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集数 第26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69026749
备注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二十六集 凶燕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皇城外围五里】


[五里腹地,一步池差,武丑再度临阵反叛,成王败寇,即将翻转。]


狷螭狂:此战过后,太虚海境的结局就此写定。

梦虬孙:结局,哈哈哈……那你的痴愿就只能陪葬。

狷螭狂:痴愿……


(回忆:

北冥觞:武丑,你在想什么?

狷螭狂:罪者只是在想,若这样一直生活下去,也许不差。

北冥觞:你不相信本太子登基之后能赦免你的罪。

狷螭狂:罪者从未提及是何罪,太子贸然答应,未免轻诺。

北冥觞:贱族所犯之罪是能有多大?

狷螭狂:大到能翻天覆地。罪者很希望只能改变自己想改变的部分,剩下的皆能维持原貌,无论是你,还是……梦虬孙。

北冥觞:武丑一定能做到。

狷螭狂:但若罪者无法掌控局面呢?

北冥觞:那就让我来帮你。

狷螭狂:但你……已不在了。而罪者……不能再铸下遗憾。)


狷螭狂:锋王殿下!

北冥缜:降者生,抗者,斩!

皇城军:是。

梦虬孙:死战到底。

鳍鳞会:杀啦杀啦。

碉命:保护宗酋。


梦虬孙:背叛,又是背叛,到最后,连你自己的信念都背叛。嗄!


[两人缠战,三剑交锋,相同的情景在五里困斗中再次上演,仿佛噩梦将醒,将归原点。但怎样甘心,这噩梦怎能醒得如此轻易?]


砚寒清:你已负伤,再战无益。最后一里,龙子,该回皇城了。

梦虬孙:到了现在,你要我抛下这群人?

砚寒清:唉。澈魂六涛印。

梦虬孙:八景江湖。

砚寒清:沧浪飞涛。

梦虬孙:晴岚布天色,嗄!


误芭蕉:众军冲杀!


[援军抵达,战局逆转,鳍鳞会陷入困境。而另一端,北冥缜困战昔苍白,交锋紧密,不容敌手喘息。]


八纮稣浥:苍白,替生易死。

昔苍白:生刀死剑无觅处,挥斥苍白尽锋芒。

北冥缜:这是……(不敌)神将天威。


狷螭狂:昔苍白竟有此实力。

北冥封宇:镔铁能克鲲帝,帮助缜儿……

狷螭狂:王。

北冥封宇:本王尚能……自保。


北冥缜:狷螭狂。

狷螭狂:古岳剑法•钟响南屏。

北冥缜:留神。


[曾经的成见,曾经的敌视,却在这一刻联袂并锋,谁也不能肯定结局,唯有走到最后,方能见证自己的选择。唯愿……不负此生。

即便败局已定,即便伤疲之身,虬龙困兽犹斗。]


梦虬孙:到了这地步……嗄!八景江湖•夕照染杨堤。

砚寒清:澈魂六涛印•海潮听涛。(以伤换伤)龙子,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跟我们回去。

梦虬孙:(支撑)如果我……当初选择了你们,你们会希望我抛弃你们求生?

砚寒清:但我们希望你能平安,无论是怎样的情形。

梦虬孙:你们知道我做不到,你们知道的!我知晓你们有相同的目标,但这条路我只能陪一方走下去。我选了这条路,从今而后不再有谁能为我做主。是生是死,只有走下去,在终点,在地狱,再会时……我们共饮一坛百里闻香。

八纮稣浥:结束了,这十多年的坚持,在这一刻。龙子,下令吧。

梦虬孙:诸君,战死方休!


(突然,珍珑霜焰袭入战场)


狷螭狂:王上危险!(以身挡之)

北冥缜:狷螭狂!

八纮稣浥:珍珑霜焰。

玄玉府兵:杀啦!

梦虬孙:另一批军马以及……

鳌千岁:九炼烽火•隐者飘踪。(伤砚寒清)

北冥封宇:砚卿!

鳌千岁:寡人,回来了。

砚寒清:鳌千岁。

北冥封宇:皇渊。

鳌千岁:这一战,寡人怎能缺席。谁,先来。

昨颜非:众军杀!

误芭蕉:众军迎敌。


[更不待言,砚寒清首开第一波,汹涌内息如狂涛拍浪,层层袭向鳌千岁,北冥缜随之接应而来。虽是以一敌二,但砚寒清两人久战伤疲,反观鳌千岁如日方中,气势正盛,丝毫不见下风。就在此刻——]


梦虬孙:全军退往演图关。

八纮稣浥:梦虬孙。

梦虬孙:离开。

八纮稣浥:<抽掉我们的兵力,鳌千岁也难渔翁得利,正确的判断。>

北冥缜:休走!

鳌千岁:(拦下)皇侄,你还有办法分心。

北冥缜:神斩地裂。啊!(败)

狷螭狂:狱擎北云。


[螭龙搅局,战局再度演变,三对一的战局,终于扳回一城。]


狷螭狂:古岳剑法•荷满风华。


[然而,]


鳌千岁:九炼烽火•神罡斗气。(三人合击)又伤又疲,怎么破寡人的鲲鳞战甲。

狷螭狂:镔铁所铸之器,是鲲帝死克。(混天拐现)

鳌千岁:又是镔铁,退下。(狷螭狂再次攻击,鲲鳞战甲已现裂口)找死。

狷螭狂:啊!(重伤)

北冥缜:狷螭狂!

砚寒清:澈魂六涛印•浩瀚平涛。

鳌千岁:九炼烽火•皇天列剑。


[机不可失,砚寒清极端一招,水浪波动,翻天覆地,气势磅礴无匹。]


鳌千岁:撤军,离开。

昨颜非:退。(玄玉府众人撤退)


北冥缜:狷螭狂。

狷螭狂:趁现在筑起新防线,(拿出锦囊)演图关的地形图,以及罪者排布的暗线。

砚寒清:交我。(离开)

误芭蕉:表兄,等我。

北冥缜:狷螭狂,狷螭狂振作啊。

狷螭狂:王上。

北冥封宇:狷螭狂。

狷螭狂:背叛,是罪者一生的烙印。走至今日这步,早已心知肚明,螭龙案卷,将永世沉埋。

北冥封宇:那不是本王的旨意。

狷螭狂:王若胜,重提案卷,将使朝臣认定君言反复,得位不正。鳍鳞会若胜,便会屠杀鲲帝。但案卷若非鲲帝重审,自承过错,只会被认为是文过饰非,焉能称为翻案?罪者,已不想再欺骗自己……其实,路早就偏了,无论是前太子,京王,雨相,或者梦虬孙,罪者……终究欠他们太多,太多……

北冥封宇:是北冥皇室欠你们太多。

狷螭狂:王上,还有一事……

北冥封宇:别再讲了。

狷螭狂:罪者曾借由通往皇城的暗线保护王的安全,罪者不知那人是否为鳌千岁人马,请王上务必留心。

北冥缜:狷螭狂!

狷螭狂:反口锦囊……反口锦囊。家父因忠污反,罪者借反尽忠,何其……讽刺,讽刺啊。(身亡)

北冥缜:狷螭狂……狷螭狂。(哀恸)


【海境•凉巳阁】


覆秋霜:<未贵妃已经早已离开,为何又会出现?她特意回归,立身险境是为了什么?>

允孝思:雨相。

覆秋霜:将京王失踪的消息告知王上。

允孝思:啊?

覆秋霜:京王殿下下落不明,事关重大,必须先告知王上。

允孝思:但前线战事正在紧要关头,如果让王分心,只怕对战况不利。如果让鳍鳞会得势,那……

覆秋霜:王向来稳重,进退有度,绝不会因私而害公。但京王殿下若真出事,我们不及禀告,误了救援,岂能担当。

允孝思:这……但雨相不是怀疑是霄王挟持了京王,才让我们去试探。

露恒昭:我明白雨相的意思了,就因为这样才需要尽早向王禀告,在霄王铸下大错之前阻止他。

允孝思:原来如此。

覆秋霜:允孝思,这件事情就交你了。

允孝思:是。

覆秋霜:注意,自偏门出宫,务必避过城内守军与霄王的眼线。

允孝思:是,孝思马上去办。(离开)

露恒昭:(走到门口观察了下)雨相。

覆秋霜:为何未贵妃会出现在冷宫?

露恒昭:我也不知情,我确定未贵妃已经离开冷宫了,否则霄王不会如此惊慌失措。

覆秋霜:是他的戏演的太好,还是另有隐情。

露恒昭:现在该怎么办?

覆秋霜:未珊瑚心机深沉,手腕高明,远比北冥异更为难缠。如果由她在背后操盘,那便麻烦了。

露恒昭:她现在功体被锁,不如……

覆秋霜:想送死不用这么心急。

露恒昭:是,露恒昭失言了。

覆秋霜:安排你的眼线,北冥异如果会见未珊瑚,老夫要第一时间知晓。

露恒昭:是。

覆秋霜:没未珊瑚插手,北冥异,黄毛小子,不足为惧。

露恒昭:是。

覆秋霜:还有,找到伴风宵了吗?

露恒昭:我们找过公祭地点周围,就是不见伴风宵的尸体。

覆秋霜:找到他,无论他是生是死,老夫要见到尸体。

露恒昭:属下马上去办。(离开)

覆秋霜:<未珊瑚。>


【东瀛•某处】


网中人:全好了。

戮世摩罗:能走能跳,应该是没问题了。

网中人:几时换掉你那身衣服,我看了很不顺眼。

戮世摩罗:入境随俗,这也是地方服装的特色嘛。(摸摸面具)最少,我们的共同点又多了一个。

网中人:哼!

杀生鬼言:(到来)帝尊啊,你的脚好了。唉,为什么你就不听杀生鬼言的建议,搬到我的客栈去住,偏偏要躲在这里?这里湿气重,害你的脚又多拖了几天才好,杀生鬼言心痛啊。帝尊啊,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你……

戮世摩罗:网中人,拿针线来。

杀生鬼言:拿针线做什么?帝尊啊,你要缝衣服啊?这让杀生鬼言代劳就即可,我……

戮世摩罗:你再不讲重点,我就将你的嘴缝起来。(杀生鬼言连忙捂嘴)有什么消息?

杀生鬼言:我在客栈打听到消息,听说西剑流被攻破了。

网中人:胧三郎的动作很快,你下一步怎么打算?

戮世摩罗:等。

网中人:为什么不继续与赤羽合作?

戮世摩罗:当然也是别,第一,赤羽现在改行当好人,跟好人做事绑手绑脚。第二,现在我们战力有限,与赤羽合作什么事情都要亲自上阵,加添多余的风险。与其如此,不如暂时退出一线,等待时机。

网中人:怎样的时机?

戮世摩罗:胧三郎露出破绽的时机,他的手下落单的时机,他势孤力单的时机,他们需要我们的时机。

网中人:如果他一帆风顺,让我们找不到时机呢?

戮世摩罗:一帆风顺,天下间哪有这种幸运儿,只是……胧三郎那群手下没一个是你对手,但如果遇到胧三郎本人,妖神将,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破不了魔之甲。

网中人:破魔之甲,未必要我们这边着手。

戮世摩罗:这是可以交给赤羽,但是……唉,我想起你以前的死党了,如果有他在这……

网中人:你讲的是……




【空间隙缝】


黑白郎君:这功力,这根基,哈哈哈……刺激,刺激啦。

天地不容客:这种气息。

黑白郎君:呃哈!(攻击)

天地不容客:不准伤他。(拦阻)银燕,你快清醒。

黑白郎君:别醒来,维持这刺激。


[虽是断臂,凶燕招招霸道,式式精妙根基之雄厚,让并世两大高手也为之赞叹。]


天地不容客:<他怎会有这样的根基?>


[雄掌相接,黑白郎君竟是力逊一筹。]


黑白郎君:你让黑白郎君尽兴。怒马凌关。


[然而无惧深重内伤,狂人却是越战越狂,终于突破防线。]


天地不容客:(拦阻)不准你伤害他。(银燕又与不容客交手)银……

黑白郎君:碍事。哈哈哈……再来……再来,有何本事尽展吧。


[三方会战,各有心思,凶燕杀气腾腾,狂人战意高涨,战神情绪波动,竟是一时僵持不下。]


天地不容客:银燕,你不认得我吗?你还记得你的父亲史艳文吗?还有你的大哥俏如来。

驰突孤燕: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也不想知道。挡在我面前者,唯有杀。神意入念,魔心开杀,神魔无我,凶燕回旋。

黑白郎君:五绝神功。刺激啦。

驰突孤燕:神魔无我,凶燕。

黑白郎君:收化运发……(旧伤不支)

天地不容客:可恶,怒潮。


[极招在前不容喘息,天地不容客无奈应招,眼看强招将出——]


驰突孤燕:无双。

黑白郎君:嗯?


(凶燕与即将爆发的威势能量突兀消失,而远处,天光渐亮。黑白郎君与天地不容客抓紧时机疗伤。)


黑白郎君:怎样,还想再战吗?(天地不容客为其传功)你做什么?

天地不容客:帮你疗伤。

黑白郎君:放肆!黑白郎君岂容你的施恩,你怎敢如此亵渎。

天地不容客:受了内伤,还与驰突孤燕硬拼内力,你才会伤得比我更重。

黑白郎君:哈哈哈……黑白郎君一向越战越勇,越战越狂。反观你,虽然学了藏镜人的武功,却没他半分傲骨。

天地不容客:是藏镜人又如何,是天地不容客又如何。

黑白郎君:藏镜人是苗疆战神,怎可能在小辈面前退让。

天地不容客:藏镜人是雪山银燕的叔父,更不可能对他动手。

黑白郎君:但你不是藏镜人。

天地不容客:我不想跟你废话,你是内伤,我是外伤,我用不出贯天袭地,你也难以施展一气化九百。就算你吾完好无伤,要战胜驰突孤燕也非易事,何谈现况。

黑白郎君:若不是你搅局,吾早就占了上风。

天地不容客:若不是我救你,你早就身亡。

黑白郎君:那你就该退下,看我如何应敌。

天地不容客:若不是为了无心,你的生死与吾何干。你若死,我一人也无法自驰突孤燕身上夺回镔铁。一旦离开了这个空间隙缝,就再也找不到入口。因此,无心便可能终身失明。

黑白郎君:战斗,才是黑白郎君生存的意义,我帮助小丫头只是举手之劳。讲吧,你的想法。

天地不容客:<他竟然退让了。>

黑白郎君:你在想什么?

天地不容客:与你何干。

黑白郎君:别浪费时间,消磨黑白郎君的耐性。

天地不容客:我还有一个条件,

黑白郎君:什么条件?

天地不容客:不准伤害雪山银燕。

黑白郎君:以他的能为,我们的现况,手下留情是找死吗?

天地不容客:他是无心的堂兄,至少不能伤他性命。

黑白郎君:拳脚无眼,看他造化吧。

天地不容客:我的外伤需要时日恢复,你也同样。但我可以以内力为你疗伤,让你尽情与驰突孤燕一战。

黑白郎君:可以,但驰突孤燕会在何时、在哪里出现,你明白吗?

天地不容客:这个地方十分狭窄,银燕若出现,我们不可能没发现。昨日我们看到银燕是日落之前,见到孤燕是天亮之前,可以猜测投影重叠的时刻日落,实体重叠的时刻是天亮。

黑白郎君:所以,我们有一天的时间。

天地不容客:全心疗伤,预备死战。


【东瀛•西剑流】


[夜深人静,在被攻破的西剑流外围。]


风间久护:<胧三郎攻下西剑流便在此按兵不动,他的目的是开启妖界通道。是他,为何他会自己在此?这样也好,省得我去找。>(准备现身,突然)

刑跋:原来你在这啊,你知道木魅大哥到处找你吗?月牙诚!

月牙诚:你不觉得今夜的月亮特别圆吗?

风间久护:<只有刑跋一人,要动手,便要一击而杀。>

古辰雅久:三更半夜在这里游荡,非奸即盗。刚好,捉贼正是千刃夺的专门。


[意外的对手,稍纵即逝的机会,风间久护戒备,同时注意着另一方的动向。]


古辰雅久:再不动手,人就要走了喔。


[眼见机会将失,风间久护决意——]


(风间久护没有动手。)


古辰雅久:比外貌看起来还沉稳,放下戒备吧,我不是你的敌人。

风间久护:从你未暗算我,我便知道你没敌意。说,你是谁,为何拦我?

古辰雅久:古辰雅久,不让你去送死的人。

风间久护:你可知你害我失了一个大好机会。

古辰雅久:别说得好像刚才你可以得手一样,就算没我出面,刑跋是钢铁之躯,他若保护那个孩子,你一击不中,木魅、红翎便会即刻赶来。

风间久护:我当然有所准备。

古辰雅久:就凭这些?(踩踩脚下)能将傀尸术发挥到这种程度,确实不差,但最多只能牵制而已。

风间久护:莫非你是……

古辰雅久:闲话休提,我知道你想釜底抽薪,但就算在这杀了月牙诚,胧三郎未除,威胁仍在,而且还会引来他的怒火,到时风间烈与东剑道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风间久护:妖界开启,胧三郎的大军一到,烈他们一样身处险境。

古辰雅久:我说了,祸根在胧三郎,没杀掉他,一切都是白费。

风间久护:立花雷藏死了,安倍博雅也死了,东瀛已无人能杀他。

古辰雅久:我需要你将安倍博雅的尸体带给风间烈。

风间久护:带走一具尸体做什么?

古辰雅久:也许……有用。

风间久护:也许?难道安倍博雅还没死?怎有可能,胧三郎怎会没确认尸体?

古辰雅久:安倍博雅确实已经死了,气息与脉搏全无,怎么看都是一具尸体,所以我讲也许。但这具尸体绝对有用,我需要你将他带给风间烈。

风间久护:为什么你不自己带给他?

古辰雅久:我能做的有限,而且我有要事必须留在这,所以需要有人代我将安倍送回赤羽那边。明日,胧三郎会开启妖界,这段期间,所有兵力必将放在上面,而赤羽被严守,断无法派人深入支援,但这也是唯一的机会。

风间久护:要从胧三郎那边带走一具尸体,不是这么容易吧。

古辰雅久:还有一点时间,你慢慢考虑吧。

风间久护:你可知晓久护这个名字的意义?永远的守护。

古辰雅久:牢中还有一个人,他会是你此行唯一的助力,但他……

风间久护:我知道。(两人拜别)

古辰雅久:我会尽可能拖延时间。

风间久护:嗯。


【东瀛•东剑道•暗牢】


望月咲:不愧是风之龙牙,受了三支七窍水银针都不作声,竹龙众果真都是硬汉。可惜,也一样顽固,不识时务。装什么姿态,你们这批人真是使人作呕。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出身比人好而已,现在呢,还不是落到这种地步。(霏泷到来)是你啊。

霏泷:出去。

望月咲:就让你们兄弟好好叙旧吧。记住,不可杀了他。(离开)

霏泷:知她因何愤怒吗?因为你们总是用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自然不明白底层的人过得是何种悲屈。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

上杉龙矢:为何帮助胧三郎?

霏泷:我不认同你们的理念。

上杉龙矢:因为这样,所以选择背弃了自己的同胞。

霏泷:十八名流那种人还算是同胞吗?

上杉龙矢:你正与他们合作。

霏泷:你以为之后胧三郎还会留他们吗?

上杉龙矢:结果你仍是为了报复。

霏泷:胧三带来了改变的机会。

上杉龙矢:改变。

霏泷:没错,一个改变这个腐朽世道的机会。

上杉龙矢:你可以有其他改变的方法。

霏泷:什么方法?法理?教化?这世上有十八名流那些人,而不在少数,你指望他们会改变?

上杉龙矢:你能保证胧三郎创造的世界会是你所要的世界?

霏泷:还能比现在更差吗?

上杉龙矢:恶不能改变恶。

霏泷:这个世界充满腐朽,每一个人的身上都透着死尸的气味,那是食尸鬼的气味。空洞的眼神,对这世上的不公视而不见。溃烂的耳朵,听不到不义的哀嚎。虚矫的面具遮掩丑陋的真相。来一场火吧,让业火焚尽这群早已朽烂的枯骨。我要欣赏跌落地狱的哀号,那才是他们赢得的赏赐。然后等待,等待受尽业火煎熬的修罗场中能再度诞生高贵的灵魂。修罗斩,修罗道,才是我们该走的道路。

上杉龙矢:我都不知道你的野心这么大。

霏泷:当然,在你们的眼中根本没有我的存在。

上杉龙矢:现在你看到了吗?

霏泷:迟了,很久之前就迟了。

上杉龙矢:那……霏泷,我告知你,我不准你再假借受害者的名目矫饰你报复世界的心。

霏泷:上杉龙矢,你……我要你亲眼见证自己信念的错误,然后再带着悔恨死去。

古辰雅久:(来到)现在是要车拼吗。

霏泷:哼!

古辰雅久:修罗斩不拿走吗?

霏泷:我有赎业。(离开)

古辰雅久:你不骂我?

上杉龙矢:我明白你有苦衷。

古辰雅久:我在外面都听到了,你们兄弟还真是同一个德性。不过,你有想过他的话可能才是对的吗?

上杉龙矢:有。

古辰雅久:哦?

上杉龙矢:他的剑能拯救当下,但不能看见未来。

古辰雅久:所以他错了。

上杉龙矢:不是,赎业,修罗,缺一不可。

古辰雅久:上杉龙矢,杀生修罗虽难得,但能控制自己的修罗更为可贵。我头一次庆幸自己的剑能在对的人手中。(拿起修罗斩)修罗斩,我暂时保管,接下来的话你要听清楚,明日……


【东瀛•竹龙众】


赤羽信之介:你说什么?你认得这项东西?

风间始:是啊,这叫做双极封,由两片中空磁铁加上暗扣机关嵌铸而成,要打开它,同时考验铸术机关术的造诣。若强施蛮力,便会将保藏的物件一并毁去,是上乘铸师之间传递秘密的一种手法。

赤羽信之介:这么说,你知晓如何破解此物。

风间始:每一个铸师所设计的机关手法不同,我不能保证,但可以一试。

赤羽信之介:此物内容至关紧要,无论如何,请你务必解开。

风间始:嗯,我知道了,此事交我,我会尽力。

赤羽信之介:麻烦你了。(风间始离开)


(回忆:

赤羽信之介:恭喜先生大愿得偿,令公子顺利恢复真身。

古辰雅久:赤羽,你是来向我问罪。

赤羽信之介:若要计较,当初便已点破,何必等到此时。

古辰雅久:你早已知情。

赤羽信之介:怀疑过山神可能不是银燕,却也没想到会是你的儿子。

古辰雅久:那为何不向其他人说?

赤羽信之介:只是怀疑,并无实证。何况你只是想救人,而我们也需要人化除燐毒以及破解魔之甲。

古辰雅久:我已留下燐毒解方,至于魔之甲的破法,目前只有半成品,要完成仍差一道关键,需要时间细想。

赤羽信之介:需要多久?

古辰雅久:我不能保证。

赤羽信之介:我需要人帮我争取时间。

古辰雅久:胧三郎不会再信我。

赤羽信之介:他可能不信你,你却有本事让他用你。

古辰雅久:为什么要我冒这个险?

赤羽信之介:帮我即是帮你,令公子不在你身边,他去了哪里?胧三郎不出,你何来太平的日子。)


剑无极:赤羽。(入内)胧三郎来信,要以上杉前辈交换第五项信物。(赤羽阅信)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设局交换,救回上杉前辈……

赤羽信之介:别多想了。(扔掉信)胧三郎会料不到你的算计吗?

剑无极:但是这是唯一救人的机会,必须冒险。

赤羽信之介:胧三郎的实力你已经亲眼目睹,若得到最后的信物,天下还有谁能制止他?

剑无极:如果我们拒绝交易,上杉前辈就失去交易的价值,胧三郎就会杀他。

赤羽信之介:我们需要时间。

剑无极:难道眼睁睁看着上杉前辈死?

赤羽信之介:剑无极!

剑无极:想一个办法,想一个两全的办法,拜托你,我……我不希望再有人牺牲了。

赤羽信之介:并不是每一次都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剑无极:真的……没办法吗?

赤羽信之介:对不住,剑无极。(剑无极黯然离去)


(回忆:

古辰雅久:要我卧底可以,但必须只有你我两人知情。

赤羽信之介:为何?

古辰雅久:我子天赋异能,能透过双眼读心,知情的人太多容易漏出破绽。

赤羽信之介:赤羽守口如瓶。

古辰雅久:好,等我的消息。)


【东瀛】

古辰雅久:<地形广阔,地脉能力充盈,除非云外镜失能,否则要拖延通道打开还真不容易。我若故意失败又会被找麻烦。>

(传来吵闹声)

枭狱:一下搬运物资,一下清理战场,我来这不是为了做杂役。

红翎:说得好像很了不起,连打杂都做不好了,还想做什么。


古辰雅久:是在吵什么。(踩到某物)这是……


枭狱:这种小角色的工作,交给他办不就好了。(指刑跋)

红翎:弄清楚,在这个地方你才是小角色。新人就想做大爷,你是野人当久了,头脑跟着坏了吗?

枭狱:找死吗?

红翎:哦?要互相伤害吗?

古辰雅久:(过来)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小孩在这里吵架,你们这么吵,是想将尸体都吵醒吗?

枭狱:老头。

红翎:臭弄尸体的,哼,果然是一家人,父子都一样讨厌,继续待在这,我会被臭气熏死。刑跋,走。

刑跋:是。(两人离开)

古辰雅久:看来你在这的生活,适应得很好嘛。

枭狱:还不是要感谢你,让我被那个红翎处处针对。

古辰雅久:就算没红翎与我的宿怨,你继续待下去也根本不可能受到重用。

枭狱:胧三郎了解我的能力。

古辰雅久:就是因为你的能力,心机深沉如他,不会留一个能洞悉自己想法的人在身边。你不是傻子,早一点想清楚,趁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枭狱:说来说去,还是要劝我退隐。

古辰雅久:说来说去,只是不希望你误入歧途,越陷越深。

枭狱:那你呢,何必要回来搅这滩浑水。

古辰雅久:我回来的理由难道你不清楚?

枭狱:你回到胧三郎身边之后便自闭心门,我探不到你的心思,要如何清楚?

古辰雅久:是不是读不到人心,你就无法与人交流?既然讨厌这种能力,为何现在变得如此依赖它?

枭狱:你还有脸教训你,若不是因为你,我会变成这样?若不是你和那个女人……

古辰雅久:抱歉,木已成舟,再说一千次一万次,我对你们母子仍然只有抱歉。

枭狱:若是实话,敞开你的心门,让我看你的真心。

古辰雅久:何必呢?

枭狱:所以你仍在骗我,你根本不曾愧疚。你可知晓,当你一次一次用谎言搪塞母亲,还是孩童的我眼中看到的全是背叛。当你在外面与那个女人逍遥快活的时候,一心信赖你的母亲,又是用怎样的心情在等待?你用谎言毁掉我的信任,让我不再相信人性,现在反而回过头来要教我做人,你真有本事,古辰雅久。

古辰雅久:那是我一生最大的错,最大的遗憾。

枭狱:废话少说,除非让我看你的心,让我看见你的愧疚,否则我不会再相信你一个字。

古辰雅久:我不是不肯,而是现在……真的不能。

枭狱: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古辰雅久:主公。

胧三郎:抱歉,我听到此地有人谈话,打扰你们父子了吗?

枭狱:没有,我正要离开,你们有话慢讲。

胧三郎:何必如此着急,方才我好似听见金敖不肯敞开心门,让你非常生气。

古辰雅久:只是一些家事,属下自会处理,让主公见笑了。

胧三郎:你们父子心结未解,就不能同心,我不希望内部出现纷争。

枭狱:这种人的心,不看也罢。(仍是要走,胧三郎阻拦)啊。

古辰雅久:雅彦。

胧三郎:他是你的父亲,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了解他是否真心。

古辰雅久:主公。

胧三郎:怎样?我的命令不中听了吗?

古辰雅久:属下,明白了。(打开心门)

枭狱:要看,便看……老头,你……

胧三郎:说,如何?

枭狱:他……

胧三郎:说。(强制)

枭狱:他……他讲的是真的,他确实对自己的作为感觉懊悔。

胧三郎:他是真心忏悔了?

枭狱:哼,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他。

胧三郎:(放手)既是真心懊悔,便该给他一个机会,你们父子应该重修旧好。接下来要进行连结妖界的大事,金敖,都准备好了吧?

古辰雅久:是,已无问题。

胧三郎:吾期待你的表现。(离开)

古辰雅久:雅彦,你明白了吗,他就是这样的人,跟着他不会有好日子过。

枭狱:老头,你疯了吗,知道他是这种人还敢这么做,你是有几条命可以死?

古辰雅久:死途之中才有生路,这件事你不用管,也别向别人提起。

枭狱:现在放弃还来得及,你不一定要管这件事情。

古辰雅久:答应人的事情岂有反悔的道理。

枭狱:老头。

古辰雅久:赤羽,接信。(拿出一封信)



【东瀛•竹龙众】


赤羽信之介:来了。(接信)


【东瀛•暗夜•西剑流】


[在西剑流,胧三郎即将再度连结妖界。]


胧三郎:东西呢?

古辰雅久:在此,但天关锁构造复杂,我需要专心操控,还请其他人护阵。

胧三郎:红翎,他就交你了。

红翎:是。

古辰雅久:这怎么好意思。

红翎:弄尸体的,你别得意太早。

古辰雅久:没有,我没有得意,我是很得意。

红翎:你……

胧三郎:月牙诚。

月牙诚:是。

木魅:小诚,量力而为。

胧三郎:开始了。

众人:是……

木魅:地脉汇引。

胧三郎:通云凝镜,开道。

红翎:到你了。

古辰雅久:知道了。天关锁道。


[天关锁道,通道渐渐稳定,然而——]


古辰雅久:这下麻烦了,通道遇上阻碍,看来另一边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了。

木魅:小诚。

古辰雅久:<接下来交你们了。>


【东瀛•暗牢】


上杉龙矢:真的是你。(风间久护闯入暗牢,救出上杉)你为何……(风间久护突然一掌,却是逼出上杉体内水银针。)

风间久护:要命就别废话。

暗牢侍卫:来人,有人……啊!

风间久护:闪。还不快走,留着等死吗。

上杉龙矢:嗯。


(两人出得牢外,上杉发现地上安倍博雅尸身。)


风间久护:带上他跟你的剑,我们赶紧离开。

上杉龙矢:嗯。(背起安倍)

风间久护:离开。

枭狱:走去哪里?(拦)阴阳师留下,你们的命,也留下。


【东瀛•暗夜•西剑流】


胧三郎:金敖,还要多久?

古辰雅久:这……难说,恐怕还要三四个时辰。


[忽然,通道又起变化。]


古辰雅久:那是……不妙。


[古怪幽鸣,一股湃然妖力自通道另一侧窜出,强行突破,妖界通道乍然完成。]


神秘声音:是谁,这么大胆,敢愚弄本君。

胧三郎:想不到,第一个见到的竟会是你。


【海境•玄玉府】


蜃虹蜺:停步吧,八纮稣浥。

八纮稣浥:看来,你不是很友善。

昨颜非:你说呢?

梦虬孙:看来有人不知死活。

蜃虹蜺:昨颜非,你先退下,此处交由千岁与本帅处理。

昨颜非:哼。(离开)

梦虬孙:还想说战场上没见到你,原来你早已指挥众军占据演图关了。

蜃虹蜺:可惜,砚寒清、误芭蕉利用狷螭狂所留下的地图与暗线,在演图关与皇城之间重新筑起新防。

梦虬孙:然后你便跟我们同样退至玄玉府了。

蜃虹蜺:早就预料到鳍鳞会必会撤军,预防千岁渔翁得利,吾怎能不防。

鳌千岁:再怎么防,也防不过人心。

梦虬孙:所以,要摊牌了吗。

八纮稣浥:真想不到,你还有命回来。

鳌千岁:你很失望。

八纮稣浥:现在,是我们的战场吗,鳍鳞会与玄玉府。

鳌千岁:残兵败将,你们是对手吗?

梦虬孙:就算是,也不会为他的罪孽而战。昔苍白,放开你的手,他不值得你为他舍命。铅老对你说了不少事情,是吧?他口中那个二十八年前的故人,你可有猜到是谁吗?

八纮稣浥:梦虬孙,你……

梦虬孙:八爪的,你万万想不到刀叔有留下一句遗言,他要我……别与昔苍白相残。怎样的关系,让刀叔必须如此叮咛?怎样的顾忌,让他先前不讲,直到死前才透露?因为你,昔苍白,是当年被玲姬与铅老联手引渡,宝躯未姓与波臣的混血贱族。你那被杀的父母并非血亲,而八爪的对你隐瞒多年,就是为了利用你成为他的杀人工具。

八纮稣浥:梦虬孙,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梦虬孙:你利用我们铲除鳌千岁,利用我们表亲相残,达成你的理想,但你可有问过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鳌千岁:原来是他……

蜃虹蜺:我们那名本该胎死腹中的表弟。

八纮稣浥:苍白……

梦虬孙:既然皆是反叛,凭什么让众人成为你的马前卒。你说呢,蜃虹蜺?(蜃虹蜺以拔剑代答)鳌千岁呢?他的无情,你可是用性命见证过了。(鳌千岁避开八纮稣浥眼神)很好,我说了,是该摊牌的时候。鳍鳞会已归入我的掌握,在我们表兄弟拿下太虚海境之前……就先杀你祭旗。


【空间隙缝•黄昏】

雪山银燕:(现身)前辈。

天地不容客:你……银燕。

雪山银燕:是我,你们没夺回镔铁?

天地不容客:失败了。你到底在哪里?

雪山银燕:我不知道,我只是在一处空间不停漂流,我能见到各界的奇妙事物。我曾漂流到魔世,也曾见过妖族,现在,我在一个不知名的世界。这里宛如仙境,但是……我却无法触碰到实体。我好似一个幽灵,在九界中飘飘荡荡,无所依归。但每到夜时,我就会进入实体世界,在空间的狭缝处出现。但夜时,不是我,我知道,那不是我,我有感觉,他……是怪物。

天地不容客:你……感受到了。

雪山银燕:前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天地不容客:讲吧,银燕,你有什么要求,是与你的父兄有关系吗?

雪山银燕:我希望你杀了我。一开始,这个怪物只占据了我一小段时间,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我感觉他的力量越来越强大,而真实的我进入沉眠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我早晚会被他控制。我知道他杀了很多人,我不想让他继续杀戮,所以……前辈,拜托你。

天地不容客:这我做不到。

雪山银燕:前辈。

天地不容客:别让我做这件事情。(银燕突然自绝,不容客阻拦。)

雪山银燕:每当我想自尽,那只怪物就会阻拦我。飘荡在这茫茫的九界,我连死……也没办法,我……(痛苦)

天地不容客:这样很好,你还没死,还没死,就有希望。

雪山银燕:前辈。

天地不容客:我与你的父兄一定会想尽办法将你救出。

黑白郎君:(疗伤完毕)废话讲完了,谈正事。夺得镔铁之后,我们要怎么离开此地。

雪山银燕:跳入这条河,河川便是空间夹缝,也就是你们的来处。

黑白郎君:原来如此。

雪山银燕:时间将至了,前辈,保重。

天地不容客:银燕。(银燕消失)

黑白郎君:现在,等入夜了,把握时间吧。(继续疗伤)


(入夜后,天地不容客发现凶燕与遍地尸体。)


天地不容客:这……都是你杀的吗?

驰突孤燕:是。你也是,靠近凶燕的人都必须死。

天地不容客:没这么容易。

黑白郎君:(拿着不容客的盾牌走来)哈哈哈……驰突孤燕,黑白郎君将以你的失败作为快乐啦吗,哈哈哈……


[预知极端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二十七集——凶狂血战。]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