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集数 第0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665995201
备注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 第五集 不断翻转的险局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残忍联盟】


赤羽信之介:他就是酒吞童子。

御魂笑光辉:还想什么,等他出手吗?杀啊!


[传闻的酒吞童子再现,结果却是。]


(众人一同出手攻击,胧三郎一派自信,却败于赤羽、上杉联手。)


胧三郎:怎会,我的力量?

赤羽信之介:你所拿走的信物已经被我替换了。

御魂笑光辉:哈,原来不止是我啊。


(回忆:

江宪龙一:又有流寇在竹龙众滋事,伤了门徒二十余名。

(上杉龙矢分神之际,御魂笑光辉迅速将信物偷换。)

上杉龙矢:你亲点战士一百五十名前往支援,务需将流寇铲除。)


御魂笑光辉:看来你要挑战最快被消灭的魔王记录了。

赤羽信之介:现在!

剑无极:杀!

上杉龙矢:杀!

御魂笑光辉:杀!



【苗疆•锋海】


[竹林之内风云会,妖界异能者为取离尘石,强势踏上锋海。]


天地不容客:是谁打伤忆无心!

红翎:红翎。

天地不容客:呃啊!


[话甫落,雄掌怒出,刑跋见状,异能挡关。]


刑跋:哼!


[孰料!]

天地不容客:凭你也想挡住吾。(数掌连攻,猛虎下山不可挡之势)

刑跋:<好快!>

天地不容客:杀!(召来金盾,再度攻击)

刑跋:<好强大的力量,挡不住。>神守陷地!

红翎:刑跋!

[瞬间反应,开弓猎杀。红翎寻得死角,疾箭破风而射。]

天地不容客:闪开!(甩开刑跋,未及反应,风逍遥早已挡开飞箭。)

风逍遥:这一次,我要来真的了。

红翎:短刀小子。

风逍遥:这样的合作,还是第一次。

天地不容客:(走开几步)哼,天地不容客不需要合作。

风逍遥:我将红毛的留给你。

红翎:喂,你们敢玩火吗?哈!(掌中聚火)


[而在另一方。]


锻神锋:你们该怨叹,遇见锋海主人心情最差的时候。吾,要失态了。

木魅:(变化出一朵花)你之美丽,是木魅所赐予,你愿为木魅献出性命吗?(手中之花化为条条蔓藤,层层缠绕木魅。)

锻神锋:亮招吧。

(藤蔓威力惊人,锻神锋一时落入下风。)

锻神锋:是植物溶体的妖术。

木魅:<必须为哑冥争取空隙。>

锻神锋:只有这样吗?(话音才落,面上出现一道伤痕。)看来是吾大意了。(招出文帝双剑)

木魅:世上大意的人多了,当他们露出懊悔的表情,往往已失了性命。(手中又一朵花化为蔓藤)


【东瀛•残忍联盟】


[阴谋败露,胧三郎面对东瀛四强围攻。]

胧三郎:你们这班小人。

御魂笑光辉:被抓包就叫人小人,你还真敢讲。

上杉龙矢:斩!

御魂笑光辉:(对观战的三人)你们还在看什么,他才是阴谋家,大家一起上啊。

(围观的立花雷藏三人心思不明,胧三郎渐渐不敌众人)

胧三郎:白夜丸,你忘却了西剑流之仇吗?

立花雷藏:哼!(仍不动手)

[眼看对手颓势尽现,赤羽信之介不再保留,凤凰扬手而出。]

赤羽信之介:赤鸿飞羽!(重创胧三郎)


(另一处临近山顶)

道末:怎会这样,主人!

鬼夜丸:哈哈哈……怎样,你的主人吃屎了吗?

道末:你,快使用云外镜,助主人逃脱。

月牙诚:什么云外镜,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道末:你不开云外镜,就看鬼夜丸死。(重伤鬼夜丸,威胁月牙诚)

月牙诚:你在讲什么,我真的不知道。

道末:呃啊!有听到吗?快!(手上用力,鬼夜丸痛苦呻吟)

鬼夜丸:小诚,别……别听他的。(道末加重力道)

月牙诚:你别伤害他……你别伤害他!

道末:快施展你的异能。


[攻势应接不暇,胧三郎连番受创,最后。]

(胧三郎已经是强弩之末,御魂笑光辉持剑最后一击。)

胧三郎:你……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吧?(抓住插入身体的剑,)

御魂笑光辉:死人不需要身份。(欲拔剑,被胧三郎制住)你要取回你的妖力?

胧三郎:我的东西,我一并取回。

剑无极:危险!(赤羽三人同上,欲趁机攻击,却被震退。)

上杉龙矢:这是……

赤羽信之介:魔之甲!

御魂笑光辉:怎有可能!(攻击)

[魔之甲瞬间转移,御魂笑光辉慌而不乱,抓住换气瞬间挣脱。]

御魂笑光辉:还在观望什么,让他逃脱,对谁有好处?

赤羽信之介:望月盟主,请下令动手。

望月咲:雷藏,动手。呃哈!(同时同手。)

赤羽信之介:小心!

胧三郎:<.白夜丸难缠,必须先解决他。>


[雷霆一掌夹带雷光之威,胧三郎却是不闪不避,以掌换掌。]

胧三郎:走!(一击得中,不再恋战)

赤羽信之介:休走!朱雀天火!


[战局丕变,魔之甲坚不可摧,胧三郎全力进攻,力寻生路。]

望月咲:他的身上有护身气罩。

御魂笑光辉:剑无极,快想办法啊。

赤羽信之介:消耗他的体力,他身上有伤,支持不久,先将他擒下。

[虽无受创之虞,却是受困其中。眼见体力渐失,胧三郎横招上手。]

胧三郎:鬼起漩空,十方业火。

[就在胧三郎纵身欲逃之际,神田京一乍然现身。刀快,刀急,刀刀断路。]

神田京一:一剑•无敌。(剑无极亦上前攻击)


[一人三刀,两人五刀,胧三郎目不暇接,应接无能,顿时受制。]

御魂笑光辉:成功了。


【苗疆•锋海】


[而在苗疆锋海,异界特殊战技,出其不意的火,刁钻难防。加上无懈可击的防守,战况一时僵持。]


刑跋:杀!

风逍遥:<他知道硬碰硬绝非我们的对手,所以采取游击。莫非……>

红翎:灼日十字痕。

红翎:<这两人太过难缠,拖不了多久,木魅,全靠你了。>


[而另一方,文帝剑绘再现绝艳风华。]

锻神锋:剑绘•江山如画,一抹嫣红。

木魅:圆舞•镇魂玫瑰。

(两人短暂交手,文帝双剑更显优势。此时,哑冥化身黑雾伺机而动)

锻神锋:那是……不对,还有一人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木魅:从一开始,让你分神就是我的目的。

锻神锋:先杀你,再杀他,意义相同。


[心知对方有意牵制,天地不容客怒气更盛。]

天地不容客:想拖延?飞瀑怒潮!

红翎:小心,此招非同小可。

刑跋:全力一挡。


[苗疆名招再现锋海,无可抵御的雷霆雄力,无可消除的怒火奔腾,纵是妖界异能也难撄其威。]

红翎:刑跋!


[同时。]

风逍遥:横步杀•惊鸿。

[一瞬的失神,足够致命的破绽。随即便是,绝杀一刀。]

刑跋:红翎大哥!(以身挡刀)


【东瀛•残忍联盟附近上头】

道末:快使用云外镜。

月牙诚:我真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道末:那你就眼睁睁看着鬼夜丸死。(动手)

月牙诚:别……别……别伤害鬼阿叔!啊!


[月牙诚异能爆发,云外镜瞬间开启。]


【苗疆•锋海】


天地不容客:怎会这样?

风逍遥:啊,那是……又是黑洞。


(另一边)

锻神锋:任你妖术用尽,也是徒劳。注意,第三招了。剑绘•风华绝艳,点染山河。


[忽然。]


锻神锋:与方才截然不同的力量。离尘石。

木魅:离尘石到手,走。(利用天上黑洞遁走)

锻神锋:消失了,嗯?天上那是?


(此时,风逍遥与天地不容客往黑洞出现方向赶去)

风逍遥:糟了,黑洞快要消失了。

天地不容客:谁也别想要逃,怒潮袭天。(朝黑洞袭去)


【东瀛•残忍联盟】

望月咲:啊,那是什么?

剑无极:是云外镜,小诚在附近。

(话音刚落,红翎等人从天空中云外镜所成通道来到东瀛此处战局。)

胧三郎:红翎。

红翎:主公。

木魅:快闪开。(躲开)

赤羽信之介:小心!

[变生突然,众人错愕之间。]

(强大力量从云外镜所化通道袭来,情况一片混乱)

胧三郎:走。

木魅:离开。(妖界众人随胧三郎逃离)


(另一边,云外镜关闭,月牙诚因力竭而晕倒)

神田京一:可恶!追。

赤羽信之介:不可。(神田停住)

上杉龙矢:赤羽先生,纵虎归山,祸患无穷。

赤羽信之介:方才那四名不速之客称呼胧三郎为主公,他们身上也带有与胧三郎类似的气息,只怕是他的后援。要再擒胧三郎不易。

雨音霜:信之介大。

赤羽信之介:霜,神田,你们做得很好。这次失败是天意,唉。

剑无极:云外镜出现,小诚一定在附近,我去找寻。

赤羽信之介:只怕有埋伏。

剑无极:我不能坐视。(离开)

赤羽信之介:(对雨音霜与神田京一)你们也随同协助。(二人离开)

御魂笑光辉:怎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立花雷藏:哼。

望月咲:风间久护人呢?

赤羽信之介:方才在混战中离开了。

御魂笑光辉:我真的会被你们气死。

赤羽信之介:御魂笑光辉,吾有事要问你。

御魂笑光辉:没时间。盟主,雷藏,我先离开了,之后再商谈后续。(离开)

立花雷藏:哼!(离开)

望月咲:今日之变,太过突然,众人都需要疗养,且散会吧。(离开)

上杉龙矢:赤羽先生,现在该当如何?

赤羽信之介:先回竹龙众,从长计议。


【苗疆•锋海】

风逍遥:方才的黑洞异变,之前苗疆各地也曾发生过。

锻神锋:铁军卫方面查到什么?

风逍遥:根据史艳文所说,以及我所追查的线索串连起来,红翎、木魅等人几可确定是妖界之人无误,而他们需要离尘石。

锻神锋:天生具有异能的种族,却需要离尘石来增加力量。

风逍遥:是,所以他们才会先后找上黑水城与锋海。

锻神锋:用以增加力量,莫非在人世,他们的力量有所欠缺?

风逍遥:这尚不能确定。对了,除了黑水城与锋海,可知哪里还有离尘石?

锻神锋:离尘石乃上好铸材,只要是上流的铸者都有可能蒐集。至于他们用于何处,吾锻神锋并不知情。

风逍遥:这下麻烦了,现今妖界内部的状况我们也无从知情,木魅等人的目的也未完全明朗。刚才黑洞也不知道将他们带往何方……

锻神锋:那也是你们应该烦恼的事情。

风逍遥:呃,唉。最后一问,锋海现今所存的离尘石全部被取走了吗?

锻神锋:没错。

风逍遥:啊?我还以为这么贵重的铸材没这么轻易就被……

锻神锋:不过,被窃取的离尘石数量只是吾原得的一半。

风逍遥:那其他离尘石呢?

锻神锋:(看了一眼天地不容客所背金盾)这不是你该知晓的范围。我已经将情报交换于你,提醒铁骕求衣,你们苗疆又欠吾锋海一次。

风逍遥:唉,好吧。既然你们已经知晓事情的严重性,那风逍遥也该回铁军卫处理后续,先告辞了。

锻神锋:请。(天地不容客亦打算离开)至于你,这样就想离开吗?

天地不容客:你想怎样?

锻神锋: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天地不容客:两项条件,换吾一身装备。

锻神锋:这个盾,用得是否顺手?

天地不容客:不差。

锻神锋:那就承认吧,吾锻神锋的手艺远超废字流。

天地不容客:这算是第二项条件吗?

锻神锋:当然不算。

天地不容客:哼,你要我留下就是听你废话吗?

锻神锋:只是讨取你所欠吾的物品。

天地不容客:约定的时间未到,你急什么。(离开)

锻神锋:哈,真是野蛮。谈风月,评圣愚,抚剑笑公输。巧夺班门明夜火,锋海照寒躯。


【海境】

俏如来:若没怀疑过这是陷阱,才是真正让人失望,对吧,师兄?

上官鸿信:这句师兄,可是表明了立场?

俏如来:这句师兄早就该叫了,因为你的游戏害死多少无辜。

上官鸿信:那是他们自己选的道路,我只是给了他们选择。

俏如来:如果,那也能叫做选择。

上官鸿信:那……要如何收拾现在这个局面。(看着砚寒清)别做出让我失望的选择。

俏如来:用了多少时间?

上官鸿信:很有意思的问题。

俏如来:我进入海境之后,你也随之进入,你用了多少时间进行你的计划?

上官鸿信:你能了解我的计划?

俏如来:你帮助鳌千岁识破未贵妃的阴谋,却也曾提点北冥异,让他怀疑未贵妃而与我合作。在皇城大战时,援救了皇城,这桩事情想来鳌千岁并不知情。所以,你的目的只有两项。第一项,是要海境动乱,越乱越好。鳌千岁轻易取胜绝不是你要的结果,你为他绸缪的螳螂捕蝉之局,才会只成功一半。

上官鸿信:很好的推测。

俏如来:第二项目的,就牵涉到进入海境前的事情了。六绝禁地出现的神秘人物,二师叔一直认为暗处有人,三师叔也认为海境暗流伏藏。但无论怎么试探,也无法引出对方。这……就是你第二个目的,你是为了找寻鬼谷门的后人才进入海境。

上官鸿信:是,这才是我来到海境真正的目的,帮助鳌千岁、北冥异,让海境动荡只是顺手而已。

砚寒清:但凡还有一点血性的人,必然不会轻放你。

上官鸿信:你有吗?

砚寒清:海境水深,鹅难存活。

上官鸿信:我期待。

俏如来:但是你没找到这个人,你先后怀疑过未贵妃,但未贵妃虽然与鬼谷门有关,却非真正的中枢。你怀疑过北冥异背后的势力,但是……

上官鸿信:都愚蠢得让我难以与他们亲近。

俏如来:你还怀疑过谁,狷螭狂?师兄,容我讲一句,多疑是智者的本性,但毫无根据的怀疑,那是痴疑。这一点,前任苗王做得比你更好。

上官鸿信:哈。

俏如来:而今你有线索了吗?还是没有?不如师弟为你代劳吧。

上官鸿信:哦,你能?

俏如来:我有一点你做不到的事情,我有信任我的同志。

上官鸿信:多久时间?

俏如来:一个月内,查出鬼谷门的黑手。

上官鸿信:怎样的条件?

俏如来:换你退出海境争斗。

上官鸿信:缓兵之策吗?你又知晓我找鬼谷门的用意?

俏如来:无所谓。

上官鸿信:哦?

俏如来:如果证明了你必须借助鬼谷门才能击败我,那俏如来死后,必定能得到师尊的赞赏。

上官鸿信:哈,每次见面你总能让我感受到你的进步。但这样,还是不够。

俏如来:嗯?

上官鸿信:你的赌注,我接受了,我只有一个问题。

俏如来:什么问题?

上官鸿信:在欲星移、炽阎天之后,谁是我选择的……下一个英雄。我会退出海境权争,不再帮助鳌千岁。但是这个问题,你需要铭刻在心。(离开)

砚寒清:真是非常讨厌的人。

俏如来:最少,我们的目的达到了。

砚寒清:但是他讲的话……

俏如来:嗯。


【海境•边关某处】

蜃虹蜺:与鳍鳞会串谋造反,给我一个理由。若不能说服我,沌王斩下,皇渊殒命。

鳌千岁:那你动手吧,寡人无法说服你。

蜃虹蜺:你说什么?

鳌千岁:寡人的意思不够清楚吗?

蜃虹蜺:我的意思是你自称什么?

鳌千岁:你与梦虬孙皆在这个小细节上做文章,不愧是表兄弟。这种说法倒显得寡人与你们疏远了。

蜃虹蜺:若你在乎亲缘,怎会起兵谋反。

鳌千岁:与其在乎寡人与大皇兄的纠葛,不如先问你自己为何前往紫金殿。

蜃虹蜺:守护皇室,家族使命。

鳌千岁:寡人也是皇室。

蜃虹蜺:你是叛党,为了家族荣耀……

鳌千岁:若真在乎这份荣耀,当初你便不该离开朝廷。

(说完此话,鳌千岁迎面走近蜃虹蜺。蜃虹蜺用沌王斩阻止鳌千岁步伐)

鳌千岁:动手啊。

蜃虹蜺:别以为我不敢。

鳌千岁:不是不敢,而是不甘。(蜃虹蜺收起沌王斩)遥想当初你帮大皇兄抵御三王进兵,之后呢?大皇兄听信欲星移谗言,拔统帅、立师相时,可曾考虑过你的感受?

蜃虹蜺:现在欲星移倒了。

鳌千岁:是倒了,不是死了。或者,你不恨欲星移了。

蜃虹蜺:与你无关。

鳌千岁:就算不提他,左将军一职,也不会因为你的回归变回统帅。再者,经历珊瑚之变,只怕大皇兄对未姓血脉戒心难除。

蜃虹蜺:献上你的人头呢?

鳌千岁:你很清楚,只有寡人能让你以统帅之姿重返朝堂。届时,姨丈会以你为荣。

蜃虹蜺:父亲不会希望我反叛。

鳌千岁:输,才是反叛,赢,便为正统。寡人无法提出说服你的理由,是因为只有你能说服自己。既号灵玄介首,怎甘屈居人后?

海境士兵甲:(巡逻至此)啊,是叛……(被鳌千岁秒杀)

鳌千岁:都忘了,我们正踏在边线,人……

北冥缜:(赶来)皇叔!

鳌千岁:很快就打来了。(迎战北冥缜)

北冥缜:武师!

鳌千岁:九炼烽火。

北冥缜:皇叔已经造反,武师,请协助我。

鳌千岁:欲海临世。

北冥缜:神斩地裂。(不敌)

鳌千岁:河山命在你手上,浪费。

(鳌千岁欲下杀手,关键时刻,千雪孤鸣赶到)

鳌千岁:哦?

千雪孤鸣:逆刀•回狼影。

北冥缜:神关云掩。

(鳌千岁一人对二,仍从容有余。)

千雪孤鸣:啥?

(北冥缜与千雪孤鸣同时联手攻击,鳌千岁却负手而立。生死一线,沌王斩强势抵挡双剑攻势。)

北冥缜:武师!

鳌千岁:九炼烽火•神罡斗气。(逼退狼主二人)

千雪孤鸣:<好强的刀势。>

(此时数名黑衣人现身,扬手就是漫天毒粉,向鳌千岁撒去)

千雪孤鸣:<果然是阎王鬼途的手法。>

鳌千岁:(罡气冲散毒粉)表兄,我们走吧。(同蜃虹蜺离开)

北冥缜:武师!唉。

千雪孤鸣:竟然被逃走了,真是可惜。那名刀者也是棘手,锋王殿下好像认识?

北冥缜:此事我会向父王禀明。

千雪孤鸣:那我先帮你顾着,有事情我会用水火石发信号通知。

北冥缜:多谢狼主。

(北冥缜离开,黑衣人们亦准备离开之时。)

千雪孤鸣:稍等一下,接下来,是我们的事情了。


【海境•皇宫•御书房】

(北冥封宇端坐书桌前翻阅手中奏折,北冥华一旁整理散乱奏章。)

北冥封宇:唉。(收起奏折)

北冥华:父王何故叹息?

北冥封宇:华儿,你认为本王是一个仁君吗?

北冥华:当然是啊,父王的仁德向来受大皇兄与儿臣景仰,更是我们想要达成的目标。

北冥封宇:那为什么会有鳍鳞会?

北冥华:他们只是借口造反,否则父王在位将近二十年也没听说人民有什么不满啊。

北冥封宇:是啊,师相他……确实用心良苦。

北冥华:师相他怎么了?

北冥封宇:你对骄雄、无痕、流君三位皇叔,还有印象吗?

北冥华:父王是想说三王之乱?他们不顾传统,起兵造反,造成海境动荡,儿臣记忆犹新,只是想不到如今皇渊皇叔也这样。

北冥封宇:那对先王的想法呢?

北冥华:皇祖父?

北冥封宇:将近二十年,在师相提点下,本王不断弥补鲲帝一脉给人民的观感,希望民间不再有积怨。原本以为本王一直走在成为仁君的道路上,帮助师相实现那个梦。现在才明白,是师相让本王做了一场好梦。

北冥华:父王的意思是,师相隐瞒很多事情。这可是欺君大罪啊。


(回忆:

欲星移:是啊,臣冒犯了。请王降罪。

北冥封宇:如此大梦,知情不报,确实该降罪。待此役结束,师相回到海境再来一次的总清算。)


北冥华:现在想来,依师相能为,怎可能让鳍鳞会存活至今,这一定有鬼。没关系,有儿臣在,父王尽管吩咐,儿臣使命必达。

北冥缜:(入内)儿臣参见父王、二皇兄。

北冥封宇:缜儿怎找到御书房了?

北冥缜:急禀边关状况,向右文丞询问后,便直接赶来,是儿臣冒犯了。

北冥封宇:无妨。华儿,你帮本王找来异儿吧。

北冥华:啊?这……但是异弟他……

北冥封宇:不用担心,去吧。

北冥华:是,儿臣告退。

北冥封宇:鳌千岁那边,有动作了?

北冥缜:皇叔出现在边界,儿臣与狼主本可得手,想不到武师竟然出手相助。

北冥封宇:武师,谁?

北冥缜:卸任统帅螺武缨之子,灵玄介首蜃虹蜺。

北冥封宇:(惊)啊?他出关已久,鳍鳞会入关时,也未曾听他有所动作,为何他会帮助鳌千岁?

北冥缜:此事儿臣也感纳闷,儿臣感到现场时,武师也不似与皇叔同一阵线,甚至有对持的迹象。

北冥封宇:他的实力,你很清楚,先宣达众军设防吧,本王一时也无头绪,必要时……

北冥缜:父王。

北冥封宇:没事,你辛苦了。现在狷螭狂也是我方援军,也许可以向他求教。

北冥缜:狷螭狂。儿臣明白了,在此告退。(离开)

北冥封宇:连他也为敌了吗?唉,师相,如果是你,会怎么做?(北冥异入内)你来了。

北冥异:参见……父王。

北冥封宇:不用这么拘束,陪本王走走吧。


(皇城内某小路上)

北冥封宇:异儿,对你来说,本王与你的父亲有何不同?

北冥异:童蒙的记忆早已模糊,无从比较。

北冥封宇:那在史册之外,你认为你的生父是怎样的人?

北冥异:在阎王鬼途口中,父亲是一个雄才大略、企图心很强的人。

北冥封宇:嗯。

北冥异:父王想说什么?

北冥封宇:没,只是走走。

北冥异:提起父亲之事,难道不是为了矫正儿臣的想法?

北冥封宇:与其强迫面对不想承认的缺点,倒不如学习优点。世无完人,就算本王自诩无愧天地,也难面面俱到,也许……也许在无痕皇帝身上有本王没发现的优点值得你学习。

北冥异:听起来父王也不是很了解父亲。

北冥封宇:因为连本王也不是很了解自己。


(回忆:

未珊瑚:若非欲星移始终挂念鳞族,你北冥封宇不过就是任人摆布的一代昏君。)


北冥异:父王怎么了?

北冥封宇:终于,你愿意再次开口探问本王。没事,就……再陪本王走走吧。


【海境•试吃间】

(修儒独自准备膳食,砚寒清与俏如来从外回来。)

砚寒清:没趁这次机会处理掉雁王会很麻烦。

俏如来:你可以出手啊,也许我不会阻止你。

砚寒清:我明白,你有你的打算,但跟他这种人合作……

俏如来:不是合作,这种时候还需要他。

修儒:你们两个在吵架喔。

砚寒清:没有,讨论一些事情,比较大声而已。

修儒:我明白砚大哥的顾虑,先前我帮师相医治时,断云石的伤口确实有一点棘手。

砚寒清:师相被断云石伤过?

俏如来:修儒。

修儒:啊,好,我不多嘴。(砚寒清转身看向俏如来)

俏如来:对了,你知道我为何知晓雁王是为了追查鬼谷门而来吗?

砚寒清:你转移话题的功力太差了。

俏如来:当初他好似对狷螭狂兴致高昂。

砚寒清:什么兴致,总不会是为了他那套古岳剑法吧。(修儒失手跌落盘子)啊,修儒。

修儒:我……我没事,抱歉失神了。

砚寒清:我来帮忙吧。俏如来,你继续说。

俏如来:嗯,狷螭狂曾受命协助对抗魔世,也许那时雁王便从他身上察觉到动乱海境的可能性。

砚寒清:你是认为狷螭狂的身世与纵横家牵连未断。

俏如来:毕竟不能全然信任,该有的防备一点也不能少。

修儒:看来你们有很多事情要谈,我先离开了。(离开)

俏如来:其实,我还在意一件事。地门一战,师相在意识空间对我提起,雁王曾拿一个过往威胁他。疑问的是在此之前,除了师相本身,只有一个人知悉这桩过往。

砚寒清:谁?

俏如来:药神,鸩罂粟。


【海境•某处小路上】

北冥缜:<武师投靠皇叔,加上梦虬孙,依这三人的血脉,恐将成为最紧密的合作关系。误芭蕉正回师门,也许可趁势向雨相讨教。>

(另一头狷螭狂亦心思沉沉缓步而来)

狷螭狂:<未珊瑚被打入冷宫,覆秋霜能协助之处也到此为止,这是仅有的筹码了。但鲛人一脉仍有可能阻止王翻案。>


北冥缜:是你。

狷螭狂:锋王。(北冥缜正要擦肩而过)悔恨吗?若当初每一个人皆相信你的直觉,杀掉罪者,也许便无今日事端。

北冥缜:也许吧,但至少我亲自走了一趟令尊曾走过的路。先在宫中制造各派系不合的传言,再选择时机传出假讯息,让令尊认为紫金殿遭围。为了保护皇祖父,令尊率军入宫,却被诬指起兵犯上,顺势宣判造反罪名,这才是真相吧。

狷螭狂:要说真相,为何避重就轻?

北冥缜:我明白,负责传递讯息、布置一切,是鲛人一脉。(此时不远处,北冥封宇与北冥异散步而来。)我的母系血统出自鲛人,所以你也恨我。

狷螭狂:太天真了,起兵造反这是多大的罪责,未经查证,焉能轻判。就算鲛人一脉有通天本领,没有实证,如何陷家父于万劫不复?家父离开边关时,又是谁有权打开关口,让家父坐实勾结外境的重罪?(北冥封宇二人隐身一旁山石后)

狷螭狂:在这一连串布局当中,你所扮演的是家父,罪者扮演的是不存在的叛党,那……娘娘的位置呢?

北冥缜:诬陷令尊是皇祖父默许,打开关口是皇祖父下令,计划成果是皇祖父收网。

狷螭狂:而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罪者的出生。就因为罪者重现螭龙血脉,就因为先王与鲛人一脉担忧家父利用罪者重洗海境阶级,就因为家父来自外境,所以不愿信任!

北冥缜:但……你还是做错了。

狷螭狂:动荡海境,牵连无辜,王已经用过了,不用重申。

北冥缜:我所指的是鳍鳞会,他们自始至终该是最支持你的一群人,但你最后却选择背叛他们。当然,还包括你口口声声最重视的梦虬孙。

(修儒从御膳房方向而来,不愿打扰,避在一旁)

北冥缜:方才你问我是否悔恨,现在我回答你,该悔恨的人,是你。(离开)

北冥封宇:唉。


【海境•狷螭狂房间】

狷螭狂:(看着手中时刻拿着的锦囊)反口锦囊,虽有妙策,无处不反,真是……讽刺啊。(旧伤复发)鳌千岁的实力确实非同凡响,此内伤竟如此难愈。(修儒入内)你?

修儒:这几日看你的步伐就知道内伤未愈,所以来帮你诊视。(上前欲探脉)

狷螭狂:(回避)此伤罪者能可自理。

修儒:逞强对大家都没好处。(探脉)听说你也是古岳派的人。

狷螭狂:家父是,至于罪者,从没到过古岳派。

修儒:不想回去看一眼吗?虽然很残破了,顺便吊祭一下李沉渊大师。

狷螭狂:没什么好吊祭的,大师,哈。

修儒:你的口气听起来很不好,(拿出针灸)你可知道,古岳派是在对抗魔世的过程当中不幸被灭。

狷螭狂:陈旧不堪,藏污纳秽,派内各支脉内斗。像这种派门,灭了也好。

修儒:你怎会这样讲话啊?

狷螭狂:家父就是争斗下的输家,最后留在身上的竟只剩一本剑谱。

修儒:所以你是为令尊抱不平。

狷螭狂:经历过派内争斗来到海境,还不知提防他人,家父也是愚不可及。

修儒:这是太善良,而不是愚蠢吧。

狷螭狂:罪者不想讨论……

修儒:来,运气看看。(狷螭狂运气)有感觉对吧?你练武时,要注意喔。残雪封桥,虽然让整套剑法更为周全,练法却与入手总决有所差异,记得改用绵劲,有时间我会设法修补你受损的经络。太师祖说,他一直在等一个人回去,那个人名叫李真岩,他离开时,太师祖并不知情。

狷螭狂:你知晓家父的名字?

修儒:你可以对自己的遭遇不平,但不能污蔑太师祖。若不是太师祖断后,师尊也救不到我。


(回忆:

修儒:我全家被魔世屠戮,杀人的凶手荡神灭,这个畜生甚至连我的面容也没记住。是你救了我,照顾我,教育我,修儒只剩下一个人亲人,只有你是我的亲人。)

修儒: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先前去吊祭时,我没让俏如来大哥跟上。只因在我被师尊救起之后,就已经决定用什么身份继续走未来的路.。

狷螭狂:你……果然也是……

修儒:我是修儒,冥医杏花君的嫡传弟子。


【东瀛】

(剑无极寻找到道末之前停留的山顶,已不见人影,只见地上残留些许血迹。)

剑无极:血迹,是小诚与鬼夜丸吗?(随后,神田与霜赶来)

神田京一:有线索吗?

剑无极:此地有血迹,是不久前所留。

神田京一:人已经离开了。

剑无极:慢了一步,可恶!

雨音霜:别自责,这不是你的错误。

剑无极:霜,你们两人怎会突然出现?

神田京一:军师与上杉龙矢合作之后,他就放我们离开。

雨音霜:神田大人,应该称呼上杉先生才是。

神田京一:好啦,我知道啦。然后军师就要我们做伏兵。这次任务是先在附近搜索是否有埋伏,顺便支援,打那个胧三郎一个出奇不意。

雨音霜:可惜仍是被他脱逃了。

剑无极:唉。

雨音霜:总之,先将状况回报给信之介大人。

剑无极:嗯。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回去见赤羽,我稍后会去竹龙众与你们回合。

雨音霜:什么事情?

剑无极:算一点私事。(正要离开)

雨音霜:剑无极。

剑无极:怎么了?

雨音霜:没事,你先去处理你的事情,我们稍后见面再说。

剑无极:嗯。(离开)

神田京一:你想问雪山银燕的消息吧。

雨音霜:我虽然关心,但现在不是谈这些事情的时候,先回禀信之介大人吧。

神田京一:嗯。


【东瀛•某处树林】

胧三郎:我的伤势必须及早疗养,幸好有魔之甲护身,否则,此战危殆。在战场上出现的那四个人,为何有熟悉的感觉?为何我会叫出他们的名字?(木魅等人赶来)是你们。

木魅/红翎:(下拜)主公。

胧三郎:两位请起,你们叫我主公。

红翎:主公认不得我们了?

木魅:<主公的记忆。>

胧三郎:你是木魅,你是红翎。我还记得你们的名字。不过还有这两位是……

红翎:他们是吾族后辈,意外漂流到此界,与我们两人一同行动。

胧三郎:族人。

红翎:是,(转向刑跋二人)快跟主公自我介绍啊。

刑跋:是……是。我叫刑跋,他是哑冥,跟随两位大哥来带此地。见……见过主公。(与哑冥一同下拜)

胧三郎:不用多礼。<确实,他们身上有与我类同的气息。>

木魅:一别千年,主公莫非遗忘了关于我族的记忆?

红翎:啊,怎会?

柴田道末:(来到)你猜的没错,主公身上的记忆确实尚未完全。主公。

胧三郎:道末,你来了。鬼夜丸与云外镜呢?

柴田道末:我安置在安全的地方。

胧三郎:这次多亏有你。

红翎:你是何人,怎敢胡乱称呼主公。

胧三郎:他是我的手下。

红翎:啊?

柴田道末:在下柴田道末,是主公在人界所收的下属,见过诸位。

红翎:你是……人族。

柴田道末:是,道末有幸,此后与诸位便是同志。

红翎:谁与下贱的人族是同志!

木魅:红翎。

红翎:哼!

木魅:你说主公记忆并未完全,究竟怎么一回事?

柴田道末:这……

胧三郎:无妨。

柴田道末:是。由诸位身上的气息推断,应该是主公在妖族之中的旧部。对于当年群妖自封妖界,主公被放逐人世的这段过往背后,两位可还记得?

红翎:这不是废话吗?

木魅:我族与人族原本同住人界,当时通道尚未封闭,两族时常发生冲突。妖王认为人世本就是人族的地盘,主张退守避祸,与主张战斗的主公立场相对,爆发激烈冲突,一战失利,主公被妖王驱逐。而后妖王自封妖界,限制族人出入他境,我们也从此与主公断了音讯。在那之后,主公究竟发生过什么?

柴田道末:妖王率领群妖避入妖界,确实为两族之间省去一场浩劫,但被遗留在人世的主公却成了人族追杀的对象。追随主公留下的妖族死伤殆尽,主公也被逼至山穷水尽的绝地,为求保命,主公舍弃肉体的一部分,以脏腑施行转命,化出替身掩护真身逃走。

红翎:一派胡言,以主公的能为,怎有可能如此狼狈。

木魅:主公,是真实的吗?

胧三郎:千百年的追杀,无数次的转命,我的记忆,在一次一次轮回化身之中,渐渐混乱淡薄。只记得自己是妖,剩下的本能驱使我寻回散落的肉身,只铭记必须重回妖界,率领群妖向人族洗刷耻辱。

红翎:我还是不相信,区区人族怎可能有如此能耐?

柴田道末:人族之中不乏高手,主公再强,终究猛虎难敌。更何况人族之中还有专为克制妖族而生的一支族群——阴阳师。

木魅:阴阳师?

柴田道末:他们修炼的术法专克妖族,纳阴阳自然之气,生天地五行造化,所用的术式奇异刁钻,强如主公亦难免败于他们的手中。

红翎:阴阳师若真如此厉害,吾倒想一会。

柴田道末:在阴阳术最繁荣昌盛之时,阴阳师集团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但经过长年变迁,阴阳师早已人才凋零,残存者屈指可数。实不相瞒,我亦是阴阳师。

红翎:你!

胧三郎:让他说完。

柴田道末:我虽修习阴阳之术,却不似其他人一样愚昧。他们惧怕妖族的强大实力,一心只想大雅妖族。但我第一次见到主公,就被主公的气度所折服。在我眼中,比之人,比之魔,妖才是世间最强大的种族。唯有妖族才有一统世间的能力,主公胧三郎就是我毕生追随的主人。

红翎:你这个人的想法倒是真危险。

木魅:胧三郎?

胧三郎:那是我现今所用的名称,更久远前的名字吾已遗忘了。你们在此时出现,正是天要助我。虽然我的记忆尚未完全,但本能告知我,你们是可以信赖的对象。你们……愿意助吾夺回剩下肉身,恢复记忆,让妖族一统天下吗?

道末/木魅/红翎:(跪拜)属下愿意追随主公,万死不辞。

(胧三郎看向不知所措的刑跋与哑冥)

刑跋:属下愿意追随主公。(与哑冥亦跪拜,表达忠心)

胧三郎:赤羽信之介,风间烈,御魂笑光辉,鹿死谁手,犹未知也,哈哈哈……


【海境•某处小路上】

御魂笑光辉:你不是找人了,怎么又绕过来?(遇到无功而返的剑无极)

剑无极: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脚程快一点而已。

御魂笑光辉:不错,加油。

剑无极:还想隐瞒吗?就算我没注意到,赤羽一定也知道了。

御魂笑光辉:隐瞒什么?

剑无极:我原本以为,是东剑道派人将逆刃刀送回,但是老爹一开始根本不知道我师承宫本师尊,也不知道逆刃刀的事情。我早就该想到,是你,在背后操弄这一切。

御魂笑光辉: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剑无极:你真正的目的是想利用我,不是,不止是利用我,你要利用我身上的另一项东西。

御魂笑光辉: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剑无极:现面吧,小空!(剑气威势,直冲御魂笑光辉脸上面具而去)


[一声小空,即将揭穿御魂笑光辉的真面目,他真是飘落绝海的小空吗?

胧三郎再得助力,反转东瀛武道势力,三方鼎足之势,又会如何变化?

俏如来与雁王达成协议,他真能找出鬼谷一脉的存在?雁王属意的英雄又到底是谁?

海境两派各自笼络战力,决战之后谁是最后的胜利者?

预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魆妖纪》第六集——不堪回首的故人。]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