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03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861925832
备注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三集 四界连动

录入:trjjwxc
校对:浪花海月


【暗夜·灵峰】

[灵峰之上,网中人对战戮世摩罗,是鬼玺之争,更是魔世王座统御之争。]

戮世摩罗:来,我的爱将,我让你有挑战我的机会,你可要好好把握。

网中人:你的轻佻,将导致你的失败。

[飞丝盘旋,变幻奇诡,戮世摩罗挥舞手中逆神,交接间,略显支绌。]

网中人:飞织邪罗!(二人交手数次)杀了你,夺回鬼玉,魔世就受我统领。喝!

戮世摩罗:你做不到。(避开攻击,随即网中人一掌打在戮世摩罗身上)

网中人:啊!这是……

戮世摩罗:魔之甲。(二人交手数次,不分上下)现在开始,该换我表现了。烈阳邪火!

 [戮世摩罗举刀反击,竟是帝鬼修罗之招融合炎魔幻魔决!]

(戮世摩罗举刀杀向网中人)

网中人:盘丝锁关!(挡下攻击)这是……

戮世摩罗:融合炎魔残存的记忆与帝鬼所赐的修罗夜炼之招,我取名,修罗魔诀。

网中人:修罗魔诀。哼!凭这种杂合的功夫,妄想打败网中人。

戮世摩罗:注意了,修罗魔诀·万鬼魔焰。

网中人:千蛛万丝。

(两人激战)

[魔之甲坚不可摧,网中人多招得手,却是枉然徒劳。]

网中人;魔网天诛。(万千蛛网围住戮世摩罗)万丝归一!(掌气袭向戮世摩罗,蛛网碎裂)

戮世摩罗:修罗魔诀·万鬼枯血断魂荒!

(猛烈攻势大败网中人,网中人挣扎之间,刀已架在颈上)

戮世摩罗:你,败了。


【北竞王府】

 [苗疆王府之内,北竞王、欲星移初次会面,入眼刹那,一时悬疑。]

北竞王:想不到传说中的鳞族,竟然在此时来到苗疆,共商阻魔大计。但你该知晓,共商的目标是合作,而合作的前提则是坦诚。

欲星移:苗王想先谈那个与我有相同面孔的人……渡江卿是吗?

北竞王:昔时孤王尚未继位,便积极招揽能人异士,(站起)自称出身鳞族的渡江卿毛遂自荐。孤王本着爱才之心,甚至怀抱着苗疆与鳞族的友好远景,将他留在身边委以重任。可惜在一年前,他已经死在苗疆叛逆之手。如今一见先生,不免心惊啊~

欲星移:他死了。唉,如果他能遵守约定,也许便能逃过此厄。

北竞王:哦~

欲星移:其实,他是我意外救回海境的人族。长久相处以来,深得我的信任,因此对他委以重任。想不到他竟然一去不回,原来是加入苗王麾下。

北竞王:先生很失望。

欲星移:有一种信任被践踏的感觉。他的仇家太多,为了替他避仇,便让他冒充鳞族,借取我之面孔委派任务。想不到他宁愿为苗王,也不愿回到鳞族复命。唉,我果然是做人失败。

北竞王:愿将自己的面孔借人使用,先生对他人信任的程度,真是异于常人。莫非这是鳞族良好的民情。

欲星移:私心作祟。我只是希望他能随时记得回到鳞族,回到我的身边。而且只有回到鳞族,他才能恢复自己的面貌。

北竞王:好一张随心所欲出神入化的面具,竟然连小王也看不出破绽。

欲星移:不敢。说不定也是他戴得太久,早已入肉生根,分不出哪一张脸才是自己原本的面貌,摘不下了。

北竞王:(微闭双眼)如果不在乎,没影响,就算不摘又何妨。真作假时假亦真,哪一张苗孔才是真就无所谓了。

欲星移:你无所谓,我有所谓。如果真要摘下,给我一点时间,再怎样难,我也照常摘下。

北竞王:(微闭双眼)哎呀~先生说此话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狠劲。

欲星移:唉,鳞王时常曲解我话中的用意也就罢了,想不到连苗王也这样认为。难道,真是我做人失败。(扭头)

北竞王:回到重点吧。关于魔世,师相了解多少?

欲星移:至少知道魔世尚无法侵入苗疆,不只是因为苗疆有足够的战力抵御,更因当中尚有不安因素,才会陈兵万里边城,未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北竞王:以有余掩饰不足,与当初帝鬼净空三百里掩饰魔兵兵力未完全转移的战略相似。但时隔一年,情况大不相同,这不安的因素嘛……

欲星移:谅必苗王心内有谱。

北竞王:现今魔世的领导者,乃是史艳文的儿子史仗义,亦称戮世摩罗。

欲星移:史艳文的儿子。嗯~外族为王,未必能得到内部全体的拥戴,原来魔世的内忧不只一个。

北竞王:看来先生对孤王所说,没什么兴趣。

欲星移:这不在我预定的话题之内,自然不用太过深究。

北竞王:哎呀~这种态度,勾起了孤王不好的回忆了。(喝酒)但不同的是,先生并未步步进逼,倒是有人性多了。

欲星移:苗王所想起的人,可是俏如来的师尊?

北竞王:这嘛……先生看过羽国志异吗?

欲星移:禁书。

北竞王:为何?

欲星移:太过吸引读者的内容,总隐藏着致命的真相。

北竞王:那先生就是看过了。

欲星移:苗王惧怕一名已死之人。

北竞王:为了对抗眼前的局面,孤王必须杜绝任何旧事重演的可能性。

欲星移:也是,那苗王何不提早动手?(二人对峙)

北竞王:哈。若是先生,这第一手又会怎样动呢?

欲星移:胜邪封盾。

北竞王:嗯?

欲星移:相信苗王也听过这个组织,他们不断在暗中破坏魔世的行动。其背后领导者的能力,以及所吸收的众多能人,皆不容小觑。

北竞王:先生是希望找出胜邪封盾进行三方联合。

欲星移:原来苗王是这样想的,我记下了。

北竞王:先生应该知道,自己正身处苗疆。

欲星移:所以我正设身处地,站在苗疆的立场思考,评估胜邪封盾必是助力。

北竞王:先生有什么根据?

欲星移:因为胜邪封盾就是魔世的另一项内忧。

北竞王:哦~先生所说胜邪封盾是魔世内忧,这项推测倒是与孤王不谋而合。从他们所留下的事迹看来,他们似乎对魔世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魔世的战略、兵力甚至是将领思维,似乎都皆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欲星移:相信苗王与我,都有一个相同的推测。

北竞王:心照不宣。

欲星移:当然,推测未经证实,存有太多的可能性。比如说,由目前消失台面的史艳文或者俏如来暗中操盘胜邪封盾的几率,苗王认为有多少?

北竞王:无论由谁领导,重要的是,胜邪封盾能对抗魔世多久。

欲星移:确实。若不能趁魔世清除诸多内忧之前,将其击溃情况将会愈加危险。唯有联合战线,互相支援,方能延续战力。

北竞王:孤王确实慎重考虑过此事。但不是孤王不为,而是难为啊。

欲星移:是与苗王所说的,解决渡江卿性命的叛逆有关?

北竞王:先生真是善解人意。孤王的王侄撼天阙挑起苗疆内战,在这种状况之下不用说找出胜邪封盾的踪迹,就是要与鳞族联合对抗魔世,也怕是困难重重。唉,现实的状况是,除非有人肯来帮助东苗取得胜利,否则让撼天阙获胜,苗疆必将不存。如此一来,苗疆又要如何与鳞族联合对抗魔世呢?

欲星移:苗王意欲鳞族出手相帮,但鳞族却不可能为了苗疆的内战而出兵。这一点,苗王应该清楚才是。

北竞王:先生听差了,孤王从头至尾,只是告知先生苗疆的现况,并未要求鳞族出兵啊。

欲星移:(心内一惊)苗王之意,欲星移已记在心上,希望下一回见面,苗王便已准备周全。

北竞王:孤王会期待先生所带回的答案。

欲星移:离开之前,欲星移尚有一事欲劳烦苗王。

北竞王:先生请说。

欲星移:原本供奉在太虚海境的始帝鳞,已流落在外超过一年,希望苗王能协助鳞族向强行借走始帝鳞的狼主索讨。

北竞王:真是不巧,狼主失踪已久。至于始帝鳞,之前为了化用王骨灵能,阻挡魔世大举入侵,受到默苍离所托,出借中原一用,不料,就此失踪了。

欲星移:这样啊,看来又需多费心神了。欲星移先告辞了。(离开)

北竞王:千雪,想不到现在除了孤王还有别人挂念着你。哈,欲星移,只要你能助孤王打破僵局,孤王便会另开新局。至于是开谁的局,嗯~谁也不能掉以轻心啊。


【魔世营寨】

(忆无心踏歌而来)

风逍遥:(藏于树后)嗯……歌声。

无常令:歌声,是什么人!

魔兵一:怎会突然间起了这么大的风飞沙。

[黄沙滚滚,魔兵掩目难视。风中,一条人影缓缓踏入。]

无常令:有人来劫囚,杀。(出招袭向忆无心)

忆无心:金石盾。(转动手中云珞,碎石汇成巨石挡住攻击)

被困众人:女侠救命,女侠救命啊。

忆无心:水石变。(转动七彩云珞,被困众人沉入地下)

魔兵二:啊,不见了,征调的生员都不见了。

无常令:这是什么术法,可恶!

[生员失踪,魔将无常令怒不可遏,听声辩位,急攻神秘女侠。]

忆无心:焚石灼。

[珠珞再转,飞沙燃成一片焰红。无常令环剑急挡。]

忆无心:水石变。(沉入地下)

无常令:可恶!索命无常。追。(带领众魔兵追去)

(追出未见忆无心,欲转身回营寨)

无常令:臭丫头,让我抓到你,绝对不会给你好过。

风逍遥:不用追了,终点到了。

无常令:你是谁?在讲什么?

风逍遥:风逍遥,准备替一个枉死在你手上的朋友报仇,虽然他没将我当做是朋友啦。(喝酒)

无常令:又是一个无知蠢辈。杀!(与众魔兵杀向风逍遥)

风逍遥:你能抓得住风中的刀吗?(杀尽魔兵魔将)敬你,消逝的英雄,寒岳笙。(将酒撒在地面。众魔兵方倒。收刀)烧酒命,烧酒命,为了烧酒取人命。(离开)


【树林】

风逍遥:(追上忆无心)喂,喂,别走得这么急,我追得很喘啊。

忆无心:啊!(转身)你……你是人。

风逍遥:当然啊,不然呢。

忆无心:哦。

风逍遥:也别这样轻易就放松戒心,人也有坏的啊。

忆无心:我知道,就像是魔也有好的。

风逍遥:你这个结论是从哪里来的啊?

忆无心:我见过好的魔。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魔。

风逍遥:是这样啊。那刚才你为什么不将那些魔兵杀死,反而就这样逃走了?

忆无心:先讲你是怎样追上我的。

风逍遥:听声音啊。

忆无心:声音?

风逍遥:你在地下行走的声音。

忆无心:你听得到喔。

风逍遥:我的耳朵很好,别人将我坏话,十里外我都听得到。

忆无心:哈。(捂嘴笑)

风逍遥:换你回答我了,你应该有能力将那些魔兵魔将杀掉。为什么方才你要逃走?

忆无心:为什么要杀?他们对不起我们,我们就杀他们,然后,他们再杀回来,我们再杀回去——这样杀来杀去,没一个了局。

风逍遥: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你呀。

忆无心:如果每一个人都在等待对方停止,那就没有一方会停止。我想杀人这种事情,没到最后关头,还是别考虑比较好。

风逍遥:果然还是一个孩子,实在天真。

忆无心:我知道,大家都很复杂,就算让我一个人天真,也不要紧。

风逍遥:那如果你有生命危险,你也坚持不杀人吗?

忆无心:嗯……如果真万不得已,我只好自保。

风逍遥:原来你也不是全然的天真嘛。(喝酒)

忆无心:我不想再成为别人的负累。人心……太可怕了。

风逍遥:哎呦~听这句话,有很多的感慨喔~

忆无心:你看一个人对你笑,笑得如此温纯灿烂,却想不到……

风逍遥:怎么不讲了?

忆无心:唉,我还没问你的名字,拦阻我要做什么。

风逍遥:风逍遥,苗疆人。

忆无心:你是苗人。

风逍遥:怎样,你不喜欢苗人?你的亲戚朋友有人死在苗人的手中?

忆无心:不是,我也有一半苗人的血统,我叫做忆无心。

风逍遥:原来你叫做忆无心啊。<是罗碧跟女暴君的女儿。>你特别来救援那些被囚禁的村民,是胜邪封盾的人吗?

忆无心:不是,我们也在找寻胜邪封盾的下落。

风逍遥:我们也在找寻?你是出自哪里?

忆无心:抱歉,我不能说。

风逍遥:莫非是黑水城?

忆无心:啊!你知道黑水城?

风逍遥:笨牛现在怎样?好吗?

忆无心:你认识银燕大哥。

风逍遥:我们是老朋友了。他没事情吧?

忆无心:他……现在一点也不好,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他脸上的笑容了。

风逍遥:是为了剑无极?

忆无心:这是其中一项原因。

风逍遥:唉,再麻烦你跟银燕转达一下,讲老贼头有在找剑老小的下落。

忆无心:嗯,多谢你,那我告辞了。(离开)

风逍遥:那现在是要怎么办?梅香坞也没线索,这啊……这个胜邪封盾既然在对抗魔世,里面的人说不定与早期的中原群侠有关。嘶,想一下,想一下……史艳文、俏如来、银燕、剑无极……啊,凤蝶,还珠楼。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层的关系啊,如果胜邪封盾当中有人跟凤蝶有关系,说不定会与他们联络,还珠楼说不定还是他们的根据地。就算不是,利用还珠楼的情报网,也是一个方法。哇,我怎会聪明成这样啊,现在就来去。


【龙虎山】

叉猡:(急急进入)王子,守军又开始互相起争执,边境一片混乱。

苍狼:啊。

撼天阙:嗯?

苍狼:终于还是变成这样了吗。现在的状况呢?敌军可有察觉吾军的情况?

叉猡:仍未有任何动作,但情势若继续演变下去,早晚会被看出。

苍狼:这就是我最担忧的事情。

叉猡:王子,现在该怎样做?

苍狼:现在……

撼天阙:你在监视边境。

苍狼:是。

撼天阙:是谁准你这样做的!

苍狼:这是苍狼自己的意思。

撼天阙:哦?是从何时开始,你可以这样自作主张了!(攻击苍狼)还真是难得,你竟会这样明显的反抗我。怎样,(苍狼扭头)你觉得自己已经有够强了吗?你想要取代我吗?

苍狼:苍狼不敢,苍狼也无意违逆主人,苍狼只是担忧。

撼天阙:担忧什么?

苍狼:各族之间的争执无减更增,冲突亦趋向激烈,总有一天会全面爆发。这样下去,无疑是让敌方有机可趁。竟日孤鸣何其奸巧,定会看出我们内部的矛盾。届时,这片好不容易才收回的江山只怕会瞬间崩溃。

撼天阙:哼,仍是愚蠢,苗疆部族长期累积的恩怨,是靠一两句话就能解决的吗?也曾是某医族的众王族亲卫的你们,会不知道这种深怨,越是插手越不能化解的。

苍狼:如果不能化弥冲突,统御各族的苗疆怎可能强盛?

撼天阙:那你就去阻止啊。

苍狼:啊?

撼天阙:既然你这么有心,那我就让你去解决。(震断锁链)

叉猡:王子。

苍狼:主人,这是?

撼天阙:去啊,将你的本事展现出来,设法弭平各族的纷乱,让我好好看看你身为苗疆王储的能耐。你想带多少亲卫陪你去都可以,甚至就此不再回来也无所谓,你要另找势力帮你复国,杀我泄恨都可以。我等着看你的能力,看没撼天阙的一群狗,要怎样赢。(离开)

冽风涛:王子,王族亲卫誓死追随,只要王子一个命令。

叉猡:我们可以马上去杀了竞日孤鸣,再带着军队回来取下撼天阙的首级。如此一来,苗疆就回到王子的统御了。

冽风涛:王子,请下令。

苍狼:叉猡。

叉猡:在。

苍狼:你随我前往边境安抚各族,其余众人……留在龙虎山待命。

叉猡:王子。

苍狼:你们的心意,我十分的清楚。只是……我不认为撼天阙真是那么坏的人。苍狼是真心的感谢,给我这个机会。


【东西两苗边界】

叉猡:王子,前方就是边疆守军驻地了。

苍狼:希望冲突还没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加快速度前往。啊,那是……

[东西两苗边界,同为西苗的各族联军气氛却是剑拔弩张,彼此相对。]

苗兵一:我们两族间的恩怨,今日就一次解决。

苗兵二:杀啦,杀啦。

苍狼:等一下。

苗兵二:你不是苍狼吗。

叉猡:大胆,竟敢直呼王子的名讳,不要命了吗!

苗兵三:什么王子啊,他现在不过是天阙大王的一只狗,还敢自称王子吗。

叉猡:找死!(欲上前,被苍狼阻止)

苗兵一:对哦,对哦,他已经失去身份了,还叫什么王子,还不闪开。

苗兵二:别管他了,魈族跟乱云崖之间的恩怨,今日一定要了解。

苗兵一:来啊。

苍狼:你们若不想死,现在马上收兵。

苗兵三:别想要吓我们,你凭什么管我们的事情啊。

苍狼:此时内斗,只会便宜了竟日孤鸣。为了大局,你们应该化干戈为玉帛,为彼此共同的利益共同抗敌。

苗兵一:你是用什么立场来将这些话,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啊。

苗兵二:天阙大王就没讲什么了,你一只小小的狗,凭什么在这出头。

叉猡:无礼!(欲上前,被苍狼阻止)王子!

苍狼:我们是来排解纷争,不是来制造纷争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出手,这是命令。

叉猡:啊,是。

苍狼:众人先冷静,就算过去大家有所恩怨,现在既是同伴就应该好好相处,这样互攻恶斗毫无益处。

苗兵一:笑死人。过去你们王族可有将我们当成同伴了,现在却讲出这种话,你当我们不知道你的心机吗?

苗兵二:要我们听你的,做梦,我呸!

苗兵一:哼,看到你就想要吐,真是使人火大,连打架的心情都没了。走啦,走啦,我们回去吧。(离开)

苗兵二:好,另日再战。(离开)

(两方人马全数离开)

叉猡:王子。

苍狼:我到底该怎样做,才能让他们排除成见,团结一心呢?(与叉猡离开)


【东西两苗边界小树林】

(一些苗民全身伤口溃烂痛苦不已,一队苗兵看到后立时离开)

叉猡:各族族长都避不见面,王子,该如何是好?

苍狼:唉。(看到受伤苗民)老先生,你们怎样了。(看伤口)啊,伤口怎会烂成这样,这不是刀剑伤造成的啊。

老者: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一个月前,军营内就发生了这种怪病,还有一些部族的族长的家人也染上了这种的怪病,还有人啊因此死去。

叉猡:这是……

苍狼:你认得这种病?

叉猡:是血翅虫的咬伤。这种虫栖息于密林之中,十分的少见。

苍狼:你对这很了解?

叉猡:鸮羽族是雨林中的部族,自然了解。

苍狼:那你可知医治之法。

叉猡:只要取得恶沼内中月凝湾特有的月银浮萍,将其嗮成干制成药粉,就可以治疗血翅虫的咬伤。

老者:啊?恶沼……那里的野兽很多,进去的人没有多少人可以安全回来啊。

苍狼:老人家不用担心,我们会将解药带回来给你们,让你们痊愈。

老者:啊……真的吗?

苍狼:嗯,你放心。

叉猡:王子。

苍狼:我们走吧。(两人离开)


【还珠楼】

(风逍遥来到还珠楼外)

风逍遥:还珠楼到了,进入。(向里走,被机关逼回)有机关,要闯入吗?先别讲是否有把能闯过,这样做敌意也太重,我看还是……

(风逍遥将手放嘴边大喊)

风逍遥:凤蝶姑娘,我是剑无极与雪山银燕的朋友风逍遥,请求一见。(无动静)这样讲说服力好像不够。(喊)我是嘴贱到不行的剑老小跟那个牛牵到中原也是牛的笨牛的好朋友,有事想求见凤蝶姑娘。(仍无动静)哇,还是没效,难道真的要用闯的。

还珠楼杀手:(走出)风逍遥先生,凤蝶姑娘有请。

风逍遥:果然也是要讲实话才有效,多谢领路。

(还珠楼杀手领着风逍遥来到凤蝶之处,凤蝶正在照顾坐在轮椅上的温皇)

风逍遥:在下风逍遥,请问是凤蝶姑娘吗?

凤蝶:嗯。你讲你是剑无极跟银燕的朋友。

风逍遥:是剑老小跟笨牛。

凤蝶:这种称呼,是剑无极又怎样胡闹了吗?

风逍遥:哈。闲话先别讲,你可有他们的消息?

凤蝶:他们已经失去联络很久了,我一直在照顾我的主人,(看神蛊温皇)有关他们的消息也都是听来的。我听说他们遇到了很大的危险,与史艳文、俏如来一同失踪。

风逍遥:笨牛人在黑水城,他没事。但是其他的人就不知下落了。

凤蝶:唉……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风逍遥:我是铁军卫的人,你也知道,现在苗疆内战混乱,魔世又虎视眈眈,我老板派我来探听胜邪封盾的事情。如果找到这个组织,或者,就能与他们联手对抗魔世。

凤蝶:这也是为了苗疆自己。

风逍遥:彼此受益,不需要分别吧。

凤蝶: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听过胜邪封盾,但是我也不了解这个组织,只知道他们暗中对抗魔世,进行了很多的破坏,有不少魔将死在他们手上。

风逍遥:连你也不知。那你可以利用还珠楼的情报网替我搜查吗?

凤蝶:自从主人瘫痪之后,还珠楼就停止营业,情报网早也就荒废。魔世入侵之后,我虽然也派人查探过消息,但去的多,回来的少,探不出关于胜邪封盾的消息。

风逍遥:哎呀,头痛啊。

欲星移:(走入)何事头痛?

凤蝶:啊,怎会?你……

欲星移:鳞族师相,封鳞非冕欲星移,特来一访。

风逍遥:鳞族。

凤蝶:你是如何闯过还珠楼的机关布置?

风逍遥:原来是不请而来的不速之客。

(凤蝶挪步挡在温皇身前)

欲星移:对于机关之术,欲星移也略懂一二,要进入还珠楼,并非难事。

凤蝶:<还珠楼的机关精妙非常,除了还珠楼的人,也只有设计者能不受机关所制,但是这个人……>

风逍遥:看来在还珠楼之内温皇仍避不了危险。

欲星移:阁下说笑了,温皇是有哪来的危险呢?

风逍遥:这不是危险吗?(回身歪头看欲星移)

欲星移:我是访客。

凤蝶:你闯入还珠楼有什么事情?

欲星移:饮茶、下棋、也许还能论剑。

凤蝶:我没听过主人讲与鳞族有任何关系。

欲星移:可以从现在开始建立交情。

凤蝶:请你离开。

凤蝶:你们要错失一个为中原找领导者的机会。相信不用我赘言,你们也知情,现在中原的情况有多险恶,魔世所带来的伤害远胜当初西剑流之乱。鳞族虽然避世,却也知晓当初中原群龙无首,幸赖温皇入世,西剑流的行动因此受阻。虽然……咳。虽然局面到了最后,也陷入了另一种混乱。但现在史艳文、俏如来等人皆失踪,中原失去统筹者,分散的战力被魔世各个击破,如果此时温皇能再次出面统领群侠,必能有效驱逐魔世。

风逍遥:看不出来鳞族这么关心中原。

欲星移:现在苗疆尚未被魔世侵略,只要中原有机会再次强盛,战火便不会延烧至鳞族。要说我有心机,大概就是这了。

风逍遥:诚实、简单、明快、态度良好,嗯~我已经欣赏你了。

欲星移:喔~看来我做人还不算太失败。

凤蝶:你希望主人出面领导中原,但主人他……他早就成为一个活死人了,不能言语,不能动弹,甚至没有自主的意识。这样的主人是要怎样领导中原。

欲星移:我知道温皇的状况。

风逍遥:想不到鳞族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

欲星移:我们有来自人族的情报,但与其放任温皇现今的状态继续下去,不如让我观视,也许会有帮助。

凤蝶:主人的状况不是寻常医术可以医治。

欲星移:中原与苗疆束手无策不代表鳞族就看不出端倪。

凤蝶:就算能医好,主人也未必会出手。

欲星移:放心,温皇不需要亲自动武,只要他能擘划大局就够了。

凤蝶:你真是够了,难道你不知道主人曾经做过什么事情吗?你认为中原真的能接受主人的领导吗?

欲星移:那你相信温皇吗?

凤蝶:我当然相信主人。

欲星移:温皇所作所为皆入你之眼底,为何你还愿意相信他?

凤蝶:这对你很重要吗?

欲星移:对中原重要就够了。温皇能让你至今仍相信他,当然也能化解中原对他的不信任。不过,也许事情没这么复杂。现在魔世当道,不值得被信任的人太多了,在这种时候,多一个同样的人,其实算不上损失,不过就是让中原更加认命。但若温皇出人意表率先抗衡魔世,那就是中原之幸。归纳分析之后,利总是大于弊啊。

风逍遥:听起来是一步狠棋,却也不失道理,你不简单。

凤蝶:这……

欲星移:失礼了。(快速越过风逍遥、凤蝶,冲向温皇)

凤蝶:住手。(阻拦欲星移,失败。欲星移为温皇把脉)你……<竟然不受主人蛊毒影响。>

风逍遥:我讲这位师什么相的,你的动作也太快了。

欲星移:可以叫我欲星移。(放开把脉的手,退后)

凤蝶:主人。他能恢复吗?

欲星移:你不是不希望温皇再出吗?

凤蝶:我只是不希望主人还是与以前同样。

欲星移:人心难测,要他恢复,就必须做好他毫无改变的心理准备,还是你希望他维持现状,就因为那份你不想回顾的曾经。若温皇真不能恢复,难道你便从此守在还珠楼,靠着机关终老一生?人,总是要跨出那一步,才会真的知道后续的路该怎样走下去。

凤蝶:你就这么急,想主人出面主持大局?

欲星移:还是你有史艳文与俏如来的行踪,所以不用温皇?

凤蝶:他们早在一年前就不知去向了。我们甚至怀疑他们可能已经……

欲星移:唉,诸事不顺,中原无人作主。先前与苗王商讨要找出胜邪封盾,也是暂时无结论,难道真是我做人失败。

风逍遥:苗王?哦,那个竞王爷啊。原来你也在找胜邪封盾,正好,我也在找他们,不如同行吧。反正我们也打扰还珠楼太久了,该给凤蝶姑娘和她的主人一个清静了。

欲星移:真是无巧不成书。也好,就结伴告辞吧。关于方才我所说,请凤蝶姑娘务必慎重考虑。在这个乱世,不是每一个人都经得起等待。(离开)

风逍遥:我们先走了,你们保重。(离开)

凤蝶:(看向温皇)主人……


【小树林】

风逍遥:喂。你也走慢一点,是有这么不喜欢让人跟喔。

欲星移:看来你是听错我的话意了。结伴告辞,目标相同,并不等于同行。(继续前行,并不停步)

风逍遥:斤斤计较,嘴别这么利嘛。若是因为刚才我的态度,让你心情不爽,那我可以讲抱歉。对了,我叫风逍遥。

欲星移:我叫欲星移。

风逍遥:你刚才已经介绍过了。

欲星移:那就容我再介绍一次。

风逍遥:鳞族的人都像你这么见外吗?

欲星移:此言差矣,苗疆的人也不是每一个都跟你同样难缠啊。

风逍遥:你又知道我是苗疆的人了。

欲星移:因为你说了竞王爷这个称谓。

风逍遥:就这样?

欲星移:这样就够了。我从苗王口中知晓苗疆正陷入王室恩怨所引爆的内战,这代表不是没一个人都对现今苗王心悦诚服。我从你的语气以及用词判断你的来历其实也不算太难。

风逍遥:脑袋不差。但我要奉劝你,别了解得太深,否则啊,被人牵去处理人家的家内事,可是会沾得一身腥。

欲星移:你是站在反对立场的人。

风逍遥:我是还没选择立场的人。

欲星移:为什么不选择?

风逍遥:我名义上的上级不准我淌这个浑水。

欲星移:你那个名义上的上级没立场吗?

风逍遥:我都管不了他了,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欲星移:总是要为鳞族设想,避免我行事的方针出了差错,连累了族民啊。

风逍遥:这你不用担心,因为现在我们的立场相同。

欲星移:找出胜邪封盾吗?

风逍遥:唉哟,看来我们有机会变成知己喔。

欲星移:有机会扭转在还珠楼时你对我的印象,就已经是万幸了。

风逍遥:想不到你这么记恨。

欲星移:我的记性一向不差。

风逍遥:既然记性这么好,那你应该记下了不少有关胜邪封盾的线索……

欲星移:毫无线索。

风逍遥:啊?

欲星移:我只是耳闻胜邪封盾的事迹,然后给苗王建议,尚未实际的去找,难道你没任何线索?

风逍遥:别提了。我遇到的,都是想要加入胜邪封盾但是找不到方向的人。

欲星移:那真是太遗憾了。

风逍遥:别讲风凉话。

欲星移:不如,听我一个建议,让人来找你吧。

风逍遥:我要人来找我做什么?

欲星移:钓人啊。魔世将强征来的人类,关押在九个营寨之内准备送入魔世,胜邪封盾绝不坐视此事。如果你在此时,积极投入救人的行动,说不定就有机会遇到胜邪封盾的人。

风逍遥:嗯,听起来好像有一些道理。但如果遇不到呢?

欲星移:那就当作是做了好事吧。再不然,就将事情闹大,大到让魔世全力通缉你。届时,胜邪封盾必会主动与你接触。否则,像你现在这样冒失行动,就算遇到胜邪封盾的人,也无法得到信任。

风逍遥:嗯……怎么觉得有一点在牵潘仔的感觉。

欲星移:难道你没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计划?

风逍遥:我看不如这样吧,就你和我,一人负责一个营寨如何?

欲星移:这嘛……

风逍遥:哦?迟疑啰,开始思考这个计划的风险啰,是不是有一种火烧屁股的感觉。

欲星移:原来你这么不信任我的计划,看来我真是做人失败。

风逍遥:信任的第一步,一起下水。是讲鳞族的人应该不怕水吧。

欲星移:当然。那……就这样说定了。

风逍遥:哈,我真是愈来愈欣赏你了。在出发之前,我请你喝酒怎样?

欲星移:用酒壮胆不合我的个性,以茶代酒如何?

风逍遥:连这也要计较啊,随便你啦。走啦,走啦。(二人离开)


【恶沼】

(苍狼与叉猡来到)

叉猡:此处就是恶沼。

苍狼:嗯?(上前查探。一物窜出)

叉猡:王子小心。

[声出同时,一张张血盆利牙扑食而来。苍狼抽刀退守同时,骨镖已然出击。]

(叉猡骨镖击退不少怪物)

叉猡:王子,没事吧。

苍狼:恶沼险恶之处便是无人能窥其全貌,遇险之时,往往也是丧命之刻。(又有怪物探出)小心。

叉猡:王子不用忧心叉猡,叉猡可是最为顶尖的猎人。


【魔世营寨】

葬魂铭:众人小心戒备,不能让人有机会将生员救走。

众魔兵:是。

葬魂铭:哼,无常令那个废物,竟然轻易就被人解决,我葬魂铭可是与他不同,没这么简单就被……

(话未说完,身侧一魔兵被枭首。两个胜邪封盾成员冲入诛杀魔兵,一个留在外面)

胜邪封盾一:来了。

[一刀一枪,一者纵横开阔,一者矫若游龙,势不可挡,转眼尽歼魔兵。]

葬魂铭:可恶!(与胜邪封盾二人交手)你们是谁?(被第三个胜邪封盾成员射中)胜邪……封盾……(被持刀者诛杀)

胜邪封盾二:救人。(持刀者开打牢门)


【鬼祭贪魔殿】

(魔世众将领等在贪魔殿,杀生鬼言不安的来回踱步)

杀生鬼言:帝尊与网中人的战斗,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荡神灭:杀生鬼言,你再走来走去,我就打断你的双脚。

杀生鬼言:我知道了,别这么大声嘛。(网中人入内)网网网……网中人!杀生鬼言参见新任帝尊妖神将,帝尊威武无双,万岁万岁万万岁。

戮世摩罗:喂,(入内)这样很没礼貌啊。

杀生鬼言:啊……帝尊!

戮世摩罗:你叫的是谁?小心啊,叫错了,可能会没命。

杀生鬼言:<我已经得罪魔世的人了,只好拼了!>(向戮世摩罗)杀生鬼言恭迎帝尊。

戮世摩罗:呵。(回头看了一眼网中人,网中人扭头)对你的运气,我也不得不感到佩服啊。(走至王座坐下)实在太可惜了,就连网中人也无法从我的身上拿走鬼玺。今后的魔世,仍然是听我的号令。

杀生鬼言:帝尊威武无双……

戮世摩罗:够了。煞魔子,有什么情况发生吗?

煞魔子:多处营寨受到袭击,征调来的新军被人救走,很有可能是胜邪封盾所为。

荡神灭:如果早日将人迁走,也不会发生这种的事情。

戮世摩罗:你们的意见这么多,不如我起来,你们来坐,你们来讲,我来听好不?(起身)来啊,坐,请坐。

荡神灭:哼。

戮世摩罗:煞魔子不如你坐好了。(煞魔子扭头)杀生鬼言,我鬼玺交给你,你来坐。

杀生鬼言;好……(向前又急忙后退)不好,不好。帝尊啊,杀生鬼言福薄命贱,一坐上去啊,马上就会爆体身亡。

戮世摩罗:这一点,你倒是讲对了。(回到王座)再来我讲得话就是重点了,你们注意听。


【梅香坞】

(恋红梅独行于梅林)

恋红梅:一年了……唉。

(天空无端落雪)

恋红梅:雪……

(一身着黄色衣裙的身影缓步而来)

恋红梅:啊……


【魔世营寨】

风逍遥:前方就是魔世另一处的营寨。唉,虽然有被牵潘仔的感觉,但是还是要去做。(几道黑色人影闪过)那是……

(胜邪封盾众闯入营寨,击杀魔兵)

魔兵:有人闯入了。

胜邪封盾一:(杀众魔兵)任务完成。

[突然!]

(胜邪封盾众被震开)

荡神灭:阿鼻堕空,天界人间无用;举世板荡,齐开狱景恢弘。

胜邪封盾二:是三尊。

胜邪封盾一:中计了。

荡神灭:胜邪封盾的蝼蚁,受死吧!


【另一处营寨】

魔将:好生守备。

魔兵:是。

(风起尘扬)

杀生鬼言:杀生鬼言·吹。(尘沙散,忆无心现)抓到你了。

(众魔兵上前围住忆无心)

忆无心:啊……是埋伏。

杀生鬼言:这是帝尊的计谋,你们中计了,束手就擒吧。


【月凝湾】

[闯过恶兽猛禽毒邪凶煞,苍狼两人终于来到月凝湾。]

叉猡:是月凝湾。

苍狼:终于到了。

[夜墨中,月华似绢,轻飘流洩入水,点亮一轮月湾。]

苍狼:果真是人间绝色,世外仙景。这番风景,想要看也要有命啊。(回身向叉猡)可有看见月银浮萍?

叉猡:月银浮萍只生长在湾中水源处,想要采集就要入水。只是水湾之中食人水兽甚多,每次采取,鸮羽族必要牺牲数人方能成功。

苍狼:无船舶可以搭乘吗?

叉猡:要入此地已是豁命了,怎会有空顾及船只。

苍狼:嗯,那是……

[一条简陋竹筏竟由远处而来渐渐靠近。船筏之上,乘着一名白须老者。]

忘今焉:山中甲子定何年,桑米柴炊忘一天。言语在句君识否,朽木琴雕听无弦。


[神秘,神秘,神秘。险恶沼地之内,竟然出现一名苍弱老者。这名老者是何身份?又是为何身处恶地?他的出现,将为苍狼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营寨连连受袭,为引出暗中反抗势力,戮世摩罗布下杀阵。忆无心能否逃过危机呢?

莫测难寻的胜邪封盾又是怎样的组织,风逍遥能顺利与之接触,联手抗魔吗?

自白雪之中来到的人影会是身亡已久的万雪夜吗?这当中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欲知一连串精彩好戏,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四集——非然踏古忘今焉。]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