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注意】本集口白尚未完成,以下是未校对版,等校对版出来后会更新替换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31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备注 本集标题为空,剧集预告《战力全开》则为剧集标题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三十一集 战力全开


By 恋白


【银槐鬼市】


(巧木宫)


老爷:冷静莫慌。


(落花随缘庄)


六隐神镞:天胡老大。

天首:嗯?


(逍遥天)


孟高飞:破你西瓜,哪来这么大的地震。


【苗疆•王宫】


枭岳:怎么……怎么会这样啊?

随风起:那到底是什么?


[水脉爆发,地震频生,天现异象的同时,群山之中一株无可名状的巨树拔地而生,贯入云霄。]


【小树林】


殷若微:那是?

无元炁:绝命司最终的目标,也是新的世界。

殷若微:世界,什么意思?

无元炁:意思就是,绝命司不需要你了。(转身就走)

殷若微:且慢!绝命司身边无人可用,怎有可能不需要我?还是你以为,只凭你一人就足以辅佐绝命司。我明白了,这不是绝命司的意思,而是你擅自……

无元炁:你认为绝对的神,需要辅佐吗?

殷若微:嗯?

无元炁:在新的世界,他只需要能活下去的人。现在最终形态的亡命水已经深入水脉,以中苗为始,终至遍及九界。能喝下此种亡命水而不死者,方有在新世界生存的权力。

殷若微:你在……讲什么疯话。(无元炁眼神不躲不避)啊?!

无元炁:我们新世界再见了,前提是,你要能活到那个时候。


【苗疆•王宫•御花园】


(苍越孤鸣、御兵韬与俏如来在御花园议事。)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办好了吗?

御兵韬:已经遵照王上旨意,先行颁下全国禁水令,同时安排藏在民间的墨刀卫准备后续,随时能与铁军卫响应,疏散人民至安全地点。

苍越孤鸣:虽然会引起怨言,但禁水令随时可撤,人民的安危不可轻忽,就等药神先生的结果了。(鸩罂粟至)先生来了。

鸩罂粟:王上。军师,那个样本,确定是从离苗疆最近的水爆灾区取得?

御兵韬:一个时辰快速来回,怎样?

鸩罂粟:确实是亡命水,而且是最终形态。这种药力,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只要喝下一口,即刻爆体身亡。如果让这种亡命水遍行九界,后果不堪设想,必须马上进行防堵。

俏如来:想针对水脉,还需要一个人。


段江辖:(摊开水脉图)让各位久等了。这是先前我重新标注的水脉图,就像 现在看到的,水脉的分布其实就像是一个人的奇经八脉,水脉节点就如同穴位。其中最重要的,总共有一个主点以及三个副点。涳溟澐渊,如同气海的存在,是最重要的主点。原本只要破坏此处,水脉流向便会大幅改变,让亡命水扩散得更快。幸好有大祭司。

俏如来:大祭司舍命封印,减缓了水脉扩散的流速。

段江辖:所以我们现在还有时间针对剩下的三个副点。而根据涳溟澐渊的位置来推算,现在分别位在无极山东南十里、九脉峰与中苗交界的中点以及宓水与棉河交界。

御兵韬:先前为了追踪黑水城轨迹,微臣亲自探查地点时,有经过这些所在。与涳溟澐渊不同,其在地面上皆有明显的河川支流,而非隐藏于地下。

苍越孤鸣:也就是说,只要前往这三处防堵便可。问题是要如何阻断,现在进行截流已经太迟。

鸩罂粟:只要阻止亡命水药效扩散,也等同截流。

苍越孤鸣:先生有办法?

鸩罂粟:徐福最终的亡命水需要依靠向天抢时才能完美,但我有逆转这个药性的配方。只要前往那三处水脉投药,便能扰乱亡命水的扩散。

御兵韬:不够。亡命水有安倍博雅血脉加持,药性能无限扩张,要多少药材才能足够?

鸩罂粟:正好相反,不需要太多的剂量,我逆反的是亡命水当中向天抢时的药性,同样能被安倍血液无限扩张。虽然份量悬殊,只要能即时消灭源头,庞大的水脉本身就能为我们稀释药性。

俏如来:然而绝命司不会坐以待毙,我们能想到的,绝命司必也清楚。这三处必是徐福重视把守之处。

御兵韬:以我们所知的阎王鬼途,殷若微不足惧,徐福手上仅剩的大将,唯剩玄冥。御兵韬亟欲一会。

俏如来:但我们无法得知徐福会怎样因应。这股异象已逾人力之限,焉知徐福有什么手段保护据点。查探底细同时,我们也要准备相应的战力。

苍越孤鸣:让孤王亲自一会徐福。我会请王叔专心协助先生。

鸩罂粟:多谢王上。

御兵韬:即便王上亲征源头,还有两处水脉,以现在苗疆的战力,军长还不行行动。

俏如来:而且战斗不能拖久。现在王上宣达禁水令,虽然先前有储水,但要供应所有的人,还是有限。普通人只要三天不喝水便会死亡,我们并没有太多时间。

御兵韬:在场高手,还有温皇。

鸩罂粟:医治岳灵休需要温皇的蛊术。

御兵韬:不能暂且按下吗?

鸩罂粟:绝脉针只能封住他功力六个时辰,超过这个时间就必须拔针,徐福便能趁机自绝经脉。若用药物控制,他是徐福,难保没破解方式。

御兵韬:事有缓急。

鸩罂粟:遥星旻月。他们早有意愿出战,现在正在探望岳灵休。有他们两个人足够代替神蛊温皇。

御兵韬:那便劳烦先生了。

俏如来:还有一个战力。黑白郎君。

御兵韬:狂人入阵,恐生枝节。

俏如来:我们手上的情报太少,对于徐福现今的实力也无法评估,即使有变,也需一搏。

御兵韬:只是不知他的下落,我们也没等他的时间。

俏如来:将消息散播出去,如果黑白郎君得知,必会赶来。

诸葛穷:还有我们。(与随风起赶到)

随风起:我们在外面都听到了,这一阵若将我们排除在外面,那就不够意思了。

苍越孤鸣:两位壮士若有心,可以协助铁军卫疏散人群。

随风起:若是真心叫我们一声壮士,就别看不起人。三处水脉,我们承包一处,这样你们不就多一个高手去应付徐福。

御兵韬:臣认为,他们的加入至关紧要。

随风起:有没有,果然戴面具都是内行的,识货。

御兵韬:虽不知徐福有何手段,但手下大将只余玄冥一人。三处要点的防备是强是弱,仍不可知,当中徐福最为紧要。遥星旻月是当代高手,更是夫妻,刀剑合璧,更胜独战。与其两分,不如联袂。

苍越孤鸣:军师的意思,是要让遥星旻月对上徐福。

御兵韬:而我与王上各负责一处水脉,速决取胜,再赶往支援,胜机更大。

苍越孤鸣:军师的用心,孤王了解。若不除徐福,苗疆不存,孤王即便存活,又有何用。

御兵韬:刀剑合璧,比之微臣与王上联手如何?单打独斗,遥星旻月比之王上如何?此非私心,乃是更周全之策。

俏如来:军师的计算,确实更为周全。

苍越孤鸣:好吧,传孤王谕令,疏散人民至安全地点,所有用水必须经过铁军卫分发,违者严惩!

御兵韬:是。

俏如来:俏如来也即刻回转尚同会,协助群侠疏散中原百姓。

苍越孤鸣:嗯。半个时辰之后,集结所有可用战力,进发!


【苗疆•苗王宫】


(房间内,徐福在绝脉针的作用下昏睡,别小楼推门进来。)


(回忆:


岳灵休:喂,兄弟啊,老实说你对旻月到底是什么意思?

别小楼:这嘛……吾还没想好怎样说。

岳灵休:犹豫啥,一名能陪你仗剑天涯,又伴你出生入死的女子,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别小楼:吾尚未确定她的想法,旻月也从来未表示过。

岳灵休:你是白痴喔,你叫遥星,她便号旻月,这样都听不懂。男子汉就该多主动些。

别小楼:吾这是尊重,你这个大粗人懂什么。

岳灵休:你啊,什么都好,刀法,拳掌,奇门五术,你样样精通,怎会单就感情这部分这么笨啊。

别小楼:哈,说得你好像很厉害。

岳灵休:是没很厉害,但我真诚直接啊。

别小楼:是……岳宗师,喝完这坛,吾就陪你将武比完,好吗。

岳灵休: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反而是你比我爱打。比武什么时候不行,我们今日就将事情办了。若是成功,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别小楼:幼稚。什么事情。

岳灵休:当然是替我写一首诗啊,你知道这方面我很不擅长。每一次那些败类的试都还没念完,就被我打死了,总感觉自己不够君子。

别小楼:唉,你啊。

岳灵休:答不答应,等你一句话。

别小楼:一言既定。

岳灵休:定。连这亲我们也一起定。(碰杯)哈哈哈哈,来,干。 )


(别小楼独坐喝酒,李剑诗进入房间。)


(回忆:


岳灵休:旻月啊,呃。啊哈哈,今日天气很好,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就是……

李剑诗:为何吞吞吐吐?快说,本姑娘现在可没耐心。(岳灵休讲述)你告知他,若想娶本姑娘,自己来说。

岳灵休:所以,你答应了。(推别小楼)你这个呆头鹅,去啊,快去啊! )


李剑诗:山遼水阔碧连青,一步江湖几忘龄。

别小楼:莫使鬼途欺侠道,卓然尘外执天刑。

李剑诗:别郎,你独坐在此,是不是与我同样,也想起了那一日。

别小楼:唉,万般皆前尘了。

李剑诗:还记得你吾结发那日,别郎赠好友这首诗,如今想起来,恍若昨日。

别小楼:这么多年为失觉症奔波,想不到最后还是回到原点。诗儿,你说……老岳头是不是一个冤家债主。(喝酒)算了,他活着就好。唉,还活着就好。

李剑诗:明日一战,凶险难测,别郎,你真决定好了吗?

别小楼:老岳头毕生所愿,就是要消灭阎王鬼途。现在已到最后决战,吾一定要替他完成未竟之事。诗儿,明日让我一人前往吧。

李剑诗:结发青庐下,共伴红尘老。此战,无论如何旻月绝不会缺席。

别小楼: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老岳头,你听到了吗?明日将有一场死战,你也同样,无论如何都要战胜绝命司,否则这回你就真的欠大了。

鸩罂粟:(来到)都决定好了?

李剑诗:嗯,趁早出发,速战速决。

鸩罂粟:累积千年所习的武学,最完美的肉体,搭配亡命水的自愈能力、向天抢时激发出的潜能,现在的徐福,实力难以估计。

别小楼:如果我们无法战胜,小鸩,你一定要让老岳头活下去。

鸩罂粟:没有那种如果,你们两个都要给我回来!我一定会让绝命司彻底离开岳灵休的躯体!莫忘了,我们还有一个约定。

李剑诗:我们不会忘却。

别小楼:他,也不会忘却。

鸩罂粟:我等你们回来。


(别、李夫妻二人告别鸩罂粟,出发前去涳溟澐渊。别小楼走在前面,李剑诗却有些迟疑不决。)


别小楼:诗儿,你怎样了?

李剑诗:没什么。

别小楼:你没将决战之事告知修儒?

李剑诗:嗯。

别小楼:若你想与他告别,我们可以晚一刻间出发。

李剑诗:不用了,走吧。

修儒:师叔!(赶到)师叔!

李剑诗:事情你都知道了。

修儒:嗯,是药神前辈告知我的。师叔,别大哥,你们……

李剑诗:修儒你记住,每年朝锦记得回转岳峰洒扫。

修儒:修儒,记住了。(低落)

李剑诗:吾传授的古岳剑法不可荒废。

修儒:修儒,记住了。(哽咽)

李剑诗:剑行古岳,你便要志存高远,莫忘侠道。

修儒:师叔。

李剑诗:别郎,走吧。

修儒:(高声)修儒,记住了。

别小楼:老岳头交你们了。请。


【苗疆•小树林】


御兵韬:(接住酒坛)珍惜一点,以后可能没得喝了。(又仍回)

风逍遥:(接住)俏如来已经回中原主持状况,很少看你这样犹豫的模样,这么没自信。

御兵韬:情报……我们对于徐福现况的情报了解的太少。现在的安排,可能是最好,或者最差的安排。徐福现在的实力也无从得知,我无法判断正确的战局。

风逍遥:我们没时间查探了,禁水实在太困难。每一个时辰,每一分一秒都有人误饮亡命水,可恨我……老大,现在喝一口亡命水,是不是就有战力了?

御兵韬:胡闹!

风逍遥:哦,这句话听起来又有精神了。(喝一口酒,又递给御兵韬)喝一口,还一坛,老大,这次换我跟你讲,欠我的,要还。

御兵韬:你以为你在对谁讲话。(留下酒坛)备下庆功宴,待吾杀敌归来。


【苗疆•御花园】


段江辖:水脉就拜托你们了。

诸葛穷:嗯,百姓也交给你们了。

忆无心:诸葛大哥,随风师兄,你们务必要小心。

诸葛穷:放心,我们还欠很多债要还。

随风起:是啊,我是谁,随风起耶,你只要记得将酒准备好就好。

神蛊温皇:(到来)吾还以为是谁。

随风起:哇靠,这么倒霉。

神蛊温皇:看来今日,吾的运气也不是多好。

随风起:说什么,这叫好运,说不定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神蛊温皇:如果是你,应该不会轻易就死。忆无心,我们该去医治岳灵休了。(离开)

随风起:要命,头一次听到他讲人话,这世界真的变天了。

诸葛穷:那就赶紧去救回来,大家各自加油吧。


(众人纷纷各自行动。)


【苗疆•鸩罂粟实验室】


燕驼龙:想不到连本龙也找来了。现场阵仗还真大。

神蛊温皇:毕竟对手是贯串了两千年的记忆,更是蜕变大法的创造者,你不来还真是讲不过去。

燕驼龙:连温皇都这样讲了,本龙必定全力以赴。

鸩罂粟:(进来)诸位。

千雪孤鸣:终于来了,人总算到齐。

鸩罂粟:都清楚接下来要面对怎样的状况吧?

神蛊温皇:吾已经向他们解释清楚,现在就等你做好准备。

鸩罂粟:修儒,动刀,开脑!


(修儒拿起准备好的手术用刀,开始了开脑手术。)


(房间内,剑无极昏睡。)


剑无极:安倍!(惊醒,小东小夏趴睡在木桌上。)

小夏:(梦呓)师父……你要赶紧好起来,赶紧。


(为两人披上披风之后,剑无极拿起佩剑出门。)


【尚同会】


(地动山摇间,俏如来与段江辖、荷仪宫主回到尚同会。)


范大侠:盟主,你终于回来了,现在中原各地都……

俏如来:诸位冷静,我在回转中原的路上,已留意几个重点灾区,请各位马上随俏如来营救百姓。

范大侠:吾等领命,请盟主指示。

范大侠,你随段壮士前往西滨河区。陈门主,烦你与荷仪姑娘负责关岭一带。其余众人,与吾同行,一路上散播消息,巨树下,有天下第一绝顶高手。

群侠:是。


【苗疆•某村落】


殷若微:<这一路来,灾情频传,难道这就就是玄冥所说,绝命司想要的新世界?亡命水。>这也是亡命水吗?

苗民甲:竟然不准人喝水,喝了还会受罚,什么鬼政策。(殷若微藏身树后)

苗民乙:我们这样脱队不好吧?

苗民甲:怕什么,等一下再回去啦。我的嘴快要干死了,不喝水,哪有可能。(走近池塘)

苗民丙:不是讲不能随便喝水。

苗民甲:又没人看到。

苗民乙:说不定是因为水有问题,所以才不准我们喝水啊。

苗民甲:又没讲清楚有什么问题,只有讲会生病,是什么病啊?(喝水)

苗民乙:喂,你……

苗民甲:你们看,哪有什么问题。

苗民乙:我们赶紧跟上疏散人群。

苗民丙:但是我,我也口渴了。(苗民甲痛苦呻吟)你怎样了?

苗民甲:我感觉有一股力量,我好像变强了,哈哈哈……这个水好神奇。哇!(爆体而亡)

苗民丙:这……他……

苗民乙:我……我们快跑啊!(两人逃走)

殷若微:(现身)这就是绝命司所想要的完成品,最完美的亡命水。


(回忆:

无元炁:能喝下此种亡命水而不死者,方有在新世界生存的权力。我们新世界再见了,前提是,你要能活到那个时候。)


殷若微:<我喝过先前的亡命水,自然也能喝下最完美的亡命水。我跟那群愚夫不同,一定能成为新世界的一份子。我能……我能……>(将要喝下亡命水,突然回神)啊!开什么玩笑……开什么玩笑……(离开)


(另一处)

路人甲:(喝下亡命水)我变强了……我变强了……哈哈哈……


【某处】


(地动山摇)


村民甲:救命救命啊。

村民乙:救我,快救我!(慕容宁到此,见状出手)

村民丙:是谁救我们?

村民丁:是他吗?


探子甲:十三爷。

慕容宁:查到什么?

探子甲:各地异变似乎与水源有关。

慕容宁:回慕容府传吾命令,紧守府内水源,其余不可轻饮,另派剑卫出府协助疏散救灾。速去。

探子甲:那十三爷你呢?

慕容宁: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黄昏•小树林】


殷若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是绝命司和玄冥。可恶,早知当初就帮助鸩罂粟他们,至少我还能控制局势,灵休也不会……>灵休。


(回忆:

徐福:我真替岳灵休雄惋惜,在他的记忆中,你是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人。)


殷若微: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唉。嗯?怎么有这么多人?


小七:众人注意行进方向。

苗民甲:什么时候才能喝水啊?

小七:到了指定的地点,铁军卫会发派储水,请再忍耐一阵。


殷若微:(藏身树后)<对了,刚才好像听到那三个蠢货说到疏散人群,哈。>(悄悄跟上队尾)

苗民乙:诶?殷大夫。

殷若微:嘘,不介意我跟你们一起走吧?

苗民丙:当然不介意啊。

殷若微:哈哈哈。


小七:你是说玄武真道也在协助疏散人群?

苗兵甲:是啊,他们还说有充足的物资跟储水,如果我们有需要,可以跟他们调度。

小七:这么好?嗯,军长就在后防坐镇,有必要的时候我会请示。目前继续进行疏散工作,先通知龙虎山的承乐亲王吧。

苗兵甲:是。


【意识世界】


胧三郎:<我在这多久了?突然间与外界断了联系,也接触不到安倍博雅的意识,难道封邪之术真的成功?我被困在黑暗之中不见天日。>得意了吗,阴阳师?

徐福:何必如此气愤呢?人说留得青山在,至少你的意识还活着。

胧三郎:困得了我一时又如何,待你躯体老死,吾便能重获自由。

徐福:待这副躯体老死?那可能没什么机会了。

胧三郎:此话何意?嗯?你不是安倍博雅。

徐福:发现了。

胧三郎:绝命司。

徐福:或者,你也可以叫我徐福。久见了,酒吞童子。

胧三郎:久见,什么意思,我见过你吗?

徐福:真是贵人多忘事,这样的记性,难怪你被妖界驱逐,苦苦轮回千年,至今仍然一事无成。

胧三郎:你……知道我的过去。

徐福:用知道两字,还不足形容,毕竟说起妖界分裂的起因,我可是大功臣啊。

胧三郎:你说什么?!

徐福:要解释,太麻烦了。你运气好,被安倍博雅用封邪之术锁在脑海深处,意识得以保存,害我费了不少功夫找你。虽然放着不管你也男友作为,但我毕竟是一个很胆小的人。

胧三郎:为什么妖界分裂,你是功臣?

徐福:就说解释起来很麻烦了,等到你的意识被我完全吸收,自然就会明白。好好享受这最后的自我吧。

胧三郎:回来,将话讲清楚!


(胧三郎被束缚住,脑海中不断有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闪过。)、


(记忆:

徐福:微臣参见圣上。

始皇帝:你征调的三千童男童女到齐了吗?是谁配合你假传圣旨?中书车令,还是皇子?没……当真胆大妄为。)


胧三郎:这……就是事情的始末。三千童男童女,长生不老,吾妖族,内斗,分裂,同族操戈,只为了一个人的野心。与阴阳师缠斗千年,只是受人利用,沦为成就药人的工具。哈哈哈……(挣脱,但再次被束缚)你最好将我完全消灭,否则,就算再度轮回,我也会找你报复,杀你千次万次!


(永生树下)


徐福:悔恨吧,反正也持续不了太久。现在,是时候招待其他贵客了。


(浩瀚江河上,笛声悠扬,一叶扁舟乘风,遥星旻月夫妻联袂而来。)


徐福:淡烟疏雨曲,你们终是来了。

别小楼:沉刀埋霜小楼庭,回首江湖风云轻。君有才能纵捭合,青溪仰望有遥星。

李剑诗:绝命司,一切恩怨,此战尽了。

徐福:或许,你们不该来。

别小楼:为何不该来。

徐福:这是属于鬼谷一脉的新世界。

李剑诗:那我们,更该来。

徐福:既然你们主动寻死私,那还等什么。

别小楼:请。(解下披风挂在一旁,李剑诗也已摆好碧海兼容)


[接战第一掌,实力彼此心知。随即,]


徐福:这是……

别小楼:这一掌,是你欠岳灵休的。

徐福:你以为吾还会忌惮你们吗。


[另一边,]


诸葛穷:就是这了。没人把守?

随风起:没人更好,先将药物丢入水脉,然后赶去大树那边支援。

诸葛穷:好。(丢入药物,水脉渐渐平息)

随风起:成功了。


(第二处水脉)


御兵韬:真的这么顺利?


(第三处水脉)


苍越孤鸣:希望这药真的有效。(倒入药水)


[突然,地面震动。]


徐福(岳灵休):用这样的药就想化解最完美的亡命水,堂堂苗王,也如鸩罂粟一般天真吗?只要冲破此处水脉,九界任我宰割。

苍越孤鸣:果然没这么轻易,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之下,领会天下第一豪的高招。

徐福(岳灵休):可惜我不是岳灵休。

苍越孤鸣:孤王知晓,所以才能毫无忌惮,全力以赴。


(另一处,御兵韬竟与早已身亡的覆秋霜对上。)


御兵韬:凝水成体,你是绝命司。

徐福(覆秋霜):惊异吗?古岳剑法•平湖秋光。暴雨狂浪十三击。


[同一时间,同样激战,苍狼对上幻体岳灵休。虽是分身,实力仍是惊天动地。]


[高手过招,看似激烈,苍狼却感拳腿滞碍,仿佛一招一式,全在度死后捉摸之间。]


苍越孤鸣:轮回劫•破乾坤。虚空灭•霸王殛。

徐福(岳灵休):空劲大归还。

苍越孤鸣:你好似透析了皇室经天宝典的招式。

徐福(岳灵休):苗疆镇国神功,威名遐迩。千年光阴在世,徐福怎能不细心研究。三部武典变化,全在吾之掌握。你准备受死了吗,苗王?

苍越孤鸣:那……你见识过三决合一的威力吗?极星辰,穷轮回,尽虚空!

徐福(岳灵休):空劲大归还。怎有可能!


[宝典武学三式合一,至刚至柔,至快至巧,强如绝命司,竟也难以招架。]



徐福(覆秋霜):你……

御兵韬:旋龙震天击。

徐福(覆秋霜):啊!



苍越孤鸣:这一刀,为牺牲在阎王鬼途手下的苗疆子民,而斩!

徐福(岳灵休):(化成水,又在湖中凝成实体)皇室经天三式合一,确实不同凡响。就不知是不是也有能力应付这源源不绝的亡命水。



徐福(覆秋霜):无用矣,在这个新世界,你们能耐吾何?

御兵韬:用实力说话吧,徐福。

徐福(覆秋霜):不对,你该称呼吾为神,造物之神。

御兵韬:那吾……(摘下面具)便遇神杀神!


(另一处水脉)


诸葛穷:怎会?

徐福(方之墨):(凝水成体)这样就妄想阻止,吾……

随风起:没空听你这怪物废话。阿穷,合力做掉他。

徐福(方之墨):凭你们?(一根鱼线击退随风起)

随风起:还有援手?

徐福(钓烟波):援手,说错了。(凝水成体,随后无患开膛与魈毒童子也纷纷凝水成体。)

众徐福:我们拢是徐福。(攻击)

诸葛穷:一个人两个。


[昔日麾下,今日却成亡命玩物。利线,阴指,猛爪,影掌,异体同念,杀势汹涌。随风起,诸葛穷,单剑双掌虽是厉害,仍然难敌四身合攻。]


徐福(无患开膛):淬骨爪。

随风起:搏风归翔。


诸葛穷:大道初成。

徐福(方之墨):擒影灭形。逍遥无德功,原来你是司马良欢的徒弟。

诸葛穷:逼死复生,玩弄亡者,你到底将生命当成什么?

徐福(钓烟波):能以此方式长存,是他们的荣幸。

徐福(方之墨):你若想要,我也能让你的师父,重现于世。

诸葛穷:不准用你的手侮辱师父!逍遥汇流,阳火暝雷破!

徐福(方之墨):死来!

随风起:闪!阿穷,咱们需要一次了结,你还有大招吗?

诸葛穷:有,但我们大概会死。

随风起:哈,至少路上不会孤单。


[随风起孤身闯关,勇抗四身。]


徐福(方之墨):有胆量,但无知。

随风起:想要?送你。(剑锋递上)


[杀手本能,死中求存,顿时,奇招妙式淋漓尽出。]


徐福(无患开膛):杀。


[奈何,]


徐福(魈毒童子:开膛拂阴指。

徐福(方之墨):影法三殁•捉形猎影。你还能撑到几时。

随风起:足够了,(回头)阿穷!

诸葛穷:逆灵无穷。(八卦法阵渐显)

徐福(方之墨):正邪双气!


[损灵豁命,诸葛穷再展正邪双气,只为!]


诸葛穷:清为天下正!

随风起:给你看何谓真正的天外飞仙。(跃至半空)飓风旋杀!

徐福(方之墨):阴符七术•灵蓍损悦。


(诸葛穷放手一搏,巨大能量冲击下,凝水成体的众徐福纷纷化作水花落下。)


诸葛穷:成……成功了。

随风起:这次过后,我一定喝酒,喝到吐。(晕倒)

诸葛穷:随风兄。

徐福(方之墨):真是趣味,你竟还练了天魔邪功。(竟与其他几人再次现身)可惜,只是粗劣的混杂功体。现在,受死吧。(一声枪响)怎会!谁?!

诸葛穷:小梅。

天首:六叔。(六隐神镞背上随风起,带着诸葛穷先行离开)

徐福(方之墨):有利缘起,利尽缘灭,这额就是鬼市的选择吗?

天首:吾来,只因其是吾天首的人,更是吾梅若馨的人。

徐福(方之墨):那就没什么好讲的。

天首:天魔三相•无相怒魔。


六隐神镞:(检查两人状况)放心,一时还死不了。

诸葛穷:小……梅。

天首:结束了。

徐福(方之墨):结束?(凝水成体)没错,结束了,你们的旧世界早就结束了。哈哈哈……


(永生树下)


[遥星一刀牵制,随即,]


李剑诗:瑰瑕出鞘,潮汐吟啸。


[旻月御剑,万千剑气化虹,沛然直向巨树,却是!]


徐福:想趁机破坏永生树,徒劳也。


[一击无功,诗仙纵横,遥星旻月刀剑齐出,默契配合。然而,徐福以一敌二,丝毫不落下风。]


徐福:阴符七术•猛兽转圆。

别小楼:吴钩霜月明。


[一刀崩落,别小楼刀势再催,万钧重力猛然压下徐福。]


[至沉的刀,至妙的剑,至绝的掌,是最惊险的伤势互换。]


李剑诗:飞剑决浮云。(斩去徐福一臂)

别小楼:纵横决•十步杀一人。


[十步刀纵横,杀人红尘中,诗赋再起,生死转眼分明。]


李剑诗:(徐福死无全尸)结束了。

别小楼:小心!尚未结束。

徐福:今日,就让星沉月路之景来迎接吾的永生世界吧。(从永生树上复生)还有帮手?

李剑诗&别小楼:剑无极?(剑无极负伤到来)

徐福:真是不知珍惜性命。为了救你的朋友特地来送死,凭这样的身体也想做我的对手吗。

剑无极:(摘下胸前勾玉仍出)接着。

徐福:(接住)这是?

剑无极:我可以确定,就算活了两千年,你仍是一个白痴!


[话声甫落,勾玉项链融入安倍博雅掌中,霎时!]


(意识世界)


徐福:酒吞童子肉体最后的碎片,失算!

胧三郎:你失算的事情,多了。我说过,要杀你千次万次!你何其有幸,见识酒吞童子完整的实力。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最后一集——最终一战!]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