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30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987143256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三十集 浑沌缈无极 双分日月明


录入:萩萤
校对:叶清眉



【阴阳分垒】


[成功擒捉安倍博雅,绝命司欲杀剑无极。忽而天井崩落,黑白郎君倚着不世狂人之姿凛然降落。]

黑白郎君:哈哈哈……绝命司,南宫恨今日要以你的失败为快乐啦。

绝命司:手下败将,也敢自恃威风。

黑白郎君:你有幸见识黑白郎君脱胎换骨的风采。

(无元炁扛起安倍博雅欲离开)

黑白郎君:我有说你可以走了吗?(攻击拦下无元炁)将人放下。

(黑白郎君飞身上前,绝命司连忙接招拖住绝命司,无元炁连忙躲闪)

绝命司:面对我,你还有余力分神。

[狂豪再度交锋,深知彼此实力,出手便是全力的厮杀拼搏。]

黑白郎君:怒马凌关。

绝命司:金仙大罗掌。

[快似电光的拳腿交接,势崩山岳的内功拼斗,两人越战越是激烈,战意不断攀升,终至突破天际。]

(无元炁趁二人打斗正酣,离开战场)

绝命司:杀。

[五绝神功气势如焰,天刑奇招刚猛如涛,再次交锋,结果竟是……]

(黑白郎君连点数下,绝命司负伤后退)

绝命司:原来如此,怪不得你这般自信。

黑白郎君:使出你最强之招,黑白郎君要你败得心服口服。

绝命司:败?说笑吗?(与黑白郎君拆招,黑白郎君退开几步)阴符七术,五龙盛神。(再度出招)败你,吾有千百种方法。

[阴符龙气入体,绝命司功力再翻层次,横招进逼,毫不留手。]

绝命司:古岳剑法,岳擎北云。

黑白郎君:封灵斩。

(二人再度打斗,黑白郎君略呈颓势)

绝命司:当杀不杀。骄傲,就是你的败因。(发招)天刑大审判。

黑白郎君:离合并流。

(招式相击之下,黑白郎君被弹飞。烟雾散尽,黑白郎君又再度出现)

黑白郎君:你的全力,只有这样吗?

绝命司:混沌渺无极,双分日月明。

[绝命司强招再现,纳混沌,分阴阳,日月双气在握,天地为之变色。]

黑白郎君:来得好。

(二人又战,飞沙走石)

黑白郎君:收。

绝命司:你……

黑白郎君:化。运。

绝命司:一气化九百破解不了这招,徒费气力。

黑白郎君:一气化九百破解不了,但黑白郎君可以。阴阳合一碎日月。

[阴阳真气藉脉导引,宏大内力反冲入体,震荡脏腑,绝命司遭受重创。觑准胜机,黑白郎君强挺伤势,疯拳、怒掌,打得对手毫无喘息机会。]

黑白郎君: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

(绝命司落败,被黑白郎君击飞,随后黑白郎君口吐鲜血)

绝命司:强贯阴阳之气,破消日月双劲,稍有差池,筋脉尽碎。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黑白郎君,不愧中原第一狂人。

黑白郎君:哼,这一点点小事,我能,原本的岳灵休也能。

绝命司:哈,哈哈哈……是啊,不过,他不会回来了。

黑白郎君:这具躯体,你不配。

(黑白郎君欲杀绝命司,被赶来的别小楼拦下)

别小楼:你就是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中原竟然还有我未曾遇见的绝世高手。

[就在此时,绝命司孤注一掷,变数乍生。同时,旻月来到。]

李剑诗:小心。

[绝命司重伤不及反应,转眼,剑气已连封七大要穴。]

(绝命司出招,李剑诗自后出招封穴,绝命司倒下)

黑白郎君:同时来两名绝世高手,很好。

别小楼:黑白郎君,别某无意与你对决。

黑白郎君:你,惧战。

别小楼:吾从不惧战。

黑白郎君:那还等什么?

别小楼:只要岳灵休一息尚存,黑白郎君就只能是岳灵休的对手。

黑白郎君:岳灵休已经不在了,他现在是绝命司。

别小楼:如果吾能让他变回你认识的岳灵休呢?

黑白郎君:你,能吗?

别小楼:就你所认识的岳灵休,是这么容易被打败的人吗?

黑白郎君:若你不能使岳灵休恢复,又当如何?

别小楼:那……遥星公子别小楼,代友一战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很好。(上前,看一眼绝命司)黑白郎君不想再等十数年,这一次,我只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后,南宫恨要你们败得心服口服。哈哈哈……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离开)

别小楼:老岳头,你有这样的对手,幸也。

(李剑诗上前将剑无极扶起,搬至绝命司身旁)

李剑诗:没想到日夜兼程,还是来迟一步,四处皆不见安倍博雅。

别小楼:唉,是吾之过,先将他们带回苗疆吧。

李剑诗:嗯。


【幽荧树前】


(诸葛穷与天首两人对峙)

诸葛穷:小梅。(一缕头发被削落)你真的出卖安倍?!

天首:多余的废话。

诸葛穷:你……

(诸葛穷欲离开,天首冲上前拦住)

诸葛穷:闪开。

天首:汝去了,又能做什么?

诸葛穷:与你无关。

(诸葛穷发招,二人缠斗之际,六隐神镞与随风起赶到)

六隐神镞:是怎样了?

诸葛穷:她出卖安倍,六叔,你们早已知情?

随风起:什么?他帮我们救出阿穷,你们这样做,也太不仗义了吧。

六隐神镞:小穷啊,你确实出来了,但不表示你已经……

天首:生意的信誉不能失。

诸葛穷:原本,我认为你再怎么变,至少你的初心还是不会改变。但现在的你,跟那群人贩有何不同?既然这样,那你放心,契约已成,我去,是我自己的行为,与你们无关。现在,给我闪开。

天首:吾说过,能力才是一切。

诸葛穷:那你看清楚了。

[赫然,诸葛穷饱提内元,正邪双气汇聚出掌。]

(诸葛穷与天首交手,诸葛穷伺机欲离开,被天首拦住)

随风起:还等什么?

六隐神镞:随风起。

随风起:抱歉,我看不过。雁风横飒。

(随风起带诸葛穷离开)

天首:六叔。

六隐神镞:唉,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空中飞来一物,伸手接住)是鬼尊令,要找天胡老大你跟菜鸟胜雪。

天首:嗯。


【路上】


(随风起与诸葛穷急奔赶路)

随风起:阿穷。

诸葛穷:我没事,快赶路。


【阴阳分垒】


随风起:都是战斗的痕迹,还是迟了一步,阿穷。

诸葛穷:苗疆,我们去苗疆。

随风起:去苗疆干嘛?

诸葛穷:做我能做的弥补。


【苗王宫】


鸩罂粟:绝命司被擒来苗疆了?!

俏如来:是,而且全身骨骼、经络收到严重损坏,目前陷入昏迷。

千雪孤鸣:现在应该是要等他醒过来,再由那个铁骕严刑拷问线索吧。结果你马上就跑来通知臭毒鸟,是有什么用意?

俏如来:我只想知道,先生想怎么做。

鸩罂粟:你认为我想做什么?

俏如来:俏如来不知,所以才来询问先生,想怎么处置绝命司。不对,是……岳灵休。

鸩罂粟:先前我与遥星翻阅典籍,后来我又听到你所说的东西,前思后想,结果产生一个疯狂的想法。

俏如来:什么想法?

鸩罂粟:为岳灵休手术,摘除占据意识的怪物。

俏如来:先生研究过了?

鸩罂粟:只有构想,但还需要更多人的配合。第一步是集结万济医会三大学脉专精,在针数辅助之下,用药理、蛊毒会诊。

千雪孤鸣:心机温仔,我马上去通知他。

俏如来:狼主且慢。先生,你确定要这么做?

鸩罂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管怎样,总要一试。榕烨,先去通知修儒,还有准备磨神酒。

榕桂菲:好。

千雪孤鸣:那我也来去了。

俏如来:那就劳烦狼主先转述一些事情,让温皇前辈心里有底。


【苗疆室外】


俏如来:(叙述)详情便是如此。绝命司,请先交由药神先生他们处置。

铁骕求衣:俏如来,我尊重你们的决定。就先交给你们,但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

铁骕求衣:根据遥星旻月的说法,现场并没看到安倍博雅,很有可能,已被阎王鬼途的其他人抓走。

俏如来:我们已在中苗布下大量眼线。若要再加快速度,为今之计,是前往鬼市买取协助。

铁骕求衣:太过冒险,你不清楚他们与阎王鬼途勾结到何种程度。

俏如来:但这是一个可能。

铁骕求衣:先想办法从绝命司口中套取情报,鸩罂粟有说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吗?

俏如来:有众人会诊,应该不用太多时间。

铁骕求衣:先把握这条线索。

苗兵甲:军师,前祭司诸葛穷,跟一名自称忆无心祭司的朋友,名唤随风起,说是有要事求见。

铁骕求衣:随风起,曾听忆无心提起此人,他是鬼市杀手之一。


【祭司台】


忆无心:诸葛大哥,随风师兄,你们怎会突然来?

诸葛穷:小姑娘,我们……

忆无心:是军师跟俏如来大哥。

俏如来:<这个人……>(打量诸葛穷)

铁骕求衣:你是当日袭击遥星旻月的其中一人。

随风起:那是过去的生意,我们今天来并没恶意,我们是来……

诸葛穷:事情就是这样,还请让我们出一份力,助你们对付阎王鬼途。

铁骕求衣:为了弥补?

诸葛穷:是。

俏如来:<他确实如那个人口中形容的一样。>军师,现在军长与剑无极都无能出战,我们需要战力以及情报,就让他们留下吧。

铁骕求衣:你们可以留下,但必须受人看管。忆无心,就交你了。

忆无心:是。

诸葛穷:为何不是步老先生?他不是忆无心的上司吗?

忆无心:诸葛大哥,步前辈为了抵抗阎王鬼途的阴谋,已经……牺牲了。


【祠堂外围】


忆无心:诸葛大哥,很抱歉,此时情形特殊,碍于你们的身份,还是不能让你们直接进入祠堂。

诸葛穷:无妨。到这,也是一样。对吧?步老先生。遥想不久之前,我们还在争夺此杖,(回忆)如今再见……(回忆)却是天人永隔。(上前行礼)


【苗疆】


枭岳:(练武)才三个时辰就累了,真是没用。一定是基础练得不够,基础很重要,基础。

忆无心:枭岳大哥。

枭岳:是无心啊。你们是……

诸葛穷:你是安倍的朋友,枭岳对吧?

枭岳:我想起来了,你是当初和安仔争夺祭司台的那个,叫做……

诸葛穷:在家诸葛穷。旁边这个是我的朋友,叫做随风起。

随风起:远远就听到你喊得大小声,你这是在……

枭岳:在练功夫啦,我的基础不好,所以正在蹲马步、打正拳,你们有什么事情要找我吗?

忆无心:是诸葛大哥,他有事情要跟你讲。

诸葛穷:你是安倍的朋友,我有一件坏消息要带给你。

枭岳:你是说安仔可能被人抓走的事情吧,别小楼和李剑诗说过了。

诸葛穷:你知道了,其实……

随风起:知道了还有心情练拳啊,你跟安仔感情不太好的样子喔。

枭岳:感情啊……常常在斗嘴和吵架,我也不知道是算好还是算坏。但也不知道他被绑去哪里,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做能做的事情,把握时间勤练功夫。到时候若要救他回来,也能多一份力量。

随风起:有理,是我讲错话,该罚,有机会请你喝酒。

枭岳:酒啊,我没什么兴趣,若要请,请我香蕉吧。

随风起:好,找一天,请你吃到吐为止。

忆无心:方才忘了讲,段先生和荷仪姐姐,现在也在苗疆。若知道你们来,一定会很高兴。

随风起:轻飘飘也在苗疆,很久没见面了,抱歉,这位独臂壮士,下回再找你聊天。

枭岳:叫我枭岳就好了。你们若有事情,没关系,随你们去。


【苗疆】


随风起:看不出来,轻飘飘你动作很快嘛。

段江辖:想不到,我们竟然这么快又碰面。

随风起:别转移话题,老实交代,什么时候发生的?阿穷……阿穷……你怎么了?你看,我们大家好不容易又碰在一起了。

诸葛穷:各位,抱歉,我有一点累,先告辞。

随风起:看来,这次真的伤到他了。

荷仪宫主:事情我都有听无心小妹说了,不过同为女人,我能理解那位天首。照你们的形容,他们两人的羁绊,非是一般吧。她嘴上说是为了生意,但心里多少都还是为了他吧。

忆无心:我也是认为,天首不是真的冷血无情,相信诸葛大哥也很清楚。

段江辖:这……其实之前,他有跟我讲过一些事情。在他小时候,家乡因天灾而毁,他们一群小孩被恶人捉走。那个时候,他和一名朋友约定,会好好保护对方,但一路上,他们只有很少的食物。有一天,他趁夜偷偷出去找食物,谁知就在当下,出现了另一群人贩,两边发生冲突,混乱之中……


【路上】


(诸葛穷独自走在路上)

段江辖:他幸运被他的师父所救,但他的朋友,就没这么好运了。他始终记着约定,不断找寻对方,直到再会,两人却已不同往日了。对此,他一直认为是自己抛下对方,才害了她。

诸葛穷:师父,小梅,我又让你们失望了。(察觉有人,回身)是你,俏如来。

俏如来:抱歉,打扰到你了吗?

诸葛穷:没,你是来问阎王鬼途跟鬼市的情报?不过我所知的都说了。

俏如来:多谢你的坦白,但我来找你,不单只是为了情报。除此之外,俏如来是来履行一个很久以前的约定。

诸葛穷:约定?

俏如来:有一个人向我提过,如果我们能碰面,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诸葛穷:有一个人?难道是……

俏如来:正是令师,司马良欢。

诸葛穷:你……还记得师父?

俏如来:先生当年加入天地双部,为武林出力,俏如来亦受过他的指点,焉能忘却?我记得,那时他时常说……

诸葛穷:祸福相倚,世道乱,出行善。

(回忆,司马良欢与俏如来剪影)

司马良欢:天下平,隐世生,此乃敝派宗旨。

俏如来:先生所言,俏如来知道,但请问这是何物?

司马良欢:火锅啊。饿着肚子,是无法战斗的。来,你也吃吧,我有准备素斋。

俏如来:先生,我们正在谈论贵派学问。

司马良欢:我正在说啊。世道就像吃火锅一样,饿了,就放东西进去熬煮,期间不宜太燥;吃饱了,就将东西洗干净,收好离开。对了,俏如来,我有两名非常可爱的徒弟,之后,你们若碰面了……

(回忆完)

俏如来:先生,真的是一名非常奇特的人。

诸葛穷:他只是都不听人讲话,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罢了。

俏如来:但无论状况如何低迷,他总能抱着正面的想法,鼓舞他人,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可是,是俏如来无能,令师在协云关一役,牺牲了。

诸葛穷:不是你的错,那是师父他一生奉行的精神,不曾偏移。但我,辜负他了。

俏如来:真是这样吗?你从商四方,那些你经过的地方,正好都是生计最安稳的地方。比如元邪皇时,你的饭店崩塌的位置,刚好成为基底,令周遭住户安然度过灾劫,这是巧合吗?其实,你一直用你的方式,帮助我们注意不到的地方。

诸葛穷:哈,原本以为我很会胡说了,想不到,你比我更厉害。

俏如来:那你还有兴趣听吗?

诸葛穷:当然。

俏如来:人生变化莫测,没人能预料未来,我们能做的只有把握当下。

司马良欢:(回忆剪影)让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

俏如来:而这一切,取决于信任。

司马良欢:(回忆剪影)信天。

俏如来:信人。

司马良欢&俏如来:信自己。

诸葛穷:哈哈哈……原来,这就是你所说的约定。师父,到头来,我还是没长大,一直在底层犹豫烦恼。

俏如来:会犹豫、烦恼,代表不放弃思考,找寻正确的道路。

诸葛穷:就怕到最后,我找到的,是跟你截然不同的道路。

俏如来:有何不可?道如海水,海纳百川,方能成大,生生不息。

诸葛穷:真希望孤达仔也能听到这些话。

俏如来:孤达仔?

诸葛穷:是我那不肖的师弟。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别碰面。

俏如来:这是为何?

诸葛穷:他有一点点特殊。总之,俏如来,多谢你,我们会尽全力,跟阎王鬼途战到最后。对吧?藏在树林后面,偷听很久的那群人。(忆无心、随风起等人出来)抱歉,让你们大家担心了。

随风起:你若真的有愧疚,钱拿来,我就原谅你。

诸葛穷:小姑娘,我现在回去祭司台领薪水,还来得及吗?

忆无心:这恐有不便。

诸葛穷:什么?

随风起:没办法,只有卖身了。放心,我有认识的,他会帮你找好客人的。轻飘飘,你要不要顺便兼着赚吗?

荷仪宫主:你敢。


【幽柩门】


[幽柩门,幽柩门,高不见天顶,暗不现其型。是鬼市无人不知的禁地,更是赴见鬼尊的第一道孤门。]

慕容胜雪:<原来如此。有此机关,难怪,能成为鬼市的核心。>

白丑生:恭迎天首与潇湘客。

慕容胜雪:<这就是鬼尊的房间,但只有大会时出现的椅子。>

白丑生:公子在想,为何不见尊上吗?如此小事,不需要劳烦尊上。接下来,请容丑某开始转达尊上之意。尊上对此次生意结果甚是满意,尤其是天首,果然不负尊上所望。尊上吩咐,送上百两黄金,作为分红。至于潇湘公子带回安倍博雅,功不可没,此功之大,还请公子暂时留下,商议你的奖赏。以上便是尊上之意,两位,有想说的吗?

(天首转身离开)

白丑生:天首,尊上对你殷切期盼,望你保持下去。

白丑生:难以相处啊。罢了,公子,等候需要一点点时间,如果公子脚会酸,可以随意就坐。不过,此处只有一张椅子,公子,敢入座吗?

慕容胜雪:有何不敢?

(慕容胜雪坐上鬼尊之椅)

慕容胜雪:鬼尊的椅子,坐起来果然舒适。不过,也就是一张普通的椅子。

白丑生:哈……那是当然了,难不成公子以为,坐上它就会被它杀掉吗?

慕容胜雪:(抽烟)它是不会,但人就不一定了。

白丑生:开一个小玩笑,请莫见怪。其实这几年来,尊上很少现身了,除了几名心腹,无人见过尊上。公子是在想大会上的情况吧。隔空运功,这等浅薄的功夫,岂会难倒尊上。而且丑某只说,无人见过尊上,并不代表尊上没见任何人。

慕容胜雪:有话就说,不必故弄玄虚。

白丑生:这个嘛,神龙难见真影。尊上,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说不定,公子早跟尊上擦身而过了。闲话到此,进入正题吧。我们都清楚,公子加入鬼市的原因。现在留你,是准备给你一个机会,而在那之前,公子可知为何鬼市高手云集,旁支繁杂,却独有五方势力。

慕容胜雪:是为平衡消长。

白丑生:跟聪明人讲话就是好啊。五这个数字,是经历数代更替统合,才取得的平衡。所以公子想独立一方,你明白我的意思。

慕容胜雪:(抽烟)巧木宫与落花随缘庄,皆是不差的选择。

白丑生:哈……公子啊,你话上这样说,可是至今都没离开椅子啊。

慕容胜雪:啊,这张椅子,比我想象中的舒适,尤其是这个把手。

白丑生:那你,可要握好喔。


【幽荧树前】


(天首回忆)

诸葛穷:这样就有价值了。

天首:无稽之谈。(打翻石头)

(回忆完)

六隐神镞:天胡老大,鬼尊送来的黄金清点好了。

天首:分下去吧。

六隐神镞:那块石头是?

天首:无用之物。

六隐神镞:没用的话,你何必握那么紧?(天首扔掉石头)这样更是欲盖弥彰啊。(捡起石头)小石头……你跟我说,是我老了,跟不上了吗?为什么你们在想什么,我都清楚,却什么都没做。到底是你无用,还是我无用呢?

天首:其无嘴,汝问其,无意义。

六隐神镞:它没嘴,但它的心是实的。老人家讲话,是听心。

天首:那其回答了汝?

六隐神镞:它说,连一名小姑娘都找不回的我,确实无用了。唉,真是一块诚实的石头,难怪你要握紧它。(将石头放回天首手上)这次,可要握好,别再不小心落下去了。


【剑无极房内】


神蛊温皇:这样还死不了,是对方出手太客气,还是你命大呢?感谢我不让凤蝶跟来吧,你才不用被她看到这般悲惨的模样。有几分实力,讲几分话,口口声声保护,你真要细想,自己是不是有那份能力。

小冬:师父,我们来帮你换药。

小夏:诶,你是……

神蛊温皇:走错房了。

小冬:怪人。


【屋外】


(神蛊温皇与李剑诗错身而过)

神蛊温皇:姑娘可见过宫本总司?

李剑诗:缘悭一面。

神蛊温皇:那可惜了。

李剑诗:先生可见过慕容烟雨?

神蛊温皇:仅闻盛名。

李剑诗:同样可惜。

神蛊温皇:姑娘芳名?

李剑诗:李剑诗。

神蛊温皇:来日温皇必登门拜访。

李剑诗:随时恭候。温皇先生,好友岳灵休就劳烦你了。

神蛊温皇:请。

李剑诗:请。


【治疗室】


修儒:终于好了,药神前辈。

鸩罂粟:嗯,榕烨的磨神酒,应该还能撑半个时辰左右,你认为还需要补强什么,就尽量吧。

修儒:他全身骨折、经脉毁损,要修复都需要很久的时间了,目前应该这样就足够。

鸩罂粟:论肉体,这可是能与黑白郎君势均力敌的岳灵休;论心机,穿越两千年时间洪流的徐福,谁也不敢掉以轻心。无妨,有什么问题,我担下便是。

修儒:好吧,我会再详细检查。

榕桂菲:还需要我再拿更多磨神酒来吗?感觉,还要等很久。

千雪孤鸣:看我干嘛?是他先叫我回来等的。这个心机温仔,不是说马上就来,怎会这么久还没到,是又坐轮椅了喔。

神蛊温皇:别在背后将别人的坏话。

修儒:温皇前辈,俏如来大哥。

千雪孤鸣:不用对他这么有礼貌啦。自己走那么慢,就别怪别人碎碎念。

神蛊温皇:只是在途中多绕了一轮,遇到一些人而已。(瞧见榕桂菲)上回多谢了。(榕回礼)这一次,可与失觉症不同啊。

鸩罂粟:你还没用蛊毒诊视,就如此断言,也太随便了。

神蛊温皇:千雪早就说明一切。药理、蛊毒、术法兼施,不是普通的棘手啊。(拿出小盒)若要探知意识状况,恐怕必须用这个了。

千雪孤鸣:这什么?

神蛊温皇:罗碧用过的东西,你该很熟悉。

千雪孤鸣:藏仔……彼岸虫。

神蛊温皇:意识与梦境脱不了关系,透过彼岸虫的激发,能让服用者的意识受到冲击。问题来了,现在绝命司的状况,我们皆不清楚,若擅自使用彼岸虫,是否会伤害到岳灵休犹未可知。

千雪孤鸣:为什么你总是开发出这种连自己也不一定能控制的蛊毒?

鸩罂粟:若担心彼岸虫失控,就用这个吧。(拿出小瓶)无巧不成书,还记得当初元邪皇带着雪山银燕四处求药,找上万济医会的成员,拿我送的试血丹,试验雪山银燕的血液。正好得到的样本,我就拿来研制能压抑彼岸虫的药剂了。

千雪孤鸣:雪山银燕?他的身上怎会有彼岸虫?

神蛊温皇:有时间你问罗碧,虽然他不一定会讲。

鸩罂粟:还有其他的顾虑吗?

神蛊温皇:没。只是在想,平白无故让你占了便宜,万济医会代表的公信力……

鸩罂粟:若能捕捉到徐福的意识,随便你做实验。

神蛊温皇:诱人的条件。(治疗)来吧,就看彼岸虫能带回什么讯息。

修儒:岳大哥。

千雪孤鸣:温仔啊,这样妥当吗?

神蛊温皇:我确实有稍加激化,如果担心,鸩罂粟,你可以出手了。

鸩罂粟:那是……

千雪孤鸣:你怎么不讲话,到底是怎样了?

神蛊温皇:彼岸虫的意识被吞噬了。如果是蛊毒直接被摧毁,那就是体质问题,需要再用其他方法探知。但只摧毁意识,就表示在岳灵休这副躯体沉睡的状况下,徐福的意识依旧充分保持防御,甚至有攻击性。真不愧是研究了两千年的成果。

千雪孤鸣:你还有时间佩服他,还不赶快拿出更强的蛊毒,跟他拼了。

神蛊温皇:如果你只是要杀死他,我不只有蛊毒,剑术也无条件奉陪。

千雪孤鸣:开什么玩笑。

神蛊温皇:我没说笑。

鸩罂粟:蛊毒不行,那就先从术法下手。但苗疆除了步天踪之外,我一时还想不到其他人选。

俏如来:只要有王骨的协助,便能让无心和燕驼龙前辈施展消除所有术法的灭却之阵,也许……

神蛊温皇:药理摧毁宿主意识,蛊毒传递重建记忆,术法保留徐福人格,甚至在来回作用之下,将宿主的记忆以及个性,融入徐福的意识当中。这是你所转述,应该一字不差吧?

千雪孤鸣:你就先听俏如来讲完……

神蛊温皇:恕我直言,直接解除阵法,就等同摧毁徐福的意识,这当中,也掺杂了岳灵休的部分,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俏如来:那如果将岳灵休的意识,分离出来呢?

神蛊温皇:在原本的肉躯内,重建原本的记忆与人格,这还能算是原本的岳灵休吗?再者,徐福的意识,拥有强烈的主导权,在过程中,又要如何避开徐福的部分,将岳灵休的意识独立出来?明知全力抢救的最后是失望,为何又要徒增折磨?放手吧。

鸩罂粟:我还是要试。我不想什么都没做,就先失望。我……我不想……

(神蛊温皇回忆)

神蛊温皇:放弃吧,他不会来了。

千雪孤鸣:是不是先放弃就不会失望?你都是这么想的。

(回忆完)

鸩罂粟:如果幽冥君还在,他也不会容许自己就这样放弃,我要试。

榕桂菲:鸩罂粟。

神蛊温皇:反其道而行,用术法瓦解徐福的意识防护,之后以蛊毒分离有攻击性的部分,最后剩下失去徐福人格主导的记忆,再用药理重建宿主的记忆。用你的方法,也许有一丝希望救回吧。这只是理论,实际操作的过程,有诸多风险,众人必须做好准备。

千雪孤鸣:温仔你肯帮忙了,哈,太好了!

神蛊温皇:先别高兴得太早,在手术之前,你们应该还有其他的要事。

俏如来:嗯,我们还需要其他的情报,包括在实行最终计划之前,所有的排布,皆要问出。若严刑逼供之后坚不吐实,我便马上去通知无心与燕驼龙前辈,届时再进行手术。

千雪孤鸣:哼,醒来得还真是时候。

绝命司:哈哈哈……真是煞费苦心啊,诸位娃儿。

俏如来:当你再战黑白郎君,可有料到自己变成这种地步,绝命司,徐福。

千雪孤鸣:乖乖讲出你所知道的,否则……哼哼。

绝命司:来不及了……来不及了……难道你们,没趁我倒下的时候搜身,也没怀疑过阎王翎为何不在我的身上吗?

俏如来:原来你早就……

绝命司:一切都太迟了,我的计划,穿越千年时间洪流的长久实验,将在这个世上,哈哈哈……你们阻止不了我。


【十殿阴曹】


安倍博雅:为什么我还活着?亡命水,是吗?意思是,连选择死亡的权利,都不给我吗?要长生不老,是你们的事情,为什么要将不相干的人卷入?

无元炁:过了这么久还没消息,看来绝命司是不会回来了。不过,不影响计划。

安倍博雅:至少让我知道,你们想利用我的身体,来做什么吧?回答我啊。回答我啊。

无元炁:千年夙愿,终要达成。

安倍博雅:你们究竟将我当成是什么?回答我啊。

无元炁:玄冥三生有幸,参与这一刻。

安倍博雅:我有名,有姓,我有自己的人生,我叫……(无元炁动手)我叫安倍博雅。我是人,不是道具……

(安倍博雅回忆)

安倍博雅:先别管什么未来不未来了,你有听过安倍吗?(闪现)是,请多多指教,我就是安倍博雅。大哥,你记得我的名字了。(闪现)安倍流直系传人,安倍博雅,在此终结你的旅程。

(回忆完,安倍博雅起身)

无元炁:属下玄冥,参见绝命司。

绝命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总算……总算,我总算与这副肉体,合而为一。

无元炁:可是,涳溟沄渊仍被步天踪肉身封印。

绝命司:不过是将水源散布速度推迟少许,小小凡夫肉身,怎能阻吾大业?计画如旧。

无元炁:是。

绝命司:这就是,向天抢时、亡命水加上药人的威力,哈哈哈……在此等待凯旋的消息吧。

无元炁:无,属下恭送绝命司。


【水脉源头】


守卫甲:你是谁?

绝命司:深更半夜,恪遵本职,守护水脉源头,各位辛苦了。(杀害守卫)阎王鬼途,会记住各位的贡献。现在,该是收获成果的时候了。

[绝命司催动内力,药人之血溶入水脉,水源顿受激化,水涌如瀑,撼动天地。]

路人甲:地……地震啊。

路人乙:很大力。

路人丙:那是……


【黑水城】


风间始:小玉小心。

大匠师:怎会突然这么大的地震啊。


【苗疆】


修儒:怎会突然地震?

榕桂菲:莫慌,很快就过去了。

绝命司:过去?哈……哈哈哈……开始了……开始了,哈哈哈……


【尚贤宫】


凰后:怎会……

墨无书:师者,中苗情况有异。


【荒野】


黑白郎君:那是……


【鬼市外围】


慕容宁:天地异变,必有祸端。


【苗疆】


枭岳:怎……怎么会这样啊?

随风起:那到底是什么?

俏如来:那……那是……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