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1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013907547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十八集 突破僵局

录入:矜渊
校对:叶清眉


【赤羽回忆·暗夜·树林】

(赤羽漫步树林)

赤羽信之介:<侵略中原的行动,已有了初步的进展,下一步该是……祭司大人要让流主复生,中原是否尚有能人隐而未出,嗯……>

(前方光影中,似有人停留)

赤羽信之介:<箫声?>(迟疑片刻后向前走去)

[细微箫声,似无,若有,悠然飘荡。受到箫声牵引,心知有异的赤羽寻声而行。]

赤羽信之介:<这一曲,低幽徘徊,似是料中吾之心事。>(上前)好曲,亦好胆量。你以内力逼运箫声,引吾前来,不知有何指教?

蒙面人:(转身面向赤羽,放萧于棋盘)赤羽军师何妨猜上一猜?

赤羽信之介:哦?

(双方对视,气氛瞬间凝重)

赤羽信之介:嗯!深夜邀客共奕,先生真是好雅兴。

蒙面人:西剑流军师,果然聪明机警。请入亭中。

(二人于桌前坐定)

赤羽信之介:敢问先生,这魔之甲,是从何得来?

蒙面人:只是赝品而已,但功效比之真品却是丝毫不差。

赤羽信之介:赝品?世上竟有如此巧夺天工之物。

蒙面人:博弈无注,便少了争胜之采。赤羽军师可愿奉陪?

赤羽信之介:如此重物,西剑流可拿不出相应的赌注。

蒙面人:那……就用西剑流半壁江山,来赌这副魔之甲吧。

赤羽信之介:哦?哈哈哈……!先生就算赢了,这半壁的江山你拿得走吗?

蒙面人:这就不劳军师忧心。

赤羽信之介:可疑,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是可疑。无论是先生的装扮、来历、动机、赌注、魔之甲赝品。每一项无不可疑之处。

蒙面人:纵然可疑,重利在前,谁不动心。请军师落子吧。

赤羽信之介:哼,却之不恭了。(持黑棋落子)

(二人对弈至天明)

赤羽信之介:先生棋艺高妙,我至今可说犹然慢了一先。

蒙面人:此局方至中盘,胜败难料,赤羽军师褒的早了。军师这着内拖外围,若不思退,吾便要坐困愁城了。

赤羽信之介:小小伎俩怎敢在高人面前卖弄?

蒙面人:不敢。天色将明,可惜……

赤羽信之介:这一着,先生想避围而走。

蒙面人:锐不可撄其锋,再慢一步,吾便无救了。(起身)

赤羽信之介:方至兴头,先生便要罢局?

蒙面人:此局未定,来日方长。这赝品就暂托西剑流保管。

赤羽信之介:那就留下姓名。

蒙面人:哈,请了。

赤羽信之介:留步!

(两人对掌)

赤羽信之介:现面来!喝——

(赤羽夺下面罩,不料还有一层,一瞬迟疑,蒙面人一招击出,转瞬不见身影)

赤羽信之介:双层的遮掩,他连这一步都料到了。

(西剑流数人向这边走来)

鬼夜丸:军师,你怎会在此?方才那个人是?

赤羽信之介:一个企图。

鬼夜丸:那,那个东西是?(指魔之甲赝品)

赤羽信之介:一个危险。


【北竞王府】

赤羽信之介:那盘棋胜负未分。苗王的大礼,吾等却已收下,这份情,不该还吗?

北竞王:所以,赤羽军师欲还这份的人情?

赤羽信之介:有恩报恩,向来是赤羽信之介的作风。

北竞王:嗯……这句话犹有弦外之音。

赤羽信之介:有何弦外之音?

北竞王:有恩报恩的下一句是什么,弦外之音便是什么。

赤羽信之介:哦,苗王担忧这句话,是自认对西剑流有所亏欠?(引扇一指)

北竞王:哈。赤羽军师依然如此咄咄逼人。无论从哪一个角度去看,孤王对西剑流都是恩大于仇。

赤羽信之介:——或者是来不及有仇。

北竞王:哦?

赤羽信之介:比如,赝品魔之甲中,藏有什么弱点之类。

北竞王:如果真能替你们摆脱炎魔,那更是大恩大德啊!

赤羽信之介:哈,只是动机不单纯。

北竞王:好的结果比好的动机更重要。

赤羽信之介:对西剑流的罪孽而言,现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北竞王:确实如此。所以西剑流更大的恩人应该是俏如来。

赤羽信之介:那完成俏如来所愿,是否也是赤羽信之介此行的目的之一?

北竞王:对抗魔世。

赤羽信之介:吾需要一句承诺。

北竞王:内战结束之后,全力协助中原扫荡魔世。

赤羽信之介:苗王是明眼人。

北竞王:敢问赤羽军师,此番前来中原带了多少的兵马?

赤羽信之介:一个随从护卫。

北竞王:两个人就想要谈这样的条件?军师大人,大话是这样讲的?

赤羽信之介:前提是,苗疆仍有三大隐忧。一者,是撼天阙。

北竞王:此点就不劳军师费心了。

赤羽信之介:苗王对自己取得铁军卫的支持有绝对的信心?

北竞王:赤羽军师的情报掌握的好快。

赤羽信之介:那守在边关之外的数万修罗魔兵以及妖魔海呢?

北竞王:哦……

赤羽信之介:胜邪封盾已破,撼天阙意图攻击边关,放魔兵入苗。已到了这番地步,因何铁军卫仍然不动?是无法决定奉谁为主?或是,另有顾虑?其实万里边城之外,数万魔军蠢蠢欲动,随时等待万里边城的破绽,所以铁军卫迟迟不动。这是第二个隐忧。

北竞王:那第三个隐忧是什么?

赤羽信之介:妖魔海。妖魔海的妖魔行动虽慢,但数量庞大,再加上外表坚硬,寻常武林人士的刀气掌气难以破坏。之前一战中原群侠溃不成军,除了兵力的差距,妖魔海的难缠也是主因,就算是有雄狮之称的铁军卫也不可能轻易应付。

北竞王:赤羽军师果然明见,那军师又有何见解?

赤羽信之介:我能替你把守万里边城,镇住修罗大军,消灭妖魔海。在铁军卫调动之时,不一兵一卒闯过边关,让铁军卫毫无后顾之忧,全力消灭撼天阙。

北竞王:你要多少兵力协防?

赤羽信之介:我,一个人。

北竞王:不需要更多?

赤羽信之介:不能更少了。

北竞王:……哈,这才是自信。那就交托赤羽军师了。

赤羽信之介:还有一事,吾想见黑白郎君。

北竞王:这情报,真是快得可怕啊!可以,请。

赤羽信之介:两年前的那盘棋,好像该到吾落子了吧。去路,七二。

北竞王:嗯……(沉吟片刻)军师妙着,两年前慢了的那一先,两年后一着拿回了。

赤羽信之介:现在换你落子了,哈哈哈……(转身离开)


【梅香坞】

恋红梅:俏如来。

俏如来:上回救了梁皇前辈与万雪夜便即匆匆离去,如今……唉。梅香坞之后的状况,我听说了,是我回来迟了。

恋红梅:真的是你,俏如来。(拭泪)

俏如来:老板娘?

恋红梅:没事,是我失态了。为防隔墙有耳,我们入内再谈吧。(两人进入屋内)

俏如来:梅香坞已走至此境,为何老板娘还不离开呢?

恋红梅:因为我还有我应该做的事情,就好像你肩负了解救中原的重责大任。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何要一直躲藏,不肯出面与众人联系?你可知道,在这段期间内,有多少人死在魔世手中?到底是何原因让你避不见面?

俏如来:非是俏如来绝情,实乃苦衷难言。何况经我长久的查探,发现好似有人冒用我的身分,暴露了胜邪封盾的位置。当我得知这件消息便马上赶赴战场,却还是迟了一步。我猜测梁皇前辈若逃脱,最有可能来梅香坞,所以才会前来救援。

恋红梅:有人假冒?想不到竟是这样!但现在你主动与我见面,难道还不能说出刚才你所提及的苦衷吗?

俏如来:为了你的安全,我不能说。

恋红梅: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甚至打算用自己的性命挑起三尊的矛盾。对现在的我来说,还有什么危险是我承受不住的?

俏如来:至少你还有其他重视你的人,你必须为重视你的人活下去。超过一年了,我四处探听,父亲仍然毫无音讯,我甚至做好了父亲早已身亡的心理准备。而小空已经成为了修罗国度的帝尊,在他的领导之下,魔世肆虐中原造成多少的悲剧,对他来说,我已经不是他的大哥。现在的我,什么都不剩了。

恋红梅:俏如来……你忘了吗?你还有银燕这个兄弟啊!

俏如来:他还肯认我这个大哥吗?

恋红梅:他一直很担心你,也不断在寻找你与史艳文的行踪。

俏如来:我曾经很接近他,但我却避开了。当我做好见他的准备,却又失了他的行踪。听说他也参与了救援胜邪封盾的行动,但我询问过梁皇前辈,他说银燕随着另一路人马撤退,连他也不知银燕现在的去处,不知道老板娘可有任何消息?

恋红梅:我虽无消息,但如果银燕他们平安无事,很有可能会回去黑水城。

俏如来:原来银燕就在黑水城之内,我虽知晓黑水城的存在,却不知该如何前往,老板娘可否告知?

恋红梅:当然可以。(详述)

俏如来:多谢老板娘,现在梅香坞已经不安全,老板娘不如一同前往黑水城,也可以互相照应。

恋红梅:不用了,你到了黑水城,替我向冰剑讲一声抱歉,如果你也遇到雪夜,同样替我……对她讲一声抱歉。

俏如来:我明白了,我这就动身,告辞。(离开)

恋红梅:有了俏如来的帮助,黑水城将更添战力。现在,就剩我这边了。


【太虚海境·浪辰台】

右文丞:师相,人已带到。

欲星移:嗯,这几日右文丞辛苦了。

右文丞:份内之事,只是……我可以问一件事吗?

欲星移:请说。

右文丞:先前师相讲要全心投入战略排布……

欲星移:是何时说的?

右文丞:啊?师相明明就说……

欲星移:太多疑问就是对我不信任。唉,看来我真是做人失败。

右文丞: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欲星移:那就先下去,将时间留给我以及这三位贵宾吧。

右文丞:这……呃,午砗磲告退。(转身离开)

欲星移:诸位,住得还习惯吗?

岁无偿:除了初入海境之时呼吸稍有困难以外,其他没有任何的不便。

欲星移:正常现象。今日找你们来此,是为了告知你们,在外的鳞族探子回传消息,苗疆发生战事了。

冽风涛:什么!

欲星移:起兵者,乃是撼天阙。他不但发兵直攻王府,还企图袭击万里边城,放魔世入关。所幸被一名面刺龙纹的武者阻挡下来,但是那个人却也因此身亡了。

司空知命:龙纹……是战兵卫!

岁无偿:可有王子的消息?

欲星移:没,但这可以算是一个好消息。

司空知命:怎样讲是好消息?

欲星移:苍狼王子若有事,苗王定会诏告天下,借此取得主导权,如今看来并无这个迹象。然而撼天阙这样一乱,意味者苗疆的内战即将进入最终阶段。基于各种方面的考虑,撼天阙都必须彻底失败。

冽风涛:怎样说?

欲星移:撼天阙为了毁灭苗疆,不惜与魔世交易。此种心态实着危险,所以苗疆的战事一旦爆发,所有的人都会去阻止撼天阙。当然,也包括了鳞族。事情若发展到了如此的地步,恐怕便无能去顾虑到苍狼王子了。

司空知命:我们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欲星移:忠心是好事,但在关键时刻更有可能会坏事。你们必须定下抉择,天下与苍狼王子。谁轻谁重?只有完整统一的苗疆方能与魔世抗衡。战事已无能避免,若是天下重要,你们就必须放弃苍狼王子的性命;若是王子比较重要,那你们就想办法将苍狼王子带走,免得他陪着撼天阙同归于尽。我已代表鳞族表态,现在就看你们如何决定了。

(三人对视一眼)

冽风涛:这段时间多谢你了,能认得你是我们的荣幸。

欲星移:你们不后悔?

司空知命:王族亲卫誓死效忠王子。无论怎样,都必须保护王子。

欲星移:啊,那你们离开吧,去帮助苍狼王子。相识一场,给你们一点建议……(讲述)


【太虚海境】

欲星移:参见吾王。

鳞王:师相难得亲自上殿禀报。你可知右文丞方才上殿语露不安?

欲星移:这就叫做生于忧患。臣连日劳心战策难以深寐,却因看到右文丞如此真情的烦躁,精神稍有恢复,实该感谢右文丞的贡献。

鳞王:真是坏习惯。回到正题。本王相信,经过这几日的思索,师相已有结论。

欲星移:两个方针。第一,要对付魔世,中原、苗疆、鳞族必须联手,方可功成,前提是不能让撼天阙胜利。

鳞王:撼天阙,是探子所回报引起万里边城战事之人,也就是你所呈上奏本当中所提到的那名苗疆叛逆?

欲星移:然也。万里边城那一战,已表达了撼天阙为复仇可以不惜放魔世进入苗疆,若再放任形势发展,海境不只是会失去苗疆的援助,更无法保证撼天阙这个变数是否也会对海境造成威胁。何况此时,若协助苗王对付撼天阙,也等同实践了当初苗王所暗示的合作条件,这也是表现鳞族诚意的好机会。

鳞王:那三位苗疆战士的想法如何?

欲星移:他们身为王族亲卫,自是效忠苍狼王子,与北竞王对敌。

鳞王:那不就是危险份子了?

欲星移:他们是因为苍狼王子而受制于撼天阙,情有可原。因为这样,所以我放他们离开海境了。

鳞王:唉,师相啊师相,你说希望当今苗王获胜,却又放走他的敌人。本王越来越不明白你的脑子到底是在想什么。

欲星移:请王放心,当今苗王文武双全、智勇兼备,那三个人非是对手。而他们出海境的首要目标是救苍狼王子脱离战圈,说不定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就这样为主殉命了。

鳞王:若是这样,师相不就等于放他们回去送死?

欲星移:人各有志,他们愿意选择尽忠而死,臣没立场去坏这样的节操。

鳞王:忠臣傲骨,高风亮节。他们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

欲星移:幸好魔世内部不像王族亲卫这般团结一致,我们才能有可乘之机。

鳞王:师相所说可是奏本当中所写鬼玺的部分?

欲星移:正是。魔世内部有自己的问题,若非鬼玺,凭戮世摩罗一介人族的身份也难以服众。这同时也显示了三尊以及网中人并非对戮世摩罗全然心悦诚服。甚至三尊之间可能也不是完全的契合。

鳞王:怎样说呢?

欲星移:臣从梅香坞恋红梅的口中得知,梅香坞虽受魔世庇护,但三尊对梅香坞的态度不尽相同。而梅香坞因为收留过胜邪封盾之人,已开始遭受怀疑。在臣上殿之前探子回传,魔世已撤销对梅香坞的庇护。若臣推测无误,近期之内,修罗国度内部将有冲突。因此臣的第二方针就是趁他们混乱之际,进行封闭魔世通道的准备。

鳞王:师相的动作竟是意料之外的快。

欲星移:虽然早有腹案,但时间的控制却是要看达摩金光塔现世的时机。

鳞王:达摩金光塔?

欲星移:传闻中,由初祖达摩所创造的佛之一国,梁皇无忌曾向臣提过,而史艳文在失踪前也曾寻找过。现在就看雪山银燕等人是否能把握住时机,找出达摩金光塔。

鳞王: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能做的,是第一个方针。

欲星移:是。现在只剩最后一个关键。臣需要左将军带兵协助,再由臣亲自去完成这最后的关键。

鳞王:你又要进入武林?

欲星移:臣正欲向王拜别。

鳞王:还有谁能阻止你呢?

欲星移:哈,谢王允准。(缓步离开)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绶冕,虹霓过处尽疆舆。


【北竞王府·某房内】

(忆无心守在黑白郎君床前,神田京一走进)

神田京一:号称中原第一狂人,竟然被打成这样,真的是悲哀。

忆无心:啊,(闻言转过身)你是西剑流的……神田京一。

神田京一:还用说吗。你是……忆无心。

忆无心:啊,你还记得我啊。

神田京一:当然啊,一年不见,你变得这么大了,嗯?等一下,我们的感情好像没这么好。这么欢喜做什么?

忆无心:有什么要紧呢?我们现在也可以开始做朋友啊。

神田京一:说的也是。(赤羽进入)军师。

赤羽信之介:是忆无心。许久不见了。

忆无心:是啊,你们怎么会来到中原?你们……你们可知道邪马台笑跟天海光流他们……

赤羽信之介:他们可能还没死。

忆无心:啊?

赤羽信之介:吾来此的时候,沿海渔民见到我们非常的惊异,他们说一个月前有一名独臂与一个身穿白衣的东瀛人坐船出海。

神田京一:啊,军师——

忆无心:真的吗?但是,但是以他们的个性怎有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

赤羽信之介:也许是魔世的势力太过庞大,他们自觉无法对付,才想回西剑流找帮手吧。

忆无心:那你有看到他们吗?

赤羽信之介:当时我们已经离开东瀛,也许中途错失了。

忆无心:是这样吗?但是村内的人都讲……

赤羽信之介:有谁看到他们的尸身了吗?一年前的大战确实惨烈非常,但很多谣传已身亡的侠士至今还安然不是?故事总是加添了叙述者的臆测与夸张,没有亲眼所见的故事都可能只是谣传。倒是黑白郎君的伤势如何了?

忆无心:唉,他已经好很多了。

赤羽信之介:嗯,我有事情要问你,你是如何找到黑白郎君,还有,关于黑水城的位置……(忆无心详述)

(离开王府后)

神田京一:军师,这样骗她好吗?

赤羽信之介:岂有此事?

神田京一:但是你讲的话……

赤羽信之介:那只是猜测,你不能否认有这种的可能。

神田京一:但是渔村的事情……

赤羽信之介:吾不是讲过了吗?故事总是带着叙事者的臆测与夸张。你要查探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神田京一:是。有凤蝶的帮忙,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已经了解七八成了。

赤羽信之介:路上说明。


【荒野】

雪山银燕:已经离开海境这么多日,还是找没达摩金光塔的位置。

风逍遥:敬找没达摩金光塔。干杯。(与剑无极喝了一大口酒)

雨音霜:就算访遍名山古刹,也没一个线索,唉。

剑无极:敬名山古刹那个老和尚。干杯。(又喝了起来)

雨音霜:真是够了!一路上你们就一直喝一直喝一直喝,你们到底是来游玩还是来找达摩金光塔?

风逍遥:话不是这样讲的。找达摩金光塔跟喝酒是两件事情。

剑无极:对啊,我们可以一边喝酒一边找,又不是喝酒就不找!

风逍遥:我们也是很认真啊!

剑无极:嗯。敬这份认真。

风逍遥/剑无极:干杯。

雪山银燕:你们……我真不知道你们竟然还有这份的心情!

风逍遥:就是因为心情差,所以才喝。

剑无极:这叫做借酒浇愁愁更愁。

风逍遥/剑无极:干杯!

雨音霜:你们两人真是麻吉,做兄弟好了!

剑无极:咦,我跟老贼头早就是兄弟了。你们要是看不过,分两组进行工作。我跟老贼头一组,你跟银燕一组。双头办事比较有效率啊。

风逍遥:赞成。我们四个一组,方向相同、线索相同,效果太差了!

雨音霜:我们大部分都是通缉身份,若是落单,遇到魔军会很麻烦。

剑无极:怕什么,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啊!

(前方突现烟花)

雨音霜:这……啊,那是……

风逍遥:看起来是信号啊。

雨音霜:是西剑流的信号!

剑无极:西剑流,他们不是撤出中原回东瀛了?

雨音霜:我去看看!(急急循着信号方向而去)

剑无极:跟下去看看。

(到信号点看到了赤羽和神田京一)

雨音霜:啊,是……是军师!信之介大人!

赤羽信之介:霜,许久不见了。

神田京一:哦,你也来啊。师弟,好久不见了。来,让师兄我好好抱一下,联络一下感情。

剑无极:哎呀,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赤羽跟手下败将,师兄。你的剑法有进步吗?需要师弟指点你几招吗?师尊有留下一招一剑无悔是你没看过的。来,就让师弟我来教你吧!

神田京一:师弟,你太嫩了,宫本师尊教育过我们,传承、突破、超越才是重点,天资差的人会依循旧招,终究还是——悲哀。

剑无极:哦,那师兄有什么新招数可以拿出来分享一下?

(两人同时手握剑柄)

神田京一:神田京一自创的无极剑法新招式。

剑无极:千万别跟我讲叫作一剑无敌,就算你有新招,取名的本事啊也只有这一点,终究还是——悲哀。

神田京一:啊?!

剑无极:怎样?

神田京一:悲哀是我在说的!

剑无极:说一下是会怎样啦?悲哀!

(神田京一直接拔剑)

雪山银燕:好了,剑无极,别再闹了!

赤羽信之介:神田。

神田京一/剑无极:哼!

雨音霜:信之介大人,你们怎么会来到中原?

赤羽信之介:有有心人的指引。霜,请你通知黑水城,稍后我会前往拜会。

雪山银燕:嗯?你们为什么会知道黑水城?

赤羽信之介:是忆无心告知。

雨音霜:银燕, 不用这么着急。

剑无极:对啊,我们还不知道你们是好心还是恶意呢。

赤羽信之介:吾要帮助中原。

雨音霜:我相信信之介大人是真心的。

风逍遥:信的这么快,感情一定不错。

雨音霜:我知道你们对西剑流还不能完全释怀,但是我相信信之介大人,有信之介大人帮助对抗魔世的胜算将大为提升。

雪山银燕:要让西剑流领导我们?

赤羽信之介:不是领导,是合作。

风逍遥:无论从各方面去看,西剑流就算想再次侵略中原,也都要解决魔世这个威胁。嗯,我看暂时没有怀疑他们的理由。

雪山银燕:这……

雨音霜:银燕。

雪山银燕:好吧。但我会随时关注你们的行动。

赤羽信之介:嗯,稍后我会前往黑水城。请。(离开前在风逍遥面前稍有停留)<这个人……>你是苗疆人?

风逍遥:风逍遥。

赤羽信之介:苗疆的战事即将开启了。(与神田离开)

风逍遥:笨牛、剑老小,我先回苗疆一趟。我建议你们也快回去黑水城,向他们告知赤羽到来的消息。(转身看着赤羽离去的身影)我认为僵局即将被打破了。


【树林】

神田京一:军师,情报收集过了,霜也见到了,黑水城也知道位置了,再来我们要往哪里?

赤羽信之介:见网中人。

神田京一:啊?不会太危险吗?

赤羽信之介:网中人由我应付,你另有任务。

神田京一:什么任务?

赤羽信之介:对付妖魔海。

神田京一:啊?


【龙虎山】

(冽风涛三人找到苍狼)

司空知命:王子!

苍狼:你们回来了。

司空知命:司空知命等人未能完成任务,有负王子之托,罪大恶极。请王子降罪。

叉猡:任务未完成,你们怎会回来?

苍狼:你们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必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预期。

岁无偿:胜邪封盾已被魔世所破,残余成员被鳞族所救,逃入太虚海境。

苍狼:海境鳞族……

冽风涛:吾等虽想过同鳞族共抗魔世,但因为狼主千雪孤鸣曾于海境夺走始帝鳞,鳞族对苗人多了一分的防备,此时又传来战兵卫败死的消息,吾等担忧王子的状况,便决意先行返回。

叉猡:魔世当真如此强悍?有你们三人相帮,竟还是这样!

冽风涛:戮世摩罗实力不凡,更有魔之甲护身,难以伤败。网中人与三尊亦是顶尖好手,若想击退魔世,就要有所决心。

苍狼:我的决心与你们——无所差异。

岁无偿:嗯,(有所察觉)你……啊。

(月荒凉迅速离开,苍狼走来)

苍狼:你们回来了。

司空知命:啊,王子。

(冽风涛等三人起身)

叉猡:王子还有什么想问的,叉猡可以代为回答。

苍狼:稍后再谈吧。撼天阙可有察觉到什么?

叉猡:没。

苍狼:嗯。

叉猡:王子还有所指示吗?

(苍狼看着手中的盒子沉默不语)


【苍狼回忆·月凝湾】

忘今焉:嗯,这次北竞王可是下了狠手了。幸好在撼天阙拿到此盒之前即被王子先行拦截下来,否则大势底定。王子想收复苗疆江山,恐怕是此生无以成望了。

苍狼:但是苍狼丝毫不觉有幸。

忘今焉:哦?这是为何?

苍狼:这样难堪的真相叫苍狼何以为幸?苗疆会走至今日之境,可说全是因此而起。说起来撼天阙也是一位可怜人,若不是后来发生了杀逆篡夺的事件,他一定能继承王位,成为一名贤明之君。

忘今焉:苍狼王子对撼天阙有所同情了?

苍狼:他的偏激执狂,全因父王之故,苍狼自是有所责。

忘今焉:老夫倒没了解王子怎会有责任,事发当时王子可有在场,或者参与其中?

苍狼:夫子说笑了……

忘今焉:那王子怎说有责任?没人可以完整接收另一个人的爱恨情仇。上一代制造的事端,下一代怎就便要代还?

苍狼:但论是非对错……

忘今焉:是非对错,正邪黑白。说穿了不过也只是立场的选择而已。魔杀人,是罪是恶是错,那人杀魔,就是好是正是对的吗?人与魔不都同样是一条命?

苍狼:啊,这……

忘今焉:你可以保持你的善良,但绝对不能让自己心软。善良与心软是两项截然不同的情况。对自己身边的人好那是善良,对利用你的人好便是心软。善良能纳福增运,心软只会让你走向败亡。

苍狼:但撼天阙现在这样残暴,全是因为……

忘今焉:命运会照着每一个人各自的生存方式逐渐发展成型,进而去影响到他的一生。便然中间有可能会产生改变,但那也是自己的选择,非是外人可以插手干涉的。

苍狼:夫子教训的是。

忘今焉:再问王子一个问题,天下苍生与私仇谁轻谁重?

苍狼:自是苍生为重。

忘今焉:撼天阙为了私仇要放魔兵践踏苗疆,那是不顾苍生,若真有那一日,王子能不除他吗?

苍狼:不能不除。

忘今焉:那王子要杀北竞王,是因私仇还是苍生?(将盒子交还苍狼)如果王权难再夺回,王子是要让撼天阙胜而让苍生灭,还是愿意放下私仇,让竞日孤鸣得权来对抗魔军?

苍狼:这……(握拳)

忘今焉:回到我之前所说的,这都是自己的选择,非是外人可以插手干涉。命运就是这样,是公平也绝不公平。既然北竞王想以此手段打击撼天阙的心理,王子又何以不能?这是撼天阙的死牌,也是王子的王牌。是留之以备运用,还是就此毁去,全在王子的一念之间。人心不狠,江山不稳。苍狼王子,现在该是你立下决心的时候了。

苍狼:我的决心……


【龙虎山】

叉猡:王子。

苍狼:王室丑咤的污点,不该存留世上。

叉猡:那是要毁去啰?

苍狼:那些悔、那些恨,以及不能传达的怨思悲情,随着时间的深埋越发沉重。一击便可毁天,世界将再重来。竞日孤鸣,这个杀手锏,苍越孤鸣收下了!叉猡,将它仔细埋藏,等待时机的到来。

叉猡:(接过木盒)是。(转身见撼天阙走来,心中一紧,盒子掉在地上)

撼天阙: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败犬所饲的虱虫回来了。(叉猡小心将木盒踢到身后)怎样?你们有成功让魔世退出中原吗?哈哈哈哈哈!看来是没有啊。你们还记得我讲过什么吗?


(回忆:

撼天阙:如果你们失败,我不但会让苗疆灭亡,还会让你们加倍的痛苦!)


撼天阙:你们就好好看着苗疆毁灭吧!

司空知命:你!

撼天阙:嗯?(望向叉猡,出掌一击,夺过木盒)这般鬼祟,是藏着什么?(将木盒打开)

苍狼:不可啊!

撼天阙:啊!


【灵山】

黑瞳成员:参见帝尊。

戮世摩罗:情报。

黑瞳成员:黑瞳根据眼线找到那名俏如来的足迹。还有几件要事。(交给戮世摩罗一封信)

戮世摩罗:太虚海境,黑水城,一履岩……啊,最后这个可就趣味啰。


【鬼祭贪魔殿】

三尊/杀生鬼言:参见帝尊。

戮世摩罗:怎样没人问我去哪里了。

炽阎天:帝尊的行动不需要向我们报告。

戮世摩罗:但是没人问,我就不知道要怎样开头。啊,我竟然怀念起煞魔子了。天兵君,麻烦你问一下:帝尊你去哪里了。

杀生鬼言:呃,天兵君怎敢过问帝尊的行动。

戮世摩罗:阿鼻尊,你问。

荡神灭:啊?

炽阎天:帝尊,请勿胡闹。

戮世摩罗:这件事情与荡神灭有关,我让他问,怎样算是胡闹?荡神灭,你就问一句吧,拜托你,问一句就好。

荡神灭:帝尊去哪里了?

戮世摩罗:我需要向你报告吗?

荡神灭:嗯——(气急败坏)哼!

炽阎天:帝尊,妖神将传来消息,苗疆无事,所以按兵不动。

戮世摩罗:那就等有事吧。反正无论是撼天阙或是竞日孤鸣,他们都希望我攻打万里边城。吾这番陈兵,无论对那一边都是人情,现在胜邪封盾已除,只要找到机会,就让妖魔海闯过万里边城。

炽阎天:是。

曼邪音:方才帝尊不是讲有事情与荡神灭有关,是什么事情?

戮世摩罗:啊,炼狱尊,都怪你打断我的讲话了。这封信是黑瞳传来的消息,阿鼻尊你看吧。

荡神灭:(看完信)啊!

戮世摩罗:你自己照顾的人,你自己处理。

炽阎天:帝尊。

戮世摩罗:怎样,不甘吗?

曼邪音:哈哈哈,看来是被我料中了。帝尊,这件事情让曼邪音处理吧。

戮世摩罗:你另有任务。我要你前往一履岩。

曼邪音:任务可以互换。

戮世摩罗:我就偏偏要他去。

荡神灭:荡神灭……领令。(离开)


【万里边城外】

[妖魔海,妖魔海,守在万里边城之外的妖魔海,今日——]

神田京一:这边就是妖魔海?哇,真是一大群。

[察觉生人闯入,妖魔海开始发动攻势。]

神田京一:喝——(拔剑)没有自主意识的魔物,果然只有悲哀。


网中人:妖魔海有动作,有人闯入。

魔兵:启禀妖神将,外面有人求见。

网中人:嗯?

(一道人影走近)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见过魔之右手,妖神将。初次见面,幸会了。

网中人:西剑流为何再现中原?

赤羽信之介:为助中原对抗魔世而来。

网中人:直接,但吾是否更该直接!

赤羽信之介:不能!

网中人:那你要如何阻止吾杀你?(虚发一招)

赤羽信之介:你不但不会杀我,还会按兵不动,直到苗疆内战结束。最后,还要送吾离开,向吾道谢。

网中人:哈哈哈,这等狂言网中人还不曾听闻。

赤羽信之介:对了,送吾离开之时,无需准备礼物。


【一履岩】

(曼邪音到来)

曼邪音:此地便是一履岩。

初禅心:哈!(一道攻击飞身而过)

曼邪音:哈,是老秃啊。

初禅心:妖孽,何故闯入一履岩?

曼邪音:看来就是你了。我要知晓俏如来的下落。

初禅心:嗯?

曼邪音:来,陪闼婆尊玩一个。(现出邪铃)


【梅香坞外】

恋红梅:不祥之风,嗯,下一个来杀我的人,还会是曼邪音吗?或者换成炽阎天,甚至戮世摩罗亲自出手?就算策反失败,我也已经做好完全的准备了。嗯?

(荡神灭走来)

恋红梅:<荡神灭!>阿鼻尊怎又来了?……阿鼻尊?

(荡神灭沉默不语,握拳)

荡神灭:走!

恋红梅:嗯?

荡神灭:马上离开梅香坞,即刻!现在!

恋红梅:阿鼻尊这是何意?

戮世摩罗:问的好。我也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戮世摩罗带炽阎天和下属走来)

荡神灭:啊?帝尊。你们……

戮世摩罗:这是我的命令吗?炽阎天,你讲我的命令是什么?

炽阎天:杀掉恋红梅。

戮世摩罗:背叛修罗国度理应如何?哎哟,真难开口是吗?阿鼻尊,你自己说吧。

荡神灭:我没背叛修罗国度,之前不会,之后也不会!

戮世摩罗:这样还不算背叛啊?那麻烦请你解释一下,怎样才叫做是背叛?

炽阎天:荡神灭,离开吧!(走向恋红梅)你下不了手,让我来。

(荡神灭突然出手,挡下炽阎天)

炽阎天:荡神灭!

荡神灭:私放逆反者,明日,吾会亲自向帝尊请罪。(挡在恋红梅身前)

恋红梅:荡神灭!

荡神灭:但今日……荡神灭定要护她周全!喝——荡神灭要保之人,无人可动!就算是你们,我也不会留手!来吧!


[极端极端极端,东窗事发逼命围杀,恋红梅身陷险恶之境,荡神灭为保全佳人生命,不惜与同族兵戎相对。他与恋红梅是能逃出生天还是共赴黄泉呢?面对戮世摩罗的格杀命令,炽阎天又会怎样抉择?

为查俏如来行踪,曼邪音亲赴一履岩,初禅心会如何应战?

苗疆内战即将迈入终局,各方势力将撼天阙视为必须除之目标,一心欲毁苗疆的撼天阙又将走向怎样的命运呢?他与苍狼之间又会是何种的结局呢?

西剑流军师赤羽信之介又要如何引导局势,避免魔世坐收渔利?

欲知一连串动人精彩故事,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十九集——无情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