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集数 第1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67663273
备注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十四集 双龙决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海境•】


[龙力解放,伤躯痊愈,目睹盗侠尸身的梦虬孙悲怒裂心,挟带失控的……虬龙之力。]


狷螭狂:快停手!(狂暴的梦虬孙已听不进任何话语)<不行,这力量……>

梦虬孙:想压制我,做梦!八景江湖•晴岚布天色。


[剑威必杀,不留生路,眼见守势再无作用,狷螭狂弃单拐,一剑惊尘!]


狷螭狂:古岳剑法•狱擎北云。<梦虬孙的武学程度与先前不同了。>

梦虬孙:原来这就是你的底牌。你还有什么没讲的?

狷螭狂:梦虬孙。

梦虬孙:八景江湖。

狷螭狂:古岳剑法。

梦虬孙:晚钟荡回梦。

狷螭狂:钟响南屏。

(两人强招相对,一时竟不分伯仲。)

梦虬孙:哼!

(洞庭韬光出鞘,重伤狷螭狂。只见梦虬孙头上龙角闪闪发光,狷螭狂挟带威势的一掌分开二人。)

梦虬孙:嗄!

狷螭狂:<他的力量还在增强,不对,再这样下去他会……>梦……梦虬孙,别再战了,别让虬龙之力失控。

梦虬孙:早就……控制不住了。但身体再痛,痛不过心。

狷螭狂:你会死啊。

梦虬孙:我在乎吗?我不在乎,嗄!这世上有比死更痛苦的事情。(攻击)

狷螭狂:<好快!>

[讶异,是因眼前面孔的极速变化。讶异,是因宁愿自毁的仇恨决心。第一次,狷螭狂后悔了,为何自己的坚持却成为无辜之人的修罗炼狱。]


狷螭狂:梦虬孙,快停下。

梦虬孙:嗄!

狷螭狂:古岳剑法•平湖秋光。

梦虬孙:哈哈哈……八景江湖•秋月共潮生。

(两人缠斗,难分难解。梦虬孙控制不住内心杀意,狷螭狂抵挡不住狂烈攻势。)


梦虬孙:杀……杀……杀杀杀……杀啊!


[完全失控,豁命相搏,是因伤心绝望的人决意绝情绝命。这一刻,同样在绝路上的另一个人,誓与阎罗抢命,只为一丝愧疚之情。]


(回忆:

修儒:残雪封桥虽然让整套剑法更为周全,练法却与入手总决有所差异,记得改用绵劲。有时间,我会设法修补你受损的经络。)


狷螭狂:<修儒,多谢你。若罪者还有命回去……>古岳剑法•残雪封桥。


[名招再现,剑芒宛如雪光反射,剑柔似针穿引,劲力无孔不入,直逼疯狂虬龙。]


(洞庭韬光脱手,梦虬孙摔倒在地,狷螭狂弃剑用拳,欲用龙之力令梦虬孙冷静。)


梦虬孙:杀……杀……

狷螭狂:控……控制不了,太迟了吗?不行,不能放弃,拜托你,梦虬孙,快……回来啊!


(意识世界:

缺舟一帆渡:八部护持,龙众归位。)


狷螭狂:成……成功了,终于……

梦虬孙:我……没死。

狷螭狂:就差……一点。

梦虬孙:你也……没死。

狷螭狂:是罪者……该死。

梦虬孙:那刀叔……也该死吗?该死吗……(晕倒)

狷螭狂:都是……罪者。(倒下)对不住……梦虬孙……



【海境•高崖之上】


(回忆:

上官鸿信:你的赌注,我接受了。我只有一个问题。

俏如来:什么问题?

上官鸿信:在欲星移、炽阎天之后,谁是我选择的……下一个英雄。)


上官鸿信:可惜这一次你还是没猜中。


【海境•边关】


俏如来:鳞王终于回来了,还有京王殿下随行。

北冥封宇:抱歉,耽搁了一点时间。

覆秋霜:(进入)太好了。

北冥华:雨相。

覆秋霜:听闻王与京王殿下返营,老夫特来确认。俏如来,多谢你此次运筹帷幄,老夫拜服。

俏如来:若非雨相出使鳍鳞会,此计也难发动。对了,狷螭狂呢?

北冥封宇:这就是本王现在才回来的原因,本王听华儿说雁王中途拦截,狷螭狂便让华儿先离开了。

俏如来:雁王。

北冥封宇:嗯,本王依照华儿所说返回原地查看,但现场不见雁王与狷螭狂,更无打斗痕迹。

覆秋霜:老夫相信狷螭狂。

俏如来:但不知为何,有不好的预感。

北冥封宇:说到预感,本王遇上华儿时,海皇戟突然莫名躁动。

俏如来:是无根水吗?

北冥封宇:你也察觉了。

俏如来:锋王殿下回报军情时,也提到了这个状况。难道战场上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

北冥封宇:意料之外……

北冥华:父王怎么了?

覆秋霜:王有何顾虑?

北冥封宇:唉,还记得你交托之事吗?

俏如来:鳞王遇上了?

北冥封宇:正是盗侠。

俏如来:那……啊!(大惊)

北冥封宇:本王有负所托,盗侠,力战身亡了。

北冥华:啊?<他……死了。>

俏如来:盗侠临终之前可有遗言?

北冥封宇:他提到不能让梦虬孙与……苍白老小,应该是这个名字。

俏如来:苍白?是锋王殿下提过的昔苍白吗?

北冥封宇:应该是吧,盗侠说,不能让他们相残。

俏如来:还有其他事情吗?

北冥封宇:他还提到一个本王找寻很久的人,真的太久……太久了。

覆秋霜:找寻很久,难道?

北冥封宇:恰如雨相所想,正是玲姬皇姐。盗侠最后说了小屋,但本王不明白,这到底有何关联?难道是皇姐失踪这么久,是被鳍鳞会所囚禁?

北冥华:不是这样。

北冥封宇:华儿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北冥华:父王,儿臣……有事禀报。(讲述)



【海境•鳍鳞会】


梦虬孙:刀叔!

紊劫刀:是刀兄啦。

(紊劫刀正待上前,突然出现的鳞王用海皇戟刺中紊劫刀。)



(房内,梦虬孙昏睡在床,被此噩梦惊醒。)


惭参:清醒了吗?(梦虬孙不语,八紘稣浥进来)宗酋。

八紘稣浥:没你的事了,先在外面等待吧。

(惭参离开,梦虬孙挣扎起身。)

八紘稣浥:你还有伤在身,不用勉强。双腿痊愈不代表你有恣意挥霍的本钱,好好保重。

梦虬孙:为什么刀叔没跟着撤退?(宗酋不语)你害死了刀叔!

八紘稣浥:那为什么伯父在战场时有一连串反常举动。这一切,本不该出错,是你,你到底向伯父说了什么?害死伯父的,是你。你不问狷螭狂怎么了?

梦虬孙:哼!

八紘稣浥:想看伯父,惭参就在门外。(离开)



(屋外)


碉命:宗酋。

八紘稣浥:众人安置得如何?

碉命:有酒螺协助,全部妥善了。幸好宗酋所拟定的撤退路线让敌军难以追击,但先前怎没听宗酋提及?(宗酋不语,拿出一张纸)宗酋?

八紘稣浥:总算有一点诚意。若梦虬孙想去看盗侠,不用拦他,带他去便是。

惭参:是。



(另一处房间内,昔苍白看守着受伤的狷螭狂。)


八紘稣浥:醒了?与梦虬孙同样,龙之力,令人刮目相看。

狷螭狂:梦虬孙人呢?

八紘稣浥:(对昔苍白)守在门外就好。

昔苍白:我担心他动手。

八紘稣浥:放心,让我与他一谈。(昔苍白离开)

狷螭狂:遣人离开,是有什么不能讲开的秘密吗?

八紘稣浥:减轻你的压力,让你平心静气与我谈话。

狷螭狂:落在你们手上,要杀要剐,罪者悉听尊便。

八紘稣浥:真要杀你,当你睁开双眼,该是在监牢之中。

狷螭狂:疾行撤军,监禁也只能将就吧。

八紘稣浥:让你失去自由就够了。

狷螭狂:你到底要什么?

八紘稣浥:我要的一向很简单,就如你一样。但你千不该万不该,联合未珊瑚过河拆桥,逼鳍鳞会与鳌千岁合作。今日的局面,是你一手造成。

狷螭狂:那就找罪者讨,与梦虬孙何干。

八紘稣浥:我说了,与鳌千岁合作是迫于形势。但最终,我还是需要一个贱族登上王位,这才是彻底推翻阶级的方法。

狷螭狂:你又想利用梦虬孙。

八紘稣浥:最后的局面必然对他有利,这是为他好。

狷螭狂:够了!放过他吧,你要贱族,罪者可以代替他。

八紘稣浥:那就看他最后的选择是什么了。

狷螭狂:相信罪者,你不能让梦虬孙称王。

八紘稣浥:说服我。

狷螭狂:因为盗侠。(画面转向梦虬孙去看紊劫刀)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回想雁王拦路,罪者便确定了。不只雁王,甚至你,鳌千岁,早就预料到这个结局。



(紊劫刀尸身已被整理,梦虬孙伤心落泪。)


梦虬孙:刀叔……

惭参:我在外面等你。(离开)

梦虬孙:为什么我相信的人最后都离开我了,用不同的方式。但刀叔,为什么只有你是选择这种方式。(跪下)


(回忆:

上官鸿信:从未正视自己的责任,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梦虬孙:因为我知晓,我的能力不强,才想仰赖他人的力量。


(回忆:

上官鸿信:你当然可以怪他们,不承认搅乱海境的真正源头就是你。)


梦虬孙:我放弃原则让外人插手,局面却失控了。


(回忆:

上官鸿信:你还相信俏如来。)


梦虬孙:相信,当然相信,我……确实相信了。


(回忆:

上官鸿信:墨家的准则。)


梦虬孙:一视同仁的舍得……不只一个人。(站起)



(画面回转狷螭狂与八紘稣浥处)


狷螭狂:若你扶他上位,待称王之日,他,必会杀你。不用罪者提点,他早晚也会想通一切。放弃他吧,选择罪者,至少,还在你的掌控之中。

八紘稣浥:我不在乎。这条命,本就属于鳍鳞会,属于太虚海境的子民。

狷螭狂:他未必会答应你。

八紘稣浥:我可以等,因为无论你或者他,早就失去选择的权利。(正待离开)忘了告知一事,前方传来消息,你未返北冥封宇阵营投靠鳍鳞会的流言,已在皇城蔓延,朝中一片群情激奋。鲛人一脉真是不安份啊。

狷螭狂:是你……

八紘稣浥:心心念念重审案卷的你,终究只能选择鳍鳞会,就算不为你自己,那……顾虑梦虬孙吧。


【海境•浮情道】


梦虬孙:天涯逆子乞行踪,笑讽王孙畏吉凶。远浦三更收宝剑,平沙一夕怒虬龙。

昔苍白:(警戒)<杀气。>

八紘稣浥:你想收谁的剑。

梦虬孙:残害无辜之刃,我,全收了。

八紘稣浥:好大的口气。

梦虬孙:你也很有胆识,鳍鳞会兵败撤出原地,这处浮情道,可是随时都在敌军的掌控之内。

八紘稣浥:当初,我在此地听到一个期盼已久的答案。

梦虬孙:如今,这个答案,不变。

八紘稣浥:虬龙遍体鳞伤,气焰却不同以往了。

梦虬孙:与其将牺牲的权力交给他人,虬龙不如成为真龙。让我来决定,谁该牺牲,谁该存活!(召出洞庭韬光)我要鳍鳞会,将我送上太虚海境王权之极。现在,你的决定。

八紘稣浥:(示意昔苍白放下警戒)得君一诺,八紘稣浥率鳍鳞会生死相随。

梦虬孙:听清楚了,我要的,只有鳍鳞会,不包含鳌千岁,有他,没我。

八紘稣浥:我明白。

梦虬孙:除了鳌千岁,不属于海境的人,同样,不留。


【海境•鳍鳞会•小屋】


北冥封宇:<鳍鳞会撤离原地之后,此处便没人了。>那是,(发现博古架上的骨灰坛)皇姐,愚弟终于找到你了,终于……(带走骨灰坛)让愚弟带皇姐回去吧。


【海境•边关】


北冥华:父王。

北冥封宇:是华儿。

北冥华:皇姑……终于回来了。

北冥封宇:嗯。真想不到,盗侠竟会将皇姐的骨灰保存至今,本王还以为他们痛恨皇室的人。

北冥华:听盗侠讲皇姑好像是特例,鳍鳞会很少人知道的样子。

北冥封宇:玲姬皇姐贤淑沉静,与瑶妃倒有几分相似,想来是这种浑然天成的待人风范,让盗侠也不敢轻犯。

北冥华:儿臣不认为缜弟的母妃与皇姑相似。皇姑就是皇姑,独一无二的温柔皇姑。

北冥封宇:你的皇姑离开时,你尚年幼,对她还有印象?

北冥华:呃,父王跟皇姑的关系,应该很好吧。

北冥封宇:怎会突然这么问?本王与皇姐同胞而生,自是相处融洽。

北冥华:哈,儿臣就知父王跟皇姑的感情这么好,一定是那个盗侠乱讲话。

北冥封宇:你说什么?

北冥华:没有啦,就先前儿臣被困鳍鳞会的时候,盗侠乱讲皇姑是被我们皇室害死的。还说皇姑不想回来,听他在骗鬼。(北冥封宇沉默)父王?

北冥封宇:其实,本王能体会盗侠所说。

北冥华:啊?

北冥封宇:未姓四姐妹的事情,你们兄弟皆耳闻过吧。

北冥华:四姐妹……是皇渊皇叔、梦虬孙他们母亲那边的事情。

北冥封宇:这四姐妹,一人成为你们皇祖父的妃子,也就是鳌千岁的母妃。一人与卸任统帅螺武缨结缡,其子便是蜃虹蜺。另外两人……

北冥华:儿臣知道,触犯海境阶级禁忌,一个跟鲛人结合,生下梦虬孙。另外一个人与波臣相恋,结果被皇祖父发现,听说还有一个未出世的杂种(鳞王面露不悦)胎死腹中。

北冥封宇:华儿!(北冥华自知失言)但你却不知,玲姬皇姐曾经力谏,讨保触犯禁忌的众人。

北冥华:不可能,皇祖父的个性众人皆知。再者,皇姑虽然贵为皇室,但身为女性,在朝中并没建言的余地。

北冥封宇:所以,玲姬皇姐在紫金殿之前跪了三天三夜,最终不支,却也免不了被父王惩处。但就算杖刑临身,玲姬皇姐也从未哀嚎一声。

北冥华:皇姑竟然这么硬气。

北冥封宇:但本王明白,皇姐的不屈,是对陈规的不满。毕竟,未出世的孩子总是无辜啊。

北冥华:听起来,皇姑好像跟宝躯一脉关系不错。

北冥封宇:不只你的母后与那未姓四姐妹,鳌千岁身边的铅十三鳞也与玲姬皇姐熟识。

北冥华:哦?

覆秋霜:(匆忙入内)参见王,京王殿下。

北冥封宇:雨相为何这般匆忙。

覆秋霜:老夫收到消息,宫内盛传流言,狷螭狂背信投靠鳍鳞会,群情激奋难以遏止。

北冥封宇:啊?


【海境•小路上】



俏如来:(行色匆匆)<希望你能再见我一面,梦虬孙。>

砚寒清:<是俏如来。>(俏如来没有看见砚寒清,一心赶路。)俏如来,你神色如此匆忙,要去哪里?

俏如来:我……

砚寒清:怎么了?


【东瀛•竹龙众】


上杉龙矢:(打开箱子屉,空无一物。心内复杂,只有苦笑)哈哈哈……

江宪龙一:(与赤羽一同入内)伊藤刚走不久,我去将人追回来。

上杉龙矢:半路劫杀,不是更坐实罪名。(江宪无奈)赤羽先生,你说吧,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赤羽信之介:他们会凭借信中的内容颠倒事实,新仇旧怨,一并论处,将所有罪名推至你身上,你之名声扫地,而胧三郎将受拥护。

上杉龙矢:吾确实有罪……确实有罪。

江宪龙一:伊藤先生怎能这么做,他可是大人的朋友。

上杉龙矢:十八名流,已经不需要上杉龙矢这个朋友了。

江宪龙一:但他们也是共犯,大人可以据理力争,抗辩到底,我相信天下人不会因为片面之词就抹煞大人这几年的付出。(上杉沉默)上杉大人,赤羽先生,什么你们都不讲话。

赤羽信之介:对群众而言,片面就够了。

上杉龙矢:群众需要的本就不是大是大非,他们要的是一个能让他们迅速了解,引爆,围剿,给自己站在正义一方的公敌。而这个公敌过去越是清白的人越好,伪君子无论解释为何,都是谎言,只有除之而后快。

江宪龙一:这……大人可以选择不理他们。

上杉龙矢:罢了,(转身走向江宪)龙一,从今以后,你就是竹龙众的首领。我要你向武林宣布竹龙众与我划清界线,一切恶名由我承担。这样,无论是恒矢还是你们,都不会再是群众针对的对象,一切便能终结。

江宪龙一:我不能这么做,竹龙众不能没有上杉大人。

上杉龙矢:(走向赤羽)龙一不足之处还请信之介你多多帮忙。

赤羽信之介:我若拒绝。

上杉龙矢:我相信你不会拒绝。

赤羽信之介:那你更该清楚我不会抛下你。

上杉龙矢:莫忘军师之责,不可感情用事而坏大局。

赤羽信之介:牺牲你,毫无意义,我们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渡过此关。

上杉龙矢:这不是牺牲,而是我早该面对的责任。

赤羽信之介:责任,你已经付出够多了……

上杉龙矢:不,还不够,我害了傀尸族,逃避罪责,而因此害了恒矢,拖累了你们。这次,我不能再逃避了。

赤羽信之介:但这样就不是逃避吗?千万别做出让自己遗憾的决定。

上杉龙矢:遗憾……唉,确实会遗憾。

赤羽信之介:那……

上杉龙矢:但人生又何来完美。你说过,无论如何,都尊重我的选择,若你还当我是朋友,请别再劝了。信之介,多谢你这段时间的扶持。人生,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是上杉龙矢之幸。吾,已无遗憾了。



【东瀛•】


风间久护:各位武林同道,得到伊藤先生的协助,老夫不负所托,已查出杀害诸位名流与本法大师的凶手就是传闻中的黑市杀手,黑海之泷。

武士甲:啊,是他?但他不是专杀恶人?

风间久护:本法大师等人断无可能是恶人,这点在场各位与我都能证明,所以这其中必有蹊跷。借此调查发现这背后实是一桩阴谋,而关键就在他令人意外的真实身份。

武士乙:他到底是谁?

风间久护:他的真名叫做上杉恒矢。

武士甲:他姓上杉,难道?

风间久护:不错,他正是上杉龙矢的亲小弟。(众人皆惊)我听闻清水门主被杀之时,竹龙众江宪龙一曾经在场,所以前往询问。但是上杉龙矢却拒绝配合调查。

武士乙:难道上杉大人想包庇兄弟?

风间久护:唉,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但真相却令人失望。伊藤先生,接下来由你说吧。

伊藤:好友秋松被杀之前,我曾见到上杉两兄弟暗中见面,但我没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而后,便发生了一连串凶案,我不禁生疑。而后回想,秋松与本法大师被杀的时间,皆在他拜访之后。清水门主身亡之前,则是遇到他门下的江宪龙一。这个巧合令我心寒又惧,但为了死去的好友,我冒着危险继续调查,发现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件过往丑事。唉,此事虽会坏了十八名流的名声,但事关公道,我不能再隐瞒了。你们都听过傀尸族的事情吧,此事正是上杉带领我们诸位名流所为。

武士甲:原来就是你们这群英雄为武林除害。

伊藤:英雄,大错特错了,我们不是英雄,而是天大的罪人。真相是从头至尾都是一场冤案,上杉龙矢为了博得侠名,欺骗十八名流屠杀了无辜的傀尸村。

武士甲:怎有可能啊!

武士丙:胡说!没证据别乱讲……

武士丁:若有证据就拿出来啊。

伊藤:证据,就在我手上这些当年的书信,上面皆是上杉亲笔所写,足可证明。

(众武林同道传阅信件。)

武士甲:这……这确实是上杉打下的笔迹。

伊藤:想不到这些我保留下来想还傀尸族清白的书信,竟是在这种场合揭露,唉。

武士甲:他还帮过我们的门派,原来都只是做戏。(其余众人皆义愤)

伊藤:也怪我们年轻糊涂,为了义气,竟选择替他隐瞒。

武士甲:但为什么……他没理由突然这么做。

伊藤:这……

风间久护:恐怕是先前他与胧三郎的争议所害。

伊藤:先前他与胧三郎盟主发生冲突,秋松曾经苦劝过他,上杉恐怕丑闻被揭会影响到他与胧三郎对质,所以才杀人灭口。

武士乙:好个伪君子!

武士丙:原来他是这样的人……

风间久护:请冷静,这都只是我们的一面之词,我们不能不给他解释的机会。

伊藤:风间先生仁义,十八名流已经决议,与东剑道邀请各方豪杰一同到天瞳湖公审上杉龙矢。到时,他若不来,便是默认,我们直接替天行道替死者伸冤。


霏泷:哈。


(在场众人皆表示支持,隐身一旁的霏泷嘲讽离开。公审上杉龙矢的消息很快在东瀛武林传开。)


(一处高崖之上,胧三郎观阅武林公审上杉龙矢的邀请函。)


胧三郎:情势至此,除了牺牲一人,你们别无他法了。上杉龙矢,赤羽信之介,(风势渐大)扭曲的风,可笑的人。(信件随风而逝)


【东瀛•百目忍族】


御魂笑光辉:(观阅邀请函)所以说做什么好人,一堆包袱绑住自己,麻烦。

望月咲:怎么了?

御魂笑光辉:自己看吧。

望月咲:(观阅)怎么会这样,那个上杉龙矢竟然会……

御魂笑光辉:竟然会留下证据给人抓包,真的脑袋有洞。

望月咲:所以我们去吗?

御魂笑光辉:是去哪?我们的兵力都拿来盯住那群死不完的叛党,哪有闲工夫去凑热闹。

望月咲:但不去,无法交代。

御魂笑光辉:唉,走备案了。

望月咲:现在不会太早吗?

御魂笑光辉:不然呢,怪我喔?

望月咲:好吧,我去准备。(御魂拿过邀请函就走)你要去哪里?

御魂笑光辉:找人。


【东瀛•荒废山洞】


(天色昏暗,电光闪赫,轰雷阵阵,御魂笑光辉独自来到一处荒废山洞。)


御魂笑光辉:神经病的功夫果然要在不正常的地方练,才练得出神经。(一道雷光袭来,御魂随手化解)喂,听声音也知道是我,你是故意的喔。

神秘声音:你是怎么找到这里。

御魂笑光辉:忘记了你老相好的专业是什么了吗?(有一道雷光袭来,御魂抵挡,将信件扔去)拿去。

神秘声音:上杉龙矢!赤羽信之介!(雷光大作)

御魂笑光辉:你是希望自己动手,还是……


【东瀛•西剑流驻地】


(神田京一、衣川紫与出云能火一同前来,告知剑无极武林公审上杉一事。)


剑无极:什么!上杉前辈他……

衣川紫:舆论与挞伐一片指向上杉龙矢,信之介大人也正为此时操心。

剑无极:竟然不惜颠倒黑白,毁人名声,这种下流的手段。

安倍博雅:想不到短短数日,事态演变至如此的地步。

剑无极:短短数日……安倍,你早就知道这桩事情。

安倍博雅:我……

剑无极:这么严重的事情,你为什么没跟我讲?

安倍博雅:我是看大哥你受伤,又为银燕的状况操烦,不想你太过劳神。而且又赤羽先生出面,我们也有魔之甲的事情要处理,所以……

剑无极:你真是……(安倍博雅抱头逃窜躲在出云能火身后)

出云能火:剑无极啊,我这个师弟本就笨头笨脑,但也是出自好意,你就别跟他 计较啦。

剑无极:唉,感谢你们为我治伤,我先去上杉前辈那边了解情况,安倍留下帮忙,桃子姐跟银燕就麻烦你们了。

衣川紫:放心吧。

安倍博雅:大哥,你安心将银燕交给别人照顾?

剑无极:照顾银燕有比我更适当的人选。


(后院中,雨音霜正仔细为银燕梳理头发,银燕起身将手中水果递给霜。雨音霜示意银燕自己吃,终是忍不住心伤抱住银燕。回过神后掏出同心石,却发现同心石没有反应。)


【东瀛•竹龙众】


(房内,上杉龙矢看着佩剑沉思。)


(回忆:


本法:该来的,避不了,何苦执着。


风间久护:然后呢,你追上来想做什么?或者,我该问,你还能做什么?


霏泷:上杉恒矢,已经被你们所有人杀了。吾名,霏泷。)


霏泷:(画外音)赎业,开斩。



(江宪龙一带领剑无极入内)

剑无极:前辈。

上杉龙矢:风间少侠。

剑无极:江宪已经对我说了,前辈真的要将事情一肩承担?

上杉龙矢:你也要劝我吗?

剑无极:你明知此去与送死无异,为何又要……

上杉龙矢:听闻昔日,你为讨保东剑道旧部,不惜向西剑流屈膝,独自负担众怒,你又为何要这么做?

剑无极:我……

上杉龙矢:我有我该负的责任,相信你明白。

剑无极: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都要将事情独自承担。宫本师尊是这样,西经无缺是这样,现在你也是这样,我……我真的不明白。

上杉龙矢:你明白,你只是不愿承认,其实,你都明白。

剑无极:这就是你所谓的固执吗?

上杉龙矢:哈,到了这种地步,应该说是顽固吧。将来你们两人主事,千万不可学我。

江宪龙一:上杉大人。

上杉龙矢:东瀛武林未来的重担,有劳你们了。(往外走)

剑无极:前辈!

(回忆:

风间久护:上杉大人,请你代我转达一句话,现在我们立场分明。)


上杉龙矢:风间久护也在场,你要如何面对他?

剑无极:至少,我必须陪你走完这一程。

赤羽信之介:赤羽信之介,也是同样的想法。

上杉龙矢:唉,龙一。

江宪龙一:在。

上杉龙矢:留下。

江宪龙一:是……


【东瀛•天瞳湖】


(天瞳湖岸边,风间久护与伊藤已带领众武林同道等候在此)


伊藤:哈,天瞳湖沙洲三面环水,湖上布满战船,唯一通往外面的峡谷也已经被我方人马占据,外来兵马难以救援。我们占尽地利与人数,上杉龙矢若敢赴约,保证插翅难飞。


(天瞳湖外围埋伏不少人马,幻影残心亦守卫在外)



(附近高崖之上)

红翎:视野不错,很适合动手,就等演员到了。嗯?



(远处,天瞳湖上,上杉龙矢三人乘船而来。)


众武林同道:上杉龙矢来了……他真的出现了。

风间久护:(看见剑无极)<他也来了。上杉龙矢已经到了,胧三郎人呢?>



(天瞳湖外围,胧三郎带领木魅、鬼夜丸与月牙诚等人,偶遇御魂笑光辉。)


御魂笑光辉:哟,全家大大小小要出门啊。


(天瞳湖边)


上杉龙矢:二位义气相陪,上杉铭感五内。但无论发生何事,请两位切莫插手。(率先上岸,赤羽二人随后上岸。)上杉龙矢,如期赴约。

伊藤:你还真的好意思出现啊。

风间久护:上杉大人依约前来,看来公审一事已经成竹在胸。

上杉龙矢:在正式开始之前,我有两事言明,第一,我已被竹龙众驱逐门墙,所有作为一人承担,与竹龙众毫无瓜葛。

武士乙:上杉龙矢退出竹龙众那岂不是群龙无首了。

伊藤:你在玩什么把戏,当我们是三岁娃儿吗?

上杉龙矢:第二,身后这两位朋友是陪我前来,无论今日结果如何,请不可为难他们两位。

伊藤:哼,你一个满身罪恶的恶人,有什么资格与我们讲条……

上杉龙矢:风间先生,你说呢?

风间久护:这……可以。

伊藤:风间先生!

风间久护:此会目的本为公审上杉龙矢,只要别干扰公审进行,他人不受殃及。

上杉龙矢:多谢。

风间久护:不过此次还邀请了一位见证人,在见证人到来之前,公审延后举行。

上杉龙矢:见证人?

风间久护:你我皆不陌生。


(天瞳湖附近)


胧三郎:突然来访,是为何事?

御魂笑光辉:口气这么急,这不像你喔。郎仔啊,看到我终于来了,你不高兴?

胧三郎:(余光看向月牙诚)不巧……

御魂笑光辉:客人都还没说完,做地主的急什么。

胧三郎:你……

御魂笑光辉:我是要说,我替你约好了,(侧身对月牙诚)立花雷藏。而且买一送一,(拿出门主信物)我们在荒雷战野等你,拜。(快速溜走)

胧三郎:戮世摩罗,你挑得真是时候。


(天瞳湖边)


武士甲:太阳大得要死,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开始啊?

赤羽信之介:众人等候已久,迟迟不见证人身影,风间先生,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众武林同道:别再等了,歹戏拖棚,赶紧开始啊……直接公审啦……

赤羽信之介:风间先生听到众人的意见了。

风间久护:这……

众武林同道:快开始了啊,别再等了。快开始啦……快开始啦……

风间久护:好吧,公审开始。

伊藤:(拿出信件)总算等到这一刻了,我手上这堆信件,足可证明当年……

上杉龙矢:不用说了,没错,所有的事情全是我所为,一切罪责冲着我来吧。

众武林同道:这怎有可能……真的是他吗……

伊藤:这堆信件,足可证明你的……证明你的……

风间久护:所以,你承认自己屠戮傀尸族,勾结黑海之泷残杀本法大师等人灭口了?

上杉龙矢:非是勾结,所有的阴谋由我背后主使,我的小弟只是受我连累,他的罪责我来承担。

霏泷:你怎么承担?(到来)

上杉龙矢:恒矢。

伊藤:(惊惧)霏霏霏……

霏泷:我,霏泷,也是上杉龙矢的亲弟,是杀人灭口的执行者,而所有一切……(指向上杉)皆是他在背后主使。

武士甲:竟……竟然是真的啊!枉费我这么相信他啊!

武士丁:可恶的老奸臣大恶人啊,杀人偿命,杀人偿命啦。

上杉龙矢: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是我主使,一切的一切,皆是我所主使。(拿出匕首)今天来此,就是要给众人一个交代。吾弟是受我胁迫,请诸位莫要为难,希望我在伏诛之后,他能有一个悔过新生的机会。(跪下抽刀)各位好汉,来世再见。


(上杉龙矢话音一落,双手握刀转向自己,闭眼刺下。数息间,只闻刀剑相博之声,再睁眼,手中之刀已落,赤羽与剑无极刀剑相交,护卫自己身前)


上杉龙矢:你们……

赤羽信之介:吾虽然说尊重你的决定。

剑无极:但没说要眼睁睁放你去死。

赤羽信之介:现在,你知道一切皆是霏泷与他们串通的阴谋了。

剑无极:来喔。两个选择,看我与赤羽保护你力战而死,或者,拿起武器与我们并肩,杀出重围。

(上杉龙矢起身,拿起修罗斩,拔剑并肩)


【海境】


俏如来:梦虬孙。

梦虬孙:我就知道你会来。

俏如来:你双腿的伤势好了。

梦虬孙:怎样,很讶异吗?我不是傻子,这双脚这么久没好,早就看出是鳍鳞会在药上动手脚了。王那边,取得胜利了。

俏如来:盗侠的事情,我很抱歉。

梦虬孙:有什么好抱歉的,战火无眼啊。其实,你没必要见我,王有你运筹帷幄,要击退鳌千岁与鳍鳞会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你先前就料到会延烧至现下景况了。甚至说,这可能才是你要的局面,欲星移期望的局面,借外人之手,引爆所有海境暗流。

俏如来:若终究无法避免,只能将伤害降到最低。

梦虬孙:这我赞同。

俏如来:你不问我后续的计划吗?

梦虬孙:我也有我的计划。

俏如来:什么计划?

梦虬孙:邀请你加入鳍鳞会。

俏如来:是……这样吗?

梦虬孙:你好像并无讶异。

俏如来:雁王对你讲了什么?

梦虬孙:俏如来,你知道吗,其实你,不该问这句话。若你能猜中雁王的心思,那我是否也能推测雁王口中的你,也是我所不知的另一个面貌?

俏如来:我们与鳞王是同一阵营,鳞王与你同样有心,他会改变这一切。

梦虬孙:我与你可以是同一阵营,但与北冥封宇……不是。

俏如来:我们一直走在同一个方向,我一直这样相信。

梦虬孙:我们是走在同一个方向,但路却不同。

俏如来:最后一次,相信我,一切很快就会结束,随我回去,梦虬孙。

梦虬孙:从常欣到刀叔,我终于明白欲星移跟你是怎样的心情。


(话音刚落,突然剑气袭来,俏如来闪避被削落一缕头发。昔苍白持剑从一旁走来,身后一群鳍鳞会部众攻围攻上来。)


碉命:杀!

俏如来:梦虬孙。

梦虬孙:(不回头)若无法生擒,当场杀之。


[相同的方向,不同的道路,杀字一出,割断过去情谊。

梦虬孙,俏如来,正式决裂,这将造成海境战局怎样的波动?

四面埋伏,剑无极、赤羽信之介、上杉龙矢要如何杀出重围?

小空半途拦阻胧三郎,这是一个计中计,或者局中杀,剧情进入极端。

预知精彩后续,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十五集——悲情一战。]


【??】


(黑暗中,忆无心昏迷躺在一处荒野茅草屋中,仿佛在做着噩梦。)


黑白郎君:哈哈哈……来吧,战吧。

忆无心:是你。



黑白郎君:怒马凌关,呀哈!

?:为尊主偿命来。

黑白郎君:杀!




忆无心:黑……黑白郎君。


?:一人之力就想力挽狂澜吗?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天真。

黑白郎君:啊!


(惊醒)


忆无心:这……不是梦。


(荒野之中,一个身影踏过凌乱地面,变得渐渐清晰。)


黑白郎君:你们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这样能永远困住吾,黑白郎君南宫恨啦!哈哈哈……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