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18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90050286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八集 消散的英灵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夜•苗疆•御花园】


[一杯苦茶,一瞬失言,一掌突袭,苗疆夜宴一夕生变。一声徐福,即将掀起一场恶战。]


徐福:俏如来,你的推论,真是令我讶异。如果有机会,我倒想听听细节,可惜,你该死了。(攻击俏如来,御兵韬来救,风逍遥援手,鸩罂粟也急攻上前)

千雪孤鸣:冷静啊。(拔刀)


(徐福以一敌二,压制鸩罂粟与风逍遥。)


千雪孤鸣:逆刀•迴狼影。

御兵韬:烨龙啸空。(徐福接下两人攻势)

鸩罂粟:是空劲大归还。


(徐福聚起狼主、御兵韬二人攻击,攻向剑无极、枭岳二人。剑无极与枭岳退至苍狼身后,交换一个无声信息。)


苍越孤鸣:众人退开。(强势攻向徐福)


[双掌甫接,气流爆旋,震动在场众人。]


白比丘:<现场高手环伺,不能久战,先擒下苗王。>王上,贫尼助你。(假意相助,突袭苍狼)

千雪孤鸣:苍狼!


[变生突然,白比丘、岳灵休联合出招,两股不可一世的掌力,击向苍狼。]


苍越孤鸣:轮回劫•碎苍穹。


[然而苍狼早有防备,偷袭反受牵制。]


白比丘:怎会!(欲再战,被困法阵)

步天踪:妖尼休想逃脱。

白比丘:凭你?

御兵韬:还有我。(以内力相助步天踪)

徐福:(明了状况)又是你。

俏如来:不能让他逃脱……(鸩罂粟、风逍遥再次对上徐福)

徐福:想擒下我,你们太小看这副肉体。

剑无极:这……

枭岳:我没看过这招。

徐福:以及,累积千年的武学阅历。

千雪孤鸣:皇室经天,星辰极变。

徐福:我的目标,不是你们。(击退狼主,转向鸩罂粟)无法拿到药丹,就取药血。

千雪孤鸣:臭毒鸟!


(鲜血飞洒,鸩罂粟徒手接下徐福志在必得的一击。)


徐福:这股力量。(鸩罂粟爆发出强大力量)竟然吞下第二颗向天抢时,你……当真不要命了吗。

鸩罂粟:将岳灵休……还我。

千雪孤鸣:快帮忙。


[药神狂气爆发,谁知静水之下是汹涌如潮的激烈情感,狼主等人虽想助力,却反受牵制。]


千雪孤鸣:臭毒鸟,你不要命了。

徐福:金仙大罗掌。

鸩罂粟:快醒来,快醒来……快醒来啊!

(回忆:

岳灵休:下次通知一声,别像幽冥君那样不告而别。)


[悲愤,怨怒,在药力催发之下,随攻击宣洩而出。这次,是谁不告而别。这次,是否还能唤回。谁愿接受永远失去。不能,谁也不能!]


千雪孤鸣:<这只臭毒鸟,打成这样,我们若随便插手就会伤到他。>

苍越孤鸣:皇室经天•轮回劫。


[混战持续,在场高手虽众,但岳灵休奇招纷现,竟是擒他不下。忽然,]


(挟带威势的掌印,从空中落下,击破步天踪之法阵,白比丘趁机跃入战圈,打伤鸩罂粟。)


徐福:空劲大归还。


[不明掌气来援,战局瞬间生变,融合三大高手之力,顿时飞沙走石,地毁三尺。]


苍越孤鸣:这掌力,是在黑水城那名高手。

鸩罂粟:岳灵休……岳灵休!快,快将他带回,快……(药力反噬)

千雪孤鸣:不妙!

鸩罂粟:岳灵休,岳灵休……

千雪孤鸣:臭毒鸟!修儒,快来帮忙。(俏如来也体力不支晕倒)


【苗疆•天牢】


步清云:各位大哥辛苦了,一点心意请笑纳。

守卫甲:大祭司这么客气啊。

步清云: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守卫乙:哪里的话。小兄弟,你不跟我们一起吃吗?


(天牢中,桌面一片狼藉,众守卫或趴或躺,神志不清。)


殷若微:谁?(牢门打开)哎呀,清云。

步清云:请你……救我阿娘。

殷若微:清云乖,你阿娘很快就会好了。


【夜•野外树林】


[鬼妖再现,胧三郎借体重生,对上黑白郎君,一续东瀛未竟之战。]


胧三郎:有胆量再分一次高低吗,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哈哈哈……你永远是南宫恨的手下败将,酒吞童子。

胧三郎:夸口。


[妖尊战狂人,胧三郎虽是借体施为,行招却是浑无窒碍。黑白郎君尽展本领,式如行云流水。两大强者拳掌来往,战得酣畅淋漓。 ]


黑白郎君:怒马凌关。

胧三郎:太阴流•鬼息叹。


(意识世界)


安倍博雅:我……我是怎么了?那是……那是黑白郎君,还有,我。我……我在跟黑白郎君对打,不可能,我明明就在这啊。话说回来,这到底是哪里?我若是在这,那与黑白郎君对打的莫非是……


(现实)


胧三郎:鬼气漩空。

黑白郎君:阴阳一气。(平手)有心胜负,何不那出全力。你的妖刀呢。

胧三郎:酒天一出,怕你承受不住。

黑白郎君:哈哈哈……只怕你没那个本领。

胧三郎:好,如你所愿。酒天化刃。


[妖气倾泻,酒天妖刀准备凝聚成形,熟料!]


黑白郎君:你在玩什么把戏。


(意识世界)


安倍博雅:别以为抢了我的身体,我就拿你没撤,你能干扰我,我也可以。

胧三郎:果然是你在扰乱。到底还想阻碍我到什么时候,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肯露脸了,夺人躯体的卑鄙妖物!

胧三郎:夺便夺了,又待如何。若非有我,你的身体早已被人抢走,说起来,该感谢我才是。(压制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听你在放臭……(想起白比丘用阎王翎刺自己的事情)

胧三郎:我们共用一个躯体,已是生死同命,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难不成,你还能将自己消灭?

安倍博雅:自我消灭,有何不可。自头一次对你施展十二天决,我就没想过要活着。

胧三郎:感人的气魄,可惜,只要我在你体内一天,就不会让你如愿。我占据你的身体,所以,思考往后如何以妖族的身份活下去吧,阴阳师。

安倍博雅:再怎么不成材,我还没……丢脸到任由妖怪侵占身体。不可忘了,这副躯体是我的!(反制胧三郎)

胧三郎:你……

安倍博雅:确实,你处处干扰,就算我想与你同归于尽也无能为力,但是要自杀,不一定要我自己动手。

胧三郎:难道!


(现实)


黑白郎君:缩头乌龟,黑白郎君等你发招来。

安倍博雅:(醒来)我才要问你,到底想拖到什么时候。眼睛闭上让你,还不敢动手,是怕输吗?

黑白郎君:你说什么?

安倍博雅:我说你这个黑白脸的,只会出一张嘴呛声,没半点本事,是三脚猫,臭瘪三,没用的家伙。

黑白郎君:找死!(一掌击出,安倍博雅不闪不躲。)


(意识世界)


胧三郎:你真的不想活了吗?(反抗)快放开我,让我对付黑白郎君,否则。

安倍博雅:(全力压制胧三郎,继续对黑白郎君呛声)这么轻的掌力,连苍蝇蚊子都打不死,是想吓唬谁。


(现实)


安倍博雅:这点本事,还好意思叫自己天下第一,哈,你干脆改名叫天下败笔,彭风郎君好了。


(意识世界)


胧三郎:安倍博雅,你当真。


(现实)


黑白郎君:哈哈哈…… 从来没人敢这样对黑白郎君讲话,南宫恨成全你。一气化九百。


(意识世界)


安倍博雅:就这样……结束了。


(现实)


安倍博雅:为什么……不杀我?

黑白郎君:酒吞童子呢?

安倍博雅:我……我就是酒吞童子。

黑白郎君:酒吞童子呢?

安倍博雅:我……

黑白郎君:你若希望祸延剑无极与枭岳、风间始,就继续无视我的问题,酒吞童子呢?

安倍博雅:还在我的体内,只是意识消散了,暂时……

黑白郎君:为何要阻止我们的决斗。

安倍博雅:他要抢夺我的躯体,我不能让他有机会兴风作浪。

黑白郎君:放他出来。

安倍博雅:不可能!

黑白郎君:放他出来。

安倍博雅:第一,这不是我能控制,就算能,也不会受你的威胁而改变初衷。虽然你用大哥他们的性命威胁我,但我知道黑白郎君不是会使用这种小人招数的人,最终你能威胁的还是我的性命。安倍博雅烂命一条,你有兴趣尽管拿去!

黑白郎君:哈哈哈……南宫恨当真错看你的勇气,有趣,真有趣。(唤来马车)你不肯放出胧三郎,黑白郎君也不再逼你,但就算你不合作,南宫恨还是有办法要他与吾一战。(擒住安倍)

安倍博雅:你做什么?(被抓上马车)你要抓我去哪里?放我下去,放我下去啊!

黑白郎君: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


(灵骨马车一路未停,带着黑白郎君与安倍来到一座山石前。)


安倍博雅:你将我抓来此地是要干嘛?

黑白郎君:啰嗦。(一掌击出,山石移动)

安倍博雅:(走近观看)这里竟然有一个洞,还这么深,这是……

黑白郎君:下去。

安倍博雅:你怎会把我推下来,我会摔死!(黑白郎君随后跃下,一把抓住安倍,两人缓缓落下)

黑白郎君:这是我从前练功的万丈古洞,我有事离开,你在此等我回来。

安倍博雅:喂,你无缘无故带我来这,有经过我的同意吗?现在又没交没代要走了,你……

黑白郎君:就这样了。(离开)

安倍博雅:等一下,你先别走,这里四处黑漆漆,我会怕啦,至少留一盏灯给我吧。喂,黑白郎君!


【苗疆•王宫】


(房间内,鸩罂粟昏迷,修儒正在诊视。)


修儒:不行,那一掌将内劲锁入经络,招式非常古怪,而且他服下那两颗怪药,导致他气血爆发与那股内劲互相冲突,一旦下针,即可经脉逆行,爆裂而亡。

千雪孤鸣:真的没办法吗?

修儒:这两种伤势我都能医治,但两种加起来就算医治了,他的身体也承受不住。除非先解开他身上的内劲,又或者解除怪药的药性。否则,根本无从下手。

千雪孤鸣:怎么解开他身上的内劲?

修儒:这种怪异的武功必有专门的解药,但现在根本无法诊治他的症状是哪一种伤害造成的,无法对症。

千雪孤鸣:真的没办法?榕桂菲,你说。

榕桂菲:吞下两颗,早就超过他的极限,若连深通武道的千雪王爷也无能为力,奴家,奴家又怎能……

千雪孤鸣:你是他的嫡传,应该有其他的角度切入才对。

榕桂菲:连他都救不了,我有什么资格当他的嫡传。

修儒:榕姐姐。

千雪孤鸣:唉,你别心急,我们再想办法。我去看俏如来。(离开)

修儒:榕姐姐,你别担心,我也会一同想办法,药神前辈一定会没事的。(榕桂菲沉默离开)榕姐姐。唉。


(俏如来房间)


千雪孤鸣:(进入)俏如来,你怎么起来了,你不是还有伤在身。

俏如来:多谢狼主关心,俏如来没事。

千雪孤鸣:讲话不会喘了,看起来是好很多了。(俏如来咳嗽)哇,真是不能夸奖,一讲就开始咳嗽。

俏如来:可惜,没将徐福擒下……

御兵韬:虽然夺回了黑水城,但折损了天刑道者,又伤了药神,得不偿失。

千雪孤鸣:岳灵休还没死,说不定……不是说不定,一定,一定还有办法能让他恢复。

御兵韬:俏如来,你是怎么察觉岳灵休有问题,又什么知道徐福的身份?

俏如来:第一次阎王鬼途易主,慕容胜雪与覆秋霜确实杀了当时的绝命司,然而之后绝命司却以覆秋霜的身份再出,又从殷若微的口中得知了绝命司诡谲的身份交换,至此,我便怀疑绝命司拥有夺取他人身体的能力。

御兵韬:与地门之乱时相同的状况,改换记忆吗?

俏如来: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到,但绝非地门的洗脑手法,也许是更阴险残暴的方式,彻底换了人格。当时的起疑,在进入黑水城之后见到了覆秋霜,我便更加确定。


(回忆:

覆秋霜:两千年吗?此时老夫是覆秋霜,还是绝命司。太多个我,只会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互相吞噬。现在两个,已经太多。漫长的血脉试验,终于还是成功了,可惜圣上不在了。当初那群童男童女成就最终的礼物,若圣上知情,不知作何感想。这是当然,肉体易朽,若非将精神与记忆留存今日……)


俏如来:两千年,童男童女,圣上,这几个关键词,还有药神前辈所说,阎王鬼途的最终目标,长生不老药,都让我起来了白比丘曾经提到的那个人,赐她不死之身的,徐福。

御兵韬:你是怎么怀疑到白比丘的身上?

俏如来:她是我们之中唯一有与徐福接触过的人,如果我们当中真有第二个徐福,那……她与安倍博雅就是最大的嫌疑者。

千雪孤鸣:都怪我们,怎样也想不到内奸竟然是来自东瀛又医治了风逍遥的人,让我们对她失去了戒心。

俏如来:谁又想得到,为了取信于我们,她竟连徐福的身份也泄露了。

御兵韬:黑水城之战,四极封的失衡,想来也是她故意留手,想破坏我们的计划。

俏如来:原先,我也只是怀疑覆秋霜口中所说的第二个我,是否真存在我们之中,为了确认,我让留守众人进行了试探,结果……(咳嗽)

千雪孤鸣:好了好了,你先休息,有什么问题之后再说,别再添乱了,唉。

俏如来:我还在意一件事情。

御兵韬:什么事情?

俏如来:徐福口中所说的血脉试验。中原,东瀛,难以互通讯息,白比丘怎会挑在这个时候来到中原,他们要的东西是否已经完成,而且就在中原。

御兵韬:你的意思……(俏如来点头)


【夜•树林】


徐福:这次多亏你了,其他的人呢?

玄冥:在十殿阴曹第七处地点,等待会合。

白比丘:计划被俏如来识破,此子当真不简单,但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徐福:也许在黑水城让他听到了秘密。

白比丘:那我们的计划?

徐福:我们的计划,他应该还不知情。

白比丘:还有苗王,年纪虽轻,一身功力却是惊世骇俗。

徐福:苗王终究年幼,需要御兵韬为他出谋划策。九算,哼!

白比丘:失去了身分的伪装,今后要取得向天抢时,更为不易。倒是药神,服下两颗向天抢时,又中我三阴锁经手,不是这么简单就能痊愈。

徐福:(对玄冥)无。(玄冥接令离开)人的感情,永远是最好利用的弱点。

白比丘:先与众人会合再说。


殷若微:真是愚蠢又善良的孩子,哈……只是现在黑水城被破,我该往哪里去。

玄冥:太和。

殷若微:是你,玄冥。

玄冥:十殿阴曹第七处地点,绝命司在等你。

殷若微:你留在这,是在等我,还是……

玄冥:无须多问,去。

殷若微:<看来发生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先回十殿阴曹再说。>多谢你了,请。


【苗疆】


忆无心:军师,先前除外甚久,在此向军师回报。

御兵韬:现在你隶属祭司台,向大祭司报到就可以,不用特地向我回报。

忆无心:是……是……

御兵韬:还有事吗?

忆无心:岳大侠的事情,修儒他们都很难过。军师,你可有办法救回岳大侠?

御兵韬:暂时还没任何头绪。

忆无心:如果使用灭却之阵?

御兵韬:根据俏如来的说法,这次与洗脑不同,轻率使用灭却之阵,反而会对岳灵休造成损害。

忆无心:这……还有一个奇特的地方,有许多能人异士,或许有办法可解。

御兵韬:何处?

忆无心:银槐鬼市,这也是我想来向军师报告的事情。(讲述)

御兵韬:鬼市确实奇人不少,但未必有办法,而且与他们交流,风险非常,所以当初才没明确告知你。不过没想到,诸葛穷会与天首有所渊源。

忆无心:啊?军师知道什么吗?

御兵韬:你提到的幽荧,是一种产自夕月村,过去美名时华六景之一,如今早该灭绝的奇花。

忆无心:夕月村,那是什么地方?

御兵韬:一处位于封闭荒地的小村落,虽有特产,但幽荧难以栽培,数量稀少,不适合买卖,因此,村庄一直生活贫苦之中。

忆无心:那军师为何说幽荧早该灭绝了?我明明就在鬼市看到了幽荧。

御兵韬:因为在十几年前,夕月村遭逢天灾,从此自江湖中消失。听闻有一群幸存的遗孤流浪在外,但后来都被人带走卖至黑市。

忆无心:原来,诸葛大哥跟天首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为何他们的个性如此不同?

御兵韬:也许他们分别又遇上不为人知的际遇,才产生了改变。

士兵甲:(进入)军师,大事不好了。

御兵韬:发生何事?

士兵甲:大祭司之子步清云,私放了人犯殷若微。


(御花园)


风逍遥:王上,出事了。(讲述)是风逍遥失职,让重犯逃脱。

苍越孤鸣:当时众人正在围攻徐福,失了注意,此事不怪你。将清云带上。

小七:(押送步清云上前)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趁乱私放人犯却不逃走,清云,给孤王一个理由。

步清云:我……我只是认为殷姑娘不是坏人。(跪下)

苍越孤鸣:不是坏人,你就能放她离开?如果是这样,苗疆还要法律何用。

步清云:这……请王上赦罪,赦罪。

苍越孤鸣:为了对抗阎王鬼途,苗疆付出了多少代价,而你轻易就放走了一名人犯,你要孤王如何赦你?军长……

步天踪:(急行赶到)罪臣参见王上。

苍越孤鸣:大祭司。

步清云:爹亲。

步天踪:王上,吾儿清云私放殷若微乃是事实,但罪臣恳请王上念在他年幼识浅,从轻发落。恳求王上。(磕头请罪)

步清云:(跃起阻止)爹亲,你别这样!

步天踪:逆子!还不跪下!

苍越孤鸣:大祭司,此事与你无关。

步天踪:养子不教父之过,罪臣愿以此残身换吾儿一命,请王成全。(继续磕头请罪)

步清云:万万不可,爹亲,事情是我一个人做的,就让我一个人承担。

步天踪:住口,你承担得起吗!

苍越孤鸣:大祭司,起来吧。

步天踪:王上。

苍越孤鸣:步清云私纵人犯,念大祭司之功,重杖一百,押入大牢。大祭司教子失察,减俸五成,戴罪立功。退下吧。(离开)

步天踪:多谢王上开恩……多谢王上开恩……(小七押送步清云离开,风逍遥亦离开)

忆无心:大……步前辈,你先起来吧。前辈。

步天踪:没事,我没事……

忆无心:前辈,清云都是出自对你们的一片孝心,你就别再责怪他了。你的身体要紧,我先扶你回去休息,祭司台暂时交给我处理就好了。

步天踪:无心,多谢你,我不要紧。

步清云:前辈。

步天踪:我还有事必须去做。(转身看见御兵韬)多谢你让无心通知我。(离开)


【清晨•郊外】


榕桂菲:<鸩罂粟功力薄弱,若不赶快医治,只怕撑不了多久。>我……真的无法救你吗,鸩罂粟。(脚步声传来)嗯?有人。

无元炁:历历三清浑沌,匆匆数载浮沉,一望无边罪孽,从来不省如今。

榕桂菲:你……是谁?

无元炁:玄冥,或者,无元炁。

榕桂菲:无元炁……

无元炁:也是带来交易的人。

榕桂菲:交易什么?

无元炁:药神的命。

榕桂菲:你……是阎王鬼途的人。

无元炁:你不想救他?

榕桂菲:什么条件?

无元炁:向天抢时,交换三阴锁经手的解药。(耐心尽)

榕桂菲:且慢,这不是奴家能……

无元炁:明日破晓,此时此地,你能救他远离鬼途,莫让阎王清算罪孽。(离开)


【苗疆•御花园】


(回忆:

徐福:无法拿到药丹,就取药血。竟然吞下第二颗向天抢时,你……当真不要命了吗?)


枭岳:俏如来。

俏如来:(回神)是枭岳,怎么了?

枭岳:看你的气色,你的伤势好很多了。

俏如来:嗯,逐渐恢复当中。

枭岳:我想问你,你想……岳仔,是不是还有机会恢复?我听过很多被人控制或者洗脑的状况,都有恢复的机会。俏如来,你怎么想?

俏如来:俏如来也希望能。

枭岳:有什么办法吗?

俏如来:如果能知道徐福取代的原理,也许有机会。

枭岳:但连药神也倒下了,他这么厉害,岳仔又是他的朋友,他一定会想办法救他。希望修儒能快点医好他,唉。

俏如来:俏如来承诺,会全力救回岳灵休。

枭岳:事情一件又一件,先是死小孩安仔,又是岳仔,现在还有清云,唉。不讲了,我现在要去看清云,俏如来,你要一起吗?

俏如来:清云怎么了?

枭岳:那个笨小孩,气死人了。


【苗疆•天牢】


(步清云受完一百杖责,遍体鳞伤的被关押在苗疆天牢。)


枭岳:清云,清云啊。

步清云:枭……枭岳大哥。

枭岳:怎会被打得这么凄惨,清云啊,你不要紧吧,很痛吧。

步清云:我……不要紧,这是……我该受的惩罚。

枭岳:我都听说了,唉,你怎会这么糊涂。

步清云: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挣扎起身)枭岳大哥,你有我娘亲的消息吗?她现在身体好吗?

枭岳:我一听你出事就赶过来了,你若想知道她的消息,我等一下马上去探望她,好吗。

步清云:麻烦你了,还有请你先别让她知道我被关起来的事情。

枭岳:唉,好啦,我说你去帮大祭司做事,暂时不在就是了。

步清云:多谢了。啊,俏如来,怎么连你也来了。

枭岳:他说他有事情要问你,所以就一起来了。

俏如来:清云,你放走殷若微,与她是否有约定后续的接触事宜,或者,有其它的条件交换?她曾透露任何阎王鬼途的情报吗?

枭岳:俏……俏如来啊。

俏如来:事关重大,请你务必如实回答。

步清云:我……我……这……

步天踪:(来到)俏如来在问话,你不会回答吗,逆子!

步清云:爹亲。

步天踪:若你还认这声爹亲,就快供出那名妖女的去向,将功折罪。

步清云:我……我不要。

步天踪:你说什么?!

步清云:我知道,你们都认为殷姑娘是恶人,但她若出事,等于断了娘亲生存的希望,我……我不要这样。

步天踪:胡来!药神已经说了,你娘亲病入膏肓,药石罔效,难道你还……

步清云:药神也不是真正的药神,难道因为他一句救不了,就不许别人尝试吗?殷姑娘,她是唯一愿意救治母亲的人啊。

步天踪:你……你……若非王上必备,你早就已经……

步清云:清云只有一个母亲,其他的人我可以不管,但是爹亲,那是你的妻子,我们是她唯一的亲人,你见死不救就罢了,但为什么在我千方百计救母亲的时候,你却要来落井下石?我不明白,不明白啊。

步天踪:步清云!我真是白教养你了,逆子,逆子啊!

俏如来:大祭司请息怒,是我太着急逼问,没顾虑到清云的心情,怪不得他。

枭岳:是……是啦,清云啊,快向你老爸道歉,父子别再吵了。(父子二人都不松口)

俏如来:我们先离开,让清云冷静一阵吧。走吧,大祭司。

步天踪:哼!

枭岳:清云啊,那我们先走了,你自己要保重啊。


【苗疆】


(御花园)


步天踪:抱歉,让二位见笑了,老夫会找时间,从头将这个逆子再教育一遍。

俏如来:清云是救母心切,人之常情,不过尊夫人的病情?

步天踪:生死有命,老夫已做好心理准备,多谢你的关心。

俏如来:请代俏如来向尊夫人致上问候。

枭岳:也替我向老夫人打一声招呼。

步天踪:感谢。若无他事,老夫先行告退。(离开)

枭岳:那……殷若微的事情?

俏如来:你看到清云的态度了,就算逼问他,也是无用。

枭岳:可惜我的读心异能已经消失,否则就派得上用场了。

俏如来:这也怪不得你,现在想来,此事应该也是白比丘从中作手所致。

枭岳:那个臭尼姑,都怪我头脑不清醒,被她的花言巧语骗了。若在当初怀疑她有问题的时候一斧将她劈死,就没这么多事情了。

俏如来: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迟,枭岳。

枭岳:怎样?

俏如来:你与清云有交情,今后请你严密监视清云。

枭岳:为什么?

俏如来:清云性格柔顺,就算认定殷若微是好人,也不可能劫囚放人,我认为他应该与殷若微进行了某种交易。

枭岳:那为什么他不讲?那个臭女人到底哪一点值得信任。

俏如来:事关至亲生死,谁又能冷静,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会不惜代价去做。

枭岳:这……我能体会。我会注意清云的动向。

俏如来:嗯。(惨叫声传来)

枭岳:什么声音?

俏如来:快去看看。


(苗疆王宫宫门处)


俏如来:发生何事了?

士兵甲:又是……上次那个人。

枭岳:上次?(回头一看,黑白郎君走来)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约战之期已至,岳灵休人在哪里?

枭岳:岳灵休,他……不在了。

黑白郎君:不在,去了哪里?

枭岳:不是去了哪里,而是,不在了。

黑白郎君:什么意思,交代清楚。

枭岳:不在就是不在,我讲得很清楚了,你都没在听人话吗。

黑白郎君:你说什么?!

俏如来:枭岳。

忆无心:(来到)发生什么事情了?啊,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忆无心。


(忆无心对黑白郎君讲述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


黑白郎君:不可能,岳灵休与我还有战约未偿,怎会栽在别人手上。

忆无心:但是事情确实就是这样。

黑白郎君:阎王鬼途的总部在哪里?

忆无心:这……

枭岳:我们若是知道,早就杀过去了,还会跟你在这瞪眼吗。

黑白郎君:哼,南宫恨自会查个明白。

忆无心:你也要对付他们?既然这样,何不留下,大家一同……

黑白郎君:忆无心。

忆无心:啊?

黑白郎君:魔门世家在哪里?

忆无心:魔门世家,你问这个要做什么?

黑白郎君:没你的事,只要告知我在哪里。

忆无心:我是知道地方,可是你找燕驼龙前辈难道是要……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只对高手有兴趣。

忆无心:若是这样,不如我陪你走一趟。

黑白郎君:路观图就好,无须跟前跟后。

忆无心:但是……

黑白郎君:我说不用就不用。

忆无心:(向俏如来征询意见,俏如来思索片刻后点头)好吧,你稍等一下,我画图给你。(片刻后)这就是魔门世家的地点,你要记得千万要对燕驼龙前辈客气一点。

黑白郎君:黑白郎君自有分寸,不需要你的吩咐。安倍博雅,暂时与吾同行。

枭岳:安仔跟你一起?你想对他做什么?

黑白郎君:要做什么,是黑白郎君的事情。

枭岳:讲清楚,要不然。(唤出荒神斧)

俏如来:枭岳。

忆无心:枭岳大哥。(转身)既然这样,安倍大哥,就劳烦你照顾了。

黑白郎君:哼!

枭岳:等一下,你还没交代清楚,不准走啊。(黑白郎君潇洒离开)为什么让他离开?安仔在他手上可能会有危险。

忆无心:放心吧,枭岳大哥,他主动告知安倍大哥的下落就是要我们安心,表示他没加害安倍大哥的意思。<既然他不伤害安倍大哥,那天下间就没比跟在他的身边更加安全的地方了。>


【苗疆•王宫】


(回忆:

榕桂菲:阎王鬼途要杀你?

鸩罂粟:所以,你才会被构陷,因为他们知道只有你会让我不计生死,自愿踏入陷阱之中。


鸩罂粟:我不能让榕烨死在他们手下。


鸩罂粟:十八泥犁百事宽,这说起来容易,但……悬砣秤上,两相难啊。)


榕桂菲:啊!(打翻药材)

修儒:我来帮忙收拾。(收拾好)榕姐姐,你好像精神不太好。

榕桂菲:我想去看望鸩罂粟。(恰巧俏如来进入)

俏如来:榕姑娘。(榕桂菲擦身而过,径直离开)

修儒:俏如来大哥,你的伤势好多了。

俏如来:榕姑娘走得这么急,是去哪里?

修儒:她去探视药神先生了,看起来,她真的很担心。

俏如来:他们毕竟是师徒。

修儒: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留在那照顾就好?她今天已经去第五次了。(俏如来若有所思)


(鸩罂粟房间)


(回忆:

无元炁:向天抢时。

榕桂菲:且慢,这不是奴家能……

无元炁:明日破晓,此时此地,你能救他远离鬼途,莫让阎王清算罪孽。)


(榕桂菲从昏睡的鸩罂粟身上拿起药方,转身离开)


【十殿阴曹】


钓烟波:你要去哪里?

丁凌霜:黑水城,被攻破,绝命司,已身亡,留在此,无作为。

钓烟波:你可以放心,主人必将回归。

丁凌霜:凭什么,有自信。

钓烟波:就凭主人有你们料想不到的本事。(徐福与白比丘归来)

徐福:又是熟悉的十殿阴曹。

丁凌霜:岳灵休。

徐福:是绝命司。

白比丘:不用怀疑我的身份,我是你们另一个主人。

丁凌霜:凭什么。

白比丘:你不用了解,只要接受就好。

徐福:尸叟,你有疑问吗?

钓烟波:没有,参见主人。

殷若微:(进入)终于找到你们了。啊!(看见岳灵休大惊)

钓烟波:快参见主人。

殷若微:主人?你……

徐福:怎样。

殷若微:没……没事,参见绝命司。

徐福:这肉身有很多关于你的回忆,你,感到不舍吗。

殷若微:怎会,岳灵休不解风情,我又怎会对他留恋。

徐福:也是,你的背叛,可是让他遭受很大的伤害,他若安在,想必也不能容你。想知道他对你的看法吗。

殷若微:已经是过去的事情,无足轻重了。

徐福:你是怎么逃出苗疆大牢。

殷若微:是步清云将我放出。

徐福:大祭司之子。

白比丘:步天踪的妻子患有恶疾。

徐福:我明白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纣绝人呢?

钓烟波:纣绝他……已经离开阎王鬼途了。

徐福:嗯?

钓烟波:尸叟即刻追回。

徐福:无妨,他的恩怨早晚要有一个了断,就让他去吧,但派人尾随其后,随时回报他的状况。

钓烟波:这是为何?

徐福:我料此刻,药性开始侵蚀他的心性,不失为一个观察的样本,而且不论他是想直接杀入苗王宫,或是用其他手段,都能造成不少混乱,这都正合我接下来要你们进行的事情。

殷若微:进行的事情,夺回黑水城吗?但现在的战力恐怕有所困难。

徐福:我要的东西,已经到手,黑水城无用了。


【黑水城】


小玉:阿公,你是怎么了?为什么唉声叹气?

大匠师:就是前阵子,俏如来在黑水城内引爆的事情。

小玉:那也是为了救我们,阿公,你就别再怪罪他了。

大匠师:我不是怪罪,只是……唉,有一些资料都烧掉了。

风间始:是很重要的资料吗?

大匠师:就是一些古老的记录,比如流通各界地脉水路的水源图。


【十殿阴曹】


徐福:只要有水源图,便能掌握将最终亡命水散布九界的途径,就让黑水城沉醉于胜利的喜悦之中吧。现在我们该做的是,夺回安倍博雅,以及向天抢时。太和有疑虑吗?

殷若微:向天抢时,是完成最终亡命水的要素,但安倍博雅有那个价值吗?

白比丘:这你就错了,安倍博雅是一切计划最重要的关键,我们耗时多年,千年传承的药人。

殷若微:药人?

徐福:那是千百年来,我苦心钻研长生不老之术所做研究成果,而要将亡命水灌入九界,就需要那具肉体。

殷若微:你现在已经掌握了灵休的肉体,他的根基岂是那无名小卒能比的。

徐福:这幅肉体能承受的是我经年累月的武学智慧,是一项兵器,但要说执行计划,非要与生俱来为此而生的药人之身,这样,你明了了吗,太和?

殷若微:是。

钓烟波:根据探子回报,安倍博雅已经离开苗疆,不知去向,现在正是时机。

白比丘:他可能去往的方向,贫尼略能猜测,可是他体内还藏有胧三郎的灵识,无法将记忆与人格完整转移。

徐福:若是完整的胧三郎,吾还敬他三分,但此刻的他不足为患。

白比丘:嗯,交我处理吧。(离开)

徐福:太和,在苗疆,被你握在手中的那条线不可放。

殷若微:我明白。(离开)

钓烟波:主人还有何吩咐?

徐福:御兵韬,俏如来,屡次阻扰我的行动,幸好他们还不知我的完整计划。千年之计,如今终于接近功成,不能让他们继续阻扰。药神的伤已经足够让御兵韬与俏如来伤神了,但还不够。(将地图交给钓烟波)

钓烟波:(翻看)骨氓山、驹熙洞等四十八处的据点,以及葬北三煞、毒仙万教等五十六个帮派,这不是阎王鬼途暗中培植的势力,莫非,绝命司是想……

徐福:全面开战,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万丈古洞】


(安倍博雅想尽办法往上爬,却再次失败。)


安倍博雅:痛痛痛……这石壁这么高,又这么滑,根本爬不上去嘛。唉,难道只有认命,任黑白郎君宰割了吗?(头顶处传来光亮)欸,是……黑白郎君回来了?不对,那是……

白比丘:卸红妆,摘金钗,濯足越清溪。枕卧流水梦浮世,漂萍不老花。

安倍博雅:白……比丘尼,怎会是你?

白比丘:你独自离开苗疆,剑无极他们十分着急,贫尼一路追踪你的术力痕迹,但藏在这么深的古洞之下,亦费了吾不少工夫。

安倍博雅:是大哥……要你来找我的。

白比丘:你该知道他有多担心你的安危,既然找到你了,随贫尼离开吧。(转身,安倍悄悄拿出法扇)你不走吗?

安倍博雅:离开王府自有我的原因,请你向大哥说,就说……我不回去了。

白比丘:你有你的选择,我不勉强,但就算不回苗疆,总是要离开这个古洞吧。

安倍博雅:洞口的大石既然移走,我自有办法脱身,你先走一步吧,比丘尼。

白比丘:(片刻沉默)贫尼是什么时候露出破绽?

安倍博雅:什……什么意思。

白比丘:若否,为何暗藏灵羽摇风。

安倍博雅:你误会了,我是打算利用术法爬上去,所以才会将灵羽摇风拿在手上。

白比丘:原来是这样。(突袭,以灵力束缚安倍)

安倍博雅:比丘尼!

白比丘:你对我信任也好,怀疑也罢,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跟我走,不过去的地方不是苗疆,而是阎王鬼途。

安倍博雅:你果然早有阴谋。

白比丘:无向飞丝。

安倍博雅:啊!(飞丝将安倍缠成茧状)所以,所谓我在中原的天命,只是骗我过来的借口了。

白比丘:助你复生,建造法器,编几个关于你祖师爷的故事,你便对我全盘信任不疑,该说你单纯,还是愚蠢呢?

安倍博雅:你……你这个臭尼姑,放开我!


(白比丘毫不理睬,带着安倍博雅从万丈古洞中出来。)


安倍博雅:放开我,放开我啊。

白比丘:别白费气力了,我们还有地方要去。(回身,黑白郎君早已等候在外)

黑白郎君:要带走黑白郎君的人,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白比丘:若是贫尼执意带走他呢?

黑白郎君:回答我的问题,黑白郎君南宫恨,同意了吗。


[极端极端,为夺安倍博雅,白比丘对上黑白郎君,不死传说,中原狂人,两人将进行一场极端之战。

阎王鬼途全面宣战,徐福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榕桂菲是否会为救鸩罂粟而铸下大错?

欲知精彩结果,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九集——烽烟四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