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集数 第2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68999903
备注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二十四集 第九界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夜】


[在东剑道远处,安倍博雅、出云能火联袂出击,欲改转地气流动。]


出云能火:五星照五方,五行化五气。

安倍博雅:五方开天路,五气借神通。

出云能火&安倍博雅:五鬼搬运,偷天换日。


[术法催动,地脉能量开始转移,向西剑流源源而去。]


(东剑道内)

柴田道末:主公。

胧三郎:前往一观。(发现后山动静)这是……

柴田道末:有人在汲取地脉能量,意图破坏地气。

胧三郎:道末。

柴田道末:是。五行辟五鬼,五芒制神通。啊,对方术力太强,我一人无法抵挡。(胧三郎援手)应天王骨,镇元守气。


(西剑流中)

剑无极:你们两人神色不对 ,怎么了吗?

安倍博雅:有人在阻止地气流失。

出云能火:对方术力突然大幅提升,这股力量恐怕是……


(东剑道内)

柴田道末:归元纳气,回天补日。


[奇术展神通,王骨现灵能,魔之甲加乘术法效力,散佚地气开始回流。]


(西剑流中)

出云能火:地气开始回流了。

安倍博雅:撑住,现在放弃,前功尽废。(两人以命相搏)


(不远处高崖之上)

天宫伊织:窃引地气非我们所长。

鬼夜丸:但讲到破坏,我们是专门。

天宫伊织:幻灵诀。

鬼夜丸:幻阴决。

天宫伊织&鬼夜丸:双决并行,幻刃破印,破!



(东剑道内)

柴田道末:呃啊!(反噬重伤)

胧三郎:道末!


(西剑流中)

安倍博雅:对方术力解除,好机会。


[安倍与出云急催术力,地气顿如江河溃堤,倾泻而出。]


安倍博雅:大功告成。

剑无极:如何,成功了吗?

出云能火:地气汇纳完毕,天宫大人他们的干扰行动成功了。


(不远处高崖之上)

天宫伊织:地气引导顺利,任务完成。(欲离开)鬼夜丸?

鬼夜丸:东剑道就在前面,小诚,就在那个地方。

天宫伊织:追兵很快就到,还有下一步行动要进行,离开吧。

鬼夜丸:唉。


【东瀛•东剑道】

柴田道末:抱歉,属下无能,还是被他们得逞。

胧三郎:你已尽力,怪不得你。受损的情形?

柴田道末:地气失散,脉流能量大降,这个地方恐怕已不适合开启妖界。

胧三郎:(拿出招降书)吾本有意和平处置,是你们逼我走向极端。(信粉碎)道末,召回所有人马,联合十八名流,传吾命令,全军备战。


【不知名处】

[月光下,一条横跨巨河的彩虹桥,恢弘壮阔。天地不容客、黑白郎君同为美景赞叹。]


黑白郎君:此地竟有如此妙景。

天地不容客:彩虹是水气反射日照造成,现在却是夜时。一般彩虹看不到底部,但这座彩虹却与地面连结,难道它可以登上?

黑白郎君:哈哈哈……这种人面秘境必藏绝世高手,思之让人血脉贲张。

天地不容客:这座彩虹只在前方,你自便吧。

黑白郎君:但在那之前,要先寻回镔铁。

天地不容客:你若胆怯,何必找借口拖延时日。

黑白郎君:你屡次冒犯黑白郎君,若不杀你,吾怎有颜面夸口天下第一。

天地不容客:是不是有资格称为天下第一,你上桥之后才知分晓。

黑白郎君:哈,黑白郎君镔铁要得,这座桥也早晚登上。

天地不容客:忆无心与你无关。

黑白郎君:又与你有关吗?

天地不容客:不需要向你交代,你只要记得珍爱性命,远离忆无心。

黑白郎君:哈哈哈……黑白郎君岂是你呼来唤去之徒。你的恐吓在我眼中不过虚张声势,你若因此与吾一战,吾更求之不得。

天地不容客:那就做一个赌注。

黑白郎君:要战吗,来啊。

天地不容客:谁先找到镔铁,谁才有资格医治忆无心。

黑白郎君:哈,黑白郎君有必要随你起舞吗。镔铁是我们一战的理由,黑白郎君怎可能放弃。

天地不容客:要战,随时来战,但无心的伤势不能耽搁,继续纠缠下去毫无好处。

黑白郎君:允你了。

天地不容客:那我们分头寻找,你往上游,我往下游,看谁先找到镔铁。

黑白郎君:(走了几步)嗯,镔铁若落入河中,自然随波逐流,往上游怎有可能找到镔铁。

天地不容客:言之成理。

黑白郎君:你想欺骗我。

天地不容客:你多心了。

黑白郎君:哼。


【海境•演图关】


[皇城五里,成败一决,北冥缜再逢狷螭狂。演图关前,刀拐交锋。]


昨颜非:闪开。

碉命:众人跟上。

酒螺:皇城军和玄玉府的兵力都穿一样,快分不清了。

昨颜非:为何不见千岁?

碉命:他有他的打算,我们尽管开路便是。


(不远处)

梦虬孙:八爪的,你说那名护院与宝躯卫军何时回察觉鳌千岁早已不在?

八纮稣浥:在你称王之后,若他们有命看到。

梦虬孙:你对狷螭狂这么有信心?

八纮稣浥:当执念深植在心,只要稍加撩拨,便可化为无边恨火。冲过这五里,鲲帝这一脉将走入历史。


(战场中心)

狷螭狂:而罪者不会放弃。

北冥缜:你忘了与父王的承诺。

狷螭狂:要与鲛人一脉周旋,太为难王了。

北冥缜:帮助他们等同坐实流言,何必。

狷螭狂:罪者已有两全之策。权位更易,王不用再为难。古岳剑法•沉鱼羞花。

北冥缜:神关云掩。(不敌)

狷螭狂:下去。

北冥缜:神斩地裂。

狷螭狂:哼。


[边关神将,命护河山,奈何对手狠了心,断了情。螭龙之力加成古岳剑法,震慑太虚。]


狷螭狂:罪者讲过,昔时在潜龙崁你就该痛下杀手。

北冥缜:若我们注定为敌,此地也是同样。

狷螭狂:古岳剑法。

北冥缜:神前风刑。

狷螭狂:莺啼柳浪。(昨颜非偷袭)

北冥缜:这是……

昨颜非:你守不住了。

北冥缜:可恶,全军撤退,拉长战线。

碉命:敌军退败了,众人追击。

昨颜非:<自方才到现在皆无千岁消息,战法也非千岁手笔。>


(天上亮起信号弹。)

梦虬孙:皇城军的撤退信号。

八纮稣浥:依计行事,请龙子下令吧。

梦虬孙:一同入关吧。你,也同样。


【海境•紫金殿】


(北冥异一人独饮,酩酊大醉。)

北冥异:来人,快来人啊。(一侍卫入内)站在那就好,别过来。

侍卫甲:参见霄王殿下,殿下有何吩咐?

北冥异:去提酒来,快去。

侍卫甲:殿下今日已经喝很多了,请殿下……

北冥异:(摔杯子)叫你去就去!对了,我要未开封的酒,整坛拿来,不准有破损。

侍卫甲:是。对了,殿下今日还未用膳。

北冥异:为什么要催我用膳?你有什么图谋?

侍卫甲:属下哪敢有图谋,属下只是关心殿下。

北冥异:不用你了,我自己去御膳房拿酒,退下。

侍卫甲:殿下。

北冥异:快退下!(又一侍卫入内)你做什么?

侍卫乙:霄王殿下,御史允孝思、露恒昭求见。

北冥异:我谁也不见,叫他们离开。

侍卫乙:他们是要求见京王。呃,属下即刻让他们离开。

北冥异:且慢,你们……你们先退下,传他们进入。

侍卫乙:是。

北冥异:可恶……可恶。

允孝思&露恒昭:(入内)参见霄王殿下。

北冥异:你们找京王做什么?

允孝思:有事向京王禀告。

北冥异:我不就是在问你是什么事。

允孝思:此事必须与京王面谈,请殿下赦罪。

北冥异:父王让我接管皇城,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知晓的?

允孝思:殿下现在生气未免过早,微臣尚未说是何事。

露恒昭:允孝思,正事……

允孝思:我知道。未免找京王殿下是想请他主持公道,缉拿凶手。

北冥异:什么凶手?

允孝思:舍弟虔国兴死于非命。据微臣所知,他是应伴风宵邀请,为家父与其他近日身亡的重臣举办联合公祭,听说霄王殿下也去参加公祭了。

北冥异:我临时有事,未能前往。

允孝思:敢问何事?

北冥异:我遭遇刺客袭击,险险送命。说来奇怪,为何我甫答应要前往公祭就被针对,而我逃出生天之后又见到两位上殿质问,真是好巧啊。

允孝思:微臣还没说到重点,霄王殿下却急于澄清了。

北冥异:你想请二皇兄主持公道,又将令弟参与公祭惨死之事扣在我身上,不就是怀疑我行凶。

允孝思:那也未必,但是主持公祭的伴风宵却同时失踪了。

北冥异:失踪?

允孝思:是,在公祭会场沿路有战斗的痕迹,但却找不到伴风宵的尸体。他是公祭主办人,现场死伤惨重,却唯独主人不在,未免奇怪。

北冥异:伴风宵是我的谋士,看来我有义务查清真相。

允孝思:殿下倒是提醒了微臣,烈苍飞也曾是殿下的谋士。家父谧公戚被殿下肃清,大弟烈苍飞在辅佐殿下期间意外捐躯,小弟虔国兴也因为殿下口中那因事无法参与的公祭身亡,微臣真能将这件事情交给殿下处理吗?微臣甚至怀疑,殿下真的没参与公祭吗?

北冥异:露恒昭,我记得你是太医令陌云桑的兄长。

露恒昭:正是。

北冥异:你没收到伴风宵的邀请吗?

露恒昭:有,他说正是殿下安排。

北冥异:不可能!

允孝思:这件事,不用麻烦殿下了,还是交由京王殿下处理更为妥当。

北冥异:我是皇子,该怎么做,岂容你们……

允孝思:还是殿下知晓京王殿下的去处?臣等已经在皇城内找一天了,只是偌大的皇城这么多人,竟没人知道京王殿下在哪里。如果殿下也不知情,那……微臣告退。

北冥异:且慢。二皇兄他……他回到前线支援父王了。眼下战线紧逼皇城,岌岌可危,若将二皇兄叫回,只怕削弱前线战力,何况二皇兄的个性众人皆知。

允孝思:当然,那……我们就等吧,请。(离开)

北冥异:父王,二皇兄……



【海境】


(蜃虹蜺与鳌千岁来到一民宅前,蜃虹蜺上前敲门。)


溪伯:你是谁?

蜃虹蜺:大伯,我们从远处而来,可否借宿打扰?

溪伯:你……你是……是鳌千岁吧?草民叩见千岁。

鳌千岁:不用行礼。

溪伯:千岁怎会来此借宿?

鳌千岁:这……

蜃虹蜺:请勿多问。

溪伯:难道是因为战事?啊,你们快进入吧。

蜃虹蜺:多谢。


(两人进屋)

蜃虹蜺:大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请问你们有食物吗?

溪伯:有有有……


(溪伯准备了饭菜,蜃虹蜺暂时离开外出巡逻。)


鳌千岁:溪伯,很感谢你们的暂时收留。

溪伯:这没什么啦,是说……千岁方才一口都不吃,是……饭菜不合口吗?

鳌千岁:只是……没胃口而已。

小河:千岁阿叔,你没吃饭,这样不行喔。(递馒头)

鳌千岁:好吧,等寡人有胃口了就吃。(接过)你们不怕寡人的身分会为你们带来麻烦吗?

溪伯:老朽记得很清楚,千岁过往路经此地都会遣府兵派来食物用物,也算是对我们的村落有大恩情,现在真是报恩的时候。

鳌千岁:恩情,为何寡人一点印象也没有。

溪伯:哈,千岁向来大方,才会没放在心上,所以别说什么麻烦了。

鳌千岁:可是……眼下鳍鳞会与皇城之人都想取寡人的性命。

小河:这样就都别说出去啊,放心啦,千岁阿叔躲在这里很安全的啦。

溪伯:对啦对啦,何况蜃将军不是已经去附近巡逻了,不用烦恼。

鳌千岁:哈,想不到海境还有此净土。

溪伯:海境是很不平静,但波臣百姓又能怎样。只要别打来这里殃及我们,谁赢其实我们都没差,只要有饭能吃……呃,千岁,是不是我讲错话了?

鳌千岁:没有……溪伯,在你们的心目中,北冥……也就是现今的鳞王,是一名怎样的王?

溪伯:王啊,嗯,当然是仁君啊。过去啊,海境在王与师相的治理之下井井有条,若不是鳍鳞会,现在早就太平了。


(屋外突然传来吵闹声。)

村民们:出来……出来……溪伯出来,赶快出来……

溪伯:小河,你与千岁乖乖待在屋内。

小河:好。


(屋外)

村民甲:不管啦,一定要将鳌千岁赶离村庄。

村民乙:没错,想要过平静的生活,就不能将祸害留在这。

溪伯:怎样,你们都忘了千岁过去的恩典?真的要恩将仇报吗?

村民丙:若是打起来 ,你以为那些皇室会在意我们波臣的死活喔?鳌千岁躲在我们村庄,万一皇城军发现,我们就死定了。

(屋内,重伤未愈的鳌千岁欲强撑离开。)


小河:千岁阿叔,不能出去,小河会保护你,不能出去。


(屋外)


村民甲:总之,鳌千岁不能留在村庄啦,否则,别怪大家不客气。

溪伯:哼,这是我家,我要留谁做客,关你们屁事喔。(自屋外进来)千岁,抱歉,他们……

鳌千岁:无妨,只要整顿好,我们会尽快离开此地。

溪伯:别理他们,不过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而已。

鳌千岁:但他们说得没错 ,寡人会为你们带来祸害,而避祸……乃人之常情。

蜃虹蜺:(回来)老丈,方才屋外聚集很多村民,发生何事了?

溪伯:是这样啦……

蜃虹蜺:原来如此。

鳌千岁:表兄,你怎么想?

蜃虹蜺:千岁安心养伤,让吾处理吧。老丈,劳烦你召集村庄所有的村民,说吾有事宣布。

溪伯:好,蜃将军,这件事情交给我。(离开)

鳌千岁:你欲如何?

蜃虹蜺:军管。


(屋外,村民们聚集到一起。)


村民乙:啊?要军管我们村庄?这是凭什么啊?

村名们:对啊……对啊,根本就不合理,为什么要这样啊?

蜃虹蜺:现在起,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直至我们离开。否则,沌王斩下不留情。



【不知名处】


天地不容客:一路下来,仍然寻不得镔铁。

黑白郎君:嗯?

天地不容客:怎样,内伤爆发了吗?

黑白郎君:哼,乱了,我们几时走过彩虹桥了。

天地不容客:(抬头张望,已不见彩虹桥)我专注找寻镔铁,没时间注意。你想上桥,就回头。

黑白郎君:哼!(回头走去)

天地不容客:哼!果然,只是一心战斗的狂人,让他接近无心,太危险了。(转身欲走)

黑白郎君:停住,你看过来,彩虹桥在哪个方向?

天地不容客:你在问什么废话。

黑白郎君: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们可能永远走不出去。

天地不容客:嗯?(看向黑白郎君方向,发现彩虹桥)是你那边的方向。

黑白郎君:果然,从我这边看过去,彩虹桥是在那边的方向。

天地不容客:怎有可能。(走近几步再细看,彩虹桥出现在自己这边方向)是空间隙缝,还是空间扭曲?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黑白郎君:我们走了这么久还是不见尽头。

天地不容客:嗯?(看向脚下,发现树枝)我们回到原地了。

黑白郎君:你真是机智过人啊。

天地不容客:哼!你知晓这代表什么吗?如果我们走过一个轮回,却没发现镔铁,就表示镔铁没在这个范围内。

黑白郎君:如果改换方向呢?

天地不容客:天亮了,太阳的方向一直没改变。

黑白郎君:先脱出此地再说。

(两人别过,朝自己进来时的方向走去。)

天地不容客:虽然天亮了,但雾气与水汽却不散。有人影。(追去)那是……我!(看着自己的背影渐渐远去)


【东瀛•西剑流】


赤羽信之介:偷取地气之事辛苦你们了

剑无极:是出云与安倍的功劳,他们虚耗不少,正在争取时间休息,你这边的状况?

赤羽信之介:如你所见,正在准备战斗物资,竹龙众的援军也已向此地进发了。

剑无极:胧三郎随时会攻来,这一战关键至极。

赤羽信之介:你很担心。

剑无极:虽说盗取地气为饵占了地利之便,但胧三郎实力强横,又有魔之甲护身,一旦冲突,实难把握胜算。呃,怎么了?

赤羽信之介:吾只是在想,你是变得沉稳还是变得没自信了。过去的剑无极做事全凭冲劲热血,绝少估量胜算,吾不知这样的改变对你是好是坏。确实,目前向胧三郎宣战不是聪明的做法,但在妖界开启的压力之前,却不得不为。若然阻止失败,恐如魔世再临,人间浩劫。万一真有那个时候……(看一眼剑无极脖子上挂着的勾玉)届时再怎么样散漫也要设法阻挡群妖乱世,听明白了吗?

剑无极:散漫?听明白?

赤羽信之介:没什么,别在意。至于对方胧三郎的策略……


(回忆:

安倍博雅:另外还有一桩事情,我希望你对大哥保密。

赤羽信之介:保密?

安倍博雅:是先代阴阳师封印织田信长所使用的……十二天决伏邪阵。)


安倍博雅:大哥,原来你在这啊。我在枕头下挖到出云师兄偷藏的私房钱,买了一堆烧鸡烧鹅,大家都在吃,你也一起来啊。

剑无极: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吃东西,没看到我们在谈正事吗。

安倍博雅:人是铁饭是钢,没吃饱是要怎么跟人输赢。走啦走啦,冷了就不好吃了。

剑无极:别催啦,赤羽有话还没讲完,等一下才……

赤羽信之介:吾没什么要说了,你随他去吧。

安倍博雅:你看,赤羽先生都这样说了,我们还是吃东西要紧。赤羽先生,你也来嘛。

赤羽信之介:多谢好意,不用了。

安倍博雅:这样啊,那我们先走了。大哥,走吧。

剑无极:好啦,有脚啦,你别推我。


(回忆:

安倍博雅:十二天决伏邪阵是目前对付胧三郎唯一的手段,代价却是施术者的性命。大哥若是知晓,一定会阻止我去。赤羽大人,请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安倍博雅:<千万拜托了!>



【东瀛】


风间久护:到这里,应暂时安全了。(休息)哈哈哈……<只要避过这段风头,便能伺机夺回东剑道。>哈哈哈……


[忽然,]


霏泷:是你赎罪的时候了,

风间久护:最没资格向我问罪的人,就是你们兄弟。

霏泷:你想报仇吗?

风间久护:你口口声声赎罪,赎罪了吗。

霏泷:那你口口声声为了东剑道,但如今东剑道却因你而失陷。到最后,都是自欺欺人。(拔刀)穷心。

风间久护:可恶,烈炎狂涛。

霏泷:冻雨。(败风间久护)你的罪,结束了。


[突尔,一股激烈的破空声夹带雄力而来。]


风间始:走。(救走风间久护)


(风间始带着风间久护逃至安全处。)


风间始:我们安全了。

风间久护:多……多谢少侠相救,请问少侠……(风间始紧盯着风间久护)我的脸怎么了吗?

风间始:很像……没有,我只是感觉你长得很像我一名过世的亲人。抱歉,突然说了奇怪的事情,你问我的名字,你怎么了?

风间久护:没……没事,你是东剑道的人吗?

风间始:你怎么会知道?

风间久护:因为……我……我……看你来的方向与东剑道方位接近,故做此猜测。你可知目前东剑道易主了?

风间始:坦白说我也正因此事困扰,听说有人重新复兴了东剑道。

风间久护:不就是东剑道之主风间久护。

风间始:他不是。

风间久护:嗯?

风间始:我听闻到部分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他……风间久护不会这么做。这次回去查看,看到一些熟人,他们原本可以过上平安退隐的日子,如今又被人拉出来卖命,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风间久护:那是他们基于自己信念而站出。

风间始:我明白,我也尊重他们的选择,但我记得父亲说过,比起虚名他更在意身边每一个人,因为他们才是东剑道的根本。他们已经因东剑道而遭遇一次灾难,如果再让活下来的他们又因为东剑道而亡,这违背了风 间久护的意念。所以我知道,他不是我的父亲。

风间久护:难道你……

风间始:对不住,我还要去找一个人,先离开了。

风间久护:请等一下。你的手……怎么了?

风间始:这……只是一个意外,已经不要紧。多谢……你的关心,你自己也要保重,请。(离开)



【海境•皇城周边•村庄】

村民甲:哼,就是你们,村庄早晚会被你们害死。

村民乙:对啊,死老头,快将鳌千岁赶走啦。

小河:你是在骂谁死老头!

村民丙:别跟他们啰嗦,直接打死他们。

溪伯:啊!

小河:不准你们打阿公,不准你们……千岁阿叔。

鳌千岁:寡人在此,还有谁要动手。

姑娘甲:(跪下)请你们离开村庄吧,拜托别害我们。我们也有家人,只想好好活下去,求你们了……求你们了。

村民甲:对啦,我们只是想保命,万一被发现你在此,那大家就没命了。

蜃虹蜺:(归来)千岁,鳍鳞会已冲过演图关,他们……

鳌千岁:(阻止)再一日,明日子时我们便撤出此地。溪伯,小河,走吧。


(屋内,鳌千岁看着桌上的馒头,忆起往事。)


(回忆:

八纮稣浥:千岁认为这……贫贱吗?(捡起地上馒头吃起来))

小河:千岁阿叔,这颗馒头你还没吃喔?这样肚子都不会饿吗?

鳌千岁:阿叔有武功,没这么快饿,小河饿了吗?

小河:这馒头是要留给阿叔吃的。

鳌千岁:小河你知道吗,若想保护他人,就要先衡量自己的能力。能力不足,有时伤害的只会是自己。

小河:小河不知道什么是衡量。

鳌千岁:哈,阿叔问你,日后你想成为怎样的人?

小河:嗯,当然是一名大英雄啊。

鳌千岁:你所说的大英雄能做什么呢?

小河:大英雄……能保护阿公啊。我说说而已啦,阿公常常说我们是波臣,就永远是波臣。不管多用功,多勤劳,最后都是一样,不像其他三脉……

鳌千岁:听你的语气,你很羡慕三脉之人。

小河:羡慕啊,若是鲛人就能做参谋,宝躯就能做将军,再怎么笨的人也都会羡慕。千岁阿叔,你说对吗?

溪伯:小河,你跟千岁胡言乱语什么。千岁,小河不懂事,冒犯勿见怪。不是跟你讲过了,一个国家要完整,有坐轿的大官,也要有抬轿的轿夫。做轿夫不可耻,大官没你扛轿就要自己走路,这会耽搁多少时间知道吗。所以啊,抬轿的也是英雄,如果大家都想做大官,你抢我夺,到时候就会内斗,这样国家就会大乱,我们就没办法过好日子了。波臣没什么不好的,没我们种田,其他三脉是要吃什么,这么粗浅的道理,为什么你就是讲不听,这样你跟鳍鳞会那群叛贼有什么不同?

小河:但是……阿公啊,旧年王上亲自颁发了推广墨学的诏令,还印制了很多墨学的书发到村子里,书册中不是这么写的。里面的文章我虽然看不懂,但是他有讲什么……兼爱,尚同,还有……

溪伯:什么歪书!胡乱写,墨子墨子,光听名字就知道黑漆漆,王上也真奇怪,发这种怪书做什么。我看鳍鳞会会造反就是因为看了这本什么歪书害的啦。

小河:喔。千岁阿叔,你与虹蜺阿叔真的明日子时就要离开了喔?

鳌千岁:寡人养好伤就会马上离开。

小河:为什么?

鳌千岁:为了保护你们。

小河:那这样,千岁阿叔答应我一件事情。

溪伯:小河,不可对千岁无礼。

鳌千岁:哈,无妨。说吧,只要能力所及,寡人都能允你。

小河:没什么啦,我做了一个香包,差一点就好了,我想送给千岁,所以说……香包还没做好之前,阿叔不能先离开。

鳌千岁:好,男子汉一言既出。

小河:四只海马都追不到。


【海境•紫金殿】


北冥异:什么?叛军冲过演图关,正往皇城逼近?再探!(侍卫领命离开)

露恒昭:(入内)为何那名士兵这么急?诶,允孝思?

允孝思:殿下。

北冥异:又上殿做什么,我有宣你们吗?

允孝思:微臣有要事禀告。

北冥异:难道你们真的不知叛军已经攻入演图关?有什么事情能比这个更重要?

允孝思:正好与前线有关,探子回报,京王殿下似乎不在前线。沿途探问,也未曾有人看到京王殿下再出皇城。殿下,这是怎么一回事?

北冥异:我怎知晓?你们既然能派探子,为何不派人支援前线?

允孝思:微臣担心皇城有乱,恐怕里应外合,让王措手不及。

北冥异:胡说什么!

允孝思:照现在这种情形,京王殿下算是失踪了,但……据微臣所知,先前京王殿下探访群臣,想查清宫内肃清行动是否遵行国法,京王殿下也因此握有一本联名奏章,内中群臣对殿下有所指谪,似乎对殿下不利啊。

北冥异:大胆!你敢怀疑我!

允孝思:微臣突然想到自左将军、右文丞因为顶撞殿下而被监禁,至今还没放出,他们……不会死在牢狱之中了吧?

北冥异:允孝思,你……

覆秋霜:(到来)如此就怀疑霄王殿下,太草率了。

露恒昭:雨相。

允孝思:想不到雨相亲自上殿,晚辈有礼。

覆秋霜:对老夫有礼,对霄王殿下却失礼。实际上,殿下早就察觉宫内暗流,甚至希望老夫出面一探虚实。

北冥异:雨相。

覆秋霜:殿下不用紧张,老夫既出面,自然在众人面前解除疑虑。何况允孝思乃故友之子,老夫也不希望你们发生冲突。

允孝思:雨相所说之暗流是?

覆秋霜:蛰伏冷宫的变数,未珊瑚。实不相瞒,日前老夫因临时有事未能赴冷宫之约。但如今前线危在旦夕,皇城绝不能成为隐忧,正好众人皆在殿上,不如一同探访冷宫,也好有个照应。

北冥异:冷宫重重把守,哪需要什么照应。

露恒昭:听说现在把守冷宫的人马由殿下亲自指派,更早之前好像还调过禁军严加看守。

覆秋霜:殿下如此有心,看来冷宫方面是老夫多虑了。

允孝思:未必然,若冷宫现在皆是殿下的人,那冷宫之内的状况怕是连皇城大部分的人也难以掌握。

覆秋霜:老夫与未珊瑚有未竟之约,既然众人有所疑虑,不如让老夫赴约,众人意下如何?

北冥异:没我的命令,谁敢探冷宫!

允孝思:殿下可能忘了,现在虽然找不到京王殿下,但要重新联名上奏并非难事。若群臣决议如此,难不成殿下要将奏章上所有的人名铲除殆尽?就让雨相亲自为我们解答,证明错的是我们,还是殿下。

覆秋霜:莫再争执,老夫曾获先王御赐殊荣,今国之将危,虽不能披甲驰骋沙场,终有一副将朽皮囊,鞠躬尽瘁。现在……正是不辱荣耀,为王尽一份心力的时刻。


(北冥异骑虎难下,只得带领众人一行同去冷宫。想起未珊瑚已逃,冷宫内只有北冥华的尸身,北冥异万分煎熬。正在此时,冷宫大门从内打开。)


未珊瑚:雨相,本宫在此久候多时。


【海境•演图关】


北冥缜:众军不可慌乱,避免战线分散。

皇城军甲:听殿下之令,众人守住啊。

狷螭狂:现在距离皇城不足三里,你们还守得住吗?

北冥封宇:你说呢?

狷螭狂:王。

北冥封宇:这一路战线,我军虽岌岌可危,尔等也非全无耗损。缜儿,辛苦你了。

梦虬孙:确实辛苦,让你们为我开道。

北冥缜:梦虬孙。

梦虬孙:最后的战场,王啊,你等许久了吧。

北冥封宇:本王知晓你会来,盗侠的事情……

梦虬孙:已经无所谓了。其实,我还要感谢你,是你让我明白虽然有相同的目标,这仍是背道而行的两条路,终究,我只能选择一条。你让我,在这条路上不再犹豫,不再有悔。为海境,为黎民,来吧。(拔刀)

北冥缜:父王小心,(欲阻挡)好快。

北冥封宇:今非昔比。

梦虬孙:哪一方面呢。


[毫无思索,不留余地,仿佛曾经情谊烟消,唯留无尽战场烟硝。]


梦虬孙:八景江湖•晴岚布天色。

北冥封宇:疏洪万古顺江河。

梦虬孙:无根水。

北冥封宇:你忘了镇海四权的优势。这道防线,你们越不了!

梦虬孙:是吗?(催动虬龙之力)

北冥封宇:你不问砚寒清在何处吗?

梦虬孙:王有王的安排 ,而我……也有我的决定。(现出沧海珍珑。)


(而战场另一端)

八纮稣浥:分兵而行,总有意外收获。

砚寒清:宗酋此举,不正是希望能多牵制一个人。

误芭蕉:表兄,王与殿下皆在最后防线。

砚寒清:我相信龙子也前往了。若宗酋折损在此,龙子再无后援。

碉命:宗酋小心。

八纮稣浥:瞒不过明眼人,相信你也知晓你有能力杀我。

砚寒清:能以身为饵算计鳌千岁,如此狠手不亲自一会,不安心啊。

八纮稣浥:而梦虬孙同样乐意你这么做。你听过镔铁吗?

砚寒清:龙子的兵器,就是镔铁所铸。

八纮稣浥:阳关道,求死剑,杀生刀,混天拐,沌王斩,洞庭韬光,我花费数多春秋,以口述指点不同工匠打造六器,你可知为什么吗?

误芭蕉:表兄,别听他废话,快将他杀掉。

砚寒清:你……在盘算什么?

八纮稣浥:久远之前,虬龙、螭龙,与鲲帝分庭抗礼,共治海境,但最终双龙断绝,鲲帝独尊。但其实,这并非自然消长。

砚寒清:(恍悟)哈?!你……

八纮稣浥:明白了吗?自结识梦虬孙、狷螭狂开始,我便致力于钻研镔铁铸术,这是被湮灭的历史中所隐藏的答案。姑且不论波臣,在海境现存三大脉当中,凡有宝躯血统便能加乘镔铁之力。


(主战场中)

梦虬孙:八景江湖•归帆定风波。嗄!

北冥封宇:观潮万世钦浪涛。


(战场另一端)

八纮稣浥:若为龙脉持有,正是鲲帝死克。


(主战场中)

北冥封宇:啊!(被沧海珍珑刺中)

北冥缜:父王!



【东瀛•东剑道】


红翎:还没醒来吗?

木魅:原来是你。

红翎:我走进来很久了。

木魅:有这回事?

红翎:我听说了他的身体状况,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木魅:那是其次。

红翎:啊?他还有其他问题?

木魅:他想死。连结妖界失败时,他不愿停止,那种感觉,好似他漂浮于大海上,却使劲加沉自己的重量。我不明白这种心情。

红翎:担心。

木魅:你说什么?

红翎:我也不明白他的想法,但我知道你在担心他,而不是好奇。有什么好想的,你能担心主公,就不能担心他吗?这又不是坏事。

木魅:也许吧,毕竟云外镜是重要的关键,不能不担心。倒是你找我何事?

红翎:主公下令,全面进攻西剑流。


【东瀛】

[荒野悄寂,是暴雨将临的宁静。黑暗中,人马杂沓。黑暗中,杀气浓厚。晨曦揭幕,战事开启。]


胧三郎:全军进攻。

赤羽信之介:全员前进。

东剑道众人:杀啦!

西剑流众人:杀啦杀啦……

刑跋:众人齐上,为哑冥报仇啦。

东剑道众人:杀啦!(落入陷阱)


(一旁高处,江宪龙一带领众人摆下箭阵。)


江宪龙一:放箭。


胧三郎:<先占地利,利用机关陷阱弥补兵力差距。>


上杉龙矢:你的对手在此。(对上霏泷)


出云能火:播磨流的妖道,看了就反感。

柴田道末:哼,安倍流,永远要臣服在吾之脚下。


胧三郎:<将令捉对,区隔战场,吾好奇的是……>


枭狱:竟然派我来对付这种小角色,还真是多谢你的多话,臭老头。(对上衣川紫、神田京一。)


木魅:最美丽的颜色,是由鲜血织染的红樱。

樱吹雪:啰嗦。


胧三郎:<我好奇的是动用这么多战力,留给我的对手,是谁?>是……你们两人。


(在战场中一路穿行的胧三郎,正面遇上赤羽与剑无极二人。)


胧三郎:吾对你很失望,赤羽信之介。(剑无极欲拔剑,赤羽却阻止。)

赤羽信之介:我们两人的任务,是保证无人干扰你的战事。而你的对手……(看向天空)

安倍博雅:口唱乾坤道非真,不似鸿儒不似僧。能断阴阳鬼神事,逍遥凡间诛妖人。(从天而降)


【不知名处】

天地不容客:那是……我。(追)无法追赶,动作与我一致,这是我的投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从后方的镜射,这是高人布置的迷阵,还是天然状况?(脚步声)谁?你怎会在此?

黑白郎君:吾还想问你为何在此。怎样,又想到什么了?

天地不容客:我们走向不同方向,却又碰头,这个空间是一个闭锁的世界,而且非常狭窄。

黑白郎君:有多狭窄?

天地不容客:你难道没看见?

黑白郎君:看见什么?

天地不容客:看到自己。

黑白郎君:哈,当然,直到今日,吾才看到败在我手下之人所仰望的是怎样的背影。

天地不容客:<这个人,当真没救了。>

黑白郎君:吾明白你的意思,这个地方狭窄到能看见前面的自己,啊。

天地不容客:你的伤,看来不轻啊。

黑白郎君:你的手,断得还够彻底吗?

天地不容客:好了,现在只有一个问题,要如何离开这个地方,忆无心还在等我拿镔铁回去。

黑白郎君:闭锁的空间是人力形成,或者是天然?

天地不容客:如果是空间通道,又通往哪里?中苗道佛鳞羽妖魔八界的通道皆不在此。难道是通往……第九界。

黑白郎君:无论通往哪里,前后左右皆无路,那就向天找路吧。

雪山银燕:行不通。

天地不容客:这声音……


[熟悉的声音,天地不容客意外非常,内心一阵激动。来者,果然是……]


天地不容客:银燕。(雪山银燕拿着镔铁出现)

黑白郎君:雪山银燕,你怎会在此。

天地不容客:你……(上前,银燕却急退。)为什么闪避?(银燕沉默)

黑白郎君:你的手上,镔铁。(抢夺,却直接穿过银燕的身体)不可能。(再试,同样结果)

天地不容客:你……怎会变成这样?

黑白郎君:天地不容客,你说这个地方狭窄得能看见自己,那……为何看不见他?


(天地不容客回头,却只看到自己与黑白郎君的背影。)


[预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二十五集——人鬼殊途。]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