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2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083509814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00: 其它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二十一集 倾城之战


录入:LINGGin


【苗疆树林】

[苗疆内战最终章,铁骕求衣,撼天阙,首度正面交锋。]

铁骕求衣:卫虎城,照军令行动。

卫虎城:是。

撼天阙:军令……

铁骕求衣:铁骕求衣,请招了。

撼天阙:来。呵!

[关键之战,第一招,毫无试探之意,便是最凶恶的内功搏斗。]

[拳腿交接,气芒迸射,斗的不止是招式,更是根基。]

[双方兵器数度易变,刀、枪、棍、棒,各展不同威风。]

铁骕求衣:腾龙诀,开山破碑掌。

撼天阙:虚空灭,狼王印。

铁骕求衣:腾龙诀,旋龙震天击。

[快如腾龙,势如猛虎,震天连击,终于突破虚空灭回气泄力的时间差——]

铁骕求衣:霸王极。

[却演变成伤势的互换!]

[五分平手的拳掌相对之后,再换自身的兵戎相向。高手之决,再走极端。]

撼天阙:能运使磐龙刃,好身手。

铁骕求衣:你的血刃神罡,更是出神入化。

[神器相对,力道加催,神罡霸道,磐龙横劈,紧密交接之后,又是同时负伤。]

撼天阙:皇世经天•虚空尽灭!

铁骕求衣:腾龙诀•烨龙啸空!

撼天阙:皇者号天令!

[磐龙,神罡,两器相接,引发惊世巨力,激荡乾坤变色,山河震动!]

铁骕求衣:他还保留了救苍狼的力量,撼天阙,不愧是王族第一高手。这场武决,是我败了。但这场战争,铁军卫赢了。


【苗疆树林】

百日无迹:铁军卫尉长,领教王族亲卫。

司空知命:司空知命领教了。

[情势紧迫,司空知命一出手便毫无保留。]

司空知命:横式,破天冲。

百日无迹:杀。

[探出对手等级,百日无迹反守为攻。招式绵密,毫无破绽。]

[耗力在前,司空知命不允缠斗,刚硬铁拳,强势突破。]

司空知命:横式,武魂。

[趁势追击,反落杀局。]

司空知命:啊,怎会这样,我的手……

百日无迹:葬魂无踪。

(招出,一剑透身)

司空知命:呃啊,你……

百日无迹:鎏虹瞬杀,匿踪取命,夺魂无迹。

(回身一剑,司空知命亡)

百日无迹:战别西楼杀声天,萧梧残烟。旧游南梦景如梭,凄楚倦眠。


【黑水城】

戮世魔罗:大家好,我是戮世魔罗,今日特来消灭黑水城,请大家多多配合。

梁皇无忌:喝!

剑无极:呀!

[基地暴露,梁皇无忌瞬息反应,即刻出手,剑无极随之掩上。]

剑无极:笨牛啊,你还在笨什么啊?

银燕:哈!(啸灵枪上手)

剑无极:始,赶快去通知众人,快啊。

风间始:好!

梁皇无忌:设法关闭通道。

戮世魔罗:难啊。

[通道狭窄,魔兵难以涌入。戮世魔罗守住通道,掩护援军。]


【黑水城外】

[而在黑水城外,重重叠叠尽是魔兵。]

杀生鬼言:排队,两个一起依序进入。快点,前面的走快一点。

炽阎天:通道狭窄,士兵只能三三两两进入。

曼邪音:如此的地形,怎能进军。帝尊要攻入黑水城,也不用亲自进入吧。

炽阎天:就是因为这种地形,帝尊才会亲自赴第一线。邪神将已逃入黑水城,除他之外,黑水城中藏有多少高手,仍不可知。帝尊拥有魔之甲,屹立于不败之地,你我两人纵有绝学,难保在内中不会遭遇伏击。这个先锋,唯有帝尊最为适宜。这样身先士卒的表现,可让你忆起了当年让我们甘心臣服的先帝?

(曼邪音不置可否)

炽阎天:帝尊不只是一个胡闹的少年,先破了圣邪封盾,梅香坞,只要再攻下黑水城,中原就再无反抗势力。他的世故与机敏,足堪表率。

曼邪音:我问你,炽阎天,如果再遇上邪神将,你会怎么做?

炽阎天:现在,还能再讲情分,再想立场吗?

曼邪音:第二波军士之后,我便进入里面协助帝尊,你守在外围,预防援军。

炽阎天:好吧。

曼邪音:人世广大不下于魔石,只要占领人世,修罗国度拆破沉沦海之约的日子,便不远了。


【黑水城】

(众人举招便攻戮世魔罗)

剑无极:你到底是谁啊。

戮世魔罗:小心动手啊,俏如来只有一个,杀了就没了啊。

[魔兵渐增,梁皇无忌心中虽是焦躁,但戮世魔罗有魔之甲护身,难以撼动,忽然。]

戮世魔罗:地震。

[通道竟而逐渐关闭。]

大匠师:竟敢攻入黑水城,你太小看鲁家的机关术了。

(黑水城在地下移动)


【黑水城外】

杀生鬼言:地地地……地震了。

曼邪音:这不是普通的地震。

魔兵:启禀三尊,出入口……通道的出入口逐渐关闭了。

炽阎天:什么?

(双尊前往观视)

曼邪音:开路。

[通道关闭,炽阎天,曼邪音,双尊同时运招,飞沙走石,气流爆走。]

炽阎天:烈焰掌

曼邪音:魔舞婆娑

(入口处堵石被清除)

曼邪音:没通路,怎会?

炽阎天:移动了,难道黑水城会移动?

曼邪音:怎有可能?


【黑水城】

小玉:阿公,你是做了什么?怎会地震的这么利害?

风间始:这么剧烈的震动,难道……

大匠师:黑水城,是一座可以移动的地下碉堡。这个秘密,只有历任鲁家的继承人,也就是大匠师,与废字流的传人,才会知晓。

戮世魔罗:通道关闭?

[察觉有异,戮世魔罗抽身欲退。]

梁皇无忌:休走。

[但仍慢了一步。]

雨音霜:众人击退魔军。哈。

众魔兵:杀啊,杀啊


【万里边城】

神田京一:啊,这酒,真的不错喝。

风逍遥:好喝吧,风月无边可是苗疆的珍酿,外面是没得喝的喔。赤羽先生啊,你也来一杯怎样。

(赤羽接过酒杯)

赤羽:多谢了。(饮下)温纯芬芳,别有风味,引人微醺旖旎。风月无边,真是好名。

风逍遥:敬这个名字,干杯。

神田京一:我讲你,每句都干杯,真的这么爱喝?

风逍遥:人生不如意,一醉解千愁。

神田京一:是讲你酒量也太好,这样喝,一点醉的感觉也没有,这样拿刀,没问题吗?

风逍遥:喝酒就跟喝水同样,习惯就好,对我来讲,根本没感觉。

神田京一:这样的酒量也好的太古怪了吧。

风逍遥:哈哈,我是烧酒命。有烧酒喝才有命。别讲这么多,干杯。

风逍遥:我讲赤羽先生,你站在这看这么久也没用,如果网中人真的进攻了,我们三个,真的要当成是三万大军在用吗?

赤羽:吾不是顾忌网中人,吾在观察。

风逍遥:观察什么?

赤羽:妖魔海。

风逍遥:妖魔海。妖魔海有什么好看的?

赤羽:妖魔海移动的队形,有如一个漩涡。不停绕行着当中的圆心,这段时间,妖魔海就是这样保持队形进行的吗?

风逍遥:我这段时间没留在万里边城,但是照这两日看来,确实是这样。

赤羽:嗯

风逍遥:赤羽先生有什么看法?

赤羽:吾认为妖魔海当中,有一只特殊的妖魔,负责操控妖魔海。

风逍遥:啊,这还是很特殊的想法。

赤羽:但还需要验证。

风逍遥:怎样验证?

赤羽:吾还在想这个问题。

风逍遥:嗯,赤羽,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为何你会帮主北竞王?你与他应该并没什么交情才是。

赤羽:内战结束,苗疆就能全力对抗魔世了。

风逍遥:我不认为会这么简单。

赤羽:那你是怎样认为的呢?

风逍遥:苍狼王子虽然单纯,但也更为善良。

赤羽:你认为经历了这番事情之后,他还能保持着这份善良?

风逍遥:(饮酒)唉,难。其实我也明白,无论怎样看,都是北竞王更适合做王。

赤羽:善良不能拯救善良,能可拯救善良的,是能力。两年前的西剑流最终战,如果不是西剑流败北,现在在中原侵略的,仍是西剑流。而罪孽,只会更加延伸。俏如来的仁慈,让西剑流得以平安回到东瀛。邪马台笑与天海光流因为这份恩德而效死命。但真正的关键是西剑流战败了。

风逍遥:哇,你反省的不少啊。不过……这段话听起来有一些成王败寇的感觉。

赤羽:难道你以为只要仁慈就能感化恶人吗。

风逍遥:世上也是有抱着这种想法的人,我就曾经遇到过一个。

风逍遥:我也想起一个这种人。

神田京一:等一下,你们讲的,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赤羽:嗯?

神田京一:就是那个……


【苗王宫】

黑白郎君:啊。(苏醒,看到忆无心趴在床边后又躺下)

金池:无心。

忆无心:啊,金池阿姨。

金池:你这数日来都守在这,都没回去床上好好睡一回。你看你,这样的身体怎会支持的住。

忆无心:黑白郎君一直都没醒来,我很担心他。

金池:担心也不可不顾自己的身体。

忆无心:我不要紧啦,在黑水城,废阿叔有指点我一点内功心法,两三天没睡不要紧啦。啊对了,中古大娘人呢?她怎会都没出现了?

金池:她与竞王……苗王离开了。

忆无心:啊?他们不在王宫?

金池:无心,其实有一句话我很久之前就想对你讲了。黑白郎君虽然是黑龙与白狼的原体,但他终究不是黑龙与白狼。你想在黑白郎君的身上追逐他们两人的身影只是徒劳无功。

忆无心:我……我没这样想啦。黑滤滤跟白烁烁已经消失了,我知道他们是为了救我而消失。黑白郎君只是黑白郎君,但是我……但是我就算黑白郎君只是黑白郎君,我也不能无视他,放下他,我想看他快乐,我想看他平安,我想将黑白郎君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

金池:,你还是这样的善良,先去休息吧,这边交我就好了。

忆无心:我想等到黑白郎君醒来。

黑白郎君:那你可以离开了。

忆无心:啊,你醒了,你终于醒了。

黑白郎君:小小的网中人,怎奈何的了黑白郎君。

忆无心:还嘴硬,你差点就死了你知道吗。

黑白郎君:没让黑白郎君死,就是网中人最大的失败。哈哈哈哈,啊……(伤口迸开被打断)

忆无心:你看,别再笑了,伤口会迸开,若是这样笑死会很丢脸。

黑白郎君:哼,你留在这里打扰我的休养,即刻离开。

忆无心:哼,反正你醒来我就安心了,我现在就离开。


【苗疆境域】

村民:大夫啊,大夫啊,不好了,有病患受伤啊。

修儒:别这么吵,师傅正在休息。啊,这是?东西的苗军又在开战了,有一位受伤的士兵逃来我们的村子里,我们没办法医治,所以……

修儒:师傅已经睡下了,让我来……

冥医:是谁准你行医了?(推开修儒)

修儒:师傅,这种小伤,交给我处理就好了。

冥医:你不是我的徒弟,退一边去。(检查伤患)织命针,喝。

苗兵:啊。(醒来)

冥医:我已经为他止血,稍后还药方给你。

苗兵:啊……王子……王子有危险……

冥医:嗯?(饮亡命水)你是西苗军的士兵?

苗兵:铁……铁军卫……铁军卫来了,要通知王子……

修儒:啊?苍狼王子有危险了?

冥医:已经伤的这么重了,安静养伤就好。喝(点了苗兵的穴,苗兵睡去)

冥医:将人送入里面休息。修儒啊,带着伤药跟我来。

修儒:这么晚了,师傅要去哪里?

冥医:你是没听到吗?发生战事,伤患一定不少。

修儒:但是你的身体……

冥医:如果不能行医,那就不是医生,这么粗浅的道理,还要我教你吗?

修儒:那……苍狼王子呢?

冥医:北竞王赢了,才能对抗魔世,而且,这也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事情。听懂了吗?

修儒:哦,听懂了。

冥医:听懂了还不赶紧去准备东西

修儒:啊,是

(修儒离开后,冥医不支吐血,饮下一口亡命水,背后有一红衣神秘人窥视着)


【黑水城】

[黑水城之内,孤立的魔军再无后援,被雪山银燕以及雨音霜率领村民一一消灭。]

戮世魔罗:啊(扶额),全都死光了。

剑无极: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现在的状况,对你非常的不利。

梁皇无忌:投降吧,戮世魔罗。

戮世魔罗:(对假俏如来)大哥,过来这,就剩你跟我了。我们那个不肖的小弟,竟还放任我们给人杀。

剑无极:我若是真想杀,他早就死了。就是顾忌他可能是真正的俏如来,这才会放水放这么大。

戮世魔罗:我是在跟我的小弟讲话,什么时候还你做我的小弟了?

剑无极:你,兄弟的兄弟也是兄弟,你若肯叫我一声大哥啊,我出手可以较轻一点。

银燕:二哥,大哥。

梁皇无忌:他不是你的大哥。

戮世魔罗:你又知道了。

银燕大哥不会助纣为虐。

戮世魔罗:说不定是被我控制的啊,就跟我以前同样,虽然有意识,但却身不由己,啊,那种感觉,要怎么形容呢,好像是被关在一个给俺的小黑屋里面,四周没一点光线。我听得见,看得见,但是所感受到的,却是一片的黑暗,回想那悲哀的过去,啊,讲的我都想要哭了。

梁皇无忌:你现在孤立无援,除了投降,没第二条路。

戮世魔罗:好啊,我投降。再来你们要怎样处理我。杀我,你们又有办法吗?囚禁我,你们做的到吗?该投降的,到底是谁呢?

银燕:二哥,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我想不通,我真的想不通。

戮世魔罗:小弟啊,太过复杂的事情,对你的负担太重,快放空你的脑袋,超速运转,可是会头毛起火哦。

剑无极:嗯,这一点你倒是真的讲对了。(回头看向银燕)

银燕:剑无极。

剑无极:但是你呢,就算我们拿你没办法,你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孤军深入,你是身先士卒。还是脑子坏了……

戮世魔罗:你们就算守住了通道,我的大军还是守在外面。你们真能逃去哪里。早晚有一天,他们会挖来这里,你们也是要死。而我,你们伤不了我。我只要等,等外面的人进来,你们黑水城仍然要被攻破。现在是我对你们讲,投降输一半,加入修罗国度的大家庭,共造大同和平发的世界。这样,父亲在天之灵,也会安心。

银燕:啊,什么?!你讲什么?你讲父亲怎样了?

戮世魔罗:我讲,这样父亲在天之灵,也会安心。

银燕:你真的杀了父亲?

戮世魔罗:是他想杀我,我才会还手,最多算是自卫伤人。

银燕:哈?我不信,我不信你会做出这种事情。我不相信父亲死了,我不信!(举啸灵枪欲上前,雨音霜剑无极急阻止)

剑无极:笨牛啊,冷静一点。

雨音霜:银燕,别冲动。

戮世魔罗:是啊小弟,你要冷静,你要坚强。小弟啊,虽然我们失去了父亲,但是你还有我啊,你还有大哥啊。现在的史家,就只能依靠我们三兄弟了。啊,好像还有一个小妹,但是不重要。振作啊,银燕,现在正是我们兄弟共同齐心,一同对抗人世的时候。

剑无极:哇,看你的表演,真的比我发疯的时候还疯啊。

雨音霜:你这个人,当真无耻。

戮世魔罗:我为我的父亲之死哀凄,难道也错了,啊,为什么你们这班人,总是要拆破我们史家的天伦之梦呢?啊~

废苍生:满口荒唐。(走来,看向众人)这就是现在的魔世之主。

剑无极:哦,是你啊

戮世魔罗:严格来讲,魔世之主是未来的称号,现在暂时还是修罗帝王,在下史仗义,你们也可以叫我小空,或者称我戮世摩罗。啊~还可以叫我炎魔幻十郎也不要紧。

废苍生:不相干的人先离开,这边交给我们。

(黑水城村民点头离开)


【黑水城外】

炼狱尊,闼婆尊,四周都找不到通路呢。

炽阎天:不可能,一个村落怎会突然不见。

曼邪音:一定还在附近。

杀生鬼言:但是真的都找不到啊。

炽阎天:挖,挖出来,征调附近所有的人族,一千个不够就一万个,一万个不够就十万个。将所有的人都找来,就算将此地挖成一片的空谷,也要找出黑水城。

杀生鬼言:啊,是。

曼邪音:炼狱尊,一向沉着的你,竟然也这般着急。

炽阎天:帝尊有魔之甲护身,谁也伤不了他,但不能让他被困在其中太久

曼邪音:既然有魔之甲护身,你又担心什么。

炽阎天:能伤害帝尊的东西,就只有一项,这项东西,却是藏在黑水城之中。

曼邪音:天下间有能伤害帝尊的东西,是幽灵魔刀,但那不是帝尊的伪装吗?

炽阎天:不是幽灵魔刀,真正能伤害帝尊的东西,是情。雪山银燕可能也在里面,我不想让他与帝尊相处太久。情,能伤害荡神灭,同样也能烧灼帝尊,让他动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率军攻入的是帝尊。如果是我们,只怕早就受困,甚至被围攻身亡,想到此处,那我们更要明白,现在,我们不能失去帝尊。

曼邪音:看来你真心臣服那小子了。

炽阎天:称呼他帝尊吧。

曼邪音:哈哈哈哈哈。


【黑水城】

废苍生:梁皇无忌,这个人,真的不是俏如来。

梁皇无忌:是。

废苍生:你肯定?

梁皇无忌:非常确定。

戮世魔罗:你凭什么这么确定?连银燕都无法确定了。

梁皇无忌:吾便是确定。见到他,我便明白胜邪封盾是怎样被攻破。(回忆)你将墨狂的碎片藉由风逍遥之手交给银燕,传入胜邪封盾,故意露出对幽灵魔刀的忌惮,利用胜邪封盾的内应,将幽灵魔刀送来胜邪封盾,找出胜邪封盾的位置。

戮世魔罗:谁叫你们要来暗杀我,让我疑心修罗国度有内奸。之前来鬼祭贪魔殿的人之中,也有你吧?(回忆)

梁皇无忌:所以,是你放出了这个假的俏如来,藉此作为内应,而他迟迟不与银燕等人接触,是因为你跟他,都不熟悉俏如来所经历的一切,怕在熟人面前交谈而露出破绽,所以才选择让不够了解俏如来的风逍遥替你完成送出墨狂碎片的任务。

戮世魔罗:就算这样,说不定他只是被我操控的啊。

废苍生:你还会术法。

戮世魔罗:魔世可是有着术法的高手啊。

废苍生:魔世的术法吗。

[突来一剑,快如风驰,轰如雷霆,俏如来未及防备,瞬间。]

(假俏如来倒地,头部流血)

银燕:大……

戮世魔罗:好快的动作,讲翻脸就翻脸。

废苍生:喜怒无常,也不是魔的专利。

戮世魔罗:喂,我可是人啊。

银燕:啊,他的脸……

(假俏如来面部逐渐碎裂)

剑无极:果然是易容术,竟能做到这般精妙。

戮世魔罗:他是黑瞳的成员之一,听讲他这族,有一个号称,叫做影形。影形永远只能用别人的面孔生存,没自己的身份,啊,我很能体会他们的悲哀,虽然他的武功很差,但是这一点还是很有用。

废苍生:那再来,就换你了。(剑指戮世魔罗)

戮世魔罗:尽量,麻烦你,大力一点。

废苍生:别以为魔之甲,真的坚不可破。

戮世魔罗:哦,很有自信的样子怎样。

(大匠师与风间始一同走来)

风间始:啊,大哥。

废苍生:风间始,跟我来。

风间始:啊,哦。

大匠师:戮世魔罗。

戮世魔罗:拜托一下,一个来一个去,一个去一个来,是把我当成珍禽异兽,给人参观的呢。

剑无极:把你当成保育类的动物在保护,不好吗。

戮世魔罗:小弟,黑水城被攻破之前,可以带二哥去参观一下吗?

银燕:哈?

雨音霜:你在打什么主意?

戮世魔罗:嗯?这位是……弟妹吗?

雨音霜:啊,我……我不是。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剑无极:她现在还不是。

雨音霜,银燕:剑无极,你。

剑无极:<脸红了,竟然……>

戮世魔罗:哈,小弟,带二哥参观一下,别让二哥太过无聊,不然二哥自己四处走,黑水城的村民是会很危险啊。

剑无极:哇,你真的不要脸到这种程度。

戮世魔罗:抓到人,但是处理不了这个人,你现在是不是恨的牙齿很痒。我诚心的建议,投降。当然了,你们若是想要继续打,我也没意见,小弟,走了。

雨音霜:别跟去,太危险了。

剑无极:他若是有动作,你不是他的对手。

银燕:让我去吧。

剑无极:笨牛啊。算了,现在也只有你跟他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雨音霜:连你也这样讲。梁皇前辈?

梁皇无忌:银燕,你去吧。

银燕:嗯

大匠师:梁皇无忌,你跟我来,我有事情找你商量。


【苗疆•树林】

女暴君:参见王上。

北竞王:战事如何?

女暴君:有铁军卫的帮助,已经打破一处的缺口,主力军队正在进入,胜利指日可待。

北竞王:胜利,还差得远啊。

女暴君:王上的意思?

北竞王:暗行兵法、强行突击、阻断指挥系统,我们只是占了西苗军一时大乱的优势。撼天阙深悉苗疆地形,只要他与苍狼没死,必能东山再起,改变的只有基地的位置,为此需要诱饵。

女暴君:诱饵是什么?

北竞王:诱饵早就放出了。

女暴君:那现在,我们该如何行动?铁骕求衣真能拦下撼天阙吗?

北竞王:就算拦不下,也有其他的人帮忙。(示意女暴君看随从手上的盒子)想不到他竟然会有求于孤王。天,也在帮助孤王啊。哈。

女暴君:王上。

北竞王:你率领一队士兵与中谷大娘、苏厉会合,缩小包围圈,马上进兵。

女暴君:领旨。

北竞王:撼天阙,这一战,决胜之战!


【苗疆树林】

[苗疆内战引爆,苍狼三人逃出龙虎山,欲与众人会合。]

苍狼:前线的战况不知如何了。

叉猡:有冽风涛他们指挥,撼天阙也早有彼此支援的方案。

苍狼:到了。

叉猡:哈?

苍狼:所有的人,都死了。

叉猡:这是烽火传递的地点,铁军卫早就做好了安排,他们不是没表示立场,是一开始,就打算针对我们。

苍狼:撼天阙从来就不是铁军卫的选择。而我……也被放弃了。

叉猡:王子。

苍狼:放心,我没失志,我正在思考该如何应敌,现在要如何指挥部队进行抵抗。

叉猡:王子打算怎样做?

苍狼:直接前往前线支援。

叉猡:哈?这样太埋线了。

苍狼:铁军卫是使用暗行兵法,真正潜入西苗境内,进行破坏工作的人不多。只要与亲卫集合,撼天阙没死,稳住阵脚之后,就算龙虎山被攻破,仍然大有可为。

叉猡:好吧。

众苗兵:擒杀叛逆啊。

奉天:有埋伏!

苍狼:杀出去!

(苗军包尾,苍狼三人,奋勇突围而出)

苍狼:<不对,进入西苗境内的苗兵,怎会这么多,难道……莫非前线已被攻破?>

卫虎城:果然在此。

叉猡:是铁军卫。

卫虎城:你们的行军模式,早就被军长料中。苍狼王子,为了苗疆的和平,请你伏首吧。相信你也不愿意继续看到苗疆,沉沦战火之中。

叉猡:胡说什么,你们这群叛逆。

卫虎城:那只好得罪了,杀。

苍狼:奉天。

奉天:王子啊。你你你……你又救我一次了。

苍狼:不可消志,杀出去。

(铁军卫士兵骁勇异常,叉猡为护苍狼,对上百胜战营卫虎城)

叉猡:<擒贼先擒首>哈。(甩出回影,被卫虎城击回)差得太远了。(回影回转,削去卫虎城头颅)

叉猡:你们的首领死了,还不撤退。

众苗兵:杀啊。(不退反进)

叉猡:(退后)怎会?

[首领虽死,铁军卫却自有章法,军心丝毫不乱。]

苍狼:叉猡小心。

[忽然]

撼天阙:(刀气震退众苗兵)憾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

苍狼:啊,撼天阙。

撼天阙:你们先走,我之后与你们会合。

苍狼:你受伤了。

撼天阙:叫你退就退。

苍狼:啊,是。(苍狼叉猡奉天三人退去,众苗兵欲追上)

撼天阙:我准你们追了吗?(震死数苗兵,看苍狼三人跑走)

撼天阙:军失其首,不失章法,面对强敌,仍然无惧。铁骕求衣,我真的小看你了。你训练出一支最精锐的部卒。(众苗兵戒备)来。一起来吧。

众苗兵:杀啦杀啦。

[撼天阙双手拨化,正是皇室经天宝典。]

撼天阙:哈,轮回劫•碎苍穹

[借力,还力,一招,散落满天雪花。]

撼天阙:还有多少,全来吧。


【苗疆树林】

[为援救苍狼王子,冽风涛与岁无偿急急而奔。]

岁无偿:(见冽风涛忽然停下)嗯?冽风涛?

冽风涛:你还记得,离开海境之时,欲星移讲的话吗?

岁无偿:嗯?

(回忆:

欲星移:(对岁无偿冽风涛司空知命)那你们离开吧,去帮助苍狼王子。相识一场,给你们一点建议。

冽风涛:请先生指教。

欲星移:龙虎山与东西苗边界中间,有一处鱼龙穴,若遭遇危险,往那个方向前去,或许有一线生机。

冽风涛:多谢先生指点,我们告辞了。

欲星移:我很希望,没直接对上你们的一天。)

冽风涛:鱼龙穴?

岁无偿: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快找寻王子。

冽风涛:嗯。

锻神锋: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岁无偿:你是?

锻神锋:不是你们。去吧。

岁无偿:此人可疑。

冽风涛:别节外生枝,走吧。

(苍狼叉猡奉天三人奔来)

锻神锋:也不是你们。离开吧。

苍狼:先生等的是何人?

锻神锋:现在是你们逃命的时刻,吾等的是谁,你们还有余力可以担心?

叉猡:王子,我们快离开。

锻神锋:你们找的人,是不是一个背刀的刀客,以及一个红发的武者?

苍狼:还有一个年老的武士。

锻神锋:我只看到两位,他们往那边走了。你们可能在路上错失。

叉猡: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锻神锋:信不信我无所谓。

苍狼:多谢。叉猡,我们快离开吧。

(撼天阙奔来)

锻神锋:这种狂傲的神态与根基,嗯,是你了。

[荒野再遇劲敌,撼天阙心知来者非是易于,全神戒备。]

撼天阙:又是竞日孤鸣的走狗。

锻神锋:你要找的人,往我身后的方向去了。

撼天阙:要我踏过你的尸体前进吗?你,连留我一步都做不到。

锻神锋:一招,我只允诺,为竞日孤鸣出一招。

撼天阙:哈哈哈哈哈哈,一招,足够让你在地狱,后悔这个允诺。发招啊!

锻神锋:吾要失态了。

[只见锻神锋羽扇轻抛,化出一对神器,晶光璨然,夺光耀目。撼天阙也取出血刃神罡,一沉气,八脉汇聚,极招上手。]

撼天阙:皇世经天宝典•星辰极变!

锻神锋:剑绘•江山如画•一抹嫣红!

撼天阙:万狼啸天绝。喝。

[一招过后,便是风停树静,徒留满目疮痍。]

锻神锋:(嘴角血迹)早知是这等高手,我便不该大意。(收剑执扇)受文帝剑一击不断,血刃神罡,果然没让我失望。竞日孤鸣,你可别让我失望。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黑水城外】

杀生鬼言:炼狱尊,所有周围的居民都抓来了,正在进行工作。

炽阎天:挖,将黑水城挖出来。如果让帝尊受了一点损伤,杀生鬼言,这不是恐吓,而是处罚。我会将你活活烧死。我保证,那会是最残忍的死法。

杀生鬼言:呃,我马上加紧催促,你们快挖啊,马上去挖。没挖到黑水城,你们都不用睡了。快挖啊!

村民:是,是。


【黑水城】

戮世魔罗:这个地方风景还真是不错啊。啊,我有一点纳闷,这个地方应该是在地下,怎会看得见日月星辰?

银燕:我不知道。

戮世魔罗:民风淳朴,虽然村民对外人有一点不友善,但这也属正常。小弟啊,等我退休之后,搬来这里住你看怎样?

银燕:二哥。

戮世魔罗:你们早一点投降,别让二哥为难较好。我相信炽阎天他们,应该在想办法挖入此地,你们终究还是逃不了。

银燕:二哥,你……啊。

戮世魔罗:要跟就不要偷偷摸摸,一起走不是很好吗?

(雨音霜从树后走出)

戮世魔罗:小弟啊,这位姑娘很担心你。啊,你叫什么名字?

雨音霜:哼。

戮世魔罗: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在我还是你们的祖师爷的时代。你叫做霜,对吧?听说你们的军师回来了,刚好,我也有一点旧账要跟他算。

雨音霜:你想对军师怎样?

戮世魔罗:这么着急啊,你很尊敬你的军师?

雨音霜:与你无关。

戮世魔罗:真是人如其名,冷若冰霜的女子,太可爱了。小弟,让给二哥怎样?

银燕:(急护在雨音霜面前)你想做什么?

戮世魔罗:看来是不肯割爱了。(走远)

银燕:(向前一步)二哥。

戮世魔罗:别一直叫一直叫,吵死了。(转回身)你到底是怎样?

银燕:你……你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不是……这不是我了解的二哥啊。

戮世魔罗:你的二哥就是这个样子。

雨音霜:你当真是削尽了史家人的名声。

(戮世魔罗突然冲前,掐住雨音霜脖子)

银燕:霜!(急运功打戮世魔罗,无奈何魔之甲)

戮世魔罗:霜姑娘,我突然开始讨厌你了。

(回忆:银燕,霜在山洞内与巨骨症状态的小空)

银燕:二哥,你快放手啊。喝。(再次攻击,无效)

戮世魔罗:但是看在小弟的面子上,我暂时放过你。(松手)

银燕:霜!你没事吧?

雨音霜:我……我没事……

戮世魔罗:下次讲话注意一点,别踩到别人的地雷。你很想知道史艳文与俏如来的下落?

银燕:是,我很想知道,特们到底在哪里?二哥,你是不是将他们囚禁了?

戮世魔罗:哼,他们怎样对我,我就怎样对他们。一年前,我将他们两人,丢入魔世的最深处。

银燕:啊?!


【黑水城•小木屋】

大匠师:想不到黑水城的位置,竟然会暴露。

梁皇无忌:机关能维持多久?

大匠师:黑水城可以移动方圆三十里的路程。

梁皇无忌:但如果魔世坚决要挖,就算三百里,也早晚会被他们找出。

大匠师:戮世魔罗,也是城内最不安定的因素。他在城内四处走动,可能是想要找出机关枢纽,离开这个地方。

梁皇无忌:但他身穿魔之甲,我们伤不了他。

大匠师:也不是毫无机会,或者,这也是最好的机会。

万雪夜:(走来)梁皇无忌。

梁皇无忌:万雪夜。

万雪夜:我听村民讲了戮世魔罗的事情,事发时,我没赶到现场,听说他现在正在村里。

梁皇无忌:你伤不了他。

万雪夜:关于独眼龙,关于俏如来,你隐瞒了很多事情。

大匠师:这也是我要问你的,为何你能确定那个人不是俏如来。你知晓独眼龙未死,又为何不肯透露细节?

梁皇无忌:该是告知你们真相的时候了。关于俏如来,关于独眼龙,关于网中人,以及……达摩金光塔的关联。


【黑水城•破窑】

风间始:啊,先生。

废苍生:别吵。再搬,搬更多更多的矿石,更多更多的煤炭

风间始:啊,是。

废苍生:魔之甲,王骨……废字流两千年的目标……最好的试验品就在眼前,这是最好的机会。


【一履岩】

俏如来:(见到地上尸体)啊,大师。魔爪已经伸向此处……我寻寻觅觅,至今才悟心中疑惑,是俏如来……回来迟了。

(收埋尸体后,俏如来坐定)

俏如来:大师的佛国,不是俏如来的佛国。因为佛之一国,唯有心中求。心知所向,佛本往常,所谓彼岸,不过归航。(盘坐,持佛履)佛国不在东,不在西,亦在南,亦在北。

[心中复颂,转念归空,如明镜透澈,映照出最纯粹的答案。]

俏如来:经曰地狱十八层,地藏亦有云:地狱未空,誓不成佛,发此大愿,立地成佛,乃因亲入十八层中,得见佛国。(起身)弟子俏如来,求进……(松手,佛履飞升)达摩金光塔。


【苗疆战场】

(众苗兵受伤哀嚎)

修儒:哇,伤者这么多,真凄惨。

冥医:你去救人。

修儒:你让我去救人,你终于承认我是你的徒弟了,可以行医了吗?

冥医:我是叫你救人,不是叫你医人。只要是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救人,也应该救人。但是行医,只有医生才做得到。

修儒:不是都同样。

冥医:你真的什么都不懂。

(冥医修儒救助伤兵)

修儒:忍耐一下,我替你用针,等一下就不痛了。(下针)师傅呢?(望冥医)哇,这么快就医好这么多的伤患哦,师傅果然厉害。啊,师傅又发病了。(过去关心)

冥医:修儒。

修儒:师傅。

冥医:这个伤者交你。(饮亡命水,擦汗)

修儒:师傅,你怎样了?

冥医:叫你做事啦。

修儒:是。


【苗疆战场边树林】

(冥医靠树站立,勉强支撑,吐血。亡命水后遗症剧烈发作,红衣神秘人窥视)


【荒野】

(冽风涛岁无偿急奔,身后苍狼叉猡奉天三人正追上)

冽风涛:王子,参见王子。

苍狼:现在不是行礼的时候。告知我,前线的战况如何?

冽风涛:已被铁军卫击溃。

苍狼:哈?我们必须赶紧收拾残兵,建立防线。

冽风涛:我们设立的烽火烟台。都被铁军卫先一步破坏,无法纠结军队。

撼天阙:你们应该先召集残兵,率兵来救,不是孤身前来。你们……太没作战经验。

苍狼:哈?撼天阙,你……你的伤……

撼天阙:王族亲卫,都是一群废物。集结了几个人,又能做什么?

北竞王:不能怪他们。(走来,身后苗兵手捧木盒,众人戒备)王族亲卫皆是高手,但只是武夫,是你从没真正教育过他们作战的策略。(站定)而你对苍狼如此严苛,自然无法得到信任。一旦面临危机,他们就会想着保护王子而急忙赶回,如果他们知道你会舍命保护苍狼,当然能安心收齐残兵再回。那这场闪电战,便要失败告终了。撼天阙,你始终败于人心。今日会演变成这种的摸样,都是起自你狂傲孤僻的个性啊。

(女暴君,茹琳带众苗兵冲入,包围苍狼人等)

撼天阙:败?你真想拦住我?

北竞王:撼天阙想走,谁阻挡的了。王族第一高手,连战两大高手,你证实可身为苗疆第一人的能耐。所以孤王才放出了饵,有了饵,才能让你上钩。

撼天阙:嗯?

苍狼:诱饵?什么诱饵?

北竞王:小苍狼啊,孤王的诱饵,就是你啊。

苍狼:哈?

北竞王:只要战兵卫背叛的真相,让撼天阙知晓,希妲王妃的唯一血脉,便将成为他守护的目标。如果他不是一心救你,保护你,而是自己单独杀出重围,整顿兵马,天下间有谁挡的了他。那孤王,怎能这么轻易便将你们围困?

苍狼:哈?

撼天阙:你果然善于算计人心。

北竞王:孤王只是比谁都擅长等待。先等王死,等铁军卫表态,等你与战兵卫的恩怨了结,等待,就能等到胜利。

撼天阙:哈哈哈哈哈,(狂笑,双手握拳渗血)胜利吗?言之过早!

北竞王:旧的神话必须终止,新的传说才能开始。撼天阙,孤王今日,必要败你!


[极端极端极端,撼天阙,北竞王,决定苗疆命运的一战,面对重重包围,伤疲在身的撼天阙,真能保住苍狼,杀出生天吗?

戮世魔罗受困黑水城,他要如何脱身?史艳文到底是生是死?

前往达摩金光塔的俏如来,又是真是假呢?独眼龙的下落又在何处?

天门,地门,佛之一国,这三者之间又有何牵连?暗中监视冥医的神秘人,又到底是谁呢?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二集——狼王 狼亡。]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