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25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973578431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五集 逆命血亡水 仇霜随风明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苗疆•王宫•药房】


鸩罂粟:若成功,旻月欠军长一条命。当然,军长能代苗疆献命,鸩罂粟,也能代旻月偿还。

御兵韬:这是他的选择。

鸩罂粟:我很遗憾。无论怎样,替我感谢军长。

御兵韬:我想他需要的不会是感谢。

榕桂菲:(进入)大哥,军长他……

御兵韬:又开始了?

榕桂菲:还是奴家先帮他装一壶备用?

御兵韬:半死的人,喝什么酒。

鸩罂粟:军长现在暂时瘫痪,什么时候能恢复还不确定,但用酒当做诱因,对了,我听说军师有一颗火炼丹。

御兵韬:用掉了。

鸩罂粟:这么刚好?原本还在想让军长服用,说不定还能更快恢复。

榕桂菲:有千雪王爷和修儒,军长那边应该没问题。

御兵韬:既是如此,菲,你就在此协助,风逍遥那边的公务,吾要暂时代办。

榕桂菲:奴家明白。(御兵韬离开)我来帮忙吧。

鸩罂粟:嗯。


榕桂菲:完成了吗?这就是……亡命水。

鸩罂粟:不过是淬炼品,实际成效如何,犹未可知。(拿出一物)

榕桂菲:是……朽木根苗。

鸩罂粟:记性不错。

榕桂菲:任何试药媒介,皆有可能消耗药剂的份量,而朽木根苗能将这种消耗减到最低,这是非常珍贵的试药品。

鸩罂粟:我们就只有这瓶淬炼品,经不起任何损耗。

榕桂菲:发芽了,这就是亡命水的效力,旻月姑娘有救了。

鸩罂粟:只有这样?只有这样的效果?

榕桂菲:鸩罂粟。

鸩罂粟:不够……不够!这样的药效太少了,只剩这一点点,牺牲了这么多,努力这么久,为什么还是不够!我失去了岳灵休,现在又要失去旻月吗?可恶!只剩半个时辰,我还能怎么做,到底还欠缺……

榕桂菲:你已经整整三天都没休息了,如果旻月姑娘真的……别连你自己也赔下去。

鸩罂粟:一定还有什么是我没想到的,还有什么办法,什么办法……阎王鬼途,绝命司,徐福,长生不老药,亡命水……(似有所悟,四处翻找)

榕桂菲:你是怎么了?那是……血。

鸩罂粟:希望我的猜测没错。(滴血入药瓶)

榕桂菲:你在做什么?这水……(朽木根苗迅速生长)

鸩罂粟:不对!

榕桂菲:怎会!你到底做了什么?

鸩罂粟:(将药倒入碗中)做阎王鬼途原本想做的事情。旻月,有救了。


【苗疆•苗王宫•李剑诗房间】


别小楼:你方才给诗儿喝的是……

鸩罂粟:唯一的希望。

别小楼:就一滴。

鸩罂粟:我怕过量。

别小楼:什么意思?(李剑诗醒来)诗儿!

李剑诗:这是……啊!

别小楼:诗儿的真气流速,竟如此惊人,还有伤势的恢复速度也超过预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鸩罂粟:感觉如何?

李剑诗:(起身走动)神奇的药效,竟瞬间修复体内经络,让受阻的真气流通,伤势也因此快速痊愈了。

别小楼:太好了!小鸩,此恩别某没齿难忘,多谢你。

鸩罂粟:没事就好,你们没事……就好……(晕倒)

别小楼:小鸩……小鸩……(榕桂菲上前探脉)他怎么了?

榕桂菲:他……睡着了。

别小楼:只是睡着了?

榕桂菲:嗯,他很久没休息,所以……(倒下,被旻月接住)


【银槐鬼市•巧木宫】


丁凌霜:枯魂场,挑战人,随风起。

老爷:随风起啊,贵客可知道规矩?巧木宫开门做生意来者不拒,要入枯魂斗技场,更是欢迎。但贵客指名的人,并非隶属本总,除非他本人同意参战,否则本总无权指派。不过,贵客不远千里而来,银槐怎能让你败兴而归,本总可以帮贵客周旋。

丁凌霜:条件何,说分明。

老爷:条件不敢,做生意而已,若真要说,就请贵客不吝饮下这杯结缘酒,交一下朋友。(丁凌霜推开酒杯)贵客此举是……

丁凌霜:(拿出银碗倒酒)酒一饮,缘已结。

老爷:哈哈哈……有趣……有趣……贵客这般豪迈,本总岂能失态。(自斟自饮)

丁凌霜:契约定,莫失信。

老爷:我,会给他一个不能拒绝的条件。


【银槐鬼市•落花随缘庄】


安倍博雅:(随风起收到飞书)飞书,好久没见到这种老方法。

六隐神镞:那个记号,是巧木宫,那个老爷还是一样没新意。怎样?里面写什么?

随风起:约我单独赴约,莫非是要挖角?哎呀,这怎么好意思。

六隐神镞:想太多了。

安倍博雅:虽然我只有耳闻一些他的传言,但这绝对没好事,你还要去吗?

随风起:去啊,人都踩到头顶了,当然要去,管他意图是什么,我都会让他吃土。各位,等我的好消息。(离开)

安倍博雅:六叔,有兴趣赌一下吗?

六隐神镞:要赌什么。

安倍博雅:来赌到底是谁会吃土。

六隐神镞:好啊,我押菜鸟风。

安倍博雅:他是你的同伴,说好的信任呢。

六隐神镞:我就是信任,才不会跟钱过不去,小骗子。

安倍博雅:遇到老江湖了。


【竹林之中】


老爷:蹉跎岁月,巢儿苦,心中恻,血出漉,令吾独凋枯。

随风起:流光一剑随风起,命绝飞霜更不疑。别以为只有你会念诗,若要拼诗,这边有整本。说吧,找我何事?

丁凌霜:入阎途,看悲欢,渡纠伦,斩情关。影嶙峋,几度寒,剑凌霜,命不还。

随风起:阿丁仔,现在是怎样,你为什么又三字三字地念?难道真的要拼诗?好。(拿出唐诗三百首)

老爷:本总今日是代这位贵客,诚邀你参加枯魂斗技场,与他进行一场决斗。

随风起:要决斗,装肖仔,我没事,跟阿丁,决斗啥。

丁凌霜:决斗场,了宿怨,公平决,死无尤。

老爷:你听到了,这场决斗,既可圆了这位朋友的心愿,另一方面,能彰显你随风起艺高胆大,抬高身价,何乐不为。

随风起:别当我,傻……三个字很难接,不玩了。老爷,你别当我是傻子,到时候赚都你在赚。

老爷:闲话不提,你想分多少。

随风起:分多少,你太看贱随风起了吧。你明知我要的条件,别装傻了。

老爷:要本总帮你们放出诸葛穷,这个条件太超过了。

随风起:那就没什么好讲的,再会了。

丁凌霜:你想逃。

随风起:不是逃,是没理由。

丁凌霜:懦夫话。

随风起:随你讲。(离开)

老爷:贵客请放心,本总敢允诺,就能帮你了却心愿。不知贵客可有找到住所吗?若没有,巧木宫可以提供。

丁凌霜:不需要。


【十殿阴曹】


徐福:都依照吩咐进行了吗?

无元炁:已经照主人的吩咐集中所有阎王鬼途的人马,在中苗边界、还珠楼、正气山庄、尚同会等,所有安倍博雅可能前往的地方布置了眼线。只要他一出现,我们马上就能掌握行踪,但是,这几天仍没消息。

徐福:一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安倍博雅在中原无其他依靠,他一定会露出行迹。你继续追踪安倍的下落。

无元炁:需要告知她吗?

徐福:不用了。

无元炁:她是主人的分身,与主人是近似的存在,主人让她负责找寻安倍博雅,却让属下进行同样的工作,这样好吗?

徐福:并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让她知情,我有我的方针,你不用过问。

无元炁:是。(离开)

徐福:相同的存在,一般的心思。


白比丘:(来到)叛徒肃清了吗?

徐福:你是特地来问这桩事情?

白比丘:只是有一点在意。

徐福:一个小小的叛徒,值得你挂心吗。

白比丘:我在意的是等了一日,却没人来通知我结果。

徐福:因为人被救走,玄冥还在追查当中。

白比丘:被救走了?谁?

徐福:可能是天剑慕容府的人。

白比丘:是慕容胜雪的族人,惹上劲敌了,如此,不是更该与我商议吗?

徐福:便是天剑,吾又何惧,此事交办给玄冥即可,你不用挂心。

白比丘:虽然身躯有差,但我们毕竟是同一个人,有着相同的目标,你可以分派我进行任务。

徐福:非是分派,而是分头动作。这副肉身是你替我夺得,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有相同的心思。

白比丘:嗯,既然如此,那水脉之事,继续交你处理,我针对安倍博雅的下落动作了。

徐福:可以。

白比丘:请。


【苗疆•苗王宫】


(天色渐亮,鸩罂粟苏醒,起身看看桌上的树枝,出门而去。)


修儒:你怎么起来了?

鸩罂粟:我睡了多久?

修儒:才三个时辰。

鸩罂粟:这么久?

修儒:是这么短才对。大家都没事了,你出来做什么?

鸩罂粟:没看到你们,总是不安心。榕桂菲呢?

修儒:还在睡,(哈欠)她若没睡到明天早上,真是对不起自己的身体。

鸩罂粟:这几日,你也没好好休息。

修儒:我都有保持最低限度的休息,不像你们。

鸩罂粟:因为有你的警戒,我们才能这么任性啊。

修儒:总之,军长没事,你没事,师叔也没事,真是太好了。

鸩罂粟:对了,有一件事我很在意。原本旻月只剩下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但我当时观察她的脉象,似乎还能再撑半个时辰。、

修儒:是军师送来火炼丹,为师叔续命一个时辰。

鸩罂粟:火炼丹,原来。不管如何,这次总算对得起药神之称,对岳灵休,也算有一个交代了。

修儒:岳大哥……唉。

鸩罂粟:该换你休息了。

修儒:那你呢?

鸩罂粟:该办正事了。


(药房实验室中,鸩罂粟独坐等待,御兵韬与到来俏如来一同到来。)


鸩罂粟:终于到了。

俏如来:先生要军师邀吾来一同商讨要事,是关于李剑诗的伤势吗?

鸩罂粟:你们也该知道细节了。

御兵韬:遥星公子已经对我详叙过程,但你,是怎么做到的?

鸩罂粟:最初,我淬炼军长的血液,但很遗憾,在他身上亡命水的药效已经太稀薄了,即便害得军长差点身亡,淬炼出来的新一代亡命水,份量依然不够。

俏如来:但是旻月姑娘的伤势却痊愈了,根据遥星公子所言,你只用了一滴的份量。

鸩罂粟:我百思不得其法,就在几近绝望之时,突然想起徐福炼制亡命水的目的是什么。

俏如来:不正是为了寻求长生不老之法。

鸩罂粟:是,他是为了自己,为了长生不老之法,亡命水最终仍未成功,但制造亡命水的同时,还汲汲营营于一个人。

俏如来:前辈讲的人……安倍博雅。

鸩罂粟:所以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安倍博雅一定与徐福所希望的长生不老有关,也可能与亡命水有关。然后,我就想起之前为了替安倍博雅测试身体机能,为他抽出了三管血液,当时用了两管血液做检验,没看出任何特异之处,剩下一管,所以,我只好冒险。我将安倍博雅的血液加入最新一代亡命水当中。

俏如来:结果怎样了?

鸩罂粟:亡命水爆发,药力大幅度扩张超过万倍,这种药性完全超越人类忍受的极限。我自军长提取的份量,药效已近于零,但经过安倍博雅血液的作用,份量扩张的倍数,即便只取用当中一滴,也足够医治旻月,简直……就是源源不绝的亡命水,不是,不只这样,甚至是更好的亡命水。

俏如来:那旻月前辈会如同军长这般,被绝命司操控吗?

鸩罂粟:那滴亡命水,我已经用当初医治军长的方式,处理过了。

俏如来:源源不绝的亡命水。(看向御兵韬)

御兵韬:原来如此,俏如来。

俏如来:如此一来,疑问全数解开了。

鸩罂粟:你们发现了什么?

俏如来:我察觉阎王鬼途正在针对水脉,我与大祭司前往勘察时,发现……

鸩罂粟:将亡命水打入水脉,感染九界?

俏如来:理论上可行,但如何制造这么多亡命水,现在看来,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也是白比丘将安倍博雅引来中原的原因。

鸩罂粟:我曾听白比丘提过,在东瀛,有很多与徐福相关的要件,看来安倍博雅就是这数百年来,在东瀛研究的成果。

俏如来:无论如何,安倍博雅绝对不能落入绝命司手中。在此之前,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阻止他们继续针对水脉。

鸩罂粟:幸好没遇上岳灵休。也许,还没到他亲自出马的时候,届时……

御兵韬:苗疆方面,我已向王上请示,代军长风逍遥调动铁军卫,墨刀卫也会随时支援。

鸩罂粟:要针对水脉进行防御工事吗?这个过程当中,极有可能与阎王鬼途交锋,我会开始调配药剂,让你们与众士兵待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御兵韬:多谢先生。

鸩罂粟:在赠与火炼丹的人情上,这个谢嫌轻了。但还有疑虑,我许久前住过苗疆,那时便知苗疆骁勇战士甚多,兵士训练精良,但却甚少听闻善探水脉地脉的能人。虽然大祭司能用术法探测,但终究还是需要水脉图辅助。俏如来,你说目前手上的水脉图还不完整是吗。

俏如来:原本保管在黑水城的水脉图正本,已经落入阎王鬼途之手,就怕有我们不知的水脉,让阎王鬼途捷足先登。

鸩罂粟:传闻鼎朝时期,有一批能探地脉的能手,专擅向亡者借物,为生人开路。若能找到此路高手的遗脉,便能事半功倍,但现在提起,不过强求,只能尽人事了。


【苗疆•难民所】


(忆无心与荷仪宫主、段江辖等,在难民所发放粮食。)


忆无心:慢慢来,大家都有份。抱歉,近来人力不足,兵员都被调去搜查阎王鬼途,收容此地的难民还需要两位帮忙照顾。

荷仪宫主:你们救了我们的性命,又好意收留,这点绵薄之力,何足挂齿。

段江辖: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尽力。

忆无心:多谢荷仪姐姐和段先生。嗯?

段江辖:怎么了吗?

忆无心:自那以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段先生的头发……

段江辖:你说这个啊,是我故意又剪短的啦。三分头留久了,感觉这样比较凉爽,洗头又方便,而且小仪也说这样比较可爱。

荷仪宫主:江辖!

忆无心:小仪,江辖,原来你们……(偷笑)

荷仪宫主:(揪耳朵)都是你啦。


(剑无极带着小东、小夏,背着几袋馒头包子到来。)、

剑无极:刚出炉的包子馒头来了。

小东:总算走到了,重到我的肩膀快要断了。

小夏:你那袋已经是最轻的。

剑无极:你在厨房偷吃那么多,运动一下不是正好。赶快将包子馒头分给大家。

小东:我还要吃。

剑无极:你刚才吃那堆还没吃饱喔。

小东:我正在发育嘛。

剑无极:好啦……好啦……赶快分一份吃一吃,等一下继续教你们练功,小夏最近进步很快,你再不加油,是会被他追过去喔。

小夏:会被我追过去喔。

小东:我才不会。(两人去忙)

剑无极:怎会没看到大祭司跟花脸的?

忆无心:大祭司上回跟俏如来大哥出外,发现阎王鬼途有针对地下水脉,进行阴谋的意图,现在带队出去扫荡可疑的地点了。

段江辖:地下水脉?

村民甲:剑大侠。

剑无极:什么事情?

村民甲:外面有人拜托我将这封信交你。

剑无极:没说是谁吗?对方长什么样子?

村民甲:是一个美人,穿着有一点像尼姑的感觉,又不太像。

剑无极:尼姑。


【苗疆•大牢】


枭岳:你一直什么都不吃,就不怕身体坏掉。

步清云:已经是这样了,身体好不好,又有什么要紧。

枭岳:你不为自己烦恼,也要为你的……唉。

步清云:阿娘最近好吗?

枭岳:我去探望过她几次,很好,身体好了不少,只是时常在挂念,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去看她。

步清云:她不知道……

枭岳:不知道啦,我们都不敢跟她讲。大祭司说,他要你去闭关修炼了。

步清云:阿爹,也都没来看我。

枭岳:大祭司他是……

步清云:我明白,来看我,也只是增添他的痛苦。有我这种儿子,相见不如不见。

枭岳:不是这样!他……

步清云:我是一个不祥的罪人,连阿爹也已经将我放弃,请你以后,也别再来看我了。

枭岳:清云!你的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又何必勉强自己说反话。

步清云:你的读心能力,恢复了。

枭岳:了解你的心思,需要什么读心。

步清云:枭岳大哥。我的父母年事已高,在我死后,你能代我照顾他们吗?

枭岳:在胡说什么!

步清云:拜托你!

枭岳:你……我会时常去探望伯母,至于什么死不死的,你别再讲了。大祭司没来,是因为他最近四处奔波,积极对付阎王鬼途,想用自己的功绩换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他没放弃,你也不准放弃自己。趁饭菜还没冷,好好地吃,我会再来看你。唉。

(从大牢出来的枭岳,遇上靠在树旁的剑无极,两人无言擦肩后,枭岳被扔来的香蕉砸中。)


枭岳:以前直接看到人的内心,感触,还没这么强烈,怎会现在读不到心了,反而负荷不了,这份沉重……

剑无极:因为你以前只是看,现在是去感受。

枭岳:风间久护死,还有安仔发生事情时,你也是这样感觉的吗?

剑无极:大概吧。

枭岳:这就是臭老头阻止我离开蒙陀山的原因吗?

剑无极:我想每一个当父母的,都不愿意自己的子女受伤害。

枭岳:我越来越不敢去猜想,大祭司的心情了。你有带酒在身上吗?

剑无极:你不是很讨厌它的滋味?

枭岳:现在还是讨厌,但……突然想试试看大醉一场的感觉。

剑无极:可惜,现在不是时候,找机会我们再痛饮一番。

枭岳:不想陪我就别推托。

剑无极:我是真的有事情。

俏如来:(来到)剑无极,你找我?

剑无极:俏如来,有人要我转交这封信给你。

枭岳:这是谁寄来的信?

剑无极:我们的老朋友。


【苗疆•祭司台】


玉彤:你回来了,药呢……药呢……

步天踪:你的状况不是好转了,又没发病,别急着用药。

玉彤:但是我一没吃药,就感觉没精神。

步天踪:没精神就好好休息,那个药不能吃太多。

玉彤:只是吃一颗,不要紧的。天踪,你将药收去哪里了?我四处找,都找不到。你是带在身上吗?

步天踪:你……你这几天都没问云儿的消息了。

玉彤:你不是说他在修炼?既然这样,就不需要我操烦。对了,刚才讲的,药呢?

步天踪:我有事要离开,等我回来,再给你用药。

玉彤:你才刚回来,又要去哪里?

步天踪:我想起军师有交办的事情,我忘记处理了。(转身要走)

玉彤:啊,我的胸口……

步天踪:玉彤,你怎么了?

玉彤:我感觉……感觉胸口很痛,好像……好像又发作了。

步天踪:怎会这样,药效应该还没过啊。

玉彤:我……我不知道……痛……我的胸口,越来越痛了。

步天踪:(拿出)快服下药丸。

玉彤:(服下)好很多了,天踪,你不是有事要忙,快去吧。

步天踪:不差这一点时间,你感觉好一点了吗?

玉彤:今天实在危险,天踪,你事情繁重,不如将药交我保管,也省得你在外面分心。你放心,我会有分寸,没必要的时候,我不会乱用药。

步天踪:这桩事情稍后再谈,你现在恢复了,我先去办事。

玉彤:天踪……天踪……


(屋外)

玉彤:(声音)天踪,将药留给我啊。

步天踪:唉。


【苗疆•花园】


别小楼:诗儿的命保住了,但军长的身体……

鸩罂粟:我能应付,不用烦恼。是说你们这些人啊,真以为每次都这么好运。

别小楼:徐福曾言,老岳头记忆中,一生只信三项事,其中一项,就是药神的药,看来真心不假。

鸩罂粟:终于有心情开玩笑了。

别小楼:哈。

鸩罂粟:你与旻月都要接受我全部的疗程,届时,保证药苦到让你笑不出来。

别小楼:只要人没事,药再苦,也甘之如饴。

鸩罂粟:哼,话别说太早,到时别来讨糖吃。

别小楼:小鸩,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鸩罂粟:还不是多亏那个人。以后,别再为我冒险,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

别小楼:不这样做,老岳头会笑我们没义气,你能想象他那张脸吧。

鸩罂粟:唉,他若真笑得到,没义气就没义气吧。(拿出药瓶)拿去。

别小楼:这是什么?

鸩罂粟:一百颗的苏觉丹,针对你的夜眠症,我又做了不同的尝试,药性应该比以前更强,在夜间,或能恢复你的感知到三成左右。每日服用,记得吃完了,马上来找我,别像这次一样逞强。

别小楼:自你研制出苏觉丹开始,我就想问一个问题。

鸩罂粟:问吧。

别小楼:吾也会炼丹,为何不直接将药方给我,而总是要我去找你呢,不嫌麻烦吗?

鸩罂粟:我不像你们,我的朋友不多。

别小楼:小鸩。

鸩罂粟:若取药的时间到了,你没来,那我就知道,以后不用麻烦了。

别小楼:原来,你才是我们当中最懂得计较的人。

御兵韬:(到来)抱歉,打扰你们的谈话了。

别小楼:没事,这回多谢军师的协助。

御兵韬:这边的情况,我已经禀明王上,你们就安心在王宫内疗伤吧。

别小楼:一切就有劳军师费心了。

鸩罂粟:遥星,军师,你们慢慢谈吧,我先去照看旻月的情况。(离开)

御兵韬:这次围杀你们不成,阎王鬼途必不会善罢甘休,今后有何打算。

别小楼:我们夫妻与阎王鬼途恩怨已至此境地,当会想办法了断。再说,岳灵休之事,别某也该尽力周全。

御兵韬:既然有共同的敌人,那苗疆日后必会提供必要之援助。

别小楼:此事暂且按下,吾有一问想请教军师。

御兵韬:但说无妨。

别小楼:若别某没看走眼,军师的兵器可是礊龙刃?

御兵韬:是,怎样了?

别小楼:那应是天剑慕容府之物吧。

御兵韬:遥星公子也识得天剑慕容府?

别小楼:慕容烟雨是别某的拜兄。

御兵韬:天剑烟雨,原来他还活着。

别小楼:烟雨兄虽已百岁年老,潜心于剑不理俗物,但礊龙刃乃慕容祖上得来的战利品,也算是传家宝之一,相信慕容府若知情礊龙刃在苗疆,应会派人前来取回才是。

御兵韬:有,昔日天蔚山和谈,慕容胜雪曾当场提及此事。

别小楼:哦?那想必军师已了然于心,慕容胜雪正是烟雨兄之子。胜雪小娃儿,向来心高气傲,阅历尚浅,望军师日后对阵,多留情面。

御兵韬:天剑烟雨之子,难怪得天独厚。

别小楼:礊龙刃乃九妹慕容清的收藏品,她辞世已久,此刀怎会落入军师手中。

御兵韬:这……是吾的私事。

别小楼:别某并无意介入此事,料烟雨兄对清妹的疼爱,定不会计较这口刀的去向。只不过,目前慕容府的当家,不是这么好讲话。

御兵韬:现在慕容府的当家是何人?

别小楼:小风时雨慕容宁。

御兵韬:是他……

别小楼:昔日慕容府十三剑豪,如今就只剩下烟雨兄与宁弟,两人脾气虽各有执拗,但他们与别某皆有交情。若有误会,别某愿出面为双方调停。

御兵韬:不劳费心了,吾尚有政务在身,你自便吧,请。(离开)

别小楼:看来,这背后又是一桩恩仇。罢了,日后再往慕容府了解吧。


(小路上,御兵韬遇上拿着信的俏如来)


御兵韬:俏如来。

俏如来:军师来得正好,有消息了。

御兵韬:(阅信)这可能是陷阱。

俏如来:我会准备。

御兵韬:我相信你能应付。

俏如来:另一件事情。

御兵韬:吾已吩咐小七。

俏如来:遥星旻月遭到伏击,可见银槐鬼市与阎王鬼途勾结甚深,这是一条线。

御兵韬:吾已经派铁军卫的人潜伏在鬼市周围,与此同时,在中苗边界……也有针对阎王鬼途的反制。


(小路上,一个遮住头脸的人行迹鬼祟的撞上一个路人)


路人甲:你走路不长眼睛吗!你什么人!

蒙面人:抱歉……

路人甲:看你蒙头盖脸,非奸即盗,将面罩扯下。

蒙面人:为什么?

路人甲:问这么多干嘛,快!

蒙面人:好……(掀开面罩)

路人甲:不是,你可以走了,以后走路注意一点。

蒙面人:是……是……

路人甲:啊!(转身离开,却被蒙面人从后杀死)

蒙面人:解决一名。


御兵韬:就算这样,也无法保证边界的安全。

俏如来:当然,徐福很快就会察觉这点,铁军卫的死伤难免。

御兵韬:双方都布置了眼线,我们要找徐福,他们要找寻安倍博雅,我们必须比他们更快。

俏如来:希望此行能有更好的消息。

御兵韬:交付你了。

俏如来:俏如来会尽力,告辞。


【银槐鬼市•天机房】


(慕容胜雪回想与六隐神镞的对话——

六隐神镞:菜鸟,想在银槐鬼市取得地位,建立势力,便要先取得名望,杀人其实是最快的方法,只要杀到连鬼尊都认识你,自然就帮你拉一支专业的团队。

慕容胜雪:筑梦踏实,一向是吾的座右铭,该从何处开始呢?你吗?

六隐神镞:当然不是,自己去天机房找吧。)

慕容胜雪:此地便是落花随缘庄之内的天机房。(书架上满满书籍)玄毒七杀掌,胡山魏家的成名绝技。秋鸿剑谱,这年头,连碧血长剑门的剑谱也流落黑市了,可叹。皆是一些游离派门的武学秘笈,看来这个区域,是为了让杀人前透析对手的武功所设,那……

(天机房更深处,挂有一排排木牌制成的姓名牌,慕容胜雪随手挑选一人拿下)

慕容胜雪:杜千峰,是曾与阎王鬼途交易之人,就是你了。(翻面)一剑封喉,竟然还有规定死法,真是麻烦,哈哈哈……


【落花随缘庄】


随风起:真是奇怪,阿丁仔为何坚持要跟我决斗?

安倍博雅:一定是你有得罪过他。

随风起:这怎么可能。

六隐神镞:不管如何,这若是没解决,万一他被老爷趁机拉拢,就不好了。

随风起:这……我想想看,小时候……

安倍博雅:六叔,我看要解决,要先去了解他们的过往。

六隐神镞:那名丁凌霜,一看就不爱多谈,但……要从这小子的唬人嘴得到真相,根本是侮辱我们的智商。

安倍博雅:我有一个办法。(悄声耳语)

六隐神镞:嗯,交给我。(伸出食指)菜鸟,我问你,这是多少。

随风起:一啊,你当我笨蛋吗,想玩催眠喔?那对我没效啦。

六隐神镞:安静,回答就是,(伸出两根手指)这是多少?

随风起:二。

六隐神镞:这又是多少?

随风起:三。

六隐神镞:那这呢?(握拳)

随风起:这当然是零。

六隐神镞:错!(一拳揍去,随风起晕)这是拳头。如何,这样能用你说的回梦术吗?

安倍博雅:嗯。

六隐神镞:阴阳师有这种能读取记忆的术法,还真是方便。

安倍博雅:回梦术虽然能进入查探对方的底层记忆,但前提是对方完全没有意识抵抗。而且,人的意识很复杂,对象如果不是非常天真或者非常单纯的人,可能也无法发挥作用,其实很不实用。不过……这样对他,不要紧吗?

六隐神镞:你说他?这家伙本来就欠打。话说,我也能看吗?我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过去才生出他这种人。

安倍博雅:可以啊,只要你进入阵法中,抓好我就好。注意了,我刚才有讲过,人的意识很复杂,一般来说,回梦术能查探的有限,声音与影像也会很模糊,有时候也会看到扭曲的心灵镜射,千万别被污染了。

六隐神镞:好啦我了解,可以开始了。

安倍博雅:好,五行化灵冥,回梦入真镜,起。


【随风起意识世界】


六隐神镞:怎么整个画面黑黑的?

安倍博雅:这是回梦术的极限了,也可能他的心肝本来就是黑的。诶?那个孩子是……


丁凌霜:(哭泣)阿爹,阿娘。


安倍博雅:哇,听得这么清楚,这个人的心灵年纪只有八岁吗。


随风起:这里怎会有人?喂,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丁凌霜:我……我……我被赶出来了。

随风起:哇,你的声音真有趣,决定了,我们来去玩。

丁凌霜:但……他们都说我是娘娘腔,不让我跟他们玩,大人也不准我靠近大家。

随风起:娘娘腔,那是什么?哎呀,别想那么多,大家一起玩几次就熟识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丁凌霜:我叫……丁凌霜。

随风起:丁凌霜,嗯,以后就叫你阿丁仔。走啦走啦。


安倍博雅:看起来孩子的时候,感情还不错啊。

六隐神镞:跟下去看看。


小孩甲:是疯面起,跟那个娘娘腔。

丁凌霜:疯面起?

随风起:那是他们对我的敬称啦。我们来玩大侠游戏吧,这次我带了新朋友。

小孩甲:(聚拢商量)很烦耶,这只不知哪里来的疯狗,怎么赶都赶不走,这次还带娘娘腔来。怎么办,如果不顺着他,又会被他打。

小孩乙:不如,不如这样……

小孩甲:(商议结束)好,但……他要做坏人。

众小孩:(围殴丁凌霜)打死你这个娘娘腔,打……打……

丁凌霜: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小孩甲:哈哈哈……你是坏人,我们是行侠仗义,打死娘娘腔,打死坏人。

丁凌霜:别……别……我求你们别这样。

随风起:不错不错,你当坏人当得真像,哈……


(此时,安倍博雅与六隐神镞从意识世界中出来。)


安倍博雅:那……是欺凌吧?

六隐神镞:这是欺凌没错。

安倍博雅:你认为事情有转圜吗?

六隐神镞:很难说,就算他没出手,但每一个人的感受不同,有时候周围无意的一句话,远比施暴的人更伤人。

安倍博雅:唉,难怪对方要找他算账,都是他自己惹的。

六隐神镞:唉,这下头疼了。虽然早有预感,但想不到还真的猜中了。麻烦的是,这家伙,还完全没自觉。

安倍博雅: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无知比杀人更恐怖。(踉跄)

六隐神镞:你的脸色怎会突然变这么差,没事吧?

安倍博雅:没有,只是……太久没如此专注,有一点累。六叔,我稍微休息一下,等一下再跟你一起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安倍博雅脚步沉重的往房间走,刚走到凉亭,还是坚持不住晕了过去,神思却进入了更深层的意识世界)


安倍博雅:果然,又是你。

胧三郎:那名叫随风起的人,当真是没救之人。

安倍博雅:你竟然还跟着偷看,没品!

胧三郎:如今吾与你一体共生,回梦术乃驱动意识,吾想不见到,难。看了那些记忆,你更该清楚,恃强凌弱处处可见,对那些人,若不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他们根本不会自知。

安倍博雅:所以呢,你又想要推销你那个老天的天下征伐。哈哈哈……胧三郎,你可知,你刚才是在打自己的脸。

胧三郎:嗯?

安倍博雅:你提倡的理念,乃是以暴制暴,与你现在讥讽的人相差无远。知道你为何会失败吗?因为你看似有气度,相信别人,但实际上你从未真正信任过谁。无论同伴如何忠诚于你,天生优越的你根本看不起比你低等的人。你没有真心对待过人,有的只是施舍,自我满足,算夺利益。这就是真实的你。

胧三郎:想不到,先前顽抗的勇气,已让你大胆到敢对吾妄加论断。

安倍博雅:如你所说,我们是共生体,我当然能感受到你的意识,任你怎样隐瞒,还是不自知,我所感受到的就是如此!

胧三郎:放肆!

安倍博雅:啊!

胧三郎:自身难保,还管闲事,愚昧。

安倍博雅:这……这就是我跟你不同的地方,他们助我,我帮他们,这是……人的互信。(挣脱不开)

胧三郎:仍有余力,但事不过三,你的好运终有尽头。

安倍博雅:那未必,不过,一直这样纠缠,我也累了,不如我们来打一个赌。

胧三郎:打赌?

安倍博雅:你不是说随风起没救吗,若是我成功改变他,证明你的说法错误,你就要退出。反之,我失败了,我的身体,就任你处置!

胧三郎:哈哈哈……你的压制正逐渐衰弱,吾何必多此一举,让你拖延时间?

安倍博雅:也是啦,你高人一等,根本不屑与我这种小人比试,只不过这就更印证了我的话,胧三郎啊,任你自称英雄,也是枉然!(挣脱)

胧三郎:拙劣的激将法,但,不失为一场小游戏。安倍博雅,这场赌约,你会明白,谁对谁错。


安倍博雅:(醒来)敢跟我打赌,胧三郎,你输定了。


【集市】


雨伞店老板:来喔……来喔……卖雨伞,卖雨伞,好天气打七折,坏天气没打折。

客人甲:老板,这雨伞怎么卖啊?

雨伞店老板:现在没下雨,七百文一支,客官要买一支吗?

客人甲: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哼!

雨伞店老板:贵,代表货真价实,等坏天气你就知道。


(一旁的酒肆中)


酒客甲:(偷偷拿出)阎王鬼途的毒品,这是最后一包了。

酒客乙:什么?你说什么?

酒客甲:这是最后一包毒品了。

酒客乙:什么地方不选,非得要选在这么吵的地方。

酒客甲:苗疆已经严令禁毒,你以为走货很容易吗。

酒客乙:那为何不约在中原?

酒客甲:我没时间届时这么多,你若不需要,就这样吧。

酒客乙:开价,多少银两?

酒客甲:一百两银。

酒客乙:什么!这么贵,你怎么不去抢。


雨伞店老板:贵,代表货真价实啊。


酒客甲:喂,你看那边卖雨伞的都比你识货,你的意思呢?(桌边突然坐下一人)

酒客乙:你是谁啊,问也没问就坐下了。

慕容宁:抱歉,看两位公子在此买卖毒品,如斯雅致,在下有两个问题想请教。


(万里晴空的天气,突然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哗啦啦的落下。)


路人甲:下雨了……下雨了……

路人乙:怎么会突然下雨啊?

雨伞店老板:哈哈哈……变天了你看,没打着了。雨伞一贯钱……雨伞一贯钱……


酒客甲:你到底想做什么?

慕容宁:第一个问题,阁下尊姓大名。

杜千锋:千锋剑患,杜千锋。

酒客乙:哼,给我死一边去。啊!(被秒杀)

路人丁:那桌杀人了,大家快跑啊,跑啊……

杜千锋:你……你……

慕容宁:不是我,是他。

慕容胜雪:慕容游子渡潇湘,客舟飘摇披霞裳。华裘残剑犹胜雪,烟雨还似九月霜。

慕容宁:你好像来迟了一步。

慕容胜雪:(坐下)人还活着,不算太迟。

慕容宁:错了,他已经死了,在回答吾第一个问题之后,他就死了。

慕容胜雪:我倒想问,为何十三叔能快吾一步。

慕容宁:情报可以用买的,难道你这么多年的江湖路白走了。

慕容胜雪:杜千锋是吾的目标。

慕容宁:吾宣布过,你做不成任务。

杜千锋:等……等一下,你们……是来杀我的。

慕容胜雪:你这样做,与慕容烟雨有何分别。

慕容宁:当然有,吾要你自愿与我回府,再不然,杜千锋这个败类,宁叔替你杀,你可以选择厚颜无耻的回去领功,如何?

慕容胜雪:说出这种话,我确定你们练剑练到走火入魔了。

慕容宁:胜雪啊,细细回想,宁叔宣布过的话,哪一项没实现。

慕容胜雪:确实没有。

慕容宁:一个机会,放弃任务,与吾回府。

慕容胜雪:十三叔,想强行将我抓回。

慕容宁:这次不抓你,先败你,挫挫你的傲气,如何?

杜千锋:好机会!(逃跑,被削断腿)啊!脚……我的脚……

慕容宁:请先生坐好,吾的问题尚未问完。

杜千锋:是……是……是……

慕容胜雪:想挫吾的傲气,十三叔,多年不见你连剑都没了,做得到吗。

慕容宁:早在六年前,我的手中就已无剑,你说呢。

慕容胜雪:那就比谁的速度,快了。(劫寒剑出鞘)

慕容宁:同意。杜先生啊,仔细回答在下第二个问题,你,想死在谁的手中呢?


【树林】


白比丘:卸红妆,摘金钗,濯足越清溪。枕卧流水梦浮世,漂萍不老花。是信差慢了吗?

俏如来:红尘轮回众生顾,因果循环有定数。放下屠刀虽成佛,愿坠三途灭千魔。

白比丘:俏如来。

俏如来:白比丘。

白比丘:好一句愿坠三途灭千魔,贫尼应邀而来,希望不是踏入圈套才好。

俏如来:邀约乃俏如来发出,大师肯赏面一晤,我又怎会张机设陷呢。不过大师如此警戒,莫非自比邪魔?

白比丘:修行千年未悟,贫尼自知无缘成佛,但还不致自比魔类,只是立场有别,不得不多做提防。你孤身赴约,难道全无准备?

俏如来:岂敢,今日一会,你是客,我是主,必要的礼数还是要有。(剑无极与枭岳现身。)

白比丘:这样说来,倒是贫尼诚意不足了。

俏如来:客气了,大师待人一向有礼,俏如来相信此行必也备足诚意。(白比丘身后殷若微带领一众鬼面人待命。)诚意与礼数俱足,看来今日这场会谈,必是热闹非常。

白比丘:就看盟主是不是承受得住,这样的热度了。


[紧张紧张紧张,俏如来、白比丘再会阎途路。这次会面,是战,是和,还是另有奇谋呢?

慕容府绝艺再现,杜千锋命归何处?慕容宁的剑法,又高深至什么境界呢?

一场赌约,双重问题,安倍博雅有何妙计,了结随风起的往日恩怨?

水脉谜底终于揭晓,药神、御兵韬,众人是否能抢先一步,阻止毒祸?

欲知种种高潮再现,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二十六集——比丘尼的路,十三叔的剑。]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