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178460406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二集 狼王 狼亡

录入:trjjwxc


【荒野】

北竞王:孤王今日必要败你!

撼天阙:我就看你要如何拦阻我。王族亲卫,护苍狼,突围!

苍狼:撼天阙,你要做什么?!

撼天阙:断后!

苍狼:啊?怎能……

撼天阙:想做王,你这种个性只会败亡。

(苍狼默然低头)

冽凤涛:冲。

女暴君:杀。

(两军对杀)

中谷大娘:哈哈哈……涛君,我的涛君……我要让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留在我的身边啊!(扬手射出无影金梭)

冽凤涛:(击落无影金梭)茹林。

[大军源源不断,王族亲卫誓死突围,开启一场以寡敌众的恶战。]

(撼天阙起手击向北竞王,北竞王迎战)

[撼天阙、竞日孤鸣,双王再度交锋。雄气震千里,劲威荡平原。最后的眼中钉,称王的最后一步,不能有失,不容自己有失,北竞王显出前所未有的冷静,攻守之间更是有度。然而撼天阙却显焦躁,一招强,下一招更强,犹如狂风,一波波,似无尽,更是无穷。]

北竞王:你急躁了。你确实很强,但是你老了、你伤了、你疲了、你无能为力了。轮回劫——

撼天阙:虚空灭·狼王印。

北竞王:破乾坤!

(二人均被震退。撼天阙唇边溢血)

北竞王:<他卸力的回气的时间差变长了。>喝!

[趁胜追击,北竞王连番快攻欲破撼天阙守势,然而——]

北竞王:嗯?

撼天阙:你忘了宝典生克之规了吗?虚空灭约制轮回劫,断后只是借口,我留下来……是要杀你,反败为胜!(将北竞王震开)

北竞王:啊……轮回劫。

[料不到,所谓的断后竟是意图擒王之举,北竞王连施反击。一借力,一卸力,再借力,再卸力,来回之间,是根基的拼斗,是技巧的对决。宝典生克注定轮回劫终要失效。]

撼天阙:虚空灭·霸王殛!

北竞王:啊!(血花四溅)

撼天阙:星辰变·万狼啸天绝!

[极招过后,血刃神罡随之上手,极招再接。一股雄力迎面而来,北竞王临危回身,破盒、取物。北竞王手戴耀眼金物,竟挡下力足开山的一刀。]

撼天阙:什么!这是……

北竞王:是全新的狼王爪啊……

撼天阙:虚空灭!

[卸不去的气劲,撼天阙惊愕之间已然受创。]

撼天阙:轮回劫!

[不让对手喘息,北竞王攻得更急。撼天阙运使宝典武学,却是徒劳无功,连番受制。]

撼天阙:可恶。皇室经天·虚空尽灭——

[不服输的意志刺激着撼天阙的神经,虚空灭最强一招扰动风云,天地变色。]

撼天阙:皇者号天令!

北竞王:皇室经天·轮回穷劫·众生灭。

[苗疆绝代战豪,终也落得战败仰望。]

北竞王:这样还打你不死,王侄啊,孤王对你的根基着实佩服。

撼天阙:这狼王爪……经过改造。

北竞王:你明白得很快。皇室经天宝典是太祖所创,王族修习者怎能亵渎太祖遗骨。所有的宝典武学,在狼王爪的面前只有失效。然而它的存在,更证明了孤王是苗疆的天命之子。

撼天阙:竟然改造王骨,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之事,也配称作天命之子。

北竞王:孤王用自己证明自己,纵然天不予命,孤王也要得天命。

撼天阙:能克宝典武学,却克不了吾!(缓缓站起)撼天无道,为吾称王!(出刀)

[撼天阙舍命出招,搏尽全身之力,在这至要之刻——毅然逃避。]

北竞王:啊……(双掌接招)轮回劫。

(将撼天阙极招推予一旁山石)

北竞王:<此招非是经天宝典的武学。>撼天阙,你已油尽灯枯,还能保得住苍狼吗。


【黑水城】

梁皇无忌:接下来我要讲的是我知道的所有秘密,关于俏如来,关于史艳文、网中人,以及……独眼龙。

万雪夜:独眼龙真的没死?

梁皇无忌:是。


【回忆·树林】

网中人:你竟然还有能力避过要害。再怎样挣扎,你仍然要死。

(抬手攻向独眼龙,被意外阻挡)

网中人:嗯?是你。邪神将,你竟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以这身的装扮。

梁皇无忌:妖神将,我们又见面了。

网中人:你是特地赶来送死的吗?

梁皇无忌:你真甘愿让人族统治修罗国度?

网中人:嗯?

梁皇无忌:如果没反对的势力,戮世摩罗的王位将坚不可破。除了先帝,妖神将还能向谁屈膝?

网中人:我会取回鬼玺。修罗国度唯吾独尊。

梁皇无忌:你会需要我,为敌人。

网中人:哈哈哈……妖神将会需要你这个叛徒?

梁皇无忌:你明白。

网中人:嗯?


【回忆·荒野】

梁皇无忌:撑住!独眼龙,撑住!

独眼龙:呃……

梁皇无忌:你伤得太重。

独眼龙:呃……俺……我……又死了一遭……

梁皇无忌:别讲话,好好休息。

独眼龙:梁皇……俺……俺今年……几岁了。

梁皇无忌:<不妙,他的神志不清,开始弥留了。>

独眼龙:俺十七岁出道,十八岁成名,二十一岁……人称一流。后来遇上万曙天,再后来……后来呢,少了一年,为什么少了一年……俺……忘记了。俺想起来……俺想起了,俺回忆的过往,俺不曾的记忆。

梁皇无忌:我即刻带你求医。

独眼龙:别……俺想起来了,俺的生命少了一年,一年……

梁皇无忌:独眼龙,你想讲什么?

独眼龙:达……达摩……达摩金光塔。

梁皇无忌:达摩金光塔!达摩金光塔在哪里?

独眼龙:俺……忘记了,那是……何处,俺要去找寻。

梁皇无忌:独眼龙,你的伤势太重,不宜走动。

独眼龙:那是俺……最后的,希望……


【黑水城·小木屋】

万雪夜:他伤得这么重,你就这样放他离开?

梁皇无忌:他不肯接受我的帮助,要去寻找达摩金光塔,我只能让他离开。他虽然前言不对后语,但意志却是坚决。

万雪夜:你为何不早说这樁事情。

梁皇无忌:当时达摩金光塔仍是机密,我不想让消息太早泄漏。而戮世摩罗若是知晓独眼龙未死,对网中人必会多所防范。我希望,修罗国度有更严重的内乱。

大匠师:史艳文留下的线索,独眼龙的方向都是指向达摩金光塔,难道这真是对抗魔世最后的希望。你见过俏如来,他这段时间又是在做什么?

梁皇无忌:他与史艳文……


【黑水城·树林】

戮世摩罗:都被我丢入魔世深处了。

雪山银燕:啊?你将什么!

戮世摩罗:他们怎样对我,我就怎样对他们。一人丢一次,很公平啊。

雪山银燕:你真的这样做,我不信!我不信……二哥,那是你的父亲,是你的兄长啊!

戮世摩罗:他们也是你的父亲,你的兄长啊……

雨音霜:你是为了报复当初的事情,为了报复史家人才这样做的吗?

戮世摩罗:你们是魔吗?为什么听不懂人话。这是公平,到底要我讲几次你们才会听懂。一人一次,公平……运气好,他们说不定会被什么魔皇啊鬼王之类的捡回去改造控制,日后说不定还有成为王的机会。这是要他们的运气有像我一般,非常幸运的状况,运气若是不好,魔世之中吃人的妖魔鬼怪可是少不了。

雪山银燕:当初父亲会这样对你,他是一千一百个不愿意,他是无奈,是不得已。

戮世摩罗:一千一百。你干脆凑一万个不愿意,听起来比较有气势。做了就做了,我又没讲他们做不对。很好啊,为了天下苍生,你看,他若不丢我进去,现在就是未来的写照……是说丢进去也是这样呢,真的是多此一举。

雪山银燕:父亲也想与我们团聚,共享天伦。但是他做不到,他……

戮世摩罗:够了,够了。你要讲的话我都很清楚。重点就划到这,剩下的,等我有空再来复习就好。

雪山银燕:你……

雨音霜:银燕,你先别紧张。以史君子跟俏如来的本事,他们一定能够平安回来。

戮世摩罗:我觉得有一点困难呢。魔世与中原的通道只有一条,那条路就在鬼祭贪魔殿。他们一走出来,我马上会送他们回去,想要不给人发现,技术难度有五颗星啊。

雪山银燕呀:啊。

戮世摩罗:好了,好了。伤心的事情我们别再讲了。化悲愤为力量,我们携手前进吧。走,我们再四处逛逛。人总是要欢喜度日,你们说是吧?

雪山银燕:二哥……到底要怎样……你才能原谅父亲与大哥?怎样做,才能让你回来……

戮世摩罗:只要讲原谅就可以没事了吗?我杀了这么多人,害死了这么多人,是不是只要讲一句失礼就可以一笔勾销,全不要紧。小弟,你的大同世界还真是和平。你到底要到几时才能学会认清现实,很多事情不是你不相信就可以解决的。还是认清事实吧,这就是你二哥现在的模样。

雪山银燕:如果这就是你的道路,我就亲手将你送回地狱!

戮世摩罗:这才是我的好小弟,讲得很好啊,加油,二哥永远支持你。(转身离开)

【黑水城·小木屋】

大匠师:你认为史艳文与俏如来都被戮世摩罗带入魔世。

梁皇无忌:这是最合理的推断。今日见到戮世摩罗之后,我更加确定这个推论。正因为俏如来了解魔世的状况,才会回避与修罗国度正面交锋,以别种的方式对抗魔世。

大匠师:魔世与人界唯一的通路在鬼祭贪魔殿之内,俏如来怎有可能逃出?

梁皇无忌:当时我无法问清细节,但戮世摩罗对俏如来回归一事始终是那样的漫不经心,这恐怕便是他有恃无恐的原因。

万雪夜:也许你见到的俏如来也是另一个影行所冒充的,他不也遮遮掩掩不肯与人接触?

梁皇无忌:不可能。

万雪夜:为什么?

梁皇无忌:因为在他的身上有血纹魔瘟。那是专属于魔世的咒术,也是他无法与人接触的原因。

大匠师:你讲血纹魔瘟是魔世的咒术。

梁皇无忌:是。

大匠师:那……那名俏如来是假的。

梁皇无忌:嗯?怎样说?

大匠师:俏如来继承了诛魔之利,魔的咒术对他无效,废苍生也是以此作为判断,杀了那名假的俏如来。

梁皇无忌:血纹魔瘟不是普通的魔咒。咒术与施咒者之间不但有着异于寻常的制约效力,俏如来也不是受咒者,自然也没你讲的这种问题。

大匠师:什么意思?

梁皇无忌:俏如来只是咒术的载体,血纹魔瘟伤害的是与俏如来有所接触的人。普通人只要感染到血纹魔瘟的魔气,便会发狂身亡。而它的可怕之处在于正如其名一般,它是一种会传染的咒术瘟疫。假使俏如来与常人接触太久,对象不止会感染魔瘟,甚至还会将魔瘟进一步的扩散出去,造成浩劫。

大匠师:会传染的咒术,所以他不能与常人接触。

万雪夜:你与俏如来接触没受到魔瘟影响吗?

梁皇无忌:我精擅魔世各类咒法,虽然无法破解血纹魔瘟,自保还不成问题。但抵抗魔瘟的入侵,也耗去了我不少的心力。

大匠师:难道他连藏身幕后指挥也没法做到吗?

梁皇无忌:他不想让戮世摩罗太早发现他的回归。倘若欲星移所言非虚,他的归来可能还不足一月。

大匠师:如果他真的进入过魔世,又用了某种不知名的方法逃出来,那史艳文呢,史艳文又在哪里?

梁皇无忌:俏如来没说,但、恐怕不乐观。

万雪夜:所以,俏如来也在寻找达摩金光塔。

梁皇无忌:或者他……已经找到了。


【达摩金光塔入口】

[窥破颠倒梦想,乃见佛之真谛,达摩金光塔近在眼前。但见地面忽现巨门,巨门之中光华灿烂。]

法涛无赦:(声音传来)魔障怎敢轻言弟子,妄称如来,还想奢入天门。

俏如来:弟子俏如来是人非魔。

法涛无赦:魔气横溢,犹言非魔。你若非魔族,魔族又是怎样?

俏如来:天下无魔族。

法涛无赦:嗯?

俏如来:魔存心中,不在肉身。所谓魔族,不过非人。非人者众,鳞羽兽虫,岂称魔族。

法涛无赦:再言汝名。

俏如来:弟子俏如来,求入达摩金光塔。

法涛无赦:佛门不禁有缘者。能入天门,你便进入吧。

俏如来:多谢。

[就在俏如来靠近天门之时,一股沛然佛力阻在身前。]

俏如来:啊。

法涛无赦:纵然佛门为你而开,魔气在身,你踏不入天门。

俏如来:弟子可以。

[一步一印,俏如来缓步内与魔瘟产生抗拒,俏如来五脏如千刀之刑,痛苦万分。]

俏如来:啊……呃……

[就在俏如来踏入天门之际——]

(俏如来身形消散进入天门)


【苗疆小树林】

[护主死战,王族亲卫一路血洗苗兵。背后,女暴君等人追杀不止。]

岁无偿:王子,在鱼龙穴会合。

苍狼:是你方才所讲,鳞族师相指点之地?

岁无偿:快去啊。

冽风涛:叉猡,保护王子。

[冽风涛强势开路,掩护苍狼三人离开,随即再回身。]

中古大娘:涛君,你背叛我!我这样为你,你却背叛了我!

冽风涛:茹林,我只是不希望你卷入这场纷争,想不到你……早知这样,我便不该……

(被中古大娘紧逼步步后退,直至与岁无偿背背向对)

女暴君:现在讲什么都是多余的,只剩下你们两个了,准备受死吧。

冽风涛:错了,是还有我们两个。

岁无偿:敢于赴死的人,你不可轻视。

女暴君:夸言大口。杀。

欲星移:你们的目标应该是逃往鱼龙穴了,省下气力去追人吧。

冽风涛:啊?你……

岁无偿:你骗了我们,与北竞王勾结。

欲星移:为了集合中苗之力共抗魔世,必须有所牺牲,我只希望牺牲能减损到最低。

冽风涛:可恶。喝!(攻向欲星移)

欲星移:(将冽风涛挡回)就当是我做人失败,这一次我不能让你们通过。

岁无偿:做人失败,那就做鬼吧!(与冽风涛联手攻向欲星移)

女暴君:奴家先行一步了。众人,追。

中古大娘:涛君。

女暴君:欲星移会留全尸给你,先办正事。

(与中古大娘、众苗兵追向鱼龙穴)

[冽风涛、岁无偿,王族亲卫联袂夹战,欲星移身形飘忽无方,难以捉摸。]

欲星移:<王族亲卫以冽风涛实力最上,岁无偿次之。嗯……必须冒险。>

岁无偿:岁月如刀。

冽风涛:擒龙手。

欲星移:相星九绝·巨门拓阴山。(阻挡两方攻势后,冽风涛刚好赶至近前,二人交手)

冽风涛:翻天一袖。

欲星移:喝啊——卸。(卸下冽风涛铁手)相星九绝·廉贞御丹碧。(击飞冽风涛)

岁无偿:冽风涛!(攻向欲星移,被玉如意击飞)

冽风涛:你怎能……卸下……铁手?

欲星移:听闻废字流传人与幽冥君有旧,这是废苍生的作品吧。(扔下铁手)真是惭愧,若非如此,吾怎能赢得如此侥幸。两位,你们已重伤,请住手吧。

岁无偿:住手……你能让竞日孤鸣住手吗。(站起)

欲星移:别这样,欲星移不想这样做。

冽风涛:我害了王子,就不打算活下去。(站起)

欲星移:忠义不弃,苍狼有臣如此,为君无憾矣。欲星移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成全。相星九绝·贪狼赴阳关!(击飞二人)

岁无偿:我……还能战……我……(倒地)

冽风涛:王子……小妹……(闭眼)

[烈士原以死为志,引刀一快成忠义。]


【苗疆树林】

[方出重围,又遇埋杀。杀不完的敌兵,逐渐消耗苍狼三人的气力。]

奉天:埋伏怎会越来越多?是谁讲的方向,到底是对还不对啊!

苍狼:我相信冽风涛。

(叉猡中刀)

苍狼:叉猡!

[突然——]

(女暴君出现挥鞭攻向叉猡,闪避间中古大娘亦射出无影金梭)

[叉猡手中无影金梭,顿时血如泉涌。]

苏厉:死来!(将叉猡击飞)

苍狼:叉猡!(接住叉猡)

叉猡:王……王子……

苍狼:怎会流这么多血,难道?(挥刀将无影金梭剔出)奉天,看顾叉猡。

[三对一,苍狼困局犹战,斗志丝毫无退缩之意。]

女暴君:比起一年前,你进步不少啊。蝎尾针!

苏厉:翻浪手。

苍狼:星辰变·破空千狼影。

(三方交汇,苍狼中掌吐血,错身闪避,回身挑落无影金梭)

[顾此失彼,女暴君顿时缠身。]

(女暴君将针刺入苍狼左肩,一中即离,中古大娘趁机以无影金梭击中苍狼。苍狼剔出蝎尾针与无影金梭)

奉天:王子……我跟你们拼了!(将一旁山石推向女暴君三人)

苏厉:喝!(攻向奉天)

奉天:呃。(吐血跪地)可恶!(继续推山石)给你们死啊!

女暴君:不知死活。(长鞭透过山石将奉天击飞)

奉天:咳咳,咳……王……王子……奉天,真没用……

苍狼:奉天,奉天啊!

叉猡:(站起)王子,快走,交给叉猡。快走!交给叉猡……(晕倒)

苍狼:叉猡,叉猡啊……

[曾经是最看不起自己的人,而今竟为自己如此牺牲。到底自己值得什么,让这帮人为之效死。但自己……又能怎样回报。苍狼凄然,更无语。]

女暴君:你的同伴都死了,认命吧。

[索命鞭击中敌身。]

(撼天阙挡在苍狼身前)

女暴君:嗯……撼天阙!

苏厉:他竟然还活着。

撼天阙:你要放弃了吗?

苍狼:没……还没……我还没放弃!

撼天阙:那我们……走吧。啊——!

[长啸声动地而来,犹如狂龙怒吼,堆成一片尸山。]

撼天阙:皇室经天·星辰极变·万狼啸天绝!

(众苗兵与苏厉皆粉身碎骨)

撼天阙:走!(带苍狼离开)

女暴君:啊?……

苗兵一:将军。(无反映)女暴君将军啊。

女暴君:啊!呼,呼。

苗兵一:将军啊,我们要往哪一个方向追击。

女暴君:追击?呃……

北竞王:向南,往鱼龙穴的方向前进。(走来)

苗兵二:是。众人向南追赶。

北竞王:女暴君,打起精神,这场战争要结束了。

女暴君:王上,苏厉……苏厉死了。

北竞王:死便死了,能不能活过来看他自己了。(看向叉猡、奉天)那两人还没死,先将他们擒下,你们稍后再跟上吧。

女暴君:是。


【鱼龙穴】

苍狼:撼天阙。(撼天阙吐血)此地就是鱼龙穴,我们快进入吧。

(二人进入)

[鱼龙穴内,阴沉幽暗,苍狼与撼天阙两人缓步前行。]

撼天阙:呃啊……

苍狼:你怎样了?

撼天阙:别问,走……

[怎料得到,多日的对立、冲突,而今却是最后的扶持,命运总是这样难以捉摸。苍狼心中百感交集,也不知对身边的人,是该怨、是该恨、还是感激。]

苍狼:你流了很多血,先止血。

撼天阙:别做徒劳无功的事情。

苍狼:啊。

[一语惊醒,自臂弯传来的温度,竟是冷寒得令人心惊。这座巍然巨山,原来也有倾倒的一天。]

苍狼:你怎会伤得这么重?你……

撼天阙:继续……走。

苍狼:啊。死路,怎会是死路?

撼天阙:死路……

苍狼:怎会这样?!(摸前面石壁)有机关,就是这了。

[机关转动,里面却是……另一个绝望。]

苍狼:这……出口呢?通道呢?

撼天阙:哈哈哈,咳咳,哈哈哈……看来我们都被骗了。天下人都要与我为敌吗?呃!

苍狼:我扶你坐下来,你先休息。

[漫流在土中的猩红,风中渐重的锈味,苍狼心中冒生了莫名的惊惶。]

撼天阙:恨我吗?如果不是我……你不会变成这样。

苍狼:不是,是你救了我。若不是你,在七恶牢、在方才,我早就死了。因为有你,有王族亲卫,苍狼才能活到现在。你们因为要保护我,才会……才会……

撼天阙:咎由自取……我会有今天的下场,全都是我咎由自取来的,你才是那个被牵连的人……咳,咳咳……

苍狼:你别讲话了,休息,先休息……

撼天阙:让我说吧,三十个年头过了,颢穹为什么没有斩断我的脚手,废去我的武功,仍然只是将我关住而已,像他这样可以狠心弑祖的人,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苍狼:父王他,他……

撼天阙:那一点点的兄弟之情,他终究还是顾了,就算他再怎样的恨我,仍是没那样做……咳,咳咳……他想证明他比我还强,想要得到我的认同,而我……却从来不曾给他。所以,他恨,他恨我,恨我……咳咳咳……如果我不是那样的折辱他,如果我不是这样的心高气傲,这样的气焰嚣狂,怎会让自己的父亲容我不下,逼使你的母亲放弃自己,逼自己……杀了夙,逼得……哈哈哈哈,逼得全天下的人都要我死,要我死……哈哈哈……(吐血)咳咳咳。现在,你们都如愿了。

苍狼:撼天阙……撼天阙……撼天阙……你……你不能死,不能死啊……

[脱口而出的挽留,连自己也同样震惊。过往的屈辱折磨,在此时此刻竟尔烟消云散。最后相依为命的两人,恨,早已无踪,留下的,是如父似子的依恋。]

苗兵:(声音传来)就是这……就是这……


【鱼龙穴外】

北竞王:此地就是鱼龙穴。(随从送上酒)

女暴君:王上,为何不冲入洞中,杀了撼天阙与苍狼?

北竞王:何必惹怒负伤的猛狮,激怒撼天阙临死一搏,可不知还会死多少人啊。

女暴君:啊……方才的情景,奴家余悸犹存啊。

北竞王:鱼龙穴是死穴,他们逃不了。撼天阙也已油尽灯枯。我们将此地重重包围,等,他们就会死,越等,我们抵达此地的军马就越多,他们就越不能逃脱。

女暴君:军长呢?

北竞王:铁军卫已在扫荡龙虎山的余孽,铁骕求衣已经赶回万里边城坐镇。

女暴君:来去如风、进军神速,铁军卫不愧是苗疆第一精锐,可惜军长是一个死脑筋。

北竞王:死脑筋的人,怎会这么早就安排伏兵潜入西苗境内?这数个月的部署,可知铁骕求衣是怎样谨慎冷静善于用兵之人。女暴君,你可要好好学习啊。

女暴君:哈,奴家会以军长为目标,继续努力。


【鱼龙穴内】

苍狼:他们追来了,我们逃不了。

撼天阙:你不甘心。

苍狼:你叫我怎能甘心?怎能甘心啊。假使我能更有用一点,假使我能再更强……如果我不是这样的愚蠢天真,这样的无能……我不想死,不想就这样死去,我不想让竞日孤鸣得意。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月苍凉:王子。

撼天阙:谁?

苍狼:你……你是月荒凉。你什么时候来的?

月荒凉:月荒凉始终跟随在王子的身边。

苍狼:你在,那你为什么不出手帮助冽风涛他们呢?

月荒凉:我是影形,有影无形,存于无形,为影而活。身为最后的王族亲卫,我的任务与冽风涛他们不同,我的用处只有一个。(拿刀砍伤自己)

苍狼:你在做什么?(月荒凉继续制造伤口)住手,快住手啊!我不值得你这样做。你自由了!我放你自由,快住手啊!

月荒凉:(继续制造伤口)王子,月荒凉无悔,王族亲卫无悔。

撼天阙:如果你能活下去……

苍狼:撼天阙。

撼天阙:如果你能活下,你还是想报仇吗?

苍狼:我……

撼天阙:你是要活,还是要报仇?!

苍狼:父王,所有的王族亲卫,还有奉天都因我而死,不报仇,我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

撼天阙:我曾允诺过你,要替你报仇。(点住苍狼)

苍狼:你做什么?

撼天阙:宝典武学,相生相克,异途同宗。现在,接受我全部的功力吧。(传功)

[一生的懊悔,一世的亏欠,在这一刻,用这一身的修为,作为唯一能可的弥补。]

撼天阙:哈,哈哈……

苍狼:撼天阙……撼天阙……

撼天阙:你的根基不够,记住,七天后,虚空灭的内劲便会反噬你体内的星辰变。第七天,你要废掉我留给你的功力。(将苍狼放入暗室内)

苍狼:撼天阙……

撼天阙:苍狼啊……为什么你不是我的儿子……

苍狼:撼……

撼天阙:我真希望能被你叫一声……爹亲……

苍狼:天……阙……

撼天阙:(关机关)再来就交给你了,最后的王族亲卫。

月荒凉:月荒凉,会完成任务。(离开)

撼天阙:(跌坐于地,似是看见夙)夙……你是专程来接我的吗?你没自己先走,还特别留下来等我是吗?

战兵卫(幻影)::夙对孙王子有诺,永世追随,绝不背叛,直到最后。

撼天阙:不,来世,换我对你许下承诺,不移不弃,终生永世。


【鱼龙穴外】

女暴君:他们已经进入半天了,王上,真不要派人进去搜查吗?

北竞王:不急,该来的终究会来。

苍狼:喝!

(冲出,杀死众多苗兵)

苍狼:竞日孤鸣!

北竞王:来了吗?(轻易挡下杀招)

[势若疯虎,杀意炽盛,苍狼直逼竞日孤鸣!]

北竞王:孤王的好王侄啊。(脱去外套)轮回劫·碎苍穹!

苍狼:啊!(倒下)

北竞王:苍狼乖,好好睡吧,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等你睡醒之后,你的父王会回来,你的王叔会回来,而你的祖王叔却是永远也回不来了……

苍狼:呃……(断气)

[泯灭亲情的最后一掌,取得了胜利,夺得了王权,不知为何,竞日孤鸣心中却浮现一丝挥之不去的落寞。]

女暴君:恭喜王上,终于铲除了苍狼这个心腹大患。

北竞王:派人进入鱼龙穴中看撼天阙的状况。

女暴君:是。

(片刻后,女暴君从鱼龙穴搜查出来)

女暴君:王上,已经找到撼天阙的尸体。

北竞王:内中有通道吗?

女暴君:已派人搜查清楚,没出路,都是山壁。

北竞王:嗯。将撼天阙与苍狼的尸体收拾,以国礼葬之,同时宣告苗疆内战结束。

女暴君:领旨。

北竞王:北龙归心号苍穹,竞曰风云山河;辕门策令战骁驰,尽下一步干戈。


【达摩金光塔】

俏如来:此地……

[极目而望,名山宝刹连绵而立,点落庄严万千,俏如来心知自己已踏在佛土之上。]

(一扫地僧往俏如来脚边洒水,俏如来躲过)

俏如来:嗯……大师,弟子俏如来……

僧人一:(在俏如来脚边扫地)借过,借过,阿弥陀佛。

俏如来:阿弥陀佛,弟子受教。

扫地僧:贫僧做了什么?

俏如来:以水洒地,再行扫除,可免尘埃飞扬遮眼扰心,乃生活智慧也。

扫地僧:贫僧做了什么?

俏如来:欲得清静,需用对方法,可免徒劳。

扫地僧:贫僧……

俏如来:阿弥陀佛。

扫地僧:阿弥陀佛。

俏如来:(魔纹发作)啊。

扫地僧:静心。

俏如来:弟子受教。

扫地僧:处理魔障有很多方式,不一定每一回都要采取强行压制。如同修佛八万四千法门,无论那一道门,皆是空门。

俏如来:天门亦是。无奈弟子此番进入空门,实有所求而来。

扫地僧:你非佛国之人。

俏如来:是。

扫地僧:一个字有很多解读,你这声是,是要贫僧如何回答。

俏如来:大师如何想,弟子如何应。

扫地僧:唉,果真佛缘,请随贫僧来吧。

俏如来:请大师带路。

扫地僧:你说你叫做什么名字?

俏如来:弟子俏如来。

扫地僧:既名如来,却带魔障,能入天门,实属不易。

俏如来:此血纹魔瘟只是一点警讯。俏如来只是想将这份警讯,带入达摩金光塔,为中原求得一线生机。

扫地僧:天下无魔,正因魔存众心。你脸上魔纹,正可勾起无所不存的魔念。

俏如来:魔无所不存,正如同佛遍存大千。

扫地僧:所以你找到此地了。

俏如来:俏如来有幸得此缘分。只是想不到,塔中世界竟是一览无边无尽。佛国两字,果真名不虚传也。

扫地僧:纳须弥入芥子,小大千于微尘,天门所见,也不过是达摩金光塔的其中一部分。而依你现今状况,贫僧只能说,幸好你是进入天门。

俏如来:听大师之意,天门不是进入佛国的唯一入口。

扫地僧:佛国幅员广大,不同的入口对应不同的法门。而天门,则是最符合世俗对佛门的见解,提倡平凡见真性,修禅为宗。

俏如来:传闻初祖达摩创立禅宗,佛国以禅为主心骨,其来有自。 

扫地僧:贫僧说了,修禅为宗者,是天门。

俏如来:嗯?

扫地僧:禅由心生,自由心证,有时候也有风险。尤其是在佛国,名山宝刹遍布,法门兼容并蓄,但不同的法门对你的状况有不同的对待方式。

僧人一:(洒扫时见到俏如来)阿弥陀佛……

僧人二:(洒扫时见到俏如来)孽障。(攻击俏如来被扫地僧阻止)阿弥陀佛。

扫地僧:这就是所谓的分别心。虽是如此,依照你的心性,进入天门,仍是最好的选择。

俏如来:弟子也有分别心,否则就不会尽力抵抗血纹魔瘟的侵蚀,更不会积极找寻进入达摩金光塔的方法。

扫地僧:你这样回答,真叫人无法见缝插针。

俏如来:大师,纳须弥入芥子。

扫地僧:哈哈,好大的一根针,分明是当头棒喝。

俏如来:不敢,倒是……多谢大师方才解危。

扫地僧:这是你的处境,也是天门之内的不同立场。

俏如来:战与和的分别,是吗?

扫地僧:有慧根。那你认为贫僧是主战还是主和。

俏如来:无论是何立场,最重要的是,解苍生之危……嗯?<好强大的圣气。>

扫地僧:你想求援,就必须先取得天门两位住持的同意,而他们的立场,方才那些僧侣的行为已经告知你了,就看你如何说服他们。

俏如来:如何称呼两位住持?

扫地僧:菩提尊,一步禅空。以及,金刚尊,法涛无赦。

(两人来到另处)

俏如来:嗯……一履岩?

扫地僧:此地就是天门最高圣顶,也是初祖曾留下足迹之处。至于你想见之人,来了。

法涛无赦:魔由心,慧刃斩红尘;恶无赦,法轮护修身。

俏如来:这个声音……原来是圣僧让弟子进入天门。

法涛无赦:你终究还是踏上此地了,俏如来。

俏如来:弟子俏如来,参见金刚尊,(转身对扫地僧)菩提尊。

一步禅空:阿弥陀佛。不生不灭,无得无功,一念缘起,一步禅空。


【尚贤宫】

墨家老五:老七,你回来了。

墨家老七:苗疆的状况?

老五:一切照着我们的剧本进行。撼天阙应该已经断气,对抗魔世,少了一个大变数。

老七:那再来这个变数,你一定更有兴趣。

老五:怎样的变数?

老七:戮世摩罗被困在黑水城中。

老五:嗯?消息正确?

老七:你最不该怀疑我的消息。

老五:如此,是反扑的大好时机。

老七:网中人与三尊的实力不容小觑。

老五:这不用我们烦恼。

老七:冥医的情况?

老五:俏如来并未与他接触,从没。

老七:钜子如果有计划,这个计划一定在他身上可以找出端倪。

老五:怎样从他口中必出讯息?

老七:这是你的问题。

老五:走入极端会暴露行迹。

老七:对冥医而言,九算不是秘密。

老五:那我,便行动了。


【树林】

杀生鬼言:快搬。挖啊,快挖啊!

老者:啊。(跌倒)

杀生鬼言:你这样跌倒,再来是不是就要讲你搬不动了,再之后,我不就要打你两鞭,顺便喊两句别装死,说不定你还会被我打死。但这样演实在是很假掰,我人坏大家都知道,不用你再来加油添醋,你乖乖快爬起来做事,让我可以保持现在这种清新的形象不是很好。

老者:哦。(爬起)

杀生鬼言:对嘛。这样大家合作,日子才会快活。

炽阎天:杀生鬼言。

杀生鬼言:参见炼狱尊。

炽阎天:状况如何?

杀生鬼言:已经挖了三里的深度,还是没找到黑水城。

炽阎天:继续挖。

杀生鬼言:当然,当然啊。(转向民众)喂喂,你们动作快一点啊。

曼邪音:需要将此事要知妖神将吗?

炽阎天:边关若错动,将会给敌人可趁之机,我们加速行动便是。另外,派人通知留守在鬼祭贪魔殿的阿鼻尊,请他注意。

曼邪音:嗯。


【黑水城】

戮世摩罗:啊……四处走了这么久,都没一点新鲜的事情,黑水城还真是无聊的地方啊。(接住砸来的石子)哎呀,偷袭是一种很卑鄙的行为呢。

小东:你这个恶魔,害死很多人,恶魔,恶魔啦。(丢石子)

戮世摩罗:(侧身避过)这是恶魔可是你们银燕大哥的兄弟,千万要记住这点啊。

小玉:小东,小夏,你们别闹,赶快离开这。(带两人离开)

戮世摩罗:耶……其实黑水城也是有优点,姑娘都很美。喂喂,你们两个怎么都不说话了。

雪山银燕:我已无话可讲。

戮世摩罗:别这样啦。这样我会很无聊,我一直无聊,黑水城可能就有人遭殃。

雨音霜:你要找人聊天,剑无极才是你的首选。

剑无极:哇……耳朵在痒,是谁在讲我的坏话啊。你无聊是吗,来啊,我带你去一个有聊的地方。

戮世摩罗:什么地方?

剑无极:跟我来就是。银燕、霜,你们也一起来。


【万里边城】

神田京一:最后一坛了。

风逍遥:我的。

神田京一:别这么小气,分一点不要紧。

风逍遥:分真多了,都不知道军长几时回来,若是喝完就很麻烦。

神田京一:怎样麻烦?

风逍遥:要出去买,很麻烦。我若走,万里边城就损失三分之一的兵力,很严重。

神田京一:那我去买。

风逍遥:顺便替我提两坛回来。

神田京一:唉唉,凹很大。

(一坛酒飞入,军长走出)

风逍遥:(捡起酒坛)新鲜的,我就知道军长你对我最好。

神田京一:这位就是军长铁骕求衣,那部队呢?

赤羽信之介:该在回程当中。军长先回探看情况,看来苗疆内乱已平。

铁骕求衣:苍狼王子与撼天阙都死了。

风逍遥:那王族亲卫……

铁骕求衣:如果不想知道,别问。

风逍遥:唉……

赤羽信之介:这样就可以专心对抗魔世了。

铁骕求衣:要破魔世,先要对付妖魔海。

欲星移:那真是有志一同啊。(步入)

神田京一:哎呦,这是什么气氛。

风逍遥:魔世开始要衰落的气氛。


【王府园林】

姚金池:恭贺王上凯旋归来。

北竞王:这一刻,我真不知你是真心还是讽刺。

姚金池:王上太敏感了,除了这句话,金池实在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话可以回应王上的归来。

北竞王:客套话。

姚金池:谁做王,对金池岂有差别?金池在乎的人早就不存了。一个人若没在乎的人,那就算拥有一切,他也不快乐。幸好,我还有无心。

北竞王:在乎的人啊,孤王确实要找一个了。

姚金池:王上,最近我常想,一个人如果总是戴着面具示人,我们或者可以称他虚伪。但如果他能一世都戴着面具,这样还算得上是虚伪吗?

北竞王:也许只有他自己了解自己。

姚金池:就怕连他自己也不了解自己。到最后,原本以为的面具,才是自己的真面目,而真面目早连自己也忘却了。

北竞王:金池,你变得世故了。

姚金池:啊,金池多言了,黑白郎君的伤势已经渐渐好转,多谢王上的医治,我与无心也准备要离开了。

北竞王: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了吗?

姚金池:王上,王府虽大,但王位……却无法容下第二个人共坐,这里……太窄了。(离开)

北竞王:孤王还是第一次感觉到,王府这么大,人……却这么少啊。哈哈哈……


【鱼龙穴】

[激战过后的沉默,恢复了平静的鱼龙穴,此时却见一双脚步由远而来。]

忘今焉:就是此地了……

(拖着竹筏进入)

忘今焉:不见王子尸身,地上只留血迹,老夫还是来迟了一步。唉,乍听噩耗,传闻王子战死此地,老夫猜想王子尸骨若无人收埋,本欲代劳,看来现在是不用麻烦了。(以酒洒地)你我相识一场,虽是未能深交,但言谈甚欢,老夫只能聊表心意。

苍狼:夫……子……

忘今焉:天下苍生与私仇,谁知轻重,这个答案早已了然啊。今生何晓几安危,血洒臣虏无间,苍狼敢于天争立……

苍狼:啊!

[一声惊嚎划破悲氛,忘今焉刹然回首!]

忘今焉:这是……


【苗疆·树林】

苗兵一:大夫,多谢你,多谢你救我们的性命。

冥医:不用谢,快离开。

苗兵二:是。

修儒:这场战争终于结束了。听闻苍狼王子已死了,听起来真是遗憾。若是让他复国成功,师尊和我都可以做御医了。

冥医:死的人何止是他,一路上的惨况你没看到吗?

修儒:哦。

冥医:整天只有想着出头,走了,回来了。

蒙面人:回到黄泉路吗?

修儒:暗夜蒙头盖脸,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也好,我来陪你玩两招。

冥医:你是九算的人。

蒙面人:将默苍离交你保管的东西交出。

冥医:我不知道你讲什么。

蒙面人:那你就无活命的价值。


【黑水城·破窑】

剑无极:老仔,人我照你的吩咐带来了。

戮世摩罗:我记得你,你是那位很呛的老头。

废苍生:是。我讲我要杀你。

戮世摩罗:哦……请便啊。

废苍生:银燕、剑无极,动手。

剑无极:笨牛啊,你还等什么啊。来喔……

戮世摩罗:明知道打不赢还硬要打,真的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麻烦一下,那位淑女别动刀动枪,气质会破坏掉,男人的对决男人处理就好。再陪你们玩两招,打发一下时间。


【鬼祭贪魔殿】

荡神灭:竟然让帝尊被困在黑水城,炽阎天与曼邪音到底在做什么!哼!传令众人好好把守贪魔殿,我要前往黑水城。

众魔兵:是。

(魔世通道处袭来一股魔气)

荡神灭:嗯?这股魔气。

魔兵一:有人穿过通道来了。

魔兵二:难道是修罗国度的同志?

[鬼祭贪魔殿之内,魔世通道再度不安,两条诡魅人影,乍然浮现。]

死眼骷魃:入眼黄泉皆死魂。

亡指髐魑:血指轮回不超生。

魔兵一:你们是谁,可有修罗国度的通行令。

亡指髐魑:无知的小魔。(杀死众魔兵)

荡神灭:你们,是谁?

死眼骷魃:灭世三尊,好对手。

[奇异奇异奇异,魔世通道再现魔族新面孔,这两名奇幻的魔者是谁?他们是修罗国度的敌人或是助力呢?他们的出现,又将会为中原带来怎样的混乱呢?

苗疆内战结束,铁骕求衣、欲星移、赤羽信之介,他们三人要如何对魔世进行反击?

废苍生有办法破解戮世摩罗的魔之甲吗?九算又在策划着什么?进入达摩金光塔的俏如来将会有何种的奇遇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故事,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三集——魔势力。]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