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集数 第0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tieba.baidu.com/p/2904038082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抢先看剧集预告《消失的英雄》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 第一集 消失的英雄

录入:矜渊、弱笛、trjjwxc(戮世摩罗部分)
校对:浪花海月


【黑水城·群侠墓碑前】

女童:阿公,你讲这些人都是为了守护人世而牺牲的英雄,是人世的希望。但是,他们怎么会死啊?外面的世界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人:这是一个很长很悲伤的故事,让人伤心,更让人痛苦。

女童:我想知道啦,我想知道这些英雄的故事,我想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人:你真的想听吗?

女童:阿公快讲。

老人:好吧。

(老人点了烟斗,缓缓吐出一口气,吐出的烟雾被风吹散,很快不见踪影)

老人:既然你这么想听,阿公就讲给你听,你要听仔细,因为我们必须永远流传这个故事,它会带给我们勇气,给我们决不放弃奋斗的勇气。

女童:嗯!我会仔细听,把它记牢。

老人:嗯。

(火星几番明灭,老人陷入回忆,开始讲述)

老人:那个时候,你还住在外面的世界,或者你记不住了,或者只有一点淡薄的印象,但那确实是你出生的地方。那是发生在一年多年前的事情,为了阻止这个世界变成地狱,有一群侠客挺身而出,他们以史艳文大侠跟俏如来盟主为首,不顾自身的安危,奋勇对抗修罗国度的帝鬼。最后,史艳文跟俏如来两人在镇魔龙脉与帝鬼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血战,最后却也因此失踪了。

(老人缓缓吐出一口烟)

老人:就在那一日,世界变了,人世变了,所以的一切……都变了,魔世的大军冲破了两界的通道,首先涌入的是庞大的妖魔海。妖魔海冲散了群侠,闻名天下的仁刀,天下第一刀独眼龙也被围困在妖魔海内中……


【灵界外围】

[受困魔海的独眼龙,虽已身疲体伤,金刀却是不减勇猛。一路斩妖突围毫无所惧。然而群魔如浪,前仆后继,杀之不尽。久战之下独眼龙体力不断耗损,难以为继。]

[伤上加伤,无以喘息,独眼龙可比釜中鱼,即将任受宰割。]

独眼龙:(金刀拄地)俺……怎能在此倒下!(起身)天道仁斩!独眼龙绝不容你们这班妖魔乱世!喝!(提刀勉力支撑作战)


【黑水城】

老人:但是一旁的剑无极大侠,却没有这样的好运……


【灵界外围】

剑无极:喝!咿呀!嘿!杀啦!是完了没啊!一剑无尽!

[喘息只得一瞬,转眼妖魔又来,剑无极提刀再战,忽闻铃声乍响,妖魔如受惊吓,四处逃窜。]

剑无极:啊?什么情况?

曼邪音:闼婆曼姿,了却病苦短事,食香谁主,喟叹长生不如。

[铃声中,一条曼妙人影,朱唇似笑,双眼带媚,翩然而下。]

剑无极:哇!原来是虾米不够看,来一只大尾的才有够吃。

曼邪音:灭世三尊,闼婆曼邪音。你是本座初入人世的第一个对手,尽力而来,别让本座失望太快。

剑无极:嗯……身材不差,若是早点遇到你,我一定很舍不得打你。

曼邪音:哼,伶牙俐齿。想要讨饶吗?

剑无极:别误会我的意思,我讲的早一点,是早十几年。你讲你叫什么婆啊,几岁人了还穿成这样。拜托一下,不然你也拿一块布遮一下脸,我都替你感到丢人现眼。

曼邪音:嗯……!

剑无极:别气,别气啦!你一生气,脸上那些皱纹都跑出来了,就算妖魔鬼怪给你夹死几百只那也没什么稀奇。

曼邪音:本座最爱凌迟你这种找死的人!喝!

剑无极:来喔!喝!(拔剑冲向曼邪音,一招染血)

[曼邪音转动手上邪环,双环舞动,雄劲重千金,邪气荡平原。剑无极首度面对如此兵器,纵然谨慎,然而诡异邪铃声却声声摧逼神识。]

(邪环抖动铃声不绝,剑无极顿受影响)

剑无极:啊!这声音真吵!吵死了!一剑无极!喝——

(邪环回旋,重创剑无极,剑无极再攻,却是难敌)

曼邪音:向我求饶,本座就给你一个痛快。

剑无极:老人,不适合激烈的运动,不如由我代劳吧。

曼邪音:决定了,就让你碎尸万段!九重回影!

剑无极:<只有一个?!>

[疑问间——]

曼邪音:死来!(突然,凭空现身,强势一击)

剑无极:啊——啊!

(几步后退,剑穗掉落,曼邪音趁胜追击,剑无极再次染血,被击落悬崖)

[壮阔的水瀑,淹没了少年英雄的身影,再不闻一声哀号]

曼邪音:没将他的舌头割下来,真是不甘心。(无意见到剑无极落下的剑穗)嗯?没舌头可收,就用这个做代替,加入我战利的收藏吧!(离去)

(水道几转,剑无极顺水而下,最终沉入水底)


【黑水城·墓碑前】

老人:魔世三尊受到指示追杀群侠,剑无极大侠来不及逃走,成为了第一个牺牲者,他是银燕大侠最好的朋友。

女童:银燕大哥哥的朋友?这样银燕大哥哥不就很伤心?

老人:那个时候,银燕大侠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他只是一直找不到剑无极大侠。

女童:那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老人:妖魔海一路侵袭追杀直至苗疆,甚至还破坏了当时苗疆的内战,让北竞王与撼天阙双方不得不暂时休兵。好不容易才逃离妖魔海追杀的群侠聚集在天擎峡,等待史艳文与俏如来回来,但是……他们等了很久,很久,却一直都没人回来。大家从期望,到失望,最后绝望。他们终于承认,他们失去了最好的领导者。

女童:啊?!

老人:就在这个时候,魔军发动了攻势了。失去领导者的群侠无法应战,就在天擎峡,邪马台笑与天海光流——出自西剑流、为了赎罪而自愿留在中原的两位大侠,为了掩护众人逃脱,豁命死战……


【天擎峡】

(群侠不敌魔兵,四处逃窜)

邪马台笑:这真的有够硬。

(炽阎天带领魔兵围攻两人)

邪马台笑:哟西啊!(挥刀斩向炽阎天,天海光流一旁辅助攻击,二人配合无间但毫无胜算)

炽阎天:就这一点实力?喝!(抬手一道气劲,击飞邪马台笑)

天海光流:(笑!)

炽阎天:这口重黎正渴望着饱饮人界的鲜血,你们,准备献祭了吗。

邪马台笑:你是在靠北喔,祭你的死人头啦!

[愈入颓势,默契更密,意志更坚。极力抵抗的两人,挥洒着汗与血,在恶火中,扬沙辟尘。]

(一旁魔兵屠杀群侠,尸横遍野)

天海光流:(笑!)

邪马台笑:煞啊!打不赢的就快走!别在那等死!

群侠一:不行了,快走啊!

群侠二:走啊,走啊!

(天海光流掩护群侠撤退,邪马台笑缠住炽阎天)

炽阎天:掩护弱者逃脱,有意义吗。

邪马台笑:怎样?就是不爽让你们得逞啦!呀煞!(挥刀向前,冲向炽阎天)

(炽阎天提重黎相迎,刀刀交错,震动四方)

天海光流:(笑!快走!)

邪马台笑:光流!

炽阎天:愚蠢。

(光流的攻击被轻松躲过,替光流挡下攻击的邪马台笑受重伤)

天海光流:(不是叫你走了吗?!)

邪马台笑:你这句讲什么我听不懂啦!

天海光流:(笑!)

(炽阎天向两人逼进,两人退后)

天海光流:(准备了!)

[没人愿意退,没人愿意舍弃同伴,若不能同生,宁愿同死不屈。]

(邪马台笑与天海光流不断进攻,却是不敌)

邪马台笑:气震万里!喝——(配合天海光流的暗器飞镖,炽阎天退后几步)

炽阎天:有些能耐,可惜,仍是这点能耐。(重伤两人,两人浴血倒地)

邪马台笑:(撑刀站起)拖得够久了。哈哈哈!欠中原的、欠俏如来的,现在就一次还清吧!喝——三界刀雷!啊——(又出现一批魔兵将两人围住,两人并肩而战)

[掩护计成,随即,便是最后的信念,是最强的反扑!]

炽阎天:八荒灾焰!

天海光流:(笑!)

(冲上去替邪马台笑挡下冲击)

邪马台笑:光流!

(接住光流后两人被一起重重击在石壁上,炽阎天击向石壁,碎石落下,尘土飞扬,巨大的石块砸在两人身上,邪马台笑将天海光流护在怀中)

天海光流:(笑……)

邪马台笑:笨蛋!你出来替我挡什么?!不要命了吗?!

天海光流:(你死了……我就没人可以说话了……)

(脖颈处开始涌出大量鲜血,邪马台笑怎么也没法止血)

邪马台笑:你……可恶!别再流了!快止住!止住啊!噗——(吐出大口血)

(炽阎天又一次攻击石壁,石壁开始崩塌)

天海光流:(很久没跟你一起喝酒聊天了……好怀念啊……)

(血不断地往外涌出,天海光流伸出的手缓缓落下)

邪马台笑:啊?!啊——?!光流……光流啊!你起来!起来啊!光流啊……我们回去!我带你去找冥医,救你……光……光流……

(全力抱着光流的躯体站起来,却是不支倒地,落下的巨石最终将两人掩埋)

[一身豪气,一生义气,到了终点,唯留乱石作坟,无字的壁上,又有谁,将壮烈铭记。]


【黑水城·墓碑前】

女童:呜呜呜……邪马台大侠、天海大侠,他们真是伟大啊……呜呜呜……

老人:因为他们的努力阻断了魔世的追兵、救了很多人,但是魔世强大的兵力让中原人人胆寒,却又激起了很多人的危机意识,大匠师听到这个消息,也非常的担心。

女童:大匠师?就是村内那个大匠师吗?

老人:嗯,就是他。

女童:那……那后来呢……后来怎样了?

老人:为了对抗魔世,银燕大侠他们决定发动攻击,集结了所有的人,进行一场最后的决战,他们攻到鬼祭贪魔殿的外围,准备要杀当时的魔主,但是那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魔世早就已经易主了。


【鬼祭贪魔殿外围】

(雪山银燕、独眼龙、冥医、万朔夜率领中原群侠对上魔兵,众人皆有受伤)

荡神灭:你们的计划早就被帝尊识破了。

雪山银燕:可恶!帝鬼!帝鬼你出来!出来!

曼邪音:想要见帝尊吗?哈。 

戮世摩罗:找我吗?我,来了。(踏入战场)

[自魔殿之中走出的人影,是如此的熟悉,却又是如此的令人震惊。]

雪山银燕:啊?!

戮世摩罗:小弟,好久不见了。

燕驼龙:怎么会你啊?小空!

独眼龙:小空?!

万雪夜:他是雪山银燕的兄弟,史艳文的儿子。

戮世摩罗:那种不名誉的家族,别再提了。

燕驼龙:小空啊,你怎会讲这种话啊,史家人为武林尽心尽力,是你的骄傲呢!

戮世摩罗:那是过去的事情,现在史家出了一个大魔头。正是我,史仗义,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的帝尊,戮世摩罗。那种可耻的家族,连身为魔头的我,也不耻背上这样的名声,只好自甘堕落,继续做一个魔头了。

雪山银燕:二哥!你到底是在讲什么?!大哥呢?父亲呢?他们人在哪里?

戮世摩罗:他们嘛……我想,应该是在黄泉。

雪山银燕:什么?!难道是你……

戮世摩罗:不先关心你们要怎么逃脱吗?

雪山银燕:二哥!你……你怎会变成这样?你不是这样的人啊!这不是我了解的二哥!这不是!

戮世摩罗:别讲得好像我们从小一同长大的样子,我们的交情普通。

雪山银燕:啊?!为什么?二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戮世摩罗:你有看过一个父亲想杀他的儿子,而且是三次吗?史家人的名声是天下间最可笑的悲哀。

雪山银燕:啊……

戮世摩罗:杀,一个都别放过。(转身离开)

【黑水城·墓碑前】

老人:那是中原与魔世最后一场大战,中原败了,败得非常的凄惨。一代仁侠独眼龙,虽然逃过了妖魔海,却逃不过死劫,逃不过方回归的妖神将——网中人的魔手。 


【鬼祭贪魔殿外围】

网中人:九天银丝线,八卦罗网长。飞越地狱门,邪郎掌无常。

独眼龙:网中人。

网中人:网中人今日要取天下第一刀的生命。

[恶战,苦战,一决死战!网中人飞丝盘旋,纵横无常;独眼龙伤疲力尽,金刀衰微。一是如日方中,一是英雄末途,不公平的战局,决定悲哀的结果!]

网中人:飞织邪罗!

独眼龙:仁道一斩!

网中人:果然悍勇,喝!

独眼龙:就算不能回天,俺也要力挽狂澜,俺的金刀,绝不允魔世荼祸!天决最终式——斩·无赦!喝!

网中人:魔网天诛,死吧!

(独眼龙重伤,血染一片。)


(万雪夜对上炽阎天)

炽阎天:你就这一点程度?

[挑衅背后,是无边恨火,是无穷炽能,是燎原人间的魔祸! ]

炽阎天:这口重黎本该传与吾徒斩敌百胜,是你断了这饮血之路。

万雪夜:只会用来杀人的兵器毫无价值。

炽阎天:吾将用你的血,祭此刃,祭吾徒!

万雪夜:残月凝雪!

炽阎天:冻气入体……(化消冻气,震退雪夜)真是你杀了吾徒吗?真是令人不敢置信。

万雪夜:是不相信你的徒弟只有这一点实力吗?

炽阎天:你还能逞多少的口舌。

[冻气失效,随即便是兵刃临身。万雪夜虽欲阻魔祸肆虐,但却首度感受到死亡与绝望竟是如此接近。]

万雪夜:飞鳞破甲!

炽阎天:好弱的刀。

万雪夜:不准你侮辱这口刀!雪流回空!(刀刃穿身)

炽阎天:痛吗?回敬你方才那弱刀。吾的徒弟,在黄泉等你,你的同伴也是,终结了。

万雪夜:独眼龙……众人……交托你了。

炽阎天:八荒灾焰!

万雪夜:雪夜曙光!(被击飞)

[魔火之艳吞没曙光,这一夜,飘起了红色的雪,飞散轻落,无声哀悼。]


(重伤的冥医与燕驼龙被魔兵包围,对上荡神灭)

荡神灭:没招了吗?

冥医:啊……呃……

燕驼龙:冥医啊,你有要紧没有?

冥医:找机会,分开走。

燕驼龙:这……

冥医:至少,要活一个,顾好自己,想办法活下去!

燕驼龙:拼了!金刚四将·水火风雷,喝!

冥医:空冥丧!

荡神灭:神毁意荡!

(两人被击飞)


【黑水城·群侠墓前】

女童:呜呜呜……

老人:在魔世的逼杀之下,群侠一个接一个倒下,为了人世,英勇的捐躯了。到了最后,就只剩下银燕大侠,只剩下他……


【鬼祭贪魔殿外围】

雪山银燕:喝!(回想起戮世摩罗)<二哥,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

[怎样也料不到,一心挂念的兄长竟会向自己无情以对,原本渴望的圆满亲情,一夕之间,全然变调,雪山银燕心痛,更难接受。]

雪山银燕:<二哥……我不会放弃,我一定……我一定会将你唤回!>

(曼邪音出现,攻击雪山银燕)

雪山银燕:是你!

曼邪音:灭世三尊——曼邪音。愚蠢的人类,你以为你能逃得出魔的追杀吗?还是赶紧受死吧。

雪山银燕:逃走,从来就不是雪山银燕的作风,但要我束手待毙,更不可能!你们这班害人的妖魔,该死啦!

曼邪音:来啊,将你的实力全部展现出来,让我看你有什么本事。

雪山银燕:燕回九霄!

[啸灵枪狂扫猛击,一招强过一招,似要将满腹的愤慨、满腔的愤怒尽泻而出!]

(缠斗中,银燕发现曼邪音身上剑无极的剑穗,大为震惊。)

曼邪音:只有这样吗?人族的男人,还真是不禁打啊。

雪山银燕:你……那个剑穗,为什么会在你的身上?

曼邪音:你讲这?这是我在人世的第一个战利品,一个手下败将的遗物。

雪山银燕:遗物……你对剑无极做了什么?!

曼邪音:原来他叫做剑无极。

雪山银燕:剑无极人在哪里?

曼邪音:死了,尸骨无存。

雪山银燕:什么?剑无极死了……不可能!他怎有可能会死?!他怎有可能被你杀死?!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喝啊!

[听闻噩耗,雪山银燕心神大乱,理智不存,银枪杀向眼前敌,誓死取命!]

雪山银燕:神魔一念!

曼邪音:鬼煞!

[曼邪音身法娇柔,铃声扰敌,邪环攻势变化万千,雪山银燕随即伤败。]

曼邪音:太弱了,喝——(将银燕击倒在地)太无用了,你们真是让我失望。

雪山银燕:剑无极……(看着曼邪音挂在腰间的剑穗)

曼邪音:该在你的身上收集怎样的战利品呢?就那个抹头吧。

[危急瞬间——]

(风逍遥出现,替银燕挡下了曼邪音的致命一击,反击之间,剑穗掉地)

雪山银燕:剑无极……可恶!(拾起地上的剑穗,提枪欲再攻,被风逍遥拦下)

风逍遥:笨牛,走啊!(推着银燕离开)

曼邪音:想逃往哪里?

[曼邪音正欲追击,另一番攻势又至。]

(废苍生出现,挥剑攻向曼邪音,邪环双铃失效)

曼邪音:这……怎会这样?

[双铃无用,一剑受制,曼邪音心中暗暗惊异!]

废苍生:喝!(攻击之后乘隙离去)

曼邪音:<最后的那个人是谁?他的剑不同一般。>将此事回禀帝尊。


【荒野】

风逍遥:好险还来得及,笨牛,你还好吧?

雪山银燕:老贼头……

风逍遥:哎哟,你伤得真重,先休息,别再讲话了。

雪山银燕:剑无极,她讲剑无极他……剑无极……死了……死了……(晕倒)

风逍遥:哎哟,笨牛,笨牛啊。

废苍生:将他交给我吧。

风逍遥:你是方才出手助我们的人。

废苍生:中苗世仇,他是史艳文的儿子,你终究不能将他带回苗疆,不是吗?

风逍遥:你知道我出身苗疆,那你呢?你又是来自哪里?

废苍生:黑水城。

风逍遥:黑水城,那是什么地方啊?

废苍生:始帝为抗魔世所留,现今人世的最后一道防线。


【黑水城】

雪山银燕:不可能!我不相信!

(从草屋中破门而出,冲进大雨中,雨音霜随后追出)

雨音霜:银燕,你别这么激动,先冷静下来好吗?

雪山银燕:我要回去……我要去找剑无极,还有独眼龙前辈他们,让我离开,我要去见二哥,我一定要将事情问一个清楚!

(大匠师和风间始来到)

大匠师:真是讲不听!除了你跟那个叫燕驼龙的幸运被我们救回来以外,他们讲其他的人都已经被魔世杀死了,你现在去找,也只找到尸体而已。

雪山银燕: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一定是你们没认真找,找不到人,你就讲他们死了。剑无极跟独眼龙前辈他们一定都还活着,我要去找他们,让我出去!(被大匠师拦下)

风间始:银燕!我知道你无法接受,但是这是事实,大哥他们……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举起剑无极的剑穗)这是我从你的身上所发现的。他是我的亲大哥,我比你还更不愿意相信,我比你还更伤心,但是……但是……大哥不可能会失落这么重要的东西,银燕,悲伤的人,不光是你啊!不只是你啊!大哥……大哥…… 

雪山银燕: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

雨音霜:承认吧,银燕,剑无极死了,他们都死了。你若是出去,你也会一起死啊!

雪山银燕:啊!剑无极,独眼龙前辈……大家……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啊?!

(雨音霜抱住悲痛的雪山银燕)

雨音霜:银燕……别自责,我相信剑无极他们一定会很欢喜你能活下来,活着,就有机会,就有机会替他们报仇,呜呜呜……


【黑水城·群侠墓碑前】

女童:呜呜呜……

老人:从那天起,银燕大侠的脸上,就不曾再笑过了。

女童:难怪……难怪我都没看过银燕大哥哥笑。

老人:黑水城是始帝留下的御魔防线,在最后一战的前夕,大匠师他们派人尽力疏散还留在外面的人类,能救多少,就救多少。霜姑娘、风间大侠,还有他们的村子跟你认识的很多人都是那个时候被大匠师他们救下来的。我们躲在这个地方,逃避魔世的追杀……

女童:呜呜呜……

老人:故事讲完了,你要好好记得,记得这个故事,记得这许多的名字,因为,他们都是很伟大的人,为了人世而牺牲啊。

女童:那外面呢?外面的世界现在变成怎样了?

老人:外面的世界……


【某村庄】

(魔兵押送村内一青年,一位老人冲入)

魔兵:走快一点!

老人:阿华啊!

青年:阿爸!

魔兵:做什么!(推开老人)

老人:拜托你们,别把我的儿子带走,放过他吧。

魔兵:一户一兵,这是规矩。能加入修罗军众是至高的荣誉,你该为你的儿子感到欢喜才是。

老人:让我代替他吧,我愿意加入修罗军。

魔兵:魔世是需要健壮的青年,像你这样的老人根本无用!(一把将老人打倒在地)

青年:阿爸!

魔兵:走!(推搡着青年要走,却被爬起的老人拉住脚)

老人:拜托你们啦,阿华他有一只脚不好行动,没办法作战啊。我只有他一个儿子,我求你们放过他吧!

魔兵:嗯?脚不能走?那就是一个没用的残废。(手起刀落,将青年杀死)

老人:啊?!阿华!阿华啊!你们这班恶魔!恶魔!我跟你们拼了!

魔兵:修罗国度,不需要没用的残废。

(挥刀将老人也一并杀害)

魔兵:你们看到了吗?这就是不守规矩的后果,你们要做生意,要过日子,就要照规矩来,要欢喜做修罗国度的子民,未来,你们就会以身为修罗国度的子民为荣。(离开)

村民:(伏在老人和青年的尸体上)阿辉伯啊,阿华啊,可怜哦……


【鬼祭贪魔殿】

煞魔子:湘南镇整掉一百五十六人,湖竹村征调七十七人,至此,征调生员七千五百人,暂时分散安置在九个新员兵寨,等待统合之后送入魔世进行训练,成为新的修罗兵众。

戮世摩罗:嗯,训练的生还率有多少?

煞魔子:照以往惯例,是三成。

戮世摩罗:三成,死七成。

煞魔子:修罗国度采取的是精兵政策,信奉强者为尊。

戮世摩罗:所以,帝鬼就率领精兵死在中原。

煞魔子:帝尊,请勿侮辱先帝。

戮世摩罗:这怎样是侮辱?我有讲他猪头吗?我有讲他白痴吗?我有骂帝鬼,帝鬼啊,你来人世的时候虽然带着七先锋,却不记得带着脑袋,才会被默苍离玩到这样的凄惨落魄。我有这样讲吗?我有吗?

煞魔子:没……

戮世摩罗:那你要向我道歉。

煞魔子:啊?

戮世摩罗:你诬赖我,伤害了我的感情。

煞魔子:是。煞魔子向帝尊道歉。

戮世摩罗:嗯,我接受你的道歉。

煞魔子:多谢帝尊。

戮世摩罗:三成的残余率实在太低,莫忘记了在沉沦海的那方,还有许多的暗流。帝鬼采取精兵政策确实壮大了修罗国度,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即刻的战力,我希望有更高的存活率。

荡神灭:这样只会练出一群不堪用的废物。

戮世摩罗:你看见那个了吗?(指杀生鬼言)

杀生鬼言:呃……我……

戮世摩罗:讲废物,还有比他更废的吗?他乃是废物中的榜样、翘楚,立身废物之顶,傲视群废。帝鬼能容他,你容不得?

杀生鬼言:帝尊啊,你这样讲就不是了。我……

戮世摩罗:你的意思是我讲错了?

杀生鬼言:不是呀,若是有错啊,那一定是我错了。  

戮世摩罗:哦?我没错,那就是你错了,那你讲,你是不是废物?

杀生鬼言:呃……哈哈,没错,我乃是天下第一废物啦!

炽阎天:帝尊,请勿在军议上嬉闹。

戮世摩罗:你们无法听懂我的话,我就仔细讲给你们听。用人是看怎样用,帝鬼在这一点非常的出色。他所训练的七大军势各有所长,这才是我们应该进行的目标,就算训练出来的人不够精锐,但只要懂得如何运用,仍然可以作战。默苍离可是用了一支临时招募的杂牌军,就完全击溃了修罗国度引以为傲的七大军势啊。中原的统治已经有了初步的进展,再来就是更加的稳固。那苗疆那方——

煞魔子:苗疆正陷入内战,自顾不暇。

戮世摩罗:这不也是一个好机会。

煞魔子:啊?

戮世摩罗:兵贵神速,时机稍纵即逝,要把握。


【万里边城】

风逍遥:所以,军长的意思是,魔世随时会侵攻万里边城,针对苗疆而来。

铁骕求衣:苗疆内战,这不是最好的机会吗?如果此时进犯,守在苗疆深处的铁军卫就会来不及应变。守军挡不住魔军,苗疆必然遭受重创与损失。

风逍遥:一个内战,整整打了一年多,真是……

(一苗兵进入)

苗兵:禀军长,快马回报,万里边城之外出现了大量的修罗魔兵。

风逍遥:啊?!还真的来了,讲来就来,这手脚还真快啊!

铁骕求衣:所以……

(万里边城,苗兵们在巡逻警戒)

风逍遥:所以军长你早有准备,将铁军卫调至万里边城。

铁骕求衣:这是兵法的基础。

(观察城外状况,大军集结在城外)

风逍遥:料敌机先,还算不上是高明,兵法最上,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铁骕求衣:此番的领军者是谁呢?

(铃声响起)

风逍遥:是铃声,我听过这个声音。

铁骕求衣:去会她一会吧。


(魔兵列阵待战,曼邪音旋舞着从天而降)

曼邪音:闼婆曼姿,了却病苦短事;食香谁主,喟叹长生不如。众军备战,目标:万里边城——苗疆!

[就在魔军将发之际!]

铁骕求衣:十冷寒风啸九方,披戎衣,八月吹霜。万里血足踏千浪,杀意起,百城尽殇。(踏入战场,傲视众魔兵)

曼邪音:嗯……人世仅见的高手,我看上你的披风了。

铁骕求衣:铁军卫军长,铁骕求衣,请见。


[极极极极极!万里边城之外,大战即将引爆。魔世将魔爪伸向苗疆,铁军卫军长能否抵御修罗国度的进攻?

败亡的群侠、惨烈的牺牲,人世面临末日。潜伏在黑水城的雪山银燕,是否有办法逆转回天呢?

史艳文、俏如来下落何方?性情大变的戮世摩罗,又要如何统领修罗国度?

网中人、灭世三尊是否真是甘心称臣?或者另有暗流汹涌?

欲知精彩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布袋戏最新强档《天地风云录之魔戮血战》第二集——胜邪封盾。]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