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0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878401165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六集 熟悉的身影

录入:叶清眉
校对:浪花海月


【苗疆·树林】

(撼天阙扼住苍狼脖子将其提起)

撼天阙:太弱了,没了那些王族亲卫,你连保护自己也做不到。像你这种废物,还妄想与我作对?!留下你,是为了打发无聊,现在——我已经腻了!死吧!(运掌打向苍狼)

[此时——]

(骨镖飞来折断周围草木,撼天阙为避攻击松手,苍狼趁机脱身)

[为护主,叉猡骨镖突袭,身手尽展,直取撼天阙!]

叉猡:王子,快走!喝——

奉天:这又是怎么了,算了,还是别管比较安全。阿母啊,我带你来去避一下风头。(离开)

叉猡:斩天旋杀!

[骨镖动向莫测,路径诡谲,撼天阙受困其中,犹原自恃。]

撼天阙:你这只比狗更加不如的虱虫,竟妄想斩天吗?那就用你的性命,作为抗天的代价!皇世经天·万狼啸天绝!

苍狼:小心!狼牙破空!

(苍狼接下杀招,被打伤飞出)

叉猡:王子!

(走近扶起苍狼,苍狼吐出一口鲜血)

叉猡:王子,此地交给叉猡,请你快走!

苍狼:不行,我不能这样走!我……我还有责任,我不能让苗疆毁灭……

叉猡:所以王子你更要活着,叉猡可以牺牲,但是王子绝不能死啊!

苍狼:我不能放下你!

撼天阙:放心,你们两个都要死!(缓缓走向两人)

叉猡:王子!你这样,要如何复兴苗疆?你这样,如何对得起先王?你这样,如何面对叉猡的期望啊!

苍狼:我……

叉猡:快走!(一把推开苍狼,冲向撼天阙)喝——

苍狼:叉猡……啊……(无奈逃走)

(撼天阙轻易挡开叉猡的攻击)

撼天阙:留下断后,你的生命能换取多久的时间?

叉猡:就算多拖一秒,王子就可能多一个生机!虎啸·天旋!

撼天阙:皇世经天·虚空灭·霸王殛!

(叉猡被打飞,不远处,苍狼正仓皇逃离)

苍狼:<叉猡……啊……>

[苍狼内心虽是煎熬,但肩上所负之责,让他只能如此选择。]

苍狼:<叉猡,我绝不会让你的用心白费!>

撼天阙:你想逃往哪里呢?

苍狼:啊?!

(前方,撼天阙提着叉猡躯体来到)

苍狼:撼天阙!

撼天阙:我看中的猎物,从没一个能逃出我的掌心!

(撼天阙将重伤的叉猡掷到苍狼跟前)

苍狼:叉猡!(抱起重伤的叉猡)

叉猡:王子……叉猡……只争取到这一点时间……叉猡……让王子失望了……(昏迷过去)

苍狼:叉猡……叉猡!

撼天阙:凭此无能鼠辈,就以为能阻挡吾的脚步吗?

(苍狼放下叉猡,拿过长刀,气劲震倒周遭树木)

苍狼:撼天阙!

撼天阙:哦?要上了吗?哈哈哈哈!很好,快攻来,让我好好享受你绝望的表情!

苍狼:皇世经天·狼影回空!喝!

[连环刀势,无一作用,撼天阙只守不攻,玩弄苍狼于股掌之间。]

撼天阙:太弱了,你真是弱得让人害怕!真是丢脸,经天宝典在你的手上,简直与三流的武学一样。同为苗疆王室,(撼天阙丢出兵刃)我真为你感觉丢脸至极!(对苍狼倒竖拇指)

苍狼:皇室经天·破空千狼影!

(攻击失败,反被震飞)

撼天阙:完全不到水准!你真的知道星辰变的特性吗?星辰变所重的,是绝对的力量——将全身的内力集中、一次爆发出来!看好了!喝——破空千狼影!

(苍狼再次被震飞)

撼天阙:八脉汇流入气海,意守一念力如山。宝典的口诀都忘了吗?嗯?接下来,是你的仇人所练的轮回劫——

苍狼:王族的宝典,轮不到你这个罪人来教!狼牙破空!

撼天阙:四两拨开阴阳势,借彼几分还几分——破乾坤!

苍狼:啊!

撼天阙:单是星辰变一项,你就已经火候不足,而且那还是最适合你体质的一部!苗疆会被叛取,真是应该。

苍狼:我……我会让你……后悔小看我!<八脉汇流入气海,意守一念力如山……>

撼天阙:哦,有样子了。

苍狼:皇世经天·星辰变!

撼天阙:丹田散尽盈若虚,海纳百川兼容蓄——虚空灭!

苍狼:破空千狼影!

撼天阙:狼王印!

(二人过招,苍狼仍是失败,撼天阙一脚踩在苍狼头上)

撼天阙:用了相克的宝典武学,仍然不低,颢穹废,你比他更废!杀你这种废人,我会有报应啊。

苍狼:……你?!

(撼天阙一脚踢开苍狼)

撼天阙:现在,三部宝典的特性,你都已经知道了。从今日开始,我会用三部宝典彻底折磨你,直到我满意为止。(转身欲离)

苍狼:等……等一下!你……你到底想要怎样?

撼天阙:嗯?

苍狼:说要杀我,又放过我,这样反复无常,你……你有什么目的?

撼天阙:目的……

(看向苍狼,仿佛又见颢穹与希妲在一起的身影,撼天阙心头一怒,再次将苍狼打伤飞出)

撼天阙:打到你无法讲话,就是我的目的!(离开)


【九脉峰】

黑白郎君: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

(众魔兵皆被气劲杀死)

忆无心:黒滤滤,白烁烁,你们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石头仔,我是忆无心啊!

黑白郎君:嗯?!

忆无心:黒滤滤,白烁烁,你们……

黑白郎君:我不认得你!哈——

忆无心:金石盾!

[玄音再起,危机时刻,忆无心急施异能,将魔茧层层束缚。]

黑白郎君:这样就想困住黑白郎君吗?痴愚!喝——(欲挣脱束缚)

忆无心:木生石!(灵力再催,缚力加强)

黑白郎君:嗯?喝——

忆无心:哈——

黑白郎君:喝——

忆无心:哈——

[魔茧意图突围,忆无心全力抵抗,双方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黑白郎君:喝——

忆无心:哈——

……

忆无心:(喘气)我们……我们别再继续了好吗!

黑白郎君:小丫头,你支持不了多久!

忆无心:谁讲的!我还能支持三夜三日,我是怕你会先失声!

黑白郎君:哈哈哈!那便一试何妨?!

忆无心:我死,对你也没好处啊。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被困在此地,就见不得别人享受自由!

忆无心:你别杀我,我会想办法帮你脱身、放你出来。

黑白郎君:嗯?你不会逃走?

忆无心: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黑白郎君:……哼!

(二人收招)

忆无心:(喘气)真累!

黑白郎君:你身上具备极大的灵能,或能助我脱离束缚。来吧,利用你的灵能在魔茧上打出一个缺口,只要这样,我就能脱茧而出。

忆无心:出来之后,你要做什么?

黑白郎君:先杀你,再杀网中人!哈哈哈!

忆无心:木生石。(加强魔茧束缚)

黑白郎君:臭丫头,你做什么?!

忆无心:你都要杀我了,我还放你出来,这样我不是笨蛋吗?

黑白郎君:你骗我?!

忆无心:哈,我们明明刚才才认识,我讲几时骗过你了,你竟然就相信!这是为什么?黑白郎君可有这么老实?

黑白郎君:欺骗南宫恨的代价谁也承受不起!

忆无心:说回来,这不是骗,我只是要保护我自己。不然,你再喊两声,我就真的死定了。

黑白郎君:杀你这个臭丫头有何快乐?吾允诺饶你一命,快将放我出来!

忆无心:那就多谢你再次救了我。

黑白郎君:再次?你这个魔兵在胡言乱语什么!

忆无心:你怎会认为我是魔兵?

黑白郎君:我感受到周围满布低等的魔气。

忆无心:我被你救过一次啊,不是,应该是很多次、很多次啦。上一次是在灵魔大战之时,你还记得吗?就是你对上网中人那个时候,那个时候,在你怀中那个少女就是我啊。

(黑白郎君记起与忆无心的一面之缘)

黑白郎君:哼,没印象。我只记得当时只有网中人跟旁观者。

忆无心:啊?这么多人你都没注意到!

黑白郎君:哈哈哈!因为黑白郎君的眼中,从来只有对手!

忆无心:那,你再回想一下,你当初对上藏镜人与史艳文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白郎君:不重要的事情,不值得南宫恨费神去想。

忆无心:你之后恢复对上炎魔,之后又再无端遇上网中人,难道你就没怀疑过你的记忆有断层?

黑白郎君:就算有又如何!那非是重点!小丫头,快替我解开魔茧的封印,否则等我功力恢复,南宫恨会天边海角猎杀你!

忆无心:那你先讲你是怎样被困在这的?

黑白郎君:你真是烦啊!

忆无心:都被困那么久了,说一下又何妨?

黑白郎君:哼,之前网中人先我一步脱出,随即利用魔茧上残存的灵力将我困在魔茧当中,待我苏醒之后,魔丝已经制住我的经脉。使我只能开口不能动弹。

忆无心:又是网中人……


【暗夜·营寨外围·树林】

[暗夜树林,欲星移意行火攻,岂料眼前竟早是火海一片。]

欲星移:有人快了一步。嗯……

(欲星移来到魔世营寨,已是空无一人,地上躺着几魔兵尸体)

欲星移:主帅出营,随即遭到突击,被囚者全被救走。幸存的魔兵,应是前往其他两处营寨求援。也就是说……

鄂钦丕:就是你吗?!(攻向欲星移)

欲星移:援兵果然到了!(避开攻击)

鄂钦丕:阿鼻尊座下,鄂钦丕!

钟山鼓:钟山鼓。请你,留命!

[变数突生,欲星移遭遇来援魔将夹攻,拳爪杀网之下,唯有脱战一念,随即,相星九绝上手!]

欲星移:文曲造玄光!

(欲星移脱出战圈,化光离开)

钟山鼓:嗯?被他脱逃,哼。

鄂钦丕:应童律与夔阴师还没回来,难道真的遭受伏击?

(火穷奇与炎梼杌赶到)

火穷奇:钟山鼓、鄂钦丕,你们也来了。

鄂钦丕:是火穷奇与炎梼杌。

(应童律与夔阴师急急赶回)

应童律:啊?怎会这样?

夔阴师:你们怎会来此?

钟山鼓:我们是听说你们中计出营,遭受夹攻,营寨被破,所以才会赶来支援,却不慎让嫌疑者脱逃了。

应童律:我们会出营是因为有人顺着风势,趁夜进行火攻,为了速战速决,我与夔阴师便亲自前往,但到了现场,却不见任何敌人。

鄂钦丕:不对!我们都中计了!

炎梼杌:快回营!(四人急速回营)

应童律:现在我们要怎样处理?

夔阴师:回禀闼婆尊。


【营寨外树林】

欲星移:<想不到竟然有人运用相同的手法救出被囚禁的生员,嗯……沿路走来不见任何脱逃迹象,照时间推测,对方应是早我两刻行动,(身后一白衣人影经过)方能将生员完全撤离。这盘棋的先手,会是胜邪封盾吗?>

(察觉到背后有人走过,欲星移猛然回头)

欲星移:嗯?!那个人……

(向前追了几步,却不见人影)

欲星移:人已不见。<莫非他就是策动此次计划的人,他的出现,是故意吸引我的目光,或者单纯巧合?这究竟是暗示,还是试探?>先回梅香坞再说吧。


【还珠楼外】

(冽风涛等在楼外,凤蝶走出)

凤蝶:大哥!

冽风涛:凤蝶。

凤蝶:大哥,你怎会知道我人在还珠楼?

冽风涛:我查探消息,知晓你们已经回到还珠楼,便前来寻找。这段时日,你过得好吗?

凤蝶:我过得很好,大哥,这一年你究竟是去哪里了?那日,你讲你有事离开,之后就没再回来,这一年,我全无你的音讯,我非常的烦恼,担心你是不是出事了。却又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

冽风涛:抱歉,大哥让你忧心了。

凤蝶:你该抱歉的人不只是我,还有那名女子,你的爱人。大哥,你能告知我,当初你非要这样不告而别的苦衷吗?

冽风涛:别问了,凤蝶,这是我的问题,我自己会处理。

凤蝶:大哥,你可有想过她的感受?在自己最脆弱、最需要人陪的时候,却失去了能依存的肩头,那种只剩下自己的孤独感,怎样不让人崩溃疯狂?

冽风涛:时间会冲淡一切。

凤蝶:有一些事情,是无法靠着时间去解决的,你不能一直闪避。

冽风涛:凤蝶,别逼我。

凤蝶:唉,好吧,我只是希望大哥你能过得幸福。

冽风涛:大哥明白,凤蝶,我今日前来,除了探望你以外,还有事情想问你。

凤蝶:什么事情?

冽风涛:你知道胜邪封盾吗?

凤蝶:胜邪封盾,大哥,你也在找胜邪封盾吗?

冽风涛:嗯,还有其他的人再找胜邪封盾吗?

凤蝶:是,就在几天前有两个人前来还珠楼询问,有关胜邪封盾的事情。详情听说……

冽风涛:铁军卫、鳞族?<铁军卫为何要找胜邪封盾?难道他们也有意帮助中原,或是另有原因?至于鳞族……>胜邪封盾是中原对抗魔世最后的战力,他们寻找胜邪封盾的目的与理由到底是什么,这背后的用意是否会带来更大的危害,我们并不清楚。现在这个世道,任何人都不能轻易相信。

凤蝶:大哥,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要找胜邪封盾?

冽风涛:任务。助中原消除魔世危害。

凤蝶:任务?是谁给你的任务?大哥,你现在到底是在替谁做事?我对你的事情完全不清楚,你根本就不愿意让我参与你的生活!这样,我还算是你的小妹吗?

冽风涛:凤蝶,你不用担心,大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就好。总有一天,大哥会让你知道一切。只是现在对胜邪封盾全无头绪,此点是一个麻烦。

凤蝶:你若是想查探消息,可以去一个地方,那是魔族最常出没的地方。

冽风涛:在哪里?

凤蝶:梅香坞。


【九脉峰】

忆无心:网中人既然先你一步离开,又有能力制住还未清醒的你,为什么不直接将你杀掉?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没猜测他人心思的兴致!

忆无心:那我需要怎样帮你?

黑白郎君:此茧内藏封印,你能操控灵能,只要将灵力灌输一点,利用你操控石头的能力,在魔茧打一个洞,我就能挣脱魔茧的束缚。

忆无心:你怎会知道我会操控石头?

黑白郎君:嗯?!

忆无心:你在里面根本看不到,怎会知道我会操控石头?是不是我们早就认识了,只是你不记得了,说不定我们是朋友,还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啊。

黑白郎君:哈哈哈!南宫恨只需要敌人,从来不需要朋友!吾知晓你能操控石头,只是猜测!你包覆在魔茧外面的事物非常的坚硬,必是金石之物,又感应到你强大的灵能,不难推想。

忆无心:我放你出来,有什么好处?

黑白郎君:小丫头,妄想讨价还价,饶你性命,已是南宫恨的恩惠!

忆无心:你本来就没杀我的理由,我又没惹你!我还是被你的死对头网中人逼来这的,算起来我们是同志。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独来独往,没任何的同志!

忆无心:至少算同一战线。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的战场,只有自己与敌人!

忆无心:你实在很难伺候!

黑白郎君:你太啰嗦!放我出去!

忆无心:好啦好啦,别凶别凶,我只拜托你三件事情,你只要答应就好。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不接受谈判,不接受妥协!

忆无心:第一件事情是,我希望你能听我讲一个故事——

黑白郎君:你若再拖拖沙沙,黑白郎君就会失去耐性!

忆无心:第二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们对抗魔世。

黑白郎君:网中人,期待黑白郎君的再次来袭吧!哈哈哈!

忆无心:第三件……我还没想到。所以先保留好了。

黑白郎君:快将我放出来!

忆无心:你到底是答应还不答应啊?

黑白郎君:答应什么?!

忆无心:我刚才在讲,你根本没在听喔?!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为什么要听你讲话!

忆无心:除了相打,你就没别的兴趣了?

黑白郎君:战斗,就是黑白郎君生命最大的快乐啦!哈哈哈!

忆无心:跟你讲话有够累的……不要紧,我就跟你拖下去。你不答应我这三件事情,我就不要放你出来。

黑白郎君:你敢!

忆无心:有什么不敢的!

黑白郎君:你!……哈哈哈!

忆无心:你笑什么?

黑白郎君:你正被魔兵追杀,没错吧?

忆无心:是啊。怎样了?

黑白郎君:此地尚有魔兵的气息走动,虽然你的功力低微,无法察觉,但魔兵正在附近搜索,随时都会往这个方向靠近。只要他们一进来,你就必须向我求援。

忆无心:你不答应我,我就死,我被魔兵杀死,就没人放你出来了。

黑白郎君:你敢赌命?

忆无心:不敢……

黑白郎君:那还不放我出来?

忆无心:……但是有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之时,我就敢!

黑白郎君:什么东西比你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忆无心:你对黒滤滤、白烁烁这两个名字还有印象吗?

黑白郎君:嗯?!

忆无心:你一定有印象,对吧?

黑白郎君:是值得一战的绝世高手吗?

忆无心:啊?……总之,我铁了心,除非你答应,否则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黑白郎君:哼!


【东西苗边界】

[东西两苗边界,隶属北竞王麾下的一处军营,今日,死煞降临!]

苗兵一:嗯,那是什……啊!

(鲜血四溅,几苗兵被杀,撼天阙走出)

苗兵二:敌人、有敌人来袭啊!(被杀)

苗兵三:什么人?!

撼天阙:撼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不少苗兵碎体)

苗兵四:撼天阙,是撼天阙啊!

撼天阙:想要活命,只有一个方式,用尽你们的全力打过来,只要能让我战得尽兴、打得满意,我就可以放过你们。

(苗兵惊惧非常,连连后退)

撼天阙:怎样?没人敢攻过来吗?

断荒苦:哼,今日,断荒苦就要取下你的首级,上呈苗王!

(撼天阙轻松取命,连使数人断首)

撼天阙:只有这样吗?喝!

[飞溅的血液,起落的哀声,宣告着一场无情的屠杀!]

撼天阙:不够……完全不够!这样完全不够让我泄怒啊!


【北竞王府】

北竞王:王族亲卫离开龙虎山了?

女暴君:是,看他们前往的方向,应是进入中原。

北竞王:哈,撼天阙,看来你的如意算盘,已经被苍狼看破了啊。

女暴君:王上……

(步霄霆进入)

步霄霆:王上。

北竞王:发生何事了?

步霄霆:撼天阙孤身突击边境断荒苦七处的营寨,所经之处,全数遭灭。

北竞王:嗯……

女暴君:这怎有可能?七处军营,领头将士至少数十人,还有数百上千的步卒,单凭一个人,怎有可能在一日之内就全部杀灭。

北竞王:但他就是做到了。边境兵寨不可空缺,女暴君,你与步霄霆重新挑选一批兵力,派往驻守该地。

女暴君/步霄霆:是。

(二人退下)

北竞王:看吧,孤王早就说了,他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只有你,还在顾念过往。

(柱子后的战兵卫默然无语)

北竞王:这一年来,他的手段,你也都有看到了吧,那些死在他手下的兵将,无一全尸。他现在只有满心的恨,什么都不顾了,还会念及那些人也是苗疆的子民吗?他已经不是当初你所认识的天阙孤鸣,他现在是撼天阙,只为毁灭苗疆而存。一个曾经被众人寄予重望的苗疆王子,现在却成了灭国的罪祸,这是何等的讽刺啊。

(北竞王看战兵卫一眼)

北竞王:你可以继续对他留情,但只怕苍狼的处境会更加艰危……他虽是希妲所生,却也是颢穹之子啊。王族亲卫进入中原,必是苍狼察觉了撼天阙想借着魔世的侵略毁灭苗疆,所以才会派人欲与中原联合。他这样做,你认为撼天阙有可能放过他吗?孤王可以看在你的面上,留下苍狼性命,但是撼天阙呢?僵持的战局,很快就会有新的变化,孤王希望你不会做出令你自己后悔的选择。(离开)

(战兵卫握紧拳头)


【北竞王府·后花园】

苏厉:参见王上。

北竞王:铁骕求衣的答复?

苏厉:仍是坚持中立。

北竞王:看来压力还是不够。

苏厉:王上。

北竞王:听闻戮世摩罗就是史仗义,也是女暴君的亲戚?

苏厉:是。

北竞王:等女暴君回来以后,你们有新的任务了。(离开)


【梅香坞·室内】

(风逍遥看护伤员,欲星移进入)

风逍遥:大英雄回来了!听外面那些魔兵讲,有三个营寨在一夜之间被破,想不到你还真有本事,怎样,做人成功的感觉不差吧?

欲星移:我想你是误会了,解决那三个营寨的人,不是我。

风逍遥:啊?但是营寨被破是事实。而且他们所形容的嫌疑者形貌与你相当的吻合。是讲你现在也被魔世关注,看来有机会跟我拼一下悬赏的价钱。

欲星移:你不相信我讲的话,还不断消遣我,难道真是我做人失败?

风逍遥:真的不是你做的?

欲星移: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早我一步,用了相同的计策。

风逍遥:这就叫做英雄所见略同。你看这个过程与效果,跟你讲的完全一样。头脑可是不比你和那个竞王爷来得差啊。

欲星移:可否请教,你们有谁认识俏如来?

恋红梅:你为何突然问起他?

欲星移:我想了解他大概的模样。

万雪夜:由我来解说吧。

……

欲星移:嗯……果然啊。

风逍遥:什么果然?

欲星移:我在回来梅香坞的途中,遇上了一个人,我怀疑那个人就是俏如来。

风逍遥:啊?消失了一年的人,在这个时候出现?

欲星移:如果我没看错,那抢在我前头的布计者,就有了人选了。

(此时,胜邪封盾成员醒来)

恋红梅:他醒了。

柳穿杨:这是何处?

恋红梅:梅香坞。我是老板娘,恋红梅。

风逍遥:我叫风逍遥。算是跟你们同阵线的,来自苗疆。是我将你救回来的,还有旁边这位。

欲星移:鳞族师相,封鳞非冕欲星移。

风逍遥:你的伤,就是他医治的。对了,兄台怎样称呼?

柳穿杨:柳穿杨。多谢你们救我。

风逍遥:柳兄客气什么,来,交一个朋友。(递过酒壶)

柳穿杨:我该离开了。

恋红梅:你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而且梅香坞每一天都会招待魔世的人,你贸然出去,小心丢了性命。还连累梅香坞。

风逍遥:老板娘讲的没错,你应该先将伤养好。不然这样吧,有什么重要的消息,我可以帮你带回胜邪封盾,不过就要请柳兄告知我该如何前往了。

(柳穿杨狐疑地打量风逍遥,若有所思)

风逍遥:其实,为了对抗魔世,我们找胜邪封盾很久了,却一直没线索,现在好不容易才遇上柳兄,正好麻烦柳兄代为引见……

柳穿杨:你们听过黑瞳吗?

风逍遥:黑瞳?

恋红梅:为了荣华富贵而生存,甘愿成为魔世走狗的人。他们隐藏身份,潜伏在武林各处,替魔世打探消息与除去反对势力。黑瞳,就是黑暗势力窥探的眼睛。

柳穿杨:所以,我们不能带你们去胜邪封盾。

风逍遥:你怀疑我们?

柳穿杨:抱歉,无论有何理由,我们都不得带外人前往组织的根据地。这是为了避免被魔世发现,导致组织全灭。

风逍遥:外人?我带你来梅香坞,给鳞族师相医治,短短一句话就已经证明我们的立场跟你同样了。而且我为了救你还被魔世追捕,胜邪封盾也该释出一点诚意吧?

柳穿杨:就算你们救我一命,也不能保证你们一定是好人,因为我无法分辨你们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或者,你们也是黑瞳的成员之一。

风逍遥:这……

欲星移:他的顾虑,确实非常正确。

风逍遥:喂,欲星移啊,你不帮忙劝说就算了,还在这种时候扯后腿!

欲星移:这样不是很好吗?如果胜邪封盾每一个成员皆像他这般严守纪律,就表示组织向心力强,与这种组织合作,最有保障。胜邪封盾不愧是我们追求合作的首选。

风逍遥:这样讲也是对。对了,你不是有讲看到疑似俏如来的人?说不定和胜邪封盾有关系。

欲星移:你的好朋友笨……咳,雪山银燕,不正是俏如来亲小弟?

风逍遥:对啊,柳兄,如果是雪山银燕,你们信得过吗?

柳穿杨:这……我有看过雪山银燕的通缉令,如果是他,应该能信。

风逍遥:唉,可惜你太慢清醒,他早就离开了。只能想办法将他找回。

万雪夜:请问独眼龙或者冥医是否也在胜邪封盾之内?

柳穿杨:独眼龙?冥医?他们不是在一年前就战死了吗?

恋红梅:秋露……

幻幽冰剑:(进入)红梅姐,梅香坞来了奇怪的客人。

恋红梅:哦?


【梅香坞·前厅】

(司空知命和岁无偿坐在一桌,双眼悄悄观察周围之人)

莺莺:两位大爷,怎么不喝酒啊?来嘛,喝嘛。

司空知命:你们这最近来的客人,也不一定都是来喝酒的。

莺莺:大爷说笑了,不来喝酒,那是来做什么?大爷……

魔兵:哟,我好像没有看过你们两个来过。怎样,来到梅香坞不喝酒,刚才幻幽姑娘跳舞的时候,你们也没什么反应,跟木头一样。(二人不发一言)你们两个!有听到我在讲话吗?小心我回报将军,将你们治罪!

(司空知命握紧拳头,被岁无偿按下)

莺莺:(对魔兵)这位大爷别生气啦,有事情好好的讲。

恋红梅:梅香坞是饮酒作乐的地方,何必为了一点事情打坏心情。莺莺,该为诸位大爷添酒了。

莺莺:是,大爷来嘛。别生气了。

魔兵:好吧,看在恋红梅的面子上,就不要跟你们计较了。(跟莺莺离开)

岁无偿:你就是恋红梅?

恋红梅:两位看起来不像是中原人,来到梅香坞,不喝酒,又是为了什么?

岁无偿:关外行路险,入关避风雪。

恋红梅:艳阳高照,哪来的风雪?

岁无偿:风吹阳关道,人心比雪冷。

恋红梅:那更该喝一杯暖心。

岁无偿:有两种心,酒暖不了。

恋红梅:哪两种?

岁无偿:看尽世态炎凉之心、丧尽天良冷血之心。老板娘,这酒暖得了妳的心吗?

恋红梅:先生出言不凡,是做什么营生?

岁无偿:哪里多一点,就拿一点;哪里欠一点,就补一点。

恋红梅:原来是做买卖的,那先生这次打算补什么货?

岁无偿:干戈江湖、兵火连天,若是找到一批坚固保身的盾,应该有利益。

恋红梅:路指刀剑铺,大爷怎会找来让客人寻欢的梅香坞?

岁无偿:迷路失途,只好投石问路。

恋红梅:唉,我一个生意人、妇道人家,怎知道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意?这边有不少魔世的军爷,你应该问他们才是啊。

(风逍遥出现)

司空知命:嗯?<那个人……>

岁无偿:<铁军卫成员?>

风逍遥:<是王族亲卫,他们怎会出现在此?莫非是来捣乱的?>

(风逍遥径自坐下)

恋红梅:你?

风逍遥:老板娘都亲自帮你们倒酒了你们还不喝吗还是你们比较想喝我身上这坛?(司空知命默然将手伸进铁拳)他乡遇故知,卖一点面子,来一杯嘛!

岁无偿:请酒省下,我们倒是有不少的事情想问,望同乡不吝指教!敢问哪处山头、哪处买卖?

风逍遥:捧一只铁碗,装九斤货,四处讨一点残羹冷饭,求一个遮风避雨、天下太平。

司空知命:<苗军……嗯。>

(亲卫队二人相视会意,岁无偿按剑待发,却被风逍遥阻止)

风逍遥:兄弟你可有带来故乡的消息?

岁无偿:这……

恋红梅:咳。

风逍遥:正好,我也想知道有关故乡的消息,只是此地太过吵杂,我们还是出去讲吧。

岁无偿:带路吧。(三人离身离开)


【梅香坞外】

风逍遥:够远了。

司空知命:竞日孤鸣的走狗!

风逍遥:谁先来?还是要两个一起上?

岁无偿:我,就够了!你体验过无间吗?

风逍遥:好问题!你们的作为,不正是要将人世变成无间?


【万里边城外】

[万里变成之外,魔世大军顾守依然,静等时机。]

曼邪音:<驻守在此的这段时间,苗疆毫无行动,那个铁驌求衣,还真是沉得住气。>

[忽然,一道雄浑掌气,打乱魔军的阵式。]

曼邪音:嗯?是谁?(唤出双环)

撼天阙:撼天无道,唯吾嚣狂;逆宇掩宙,再创神荒!(提着幽灵魔刀来到)

曼邪音:那是……幽灵魔刀!

撼天阙:魔世的蝼蚁,你们能让我满意吗?

曼邪音:单枪匹马,气魄与实力兼具,众人退开!连纪念品都替我准备好了,不杀你简直对不起自己啊。


【鬼祭贪魔殿】

戮世摩罗:人被救了?

杀生鬼言:呃,是。

戮世摩罗:鬼言君啊,整个修罗国度,只有你是我的同胞,我对你是如此的器重,你怎能让我再一次的失望呢?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下次一定全力以赴。

煞魔子:不只是杀生鬼言所驻守的营寨被攻破,九营失六,我认为,除了胜邪封盾以外,还有其他的反抗势力在暗中活动。

戮世摩罗:这种废话不用讨论。

煞魔子:生员的运送迟迟不肯进行,才是导致营寨被破的主因。

戮世摩罗:我终于明白,为何帝鬼会被称为智勇双全。因为智慧是一种比较值,我相信他在他麾下的眼中,形象一定是高大的无法仰望。

煞魔子:帝尊,勿侮辱先帝。

戮世摩罗:我是称赞他啊。你想不通吗?人被救走,那就再抓,这不是困难的事情。修罗国度的隐忧是什么?是胜邪封盾,他们的胆,大到能可来行刺我。输送生员这种小事,为什么要动用到三尊,你还不明白吗?

煞魔子:我知晓帝尊是为了引出反抗势力,但是这两件事情可以同时进行。

戮世摩罗:浅,你真是看得太浅了。

煞魔子:煞魔子确实不如帝尊高瞻远瞩。

戮世摩罗:我听不出这句话带有诚意。

煞魔子:诚意是要靠感受的。

戮世摩罗:你连我也敢吐槽了?

煞魔子:煞魔子只是实话实说。上与下的关系,是需要互相建立。先帝在时,也无人不敢直言,我相信帝尊不希望自己变成一个暴君。

杀生鬼言:煞魔子啊,你竟敢顶撞帝尊!帝尊啊,他不尊敬你,这是欺君大罪,罪该万死啊!

戮世摩罗:没错,那我派你跟他单挑,替我出气。

杀生鬼言:呃啊,帝尊啊,杀生鬼言还要保持有用之身替帝尊出力。

戮世摩罗:够了够了,我分派你的任务,你完成了吗?

杀生鬼言:啊?什么任务啊?

戮世摩罗:将闯入营寨救人者画成肖像,发出通缉令啊。

杀生鬼言:帝尊几时交办过这个任务了?

戮世摩罗:前日啊。

杀生鬼言:我前日还驻守营寨,没在鬼祭贪魔殿。

戮世摩罗:所以你没听到,是怪我咯?

杀生鬼言:啊啊啊不是,属下马上去办,马上去、马上去!(快速离开)

戮世摩罗:所有浮现的反对势力,都要铲除。煞魔子,追捕叛逆的事情就交你了。我们还有一张牌可以用。

煞魔子:帝尊所言,是黑瞳的人?

戮世摩罗:黑瞳虽然算不上重要的战力,但是这种人就跟鬼言君同样,为了生存利益,残害自己人比修罗国度下手更重啊。

煞魔子:我会吩咐将指令交传所有的黑瞳。

戮世摩罗:嗯。(起身)

煞魔子:恭送帝尊。


【魔殿内部】

(一个白衣人影木然静立,戮世摩罗缓缓走近)

戮世摩罗:整个修罗国度,就没一个聪明人吗?到了最后,我只能依靠你了。我最好的一张王牌——大哥!


【九脉峰】

黑白郎君:小娃儿,你真的不肯将我放出?

忆无心:你要答应我了吗?

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到最后妥协的人必然是你!

忆无心:为什么?

黑白郎君:因为你的追兵已经来了!

(众魔兵魔将冲进)

怒千绛:臭丫头,终于找到你了!现在整个九脉峰都被魔兵包围,无论你遁去哪里都是要死!

魔兵:杀!

[魔将追杀而至,忆无心负伤在身,难以施展。]

黑白郎君:放我出来救你!

忆无心:你先答应我!

黑白郎君:不可能!

忆无心:那你就等着下一个人来救你吧!

黑白郎君:你……!

魔将:杀啦!

(忆无心再次流血负伤)

黑白郎君:你真的宁愿死?!

忆无心:因为我……因为我……我想要找回我两个最好的朋友!最好的朋友……黒滤滤、白烁烁……

(忆无心身中魔兵武器攻击,鲜血飞溅)

忆无心:啊——!

黑白郎君:喝——!

[一声长啸,气震万里!]

弑坤月:什么人,是什么人?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南宫恨,允诺你了!

忆无心:金木火土·日轮破邪!

[忆无心趁隙出招,日轮破邪击中魔茧,灵力催化,开启了一点裂缝!]

怒千绛:可恶!

(冲上前攻击忆无心,忆无心转身从容对掌,魔将方才警觉她身后已多出一人)

怒千绛:这……!

黑白郎君: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谁敢伤害南宫恨要保下的人?

(黑白郎君脱茧而出,尽灭魔兵魔将)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说要留你一命,就没人能再伤你分毫!


[强势强势强势,武林狂人黑白郎君南宫恨再现尘寰,他的出现,将对中原局势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忆无心与黑白郎君又会产生什么微妙的变化?

至极至极至极,撼天阙对上三尊之一的曼邪音,这其中,又是怎样的悬疑呢?

俏如来为何会在鬼祭贪魔殿?戮世摩罗口中的王牌又是什么?黑瞳又是什么新计谋?

风逍遥与岁无偿,谁会是最后鼎立在风中的人?

一连串的悬疑、紧张、刺激,欲知精彩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七集——再现不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