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17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90049840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七集 血城干戈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


[黑水城内,岳灵休、苍狼,当世双雄联手,欲一举歼灭阎王鬼途。]


岳灵休:今日,完纳你们的劫数。(攻击绝命司)

钓烟波:绝命司!


[迅速无伦的一击,绝命司纵使提元抵抗,仍感掌威之雄,沛然难当。]


绝命司:就这种掌劲,是能完纳谁呢。


(回忆:

御兵韬:为降低此战变数,唯王上不惧群战,能为你制造独战的机会。紧抓目标,绝命司。)


[钓烟波、无患开膛,两人见有空隙,即刻出手。随即,掩护已到。]


苍越孤鸣:虚空灭,狼王印。(打得两人毫无还手之力)


[见同伴一招挫败,天邪剑冷然出鞘,漫目寒芒,强势逼向苍狼。]


苍越孤鸣:<又快又诡奇的剑法,他是军长所说过的剑者。>

丁凌霜:天邪诀,瞬风斩。

苍越孤鸣:放肆。虚空灭•狼王印。(丁凌霜受伤)

钓烟波:苗王非同小可,众人齐心合力。(众人围攻)


[稍远处,岳灵休眼神紧锁眼前人,掌气雄浑,誓要取命。反观绝命司疑问未解,又失去黑水城优势与鬼途助力,却丝毫不见紊乱,更显冷静,伺机反转。]


绝命司:你知道是谁让你得了失觉症吗。


[出言扰神,出其不意,绝命司紧抓一瞬之机,欲一举逆扑。]


绝命司:剑掌合一,残雪封桥。

岳灵休:空劲大归还。金仙大罗掌。

绝命司:很好。阴符七术,腾邪实意。


[各施能为,绝命司剑、掌、术,三式兼施,无视肉身根基差异,频化敌手攻势为无形。]


绝命司:你可知殷若微为何会加入阎王鬼途。

岳灵休:我不想知道。

绝命司:你可见过叶欢慈死前的表情。

岳灵休:给我闭嘴!

绝命司:哈哈哈。

岳灵休:想用言语挑拨我的情绪,我若真的狂起来,你只会死得更凄惨。(重伤绝命司)

绝命司:<覆秋霜根基虽深,但肉体已老,久战不利。>(忽闻惨叫传来)纣绝。

岳灵休:(攻势已到)担心你自己。


[逐渐拉开的战团,苍狼以一敌五,尽展王者之风。]


苍越孤鸣:任你们如何顽抗,只是徒劳。

钓烟波:烟波幻迷掌。

百雪踪:飘雪无痕。


[尸叟掠阵,掌势在前,牵制随后,缠斗同时,錬刀旋绕,制住苍狼双手。惊愕瞬间,众人同时杀上。]


无患开膛:开膛拂阴指。

丁凌霜:清霜寒。

苍越孤鸣:皇室经天•轮回劫,碎苍穹。


[四两拨开阴阳势,借彼几分还几分,轮回劫再现,五人震飞数十丈。]


苍越孤鸣:(地动山摇)怎会突然发生这等震动?


[而在外围,]


阎王鬼途部众甲:怎么会突然摇这么大力?

阎王鬼途部众乙:最近好像常常发生。

阎王鬼途部众甲:不管了,快跑啊。


御兵韬:不妙,四极封怎么会突然失衡?吾必须确保王上的后路。


[同一时间,]


李剑诗:<要牵制黑水城,须用更多内力稳住磁石。>


(别小楼横笛席地而坐,雄浑内力稳住磁石。)


[在更远处,]


凰后:玩味的局,趣味的人,我很期待鹿死谁手,哈。


[黑水城内,岳灵休越战越勇,逼得绝命司难以喘息。]


绝命司:<可恶,必须扭转这个劣势。>

岳灵休:光耀大江山。

绝命司:剑掌合一,岳擎北云。你……


(绝命司一击得手,却反被岳灵休震断剑身,又被岳灵休以内力封锁行动。)


岳灵休:你给我看清楚,那些……被你所害之人。

绝命司:岳灵休,我会让你后悔。

岳灵休:幽冥君之仇,吾妻欢慈之死,还有我二十年的光阴,今日,我要一一讨回。天刑大审判!(强大攻势下,绝命司爆体而亡)


苍越孤鸣:仰赖亡命水,就想越过此线,难。

无患开膛:<我的身体……>

钓烟波:<纣绝也到极限了。>纠伦,掩护众人离开。

苍越孤鸣:没这么容易。(此时一道雄浑掌力打破突围攻势)

无患开膛:岳灵休。那绝命司……

岳灵休:伏诛了。只要你们束手就擒,阎王鬼途就此……(突然从天而降威势庞大之掌印)

苍越孤鸣:小心!


[甫战绝命司,又接天降威,天刑道者不由一屈。]


无患开膛:是玄冥,好机会。

苍越孤鸣:轮回劫•破乾坤。(助力岳灵休,破解掌印)

钓烟波:玄冥。

玄冥:退。 (众人趁机撤退)


岳灵休:这是什么人,竟有如此浑厚的掌力?

苍越孤鸣:应该是阎王鬼途的暗藏实力,但为何之前不见此人出面?

岳灵休:唉。

苍越孤鸣:岳大侠。

岳灵休:可惜,虽然解决了绝命司,但我又担心像之前那样,阎王鬼途灭了又生,无奈目前只能先这样了。

苍越孤鸣:黑水城顺利夺回,联络风间始将它停下,再与众人会合。


【苗疆•苗王宫】


(安倍博雅鬼鬼祟祟出现在苗王宫宫门附近。)


队长甲:非常时期,众人加紧巡视,不可让人随意出入,明白吗。

士兵乙:明白。(安倍博雅丢出一个小术法)

队长甲:那边有动静,众人去看看。(众士兵离开)

安倍博雅:(现身)唉。

步天踪:鬼鬼祟祟,是准备去哪里。

安倍博雅:步天踪。

步天踪:直呼上司名讳,还是一样没教养。非常时期,没军师与王上手谕,苗王宫禁止随意出入,你没收到消息吗。

安倍博雅:我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一定要离开,请你不要拦阻我。

步天踪:任何原因,也不是破坏规矩的理由,像你这样自由来去,真将军令视为无物吗?

安倍博雅:总之,我今天是一定要走,如果你非要拦阻……

步天踪:擅离职守,以下犯上,你打算荒唐到什么地步。

安倍博雅:我说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放行,否则……

步天踪:放行,然后呢?看你自生自灭,曝尸荒野吗?你发狂攻击药神的事,我听说了。剑无极来找过我,要我为你设法,你想一走了之,是要众人如何帮你?

安倍博雅:我……

步天踪:你是认为自己有能力解决,还是因为解决不了,抛弃众人的关心找一个地方等死,感觉很英雄,很好汉。

安倍博雅:我不是想自暴自弃,但是留下又不知何时会驾驭不住自己。

步天踪:你就对帮你的人这么没信心吗?

安倍博雅:那我问你,你有办法将寄附在我身上的另一个意识抽离吗?虽然道不同宗,但我也明白这种情况不是普通术法或者药理可以处理,在找出解决的方法之前,我不能让自己威胁到其他人的安危。

步天踪:你只身在外,若是再度发狂,又有谁能阻止?

安倍博雅:我还有一个克制的方法,只是这个方法有风险,万一弄巧成拙,说不定会有反效果,所以,想找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再试试看。

步天踪:万一真的失败呢?

安倍博雅:真有万一,只有用最后的手段,杜绝祸根,一劳永逸。

步天踪:你……

安倍博雅:拜托,我不想再争论,让我走吧。

侍卫队长甲:(返回)是两位祭司大人。

安倍博雅:求你了。

步天踪:你必须答应我,万一克制的方法失败,立即回来让我为你设法,无论如何,不可轻生。

安倍博雅:我……答应你。

步天踪:好,你走吧。

安倍博雅:多谢。

侍卫队长甲:且慢,军师有令,若无他与王上的手谕,谁也不可擅离王宫。

步天踪:你没听见我说要让他走吗。

侍卫队长甲:可是,军师的吩咐……

步天踪:御兵韬那边,老夫自会对他交代。走吧。


(花园中)


步天踪:安倍博雅走了。

剑无极:我知道,他留信给我了。

步天踪:抱歉,有负所托。你不去追他吗?

剑无极:我该去追他吗?

步天踪:他答应我,会再回来。

剑无极:而我答应过,会为他处理身上的麻烦。

步天踪:人,总是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剑无极:可是我无能为力的事情,太多了。

步天踪:或者是你让自己操烦得太多了。

剑无极:或者是我太高估自己的能耐。

步天踪:他的事情,你不管了?

剑无极:他有想法,便让他试吧。

步天踪:豁达了。

剑无极:只是还没找到方法帮他,眼前,只能相信他。感谢一直以来你对安倍的照顾,大祭司。

步天踪:该然。


【苗疆•茅屋前】


(屋外,步清云捂住嘴,无声痛哭。)


步天踪:云儿。

步清云:娘亲,真的……

步天踪:我们可以请药神再来诊断一次。

步清云:是真心话,还是爹亲想继续骗我?

步天踪:十七年了……十七年前,自我知晓你母亲的病症,就开始做最坏的打算,用了十七年,到了现在,我还是……还是……我以为我早已做好准备,但原来,我一点准备也没有,何况是你……

步清云:爹亲,一定有办法救阿娘,心衰症不是绝症,一定有办法。

步天踪:金银盏已经是对症药方,但十七年都没好转,云儿,让你阿娘快乐度过这最后的日子吧。

玉彤:云儿,云儿你在吗?

步清云:阿娘,我来了。(进屋)

步天踪:唉。

忆无心:(归来)大祭司。

步天踪:你来了。

忆无心: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好似愁云满面。

步天踪:没事,将你一路上的经历向我报告吧。

忆无心:是,我前往……(讲述)


【黑水城】


苍越孤鸣:此回多谢大师了。

白比丘:不敢,份所当为。黑水城顺利夺回,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贫尼不便打扰,暂先告退,其他诸事等回到苗疆再说。

苍越孤鸣:大师损耗不小,尽早休息,待此间事了,再一同回归苗疆。

白比丘:贫尼便等王上的消息,请。


(白比丘离开,别小楼、李剑诗夫妻二人到来。)


苍越孤鸣:是两位大侠,感谢你们此番协助,不知两位侠士可愿移驾苗疆,接受孤王的款待。

别小楼:苗王客气了,此回助你们,除了老岳头请托外,尚有一人恩情……

苍越孤鸣:是何人呢?

别小楼:是别某的一位朋友,他若知道我们夫妻有缘助苗王一臂,必感欣慰。

苍越孤鸣:多谢两位。军师,黑水城之内的状况?

御兵韬:已在控制,微臣也将解药发下,并派兵协助大匠师恢复黑水城。

李剑诗:事情既告一段落,我们夫妻合该告辞了。

别小楼:老岳头,你又欠吾一次了。

岳灵休:哼,真是爱计较,要我记在壁上吗。

别小楼:此言差矣,会与你斤斤计较的兄弟最要珍惜。

岳灵休:喝酒来抵,喝酒来抵啦,别忘记在这条之前,我们还有一个约定。

别小楼:哈,老规矩,一约既定,万山难阻。

李剑诗:好友大仇方报,且整理好心情,我们在埋霜小楼等你出发。

岳灵休:就这样说定了。

李剑诗:诸位,请。

御兵韬:王上,让微臣代送他们一程。

苍越孤鸣:好。


【黄昏•蜿蜒小路】


别小楼:一路上军师一言不发,是因方才之变而怀疑我们吗?

李剑诗:磁力失衡之事,也许是我们当中有人功力不足,支撑不住。当然,也有可能有人留有后手,隐藏实力。

御兵韬:岳大侠与药神的朋友,御兵韬信得过。

李剑诗:墨家九算怎会轻信任何人,更何况是鬼谷一脉。

御兵韬:姑娘也是明白人。

李剑诗:俏如来与修儒皆与吾有所接触,怎瞒得过军师之眼。

御兵韬:说出此话,姑娘对九算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李剑诗:就算我们了解现今九算,九算对鬼谷一脉还停留在过往的印象中,也是徒然。

御兵韬:姑娘直切主题,那吾也不再讳言。

李剑诗:军师请说。

御兵韬:吾徒墨雪多年游历而归,曾提起古岳峰附近有一女高人剑法通神,一个时辰内便破尽墨家百路剑法,并助他扭转剑势,创出古来墨剑绝一式。敢问此人,是否就是姑娘。

李剑诗:然也。

御兵韬:姑娘如此坦承,倒让我感觉意外。

李剑诗:吾非上智之人,说话自是直接。墨雪天资超卓,是难得的人才,军师有一名好徒弟,令人称羡。

御兵韬:古来墨剑绝,可是姑娘向吾所下的战书?

李剑诗:如果是战书,那,是否现在便要开战。


(远处高峰之上,注视着这一切的凰后。)


凰后:现在,是宣战的时刻吗。哈。


御兵韬:是同样大耗元气的状态,以两位的功力,二对一,确实是很有把握的行动。

别小楼:墨家九算,会排没有退路的局吗。

御兵韬:有退路也不能保证安全,端看两位的自信与实力。

李剑诗:可惜,我们无意于此。指点墨雪只是一时兴致,非是战书,更非挑衅,若有因此冒犯,还请海涵了。

御兵韬:墨、鬼两家宿敌,吾很难相信你们未来的立场,不会影响苗疆。

别小楼:我们夫妻无意江湖争端,一生所在乎的不过身旁数友,至于影响苗疆,此话严重了。

御兵韬:岳大侠与两位对苗疆有恩,吾实无立场针对你们,甚至对吾而言,苗疆安危更重于墨鬼两家争鸣,但并非所有的九算皆这样想,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李剑诗:多谢军师提醒。

御兵韬:临别之前,吾尚有疑惑未解。

李剑诗:军师疑惑,大可直言。

御兵韬:你们既有此实力,为何魔世入侵时,古岳派仍逃不过灭亡的命运。

别小楼:事情发生之时,我们夫妻正在道域访友,接到魔世入侵的消息便匆匆赶回,只可惜回来时,古岳峰仅有数百魔兵镇守。

御兵韬:所以事后铁军卫曾至古岳峰勘查,却发现数百魔兵的尸体,这也是你们两人所为。

别小楼:是。

御兵韬:原来如此。(说话间,已至码头)

李剑诗:黑水城之事方休,相信苗疆尚有要事待军师处理,天色将暗,军师送到此处便可。

御兵韬:今日之恩,他日吾再登门拜谢。

李剑诗:遥星旻月,恭候大驾。

别小楼:请。


凰后:就这样结束,老二,你还是太软弱了。


(夜色已至,别小楼、李剑诗二人正准备乘竹筏返回埋霜小楼。远处高峰上,凰后手中裂羽铳瞄准别李二人。)


李剑诗:小楼。

别小楼:嗯。


凰后:嗯?(竹筏渐行渐远)哈。封侯盛世灯宵,权衡天下,百代风骚。功名不过传谣,回眸一笑,举步烟硝。


【夜•黑水城】


姚金池:风间。

风间始:金池姑娘和老板娘,你们两人没事了?

姚金池:像是睡了很长的一觉,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碍。

恋红梅:这一次多亏你们的援助,感谢了。

风间始:自己人何必客气,只要再让众人服下药神的解药,祛除体内亡命水的毒性,以后就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请问,你们有看到小玉姑娘吗?

姚金池:大匠师受伤,小玉正在照顾他。

风间始:受伤?严重吗?

姚金池:目前还在昏迷,尚未清醒,你若担心,去探望他们如何。

风间始:(犹豫)不过,我还必须将解药分送给居民。

恋红梅:这种小事,我们来做就好了,你赶快去吧。

风间始:这样……好吗?

恋红梅:不愿意啊?那药包还你,你自己慢慢发。

风间始:要……要……分发解药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感谢二位。


(房间内,大匠师受伤仍在昏迷,小玉在旁照顾。风间始自外进来,查看过大匠师的情况后,拿出匕首交给小玉。小玉悲恸,风间始柔情安慰。)


【苗疆】


修儒:俏如来大哥,你醒了!

俏如来:苗王……军师……众人……他们在哪里?

修儒:他们昨日就前往攻打黑水城了。(俏如来情绪激动)俏如来大哥,你先休息。

俏如来:白比丘,在哪里,她在哪里?

修儒:她也跟去帮忙了。

俏如来:不能!快……快将……所有留下来的人找来……(晕倒)

修儒:俏如来大哥……俏如来大哥……


【夜•林间小路】


岳灵休:夜已深,大师还不休息吗?

白比丘:心有所感,一时难以排解,王上与军师呢?

岳灵休:确认黑水城的居民都已经恢复,他们回到城外驻扎的苗疆军营,明日便要回苗疆了。

白比丘:苗王回营?

岳灵休:你有事找苗王?

白比丘:没事。岳大侠怎会还在此地?

岳灵休:与大师相同,感慨万分。

白比丘:一切总算尘埃落定。

岳灵休:真的结束了吗。

白比丘:绝命司已然伏诛,莫非你在担心逃走的那群余孽?

岳灵休:这是其一。其二,大战虽胜,但不知为何,我心中一直没踏实的感觉。长年对垒,难以计算的牺牲,总是感觉了结得太过容易。

白比丘:军师布计安排狼主等人诈败,故意让阎王鬼途的人毁去两颗假的双极封,才骗得他们自投罗网,败于四极封之战。说容易,倒也真不容易。

岳灵休:倒也是,还是御兵韬的头脑好,先让一手,令对手自作聪明,以为占得上风,在自以为得胜的时候引他们落入陷阱。

白比丘:所以这是一场精心策划得来的胜利,岳大侠又有什么可烦恼。若你仍有疑虑,不妨看这项东西。

岳灵休:这是……

白比丘:阎王翎,绝命司的权柄象征,贫尼便是寻得此物,方有所感。(岳灵休接过阎王翎)方之墨,覆秋霜,绝命司一再更替,未能彻底消灭,就是因为阎王翎不断易手,阎王鬼途不断改换新的领导,死而不僵。如今阎王翎落在我们的手中,绝命司后继无人,这一次真的可以彻底安心了。

岳灵休:是吗?这一次真的……(仰望夜空)听到了吗,事情真的结束,我总算对你们有了交代,欢慈,幽冥君。(递还阎王翎)

白比丘:啊。(脚下不稳,岳灵休及时扶住。)

岳灵休:大师怎么了?

白比丘:没什么,只是催动四极封时消耗过度,是贫尼修为不足,险险让四极封崩解。

岳灵休:让我助大师恢复元气。(寒芒一闪)啊!(推开白比丘,反手拔出插入后脑的阎王翎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

白比丘:贫尼白比丘,又名八百比丘尼,来自东瀛,是另一个不老不死的传奇。

岳灵休:另一个?莫非……(头痛)

白比丘:稳固黑水城的四极封怎会战中失衡,非是贫尼功力不足,而是有心破坏,只是想不到御兵韬三人功力竟如此深厚,仍能控制四极封。

岳灵休:你对我……做了什么……(头痛欲裂)

白比丘:千年来,从未有人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毁坏两次肉身,上天保佑,贫尼适巧来到中原。

岳灵休:你……(脑海中画面飞闪)你到底是谁!(精神濒临崩溃)遥星,旻月,啊!

白比丘:千余年前,我们为了寻得长生不死之法,而踏上旅途,自中原而东瀛,再回归中原,那是一条漫长的道路。经过无数次实验,从武学、体质到药丹,每一种方式都称不上完美。

岳灵休:小鸩……欢慈……幽冥君。啊!(精神崩溃,晕倒在地)

白比丘:而这,就是我们得到真正的长生不死之前保存意志的方式。


(话音才落,岳灵休平静起身,走到白比丘身前。)


绝命司:好久不见。

白比丘:好久不见。

绝命司:这一次多亏你了。

白比丘:我的首选本是苗王,可惜,他身边有一个御兵韬在。现在,满意这个新的躯体吗,徐……

绝命司:嘘,现在开始,我是……(拿起阎王翎)天刑道者,岳灵休。


【苗疆•天牢】


殷若微:<可恶,还以为苗疆一片平静,是刺杀俏如来的好机会,想不到这一切都是圈套。上次灵休对我的态度有异,难道他也知道这个计划?那我该怎么办?>

天牢守卫:奉千雪王爷之命,苗疆重犯,不可探视。

步清云:是……是我的爹亲……啊不是,大祭司让我来的。

殷若微:这个声音。(步清云到来)是你啊,清云。

步清云:殷姑娘。

殷若微:怎么不讲话了,你不是来看我的吗?

步清云:但我听说你被关起来是要对俏如来不利。

殷若微:唉,我只是想替俏如来看病,谁知道……这一切的误会是来自我先前的身份。

步清云:什么身份?

殷若微:阎王鬼途的人。

步清云:啊,殷姑娘,你……你是……

殷若微:先前我不讲,是怕你们多心,其实这件事情,苗王、军师、俏如来等人皆知。如果他们真认为我有问题,早就该将我的身份公告,但为何他们也不讲。

步清云:所以……真的是误会。

殷若微:你来探视我,该不是为了问这些问题吧,你的母亲还好吗?

步清云:你……都知道了。

殷若微:说不定,只有你不知道,所有的人将你蒙在鼓里。而你刚才问了这么多问题,只是为了确认我是否能信任。

步清云:但殷姑娘也没跟我讲。

殷若微:如果大祭司什么都没透露,我又要用什么立场讲这件事情。

步清云:那你有办法救我的阿娘吗?之前药神先生的药方出问题,是殷姑娘帮忙改善的,殷姑娘一定有办法的对吧?

殷若微:我被关押在此,又能帮你什么。

步清云:殷姑娘若有办法,就讲给我知道需要什么药材,需要怎样的医疗方式,找哪一种大夫配合,清云都会去做。

殷若微:但如果这种方式,只有我会呢?

步清云:我……我去跟千雪王爷讲,放殷姑娘出来医治我的阿娘。

殷若微:都将我关起来了,你讲的话能让他相信吗?但你方才讲到重点了,放我出去。我有听到是大祭司让你来的,不是吗。(清云沉默)原来是你自作主张,不要紧,现在我告知你了,我有能力医治。

步清云:我……我去求千雪王爷放你出来。

殷若微:你不能告知任何人,包括你的父亲大祭司。

步清云:为什么?你如果真是无辜,王上跟千雪王爷一定能明察秋毫。

殷若微:他们这样对我,我还能相信他们吗?我不过去探望俏如来,他们便将我抓起来。说到底,他们对我的偏见已经太深,非要致我于死地不可,他们绝不会唯了你的母亲放我一条生路。

步清云:苗王不是这种人,千雪王爷也不是这种人。

殷若微:你认识他们多久,你真的了解他们吗?你还小,大人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清云痛哭)清云,你娘亲的病拖不久了。(清云崩溃离开)清云……青云……哼,没种的小子。


【苗疆•御医房】


(鸩罂粟正在配药,榕桂菲自外回来。)


榕桂菲:麻心草,你想调制磨神酒。你要替大祭司的夫人动刀?

鸩罂粟:应该是修儒,刀术不是我的专精。

榕桂菲:别闹了,心衰症动刀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何况大祭司夫人染病多年,她的身体怎么能支撑得住。

鸩罂粟:除了这不到百分之一的机会外,那就只能等待奇迹。

榕桂菲:其实你也希望奇迹发生吧。

鸩罂粟:所谓的奇迹,往往伴随着可能担负不起的代价。

榕桂菲:比如说,你研究出的向天抢时。

鸩罂粟:你说修儒会愿意帮忙吗。

榕桂菲:又转移话题了。(修儒来到)

鸩罂粟:说人人到,怎样,俏如来清醒了?

修儒:俏如来大哥他……


(花园中)


苍越孤鸣:王叔。

千雪孤鸣:恭贺王上凯旋归来,王上万岁万万岁。

苍越孤鸣:王叔你……你是怎么了?

千雪孤鸣:没有啊,高兴啊。

苍越孤鸣:王叔必定有事瞒着孤王,王叔说吧,怎么了?

千雪孤鸣:就真的没事,恭喜王上凯旋而已。

苍越孤鸣:王叔能忍着不讲,孤王就忍着不听。

千雪孤鸣:真的是没事。御兵韬,你站在那边干嘛。

御兵韬:微臣随同王上回来,若无他事,微臣告退。

苍越孤鸣:你下去吧。

御兵韬:是。

千雪孤鸣:等一下,那个,其他的人呢?我的意思是白比丘、岳灵休还有他那两位朋友在哪里?

御兵韬:各自回到客房安歇,天刑道者的朋友也早已回去了。

千雪孤鸣:那风间始有跟着回来吗?

御兵韬:他留在黑水城重建。

千雪孤鸣:什么!一个一个都走了,怎么不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啊。

苍越孤鸣:王叔,你到底怎么了?

千雪孤鸣:没有啊,哈。(对御兵韬)没事了,你可以下去了。对了,我想晚上办一个国宴,款待一下为歼灭阎王鬼途付出的众人。

御兵韬:我会交办,微臣告退。

千雪孤鸣:免你……免你……我来处理就好了,你快去快去。(御兵韬离开)

苍越孤鸣:王叔,你有话可以讲了。

千雪孤鸣:这……(纠结)好啦,我老实讲,你们不在的时候有人闯入苗王宫,将榕桂菲跟叉猡打成重伤。

苍越孤鸣:你说什么?!

千雪孤鸣:我没抓到凶手,都是我没照顾好她们,请王上降罪。

苍越孤鸣:可有寻求修儒与药神先生之助?

千雪孤鸣:有啦,但是……

苍越孤鸣:请王叔通知军师榕姑娘的事情,孤王要去探望叉猡。

千雪孤鸣:等一下,为什么是先看叉猡?

苍越孤鸣:叉猡一路跟随孤王于苦难至今,孤王自然要探望。

千雪孤鸣:但榕桂菲……

苍越孤鸣:相信她应该能理解。

千雪孤鸣:等一下,我开玩笑的啦。

苍越孤鸣:王叔!

千雪孤鸣:我说我开玩笑的,哈……哈哈哈。

苍越孤鸣:王叔,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这般胡闹。

千雪孤鸣:这……


【傍晚•苗疆军营】


风逍遥:老大仔,老大仔啊。

御兵韬:发生何事?

风逍遥:(递过一封信)据信使所说,是墨雪自魔世派人送来的急信。(御兵韬读信)信封都是血迹,内容说什么?(御兵韬不语)老大仔,墨雪到底怎样了,不然你也讲两句。

御兵韬:凶岳疆朝大军突破闇盟最后一道防线,危在旦夕,急欲求援。

风逍遥:什么!(急欲离开)

御兵韬:你要去哪里。

风逍遥:禀告王上,率领铁军卫前往救援。

御兵韬:胡闹。

风逍遥:闇盟是我们的战友,墨雪是你的徒弟,你该不会这么冷血吧。

御兵韬:前往魔世,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既已选择,就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我们没有协助他的必要。

风逍遥:所以你打算当做没看到。闇盟倒了,那只老龙一定会想染指中原,说不定又会引起一场魔劫。

御兵韬:先禀告王上,再派人自佛国进入魔世查探。

风逍遥:交给我去。

御兵韬:你是军长。

风逍遥:所以要身先士卒。

御兵韬:不准。

风逍遥:去一趟魔世哪有这么简单,等到探子回来,人早就死到剩下骨头了。老大仔你想清楚,他是墨雪,你的徒弟呢。

御兵韬:就是因为他是墨雪,所以我相信他。

风逍遥:我也相信他,但是……

御兵韬:不准妄动,这是命令。

风逍遥:老大仔。

御兵韬:之后每四个时辰,向吾报到一次。

风逍遥:每四个时辰,为什么?

御兵韬:预防逃兵。

风逍遥:唉,是。


【黄昏•小树林】


绝命司:才打完黑水城就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鸩罂粟不语)如果是要拖着绝命司的尸体去弔祭幽冥君,可能要先问过其他的人。听俏如来说有可能还要先通知海境一声。怎么不讲话?

鸩罂粟:听说你们围剿黑水城还是让几名十部众的人逃脱了。

绝命司:是啊,感觉有一点麻烦,虽然成不了气候。

鸩罂粟:你真这样认为吗?还记得我接替幽冥君担任恪命司,不正是因为阎王鬼途死灰复燃。莫忘我们先前讨论过,绝命司背后另有秘辛,我担心自己撑不到阎王鬼途的末路就……

绝命司:说什么傻话。

鸩罂粟:我的时日可能不多了。(白比丘隐身树后窥视)

绝命司:是因为向天抢时?

鸩罂粟:这次你的脑筋转的很快,真令人意外。

绝命司:这不是废话吗。我不是提醒过你,这种危险的药物……(鸩罂粟拿出一物)这什么?

鸩罂粟:预防万一,向天抢时一半的配方,交给你保管。

绝命司:这么突然。

鸩罂粟:如果这次阎王鬼途被全数歼灭,这个药方可能会随着我踏入棺材,实事就是余孽未清

绝命司:你还有我,以及与你解开误会的狼主、榕桂菲等人,每一个人都会支持你,别唱衰自己。

鸩罂粟:那你是收,还是不收。(握着药方的手微微颤抖)

绝命司:方才你说,这是一半的配方,那另一半……

鸩罂粟:时机到了,我所指定的另一个人才会交剩下的配方,但若阎王鬼途全数歼灭,你也可自行毁掉刚才交给你的那一半,反正你也说这种药物很危险。

绝命司:还在装神秘,另一个人不是榕桂菲就是修儒吧,这么好猜,何况我也想不出来有其他的人能得你信任。

鸩罂粟:随便你怎么猜,总之现在还不是时机。

绝命司:好啦好啦,若没其他的事情,我想去监督枭岳的练功进度。

鸩罂粟:不耽搁你了。(鸩罂粟离开,白比丘现身)

白比丘:只有一半的药方。

绝命司:从榕桂菲或者修儒身上必定能找到另一半。

白比丘: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杀了他。

绝命司:此处还在苗王宫地界,杀他必会引起骚动,我不想打草惊邪

白比丘: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药方已有眉目,药神的死活便不是这么重要,我们首除的目标该是苗王跟御兵韬。

绝命司:我们两人联手,再施暗算,不难。

白比丘:这躯体能发挥你多少所学?

绝命司:绝对值得你的期待。

白比丘:除了这两个人,还有一人非除不可。

绝命司:俏如来。


【苗疆•王宫•俏如来房间】


(俏如来房间内,苍狼,千雪孤鸣,御兵韬,剑无极,修儒都在,气氛紧张)

剑无极:也许,是你多心了。

俏如来:我……也希望,但是在黑水城我亲耳听到……(修儒开门,鸩罂粟进来)谁要……先讲。

千雪孤鸣:我先来。


【夜•小树林】


安倍博雅:这个地方够荒凉了吧。(放下包袱)当阴阳师当到被妖怪附身,这讲出去真的会被笑死。菩萨愿。(唤出法器)现在看到这支,心情真是复杂。唉,别想了。(换上法衣)<若我体内真是胧三郎,要对付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天一贵人,前五后六。<施行十二天决,我会进入死亡状态,若是封印失败,被夺走躯体的机会就很大。>十二天将,听令适从。<可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也只能赌了。>血肉为根,精气为养,式鬼化神。(体内妖气干扰)怎能让你干扰。式鬼化神,诛妖灭魔!十二天决伏邪阵!


(安倍手中法器正要插入心口,体内妖气全力阻挡。)


安倍博雅:怎能让你……阻止。(用力)


(两股威势碰撞,安倍手中法器被迫脱手,被前来的黑白郎君接个正着。)


安倍博雅:竟然连我有意识的时候你也能干扰,可恶……可恶……

黑白郎君:十天之期已至,讲吧,阎王鬼途在哪里。(甩出手中法器)

安倍博雅:黑……黑白郎君,对啊,我怎么忘记了。

黑白郎君:忘记,所以,你没找到阎王鬼途。

安倍博雅:呃,我没忘记,阎王鬼途,我要找到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我……(头晕)<是十二天决的后遗症。>你听我讲……我现在……(晕倒)

黑白郎君:玩什么把戏,起来。(掌风扫过,安倍博雅无反应,黑白郎君近身探查)真的死了。(安倍博雅突然醒来,一记强袭)敢偷袭黑白郎君,我真低估了你的勇气。

胧三郎:你说,低估谁了。

黑白郎君:这个妖氛,这个感觉,你是……

胧三郎:有胆量再分一次高低吗,中原第一人。

黑白郎君:哈哈哈……竟然是你,有趣,有趣啦。这一次,你不再有逃生的机会,酒吞童子。


【夜•苗疆•御花园】


(御花园中,苍狼主位,千雪孤鸣,剑无极,绝命司等众人台下围坐,一场国宴即将开席。)


绝命司:才回到苗疆不到半天的时间,王上就摆席宴客,好快的速度,好大的气派,连我这个天下第一豪都要甘拜下风了。

苍越孤鸣:岳大侠客气了,此番围剿阎王鬼途,杀绝命司,收复黑水城,众人皆是辛劳,此宴不过是孤王一点心意。

绝命司:哈,这么说来,我这两个留守苗疆的好友与徒弟算是托吾之福,小鸩,还不赶快感谢我。

枭岳:(鸩罂粟沉默,枭岳圆场)哈哈哈……是……是啊……(端起酒杯)喝酒啊。好啦,难得大家高兴,岳仔,我敬你一杯。

剑无极:应该是先敬王上才对吧,真的是……

苍越孤鸣:无妨,众人随意。孤王已经吩咐素斋香茗,望大师勿嫌怠慢。

白比丘:王上客气了。

枭岳:(饮酒,又喷出)这……这不是酒。(绝命司见状试饮)

鸩罂粟:是我任性,请狼主先备苦茶。

千雪孤鸣:是啊,他说要纪念一位故人,所以我就照办了。

鸩罂粟:(举起酒杯)敬,追不回的过去。好友你说,我是否该去找他。

绝命司:难得你想远游,莫非要我相陪?

鸩罂粟:你有空吗?

绝命司:也好,反正我没去过海境。


(绝命司话音刚落,场上氛围突变,风逍遥,剑无极等人瞬间戒备。)


鸩罂粟:好友,你知道吗,我从来没跟你讲过那位来自海境的朋友,不喜欢饮酒,却喜苦茶,一种名为百里闻香的苦茶。方才我也没指名要敬谁,你第一时间所想到的不是幽冥君,而是在喝到苦茶之后马上联想到我那位故友。没去过海境的你,又怎么知道这百里闻香的味道?(绝命司突袭)

千雪孤鸣:(鸩罂粟避开)先生。

绝命司:这种效力,是向天抢时。

鸩罂粟:你也没时间验证,我交给你的一半配方是否有所蹊跷。


(修儒扶着俏如来赶到御花园)


俏如来:你……不是岳灵休。

绝命司:想不到,这么快。

俏如来:只是一点猜测,试探,求证,咳咳咳,我怀疑过苗王,怀疑过军师,当然也包括你。但你太心急了,在……在药神先生交托你药方的瞬间,你的毫不犹豫已泄漏情感的破绽。(体力不支)我们又见面了,绝命司,或者该用另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也就是白比丘亟欲找寻、早该不存于世的传奇方士,徐福。


[国宴生变,绝命司的真面目竟是始朝徐福,他与白比丘两人之间有何阴谋?俏如来等人将如何面对这位传奇方士?

胧三郎借体重生,再斗黑白郎君,妖尊斗狂人,谁胜一筹?

躯体被夺的岳灵休与安倍博雅,两人的命运又将如何变化?

剧情即将迈入极端,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八集——消散的英灵。]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