孤王目前最强的战力,任何人不可违逆军长的命令。孤王的话,你听得明白吗?

女暴君:奴家完全明白,感谢王上,奴家会全力以赴!

北竞王:嗯。去吧。

女暴君:奴家告退。


【北竞王府·房内】

忆无心:黑白郎君,你完全恢复了吗?

黑白郎君: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吗?

忆无心:不是,我只是高兴。

黑白郎君:网中人,期待黑白郎君的复仇吧,哈哈哈哈!

忆无心:你又要开始打了,你的伤才刚好呢!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向来是越战越勇。

忆无心:明明就是越战越伤!

黑白郎君:嗯?

忆无心:不管怎样,我都非常感谢你……感谢你……救了银燕堂兄他们众人。

黑白郎君:哼。

欲星移:那你可能还谢得太早。(进入)

忆无心:啊……你是?

欲星移:在下封鳞非冕欲星移,有一事相告。

忆无心:什么事情?

欲星移:黑水城被魔世发现了。

忆无心:啊?!

(欲星移告诉二人情势)


【北竞王府·花园】

女暴君:哼,好小妹,好久不见了。

姚金池:无心与金池即将离开王府,听闻姐姐在此,特来拜别。

女暴君:哦,想不到,你来的时机还真是巧妙。

姚金池:姐姐……

女暴君:王上方平息苗疆内乱,一权在手,你可来得好快呀。

姚金池:我……

女暴君:我的好小妹,看来你果然成长不少,手段不差呀。

(姚金池沉默不语)

忆无心:娘亲。

女暴君:好了,若没事,要走便走吧!

忆无心:娘亲,你可有……(上前)父亲的消息?

女暴君:罗碧的消息?(甩了忆无心一巴掌)

忆无心:啊!

姚金池:啊,无心!

女暴君:看到你已经让我很生气,竟然还提到罗碧!如果罗碧跟千雪没死,你们可能还有一点利用价值,但是他们死了,你们就一点价值都没!没价值的人,就是使人如此的恼怒!

忆无心:为什么你这么恨父亲!

女暴君:因为他是一个没用的男人,假装坚强的外表,却是连一点点骨肉之情都割舍不了。

忆无心:亲情对你而言这么不重要吗?!

女暴君:人都是为自己而活,勇猛的男人,才值得女暴君跟随。罗碧不知何时开始变成了一只纸虎,与你同样的毫无价值。

忆无心:啊……

女暴君:闪开!(挥手还欲再打,被黑白郎君制住)啊!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你可知晓这个娃儿,是黑白郎君要杀之人?

女暴君:你……你要杀她?

黑白郎君:你是她的母亲,就替她受死吧!

女暴君:啊!

忆无心:黑白郎君不可!

黑白郎君:嗯?!(推开女暴君)

忆无心:我和你的约定,是我的生命,别迁怒母亲。

女暴君:哼!(离开)

忆无心:母亲,母亲啊……

姚金池:无心,别伤心了……

黑白郎君:我要离开了。

忆无心:啊,你也要离开了吗?

黑白郎君:你留在这……(看了忆无心一眼)我会回来。

忆无心:啊?……

黑白郎君:我会回来杀你!哈哈哈哈……(离开)

忆无心:黑白郎君……


【佛国·天门圣顶】

一步禅空:你说魔世将寻至佛国,为何?

俏如来:一履岩是初祖遗留尘世的讯息,但弟子从残破的岩石之中,发现原本当中可能藏有另外一只佛履,合理推测,初祖有留下更明显的线索,只待有缘人。初禅心大师要进入佛国,只欠临门一足,却遭魔爪所戮,另外一只佛履,恐怕已落入魔世之手。

法涛无赦:嗯……若有智囊参透其中玄机,佛国将被找出,看来现在我们不能再回避,或许必须正面迎敌,方能减少死伤。禅空,你应该明白,最坏的情况,是魔世与其他门接触。

俏如来:<金刚尊语带保留,佛国之内尚有不能宣扬之秘,嗯……>

一步禅空:慈悲为怀,时势所趋,内外相应,命也运也。阿弥陀佛。

俏如来:两位尊者皆同意了,俏如来在此谢过。

一步禅空:如果你一开始便说明此事,贫僧就不用坚持到最后,反而变成徒劳的固执。

俏如来:菩提尊是择善固执。

一步禅空:你这只嘴,总是让人难以反击。

俏如来:是师尊教导有方。

一步禅空:但你的师尊应该没教过你,现在的金光塔,为了封印枯髓咒怨,暂时动弹不得。

俏如来:枯髓咒怨?那是什么?

一步禅空:昔时元邪皇遭到初祖击杀,魔躯解裂四散,血髓却随着怨念凝结,除之不去,初祖担忧元邪皇藉此留下复生契机,便以毕生佛力将之包覆,送入佛国。并由圣物紫金钵镇压。

俏如来:听此话意,封印枯髓咒怨,是依靠紫金钵,与达摩金光塔有何关联?

一步禅空: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此为初祖传法偈,而佛国与尘世唯一的牵系,便是历代禅宗衣钵传者。但在传至六祖之前,达摩金光塔经历一场变故,致使紫金钵失落,为了不使封印松动,达摩金光塔受六祖法旨,从此坚守着隔绝尘世的原则,不再移转他处。

俏如来:传闻禅宗传至六祖,衣钵便不再传,原来是另有玄机,啊……方才提到三武灭佛,其中一次便是发生在盛朝。莫非……

一步禅空:你猜得没错,六祖圆寂之后两甲子,元邪皇邪气开始镇压不稳,再加上外力假道煽动,致使武宗入魔,酿成毁佛之祸,人世生灵涂炭,佛国众修者决定牺牲自我,豁命加深封印,才将伤害降到最低,贫僧之所以坚持佛国不轻易涉世,也是担心旧事重演。

俏如来:想不到枯髓咒怨竟如此顽强。

法涛无赦:其实这也是当初独眼龙必须离开达摩金光塔之因。

俏如来:劳烦尊者解惑。

法涛无赦:常理来说,当初独眼龙进入天门,理应永久留在此地,但当时圣者发现他的身上藏有让枯髓咒怨骚动的要件,所以才让他离开金光塔,避免邪物互相感应酿成灾祸,同时希望改过向善的他,能控制这股力量,不被邪恶所引,造福人群。

俏如来:难道是——紫瞳灵睛?

法涛无赦:正是那颗邪眼。此后圣者坐化,配合达摩金光榜之力,断绝邪眼与枯髓咒怨的牵连之后,相安一段时日。直到这一年来,枯髓咒怨又因不明的原因开始骚动。这让吾等更为忧心。

俏如来:原因虽不明,但必是出自人为。

法涛无赦:你有线索?

俏如来:独眼龙前辈曾为护弟子突围,大战魔世,但在战役之后,紫瞳灵睛却无故被人挖走。

(二人大惊)

法涛无赦:邪眼被挖?难道……

一步禅空:有人正在收集与元邪皇相关的要件。

俏如来:如果这就是造成枯髓咒怨骚动的原因,佛国将临大敌也。而弟子面上的血纹魔瘟,也是因为曾因故进入魔世而被刺上,弟子以身试魔,深知其害。人世,没时间等了!

(菩提尊金刚尊相视会意)

一步禅空:一事劳烦。

俏如来:弟子恭听。

一步禅空:设法找回紫金钵。只要圣物回归,顺利压制枯髓咒怨,达摩金光塔便会亲自封印魔世。

俏如来:弟子明白了,但是在佛国之内的记忆……

一步禅空:一切的时机、事件,我们相信这该是佛缘引导的安排,所以随缘去吧。

法涛无赦:但这段期间内,魔世并不会停止肆虐。俏如来在此时进入天门,是一种缘法,更为我们带入这么多讯息,便是告知达摩金光塔不能再隐藏下去,虽然……虽然达摩金光塔本身犹有隐忧,但仍须对现今态势做出因应。

一步禅空:少室古刹众武僧,是最好的选择。

法涛无赦:你同意得很快。

一步禅空:俏如来,你怎样说?

俏如来:菩提尊择善固执。

(警钟响起)

一步禅空:哈,警钟……响了。

(少室古刹众武僧列阵戒备)

僧人一:阿弥陀佛……

僧人二:阿弥陀佛……

僧人三:阿弥陀佛……

僧人四:阿弥陀佛……


【苗疆】

[黑夜之中,一条人影奔向北竞王府。]

苍狼:这一路的防备竟是薄弱,竞日孤鸣,你真的松懈看了吗?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啊!

(撼天阙所传功力导致内息紊乱,苍狼尽力压制)

苍狼:苍越孤鸣,你一定要撑住!快……我一定要更快……!

(听到有人说话,苍狼隐入树丛)

侍长:王上交代,国葬务必盛大庄严。你们这样怠慢进度,若是误了事,王上怪罪下来,谁也承担不起。

苗兵:我们已经尽力了,内战才结束,女暴君将军就带着部队前往万里边城支援,一下子少这么多人,难免慌乱。

侍长:我不想听理由,快去处理!等棺木运来,王上还要亲自吊唁。

苗兵:是,我马上回去办,那王上那边呢?

侍长:我会向王上请罪,请他暂缓半日,所以你的动作要快。

苗兵:是。(离开)


侍长:想不到苍狼王子真的死了,之前他住在王府中之时,对我们这些侍卫都非常的友善,一点王子的架势都没有,虽然很遗憾,但是王上才是真龙天子。

(突然察觉有人跟踪,一回身,被苍狼一剑封喉)

侍长:王……(亡)


【山崖】

赤羽信之介:那个地方就是黑水城。

神田京一:哇,最少也有几万魔兵包围。

赤羽信之介:我们必须替黑水城解危。最少,也要救出里面的众人。

神田京一:我们两个人?这次军师又要讲什么?太多了。

赤羽信之介:要解黑水城之危,需要三方配合。一是吾,一是黑水城内部,最后是……

神田京一:什么?

赤羽信之介:一个关键。


【黑水城】

大匠师:情况如何?

梁皇无忌:暂时还没动静。

大匠师:这两日,劳烦你跟万雪夜固守入口了。

梁皇无忌:戮世摩罗的动向?

大匠师:依然与银燕在黑水城中闲走。

万雪夜:他有这个雅兴?

大匠师:他是聪明人,说是闲走,其实一直在观察,想找出黑水城的机关枢要。

梁皇无忌:大匠师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大匠师:黑水城的机关,若是这么容易被发现,鲁家怎能隐藏千年。

(突然地震剧烈)

大匠师:嗯?黑水城怎会发生震动?难道……


杀生鬼言:挖到了,终于挖到了!哈哈哈哈!

炽阎天:准备进入黑水城,救出帝尊!

(率领大军进入黑水城)


雪山银燕:怎会突然地震?难道黑水城又移动了?

戮世摩罗:或者是我的援兵来了。

(剑无极按剑以待)

戮世摩罗:各位,我再讲一次,投降。

雪山银燕:二哥你真心逼我……伤害你?!

戮世摩罗: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


【锋海】

锻神锋:(端详血刃神罡)北竞王果然派人将血刃神罡送来。苗疆祖传的报道,当年苗太祖的遗物,何妨。送入铸剑房。

何妨:是。

锻神锋:超越墨狂的兵器,废苍生,你将败了!

铁骕求衣:十冷寒风啸九方,披戎衣,八月吹霜;万里血足踏千浪,杀意起,百城尽殇。

锻神锋:铁骕求衣,你来做什么?

铁骕求衣:请锋海主人,替铁军卫铸造一物。

锻神锋:哈,你以为锻神锋有求必应吗?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从不空手而归。

锻神锋:破例这种事情,总是有第一次。

铁骕求衣:嗯?


【万里边城】

[万里边城之外,忽闻——马蹄声响!]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幽灵马车再现尘寰,自万里边城冲出,直奔魔世军营!]

魔兵:那是什么?!

[幽灵马车急奔而来,万千魔兵如波开浪裂,竟是无能拦阻,直至中军!]

(马车停在网中人面前)

网中人:你竟然还没死?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网中人,结束我们的约定吧!

网中人:求之不得!


【北竞王府·大殿】

苗兵:侍长,你回来了。

侍长:王上呢,为何你没留在王上身边保护?

苗兵:王上在后花园赏月,不准有人打扰他的清幽。侍长,我感觉你的声音怪怪呢。

侍长:嘘,小声。

苗兵: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都没人?

侍长:国葬的布置受到拖延,所有的兄弟都被我叫去帮忙。若是惊动王上知晓,只怕怪罪。

苗兵:什么!原来是这样,那王府不就没人看顾?

侍长:叛贼已死,还有谁会伤害王上?而且王上本人便是绝世高手,不用担心。这件事情若不快处理,明日国葬惹王上生气,只怕众人吃罪非轻。你若是没事,也赶紧去帮忙。

苗兵:但是王上命我出来替他拿酒。

侍长:这种小事让我来处理。你赶紧支援其他的兄弟,务必在日出之前完成任务。

苗兵:这……

侍长:别浪费时间。快去!

苗兵:是。


【王府园林】

竞日孤鸣一人饮酒,赏月回忆往事)


(回忆:

姚金池:金池还记得那一年中秋,苍狼在先王面前夸耀了王府的园林,先王带着千雪来到王府共赏花月。)


北竞王:那一年的中秋啊……


(回忆:

千雪孤鸣:喝啦喝啦,喝够了就不会嗽了,王叔,你会嗽就是因为喝不够啊!

颢穹孤鸣:千雪,别胡闹!

姚金池:这是我亲手调制的翡翠桂花蜜,给你们解酒。

千雪孤鸣:哇靠!桂花蜜有什么好喝的!男人才不喝那种娘娘腔的东西!(苍狼掩嘴偷笑)苍狼啊,你是在笑什么?

苍狼:父王爱喝金池姑娘的桂花蜜,祖王叔才让金池姑娘特别调制的。

千雪孤鸣:啊……呃……王兄……

颢穹孤鸣:千雪!

千雪孤鸣:我喝!我也爱喝!来十碗!我都包了!

苍狼:哈。

颢穹孤鸣:啊哈哈哈。

姚金池:哈哈……)


北竞王:(凄凉一笑)哈……

(背后侍长来到)

北竞王:酒拿来了吗?

(侍长挥剑刺向竞日孤鸣,被一手挡下)

北竞王:侍长?——轮回劫!

侍长:虚空灭!

北竞王:啊!——

(出其不意的一剑,竞日孤鸣肩膀被捅穿)

北竞王:你……你……是谁!

苍狼:今生何晓几危安,血洒臣虏无间,苍狼敢与天争立,孤掌中……握刀誓斩啊——(扯掉侍长面皮,攻向竞日孤鸣)


[意外意外意外,苍狼逆转一击,苗疆王权再生意外,苍狼、北竞王最终决战,这场变故,是否将会改变中苗魔世三方的命运呢?

黑水城终被发现,梁皇无忌、大匠师,众人要怎样阻止魔军侵入?赤羽信之介又要如何援助黑水城?

铁骕求衣会见锻神锋,又有什么目的呢?黑白郎君会见网中人,是否将开启宿敌最终战?

达摩金光塔天门始动,元邪皇、紫金钵,又将带起另外一个故事,俏如来又要如何解决难题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四集——变乱。]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