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集数 第2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68968586
备注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二十一集 无声的雷鸣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胜龙寺】


(胧三郎卸下魔之甲,化为酒吞童子真身。)


胧三郎:来,别让我失望。

立花雷藏:废话真多,八雷荒殛。

胧三郎:只有这样?

立花雷藏:八雷同悲•泣雷血殛,破!

胧三郎:豁命一战,才有意义。

立花雷藏:杀!疾雷伏牙。战雷破晓。若雷驭天。


[连环三招,势如苍雷降大地,然而鬼之手只需——]


胧三郎:鬼气漩空。


[信手拈来,力压雷神。]


红翎:终究是低微的人族,在主公的异能前只能跪下。

胧三郎:任由疯狂的情感支配自己,练至这等极限,以天资低劣的人族来说,你值得赞许,但……沉重吗?这便是王者背负的天命,这就是你与我的差距。在这份重任前,你太渺小了。(重压之下,白夜丸艰难站起)嗯?

立花雷藏:别……开玩笑了,才这一点重量,也敢称重任?胧三郎,你真是脆弱。

胧三郎:如此悍勇,杀了确实可惜,但我不会对你有丝毫留情。(施加压力)


[正当无上气压要彻底粉碎肉身凡躯之时,]


立花雷藏:呃啊!不能……我……还不能……倒下啊!(雷能狂爆,地动天摇)

红翎:怎有可能!

胧三郎:完全雷化。

立花雷藏:死,我也要拖着你一起,杀!


[舍弃肉身,本能的搏杀,却是最纯粹的速度、力量。]


立花雷藏:杀啊!


[血,是血勇。痛,是痛快。不看过往,不问未来,唯有此刻,自己才有身为人的感觉。]


立花雷藏:天之禁绝,地之荒殛,八雷汇聚,呃啊!!!

胧三郎:毁灭与再生,八雷神,你值得此刀。(化酒天妖刀)

立花雷藏:神雷绝!

胧三郎:百鬼血辟。

立花雷藏:啊!(败,断一臂)


[残身浴血,随着逐渐停止的心跳,宣告着终点……将至。够了,足够了,此时只要合上眼,便能脱离痛苦的一生。但……]


胧三郎:为何还要挣扎?死,不就是你所渴望的?其实你的时间很早之前就所剩无几了吧,你争取的时间够多了。

立花雷藏:不对……(脑海中闪过一些人)不够……还不够……还不够啊!不准给我停下!(强行用雷能刺激自己的心脏继续跳动。)

胧三郎:你……你让我惊艳,但……人生如此痛苦活着,到底有何意义。

立花雷藏:因为我是……立花雷藏,要将周围一切,都拖入地狱!

胧三郎:九天鬼啸•斩惊雷。

立花雷藏:千鸟鸣,狂雷动,白夜晓时,血雷……亦至终。


[白夜一瞬,命有尽。]


立花雷藏:哈,哈哈哈……哈哈哈……(最后留恋的目光,却发现望月咲已臣服胧三郎。)


[只笑人间本无情。]


(月牙诚本欲用匕首毁坏立花雷藏尸身,被木魅拦下。)


月牙诚:这样太便宜他了。

红翎:够了吧,他是人族难得值得尊敬的武者。

月牙诚:他只是一个恶人。

木魅:这种行为没意义。

红翎:对啊,人都死了,这么做有何意义。

霏泷:为什么没意义呢?你们都不是受害者,凭什么替他判定什么才是意义。

望月咲:没错。人虽死,但尸体还有用处,雷藏在黑白两道都享有盛名,我建议将尸体吊起向世人宣示,杀鸡儆猴,扬名立威。

木魅:他是为了救你。

望月咲:是他自作多情罢了,现在我已经向主公投降,以后我们就是同志了。

红翎:我难得对人族的尊敬又被你消抹了,贱人。

望月咲:我这都是为主公设想。

木魅:主公,罂粟之语,慎思。

胧三郎:望月。

望月咲:主公有何吩咐。

胧三郎:治好木魅的万蚀毒,别做多余的事。

望月咲:是。

胧三郎:月牙诚,吾允你之事已经做到,你该专注做你的事情了。

月牙诚:哼!(负气离开)

胧三郎:将尸体安置好,并放出消息。

木魅等人:是。

胧三郎:<你是人世给我最好的礼物,立花雷藏。>


【东瀛•竹龙众】


赤羽信之介:身体没事了吧?

上杉龙矢:劳众人费心,已无大碍。这段日子多亏有你,竹龙众方能无失。

赤羽信之介:十八名流侵扰不休,你病体初愈,恐怕没太多休养的时间。

上杉龙矢:有你帮忙,这点我不担忧。

戮世摩罗:我麻烦你担忧一下,拜托。

赤羽信之介:戮世摩罗,你受伤了?

戮世摩罗:都火烧屁股该打包行李准备逃跑了,别这么悠哉好吗。

上杉龙矢:发生何事?

戮世摩罗:立花雷藏要带着玉龙坠去送死。


【东瀛•武林】


武士甲:听说了吗,立花雷藏与胧三郎决斗,被打死了。

武士乙:真的还假的?胧三郎有这么厉害喔?

武士丙:哈哈哈……血扇流作恶多端,这叫做天公有眼,恶有恶报啦。

众武士们:对啦对啦,死好应该啦。


【东瀛•血扇流】


(血扇流,部下向幻姬重子与立花樱二人传递噩耗。)

幻姬重子:啊!雷藏大人!

立花樱:<大哥……>


【东瀛•某处】


(胧三郎与众人正安葬立花雷藏,幻姬重子独自前来报仇。)

望月咲:小重子,火气何必这么大。

幻姬重子:为雷藏大人偿命来,呀!影舞。

望月咲:血刃咲花。


(两人死战数招,幻姬不敌。)


望月咲:既然你这么痴情,我就送你下去跟雷藏作伴吧。

立花樱:(到来)住手!

木魅:够了,听她们要讲什么吧。

立花樱:我来,只为带大哥回家。

幻姬重子:小姐。

立花樱:先生亦是天下名士,请莫要为难。

胧三郎:吾原本便没有为难的意思,留下雷藏就是准备等人带回。

望月咲:没错,若非我手下留情,重子早就死了。

立花樱:我保证她不再冲动。

幻姬重子:小姐!

立花樱:为了血扇流,你能做到吗?

胧三郎:那……人便随你带走吧。

立花樱:多谢。(抱起雷藏尸身)大哥,回家了。

胧三郎:立花樱,手无寸铁,深入敌境,吾佩服你的勇气,所以坦白告知你,吾所图者,天下霸业。今天让你带回立花雷藏,不代表对血扇流已无想法,与其日后干戈相向……

立花樱:血扇流是大哥毕生心血,不可能拱手让人。若然要我割爱,先生……请以性命来取。

胧三郎:吾明白了,请慢走,立花门主。

立花樱:请。

望月咲:哼!小丫头哪来自信。主公,我们不如趁势攻下血扇流。

胧三郎:有这必要吗。背叛者不可留,全力搜捕风间久护与戮世摩罗。

众人:是。


【东瀛•墓地】


(已是黄昏,幻姬重子撑着伞,与立花樱一起送立花雷藏最后一程。在墓地,两人一起整理雷藏衣冠与面容,最后将其下葬,立起墓碑。)


【东瀛•血扇流】


立花樱:赤羽先生,上杉先生。

上杉龙矢:樱姑娘。

立花樱:抱歉,今日樱恐怕不能招待你们。

上杉龙矢:我们明白。我们今日前来是有一事相谈。

立花樱:那可能必须请两位入内暂等,我有事必须先处理。

上杉龙矢:无妨。

立花樱:多谢。


(血扇流内,立花樱召集血扇流部众)


立花樱:各位,如今大哥已经不在了,我不像大哥那样厉害,往后,血扇流的处境势必十分艰难,所以若你们有人想离开,可以离开,立花樱绝不强留。但若有人愿意相信樱,立花樱在此拜谢。不用着急决定,你们可以先回去好好深思,再做决定。(众人离开)

上杉龙矢:樱姑娘,你这是……

立花樱:请问上杉先生,刚才欲谈何事?

上杉龙矢:(与赤羽交换眼神)立花雷藏已经不在,我们担心你们会有危险,所以想请你们随我们一同前往竹龙众,接受保护。

立花樱:我明白你们的好意,请容我拒绝。血扇流是大哥毕生的心血,立花樱有责任守护。

赤羽信之介:如果,有人想带走赤羽与亲人唯一的联系,赤羽也会做相同的决定,立花门主。(走了几步)我们走吧,血扇流不需要我们担心了。

立花樱:赤羽先生,血扇流与西剑流,而后……恩仇两结。


(深夜,幻姬重子呆坐房内,立花樱进来。)

立花樱:你没事吧。


(回忆:

立花雷藏:没事吧?)


幻姬重子:(捏紧手中锦盒)我……没事。


【海境•漫荒原】


黑白郎君:放下背上之人,受死来。

鳌千岁:寡人没时间与你纠缠。


[冲突爆发,局面僵持之间,忽然——]


(铅十三鳞上前捡起镔铁晶矿。)


黑白郎君:闪开!

鳌千岁:铅。

铅十三鳞:千岁,宗酋的毒拖不得。

黑白郎君:休走。(被铅十三鳞拦住)黑白郎君不杀不会武功的人。

铅十三鳞:千岁无意冒犯先生,他只是心急了。

黑白郎君:哈哈哈……他的情绪于吾何干,黑白郎君容得他在面前放肆吗。闪!

铅十三鳞:(受伤,仍不放弃)先生是矫矫不群的奇人,众生在你面前不过蝼蚁,但我们只是凡人,总有放不下的情感跟想护周全的人。

黑白郎君:嗯?

铅十三鳞:千岁无礼之处,铅代替千岁向先生致歉。铅愿以命相抵,只求三天平安。

黑白郎君:你愿意用生命只换他们三天的平安?

铅十三鳞:就算只多活一天都是好的,千岁对宗酋如此,铅对千岁与宗酋亦是如此。

黑白郎君:我看过愿意代死的忠仆,但无你展现的温情。你为他断后,他却弃你于不顾,值得吗?

铅十三鳞:只要知晓他们平安,天人永隔也值得。

黑白郎君:(拿过镔铁)黑白郎君不杀不会武功的人,你死之后吾必前来,希望他们好好珍惜你的生命,哈哈哈……



【海境•玄玉府】


(房内,八紘稣浥昏迷在床,鳌千岁一旁焦急不已。)


卫兵:禀千岁,方才府外有人紧急送来一盒,称是受上官先生所托。

鳌千岁:寡人没时间理会,内中是什么东西,打开后再来回告。还有,太医会诊,为何还未有消息,马上将人传来。

卫兵:是。

鳌千岁:一群无用之辈,无用之辈。

铅十三鳞:(回来)千岁,宗酋的伤势?

鳌千岁:那群太医看过了,正在讨论。黑白郎君没为难你?

铅十三鳞:老臣这种小人物,黑白郎君不屑杀。

鳌千岁:劳烦你了。

卫兵:启禀千岁,盒内是一尾死鱼以及蚌壳。

鳌千岁:死鱼,蚌壳,什么时候了,谁有心情猜他的心思,不用理会。太医呢?为什么太医还没来?

卫兵:这……这……

鳌千岁:讲啊。

卫兵:他们见药丸无效,都逃走了。

鳌千岁:什么!

铅十三鳞:千岁,冷静。

鳌千岁:冷静……冷静。

铅十三鳞:可有将宗酋的消息告知前线?

鳌千岁:马上传讯梦虬孙与统帅,全军退守漫荒原,暂缓进攻。

卫兵:遵命。(离开)

鳌千岁:府内药丹皆不能解此毒,铅,你说如寡人冒险用九炼烽火强行炼化此毒呢?

铅十三鳞:千岁万万不可,宗酋非练武之人,千岁修炼的珍珑霜焰太过极端,非常人能受。如果强行用来炼化毒素,宗酋甚有可能承受不了两股力量爆体身亡。

鳌千岁:爆体。(宗酋口吐毒血)稣浥!


【海境•】


[兵临城下,军势浩荡。玄玉府,鳍鳞会联兵进发,欲一举拿下演图关。忽然。]


蜃虹蜺:<是水火石。>缓。(大军停下)

士兵:报,后方传令,全军退守漫荒原。

昨颜非:统帅,要退吗?

传令兵:禀统帅,鳍鳞会中坚人马开始往漫荒原而退了。

蜃虹蜺:传吾将令,退守漫荒原。<既派兵传讯,为何还放水火石?是因设伏人马行军已远之故吗?还是……>昨颜非,命你率众退守,无吾将令不可妄动。

昨颜非:是。


(蜃虹蜺独身赶往某处。昨颜非领命退守漫荒原,却正面遇上皇城军。)


海境士兵甲:是玄玉府人马,他们要撤退,杀啊!

昨颜非:(杀敌立威)千岁用兵谁能预测,谁有胆量,寸进一步。


(这边,蜃虹蜺赶到某处)


蜃虹蜺:昔苍白率伏兵往沥同坡,依千五名兵卒的行军速度,早该经过此地,却没留下半点痕迹,你们在玩什么把戏?


【海境•边关】


(边关城墙上,俏如来远眺观察情势。)


俏如来:师尊说得没错,天运果然还是很重要。

砚寒清:这……不是天运吧。

俏如来:能出来吹风了。

砚寒清:别忘了,我也是太医令。演图关临近皇城只在一战之间,此战若败,我们就兵困围城。你成竹在胸模样,似乎早已确定会得手。

俏如来:这世上,有一定会成功的计谋吗?

砚寒清:有,符合了某种条件,计谋就一定会成功。

北冥封宇:(到来)俏如来。

砚寒清:王。

北冥封宇:砚卿免礼。俏如来,玄玉府与鳍鳞会停止进军了。

俏如来:我已知晓。

北冥封宇:这数日,本王表面沉着,实则夜不安眠。失去洄森岗的地利,只要演图关一破,皇城军将近等同战败。好不容易得到这喘息的机会,但是,这不是巧合吧。

俏如来:嗯,八纮稣浥负伤了。

北冥封宇:八纮稣浥受伤,你怎会得知?啊!是异儿留给你的阎王鬼途。但就算梦虬孙下令停止进兵,鳌千岁真会同意,如此大好良机?

俏如来:鳞王说反了,也许,为八纮稣浥而停兵的人,是鳌千岁。

北冥封宇:嗯?

俏如来:砚寒清,你有什么……(砚寒清不知何时已离开)

北冥封宇:砚卿大伤甫愈。

俏如来:个性没改。

北冥封宇:哈。

俏如来:而今虽得喘息之机,但战况对我们极为不利,可以说鳌千岁只要再得一胜,皇城军战败只是早晚的问题。

北冥封宇:内有鲛人为乱,外有强敌,面对鳍鳞会与玄玉府的联军,要取得反转之机,不易。但现在丝毫没反攻的机会,俏如来。(俏如来出神)俏如来。

俏如来:抱歉。

北冥封宇:你在想什么?

俏如来:我在想符合怎样的条件才能让计谋一定成功。


【海境•玄玉府】


梦虬孙:(冲入)八爪的!

鳌千岁:嘘,稣浥中毒虚弱,不可喧哗。

梦虬孙:(抓住鳌千岁衣襟)为什么宗酋会中毒?

鳌千岁:放手。

梦虬孙:听军营士兵说,你是最后一个被布置任务的人,也就是说,你是最后一个离开军营的人,对吧。

鳌千岁:放手。

梦虬孙:你明知道他没半点武功,为何没保护他,讲啊!

鳌千岁:寡人说了,放手!(推开梦虬孙)

梦虬孙:你……

鳌千岁:你没资格质问寡人。若不能解阎王鬼途的毒,现在就回漫荒原,别在此地添乱。

(两人争执间,八纮稣浥又是一口黑血喷出。)

梦虬孙:怎会这样?

鳌千岁:已经很多次了,再不设法解毒,那稣浥性命危矣。

梦虬孙:等一下,你说这是阎王鬼途所下的毒?

鳌千岁:是。

梦虬孙:让我来。(检查八纮稣浥状态)

鳌千岁:你要做什么?

梦虬孙:别吵,我曾看过砚寒清替俏如来解毒。

鳌千岁:你知晓怎么解毒?

梦虬孙:果然没错,这与俏如来当初所中之毒一模一样。

鳌千岁:那就快替稣浥解毒。

梦虬孙:砚寒清的药方我还记得,但麻烦的是……需要鲛人血液作药引。

鳌千岁:府内没鲛人一族。对了,你体内有一半鲛人血统。

梦虬孙:只有一半,你敢试吗?

鳌千岁:不能,寡人不能冒这个风险。

梦虬孙:那就只剩一个办法了,闯敌营取鲛人血,我即刻率兵前往。

鳌千岁:不行,率大队进发,必定会被发现。两军交战,未必能找到机会,一旦被拖延,稣浥便有性命危险。必须速战速决,在寡人尚未回来前,保住稣浥的性命。


(府内花园)


铅十三鳞:小贝,将府内剩余卫兵分成四班每三个时辰交换一次,严加戒护府内外,再派一波人出府延请大夫。注意,此事不得声张。

小贝:是。

铅十三鳞:(一道人影急速闪过)是千岁。啊!(被人从背后搭住肩膀)




【海境•冷宫】


未珊瑚:身为一名皇子,数度造访冷宫,不怕旁人闲话?

北冥异:对方持续进逼,虽没进一步线索,但可疑者,我仍能借口肃清,却始终不及畏罪自杀的人数。

未珊瑚:多少?

北冥异:十人有余,遍及内政、内务、王下御军等,已引起人心惶惶。

未珊瑚:显见慢墀夫之亡并不是最极端的一步。

北冥异:人数一增,便有多余联想,我怕二皇兄忍不住反而拖了后腿,导致全盘皆乱。

未珊瑚:而你无法肯定作手的人是那群畏罪自尽者身旁的辅臣。也许你的怀疑失准了。

北冥异:娘娘可知,同一类人会有某种程度的心照不宣。

未珊瑚:若你肯定幕后黑手的身分,为何不够果决。本宫相信,你没将所有的势力转交俏如来。但为了取信王与俏如来,你也不能保留太多。只要踏错一步,你便筹码穷尽,孤立无援。

北冥异:那我要赌吗?或者该问,值得我赌吗?

未珊瑚:自华儿被带回宫内,你便早无退路。遥想你逼杀华儿东窗事发,华儿对你的成见再难抹灭。听闻雨相出使鳍鳞会保下华儿,此等恩情,华儿必铭记在心,任你舌灿莲花,也难动摇华儿立场。这杯茶,已经冷了。

北冥异:(接过)再冷,也要饮下。



【海境•凉巳阁】


(一群杀手闯入凉巳阁,伴风宵手刃数人。)


覆秋霜:留活口。(两名杀手竟自杀自爆)小心。(溅出的血剧毒。)

伴风宵:啊,多谢师尊。

覆秋霜:(逃脱一名杀手)宵小之辈。

伴风宵:想不到真被师尊料中,竟有人来犯凉巳阁。

覆秋霜:抱歉,在你奔丧期间,老夫却请你过来协助。

伴风宵:若非师尊协助,家父后事必会办得更加仓促,徒儿,铭感在心。

覆秋霜:有答案了吗?看来令尊与其他大臣之后便轮到老夫了啊。

伴风宵:杀人灭证,伪装成自尽身亡,残毒的手段。

覆秋霜:说来惭愧,老夫与令尊不算熟悉,因此在第一时间并未怀疑畏罪流言,但……在令尊与远瓢东之后,因此身亡的人数增加了,还是在霄王殿下整顿朝纲的当下。这不禁令老夫担心,是否有人会趁此机会,行此暗诡之事,铲除政敌。


(回忆:

北冥异:那是非常精良的暗杀部队,俏如来竟能逃过。

伴风宵:那群人是殿下派的?

北冥异:一群衷心的死士,你们在明,他们在暗。)


伴风宵:徒儿还记得,先前未贵妃中毒,一个曾经服侍婷妃娘娘的宫女也畏罪自尽。

覆秋霜:皆与霄王殿下有关,难道这次是针对霄王殿下?

伴风宵:徒儿想……不是。

覆秋霜:若你对令尊的死因无法释怀,不如探问其他受害者的家属。

伴风宵:嗯?

覆秋霜:老夫不能确定这些推论是否正确,只能提供这个方法。众多家属当中,也许有人真的相信自己的亲人有罪,但也许,有另一群人对此事存疑却无头绪。

伴风宵:是啊,确实……是一个好方法。

覆秋霜:若能搜集证据,便能让王定夺,或者向霄王殿下、京王殿下请示,让他们做主。

伴风宵:殿下……师尊,徒儿该离开了,请保重。

覆秋霜:放心,老夫能自保。


(皇城内)


伴风宵:冒昧叨扰,请问是谧公戚的眷属吗?

谧公戚亲眷:你是……

伴风宵:在下疏尘拂雨伴风宵,家师与谧公戚乃旧识,所以在下特来致意。

谧公戚亲眷:原来是雨相的学生,我记得令尊是……

伴风宵:慢墀夫。

谧公戚亲眷:那你不是应该正在奔丧?

伴风宵:为了家父,我特为查案而来。

谧公戚亲眷:查案?

伴风宵:我只问一句,你们认为谧公戚该死吗?我听说了他被判斩立决的理由,但你们认为此罪是否成立?

谧公戚亲眷:你想说什么?

伴风宵:如果这一切是一桩阴谋……


(伴风宵四处走访游说死去朝臣的家属)


伴风宵:父亲,孩儿绝不会让你蒙受不白之冤,这个公道,我会……亲手讨回。


【海境•监牢】


午砗磲:唉,都被关这么多天,不知道外面怎样了。

申玳瑁:霄王殿下太过分了,午砗磲,都是你那时阻止我反抗。

午砗磲:这件事情你每天都要抱怨一次。啊,京王殿下。

申玳瑁:殿下你回宫了,太好了。

北冥华:我已经回来一段时间了,你们还好吗?

申玳瑁:殿下可知霄王殿下他……

北冥华:哼,他太过分了!这几日还不断肃清朝中大臣,加上畏罪自杀的都已经十几人了。所以我来……

申玳瑁:是来释放我们的吗?京王殿下,现在就指望你主持大局了。

北冥华:来问几个问题。

申玳瑁:殿下不将我们放出去?

北冥华:我也很想啊。


(回忆:

北冥异:我也很想说,若二皇兄能控制左将军、右文丞,那将他们放出有何不可。但……我太了解皇兄你了。)


北冥华:哼,我等一下就叫人释放你们。


申玳瑁:多谢殿下,那霄王殿下方面要怎么处置?

北冥华:我正想问,当初异弟颁下圣旨时,你们都没有异议吗?

午砗磲:有啊,但马上就被霄王殿下叫人关押了。

北冥华:为何不反抗?

申玳瑁:微臣有反抗,但是……午砗磲阻止我。

午砗磲:这……

北冥华:抓到了,你是异弟的共谋。

午砗磲:冤枉啊,微臣只是顾忌霄王殿下的身份,而且这道圣旨符合鲛人一脉的意思,真的吵起来,我们未必能占上风。

北冥华:所以就阻止左将军反抗。

申玳瑁:午砗磲,难道你真的有问题?

午砗磲:怎会连你都这么讲啊,我若是共犯,被关起来不是很奇怪。

申玳瑁:说不定是故布疑阵,这样你才不会被怀疑啊。

午砗磲:你讲这什么话啊。殿下,别听他乱讲。

申玳瑁:不管了,殿下,快将我们放出,这样我们……殿下……殿下!(北冥华径直离开)

午砗磲:不是要释放我们吗?殿下!

申玳瑁:都是你啦。

午砗磲:明明就是你先吵的。


(离开监牢,回宫的路上。)


北冥华:<一次关押两名重臣,不合常理。若只关押有反抗的左将军,那右文丞便有可能被归在异弟的势力。异弟平白无故放弃对自己有有利的选项,不似往日作风……>难道,他是为了保护左将军、右文丞,避免父王回朝时被牵连问罪?这不可能啊,我认识的北冥异应该是心狠手辣、弑亲诛友的小贱人,怎会这么为人着想。<但异弟既然假传圣旨,又肃清朝野,目前所有身亡者皆是鲛人。若他想巩固势力,怎会做出这等没经大脑的事情。难道,他真正在计划的是为父王甚至海境好?>不可能,若是这样,他应该要找比他多谋的我商量啊。不敢让我知道,一定是怕我的聪明才智识破他的阴谋,嗯嗯嗯……

伴风宵:(来到)参见京王殿下。

北冥华:我记得你,你是异弟的谋士。

伴风宵:原来殿下还记得在下,唉。

北冥华:为何叹气?

伴风宵:家父……

北冥华:喔,节哀,再见。

伴风宵:且慢,比起现在朝中风声鹤唳,这只是小事。眼下对霄王殿下的作为,难道都没反应吗?

北冥华:我没心情讨论这个问题。

伴风宵:但是……

北冥华:好了,你不是跟异弟很熟,自己去问他就好了。现在叛军都要打到城门口了,别用这种小事来烦我。(离开)

伴风宵:哼,不成气候的京王。没关系,就算没你搅局,我也能成功。


【海境•冷宫】


未珊瑚:脚步声,沉重了。(北冥异走进,坐下。)替你惋惜。

北冥异:你知晓结果了?

未珊瑚:若刺杀成功,何必再踏入冷宫。

北冥异:本以为雨相老迈,就算有自保能力,也难逃阎王索命。

未珊瑚:你认为他察觉是你手笔的机率有所少?

北冥异:若他真是阴谋者,我已无退路。

未珊瑚:你当真没退路了。

北冥异:嗯?

未珊瑚:是时候……放本宫离开了。


【海境•演图关】


[心焦如焚,鳌千岁提元急驰,白色火焰惊掠长空,直向演图关。]


鳍鳞会部众甲:那是什么啊?

鳍鳞会部众乙:好快的速度啊。

昨颜非:白色火焰,啊,是千岁,那是敌营的方向。


(皇城军驻扎处)


皇城军士兵甲:启禀将军,有敌人侵入。

误芭蕉:什么?为何探子没发现来者?

皇城军士兵甲:只……只有一个人。

误芭蕉:啊?

鳌千岁:误芭蕉,鲛人一脉,甚好。

误芭蕉:来人,快擒下。

众士兵:杀啊,杀啊……

鳌千岁:退下。

误芭蕉:啊!

鳌千岁:受死。(绝命一掌,被砚寒清拦下。)

砚寒清:快放手。(两人交手,误芭蕉受伤吐血,鳌千岁亦受砚寒清一掌)

鳌千岁:九炼烽火•明阵封晦,(水火石收集误芭蕉鲜血)离开。

众士兵:阻止他!啊!

砚寒清:表妹。

误芭蕉:为什么,又是你……救了我……(晕倒)


【东瀛•西剑流】


剑无极:你说什么?他不是银燕?

古辰雅久: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但他确实我的儿子,古辰雅彦。当年一群阴阳师为了逼我拆解魔之甲,用极端残酷的手段,对他的身体与心智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多年来我一直找不到让他恢复的方法,直到那一天,你们两人找上蒙陀山。

安倍博雅:所以,当日你不惜欺瞒胧三郎也要护我们周全,只是为了骗我们帮你的儿子恢复原貌。

古辰雅久:你是安倍流的术者,我想也只有安倍流的阴阳师才能解开安倍流的诅咒。抱歉,利用了你们对银燕的感情。

剑无极:这不可能,如果他不是银燕,为何毛发之下的面容会跟银燕如此相似?对了,同心石,霜,你不是说同心石曾经有过反应吗?既然如此,代表他就是真正的银燕,对吧?

雨音霜:这……同心石,只在数个月前发生过一次短暂的反应,而对他……

剑无极:一定是他的同心石不见了,不知道落在什么地方,一定是……

雨音霜:除了同心石,其实这数天的相处之中,他给我的感觉也与银燕不同。我本来想提醒你,但是……抱歉,我应该早点讲的。

剑无极:怎……怎有可能,为什么……

古辰雅久:听过山童跟觉吗?

安倍博雅:两者皆是传闻中住在山上,形似猿猴的妖怪。一者力大无穷,一者识读人心,共同的特点便是善于模仿。

古辰雅久:雅彦身上有一半妖族血统,拟态模仿本是他的得意把戏。数个月前,蒙陀山一次异常的地气喷发,他被一股古怪的魔气喷中,之后便一直是这个模样。

雨音霜:数个月前,莫非与同心石感应到银燕是同一个时间?

剑无极:(瘫倒)他不是银燕,地气喷发……那真正的银燕莫非还困在……困在……

雨音霜:剑无极。

安倍博雅:大哥。

樱吹雪:(与出云能火到来)我只想知道为上杉龙矢疗毒、矢言退隐江湖,是真心诚意或者又是手段。

古辰雅久:樱……

樱吹雪:回答我!

古辰雅久:这点我没必要欺骗。

樱吹雪:好。(示意)

出云能火:祭坛已经布置完成,请众人移驾,准备进行净化仪式。

古辰雅久:你们……你们还愿意……

安倍博雅:十狱渡生阵是最惨无人道的刑求,无论什么理由,即便是妖魔也不应该蒙受这种对待。安倍流先人所造的孽,就由后辈来弥补吧。(扶着古辰雅彦)希望这样可以削减一点你对阴阳师的恨意。

樱吹雪:你倒是隐瞒的真好,相识多年,不知道你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古辰雅久:我……我没想到……没想到他们会……

樱吹雪:其实,无需谎言,只要你开口,他们同样会帮你。走吧,仪式就要开始了。

(众人聚集在祭坛处。)


古辰雅久:剑无极,对不住。

剑无极:是我一厢情愿误会,怪不得谁。

神田京一:好像要开始了喔。

安倍博雅:师兄,准备好了吗?

出云能火:开始吧。


[为救治古辰雅久之子,出云能火、安倍博雅联手催动法诀,霎时风云变色。]


安倍博雅:术倒阴阳,咒逆五行。

出云能火:转神变鬼,起死回生。

安倍博雅&出云能火:十转回生阵,启!

神田京一:好像成功了。


[逆行法阵开启,众人凝神待变,屏息一瞬,忽闻熟悉之声。]


古辰雅彦:雪花伴孤云,山白不知春。

剑无极:这是……

古辰雅彦:银庄蜘蛛恨,燕城无情君。

剑无极:银燕!

安倍博雅:啊,他真的是银燕!你真的是……(走近)

剑无极:雪山银燕,笨牛!(飞扑上前)

古辰雅久:别靠近他!

安倍博雅:啊!(被重伤)

古辰雅彦:银燕银燕,吵死人了。(又是一掌)

剑无极:(接住)安倍!

安倍博雅:大哥,他……他不是……不是……(晕倒)

剑无极:安倍……安倍!

古辰雅彦:(化为原貌)谁是雪山银燕。老头难道没跟你们讲我的看家本领是什么?

古辰雅久:雅彦。

古辰雅彦:老头,好久不见了。还有,别叫我那个名字,叫我……枭狱。


【海境•玄玉府】


梦虬孙:(焦急)还没回来吗?

鳌千岁:(回来)寡人已取得鲛人血。

梦虬孙:你受伤了。

鳌千岁:这都不重要,解药准备好了吗?

梦虬孙:在桌上。(鳌千岁将血滴入药中)成了,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鳌千岁:退开,让寡人来。(端药给宗酋喂下)没事了,寡人说过,在海境,有寡人便有你。

八纮稣浥:皇渊……


[突然!]


(八纮稣浥一口毒血喷在了鳌千岁脸上,剧毒烧坏鳌千岁双目。鳌千岁正痛苦不堪时,一把剑直穿心脏。)


鳌千岁:稣浥,啊!

八纮稣浥:一切只能怪你太过痴迷。


[预知极端详情,请继续收看《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二十二集——毒解真心。]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