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集数 第3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69073092
备注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三十集 坏孩子的复仇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皇城•御书房】


(北冥封宇独自在书房,提笔写下诏书。)


北冥封宇:<自登大位以来,本王兢兢业业,一心谋海境生民之福祉,然而才薄德孤,先有三王之乱,后有玄玉府之变。内有未贵妃祸乱宫廷,外有鳍鳞会波臣抗争,追根究底,千般有过,尽在本王。幸赖天佑海境,得尚同会盟主俏如来、贤臣砚寒清之助,终至平乱。然本王自审,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波臣本是良民,奈何官逼民反。兄弟本是手足,无奈手足相残。鲲帝、鲛人、宝躯、波臣同属海境子民,岂有贵贱之分。战后百废待举,正是齐心合力、共图未来荣景。过往玄玉府、鳍鳞会众,尽免其罪。另,螭龙案卷查明乃罪人覆秋霜诬赖成罪,首恶逃逸,党众待查,余者不问其罪。李真言追封大将军,狷螭狂功不可没,追封左将军,供入英灵殿,永受俸祀。钦此。>


(鳞王安抚铅老蜃虹霓,海境灾后重建,北冥缜、北冥异握手言和,砚寒清入殿)


【海境•皇城•小路上】

北冥缜:父王,真的这么说?

砚寒清:是,王的意思是微臣选择谁,谁就是太子。

北冥缜:你们很清楚,我的心性不适合朝堂,甚至到现在,还无法让当初接获假造军令,兵进紫金殿的众兄弟安息。

砚寒清:殿下还在为碉命之事挂怀。

(回忆:

北冥缜:啊,碉命!

酒螺:殿……殿下,碉命他……自尽身亡了。)

砚寒清:就因为这件事,让殿下却步了,那殿下先前延揽微臣又是……

北冥缜:我没想这么多,只是希望你能帮助我。但既然父王赋予你这么重要的任务,这次与俏如来合作揪出雨相的异弟,绝对是不二人选。

砚寒清:殿下先前可也提防过霄王。

北冥缜:现在不同了,异弟的手腕非我能及,而我相信父王,也相信你。

砚寒清:微臣认为这该交给王来烦恼,就先告辞了。(离开,误芭蕉到来)

误芭蕉:殿下,碉命的后事,酒螺已经打点好了。

北冥缜:他的办事能力确实不差。呃,唉。

误芭蕉:殿下怎么了?

北冥缜:现在百废待举,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讲这桩事情,但回头细想,也许该先安了自己的心,才好专注接踵而来的任务。

误芭蕉:殿下想说什么?

北冥缜:我知晓你的毕生志愿是成为女相,但相位随王,我希望你能一直辅佐我、提点我,弥补我的不足。

误芭蕉:无论是否为相,误芭蕉都会一直追随殿下。

北冥缜:我不是这个意思。皎凌衣,你……愿意嫁给我吗?

误芭蕉:啊?!


【海境•皇城•御书房】


(回忆:

北冥华:父……父王……

北冥封宇:这是警惕,带兵妄进,陷战友于死地,这是多大的罪责。现在,你马上带着你皇姑的骨灰,随雨相回宫,等本王回朝,另有定夺。

北冥华:是。)


北冥封宇:华儿……唉。(北冥异入内)你来了,怎不出声?

北冥异:父王神情哀伤,是怀念二皇兄了。是儿臣没保护好二皇兄。

北冥封宇:是本王将他保护得太好。

北冥异:二皇兄的后事,儿臣已经打点完毕,待父王整理情绪之后,便主持入陵大典,让他跟大皇兄……

北冥封宇:你有这份心,很好。华儿保下你的命,这不只是放下芥蒂,也是期望。

北冥异:期望?

北冥封宇:本王就直接切入正题吧,王储之位,你,可还有意愿?

北冥异:(惊异)这……

北冥封宇:你这段日子的表现,父王看在眼内,俏如来也对你的胆识赞誉有加。

北冥异:父王,你还是饶了儿臣吧。

北冥封宇:哦?

北冥异:这段时间的风风雨雨已让儿臣胆颤心惊,早知道会搅出这么多事情,就不该继续下去。儿臣明明正值弱冠,却好像老了二十岁,再继续下去,儿臣实在承担不起,还是算了吧。

北冥封宇:为了王储之位,你付出不少努力,现在却甘愿放手?

北冥异:三皇兄曾遭儿臣陷害,如今却未再计较。这段日子,三皇兄心性的成长,父王也看在眼内,若能让砚寒清这等贤士辅佐,必成一番功业。至于儿臣,请父王封儿臣一个安乐王,就像皇渊皇叔那样,安稳度日就好了。

北冥封宇:然后伺机打回紫金殿?

北冥异:啊,儿臣引喻失当,绝无此意,父王……

北冥封宇:哈……没事。


【海境•皇城•紫金殿】


北冥封宇:麻烦了。

砚寒清:不用说王,连微臣也意外了。

北冥封宇:你怎么看?

砚寒清:无王便无相,最终,还是必须回归到王的选择。经过将近一年的历练,锋王、霄王两位殿下皆有所成长,而王所心系的是谁最适合接续改革,达成师相的愿望。现在王捉准时机重新推行墨学,剩下的是时间上的问题。

北冥封宇:砚卿的意思是?

砚寒清:若王有生之年便能削弱阶级,让太虚海境正式进入全新局面,届时需要的便是守成之王,当以锋王殿下为首选。

北冥封宇:若不能,便需要极具决断手腕的继任者,异儿最为适合,是吗?

砚寒清:一切取决于王认为自己能活多久,能做多久。当然,相位的选择也请王审慎考虑,若有需要,微臣能帮王评选。

北冥封宇:砚卿,你啊……

砚寒清:王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待办,比如说让霄王殿下创办还营司,招募所有之前的叛军编入军籍戴罪立功。委托左将军协助锋王殿下建立考取武官制度,而这也与王请右文丞颁布的新政有关。

北冥封宇:嗯,先前分析,相分三权不可行,波臣议堂亦难推行。本王前思后想,眼前科举制度的窒碍较少,砚卿以为如何?

砚寒清:鲛人、宝躯两脉皆有阶级优越感,必会认为科举一定占尽优势,不会真正影响自身权益,加上先前未贵妃与覆秋霜先后为乱,他们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反对。王也可在宣布应试结果时,巧立名目,也许他们要十数年之后才会发现权力日渐削弱吧。

北冥封宇:在砚卿的口中,本王倒像是奸巧之人。

砚寒清:奸巧二字恐怕更适合雨相。

北冥封宇:雨相……这样的处置真的好吗?

砚寒清:先王在位时,雨相便已覆手风云,将他定为螭龙案卷的祸首,广传朝野,并不为过。王诏上所言,党众待查,这四字更是扼住鲛人一脉的咽喉。螭龙案卷鲛人本难置身事外,谁会在此风头浪尖上出头阻碍王上的改革?

北冥封宇:但鲲帝终究不能避责,从恶也该处置。

砚寒清:事无圆满,比如说狷螭狂毕生执着,幸好,这道憾恨将成为抽出新苗的沃土。

北冥封宇:狷螭狂护驾有功,身先士卒,一洗投靠叛军的罪嫌。然而鳌千岁、鳍鳞会的叛变也因全责归在雨相挑拨,成为故事中的受害者,从此为波臣、贱族打开大门。师相将你安排在本王身边真是洞烛机先。

砚寒清:师相的安排可不只如此。

蜃虹蜺:(到来)末将参见王。

北冥封宇:蜃卿来得正好,本王有很多事情需要向你讨教。

蜃虹蜺:讨教不敢,只是……

北冥封宇:人还未找到。

蜃虹蜺:是末将让王失望了。

北冥封宇:罢了,他若肯回来,那便回来。他若不肯,我们也无法强逼。

砚寒清:龙子……(北冥、蜃二人望向砚寒清)啊,我没事。

蜃虹蜺:亡羊补牢时犹为晚,王爷借此宣达未珊瑚罪行,让宝躯未姓不敢作声。现在一次压制朝堂两大势力,推行新政正是时机。

北冥封宇:但有一职,本王尚无头绪,必须仰赖蜃卿这几年深入民间的经验。

蜃虹蜺:御镜台。

北冥封宇:看来右文丞倒是一字不漏告知蜃卿了。

蜃虹蜺:若此职让鲛人、宝躯担任,将失去意义。而末将心中有一名适当人选。


【海境•玄玉府附近】


蜃虹蜺:昔苍白。

昔苍白:(戒备)是你,叛徒。

蜃虹蜺:一开始就没信任的一群人,何谈背叛。吾没恶意,暂且放下敌意吧。

昔苍白:你怎知晓此地?

蜃虹蜺:你忘了,吾曾四次勘察过玄玉府附近所有地形。眼下玄玉府被收缴,皇城派出的巡逻士兵也会增加,我们没太多时间。

昔苍白:说,找我到底何事。

蜃虹蜺:吾来告知你,不用费心想救铅老的办法了,王并无加罪于他。

昔苍白:废话说完了,那就离开。

蜃虹蜺:吾希望,你能随吾回皇城,接受招安。

昔苍白:又是招安,哼,昔苍白宁愿战死沙场!

蜃虹蜺:宗酋已死,鳍鳞会已散,你再战死不过是徒增白骨一具,黄土一柸,这样对你们心中的理想又有何帮助。难道你们都死了,海境就口不再言阶级吗?别再天真了,不过是再添几条人命而已,这战场死的人还少吗?

昔苍白:只有梦虬孙还活着,我们就还有希望。

蜃虹蜺:希望?八纮稣浥倾尽半生,机关算尽,换得惨淡而终,梦虬孙又需要多少时日才能再创一个鳍鳞会?

昔苍白:只要三脉还存在,鳍鳞会便会存在。

蜃虹蜺:不管你相信与否,王确实有心改革,并且已经着手筹备科举制度。

昔苍白:科举?

蜃虹蜺:没错,任何种族皆能参与,这是对波臣入朝最大的开放与机会。不只如此,王还下诏拟设一个由波臣掌事的监察机关,名唤御镜台。王一切的目的,皆是为了平衡海境阶级,杜绝三脉徇私。这两项细微改革,虽不能立即见效,却有长远的影响。

昔苍白:那又如何,于我何干。

蜃虹蜺:王已经下令不追究叛党,我希望你能加入御镜台。

昔苍白:这么做, 你又能拿到什么好处?虚无缥缈的统帅之衔吗。

蜃虹蜺:(丢下令牌)你怎么看吾不重要,若你坚持要用余生做无用的争扎,又有谁能拦住你。此职如果让鲛人、宝躯拿下,不但一切回到原点,波臣的权益又有谁能为他们发声?又或者海境尚有你真正想保护的人。好生考虑吧,表弟。


(蜃虹蜺离开,昔苍白想起了铅十三鳞)


【海境•皇城•霄王殿】


俏如来:殿下。(与狼主一同入内)

北冥异:你们要离开了?

俏如来:已向鳞王辞别,特地绕来向殿下讲一声。

北冥异:何时再访海境,记得通知我,让我好好款待一番。

俏如来:殿下还会希望我来?

北冥异:不只是你,狼主也是。

千雪孤鸣:哎哟,小子转性了,难道我们拜访的方式不对?那我们重新进来一次。

北冥异:狼主说笑了,若非你们,不只是我,连父王也难全身而退。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当初未贵妃逃脱,我知道你在遇上遇到她,但她为何愿意听你的话回到皇城险境,帮助你抓到雨相的把柄?

俏如来:我与她做了交易。

北冥异:什么交易?(俏如来沉默)不能讲吗?

俏如来:抱歉。

北冥异:难道是会危害海境的交易?

俏如来:交易内容我已向鳞王禀告,时机若至,鳞王自会告知你们。

北冥异:好吧,我相信你。

俏如来:皇子不追问了?

北冥异:罢了,现在的我只想好好休息一阵,别再管这些闲事。记得我们初次见面那时的北冥异吗?真令人不堪回首。

俏如来:见到殿下现况,不失为另一种安慰。

北冥异:人,总是会变。

俏如来:人……总是会变的。

北冥异:你想起梦虬孙了?

千雪孤鸣:说到梦虬孙,哎,原本要顺便问药神的事情,结果他逃走了。

北冥异:这是我现在想要说的事情,就当作是你们临走之前我送的礼物。

俏如来:殿下想说什么?

北冥异:当初我除了想掌握阎王鬼途,还同时派人偷取药神正在研制的华佗方巾,想破解他的用药之秘,避免成为绊脚石。那个人的名字,你们可能听过,名叫识龙影。

千雪孤鸣:识龙影,好像在哪里听过。

俏如来:九龙天数以假乱真之局,他是帮助温皇前辈的一方。

千雪孤鸣:对啊,王兄有讲过。等一下,所以心机温仔知道这桩事情吗?

北冥异:这我不确定,回到正题,华佗方巾能痊愈简单的伤痕,药效奇速。识龙影查知此巾在幽冥君之女茹琳的身上,便前往拜师欲偷取此巾,后来不知发生何事,总之,他受了不少虐待终于盗得方巾。我命阎王鬼途的手下研究,竟发现其用药原理与恪命司的用毒手法殊途同归。

千雪孤鸣:阎王鬼途之首,怎有可能,你确定没错吗?

北冥异:识龙影已被幽冥君之女所杀,这场内战过后,我已无阎王鬼途可用,也没管道重新接触,我的疑虑是父王曾接受药神赠药医治,所以……

俏如来:我明白殿下的顾虑,有时间我会查清楚。

千雪孤鸣:这下事情大条了,一次牵涉万济医会和阎王鬼途还有苗疆那桩冤仇。

俏如来:这与苗疆也有关系?

千雪孤鸣:等我们跟修儒会合,路上我讲给你知道。


【海境•皇城•城门】


修儒:多谢这段日子砚大哥的照顾,可惜最近都没时间跟砚大哥好好相处。

砚寒清:为了避免必被幕后黑手挟持,这段时间你都遵照俏如来的吩咐躲起来了,就算我在皇城,又要如何相处,躲猫猫吗?东西有收好吗?

修儒:嗯。(拿出剑谱)

砚寒清:我们帮狷螭狂入殓时,从他身上发现一封信,说要将反口锦囊交给你,看来你找到内藏讯息了。

修儒:到最后我还是没帮到他。

砚寒清:我认为你已经帮到他了。

千雪孤鸣:哟,都走到皇城门口了,这么着急要送我们走?

修儒:俏如来大哥,狼主。

砚寒清:终于要走了啊,我不是说狼主。

俏如来:真是无情。

砚寒清:记得鳌千岁死后我讲的话。

俏如来:那就后会……

砚寒清:无期,再见,顺走,不送。(三人往外离开)这真是你要的结果吗?不怕这条路走到最后你会崩毁?

俏如来:有人随行,纵是有悔,也是无惧。

千雪孤鸣:想到这我就有气,原来那个铁骕求衣是要拐我来帮助俏如来。也是啦,都是墨家的人,难怪要一起针对那个什么鬼谷一脉,有够麻烦。

俏如来:我会尽量让自己不成为众人的负担。

砚寒清:听我一个建议,俏如来,别再装弱了。你用相同的手法连续钓出娘娘以及雨相,再来一次可是行不通啊。

俏如来:那你怪我吗?千方百计让你入局。

砚寒清:因为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海境。

俏如来:而你,会一直在海境生活下去。

砚寒清:哈,那我改口,再见,顺走……珍重。(三人离开)别再来了,至少,等安定一点再来。嗯?表妹。

误芭蕉:刚送走俏如来他们吗?

砚寒清:嗯,你也是来送他们的吗?

误芭蕉:陪我散步好吗?

砚寒清:散步?

误芭蕉:不愿意吗?

砚寒清:不是,当然愿意。

误芭蕉:走吧。回头想,我们儿时,好似也常常一起这样散步。

砚寒清:从来就没一次是好好散步。

误芭蕉:啊,我想起来了,前面百丈之外有一棵树,我们来比赛,谁先到,谁就赢了。

砚寒清:竟然还想得起来。

误芭蕉:开始。(跑)

砚寒清:而且一样偷跑,唉。(追)

误芭蕉:又是我赢了。

砚寒清:表妹,你又偷跑。

误芭蕉:就算我偷跑你应该也能赢才对吧。

砚寒清:轻功本来就不是我擅长的,跑这么多次我只有第一次赢过你。

误芭蕉:奇怪,一旦没了心事,没了算计斗争,就这么走着,很多很多往事就好像被开启了什么机关,一点点慢慢回想起来。

砚寒清:你想起什么了?

误芭蕉:我们第一次跑的时候,你赢了,我不服输,说再比一次,自中午比到下午,我跑到中暑还是没赢过你。直到你说你拐到脚跑不动了,这次算我赢,我才肯休息,自那时起你就没赢过我了。

砚寒清:你自幼便是这般好胜的性格了。

误芭蕉:其实我比较喜欢强势的男人。

砚寒清:啊?

误芭蕉:总之,这段日子多谢你了。

砚寒清:呃,都是为王办事,说什么多谢。

误芭蕉:我说的不只是王的事情。

砚寒清:那是什么事情?

误芭蕉:还有一桩事,锋王,向我求婚了。

砚寒清:啊!?这……这样很好啊,恭喜你,哈哈哈……我……先去忙了,宫内还有很多事情要忙……(转身就走)

误芭蕉:我拒绝了,我是很喜欢锋王殿下没错。

砚寒清:那……为什么?

误芭蕉:还没到那种程度。

砚寒清:啊?

误芭蕉:你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砚寒清:哦,是……是啊。

误芭蕉:就算有人先偷跑,你也不能每次都提早认输啊。


【海境•千年冰潭】


蜃虹蜺:(放下沌王斩)好了,该做的,吾都做了。很得意吧,又让你料中一次。别以为这次吾是为了你回来,吾回来是为了王。

北冥封宇:哦?那蜃卿何不留下,辅佐本王。

蜃虹蜺:末将参见王。

北冥封宇:不必拘礼,此地只有我们三人,没有君臣之别,只有兄弟之情。

蜃虹蜺:是。

北冥封宇:蜃卿方才的话本王都听到了,本王很感动。

蜃虹蜺:吾想……应当是王听错了。

北冥封宇:你们曾共同承诺过要助本王开创海境盛世。

蜃虹蜺:可惜,我们都已不是昔年那懵懂的少年了。

北冥封宇:只要蜃卿肯留下……

蜃虹蜺:十余年,吾无数次想着欲星移倒下后的海境会是什么局面,也无数次想着倒下后的欲星移会是什么表情。

北冥封宇:现在蜃卿看到了。

蜃虹蜺:哈,是啊,是啊,吾……看到了。

北冥封宇:蜃卿。

蜃虹蜺:王若有难,纵使万水阻隔,蜃虹蜺都会回来救驾。

北冥封宇:本王要你谨记,紫金殿上永远有蜃卿的位置,谁也无可取代。

蜃虹蜺:哈,那口沌王斩,吾随身多年,请王转告欲星移,吾会等待他亲手将它还吾的那一天。

北冥封宇:真的放下了?

蜃虹蜺: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过,贤的是他,愚的是吾,争什乎。(飘然离去)

北冥封宇:本王始终相信纵使世态会变,但一个人的本质是永远变不了。你说是吗,师相。


【海境•潜龙崁】


俏如来:所以狼主追查药神是为了是十七年前的夜族惨案。

千雪孤鸣:很多问题啦,但那个铁骕求衣还坚持夜族没问题,若是这样,药神从中捣鬼的可能性又更大了,夜族说不定就是他的替罪羔羊。修儒啊,你可有听你师尊说过什么?

修儒:诶,药神有听过,阎王鬼途也有听过,但……不是记得很清楚。

千雪孤鸣:这样啊。欸,这哪里啊?不是要出去海境,是这条路吗?还停下来,是要观光喔。

砚寒清:(到来)俏如来,你不是离开海境了?

俏如来:我不追问你离开皇城,你也别追问我来这里了。现在的你应该料到我会来,是吧?

梦虬孙:是为谁而来?为北冥封宇,还是……为我。

修儒:梦虬孙。(抱住)

梦虬孙:很久不见了,有思念我吗?

修儒:有啊,但是你……

梦虬孙:这跟你无关,你别管。(走近俏如来)我知道你要离开了。

千雪孤鸣:(脚步声)嗯?未珊瑚。

未珊瑚:所以,要我们……送你们一程吗?


【苗疆•还珠楼】


凤蝶:主人。

神蛊温皇:又怎么了?

凤蝶:黑白郎君的伤势养得差不多了。

神蛊温皇:这是好事。

一点都不好,第一,这也表示天地不容客的伤要好了,如果他来还珠楼见忆无心,主人,你打算重建还珠楼吗?

神蛊温皇:这陈设看久我也腻了,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凤蝶:第二……

黑白郎君:(到来)你所说的绝世高手呢?

凤蝶:这就是第二。

黑白郎君:欺骗黑白郎君可是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神蛊温皇:你的对手可比炎魔,是连吾也无法应付的强敌,这需要百分之百的黑白郎君,你的伤势完全恢复了吗?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心中的战血已经沸腾,若是没宣洩的管道,你要承担吗?

神蛊温皇:哎呀,温皇怎承担得起。但你心中的战意还要忍耐一阵。

黑白郎君:嗯?

神蛊温皇:就在月圆之夜,吾便送上大礼,让你战得尽兴。


【东瀛•荒野】


[狭路相逢,为护月牙诚,木魅对上网中人。]


网中人:妖族吗?本事如何?


[木魅率先出招,花叶带杀攻向网中人,却见妖神将不疾不徐扬手接招。]


网中人:该我发动攻势了。千蛛万丝。

木魅:森罗万象•盛开。


[荆棘之城力挡无常飞丝,攻守间一时僵持,然而。]


木魅:啊!(负伤)

戮世摩罗:如何?

网中人:还可以。

戮世摩罗:那算通过了。(走向木魅)别这么戒备,说不定我有办法帮你治好那只流浪小孩。你有听过不老族吗?


【东瀛•血扇流】


(斜风细雨,立花雷藏墓前)

幻姬重子:你在那边过得好吗?小姐将血扇流打理得井井有条,虽然可能跟你所希望的样貌不同,但……希望你能安心。

立花樱:重子姐姐,你果然在这。

幻姬重子:流主。有事吗?

立花樱:嗯,有人想见你。

幻姬重子:见我?


(花园中)

幻姬重子:你要我帮你们救他?

木魅:拜托你了。

幻姬重子:不可能!

木魅:我了解你对我们的恨,也知道我没立场要求,但我只剩你能拜托了。

幻姬重子:要我救他可以,但我要胧三郎的命。做不到,就别说了解我的心情!

立花樱:抱歉,既然重子姐姐都这么说了,你们……

木魅:如果一定要有人偿命,那木魅愿用自己代他们还命。(自残)

幻姬重子:你……

木魅:请姑娘别……让小诚知晓。(欲自裁,被拦阻)

戮世摩罗:喂,我是教你来求她,不是教你来死给她看,你要死我不会自己动手吗。

立花樱:幸好,差一点就震断心脉,我先替你医治。

木魅:我……

戮世摩罗:闭嘴,连话都不会讲,我讲给你看。

幻姬重子:是你叫他来的。

戮世摩罗:小重子啊,他都这么真诚了,你又何苦呢?你现在的模样跟那只真的要死的死小孩有什么差别?放下仇恨,放下执着,人打你,你就给他打,人杀你的亲人,你也别惦念太久,不然你就是不懂事,这么简单的道路你也不知道,难道你也要加入反骨孩子联盟?

网中人:换你,讲的也是废话。

戮世摩罗:谁说是废话,大道理当然夜时要说给人听,不然以后我们杀人放火,大家都要找我报仇怎么办?

网中人:冤有头债有主,谁想报仇那便来吧。

戮世摩罗:喂,别拆我的台,你是站在哪一边。

网中人:别浪费时间,有话对她说。

戮世摩罗:明明就是你爱插嘴,说到这,小重子……

幻姬重子:是你的话,你会答应吗。

戮世摩罗:这当然是……不会。大道理是说给傻子听的,我又不是傻子。

幻姬重子:你……

戮世摩罗:别误会喔,我不是用武力先将你打成残废,再叫你放下的卫道圣人。反之,我非常支持有仇报仇,但……要报,就该报在真正的仇人身上,胧三郎当然是罪魁祸首,但这困难度太高。交易,本来就是该量力而为,救这个孩子换另一个仇人,你也不亏。那名害了雷藏一生的贱人。


【东瀛•暗夜•树林中】


望月咲:你们去那边查查看,若有发现即刻回报。

部下甲:是。

望月咲:先是金敖,再来红翎,现在又要搜捕木魅,跟胧三郎最亲近的人一一生乱,再加上那群噬人妖怪,再这样下去,难保火不会烧到我,但……嗯?是谁?(发出暗器)

戮世摩罗:虽然气质两字跟你无缘,但老朋友来访,动手动脚未免太粗残。

望月咲:是你,来……

戮世摩罗:听说你们最近很忙喔。(拿出两块碎布)

望月咲:这是木魅跟月牙诚的。

戮世摩罗:再合作一次,如何?望月咲。

望月咲:两块破布就要跟派兵追杀你的人谈合作,是你太可笑,还是我太愚蠢。

戮世摩罗:那算了,反正只是路过。

望月咲:慢。

戮世摩罗:怎样?

望月咲:这样就走了,你有这么轻易放弃?

戮世摩罗:没办法,我都没计较了,你还这么计较。我自认口才拙劣,无法说服你,只好作罢。

望月咲:听你说几句,对我也无损害。

戮世摩罗:先说好,我们只谈公事公办,不提冤仇。

望月咲:可以。

戮世摩罗:对这群妖族而言,无论你怎么努力卖弄忠诚,始终也是外族,这点你应该很明白。现在我可以将人交你,帮你换得胧三郎的信任,而你做我的内应,我们再一次合作。

望月咲:哈,你有办法对付胧三郎?

戮世摩罗:别忘记了,赤羽也是胧三郎的敌人,最爱首鼠两端的你不考虑两边押宝吗?

望月咲:<如果能带回木魅,再出卖御魂的藏身之所给胧三郎,我的地位就稳固了。此人狡猾,不能答应得太轻易。>立场分明,我为何要相信你?

戮世摩罗:最爱背叛的人,最爱讲信任。老实说,没有,我们彼此都不信任,换一个想法,杀你对我也没意义,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消灭胧三郎的战力,那杀掉木魅的帮助大多了。利益,是我们合作的唯一关键,我要我的东西,而你可以安然脱身。

望月咲:我在胧三郎手下做事为什么要脱身。

戮世摩罗:别让我再讲第二次,十八名流的下场你都看到了,胧三郎有将你当做自己人吗?我一直在观察你们的内部,通道打开了,等到妖族大军到来,你以为你自己值多少钱?

望月咲:你会信任我?

戮世摩罗:一点也不会,所以我要保持我对你的利益。现在,还能合作,以后,再说吧。

望月咲:好,我答应你。

戮世摩罗:跟我去领货吧。

望月咲:我贸然离开可能会引起质疑,何不你暗中将人带来给我。

戮世摩罗:你当做我吃饱太闲,吃药想死吗?跟你见面一次已经很危险了,还要来第二次。

望月咲:你就不怕我通知胧三郎献上你,我从此一生安然啊。

戮世摩罗:那……还等什么。

望月咲:你说什么?

戮世摩罗:喊啊,别只会讲,难不成还要我拜托你?

望月咲:你……

戮世摩罗:我可不是一个人来的,打不过也要走得了,这是最基础的交易法则。

望月咲:这样,我无法相信你。

戮世摩罗:难道还要找见证人?

望月咲:这是一种能封住功体的毒酒,我们一起喝下,如此一来就不用担心谁会出手。

戮世摩罗:骗谁啊,你若没偷吃解药才是奇事。

望月咲:我已经让步,要知晓让胧三郎继续得势直接危害的是你,不是我。知道为何被我看穿吗?因为就算有高手护持,你也绝不犯险接近敌营,除非,这对你非常重要。而你越表现得无所谓越表示心中焦急。赤羽曾说优渥的条件,只开给掌握关键的人,我,一向是那个关键。你,需要我。机会稍纵即逝,你还在乎这小小的风险?(递)

戮世摩罗:是我小看你了,(接过)此杯,敬我们——

望月咲:辉煌的未来。(饮罢毒酒)走吧。


(戮世摩罗前方带路,望月咲暗中示意部下跟踪,两人一路来到一处石林中)


望月咲:嗯?(看向夜空)

戮世摩罗:怎么了?

望月咲:没事。

戮世摩罗: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既然失去之后会难过,不如一开始便不要拥有。

望月咲:也许她根本不会难过。

戮世摩罗:到了。(木魅,月牙诚二人昏迷在地)我没骗你。

望月咲:嗯。(查看两人情况时偷偷服下解药)你确实没……(动手)你担心得没错,我确实偷吃解药了。

戮世摩罗:真的……来这套。

望月咲:对付你这只小狐狸,最简单的方法最有效用。现在,我独自抓了木魅跟你,这功劳不小啊,哈哈哈……

戮世摩罗:没办法了,我给过你机会了。(后方传来惨叫声)

望月咲:这点我早就算到了,他们不过是我拖延救兵脚步的诱饵,好让我擒你为质,再添功劳。


(望月咲挟持戮世摩罗在手,网中人从外进来。)


戮世摩罗:嗨。

望月咲:辛苦你了,这位神秘高手。现在,想保住他的命,便自绑双手随我去见胧三郎。也许,他会赏识你。

网中人:要杀他,随你。(攻击)

望月咲:(闪避)你没听到我的话吗?

戮世摩罗:这你就误会大了,我与他的关系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杀生鬼言:(来到)帝尊啊,属下不是早就提醒你了,修罗国度还需要你,你万万不能冒险啊。请帝尊放心,就算用上属下的小命,属下也会马上说服妖神将。妖神将啊,赶紧照这个女人讲的话去做,若是帝尊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赔得起吗?

望月咲:看来又有人在说谎了。

戮世摩罗:天兵仔啊,我头一次觉得你……做得好。(自行脱身)

望月咲:怎有可能,你的功体!

戮世摩罗:反骨孩子所见略同啊。

望月咲:你怎有解药?

戮世摩罗:忘记倒在里面那只的能力?你这点浅薄手段,连天兵仔都猜得到了,现在,剩你了。

望月咲:等……等一下,你忘了吗,我能帮你除掉胧三郎。

戮世摩罗:那只是你的妄想。

望月咲:再……再给我一次机会。

戮世摩罗:我给过你机会,他,也给过你机会。不过,我不杀女人。(转身)人我带来了,他的冤仇,你来了结。(幻姬重子现身)

幻姬重子:望月咲。

戮世摩罗:想活着离开,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与网中人、天兵仔离开)


幻姬重子:杀!


[为仇,更为情,重子杀仇之心,断生之路,所攻尽是死穴。但是,]


望月咲:凭你也想要杀我,太自不量力了。(被发簪刺伤)小贱人,死来!


网中人:你有想过她报仇不成,反被杀。

戮世摩罗:有想过, 但她……早就死了。


望月咲:(狼狈)该死!


[兵器虽失,但望月咲回身一转,密网暗器扑天而来。望月咲盛怒,下手狠绝,非要重子受尽苦楚而死。]


望月咲:(眼前幻影,仿佛是)啊,雷藏!你……怎会这么阴魂不散。

幻姬重子:雷……雷藏大人。

望月咲:既然你这么思念他,我就马上送你去见他。万刃风华。

幻姬重子:若……不能为你报仇……

望月咲:咲独行。

幻姬重子:我无法苟活。八雷禁绝•裂心之雷。


[惊异之招,八雷禁绝再现,重子融合复仇之心,凭借烈雷全数爆发。]


望月咲:你竟然……八雷禁绝。我死,你……也活不久。

幻姬重子:如果不是你,雷藏大人的一生,也不会这么痛苦。

望月咲:原来,你都知道了。但……若不是我,你又怎遇得上他。告知你一个秘密,其实雷藏他,他都知道你……但是他……不敢爱。懦夫,哈哈哈……懦夫。

幻姬重子:住口!(雷爆,望月咲亡。)


[最深挚的情感,最哀恸的疼痛,只愿画织一幅,血雷之花。]


幻姬重子:雷……雷藏大人。(倒下)


(不知过去多久,当幻姬重子再次醒来时,发现木魅为其疗伤。)


幻姬重子:我……还活着。

戮世摩罗:活着不好吗?不是每一个人都这种机会。

幻姬重子:原来,这就是雷藏大人一直承受的。多谢你。

戮世摩罗:谢什么,谢了不是欠恩情,就是还恩情,我跟你是条件交换。

幻姬重子:嗯,我了解。

戮世摩罗:好了我很忙,快走吧,小重子。(幻姬重子施礼后离开)

网中人:(到来)浪费生命的善意,毫无意义。

戮世摩罗:是讲那个女人,还是提早一步离开的妖怪。

网中人:我是讲你。

杀生鬼言:是啊,帝尊,那个笨女人血都先给你了,为什么要这种赔本的生意啊?直接放她鸽子就好了。

戮世摩罗:交易讲的是信用,讲好了就要做好做满。

网中人:交易需要信用,善意就与信用无关。

戮世摩罗:随便你怎么讲。

网中人:你不提醒她,那套武功的问题?

戮世摩罗:就说了那跟我无关。练都练了,说什么也是多余的。现在该说正事了。


(不远处)


月牙诚:老师。

木魅:你身体好多了吗?

月牙诚:嗯,但老师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治好我?(木魅沉默)接下来,我们往哪里去?老师?

木魅:我要回去主公身边。

月牙诚:老师,你在胡说什么,你已经违抗他,回去肯定遭到惩罚。

木魅:我已经违抗了主公,不能再背弃他。

月牙诚:好,我跟你一同回去。

木魅:只有我。你的人生是你的,与我们总归是不同路。

月牙诚:老……(藤蔓为墙,分隔两人)

木魅:对你,是责任,不是……情感。

月牙诚:连你也要……丢下我一个人。

木魅:很遗憾,我……不是人。(离开)


【东瀛•西剑流】


胧三郎:三天后发动攻击。

枭狱:赤羽信之介是这么打算的。

胧三郎:前次惨败,他没学到教训。

枭狱:妖界门户洞开,他也只有这个选择。

胧三郎:明知毫无胜算,却仍坚持要战,我不认为赤羽是这般无智之人。

枭狱:安倍博雅复生,十二天决伏邪阵威胁仍在,也不能说是毫无胜算。

胧三郎:前提是,他手中仍有施展阵术的法器。

枭狱:旧的法器虽毁,但……他若有办法重铸呢?


(同一时刻,竹龙众后山)

白比丘:现在,我们来谈谈法器的事情。

安倍博雅:是,我正想找你讨论,可有办法能将法器恢复?(拿出碎片)

白比丘:这……


(西剑流)

胧三郎:哈。

枭狱:你感觉很不在意。

胧三郎:可知十二天决伏邪阵既是阴阳师所创,为何会需要用上佛门法器。


(竹龙众后山)

白比丘:你的祖师爷创下此阵,有感阵术未尽完善,遗愿后人设法精进圆满。直到很久以后,阴阳师与佛门为对付数代转生的酒吞童子开启了合作的契机。你听过织田信长火烧比叡山,被称为佛敌的故事吧。


(西剑流)

胧三郎:那群和尚与阴阳师密谋串通,暗中钻研补强阵术的法器。我虽倾力针对,却仍有漏网之鱼将法器交到叛贼明智光秀手中,完善了十二天决伏邪阵。他在本能寺杀吾不果,吾趁势化明为暗,他也化名南广坊天海,战线拉长到多年后的胜龙寺。


(竹龙众后山)

白比丘:你早前持用的就是当年天海和尚,在胜龙寺封印织田信长所用的法器。可惜,器物老旧不堪负荷术力,致使功败垂成。

安倍博雅:你对法器的掌故了解如此透彻,一定知道怎么修理好它了。

白比丘:当年织田信长为阻此物现世,火烧比叡山延历寺,火海中,千名僧众慷慨赴死,发大悲愿凝成法器。而今器物既毁,愿力亦散,恐怕……


(西剑流)

胧三郎:过千佛僧以性命发愿所炼法器,空前绝后,来着难追,断无可能在短期间内修复,所以,我再问你一次,赤羽信之介真打算在三天后来袭吗?


(竹龙众大殿)

出云能火:所以,军师大人真的将那个独臂山神放走了。

赤羽信之介:没错。

出云能火:这样岂不是纵虎归山。

赤羽信之介:他为救人前来求援,我没留难他的道理。

出云能火:可是……

神田京一:那只妖怪好像看人一眼就知道对方头脑袋里在想什么,万一他为了救他老爸将军师大人的布局出卖给胧三郎。

赤羽信之介:所以,你们认为我不该放走他了。


(西剑流)

枭狱:说了三天后发动攻击,骗你我有什么好处。

胧三郎:我好奇的就是为什么是三天。

枭狱:我只能读到赤羽的心声,当不了他腹内的蛔虫。你若有本事,怎不直接去问他,何必经过我。

胧三郎:放肆!(惩罚枭狱)注意你发言的态度。

枭狱:态度,哈,反正说什么你都不信了,还管什么态度。既然如此,何不等候三天,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竹龙众大殿)

赤羽信之介:上杉大人,也认为赤羽此举不妥?

上杉龙矢:你做事自然有你的道理,但他们两位的顾虑也没错。万一真出了差池,我们的处境将是加倍艰难。

赤羽信之介:那你认为该如何补救?

上杉龙矢:唯今之策,一者退离据点,重新部署,或者是第二个方法……


(西剑流)

胧三郎:不用等到三天,闪电出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道末。

柴田道末:在。

胧三郎:传吾号令。


(竹龙众大殿)

赤羽信之介:上杉大人言之成理,那便劳烦众人……齐备辎重,即刻进发。


(西剑流)

胧三郎:全员备战,即刻进军。


(胧三郎手下众人齐聚,独不见望月咲身影)

胧三郎:望月咲呢?

幽冥薄寒君:她的部队没回来会合,可能是吓得逃走了吧。

胧三郎:罢了,无妨。(出发)


出云能火:还以为军师大人怎会毫无警戒,原来他都准备好了。

衣川紫:早就叫你们这些男人别质疑军师的决策了。

神田京一:是说,军师人呢?


(某处高崖之上)

赤羽信之介:约期已至,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呢?(拿出锦盒)神蛊温皇。


(此时苗疆还珠楼)

神蛊温皇:早为赤羽先生备妥,就等你制造一个方便的时机。



(行至半路,前方道路上放着一个木盒,胧三郎打开一观)


胧三郎:望月咲。(拿起望月咲头颅旁的留信)戮世摩罗!

(此时门徒踩到开关,四周发生爆炸,众人毫无戒备,损伤惨重。)


木魅:(赶来)红翎,主公。红翎,主公。

胧三郎:赤羽信之介!


赤羽信之介:虎已离山,现在,就是时机。


[在同一时分,西剑流本部的云外镜通道发生了异状。]

黑白郎君:哈哈哈……黑夜穿梭幽灵影,白色骷髅形似马。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


[不败狂人穿越云外镜,黑白郎君来到东瀛,即将对上妖族王者胧三郎。东瀛最终战事将要爆发,御魂笑光辉是否会从中搅局呢?

俏如来再会梦虬孙,这场对谈,又会谈出什么?他与未贵妃的交易又是什么呢?

逃离海境的覆秋霜行踪何处?是否再成下一个隐忧?

预知最极端详情,请继续观看《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最后两集,决战之前。]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