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1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4069451381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十九集 无情刀


录入:LINGGin、叶清眉


【树林】

网中人:你要网中人放过苗疆内战发兵进攻的大好机会,按兵不动?

赤羽信之介:没错,而且你还要向吾说谢。并安然送我离开。

网中人:那你能替我做什么?

赤羽信之介:听到妖神将这句话,赤羽之前心中的不安尽除。再无疑虑。

网中人:什么意思?

赤羽信之介:你需要一个人,帮你绸缪排策,完成你的夺权之计,而那个人便是吾,赤羽信之介。

网中人:你不了解鬼玺所代表的意义,要网中人背叛魔世,不可能。

赤羽信之介:作为一个组织的领导者,吾怎么会不了解所谓的威信。一个鬼玺,如同帝王的宝座,你能无视它而夺权,旁人同样也可以无视它而背叛你。一个制度的建立,就是要共同遵守着相同的规则。鬼玺本身并无权能,它的权能来自众人的遵从。你要推下戮世摩罗,就必须夺得鬼玺,否则,便是篡逆。正因为了解鬼玺的重要,吾才冒险走这一趟。

网中人:你凭什么认为,我有这个野心?

赤羽信之介:黑白郎君。

网中人:嗯?

赤羽信之介:在泣血邪魔洞,你救下了被前任苗王围杀的黑白郎君,吾并不清楚你的动机,也许是武者的惺惺相惜,也许是为了亲手终结宿敌的坚持,但黑白郎君被你所救是事实。

网中人:那并没代表什么。

赤羽信之介:那……隐瞒黑白郎君的下落,将他囚禁于魔茧之中,包围忆无心,迫使她逃入九脉峰,又是何意?忆无心真的有在你手下脱逃的本领吗?

网中人:那是巧合。

赤羽信之介:与黑白郎君一战,邪毒袭身却让他有一线生机,这也是巧合?

网中人:折磨对手,一向是网中人的手段。

赤羽信之介:我相信你,我相信你的帝尊也同样相信你,一气化九百能破魔之甲的赝品,那也有可能能破除真品,这个理由,是否能让戮世摩罗对你更加猜忌,或者防备呢?

网中人:你若会这样做,就不会来这了。

赤羽信之介:重点不是吾怎样做,重点是将军能怎样做

网中人:我不会违反鬼玺的命令,帝尊要我杀死黑白郎君,我就杀,如果没遇见良医,他同样要死。

赤羽信之介: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前提,对吧。

网中人:只有在一种情况下,能违背鬼玺的命令,就是在争夺鬼玺的时候。

赤羽信之介:吾明白了。

网中人:那你要再明白一件事情。

赤羽信之介:嗯?

网中人:帝尊命我趁着苗疆内乱之时,攻下万里边城,所以只要万里边城稍有动静,魔军便会出动。

赤羽信之介:吾了解这个底线在哪里。

网中人:再来便是你了,你能替我做什么?

赤羽信之介:在不违背将军的底线之下,达成将军的愿望。

网中人:帮助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西剑流也想趁这个机会,分一杯羹吗?

赤羽信之介:赤羽从不相信修罗国度易主之后,会使人魔和平,但是苗疆如果战力统合之后,鹿死谁手,那便难知了。最少,也能维持人世的一片净土。

网中人:嗯?

赤羽信之介:你得王权,吾得战力,双方得益。黑白郎君未死,你即便攻下苗疆,也被猜忌,戮世摩罗是聪明之人,怎会不知你的野心?

<网中人回忆:

戮世摩罗:但是黑白郎君曾经破过炎魔的魔之甲,虽然只是赝品,但也不知是否对真品同样有效,如果有人故意卖弄人情给他,企图找寻机会将我扳倒,取得鬼玺成为新任的帝尊,这,也是很危险的事情——尤其是在吾与胜邪封盾激战之后气空力尽,更是好的时机。>

赤羽信之介:说不定会有下次的机会,但是将军,等得到下一次的机会吗?

网中人:你的胆量实在很大。

赤羽信之介:胆不包天,怎能双手回天。


【魔军驻地】

[神田京一只身来闯魔军驻地,欲探妖魔海深浅。]

神田京一:这就是妖魔海,试不出深浅,我就悲哀。

[察觉生人气息,妖魔海即将袭来。神田京一手按刀柄。]

神田京一:喝(虎彻出鞘)!<还真硬。他们攻击的方式非常单调,都是同一个方向,军师交代不能深入。>

[妖魔海来势汹汹,神田京一且战且退,追逐的妖魔,逐渐减少。]

神田京一:行动的方式改变了,(观视妖魔海)都来到这了,一只都没打死就走,也太过落格了。(运招)一点突破,喝!(妖魔海退散)剩一只,缚灵网,喝(网住一只妖魔)。到手了,离开。


【一履岩】

[为探俏如来下落,闼婆尊曼邪音寻向高僧初禅心。]

曼邪音:俏如来人呢?

初禅心:阿弥陀佛,魔世的爪牙,终于伸向一履岩了。

曼邪音:他来这是为了什么?

初禅心:贫僧不能说。

曼邪音:那本座,就要你开口了。(攻向初禅心,被挡下)还有一点本事嘛。

初禅心:妖魔压境,贫僧只能被迫……伏魔降妖。

[初禅心铁腿抗敌,弹,截,劈,挂或膝击或旋撩,力足开山破碑。]

初禅心:邪音。南無阿弥陀佛,南無阿弥陀佛……

[邪诡铃音声声催逼,初禅心默念佛号,凝神应敌。]

曼邪音:<他竟无受铃声干扰。>秃驴禅定功夫不差。决定了,就留下你的铁足做纪念。

初禅心:踏步碎崩山。

[初禅心踏步飞身,好似腾龙旋空,再化一道惊雷,横空劈下。]

曼邪音:好招,但是力头不够。魔舞碎天华!(削下初禅心一铁足)纪念品留下了,怎样,改变主意了吗?

初禅心:阿弥陀佛,贫僧已尽力,愿佛祖指引,渡我来世再修。

曼邪音:俏如来为什么来这?(初禅心不予回应,曼邪音削其另一足)秃驴,你还能多嘴硬,千刀万刑!

(曼邪音勾魂直向初禅心,初禅心浑身浴血)

曼邪音:你不怕?

初禅心:为求佛……吾能自削一足,千刀万剐,怎能动摇吾之佛心。

曼邪音:我就成全你。

(挥环又锯初禅心一刀。此时一履岩打开,内有一草履。)

曼邪音:那是?


【树林】

[同组操戈,三尊互敌,荡神灭违反命令,一心袒护身后红影,散入风中的梅香,已成为最致命的杀气,浓烈弥漫,瞬间引爆!]

荡神灭:(推开恋红梅)闪开。

戮世摩罗:别逼我出手。

炽阎天:荡神灭,(重黎上手)放弃她。

荡神灭:不可能。

[受命而战,炽阎天心知留手不得,此战唯有全神全力,荡神灭方能战的心安,战的无所畏惧,用自己的双手,辟开生路。]

恋红梅:红梅齐绽。

[撷发取血已成,夔阴师率先退出战圈外,随即捻诀起咒,恋红梅浑然未觉已陷致命危机。]

荡神灭:(见恋红梅中咒)住手。(受炽阎天一刀同时救下恋红梅)

戮世摩罗:原来这就是你对魔世表现忠诚的方式。

恋红梅:荡神灭……

(荡神灭背起恋红梅)

[自伤处涌出的鲜血,映入恋红梅眼底,是比梅更艳的赤红,染血的阿鼻尊如同身在阿鼻,更以双手缔造阿鼻。]

荡神灭:我想保住什么人,你们无能阻止。神摧意灭!(欲冲出包围,攻向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还有一点头脑。(逆神上手,化消攻击)但不够用。

炽阎天:现在的他,过不了。

戮世摩罗:如果你能闯过,或者再让我出剑,我就放过她。

[任何言语皆听不入耳,唯有起掌辟开血路,一身豪胆的魔,甘为红颜苦战,纵使前方是难以跨越的高墙,荡神灭犹原无惧。]

恋红梅:荡神灭……

戮世摩罗:好好执行命令,有这么困难吗。为什么要将自己弄到这种地步。

炽阎天:帝尊……

荡神灭:十八……地灭!

[一身高喝,一招赌注,荡神灭运气毕生魔功修为,一念突破。]

(戮世摩罗出剑防御)

炽阎天:荡神灭。

荡神灭:我会回来请罪。

戮世摩罗:(阻止欲追荡神灭的炽阎天)没看到方才我出剑了吗。

炽阎天:帝尊不追?

戮世摩罗:他会回到魔世,只要他还有命。回鬼祭贪魔殿。


【山洞】

荡神灭:到了这,你就安全了。

恋红梅:你……还好吗?

荡神灭:不用担心。

恋红梅:荡神灭……

荡神灭:好好休养,我……该离开了。

恋红梅:(拉住)你要回魔世?

荡神灭:我必须回去请罪。

恋红梅:你将我护送离开,回去是死路一条。

荡神灭:就算这样,我也要回去。

恋红梅:别回去,跟我走。(荡神灭回头一眼,不语)你愿意为我,离开魔世吗?

荡神灭:我没可能背叛修罗国度。

(恋红梅背刺荡神灭,一刀贯穿)

荡神灭:原来……

恋红梅:对不住……<回忆曼邪音杀死梅香坞女侍>不能……再死更多的人了。

[讶异,不解,伴随而来的,是痛彻心扉的顿悟。深刻又无情的一刀,让受刀的魔,想起了一段始终追随不得的梦……]

<荡神灭回忆:

荡神灭:这么冷的天气,还开得如此灿烂,这是什么花?

恋红梅:这是梅花,越是寒冷,越见坚毅美丽。啊?(回头)你是…

荡神灭:梅花。>

荡神灭:<原来终究,是一场梦>

恋红梅:我已有觉悟…

荡神灭:喝——(拔出刀)这一刀,会让你,更记得我吗?(转身离开)

[刀,刺痛了心,划伤了身,击碎了梦,遥想梅林初会,而在梦破碎之刻,也唯有无言告终,保重两字,却是再也说不出口……]


【树林】

恋红梅:<梅香坞被识破一事,必须赶紧通知黑水城……>

[察觉莫名压逼,恋红梅迎乱叶掩身,忍伤狂奔。]

恋红梅:啊……(被黑布盖面)


【鬼祭贪魔殿】

杀生鬼言:那个荡神灭实在愚蠢,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背叛修罗国度。帝尊啊,请你即刻下令,通缉荡神灭,将他治罪,将他……

戮世摩罗:天兵君,你可知炼狱尊比阿鼻尊还可怕吗,他要杀人,可是直接就下手,连考虑一下都不会啊。在这个时候你就安静别讲话就好了。

杀生鬼言:是。

曼邪音:(进入)参见帝尊。

戮世摩罗:任务进行得如何?

曼邪音:秃驴宁死不屈,但是意外找到这项东西。

戮世摩罗:一只草鞋。

曼邪音:是。此鞋藏在一履岩的岩石之中,不知有何作用。阿鼻尊呢,他完成任务,杀掉那个贱人了吗?

戮世摩罗:不知道是不是被贱人杀掉了。

(荡神灭重伤归来,曼邪音荡神灭急扶)

炽阎天:阿鼻尊。

荡神灭:(甩掉搀扶,跪向戮世摩罗)阿鼻尊,荡神灭,向……帝尊请罪。

杀生鬼言:你你你……你竟还有脸……

戮世摩罗:闭嘴。

曼邪音:帝尊。

戮世摩罗:这一刀,是恋红梅。

曼邪音:那个贱人。

戮世摩罗:你一定非常的爱她,才会冒死救她,你也非常的忠心,所以才会回来。一个有爱有忠的魔,你要我如何处罚。也许你们眼中的我,只是一个轻挑的领袖,作为新进的种族,我被你们歧视与不满。如果不是鬼玺,你们没可能服我。但如果先王不在,你又会怎样做?魔对人,人对魔,都是同样不能接受,只有在修罗国度的统治之下,同样的子民,才有同样的立场,才有团结的一日。我不是人族,你也不是虺族,我们都是修罗国度的子民,唯有各族相融一体,才能打败沉沦海彼端的强敌。阿鼻尊,去养伤吧。

荡神灭:荡神灭,违反帝尊命令,该受……责罚。

戮世摩罗:你所受的罚,够重了(拍荡神灭肩膀)。下次战场上,我想看到阿鼻尊的表现。

荡神灭:荡神灭,誓死杀敌,效忠帝尊。

曼邪音&荡神灭:三尊誓死效忠帝尊。


【野外】

戮世摩罗:人呢?

黑瞳:已擒下。

戮世摩罗:那就好,不能让她回到黑水城,破坏我们的计划。

黑瞳:杀吗?

戮世摩罗:她是死是活全无重要,黑水城的情报到手之后,放她离开。

黑瞳:是。有另一个讯息,赤羽信之介回来了。

戮世摩罗:西剑流,看来老天爷算是还疼惜我,竟然将仇人送上门给我,西剑流对我的招待,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啊。

黑瞳:他与苗疆接触频繁。

戮世摩罗:嗯,我明白了。这项东西,是自一履岩取回的。

黑瞳:只是一只寻常的草鞋。

戮世摩罗:藏在一履岩的岩石之中,也算寻常。

黑瞳:佛履。

戮世摩罗:佛履是什么?

黑瞳:传言达摩只履西归,之后,在东方建立佛之一国,其名,达摩金光塔。

戮世摩罗:你是路痴吗,向西边走,结果在东方建立佛国。

黑瞳:传言便是如此,但东南西北都无佛国踪迹。

戮世摩罗:这不就跟太虚海境同样?

黑瞳:嗯

戮世摩罗:太虚海境位在中原之内,却是九界之一,虽然领土不比中原,但也算得上广大。异界之间的连结,有时候不是地理上的位置这么简单。也许达摩金光塔根本不在东南西北任何一边,而是在中原之内。

黑瞳:帝尊果然聪慧。

戮世摩罗:那名假冒俏如来的人定是与达摩金光塔相关。

黑瞳:帝尊仍然坚信那个人不是俏如来。

戮世摩罗:完全根本不可能是俏如来。

黑瞳:为何帝尊如此坚信,难道帝尊真的杀了他们两人?

戮世摩罗:是这个意思。你继续追查这条线索,我要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了。

黑瞳:黑瞳告退。


【树林】

[离开万里边城的赤羽,正欲前往与神田京一会合,路上。]

欲星移:<这个人…>

赤羽信之介:<这个人…>

欲星移:<他走来的方向。>

赤羽信之介:<他前往的方向。>尊者现在要去的地方,可是边关魔世?

欲星移:先生方才离开的地方,可是魔世边关?

赤羽信之介:如果我们的目的相同,先生这一趟不用去了。

欲星移:请问先生名号。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

欲星移:原来是西剑流军师,大名鼎鼎的信之介大人,欲星移失敬。

赤羽信之介:鳞族师相,封鳞非冕欲星移。

欲星移:赤羽军师怎会认得欲星移?

赤羽信之介:师相行举,留下轨迹,拜访神蛊温皇,救援胜邪封盾,哪个不知,谁人不晓?

欲星移:看来是我做人失败,恶名远扬。

赤羽信之介:师相过谦了。

欲星移:两年前,西剑流全员返回东瀛,如今赤羽军师又至中原,在此敏感时刻,莫非是另有目的?

赤羽信之介:师相不用多虑,吾的目的,与师相的顾虑非为相同。倒是师相话术高明,表面以礼待之,轻描淡写之间,却有试探之意,赤羽折服。

欲星移:欲星移好奇之心却受猜忌,果然是做人失败。

赤羽信之介:师相此行,是要见网中人吧。

欲星移:不愧是赤羽军师,吾之动机,皆被洞悉。

赤羽信之介:师相又以退为进,要吾放松戒心。

欲星移:原来赤羽军师果真对欲星移存有戒心。

赤羽信之介:又被套话了,真诚一点吧。

欲星移:欲星移向来诚心。

赤羽信之介:是否真诚,就看师相可愿告知鳞族的动向。

欲星移:赤羽军师说我以退为进,你自己确实以进为退,故意表露不信任,要欲星移和盘托出。这样真的好吗?用赤羽先生所讲的话来讲,真诚一点吧。

赤羽信之介:师相要做的事情,赤羽已经代劳,难道不是诚意?

欲星移:赤羽军师做了什么,可否告知详情,好让欲星移参详研究。

赤羽信之介:真诚、真诚,真诚去了哪里?

欲星移:哈。

赤羽信之介:如此试探下去,终究不是了局,随吾来,赤羽让你见到真诚。

欲星移:赤羽先生有情,欲星移倍感荣幸,请。

赤羽信之介:走。


【树林】

神田京一:怎会变成这样?这下怎么交代才好?(赤羽和欲星移到来)军师,你回来了,这位是……

欲星移:在下欲星移。

神田京一:原来你就是欲星移。

欲星移:好说了。赤羽军师,你要我看的诚意呢。

赤羽信之介:神田。

神田京一:在这。

赤羽信之介:嗯?

欲星移:一张网,上面附有灵力赤羽军师,欲星移眼拙,看不出端倪。

神田京一:我照军师指示,抓到了一只妖魔海的妖魔,但不知为什么那只妖魔竟然没多久就死了,然后就消失无踪,连尸体也没。

欲星移:赤羽军师,真诚呢?你的真诚去了哪里?

赤羽信之介:真诚自然要用心方能感受。

(两人上前查看)

赤羽信之介:灰白粉末,是妖魔海的尸骸。

欲星移:没肉身,只有外骨。

赤羽信之介:神田,将你与妖魔海交手的情况详细说来。

神田京一:好。(详述)

赤羽信之介:妖魔海行进的方向一致,这有五种可能。

欲星移:一旦离开了群聚的范围,就开始自主活动,可能性剩下三种。

赤羽信之介:吾以缚灵网擒之,却随后灭亡,再去除一种可能。

欲星移:亡故骨骸,只有骨骼化成的灰粉,躯体腐败得太快,所以……

赤羽信之介:剩下一个可能。

神田京一:不可能。

赤羽信之介:何事不可能?

神田京一:你们到底是在讲什么!我一点也听不懂,不可能啊!

赤羽信之介:妖魔还是低等的妖魔所组成,一般来说,容易控制,但要控制这么庞大的数量,绝不容易。

欲星移:妖魔海若不可控制,魔世就不能将其视为作战武器,因为不能控制的麾下绝对也是反噬的危机。所以赤羽军师才要你去查探妖魔海,这么庞大的妖魔海不容易控制,但如果只是单纯针对某一个敌人,而驱使妖魔海行动呢?

神田京一:原来那些妖魔行动那么整齐是因为受到相同指令的关系。

赤羽信之介:一旦脱离可以操纵的范围,妖魔就会凭本能行动。

欲星移:一年前的大战,魔世先声夺人,取得优势,但是魔世为何不持续操控妖魔海进犯?离开指挥中心,妖魔海便会快速身亡,这便是原因!

赤羽信之介:骨壳灰化,并无肉体,可知妖魔还是灵体所化,失去灵力维持,便会快速消散。

神田京一:但没听闻有人在妖魔海之中进行操控。

欲星移:所以现在推测的重点都齐备了。

赤羽信之介:藏叶于林,操控妖魔海的是其中一只妖魔,修罗国度控制的也只有这只妖魔。只要将其除掉,失去灵力维持,妖魔海便会消散。

欲星移:除去了妖魔海,等同重创魔世。

神田京一:但是要怎样找到那只被操控的妖魔?妖魔海大起来范围可以涵盖数十里,是要怎样在这千万只的妖魔当中找到不同样的那只,就算真的找到了,又要怎样闯入内种将它消灭?

欲星移:此事有劳军师了。

赤羽信之介:网中人之事,赤羽已经代办,此事师相却之不恭。

欲星移:正因为一事不烦二主,就请军师能者代劳。

赤羽信之介:真诚在哪里?

欲星移:此时不须真诚,正该彰显军师之能,表现西剑流此番回来的决心与用意,也好在未来的大局之中取得信任。

赤羽信之介:师相欲往何方?

欲星移:你我共同的第一步已经踏出,再来就是各自的第二步,不是吗?

赤羽信之介:师相见过苗王了?

欲星移:正在不久之前。

赤羽信之介:那,请了。(离开)

欲星移:请。

神田京一:军师,你故意给人吃豆腐。

赤羽信之介:总是要先让一步,以示诚意,不是吗?

神田京一:军师,你变了。

赤羽信之介:哈,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

神田京一:别人有可能,你嘛,我不知道。

赤羽信之介:走吧。

神田京一:再来我们要去哪里?黑水城吗?

赤羽信之介:先回万里边城,边关还要靠我驻守啊。

神田京一:军师大人。

赤羽信之介:怎样。

神田京一:你们这些智者,讲话都要这样云啊雾啊让别人一点都听不懂吗?

赤羽信之介:既有默契,何须多言?若无默契,无须多言。

神田京一:把话讲清楚是会被扣薪水吗!

赤羽信之介:神田。

神田京一:军师大人有何吩咐?

赤羽信之介:这一年我真的对你们太放松了!哈哈哈……


【龙虎山】

撼天阙:(信上书:希妲:大哥,对不住,是我对不起你,但我只有这样做,天阙才能活着,大哥,你能原谅我吗?我不是有意要讲那些话来伤害你,是我没考虑到你的心情。当我看到你送来的这个锦盒里面,装着舌头跟一字之诺言,我就完全明白了,大哥,你为什么这么憨……

[字字血泪,句句真情,道出埋藏在事实之下的真相。]

撼天阙:谎言,全是谎言。(木盒坠地)

苍狼:舅父他……一直守着对你的誓言。

撼天阙:你,你……

苍狼:母后与舅父,始终相信着你,背叛你们之间情谊的人其实是你。假使你能如同舅父信任你那般的信任他,今日的悲剧,不会造成。

撼天阙:这是你的手段吗,你想借此打击我,替位而代!哼,你也想的太美满了。这么粗糙拙略的方法,我怎有可能上当。

苍狼:我不否认我存有这样的心思,但想利用此物打击你的人不是我,是竞日孤鸣。

撼天阙:嗯?

苍狼:我对这个木盒的印象,异常的深刻。在我对母后的记忆之中,这个木盒也一同存在。母后将它视如性命,片刻不离。当我看到此盒中的东西之后,我终于明白那是为什么了。同时,我也明白了。为何母后每次一见到我,总是那样的哀愁心伤,你知道为什么吗?

撼天阙:为什么?

苍狼:因为我不是你们的儿子。

撼天阙:哈?

苍狼:母后无法对我付出疼爱。我的存在,只会让她哀怨的忆起,那段被硬拆分离的真爱。

撼天阙:希妲……

苍狼:而舅父……竞日孤鸣的计划舅父全数知晓,包括杀我在内。我是他的亲人,他却无视我的生死,只为了遵循一个与你有关的承诺。他们对你是这样的至情至性。你又是如何呢?你应该没发觉吧。舅父对你的了解有多深,他将你所有的习惯全数记住,包括你在出招前所有的小动作,他早就看出你将要使用的是哪一部招数,这也表示他早就想好了对应的招式。但舅父的每一招,用意全在挡招防守,从没对你真正的下杀手,就连最后的那一战……<撼天阙回忆那战>舅父明知道你会使出虚空灭,却还是向你冲去,他甘愿送死,只为了阻止你害死自己。(将木盒捡起交给撼天阙)舅父自断舌头,是不想也不愿为自己辩驳,他的心意已经全部都写在上面了(纸上一诺字)。其实你并非同你所想的那样……孤单一人。

[挽不回的错误,一个接过一个。想不到最后,竟是自己亲手埋葬了这段情谊。]


【希妲墓前】

撼天阙:希妲……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为什么到了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为什么等到现在,才让我明白啊。希妲,过去,你常说我太过傲气,甚至自以为是,我总是以为你被保护的太好,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会对我有所误解,但我怎样也料不到,其实你早已将我完全透析,而我,却从未真正的识清过我自己。我的魂为你而痴,我的心因夙而狂,失去你,失去夙,我的心魂也伴随着你们一同去了,没有心魂,这副空壳,根本毫无意义。很快,我就随你们而去了,在去找你们之前,我还有事必须完成。再等我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好一切,我会去到你们的面前,请求你们的原谅,你们要等我,要等我……


【树林】

苍狼:看来鳞族不止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还说清了我们身处的困境。

叉猡:何以王子要因撼天阙而被牵连牺牲,太荒谬了。助我们将祸首乱源除去,不就没事了。

岁无偿:魔世之害迫在眉睫,我们也该决定好对付之策,利于防变。

苍狼:天下苍生与个人私心……

(撼天阙走来)

司空知命:撼天阙。

撼天阙:叫你的人离开。

岁无偿:你要做什么。

撼天阙:想打败竞日孤鸣就一个人跟我来吧。(转身离开)

叉猡:王子。

苍狼:退下吧,现在还不宜与他翻脸。我会照顾自己,你们不用担心。(随撼天阙而去)

叉猡:当真不用追下吗?

冽风涛:王子自有考量,我们耐心等吧。


【树林】

[眼前的青年,熟悉也陌生,他有挚爱之善,挚友义胆,以及近来愈加显著,至恨的残酷。]

(撼天阙眼内的苍狼化作希妲,夙,颢穹孤鸣)

苍狼:该怎样做,才能打败竞日孤鸣?

撼天阙:论军武,敌众我寡。论将帅,王族亲卫都是高手,双方不分上下。主将之决的胜负,才是关键。竞日孤鸣身负轮回劫的宝典武学,能败他的,也只有宝典武学。

苍狼:星辰变受克轮回劫,在资格之上便已居弱,,再加上经验,根基之上的差距,我如何能胜。

撼天阙:有规定只能使用一部的宝典去应战吗。

苍狼:你此话是何意?

撼天阙:虽然有一点晚了,但现在,我就正式教授你另外两部的皇室宝典的武学。你也要看个详细,因为这,是我毕生的武学造诣。


【万里边城】

百日无迹:军长。

铁骕求衣:接军令。

百日无迹:袖手至此,铁军卫终究是无法保持中立。

铁骕求衣:是他迫使吾作出决择。尉长,此役,交托你了。

百日无迹:领令。

(风逍遥回到万里边城)

风逍遥:人呢,为何不见铁军卫众军。军长啊——

铁骕求衣:你回来得慢了。

(风逍遥闻声转身,看见铁骕求衣)

铁骕求衣:胜邪封盾已破,事情不能再拖延,是该抉择的时候了。

风逍遥:那万里边城呢?魔军……

铁骕求衣:我在等待守护边城的人回来。

风逍遥:所以……铁军卫要介入内战了。是……哪一方?

铁骕求衣:铁军卫决定支持……


【树林】

[赤羽与神田京一,一路直向万里边城。]

赤羽信之介:(一老妪撞上赤羽取发)小心。

老妪:多谢。

(老妪回身便攻,原是——)

夔阴师:可恶,差了一点。

神田京一:明明就差很多。

应童律:围上。

(魔兵齐围)

夔阴师:赤羽信之介,这回你跑不了了。

赤羽信之介:魔世的动作还不算慢。神田。

神田京一:跟女人动手不是男子汉的作风。但若要做英雄,就不能受到这些小节的拘束。来。


[拼斗拼斗拼斗,魔世为杀而来。神田京一要如何退敌致胜。赤羽与网中人之间,究竟达成了怎样的协议呢?

他是否来得及赶往万里边城,又要如何阻防魔世大军侵犯苗疆,恐怖的妖魔海又要如何解决?

终结终结终结,铁军卫大军调动,苗疆内战迈向终结,铁骕求衣的抉择又是什么?

苍狼,撼天阙,北竞王,究竟是谁,能得到铁军卫的支持?

恋红梅的生死为何?戮世摩罗的下一步又是什么?

剧情越来越精彩,欲知后续高潮发展,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十集——围城之战。]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