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集数 第2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69057644
备注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二十八集 狂龙之战


录入:鱼头、白发
校对:叶清眉


【太虚海境•皇城外】

<北冥皇渊:稣浥,你看到的,究竟是怎样的太虚海境? >

八纮稣浥: 堆坟九仞,抽苗三寸,长悲最是黎民恨——

<北冥皇渊:寡人能帮你。 >

八纮稣浥: 问王鲲,几沉沦,鳍鳞不许江山困。天下靖平期遇春——

<北冥皇渊:为什么? >

八纮稣浥: 醒,岂忘本。昏,岂忘本。

<北冥皇渊:稣浥——>

八纮稣浥: 我……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黑弹笼罩战场,目不能视物,众军大乱,开始不分敌我攻击)

兵士甲:这是怎样一回事?

兵士乙:众人小心!

八纮稣浥:(混乱中)护千岁杀入中路。

兵士丙:是鳌千岁!

兵士丁:鳌千岁来了!

众军:杀啊!杀啊!

(众人更乱,杀声震天, 惨叫不断)

八纮稣浥:我们的身上,终究沾染太多鲜血。若真地狱相逢,黄泉路上,等你……


(战场外,鳌千岁匆匆赶往战场)


北冥皇渊: 人呢……人呢?!

手下:这……听说鳍鳞会宗酋亲上战线!

蜃虹蜺:本帅没注意到。

昔苍白:宗酋要我别跟上。

梦虬孙:他不是与你同路?你问错人了。 >

北冥皇渊: <稣浥,你在哪里……稣浥! >(奔至战场边缘)

北冥皇渊: <黑弹——!是稣浥! >稣……浥……稣浥……稣浥!(走近)这是你的局吧,是吗?你在骗我吧?你……又骗寡人了,对吗……快说,你在骗寡人……(拭去血迹)你怕寡人骗你,你怕我……不放弃称皇,不离开海境……你怕我不带你去江南。稣浥……稣浥……

(苍白的躯体无声倒向他,一张染血的情书从袖中滑落)

(回忆:

北冥皇渊:另一封信呢? 你看了吗?

八纮稣浥:烧掉了。 )

北冥皇渊:哈哈哈……你果然……一直在骗寡人……

(抱紧遗体,悲鸣与爆发的珍珑霜焰席卷四野)

北冥皇渊: 寡人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九炼烽火•明阵封晦。

(俯身拾起骨灰)

北冥皇渊: 走,我们一起走……目标,紫金殿!


梦虬孙:中路让给螯千岁。昔苍白,我们分两路进攻。

昔苍白:嗯。


蜃虹蜺:千岁!……他的模样……发生什么事情了?

昨颜非:快支援!


众军:杀啊——!


北冥缜:敌军已经突破演图关进逼皇城了?!

士兵:战场出现黑雾,难分敌我。前锋军自相践踏,余下已经被鳍鳞会歼灭了!敌军势如破竹,长驱直入,距离此地已经不足一里!

误芭蕉:是谁领军?

士兵:是螯千岁!

北冥缜:误芭蕉,准备迎敌!

误芭蕉:是!

砚寒清:现在开始,战场由我接管。

误芭蕉:表兄?

砚寒清:殿下信我吗?

(北冥缜颔首)

砚寒清:这是……最后一战了。


【冷宫】

(俏如来从中步出)

覆秋霜:怎会是你,俏如来?!

俏如来:雨相要见娘娘,要谈何事?

覆秋霜:你怎会出现在冷宫?娘娘人呢?

俏如来:雨相不先答复俏如来的问题吗?

覆秋霜:宫中风波不断,老夫怀疑娘娘参与其中。这也是霄王殿下之前的想法。

俏如来:那雨相为何突然提起伴风宵之事?

覆秋霜:城外公祭死了十数名鲛人,霄王认为是老夫主使,吾自然要问。

俏如来:但你所言……

(覆秋霜:伴风宵,已经死了吧。)

俏如来:这口气,不似要伴风宵作证,反倒似……死无对证!

覆秋霜:或者是你过度解读了。

俏如来:其实早在京王交换狷螭狂为人质之时,我便开始怀疑雨相。鲛人造乱,雨相身为一脉翘楚却无能压抑,甚至任其坐大。螭龙案卷不重审,狷螭狂便翻案无望。将他交易至鳍鳞会到底对谁有好处?

覆秋霜:那是螭龙自愿。

俏如来:当然,我相信。螭龙聪明智慧,却也败在一字情。表面上这是你给螭龙的抉择,实际上,螭龙不允。王上弃子保螭龙的举动足以令朝中鲛人震动。内乱一起,王必败无疑。螭龙进退失据,唯有铤而走险。

覆秋霜:这对老夫有什么好处?

俏如来:八紘稣浥要是的贱族上位,符合这个条件的人只有两个:梦虬孙以及狷螭狂。梦虬孙当时不受控制,你给他取代的筹码。狷螭狂视你如亲,他若真取代梦虬孙成为鳍鳞会统领,这场战争无论胜败,你都能继续暗中把持朝政。

覆秋霜:这只是你的推测。

俏如来:对你,我虽有怀疑却无证据。霄王怎样努力也无法抓到你的把柄。你从未正面干预朝政,却经由弟子暗中操控朝议。听闻霄王矫诏的消息之后俏如来便欲赶回皇城,无奈砚寒清受伤,我一时难以抽身,直到数日前才赶回皇城。可惜,仍迟了一步。

覆秋霜:血口喷人,老夫确实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俏如来:那我继续讲吧。我虽不及赶回皇城,却及时赶上遇到一个人。俏如来心知,要抓到你的把柄必须依赖这个人,因为这个人让你深自忌惮。只有让你将目光集中在这个人身上之时,你才不会防范我的出现。若否,凭雨相在朝中的耳目,俏如来的行踪早就暴露了。

覆秋霜:<他讲的人是未贵妃,他早就与未贵妃勾结了!>

俏如来:好不容易,俏如来才说服了这个人愿意继续帮我吸引你的注意力。

覆秋霜:你……到底在讲什么?老夫当真不明白。你一心指使吾是阴谋家,但老夫的阴谋为何,有何证据,你仍是一点也没有。<如果以为老夫会按不住性露出口风,那就太小觑吾了,俏如来。>

俏如来:狷螭狂视你如亲,却不知你才是螭龙案卷的主谋。煽动先王,假称皇城有危,诱引李真岩带兵入宫,让先王以叛乱罪名处置。误芭蕉、伴风宵视你如父,却不知是你安排靠近皇储的棋子。你利用这群人对你的感情,至今仍无悔意。

覆秋霜:吾视狷螭狂如子,他一生执着为螭龙案卷翻案,老夫遗憾始终无能为力。

露恒昭:俏如来,霄王殿下,你们口口声声指责雨相是阴谋家,到底有什么证据?

俏如来:确实,你的所作所为没留下任何证据。欲师叔虽然怀疑,但始终没抓到你。以他对海境的了解,鳞王对他的信任,都找不到你的证据,俏如来又何德何能能抓到你的把柄?

覆秋霜:既无证据,那便等王上回宫再分剖是非吧。

俏如来:证据,已经有了。你就不曾怀疑离开大牢的左将军与右文臣在哪里?

覆秋霜:哈,左将军与右文丞对王上忠心耿耿,绝不可能与你们勾结。俏如来,你的恐吓并无作用啊。

俏如来:确实,左将军、右文丞忠心耿耿,即便被霄王判入牢狱也不肯妥协。他们绝不可能被任何人收买或者勾结。所以,我让他们前往凉巳阁找寻证据了。

(覆秋霜大惊,旋即反身回赶)

覆秋霜:<小子要栽赃嫁祸,可恶!>


【凉巳阁】

(左将军与右文丞带着证据等候)

覆秋霜:左将军,右文丞……

申玳瑁:雨相抱歉了,请你随我们一行。

覆秋霜:且慢,这一切都是霄王栽赃嫁祸。京王是被霄王所害,尸体是他趁吾离开时放在凉巳阁!

申玳瑁:雨相,你知道你在讲什么吗?!

午砗磲:你说京王被霄王害死?!你确定?

俏如来:(随后步入)雨相,穷途末路,狡辩只是徒劳,受擒吧。

覆秋霜:哼,京王身上的伤痕皆是出自公祭时围杀的鲛人之手,这算什么证据?

北冥异:皇兄身上也没我造成的伤痕,你如何能说是我主谋?

覆秋霜:你带着鲛人给京王的联名奏章就是物证。

北冥异:皇兄身上所受特殊刀伤,皇城中并无人使用这种兵器。

覆秋霜:谁知阎王鬼途当中是否有善使双刀能手?

申玳瑁:你们说什么?京王死了?怎么会这样?!

覆秋霜:(方醒悟)那是……伴风宵的尸体!

俏如来:雨相果然聪明。

覆秋霜:那你们……

申玳瑁:伴风宵涉及公祭血案,暗杀皇子,霄王要我带着尸体,以关系人的身份请雨相协助调查。

覆秋霜:既然如此,那又证明了什么?

俏如来:证明了无论怎样聪明的老狐狸也有失言的时候。

北冥异:你怎么确定布袋里面是皇兄的尸体?除了我与凶手,谁知晓皇兄的死讯?你认为我是凶手,又怎么确定尸体上没有我造成的伤痕?还有,你怎知杀害皇兄的凶手善使双刀?

覆秋霜:哈哈哈……其实回头想,这个局并不难破。

北冥异:你承认了,承认是你害死皇兄,是你在背后操纵一切?

露恒昭:雨相?!

覆秋霜:恒昭,再不承认,那便失了风度。可惜,老夫精细一生,竟也犯了人急无智之错。

俏如来:雨相行事周延,说词缜密,唯有意料之外的变数才能让你稍乱方寸。这已是俏如来的最后一步,如果雨相还能闪避,俏如来真无计可施了。

覆秋霜:纵横家的手段就是在暗中推波助澜。以后再交手你可要谨记啊。

俏如来:经此一役,俏如来学习不少。

北冥异:别再与他废话了,将他擒下!

覆秋霜:(化去攻击)别忘了,吾是纵横家,狷螭狂与吾情同父子。(节杖上手)古岳剑法•钟响南屏!

(凌厉剑气扰乱众人,覆秋霜冲至露恒昭面前)

露恒昭:主上——

(被覆秋霜杀死)

北冥异:追!

兵士:报!叛军突破前线,正在往皇城靠近!

北冥异:左将军,集合所有王下御军,准备迎敌!

申玳瑁/午砗磲:是!(同出)

北冥异:想不到叛军来得这么快,可恶!俏如来,现在怎么办?

俏如来:覆秋霜之事可能让鲛人生变,殿下在皇城内戒严。命百官平民入宅避祸,擅出者以谋逆罪处置,然后全心应付这……最后一战!


【东瀛•西剑流】

胧三郎:吾想听你的说法,金敖。

[身份曝光,古辰雅久面对致命危机]

古辰雅久:现在说任何话,你还会信吗,胧三郎?

胧三郎:连辩解都省下,那我也不必再留情了。

古辰雅久:大不了一死。但没了我你可就没法得到安倍博雅。

胧三郎:确实,死解决不了问题。(薄寒君挥袖,冰柱瞬间将古辰雅久封住)但半生不死,就未必了。

枭岳:老头!

胧三郎:我们走吧。


(胧三郎与薄寒君对酌)

薄寒君:许久不见,想不到你不只身边多了人族,还会对同伴下手了。

胧三郎:我给他信任。

薄寒君:百鬼的问题本君没兴趣。本君只想知道,何时开始征服这片土地以及征服妖界?

胧三郎:你先前说内部异变,是妖界出事了?

薄寒君:记得千里殷海群妖聚首?

胧三郎:百鬼、天邪、荒仑四宫、十二灵洞各自为主,历经一个月,武争夺帅,最后以我为首,双君为翼,奉战为念,夜沉为画,那是我们最初的起点。

薄寒君:那边已经变成荒漠了。又是这种神情,这种好似一切都在你的意料之中的神情。

胧三郎:有夜煌先例,撕裂空间的代价可想而知。我料此刻夜宁都应无暇分心。

薄寒君:没错,除了殷海,还有很多地方都发生异灾。你真该亲眼见识。

胧三郎:其他同志没事吧?

薄寒君:他们没事。但通道被动了手脚,过来要费些时间。

胧三郎:通道已在掌握,不急。现在先整顿天邪。

薄寒君:你很清楚天邪所求。

胧三郎:当然,我已备齐尊贵的礼物……十八名流。


(天邪席卷十八名流)

薄寒君:多谢你的带路,女人。(望月咲大骇)这里没你的事了,或说,你想尝试?

望月咲:不……不用了。(匆忙跑开)

薄寒君:哈哈哈……诸位,好好享用。接下来还有很多人族在等我们,哈哈哈……

(仓皇的望月咲撞上柴田道末)

望月咲:你……你们看到了吗,他们竟然……

柴田道末:令人赞叹,对吧。

望月咲:你……你疯了?!霏泷,这里的正常人只剩你跟我……

霏泷:安静,我在听。

望月咲:疯了,你们真的都疯了!

柴田道末:望月咲,别忘了你做过的事情,你认为你还有其他容身之处?乖乖听命行事,主公不会亏待你的,听懂了吗?

望月咲:我……当然清楚,不用你多嘴。


【东瀛•竹龙众】

剑无极:有事吗?

赤羽信之介:是我该问你,没事吧?(剑无极沉默)妖界通道已开,必须设法应对。神蛊温皇是不是交过什么东西给你?

剑无极:你怎么知晓?

赤羽信之介:吃过蛊术的亏,我便不曾对之少费心力。要紧的是,他给你的东西。(剑无极掏出盒子欲打开)不用打开。温皇的东西谨慎为妙。(靠近)古辰雅久信中所言,他打造的天关锁足以维持妖界通道,但也同时留下封闭的契机。注意中苗地界近日异变,三天后满月之夜……


(与此同时的还珠楼)

神蛊温皇:真是知我者,莫如赤羽先生。

凤蝶:怎么了,他们在东瀛讲你的坏话吗?这跟你派出去的探子以及留下黑白郎君有关吗?

神蛊温皇:哈,虽然有计,就不知默契如何了。


(东瀛)

赤羽信之介:可以了,将锦盒收起来吧。

剑无极:所以你已暗中与古辰雅久合作。但你方才对谁说话?

赤羽信之介:神蛊温皇。

剑无极:神蛊温皇?!

赤羽信之介:自我初次见到你,便感觉盒中有连命沙蛊的气息。此蛊雌雄同生,即便分离千里仍能彼此感应,互通讯息。这段时日,可是有人不曾放下对你的关心。

剑无极:什么?!你的意思是温皇一直在偷听我?这个变态!

赤羽信之介:他现在可能还在听。

剑无极:啊!


(还珠楼)

凤蝶:主人,你脸色怪怪?

神蛊温皇:只是小事。


(东瀛)

赤羽信之介:先别急着将东西丢掉。妖界通道开启,受威胁的不止东瀛。留下它,或者两边还有需要联络消息的时候。

剑无极:真是阴魂不散!除了沙蛊里面还有什么?

赤羽信之介:不得而知。总之该是对你有帮助的东西,也许能助你逢凶化吉。

剑无极:嗯。(收好锦盒)封闭妖界通道的方法虽然有了,但安倍已经不在,魔之甲更无破法。对上胧三郎我们仍少有胜算。

赤羽信之介:魔之甲的事情……交给风间始处理。


风间始:成了!(打开)怎会是实心的?里面的东西呢?(地上刀剑颤动)这是……


赤羽信之介:而安倍,古辰他们豁命将他送回,必是关键。

白比丘:卸红妆,摘金钗,濯足越清溪,枕卧流水梦浮世,飘萍不老花。

赤羽信之介:前面这位是……

白比丘:贫尼白比丘,见过二位。

赤羽信之介:白比丘?

剑无极:我认得你,是出手助我们摆脱妖族追兵的人!

白比丘:正是出家人。

赤羽信之介:原来是大师相助,赤羽正要谢过。但不知大师半路拦阻,有何贵事?

白比丘:大师二字不敢。拦下二位,只因有一事商问。敢问那日诸位运走的那具尸体是否因十二天诀伏邪阵而死?


(安倍停尸处)

剑无极:平时听你讲话不停,总是嫌你吵,嫌你啰嗦,现在看你变得这么安静,还真是不习惯。

赤羽信之介:这位便是你所提起的阴阳师。但……你是如何知晓此事?

白比丘:诸位与胧三郎的争斗攸关天下命运。贫尼虽不在红尘,亦难免留心。

赤羽信之介:大师既是方外人,亦是局外人。我好奇的是,你从何知晓十二天诀伏邪阵?

白比丘:因为代代施展十二天诀伏邪阵而亡的阴阳师皆是由贫尼收埋。

出云能火:代代……那不就有好几百年了?为什么我都不知道这桩事情?

赤羽信之介:恕我唐突,大师自号白比丘,令我想起一个故事。

白比丘:一个因贪食而被地府拒诸门外的故事,先生自然是听得熟了。但也是这样的身体才担负得了故友的托付。

赤羽信之介:托付?

白比丘:创下此阵的人明白代价庞大,但作为对抗妖族的最终手段,又不能将之毁弃。他只盼望一个奇迹,而唯有我能代他见证这个奇迹。

出云能火:你讲的那个人难道是……

白比丘:是,也请你们看在他的情面,将人交给我。

出云能火:这……

赤羽信之介:先不论故事离奇与否,讨走尸体,我们如何确定你不是别有居心?

白比丘:我并没说你们不能跟来。

赤羽信之介:世上,真有人鱼肉能使人长生不死?

白比丘:那是另一个故事了。(赤羽信之介示意)多谢。

剑无极:这样真的妥当吗?

赤羽信之介:若真有心欺瞒,故事不会包装得如此荒唐。细心观察她的动作,看她弄何玄虚。

(白比丘探得安倍博雅气息)

赤羽信之介:怎么了,不是要将他带走吗?

白比丘:我要带走的是尸体,而他,不是。数百寒暑,无可计数的牺牲,总算盼得奇迹。



【太虚海境•皇城外战场】

[盲杀之计奏效,皇城军前线崩溃,梦虬孙率军冲杀,直逼皇城之外。]

众军:杀啊——!

梦虬孙:想不到最后是你挡在我面前。

砚寒清:人情事理,似砚多磨。登台将相,日久牢枷。扬波蹼影,不过群鹅。无争此世,得愿长歌。龙子。

梦虬孙:你来阻止我,谁来阻止螯千岁?

砚寒清:微臣自有办法。毕竟这场最终决战,谁也不知鹿死谁手。

梦虬孙:还有话讲吗?

砚寒清:这一段日子,微臣一直想,到底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是俏如来错了,他不该引爆海境暗流;还是微臣错了,不该独善其身;是王改革的脚步太慢;还是我们……都无法阻止雁王?

梦虬孙:你们都没错。其实我们都明白。

砚寒清:那是龙子,你变了吗?

梦虬孙:我没变,我只是明了了。

砚寒清:嗯。时间不多了。

梦虬孙:所以,速战速决!嗄!


[两个受伤的人,两颗受伤的心,再无转圜,过往情谊尽付兵戎,无从收拾。]

(交手数回合,龙子呕红)

[虬龙之力怒然爆发,一时难制,砚寒清顿陷苦战]

梦虬孙:杀!


[另一方,战火弥漫,北冥缜再对昔苍白,无语,照眼,刀剑瞬动。]

误芭蕉:杀!

昔苍白:虽死犹生!

北冥缜:神将天威!


[北冥缜、误芭蕉默契配合,昔苍白顿受牵制。]


昔苍白:杀!

北冥缜:休想!


(战场中路)

[冷了眼,铁了心,皇者征途尸横遍野,北冥皇渊中路直进,毫无保留。杀,唯有杀,前进,唯有前进,一步步,踏出血路,一步步,杀出归途。而在稍后处,蜃虹蜺、昨颜非急欲支援螯千岁,却逢狼主挡关。]


千雪孤鸣:你们的路到此为止了。

昨颜非:统帅,支援千岁!

蜃虹蜺:那你……

昨颜非:不管如何,一定要周全千岁,拜托了!

蜃虹蜺:保重!(离开)

千雪孤鸣:忠心,我会保住你的尊严。

昨颜非:杀!

[昨颜非回旋飞斧凌厉,但笑藏刀更快更利,生死,一瞬分晓。]

(昨颜非亡)

千雪孤鸣:速往皇宫方向支援!


(梦虬孙一方)

[战至极端,已无余地,不顾伤势,梦虬孙、砚寒清各自催逼至极限。]

梦虬孙:哼,杀!

[连番的搏斗,伤势再添伤势,砚寒清剑势一转,反守为攻。]

砚寒清:激流掀涛!

梦虬孙:夕照染杨堤!

砚寒清:沧海珍珑,不该属于你。


[珍珑易手,梦虬孙见状,强压伤势,再唤虬龙之力。]

梦虬孙:八景江湖•夜雨满红尘!

砚寒清:澈魂六涛印•滂沱天涛!


[三剑交接,气势震荡太虚,攸然波澜万丈。天涛得势,扫荡整个战场,逼使虬龙不由低头。]

(砚寒清亦负重伤)

梦虬孙:败了……败了,哈哈哈……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厉害,早知道以前在皇城……就该多找你试剑。

砚寒清:投降吧,龙子。

梦虬孙:杀我。这是你该做的。(砚寒清却封住了他的功体)封住我的功体,不杀我,你会后悔。

砚寒清:战场上的人听着!龙子已被皇城所擒,不愿再战者,放下兵器!

鳍鳞会众军:什么,龙子……龙子被擒了!

(失去士气的众人纷纷投降)


(昔苍白一方)

昔苍白:梦虬孙!(腹背受敌,被重创)可恶!

砚寒清:(押着梦虬孙来到)你还要再战吗?

梦虬孙:昔苍白,我们还没战败,传令下去,全力掩护螯千岁,目标——皇城!

砚寒清:龙子!

梦虬孙:快!在军心动摇之前!


(昔苍白迅速离开)

误芭蕉:追!

砚寒清:别追,守住中路,不能让鳍鳞会突破中线支援螯千岁。

梦虬孙:我说了,不杀我,你会后悔。

砚寒清:龙子……

北冥缜:你……就这么恨我们吗?即便到了这个时刻?

误芭蕉:我们也曾经是朋友。

梦虬孙:他们……也是。如果注定失去一半,不是陪着胜利者哭,就是陪着失败者死。

砚寒清:殿下,表妹,梦虬孙交我,请你们即刻支援战线,务必阻止鳍鳞会支援螯千岁。

北冥缜:可是螯千岁已经杀进皇城,而父王的伤势……

砚寒清:属下不会让王出事,你们自己小心。

北冥缜:拜托你了,砚寒清。(离开)

误芭蕉:表兄……

(误芭蕉离开。砚寒清松开押制,梦虬孙顿时摔倒在地)

梦虬孙:怎样,背负众人期待的感觉如何?

砚寒清:很讨厌的感觉,所以我才不想惹这么多麻烦。

梦虬孙:你讲过我根本不知道众人对我的期待。

砚寒清:是我失言了。虽然遗憾你回应的不是我们的期待,但现在我明白你背负的东西有多重。

梦虬孙:刀叔死了,八爪的也死了,该是换成我的时候,拜托你,别让我在你们的恩情下活着,让我失去对他们的承诺。

砚寒清:你的功体三个时辰后就会解封,届时这场战争也该结束了。无论是胜是败,反正你现在的伤势也无法再作战了。

梦虬孙:你这什么意思,你想让我苟延残喘,让我背叛众人?

砚寒清:他们是你的朋友,你却是我的朋友。

梦虬孙:别天真了,只要我活着一天,我永远是鳍鳞会的一员,为打破海境阶级争斗,是北冥皇室的死敌。

砚寒清:那我……也没办法。(转身离去)

梦虬孙:砚寒清,你不能走,砚寒清!这是你的责任,你不能背叛他们!你这个懦夫!

砚寒清:真是够了!别再随便对我有所期待了,我只想……我只想回到过去的日子。(离开)

梦虬孙:过去……再也回不去了,哈哈哈……早就回不去了。过了今夜,海境也回不去了。海境……回不去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原来如此……哈哈哈……欲星移!


(战场中路)

北冥皇渊:(运功)就算只剩寡人,寡人也要战至最后。

[冲杀的人海,如潮涌浪翻。面对刀斧胁身,北冥皇渊一步不退。 ]

申玳瑁:众军,守护皇宫。

士兵甲:杀啊……(震出)

北冥皇渊: 神罡斗气。

(前赴后继的士兵皆被北冥皇渊震死)

北冥皇渊:杀!死来!


[皇城几里遥,血战路迢迢。北冥皇渊一人敢死,万夫难当,已逐渐逼近紫金殿。 ]


士兵:杀啊……

(申玳瑁杀向北冥皇渊)

北冥皇渊:左将军, 你挡不住寡人。

申玳瑁:我绝不会退缩。

北冥皇渊:点兵山河。

(运功对向申玳瑁,申玳瑁中招后)


(北冥异带人前来支援)

申玳瑁:殿下。

北冥異:左将军,你……

申玳瑁:必须撑到王回来。

北冥異:嗯。 幻波右式•波澜不惊。

(北冥皇渊连接北冥异两招)

黑衣人:好机会,杀!

(黑衣人一惊,北冥皇渊竟然刀枪不入)

北冥皇渊:阎王鬼途,哼!同死吧!(四名黑衣人被震退)


[杀红了眼,杀狂了心,纵使血汗尽流,也要杀得在场众人,胆破心惊!]


北冥皇渊:皇城卫军,定洋军,加上阎王鬼途,还有多少?再来啊!

蜃虹蜺:观星望斗惯幽居,一片神鳞渡太虚。伯仲分时同绶冕, 虹蜺过处尽疆舆。


(回忆:

蜃虹蜺:十年了!我等你十年,终于你肯来给我一个交代。

欲星移:恨我吗?

蜃虹蜺:讲废话吗?

欲星移:用十年光阴,熟悉恨我的感觉,然后牢记在心,时刻莫忘,应该就不会有破绽了。

蜃虹蜺:什么意思?

欲星移:从螭龙案卷到三王之乱,海境仍有暗流未清。而我无法肯定,这股暗流的核心在何

处。关外,就劳烦了。自我回到海境,一举一动皆引人侧目,也让人忌惮。若能拉拢对我深

恶痛绝的你,对反叛者来说,是很好的利器。

蜃虹蜺:你的意思……海境将会内战?

欲星移:海境,会有一场内战。

蜃虹蜺:为什么你不阻止?

欲星移:因为海境需要这场内战。

蜃虹蜺:你到底在说什么?

欲星移:你有很久的时间,可以想清楚我说什么。总之,劳烦你了。

蜃虹蜺:哼,别以为自己料事如神。我有说要帮你吗?

欲星移:要找我算账,待你回朝之日,再说吧。

蜃虹蜺:但统帅之位,不会还吾了!不是吗?

欲星移: 我倒下,你自可向王讨回此位。

蜃虹蜺:你会倒下?笑话! )


北冥皇渊:你……竟背叛寡人!

蜃虹蜺:是。吾始终放不下名权,但支撑吾的尚有……半分义气以及一片丹心!

北冥皇渊:所以……你在玄玉府对铅所说的话,以及与北冥封宇之战,皆是作假!

(蜃虹蜺在铅老耳边说话、蜃虹蜺与北冥封宇之战)

蜃虹蜺:我恨他们是真!眷恋名权也是真!否则,怎瞒得过你!

北冥皇渊:那在玄玉府为何要救寡人?

蜃虹蜺:吾,不杀皇族!表弟,降吧!念过往情义,吾会保下你的性命!

北冥皇渊:迟了,迟了……迟了!寡人必须为稣浥走过这条路!(运功使向蜃虹蜺)你……

蜃虹蜺:王、将、相, 三人争武!吾——从未败阵!

北冥皇渊: 杀!


[痛失心柱,又逢背叛,陷入深渊的皇者,眼前只有战,战至最后一滴血。 ]


蜃虹蜺:凤山晚渡。

北冥皇渊:风雨皆谒。

申玳瑁:杀!

北冥皇渊:找死!

(众人皆被击退,北冥皇渊随即转身攻向蜃虹蜺)

北冥皇渊:欲海临世。


[千钧一发之际——]


千雪孤鸣:天狼啸日。(砍伤北冥皇渊)

北冥皇渊:又来一个!

千雪孤鸣:好险来得及,现在是什么情形。

蜃虹蜺:先制伏鳌千岁。

北冥皇渊:你们还有多少人?齐上吧!


[狼主、蜃虹蜺,双刀首度联璧,久战未怠的北冥皇渊,颓势虽现,但仍是不屈。 ]


千雪孤鸣:皇世经天•星辰万变 •破空千狼影。

蜃虹蜺:澄台观海。

北冥皇渊: 神罡斗气。九炼烽火•隐者飘踪。


[奋力一战,皇者仍是屹立不倒,终于——]


(北冥皇渊双手发招,分别挡下俏如来和北冥封宇的攻击)

北冥皇渊:大皇兄!寡人以为你不来了。

北冥封宇:皇渊,最后一战了。

俏如来:鳌千岁,一切都结束了。

北冥皇渊:哈哈哈……人心本就分雪炭,焉求安乐……定皇渊。

俏如来:<鳞王重伤未愈,必须速决。 >


[心意把定,一剑一戟同时杀向鳌千岁,孰料……]


(北冥皇渊转身攻向俏如来,千雪孤鸣、蜃虹蜺随即反击)


[双刀再起,配合剑戟攻势,北冥皇渊已入死关。 ]


北冥皇渊:杀!


[欲知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高潮二十九集。]


北冥皇渊:九炼烽火——

北冥封宇:本王的内力……

俏如来:不对!

北冥皇渊:——千川行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