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19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915012159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九集 烽烟四起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夜•万丈古洞外】


[白比丘欲擒安倍博雅,黑白郎君及时拦截,双方冲突一触即发。]


白比丘:既然施主不愿退让,那你留神了。

黑白郎君:蜕变大法。


[陌生的对手,熟悉的武技,双方不敢大意,拳掌翻腾,来往之间互不退让。]


白比丘:<此人功力高绝,不宜纠缠。>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

白比丘:千丝万线。


[高手对决,各逞能为,一时奇招纷现,周围景物,尽遭波及。]


黑白郎君:如此实力,妄称千年修为,可笑,可笑也。

白比丘:是吗。天地罗网。


[遍地诡丝乍然飞起,纵横交错,困住黑白郎君身形。]


白比丘:一丝悬命。

黑白郎君:雕虫小技也想困住吾。一气化九百!(重挫白比丘)比之网中人,你的蜕变大法只是笑话。

白比丘:啊!(被打飞)

安倍博雅:太好了,老大就是老大,一出手就打得她落荒而逃,不愧是……啊啊啊。(被黑白郎君拎起带走)

黑白郎君:走。

安倍博雅:你……你要干嘛,快放我下来,将我解开啊。

(黑白郎君带安倍博雅乘坐幽灵马车逃跑)


【夜•中苗各地】


[阎王鬼途全面反扑,中苗各地大小门派、村落纷纷遭遇袭击。]


玄龙帮主:傅人美,你号称玉面判官,竟然与这群奸人勾结。

傅人美:玄龙帮主,小生是判官没错,不过是阎王身边的判官。(杀死玄龙帮主)


(另一处)


门主:众人快退入石阵中。

门徒甲:师父,现在该怎么办?洪家帮、五旗寨、飞霞派、铁剑山庄,不是被灭就是背叛,我们孤立无援。

门主:先支撑一阵,找时机突围,再通知……(被鱼线绞杀)

门徒甲:师父!

钓烟波:擒贼先擒王,你的毒功虽不到普明的程度,但也学得其中七八成,赶快了结此地,往下一处。

柳君老:属下受教。众人,杀!

门徒:救命啊!


(另一处,丁凌霜沉默地执行命令杀人)


【夜•花园中】


甲:司徒掌门,难得你有此雅兴召开寒山宴。

司徒虹日:吾见今夜月色优美,又想今日武林变化多端,不免思念诸位道友。事出突然,还请各位海涵。

甲:司徒掌门客套,寒山联盟同气连枝,本就该时常聚会叙旧。何况,若非你有此雅兴,我也没机会向各位提议一件事。

司徒虹日:道友要说何事?

甲:如你所说,武林目前动荡不安,首恶皆是阎王鬼途,寒山联盟虽然力薄,但身在江湖,是不是该为正道出一份力。

乙:哈哈哈……真是巧,道友这种念头,我等早有想过了。

丙:对,就让我们出马,让那群阎王鬼变成真正的上路鬼。

甲:说的好,众道友,让我们用寒山温酒立誓,干!(众人碰杯对饮)

司徒虹日:哈哈哈……诸位豪情,使人敬佩。(嘴角微微勾起)

甲:好说,若非有司徒掌门做东道主……

司徒虹日:可惜,吾邀诸位前来,不单是叙旧立志,更是代人发令。绝命阎王驾,江湖入鬼途。(众人倒下)


(远处峭壁之上,徐福正掌握情况。)


徐福:俏如来,我就看你们还有多少心神去救助所有的人。


【清晨•荒野郊外】


蒙面人:既然来了,又为何要走。

榕桂菲:你是谁?

蒙面人:不想交换了?

榕桂菲:为什么不是无元炁来交易。

蒙面人:一切都在监控之中。


(双方交易完成,榕桂菲拿着药方心事重重返回。)

榕桂菲:<等他醒来,恐怕不会原谅我吧。唉。>大……大哥,你怎会在此?啊!(御兵韬怒扇榕桂菲)

千雪孤鸣:(到来)哇靠,你就这样动手了。

御兵韬:情况怎样。

千雪孤鸣:看起来只是一个杂鱼,对方果然提防到我们假意交易真伏击,派了一个小卒过来。我看他没重要性,故意放他离开了。

榕桂菲:你们……你们跟踪奴家。

御兵韬: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向天抢时是绝命司必夺之物,你就这样拱手奉上?!

俏如来:(与修儒一道而来)军师,请冷静。

榕桂菲:我……

御兵韬:清云私放殷若微,所使用就是你制造的磨神酒,现在你又与阎王鬼途私相交易,你还想解释什么。你,就是阎王鬼途的内应!

榕桂菲:大哥,你……真是这么想的?

御兵韬: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行为已经足够勾起这样的怀疑。等了这么多年,任波罕鹰翔的冤屈才终于洗清,现在你的行为却等同于坐实夜族叛逆之罪。

榕桂菲:夜族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阎王鬼途!鸩罂粟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阎王鬼途!鸩罂粟做了什么?他忍气吞声,冒险来到苗疆洗清夜族罪名,他武功低微,却救了奴家多次。现在他倒下了,众人束手无策,而奴家不想欠他,我必须救他!这是奴家换到的药,马上就能救……(被御兵韬打落)

俏如来:军师。

御兵韬:阎王鬼途视药神为必除目标,你怎么认为你换到的会是真药。(榕桂菲痛哭)

修儒:俏如来大哥,已经要我把药偷偷换掉,他们拿到的只是假药,没什么要紧吧?

御兵韬:这不能为她的罪行开脱。

榕桂菲:我不会让大哥为难。请千雪王爷将奴家押下,奴家愿意听候审判。

千雪孤鸣:这……(看向御兵韬)

榕桂菲:请狼主裁夺,或者奴家随千雪王爷面见王上,请王上亲自定罪。

千雪孤鸣:烦死了,这件事情我会衡量,不用吵到王上面前。

御兵韬:千雪王爷,你想欺瞒王上。

千雪孤鸣:死铁骕,你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就算你不想徇私,也做过头了。事情就先到我这里为止,王上那边你别多嘴。(离开)

俏如来:榕姑娘,药神前辈还需要你照顾。


(榕桂菲看着御兵韬背影,黯然离开)


俏如来:军师。

御兵韬:谈正事吧。

修儒:是啊是啊,谈正事。俏如来,你要我调制的假药,是不是能骗过绝命司啊?

俏如来:只怕瞒不过他。

修儒:若是这样,不就白做了。

俏如来:若人力能及,总要顾及细节,你永远不知细微的准备什么时候会发生作用。军师可有派人跟踪那名阎王鬼途的使者?

御兵韬:对方已有防范,绝不可能让我们追踪到根据地,不如让他将假药带回,即便可能性极微,也许能瞒过一段时间。除外,还有一事需要劳烦你。

俏如来:俏如来知道。

修儒:是什么事情?

俏如来:岳灵休前辈的事情,必须告知他两位好友。

修儒:是啊,师叔如果知道这桩事情,一定会很难过。

俏如来:俏如来即刻动身。

御兵韬:请。(离开)

俏如来:修儒,我们走吧。

修儒:俏如来大哥,我……我有问题想问你。

俏如来:什么问题?

修儒:你跟军师会变成师叔的敌人吗?

俏如来:你是很聪明的孩子,能从我们平常的对话找出蛛丝马迹。实话说,我不能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毕竟……一年前,我也没想过梦虬孙会与我们分道扬镳。(修儒上前安慰)没事,我没事。

修儒:好啦,我不问了,情绪也会影响痊愈的状况,你现在是我的病患,千万不能出差错,知道吗?


(另一边,御兵韬返回王宫的路上)


小七:军师,出事了。

御兵韬:怎么了?

小七:境内发生多起屠杀事件,是阎王鬼途……


【苗疆•王宫御花园】


苍狼:你说什么,阎王鬼途在中苗各处兴事,大肆屠虐?马上调集人手,速速救援。

御兵韬:阎王鬼途善使毒物,防不胜防,他们在暗处,普通将领恐怕无法胜任。

苍狼:军师的意思?

御兵韬:需要皇城内众贵宾支援。

苍狼:将事情转告剑无极等人。

小七:是。(领命离去)

苍狼:阎王鬼途当真大胆,竟然正面对苗疆开战。军师,你想什么?

御兵韬:阎王鬼途潜伏已久,暗中培植势力并不意外,几次对他们围剿都无法将他们根除,为何这次选择正面冲突。就算有亡命水,徐福真有对抗一国之战力吗?

苍狼:你认为他另有算计。

御兵韬:只怕是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使我们疲于奔命。

苍狼:既是如此,也不能坐视苗疆子民受害。

御兵韬:这场动乱并无意义,需要深思的是徐福真正的目的。


【中苗各地】


[阎王鬼途大举兴乱,疯狂屠杀,中苗各地百姓死伤无数。]


十部众甲:杀啦杀啦。


(四仙宫附近,段江辖和荷仪宫主四处逃避追杀,一支飞镖击中荷仪宫主手部)

段江辖:小师妹!

柳君老:四仙宫门徒皆已死绝,当门主的,不下去陪他们吗?


[另一方面,中苗各路人马,全力赶往被阎王鬼途攻击的地点救援。]


(村中)

剑无极:小东,小夏。

小东&小夏:师父……

司徒虹日:救兵到了。


(四仙宫处,柳君老真要对二人先下手,忆无心和枭岳突然赶到)


忆无心:段先生,荷仪宫主。

柳君老:有救兵,那……撤退。


(村中)


司徒虹日:撤退。


(四仙宫处)


枭岳:你们别走啊,我都还没威风到,喂。

忆无心:别追了,先救人吧。


(村中)


小夏:师父,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们。

小东:我们有全力保护村民的安全了喔。

剑无极:我知道,你们很勇敢,累了就先休息吧,别说话了。<主动寻衅,见到援兵却逃之夭夭,到底玩什么把戏?>


【苗疆•某村落】


[渐失心智的无患开膛,为逼出仇人,在苗疆境内沿路屠杀。]


无患开膛:风逍遥……风逍遥……出来……出来……风逍遥。

小文:阿爹。

小文爹:小文,退到阿爹后面。

无患开膛:杀……杀……杀!(小文受惊,手中拨浪鼓声响起)魈毒,是魈毒……魈毒!(抢走小文)

小文:阿爹!

小文爹:小文……小文……小文啦!(追去)


(石林中)


小文:怪物,你别靠近我。

无患开膛:魈毒,你不认得我了吗?

小文:我要阿爹……我要阿爹……

无患开膛:不对,你不是魈毒,魈毒已经死了,被该死的风逍遥杀死了。(小文受惊,摇动拨浪鼓)一定是寒毒发作,你等我,虎大叔马上去拿虎血。(拿了虎血强喂小文)快喝下就没事了。

小文:这是什么?(一口吐出)

无患开膛:魈毒,不用怕,虎大叔在这,你不会有事。等我杀了风逍遥之后,你就安全了,魈毒。


【十殿阴曹】


钓烟波:柳君老、傅人美、司徒虹日等,埋伏各地的暗桩配合十部众,已经开始行动,现在中苗武林正是一片热闹。

徐福:记住,游击走斗,避免正面冲突,让他们疲于奔命。

钓烟波:属下明白。

徐福:还有事吗?

钓烟波:纣绝已经屠灭八个村落,所向之处无人生还,而且……

徐福:而且怎样?

钓烟波:他杀人之处,都会留下文字,指名要找风逍遥。

徐福:哈,受到药性侵蚀甚久,还能保持一丝理智,没直闯苗王宫,用那种方式逼使仇敌出面。千百年了,人还是一样有趣,就不知当这种药散播到九界,世上充斥了如同纣绝一般的人,会是何种景象。又有多少人,能从筛选中脱颖而出,活在我的新世界呢?(白比丘归来)你受伤了?

白比丘:被黑白郎君阻挡,他对我修炼的蜕变大法了若指掌。

徐福:人族的躯体,终究不适合这套功夫,但你的伤势……

白比丘:毕竟是不老族的躯体,稍作调养即可。

徐福:蜕变大法,不老族,不死禁术,遗留在东海小国的遥远产物,真是能勾起不少回忆。你这副身体也旧了,待我替换药人之躯,也为你找一副新的躯壳吧。

白比丘:不急,眼前首要还是如何夺回安倍博雅。

徐福:交我吧,天刑道者与黑白郎君,终究要分个高下。带……带白比丘前往药房。(白比丘与钓烟波离开)两个,还是太多了吗?


【夜•荒野】


[荒野之上,诸葛穷秘练奇功。]


诸葛穷:阴阳亟,化两仪,逍遥魔意尽归宗。


[就见正邪双气,在诸葛穷体内渐渐合并,但是!]


诸葛穷:啊!(失败)想融合逍遥之性与天魔之意,还是太勉强了吗?(躲开飞箭)你知道偷看别人练武,是江湖大忌吧。

随风起:大哥关心小弟,人伦常理,所以不算。怪怪喔,你什么时候这么勤劳,该不会是听到外面乱糟糟,想出手吧?

诸葛穷:我只是一个小人物,那种大事自有俏如来他们处理。

随风起:那我知道了,一定是让天首另眼相看。这就对了,赶快把到她,我们才有好日子过。

诸葛穷:你特地来找我,是有工作吗?

随风起:没有,就是巧木宫大张旗鼓,不知道在做什么大生意,有兴趣去看看吗?


【银槐鬼市•巧木宫】


老爷:这批运往道域的货物,关系到未来合作的契机,不可有失。

逐尘客:属下誓死完成。

老爷:本总会派六道修罗跟随护卫。

(逐尘客运送奴隶前往道域)

小茵:小亮哥,我们会被带去哪里,我好怕……

小亮:小茵,你别怕,无论去哪里,我都会保护你。

(一旁查看情况的诸葛穷,沉默离开)

随风起:阿穷。(追上)喂,你没事吧?

诸葛穷:没事……

随风起:是吗?你千万别妄想做出劫囚这种蠢事喔。

诸葛穷:你……我没有。

随风起:别装了,满脸心事,再加上那种死人个性,我这么聪明会看不出来?虽然我也是很不爽那个老头,但待在这一阵子了,你也清楚,公然妨碍对方生意是不被允许的,尤其是这种大行动,背后肯定牵涉更多势力。这若是被抓到,就不只砍头这么简单了,我看也要开肠剖肚、凌迟至死。

诸葛穷:在外面动手别留活口就没问题了。

随风起:哇塞,你何时变这么狂。

诸葛穷:怕了吧。

随风起:我随风起耶,怕什么。我是说,这非小事,你不为自己想,好歹也为天首设想。虽然我跟九冥很能打啦,但老爷势力深不可测,光是他说的六道修罗就是道上有名的六位高手,谁知道他还暗藏多少实力。

诸葛穷:管他什么八七疲劳,不值一提,要高手,我们也有,一名资历比九冥还深的……六隐神镞。


【夜•林间小路】


难民甲:喂,那边有很多恶徒正在屠杀。

六隐神镞:那真不巧,这条路是我选好的捷径。

难民甲:喂!

难民乙:别管他啊,逃命要紧。


十部众:此地都杀光了。

傅人美:换其他的地方。(神秘人走来)嗯?还有漏网之鱼,杀。


(只见来人足尖轻点树枝,手上动作不停,几息间已搭弓射箭,十部众数名杀手亡命于箭下。傅人美还未及反应,箭尖已刺入额头。)

六隐神镞:多谢让路,没再浪费我的箭。

(顺手收回傅人美额头上的箭)


【银槐鬼市•巧木宫附近】


随风起:还有这种高手,怎么都没见到他?

诸葛穷:他专们负责远方的重要任务,行走从不改变决定好的路线,所以常常遇上耽搁,都会很久才回来。

随风起:就算如此……

慕容胜雪:就算如此,我也拒绝劫囚。你想这么说,对吧。

随风起:原来是慕容公子。

慕容胜雪:尚未谈过话,原来你一直注意着我.

随风起:都自己人,而且近日你比任何杀手都拼命接单杀人,能不注意吗。

慕容胜雪:人嘛,总有无奈的时候,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好人。

诸葛穷:这样杀人,恐怕别有所图吧。公子面相非凡,加入鬼市必有大志。

慕容胜雪:哼,都是明白人,就当知衡量自己能力所及。

诸葛穷:听闻公子与老爷有所嫌隙,于公于私,你都不会阻止吧。

慕容胜雪:此举确实能一挫老爷锐气,但我们能得到什么?奴隶无用的感谢,并不能提升我们的地位,如此损己之事,你认为天首会同意吗?

诸葛穷:事不能只看眼前,一时的亏本善举,是开创来日的生机,如今的奴隶也有改头换面的可能。

慕容胜雪: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能改变,乞求他人来改变自己悲惨的人生,奴隶便永远是奴隶。

诸葛穷:不是人人都你一样出身名门,不愁吃穿。


(凌冽剑气直面而来,诸葛穷不及反应,随风起已上前阻挡)


随风起:阿穷,我看你刚才练功也累了,先回去吧。(诸葛穷离开)你方才是真心想杀他。

慕容胜雪:很抱歉,我时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剑气,差一点就杀了你的朋友,没下回了。

随风起:教你一个杀手的原则,一钱一杀,没钱不杀。

慕容胜雪:可惜,你是杀手,我不是。你杀人要钱,但我杀人,看吾心情。

随风起:这壶,我请,下次,还我。(扔过酒壶)

慕容胜雪:在鬼市说出这种话,当心意外。

随风起:没意外,人生很无聊。(话音刚落,慕容胜雪手中酒壶爆炸)

慕容胜雪:随风起,记住你了。


【埋霜小楼】


(风雪飘摇,埋霜小楼内,遥星、旻月夫妻二人琴笛合奏。)


李剑诗:别郎为何突然停曲?

别小楼:你的笛声,乱了。

李剑诗:这两日总觉不安,一时分神,坏了别郎的雅兴。

别小楼:不是你的问题,我也感到心烦意乱。吁,也许是最近染上太多俗事,心烦了。

李剑诗:你想的是阎王鬼途已破,老岳头怎还不来与我们会合。(此时阵法传来动静)

别小楼:人来了。(起身迎接,门外进来修儒与俏如来。)

修儒:修儒见过师叔、别大哥。

别小楼:怎会是你?这位是……

俏如来:俏如来见过前辈。

别小楼:原来你就是俏如来,在下别小楼,老岳头没随你们到来吗?

俏如来:关于岳灵休前辈,他……他遭到暗算,与覆秋霜相同,被徐福,也就是绝命司夺取躯体了。

别小楼:你说什么!

修儒:别大哥,冷静,岳大哥说不定还有救。

别小楼:说,怎么一回事。

俏如来:一言难尽……(讲述)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别小楼:就是这样……就因为这样,就只有这样!二十年……二十年……这么多年的等待与折磨,千辛万苦才能恢复,却只换得这短短几个月的人生,就只有这样……就只有这样……

李剑诗:别郎。修儒说了,老岳头……说不定还有救。

别小楼:老岳头,你若不甘心,就展现你的气魄,再让别小楼震惊一次。小鸩他人呢?

俏如来:药神前辈服下向天抢时,又被白比丘所伤,现在还昏迷不醒。

李剑诗:修儒,你清楚来龙去脉吗?

修儒:嗯。

李剑诗:你且留下。俏如来,今日我们夫妻心情沉郁,埋霜小楼无法待客,怠慢之处望请海涵。

俏如来:俏如来明白,事情或有转圜,请两位节哀。俏如来先告辞了。

李剑诗:请。(俏如来离开)

修儒:师叔,有什么事情吗?

李剑诗:先入内再说。

修儒:是。


【魔门世家】


燕驼龙:什么?你要我解放他体内的酒吞童子的意识,让你跟他尽情一战?

黑白郎君:有困难吗?

燕驼龙:这……

安倍博雅:你别听他胡说,酒吞童子是祸世妖魔,上一次我们是侥幸打赢,万一不小心让他恢复成完全体……

黑白郎君:哦?他还能恢复成完全体?

安倍博雅:呃,我的意思是……让他休息够了,体力就很完全,就更难收拾。

黑白郎君:哼。怎样,魔门世家藏书无数,总是找得出方法解放他体内意识吧。

燕驼龙:这……这个嘛……

黑白郎君:若是办不到,那这堆藏书留之无用,便烧了吧。

燕驼龙:别冲动啦!(安倍示意不要答应)魔门世家有这么多藏书,要查也得让我去查阅藏书记载,又不是说了就有。

黑白郎君:那便快去。

燕驼龙:你们等我一下。(离开)

安倍博雅:唉,我真不明白,战斗,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黑白郎君:哈哈哈……争斗,才是强者生存的意义。尔等凡庸,自然不能了解个中趣味。

安倍博雅:我只知道人最快乐的无非平平安安度日,可是战斗必会带来伤亡,若是为了自我满足,而将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

黑白郎君:住口!你的语气令吾想起一个人,闻之不耐。

安倍博雅:你真的是很难沟通。

燕驼龙:(拿着封邪之术回来)查到了。

安倍博雅:怎会这么快!

燕驼龙:这本书啊,记载当受到邪灵入侵之时,如何压制外来意识的术法。虽然不能将之完全消灭,但是却可以避免身体完全被控……

黑白郎君:我要你唤醒他体内意识,不是要压制的方法。

燕驼龙:你听我讲完嘛,所谓道分阴阳,术有奇正,虽然这个术法效果是封印体内意识,但若要逆向施为,效果就完全不同,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与安倍偷偷交换眼神)至于具体的施术方式,本龙解释给你听,这个封邪之术嘛……

黑白郎君:不用了。(拿过封邪之术)

燕驼龙:术法的东西,我不解释,你看得懂吗?

黑白郎君:本郎君自有办法。走。(带走安倍)

燕驼龙:喂,何必走得这么快,喂。


【银槐鬼市•落花随缘庄】


(幽荧树下)


九冥杀神:你来做什么。

诸葛穷:见人。

九冥杀神:天首不想见你。

六隐神镞:<那不是小穷吗。>

九冥杀神&诸葛穷:六叔。

六隐神镞:怎样,终于肯加入我们了?很好很好,六叔很高兴。

天首:回来了。

六隐神镞:天胡老大,好久不见,不过这次六叔没带礼物。

天首:道域的委托与状况。

六隐神镞:(递过资料)顺利完成委托,至于那边嘛,有一点乱,但我们还是算抢得先机了。

诸葛穷:道域……

六隐神镞:(看一眼诸葛穷)我说天首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是否考虑成家立业。

九冥杀神:六叔!

天首:长途跋涉,汝辛苦了,休息吧。

六隐神镞:也是啦,老了真的不适合再走那么远。喂,六叔的提议要记得考虑喔。

九冥杀神:做什么?

六隐神镞:陪我啦。(拉走九冥)

天首:汝,有事吗?

诸葛穷:没有,就想来看幽荧。你栽培的很好,无论是幽荧,或六叔跟九冥。你……有想过栽培更多吗?

天首:知道吗,幽荧,每日吾只浇一盆水。这,管住了吾,不会再自不量力。

诸葛穷:所以,这棵幽荧树才会长得这么好,我明白了。(离开)

天首:当初,没人来救吾,汝,也没有。


六隐神镞:我说小九,你就不能跟小穷好好相处吗?

九冥杀神:他的存在,对天首不利。

六隐神镞:唉,为什么总有一些事,我们达不成共识呢?还记得天胡老大送我们兵器,为何我会选十影弓,而不选血芒双刺?

九冥杀神:利于暗杀。

六隐神镞:那是场面话,真正的心里话是,十影弓只要飕的一声就能取命,不用实际感受夺去生命的瞬间。

九冥杀神:亲手,是面对,是给死者机会,让他记清楚下辈子该找谁报仇。

六隐神镞:你就是死脑筋。

九冥杀神:你不也是,为了天首,万死不辞。

六隐神镞:那都放屁啦,杀手做久了,最好不怕死,我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丢给你们这些晚辈,早早退休。

九冥杀神:你不会死的。

六隐神镞:哈哈哈……难得你会说笑。

九冥杀神:我从不说笑。

六隐神镞:就跟天胡老大说她不爱喝酒一样吗。酒能勾起回忆,时而苦涩,但有时候不可回避。我们都是被她从鬼市深渊救回来的人,自当为她设想,不过,小九啊,她的幸福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对了,听说还有新人,有空叫来让六叔看看,说不定,我真的可以退休了。

九冥杀神:六叔。

六隐神镞:我老了,神镞六绝,差不多可以全部教你了。

九冥杀神:我会乱星足矣。

六隐神镞:做杀手,会的招式越多越好,所以,我们来去地宿那边玩吧。

九冥杀神:这分明是不同的事情。

六隐神镞:哪有,杀手要会很多招式,不能只会掌握生死,更要会享受生活,哈哈哈……


【苗疆】


(阎王鬼途的屠杀报复终于告一段落,中苗各地都趁机休养生息。)


忆无心:俏如来大哥。

剑无极:俏如来。

俏如来:无心,剑无极,这里的百姓是……

忆无心:是我们拯救回来的灾民啊。

俏如来:灾民?

剑无极:俏如来啊,事情是这样……

俏如来:游击战术。

剑无极:是啊,那群人神出鬼没,见到援军马上弃战逃逸,我们四处奔波救援,精疲力尽,你看花脸的,睡到都不醒人事了。

俏如来:<大肆屠戮,既无攻略据点,亦无利益收获,游击避斗,又不为消耗我方战力,那…… >

苗兵甲:不好了,枯柴山、绿草坑、顶天洞,那附近的村落也遭受攻击了。

剑无极:又来了,俏如来,我们先去救人了。花脸的,(叫醒枭岳)起床出任务了。

俏如来:<零星攻势,无非是为分散我方注意。收容难民,大耗资源精力。>绝命司……


【十殿阴曹】


白比丘:与榕桂菲换来的药丸是否为真?

徐福:每一颗药丸的成形会受到火候、炼制时间的影响,就算是相同的药物与调制配方,制药手法不同,也会有细微的差异。(仔细查看药丸)一直以来,我也侧面得知不少鸩罂粟炼药手法的讯息,而那一次闯入者所遗落的药丸,更让我清楚他炼药的脉络。

白比丘:结论是。(徐福捏碎手中药丸)但你也不奢望交换成功,才让玄冥交由下属接手,不是吗。

徐福:该让另一条线接手这桩事情了。

殷若微:参见绝命司。


【埋霜小楼•山下江边】


修儒:原来师叔留下我是为了这桩事情,只怪修儒学艺不精,没帮上忙。

李剑诗:无妨,连鸩罂粟多年研究也无法解决这病症,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修儒:唉,我从来没看过这种奇怪的症状,别大哥这病症应该是天生遗传,并非后天所造成的。

李剑诗:你的判断很正确。

修儒:可惜我用了两次的织命针术都没效果。

李剑诗:不用放在心上,此事吾会另寻方法。

修儒:我会替别大哥找出适合的方式治疗,若有结果,我会即刻前来埋霜小楼。

李剑诗:那就劳你多费心了。

修儒:现在药神前辈那边还需要我帮忙,师叔,你送到这就好了。

李剑诗:沿着这条江再走几里路,就能达到苗疆地界,你真能自己走吗?

修儒:天色晚了,我不放心别大哥,更何况我都已经这么大了,放心啦。

李剑诗:也是。

修儒:对了……师叔。

李剑诗:嗯?

修儒:没什么。

李剑诗:有话便直言。

修儒:我想听……爹亲的故事。

李剑诗:想便想,为何吞吞吐吐。

修儒:我还以为古岳派的事情,师叔不愿提起。

李剑诗:下回再来,吾会将你爹亲与母亲的事情都告知你。

修儒:好,那就说定了喔。

李剑诗:说定了。修儒,近来天气转寒,好好照顾自己。

修儒:是,师叔。(离开)

李剑诗:师兄,师嫂,你们有一名好儿子。


【集市•酒肆】


街坊甲:这不是祸患无穷吗,都这么久没消息了,怎样,你的大生意又失败了喔。

诸葛穷:这嘛,是啊,又失败了,哈哈哈……

街坊甲:果然没错,最近世道混乱,我们这些生意人确实难过。

诸葛穷:生意嘛,时运有祸,就有福,比如好在我还有一点钱,看各位许久不见的朋友平安无事,老板啊,这摊我请我请,再给我一些年糕。


【黄昏夹缝】


诸葛穷:孤达仔。

任孤沉:出去。(不让诸葛穷进门)

诸葛穷:我可是带了你最爱吃的年糕喔。当然,也照常带来麻烦,找你商量。(将年糕扔进屋里)

任孤沉:都在她身边了,还想惹事,当真找死的白痴无药医。

诸葛穷:其实只要身为天下第一指传人的你出手,那就妥当了。

任孤沉:若捡到残章断谱就能自居传人,那天下都是黑白郎君的传人了。

诸葛穷:唉,看来是拐不了你。

任孤沉: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别再自找麻烦吗?

诸葛穷:若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能无视吗?

任孤沉:师父过世后,世上就再没有值得任孤沉在意的事情了。

诸葛穷:我会不会到死了,都还看不到你走出来?

任孤沉:祸害遗千年,你才没这么容易死。

诸葛穷:哈哈哈……

随风起:(到来)想不到这里面,别有洞天啊。

诸葛穷:你怎会在这里?

随风起:担心你会做傻事,就跟过来了。不过,那是谁?神神秘秘,给我看一下。(推开诸葛穷)

诸葛穷:不可!


[只闻诸葛穷恐惧大喝,小屋后方浑厚指劲,沛然射出。]


诸葛穷:(援手随风起)没事吧,先等我一下。(走到小屋前查看动静)

随风起:好强的指力,他……究竟是谁?

诸葛穷:他是我的师弟。

随风起:什么?他的功力比你也强太多了吧,而且怎会突然发狂?

诸葛穷:这……唉,孤达仔,从小就有怕人的心理病症,只要有人随意接近,就会发病狂躁。

随风起:啊?那他现在还好吧?

诸葛穷:我刚才安抚过后,暂时冷静了。(围着随风起,脚下偷偷踩着方位)

随风起:你一直都这样照顾他?

诸葛穷:算是吧,过去一度好转,但自从师父身亡之后,他就又将自己关起来了。

随风起:可惜了他一身修为,呃,是说,听你这么说,也不禁让我心生愧疚。

诸葛穷:啊?

随风起:还以为你真笨到去劫囚,原来是照顾病人,是我看错你了,该说抱歉。

诸葛穷:难得你会讲道理。

随风起:我本就很讲道理,该认错的,我就会认。

诸葛穷:所以这让我很愧疚,(随风起脚下升起法阵)因为,我确实很笨。

随风起:(被困住)术法,你……你别闹了,凭你的本事,去了根本是找死。

诸葛穷:如果我有什么万一,随风起,孤达仔跟……小梅就麻烦你了。(离开)

随风起:喂,喂,诸葛穷!


【夜•埋霜小楼】


(回忆:

李剑诗:你是何人?

绝命司:不急,你尚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李剑诗:你,真是徐福吗。


(屋外雪地传来脚步声。)


凰后:封侯盛世灯宵,权衡天下,百代风骚。功名不过传谣,回眸一笑,举步烟硝。墨家九算,凰后。

李剑诗:旻月,李剑诗。

凰后&李剑诗:幸会。


(屋内,一片黑暗,别小楼闭目静坐,屋外脚步声越来越近。)


别小楼:三十丈。二十五丈。二十丈。


【夜•荒野】


[荒野之上,银槐鬼市众人押送奴隶,欲前往道域。]


诸葛穷:且慢,人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逐尘客:又是你,诸葛穷,拦截在此想做什么。

诸葛穷:将人放走,就没你们的事情了。

逐尘客:你想劫持鬼市的货物。

诸葛穷:他们是人,不是什么货物,讲出这种话,你的心不会痛吗。还不放人,是要我动手吗?

逐尘客:笑话,今天就擒下你,让天首后悔收留你这个祸患无穷。六道修罗。(现身)杀!

诸葛穷:来啊,逆灵式•大道初成。

逐尘客:你……怎么可能有此功力。

诸葛穷:容我重新自我介绍,在下诸葛穷,穷是,祸患无穷的穷。


【夜•树林】


安倍博雅:喂,解放胧三郎意识的方法也找到了,你是还要带我去哪里。

黑白郎君:找一个能为我破译术法的人。

安倍博雅:拜托,刚才人家要解释给你听,你不要听,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黑白郎君:你与燕驼龙当真以为黑白郎君是蠢辈吗。这本封邪之术,你休想看上一眼,认命吧。(将安倍丢上灵骨马车)

安倍博雅:拜托,我真的不是在开玩笑,我没命事小,若放胧三郎出来,真的会天下大乱,算我求你,算我求你啦!

黑白郎君:放他出来,南宫恨会亲手灭了他,你的烦恼,多余。

徐福:山遼水阔碧连青,一步江湖几忘龄。从来鬼途欺侠道,绝命阎罗执天刑。

黑白郎君:窃取身躯的鼠辈,你有什么颜面自称岳灵休!

徐福:你一心所求,不就是与这个身躯尽情一战,现在,如你所愿。

黑白郎君:哈哈哈……数十载苦修勤学,方得一身修为。战斗,是强者证明自己的方式。阴谋诡计,夺人躯体,这一身所学非你自由,你有什么资格向黑白郎君挑战!你有什么资格与黑白郎君战斗!黑白郎君瞧不起宵小之辈,但黑白郎君允你的愚昧。阻扰我与岳灵休之战,这个理由,足够杀你千万次!


[天刑道者再斗黑白郎君,天下第一豪雄之战,谁能真正笑立顶峰?

孤身犯险的诸葛穷,真有翻天覆地之能,顺利解放被押解的奴隶吗?

埋霜小楼杀机起,凰后再布杀局,旻月、遥星将如何面对这场墨杀风暴?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二十集——顶峰之决。]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