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2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973581315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七集 漂萍不老花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东瀛•山洞中】


(百年后,地动山摇,白比丘因此被惊醒,走出洞口,发现当初的那朵花,仍旧盛放。)


白比丘:为什么?为什么生的幸福,需要用死的悲哀来衬托?


明智光秀:十二天决伏邪阵。

白比丘:此妖乃酒吞童子转生,唯有号召佛门力量与阴阳师共同完善此式,才能阻止他的野心。明白了吗,明智光秀。


白比丘:多久,才是完满的一生?譬如蜉蝣,朝生暮死。譬如大椿,八千岁一春秋。天定命数,问过谁了?


胧三郎:我是不是见过你?

白比丘:天下的织田信长,每日要见的人何止千百。忘了,也无须在意。

胧三郎:不是,我见过你,在更久之前,就见过你。

白比丘:轮回转生,不惜记忆破碎亦要贯彻信念。重回妖界,对你真有如此重要吗,酒吞童子?


白比丘:他不甘心,所以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天下又有几个人,死得甘心?


炎魔幻十郎:你想要我创造的不死禁术密法?

白比丘:你所创的禁术,仍有许多使用限制。

炎魔幻十郎: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白比丘:共同研究,这让禁术更上一层楼,也许最后能用再你自己身上,成就不老不死之身。)


白比丘:最后,我与炎魔不欢而散,不死禁术终究不能帮我达成目的。(看向柳生鬼哭和熏的石像)早知道结果如此,你们还会坚持为信念而活,还是选择自我的人生呢?你们,甘心吗?


【十殿阴曹】


白比丘:<徐福!>


[景不同,心相异,貌合神离的两名徐福,终至决裂。]


徐福:失望啊。原来被自己背叛的感觉,竟是如此痛心。

白比丘:你若真将我当成自己,就不会走到如此地步。多言无益。(动手)


[白比丘步法轻灵,快掌连环索命,然而!]


徐福:你该清楚这具躯体的能为,你,不是对手。

白比丘:阴符七术。

徐福:这招是……

白比丘:五龙盛神。


[一声龙啸,五道龙形术力飞腾奔窜,贯入术者体内。白比丘周身真气充盈,功力暴升。]


白比丘:千丝万线!无向飞丝!(连招制住徐福)

徐福:化无量天地之气,成就无俦内元。五道龙气,先师亦未能彻悟的境界,你竟能通达。

白比丘:若无你苦心留下的阴阳师协助,我也难以突破。讽刺吧,当你汲营操弄生灵演化,他们的进步已默默超出你的计算。

徐福:别说得好似与你无关。阴符七术,五龙盛神!

白比丘:只有三道龙气。

徐福:加上这副躯体,败你,足矣。天刑大审判。

白比丘:天地罗网。


[拳掌肢接,是全无保留的生死想搏。斗至酣处,是全无花巧的根基拼斗。]


[战至终末,生死胜负,只看关键一招。]


徐福:混沌缈无极,双分日月明。

白比丘:天地罗网,织天罩地。


(惊天动地的威势之后,剩下的,只有背对而立的两个人。)


徐福:若你打定主意取代我,一开始就不该为我找来这副躯体。

白比丘:从来,我就没想过要取代你。(重伤)

徐福:但你,还是背叛了。

白比丘:你就没想过吗,为什么我们会这么厌恶对方,猜忌对方?我想过,你也一定想过。当我们看到彼此,就等于看到内心丑恶的一面。原来,我们都这么讨厌自己,讨厌这这个贪生怕死、渺小却自大的自己。消失吧,这世上不需要这么了解自己的人——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徐福:如果你还是我,就应该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牺牲小我。

白比丘:同样的人格,谁该被牺牲,谁该被成就?哈哈哈……就是这自大,你与我,世不并容。

徐福:你真想找死。

白比丘:你会放过我吗?不老族的躯体,是最原始的蜕变大法。这世间,你是唯一知道如何终结我性命的人。(席地而坐)动手吧,别让我等太久,因为我们是……这么怕死。

徐福:哼!(走近)我会给你一个……

白比丘:呀哈!


(异变突生,徐福走近的刹那,白比丘刺出袖子所藏肉芽针。但即便突袭,白比丘仍功亏一篑。徐福挡住白比丘手中之针,以掌为刀,斩断白比丘手臂。)

徐福:好一个艰险的小人。

白比丘:你在批评谁,自己吗。哈哈哈……

徐福:死来!(运功)

白比丘:知道自己将死时……内心会有怎样的感受吗?愤恨、恐惧,还有……很多不甘。哈哈哈……我要死了吗……死之后是什么感觉,哈哈哈……你……你会怕吗?还有一点,是我们从未想过,原来,临死之前最多的情绪是……平静……(白比丘消散,地上只余一串念珠)

徐福:你说什么?


殷若微:(冲进)大人不好了,绝命司并未前往……啊!

徐福:看到背叛者的下场了?

殷若微:属下……一向忠心耿耿,不敢存有异心,一切……

徐福:少讲话,多做事,水脉方面需要人手,去吧。

殷若微:是……是……(逃也似的离开)

徐福:(捡起念珠)自此之后,世上再无白比丘。(念珠散落,肉芽针亦断)


白比丘:(梳发)你的身体撑不住了。

晴明:你知道吗,其实死是上天给万物最大的恩赐。

白比丘:嗯?也许有一天,我会理解。


【贯云峰】


御兵韬:怎么了?

俏如来:一个时辰了。


(御兵韬与俏如来二人前往附近山峰,与苍狼会合。)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岳灵休没来。

俏如来:计划恐怕失败了。

御兵韬:外围的情报人员也传来讯息,附近并没有阎王鬼途的人员潜伏。

俏如来:无人赴会,也没纠众前来,绝命司若没上钩,只怕白比丘……凶多吉少了。

苍越孤鸣:撤军吧。

御兵韬:是。


【银槐鬼市•阴司街】


安倍博雅:真的拿来了?

随风起:老爷的烟管。

飞大仔:破你西瓜,怎样,知道我飞大仔做人讲信用,讲话不吹牛了吧。那边那个,照约定,欠你的一千两赌金两清了。

随风起:啊?等一下,我是随便讲讲……

飞大仔:是说这烟管你们留着多惹事,有坏没好。老人家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要戒烟,我拿回去还他,你们再稍等一下。(飞速离开)

随风起:我……我的一千两,就这样……

安倍博雅:<能轻易取得老爷的烟管,这个人的来历不简单,说不定……>

(片刻后,飞大仔回来,安倍博雅热情迎上去)

安倍博雅:西瓜大仔,你回来了。

飞大仔:破你西瓜,别乱叫,是飞大仔。

安倍博雅:是,飞大仔。看到飞大仔施展轻功来去如风,一手探囊取物的功夫,令在下晚生后辈,小弟小弟小小弟,敬佩不已,对你的敬仰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

飞大仔:好了够了,江湖嘴胡说八道,看你巴结成这样,准是有求于我。有事情就快讲,别啰啰嗦嗦。

安倍博雅:好,快人快语。实不相瞒,我们两人有一个朋友犯了一件小错,身陷囹圄,我们虽然有心救援,无奈……

飞大仔:抓去关就抓去关,什么囹圄,你讲的是诸葛穷吧。

随风起:你知道他?

飞大仔:惊动到鬼尊出面,还召开大会,想不知道也很困难。听说他是天首的人,还有一个朋友,叫作……好像叫作……

随风起:随风起啦,你是故意想不起来的吧。

飞大仔:对啦,随风起,原来就是你。你们不会是打算叫我帮你们救人吧。

安倍博雅:飞大仔就是飞大仔,果然聪明过人,连老爷的烟管也能轻易得手,帮我们在大牢之中救出一个人,对飞大仔来说应该不是难事,对吧。

飞大仔:别来这套,他什么人不得罪,去得罪老爷。那个老头子心胸狭窄,最难伺候,而且私纵货物,坏人生意。你这位朋友犯的不是小事,想拐傻子,找错人了。

安倍博雅:我还以为飞大仔真的神通广大、无所不能,讲了半天,原来是怕了那个老爷喔。

飞大仔:年轻人,激将法是对自尊心过剩的人在用的,你这钓饵太差,飞大仔不吃这套啦。若没其他事情,我要去找朋友泡茶,有空再来我这玩。

安倍博雅:等一下,飞大仔,请借一步讲话。(耳语)

随风起:(凑近)啊?是怎样……什么秘密不能说给我听?

安倍博雅:安静,没你的事情。(推开随风起)你若是答应帮我,我就不将你利用脚底机关,故意让白目风连输三十三注的事情宣传出去。

飞大仔:破你西瓜,我什么脚……(小声)你不要乱讲,我的脚底哪有什么机关。

安倍博雅:你摇完骰子,等待白目风下注之后,故意利用脚底练到骰盅的丝线改变骰子的点数。这种手法骗得过一般赌客,难道逃得过我百赌百胜小郎君的法眼吗?你的脚底应该还有丝线的痕迹吧。

飞大仔:你……(悄悄摩擦脚底)

安倍博雅:我不明白的是,捉弄白目风,你自己也输得一塌糊涂,你是跟白目风有过节吗?

飞大仔:过节是没有,我这么做当然是因为……好玩。

安倍博雅:好玩?

飞大仔:是啊,好玩!飞大仔敢作敢当,既然被你看破手脚,我也没什么好掩盖的。若要宣传随你,但这件事情,我是帮不上忙了。若没其他的事情,我去找朋友泡茶,你们两个年轻人不错,有空再来我的摊位玩。

安倍博雅:等一下……所以,你去偷拿老爷的烟管,也是为了好玩?

飞大仔:有机会捉弄一下那个嚣张得不得了的老爷,你们不觉得很有趣吗?

安倍博雅:是不是只要让你觉得好玩,你就愿意做?

飞大仔:那就要看是多好玩了。

安倍博雅:那么,看那个老爷输到吃土,这样好玩吗?


【苗疆•鸩罂粟房间】


鸩罂粟:(醒)榕……(惊起)我怎么在这里!(在身上找寻)

榕桂菲:不用找了,向天抢时,我帮你收起来了。

鸩罂粟:是谁将我打昏的?

榕桂菲:问这个也没用,王上他们已经回来了。

鸩罂粟:是吗。我终究还是赶不及,送他一程。

榕桂菲:我还没讲完。计划失败了。算算时间,你也差不多该清醒了,我才过来告知你这个消息。目前王上与军师、俏如来正在商讨后续,防堵阎王鬼途的方针,好像是要针对水脉。这方面,就不用你费心了,从现在开始好好养伤。

鸩罂粟:叫人打昏我,再叫我养伤,真是不良药师。

榕桂菲:不是我出的主意,你可以去向王上讨账。

鸩罂粟:你讲出来了。

榕桂菲:王上又没叫我隐瞒。(鸩罂粟下床)就说不用你操烦,着急下床要做什么?

鸩罂粟:他们要针对水脉,就有可能遇到阎王鬼途的人马,先前我给军师他们防范毒物的药丹,应该也用得差不多了。

榕桂菲:我来帮你吧。

鸩罂粟:那就先交你处理,我去关心他们遥星他们。

榕桂菲:喂,喂,鸩罂粟!


【苗疆•风逍遥房间】


风逍遥:(起身)怎么还是四肢没力。

别小楼:(端药进来)你醒了。你失血过多,身上已无亡命水的药效,想恢复元气,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

风逍遥:你是苗疆的贵客,怎么好意思让你为我端药。

别小楼:军长客气了,若不是你,吾妻旻月怕是已经辞世。若非吾略通药理,小鸩也不会同意让别某前来照看你。

风逍遥:多谢。那……老大仔他们呢?

别小楼:苗王与军师正在准备处理水脉一事。

风逍遥:这种事情交我处理才是。(踉跄)

别小楼:都说了不宜妄动。先喝下这碗药吧,养精蓄锐,才能面对接下来的大战。

风逍遥:唉,好吧。(喝药,忍不住又吐出)这什么药,怎会这么苦啊?

别小楼:吾了解你的心情,小鸩开的药项,向来如此。来。(递出一个荷包)

风逍遥:这是……

别小楼:冰糖果子,小鸩日前准备的。

风逍遥:我不喜欢吃糖,我喜欢……这个。(走到床边端酒壶)

别小楼:酒?


(月色正好,两人同坐对饮)


别小楼:好酒。

风逍遥:风月无边当然是好酒。捐一些血,换一个酒友,这桩生意划得来。

别小楼:哈。听小鸩说,逍遥兄弟是道域之人。

风逍遥:会这么问,难道别大哥也去过道域?

别小楼:几年前吾夫妻曾前往访友,道域内的风光,比起早年可改变不少。

风逍遥:访友?别大哥的朋友概不会是我认识的人吧。

别小楼:阴阳学宗,叱酒当歌浪漂萍。

风逍遥:什么!你是萍叔的朋友,这也太有缘分了吧。他还好吗?

别小楼:闲云野鹤,好生快活。

风逍遥:他可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乐天派,也是唯一能与吾拼酒而不倒的人。

别小楼:虽然你吾互相欣赏,但是这句话说得实在太狂妄了。

风逍遥:一点都不狂妄,因为我根本喝不醉。要试吗?

别小楼: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两人正喝着,鸩罂粟进来,一把接过二人的酒)


鸩罂粟:你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对别小楼)他没分寸,你也跟着胡闹吗?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样子,想要见阎王,机会很多。

别小楼:唉。

鸩罂粟:遥星,这个病人不用你看顾了,回房喝药。

别小楼:吾觉得,我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风逍遥:我也是精神百倍。

鸩罂粟:需要我大声喊旻月过来吗?(闻此言,别小楼赶紧将桌上的荷包推向风

逍遥)

风逍遥:(悄声)糖都给我,那你自己怎么办?

别小楼:(悄声)就当做是今日喝酒的纪念,明日再喝。

鸩罂粟:(大声)旻……

别小楼:喝药,吾这就回房喝药!(离开)

鸩罂粟:哼,大人孩子性。

风逍遥:哈哈……

笑什么,你也一样,躺好,手伸出来,把脉。

风逍遥:是……


【苗疆•御花园】


(花园中,修儒一个人在练习剑法,浑然不知李剑诗在一旁静静看着他)


李剑诗:<修儒。>

修儒:夕照古峰。啊。(捡起脱手的剑)是师叔。(将剑藏身后)

李剑诗:修儒,怎会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修儒:我睡不着。

李剑诗:心中有事,何不说出,让自己比较好过。

修儒:没有……真的没事。对了,师叔,别大哥的伤势还好吗?

李剑诗:有小鸩在,小楼除了喊药汤太苦,身上其余的伤都恢复得很好,现在正在里面休息。

修儒:这样我就放心了。

李剑诗:莫岔开话题,今日是吾第一次看你主动练剑。

修儒:呃,是啊。

李剑诗:可否将你的剑借给吾一观?

修儒:是。(递过)师尊留给我的织命金刀,需要武学为底才能使用。先前都是有人在旁协助我,风逍遥大哥说我不能一直依靠别人,所以我想练好剑法,因为……我也有想救的人,想守护的人。

李剑诗:(递还)这口剑不适合你,日后,吾为你寻觅一口适合你的剑,如何?

修儒:这样……是否太麻烦师叔了?

李剑诗:若你真的想练剑,寻剑一事并不麻烦。

修儒:但我的天资……

李剑诗:修儒,提起你的剑,向吾攻来。

修儒:可是师叔的伤势……

李剑诗:真能伤到我,在这武林上,你也算有自保之力了。

修儒:是,修儒得罪了。


(修儒出招进攻,几招下来反被李剑诗夺去武器)


李剑诗:这已是你的全力了。

修儒:是。

李剑诗:你的夕照古峰,剑柄需下沉,剑锋再上提三分,手腕要更灵活,方见威力。(近身指点)要像这样。

修儒:但是剑谱上面……

李剑诗:抛却你对原有古岳剑法的认知,所谓的剑谱是谱写之人的剑法,却不一定是最适合你个人的剑法。谨记,招是死招,人是活人。

修儒:是。


【苗疆•军营】


苍越孤鸣:绝命司未赴约,看来白比丘的计划失败了,我们仍要面对这名强敌。

俏如来:在没进一步消息之前,现在最重要的两件事,一是安倍博雅,一是地下水脉,这是徐福计划的重点。安倍博雅方面,剑无极已经出发找寻。

御兵韬:绝命司一定在重要场所附近安排了人马,这几日中苗边界安排的铁军卫眼线有不少死伤,自然,阎王鬼途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俏如来:我有吩咐过剑无极,他会先将安倍博雅带到安全的地方,再来到苗疆求援。

御兵韬:那必须有接应的人手,以防万一。军长还不能出战,我必须留在王宫,千雪王爷与小七正在搜查阎王鬼途的行踪。

俏如来:那水脉之事便交由俏如来处理吧。只是查探水脉需要特殊技能,我需要援手。

御兵韬:让祭司台协助你吧。


(难民营)


忆无心:事情就是这样,我必须暂时离开去处理水脉的事情。荷仪姐姐,段先生,你们比较有领头的经验,此地难民能否麻烦你们照料?

荷仪宫主:当然可以。你帮助我们甚多,这点小事作为报恩尚嫌不够。

忆无心:那就拜托你们了。

荷仪宫主:嗯,无心小妹,你也要小心。(忆无心离开)江辖,其实你很想去帮忙吧。

段江辖:你在胡说什么。

荷仪宫主:上次他们提起地下水脉之后,你便若有所思,我还不清楚你在想什么吗。你通晓盗墓门路,对水脉亦有了解,而此刻正是将它用在正途的时候了。

段江辖:小仪,你想太多了,我只是……

荷仪宫主:又是这副神情,唉,你总是忘记你骗我之时都会低头不语。其实,你是担忧万一盗墓的事情曝光,会影响到我跟父亲的名誉吧。江辖,真正想太多的人是你。我们虽然不如俏如来他们那班厉害,但好歹也是江湖儿女。眼下武林有难,我们的能力焉能独善其身?还记得你以前常跟我说,你长大想做英雄,如今,能跟他们同进退,略尽绵薄之力,不是很好吗。

段江辖:那是小时候的玩笑话,而且我那种宵小之道,怎入得了他们的法眼。

荷仪宫主:何必在意别人怎么想,至少你在我的心中已经是一名英雄了。

段江辖:小仪……我明白了,为了你,为了师父,我不会再躲了。

荷仪宫主:江辖,此地交我,倒是你……(递出玉佩)此去危险重重,这给你护身,务必小心。

段江辖: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苗疆•王宫•御花园】


苍越孤鸣:大祭司,协助俏如来查探水脉一事,劳烦了。

步天踪:微臣份所当为。

苗兵甲:启禀王上,有一叫段江辖的人来求见。

忆无心:是段先生,怎么我人一走他就来了?

俏如来:无心,你认识此人?

忆无心:嗯,他是我的朋友。

苍越孤鸣:让他进入吧。

苗兵甲:是。


(苗兵退下,段江辖觐见)


段江辖:小人段江辖见过苗王,以及诸位英雄。

忆无心:段先生,你怎么来了?是要找我的吗?

段江辖:不是,呃。(犹豫)

苍越孤鸣:有何要事,直说无妨。

段江辖:是这样,我听无心说苗王要查探地下水脉,我想……我可能帮得上忙,所以……就冒昧来到。

苍越孤鸣:你帮得上忙?

段江辖:实不相瞒,小人自幼便以盗墓为生,对于探勘地脉之道非常擅长。

步天踪:此言当真?

段江辖:千真万确。

御兵韬:你所用的是何种方式?

段江辖:小人所学乃家传之书,父母早亡之后,便自学靠此为生。除了小有涉猎风水机关,基本探勘技法,主要是以铁釬插入地下,借土壤气息判断地下状况。

御兵韬:确实是记载之中,夷岭派的技艺无误。

忆无心:夷岭派?

步天踪:那是四脉借亡开生的其中一脉,以灵敏的嗅觉跟力大无穷为著称。传闻鼎朝飞将便是其派门徒之一。

俏如来:药神先生说过,若能找到箇中高手,便能事半功倍。我翻阅典籍,内中提及此道经历数朝早已灭绝,想不到竟有传人。

苍越孤鸣:你可知此行风险。

段江辖:小人清楚,可是见到了诸位为我们冒死涉险,有能者再不出,枉为大丈夫。只是……怕各位感觉小人卑鄙,不屑为伍。

苍越孤鸣:能力没有卑尊之分。段先生,你能在此刻及时出面,孤王代苗疆百姓向你的义行致谢。(苗王及军师行礼)

段江辖:苗王过奖了,不敢,小人承担不起,承担不起。

苍越孤鸣:对方定会有所防卫,各位行动时小心为上。若是遇上绝命司等高手,不可力战,即刻撤离。切记,量力而为。

众人:是。


【小路上】


(步天踪、俏如来等人急行赶路,御兵韬远远跟在众人身后)


步天踪:(停下)俏如来,麻烦你带领忆无心他们继续前进。

俏如来:我们先行一步。无心,段壮士,我们走吧。

忆无心:嗯。


(俏如来三人与众苗兵离开,御兵韬上前)


步天踪:军师有事吗?

御兵韬:王上一直担心,大祭司现在的心情是否适合继续执行任务。

步天踪:如果不适合,难道还有其他人选。

御兵韬:没有。

步天踪:那你又何必跟来惺惺作态。御兵韬,还记得,自一开始我就很讨厌你。

御兵韬:记得。

步天踪:我不会改变我的看法。我讨厌你无所不用其极、利用周围一切。我讨厌你总是一副老神在在、不露情感的模样。而我最讨厌的是你利用他人,直言不讳又让人了然于心。

御兵韬:我是军人,我不会在乎你对我的看法。我来,是再吩咐一句,请莫忘却王上的命令,量力而为,步天踪。


【鬼市附近•溪边】


慕容胜雪:是丁凌霜。人来鬼市附近,莫非真听了吾的建议?(在丁凌霜身边来回转悠)

丁凌霜:多谢你。

慕容胜雪:我还以为你不打算与我说话,正准备离开,刚才我没听清楚,你可以再说一次吗。

丁凌霜:多谢你。

慕容胜雪:日前你还想致我于死地,现在你却多谢我,你说这江湖啊。对了,谢我什么?

丁凌霜:唤魂桥,玄冥至,双方战,吾败阵。

慕容胜雪:遇上玄冥,全身而退,难道是我高估玄冥战力了?你看起来并没什么伤势。

丁凌霜:救吾者,慕容宁。

慕容胜雪:原来是他救你,那就没什么好意外了。是说,玄冥死了吗?

丁凌霜:尚未死。

慕容胜雪:不知道怎么说你,早就好心提醒了,还傻傻回去被灭口。那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你告知宁叔,我人在鬼市。

丁凌霜:没有错。

慕容胜雪:唉,回答得这么干脆,还真是该死。喂,失败,是什么样的感觉?

丁凌霜:没头尾,说什么。

慕容胜雪:当初你为了杀我,在寒阳江畔败给别小楼,那个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丁凌霜:那一刀,待来日,丁凌霜,便能接。

慕容胜雪:不是我要泼你冷水,我自少年时便认识别小楼这个人,他的刀,恐怕你再练十年也接不住。

丁凌霜:记教训,细研讨,天邪剑,上层楼。

慕容胜雪:也许,要有一座真正想跨越的高山,人生才会突然有了意义。

丁凌霜:你也有。

慕容胜雪:想打败的人太多了,现在慕容宁是头一个。唉,不说了。(抽烟)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丁凌霜:斗技场,了宿愿。勤练剑,败小楼。

慕容胜雪:枯魂斗技场,你是说随风起应允你的挑战了?

丁凌霜:没允诺,怪老爷,契约定,包满意。

慕容胜雪:吾看过随风起的绝招,我不认为他正面赢得了你,但也许日后,在你再次挑战别小楼时,能有用处。你,有兴趣吗?

丁凌霜:好心肠,图什么。

慕容胜雪:因为我想研究,你那又快又邪的剑法。当然,我的剑法也有你没的优点。


【银槐鬼市•落花随缘庄】


(凉亭下,安倍博雅正与六隐神镞说的兴起,慕容胜雪回来看到二人,直接转身就要离开。)


六隐神镞:是怎样,看到人招呼也不打一声,转头就要走。

慕容胜雪:你好,告辞。

安倍博雅:你来到这正好,有重要事情要跟你商量。(慕容停步)计划就是这样,六叔,你看如何?

六隐神镞:照你的描述,你遇上的应该是那个人。

安倍博雅:那个人?六叔,你认识他?

六隐神镞:以后你就知道了。此人一向来去无踪,自由任性,现在竟然给你碰到,还得到他的赏识,你真是一名福星。

慕容胜雪:你确定他是福星吗?方才他口中的计划,可是一场豪赌啊。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十赌九骗,为此倾家荡产的人不在少数。

安倍博雅:说到这你就浅了,所谓的赌徒分成上中下三等。下等者,只凭直觉跟意气,迷信运气,沉迷输赢的快感,赢就冲,输更冲,这是赌迷心窍,不配称为赌徒;中等者,计算机率,分散风险,步步为营。这种人通常是小本投注,打安全牌,小赚小赔,看似保险,实则在不知不觉当中消磨本钱。

慕容胜雪:理论还一套一套,继续说吧,上等者又是怎样。

安倍博雅:彻底分析一切影响要素,反客为主,不将胜负赌在运气,由自己掌握一切条件,让吾方站于不败之地,为最终的目标。到此地步,才是赌仙。我的额计划就是以此为基础。

六隐神镞:这确实是救出小穷,又能解决菜鸟风恩怨的好计划。好,老爷那便由我去交涉,至于菜鸟风。

安倍博雅:我去跟他讲吧,我已经想到最适合处理他的方法。不过,这次计划尚欠一个最重要的关键。而那个关键就是……(看向慕容胜雪)


【银槐鬼市•巧木宫】


(巧木宫中,老爷又在翻阅天魔真经)

逐尘客:老爷,落花随缘庄的六隐神镞求见。

老爷:嗯?这真是稀客。请他进入吧。不可怠慢。

逐尘客:是。(退下)

六隐神镞:(进入)哦?已经倒好结缘酒了。

老爷:你虽甚少踏入巧木宫,但本总依然记得你向来快人快语,不爱拖沓。

六隐神镞:爽快。(饮酒)白日晓,好酒。老爷也是好记性,还记得我的品位。

老爷:察言观色,判断喜好,此乃生意人必备功夫。反而你能将鬼市第一烈酒,一饮而尽,也是好气魄。

六隐神镞:好了,废话差不多了,剩下的可以省起来。我来,很简单,你是不是想让我家菜鸟风跟丁凌霜决斗吗,我可以帮你安排。

老爷:是三姑娘的意思。

六隐神镞:明知故问,这种小事,何须劳烦到天胡老大。还是说,我的面子在你之前不值一提。

老爷:切莫误会,你之威名,无论在银槐各方都有足够的份量。

六隐神镞:那不就好了,总之我能帮你说服菜鸟风参赛,不过,你要让我插花。

老爷:插花?

六隐神镞:说是插花,不如说是你跟我来场赛外赌局。就以丁凌霜的胜败作赌如何?

老爷:哈哈哈……本总还道是什么原因,你千方百计还是想让本总助你们放出诸葛穷,可惜……

六隐神镞:你错了。

老爷:你不是要赌诸葛穷?

六隐神镞:谁说的,我要赌的是天魔真经。天魔真经是天胡老大的命根,你先前如何取得,我可以不计较,但我也不允许它流落在外人手上。若丁凌霜输,你就要交换天魔真经。

老爷:那你打算,用什么宝物作赌注,要知天魔真经非是俗物。

六隐神镞:宝物,没有,但命,我们有三条。我赌输,我六隐神镞、随风起、慕容胜雪三人赔命。

老爷:好大的赌本,看来你对此有十足的信心。

六隐神镞:别忘了,我是杀手,敢搏命才有胜机。如何?丁凌霜输,你赔我天魔真经,不准另抄副本。丁凌霜胜,我们三人的命任你处置。这场赌局,你敢接吗?

老爷:<丁凌霜胜,天首失去三名重将。尤其六隐,此人是天首心腹,非除不可。就算丁凌霜输,真经的内容我只要牢记在心即可。此局,不亏。>好,本总接受,但为防万一,(立下字据)银槐鬼市,夜生尽散。

六隐神镞:血印立契。(咬破手指按下手印)

老爷&六隐神镞:永不翻身。


【银槐鬼市•落花随缘庄】


(天机房内,随风起独自一人到处翻找。安倍博雅进来。)


安倍博雅:你走来这里做什么?

随风起:输到没钱过活了,当然要找工作赚钱啊。

安倍博雅:原来你还记得你的本职喔。你先别找,我现在有一个赚大钱的计划……

随风起:妙啊,此计一举两得,但……是说,非要我跟阿丁仔打不可吗?他是我的朋友,万一不小心失手,那不是坏了我们的友情?

安倍博雅:我知道……所以我建议在决斗之前,你们必须先见上一面,打声招呼。一方面能避免打坏友谊,而且还能顺便再加温一下感情。

随风起:嗯,很有道理。那阿丁仔现在人呢?

安倍博雅:跟我来。


【黄昏•鬼市附近•溪边】


安倍博雅:他人就在那,你自己去跟他谈。要记得,平心静气。

随风起:知道啦,我有分寸。(走近)阿丁仔。(话音才落,丁凌霜已拔剑动手)

丁凌霜:出鬼市,随风起,决生死,纳命来。

随风起:等一下,我是来讲斗技场……


[不容分说,天邪剑直取随风起命门。]


随风起:够了吧,上次也是,这次也是,无缘无故,你为什么一直要杀我?


[就在寒锋逼近咽喉瞬间,赫然!]


丁凌霜:拔出剑。

随风起:(不躲不避)不要,你这么想杀,就随你杀。

丁凌霜:凌弱小,卑鄙行,非吾为。

随风起:我也有原则,不打无理由的战斗。若要,就说个清楚,不然,你就做一名趁人之危、仗势欺人之辈吧。

丁凌霜:趁人危,你说谁!(变声)仗势欺凌的人是你吧!

随风起:你在胡说什么,我何时欺凌过你,我还找你一起玩。

丁凌霜:就是你那所谓的大侠游戏。(逼近)

随风起:啊,原来是那个,我了解了。是我没管好那群人,我会找出他们,一一帮你算账。

丁凌霜:那些人对我的虐待,不过是身体的疼痛,每过一日伤口就不会痛。但你不同,你对我做的事情,比他们更恶毒!

随风起:更恶毒?可是我记得我没打你啊。

丁凌霜:你骗我说是朋友,在我遇难时,你做了什么?你的笑声,我绝不会忘记。当初你来找我时,我内心真的非常高兴,还以为终于遇到了一位朋友。但直到那声笑声,我彻底明白了,你没尊重过我,你欺骗我的友情!此后,我苦练剑术,寻你多年,就是要杀你雪耻!但我不杀手无寸铁之人,所以,出剑!(随风起沉默)你又要逃避吗?

随风起:逃避?你未免太看轻随风起了。要战,到枯魂斗技场,公平一决,让众人看清胜负,否则没意义。身为用剑者,我尊重你这几年的努力,我会全力以赴,但别怪我没提醒,此战,我一定会赢!丁凌霜。(离开)

丁凌霜:随风起,此决斗,吾必胜!


【小树林】


(在俏如来的安排下,段江辖带领众苗兵勘测水脉。忆无心与步天踪也各展身手,利用术法勘测水脉。一番努力下,众人下到地层之下)


段江辖:奇怪,这种东西好像在哪里见过。(查看)果然是开石末,好久没看到这种东西了。

俏如来:你发现了什么?

段江辖:看来他们是想要炸开地层,而且不想要被人发现,所以才使用俗称无声炸药的开石末,就能无声无息,崩毁岩石。

俏如来:这白色的粉末,竟有此等效用。

段江辖:将开石末塞入岩石的裂缝当中,经过一段时间就会自行膨胀,由内部将岩石撑破,甚至粉碎。通常是用在不想伤及周围的地层,或者避免火药威力过于强大而伤到旁人,便会采取这种的方式。

步天踪:真是长见识了。

段江辖:我们盗墓四脉各自交过手,其中一脉擅长炸药。因为破坏太多很有价值的古墓,所以就被其他的同行厌恶,他们最后也学聪明了,用这种方式掩人耳目。我就曾经在小时候看过这种手法。

忆无心:段大哥果然厉害,难怪荷仪姐姐会喜欢你。

段江辖:咳咳咳,别讲不相关的事情。办正事,正事。

俏如来:无心,水脉图。(无心递过,俏如来查看)原来这就是他们想炸开岩层的原因。在诸多水脉当中,有一些水脉非常接近,却非相连,但只要破坏地层就能重新引流。只要将水脉互相连接,届时绝命司散布亡命水的速度就会更有效率。

步天踪:看来这次是要将开石末全数清除了。

俏如来:通知军师此事,让军师亲自传达,调动人力。

苗兵甲:是。

俏如来:段壮士,继续劳烦你了。

段江辖:别叫我壮士啦,这样我承担不起。好了,现在先留下一部分的人清掉那些粉末,剩下的跟我来。


(众人开始分工合作,清除开石末的工作进行的十分顺利)


步天踪:怎么了?

忆无心:没有,突然想起我跟大祭司第一次见面时是在九脉峰,这个地方也有几分的相似。

步天踪:九脉峰可没这么热。

忆无心:嗯,就突然想起来。

步天踪:哼,讲到九脉峰,御兵韬办的好事。

忆无心:啊?军师又怎么了?

步天踪:看你的表情,御兵韬果然没有吐实。当初之所以选择九脉峰作为祭司台选拔的地点,就是想利用我们的灵力修补地脉。

忆无心:原来如此,最后大祭司也证明自己的能力,得到胜利,地脉也是等同在众人合作之下修补。军师果然深思熟虑。

步天踪:你还有心思佩服他?别忘了最后我们遇到的光球,就是那些灵力聚集而成,差点害了众人性命。

忆无心:但最后岳大侠不是成功救了众人,可惜……可惜岳大侠已经不在了。

步天踪:听药神说,当初清云求药时遇到困难,幸有岳灵休在暗处解围。老夫欠他一个人情,云儿也是……若云儿没这么糊涂,他现在应该也在此协助吧。

忆无心:大祭司。

步天踪:哈……你的灵力可比云儿强多了,老夫有你这个助力,也很足够。

忆无心:其实我好像也没帮到大祭司什么,反而是在九脉峰时,大祭司帮我分担那股力量,否则我早就撑不住了。

步天踪:顺手之劳,何必要记这么久。

忆无心: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尤其是任职祭司台之后,大祭司更提点我不少。

步天踪:上司照顾部属本就天经地义。

忆无心:但大祭司没因为我的父亲而对我有其他的成见。

苗兵甲:大祭司,这边处理好了。

步天踪:好,往下一个地点前进。

忆无心:往这边。


(众人往下一个目的地前行)


忆无心:其实 ,我一直都知道,苗疆还是有不少的人因为我的父亲而对我存疑,但大祭司没有,反而对我照顾有加。

步天踪:老夫不管那些事情,只看天资,尤其是最有希望继任大祭司的你。

忆无心:啊?

步天踪:别这么惊讶,待老夫卸下这个位置,就没有你犹豫的机会了。

忆无心:大祭司要退位,为什么?

步天踪:大概是支撑我责任的动力没了吧。老夫一直说服自己尽忠,为苗疆贡献,但到了最后不得不承认,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忆无心:但我……我也是为了自己啊。

步天踪:既然目的相同,当然还是让你们这群年轻人来做,会更有前途。不过你必须答应老夫一件事情,就是别像云儿那样做不该做的事情。

忆无心:那大祭司什么时候……

步天踪:不一定,可能很快吧。等你们能交接所有的事务。唉,什么你们,根本就只剩下你一个。也罢,足够了。

忆无心:大祭司这个位置对我来说还是很困难,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向大祭司学习。

步天踪:若是故意放慢学习进度,老夫可是会看得很清楚,明白吗?老夫相信,令尊一定会以你为荣。


(此时,前方突然撒出一波绿液)


苗兵甲:啊,是毒……

苗兵乙:快服下解毒丹!

步天踪:有埋伏。(有鬼面人冲出)

忆无心:小心!焚石灼。

步天踪:哼!小心他们的毒。

段江辖:(赶来)你们……你们也遇上了?

步天踪:看来阎王鬼途的人还在进行任务了。

段江辖:虽然军师有提过可能会遇到敌人,但我们还是有很多的地方要勘查。无心姑娘,你那边处理多少地方了?

忆无心:目前就这几处。(拿出水脉图)

段江辖:等一下,这是你们一直在讲的水脉图?

忆无心:是啊,虽然比起先前的资料还是缺漏不少。

段江辖:是缺漏很多,而且跟我所感觉到的有一些差异。这图借我,给我一点时间,等我。(带走水脉图)

忆无心:段大哥!


俏如来:这是……

段江辖:我用无心姑娘那份水脉图为基准,再用这段时间我所探知的水脉流向补注,就如同现在看到的,很多地方有遗漏。

步天踪:看起来变多了,所以我们要再加派人手。

段江辖:先从重点开始,事半功倍。

俏如来:此处是……

段江辖:主脉四水经处,犹如四阴困守,虽临近却不相连,是被活水围出的死地,名唤涳溟澐渊。(众人搜寻)这不是固定的地点,会随着水脉周期的流向变化,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每一次会停留两甲子左右,再偏移他处。重点是只要炸毁这个地方,在那个当下,临近的四方主脉就会瞬间连接

俏如来:然后,便能更快扩散亡命水到各处水脉,甚至流遍变九界。

段江辖:应该就是这样。我只有从书上看到名称与描述,但这还是第一次亲眼开看到。我们盗墓四脉遇到这个地方都会赶快退开,毕竟在这么重要的穴位开墓,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忆无心:现在我们要做什么?继续找哪里有开石末吗?

步天踪:然后再设下阵法,保护此地。忆无心,劳烦你协助老夫。

忆无心:是。


[突然!]


(一道掌气挟带强威而来,杀伤数名苗兵。)


段江辖:这是……

俏如来:这道掌气,难道!

无元炁:历历三清浑沌,匆匆数载浮沉。一望无边罪孽,从来不省如今。

俏如来:你是当初救走绝命司的人。

无元炁:绝命司命不该绝,但你们,注定绝命。

千雪孤鸣:好大的口气!(赶来)

步天踪:千雪王爷。

千雪孤鸣:那个死铁骕,说什么要坐镇后防,要我过来帮忙,好在很刚好。

无元炁:看来只能提前动手,就让这处涳溟澐渊成为尔等墓穴!


[紧张紧张,涳溟澐渊风云斗,无元炁强势逼命。步天踪、狼主、俏如来一行人,是否能顺利打通水脉,阻止绝命司的阴谋?

丁凌霜与随风起的极端之战,将会如何了断?

落花随缘庄与老爷的这场豪赌,最终又是谁技高一筹?

剧情高潮连连,欲知一连串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二十八集——一掌翻玄黄,天伦几沉浮。]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