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22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935309604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二十二集 侠侣同落难 天涯裹尸还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银槐鬼市•巧木宫】


[巧木宫内,李剑诗为求药而来,一对心思难测的老爷,气氛一时诡谲。]


李剑诗:若真不能通融,那便谈交易吧。

老爷:可以,那这杯结缘酒?(推过酒杯,李剑诗一饮而尽)好好好。本总还记得当年,旻月有滴酒不沾的原则,能让你打破原则,看来这项交易非同小可啊。

李剑诗:吾不胜酒力,直接切入正题吧。

老爷:这么多年,人情变了,景物也变了,不变的是旻月仍是这般快人快语。

李剑诗:既然旧友不看人情,只论地方,那旻月便谈利益。

老爷:直说吧,有什么生意关照呢。

李剑诗:吾要天悬花晶。

老爷:那可是即将灭绝于世上之物,乃极其罕见的药材。

李剑诗:而吾相信,银槐鬼市之内会有这项东西。

老爷:坦白说,没有。鬼市能提供的,只有此物可能的出处与下落,至于这项交易是否继续,你可以好生思量。

李剑诗:<小鸩只有两日的时间。>开出条件吧。

老爷:条件,看来你误会了。

李剑诗:哦?

老爷:本总做生意,从来不开条件,是端看对方能拿出多少利益。

李剑诗:(拿出一物)这样足够吗?

老爷:是天凰旗至宝,天御冰心簪。

李剑诗:没错。

老爷:本总知道旻月遥星广结善缘,万贯黄金,甚至这等宝物对你们而言皆不是什么难事,但天悬花晶除了世上难寻之外,背后更牵涉的是一个人的性命,没错吧。

李剑诗:坐地起价,看来不变的不只有吾快人快语,还有你的老谋深算。

老爷:生意人嘛。就此物,再加上你亲重译注解的古岳剑谱,如何?

李剑诗:可以。(拿出剑谱)

老爷:要天悬花晶,或可前往琅琊山脉找寻。

李剑诗:在苗疆境内,九脉峰西侧的琅琊山脉?

老爷:知道琅琊山脉的位置,旻月果然见识过人。

李剑诗:若花晶不在其中呢?

老爷:鬼市开门做生意,一向诚不欺人。

李剑诗:好。

老爷:你如此轻易交出剑谱,难道不怕本总图谋不轨?

李剑诗:见过古岳剑法之人不在少数,但又有几个人练至巅峰呢。

老爷:说得是。

李剑诗:告辞。(离开)

老爷:希望下一回,还能一睹你之芳容,哈哈哈……


【银槐鬼市•阴司街】


慕容胜雪:<别小楼跟李剑诗的修为超凡入圣,就算有周全的准备、精密的算计,也未必就能顺利拿下他们。这非死即伤的赌注,为了未来的地位,是否值得我冒此风险。>

六隐神镞:菜鸟有烦恼吧。

慕容胜雪:是你,有事吗。

六隐神镞:行动之前,关心每一个人是带头人的职责,毕竟攸关生死,我必须考量所有的人是否适合参与。(两人对视)

慕容胜雪:有话就说。

六隐神镞:没有,单纯来关心前途无量的新人。是非凡人,就不怕让人知道他有非常之志。还是那句,落花流水,去留随缘。


【不知名处】


(树木丛生,繁花似锦,如画风景笼罩在一片氤氲雾气中,风逍遥趴在石桌上,自昏迷中苏醒)


风逍遥:这里是……奇怪,我怎会在这里?我记得刚才明明在跟人相杀。

玲珑雪霏:你胡说什么。(雾气散去,玲珑雪霏与荻花题叶竟围坐在面前。)

风逍遥:哈?花,雪?

玲珑雪霏:你自方才就这里啊,风。

风逍遥:哈,原来如此啊,难怪这身装扮,这个地方。月不在啊,真是太好了。

玲珑雪霏:从方才就一直胡言乱语,你没事吧。

风逍遥:可能刚睡醒,头还昏昏的,没事。

荻花题叶:还说没事,你知道你很久没喝酒了吗。(拿出一坛酒递过)

风逍遥:不需要了。

荻花题叶:是吗,那我们走吧。

风逍遥:走?去哪?

荻花题叶:不是约好一同去桃源乡吗。(起身)

风逍遥:但月……算了,这样也好。(起身跟上)


(云雾缭绕,绚丽彩虹之下,一道石桥横跨在两座高峰之间,风逍遥跟着花、雪走上石桥,却听到身后有人呼唤)


无情葬月:大哥。

风逍遥:月!

荻花题叶:怎么了?不来吗?

风逍遥:但是……

无情葬月:大哥,你又要抛下我一个人离开吗?你要留下我一个人吗?

玲珑雪霏:你不跟我们走了?(风逍遥看着石桥两端的三人,犹豫不决。)

荻花题叶:哈,雪,看来我们与大哥相聚的日子还没到。

风逍遥:怎会这样?(石桥开始消散)

荻花题叶:大哥,保重。(与雪的身影一起消散)

风逍遥:花!雪!(只好往回走)啊!(石桥消失,风逍遥跌落崖边)

无情葬月:快抓好我!(抓住风逍遥)


御兵韬:抓好!(从碎石中救出风逍遥)

风逍遥:咳咳咳!

小七:军长,太好了,终于找到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风逍遥:小七,老大仔,(四周众苗兵仍在搜寻)跟大家……月呢?

御兵韬:(递上风月无边)为何独自行动。

风逍遥:(饮酒)我是军长,这种小事,我一个人处理就可以,何况对方也指名我了。

御兵韬:我是问,为何独自行动!

风逍遥:这桩冤仇,非我来了结,不然,我不会放过自己。

御兵韬:因为魈毒童子。

风逍遥:是。

御兵韬:她残害了苗疆人民,还有你。

风逍遥:但依然是一个小孩。

御兵韬:记住,你是军人。

风逍遥:我知道,我明白,但……仍然不好受。假使我能提早遇到他们,也许结果就不同了。

御兵韬:假设已经结束的事,没意义。


苗兵甲:军师,我们挖到了。(御兵韬走近查看)

小七:这……这真的是那名虎面人?怎会变成这样?这连尸体都称不上了,根本……(呕吐)

御兵韬:这就是徐福的手段,蛊惑他人,愚弄人心,践踏生命。所以,你打算继续消极下去。

风逍遥:老大仔,我还记得过去你教过我,战争是为了终止更多的战争,减少不必要的杀戮,现在,我更明白其中真意。(以酒浇土)

小七:军长。

御兵韬:不用,他没事了。


【苗疆•苗王宫•花园】


御兵韬:王上。

苍越孤鸣:风逍遥的伤势如何?

御兵韬:身体有不少创伤需医治,不过心上的伤已无事了。

苍越孤鸣:军师此话,别有含义。

御兵韬:总有一天,他能做得比微臣更好。

苍越孤鸣:孤王会期待。民间目前状况?

御兵韬:确实如先前预测,人民开始无视禁令,甚至因为星河草的作用,开始对他们各自的亲友造成伤害。

苍越孤鸣:是毒瘾效应。

御兵韬:据千雪王爷判断,除非这段期间所服用的剂量未曾减少,否则要到这种地步……

苍越孤鸣:可有殷若微的行踪?

御兵韬:初步判断,她应该离开苗疆了。(苍狼大怒)王上息怒。

苍越孤鸣:星河草的毒素是外力造成,在禁令生效、墨刀卫严密控管之下,有问题的药草数量早该减少,而如今状况,明显是有他人继续作手,嫌疑最大者,当属殷若微。

御兵韬:就这方面来说,阎王鬼途确实深得关窍。世上做不可对付的,不是武力高绝的王者,不是奸宄算计的阴谋家,而是……人民。这与战争同样,比起杀人,留下伤兵更能拖累敌方。若不及时处理,便会累积内部不满,稍加煽动,便能从内部制造混乱,甚至演变成不攻自破的局面。

苍越孤鸣:若施用刑罚加强禁令,只会使情况恶化。

御兵韬:此等情形,要寻求实际的政令作用,短时间内难有成效,所幸恢复大祭司制度之举,在此时发挥了作用。

苍越孤鸣:军师的意思是?

御兵韬:大部分的人,在现实面临挫折,又无法从现实层面得到回馈,便会寻求其他的心灵补偿,其中一个管道便是信仰。步天踪的上位象征苗疆并未弃置传统,卜筮风气重新盛行。而在大祭司遴选之后,其他非正统的民间信仰也开始流通,来自苗疆以外宣扬类似理念者,也时有耳闻。

苍越孤鸣:利用虚无缥缈之事,让民心有所寄托,军师要孤王接受这个事实吗。

御兵韬:这不只是事实,而是人的惯性。何况所谓信仰,并非皆是玄幻之事,有时与祭祀鬼神无关,而是为了传达某一个信念时,塑造一个让人仰望的形象。精神寄托,人之常情,就算是王上,也无可否认。王上可还记得,当初微臣建议,找忆无心来参加大祭司遴选所讲的话。

苍越孤鸣:这才是你真正的用意。

御兵韬:有备无患。

苍越孤鸣:唉。

御兵韬:事情一体两面,这并非坏事,请王上切莫忧心。

苍越孤鸣:孤王所叹,并非这件事情,只是思及现状安定民心的因素,也可算是大祭司之功,但他的儿子……别让清云之事影响了大祭司。

御兵韬:王上若忧心,微臣会代王上探视,而民间后续,微臣会继续让墨刀卫观察,也会让铁军卫支援。

苍越孤鸣:劳烦军师了。另外还有一件事请,风逍遥的伤,还请军师让榕姑娘负责前去医治。

御兵韬:微臣晓得,微臣先告退了。


【黄昏•废弃小屋旁】


(黄昏,风起,黑白郎君席地而坐,正在修炼功法,一招一式仿若在与徐福对招)


黑白郎君:混沌缈无极,双分日月明。<拳腿招式,吾两人难分轩轾,困难之处,在双掌并出的这一式,两道掌劲入体,阴阳交汇自成宇宙,运转圆融,一气化九百亦难以化消。>整天安安静静,不见嘈闹,臭小子去了哪里。


(灵骨马车旁,安倍博雅正拿着纸笔,若有所思的写写画画)


安倍博雅:唉。

黑白郎君:鬼鬼祟祟躲在这做什么。

安倍博雅:(藏起)没……没有啊,哪有做什么。

黑白郎君:难怪找不到那本封邪之术秘笈。

安倍博雅:哪有啊,什么秘笈,我是在写日记,你不可以偷看。(看到脚下废弃的术法草稿)好啦好啦,我不知道你这么爱看书,还你就是了。(扔过秘笈,但黑白郎君并未接下)

黑白郎君:秘笈既已到手,何不远走高飞,还故意留下。

安倍博雅:好歹也叫过你一声老大,你有伤在身,我怎么可以放你不管,安倍博雅是那种没义气的人吗。

黑白郎君:哼,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安倍博雅:好好好……你不用人照顾,是我无聊,我鸡婆,都怪我,这样不就好了。<这个人实在很难侍奉。>

黑白郎君:既然怕我为难你,当初何必救我,真是矛盾。(离开)

安倍博雅:(小声)不用你讲,我自己也感觉非常后悔。啊?秘笈怎么还在这里?喂,你的书不要了喔?喂!


(天色渐暗,黑白郎君与安倍博雅在小屋中吃晚饭)


安倍博雅:怎样,我安倍大师的手艺不错吧。若好吃你就老实讲,尽量夸奖,大力夸奖,我的脸皮承受得住啦。

黑白郎君:你体内酒吞童子的麻烦,处理好了吗。

安倍博雅:话题怎会突然跳这么快。

黑白郎君:轻易归还封邪之术,书中内容,你该读透了。

安倍博雅:是不小心多翻了几次,多看了几眼,不小心就将内容背起来了,不过……

黑白郎君:有困难吗。

安倍博雅:困难就是……不对,你不是整天只想跟胧三郎对决吗,几时开始关心我了?

黑白郎君:讲!

安倍博雅:讲就讲,别那么凶嘛。确实,封邪之术记载了封印邪灵的方法,避免外来意识抢走身体的主导权。不过,我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没练过半点武功,手无缚鸡之力,却在之前数次被胧三郎占夺躯体之时,发挥出超人一等的武力,甚至散发出胧三郎本身的妖气,我想我的情形不止是受到意识入侵这么简单。(回忆起与胧三郎的大战)现在想起来,醒来时没看到他的断手,最坏的情形是意识与肉体的双重入侵,那就恐怕不是单纯一套封邪之术可以处理。何况,他还随时都有可能妨碍我的行动。

黑白郎君:你就没想过,反过来利用他的力量。

安倍博雅:用讲的很轻松,听起来也很美好,但是对方可是转世千年的大妖怪,之前能成功请他退驾,算是祖师爷有保佑了。

黑白郎君:哼,毫无志气。

安倍博雅:没志气就没志气,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志气满到可以拿来灌气球。(对上黑白郎君的眼神)没……没有啦,我是说,我就不像你功力高深,不然直接真气灌下去,将他当成大气球一样爆破,这样什么烦恼就都没了。

黑白郎君:你说什么!

安倍博雅:是……是怎样,我讲到什么了吗?

黑白郎君:方才那句,再说一次。

安倍博雅:我……我讲……真气灌下去,将他当成膨胀的气球爆破。我是开玩笑的啦,我也知道那是自己的身体,不可以乱来。

黑白郎君:真气灌入,从内爆破,哈哈哈……妙极,妙极!哈哈哈……

安倍博雅:是怎样,是又怎样,是又哪一条筋去绊到?

黑白郎君: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是,老大!

黑白郎君:封邪之术,归你了。要去哪里,随你自由。(离开)

安倍博雅:怎么说走就走,是在演哪一出啊。


(深夜,黑白郎君驾着灵骨马车急驰往万丈古洞。)


黑白郎君:<日月融汇,自成宇宙,如欲破之,必先与之,不是强以外力化消,而是由内而外,助其壮大,任其自破。>南宫恨再出之时,绝命司败亡之日。好好期待吧,徐福!哈哈哈……(跃入万丈古洞之中)


【深夜•银槐鬼市】


(无璃鬼河之上,忆无心与俏如来乘着竹筏前往银槐鬼市。)


俏如来:银槐鬼市果然隐秘,要进入着实不易,多谢你带路,无心。

忆无心:小事而已,而且,我还想见一下诸葛大哥跟随风师兄。是说,为什么不让枭岳一起进来,他不是也来过鬼市?

俏如来:我请他在外围查探一些消息。

忆无心:什么消息?

俏如来:关于最近在鬼市周围进出之人的消息。据军师所说,鬼市有数条出入口,其中东阳废墟是专门为客人准备,所有的刀币皆能通行,为何不走那条路?

忆无心:因为那条路通往阴司街,在那里有那位老爷。(讲述)

俏如来:原来如此,这名老爷确实非是易与善类。

忆无心:不过,本来想说是尝试,但想不到我的刀币依能通过鬼河,

俏如来:看来掌管此地的人对你很好。

忆无心:她吗?呃,嗯。是说,俏如来大哥,你为什么突然要来鬼市,是要交易什么吗?

俏如来:只是有一点在意。

忆无心:在意什么?


【深渊之境】


诸葛穷:又是你,我不是说过了,我不知道什么天魔真经。

老爷:你误会了,本总是来向你分享一件有趣的事,听说,这次三姑娘并未亲自出阵。本总十分好奇,到底是何种考量,让她做此判断,所以特来找聪明的你讨论。

诸葛穷:<莫非,小梅说练成是骗我的?不对啊,照之前的迹象应该是无误,还是,其中哪一个环节出了差错?>

逐尘客:老爷,墨家钜子从鬼河进入银槐了。

老爷:明白了。诸葛穷,本总有事先离开,望下次再来,你会想到任何头绪。


【落花随缘庄】


俏如来:此地就是落花随缘庄?当真瑰丽非凡。

忆无心:是啊,诸葛大哥,随风师兄,无心来看你们了。嗯?该不会都出去了?

三姑娘:有事吗?

忆无心:天首。

俏如来:<这种眼神。>阁下就是天首,在下……

三姑娘:俏如来,汝想杀谁。

俏如来:俏如来此次前来,是特来向贵庄先前照顾无心之情致谢。

三姑娘:不需要。无生意,就离开。

忆无心:天首,请问诸葛大哥跟随风师兄他们在哪里?(天首不答,离开)唉,还是一样冷漠。抱歉,俏如来大哥,这次没能帮上忙。

俏如来:没事,我大概能理解她为何如此冷漠。

忆无心:啊?

俏如来:此事暂且不提。无心,你还知道何处能取得情报吗?

忆无心:有,但要去阴司街,你想买去什么情报?

俏如来:路上讲吧。


【阴司街】


俏如来:与方才之地氛围截然不同,看来就算同为一方,但内部各有主权。天掌死,地管生,偃师司匠,老爷握商贾。若道谁不从,鬼尊执赏罚。鬼市的生态,恐怕比预想更加复杂。

忆无心:俏如来大哥,找到了,真的被你说中了,关于买卖细节的情报确实很难打听,但是这个就容易了。(递过)这是这三天出入鬼市客人的名单,还有旻月姑娘她们离开的方向。

俏如来:确定完整吗?

忆无心:这……无法确定,但我能找到的,这已经是最完备了。

俏如来:鬼市近来的客人名单。(翻看)李剑诗。白比丘!


【苗疆•祭司台】


步天踪:你怎么了?

玉彤:我……很痛苦……

步天踪:<难道又发病了?>我马上去请大夫!

玉彤:我的心口……


(回忆:

步清云:爹亲,这瓶药丸只要持续服用,阿娘就能痊愈。)


步天踪:<这是阎王鬼途的药,不能用,用了,就受制于人。>


(回忆:

苍越孤鸣:秋后处斩!)


步天踪:<但是这药是用云儿性命换来的。>

玉彤:我的心口,很痛。

(步天踪想起与妻子过往相处一切,不忍其痛苦难耐)

玉彤:我很痛苦……我……

步天踪:<我不能,我……>

玉彤:药,快给我药,我很痛苦!

步天踪:这是云儿为你取的药,来,快服下吧。


【苗疆•鸩罂粟房间】


修儒:榕姐姐,药神前辈有我照看就好,你先去休息吧。

榕桂菲:我没事。

修儒:但你已经数日没好好休息了。(御兵韬入内)是军师。

御兵韬:榕桂菲,军长身受重伤,需要你前去医治。(榕桂菲充耳不闻,只照顾鸩罂粟)

修儒:军师,还是我去就好了。

御兵韬:这是王上的吩咐。

榕桂菲:奴家明白了,奴家这就去。修儒,鸩罂粟先麻烦你了。

修儒:嗯。(榕桂菲离开)军师,榕姐姐她……

御兵韬:不用担心,她很坚强,我还有事,药神交你了。


【苗疆•祭司台】


玉彤:这个药真的有效,每一次吃完,感觉精神都回来了。

步天踪: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别再喝这个药。

玉彤:为什么,这不是云儿帮我求来的药吗?说到云儿,这两天怎么没看到他,他又继续闭关了吗?天踪,怎么不讲话?

步天踪:没……没事,我先出去一下。御兵韬。

御兵韬:我是代王上来关心大祭司。

步天踪:劳驾军师,步天踪过意不去。

玉彤:原来是军师大人,那我去准备一些东西招待。

御兵韬:不用劳烦。

玉彤:天踪跟云儿受到你们很多照顾,这是应该。

步天踪:玉彤,回床休息!

玉彤:为什么突然生气?

御兵韬:看来是我来得太过突然。

步天踪:既是代表王上而来,就没有所谓的唐突,请军师在外面等待。


(屋外)


步天踪:让你久候了。

御兵韬:看来尊夫人病情好转不少。

步天踪:家务事,不劳军师费心。

御兵韬:关于清云之事,大祭司还没告知夫人。罢了,我只是来告知王上担心你的状况,我代王上前来探视。

步天踪:最近我心神不宁,怠忽职守,请军师代我向苗王致歉。

御兵韬:王上可以谅解大祭司,但大祭司能了解苗王吗?

步天踪:王上的处置已是宽容,孽子犯下如此大错,我再心生怨怼,便是忘恩负义了。

御兵韬:大祭司深明大义,我回去复命了。请。

步天踪:军师请留步,有一件事情,步天踪想问军师。

御兵韬:与清云有关。

步天踪:近代苗疆是否有先例,用要命之功,抵死罪之过。

御兵韬: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步天踪:这一点问题,军师回答不出?

御兵韬:没有。


【夜•苗疆•王宫花园】


榕桂菲:王上。

苍越孤鸣:榕姑娘。军长的伤无恙否。

榕桂菲:已无大碍。

苍越孤鸣:嗯,多谢榕姑娘。

榕桂菲:王上让奴家去医治军长,是希望奴家暂时分心吧。

苍越孤鸣:医生若先倒下,谁来医治病人。孤王知道药神对你的重要性,但你必须先照顾好自己。

榕桂菲:王上的话奴家明白,只是……


(一声惊雷,大雨倾盆而下)


苍越孤鸣:榕姑娘,先到前面的凉亭避雨吧。

榕桂菲:嗯。(两人来到凉亭)王上若是着凉就不好了。(递手帕)

苍越孤鸣:多谢。(两人各自擦拭身上雨水)

榕桂菲:王上有心事?是关于清云的事情?若非大哥与俏如来阻止,犯罪者便是奴家,所以清云的举动,奴家能理解。

苍越孤鸣:孤王想过,撇除王的身份,孤王也会做出相同的事情,孤王怪的不是清云,而是自己。孤王不该放出清云,更不该让大祭司负责看管,若军师、俏如来在,就算放人,也会严加监视,是孤王的失策才让清云铸下大错。未来的牺牲,孤王同样责无旁贷。

榕桂菲:谁料得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王上,你不用太自责。

苍越孤鸣:轻易原谅自己,就学不到教训。(雨下不停)这场雨,下得真久。(榕桂菲睡着,靠在了苍狼肩膀)


千雪孤鸣:苍狼,(见到榕桂菲靠在苍狼肩膀)啊?!

榕桂菲:(惊醒)啊!奴家失态,请王上赦罪。

苍越孤鸣:没事,你是该好好休息一阵。

榕桂菲:雨停了,奴家告退。(离开)

千雪孤鸣:哎哟,苍狼,看不出来,你也有这一手啊。

苍越孤鸣:王叔在说什么。

千雪孤鸣:没……没有啦。

苍越孤鸣:王叔负责扫荡阎王鬼途引发的骚乱,为何突然回来?

千雪孤鸣:对了,说到这,差点忘记正事。


【月夜•高崖】


九冥杀神:难得你又画图了,每次只有面对凶险时,你才会画图。这次任务,菲比寻常。

六隐神镞:你认为我为何要画。

九冥杀神:你在测地点,你在分析方位,你在全心准备。

六隐神镞:错,画图是我的兴趣,更是使我平心静气的功夫。人生,该死的时候,就会死,该活的时候,就会活。我画图,是把握每一分每一刻的时间,好让自己多留一点东西给世间。你有时也应该想一下自己的兴趣。

九冥杀神:过了眼前此关后,我会考虑。

六隐神镞:放心。(将画图抛向空中,提弓搭箭)六叔一定将你们这群菜鸟平安带回。

(箭簇正中画图)


【夜•琅琊山脉】


李剑诗:(扶着别小楼)别郎,琅琊山山脉,四处皆蕴有水晶矿石,所以足下异常路滑,你可要小心脚步。

别小楼:嗯。走了甚久,你尚未看到天悬花晶吗?

李剑诗:往前已是最后一个山头了,我相信天悬花晶就在附近。

别小楼:一旦天悬花晶入手,先替吾找一个静僻的山洞藏身,你先将花晶送至苗疆,小鸩还在等这项物品救命。

李剑诗:吾明白。(两人相扶又行一程)那是……晶莹透澈的花瓣,看来是天悬花晶了。

别小楼:终于让我们找到了。

李剑诗:别郎,你在此暂候片刻,待吾将花晶取下。

别小楼:好,你自己小心。


[就在李剑诗摘取花晶的同时!]


别小楼:啊!

李剑诗:别郎!(别小楼被无元炁所伤)

白比丘:好不容易才等到的破绽,贫尼白比丘,特来取两位之命。

(钓烟波、殷若微、丁凌霜、百雪踪等人纷纷现身。)

李剑诗:暗行偷袭,一群小人。殷若微,连你也来了。

殷若微:是啊,旻月小妹,好久不见了。啧啧啧,你还是这般美丽,嫉妒真是让我面目全非啊。

李剑诗:那应该还有一个人。

徐福:还以为这副躯体的记忆是世上最了解你们的人,没想到遥星的功力竟达这种境界,真让人赞叹。只可惜,都要葬身此地,好友。

别小楼:老岳头,是你吗?

徐福:当然是我啊,你的能为,吾是最清楚,你的弱点,吾也是最清楚。

别小楼:真是你?

李剑诗:他不是岳灵休,而是徐福。(收起天悬花晶,掩护别小楼慢慢后退)

徐福:旻月啊旻月,若你早答应与吾一同对付墨家,会有今日吗?一切都怪你太过软弱。

李剑诗:道不同,不相为谋。

徐福:墨家害你带着遗憾离开古岳派,若你没离开古岳派,古岳派怎会轻易被灭。说到底,你是最有理由恨墨家的人啊。

李剑诗:事已至此,多言无益。

徐福:是,当你们灭吾全部支脉之时,便种下死因,多言确实无益了。

别小楼:诗儿。

李剑诗:(轻声)尚有一个时辰便天明,不管如何,吾都不会让他们伤害你。

别小楼:千万留神。

徐福:杀!


[一声杀,恶战开启。]


阎王鬼途众杀手:杀啦!


[旻月一人挡关,无惧万千杀招,剑指点落间,逼得众人全然不能近身。]


徐福:很好,这样才是记忆中的旻月。

李剑诗:今日,就让你们见识真正的诗仙剑序。(唤出潮汐瑰瑕)瑰瑕出鞘,潮汐吟啸。(利剑出鞘,威势何止万分。)


徐福:丁凌霜,你为何不上。

丁凌霜:众凌寡,倚多胜,太卑鄙,非吾为。(离开)

徐福:哼!白比丘,无。(白比丘与无元炁上阵)


[錬刀变化多端,八掌群起齐攻,以一敌五,旻月御剑杀伐果断,全力施为。


[转眼,阎王鬼途杀手已死伤殆尽。]


[而观别小楼感知微弱,心有余力不足,势如风中残烛。]


李剑诗:休想!(护住别小楼)

殷若微:织云手。

李剑诗:卑鄙。

殷若微:啊!(被潮汐瑰瑕所伤,却瞬间痊愈。)


[瑰瑕再上手,旻月一运诗仙剑序,霎时天地剑气沛然,来者辟易。]


李剑诗:太白行•飞剑决浮云。

百雪踪:啊!


[百年绝学,李剑诗技惊四座,百雪踪难撄其锋,当场毙命。]


钓烟波:百雪踪!(与殷若微齐攻)

白比丘:千蛛万丝。

李剑诗:哼!(避开殷若微,被无元炁击中,护住别小楼后退)太白行,横绝历四海。

徐福:金仙大罗掌。


[一掌得手,再赞一掌,双掌互击,地陷三丈。]


李剑诗:啊!(重伤散发吐血)

别小楼:诗儿,诗儿你怎么了?

徐福:这样还取不下你的命,看来不只遥星,这二十年,你们的武学进展非同小可啊。

李剑诗:没……这么容易。太白行•横绝历四海!


[旻月御剑再起,无伦剑意化作万千飞虹,雄浑磅礴,四海横绝。]


(李剑诗趁机带别小楼逃离。)


徐福:旻月,任你剑法神通,也难逃连环杀网。(白比丘等众人追击而去)


别小楼:放下吾。为你自己争取时间。

李剑诗:说什么傻话。

别小楼:诗儿,你绝不能有事,天悬花晶也不能失。

李剑诗:两人出,两人回,生同生,死同死。

别小楼:那小鸩的命要如何。

李剑诗:有我在,你们谁也……不会死!


[甫逃死网,又见杀着。九冥杀神,慕容胜雪,迎面杀来。]


慕容胜雪:杀。


(附近高崖之上)


六隐神镞:神镞六绝,神隐,弦幻,破体,去!


(破空而去的箭挟带着强大的威势,途径重重山峦,朝着目标逼近。)


慕容胜雪:烟雨拂柳剑回风。

九冥杀神:勾魂摄魄。

李剑诗:慕容胜雪,你真敢拦吾?


(此言一落,李剑诗伤慕容胜雪持剑之手,慕容胜雪顺势倒下。)


九冥杀神:潇湘客你……


[纵是负伤,纵有负累,旻月勉力支持一口气,挥剑杀出生途,突然!]


随风起:我来了,接招。


[猛烈剑势从天而降,接剑同时!]


李剑诗:太白行,披云卧松雪。(逼退随风起)


[六隐三镞连珠,首发摧折,旻月挡二,隐箭穿腹而过。]


别小楼:诗儿!

李剑诗:走!(再次逃脱)


随风起:<都伤成这样了,还有如此强悍的实力,可怕。>

九冥杀神:想什么,追。(两人追击)

慕容胜雪:这次,就算是我还你们一命,自求多福吧。


(附近高崖之上,观战的六隐神镞避开李剑诗隔空劈来的一股剑气。)


六隐神镞:真是绝对的高手,一点都不能小看女人啊。


[豁尽全力绝命突围,李剑诗伤势已至颓危,眼前逐渐模糊。]


李剑诗:别郎,我……

别小楼:你怎么了?

李剑诗:答应我,你绝对不能放弃求生。

别小楼:你到底伤得多重,快说啊!

李剑诗:没……没事……(倒下)

别小楼:诗儿!诗儿啊!

李剑诗:快天明了,还不能……还不能倒下。(强撑起身,再次前行)绝路,真是……绝路。

别小楼:你一定要支撑下去。

李剑诗:啊!(被偷袭重伤)

别小楼:诗儿!


(阎王鬼途众人与落花随缘庄众人,纷纷追来。远处高崖之上,六隐神镞的箭,再次指向别诗夫妻二人)


六隐神镞:这一箭,终结传说。


徐福:让你们死在我的掌下,敬我们,最后的友情。光耀——

别小楼:(找寻)诗儿……诗儿……(李剑诗再无起身之力)

徐福:大江山。

李剑诗:别郎!


[欲知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二十三集——夜坠天崩人失向 星沉月落鬼埋霜。]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