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0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969526120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九集 灭日之局

录入:棽络、弱笛(银燕、戮世摩罗部分)
校对:浪花海月


【鬼祭贪魔殿】

[安排香饵钓蛟龙,戮世摩罗杀局摆开,欲杀苗疆之主竞日孤鸣。]

戮世摩罗:想不到这口逆神,竟然助我杀你,遥祭先帝在天之灵。

(魔将围上)

北竞王:这么简单的杀局?喝——(运功震开众人)

戮世摩罗:呀——

(戮世摩罗与众魔将轮番进攻)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轰!

北竞王:轮回劫·破乾坤!离开!(化光离开)

戮世摩罗:哪有这么容易。(追)

[北竞王抽身欲退,戮世摩罗全面拦截,两大王者再度交锋。]

戮世摩罗:喝——

北竞王:喝——

煞魔子:喝!

杀生鬼言:杀!(两人带兵齐上)

戮世摩罗:万鬼魔焰!

北竞王:轮回劫·碎苍穹!

(煞魔子与鬼言暗助北竞王,魔兵纷纷死伤,北竞王一掌击中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哈欠)再让你三招如何?

煞魔子:杀!

戮世摩罗:退下吧。

煞魔子:帝尊……

戮世摩罗:你们方才想借刀杀人,现在又要违抗吾令吗?

杀生鬼言:帝尊请原谅,吾等不敢。

戮世摩罗:(对竞日孤鸣)你应该用更强的招式杀我,别想保留实力才是。

北竞王:孤王已尽全力了。

戮世摩罗:你是承认不是我的对手啰,那今日是你该死,我饶你一命,你欠我一次。加上先王那条命,你欠我两次。

北竞王:无三不成礼,帝尊若肯与孤王合作,就算孤王欠你三次又如何?

戮世摩罗:撼天阙会比你难应付吗?

北竞王:就看帝尊是用怎样的角度看待了。

戮世摩罗:好吧,你想讲什么?

(竞日孤鸣上前言说)


【魔世营寨】

黑白郎君:哈哈哈!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做为我的快乐啦!

[宿敌再见,黑白郎君狂傲依旧,网中人却是气定神闲,成竹在胸。]

黑白郎君:(走向网中人)来吧!喝——

网中人:喝——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

网中人:飞织邪罗!

黑白郎君:你变强了,但还不够强!不够强啊!

网中人:对付你,已经足够!喝!

[熟悉的敌人,熟悉的招式,黑白郎君喜见对手能为再度提升,战意更是汹涌。]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这样才是战斗的愉悦啦!呀哈!

网中人:喝——

[互相透彻的两人,战技已不足用,唯有根基拼斗,才能论出胜负。]

黑白郎君:来吧,来吧!

网中人:盘丝锁关!

黑白郎君:怒马凌关!

[战得兴起,战得意狂,黑白郎君正欲追击,却见网中人……]

(网中人停手不动)

黑白郎君:你这是做什么?

网中人:我不战了。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还未尽兴,怎能让你脱战!喝——(一掌打去网中人却不闪避)你这是什么意思?!

网中人:你欠我一条命!记得吗,在泣血邪魔洞,是我救了你。

黑白郎君:想卖弄恩情吗?黑白郎君并没要你救我,更不接受任何人的施恩!

忆无心:这句话的感觉,真熟悉。

黑白郎君:嗯?

网中人:恩你已受了,现在才来推托,这就是黑白郎君的狂傲?哈哈哈哈,当真可笑!

黑白郎君:多言无益,出招吧!

网中人:有眼无珠的代价,网中人愿意承受,要杀我,网中人绝不还手!

黑白郎君:嗯?你以为黑白郎君不敢?

网中人:除非还我这份恩情,否则,网中人绝不与你一战!

黑白郎君:你……

网中人:(转身背对)来啊,自背后出手,更显你的威风!

黑白郎君:转过身来,黑白郎君从不背后伤人!

网中人:我只要你替我杀一个人,一个绝对值得你一战的对手!在你完成这件事情之前,不准你对魔世动手。

忆无心:啊,(冲出)你不能答应他!

黑白郎君:(推开忆无心)哈哈哈哈,网中人也有对付不了的敌人,要向我低首恳求了吗?

网中人:我能保证,他绝对会让你战得尽兴。

忆无心:你允诺过我,要帮我对付魔世!

黑白郎君:什么人?在哪里?

网中人:时机到了,我会通知你。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没这个耐性。

网中人:那不是我的问题。

黑白郎君:嗯?!

网中人:杀了他,我们两人战到死的日子、地点,由你来定!

忆无心:黑白郎君!

网中人:答应与否,你自己决定。

黑白郎君:好,我答应你!

忆无心:啊?

网中人:那网中人奉陪到底!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离开)

忆无心:黑白郎君?(看难民)

网中人:你没能力救他们,离开吧!

忆无心:唉,对不住,对不住,是我没用!(离开)


【梅香坞】

[梅香坞内,未明状况的雪山银燕意外遭逢荡神灭,气氛顿时一滞。]

恋红梅:<雪山银燕,怎会……>

(冰剑回来,眼神示意恋红梅)

恋红梅:(起身)是他,他就是凶手!

幻幽冰剑:红梅姐,小心啊!

(荡神灭怒对雪山银燕,两人打斗)

[为护梅香坞,恋红梅一口咬定。雪山银燕心知不能辩解,唯有脱离现场为先,旋枪应战。]

荡神灭:一年前没扫荡的余孽,竟敢挑战我的权威,该死!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落燕迴影!

荡神灭:十八地灭!

[愈想脱身,愈是受制,雪山银燕枪使游龙,化劲为巧,仍是无法脱离险境,观战的人同样焦急。]

恋红梅:(踉跄)凶手……啊……

幻幽冰剑:红梅姐!

(恋红梅假装晕倒,荡神灭分神,银燕趁隙逃脱)

荡神灭:可恶!

恋红梅:(醒转)凶手……我的梅香坞……

幻幽冰剑:红梅姐你没事吧?

恋红梅:阿鼻尊……(被荡神灭抱起)

荡神灭:养伤。(离开)


【魔世营寨】

[为取信胜邪封盾,王族亲卫对上三尊。]

炽阎天:小心了,你们可能败得很快。

[眼前人沉如雄岳,深不可测。岁无偿两人戒备之间,蓦然——]

炽阎天:啊!(挥刀开战)

岁无偿/司空知命:喝!

[一动,如泰山倾倒,炎流爆发。岁无偿、司空知命只感雄力、热流同时来袭。]

火穷奇:师尊果然厉害。

炎梼杌:我们连他的三成本事都没有啊!

岁无偿:<不能一直防守,要反击。>喝!

[守势难久,反击方能逆转,岁无偿转守为攻,刀走偏锋。]

炽阎天:来得好!喝啊——(岁无偿被击中受伤)

司空知命:岁无偿!横式·武魂!

炽阎天:烈焰掌!

[横劲雄式交击,气势震荡,司空知命面色一变——]

司空知命:呃……啊……(一手铁拳被烧红融化)

炽阎天:再来!(一条人影袭来)谁?(接下招式)

风逍遥:还不走?

岁无偿:退!(与司空知命离开)

炽阎天:走得了吗?呀——

(俏如来出现,与风逍遥合力击向炽阎天)

风逍遥:走!(两人乘隙逃走)

火穷奇:师尊!

炎梼杌:师尊!

炽阎天:那个人……


【树林】

风逍遥:这身装扮,你是俏如来!

俏如来:你是胜邪封盾的人?

风逍遥:不是,我来自苗疆。

(俏如来转身就走)

风逍遥:我知道胜邪封盾在哪里。

(俏如来停步)

风逍遥:你知道银燕一直在找你吗,你为什么不要先去见银燕?还有,你失踪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俏如来:(取出一物)这项东西,请你替我转交银燕,或者胜邪封盾的人。

风逍遥:这是?

俏如来:请他们想办法找出幽灵魔刀。你的朋友已经来了,我会再与你联络。(离开)

风逍遥:俏如来,俏如来啊……诶,这样讲走就走?

(岁无偿与司空知命来到)

岁无偿:风逍遥。

风逍遥:你们没事吧?

司空知命:为什么要救我们?

风逍遥:当然是为了你们无知却无惧的勇气。

司空知命:你!

风逍遥:(递上酒壶)喝!

司空知命:什么意思?

风逍遥:虽然立场不同,但是我们想做的事情都一样。我相信你们是真心想对付魔世,所以……交一个朋友。

(岁无偿走过去接过酒壶喝)

司空知命:岁无偿。

岁无偿:多谢你!(喝完递给司空知命)

司空知命:(喝酒)以后,我们仍有可能是敌人。

风逍遥:明天的事情留给明天去烦恼。此地不宜久留,离开吧!


【万里边城】

[万里边城,苍狼、铁骕求衣首度交会。]

苍狼:军长总算肯见苍狼一面,也不枉苍狼冒死前来。

铁骕求衣:历经此番磨练,你实长进不少。

苍狼:军长此言,苍狼可否解读为认同?

铁骕求衣:你已得吾之亲会。

苍狼:魔祸将临,铁军卫该有所抉择之时了。

铁骕求衣:铁军卫只支持王,成为苗王,铁军卫自会效忠。

苍狼:魔军兵临城下,如此险境,军长心意犹原无改,难道非要等到战火燃起,才愿做出抉择吗?现况不比当初,军长何以甘冒灭国之险,犹要坚持权争有果?

铁骕求衣:立于苗疆最高战力,铁军卫不能因个人抉择而动,这才能保证苗疆安定。而且你该明白,当必要之时,铁军卫的选择,只有一个。

苍狼:在撼天阙与竞日孤鸣之外,军长应该还有其他的选择。

铁骕求衣:你凭什么?王储的身份?

苍狼:那种名衔,毫无价值。

铁骕求衣:那就说服我!

苍狼:苗疆如今正处不安之境,先安内方能攘外,内部不安,只会拖累整个苗疆。现今的中原,就是军长的借镜。止内战,再御敌。

铁骕求衣:那现今的你,可定苗疆内部的不安吗?

苍狼:我会将它当作目标。

铁骕求衣:北竞王同样也做得到,论智论武,你能做得比他更好?

苍狼:这……

铁骕求衣:是人皆会讲话,做不做得到,才是真本事。想得到,就要表现出相称的能力。

苍狼:是否这样,铁军卫就愿意支持我?

铁骕求衣:今日之前,你没被选择的机会,但是你来了,所以现在,你有一点机会。不到百分之一的机会。


【悬崖】

[被撼天阙打落山崖的苍狼与叉猡,负伤奋力攀岩而上。]

(两人终于爬到平坦处,“苍狼”累倒。)

叉猡:怎样了?

苍狼:没事。

叉猡:你怎会伤得这么严重?

苍狼:没什么。

叉猡:你一直隐于暗处,既没受命任务亦无出战,撼天阙虽有伤你,但也不至于……啊……(回忆撼天阙殴打苍狼)那个时候,王子受到的伤,你……难道你是自己……

苍狼:不必大惊小怪,这是我对于身为影形的自我要求,而最完美的拟装。就是让自己彻底成为对方。

叉猡:你疯了,竟然在戕伐自己的身体之后,还感觉骄傲。

苍狼:亲手割舍了原生的面皮,影形,只是别人,再无自己。一如你以鸮羽族为傲,影形之傲,便是在转换之时,能为对方自主牺牲到什么程度。

叉猡:我实在无法认同这种变态的想法跟病态的心理。是讲也算了,你自己欢喜就好,反正与我无干。只要能顺利瞒过撼天阙,你想要怎样做,就怎样做吧,我会完全配合。无论如何,一定要撑到王子回来。

苍狼:这我知道,你不用一直强调。

叉猡:那就别再与撼天阙起冲突了。

苍狼:别废话了,想办法脱离此地再说吧。


【北竞王府·花园】

传令官:夙将军,久见了,下官也是意外非常啊!夙将军比之当年,风采更耀,下官诚心为将军感觉欢悦。

(战兵卫欲走)

传令官:将军且慢,下官还未传王令啊!战兵卫听令……

(战兵卫跪下听旨)

传令官:将军可有听清?此番景象,让下官忆起了三十年前。三十年前,三十年后,相同的王令,相同的人。唉呀,所谓的命运,还真是奇妙啊!你说是吗,夙将军?可惜,希妲王后已殁,若否,她又该是何种的心思呢?需要下官重申三十年前的话语,再次提醒将军所处的立场吗?

(战兵卫接过王令)

传令官:将军这次倒是甘愿,想当初将军可是激烈抗拒,若非下官点示,将军恐已触怒圣颜,全族陪葬。话说回头,将军一族自那之后,便人丁单薄,意外早亡,如今竟是只余将军,想起来也是令人倍感吹嘘……

(战兵卫瞬间出刀)

传令官:刚才发生什么……(断首而死)

(战兵卫离开)


【鬼祭贪魔殿】

戮世摩罗:天兵君,将婶母请出。

杀生鬼言:是,帝尊。

戮世摩罗:我们继续接下去谈,你要我帮你什么?

北竞王:对付撼天阙。

戮世摩罗:理由呢?

北竞王:因为撼天阙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戮世摩罗:他才刚送了一口宝刀给我啊。

北竞王:但王族亲卫进入中原活动是要帮助魔世还是与魔世敌对,撼天阙与苍狼有所矛盾。如果苍狼改变了撼天阙的想法,那他绝对是魔世最可怕的敌人。未雨绸缪的道理帝尊应该清楚。

戮世摩罗:唉,撼天阙是未来的敌人,你却是现在的敌人,要我对付撼天阙可以,万里边城让出一条通路,让吾军进发。

北竞王:铁军卫自有判断,非小王能可主宰动静,而且,就算小王真的打开通道,帝尊就真敢长驱直入吗?孤军探入,败亡不远,先帝殷鉴历历,帝尊要重蹈覆辙吗?

戮世摩罗:竟然又再提起先帝,你真是不知死活。

北竞王:当此之局,内忧何止苗疆一地,中原不平,帝尊也难以行动。小王此行是雪中送炭,用意良善,就算小小失言,谅必帝尊是不会挂怀介意。

戮世摩罗:雪中送炭有两种,一种是送来让人取暖,一种是送来让人自尽。你的炭,是哪一种?

北竞王:小王讲了,小王用意良善。

戮世摩罗:不让道,那你要我怎样帮你?

北竞王:先消灭王族亲卫在中原的人,然后,对万里边城发动一次攻击。

戮世摩罗:嗯?身为王者,竟然要求他人发兵进攻,这种要求我听都没听过,看来,苗疆的局势真是乱七八糟。我要俏如来,找到他,我就帮你。

北竞王:俏如来?不是胜邪封盾?

戮世摩罗:胜邪封盾也可以,选一个吧。

北竞王:这算是建立了合作关系吗?

戮世摩罗:我没这样讲,但你可以当作是建立你我友好关系的第一步。

(杀生鬼言领出女暴君)

女暴君:王上,你竟然亲自来救奴家,当真让奴家受宠若惊啊。

北竞王:随我回苗疆吧。

戮世摩罗:再见了,不送。

北竞王:请。

(竞日孤鸣带着女暴君离开)

煞魔子:王上,为何不趁今日这个机会杀除北竞王,为先帝报仇?

戮世摩罗:围杀并未占得上风,我估计,如果他选择抛下女暴君逃走,想要杀了他,最少你们两个也是要陪葬,我是替你们两个生命担忧啊。

煞魔子:既然是围杀,为何不多做准备,却连自己人也瞒过?

戮世摩罗:这样才能了解他的实力,是否有足够的资格作为合作对象。

煞魔子:帝尊,你真要帮助先帝的仇人?

戮世摩罗:我不是讲过了,雪中送炭有两种。

煞魔子:嗯?

戮世魔罗:三处营寨的陷阱渐渐不能达到效果,煞魔子,将妖神将与双尊召回,其他的人全力搜查通缉犯,新兵直接送入修罗国度。

煞魔子:是。


【野外】

(风逍遥、岁无偿、司空知命三人在野外遇上雪山银燕)

风逍遥:笨牛,你受伤了,发生何事?

雪山银燕:在梅香坞遭遇荡神灭,详情听说……

风逍遥:梅香坞遭遇血洗,老板娘却讲你是凶手。

雪山银燕:嗯,我想不通老板娘为何会那样讲,所以战斗中保持沉默。

风逍遥:看来老板娘这一著玩得很狠,她要完全洗清梅香坞的嫌疑,避免黑瞳的追查。

雪山银燕:你的意思是,梅香坞的屠杀是老板娘策划的?

风逍遥:这样想最合理。梅香坞暂时不能去了,笨牛啊,嗯……

雪山银燕:怎样了,怎样欲言又止?

风逍遥:我遇见俏如来了。

雪山银燕:啊?!大哥,大哥在哪里,他现在在哪里?!

风逍遥:你别冲动。

雪山银燕:我怎能不冲动,我……

风逍遥:你怎样?

雪山银燕:我……我想见他,我欠他一句……对不住。

风逍遥:原来你们不是同一个父母生的喔。

雪山银燕:你讲什么?!

风逍遥:不然亲兄弟的,还有什么对不住可讲的?

雪山银燕:啊……他现在人在哪里?

风逍遥:他来去飘忽,不肯讲出下落,但是他讲他会再回来找我。

雪山银燕:为什么不来找我?他是……不肯原谅我了吗?

风逍遥:你又没做错什么,别这样想了。(拿出俏如来交托之物交给雪山银燕)这块,他要我交给你。

雪山银燕:(接过)这是什么?

风逍遥:我怎么知道,他也想找到胜邪封盾,但是他好似有意遮掩自己的行踪。笨牛,现在这两位的行踪也已经暴露,胜邪封盾能进不能出,梅香坞也回不了,你先带他们去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躲起来,我去胜邪封盾通报消息。

雪山银燕:嗯。

风逍遥:另外一件事情就是,俏如来有讲要找幽灵魔刀。

雪山银燕:幽灵魔刀,我明白了。

风逍遥:那分头进行。(对岁无偿、司空知命两人)朋友,回头见了。(离开)

岁无偿:我们下一个目的是要去哪里?

雪山银燕:黑水城,那是人世少数安全的地点。

岁无偿:好,带路。


【树林】

忆无心:唉……

黑白郎君:哼!

忆无心:为什么,你不要救那群村民?他们……他们很可怜,他们就要被带入魔世,成为魔兵了。

黑白郎君:那不是黑白郎君的目的!

忆无心:你就一点恻隐之心都没吗?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那种东西,黑白郎君不需要!你若想救,就自己动手。

忆无心:是我没本事,没办法救他们。

黑白郎君:你可以用第三个条件来交换。

忆无心:我不相信你,你答应过我,要替我对抗魔世,但是,你又答应网中人,不会对魔世出手。你这个人讲话反反复复,不能相信!

黑白郎君:哼!我替网中人杀一个人,就算完成承诺。之后,我再帮你将魔世扫荡,这两个条件一并完成。

忆无心:但是,我现在就需要你啊!

黑白郎君:那是你的问题。

忆无心:你跟白烁烁很像,但是,你也是黑滤滤。难道黑滤滤身上的善良,一点也没体现在你的身上吗?

黑白郎君:你到底在胡言乱语什么?

忆无心:你失去的记忆片断,难道一点也不想要寻回?你就甘愿留着这样的空白继续活下去?

黑白郎君:嗯?你要讲的故事,与你口中的黑滤滤白烁烁有关?

忆无心:是啊!你想知道?!

黑白郎君:毫无兴趣。

忆无心:啊!

黑白郎君:但这是我允诺你的条件,我会完成。黑白郎君,言而有信!

忆无心:那好,你陪我去几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啊,前方是天擎峡!

(往前走去,黑白郎君跟上)


【天擎峡】

忆无心:天擎峡,唉……

黑白郎君: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

忆无心:不是,这个地方,埋藏了我两个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一直想要来这里很久了,但是都没机会。这次离开黑水城,又忙着救人,今天,终于来到天擎峡了。

(转身面对巨石)

忆无心:邪马台笑,天海光流,你们在那边好吗?我过得很好,废阿叔替我炼制了保身的七彩云珞,金池阿姨也很照顾我,后来我才知道你们来过黑水城,但是我们竟然没见到面。我听讲了你们的英勇事迹,邪马台笑,你在那边有跟人争吵打架吗?天海光流,那边的人,是不是有办法听懂你的话呢?你要好好照顾邪马台笑,因为,他太粗鲁,最会得罪人了。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也已经长大了。所以邪马台笑,你不可以再叫我小丫头了。一年多没见了,你们会想我吗?但是,我很想你们,我很想你们啊……

(跪下,回忆与两人的点点滴滴)

忆无心:(起身,对黑白郎君)我们离开吧,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

黑白郎君:嗯?看来除了你之外,还有其他的人来吊祭过他们。

忆无心:是吗?你怎么知道?(黑白郎君向后一指)啊,这是?(发现一串佛珠)


【梅香坞室内】

恋红梅:(醒转)啊……<荡神灭竟然还在。>

荡神灭:别起身。

恋红梅:我已经没事了,多谢阿鼻尊的救助!梅香坞其他的人……

荡神灭:都安置好了。

恋红梅:梅香坞的事情,我来处理就好。

荡神灭:没我的命令,暂时不准营业。(恋红梅神色一变)有意见?

恋红梅:当初要梅香坞继续营业的,是阿鼻尊,现在要梅香坞暂停营业的,又是阿鼻尊。红梅真不明白这个意思。

荡神灭:照做,很困难吗?

恋红梅:当然不会。阿鼻尊不去休息?

荡神灭:我在等。

恋红梅:等什么?

(万雪夜进来)

万雪夜:阿鼻尊。

荡神灭:好好照料你的老板娘。

万雪夜:是。

荡神灭:(对恋红梅)你是我布施的权威,谁也不准冒犯。

(欲走又停下)

荡神灭:等一下,你的脸,有一点面熟。转过身来!(万雪夜转身)你有亲人吗?

万雪夜:没。

荡神灭:我还以为曾经杀过你的亲人。

万雪夜:秋露无依无靠,只有老板娘算是我的亲人。

荡神灭:嗯。(离开)

恋红梅:荡神灭言行怪异,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万雪夜:义母……

恋红梅:放心,我会想办法应付。


【峡谷】

[静谧峡谷之内,暂离胜邪封盾的梁皇无忌,正亲赴一场密谈。]

梁皇无忌:碧血落尘埃。

煞魔子:黄泉锁不开。

梁皇无忌:黄泉路上,有何变动?

煞魔子:王见王,有心人越过边界,会见小子。

梁皇无忌:竟然是他?

煞魔子:你很讶异?

梁皇无忌:他曾向鳞族表达共抗黄泉的意愿。

煞魔子:两手政策,与一年前相同。

梁皇无忌:确定合作了吗?

煞魔子:尚无共识,但局势已经变得微妙,是北帝助黄泉,或者黄泉援北帝,皆有可能。

梁皇无忌: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了。

煞魔子:何时再次行动?

梁皇无忌:静待时机。

煞魔子:我会再提供更多的情报,让你做好万全准备,加快动作。

梁皇无忌:急,无济于事。

煞魔子:总不能任由小子翻搅黄泉。小子个性轻浮,喜怒无常,加上黄泉不容生人,若非鬼玺,众人怎会甘心受其统辖。黄泉本非生人能统,帝鬼亡后,在我心中,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唯有一人。

梁皇无忌:你仍不放弃?

煞魔子:盾可护身、护民,更可护世,端看要如何运用。

梁皇无忌:剑与盾,皆不服小子?

煞魔子:确实未必真心臣服,但若让剑得势,黄泉将席卷人间,和平不存。

梁皇无忌:嗯。

煞魔子:我不否认我的积极说服,是出自一片私心。但是,你也不能否认,若是让剑所统,同样会带来杀戮。换作其他人坐上那个位置,都不会比盾更为安稳。

梁皇无忌:我自有定见。

煞魔子:我相信你会做出最正确的抉择,无论是对人界,还是黄泉。(离开)

梁皇无忌:黄泉路,人间途,唉。


【胜邪封盾】

冽风涛:是你。

欲星移:打扰你深思了吗?

冽风涛:没有。

欲星移:别这么冷清,我与风逍遥不同,与你之间并无立场上的冲突。

冽风涛:你见过北竞王?

欲星移:与当今苗王交涉共抗魔世,是身为鳞族师相的责任。就如同你身为王族亲卫,也有必须履行的承诺。我从当今苗王的口中,得知了苗疆内战的片面讯息,又从你两位同伴的口中,知晓你们真正的立场。且容我大胆推测,现在你们口中的苍狼王子,还需要撼天阙的相助,对吗?

冽风涛:总有一日,王子必能壮大自己,而我们也会协助他,铲除所有的乱臣贼子。无论是撼天阙,还是北竞王。

欲星移:你不担心我与苗王之间有所协议?

冽风涛:我的小妹提起过你,对你,我还在观察。

欲星移:小妹?嗯……凤蝶姑娘是吗?(柳穿杨来到)是柳兄。

柳穿杨:两位在此,还习惯吗?

冽风涛:没任何不便。

欲星移:胜邪封盾招待甚周,无所失差,欲星移深表感谢!

柳穿杨:那就好,欲先生,虽然我碍于胜邪封盾的规矩,没办法对你坦言很多事情,但是救命之恩不可忘,我还是要感谢你先前的出手,医治我的伤势。

欲星移:举手之劳,至于胜邪封盾的规矩,我也能体谅。当初柳兄怀疑我们是黑瞳的人,语气中带有很深的戒备与怨恨,看来那些走狗所造成的危害,并不比魔世少啊。

柳穿杨:我确实很痛恨黑瞳,因为我,就是黑瞳迫害之下的受害者。

欲星移:你也被亲友出卖?

柳穿杨:我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只剩下我和我的小妹相依为命,在我们最艰苦的那段日子,我最好的几名兄弟,帮助我们兄妹渡过很多难关,我很感谢他们,也将他们当作是我真正的家人。想不到……想不到,我真的是想不到,那群兄弟竟然加入黑瞳,我险险就被他们押走,成为魔世的马前卒。但是我的小妹却被他们带走,不知道被卖到什么地方了。我到现在,还在找她……

冽风涛:小妹……

欲星移:你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加入了胜邪封盾?

柳穿杨:是,在我被黑瞳追捕的过程之中,我意外接触到胜邪封盾,我很清楚,如是不是魔世,我们还能跟以前一样生活。我痛恨魔世,所以我加入对抗魔世的行列,誓言必将魔世驱逐!

欲星移:你痛恨魔世的情绪,不会影响到你对梁皇无忌的信任吗?

柳穿杨:我确实曾经挣扎过,直到有一日,我问盾主,为何他一开始,就要坦承自己出身魔世。他说,他宁愿一开始坦承,也不愿到了最后真相揭穿之时,让所有的成员感觉自己被利用。那个时候,我才了解,种族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同样想要解决灾祸的心意。从此,我对盾主心悦诚服。

欲星移:嗯……不分种族,理念为先,这才是真正的无所分别。也唯有如此,才能缔造不分亲疏的和平之世。柳兄的领悟,让我心有戚戚焉。

柳穿杨:和平之世……唉,就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小妹会在哪里?

冽风涛:不管她在哪里,你都不能放弃任何希望。

柳穿杨:我知道,我一直……都没放弃希望。

冽风涛:相信我,你们兄妹,一定会再重逢!

柳穿杨:嗯,多谢你!


【梅香坞】

荡神灭:你的伤势?

恋红梅:已经无所大碍了。

荡神灭:那好,我有一个问题,凶手只有雪山银燕吗?雪山银燕所使用的兵器是枪,但你身上的伤痕,是利刃所致。

恋红梅:确实还有别的人,但他已经先行逃逸了。

荡神灭:可知凶手身份?

恋红梅:梅香坞的老主顾,万雪夜。

荡神灭:嗯?万雪夜?一个早该死在炽阎天手下的人!

恋红梅:我也感觉很讶异,事情发生之时,并没多余的时间能让我思考。雷妖、闪鬼两位将军,还来不及逃出梅香坞回报,就被万雪夜和雪山银燕杀害。我知道他们会选中梅香坞破坏,是因为这里有很多魔兵魔将,还有人类的背叛者出入。对他们来说,我们也同样背叛了人类。

荡神灭:人界本受魔世所统,反抗魔世,才是背叛!何况当初梅香坞与魔世约法三章,坚持只提供娱乐,不提供任何人界情报。要说你们背叛人族,他们没立场!

恋红梅:唉,无论如何,经过这次的屠杀,我虽然逃过一劫,却不知道生意还能不能做下去。也许梅香坞应该……

荡神灭:我讲过,梅香坞是否继续,要经过我的同意!我会处理掉这些叛逆,同时派人保护梅香坞。

恋红梅:多谢阿鼻尊的恩准!(荡神灭沉思)阿鼻尊?

荡神灭:好好休息。(离开)

恋红梅:暂时瞒过去了,日后行事,必须更加小心才是啊!


【傍晚·树林】

女暴君:让王上为奴家这般费心,奴家实感万分罪过!

北竞王:孤王对你本就无所期待,讨保你只是顺势,孤王真正的目的在他处。

女暴君:王上真是无情,奴家对王上,可是全心在付出啊!

女暴君:所以孤王,还未将你当作弃子啊。

(奉天带人包围)

奉天:围起来啊!哈哈,现在就看你们可以跑到哪里去!

北竞王:你还真快就得到消息了,撼天阙。

撼天阙:(走入)我还在好奇,到底是何事,会让你愿意舍弃护从,孤身一人在外走动?原来要为了这名女人!

北竞王:英雄难过美人关,若否,你怎会饶得苍狼至今?不就是因为他的母后,是你有缘无份的旧情人吗!

撼天阙:嗯?!

北竞王:最爱与最恨,共存一体,你之心情,必是矛盾万分吧!而这还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这……又是何等的讽刺!

撼天阙:(怒极)哈哈哈哈,尽情地搬弄你的唇舌吧!在你还有命之时!(气劲震动四周)

北竞王:想要孤王之命,可不容易啊!


[王对王,万里边城之外,撼天阙一对北竞王,苗疆王权之争,将会终结在此吗?

梅香坞密探地位险曝,恋红梅究竟能瞒至何时?

受到苍狼之托的司空知命与岁无偿,是否能完成任务,与中原联手打退魔世?

梁皇无忌在魔世的暗桩竟是煞魔子,他会怎样协助梁皇打败戮世麽罗登上帝尊宝座呢?

失踪已久的俏如来竟然再度现身,这当中又透露着怎样的玄机呢?

欲知高潮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十集——杀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