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地点
[]旁白
()动作、回忆
<>心理描写

剧集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集数 第14集
返回 【编剧】【人物】【剧集】【口白】 原址 https://tieba.baidu.com/p/5886464186
备注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口白】金光布袋戏【总汇】
 01: 黑白龙狼传  02: 决战时刻  03: 九龙变  04: 剑影魔踪  05: 魔戮血战
06: 墨武侠锋 07: 墨世佛劫 08: 墨邪录 09: 东皇战影 10: 魆妖纪
11: 鬼途奇行录 12: 齐神箓 13:戰血天道 00: 其它

【金光13】戰血天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2】齐神箓【口白】
※01 [ ] ※02 [ ] ※03 [ ] ※04 [ ] ※05 [ ] ※06 [ ] ※07 [ ] ※08 [ ] ※0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
※31 [ ] ※32 [ ]

【金光11】鬼途奇行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 ] 29 30
※31 [ ] ※32 [ ]

【金光10】魆妖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9】东皇战影【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 ] 37 38 39 40

【金光08】墨邪录【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金光07】墨世佛劫【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6】墨武侠锋【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金光05】魔戮血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金光04】剑影魔踪【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3】九龙变【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金光02】决战时刻【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金光01】黑白龙狼传【口白】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金光00】其它【口白】
2013年新春贺岁 2014年新春贺岁
金光大汇演 羽国志异

口白

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 第十四集 黑水城


录入:恋白
校对:叶清眉



【黑水城】


[为取地脉轨迹图,俏如来、风逍遥欲闯黑水城,熟料!]


俏如来&风逍遥:黑水城!


步天踪:幸好还没撤掉术法。(拿起法杖)老夫就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就看你们年轻人的造化。


(小树林)

风逍遥:此地是……

俏如来:黑水城内部。

风逍遥:但刚才不是……

俏如来:看来是大祭司急施援手,幸好。

风逍遥:有人来了。(两人藏起)

俏如来:是黑水城的居民。

风逍遥:他们在做什么?算了,先办正事要紧。

(两人避开神志不清的众黑水城居民,寻找目的地。)

俏如来:<黑水城移动的轨迹图只有历任大匠师传承,而为了避免意外,图本保存处离不灭火有一段距离。>

风逍遥:<当初不灭火不是爆炸过,听说那个时候全城遭殃。>

俏如来:<但当时人在生死一线的风间始全无受到外界干扰。>

风逍遥:<你是说让他蜕变的那个练功场喔,好厉害的避难所。>

俏如来:而此地的原理与生死一线接近。

风逍遥:差别在于不用拼生死就对了。

俏如来:但还是必须费心,似机关又似阵法,取自天然地形的布置。

风逍遥:如果是狼主陪同,他的奇门遁甲应该帮得上忙。是说,为什么这次行动你不找他帮忙,而是我?

俏如来:感情。狼主重情,黑水城有他的故人,如果只是查探轨道也还无妨,如果像现在这样意外发现了黑水城的行踪,我担忧他会冲动。

风逍遥:别讲得自己很冷血一样。

俏如来:锁孔。

风逍遥:什么?

俏如来:打开此道布置的孔隙,就是阵眼,但必须使用山洞岩壁相同材质的食材,其劲道又必须有内功推进。

风逍遥:(捡起石头一用力)这么脆,一用力就碎成好几块了。

俏如来:问题在于石质。

风逍遥:只要接触到岩壁的那一点是山洞内的石头就行了吧。反正试差了也不会伤害到轨迹图,我也很久没动筋骨了。

俏如来:有劳军长。(退至一旁)


[风中刀,刀中石,石形收敛尽乘风。最终一刀,风逍遥凝劲刀尖,力贯一点。]


俏如来:没动静。

风逍遥:唉,漏气,看来只能再想办……(岩壁碎裂)什么情形?

俏如来:看来是解开了。

风逍遥:这不是解开,是崩落吧,而且这么大声,我怕等一下会引人过来。

俏如来:(在碎石中翻找)果然是黑水城的轨道图,快离开吧。


【苗疆•锋海】


[锋海之内,剑无极、丁凌霜双目对视,冲突一触即发。]


剑无极:阎王鬼途,来喔。

锻神锋:没吾同意,谁敢妄自动武。

剑无极:金锋仔,他是阎王鬼途的人,你还袒护他。

锻神锋:不管他是哪里人,在锋海,吾的话便是规矩。

风间始:兄长,我们需要……

剑无极:我知道,意思是出了锋海,你就不管了。

锻神锋:没错。

剑无极:好,我就卖给你这个面子。(转身对丁凌霜)喂,等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在外面等你。

锻神锋:丁凌霜,你来锋海何事。

丁凌霜:天邪剑,被斩断。(递过)

锻神锋:(查看)熟悉的刀痕。

丁凌霜:刀诗赋,名小楼。

锻神锋:遇上遥星公子,败得不冤也。

丁凌霜:你认识,别小楼。

锻神锋:他手上的那口刀,乃是锻家先人所赠。

丁凌霜:吾与他,刀剑决,在未来,需利器。

锻神锋:你与他的差距绝不只是兵器上的差距。

丁凌霜:男子诺,言必践,一刀约,不能负。

锻神锋:既然吾所铸的剑败给先人的作品,锻神锋便大方一回,再赠你一口剑。

丁凌霜:多谢你。

剑无极: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干脆,怎么这么好说话啊。金锋仔,你是转性还是吃错药啊?

锻神锋:与你无关,还有,叫我锋海主人。

剑无极:好好好,锋海主人。既然大家条件讲好,那接下来是我与他的事情

丁凌霜:剑无极,欲如何。

剑无极:你现在手中无剑,我不会趁人之危,不过为防你跑掉,你在锋海等剑多久,剑无极就等你多久。

丁凌霜:丁凌霜,无惧你。

剑无极:那你可以闪一边,这边有机密要讨论,不想让你知道。

丁凌霜:允诺你。(离开)

剑无极:(对风间始)换你了。

风间始:锋海主人前辈,双极封之事,中苗真的需要请你的协助,拜托你。

剑无极:始。(风间始低头摆手)

锻神锋:你是废字流的传人,可知道向锻家低头所代表的意义?

风间始:呃。<大局为重,相信师尊应该不会介意才是。>

锻神锋:嗯?

风间始:晚辈清楚。

锻神锋:哈哈哈……废字流竟有你这种值得栽培的晚辈,抬起头来。

风间始:那前辈答应了?多谢前……

锻神锋:我尚未答应。

剑无极:你是在装肖仔喔。

锻神锋:要锋海主人伸出援手,就替我取回真正的绘影留声。

风间始:现在师父行踪不明,我一时难以……

锻神锋:这非是锻神锋该思量之事,条件已开,再来是你们的问题了。


【银槐鬼市•巧木宫】


(房内,烛光摇曳,老爷挑起一把烟叶,抽起烟来。)


慕容胜雪:吕宋国的金丝熏,烟气温润,醉人生香,老爷品位果然不差。

老爷:二流烟草,哪比得上赛龙涎百步传香,贵客才是识得享受。

部下:(引慕容胜雪入内)老爷。

慕容胜雪:(掏出小盒)既为同好,老爷若有兴趣,一盒赛龙涎聊为见面礼。

老爷:如此盛意,却之不恭。(换上赛龙涎)

慕容胜雪:此烟可还合味。

老爷:烟气香烈,确实上品。看本总这老糊涂,顾抽烟,忘了待客之礼。(起身斟酒)未知公子此行,有何生意关照。

慕容胜雪:(拿起酒杯)不是谈生意,是有事商议。

老爷:商议?

慕容胜雪:是,(饮酒)我想加入银槐鬼市。

老爷:公子现在不就身在鬼市。

慕容胜雪:我说的,不是以客人的身份,而是成为鬼市的一份子。(放下酒杯)结缘酒我已收下,老爷不喝这杯天明酒吗。

老爷:何必着急呢,先谈谈你想加入鬼市的原因吧。

慕容胜雪:老爷想听到的总不会是良禽折木而栖,这种无聊的答案吧。

老爷:你若拿得出寻求庇护以外的回答,本总会很感觉意外。

慕容胜雪:收到风声了。

老爷:银槐鬼市是生意场,实无意愿卷入你与阎王鬼途的纷争。

慕容胜雪:你就不曾想过,有我加入,能掌握阎王鬼途多少秘密,这难道算不上天大的利益?

老爷:利益虽大,恐怕还盖不过你带来的麻烦,很遗憾,这杯天明酒本总怕是喝不了了。(倒扣酒杯)

慕容胜雪:想不到偌大一个银槐鬼市竟也怕了阎王鬼途。

老爷:不是怕,而是利小害大,小心为上生意才做得长久。这盒赛龙涎,公子带回吧。

慕容胜雪:我送出手的东西,从不收回。(离开)

老爷:无功不受禄,本总回赠一言,公子要求庇护,何必舍近求远,你出身天剑慕容府……

慕容胜雪:(被触逆鳞)你的地盘,我留面子给你,尔后再说出那几个字,巧木宫夷为平地。

老爷:本总从未怀疑公子能为,慢走不送。哈……


探子:(发现慕容胜雪)回报天首。


【苗疆•祭司台】


步天踪:你是谁,为何在老夫居处?

殷若微:你就是大祭司吧,小女子殷若微,有礼了。

步天踪:你还未回答老夫的第二个问题。

殷若微:是清云带我来的啊。(步天踪急忙进屋)

步清云:阿爹回来了。

步天踪:清云,门外……

步清云:殷姑娘正在帮阿娘煎药,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慢。

步天踪:为什么带陌生人回来。

步清云:她不是陌生人,她是岳大侠跟药神先生的朋友。

殷若微:(端药进来)哎呀,大祭司回来没多久,药就煎好了,都是托大祭司的福。

步天踪:姑娘的话太莫名其妙了。

步清云:殷姑娘,我来就好,多谢你。(接过药碗喂药)

殷若微:总算能帮上一点忙。唉,很热。

步天踪:如果没其他要事,请姑娘先离开吧。

殷若微:哈哈……大祭司真严肃,好歹也让我喝一杯茶再走。

步天踪:老夫是担心岳大侠与药神找不到姑娘。

殷若微:灵休确实有可能担心,但小鸩……唉。

玉彤:(摔碎药碗)我……我的心口……

步清云:阿娘你怎么了?阿娘!

步天踪:怎么一回事!

殷若微:(诊脉)只是心火窜动,别紧张,交给我吧。

殷若微:好了,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步清云:多谢殷姑娘,刚才阿娘喝完药没多久就这样,吓死我了。

步天踪:先前和喝药都没事,为何这次……

殷若微:为什么这样看我,大祭司?这可是你们口中那位药神先生亲手交给清云的药啊。清云我问你,先前小鸩开药方时,有做过什么调整吗?

步清云:我不懂药理,而且先前都是依照爹亲吩咐去抓药,只有这次是药神先生亲手给我的。

殷若微:唉,小鸩不出诊的坏习惯真是改不了。

步天踪:什么意思。

殷若微:小鸩都是隔空问诊,很少接触病患本人,但你的妻子已经服用很多次金银盏了,体质早就有改变,应该适时调整药方。

步天踪:是老夫欠姑娘一份情。

殷若微:我现在也算是苗疆的人,小鸩和他那个未出师的徒弟总有忙不过的时候,我既然懂一点药理,帮忙也是应该。

步清云:是啦,阿爹,殷姑娘跟居民的关系也很好喔。

步天踪:以后若有需要帮忙之处,步天踪会尽力协助。

殷若微:之后就劳烦大祭司关照了,哈哈哈……我先离开,不打扰你们一家人了。

步清云:殷姑娘慢走。


(屋外,殷若微经过到药炉时微微的停顿。)


殷若微:(想起煎药时多加的一味药)哈哈哈……


【苗疆•花园】


枭岳:药神是用什么药这么臭,是打算做臭豆腐吗。

安倍博雅:(泡药浴)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去问他喔。偷看人洗澡,好像变态一样。

枭岳:哪有啊!我是光明正大的看,做朋友的关心一下不行吗。

安倍博雅:有时间关心这个,不如关心自己的读心异能是怎么失去的。

枭岳:异能啊,反正烦恼也没用,干脆省心等它自然恢复。而且岳仔说我过度依赖读心术,现在没了异能,正是锻炼的机会,也不算坏事啦。

安倍博雅:那你就好好去锻炼,在这干嘛。药浴都泡到皮都皱了,也不知要泡到什么时候。

枭岳:做药浴是为你好,你乖乖照办就好了,啰嗦什么。

鸩罂粟:泡药浴也有办法吵成这样,真是了不起。

安倍博雅:喂,你回来了,我已经泡到全身都皱巴巴了,到底是还有泡多久?

鸩罂粟:泡这么久了吗,那你起来吧。

安倍博雅:真的,那我……(起身时一阵风吹来)痛,痛痛痛……怎会这么痛?

鸩罂粟:为了方便后续的诊视,你全身的毛孔被放大了十倍,触觉提高了三十倍,所以就连一阵风吹过也会觉得疼痛。嗯,叫声如此惨烈,看起来药效行得差不多了。

安倍博雅:什么!你不早点讲,给我时间做心理准备啊。

鸩罂粟:心理不用准备,身体准备好就可以了。

枭岳:真的这么厉害吗?

鸩罂粟:(拿出一罐药倒入药池)再泡三个时辰,疼痛会舒缓,届时再正式检查你的身体。

安倍博雅:还要再泡三个时辰!

鸩罂粟:你也可以别泡,现在开始检查啊。

安倍博雅:我泡……我泡……

鸩罂粟:这段期间,殷若微有来烦你们吗?

安倍博雅:殷若微。

枭岳:你说岳仔带回来的那个马子?听人说长得很美,还没机会遇到。

鸩罂粟:那很好,如果遇上她,不管她说什么都别理她,当她空气就是了。有看到你师父吗?

枭岳:岳仔喔,我们练功练到一半,他说自己要去走一走,看他的心情不太好,应该是在东边花园吧。

鸩罂粟:明白了。药浴泡好泡满,我稍后再来。


(东边花园,岳灵休对月独饮)


千雪孤鸣:要一起喝吗?

岳灵休:狼主。

千雪孤鸣:很好,你知道我,那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好。

岳灵休:我失踪已久的妻子确定死了,虽然早就猜到这个结果了。

千雪孤鸣:被阎王鬼途所害?

岳灵休:嗯。

千雪孤鸣:杀他们老母,干啦!(豪饮)

岳灵休:你的心情看来也没多好。

千雪孤鸣:一个时辰之前,我才知道俏如来跟风逍遥去潜入黑水城偷东西。

岳灵休:阎王鬼途现在的大本营。

千雪孤鸣:你知道为什么不是我跟去吗。

岳灵休:是因为这一阵子帮助好友医治苗民太过劳累吧。

千雪孤鸣:别跟我提起鸩罂粟,那个硬要人做事情的臭毒鸟。


(鸩罂粟携酒而来,见千、岳两人对饮,正欲离开,又停下脚步。)


千雪孤鸣:回到正题 ,其实我也知道为什么,就是怕我感情用事。

岳灵休:你有很重要的人在黑水城。杀他们祖宗十八代,干啦!

千雪孤鸣:干啦!(两人对饮)你真是一个好酒伴,原本就想来找你喝酒交一个朋友,想不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喝起来真不爽快,唉。

岳灵休:都是阎王鬼途的错,希望接下来顺利,这样也可以告慰幽冥君与欢慈在天之灵。

千雪孤鸣:你的爱妻叫做欢慈喔,好听。

岳灵休:多谢你的赞赏,其实这也要感谢小鸩。原本欢慈是他的患者,我也是因为小鸩的介绍才认识欢慈。

千雪孤鸣:原来那个讨厌鬼是红娘啊,看起来不是臭毒鸟,是喜鹊。哈……

岳灵休:你这么讨厌小鸩啊?

千雪孤鸣:说说而已,怨恨了这么多年,误会了不少岁月,很难改口。其实我很感谢他,好歹我也向他学了不少用药技巧,虽然到最后我想医治的人没病……不是没病,是病在心里,很难医。

岳灵休:很不稀罕的说法,小鸩也时常讲,每一个都有病,无论是这里(指头)还是……这里。(指心)

千雪孤鸣:哈哈,敬,有病,干杯。

岳灵休:敬,小鸩,干杯。


鸩罂粟:两个粗人。


【黑水城】


风逍遥:现在我们只要依照路线撤出。嗯?俏如来,那不是……


(俏如来回头,看见红梅提着竹篮昏昏沉沉的路过)


风逍遥:原来梅香坞的老板娘现在也住在黑水城啊。不跟去看看吗?虽然先前讲好没余力带走任何一个人,但一路过来看到的居民,连同老板娘都像是在搬运什么。

俏如来:是有一点在意,但……

风逍遥: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闯入黑水城的机会不是常有,说不定能查到重要的情报。

俏如来:嗯。


(风、俏两人尾随红梅一路走来,见她走进一间木屋。)


风逍遥:为什么这一路走来都有一种奇怪的药味。

俏如来:虽然不算太浓厚,但……(看见小玉和金池走出)是小玉。

风逍遥:还有金池姑娘,咦?她的手……


(两人悄声来到木屋旁,透过窗户往里看。)


风逍遥:俏如来你看。

俏如来:奇特的举动,而且此味与方才我们闻到的相同。

风逍遥:那些烧出来的水是怎样?难怪我们走过来时地面有一点湿,难道也是这样来的?


(两人探完情况离开,沿着地面水迹一路探查。)


俏如来:并不是所有的地面都如此湿漉,似乎是新的伏流。

风逍遥:有固定的路线,还有那个味道。(掩鼻)

俏如来:这是一条炼毒管道,阎王鬼途竟将路线深埋地下。

风逍遥:他们劫持黑水城,目的是要做一个移动的制毒堡垒。

魈毒童子:哈哈哈……两位大哥哥,要陪我玩吗?(风逍遥循声,捕风出招即见血,)啊!大哥哥都欺负人。(现身)

风逍遥:喂,俏如来,这应该不是黑水城的居民吧。

俏如来:她手上的拨浪鼓。

风逍遥:哦,我好像知道她是谁了。(魈毒童子脸上伤痕自愈)

俏如来:亡命水。

魈毒童子:大哥哥很厉害耶,但是这不是你们知道的那种亡命水喔。

风逍遥:小心。

俏如来:是被控制的居民。

魈毒童子:哈哈哈……他们没有喝亡命水会死喔。

风逍遥:那就擒贼先擒王。

魈毒童子:对啊,陪我玩。(受伤)不会痛……不会痛……

风逍遥:诡异的村民和女娃,我怎么一直都遇到这种事情。


[捕风迅捷挥洒,小碎刀步凌厉,然而亡命水快速愈合之能,竟让战局一时僵持。]


风逍遥:<这亡命水也太厉害,真的要逼我对小女孩下重手。>

魈毒童子:(假哭)还是会痛啦……还是会痛啦……对了。(摇起拨浪鼓,被控村民返回守卫魈毒童子)

风逍遥:你……

魈毒童子:这样就不会痛了,哈哈哈……大哥哥,跟我走好吗?来嘛。不跟来,那……他们会受伤喔,就跟苗疆那群人一样。(拨浪鼓声响,被控村民纷纷自残)

俏如来:请停手!

风逍遥:唉,看来只能跟你走了,是要去见绝命司吗?

魈毒童子:大哥哥真聪明,哈哈哈……


(魈毒童子以鼓响为令,被控村民停止自残。风逍遥见机掷出捕风,正中拨浪鼓。拨浪鼓毁,被控村民四散逃去。)


魈毒童子:走!(逃)

风逍遥:别想通报。(追)

魈毒童子:骗你的。(撒出毒雾)


(风逍遥风也似的速度穿过毒雾,将魈毒童子捂嘴擒住,顺手抽回捕风,手起刀落。)


魈毒童子:虎大叔……虎大叔……(被斩首)很痛……很痛……虎大叔,救我……救我……

俏如来:军长……

风逍遥:虽然做了很多恶事,但她……也只是一个小女孩。一定要阻止阎王鬼途,不能再让亡命水肆虐。

俏如来:军长。

风逍遥:趁还有一点时间,我们破坏这条制毒管道,俏如来,有办法吗?

俏如来:军长。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取得轨道图。

风逍遥:如果不破坏这条管道,这段时间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害。他们建造这样的管道也需要时间,至少,我们可以拖延他们的脚步。(俏如来看着魈毒童子的尸体,颔首)你答应了。

俏如来:风间始给我的地图中,有标明重要与危险的物品所在,当中有帮得上忙的物品。

风逍遥:先将尸体藏好,再进行工作。


(风、俏二人循着地图来到一间偏僻的小屋中。)


风逍遥:就是这个了。

俏如来:黑水城开发地脉轨迹时,所用到的炸药。

风逍遥:看起来没有很多。

俏如来:能在地层使用,威力应该不小。而且我们要针对的是伏流主道、小屋等炼毒源头,有金池姑娘等与其他居民,必须避免波及他们。

风逍遥:准备埋炸药吧。

俏如来:嗯。


【夜•小树林】


诸葛穷:你的计划真的可以成功吗?

随风起:放心啦,人家说恩怨情仇,有恩有情,自然化消冤仇。注意,他们来了,准备。冲!


(随风起一声令下,诸葛穷蒙面从山石后跃出,拦住了荷仪宫主。)


诸葛穷:站住,留钱不留命,留下买命钱。诶,你怎么都不怕?

荷仪:不久之前吾收到通报,有人在此拦路抢劫。(抬手示意,一群手下冲出。)

诸葛穷:老大仔。(回头一看)说好一起冲,人呢?抱歉,你们尽管过,需要我留钱给你们吗?

手下甲:宫主,(押着段江辖来到)我们在树林中发现这个人。

荷仪:是你,段江辖。原来如此,将两人押回,关入大牢。


随风起:很好,照计划分头进行。(与忆无心分头行动)


【夜•四仙宫】


(大牢中)

诸葛穷:大牢啊大牢,我怎么觉得最近跟你很有缘。算一算,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难道这要变我的特色了。

段江辖:抱歉,连累你摊上我的祸事。

诸葛穷:是福是祸还不一定呢,我的师父常常说,福祸相倚,有祸就有福,缺一不可。

你的师父。

诸葛穷:其实我也是有幸被师父收留才有今日,所以我明白你对令师的情感……


(花园中)

手下甲:宫主,那两个人接下来要怎么处置?

荷仪:不急,稍有将有贵客来访,你们直接让他进入。

手下甲:是。


荷仪:你来了。

随风起:我就觉得奇怪,诸葛老小平日懒惰,这次却坚持负责看守段江辖,想不到他们真有勾结,真是惭愧。

荷仪:亡羊补牢,犹未迟也,若没你的提醒,我就遭遇不测了。

随风起:不管如何,是我失职,无论宫主有何要求,我都答应。

荷仪:我们一边用膳一边说。(两人入席)

随风起:又是江荷蒸吗。

荷仪:你说你吃过段江辖煮的,不知详情如何。

随风起:我捉拿他时,他正在准备这道菜,我就是在哪个时候偷吃,其手艺与宫主相差不远。

荷仪:这道菜虽是吾得意之作,但当初也是他从旁协助才创出的。

随风起:原来,命运还真是捉弄人,就不知这桌是要弔祭谁?

荷仪:正是段江辖。

随风起:宫主在此动手,先前不是说不宜染血。

荷仪:血仇在前,只有破例了。切莫误会,非是不信任你,而是深思之后,这桩血仇还是要由吾亲自了结。

随风起:宫主不追究我的过失?

荷仪:你将他带来也是功劳,可是酬劳吾会减一半。

随风起:唉,我了解,不过恕我还有一事相求。

荷仪:你是指你那名同伴。

随风起:如果方便,看在过往情分,就让他与段江辖一起上路,也算仁至义尽。

荷仪:他背叛你,你还为他如此设想。

随风起:相处过了,总是有一些难以割舍的情嘛,对吧,宫主。

荷仪:是啊。

随风起:就不知何时执行。

荷仪:明日。

随风起:这么快。这阵子不是贵派念佛时节?

荷仪:夜长梦多。

随风起:放心,事情结束前,我会留在这,有我在,不会有任何意外。你看,这对你我都是大事,怎能如此轻率,而且我还必须通知组织,还是再缓几日吧。

荷仪:有理,这些话听起来有理,实则拖延啊。

随风起:宫主在说什么。

荷仪:我好歹是一派掌门,会看不出你们演的猴戏?倒是你都没发现这些饭菜我都没吃吗?(随风起头晕)连蒙汗药都没察觉,你这名杀手当真失格。英雄救美,再来是拖延时间,我倒要看明日你们还有何把戏。


(随风起再次醒来时,已天光大亮,发现自己同左右两侧的诸葛穷与段江辖一样被五花大绑。)


随风起:早安。

诸葛穷:还早安,说要争取时间,你是争取去哪了。

随风起:不是帮你们争取了一夜。

诸葛穷:然后一起陪我们死。

荷仪:这种时候,你们还能说笑,果真大胆。

随风起:人生嘛,总是有一些曲折,如果每次都要计较的话,那不是很麻烦。

诸葛穷:难得我同意你的话。

荷仪:段江辖,像你这种人能交上这种朋友,也算是三生有幸,但遇上你是他们的不幸。

诸葛穷:喂喂,这世上哪来什么幸与不幸,那全都是看你自己怎么解读。

荷仪:尽说一些好听的废话,像你们这种人哪能理解别人的痛苦。

随风起:你也是讲废话,江湖哪一个人没过去?你有,段兄有,阿穷有,你敢说你的父亲没有吗?就怕真相不好听了,对吧,段兄。(段江辖扭头不语)

荷仪:胡言乱语,父亲独立支撑黄府门,义名在外,谁人不知。

诸葛穷:你同样贵为一派掌门,不觉得维持门派需要很多钱吗?

荷仪:够了,我听够了你们的疯话。段江辖,从你开始,受死吧。

诸葛穷:随风兄,不能再留手啦。

随风起:放心啦,相信忆无心,我想差不多该来了。三,二,一。

忆无心:且慢!

随风起:(松气)接下来是我最爱看的公堂之上,何人喊冤。

荷仪:何人喊停。

忆无心:是我。

荷仪:自投罗网。

忆无心:荷仪宫主,动手之前希望你能先看过这些东西。(放下书信手札等)

荷仪:这是……

忆无心:这是我在黄府门找到的令尊的手记。

黄府门,那里不是全部都烧毁了?

忆无心:是,我想火是段先生所放,目的是为了湮灭所有的证据,但是他却没发现令尊真正的手记埋于地下的密室。

荷仪:(拿起翻看)确实是父亲的笔迹。乙亥年,卯月十七,劫喜红村,杀五十余人,得银七千两。(震惊)乙亥年,申月二十五,黄山拦截富商,屠一家十七口,得银五千两。丙子年,寅月夺……

段江辖:别再说了!你们都错了,那些事都是我假借师父之名所做,一切与师父无关,是我冒充师父的笔迹写了这张记录,都是我做的。

随风起:阿穷,我不是要你跟他在大牢时突破他的心防吗?

诸葛穷:有时候,一些事不用说出口。

荷仪:你……又骗人了。每一次你骗我,总是低头不语,所以那都是……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落泪)


(黄昏,小树林)

段江辖:我自小便是孤儿,以盗墓为生,后来师父收留我,教我武功,为了报恩,我替他盗墓。有一次,我们的行动被附近的村民发现,师尊为了灭口……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杀人,他是那么熟练……之后我暗中查探师父的作为,被他知道,他想杀我,我不是他的对手,眼看将死之时,师父却突然犹豫。只是这片刻的犹豫却是逼命关头的我唯一的机会,我……等我回过神,师父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随风起:我们又没问,你讲得这么详细干嘛。

段江辖:哈,有些话一直想讲,但没机会讲,就当我是自言自语吧。

忆无心:你真的不留在荷仪宫主身边吗?

段江辖:不管真相如何,我始终杀了师父,我不配留在她身边。

忆无心:是吗。

段江辖:但我会在四仙宫不远处,找一个地方退隐。

忆无心:那你自己要保重。

随风起:走了啦,拖拖拉拉。

段江辖:我……我不会原谅你们。

随风起:随便你,反正我会来这里找酒喝,没放蚀心粉的酒。

段江辖:哼,下次会放更厉害的毒。

随风起:哈。(三人渐行渐远)


随风起:想什么想得这么认真?

忆无心:我在想我们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

随风起:怎么说?

忆无心:我们确实让荷仪宫主撤销了杀令,但这背后却也伤害了他们。

随风起:你不是说如果误会,会令人懊悔终生吗。

忆无心:是没错,可是……

诸葛穷:小姑娘,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两全,任何事情不管是好是坏,都要付出代价。

随风起:听到了吗?想东想西,到处体谅,什么事情都别做了,像这种时候就要转念,想成至少减了一个冤死的人,不然就要像阿穷一样头脑空空,哈哈哈……

诸葛穷:有人跟你说过一件事吗?

随风起:什么事?

诸葛穷:你的笑声很难听,很讨人厌。

随风起:阿穷,你皮在痒了吗?(两人打打闹闹)


【夜•苗疆•锋海】


莫听:风间公子,听说你以前不是长这样的,对吗?

风间始:这……是吧。

莫听:公子,你们废字流是不是有特别的整容大法啊?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风间始:这……你指的是什么机会?

莫听:我一直以为主人就是第一美男子,但我看你一点都不输他耶。

风间始:<不是都说锻前辈进去再出来,东西就会变出来了,为什么这次这么久。唉,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啊。>

何妨:(挤开莫听)小哥哥,请喝茶。

风间始:多……多谢你,何妨姑娘。

何妨:别这么见外,来者是客嘛,公子可以直接叫我小何妨。

风间始:是,何妨姑娘,称呼我风间始即可。

莫听:喂,何妨,你别烦风间公子啦。

何妨:我哪有。

风间始:多谢你,莫听姑娘。

何妨:小哥哥的意思是,嫌我烦了。

风间始: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莫听:哼,别理她。风间公子,你有女朋友吗?

风间始:有……有……我有,所以请……

何妨: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聊天啊,对吗。


(小树林中)


丁凌霜:你跟我,很久了。

剑无极:怕你走, 当然就要盯着你看。

丁凌霜:丁凌霜,不避战。

剑无极:用讲的胆量人人有,到输赢的时候……啧啧啧。

丁凌霜:江湖人,本如斯,生无欢,死无尤。

剑无极:还很潇洒,那不如就趁这个等待的时间说说看,你有何未了的心愿。

丁凌霜:无心愿。

剑无极:或者说,你想将阎王鬼途的情报免费告知我,这边同样可以接受喔。

丁凌霜:无秘密。

剑无极:我更很好奇的是你与金锋仔到底是什么关系。

丁凌霜:无关系。

剑无极:跟你讲话真的还害人脑中风。人家金锋仔又不是开善堂的,为什么要白白送你剑?还是说,锋海锻家与你们阎王鬼途也有什么利益纠葛?(丁凌霜不语)说起来,你这个还真有趣,不是一句话只说三个字,就是静静不说话,这么矜持不累吗?(拿出酒坛,自饮)刚才听金锋仔叫你丁凌霜,喂,你喝酒吗?(丁凌霜掏出一个碗,示意剑无极将酒坛给他。)连喝个酒也这么讲究,算你厉害。(两人对饮)

丁凌霜:喝你酒,留你命,这交易,很公道。

剑无极:喂喂喂,谁输谁赢还不知道,怎么说得好像你稳赢的一样。

丁凌霜:这碗酒,是好酒。

剑无极:苗疆限量的风月无边,当然是好酒。是说,你随身都带着这个碗。

丁凌霜:这个碗,很重要。

剑无极:每一个人都有对他重要的东西,通常不是恩人留的,就是仇人丢的,再不然就是爱人送的,你是哪一种。

丁凌霜:是恩人。

剑无极:阎王鬼途的人也会欠人恩情。反正闲等也是浪费时间,这样吧,我有酒,你有故事,我们就当作是决斗之前的知己知彼,怎样?


(熊熊篝火中,丁凌霜回忆过去。)


男人甲:讲不听,你这个娘娘腔,不准你跟我儿子玩,打啦。

男人乙:就是说啊,万一变得跟他一样,那就完蛋了,打。

小丁凌霜:我这样也不是自己愿意的,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男人甲:啰嗦啊,干脆将他吊起来饿个三天三夜,看他还敢不敢来我们村庄。

男人乙:好 ,就这么办。


小丁凌霜:阿爹阿娘,你们说世上都是好人,为什么你们现在不在了,我就没看过一个好人?有人吗……有人吗……拜托快开门啊。

村民甲: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小丁凌霜:大伯,人家……肚子很饿,可不可以……

村民甲:(回家端来出一碗饭,正是丁凌霜后来随身携带的碗)你一定很饿了,来,这碗饭给你吃。不要紧……你放心吃吧。


剑无极:虽然你三字三字讲,让我听得一头雾水,但你能将恩情记到现在,剑无极敬你是条好汉。

丁凌霜:你很像。

剑无极:像什么?

丁凌霜:吾仇人。

剑无极:那你的仇人一定也长得英俊潇洒,对吗。别想太多,我跟你只有阎王鬼途这笔账,多的仇,没了。

丁凌霜:就因为,这碗酒,欣赏你。

剑无极:哈,虽然我这个人本来就很好相处,但你能说出这么多事情,也让我感到很意外。是说,上一次在尚同会大战,我看过你出剑。

丁凌霜:又如何。

剑无极:能独战风逍遥,还有余力发剑气牵制我,你有这等剑法,为什么要加入阎王鬼途,甘愿做他们的鹰犬?

丁凌霜:入鬼途,得尊严,练剑法,做阎王。

剑无极:要尊严不一定要加入阎王鬼途,还是说,你的剑法是阎王鬼途的人教你的。

丁凌霜:悟剑法,自己练。

剑无极:欸,靠自己练的剑法,有办法练到这种程度,难道你跟我一样,是一个天才剑者。

丁凌霜:有毅力,便能成,每一日,八时辰。

剑无极:八个时辰,那不就除了练剑就是睡跟吃饭。照我看,比起尊严与剑法,你更需要的是朋友。

丁凌霜:丁凌霜,无朋友。

剑无极:在眼前这堆篝火还没熄灭之前,我剑无极,可以做你的朋友。


【夜•银槐鬼市】


慕容胜雪:行走多时,为何不见任何人影?(几瓣血梅飘向远处)哦?有趣。<传闻,昔日魔祸横行中原,银槐欲避其锋,举市迁移。正当时,炽阎天座下大将炎混沌,派遣七百精锐魔军进犯,却在赋祈山遭一人歼灭,护鬼市安然迁移。传说那一夜,天上飘着血梅,点缀尸山血海,臻于化境,观者难以忘怀。>走到这可以了吧,天首。想不到你竟亲自找上吾。

三姑娘:杀人……其一,累其身。其二,择地布之。其三,诱其眼,攻其不备。(九冥杀神现身)慕容胜雪,归汝了。九冥。

慕容胜雪:正好,很久没有杀人的感觉了。


【夜•苗疆•花园】


鸩罂粟:所以,两度使用十二天决,两度复生,身体有感觉任何不适吗?

安倍博雅:像是睡了很饱的一觉,非但没不适之处,术力反有增长。

鸩罂粟:术力增长,此外还有什么异状吗?

安倍博雅:异状……最近我发生过两次记忆中断的现象。

鸩罂粟:记忆中断。

安倍博雅:一次是在不久之前遭受阎王鬼途袭击之时,更早一次是被慕容胜雪擒捉,强逼我喝下亡命水之后。

鸩罂粟:你喝过亡命水?

安倍博雅:慕容胜雪是这样讲的,不过他也说我好像不受亡命水的影响。

鸩罂粟:难道是亡命水的后遗症。

安倍博雅:后遗症,那会留下病根吗?

鸩罂粟:你在清醒的状况下检查不出异状,最好是设法让你再死一次。

安倍博雅:等一下,我听到什么!

鸩罂粟:(拿出药瓶)此药名唤命悬一线,饮下之后全身机能停止,陷入假死状态,观察你死亡之后的肉体变化,或者能有所收获。

安倍博雅:听起来太危险了吧。

鸩罂粟:死而复生,你不是很有经验吗。

安倍博雅:那也不能保证每次都能活过来啊。

鸩罂粟:你喝过亡命水了。

安倍博雅:那都多久以前喝的,药效早就过期。你要干嘛!等……等一下,你听我说,先别冲动……先别冲动……啊!


(不远处,正在练功的枭岳都听到了安倍博雅的哀嚎声。)


枭岳:这个安仔,检查身体也能惊天动地,不知道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鸩罂粟:啊!(凌空飞来)

枭岳:药神!(接住受伤的药神)你是怎么了?喂!

鸩罂粟:安……安倍博雅。


(安倍博雅摇晃着走来,似乎神志不清。)


枭岳:安仔。


(枭岳的喊声反而刺激安倍,狂性大发直逼枭岳而来。)


【黑水城】


纣绝:魈毒,魈毒。已经到吃药的时间,为何不见人影,跑去哪里了。没道理,魈毒身上的寒毒已经到了发作的时间,她不可能没来吃药,难道她出事了?蚀毒虫,替我感应魈毒身上的寒毒。(跟随蚀毒虫一路找寻)破窑,魈毒怎会来这?(发现魈毒尸体)魈毒……魈毒……你别死,别……你有亡命水,你不会死。绝命司,对了,还有绝命司能救你,等我,我会救你……我会救你……


(黑夜降临,俏如来与风逍遥借夜色掩护,开始布置。)


俏如来:军长,请在埋藏炸药时,连同我给你的东西一同埋下。

风逍遥:这是什么?

俏如来:海境用来施放信号的水火石引,利用水气的变化点燃火星。

风逍遥:我知道了,利用炼毒伏流的水气点燃引信,自动引爆。

俏如来:我们会合之后的一个时辰内,就必须离开,动作要快。


(定下计划,两人分头行动。)

俏如来:差不多了,现在就等风逍遥。


覆秋霜:一路走至今日,目标近在咫尺,老夫甚感欣慰。


俏如来:是覆秋霜的声音。(藏身)


肃英:能参与到主人的人生阶段,是钓烟波的荣幸。

覆秋霜:老尸啊,从刨肉听骨的仵作到现在,所有的同业都必须尊称你一声老尸,你也陪伴了不少岁月。

肃英:比起主人的两千年时间洪流,钓烟波不过沧海一粟。(风逍遥悄声来到,与俏如来会合)

覆秋霜:两千年吗?此时老夫是覆秋霜,还是绝命司。

肃英:主人就是主人。

覆秋霜:哈……你与玄冥同样忠心,甚至皆曾表明愿意成为我,可惜你们皆不适合。你们贡献自己成为数代亡命水的试验体,至今半人半尸,不能保证能否将我传承下去。至于玄冥,也是可惜。

肃英:钓烟波远远不如玄冥能给主人的帮助,只可惜不能让太多主人并存,若否,何惧小小的苗疆。

覆秋霜:太多个我,只会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互相吞噬,现在两个已经太多。


俏如来:<两个。>


肃英:总有一日,必须整合,等到那具肉体到手之后。

覆秋霜:漫长的血脉试验,终于还是成功了,可惜圣上不在了。当初那群童男童女成就最终的礼物,若圣上知情,不知作何感想。

肃英:但他不可能像主人这般长存。

覆秋霜:这是当然,肉体易朽,若非将精神与记忆留存今日,又岂能……

纣绝:绝命司。

肃英:纣绝,嗯?普明!

纣绝:请绝命司救她,救救魈毒。

覆秋霜:她身首分离,就算亡命水也救不了她。看来,有宵小潜入黑水城了。


(俏、风两人正欲偷偷离开,微小动静被肃英发觉,手中鱼线顺势甩出。)


风逍遥:糟了。

覆秋霜:原来是你啊,俏如来,以及,杀死普明的凶手,就是你吧。

风逍遥:俏如来,我掩护你,快……


(风逍遥话未说完,狂怒的纣绝已放下魈毒尸身强攻而来。)


风逍遥:这力道。(受伤)

覆秋霜:今日,你们谁也掩护不了谁。


[俏如来与风逍遥身陷重围,两人将如何脱困?是否能顺利毁掉阎王鬼途所炼毒物?

安倍博雅狂性大发,他身上究竟发生什么变异?遭受攻击的药神与枭岳会有性命危险吗?

天首与九冥杀神来势汹汹,恶战在即,慕容胜雪能否绝处逢生?

欲知详情,请继续观赏《金光御九界之鬼途奇行录》第十五集——不亡的亡魂。]

avatar