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1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3013135065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十五集 阴阳两隔

录入:trjjwxc、弱笛(银燕、戮世摩罗部分)
校对:叶清眉


【胜邪封盾外】

(梁皇无忌结印召唤出炎魔幻十郎对付戮世摩罗,阵法的中心,炎魔幻十郎出现)

炎魔幻十郎:(站起)炎魔幻十郎,参上!

戮世摩罗:自己打自己,这个感觉……真差。

炎魔幻十郎:幻魔诀·烈阳天火!

[炎魔重返人世第一招,魔诀烈火逼退摩罗!]

炎魔幻十郎:喝!(一掌向戮世摩罗击出)

戮世摩罗:喝!(后退几步挥剑抵挡,两人僵持一处)

炎魔幻十郎:这就是本座曾经入灵之躯?太弱了!

戮世摩罗:你记得啊,很好!(旋身回击击退炎魔)

炎魔幻十郎:嗯?——

戮世摩罗:我也是!


(回想起中原与西剑流最后一战,史艳文与藏镜人合力攻击炎魔之时:

炎魔幻十郎:史艳文,你真要毁坏你儿子的肉躯?!

史艳文:史某早有决意,唯有灭亲救世,此战毫无转圜!)


戮世摩罗:什么都记得啊!(挥刀飞身攻向炎魔)

[面对炎魔再临,戮世摩罗不见惧色,唯有凶狠的剑势掺杂了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

(梁皇无忌一旁维持术法)

戮世摩罗:你们造就了今日的戮世摩罗,准备好收回礼了吗?

炎魔幻十郎:哼!幻魔诀·修罗邪焰!(挥手一道火光攻向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喝!(被越过冲天火焰的炎魔一掌击出,后退数步方才停下,身上却不见受伤之处)

炎魔幻十郎:嗯?魔之甲?

戮世摩罗:没错,而且人与甲都是真品。(挥刀而上)

[手中的剑,是情绪的宣泄,身上的甲,是绝对的防御!戮世摩罗大开大阖,越战越狂!炎魔则力寻破绽,欲破魔甲!]

(戮世摩罗数次攻上炎魔,又数次被击开,赖魔之甲的保护而毫发无伤)

梁皇无忌:<戮世摩罗受到刺激更为难缠,也许这是一个机会,我必须撑住……>喝——

戮世摩罗:啊!(被炎魔聚力一拳击在胸口)喝!——

(反手挥剑砍伤炎魔,炎魔被逼后退,梁皇无忌受到战局影响)

戮世摩罗:单点突破,好战略,但你也未免太小看魔之甲。

炎魔幻十郎:幻魔诀·烈炎狂涛!喝!

戮世摩罗:呀!

(两人激战)

戮世摩罗:徒劳无功。(承受炎魔的掌击后又挥刀砍伤炎魔)

梁皇无忌:啊!(一滴汗从额角淌下,仍是催动功体加强术法)

戮世摩罗:破不了魔之甲,你的攻击又有什么作用呢?

炎魔幻十郎:有魔之甲护身又如何?你仍赢不了本座!(一拳击出,被戮世摩罗挥刀化解)

戮世摩罗:我不需要打赢你,我只需要拖到某人气空力尽。(目光扫向梁皇无忌)


【胜邪封盾北方河边】

[胜邪封盾北方河流。]

欲星移:我保证今日我们定可安然撤退。

荡神灭:夸口!

曼邪音:不留活口,杀。

欲星移:剑无极。

剑无极:来喔!啊,不对,是走喔!(拔剑扬涛)

[狂潮暴冲怒涌,惊涛裂岸]

炽阎天:小心。

(煞魔子一人悄然离开)

[水浪冲落,凶猛洪波席卷河岸,吞没正道众侠身影!]

荡神灭:是水遁,喝——

炽阎天:慢!

(荡神灭停下,先前入水的魔兵被杀)

曼邪音:水中有埋伏。

欲星移:有劳三尊为我们送行。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烦请三尊回禀贵主,后会有期。

剑无极;来啊,跳进来追我们啊。为什么不追呢?是不会游泳,还是阿婆你怕面上那厚得像墙的水粉会被水冲掉无法见人啊?

曼邪音:嗯?!

炽阎天:闼婆尊,冷静。

曼邪音:哼!

剑无极:若不敢下来我就要走了,有机会再见吧,阿婆!

荡神灭:我们就这样看他们逃走吗?

炽阎天:敌暗我明,而且对方明显布置已久,可能更失地利,还是先遣兵沿河搜索,调查敌人的数量、来历以及离开的位置,并同时搜捕可能未及逃出的反逆。

荡神灭:这不用你教,我自己知道怎样做。


【胜邪封盾外】

[魔之甲坚实不摧,战况延滞愈久,梁皇无忌功体损耗愈重。]

梁皇无忌:喝!——

戮世摩罗:梁皇无忌,一旦力尽身亡,阵法仍要面临瓦解,亡灵,终归九泉!

炎魔幻十郎:从来无人在本座的面前如此猖狂!幻魔诀·灭地毁天!

[炎魔再运极招,强悍的破坏力震慑八方,戮世摩罗见状,逆神挥舞千钧重,全心反击一人狂!]

炎魔幻十郎:喝!——(积蓄的力量卷起碎裂的砂石)

戮世摩罗:喝!(杵刀蓄势,周身蓝光流转)

炎魔幻十郎:喝——

戮世摩罗:呀——

(对招后又各自退开)

炎魔幻十郎:嗯?——

戮世摩罗:看到了吗,你的时间不多了。

炎魔幻十郎:杀你,不过一瞬之间。

戮世摩罗,你,尽力吧。(一刀刺入炎魔的胸膛,梁皇无忌顿时身形虚幻)

炎魔幻十郎:幻灵诀·轮回之镜!(一拳击在戮世摩罗头上)

戮世摩罗:啊!——(抽刀踉跄后退)

[轮回之镜冲击意识,戮世摩罗头痛欲裂,时间瞬息迟缓,脚步似已踏在回溯的途上,翻搅着不愿回首的记忆!]

(戮世摩罗脑中浮现以前的回忆幻境,竟是史艳文对战炎魔、自己被送入魔世、用逆神洞穿史艳文的身体的一段段往事:


(逆神穿透史艳文的身体)

戮世摩罗:父亲,你果然……真心想杀我。


(重伤史艳文被戮世摩罗扔在俏如来跟前)

戮世摩罗:(对俏如来)只剩下你跟我了。(挥刀斩下)


(一片黑暗中)

戮世摩罗:你们总是想牺牲我,但现在消失的人又是谁呢?我是存活到最后的人,没错,只有我一个人!

(如镜的逆神上,映出进入魔世之前的小空的脸,戮世摩罗耳边骤然响起银燕的声音)

雪山银燕:(声音)二哥!

(戮世摩罗的回忆中,相继出现一连串的往事:银燕从西剑流祭司手中接过昏迷的小空;银燕带着即将被牺牲的小空出逃遇见拦路的月牙岚、百武会众人;银燕为保护小空对上邪马台笑)


史艳文:仗义!这次……爹亲绝不放手!(抱住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手渐渐握成拳)父亲……银燕……

(黑暗中步入一人,正是俏如来)

俏如来:小空。

戮世摩罗:大哥,你也……曾经想救我吗?

俏如来:如果你不是纯阳之体,如果你无法穿戴魔之甲,这一切也许会有所不同。(一滴泪悄然落下) )


[分不清是真是幻,还是内心深处的渴望,究竟什么才是导致悲剧的原因,一个念头稍纵即逝,戮世摩罗,霸王卸甲!]

(戮世摩罗卸下魔之甲)

梁皇无忌:就是现在,喝!呃……(满头大汗勉力施法)只差一点,撑住啊!

(炎魔的身形开始变得虚幻)

梁皇无忌:啊——撑……不住了,呃——(单膝而跪嘴角淌血)

[至要关头,竟而无济功败,梁皇无忌悔懊自怨,而炎魔之灵——]

(炎魔身形虚幻直至消失)

梁皇无忌:嗯?

[——方散,竟又随机复原!]

(炎魔重新凝聚成形,术法之光一时大作,梁皇无忌疑惑立起)

梁皇无忌:六道恶印还没解除,怎会……难道……(回身却见煞魔子在勉力支撑术法)


煞魔子:(位于远处,嘴角溢血)师兄,快……退……


梁皇无忌:煞魔子,你……呃——(捂胸踉跄走向煞魔子)不行,快停下,你无法支撑,呃——(吐血,缓步走向煞魔子)


炎魔幻十郎:荒魂枯血断脉!喝!(运功攻向戮世摩罗)

[瞬间的迟疑,瞬间的回神,魔之甲随即上身,挡住致命之招!]

戮世摩罗:喝!——(反掌击飞炎魔)

炎魔幻十郎:呃!这个招式……(被追击而上的戮世摩罗连击数拳,逆神挥动之间,身首分离)

戮世摩罗:很熟悉是吗?我应该要感谢你,若没你的入灵,这招万鬼枯血断魂荒也不会存在,死在自己武学改良的招式之下,你可以瞑目了。

(收刀回身离去,炎魔的尸体亦虚幻消失)


【树林】

梁皇无忌:<六道恶印崩毁……难道煞魔子他……最后一刻,我感应到的魔源应该时煞魔子无误。>啊!

(前行看到煞魔子缓缓倒下)

梁皇无忌:煞魔子,啊……(吐血,抱起煞魔子)煞魔子!煞魔子!

煞魔子:呃……师兄,你……没事,真……真是太好了。

梁皇无忌: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

煞魔子:当我迟迟不见你来北方河畔我就知道了……师兄,你不是说要一同面对沉沦海那端的威胁,你不能失信……

梁皇无忌:你别再讲话,我带你离开。

煞魔子:现在,是我对师兄失信了。师兄,你快走。此时遇上三尊,你……你必死无疑。你快逃……

梁皇无忌:你不是答应过我,你不会轻易牺牲吗?

煞魔子:哈,做一个魔,能为自己的信念作出选择,已经太足够。

梁皇无忌:煞魔子!

煞魔子:师兄,对不住,我要……去向先帝请罪了。师兄,保……保重……(卒)

梁皇无忌:煞魔子!呃……(吐血)

[曾经同门,亦曾对立,最终,却在并肩作战的路上,见证死别。]

炽阎天:(走出)是……你……(上前出手,梁皇闭眼等待攻击)为什么要背叛修罗国度?

(手势一转弯腰抱起煞魔子)

炽阎天:就算现在立场不同,(站起)过去的同袍情谊又岂是简单便能割舍。

(转身缓步离开)

炽阎天:你所遵从的信念,究竟是什么?这一次,我替你埋葬,是因为我还惦记着那段同生共死的岁月。如果时间能回到那个时候,你愿回到修罗国度的麾下吗?如果不会,那杀你的人,就算不是帝尊,也一定会是我!(发出气劲,周围土崩石裂)

梁皇无忌:炽阎天……(离开)


【不归路】

黑白郎君:来吧,来吧。(与网中人交战)

[抢在亥时终了之前,黑白郎君现身不归路,一出手,便是凌厉杀招!]

网中人:你身上有三尊的余劲,你与三尊动过手了?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绝不背信。喝——(飞身攻向网中人)

网中人:(震开黑白郎君)没背信,那你身上的劲力怎样来的?

黑白郎君:这你没需要明白,你只需要知晓,黑白郎君将再一次的杀败你。怒马凌关!

网中人:盘丝锁关。(挡下攻击)

黑白郎君:哈哈哈!这才是黑白郎君想要的刺激啦!(攻向网中人,半途吐血)

[伤得越重,战意越狂。黑白郎君杀得兴起,竟是无视内伤,一招强过一招!]

黑白郎君:刺激啦!哈哈哈哈哈!

网中人:可惜你的伤势承受不起这些刺激。喝!

黑白郎君:践踏一只蜘蛛不需要多少力气。哈!

网中人:你也只剩口头逞能之威。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

网中人:飞织邪罗。(两人对峙)你只有这几招吗?

黑白郎君:你亦无所长进!

(二人交手数招)

网中人:你的根基虽有增进,但你之招式,却已被我透彻完全。而网中人,早就再创巅峰。

黑白郎君:无论你有何千招万式,败你,黑白郎君永远只要一招!

网中人:魔网天诛·邪茧式。

[网中人新招初展,无数魔茧漂浮四周,千丝万缕无可捉摸。]

黑白郎君:收、化、运、发!一气……(吐血)啊!(被震退,蛛丝缠身被吊在半空)

网中人:刑!

忆无心:啊!(蛛丝开,黑白郎君被放下,跪倒在地)

网中人:哼。

[绝式过后,胜败底定。]

忆无心:啊!(上前抱住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你快起来,快起来!我不要你死,你别死啊!

网中人:他没死。

忆无心:啊?

网中人:这样就让他死去,太便宜他了。现在他全身沾染我的邪毒,只剩一口气,我要让他在残存的生命中,感受败在网中人手下的屈辱。这样,我才能甘心。(转身)

忆无心:他有伤在身,你胜之不武!

网中人:带伤挑战我,是他自己的选择。(离开)

忆无心: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架起黑白郎君)幽灵马车,带你的主人去求医。

(幽灵马车不动)

忆无心:你的主人要死了,你快动啊!快动啊!(马车仍是不动)啊,你只听你主人的话……

(扛起黑白郎君离开)

忆无心:我一定要救你,我一定要将你救活……


【龙虎山外】

奉天:啊……啊……(爬行数步,身形不动)

叉猡:无脑猪公,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自己都要死了,还逞什么英雄。

(苍狼与冥医、修儒走来)

苍狼:这些士兵都是与撼天阙一起中毒的。

冥医:嗯……(上前查看士兵)

叉猡:王子,他们是……

苍狼:是我找来的医生。这个毒大概也只有他能解了。冥医先生,如何?

冥医:<这是以亡命水药理为底所制之毒。>嗯,找齐我要的药材,一个时辰内给你解药。

苍狼:啊,多谢先生。

苗兵:王子,撼天阙发兵进攻前线,直向北竞王府。

苍狼:啊?!


【两苗边境】

苗兵一:杀啦,杀啦。

(撼天阙挥刀杀敌。)

苗兵二:哇……好强,好强啊……

苗兵三:不可以退,我们一定要保护王上,冲啊!

撼天阙:无用的蝼蚁,闪开!(杀死两名苗兵,对上女暴君)

女暴君:哈哈哈……撼天阙,王上没去找你,那你倒是急得将自己送上门来死啊。呀——

撼天阙:我就先杀了你这个贱人!


【北竞王府】

苗兵:报啊,西苗叛军已突入中阵,正与女暴君将军交锋当中。

北竞王:凶怕狠,狠怕不怕死。撼天阙,这就是你死前的觉悟吗?战吧,尽情燃烧你那最后的生命,让它绽放出最为灿烂耀眼的光芒,替孤王的胜利添上美丽的烟火吧。


【两苗边境】

女暴君:银邪盘首!

撼天阙:狼牙破空!

女暴君:你竟然会星辰变。撼天阙,你的武功到底有多深呢?

撼天阙:呃……(毒发力虚,以刀撑地,口吐黑血)

(身后苗兵欲趁机偷袭,被撼天阙扬刀杀尽)

[毒伤之体难再为续,强撑至此,终已尽!]

(撼天阙再度吐血)

女暴君:哈哈哈……中了这么重的毒,还能支撑到现在,你的根基当真惊人,但该死的时候还是乖乖受死比较好啊。

撼天阙:就算要死,我也要拖你们相陪。皇室经天——

女暴君:不妙!(飞身而起)

撼天阙:破空……千狼影!

[豁命一击,力破千钧,然而剧毒攻心,气力难续,反扑自身。]

撼天阙:啊!

女暴君:受死吧。邪蝎针!

[一代雄霸真将绝命与此?]

苍狼:皇室经天·破空千狼影!(抢攻女暴君)

苏厉:(接住女暴君)女暴君!

(战兵卫亦扶住撼天阙)

叉猡:王子。

苍狼:(看向撼天阙)他快毒发身亡了,快将解药让他服下。(战兵卫为撼天阙喂药)众人快退!

苏厉:走得了吗?呀哈——

苍狼:皇室经天·万狼啸天绝!(裂石退兵)

叉猡:护王子离开。(西苗众撤退)

女暴君:可恶,只差一步就能了结撼天阙之性命,竟然让苍狼这个小子坏了好事!

苏厉:苍狼的宝典武学比之前更为精进。此患不除,王上难安矣。

女暴君:撼天阙的毒患好似也被解除了。嗯……将此战结果回禀王上。


【龙虎山】

苍狼:冥医果真名不虚传,不只在短时间之内就制出解药,而且效用超凡,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清除了。

撼天阙:谁让你们多事的?!

苍狼:不多事,你现在还能活着吗?

[双眼无惧回视,当中的坚定,一如爱他无悔的那个人……]

(回忆希妲面容)

撼天阙:你知道你错失了怎样的机会吗,竟然擅自下令撤退?你,不是想要竞日孤鸣的首级吗?你的杀父之仇、夺权之恨,就要这样算了吗?你的决心呢?已经忘却了吗?

苍狼:苍狼没忘,今生今世,都不会忘却!

撼天阙:那你为什么要退缩?莫非你怕了?你是怕死,还是怕竞日孤鸣?!

苍狼:我怕的是你!我怕你会因为一时的意气,白白断送了性命;我怕你会沉不住气,遂了竞日孤鸣之愿;我怕你会失去理智判断,将这片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战力拱手让人!(手指撼天阙)

撼天阙:你……

苍狼:记住,现在是你欠我一条命!

撼天阙:哈哈哈哈哈!你还是同样的天真,天真的令人……发怒啊!无人可以限制吾的作为。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要计较。但是……(手指战兵卫再移至苍狼)下次,若再有人插手,谁,我也不会放过!(离开)


【胜邪封盾外】

(天已亮,戮世摩罗、三尊、杀生鬼言聚集一处,曼邪音向戮世摩罗汇报战况)

戮世摩罗:所以,人都逃走了?

炽阎天:是。

戮世摩罗:虽然想怪罪你们,但仔细想,我的布置都落在对方掌握之中,应该算是我的不对。

杀生鬼言:哪有啊,帝尊怎会不对,都是属下无能,属下有罪啊!

戮世摩罗:哦——原来是你有罪,拖下去斩了。

荡神灭:领令。(上前一把抓住杀生鬼言)

杀生鬼言:(慌忙跪下)帝尊饶命啊!小人无罪啊!

(荡神灭正要运功斩首,戮世摩罗挥手阻止)

戮世摩罗:慢。

(荡神灭收手,杀生鬼言松一口气)

曼邪音:阿鼻尊,下次出手快一点。

戮世摩罗:一下有罪,一下无罪,你这个人怎会反反复复,你倒是讲清楚,是谁有罪,是我还是你?

杀生鬼言:(满头大汗)诶,呃,这……呃——不是我,也不是帝尊,呃,是网中人啊,网中人奉命牵制黑白郎君,结果呢,还让黑白郎君闯入,所以黑白郎君才能救人,所以雪山银燕他们才能跟胜邪封盾的成员会和,所以,一切都是网中人的不对!

戮世摩罗:就算没雪山银燕他们来援助,他们同样能逃走,不过你讲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黑白郎君怎会出现在战场?

杀生鬼言:会不会网中人战死了?

荡神灭:杀生鬼言,小心讲话!

杀生鬼言:呃……

(一魔兵进入)

魔兵:启禀帝尊,胜邪封盾之内已经搜查过,所有的物品都被焚毁,没留下任何线索。

戮世摩罗:我想也是,这个梁皇无忌已经精疲力尽,走也走不远,三尊,你们负责追查他的下落,可以生擒便生擒,如果不能,就收了。

炽阎天:是。

戮世摩罗:至于那个欲星移,他的智慧不简单,将我的每一步都算计进去,什么智者这种东西最讨厌了,我要了解他的来历。

杀生鬼言:哦!属下即刻派人去找!

戮世摩罗:靠你就完了,我有自己的方法,先回鬼祭贪魔殿等妖神将的消息吧。(领着众人回鬼祭贪魔殿)


【太虚海境】

欲星移:许久未回到海境,微臣特向王请罪。

鳞王:唉,师相的坏习惯又来了。

欲星移:臣的坏习惯有很多,请问王所说的是哪一项?

鳞王:都有。

欲星移:看来王有很多话要说,不如到浪辰台慢慢讲吧。

鳞王:师相!

左将军(申玳瑁):王上息怒。师相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鳞王:本王知道,师相无法见死不救。但是放了一个剑无极出去,结果带了更大一批入回到海境,将会造成海境的困扰。

(右文丞步入)

欲星移:啊,右文丞来得正好,人都安置好了吗?

右文丞(午砗磲):都好了,但……换成海境不好。

欲星移:右文丞还是跟王同样,惯于杞人忧天。

鳞王:本王先前三次造访浪辰台,师相却迟迟不动。如此说来,最先杞人忧天者,不就是师相吗?

欲星移:听说鱼的记性一闪即逝。

鳞王:本王都忘了,翻脸比翻书还快一向是师相的本领。

欲星移:王言重了。这次海境容纳胜邪封盾诸多成员,臣可是抱着万分感激的心代替他们向王说谢啊。

鳞王:但这个举动将引起风波……

欲星移:早就避不了了。还记得臣离开海境之时曾提醒过王,魔世为祸人间,中原首当其冲,苗疆居次,而在苗疆之后便是与始帝相关的太虚海境,这些话,臣可是一字未改啊。

右文丞:师相,请容我讲实话。依照师相经天纬地之才,要替鳞族避开灾祸,并非难事。就算不慎受到战火延烧,师相也必有办法保护海境。但师相却三番两次表态涉世意愿,是否有违鳞族千年来所遵守的传统啊

左将军:午砗磲 ,师相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右文丞:理由,理由,除了理由,你还有别种讲法吗,申玳瑁?

欲星移:别气,别气,左将军只是帮我讲话而已,我代他向右文丞你赔罪。

右文丞: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突然间担心海境的立场,不是故意要冒犯师相。

欲星移:我明白,包括王,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为了海境好。确实,海境若坚持不涉世,我也有办法让鳞族逃过魔世眼下。但从此之后,鳞族就只能逃,处境将比墨、鲁两家更不堪。何况此两家的遁世初衷,是为了对抗魔世,身为始帝血统根源之一的鳞族又岂能落于人后?该面对的,终究是要面对。既然右文丞相信我有经天纬地之才,何虑之有?

右文丞:这……好吧。

欲星移:哎呀,何必回答得这么勉强。今日所收容的众人皆有对抗魔世的经验,未来将是重要的战力,甚至是求取苗疆奥援的筹码。

鳞王:师相此言何意?

欲星移:在离开海境之后,臣前往苗疆与当今苗王会晤,苗王提出了协助平定内乱才愿意与鳞族共抗魔世的条件。但现在胜邪封盾全员皆在海境,没必要受制这个条件,甚至在这些人员之中还有熟知苗疆内乱真相的人,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优势。不过……

鳞王:不过什么?

欲星移:右文丞的担忧并没错。战场,恐怕很快就会延伸到海境了。

右文丞:啊?

欲星移:先做最坏的打算,未雨绸缪,请王上下令整顿军容,随时候战。

鳞王:好吧。左将军听令,备军!

左将军:是!(离开)

欲星移:海境所采取的策略乃以防守为主,以静制动。臣需要全心投入战略排布,内政方面有劳右文丞费心。

右文丞:分内之事。师相,你能保住海境,对吧?

欲星移:这……大不了陪你们一死。

右文丞:啊?!

鳞王:师相别再吓右文丞了。话讲师相是否忘了另一件事情?

欲星移:始帝鳞是吗?据苗王所说,当初九龙天书之争过后,始帝鳞就转借中原从此不见下落。不过放心,臣稍待会询问雪山银燕看是否有相关消息。若无其他要事,臣想先回浪辰台了。

鳞王:嗯,这数十日的奔波辛苦师相了。

欲星移:哪里。臣告退了。(离开)


【太虚海境·浪辰台】

(银燕激动的看着剑无极,风逍遥在一旁饶有兴味地看着)

雪山银燕:剑无极,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剑无极:啊,别哭别哭,我现在不是好好站在你的面前,难道你是对我太没信心,总是想着我已经死了,所以偷偷为我哭了很多次啊?哎呀,这样我就很抱歉,毕竟我们只是兄弟不是情人,你感情搏这么深会害人误会呢!

雪山银燕:我一直相信你没死,一直都相信!

剑无极:不然你这个脸就是高兴到要哭出来的脸是吗?你讲你相信,我一点也不相信啊!(被风逍遥拿酒壶敲了一下头)

风逍遥:先喝再讲。

剑无极:老贼头。

(接过酒壶喝了一口后将酒壶递给银燕,银燕亦饮了一口,将酒壶递还给风逍遥)

风逍遥:你是怎样会来到海境?

剑无极:当初我被三尊的那个老女人遇到,一个失神,不小心就摔落断崖了。

风逍遥:被人打掉下去就打掉下去,讲什么失神,是失去神识的失神吧。

剑无极:什么失去神识啊,若不是我不小心摔落断崖,那个老女人啊,早就被我开刀整形了啦!

风逍遥:哇,这样不就很厉害?

剑无极:多讲的,落入水中之后我就游啊游啊游得太舒适,不小心就睡着了。

风逍遥:是昏去吧。

剑无极:喂!你是来抬杠的吗?

风逍遥:嗯,敬你睡着,干杯。(将酒壶抛给剑无极)

剑无极:(接过酒壶饮一口)哇,没了。

风逍遥:没了最好,鱼仔讲要送我三十坛百里闻香,慢慢的喝,喝到爽。

剑无极:(后退数步)百里闻香……

风逍遥:是啊,怎样,你有喝过吗?

剑无极:喝过,绝对赞!喝过百里闻香之后,你那边的风月无边啊,简直是……

风逍遥:简直是怎样?

剑无极:老实讲啊,将这两项东西拿来比较是有一点不公平啦。

风逍遥:是真的吗?

剑无极:嗯,当然。

雪山银燕:你恢复之后,怎样不来找我们?

剑无极:我也很想去找你们啊,但是……

(欲星移进入)

欲星移:是我不让他离开的。

风逍遥:嗯,想也知道是这样,理由呢?

欲星移:保存战力,以备今日之用。

风逍遥:你连今日也算到了。

欲星移:不是今日,也会是明日,或者明日的明日,这个局面迟早会出现,这也是为了给剑无极一个发挥的舞台啊。

剑无极:结果也是拨一个浪头,咻一下就过去了,真没意思啊。

雪山银燕:但你为什么没先告知我们,鳞族救了剑无极?

欲星移:告知你们,就让你们冲入海境叙旧了,然后提前海境爆发战事的时间,导致全军覆没吗?

雪山银燕:这……

欲星移:好吧,我说得太严重了,所谓的王牌当然不能太快掀上台面,否则就没意思了,你们讲是吗?

剑无极:听到了喔!王牌啦!而且我这样突然出现不是有更多的惊喜吗?这就叫做伏笔!笨牛啊,你要多多学习啊!

雪山银燕:哼!

风逍遥:这样讲起来,你会救到剑无极相信也不是偶然了,你要我相信哪一条河流会将人送到太虚海境?我是一点都不相信。

欲星移:好吧,原本我的用意只是探查魔军虚实,遇到了,就捡回来。

风逍遥:喔,原来你还有捡尸体的习惯。

欲星移:逍仔讲话实在难听。

风逍遥:先别讲这些了,我们被卷入河中的时候不见煞魔子跟来,情况恐怕不妙,但梁皇无忌怎会没到北边与你们会合?

欲星移:其实这场布局是用梁皇无忌做饵掩护所有的人离开,他恐怕……凶多吉少了。

剑无极:啊?!——

雪山银燕:什么?!

风逍遥:(想喝酒才发现酒壶已经空了)我就猜到是这样,梁皇无忌应该是将胜邪封盾全数交你了吧?

欲星移:欲星移临危受命,当不负所托。

雪山银燕:梁皇前辈……啊!

风逍遥:依我看,那个煞魔子应该是察觉了不对劲,所以回头帮助梁皇无忌,就算来,也是没救了。

欲星移:唉,现在胜邪封盾根据地被破,虽然我顺利保住众人,但太虚海境也卷入其中,魔世很快就会循线追查到此,但仗势地利之便,就算被他们找到海境正确的位置,一时半刻也无法攻入,我们必须趁这段时间另寻对付魔世的方法。

雪山银燕:对了,达摩金光塔!

剑无极:啊?笨牛你讲什么塔?

雪山银燕:这是父亲以及大哥在找的目标,听说只要找出这个地方就能对抗魔世,我们也许能从这方面进行。

欲星移:梁皇无忌也曾提起达摩金光塔,嗯——也只能由此着手了。

剑无极:不然这样,我们一同离开太虚海境来找达摩金光塔,这次我也要跟上,住在海底太久,湿气太重,住到快要发霉了。

雪山银燕:父亲与大哥未完成之事就由我亲自完成。

剑无极:哇,笨牛你想通了,看起来这一年你成长不少嘛,对了,别忘记将霜带来,她一定很想要跟。

雪山银燕:为什么?

剑无极:才刚给你夸奖而已,你怎会又退步了?算了啦,听我的准没错。

风逍遥:等一下,鱼仔啊。

欲星移:又怎样了?

风逍遥:你看。(将酒壶嘴朝下抖一抖)

欲星移:怎样了?

风逍遥:别在那边装蒜,没酒了,你答应我的百里闻香呢?

欲星移:原来是这个。

风逍遥:没喝完三十坛,我是死都不出门啊。

欲星移:真的要喝?

风逍遥:当然。

欲星移:不喝完不出门?

风逍遥:绝不出门。

欲星移:我早就想到了,(抬手示意,一位鳞族士兵抱着酒坛进入)来,先喝再说。(士兵拔开酒塞)

风逍遥:哦?哇!这种香味,香啊,真是香!(接过酒坛)一坛怎样有够,不是三十坛吗?

剑无极:老贼头啊,别那么多废话,在海境还怕没得喝吗?先喝再说!

风逍遥:这样我不客气了,干杯!

(剑无极偷笑,风逍遥喝了几口,全吐了出来)

风逍遥: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欲星移:百里闻香,太虚海境有名的一种苦茶。

风逍遥:苦茶……!

欲星移:我有讲过是酒吗?

风逍遥:跟风月无边比起来……

剑无极:一个是酒,一个是苦茶,我不是讲拿这两项来比有一点不公平?

风逍遥:剑老小啊,你跟鱼仔联手捉弄我!

剑无极:冤枉啊大人,我从头至尾都没骗过你,笨牛啊你要替我作证。

雪山银燕:他确实没讲过百里闻香是酒。

剑无极:有没有,你看!

风逍遥:你们……

欲星移:还有二十九坛,不急,喝完再走。

风逍遥:嗯,魔世的行动非常的快,我们不可耽误时间。

欲星移:这不是太勉强你?

风逍遥:鱼仔啊,别太超过。

欲星移:哈,那我再嘱咐一句,你们此去中途若遇上一个人,要小心。

风逍遥:是谁?

欲星移:俏如来。

风逍遥:为什么?

欲星移:直觉吧,因为造成胜邪封盾被攻破的就是幽灵魔刀的布局。

风逍遥:嗯,我明白了。

雪山银燕:但我不明白……

风逍遥:路上再讲,准备动身。

(风逍遥、雪山银燕与剑无极离开)


【鬼祭贪魔殿外】

(一群魔兵正在巡逻)

[鬼祭贪魔殿外,狂者再临!]

撼天阙:憾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

魔兵一:谁?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撼天阙:叫你们的首领出来见我。

魔兵二:我看你是找死!

(魔兵群攻而上,一瞬被灭,戮世摩罗来到)

戮世摩罗:好霸气的态度,我知道你,撼天阙是吧。

撼天阙:你就是新的魔世之主。这样年少,魔世,当真无人。

戮世摩罗:啊,你讲错了,魔世可能只有我是人。

杀生鬼言:呃,帝尊啊,那我呢?

戮世摩罗:别逼我侮辱你,天兵君。

杀生鬼言:呃,是。

撼天阙:你有本事。

戮世摩罗:比你多一点点。

撼天阙:好狂的口气!

戮世摩罗:哦——恼羞成怒,要动手了?

(双方对峙,战火一触即发)


【梅香坞】

[伤疲交加的梁皇无忌,豁命奔逃,万般无奈之下,奔向了心中唯一浮现的地点。]

梁皇无忌:到了,梅香坞……请问,有人在吗?

恋红梅:(走出)嗯?你……

曼邪音:好啊,终于被我抓到了!(走出)

梁皇无忌:啊……曼邪音!

恋红梅:是闼婆尊。

曼邪音:意外吗?帝尊要我们继续追捕梁皇无忌,但我知道只有一个地方,能让梁皇无忌藏匿,就是早就与叛军勾结的梅香坞!

恋红梅:且慢。

曼邪音:慢什么!罪证确凿,还想辩解?一并拿下!(雪花飘下)嗯?怎会下雪了?

万雪夜:冷眼识世路,朔夜逐日痕,深恩不可负,尽付霜刀魂。

曼邪音:哦,是你,万雪夜。

万雪夜:我是来杀上回逃过一劫的人,但现在……(曤日出鞘)我决定、先杀你!


[飞霜漫天,曤日再现,万雪夜踏杀而来,曼邪音怒火中烧,双方一触即发,梁皇无忌与梅香坞又将走向怎样的命运呢?

戮世摩罗对上撼天阙,两者会面,变化将是如何?

风逍遥、剑无极、雪山银燕、雨音霜,四人踏上寻找达摩金光塔的旅程。

同样寻找佛国的俏如来,下一步,又是什么?

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十六集——明朗的局势 晦暗的心。]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