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1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974711462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十三集 围城之战

录入:紫阎暝·熙
校对:叶清眉


【胜邪封盾外围】

[沉沉暗夜,隐隐杀机,甫完成兵力调动的魔世众军,随即面临挑战。]

(胜邪封盾众人分散四方疾奔偷袭魔军)

(正南方)

炽阎天:嗯?

(正西方)

荡神灭:这一点程度就想闯关?

(正东方)

曼邪音:不自量力!喝!

(正北方)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斩!

(胜邪封盾正西方,人员放出蓝色信号烟火)

胜邪封盾兵一:呃啊!(被荡神灭以掌击头喷血,倒地而亡)


【胜邪封盾】

梁皇无忌:(抬头看烟火信号)正西方,阿鼻尊·荡神灭。


【胜邪封盾正南方】

(胜邪封盾一人员放出红色信号烟火)

胜邪封盾兵二:呃啊!(被炽阎天以重黎拦腰砍亡,后方另一兵员被重黎刺穿而亡)


【胜邪封盾】

梁皇无忌:正南方,炼狱尊·炽阎天。


【胜邪封盾正东方】

(胜邪封盾一人员放出白色信号烟火)

胜邪封盾兵三:呃啊!(被曼邪音以勾魂划过胸膛而亡,后方另一兵员被勾魂划破颈项而亡)


【胜邪封盾】

梁皇无忌:正东方,闼婆尊·曼邪音。

欲星移:剩下正北方。


【胜邪封盾正北方】

(胜邪封盾一人员放出绿色信号烟火,随即被杀生鬼言斩断头颅而亡)

戮世摩罗:哦?(抬头看向天空四种颜色的信号烟火)

杀生鬼言:休走啊!(欲追)

戮世摩罗:不用追了。

杀生鬼言:啊?帝尊……

戮世摩罗:天兵君,看戏,要看重点。(手指空中信号烟火)

杀生鬼言:啊?那是?

戮世摩罗:看来三尊也已经松好筋骨了!

杀生鬼言:啊?帝尊的意思是,三尊也遇到胜邪封盾的人了?!难道他们想分散风险,从四个方向突围?

戮世摩罗:以少量的人数通过魔兵,冲到最外围的时候,遇到我或者三尊,再被我们打死,有用这种方式突围的吗?啊,天兵君,可以请你暂时背叛魔世,投靠胜邪封盾吗?最好是成为他们的智囊,这样我会更加省事!

杀生鬼言:呃……帝尊是在怀疑我的忠诚吗?我绝无二心啊!而且我对帝尊的景仰,可是如同……

戮世摩罗:嘘……(做噤声状)别讲鬼话了,好好动脑,他们放信号的目的是什么?

杀生鬼言:呃……这很有可能是,通知其他方向的人马,表示平安闯过防线了。

戮世摩罗:方才那个人,可是在放完信号之后,就被你做掉了啊!何况你认为,三尊会像我一样,放他们离开吗?

杀生鬼言:啊?什么啊?帝尊是故意放他们一马?

戮世摩罗:我又不是你,怎有可能失守。

杀生鬼言:呃……那帝尊为什么不杀他们啊?

戮世摩罗:没必要浪费心力在诱饵的身上。

杀生鬼言:他们是诱饵?

戮世摩罗:没脑袋,至少也要长眼睛。信号分成四种颜色,是为了协助还留守在内中的人,查清吾方各路主要的将领是谁。

杀生鬼言:啊?若是这样,对方不就摸清楚我们的布置了?这样不会有问题吗?我看,应该赶紧交换各路的守军才会妥当。

戮世摩罗:没这个必要。

杀生鬼言:为什么啊?

戮世摩罗:你这个猪脑,都会想到要调动守军了,对方又怎会不将这种可能纳入考量?省下多余的动作,三尊都是惯战沙场的人,没在怕的。而且我们最终的目标只有一个。


【胜邪封盾】

梁皇无忌:他们的目标——是我!

欲星移:没错!他们的目标,确实是你。只要你一死,胜邪封盾形同瓦解,就算其余众人逃出生天,群龙无首,胜邪封盾也不会再对魔世构成威胁。相反的,只要你活着,就有机会再建立一个胜邪封盾。所以我们的战略,就是不能让对方找到你。

梁皇无忌:嗯……先生所派的第一波潜行的人马,除了为我们确认各路的守将,还有其他的任务吗?

欲星移:当然!另一层用意,是为了避免他们集中兵力,将吾方人马一举歼灭。戮世摩罗所采取的排布,是将守四方,其他人马散布在四方正以外的领地范围,就算我们选择其他方位突破,也会被守兵拖延,让最近战场的两路将领,有时间来援。

梁皇无忌:现在四个主要方位,是由三尊以及戮世摩罗镇守,而先生要四路人马,各携五色烟管,必是早已料到这个局面!但根据先前风逍遥所提供的情报,曼邪音目前驻守中苗边界,现在戮世摩罗将其调回,而不用妖神将镇守,令人意外!

欲星移:我倒是认为,此乃清理之中,至于原因吗……(看向煞魔子)

煞魔子:妖神将根本就不服戮世摩罗,若让他参战,难保他不会在两军相杀之际,采取行动。

欲星移:就算他不采取行动,也有可能会放走梁皇无忌,当成对付戮世摩罗的筹码。不管网中人在什么位置,对戮世摩罗而言,都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所以我敢肯定,不在四个主要方位镇守的网中人,同样也不会出现在战场之内。

梁皇无忌:但不知戮世摩罗,看出此意,进而调动守将的几率有多少?

欲星移:可能性微乎其微。阵前调将乃是大事,他必须提防我们趁他们调将的空隙突围而出。在种种考量之下,戮世摩罗必会按兵不动。


【胜邪封盾外围】

戮世摩罗:守株待兔,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只要能抓到,甚至杀死梁皇无忌,游戏就结束了!

杀生鬼言:啊?梁皇无忌?

戮世摩罗:有问题吗?

杀生鬼言:帝尊知道胜邪封盾的首领是梁皇无忌,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怎会将这么重要的讯息漏掉?

戮世摩罗:哦,我没讲吗?煞魔子盗出幽灵魔刀,荡神灭一路追赶,却遇到梁皇无忌挡道,这样不是很明显了吗?

杀生鬼言:啊?想不到竟然是这样!那个煞魔子,我早就发现他暗中囚禁梁皇无忌,还没来得及禀报帝鬼便让他阻止。现在想起来,果然是居心叵测!

戮世摩罗:天兵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会将这么重要的讯息漏掉?你没将这件事情上禀给我,莫非,也是居心叵测?

杀生鬼言:啊……呃……帝尊啊,我是在想说啊,那个帝鬼死了以后,梁皇无忌就失踪了,所以才会不小心,暂时忘记了这件事情啊!

戮世摩罗:哦,那你会忘记自己的脑袋吗?

杀生鬼言:呃……帝尊啊……

戮世摩罗:杀生鬼言听判——(掌按上杀生鬼言的头顶)

杀生鬼言:啊呃……饶命啊!(被吓的满头大汗)

戮世摩罗:今天,禁话!(扶额)

杀生鬼言:呃?啊?啊?

戮世摩罗:嗯?

杀生鬼言:嗯!(手捂嘴)

戮世摩罗:第一波的试探结束,下一波的行动也该开始了。他们使用这么迂回的方式作战,表示本身的战力不足,保守估计,最多三百。而为了保护梁皇无忌,他们必然集中兵力,寻求一个方向突破,最有可能的方向……(暗自考量炽阎天、曼邪音、荡神灭被选为目标的可能性)会是看起来最为有勇无谋的荡神灭吗?


【胜邪封盾】

欲星移: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应该说,我们自始至终,只能往这个方向突围,没其他的选择。后续的突围行动,必会让戮世摩罗察觉我们真正的意图,唯有按照计划,一气呵成,方得生路。

梁皇无忌:嗯,我明白了!柳穿杨,劳你先去知会双护,开始行动。

柳穿杨:是!

冽风涛:我也先去准备。(转身和柳穿杨离开)

煞魔子:戮世摩罗倾尽全力包围,吾方要用胜邪封盾现有兵力,达到你所说的效果,是一樁很大的赌注。

欲星移:这一战,关系到胜邪封盾的存灭,变数难料,唯有一赌,不只斗心、斗智,也要斗时。

梁皇无忌:斗时?

欲星移:没错,现在我最为担心的,是可能已经来到外围的援军。这方面,只能仰赖作战经验丰富的风逍遥,看出戮世摩罗的用意,阻止其他的人深入战圈。至于突围之战,我还需要另外一项东西配合。

梁皇无忌:何物?

欲星移:幽灵魔刀!


【中苗边界】

网中人:黑白郎君,网中人在此向你挑战!

黑白郎君:哈哈……你终于也按耐不住了!来吧,来吧。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周身放出气劲)

网中人:——但,不是现在!

黑白郎君:嗯?什么意思?

网中人:明夜亥时,不归路。

黑白郎君:你在玩什么把戏?

网中人:你尚欠我人情,决战的时间、地点,本该由我决定。

黑白郎君:哼!有何愿望,就快趁此说清。因为,你再无机会见到隔日的太阳!

网中人:哈,黑白郎君,网中人就是钦佩你这无知的自大。要当天下第一,你还差得太远。

黑白郎君:败犬的吠声,也不过如此。

网中人:等你能打败网中人,再来夸口你的能为。

忆无心:等一下。

网中人:嗯?

忆无心:你之前讲,要黑白郎君先帮你完成一个条件,才肯与他对战。现在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网中人:吾主已经发现胜邪封盾的所在,统一人世指日可待。为了专心修罗国度的霸业,吾要解决心头大患。

忆无心:啊?你讲什么?魔军发现了胜邪封盾的根据地?

网中人:就在南方西剑流总部附近,已经被吾主与三尊重重包围。

忆无心:啊……

网中人:黑白郎君,记住你我的约定,在条件完成之前,你不能对魔军动手。

黑白郎君:网中人,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网中人:明夜便能分出胜败!再会了,黑白郎君!(转身离开)

忆无心:黑白郎君,你有听到吗?魔军发现了胜邪封盾的位置!

黑白郎君:那又如何?

忆无心:胜邪封盾,是对抗魔世重要的组织,如果他们被破了,那中原就危险了!

黑白郎君:弱肉强食,天经地义。他们如果真有扭转乾坤的战力,就能突围。如果不能,那就表示他们根本毫无能力。

忆无心:啊……你要去哪里?

黑白郎君:不归路!

忆无心:啊……等一下!黑白郎君,等一下啊!


【龙虎山】

[龙虎山上,不速之客趁夜闯关,意图非善。]

刺客一:依计行事。(众刺客分散行动)

[依循记印脑中的地图,向着目标定定前往的脚步,路中,竟产生了迟疑。]

刺客二:嗯?死路!

刺客三:怎会是死路?

刺客二:我们有走错路吗?

刺客三:没!前面全部都与王上给我们的地图相同,不可能走错。

刺客二:但是这……天色深暗,也许我们途中有所错漏,还是先循原路退回,重试一次。

撼天阙:不嫌麻烦吗?

西苗兵众:杀啊!(叉猡与西苗兵众率先冲出,撼天阙随后走出)

撼天阙:憾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

刺客二:撼天阙!

刺客三:我们被困住了,怎会如此?

撼天阙:地震破坏了龙虎山原本的地貌,我便顺势将它改建成为新的龙虎山。你们太过依赖你们拿到的地图,才会被诱入死路。这一手,一年前便已布下。原本意在用来擒捉竞日孤鸣,现在用在你们的身上,糟蹋了。

叉猡:你们避得过守卫,但躲不过我之警戒线。你们的动向,一直在我的掌握之中。

撼天阙:你们的同伴,也落入了地形的陷阱,全数溃败了。你们,不会是例外!

叉猡:杀!哈!

[无预料的伏杀,阻断刺客生路,两人各自为战,分路突围。眼见一人即将脱身,叉猡骨镖出手。]

刺客三:啊——(被骨镖断头)

[身后已是杀机!]

刺客二:哈!(欲背后偷袭叉猡)

叉猡:找死!

[叉猡回身欲抗,谁知!]

奉天:哇啊!(奉天冲入欲帮叉猡挡刀,却反被打伤)

叉猡:哈!(一掌震飞刺客二)擒下!(西苗兵擒住刺客二)无脑猪公,你是在白痴什么?

奉天:呃……哈……我……呃……(昏倒在地)

叉猡:喂,无脑猪公,无脑猪公?

(西苗兵众擒拿着刺客来到撼天阙面前)

撼天阙:竞日孤鸣送吾如此大礼,吾也该有所回,(西苗兵其一拿着一根长竹竿走出)将人压好,动手!(举竿西苗兵颔首上前,准备施刑时,被出现的战兵卫阻止)

撼天阙:嗯?你做什么?(战兵卫把施刑西苗兵推后)对对手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不是早已领悟,战场之上无慈悲?

(战兵卫弯身在地上写道:此非战场)

撼天阙:吾所立身之处,吾足所踏之地,便是慈悲泯没的血腥战场!

(战兵卫再次写道:放下仇恨,放过自己。)

撼天阙:哈哈……你有何立场来指责我?你有何颜面要吾将仇恨放下?失了舌头,竟然还妄想说教,可笑至极!喝啊!

(撼天阙趁战兵卫背对不备时,将其点穴,众人一惊)

撼天阙:这是你的罪孽,是你让事情发生至此的!动手!

(行刑西苗兵极速奔上前,将竹竿从刺客身上透体而过)

刺客二:呃……啊……!(身体被竹竿更深入刺穿,刺客透体背后突出的竹尖鲜血淋漓喷洒,发出惨烈呼声,战兵卫身形微颤不忍视之,闭目)


【恶沼·月凝湾】

(忘今焉与苍狼先后步行在竹林中)

忘今焉:王子是否感觉忧心?

苍狼:担忧无用,苍狼另有该为之事。

忘今焉:哦?赶回救援,难道是为不该吗?

苍狼:该!但亦要视状况而为,远水救不了近火,苍狼便是此刻赶回,也无所作用,只是空耗徒费,不如另寻方式协助。苍狼相信在龙虎山的众人,必能渡过此关。

忘今焉:哈哈……王子果然非凡,成长之速,老夫实为惊叹。

苍狼:若非夫子点化,苍狼还不知何时才能找到方向。

忘今焉:那接下来,王子欲往何方?

苍狼:诡毒难解,欲寻医方,未有向,望夫子指引明路。

忘今焉:王子意欲救之,患祸虽令北竞王有所忌,能可互相牵制,活之有利;然救后其意无改,则成害。王子可细思清楚了?

苍狼:追本溯源,我与他终是同承一脉,有血即有情,苍狼断无可能弃之不救。再者,受毒伤者非其一人,各部合之有众,苍狼不忍见其苦难,此毒必以当解。

忘今焉:王子仁善,是民之福,老夫自该一帮。西出恶沼,往南二十里过,有一疏林,林中孤庐怪医落居,疑病杂症计之万数,尽有解。老夫在外旅匿之期,有幸一见,名实相符为真,王子或可试之。

苍狼:啊……感谢夫子襄助。

忘今焉:自助,人助,天必成其所助。王子得以天助之时,必将不远矣,大事当成……嗯……(陷入深思)

苍狼:夫子?

忘今焉:啊……失态,失态。老夫忆得太深,过于投入了。

苍狼:夫子忆起何事,竟如此出神?

忘今焉:老夫想起了曾经阅览过的一本书册,名唤羽国志异,曾经在中苗联军之间流传。它写的,是一个国家某次战乱的故事,当中也有很多值得去深思探究的观念。书中所记载的雁王,与王子的遭遇,也有几分的雷同,也许王子,可以作为参考。

苍狼:羽国志异,这是一本怎样的书册?

忘今焉:每一个人看过这本书,都会有不同的体悟。它可以是一本闲暇的小说,也可以是一本兵书,甚至,也是一本谤书。

苍狼:嗯。

忘今焉:回归正题吧。毒患的医治是紧迫之事,王子不宜在此耽搁太多时间。

苍狼:啊,是!苍狼先行告辞。

忘今焉:王子请便。

(苍狼离开)


【北竞王府】

(北竞王坐在王座上饮酒,女暴君站立下方,苏厉由外入殿)

苏厉:王上,行动失败了。

(北竞王举杯一顿,又继续饮酒)

女暴君:王上怎会无所言?

北竞王:你们要孤王说什么好呢?是该说可惜?或者,对你们感觉失望呢?还是大怒之下,令斩泄愤?

女暴君/苏厉:(同时下跪)请王上赦罪。

北竞王:你们虽然有过,但孤王亦有失。若否,你们的人头,早已与身两分了。

女暴君/苏厉:多谢王上恩赦。

北竞王:嗯……起来吧。

女暴君/苏厉:是。(起身)

(一苗兵有外奔入)

苗兵一:参见苗王。禀苗王,外……外面……!(害怕发抖)

女暴君:在王上面前,怎可如此失态,外面怎样了?还不赶紧说清楚!

苗兵一:呃……外面……外面……呃……残忍啊,好残忍啊……龙虎山实在太过恐怖了,恐怖啊……(撞柱)

女暴君:嗯?

苏厉:他已经疯了。

女暴君:到底是何事让他怕成这样?

(苗兵抱柱颤抖,北竞王起身向外走去)


【北竞王府外】

(闯龙虎山的刺客都被竹竿刺穿身体竖立在地,众苗兵看着恐怖颤抖,北竞王与女暴君、苏厉走近查看)

北竞王:嗯?

女暴君:啊!

刺客四:呃……呃……(虽被竹竿刺穿身体,但并未立即死去,感觉有人靠近,伸手但未触及,随后昏迷)

女暴君:还有气息,他们是活着被刺穿的!

苏厉:好凶残狠绝的手法,比之魔世,过犹不及啊!

女暴君:这番用意,是示威。

北竞王:(目视一周)以吓恐兵,溃乱军心。撼天阙,你之计策,确实起了作用了。

女暴君:王上,现在我们该怎样做?

北竞王:我们嘛……什么都不做。

女暴君:啊?

(北竞王负手离开,女暴君、苏厉跟随)

女暴君:王上何以不行动?撼天阙如此公然挑战王上皇威,若无以应,岂不受之藐视?

北竞王:两次行杀皆不成,可见对方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现下情势已定,再执守,也是折损无功。止息养神,厉精备战,方为良策。撼天阙中毒无解,时间,是我们的!


【龙虎山寨】

(地上大滩黑血,撼天阙坐在骷髅椅上因毒深而颤抖)

撼天阙:呃……啊……噗……(又吐出大量黑血后靠向椅背)<啊……祛毒丹的效用已失,吾体内之毒的毒性,越来越深重了!>可恶,这该死的毒,该死的竞日孤鸣!

(战兵卫由外走入)

撼天阙:你来做什么?我没兴趣听一个哑巴说教,别在这碍眼!

(战兵卫拿出药瓶,从瓶中拿出药丸)

撼天阙:<是祛毒丹……>你何时,变得这么虚伪了?

(战兵卫走近撼天阙身前,欲把祛毒丹给撼天阙服用)

撼天阙:撼天阙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尤其是你!(将战兵卫推开)在你亲手打碎我对你的信任那时,便注定……你没第二次的机会!

(从骷髅椅上下来,颠簸着离开)

[望着那决然远去的身影,是否真正难再挽回,再无机会左右相伴?]

(撼天阙停顿步伐,随即仍是踉跄离开。战兵卫默然将祛毒丹药瓶放到骷髅椅上。)


【树林中】

(雪山银燕与雨音霜前后走着)

雪山银燕:我们一路向东走来,还是没找到大哥,大哥到底去哪里了?

雨音霜:银燕,别着急,可能在路上错过,也可能他另转方向了。

雪山银燕:哎……

雨音霜:别忘记了我们的任务,是出来找佛国的线索。依据俏如来也前往佛国的情况来看,说不定找到佛国,我们就能遇到俏如来。

雪山银燕:你讲的有理,但是我们要怎样找到佛国?连唯一的线索,佛履都被拿走。下一步,我们要往哪一个方向去?

雨音霜:这……

(对面走来两个村民,边议论边走近雪山银燕与雨音霜)

村民一:你有听讲没有?大批的魔军聚集在南方。

村民二:是啊,是啊。很久没看到这么多的魔兵聚集,不知他们要做什么啊?

村民一:哎……这次又不知道是哪一方的义士受害。

雪山银燕:你们讲魔兵在哪里聚集?

村民一:就在南方啊!听讲是以前西剑流的本部附近啊!

雪山银燕:啊?!(急速奔离)

雨音霜:啊!银燕,银燕!


【胜邪封盾外围】

(众多魔兵巡守,司空知命和岁无偿躲在隐蔽处观察,随后离开)

司空知命:胜邪封盾怎会被魔兵重重包围?

岁无偿:看这个情势,应该是被魔世发现了。

司空知命:啊?

岁无偿:如果胜邪封盾被灭,那魔世在中原再无大患,随时都有可能进攻苗疆。

司空知命:魔世若攻打苗疆,铁军卫必然要在两方之间做下抉择,撼天阙将被排除。这个结果,不是苗疆分裂,就是让逆贼得逞。

岁无偿: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必须要想办法,帮助胜邪封盾解决此难!(两人抬头看天色)魔世进攻必然急速,我们没时间找援兵了!入夜时,侵入敌营,想办法扰乱敌军,制造胜邪封盾的机会。若可以,就杀入重围,与冽风涛会合,援助胜邪封盾。

司空知命:嗯!(闭目思考)

岁无偿:我知道危险性很大……

司空知命:你负责潜入,我去扰乱魔军。

岁无偿:啊?为什么?

司空知命:你跟我不同,你是孤血斗场出身的斗士,比谁都要坚忍,也知晓潜行的方法。我是侍卫出身,长于掩护而不善于隐藏行踪。

岁无偿:你要牺牲自己?!

司空知命:我……已经老了。过去这一年,我常常想起追逸……

岁无偿:记得吗,十七年前,我进入罪海,替换了身亡的王族亲卫。

司空知命:记得!在你之后,便是叉猡与冽风涛,你们都是年轻一辈的王族亲卫。

岁无偿:但也已经过了十七年了!七恶牢中那些孤单、寂寞的岁月,我们一直互相扶持。

司空知命:岁无偿!

岁无偿:慕云追逸是你的兄弟,你也是我们的兄弟。(搭上司空知命的肩)

司空知命:这是最好的方法,如果同时闯入,成功的几率太低,必须要有人引开魔军与三尊的注意。

岁无偿:我明白!你讲的对,这是保存战力,帮助胜邪封盾最好的方法,我赞同你讲的话。我只是想要让你明白,王族亲卫,不止是保护王子的共同体,除了这个使命之外,我们还是——兄弟!(搭上对方的双臂,对视)我会尽力完成任务!

司空知命:嗯,我信你!入夜行动!


【前往不归路的路上】

忆无心:黑白郎君,等一下!

黑白郎君:你又想做什么?(忆无心追至黑白郎君身前停下)

忆无心:我……我希望……我希望你去援助胜邪封盾。

黑白郎君:你没听到吗?今夜是吾与网中人的决战时刻!

忆无心:你答应过我三个条件,现在,这是第三个,去救出胜邪封盾!

黑白郎君:我与网中人有约,决战之前,绝不对魔世之人动手。

忆无心:我也跟你有约定啊!

黑白郎君:如果我能毁他之约,就同样能毁你之约!

忆无心:难道,所有的人命,什么正义、善良,你都不在乎,你只在乎战斗,只在乎网中人?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的眼中,一贯只有战斗!

忆无心:打赢了又怎样?天下第一又怎样?做了第一,也只不过是自己一个人,无亲无故,没人分享你的喜悦,你甘愿过着这样寂寞的日子?

黑白郎君:哈哈……无亲无故,就能无牵无挂!黑白郎君潇洒自在,这种快乐,你怎能体会?

忆无心:(语带哭音)我求你了,拜托你,去帮助胜邪封盾吧!

黑白郎君:不可能!(往前走去)

忆无心:黑白郎君!(伸手抓住黑白郎君背后衣服)

黑白郎君:不用多言,你朋友的死活,从来就不是黑白郎君挂怀之事!(推开忆无心)

忆无心:啊……(惊讶地看着黑白郎君背影)我明白了,是我……太笨了。(大步向前,超过黑白郎君离开)

黑白郎君:你要去哪里?

忆无心:黑白郎君,会关心一个武功低微的人想去哪里吗?

黑白郎君:嗯……没错!你要去哪里,原就与黑白郎君无关,你若死了,三个条件自然作废,吾求之不得!

忆无心:你不去救,我去!

黑白郎君:就凭你这微末的武功?

忆无心:因为我有勇气,所以我去,你不用去!

黑白郎君:你以为你这叫作勇气?

忆无心:我只知道,你是一个懦夫!(指向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嗯?(放出气劲震扬沙土,震退忆无心)

忆无心:啊……(被气劲震的口露朱红)

黑白郎君:你竟敢说黑白郎君是懦夫?

忆无心:我告知你,什么才是真正的勇气!有绝世的武功,横行天下,人人怕你,那是匹夫之勇。真正的勇气,是为了别人愿意挑战冒险;真正的勇气,不是知道会赢才去挑战,而是即使自己再弱小、再无用,为着别人,也压抑着自己对未知的恐惧,奋勇向前去面对强敌,这才是勇气!

黑白郎君:哈哈……为他人而死,就是伟大吗?不追求保护自己的能力,只期盼着他人的救援,这种人,真正值得帮助吗?你口中的勇气,能保护这群人到几时?今日有魔世,明日是苗疆,总有一日,你会保护不了。然后,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死亡,你帮助他们了吗?没!你只是给他们软弱的借口,绝望时的错望!

忆无心:所以,我才讲你是懦夫。一个勇者,不可能因为做不到,就放弃去做。

黑白郎君:吾是不想做,不是做不到!

忆无心:我才不信你!(转身欲离开)

黑白郎君:我能证明!

忆无心:啊?你愿意帮助我?(回身)

黑白郎君:等今夜杀了网中人,约定了结,小小的魔世,禁不起黑白郎君轻轻一击。

忆无心:明天就来不及了。网中人选在今夜挑战你,就是不想你今日去帮助胜邪封盾啊!

黑白郎君:吾已经让步,别得寸进尺。

忆无心:啊……那你明日再来吧!(转身决然离开)

黑白郎君:小丫头!不知进退,你若能活命,再来向黑白郎君求取愿望吧!哈哈哈哈哈!(两人背道而行)


【尚贤宫】

(俏如来独自来到尚贤宫废墟)

俏如来:尚贤宫。一、二、三、四、五……(边走边点骷髅数目,暗处两人窥视)五具尸体。哪一个,才是师尊要我收埋的?(暗处两人点头示意分开行动)

墨家门人:墨家门人参见钜子。

俏如来:墨家门人?

墨家门人:是!我是上一任钜子的门徒,一直在闪避五算的追杀,直到五算叛逆在此身亡,我才在此等待钜子回归。

俏如来:我还以为墨家的叛逆,只有师尊一人。

墨家门人:怎能这样讲?钜子是墨家的领导者,怎会有领导反是反逆的道理?

俏如来:如果是为了反逆,才坐上领导的话……(对方一惊)我的师叔,都还活着吗?

墨家门人:叛逆已经死了。

俏如来:你真不小心,爆炸过后,有部分的尸骸,应该被埋在梁柱之下,怎能一眼便找到五具?你的师尊,没教过你细心吗?

墨家门人:呃……

俏如来:如果是一人单独行动,你便出现的太莽撞了,应该有另一个去通风报信了吧?

墨家门人:呃……这……(见俏如来转身背向,突然出手攻击)哈!(出掌袭上俏如来)呀喝!(招数尽数落空,随俏如来掌劲后飞,借助梁柱反跳,欲再攻向俏如来,俏如来瞬间背后放出魔气,墨家门人正中魔气)啊……!(摔倒在地,勉强爬起)呃……啊……你你你……你是魔……啊……(墨家门人爆体而亡,俏如来离开)


【胜邪封盾外围另一处树林】

(众多魔兵巡守,风逍遥在暗处观察)

风逍遥:<这么多魔兵,看来胜邪封盾已经被魔世包围了……>胜邪封盾被包围,盾主跟鱼仔都在里面,但是为何魔世不发动进攻?(沉思片刻)围而不攻,待援歼之,不妙!我去黑水城通报的消息,不是反而害人。(欲奔离,却又立即停步)等一下,他们是会从那一条进入?不管了,先找再讲。(奔走离开)


【锋海】

(锻神锋细看手上墨狂碎片)

锻神锋:这就是墨狂?!

废苍生:如何?

锻神锋:可恼,可笑,可悲!

废苍生:如何可恼?怎样可笑?因何可悲?

锻神锋:糟蹋了精妙的铸术,可恼;错误的材质,可笑;失败的成品,可悲!

废苍生:换一个说法,精妙的铸术让你自叹不如,是为可恼;锋海白白浪费时间精研材质,是为可笑;最后仍是拜服在废字流之下,所以可悲!

锻神锋:材质是铸造的基础,宛如一个人的天资,后天的锻炼,纵然能刻补强,天资的差异,绝无可弥补。

废苍生:只有被天资所限的人,才会讲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将一切怪罪天资,却不肯好好检讨自己。千锤百炼方成钢,用火多少,宛如因材施教,配合各种材质的特性,使用不同的火候粹炼,只要将本性完全发挥,就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锻神锋:哈哈……那是资质平庸者的妄想,废字流是在墨狂身上投射自己的心理阴影吗?劣才无论怎样努力,永远无法超越天才,本质是什么,结果就是什么!

废苍生:莫怪锻家要世居锋海,甚至不惜独立门户,原来失去锋海神铁,你们,就什么都铸造不出了。

锻神锋:废字流千年不成一器,就是驽钝者意图超越天才的结果。

废苍生:若是材质重要,为何锻家迟迟超越不了墨狂?

锻神锋:如果是铸术重要,你又何需找寻离尘石?

莫听:他们再这样讲下去,会不会打起来?

何妨:我看很有可能喔!

废苍生:进入重点吧!护世之兵,必须能可承受血之禁印与渡世大愿的力量,如果无法转化这些能量,就算不上真正的护世之兵。

锻神锋:从材质下手,是最快的方法。

废苍生:墨狂之中早已藏有足够份量的锋海神铁。

锻神锋:我还不知,废字流还有颜面谈起这樁往事!

废苍生:这么远久的事情,也只有你锻家念念不忘。

锻神锋:哼!锋海神铁,并非锻家所找寻到最好的材质。

废苍生:那什么是锻家所找寻到最好的材质?

锻神锋:非常简单的东西,却是废字流的盲点,永远也想不到的东西。

废苍生:是什么?

锻神锋:王骨!

废苍生:嗯……


【林中】

苍狼:夫子所言便是此处,嗯?

(另一条小路,一位村民丈夫搀扶着妻子前来求医)

男村民:老婆,你再忍耐一下,我们就要到了。大夫,大夫啊!怎会都没人应声啊?

女村民:呃……啊……

男村民:老婆,你怎么了?

女村民:啊……痛……啊……好痛……好痛啊……

男村民:老婆,老婆啊!你有要紧没有?老婆,大夫,大夫啊!

女村民:啊!(痛昏过去)

男村民:老婆、老婆啊!(突然孤庐门开,飞出一支织命针插入妻子穴道)

修儒:将眼泪收回去,等人真的死了,再来哭!

(白发白衫童身的人影,背身从门内出现)

苍狼:嗯?


【胜邪封盾外正北方】

[戌时过后,吹起亥时的风。风中,弥漫着浓烈的杀意,瞬息爆发。]

(冽风涛带领第一批胜邪封盾的义士突围杀出)

魔兵一:敌人。呃……(被胜邪封盾一位义士一掌杀死,冽风涛与众义士,奔至戮世摩罗处停下,杀生鬼言捂嘴站立戮世摩罗身后)

戮世摩罗:真是想不到啊,都已经知道我守在这条路了,还选择往北边冲过来,是不知死活,还是高估自己,或者,另有算计?天兵君,现在准你,开口!

杀生鬼言:哇……等很久了!杀生鬼言·轰!(鬼言攻向冽风涛,被冽风涛的铁爪破解)


【胜邪封盾外正东方】

[就在胜邪封盾开始动作同时,正东方之处——]

(雪山银燕与雨音霜两人攻入)

雨音霜:不可久战,快冲入。(两人正准备冲入,却被飞来勾魂震退,口呕朱红)啊……

雪山银燕:啊?这个铃声!

曼邪音:闼婆曼姿,了却病苦短事;食香谁主,喟叹长生不如。我们又见面了,雪山银燕。

雨音霜:是三尊,这是陷阱。

曼邪音:来吧!


【胜邪封盾外正南方】

(司空知命与岁无偿准备攻入)

炽阎天:是你们两人。

司空知命:岁无偿,你知道该怎样做

岁无偿:嗯!

炽阎天:投降,对你们最好!(重黎散出烟火)


【胜邪封盾外正西方】

(忆无心利用七彩云珞施展水石遁准备从地下避过魔军耳目进入胜邪封盾)

荡神灭:嗯?鼠辈,以为这样就能避过我的耳目吗?(运劲一拳击向地面,将忆无心从地下击出呕红,随即擒捉而上,掐住忆无心的脖子,慢慢将其提起,忆无心吃痛)哼,太弱小了,这个对手!


【不归路】

[武林诡谲阴森之地,胜生败死的不归路,网中人静静伫立,等待宿敌再临。]

网中人:亥时将至,黑白郎君,网中人在此等你!


【胜邪封盾外正西方】

忆无心:啊……

荡神灭:死吧!

[忽然——]

(幽灵马车疾奔而来)

荡神灭:是谁?

(幽灵马车冲开荡神灭与忆无心。忆无心落地倒退,黑白郎君从其背后按掌接住,然后将其推至一边)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

荡神灭:嗯?

黑白郎君:——正是黑白郎君南宫恨!


[意外,意外,意外!黑白郎君意外现身,他会打破与网中人的约定,解救胜邪封盾的困境吗?

苍狼王子所遇的医者又是谁呢?他是否能可解除撼天阙身上所中之毒呢?

魔军四面包围,梁皇无忌与欲星移该如何应对此局?

雪山银燕、雨音霜以及王族亲卫各自对上灭世三尊,他们会有生命的危险吗?

一连串的紧张、刺激,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十四集——三掌三危。]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